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我是你的大神 by 笑無傷 :: 2014/05/15(Thu)

文案
忍不住寫一個歡脫小文。這真的是個很短很短的文大概一萬字左右。
是一個小攻為了寫手小受去當寫手,然後不小心紅了,被不知情的寫手小受膜拜的故事。
吶,還是個大學宿舍(同居)裡的故事。

內容標籤:情有獨鍾 悵然若失 近水樓台
搜索關鍵字:主角:魏齊,原藝 ┃ 配角: ┃ 其它:寫得很輕鬆,希望大家看得也很輕鬆,要是被雷到就盡管吐槽吧~



  ☆、01

  總體來說,原藝還是很鬱悶的。

  作為一個新人,他完全做好了發文後完全無人問津的準備。但是看到點擊量時,他還是嚴肅推了一下眼鏡。

  ......為什麼章節的點擊是斷開的?原來讀者們看文的時候都是隨便點進去一章然後不喜歡再走人的嗎?也難怪點擊和狗啃的一樣了......

  不過也許是之前心理建設做的太好了,原藝皺了一下眉又開始碼字,完全不受什麼影響。他寫的這篇文,說實話他自己也沒什麼底。一個復仇的故事,大綱倒是想好了,確定了,但是到頭來卻發現不會寫的是攻和受平常生活的接觸,感情的契機。

  嗯,在這裡說一下,原藝寫的是耽美小說。這年頭寫耽美的大多是妹子,像原藝這樣的男性耽美寫手,真是稀少得像國寶一樣。不過原藝也沒打算用「男性耽美寫手」的身份給自己賺關注。

  一章大概是兩千字左右,原藝很快寫好了,然後再修了修,直接發了上去。接著關了文檔,開始看小說。說實話文章的點擊率那麼淒慘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原藝從不遵守什麼「日更」之類的不成文規矩,所以發文總是斷斷續續的。這種做法要是放在大神身上倒是沒關係,但原藝這種小白,就直接撲街了。

  關於這種情況,原藝很淡定地推了推眼眼鏡,認真而嚴肅,「我可是要保持年級前五的男人。」所以沒時間,而且沒電腦沒手機,難道要他手寫嗎?那簡直是要人命呀。

  但是,原藝最近攢錢買了一個平板,所以感覺生活越來越美好。

  「還,還沒睡嗎?」

  原藝轉頭,是小弱受。原藝知道他是來找誰的。以他一個理科男的邏輯思維加上閱耽美無數的經驗,當然主要的是小弱受肖若不會掩飾自己的情緒,那帶著害羞和期待的小眼神看著魏齊,原藝頓時就真相了。

  說到這裡,原藝倒是蠻驚訝自己身邊居然有同道中人。沒錯,他也是gay,不過這是建立在他從來沒有對異性動過心和完全不排斥同性戀的基礎上的。原藝以一個理科生的思維,覺得在這種情況下,他應該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是gay,然後,就在耽美小說上越走越遠了。

  咳,回到正題。總之小弱受的話正確的解釋應該是這樣的:「(魏齊)還,(還沒有回來到底是去哪裡了)還沒睡嗎?」

  呵呵。

  原藝對這兩個人,持冷眼旁觀態度。首先吧,雖然「小弱受」確實是當下流行的屬性,但那是小說,不是現實世界。柔軟嬌弱真的不是一個可以用來形容男性生物的詞語。即使小弱受飯做得好,家務都會做,向原藝打探的時候沒少幫原藝辦事,但他理智拒絕了,他向來不趟渾水,掰彎直男這種事,絕對是艱辛而充滿危險的,說不定還會招雷劈。

  作者有話要說:

  ☆、02

  是的,魏齊是直的。原藝提了提眼鏡,這個校草兼舍友的人物,就是那種無論BG還是BL,永遠通殺一堆少女和少男的角色,家室好樣貌好成績好,優秀帥氣到原藝想起就覺得「校草什麼的設定實在是太俗套了」,完畢。

  作為一個「要保持年級前五的男人」,原藝堅決與這樣小說中爛大街的設定拉開距離(他堅決不承認是自己達不到這樣的高度)。所以兩人同居(大霧)三年,相處方式居然是這個樣子的:

  「原藝,老宅在宿舍不太好,出去打球吧!」

  宅男的世界你不懂。

  「原藝,我請你去校外那家餐廳吃飯吧!」

  炫富什麼的很過分。

  「原藝,但願我們能永遠是好朋友。」

  ......你說話的方式太「男主」了我才不要接受。

  嗯,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魏齊和他說話的時候,他基本上都在碼字,而且是遇到了瓶頸。

  除此之外,就沒有了。兩個人的生活,居然沒有一點交集。

  原藝又要一臉血了。

  他發文時間是2014年的1月,現在是2014年的4月,三個月點擊不過五十,文章兩萬多字,十二章左右,至今為止還有章節顯示零點擊率,評論數:4,其中有一個是自己說的還有一個是點點點。原藝簡直覺得當初他發第一章的時候那個讀者妹子「喜歡作者的文風,作者加油」的留言其實是系統自帶吧是系統自帶吧!!這種空虛寂寞冷的日子實在是是沒法過了(╯‵□′)╯︵┻━┻!!

  ......冷靜冷靜,沒有人看是因為你寫的還不夠好,冷靜冷靜......就真的冷靜下來了。

  原藝將眼鏡用眼鏡布仔細擦了擦,縷了縷頭髮。接著點開小說第三章。這是受和攻相遇的一章。原藝用的是爛俗的「艾瑪老子在家門前撿了一個俊俏的美男」這樣的劇情,他知道這個劇情不新鮮,很多人可能看到這一幕就直接點。但這是劇情需要!攻,故意喝醉,創造與受第一次見面和留宿,這是深沉原因。至於表面原因,原藝也盡量合理化,他寫的是「小攻剛搬家就被拉出去喝酒然後一不小心喝多了醉倒在鄰居也就是受家門前,又因為房子行李什麼的還沒整理,所以只能借住受家一個晚上」。

  所以果然還是不合理嗎,或者,沒有吸引力......原藝深呼吸一口氣,將其實沒什麼變動的第三章重新發上去,連在「作者有話說」裡都沒力氣賣萌打滾求評論了,只寫了三個字,呵呵。

  呵呵,呵。

  宿舍門突然被打開了,走進來一個身影,原藝望過去,嗯,是王子殿下回來了。王子殿下進門看到貧民第一次望向自己超過三秒的目光,整個人就帶上了閃耀的微笑,走上前。

  原藝:好亮眼呀要瞎了果斷收回目光。

  魏齊的笑僵在臉上:「......」

  不過魏齊顯然見多了這種情況,腳步頓了一下,接著將買來的糯米雞放在原藝桌上,然後自己回到床上,打開了手提。

  作者有話要說:  額,很短的文,求點評~

  ☆、03

  原藝悄悄將視線從平板上移開一半,看向糯米雞,然後又看向魏齊。

  王子殿下警覺得像吸血鬼,抬起頭笑了一下,「給你吃的。」

  原藝帶著探究和嚴肅,看向糯米雞。嗯,這不是魏齊第一次帶東西回來給他,但是,為什麼每一次魏齊帶給他的時候他都好想吃啊?難道他已經知道了他對他的......防備?原藝深思了一下,覺得在自己縝密的邏輯思維下情況應該是這個樣子:

  王子殿下(皺眉):為什麼這個貧民不擁戴本王子?不行,這要是傳出去,實在有損於我皇室尊嚴。嗯,要和這個貧民搞好關係,握拳。

  ......所以如果不是科技不允許,原藝深深地懷疑自己的胃裡裝有某種監控裝置。

  魏齊抬起頭,看著對面蒼白臉皺著眉思考的青年,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

  原藝看著看著,就......吞了口水。啊,從早上起來到現在好像都還沒吃過東西呢,那就,吃吧......反正這傢伙養的植物每次都是他澆的水,哼。

  於是,剛剛鬱悶的心情消散了一點,原藝吃完糯米雞,打開註明「願意為你」的文件夾,找到上次的小說接著看。

  願意為你,光看名字真是又土又文藝,但這真的是一個很有名的耽美小說大大。他先是在微博上更點類似暗戀日誌,後來因為點擊率超高而開始嘗試寫小說。至於他的筆名,他是這樣說的:

  【喜歡一個人,從不代表那個人也會喜歡我。我關注了他很久,可我甚至進不去他的世界,我每天將他的名字和我的名字一起念,因為那是,願意為你。】

  原藝大一那年就是被這還不成熟卻誠懇的語氣吸引了,成了他的粉。開始每一篇小說必看,看完必會打一串長長的評論然後刪掉,換成幾個硬邦邦的字:繼續努力。

  從未求勾搭,在讀者群裡永遠潛水,貼吧什麼的也不太逛,只是關注了微博和發文網站。原藝默默地看著願大的文,還有,默默地看了他在微博上斷斷續續寫了三年的類似暗戀日記。

  ......這樣內秀的寫手為什麼還沒有被暗戀君收了真是眼瞎了啊啊!!

  原藝內心充滿咆哮,但是表面卻做到泰山崩於前而不倒,只是那雙在眼鏡後的眼鏡,透著異常明亮的光。

  ......他是一個孤獨的粉絲,同時也是一個孤獨的寫手。

  嗯,宅男都是社交能力負五的渣,你懂的。

  不過這不能阻止他寫作的期望!原藝碰電產蠻晚的,從小學到高中,都和弟弟與奶奶相依為命,奶奶在高一時去世的。走的很安詳,只是一直沒享什麼福。而弟弟,是在他高考後,死於車禍。

  啊,那真的是一個很大很大的意外,一個普通的暴雨天,通常廣播裡都會播出交警大隊的隊長操著不太標準的普通話,說這樣的天氣事故率又上升了幾點幾。他弟弟很不幸,就是那幾點幾之一。

  作者有話要說:

  ☆、04

  其實是自己弟弟闖了幾秒的紅燈,但對方沒有推脫責任,而是給了一大筆錢,知道原藝孤身一人還打算收他為養子。原藝拒絕了。對方堅持講他送到了很好的大學,就是這所高校H大。

  居然,只剩他一個人。

  原藝一頭扎進不現實的世界,越走越遠,越來越靜。

  其實說實話,有了願大和這個王子般的舍友,原藝目前很滿意了。而想要寫小說,是因為也想給自己創造閱讀時的那種感受。

  作為一個宅男,原藝每天的日常就是:吃飯,寫小說,看小說,睡覺。

  作為一個王子殿下,魏齊的日常確實:與原藝一起吃飯,和原藝在宿舍裡宅,幫原藝從圖書館裡借書,打球運動,在原藝寫文的時候拉著他說話,和原藝一起睡覺(餵餵這樣說真的可以嗎!!)

  原藝(摸下巴):果然榮譽什麼的才是王子殿下最在意的東西,居然如此討好一個貧民。

  魏齊(微笑):多多和他在一起,總有一天,他會發覺的吧。

  ......好吧咱們還是來說一下願大吧。

  原藝這天還是像往常一樣瀏覽著網頁,他瀏覽的地方總是是少而有規律。願大微博,願大發文網站,自己的小說,哦,順便再瀏覽一下有什麼新品。

  順便說一下,願大發文的那個網站叫做爽閱,一個直白的名字,而原藝寫小說的網站,也是這個網站,他早幾年就在這個網站混了,只是最近才打算寫小說的。而當他出現在耽美頻道時,所有人的小夥伴都驚呆了。因為他的筆名叫做,封神拽少。

  眾人:......拽少威武!!

  ......說到這個筆名還真是一把辛酸淚啊,就暫且不提了。

  總之,因為他在寫小說這一塊還真的完全是小白,知名度絕對比死海的海拔還低,所以吐槽的人不多。用他唯一的狐朋狗友「內褲瀟灑走天下」的說話就是:如此二逼的名字也無法挽救他如此慘烈的點擊率。

  說到這位瀟灑君,原藝之所以和他成了無話不談的網友(損友),是因為,原藝從沒見過,這樣扛得住吐槽的人。

  還有一個原藝不想承認的原因是,這個人,和願大關係不錯。雖然他從沒想過求勾搭什麼的,但當初也因為願大的關係,原藝一直點不下【刪除】。後好在瀟灑君也是網配圈的大大,願大小說改的廣播劇一直是他負責的。原藝也一直走點後門,得到點精彩花絮和第一手廣播劇什麼的。

  原藝上了QQ。

  封神拽少:瀟灑君,在幹嘛?

  內褲瀟灑走天下:在渣遊戲。

  封神拽少:哦。

  內褲瀟灑走天下:......喂喂喂,我是你好基友啊,你不要見到好基友還是這麼沉悶。

  封神拽少:哦。

  內褲瀟灑走天下:......算了,你有什麼事?你沒有事的時候一般不來找我。

  原藝愣了一下,想他有這麼白眼狼嗎,雖然他真的有事,但他決定明天再說,反正也不急。現在呢,應該好好培養一下朋友之間的感情。接著原藝皺著眉嚴肅地思考了一下,打了一句話。

  封神拽少:沒什麼,就是想你了。

  信息發過去,對方就寂靜了,原藝耐心地等了一下,對方頭像直接就灰了。

  原藝面無表情淡定地點了,可一會兒又點開聊天記錄,找出剛才的時間段,刪、除。

  作者有話要說:  求點評~

  ☆、05

  這時候宿舍門打開了,是魏齊。

  原藝瞟了一眼,有些奇怪,魏齊這個點怎麼回來了?他記得他有課的。說起來,根本不用仔細記,兩個人的空閑時間真是有緣般的錯開,幾乎沒有重在一起的。

  「回來了?」

  「嗯。」

  原藝將目光又移回平板,接著找文。

  接著兩個人就回到平常的相處,各幹各的,宿舍揚起一陣默契般的寧靜。時間就這麼一直過呀過呀,兩個小時後,反射弧極長的某人,沒有一絲血色的臉終於有了點表情。唔,好餓哦。

  突然有一個聲音,「小藝,一起出去吃飯吧。」

  原藝下意識回答,「嗯。」

  沒想到會得到肯定的答案,魏齊愣了一下,接著展開溫帥氣的笑,漂亮的眼睛因溫柔而明亮,「好。你想吃什麼。」

  原藝愣了老半天,頓時想砸腦子了。到底是為什麼會答應「一起去吃飯」這種話啊?!呃......王子殿下的笑容真好看,原藝看得呆了一下,接著趕快移開視線。

  ......色即是空,色即是空......

  魏齊看著面前的人突然抿了唇,臉色有點不好看。他頓時有點不解,不知道剛才還好好的人突然怎麼了。哎,說來都一個宿舍三年了,他好像還是不太懂他。

  魏齊整了整領子,突然有點猶豫起來,拿出手機上了QQ。抬頭看到原藝跑去換衣服了,馬上低頭敲了一個人。

  吃不到:天下,出來。

  內褲瀟灑走天下:(⊙_⊙)

  吃不到:我約暗戀對像吃飯,要怎麼做?

  什麼?內褲君立馬狗血了。

  內褲瀟灑走天下:(⊙o⊙)哇,願大你決定主動進攻了?

  魏齊愣了一下,苦笑。

  吃不到:沒有。只是他今天居然答應和我一起去吃飯。

  內褲瀟灑走天下:切。

  內褲瀟灑走天下:去吃點好的唄。不過我記得你暗戀那位很傲嬌又毒舌呢,你行不行啊。

  內褲君摸了摸下巴,嗯,和某人一樣傲嬌而毒舌。

  內褲瀟灑走天下:不過沒事啊,要是他不喜歡你,我這有一位現成的,喜歡你願大很久了星星眼。

  吃不到:......

  吃不到:謝謝你的提醒,我有思路了。先下了。

  接著頭像馬上就黑了。

  餵餵喂!內褲君憤然,怎麼著就跑掉了?有異性沒人性啊!額不對......他好像喜歡的,是男人。

  顯然,原藝是沒有約會的自覺的。出去吃個午飯而已,為了填飽自己從昨晚一隻糯米雞後開,就一直空到今天中午的五臟六腑,僅此而已嘛。他扛了他的平板出門,嗯,中午這個時候,願大一般會發微博,雖然三句不離他的暗戀對像,但是能看到願大的動態,也好了。

  於是他沒自覺的跟在魏齊後面,低著頭刷微博,等到一頭撞到魏齊的後背,才揉著鼻子慢吞吞地從魏齊身後走出來。

  面前是一家樸素的小店,很乾淨整潔的樣子,最重要的是,看起來不貴。

  原藝(瞟了一眼魏齊):王子殿下最近姿態放得越來越低,居然和他來這種貧民飯館,面子果然是他永遠的追求吧!

  魏齊(輕輕一笑):他應該,會蠻滿意這家店的吧,我將附近所有的店都比較了,找了很久的,這是最合適的。

  ......好吧我們還是來說一下原藝刷微博吧。原藝跟著魏齊走進飯店,直接找了個地方坐下來,點菜之類的直接交給魏齊。兩個人住一起三年,對方喜歡吃什麼都大概清楚了,況且因為大學以前艱苦的生活吧,原藝不挑。而且,他現在很煩躁,為什麼願大還沒有更新他的微博啊啊啊!!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作者有話要說:  打滾兒求點評~

  ☆、06

  等菜送上來後,原藝終於暫時放棄等待,本來就餓了許久又加上情緒低迷,原藝像蔫了的貓咪一樣,有點可憐的將頭擱在胳膊上。

  魏齊整個人都激動了,兩眼放光,不過又點擔心,夾了一塊原藝最喜歡的紅燒排骨給他,不定聲色,「怎麼了?」

  這句話說完,魏齊整個人就繃緊了。以他三年的經驗,原藝本就是沉默的性子,自己的事情是從來不提,週身像是砌了厚厚的城牆,魏齊慢慢在他身邊三年,直到現在還不知該怎樣出手,他多麼希望能靠近這個人一點點。

  果然,對面的青年皺緊了眉頭,但臉上卻不見排斥。魏齊暗自高興,又給原藝夾了一塊孜然牛肉,開口,卻沒問,而是,「多吃點,臉都沒什麼血色。」

  原藝的眉頭鬆動了一下。

  接著他閉上了眼睛,半晌,終於開口,聲音像蚊子一樣,「唔,大神沒更微博......」

  魏齊假裝不經意,「哦,你很喜歡他嗎,什麼樣的大神?」

  這幾個問題不是很突兀,也比較能夠勾起說話欲。

  果然,原藝開始斷斷續續地說起小說,廣播劇之類的事。魏齊其實大二偶就知道原藝愛這些,為了能更多的接觸他的世界,於是也在一個網站申請了號,還專門向文學系的同學請教寫作。而讓魏齊幾乎欣喜若狂的是,原藝看的居然是,關於男同性戀的小說。雖然這不能說明什麼,但是,這讓魏齊有了更大的信心。

  終於說到了原藝的大神了,魏齊一邊安排某人吃菜,一邊漫不經心地給自己倒了杯果汁。

  「我喜歡的大神,叫願意為你」

  「咳咳咳咳咳......」

  今天的刺激......不不不,驚喜太多了。魏齊按捺住心中的悸動,聲音有幾分暗啞,喝了一口果汁,「好普通的名字,為什麼起這個筆名呢?」

  可能是願大的一切太深入人心,原藝腦子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脫口而出,「願大說,他和暗戀對像的名字連在一起,讀作:願意為你。」

  魏齊:......!!!

  中午的太陽有些大,坐在角落裡也難掩其灼灼的熱量,原藝看著一直在給自己加菜,默默聽自己樹洞的人,突然緩緩地笑起來,笑得太好看,眼睛裡含著某種沉沉的情緒,專注地看著原藝,強烈得讓他下意識逃避,讓窗外耀眼的陽光也失去了色彩。

  沉沉昏昏間,原藝腦海中浮現的居然是願大的一句話。

  【很想看到那雙眼睛,在對著我笑;更很想看到那雙眼睛,望著我笑的時候,有和我對他一樣的,深情。】

  ......擦擦擦是怎麼回事,莫名其妙的是要喜歡上直男了嗎??原藝感覺渾身上的力氣全都被抽空,連將目光收回來的力氣都沒有了。向來纖瘦而臉色蒼白的青年,臉上居然泛起了淡淡的紅暈。

  作者有話要說:  呵呵~繼續求點評~

  ☆、07

  只是魏齊現在太激動,倒是沒注意到什麼,他一邊給原藝夾了幾樣他愛吃的菜。一邊摩拳擦掌的想要怎樣利用這個身份把人追到手。

  所以,原本的吃飯(約會),現在居然兩個人都心不在焉了。餐桌上的氣氛一時間詭異的安靜。

  還是魏齊先反應過來,將害羞了後就一言不發的某只餵飽了,然後領會了宿舍。

  一路上某人沒有看平板,卻也一言不發,只是默默跟在魏齊身後,魏齊雖然感到奇怪,不過他向來也不太懂這個人,再加上今天知道的信息量有點大,所以也沒放在心上。

  嗯,所以兩人如此平靜的度過了波濤暗湧的前一天。

  而波濤暗湧的那一天,其實就是,原藝一個心血來潮,向周圍的同學要來了王子殿下的QQ號。

  而一般到這裡,就是發展高潮了,但是原藝從來不是個主動的人,只懂得玩默默關注這一套。他也只是加了某人的QQ而已,然後居然就沒有動作了。

  內褲瀟灑走天下:哎你家暗戀君怎麼就這麼遲鈍呢遲鈍呢,遲鈍呢......

  內褲瀟灑走天下:搞得我好想認識啊,抓耳撓腮了都!!

  吃不到:沒辦法,但我就是喜歡他遲鈍的這一點。

  吃不到:我已經知足了,他喜歡的大神居然是我。這樣我當初進圈的目的也達到了,這就夠了。

  內褲瀟灑走天下:......

  內褲瀟灑走天下:......我要是有你這樣一個苦逼又深情的攻,我就麻溜彎了。

  吃不到:......你不懂,我和他,不簡單。

  「你不懂」什麼,魏齊沒有說出來。真的,有一件事魏齊沒有向原藝坦白,因為這件事,說出來的後果可能比他告白然後兩個人做不成朋友還嚴重。

  吃不到:謝謝。

  魏齊苦笑了一下,內心卻有些淒涼,要是他喜歡的人也這樣能被他感動,該有多好。

  原藝覺得,自己戀愛了。

  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但作為一個理性的理科男,當知道自己某種異樣的情緒時,他也只懂得愣愣的找出來分析,不知道找個理由搪塞自己。

  而這個感覺,始於之前莫名其妙和魏齊出去吃飯,好吧雖然第一次有人願意安靜聽他樹洞,第一次有人會給他夾菜,還避開所有他不愛吃不能吃的,第一次有人對他笑得很好看......最重要的是,第一次,他好像對這個人,動了心。

  ......不對不對這絕對不是戀愛!!這一定是因為之前被內褲君刺激到了所以一不小心就答應了王子殿下的「一起吃飯」的請求然後被王子殿下溫柔細心態度對比出來的安慰感……而!且!我要是真喜歡他三年前早動心了,怎麼可能現在才反應過來啊?像我這種學校精英,是這麼遲鈍的人嗎??!

  ......好像,還真是的。

  原藝將寶貝平板丟在一邊,整個人鑽進被子。

  H大的宿舍有雙人間,當初那家人就給他搞了這昂貴的雙人宿舍,然後整整三年居然都沒有和魏齊分開,這是緣分呢,還是緣分呢。額,他當然不知道這是某人刻意要求的。

  原藝安靜了一會兒,又將寶貝平板拿了過來,上了QQ,手指在魏齊頭像上輕輕觸碰。說實在的,這QQ名真奇怪,居然叫【吃不到】。

  作者有話要說:  (⊙o⊙)…

  ☆、08

  王子殿下不是吃貨啊,有什麼吃不到的?就算吃不到,又有什麼值得他這樣強調的?難道是......人!?

  ......不得不說,原藝某些方面還真是敏銳啊。

  原藝(⊙o⊙),難道因為剛剛確定對他的感情,所以現在想什麼都瑪麗蘇,不不不,傑克蘇了嗎?

  他想得頭都痛了,在床上滾來滾去成了個繭子。這個時候QQ突然跳了起來,原藝點開,哎,居然是瀟灑君。

  內褲瀟灑走天下:拽少,在否?

  之所以主動出來找人,內褲君表示是這幾天被某位損友亮閃閃的甜蜜給亮瞎了眼。哼,不就是暗戀嗎?,不就是有了追到手的可能嗎?都暗戀了三年了還沒追到手你有什麼得意的?!哼╭(╯^╰)╮!

  所以他萬怒之下想到損友還有一個默默喜歡他,而且很獨特很毒舌的粉,於是毫無理智地決定虐他。

  內褲瀟灑走天下:告訴你一個願大的消息。

  封神拽少:說。

  內褲瀟灑走天下:就是你心心唸唸的願大,告訴你,他暗戀一個人快三年了,他可是各種對別人好,端茶送水絕對二十四孝!

  好吧,其實還沒什麼勢頭,只是,只是肯定、馬上就要在一起了。內褲軍忽略心中的一點點心虛,接著打字。

  內褲瀟灑走天下:最近,事情有進展,願大和他暗戀三年的對像馬上就要修成正果了喲!

  等了一會兒,果然封神拽少那邊沒回音了。內褲君吐了一口惡氣,揚眉吐氣了一會兒,又不免得開始有點內疚。不過轉念又想,反正他說的都是真的,沒有造假,拽少也總有一天要面對現實的,總比親耳聽願大公佈戀情好吧?於是內褲君心理又舒坦了,接著滿血復活渣遊戲。

  嗯,相信,如果他知道他現在虐的這個人和願大心尖尖的寶貝是同一個人的話,他打死也不會說這些話的,要不然這日子真沒法過了。

  要說原藝現在在想什麼,內褲君還真猜錯了。

  大神要修成正果了他確實難過,但更多的是感慨和祝福。他只是被那句「端茶送水絕對二十四孝」給刺激了。不由得想起魏齊。

  說實在的,這大學三年,回想起來,他幫了自己很多。叮囑天氣,知道他宅所以總給他帶吃的。原藝體質問題不能吃任何上火的東西。記得有一次他倒在宿舍裡還把魏齊給嚇懵了,用力攥著他,叫救護車......

  還有好多好多事情,隨便拿出來一樣,就能說明魏齊是真心將他當朋友的。可是搞笑的是他還一直誤解他。

  ......小說沒人看真的是有理由的and社交水平負五真是傷不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到底要怎麼辦嗎?難道要他像小弱受一樣洗衣服做飯追魏齊嘛?可是三年了魏齊都不見動心啊喂!!~~~(>_<)~~~最重要的是魏齊是直男吧是直男吧!!

  大神要娶妻,暗戀要腰折。這真是,人生都要灰暗了......

  作者有話要說:  (*^__^*) 嘻嘻……

  ☆、09

  在被子裡悶了一會兒,原藝猛然想起自己可是「年級前五」理科精英男,於是趕緊從被子裡出來,整好頭髮,整好衣服,又一次拿過平板。

  追人從什麼地方開始呢?「精英」纖細蒼白的手指觸碰到屏幕,嚴肅而認真的蹙著眉,吶......還是從默默關注開始吧。

  ......

  俗話說得好,關注,從微博開始。於是,原藝又從同學那兒敲了魏齊的微博號過來,打算開始漫長而遙遠的暗戀。

  嗯,連願大暗戀三年都修成正果了,況且魏齊的微博號看起來那麼有眼緣,那一定是命定的緣分呀緣分呀,他也一定可以的,握拳!

  三秒鍾過後。

  「我擦!魏齊和願大居然是同個人啊我去!!!!」

  魏齊打完球走進宿舍裡的時候,眼神下意識尋找原藝。看到大夏天他將自己裹成一個大白繭子時,趕緊過去想將他從被子裡剝了出來。結果扯半天扯不不動,只好收手,輕聲道:

  「怎麼了小藝?快出來......」

  本來以為會接著抗拒的人,居然自己慢慢放鬆身體,從被子裡出來。魏齊鬆了口氣,轉身去於是洗了個澡,當他擦著頭髮從浴室裡出來時,發現居原藝然還保持剛才的位置,不由得感到奇怪,於是走了過去。

  沒想到剛走過去就被被子裡的人抓住了手,略帶冰冷的纖細手指像有魔力似的引起微弱酥麻的電流,魏齊僵著身體不敢動,而總讓他心疼的那個人緩緩抬起了頭,蒼白的臉蛋,大大的紅眼圈和紅鼻子,可憐兮兮的顯然是哭過,不等魏齊說話,便開了口:

  「為什麼不告訴我,你是願意為你?」

  魏齊(震驚):我靠,你怎麼知道了?我還想著怎麼追你呢!

  原藝(同震驚):我我我我我我居然說出來了!我矜持的形象啊!

  可是,原脹П人約合胂籩械目哦嗔耍吹轎浩朊揮蟹床擔聊難櫻宰湧艘幌攏忠瘓浠巴芽詼觶

  「你暗戀了近三年的人,到底是誰啊?」

  此話一出,宿舍裡一片沉默。

  其實原藝心裡已經猜到一點了,問題一出臉上又出現淡淡的紅色,卻逼著自己認真嚴肅地看著魏齊,而平時溫柔的王子殿下此時居然面無表情又沉默不語,原藝臉上的紅色又退了下來,變得慘白起來。

  原藝:......是我想多了,他很尷尬吧......嚶嚶嚶我冷艷含蓄的形像一去不復返......

  魏齊:咦咦咦咦咦他居然知道了,他居然哭了!我現在要說什麼?怎麼表白才是最好的呢,怎樣說他才一定會接受我呢,我我我其實還沒做好準備啊!

  (話說王子殿下的王子形象才是一去不復返了......那個深情成穩的小攻呢?!)

  「我......」

  「我......」

  「咚咚咚。」

  帶著象徵意義的敲門聲過後,宿舍門被打開了,站在門後的是一個五十多歲和藹的老太太。這個人,魏齊認識,但是原藝居然也認識。

  「齊齊,你......咦?還有個人......」

  老太太看到原藝後就愣了,愣了以後就是更大的驚訝,語氣激動,「你,你是......」

  作者有話要說:  求點評~

  ☆、10

  原藝突然收回目光,定定的看向魏齊,連唯一稍有血色的嘴唇都蒼白了一下去,眼神深邃,「她是你,母親?」

  魏齊整臉色都變了,但還是點點頭,「是。」

  原藝利落地從床上跳下來。他整理了衣服,然後朝老太太笑了一下,「你們先聊,我不打擾了。」

  老太太此時還激動得有一些語無倫次,想走近幾步卻又停了下來。而原藝目不斜視地繞過她,走出宿舍門,利落的關門走人。

  「原......」

  魏齊來不及阻止人他,準確的說,應該是來不及想清楚阻止他後要說些什麼。本來是要告白的,他接近了三年的人,差一點點就可以追到手了,而至於某些事情,他是打算兩人在一起後,感情更深時,在告訴他。現在看來,好像一切都砸了。

  魏齊整個人頹廢地坐在床上,被子依稀聞得到原藝殘留的味道。這個味道,這樣近的距離,是他從來不敢想過的,現在卻以這種形式實現了,魏齊覺得諷刺。

  老太太不明所以,激動地想說些什麼,卻讓兒子無力卻堅定的一句話堵了回去。

  「媽,我喜歡男人。」

  原藝餓得都要昏過去了。

  「魏......」

  脫口而出的話突然收住,原藝突然想起來,這個人,不在了。

  自從上個星期遇到他媽媽,心慌意亂的在外走了一下午,好不容易決定回宿舍時,卻發現宿舍裡一片漆黑。

  當時候還鬆了一口氣,轉念卻苦笑,原藝站在宿舍門口,心想不會真的和自己想的一樣吧。

  是的,那個老太太,也就是魏齊的媽媽,他見過,也不可能忘記。因為當年就算是已經翻車,她老公就坐在副駕駛,她還是鎮定的先扶住已經站不穩的原藝,冷靜而焦急地看著救護人員一點點將人弄出來。

  後面她有條不紊的安排一系列的事情,稍稍雷厲風行的作風,明顯體現了她身為一個大家族女主人的身份。她盡了最大限度地補償原藝,承擔了責任。

  這樣的女人,睿智卻不失溫柔。原藝並沒有多麼的記恨她,就算知道她是魏齊的媽媽,也根本沒什麼愛恨交織。他只是覺得,魏齊,大概永遠回不來了。

  這其實不是最壞的,最壞的是,當初魏齊接近他,是帶著怎樣的目的。

  ......不能再想下去了,心口翻出一陣陣銳利的疼痛,瞬間席捲全身,原藝疼得癱在床上,無法動彈。

  怎麼你走了以後,我才反應過來你的無處不在?混、蛋......

  一滴眼淚有些狼狽地落下。

  「混蛋......你還沒有表白......」

  作者有話要說:  稍稍虐一點點,O(∩_∩)O~

  ☆、11

  可能是兩年後,或者三年後吧。久到原藝已經在圈內從小透明成為粉紅,又從粉紅成為紫紅。現在他就算一段時間不更文,文下的帖子也整天漲漲漲。

  可是當初興奮的感覺,已經沒有了。

  某個人的微博再也沒有更新過,某人的文也成了月亮表面的巨坑。圈裡的無數腐女狼嚎一片,只求她們的大神趕緊現身。

  只是這和他無關了。

  而原藝最近有點煩,因為不知道為什麼,他從來沒在圈裡暴QQ,居然被一個從未見過的粉絲知道。最近被他「騷擾」。而粉絲的名字還很特別,叫什麼「我是你的大神」......

  原藝甩甩腦子,繼續往大學時的宿舍走去。他每年都會來大學走走,然後,又回到住了四年的宿舍,看一看。已經不會睹物思人了。

  但是沒想到今天已經有人先到了,原藝愣了一下,打算等下再來,卻在看清那人在做什麼,怎麼都無法再邁出一步。

  那是一個高大的身影,穿著淺灰的西裝,從背影看就給人一種無法直視的帥氣。可他此時居然拿著一個小水壺給一盆開得很燦爛的雛菊澆水,用大提琴班優雅的聲音喃喃,「咦,居然還活著啊......」

  原藝整個人僵在了那裡,不敢動,甚至不敢呼吸。

  終於,水灑完了,男人站起來,轉身,看到了站著一動不動的原藝,驚訝得挑眉,然後,慢慢笑了起來。

  那樣熟稔的笑容,讓原藝心都跳漏了一拍。

  不等他開口,原藝開口,「兩年了,我不愛你了。」

  王子殿下還是那樣耀眼,和難纏。他露出原藝最喜歡的笑容,微微站定,那雙眼睛專注而溫柔,「沒關係,我,是你的大神啊。」

  我所知道的你的每件事情,寵溺你養成的所有習慣,都是種子,盤根錯節,守衛著你對我的愛戀。

  「我要向你表白......」

  作者有話要說:  (⊙o⊙)…結局好短哦......我才意識到......完結了~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深度按摩/治療的正確方式 by 裸著奔/簡單的奔 | 首頁 | 最上 | 你要的,我都給 by 神與隱>>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1046-a91c4a3c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