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網配]大神,你暗戀的姿勢不對 by 一朵葡萄 :: 2014/05/19(Mon)

文案
所有粉絲都知道,三戒遠方是個自帶ED的CV大神,但凡是他主役的劇,都會得到隔壁翻唱圈大手虛實無邊隨之附送的ED。
他們是王牌CP,他們是業界楷模,他們……是恩愛的教科書。
CV大神X翻唱大手
竹馬竹馬雙箭頭暗戀
攻:虛實無邊 受:三戒遠方

內容標籤: 網配
搜索關鍵字:主角:三戒遠方,虛實無邊 ┃ 配角:宋燁然,姚特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姚特覺得自己最近真是倒霉透頂,學期實訓成品到最後生成時刻崩盤,之前一個星期的熬夜全都白費,實訓輔導老師緊急出差臨時換老師,去跟新走馬上任的老師開完會回來,天公不作美,驟然下起暴雨,劈頭蓋臉淋得他稀裡嘩啦。

  實訓為期一個月,室友除了他之外都是本市的,在實訓開始就偷跑回家了。

  姚特看著鏡子裡那個頂著濕漉漉頭髮的傻逼,深沉地嘆了一口氣。

  最近可能是不宜出門。

  雖然是夏天,但是在雨裡淋個十幾分鐘還是有些涼,姚特洗完熱水澡出來就打了個噴嚏,最近事情多,他怕感冒,剛給自己燒起熱水,寢室門就被敲響了。

  姚特嘴角一勾,刻意放慢腳步過去開門。

  門外的男人身材挺高大,穿著件寬鬆的T恤,微微皺著眉看他,把手裡的陶瓷杯遞給他,「被淋了?把薑糖水喝了。」

  姚特接過來聞了聞,他很不喜歡這個味道,忍不住皺起眉,男人看他不由自主露出的鄙視嫌棄臉,無奈道:「感冒了有你好受的,行了,你忙吧,我先回去了。」

  說完男人似乎想揉揉他的腦袋,但是手指動了動,最後還是收了回來,他剛轉過身,突然聽到姚特道:「宋燁然,你怎麼知道我淋雨了?」

  宋燁然摸摸鼻子,笑道:「之前就跟你說了,什麼都往微博發不好,昨晚MV崩了?趙老師出差了?半路下雨?」

  姚特:「……」

  宋燁然還是沒忍住拍了拍他的肩,「別總是露出兵長臉,沒見那麼多人總說你表情不善,多笑笑。」

  「……」姚特心想:這老子又不能控制,這混蛋一定是故意的。

  「行了,你看你這黑漆漆的小臉,回去吧,別喝涼水,勤快點自己燒熱水,多穿件衣服。」

  「婆婆媽媽。」

  宋燁然毫不在意,聳肩道:「你生病了還不是要我照顧你?」

  姚特面無表情地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那是張從小到大都被誇讚清秀的臉,卻自帶著一張詭異的嘲諷臉,就是開懷大笑都挽救不回來。

  真要說的話,可參照兵長表情。

  這種難以言說的天賦技能總是讓和姚特說話的人誤以為姚特在鄙視自己,還是特別真心的那種。

  新的輔導老師十分龜毛,對姚特的微電影意見非常多,姚特忍了他一個下午,現在看到桌面上堆滿的微電影素材就覺得炸毛,耐著性子把文件夾整理好,直到桌面完全乾淨了,他才舒坦地打開網頁進入微博頁面。

  然後他發現自己又被輪了。

  @虛實無邊:恭喜發劇,遠方配得非常棒//@魚香肉絲:【個人劇】《三十歲分手》第一期,原著@許配,Staff:@魚香肉絲@花間無數跌@唐家香腿堡@斷水長流@路人甲,Cast:@安古@三戒遠方@沐川@失眠,特別鳴謝@虛實無邊的ED!謝謝大家的努力,策劃幸福哭了!

  果然是發劇了,姚特摸摸下巴,考慮了好一會,最終還是忍不住在虛實無邊的微博下按下了轉發。

  @三戒遠方:恭喜發劇,劇很讚,虛實的ED太美,唱功又進步了呀XD//@虛實無邊:恭喜發劇,遠方配得非常棒//@魚香肉絲:【個人劇】《三十歲分手》第一期,原著@許配,Staff:@魚香肉絲@花間無數跌@唐家香腿堡@斷水長流@路人甲,Cast:@安古@三戒遠方@沐川@失眠,特別鳴謝@虛實無邊的ED!

  轉發之後姚特也沒有再看不斷攀升的轉發和評論,點開了劇貼直接拉到了最後往上翻,眼神快速地挑著某些關鍵詞看,嘲諷臉也不由自主地露出詭異的笑意。

  「頂劇組!安大太攻了太攻了簡直受不了!三戒的傲嬌受萌SHI了哈哈哈哈」

  「三戒和虛實無邊簡直是王牌CP……綁定銷售劇組一定很爽【喂,重點呢!」

  「看到三戒的名字就像是看到了虛實的名字,要是有一天這倆人不一起出現了,一定是世界壞掉了!」

  「業界楷模!不愧是恩愛的教科書!」

  「每次發劇都能看到虛實和三戒在互相表揚……」

  「牙都要掉了!掉了!這樣大臉的人都要臉紅了!捂臉!」

  「三戒微博的那個『呀』字,真真是意味深長!」

  「腦補了晚上倆人恩恩的時候,三戒扯著虛實的讓他唱首歌哄自己,虛實無奈又寵溺地看著三戒,用自己低沉性感的聲音溫柔地唱道:『我頭上有犄角,我身後有尾巴,誰也不知道,我有多少秘密,我是一條小青龍……』」

  「……哈哈哈哈哈樓上神腦洞!不由自主地唱了起來……」

  「臥槽棒極了,唱起來了+1」

  「唱起來了+N,不過這畫面太美我不忍心看!wwww」

  「其實虛實的聲音唱也會很美啊!hhhhhh」

  ……

  真是不忍直視,姚特想到某人唱這首歌,樂不可支地笑出來,忙不迭地關掉了網頁,他捧著還有著餘溫的薑糖水慢慢喝著,揉了揉自己微熱的耳垂,再次打開了微博。

  @虛實無邊回復@三戒遠方:薑糖水喝了嗎?//@三戒遠方:恭喜發劇,劇很讚,虛實的ED太美,唱功又進步了呀XD

  @三戒遠方回復@虛實無邊:喝了,但是我還沒吃飯,雨停了嗎?//@虛實無邊回復@三戒遠方:薑糖水喝了嗎?//@三戒遠方:恭喜發劇,劇很讚,虛實的ED太美,唱功又進步了呀XD

  看到三戒遠方那條微博,粉絲的反應比虛實無邊快多了。

  「hhhh明顯是求投餵了!大家都懂得啦就不要這麼含蓄惹!@虛實無邊」

  「這是求陪同還是求投餵啊233333@虛實無邊,你自己看著辦!」

  「欲蓋彌彰的樣子萌死了,@虛實無邊,你家傲嬌受餓了喲~」

  「@虛實無邊,撒嬌都能撒得這麼正直不得不說是一種本事23333」

  @虛實無邊回復@三戒遠方:行了,大人您待著吧,小人給您跑腿去,想吃什麼?//@三戒遠方回復@虛實無邊:喝了,但是我還沒吃飯,雨停了嗎?

  @三戒遠方回復@虛實無邊:我最愛吃的那個XD

  「我要被甜暈了!暈過去了!」

  「虛實大大您能別這麼寵嗎!單身的人真的受不了!」

  「有男票就是好啊,哭瞎……」

  「尼瑪這麼秀恩愛有沒有考慮過單身人的感受!戴上了眼鏡XD」

  有秀恩愛嗎?姚特仔仔細細地翻著那些評論,摀住自己煮紅的圓耳垂,眉眼間都露出難以抑制的笑意。

  姚特是一個CV,專配耽美劇,音色多變,攻受都配,好幾年混下來,經典劇和名聲都擺在了那裡,而虛實無邊是一個歌手,在翻唱圈人盡皆知的歌手,是從入圈以來……只給三戒遠方唱廣播劇ED的歌手。

  虛實無邊只會給三戒遠方唱ED,而三戒遠方主役的劇,也只能由虛實無邊來唱ED。

  只有彼此,他們是中抓與翻唱出名的組合。

  右下角有只蠢羊的頭像跳動起來,姚特一口氣把剩下的薑糖水喝完,把杯子洗好小心地放在桌邊。

  冷羊:三戒大大,你也太高產了!這周你發了多少劇了!

  三戒遠方:這周井噴嘛XD

  冷羊:誒,我剛看到你跟虛實的微博,問你件事啊,那個,你跟虛實最近感情應該很好吧?

  姚特眉頭微皺,心口一抽,把冷羊的那句話仔仔細細看了三遍,才小心翼翼地回復。

  三戒遠方:老樣子,怎麼了?

  冷羊:那啥……你知道我是虛實的腦殘粉嘛,能讓他幫我唱個ED嗎?

  姚特瞬間不舒服起來,把宋燁然之前的囑咐忘得一乾二淨,隨手拿起桌邊的一瓶礦泉水擰開,灌了自己一大口,才感覺心頭那絲莫名其妙的火熄了下去。

  三戒遠方:你知道他都不怎麼唱廣播劇ED的,我不好說,你自己去問問他?

  冷羊:呃……三戒,我大親友策劃了個劇,主役是輕風明月和泡泡,ED……虛實接了

  三戒遠方:假的吧?怎麼可能,虛實沒跟我提過啊

  冷羊:我也不好說什麼,給你看截圖吧,這是我大親友和虛實的聊天記錄

  那張圖片上的那個號,確實是虛實無邊,一樣的字體字號,他熟悉得不能更熟悉的說話語氣,在策劃說出「虛實大大幫我們唱ED吧~這首歌你以前唱過,特別棒,這次重新填詞,我覺得沒人比你更合適了~」之後,虛實無邊發了個邪笑的表情,然後回復:「行,你把詞和伴奏給我,我找時間給你錄了。」

  行,你把詞和伴奏給我,我找時間給你錄了。

  姚特心猛地墜了下去,他手腳冰涼,一股冷意從骨頭縫裡冒出來。

  冷羊:大親友和虛實關係一直不錯,這次其實也是沒抱什麼希望,順口問了,也沒想到虛實就答應了……

  冷羊:那啥……你別太難過了……

  冷羊想說「這也沒什麼,不就是一首ED嗎,對你們的關係沒影響啦」這樣安慰的話,但是想了想,還是說不出口,見三戒遠方一直沒回復,分外忐忑地又問了一句。

  冷羊:三戒,你還好嗎……

  姚特狠狠地閉了閉眼,嘴角扯出一絲僵硬的笑意。

  三戒遠方:我剛走開了一會,我能有什麼事?我跟他本來就只是三次元朋友而已,我們關係好所以虛實給我唱ED,不代表著他從此不能給別人唱了嘛

  冷羊:啊?你們不是一對兒嗎?

  三戒遠方:我們什麼時候說過我們是一對了?粉絲喜歡看我們倆這樣,那表現給他們看也沒關係,虛實本來就有點老媽子屬性,對誰都這樣,你也跟著粉絲一起腦補嗎?果然是蠢羊啊!XD

  他剛把這句話發出去,門鈴就響了起來,姚特瞬間渾身僵硬,深吸了好幾口氣才起身去開門。

  宋燁然把一大袋子東西遞給他,「給祖宗買了飯,順便買了些餅乾和你喜歡吃的零食,餓了墊肚子,我說了讓你多穿件衣服啊,你又無視我。」

  宋燁然有些不滿,姚特扒拉了一圈袋子裡的東西,露出一個笑容,「我待會就穿,誒,你居然還買了周黑鴨,太合我胃口了!」

  宋燁然總覺得姚特笑得有些詭異,但是還沒等他研究出個究竟,就被姚特強硬地給送走了。

  門輕輕關上,姚特像是站不穩一樣,緩緩地順著門口蹲了下去。

  深夜,三戒遠方發了一條微博。

  三戒遠方:今天的晚飯好苦,以後再也不吃苦瓜了

  以後再也不吃苦瓜了,以後……再也不會拉著你「秀恩愛」了。

  作者有話要說:

  因為都是想到哪寫到哪,沒有開篇之前自己都不能完全確定內容,所以《告白》裡這一對的設定會改一下TAT

  第2章 第二章

  三戒遠方:今天的晚飯好苦,以後再也不吃苦瓜了

  「這種對整個世界都充滿了惡意的食物三戒大大你為什麼要吃!為什麼!」

  「@虛實無邊,論買錯晚餐會造成的後果……以後再也不吃苦瓜,以後再也不吃你了……虐die【。」

  「可是三戒不是說要自己最喜歡的咩?難不成是苦瓜沒做好?虎摸!」

  「臥槽三戒你居然喜歡吃苦瓜這種逆天的食物!你是何苦啊!」

  「快放棄苦瓜這種邪物吧!@虛實無邊,虛實下次請給你媳婦買萌萌的食物好咩!」

  「其實苦瓜挺好吃的啊……」

  「不合群的都叉出去!@虛實無雙,虛實大大你感受到你家媳婦的潛台詞了嗎!」

  @虛實無邊回復@三戒遠方:怎麼?食堂沒做好?寢室關門了,現在出不去,你吃點零食,我給你買了趣多多,擱袋子裡了,你找一下

  一覺起來,姚特就看到了這條微博。

  關心意味這麼明顯的一條微博,放在以前,三戒遠方是怎麼的也要回復的,他甚至只需要回復一個賣萌的表情,也能讓粉絲激動地萌半天,然後自己看著那些評論,就好像兩個人真的是相親相愛的王牌CP。

  姚特沒有回應,虛實無邊估摸著他已經起床了,從QQ上敲了過來,姚特糾結地看了那個頭像半晌,默默抱頭蹲地上了。

  他萬分沮喪地想,你已經兵荒馬亂,他卻依舊巍然不動。

  太他媽不公平了。

  他惡狠狠地罵了一句:操他大爺的。

  虛實無邊:昨天的苦瓜炒肉片怎麼了?吃完沒啥事吧?

  三戒遠方:還行,就是苦瓜太苦了,我沒吃幾個,舌頭都苦麻了

  虛實無雙:得,咱以後把這貨剔除出食物名單吧

  三戒遠方:恩

  虛實無雙:怎麼了?心情不對啊我的小祖宗

  三戒遠方:在做視頻,有點煩躁

  虛實無雙:你拍得很好,慢慢做,別著急,時間還長著呢,調查報告寫了嗎?

  三戒遠方:沒呢,先把硬貨做完吧

  虛實無雙:把資料扔給我,我給你寫

  三戒遠方:……你做完了?

  虛實無雙:是比你快些,給我吧,中午一起吃飯去?你前天不是想吃齊齊的火鍋嗎,我請你XD

  三戒遠方:懶得去了,累

  虛實無雙:那先忙完咱再享受XDDD

  三戒遠方:恩,我忙去了

  姚特本來是挺想問他,你為什麼要接那個勞什子劇的ED,但是他心念一轉,覺得自己根本沒立場問這句話。

  所有人都說他們是王牌CP,他們是中抓楷模,他們恩愛得讓人牙疼。

  可其實他們彼此都很清楚,他們是發小,是最好的兄弟,最好的朋友,卻與所謂的CP毫無干系。

  姚特愣了好一會,不由自主地又罵了一句「操」。

  等他再次關注微博的時候,發現某個人又發了微博。

  @虛實無雙:幫小祖宗做作業,發現他蔫蔫的無精打采的小樣兒還有點可愛XDDD

  姚特嘴角一抽,做了一天視頻後期腦子都是渾的,完全轉不動,條件反射性地轉發回復:可愛你大爺[再见]

  那邊虛實無雙似乎就等著他的回應,立刻回復道:喲,小祖宗,咱出去吃個飯?

  評論幾乎是虛實無雙那邊轉發回復的一秒就跳動了起來,姚特手軟腳軟地都不想打開看,心煩意亂地在QQ上拒絕他之後,有氣無力地趴在了桌上。

  趴了一會他開始教訓自己:看把你慣得,人家本來就不是你什麼特殊的人,不過就是配合你假裝特殊了兩年,你就真覺得自己在人家心裡多了不得了?人稍微離開你走兩步你就鬧彆扭,有什麼意思?

  可是……

  可是罪魁禍首是宋燁然那個混蛋啊!

  姚特有點委屈,要不是宋燁然那個大男子主義保護慾望過剩的,從小到大一天不落的把他當弟弟照顧著,要不是他那麼關心他,要不是他舉止曖昧而不自知……自己會是現在這個蠢樣子嗎?

  無數次姚特都覺得自己要忍不住了,他迫切地想要告訴那個人,揪著那個人的領口凶巴巴地吼:老子喜歡你,你對老子到底是怎麼個意思?是死是活你給個話,拖拖拉拉算不算爺們了!

  但是一走到他面前,看著宋燁然笑眯眯看著自己的樣子,姚特就覺得那一口邪氣「茲溜」漏出去了,一丁點沒給剩下。

  要是宋燁然拒絕了,他連這種關心也都沒了,該滿足了……

  不敢啊,越愛越不敢。

  姚特自己都鄙視自己。

  他趴在桌上思考了很久的人生,最後撐著頭坐直了,正好看到魚香肉絲敲了上來。

  魚香肉絲:三戒XD

  三戒遠方:魚,有事兒?

  魚香肉絲:有個劇,你今天發劇的那作者的《四十歲戀愛》,劇本士大夫什麼的都搞定了,攻音是沐川,劇本發你郵箱了,你有興趣嗎?

  三戒遠方:恩?我看看

  郵箱裡果然躺著《四十歲戀愛》的劇本,受音要求在30歲到40歲之間,三戒遠方之所以被稱為音色多變的CV,其中有一個原因就是這位除了兒童音沒辦法,可以從十五歲偽到七十歲。劇本挺有意思的,尤其是有句台詞讓他的心臟重重一顫。

  「在沒有遇到你之前,我都不知道什麼是戀愛,遇到你之後,我似乎再也不能戀愛了。」

  姚特在心底幫他補上了後半句:因為那個能讓我戀愛的人,不會陪著我。

  三戒遠方:我晚上把試音發給你

  魚香肉絲:姐姐最喜歡你們這樣的爽快人了!有時間的話把《三十歲分手》第二期的反音也發給我吧

  三戒遠方:好,對了,魚,這個劇的ED……你找人唱吧

  魚香肉絲:啊?你啥意思?

  三戒遠方:我說,別再麻煩虛實唱了,他最近也挺忙的

  魚香肉絲:等等等等,三戒,這話我聽著怎麼這麼不對味呢?你跟虛實吵架了?

  三戒遠方:沒吵架,沒事兒,就是覺得吧,我的劇也不一定要讓虛實唱啊,大家都這麼默認了,搞得我們好像真的分不開一樣,綁定組合什麼的,不就是大家鬧著玩的嗎,別當真,我跟他又不是真CP,這之後要是虛實給別人唱個歌,還不得讓人罵死啊

  魚香肉絲:你這話說得,有本事上微博講一遍去?

  三戒遠方:如果有必要,說一遍我也無所謂

  魚香肉絲:這事兒,我覺得跟虛實商量比較好

  三戒遠方雖然講話語調看起來很正常,但是魚香肉絲和這貨認識好幾年了,這一副明顯炸毛到不行的狀態到底是怎麼回事?真跟虛實吵架了?

  魚香肉絲打開倆人微博研究了一會,虛實的樣子不像是吵架,那就是鬧彆扭了。

  她聳聳肩,沒把三戒遠方的話放在心上,戀愛不鬧彆扭才不正常,不能把吵架中情侶的話當真這個道理,魚香肉絲還是懂的。

  可是下一秒,她就看到了三戒遠方的下一句話。

  三戒遠方:如果他唱ED,這劇我就算了

  魚香肉絲驚悚了,三戒遠方是脾氣相當好的人,十分耐PIA,人品沒得說,這話說出來,魚香肉絲簡直覺得這貨的人設崩壞了。

  這得……吵到什麼程度啊!

  魚香肉絲想了半天,最後還是去找了虛實無雙。

  姚特渾身無力,整個人處於一種神奇的沮喪中,什麼都不想幹,呼吸都嫌費事,宋燁然找他出去吃飯,他也拒絕了好幾次,結果沒過多久,他正趴在書桌上裝死,就聽到自己寢室的門房,「卡茲」一聲響,開了。

  姚特面無表情地看著快步走進來的宋燁然,「你怎麼進來的?」

  「你們寢室楊東給我的鑰匙,說免得我天天來敲門,」宋燁然神色略微有些不虞,揮了揮手裡的鑰匙,一點沒覺得這件事有哪裡不對,順手揉了揉姚特的腦袋,「怎麼的?祖宗,你絕食啊?」

  姚特眼角鮮紅鮮紅的,他揉了揉,把那絲鮮紅揉的更加刺眼,惡狠狠地罵道:「楊東這個胳膊肘往外拐的!」

  「誒?」宋燁然皺眉,靠近姚特,湊近他專注地看:「你眼睛怎麼回事?都快紅成兔子了。」

  「你才兔子呢,沒事,剛才覺得有點癢,多揉了幾下。」姚特看著他近在咫尺的眉目,喉結不由自主地滾動,往後退了一步,結結巴巴道:「你你你別離我這麼近。」

  這麼近,連眼睫毛都能數清楚,簡直是對男人的挑戰,挑逗都不帶這樣的。

  說完,姚特覺得眼睛被他看得更癢了,剛抬起手想揉,手就被宋燁然牢牢握住了,宋燁然臉徹底黑掉渣:「別了,您再揉能出血了,跟我去醫院看看,眼睛的事情可大可小,真出什麼毛病還活不活了?」

  姚特心裡一顫,差點脫口而出說我出事了你就不活了嗎?

  可到底還是說不出口,一口噎回去沒反應過來,讓宋燁然給套上了薄外套,拉著出了門。

  春季卡他性結膜炎,不是什麼大毛病,兩人拿了兩瓶眼藥水,姚特頂著一雙紅通通的兔子眼,宋燁然也沒心思吃了,隨便在食堂吃了點東西就把這位小祖宗送了回去。

  「待會洗臉完記得滴,明兒再讓我看到你的兔子眼,小心我抽不死你,」宋燁然眉頭依舊皺著,他心裡憋了一肚子的火氣,可是看著姚特紅通通的、剛滴過眼藥水所以格外水潤的眼睛,那些火氣最後通通化成了一聲長長的嘆氣,他把祖宗往門裡推,「得了得了,快回去,懶得看你這樣。」

  心疼地一顆心都要化成水了,宋燁然心說:小祖宗,我今天本來可是打算好好教訓你的。

  姚特緊緊地捏著那瓶眼藥水,瓶子的菱角都往手心刺,他深吸一口氣,沒有回頭,問道:「宋燁然,你找我就是為了出去吃飯?」

  宋燁然眼神慢慢地沉下來,半晌後他笑了,「不吃飯還能幹嘛?你就是想太多,快進去吧,今晚早點休息,要是十點之後還看到你在上網,我就……」

  「你就幹嘛?」姚特快速地打斷他。

  「我就……」宋燁然看著他圓溜溜的後腦勺,笑得越來越詭異,慢悠悠道:「我就親自過來給你唱……小龍人。」

  「……」姚特沒法不歧視他:「虛實大大你居然去翻劇貼看八卦!你怎麼好意思!」

  「那有什麼?你不是也看嗎?」宋燁然見他炸毛,哈哈大笑著替他關上門,「行了,休息去吧。」

  ……

  姚特把那瓶眼藥水拿到手裡反反覆覆地看,最後幾乎有些氣急敗壞地唾棄自己:宋燁然都對自己不讓他唱ED這件事滿不在乎,說明他對自己根本沒那個心思,你居然還為了人帶你去看個病感動!

  姚特感覺自己都要哭了,有沒有出息了啊!

  好了,這下宋燁然肯定得意了,自己那張嘲諷臉指定變形了。

  第3章 第三章

  姚特記得之前看某戶外親子節目,有個嘉賓舉著書,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人生,就是一場修行。

  現在姚特覺得,人生果然他媽的是一場修行。

  而且修行到最後,你還不一定能得道。

  姚特對魚香肉絲說的話除了最後一句都是心裡話,現在大家都認為他們倆只會和彼此合作,這兩個馬甲是彼此的,虛實給那邊給別人唱ED的消息要是被放出去,虛實無邊會被罵成什麼樣?

  宋燁然愛不愛他,這是他們之間的事情,他不想看到任何外人對他們的感情置囂。

  姚特自己都覺得自己聽犯/賤的,宋燁然都不在乎,他居然還擔心他要是被人罵會不會難受。

  所以寧願把自己先不讓虛實唱ED的事情放出去,寧願讓大家都覺得是自己先走開的,寧願大家罵的那個人是自己。

  有私心嗎?肯定是有的。魚香肉絲聽到自己說那句話,驚訝之後必定會去找虛實無邊,姚特想看看,知道之後的宋燁然會是什麼反應。

  可是他什麼反應都沒有,就好像這根本就不是一件事。

  虛實無邊:小祖宗眼睛紅通通的樣子,讓我想起了他小時候挨揍哭得稀裡嘩啦的樣子,哭得全身都是汗,結果被我一根棒棒糖就哄好了[萌]

  「腦補了三戒的樣子,萌SHI啦!」

  「誒?三戒為嘛要眼睛紅通通?虛實你不會是欺負他了吧!」

  「#竹馬竹馬的童年日常#」

  「從小到大就認識什麼的好萌!小小的三戒大大一定很萌~」

  「@三戒遠方,一根棒棒糖就把你哄好了,後來一根棒棒糖就把你騙走了嗎~hhhhhhh」

  「虛實永遠一副我真是拿你沒辦法的寵溺樣子啊~」

  「@三戒遠方,哈哈哈太賣萌了!」

  @虛實無邊回復@大長腿:我怎麼敢欺負他,眼睛有點小毛病,沒大事,@三戒遠方,你眼藥水滴了嗎?//@大長腿:誒?三戒為嘛要眼睛紅通通?虛實你不會是欺負他了吧!

  姚特猶豫了足足有十分鐘,還是沒有回復這條微博。

  他小時候特別皮,上樹下河毫無顧忌,基本上一天一挨揍,他一被揍就哭,隔壁的宋燁然就會聞聲而來,塞兩根棒棒糖進他手裡。

  到現在,宋燁然還以為他喜歡甜食,買餅乾永遠是趣多多奧利奧這種甜掉牙的,姚特從來沒有告訴過他,自己並不喜歡甜食。

  他只是……想看到宋燁然關心的樣子而已。

  姚特不在微博回復,宋燁然於是就QQ上敲了上來。

  虛實無邊:喲,祖宗,在?

  三戒遠方:恩

  虛實無邊:怎麼?不搭理我?我做啥事惹祖宗不開心了?

  三戒遠方:沒有啊

  虛實無邊:姚特,從昨天到現在,我在微博@你你都沒有回應我,什麼意思?

  三戒遠方:沒啥意思啊,我沒上微博

  虛實無邊:你騙我?你覺得你能騙過我?

  三戒遠方:……

  虛實無邊:你別氣我,到底怎麼了?有事咱說,能解決的我都會幫你解決,不能解決的我們就一起想辦法

  三戒遠方:真的沒事,你別想那麼多

  虛實無邊:姚特,你別惹我發火,學會陰陽怪氣跟我說話了?喲,長行市了啊

  姚特看著虛實無邊的那些話,眼前不由浮現出宋燁然皺眉黑臉的樣子,他揉了揉自己的心臟,覺得這種酸澀疼痛的感覺,簡直有點過分了。

  三戒遠方:宋燁然,以後別總是在微博@我了,魚跟你說了吧,以後出劇ED也不用綁定了,虛實無雙和三戒遠方畢竟是兩個不同的ID,大家都太認真了,別搞得……就好像我們真的有什麼一樣

  虛實無邊:姚特,你再說我真生氣了,你和魚香肉絲說那事,昨晚我就想跟你說說了,被你眼睛這事一攪合給忘了,姚特,你小子別犯渾

  三戒遠方:我沒有開玩笑。

  姚特一動不動地等了兩分鐘,那邊依舊沒有回復,對話框也沒有顯示對方正在輸入,他就像是憋著一口氣,突然就漏了出去,瞬間化身軟體蟲趴到了桌上。

  宋燁然生氣了,姚特可憐兮兮地想,宋燁然這次應該是真的跟他生氣了。

  他抹了一把臉,突然聽到自己身後的寢室門被大力推開,然後聲音巨大的關上,「嘭!」一聲響,姚特渾身一顫,僵著脖子轉過頭,就看到宋燁然凶神惡煞的朝自己走過來。

  他難道是要揍自己?姚特爭分奪秒地想。

  宋燁然看著把自己縮成一團驚恐地看著自己的姚特,深吸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現在這樣肯定很嚇人,但是他控制不住。

  「宋,宋燁然……」姚特緊張地捏緊拳頭。

  宋燁然冷靜再冷靜,沉下聲音,目光牢牢地鎖定姚特,一字一句地道:「姚特,把剛才在QQ上說的話,當著我的面跟我說一遍。」

  宋燁然果然生氣了,姚特心說,認識二十年,從來沒見他對自己氣成這樣過。

  姚特突然覺得,有點開心,至少自己對於宋燁然來說,果然還是有些不同的,姚特慢慢鬆開緊握的雙手,低下頭避開宋燁然逼人的視線,慢慢道:「宋燁然,你以後別總是在微博上@我了,我跟魚說了,《四十歲戀愛》那劇不一定要你來唱ED,我們別綁定銷售了,搞得全世界都以為我們真的有一腿一樣,有……」

  「你他媽給老子閉嘴!」

  宋燁然拳頭越捏越緊,氣得呼吸困難,他低下頭看著坐在椅子上的姚特,那人低著頭,他看著他腦袋上的發旋半晌,到底還是心疼,突然就泄氣了,他揉了揉姚特的腦袋,「祖宗,你到底是怎麼了?誰刺激你了?還是誰在你面前說了什麼難聽的話?」

  這種時候你溫柔給誰看?姚特的眼眶登時就紅了,他突然有些慶幸,幸好眼睛一直就是紅的,不然指定露餡了。

  「沒有,我就是覺得這樣沒勁,我不想這樣了……」

  宋燁然突然笑了笑,問道:「姚特,你只是不想虛實無雙和三戒遠方綁在一起?恩?現實呢?」

  姚特從來沒有聽過宋燁然這樣的聲音,他幾乎是有些驚呆了,他心說,你不會要哭吧?臥槽你哭個屁傷心個屁啊!

  他氣急敗壞地想,怎麼說也是我比較傷心吧!我都沒哭呢!

  「我我我……」姚特覺得自己應該解釋一下,但是卻半晌都說不出口。

  「我懂了。」宋燁然打斷他的結結巴巴。

  姚特猛然抬起頭,宋燁然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姚特視線和他相撞,整個人都僵住了。

  他想問你懂什麼了?你都懂什麼了?你又對我沒那意思,我只是不想和你再這樣曖昧下去了,並不是說不做朋友了,你懂什麼了?

  宋燁然看了他好一會,姚特還紅著眼睛,瞳仁輕顫,自己不知道自己這樣有多可憐兮兮,宋燁然只覺得心尖上被人狠狠刺了一下,連胃都痛了起來,他忍了幾秒,最後一拳揍上了姚特的書桌。

  「嘭!」

  姚特被嚇了一大跳,等回過神宋燁然已經走到門口了,姚特眼尖地看到宋燁然帶血的枝節,心臟一跳,起身就朝他奔過去,「宋燁然!你的手……」

  宋燁然頭都沒回,狠狠摔上門,「滾!」

  姚特停下腳步,嘴張了張,說出不話來。

  操,姚特摀住胸口蹲到地上,心想果然是疼得過分了。

  姚特想過宋燁然知道之後的無數種反應,現在的狀況簡直是在他預想的最糟糕的狀況外。

  怎麼辦?我要怎麼辦?姚特想,宋燁然跟我生氣了。

  他在地上蹲了很久,宋燁然帶血的手掌突然在他面前閃過,他從地上一蹦而起,快速換衣服出了門。

  姚特敲響宋燁然的寢室門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半個多小時了。

  他在門口走了好幾圈,手舉起了好幾次,但是想到宋燁然那聲「滾」,就實在是敲不下去,直到隔壁寢室的兄弟忍無可忍幫他敲了門。

  姚特還沒來得及對奸笑的隔壁兄弟表達憤怒,寢室門突然就開了,是宋燁然的室友李賢。

  李賢看了看姚特那張僵硬扭曲的兵長臉,又看了看他手裡的藥,笑了,「喲,小姚和燁然吵架了?」

  「……」姚特吞口水,「恩。」

  「行了,你們倆居然都能吵架,」李賢側開身子讓姚特進去,「燁然那火氣都快被宿舍樓點燃了。」

  姚特尷尬地笑了笑,宋燁然側躺在床上,背對著外面,也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反正是等著李賢給他們倆清完場,宋燁然還是一動不動。

  門被輕輕關上,寢室安靜下來,姚特抿緊唇,走到宋燁然的床邊蹲下。

  「宋燁然……」

  宋燁然沒有動,也沒有說話。

  姚特不再說話,把宋燁然的右手拿到自己面前,心疼地用棉簽輕輕地擦乾淨血,直到上完藥,宋燁然都沒有說一句話。

  「宋燁然。」你別逼我,求你了,你別逼我。

  宋燁然還是沒有回應,姚特終於忍不住了,一瞬間崩潰,眼淚猛地掉下來。

  「宋燁然,你跟我生氣我理解,真的,你應該生氣,我知道,」姚特擦乾淨眼淚,輕聲道:「宋燁然,我喜歡你,我真的特別喜歡你,我從高中開始喜歡你,宋燁然,我愛你。」

  姚特有些語無倫次,看著宋燁然的背影,由靈魂到心臟都在戰慄,「宋燁然,我愛你,現在你知道我為什麼說那些話了吧?你既然對我沒那個意思,就別總是招惹我了,我今天把話說清楚了,也不是說一定要讓你回應我,你給我一個星期時間調整一下,我還是跟你做兄弟。」

  姚特心痛地都麻木了,他委屈地不行。

  你他媽逼著我說出口,結果又不搭理我,你他媽什麼意思。

  宋燁然終於動了,他坐起來,抬頭看著哭得滿臉通紅的姚特,道:「姚特,我沒想到你是這麼想的,你居然是這麼想的。」

  我這麼想的?我怎麼想了?他想,我錯了嗎?我做錯了嗎?

  姚特憋屈地不行,他心想我他媽做錯什麼了?我不就是愛你嗎?我們怎麼說也是二十年的兄弟,從小一起長大的發小,就算是我愛你又怎麼了?我還不能愛一下了嗎?我是犯了什麼傷天害理的罪了嗎?你居然這麼說我!你居然這麼說我!

  姚特面色灰白,不可思議地看著宋燁然,心臟疼得都要裂開了,實在是撐不住,把藥膏扔到桌上就想跑。

  宋燁然幾乎是用驚異的眼神看著姚特的背影,問道:「姚特,在你心裡到底是怎麼定位我們的關係的?」

  姚特直接撞開門跑了。

  宋燁然在床上坐了半晌,也沒去追他,面色十分難看詭異,最後卻突然笑出了聲:「老子早晚有一天被你這個小兔崽子給氣死。」

  第4章 第四章

  自從那天姚特發瘋一樣地告白之後,姚特就再也沒有見過宋燁然了。

  即使兩個人在一個宿舍樓,他想不見面,依然能夠不見面。

  不上QQ不上微博手機關機寢室門反鎖,再戴上隔音效果絕佳的耳機,完全就是與世隔絕的節奏。

  姚特雖然裝死了,但是他以前也沒閑著。他熬了兩個通宵做完了微電影的製作,就開始一遍遍地回想那天兩個人的對話,一點點,仔仔細細地研究宋燁然的表情,甚至包括他說話的語氣,每一個字符音調的起伏。

  十分自虐,每次回想都覺得自己又死了一次,就像是吸毒一樣,明知道不應該,卻控制不住。

  就這麼昏昏沉沉地過去了三天,姚特口糧快要吃光的時候,他終於覺得自己已經差不多了,差不多可以勉勉強強和宋燁然做回朋友,不會再在他面前失態,他才膽戰心驚地把電腦連上了網。

  不能怪他說出來了又沒膽子去面對,那天會對宋燁然說,是因為宋燁然從來沒有用過那麼冷漠的態度對他,一時受刺激受大發了,等到冷靜下來再去看……姚特只剩下了肝顫。

  宋燁然愛不愛他不要緊,但是他怕他們連朋友都做不了。

  要是宋燁然徹底和自己劃清界限,姚特覺得自己一定受不了。

  魚香肉絲是個十分靠譜的人,姚特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才敢在她面前那麼放肆,三戒遠方不想讓虛實無雙再唱自己的ED這件事被瞞得很嚴,魚香肉絲除了跟虛實無雙知會之外,再也沒跟其他人提起過。

  但是姚特打開微博的一瞬間,還是十分忐忑,他消失這麼幾天,不可能一點馬腳都不露,要是宋燁然真的直接在微博說他們倆什麼關係都沒有……姚特覺得自己可能又需要三天緩和一下。

  即使微博別再麥麩了是姚特說出來的,宋燁然要是真的應了,他還是會難受。

  姚特抱頭痛苦地想:我可真是矯情啊。

  他果然被輪了,姚特深吸一口氣點開轉發,然後愣住了。

  @虛實無雙:【421@三戒遠方·陪伴生日歌會】主持:@全能型的冷羊@CV沐川,嘉賓:@安古@舊色青山@CV夜瞳@假人@假人-豆丁@雨過闌珊@竹子殿下,空降:@小七@夏陽陽,421晚八點,YY123456,歡迎大家。

  ……

  這條微博是兩天前發的,正好是他們吵架的第二天,到現在為止轉發已經過了五千了,姚特看了好幾遍,原PO確實是虛實無雙,他點進去看了看,確實是他認識的那個虛實無雙,那個三戒遠方……也確實是自己。

  姚特完全反應不過來發生了什麼。

  除了這條歌會通知的微博之外,還有好幾個轉得特別多的生日劇和生日歌。今天確實是他的生日,但是要不是看到這條微博,姚特自己都忘記了,只是……宋燁然在聽到他的告白之後,不但沒有對他比如蛇蠍,甚至還在第二天就開始給他策劃歌會。

  陪伴。歌會的名字是陪伴。

  姚特心臟砰砰跳,幾乎就要躍出胸腔,他不可抑制地想,這個詞是什麼意思?宋燁然這是什麼意思?是他想的那個意思嗎?

  姚特瞪大眼,不可思議地想著:難不成宋燁然對自己也有點意思?

  「不,不會吧?」姚特舔了舔自己乾澀的唇瓣,對著電腦,身體僵硬地自言自語:「怎麼可能……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情?」

  姚特就像是一隻困貓,抓住他的那個人什麼也不做,也不說到底要把他養起來還是殺了吃掉,成天只知道拿著根逗貓繩逗他玩兒。

  有這樣的嗎?姚特一口氣上不來,操,有這樣的嗎?

  他轉悠了好幾圈,突然想起來剛才自己開機的時候已經是七點半了,他猛地清醒過來,手忙腳亂地掛上YY,這時候時針已經邁過了八點。

  他連QQ都沒上,就直接掛上了YY,但是等到他進入自己的頻道的時候,還是已經遲到了。

  當然這不能怪他,在二十分鐘之前,他都不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在生日歌會正主還沒來的情況下,頻道現在人數已經過了四千,麥上掛著三個人,主持人冷羊沐川,還有橙馬虛實無雙。

  虛實無雙馬甲前的小綠燈一直亮著,姚特還沒戴上耳機,就看到公屏上齊刷刷地刷過他的名字。

  「啊啊啊三戒大大來了!等你好久了!」

  「感覺冷羊和沐川都要撐不下去了2333333」

  「三戒生日快樂!」

  「三戒受辰快樂!」

  「好幾天沒出現了!想死你了,虛實從下午就掛在頻道了,三戒快來跟虛實秀個恩愛!」

  「給受星撒花!」

  姚特深吸了一口氣戴上耳機,耳邊頓時傳來虛實無雙的聲音。

  「來了?你這個小兔崽子……私敲我一下。」虛實無雙道:「上麥,自己跳上來。」

  虛實無雙的聲音十分淡定,和以往一樣低沉柔和,只有那一句親昵的「小兔崽子」,泄露了他略微有些忐忑的情緒。

  姚特突然就特別心酸,私敲他實在是做不到,於是乾脆利落地爬上了麥。

  「大家晚上好,不好意思啊,來晚了些。」

  虛實無雙意味深長道:「確實有點晚了。」

  虛實無雙的這句話就像是炸開在了他的耳邊,姚特臉猛地紅起來,頓時被自己的口水嗆得上氣不接下氣,完全顧不上看笑成了一團的公屏。

  「虛實說一句話就能引起三戒你這麼大的反應啊,」冷羊笑道:「三戒你緩緩,快緩緩,誒,對了,之前虛實說生日歌會的事情他沒跟你說過,真的啊?」

  沐川接道:「鬧得我們都不敢提前跟你說,怎麼樣,三戒,驚喜嗎?」

  虛實無雙沒說話,姚特總算是咳嗽完了,拍著胸口回道:「我……這幾天一直忙著做東西,沒上網,就……剛剛才在微博看到歌會通知。」

  「誒,難道虛實你一點沒透露給三戒,你們倆不是天天在一起嗎?這都瞞得住?」沐川驚訝:「這要是三戒真沒看到怎麼辦?」

  不會要讓他和羊兩個主持人撐全場吧?

  「哦,」虛實無雙道:「他要是再看不到,我就只有請人來拆門了。」

  姚特:「……」

  姚特一瞬間毛骨悚然,剛才被沐川那幾句話說出來的羞愧瞬間消失,宋燁然這話是什麼意思?他想幹嘛?

  冷羊愣了愣,問道:「什麼意思?拆門?你們玩得這麼豪放?」

  「……」沐川扶額,「蠢羊,你含蓄一點。」

  「嘿嘿,親愛的,要是每個人都像你這麼含蓄,可怎麼得了?」

  「我很含蓄嗎?」

  「不是不是,親愛的你最溫柔了。」

  等沐川和冷羊說完話,虛實無雙才開口,他的聲音聽起來懶洋洋到了極點,似乎是笑了笑,道:「因為某個小兔崽子和我吵架了,與世隔絕閉關修煉,連房門都反鎖,我也兩三天沒見到人了,怎麼通知?算了算,也只能拆門了。」

  ……

  麥上十分默契地寂靜,倒是公屏上炸開了鍋。

  「臥槽,吵架了?!」

  「怪不得這兩天三戒一直不上線,虛實也一直不太發微博……」

  「床頭吵架床尾合啊!三戒大大看在虛實這麼愛你的份上就別生氣了嘛QAQ」

  「罰他跪搓衣板!或者把鍵盤拆下來跪!冷戰神馬的實在是太虐……」

  「QAQ求別吵架求別虐」

  「求甜甜蜜蜜啊!雖然每天被你們閃瞎眼但是我還是想看你們撒糖啊!」

  「吵架中都惦記著給你策劃生日歌會,必須是真愛啊!三戒就別生氣了嘛,生日要開心一點QAQ」

  粉絲不斷地刷著屏,就連場控限制了發言時間也不能控制下來,姚特耳邊滿是自己劇烈的心跳聲,他結結巴巴道:「虛,虛實……」

  他實在是接不下去,他應該說什麼?他能說什麼?問虛實你是不是愛我嗎?

  要是他說不是怎麼辦?

  電光火石間,姚特腦海里閃過一句話:當你深愛一個人,你在他面前就會變成一個膽小鬼。

  沐川和冷羊十分有眼力見地閉麥了,虛實無雙聽著耳邊傳來的他急促的呼吸聲,聽他小心翼翼地叫自己,心軟地一塌糊塗,問道:「怎麼?沒什麼想跟我說的了嗎?」

  姚特沉默。

  虛實無邊嘆氣,「首先,三戒,二十歲生日快樂,其次,你知道我為什麼要策劃這個名叫陪伴的生日歌會嗎?」

  姚特手腳發麻,心跳震得耳膜響。

  「我給你打了三天的電話,敲你門你也沒反應,哪裡都找不見人,要不是時不時能聽見你寢室傳出來聲音,我都要以為你直接跑路了,」虛實無雙嘆氣,「你可真是越來越牛逼了。」

  「按照你的邏輯,要躲避的也應該是我吧,你躲成這樣算是個什麼事?」

  姚特眼圈泛紅,反駁道:「你都那樣說了,我為什麼不能躲?」

  「我說什麼了?寶貝兒,來咱們理理,我那天都說什麼了?我就說了一句,原來你是這麼想的,又問了問你到底是怎麼看的,然後你就跑了,三天沒出現過。」虛實無雙嘆氣,「你突然說那樣的話,還不能讓我問一句嗎?」

  「……」姚特被他一句寶貝兒叫得心裡一顫,「我說了讓你給我一週的時間……」

  「我認識你二十年,怎麼就沒發現你這顆腦袋這麼蠢呢?」虛實無雙簡直要不可思議了,「我對你怎麼樣,你心裡沒數嗎?你就一點感覺都沒有?恩?全世界都知道我對你有多好,全世界都知道我有多愛你,你怎麼就一點都感覺不到?」

  「……」姚特覺得自己真的是腿軟了,還幻聽。

  「小祖宗,我之前在微博上看到一句話,覺得雖然有些矯情,但是說得還不錯,」虛實無雙沉聲道:「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我用了整整二十年向你告白,你居然一點都沒感覺到,可真是太傷我心了。」

  第5章 第五章

  「我用了整整二十年向你告白,你居然一點都沒感覺到,可真是太傷我心了。」

  宋燁然的聲音溫柔,稍稍透出些寵溺的無奈,簡直可以滴出水來。

  姚特看小說的時候經常看到一句話:覺得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了。

  他以前一直覺得這屬於誇張描寫,那得震驚到什麼樣的程度,會讓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現在他用自己證明了,這一句絕對是寫實描寫。

  哪裡是世界都安靜了,姚特覺得自己都要消失了。

  這個世界發展太快,簡直讓人措手不及。

  他腦子懵成了一團漿糊,喉嚨間一片灼熱,囁嚅了半天才擠出來兩個字:「虛……虛實……」

  「恩?」宋燁然笑了:「小祖宗,現在有什麼話想跟我說嗎?」

  姚特眼角紅了,他急促地呼吸著,胸腔劇烈起伏,十分不確定地問:「……你是,認真的?」

  「我愛你,」宋燁然嘆氣,只覺得自己一顆心又酸又軟,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柔聲重複道:「我愛你。」

  「你可真是個祖宗,我對你怎麼樣,你心裡沒底嗎?我對你的樣子是對兄弟朋友的嗎?恩?小院裡一起長大的人那麼多,你看我對哪個兄弟這樣過?」宋燁然聽著耳邊起伏不定的呼吸,是真心實意地無奈:「不說別的,你淋會兒雨,我怕你感冒,立刻就給你泡薑糖水,你被你媽罵,我永遠給你頂罪,怕你餓了二話不說出去給你買飯,就這樣,是對兄弟的態度嗎?」

  「……」姚特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他整張臉紅得像兔子眼睛,嘴角卻不由自主地揚起來,心臟砰砰跳,姚特的聲音微微發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可是你從來沒有跟我說過,你又沒說過。」

  「說實話……」宋燁然摸了摸鼻子,聽到他的這句話,徹底放鬆下來,忍不住笑了:「我一直以為我們算是在談戀愛了。」

  「……」

  「除了沒有接吻……這個我還以為是你害羞。」

  「喂!」姚特一顆死氣沉沉的心活過來了,「這麼多人呢……」

  你還知道這麼多人呢?宋燁然看了看短短時間裡翻倍的頻道人數,和公屏上受到了驚嚇的群眾,道:「小祖宗,不生氣了?得了,現在可以給我開門了吧?還有些事情,我們當面講,就不當著這麼多姑娘的面說了。」

  「……」

  雖然剛才他那句話順口就說出來了,但是直到宋燁然說那句話,姚特才反應過來……他們倆剛才的對話,全程都是在YY上。

  當著一萬多人的面,姚特抽著嘴角看了眼公屏……

  「臥槽臥槽臥槽!尼瑪告白?!」

  「告白是幾個意思?這倆人居然不是一對?不是?!」

  「臥槽我幻聽了……一定是我今天進YY的方式不對……」

  「……我完全看不懂這個世界了……我一直以為他們倆早就是一對了……」

  「膩歪成那樣居然不是情人?!老子狗眼都閃瞎了好幾副了你告訴我你們不是情侶?!」

  「三戒好可憐啊聲音都在顫!虛實大大你太攻了!太攻了!」

  「所以現在的戲碼是竹馬竹馬相互暗戀嗎!」

  「明明是一個明戀一個以為對方不喜歡自己於是暗戳戳地暗戀啊!想想真是又萌又虐……」

  「三戒你為何這麼呆萌……」

  姚特崩潰,手忙腳亂地關掉了麥,然後摀住自己通紅的臉。

  「呃……那什麼,」主持人沐川尷尬地上麥了:「就讓這兩位自己去解決問題吧……來來來,我們進入下一個環節……」

  「哎呀怪不得我覺得那天三戒辣麼冷酷!原來是這樣!」冷羊嘿嘿笑,十分猥瑣:「好了好了,三戒是個薄臉皮,大家再八卦下去三戒要炸毛了。」

  圍觀群眾紛紛表示不能接受,求兩位麥上有料的主持爆料,沐川裝作什麼都沒看到:「現在請場控把假人和豆丁抱上麥,來,大家轉移一下注意力,聽絕代歌姬唱歌吧?」

  冷羊:「噗——聽他們倆唱歌根本不能轉移注意力吧!」

  沐川看著拆台的冷羊,只覺得自己下輩子也不想再客串主持人了,尤其是在專業主持人格外不靠譜的情況下。

  姚特實在是臉紅得都快燒起來了,摘下耳機剛走到門口,就聽到了熟悉的三聲敲門:「還不給開門呀?難不成是想讓我爬窗戶?」

  「……」姚特猛地打開門,頂著一張大紅臉瞪他:「喂!」

  姚特自己看不到,所以也就不知道那樣的眼神一眼有多銷魂,宋燁然摸摸鼻子,朝裡面走了兩步,反身關上了門。

  姚特聽見關門聲,路都不會走了。

  宋燁然倒是十分淡定,把人拉到床邊坐下,然後自己扯了凳子坐在他面前,擺出一副要長談的樣子,然後看著那人躲躲閃閃的樣子,道:「來吧,說說,你一直以來對我們的關係是怎麼看的?」

  「……」姚特覺得委屈,但是想起宋燁然剛才的話,又覺得有點羞愧,只好低下了頭,低聲道:「我一直以為……我們只是兄弟,你不……喜歡我來著。」

  說到喜歡兩個字的時候,姚特的嘴角忍不住彎起來,心裡甜滋滋的。

  宋燁然被他的樣子逗得一笑,隨即又嚴肅下來,繼續道:「合著我以前對你那樣,你都算在了兄弟那一欄?你覺得我對兄弟都那樣?恩?」

  「……」姚特想,不是,我一直覺得是你婆婆媽媽,還有點聖母傾向。

  但這話不能說出來,要是說出口他保證宋燁然能弄死他。

  弄死?姚特猛然想到了另一個弄死的方法,渾身都不自在起來。

  「你真的沒發現我喜歡你?」宋燁然確實是真的在疑惑,「你就一點感覺都沒有?我偶爾牽你手吃你豆腐的時候,你都沒有懷疑的嗎?」

  ……

  宋燁然這話說得太不要臉了,姚特忍不住順著他的話去回想。

  其實並不是沒有想過的,有時候宋燁然的舉動確實很曖昧不清,但是……可能暗戀就是這樣,對方給你一百個暗示你不敢接招不敢相信,但一旦對方表示出稍稍的躲避,你立刻就會倒退三百米。

  姚特被宋燁然連連的追問搞得窘迫,忍不住還擊道:「那我喜歡你……你知道嗎?」

  「我知道啊,」宋燁然挑眉,拉住姚特的手握在手裡,「你表現得那麼明顯,我怎麼會不知道,我還以為你故意要告訴我的呢。」

  「……」姚特這下是真的囧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這到底是宋燁然情商太超然,還是他……太低下?

  「誒?你一直以為自己裝得挺好?」宋燁然輕輕摩擦著他的手指,湊過去看他,笑得不懷好意。

  姚特恨不得咬死他,怒了:「宋燁然!」

  「誒!」宋燁然大聲應了,然後直接把人抱進懷裡,心滿意足地揉了揉他的後腦勺,在他耳邊沉聲道:「寶貝兒,我說你怎麼這麼呆萌呢?我們倆認識那麼多年,我還以為我們心靈相通到不用明說了呢,好吧,這是我的失誤,我向你道歉,但是你可以直接問我的,別說我本來就那麼喜歡你了,即使我對你真的只有兄弟情,你把前幾天跟我說的話說一遍,也沒關係的。」

  「憋著自己幹嘛?有事說出來讓我難受也不能讓自己難受,對吧?」

  姚特慢慢地反手抱住他,他將臉埋進宋燁然的肩,「你也太肉麻了,我之前怎麼不知道你那麼肉麻?」

  「害羞了?」

  「……」

  兩個人膩膩歪歪地抱了一會,宋燁然鬆開他,看著他依舊泛紅的眼睛,笑眯眯道:「姚特,你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姚特反問道:「你又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宋燁然突然湊過去在他唇邊親了一口,道:「初中吧,那時候發現自己對周圍的人特別喜歡的女生一點都不感興趣,比起那些漂亮女生,我更樂意看你,想親你抱你,特別喜歡看你紅眼睛,就覺得有點不對勁,後來就懂了。」

  姚特聽他說完,腦子裡唯一的想法就是:他居然比自己還早,他之前糾結痛苦那麼多到底是為了什麼啊!

  「算起來,我比你還早發現那麼久啊……」

  姚特有點彆扭地移開視線,但是臉上控制不住地露出笑容。

  宋燁然坐到床邊,摟住他的肩膀,「所以現在,三戒大大,我還能在微博@你嗎?恩?那個什麼劇的ED還讓我唱嗎?恩?」

  ……

  姚特由衷地覺得,這貨今天一定是專門來吐槽自己的。

  「以後有什麼事你沒想明白的,你對我有什麼疑慮的,你都直接來問我,」宋燁然摸摸他的腦袋,做出一副嚴肅表情,「別一個人傻呵呵地憋著,只要你問我,我都會回答你。」

  宋燁然說完,就「噗」地笑了出來,眼裡滿是笑意。

  姚特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每次明明是自己佔理的事情,最後都會變成宋燁然教訓自己,有這樣的道理嗎?

  姚特勾起嘴角,斜眼看他,「你要給誰唱ED?」

  「當然是你,」這是個大問題,宋燁然嚴肅回答:「我只給你唱!」

  「真的?」姚特學著宋燁然說話的語調慢慢道:「行,你把詞和伴奏給我,我找時間給你錄了。」

  把這句話記得一字不差,可見有多介意,但是有了宋燁然之前的話,這事也就不算是個事了,但是如果不問清楚,總是心裡的一個結。

  姚特露出久違的嘲諷臉,鄙視他:「這話不是你說的?那劇可不是我的劇啊。」

  宋燁然的表情詭異了好幾秒,用奇怪的眼神把姚特上上下下看了好幾遍,直到姚特都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又搞錯了什麼,宋燁然才露出一臉的恍然大悟,「你之前突然跟我說那些,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都是因為這個?」

  傷、心、欲、絕。

  姚特覺得自己簡直是羞憤欲絕,就算當時是真的很傷心難過,他能不能不要這麼直白地說出來!

  宋燁然摸摸姚特的臉,嘖嘖了兩聲,「那還真不是你主役的劇。」

  姚特的臉色頓時難看了兩分,憤憤不平地瞪宋燁然,怒道:「騙子!」

  「這罪名可大了去了,」宋燁然看著他提防的小臉,笑得不行了,「寶貝兒,你可真行,你就沒問問那是個什麼劇?就這麼著急給我定罪?」

  那種時候誰還有心思想那麼多啊……姚特有不好的預感,謹慎地問道:「什麼劇?」

  「給你的生日劇,我策劃的,後期姑娘說我很適合ED,所以我就唱了。」宋燁然攤手。

  ……

  姚特:「……」

  烏龍了……

  姚特覺得自己不想活了。

  宋燁然欣賞了一會他的表情,最後終於一把把人摟進了懷裡,兩個人額頭抵著額頭,宋燁然輕聲問道:「現在,你對我們的關係怎麼定位的?」

  姚特渾身都僵住了,手指都在發麻,半晌後,他看著宋燁然溫柔的眼神,惡狠狠道:「你要是敢不跟我談戀愛,我揍死你。」

  宋燁然笑出聲,直接親了下去。

  作者有話要說:

  我寫得牙都疼……

  第6章 第六章

  甜甜蜜蜜地貢獻出彼此的初吻之後,姚特十分彆扭,簡直是坐立不安,一副想要站起來奪門而逃的樣子。

  兩個人畢竟已經認識了二十年,對彼此的了解都很深,知道做什麼能讓對方開心,宋燁然拉著他調戲許久,終於讓姚特臉上的紅潮褪下了些,於是兩個人湊在一起說了好久的話,直到姚特眼光一轉,突然看到電腦亮起的屏幕,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那啥……宋燁然,我們忘記歌會了……」

  姚特忍不住捂臉,他都能想到沐川和冷羊崩潰而憤怒的表情。

  宋燁然失笑,十分心滿意足的樣子,掏出手機看了看,已經過去快一個小時了,他把姚特拉起來走到電腦前,在姚特的驚呼中把人壓制住,直接坐到了他的椅子上,然後戴上耳機,開麥。

  於是大家就看到,已經消失了一個小時的紫馬大人的麥,在又被大傢伙拎上麥合唱的假人夫夫銷魂的歌聲中,亮了起來,某個不屬於紫馬大人,但是卻和紫馬大人有千絲萬縷聯繫的聲音傳了出來。

  「喂?大家耳朵都流產的差不多了吧?我打斷一下。」

  假人的聲音戛然而止,靜了一會,索性把BGM也給關了。

  豆丁:「……QAQ」又被嫌棄了!

  假人摸了摸豆丁,忍不住吐槽:「剛告白,太嘚瑟了!簡直欠揍啊!不過……還是勉為其難祝幸福吧,雖然我實在是沒想到你們居然沒在一起,擦,老子當初被閃瞎了那麼多次眼,你們居然還沒在一起?」

  豆丁忍不住憂慮:「這以後可怎麼辦……我再也不想上有他們倆秀恩愛的微博了,太凶殘。」

  「一個小時!一個小時!正好跟我想得一樣!」

  「XDDD這個時間掐得太好了!」

  「尼瑪之前被閃瞎了辣麼多次狗眼居然現在還要恭喜在一起……」

  「……心情好複雜,我第一次被一對CP撒了兩年的糖,才發現他們根本沒在一起!尼瑪嚇尿了!」

  「之前都甜掉牙了,簡直不敢想之後會是什麼樣……不過總之!祝幸福!」

  「直到現在我還不敢相信你們之前沒在一起……」

  「XDDD我好像聽到了三戒的嬌/喘聲,倆人現在是什麼姿勢?三戒坐在虛實的腿上嗎!兩個人共用一個耳機神馬的!」

  「果然是合體的節奏233333」

  「唔……」姚特被宋燁然強按坐到自己腿上,甚至還摀住了嘴,一眼掃到公屏上的幾句話,頓時臉紅到底。

  姚特看著宋燁然淡定的表情,深思:這人臉皮怎麼越來越厚?

  宋燁然捏了捏姚特的耳垂以作安撫,接著道:「先跟大家道個歉,之前也沒想到會耽擱這麼長時間,讓大家看到這麼一場亂七八糟的歌會,還聽假人豆丁唱那麼久的歌,辛苦了,我作為歌會策劃,跟大家道個歉。」

  假人:「喂餵餵小心我揍你啊!五音不全也是一種美啊!你能把一首歌唱成三首歌嗎?恩?」

  豆丁:「QAQ!」

  「噗。」雖然隔著耳機聽不見假人夫夫的反應,但是光聽宋燁然那話,姚特就忍不住笑了。

  「現在才九點,歌會勉強還是能夠開下去的,那現在就繼續吧,沐川,剛才都有誰唱過歌了?」宋燁然看著公屏一片明顯聽到姚特笑聲的激動評論,捏了捏姚特的臉把人放開,讓他坐在自己身邊,想了想,直接把耳機線扯掉了,冷羊的聲音正好興奮地傳出來,嚇了姚特一跳。

  「哈哈哈一個小時呢!你們倆幹嘛去了!」冷羊十分八卦:「太害羞了,我簡直不好意思問。」

  姚特:「……」

  宋燁然給他倒了一杯水,慢悠悠應道:「那就別問了,沐川,管管他,你看他現在這樣子。」

  「我怎麼了?怎麼了?川川你別搭理他!」

  姚特一口氣喝完了一杯水,忍不住接了一句:「炸毛受!」

  「……」沐川有點不好意思,怕冷羊說出更驚人的話,連忙岔開了話題:「好了好了,大家等這場歌會都等太久了,之前很多嘉賓都唱過了,連假人豆丁都來第二輪了,現在不如虛實你來?」

  「嗯,也是,行,那接下來我和三戒合唱一首……我想想,我家小祖宗會的歌可不多。」

  「喂!我不唱歌!」姚特連連後退:「不要!你自己唱!」

  宋燁然完全不理他,翻了翻他音樂播放器裡的歌,快速地挑出來一首下好伴奏:「那就《相見歡》吧,正好小祖宗會唱。」

  要不是宋燁然不動聲色武力鎮壓,姚特簡直想跑,他十分狼狽地壓低聲音:「我不想唱歌!你放過我吧……」

  雖然他聲音很低,但是盡職盡責地傳進了YY裡,大家紛紛表示——虛實無邊果真是強硬攻啊!

  宋燁然深深地看著他,突然道:「寶貝兒,我從來只給你唱ED,這也是我唯一一次合唱,和你,我只和你合唱。」

  ……

  「蘇死了蘇死了啊!果然比之前更掉牙了……不答應不男人!」

  「我聽得腿一軟,我肯定不是一個人!三戒答應啊!必須答應啊!」

  「深情地過分了啊!虛實大大你的泡妞技能滿點了!每個十八歲的男孩紙都把持不住!二十歲也一樣!」

  「我有點想點火把了……求合唱!求現場合體!」

  「戴起了眼鏡XDD」

  「這種時候只需要微笑就好了……扶腿,我軟!」

  圍觀群眾都腿軟了,當事人更是……反正,姚特最後屈服了。

  因為不能用麥,其實唱出來效果並不太好,虛實無邊的聲音當然無可挑剔,三戒遠方雖然聲音好聽,但是歌喉一般。

  但是群眾表示!根本沒關係!

  「若不是那一年看過的春光

  怎麼會知道寒冷的模樣

  若不是那一場 醉過的短暫

  怎麼會知道清醒的漫長

  ……

  若不是一回頭 燈火正闌珊

  怎麼會責怪黑夜的淒涼

  若不是一轉眼你經過身旁

  怎麼會明白 半生的惆悵」

  最後一句話唱完,宋燁然忍不住湊過去吻了姚特,最後貼著他的唇輕聲道:「小祖宗,幸好我沒有錯過你。」

  姚特笑了,那張嘲諷臉,好像終於比以往好了一些。

  等到曲子完全放完,宋燁然摸摸姚特的腦袋,重新坐直,道:「好了,一首唱完了。前幾天小祖宗跟我生氣來著,把自己給氣得……」

  「喂!」姚特炸毛,手忙腳亂地不知道自己應該先關麥還是先把身邊人的嘴給摀住。

  姚特雖然身材並不算弱雞,但是在從小刻意鍛煉的宋燁然面前完全不值一提,宋燁然接著道:「我前段時間策劃了個劇,順便唱了這個劇的ED,當然,出於驚喜的角度我誰都沒說,跟親友基友也沒提過,沒成想被這小祖宗給誤會了。」

  「明明是你一直不說!怎麼能怪我誤會!」姚特被他說得臉紅,而且從公屏上看,大家都知道那是給自己的生日劇,而劇已經在今天凌晨零點發了,這下有理也變成了沒理,姚特炸毛,一眼看到掛在麥上的冷羊,頓時想起罪魁禍首:「羊!蠢羊!誰讓蠢羊給我發那個截圖誤導我!」

  津津有味看戲的冷羊驟然躺槍,立刻委屈道:「那我也不知道啊!小米就是跟我炫耀一下虛實唱ED,我一看,這可不得了,所以就來找你了啊,我這也是為了你啊……」

  姚特簡直想QAQ。

  「所以虛實你看,這不能怪我!」

  宋燁然失笑:「我沒說怪你,你怎麼這麼激動,那個劇大部分人應該也看過了,雖然ED不是小祖宗主役劇,但是怎麼也算是我給小祖宗的禮物,另外,二十歲生日嘛,我還給你準備了禮物。」

  宋燁然衝他眨眨眼,「大禮!」

  「……」從小到大的相處讓他們對彼此的某些眼神都十分了解,於是姚特十分有危機感地嚴肅下來,小心翼翼地朝後縮,「什麼禮物?」

  「我記得前不久翻一個劇貼,有姑娘腦補了我晚上給小祖宗唱小龍人,大家有印像嗎?」

  「……」姚特的表情愈發驚恐,臥槽不會吧……

  「所以我特意趁著生日的時機錄給了三戒,完完整整的小龍人。」宋燁然轉過頭十分溫柔地看姚特:「寶貝兒,你喜歡嗎?」

  姚特說不出話來了。

  「我一直在想要不要當著大家的面放,嗯……有人想聽嗎?」

  ……

  群眾在「哈哈哈臥槽不會吧小龍人好神奇大大太棒了」中怒吼必須聽啊!這種東西怎麼可能不聽!

  姚特捂臉:「算了,這種東西還是我自己私藏吧!」

  圍觀群眾:QwQ不厚道,獨佔欲強真可怕。

  最後,開了入圈以來最混亂的一場歌會的姚特,度過了有生以來最混亂也最甜蜜的一天的姚特,表示對那些八卦中抓貼完全不想看的姚特,握著手機躺到床上,紅著臉打開了那個名為「《小龍人》祝寶貝兒生日永遠快樂」的mp3。

  「我頭上有犄角

  我身後有尾巴

  誰也不知道

  我有多少秘密

  我頭上有犄角

  我身後有尾巴

  誰也不知道

  我有多少秘密

  我是一條小青龍

  我有許多小秘密

  ……」

  能把一首如此惡趣味的兒歌唱成情歌,虛實無邊真是好大的本事。

  姚特把臉埋進了被子裡。

  虛實無邊:雖然有些許烏龍,但是這是我給@三戒遠方過的最幸福的一個生日,小祖宗,我只會給你唱ED,你的ED也只能由我來唱,讓我們成為真正的王牌CP,業界楷模,和恩愛的教科書吧。我愛你。

  姚特第二天是被宿舍樓下莫名其妙施工的工人給吵醒的,他伸了個懶腰,窗外是明媚的眼光,他聽見了小鳥愉悅的叫聲,心曠神怡。他剛準備下床,自己的寢室門就被推開了。

  宋燁然提著一大袋子早餐走了進來,見他在床上呆呆地坐著,溫柔地笑了:「起了?別傻坐著了,快去洗漱吧,待會粥就涼了。」

  姚特坐在床邊,看著他將早餐一樣一樣地拿出來放在桌上,窗外的陽光溫和地打在宋燁然的背上,姚特按住自己失率的心臟,只覺得宋燁然簡直帥氣地一塌糊塗。

  他們認識了二十年,姚特暗戀了他六年,這一刻,他突然覺得這六年的糾結痛苦都不復存在了,曾經所有的心酸都變成了甜蜜。

  如今他和宋燁然,所有所有的一切,都進入了最好的軌道。

  只要是姚特和宋燁然,那麼不管再過多少年,他們都會好好地在一起。

  他們是王牌CP,他們是業界楷模,他們……是恩愛的教科書。

  <全文完>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銀河帝國之刃 by 淮上 (1-70章) | 首頁 | 最上 | 截胡 by 沐聲 >>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1049-2ab4121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