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將世界說給你聽 by 師亙 (網配紫紅CV x 當紅職業詞人) :: 2012/12/25(Tue)

網配紫紅CV X 當紅職業詞人 + 雙向暗戀 = 短篇
設定大致如上

看見有人說姓X的必定是攻而姓X的必定是受
於是俺就來嘗試逆版的~\(≧▽≦)/~啦啦啦
然後就有了——攻姓夏,受姓龍。

而且是年下(明明俺萌年上的即可修!

雙向暗戀神馬的很早就想寫了XDDD

受有聲音敏感體質←這個是我瞎掰的~無事實根據= =

最後~俺只少量接觸過中抓~有錯誤有紕漏請指出!
內容標籤:都市情緣 年下 種田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夏子明,龍則行,灰木相思,白楊九里香 │ 配角: │ 其它:網配CV,職業詞人,雙向暗戀,聲音敏感體質受



1

1、0-3 ...


  0、
  【主持】今天我們要採訪的是網配圈的大神~親們不要激動不要尖叫,讓我來說出他的名字——灰木相思!歡迎灰木傻媽!來,對喜歡你的紅豆們說些什麼吧?」
  【灰木相思】謝謝。紅豆們,如果不是你們的支持,我不可能走到這一步。我不是什麼大神,我只是用自己的聲音演繹別人的故事的灰木。」
  【主持】好謙虛啊灰木傻媽。最近傻媽配的新劇已經發佈了,來打個廣告唄~
  【灰木相思】嗯,這是一個關於你不愛我可是我還是愛你的狗血劇,不過結局很坑爹,喜歡被坑的親們一定不要錯過,你們會見到一個不一樣的我,哈哈。
  【主持】哦?那我一定要去被坑一次!接下來,雖然這個問題可能已經被問過無數遍了,不過我還是要問——傻媽是怎麼入的網配圈呢?
  【灰木相思】因為身邊有朋友是做策劃的,她說我聲音不錯,讓我試試,我覺得很有意思,於是就開始做CV了。第一部劇是……
  這篇採訪音頻聽到這裡,龍則行立刻在留言欄裡回復。
  【白楊九里香:灰木大的聲音不是不錯,而是很好聽。他的聲音非常自然,聽起來很舒服。我超級喜歡o(≧v≦)o~~】
  
  1、
  龍則行是當紅的作詞家,只要曲子不是很差,配上他寫的詞,做出來的歌就沒有不大賣的——即使在現在唱片市場慘淡的現狀下,仍然能保證很高的人氣。
  龍則行是多麼霸氣的一個名字啊!為龍者,行天下。
  但是,可惜了,龍則行並沒有成長為符合父母期望的人,他從小就喜歡讀詩詞,尤為鍾愛南唐後主、李清照、納蘭性德等人的詞句,古典的多情和婉約。
  他小學五年級便開始嘗試自己寫詩詞,高中時開始投稿,最終成為了職業詞人,雖然沒有成為詩詞家,但是過上舒坦日子倒是綽綽有餘。
  父母親有日和他閒聊,說起他小時候如饑如渴地讀詩詞的事,還說從那時就知道他不是個做大事的人,但是見他實在是喜歡這些,也就沒有強求他一定要成為「龍則行」。
  不過,幸好,父親最後總結道,最後你好歹也能靠這些情情愛愛的詞吃口飽飯,我和你媽也就放心了。
  接著母親在一旁又說,則行啊,你也早點定下來吧,都二十七八的人了。
  對的對的,父親補充道,別只會寫不會做啊,哪天遇見好男人了,也帶回家來給我和你媽看看。
  
  2、
  龍則行是鈣,純的。
  他在大學時就發現自己對女性不感興趣,反而渴望被男人擁抱,當然他也掙扎過一段時間,最終還是向自己內心深處的渴望屈服了。
  之後他交往過兩個男友。
  第一個交往了三年,但是屈服於家庭壓力而和他分手,最後回家結婚了,卻也是因為這次分手,父母趕來安慰受傷的他,這才完全接受他是鈣的事實。
  第二個是個風流成性的人,最初和他交往的確也是真心的,只不過相處了一年之後,當初的熱情消退了,某次偷吃被他撞見,於是也就當場分手了。
  那之後到現在,已經有兩年多的時間了,龍則行一直沒有再交男友。
  一來是這兩次經歷實在消磨掉了他心裡的熱度。他對同是鈣的好友說過,要我再找個男人?算了吧,還不如自己的右手可靠。
  二來是他變得越來越敏感。擅長寫詩詞的人總是多情而敏感的,他從小便是,不僅如此,他對聲音也特別敏感,只不過以前只是能夠很敏銳地辨別每個人聲色的不同,而現在到了一種很奇怪的地步。
  比如說人說話和唱歌的聲音,它們在龍則行的耳中,有些是美妙的,聽著會心情舒暢,而有些就和噪音無異,如果聽久了就會頭暈噁心。
  這其實不算什麼大事,可是問題是,大部分聲音在他聽來都像是噪音,而且這種情況越來越嚴重,即使去醫院也查不出問題來。
  所以他變得漸漸不愛出門,因為不能接受大部分的聲音,所以很少開電視,只是通過網絡上的文字來接觸社會,他被迫成為宅男。
  好在他的工作性質和名氣不需要他朝九晚五去公司,除去在十分必要的時期去公司以外,其餘時間都是由公司派人來負責聯絡以及作品的傳送,所以他也漸漸地習慣了這種生活。
  
  3、
  「這是這次要交給公司的作品。」
  龍則行將一份手稿交給了負責聯絡的人員。
  由於知道他對聲音十分敏感,所以前來聯絡的人都被告誡過除非情況特殊,否則不要輕易開口說話,如果有事情要告知他,則通過紙筆來進行。
  這次前來聯絡的人是之前已經來過多次的夏子明,他接過手稿,小心地放進隨身而帶的公文包中,然後拿著簽字筆,在紙上寫到【你的臉色好像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
  「是嗎?」龍則行下意識地摸了摸臉,然後露出一個輕淺的笑容,搖搖頭,道,「可能是聽了過多的聲音的緣故吧?」
  夏子明輕輕地擰起了眉頭,在那行字的下方又寫到【老師又出門了?上次給你的耳塞沒有用嗎?】
  「不是的。那個耳塞的隔音效果很好。」龍則行想了想,猶豫之後還是說出了口,「我聽了一部廣播劇,四十多分鐘,有點熬不住。」
  夏子明微微一征,看向龍則行的目光多了點探究的意味。
  【既然覺得難受,為什麼還要聽呢?】
  「嗯,因為其中主役的一位CV我很喜歡。」龍則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的聲音聽起來很舒服,像風穿過山谷時低沉的迴響。」
  龍則行頓了頓,垂下了眼睫。
  「你知道的,我對聲音敏感到病態的地步,所以沒辦法聽別人說話,只能迴避。剛開始還好,可是時間一長就覺得非常寂寞。自己這樣和聾子有什麼區別?總是會想這樣的事情。」
  「那天偶然聽到了他的聲音,並沒有覺得任何不適,反而很舒服,想多聽一點,想證明自己不是聾子,不知不覺就追著他走了。」
  龍則行輕笑出聲,像是想到了什麼開心的事情。
  那個人配的每一部劇,唱的每一首歌,甚至是錄製下來的每一段說話的聲音,他都會收藏。一個人宅在家裡,覺得太寂寞太安靜了,就點開存放灰木相思所有音頻的文件夾,隨意地聽著,都是一種慰藉和享受。
  「昨晚他配的新劇發佈了,上午正好有空就聽了。不過廣播劇不可能只有他一個人的聲音,所以聽久了還是……」龍則行說完,拍了拍夏子明的肩,示意他不要擔心,「沒事的,我待會睡一覺就好了。小夏你還是快點回公司吧。」
  最後一句話喚回了似乎若有所思的夏子明的神志,他點點頭,將紙筆收進公文包,然後站起身來,和龍則行一起走向玄關。
  「讓你聽我嘮叨了這麼久,真是抱歉。」龍則行最後對夏子明說道,「那麼,再見了。」
  

2

2、4-5 ...


  4、
  龍則行所說的那位聲音令人舒服的CV灰木相思至今所配的廣播劇都是耽美類,再聯繫他在微博和FC主頁上的言論,龍則行認為他應該是同類,單方面地覺得離對方近了一些。
  說近也是近,因為資料上寫著他所處的城市正是龍則行居住的城市,說不定曾經偶遇過。說遠也遠,因為這個城市很大,大到有些人出生在城南卻一輩子都沒有去過城北。
  龍則行也沒有想過能在現實中遇見這個人,他只是默默地等著他出新劇,發佈新的原創或翻唱歌曲,看他在微博上談起自己的近況,偶爾,只有偶爾,在粉絲群裡參與有他的聊天。
  他知道灰木從大學畢業才兩年多,在一家公司裡做著小職員的工作。
  他知道灰木會拉小提琴,最喜歡的音樂風格是英倫搖滾,最近對中國古典風很著迷。
  他知道灰木閒暇的愛好是看電影,百無禁忌,恐怖或者動畫都看,另外就是玩益智遊戲,數獨、解謎、魔方……常常在群裡和粉絲一起討論。
  他知道灰木能做一手好菜,喜歡吃辣,可是不能接受太甜的東西,所以過生日從來不吃蛋糕,而是遵照家鄉傳統,吃一碗長壽麵。
  他知道灰木住處的附近在施工,晚上也不停工,噪音很大,灰木為此很苦惱,四處詢問哪種耳塞的效果最好。
  ……
  他還知道灰木相思是一種樹的名字,是灰木取名時偶然看見,覺得順口就拿來用了。
  可是他卻立刻想起曾經看見的一篇文章《兩棵樹的守望》,他覺得灰木像是那棵白楊,自己像那株桂樹,所以他才刻意取了白楊九里香這個名字。
  就像被瓦罐埋住的桂樹被白楊破土的聲音給鼓舞了,他覺得自己被灰木的聲音給治癒了;像桂樹努力生長想接近白楊,他一直在默默關注灰木、用自己的方式接近他。
  唯一不同的是,白楊回應了桂樹的愛,而自己,注定只是一場無果的暗戀。
  是的,龍則行,因為灰木的聲音而對他動了心。
  
  5、
  今天公司有場重要的會議,龍則行不得不去公司參加。
  將耳機塞進耳中,龍則行出了門。
  他的MP3里除了純音樂就是灰木相思的歌曲,用這種方法來隔絕外界其他聲音的干擾,雖然有時候效果沒有那麼好,因為不能將聲音開太大,耳膜會受不了,可是這樣總比戴耳塞出門要顯得正常。
  由於怕堵車而提早出門的龍則行抵達公司的時候,離會議才開始還有半個小時,他只好在附近的休息室裡等著。
  閉目聽著灰木的歌曲,那聲音像一陣沉風,力度適當地撫上他的心頭,聽著聽著,他幾乎快睡著,突然感覺到有人靠近,然後很輕的重量落在了身上。
  龍則行一睜眼,看見了夏子明,對方可能以為他已經睡著了,見他睜眼,竟愣在了原地。
  發現身上的重量是一件小毯子,龍則行笑了笑,取下右邊的耳機,問他:「你怎麼了?」
  「我……」
  夏子明才開口,突然想起了什麼,連忙摀住嘴,給他遞去一個歉意的眼神,然後四處張望,似乎是想找紙和筆。
  龍則行突然覺得有些奇怪,這是他第一次聽到夏子明的聲音,雖然才一個字,並不能確定他的聲音到底如何,可是他就是有了這樣的想法,也許他的聲音很好聽,也許我能接受他的聲音。
  「小夏,沒關係的,你說話就是了。只是幾句話而已,我應該還能接受。」
  其實龍則行也不確定。
  難聽的聲音光是幾個字都會讓他難受很久,而大部分聲音只要說上一兩句,他就會覺得難受。就算是廣播劇裡那些公認經過練習和控制的聲音,他最多也只能堅持二十來分鐘,再熬下去的話,就會有明顯的頭疼和噁心的反應,兩三天都緩不過勁來。但是,如果劇裡有灰木的聲音,這個時間就能延長到近一個小時。
  不過,龍則行想試一試。
  夏子明是個值得交往的人,他們認識也有一段時間了,雖然只有工作上的來往,不過他認為兩人應該算是朋友了,之前夏子明還送過他一副很好用的耳塞。
  他想聽聽夏子明的聲音。
  夏子明遲疑了一下,刻意用很小的音量說道:「我怕你著涼,因為你的臉色不是很好,這毯子是公司……那個,老師,還行麼?」
  「啊?」龍則行猛然回過神來,他看著面前略帶緊張地看著自己的夏子明,笑著點點頭,「挺好的啊,你的聲音很好聽。」
  夏子明顯然沒有想到他會這麼回答,驚訝地睜大了眼,反問道:「好聽?」
  龍則行失笑。
  自己多久沒有說過好聽了?那些勉強能夠接受的聲音,他都說還可以,而像灰木那樣舒服的聲音,他才會說好聽。
  可是夏子明的聲音是真的好聽,他說話的聲音和左耳耳機裡灰木唱歌的聲音重疊在一起,竟是說不出的和諧。他們的聲線很像……
  「對了,你的聲音像他。」
  龍則行朝夏子明招招手,示意他坐到自己身邊,將手中捏著的那只耳機遞給了他。
  夏子明接過耳機,塞進耳洞裡,灰木的歌聲通過那根細細的線傳到了他的耳中,他的再次露出了驚訝的表情,然後他轉頭問龍則行:「老師,這是?」
  「就是我上次跟你說的那位CV,他叫灰木相思。你知道?」
  夏子明看著龍則行,表情變了幾變,最後猶豫著,支支吾吾地說道:「老師,那個,怎麼說呢,我、我其實……」
  就在這時,休息室的門被人推開了,進來的是其他幾位參與會議的詞人,他們邊走變笑著交談,那聲音傳到龍則行耳中,讓他感到有些不適。
  察覺到龍則行細小的表情變化,夏子明閉上了嘴,將耳機取出,用手指抹乾淨,然後輕輕塞進龍則行的右耳。
  那些讓人難受的雜音消失了,耳中全是灰木的歌聲,龍則行立刻放鬆了下來,他看向夏子明,用微笑表示謝意。
  因為手邊沒有紙筆,夏子明拿出手機,在新短信裡快速打出幾句話,然後展示給龍則行看。
  【老師好好休息一下吧,接下來那個會應該會開比較久。我去給你準備寧神的茶。】
  看著夏子明走出了休息室,龍則行閉上眼,繼續沉浸在只有灰木歌聲的純粹的世界裡。
  

3

3、6-7 ...


  6、
  灰木想自己做一首歌,旋律是他自己創作的,編曲的人選也找到了,可是沒有合適的歌詞,於是灰木在微博上放了試聽音頻以及譜子,然後向紅豆們和各路人徵集歌詞。
  灰木寫到【不限定風格和主題,我只要兩個字:稱心。】
  龍則行當天就看到了灰木發的這一條新微博,他將試聽的旋律下載下來,大約有三分多鐘,沒有經過編曲的旋律很純粹,是灰木一個人用小提琴演繹出來的。
  稱心,這兩個字要做到其實並不容易。
  灰木特意親自用小提琴將旋律表現出來,就是想傳達自己賦予這旋律的情感,讀懂了其中的情感,才能作出能讓他稱心的歌詞。
  龍則行將耳機連上電腦,適當調大了音量,隔絕了外界,反覆聆聽著這段旋律。
  和自己相似的情感從旋律中慢慢地透出。
  遠遠地看著一個人、守著一個人,想要靠近卻無法靠近,又不敢開口,這是暗戀。
  他想,灰木是有喜歡的人了。
  有一些失落,但也不至於心疼,畢竟從一開始他就清楚地知道,灰木有他自己的世界,而自己只不過是一個遠遠關注著他的紅豆粉,不可能介入他的世界。
  他想起不知有多少個日夜,在這個只有自己一人居住的房子裡,他用灰木的歌填滿房間的空白,和音箱裡的聲音進行單方面的對話。只有這樣,他才不至於被孤單給逼瘋。
  因為那個聲音是特別的,所以他漸漸開始變得依賴灰木的聲音,依賴他這個人,即使只能在網絡上淺淡來往。
  他想寫出灰木所需的稱心的歌詞,這是自己的故事,卻也帶著和灰木一樣的感情。
  至少我試著傳達過,即使你永遠也不知道。
  他拿起身邊的紙和筆,靈感順著他的筆尖落在白色的紙上,變成了一個個漂亮的小楷字。規規矩矩、不敢逾越,正如他的人,和他的這份心情。
  
  7、
  龍則行一向對自己的作品很有信心,這些信心建立在他二十多年來閱讀和背誦的詩詞量和他所創作的歌的銷量上。
  但是他沒有自大地認為灰木一定會選擇他的詞。
  他是在晚上十點將歌詞通過白楊九里香的Q賬號發送到灰木的Q郵箱裡,想著可能得等幾天才會有消息吧,沒想到十幾分鐘後灰木就直接通過群敲了他的Q。
  
  【灰木相思】
  紅豆,在不在?
  
  紅豆,是灰木相思粉絲的名字,因為紅豆是相思豆,和灰木的名字搭邊,又好聽,那些女孩子們都很喜歡。
  灰木有近十個粉絲群,龍則行駐紮的這個群裡也不乏男生,不過灰木統一稱粉絲們為紅豆,少有幾個非常親近的,才會被他冠上各種暱稱。
  龍則行平常在群裡不太愛說話,基本上都是潛水,之前說過,他偶爾才會加入到有灰木參與的聊天中,可以說是沒什麼存在感,因此突然收到灰木的信息,他有點驚訝。
  驚訝之後,想著可能是他來和自己談歌詞的事,於是整了整心緒,回復灰木。
  
  【白楊九里香】
  在的在的O(∩_∩)O~~
  
  為了使自己看起來沒有那麼拘謹和死板,龍則行還特意使用了表情符號。
  
  【灰木相思】
  我看了你寫的歌詞了。
  你能說說靈感的來源嗎?
  
  龍則行有些犯難。
  靈感的來源?它來源於我對你盲目的依賴,來源於一場無果的暗戀。
  可是他不能這麼說,這樣聽起來很奇怪,他不想讓他知道自己是暗戀著他的鈣。
  正在他猶豫的時候,灰木又發來了消息。
  
  【灰木相思】
  是暗戀?
  
  是啊。
  龍則行無奈地苦笑了一下。
  
  【白楊九里香】
  嗯。
  因為從試聽的旋律裡聽出了暗戀的感情,所以就這麼寫出來了。
  
  龍則行才將答案發送出去,幾秒後就接到了回復,對方的反應快到有些奇怪。
  
  【灰木相思】
  你有喜歡的人?
  
  呃?我的意思明明是從你的旋律裡聽出了暗戀的感覺、所以才寫出了這樣的詞,為什麼要揪著我暗戀的問題不放呢?
  龍則行有些迷惑,更加為難,只能敷衍地回了一個嗯字。
  這次灰木卻沒有及時回復,龍則行看著對話框上閃現又消失、重複了無數次的正在輸入,慢慢地開始覺得有些忐忑,幾分鐘後,灰木的回復發了過來。
  
  【灰木相思】
  我想用你的歌詞。
  署名就用白楊九里香,可以嗎?
  
  終於沒有再繼續之前那個話題了。
  龍則行不禁鬆了一口氣,又見灰木決定用自己的歌詞,心情一下子就變得明朗起來,他忍不住彎起嘴角,露出了笑容。
  
  【白楊九里香】
  嗯O(∩_∩)O~~
  
  之後灰木加了他為好友,說是方便後續聯絡。還說要將旋律和歌詞交給編曲的人去編曲,不過灰木會先用旋律唱一遍詞,讓他聽聽是否還需要修改。
  龍則行連連應著,之後又閒聊了幾句。聊得開心了,他就暢談了一通自己對灰木新劇的看法,灰木也很認真地回復,沒有一絲不耐煩的感覺。倒是他最後覺得自己太多話了,才和灰木道了晚安,匆忙逃下了線。
  睡前,龍則行聽了幾首灰木的歌,心情複雜地入了夢。
  



4

4、8-9 ...


  8、
  那天在休息室裡和夏子明談過話之後,龍則行就想讓他專門負責自己和公司之間的聯絡。會議結束之後他問了夏子明的意見,在取得對方同意後,他就跟公司方面說明了自己的想法,上面很快就給予了同意的答覆,並且讓夏子明擔任他的助理。
  所以這段時間,夏子明除去每天在公司完成其他工作以外,就會來到龍則行的住處,幫他打下手,也就是做些雜事。考慮到龍則行特殊的體質,夏子明還攬下了外出購買食材和日用品的活計。
  今天也是如此,夏子明完成公司裡的工作之後,在來的路上跑到菜市場買足了兩三天的食材,其中還有一條鮮活的鱸魚,它的肉質看起來非常好。
  在夏子明來之前,龍則行正在聽著旋律寫歌詞,他依著平時的習放鬆地靠坐在沙發上,雙腿就放在一旁的沙發墊上,很隨意的樣子,和他在外人面前那副規矩守禮的樣子很不一樣。
  不過由於每天都和夏子明相處很長時間,也算是親近了,所以龍則行並不介意讓他看見自己最放鬆的一面,他仍是那副隨意的樣子。
  夏子明將手裡的食材放進冰箱裡之後,從廚房走出來,迎上了龍則行帶著笑意的眼神。
  「辛苦了。」龍則行說罷,示意他坐下來。
  「老師你別跟我客氣,反正我也順路。」夏子明頓了頓,「那條鱸魚我用水桶養著了,就這兩天吃掉吧。老師你要是喜歡清淡的口味的話,建議清蒸。」
  「可是……」龍則行右手拿著筆,將筆的末端抵著下巴,露出了為難的表情,「我不太會處理活魚。還有,其實我只會做些簡單的菜色,可能要糟蹋了那麼好的魚。」
  夏子明想了想,說:「要是老師不介意的話,今天我幫你做晚飯,怎麼樣?」
  「嗯?小夏你會做菜?」龍則行雙眼一亮,略帶驚訝地看向夏子明。
  「會啊。別看我年紀不大,可我從七歲就開始學做菜了。」夏子明笑道,「家裡有個妹妹,父母又忙,做哥哥的自然就得擔起照顧妹妹的職責來,不知不覺就會了。」
  「難怪,總覺得你很會照顧人,原來是因為有個妹妹。」龍則行點點頭,道,「好啊,那我就期待著能吃到一頓豐盛的晚餐了。」
  「嗯,我一定不辜負老師的期望!你繼續寫吧,做好了我叫你。」
  說完,夏子明脫下西裝外套,一邊捲起襯衫袖子,一邊朝廚房走去。
  龍則行笑了笑,戴上耳機,閉上雙眼,重新沉浸於旋律之中。
  
  9、
  灰木那首歌還沒有做出來,龍則行在Q上問起的時候,灰木說還在編曲。
  雖然有些編曲者可以一天編好十來二十首,但也有的歌曲的編曲會花上十天半個月、甚至一年,這要看編曲者的靈感、態度還有機緣,總之音樂創作就是很微妙的一件事。
  他知道灰木是很認真地在做這首歌,所以當初自己寫詞時雖然靈感來得很快很洶湧,讓他很快就寫出了初稿,不過之後他還是花了不少時間反覆推敲用詞用句,力求完美。之後,在灰木給了他配著旋律的試唱音頻後,又根據灰木唱的感覺而修改了幾處。
  自己和灰木都這樣認真而謹慎地對待這首歌,想必編曲的那位也一定會花很多心思在這首歌上,既然想要做好,就不能怕花時間。
  而且,龍則行也十分享受每天藉著詢問這首歌的製作情況和灰木聊上幾句,雖然他只打算聊幾句就滿足地繼續潛水,可是每次聊天開始之後總是收不住,不知不覺他就會天南地北地暢聊,而灰木一直認真地聽然後回應他,有時也會聊起自己的事情,十分耐心,似乎也很樂意和他這樣瞎聊。
  比如說聊一下自己喜歡的電影。
  
  【白楊九里香】
  所以說我一直都想看這部電影,真的很吸引人!
  
  【灰木相思】
  嗯?你還沒看過?
  我看你說得這麼開心,還以為你一定反覆觀摩過很多遍。
  
  【白楊九里香】
  因為片長有一個半小時!
  我堅持不了這麼久~~~~(>_<)~~~~
  只好看圖文介紹解渴了。。。
  
  龍則行說的是一部文藝片,同樣喜歡詩詞的少年和少女,關於青春的溫馨校園故事,很唯美,很感人,是他喜歡的類型。
  可惜,裡面兩位主角的聲音在他聽來都屬於噪音一類,最多只能堅持二十分鐘左右。可是這樣一部電影,不聽聲音怎麼看?隔兩三天看一點點的話哪裡還有美感?他不想一部美好的片子只能給他留下頭暈噁心的感覺。
  不過好在網上有人放截圖和文字介紹,讓他能夠大致瞭解故事和其中唯美的畫面,然後他還在網上看了電影的原著,所以才能和灰木聊得很深入很開心。
  雖然他還是有一點小小的遺憾。
  灰木沒有追問他為什麼不能堅持看那麼長的電影的原因,只是發來了一個摸頭的動態表情,龍則行心裡那一點點的遺憾也消失不見了。
  
  【白楊九里香】
  你呢?你喜歡什麼電影?
  
  【灰木相思】
  海盜電台。聽過沒?
  
  【白楊九里香】
  聽過,是個關於音樂、夢想和自由的故事吧?
  
  【灰木相思】
  嗯。有機會的話,也想讓你看看。
  
  【白楊九里香】
  嘿嘿……
  
  龍則行能說什麼?
  我對聲音很敏感所以沒有辦法聽很多聲音?
  他不能,所以他只能乾笑。
  
  【灰木相思】
  很晚了,小白,該睡了。
  
  【白楊九里香】
  O(>﹏<)o我不叫小白!
  
  【灰木相思】
  那你是比較喜歡小香?
  
  【白楊九里香】
  ……還是小白吧 = =
  
  【灰木相思】
  乖O(∩_∩)O~~
  晚安,小白。
  
  【白楊九里香】
  晚安,小灰XD
  
  【灰木相思】
  ……
  
  【白楊九里香】
  O(≧v≦)o~~
  
  然後龍則行開心地下了線,關掉了電腦。
  睡前依舊要聽幾首灰木的歌,然後他邊聽邊想,灰木今天給我取暱稱了,不由得就笑了起來。
  之前說過,灰木叫粉絲都統稱紅豆,只有少數的近親的人他會給他們取暱稱。
  龍則行覺得,自己離灰木似乎又近了一步。
  即使暗戀無果,能多靠近一點,也是令人欣喜的。
  


5

5、10-12 ...


  10、
  龍則行的電腦出了點問題,Word打開總是異常,只能以安全模式使用。而這個所謂的安全模式使用,幾乎就等於無法使用。
  他翻來覆去地折騰自己的電腦,就是找不出解決的辦法,可是偏偏又急著打開一個記錄著幾篇作品的文檔,於是心中的悶火越燒越旺。
  猛地站起身來,他環顧了一圈這空蕩的房間,突然生出莫名的悲哀。雖然這只是件小事,可是悶在家裡的他,就因為這樣的小事而覺得無助和無望。
  即使一遍遍暗示自己這沒什麼,可是他卻完全無法安撫自己,然後他又悲哀地想到,自己大概因為那奇怪的病而變得越來越古怪了,他開始自怨自艾,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餘光掃到了放在一旁矮几上的茶杯,那裡面還剩有一點茶水,這是昨天夏子明給他泡的寧神茶,不過昨晚喝過之後忘記收拾了。
  之前夏子明在公司裡給他準備過寧神茶,他只是說了句還不錯,夏子明就很熱心地將他家鄉出產的茶葉餅都送給了龍則行,還外帶一個養了幾年的紫砂壺。之後夏子明就每日給他泡茶,養成了他飯後品茶的習慣。
  對了,還有夏子明!
  龍則行想起這段時間,夏子明不僅幫他做飯,還幫他修過頂燈和水管,上次讓他幫忙將一些隨記錄入電腦時,他還順帶幫他整理過電腦裡的垃圾文件,似乎沒有什麼是他不會做的。
  終於找到了救命稻草,龍則行立即掏出手機,撥通了夏子明的號碼。
  「喂,老師?」
  「小夏,幫幫忙!」龍則行用抑制不住激動的聲音向夏子明求助,「你、你現在有空麼?」
  顯然是聽出了龍則行聲音裡的反常情緒,夏子明緊張地問:「發生什麼事了?老師你冷靜一下,慢慢說。」
  龍則行這才覺得自己實在是小題大做了,於是換了一口氣,稍稍平靜了一點,才將自己遇到的問題向夏子明說清楚。
  「嗯,我知道了。老師,你別急,我告訴你怎麼做。」
  夏子明的聲音很沉穩,聽起來很可靠,龍則行頓時安心了不少,他應了一聲,坐回了椅子上,重新面對電腦,跟著對方說出的指示來做。
  「打開文件夾選項,取消隱藏受保護的操作系統文件。接下來進入……對,就是那個Normal.dot模本文件,將它刪除。嗯?沒事的,不用備份,刪了之後重新打開Word時會自動創建……」
  龍則行按照指示刪掉了那個文件,然後重新打開Word,再沒有出現安全模式打開的提示,非常順利地就能正常使用了。
  「小夏,你好厲害!」龍則行驚歎道。
  「能幫上老師的忙就好了。」夏子明的聲音帶著笑意,「我是學軟件的,所以對電腦瞭解得多一些,談不上厲害。」
  哪裡不厲害?簡直就是萬能的超人!
  龍則行在心底默默地想著,和夏子明聊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畢竟現在還在上班時間,夏子明應該還在做公司的工作,打擾太久總是不好的。
  之後龍則行帶著解決難題一身輕鬆的心情,將矮几上的杯子拿去廚房裡涮。
  
  11、
  灰木終於發佈了那首原創的歌曲。
  發佈的時間是晚上12點整,正好是邁入龍則行生日的零點。
  活到二十七八歲,也沒有特別較好的朋友,龍則行這幾年都沒有為自己的生日而慶祝過,於是這次,也就被他給忘了,所以那時他如平常一樣,早早地上床睡了。
  等第二天他忙完了手頭上的事之後,已經到了下午四點,午後陽光撒進了他的房間。,看著陽光在地上映出的溫暖顏色,龍則行點進了灰木的FC主頁,然後就看見了排在最上方的那首歌。
  《將世界說給你聽》
  用自己的聲音,將整個世界說給最愛的那個人聽。
  這是灰木和他一起討論出來的名字。雖然龍則行是以自己的故事和心情去寫的歌詞,但是最終的歌詞卻也十分適合灰木,這個名字也是考慮到了灰木身為網配CV而用聲音傳達他的情感才最終確定下來的。
  龍則行立刻點擊播放,在彈出來的頁面裡,他看見了灰木在歌曲介紹裡面寫的那句話:
  送給我愛的人。
  如此簡單的六個字,龍則行卻從裡面看見了濃重的愛。
  從音響裡流淌出來的美妙的聲音,在訴說著灰木是如何默默地守護著另一個人、將所有溫情都給予那人,而暗戀著灰木的龍則行,卻只能在這個孤單的房間裡安靜地聽著。
  聽著這由自己用心寫出來的一字一句,卻覺得十分悲哀,那映在地上的陽光,也褪去了溫暖,只剩下一片冰涼。
  現實果然很殘忍。
  這麼想著,龍則行也沒有關掉頁面和音響,他坐在椅子上,抱著雙腿,默默地聽著。
  他早知道結局,所以並不意外,但是,他還是會難過。
  
  12、
  夏子明來的時候,龍則行已經將那首歌聽了六遍,開門的時候,正好開始放第七遍。
  看見來人是夏子明,龍則行之前強迫自己打起來的精神又變回了原來那副懨懨的樣子。他在夏子明面前,從來不需要顧忌那麼多,可以將自己最真實的樣子擺出來。
  開了門之後,龍則行朝夏子明點點頭,然後拖著步子走回客廳,蜷縮著坐在沙發上,將之前就擺放在茶几上的作品成稿推給夏子明。
  灰木的聲音從書房裡傳出來,像是對戀人低聲的絮語。
  「老師……」夏子明沒有去拿稿子,而是擔憂地看著龍則行,問道,「你好像沒什麼精神。發生了什麼事麼?」
  龍則行側頭看他,扯出一個淡淡的笑容,搖頭道:「沒事。」
  夏子明仍是看著他,帶著擔憂的表情,雖然沒有再說什麼,但這顯然是沒有接受龍則行的答案。
  「唉。」龍則行見拗不過他,只得歎氣。
  這段時間,夏子明幫了他不少,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不知不覺自己就開始依賴這個後輩了,遇到麻煩總是會想起他,還傾吐過不少心事。這一次,也可以向他訴說一下戀愛的煩惱吧?
  「我……」龍則行頓了頓,無奈地笑道,「我失戀了。」
  夏子明怔了怔,傻了一般地反問道:「什麼?」
  「我說我失戀了。」龍則行又重複了一遍,低聲道,「在我將自己困在房裡、獨自一人的時候,是他給了我希望,他支撐著不斷懷疑著自己的我,所以我很依賴他。可是,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聽完龍則行的自語,夏子明帶著些不敢冒犯的怯意,問道:「老師,你……很愛他?」
  龍則行想了想,想起那些只有灰木聲音陪伴的日子,他輕笑一聲,慢慢地點了點頭。
  夏子明直視著龍則行的雙眼,表情十分認真,他問:
  「我不能代替他嗎?」
  



6

6、13-18 ...


  13、
  這下輪到龍則行愣住了。
  夏子明說的話他每個字都聽得很清楚,可是他沒有聽懂這句話的意思。
  見他沒有反應,夏子明略帶苦澀地又問了一遍:「我不可以嗎?」
  「可、可以什麼?」
  龍則行沒有想到夏子明會說出這樣富有衝擊力的話來,所以被嚇到的他,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老師!」夏子明突然向前傾身,一把將龍則行抱住,那在胸口濃烈燃燒的情緒從他壓低的聲音中緩緩流出,「我喜歡你!既然那個人不知道珍惜你的好,為什麼不能選擇我呢?」
  夏子明帶著強烈情感的聲音與平常不同,仍是十分好聽,卻多了幾分惑人的魅力,龍則行被這聲音蠱惑住了,沒有掙開他,而是安靜地聽著他的訴說。
  「很久以前我就很喜歡你的作品,會進公司也是因為想追隨你。第一次在公司裡遇見你時,我非常緊張,可是你卻對我笑了。那個笑容我一直都沒有忘記,我想讓你永遠都擁有那樣的笑容,可是你現在卻……可惡!」
  聽見夏子明略帶自責的抱怨,龍則行卻笑了。
  讓後輩擔心,自己還真是失敗。
  這麼想著,他拍了拍夏子明寬闊的背,說道:「抱歉,讓你擔心了。」
  夏子明鬆了手,放開了他,卻沒有拉開兩人的距離,直視著他的雙眼,眼神中流露出來的深情幾乎要將龍則行溺死。
  「老師……」
  心跳猛地加快,龍則行不敢再直視夏子明的眼睛,只好垂下眼簾,喃喃道:「我不知道……」
  沉默了片刻,夏子明也沒有再逼近,倒是坐回了原位,故意用輕鬆愉快的聲音說:「老師,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呃?」龍則行猛地抬頭,這才想起來自己的生日,自嘲地說,「唉,我記性太差,都給忘了。」
  「我記得就好。」夏子明望向了書房,笑道,「這首歌準備了這麼久,老師還喜歡麼?」
  「歌?」
  龍則行滿腦子問號,注意到夏子明的視線,這才意識到對方說的是不知道已經循環了多少遍的《將世界說給你聽》。
  「嗯,喜歡啊。那是灰木……」
  龍則行話說到一半,突然像是被閃電擊中,他愣愣地看著夏子明,心中一個猜想漸漸形成,可是這想法太不可思議,他一時竟無法接受,腦中頓時一片空白。
  「喜歡就好。」夏子明笑著說道,開始脫西裝、挽袖子,「我今天帶來了很多食材,可以做一頓豐盛的大餐。啊,對了,我沒有買蛋糕,不過我做的長壽麵味道絕對不差,而且吃了以後可以……」
  許多的事情漸漸在腦中串連起來。
  比如說才畢業兩三年,比如說在一個公司裡做小職員,比如說做得一手好菜,比如說生日時要吃一碗長壽麵,比如說四處尋找效果好的耳塞,比如說……
  他們的聲音那麼相似。
  龍則行呆愣地看著夏子明,而對方挽好袖子後站起身來,就準備去廚房大展身後了。
  他是灰木。
  心裡就只有這一個想法,看見對方即將從自己身邊走開,回過神來的龍則行立刻伸手拉住夏子明的手腕。
  「老師?」夏子明回頭,疑惑地問他。
  龍則行漲紅了臉,大聲喊道:「我、我喜歡你!」
  
  14、
  「別看我。」
  龍則行說著,伸手將夏子明的腦袋推開,然後將腦袋埋入枕頭裡。
  發展得太快了,實在太快了!明明前幾分鐘還那麼苦情,怎麼現在就這麼火熱了?
  表白之後兩人就非常自然地滾床單了,而且沒有人記得去關掉那首暗戀的歌,直到現在還能聽見灰木,不,是夏子明的聲音從書房那邊傳來。
  夏子明低笑了幾聲,然後吻了吻龍則行露在外面的後頸。
  「老師,我去給你做飯。你好好休息,待會兒我過來叫你。」
  即使互相確認心意之後,夏子明仍然叫他為老師,即使在情動的時候,那飽含著□的嗓音低念出這兩個字,竟然比直呼他的名字更讓他心動。
  等到夏子明離開臥室並帶上門之後,龍則行才將臉重新露出來,他盯著那扇隔著他和夏子明的門直傻笑。
  想起自己表白之後夏子明那欣喜的表情,龍則行就忍不住想笑,心裡滿滿都是甜蜜而溫暖的情緒。想大笑出聲,可是又不想被夏子明發現,於是他只好一個人悶笑。
  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這是多麼幸運的事情。
  然後龍則行又覺得有些難為情。
  都快而立之年的人了,竟然在後輩身下……這樣、那樣……唔……
  夏子明是特別的,龍則行想,他能將自己的情緒全部點燃,將理智燒得乾乾淨淨。
  他以為他會孤單地過完剩下的人生,可是夏子明卻在這個時候出現了,將他這種消極的想法全部抹除。
  龍則行想,我很幸運。
  
  15、
  龍則行吃完了長壽麵,然後看著夏子明,故意板起臉,問他:「我說你的聲音像灰木的時候,你怎麼不告訴我你就是他?」
  夏子明態度很好,他立刻認錯,然後才解釋。
  「我錯了!因為當時沒來得及說,之後也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所以……我不是故意的。」
  龍則行很滿意他的態度,點點頭,於是他又問:「你什麼時候知道白楊是我的?」
  「看到歌詞的時候。」夏子明說起來倒是很自豪,「老師的作品我都看過,那個歌詞的風格,我一看就知道了。」
  想起從那之後,灰木就很樂意地每天跟自己聊天,龍則行終是沒有辦法繼續扳臉,露出了笑容,道:「好了,我不為難你了。」
  夏子明凝視著龍則行,猶豫了一下,還是問出了口:「老師,如果我不是灰木的話,是不是你就不會接受我?」
  龍則行一愣,他之前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因為夏子明就是灰木,喜歡灰木,於是喜歡夏子明,很自然的事情。
  然後他想起了兩人這段時間的相處,想起了他無微不至的照顧,想起了自己對他的依賴……還有他那份認真執著的感情,和自己突然加快的心跳。
  龍則行搭上了夏子明的手,笑道,「子明,如果沒有灰木,我想,我也一定會被你吸引的。」
  灰木吸引我的,是將我從孤單的泥沼裡拉出來的聲音。
  而你吸引我的,是你說的話、做的事,是你的無微不至和認真執著,是你這個人。
  龍則行沒有將這些話說出口,但是他知道,夏子明一定會明白。
  夏子明笑了,回握住了他的手。
  兩人的手,最終十指相扣。
  
  16、
  夏子明將一片DVD放入家庭影院的播放器中,然後拉著龍則行坐到沙發上。
  「這是你以前說很想看的電影,我看全片是以男孩的角度去敘述的,女孩的台詞不是很多,於是就給男孩重新配音了。」夏子明用遙控器摁下播放鍵,攬著龍則行,自嘲地笑道,「因為年齡差得太多,所以我只能裝嫩了,老師你別笑我啊。」
  龍則行緊緊握住夏子明的手,因為感動而鼻翼泛酸,他抑制住流淚的衝動,低聲道:「不會。你的聲音……怎麼聽都好聽。」
  午後的陽光和電影裡的夏子明的聲音一起,將他的世界染成了溫暖的顏色。
  
  17、
  「嗨,老師,看見我了沒有?這裡是美麗的香格里拉。今天風很大……哈哈,剛剛飛過去的是我的帽子。先別管它,看我身後的雪山……」
  龍則行坐在電腦前,屏幕上放映的是夏子明傳回來的DV視頻,因為經過他的壓縮處理,所以文件不是很大,但是仍可以清晰地看見DV所拍攝的一切。
  香格里拉是龍則行很想去的地方之一,只可惜因為他的特殊體質,讓他無法成行,於是夏子明便利用年假跑去了那裡,每天晚上都會將當天拍攝的資料傳回來。
  視頻裡不僅有美麗的景色,也有夏子明爽朗的笑臉,還有他好聽的聲音作旁白。
  龍則行伸手摸了摸屏幕上夏子明的臉,笑了。
  「傻瓜。」
  
  18、
  夏子明去香格里拉之前,對他說:
  「老師,我要將整個世界都說給你聽。」
  
END

題目:BL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讀者們,作者被吃掉了 by 曉歌(腹黑編輯攻x拖坑作者受) | 首頁 | 最上 | 滿足感 by Zzz左右 (别扭美攻x平凡遲鈍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106-201deec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