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玩網游的正確姿勢 by 爆炒小黃瓜 :: 2014/05/25(Sun)

萌短

文案
擁有一隻高冷毒舌傲嬌愛腦補的基友

註:生死擂設定借鑒遊戲《九陰真經》
內容標籤:近水樓台 遊戲 青梅竹馬



1
  基友最近在玩一款武俠遊戲,得知我很閑之後,死拉硬拽地把我拖了過去,霸氣側漏地扔給我兩行亂碼。
  
  我有點茫然:「……啊?」
  基友言簡意賅:「賬號,密碼。」
  我:「……」
  基友皺眉:「什麼破反應?」
  
  我想了想,覺得人家又給我賬號又給我密碼的,替我省了註冊的煩惱,應該熱情一點,於是變幻了語氣,興高采烈地說:「哦。」
  基友:「……」

  2
  下完遊戲以後,我發現基友不僅僅是替我省去了註冊的煩惱,還替我省去了練級、接任務、刷怪、刷日常、職業進階等等普通玩家該做的事。
  
  我又茫然了。
  都省去了,那還玩……什麼?
  
  基友聽後,冷冷拋出了答案:「陪我玩。」
  我:「……」
  基友:「不許說『哦』。」
  我沉思一陣子,緩緩道:「……喳。」
  基友:「……」
  我:「……」
  
  3
  基友說讓我陪他玩,就是真的「陪」他玩。
  不刷副本不刷日常,也不刷怪,每天望著國產粗陋的風景發呆。
  
  如此好幾天後,我忍不住勸道:「我們……去找點事做吧?」
  基友臉一下子黑了:「陪著我不好麼?」
  「不是。」我慢吞吞地道,「可是沒什麼意義啊。」
  基友:「……」
  基友冷哼一聲,問:「你想要什麼意義?泡妞?別忘了,你是女號。」
  我不假思索地說:「但我是男的啊。」
  基友:「…………」
  基友臉黑得可以當鍋底,嘲諷道:「呵。」
  
  我開始琢磨這一聲短促的「呵」的含義。
  沒等我琢磨出個究竟,基友高冷地開口了:「既然你誠心誠意地要求了,那我們就去下副本吧。」
  
  雖然我在這個遊戲中已經滿級了,但並沒有下過副本,連門派任務都沒做過,聽見他這麼說簡直求之不得,速度飛快地傳送到了最近的一個副本,結果轉頭就看見基友一臉高深莫測地看著我。
  我不禁有些忐忑,問:「怎麼了?」
  基友冷笑道:「你果然不願意跟我在一起。」
  我:「……」
  
  4
  不知道是不是很久沒下副本的緣故,一下就碰到了極品。
  是……極品,對方在BOSS爆出裝備物品的那一瞬間,把隊伍解散了,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地包攬了所有東西,瞬移出副本。
  獨留我和基友盯著空蕩蕩的寶箱發呆。
  
  我不敢說話,基友的怒氣連電腦這邊的我都能清晰地感受到。
  好半天,他冷笑一聲:「膽真肥。」
  話音剛落,隊伍解散後副本停留的時間到了,我們被傳送了出來。
  
  看著基友冷冰冰的人物模型,我忐忑地問:「……你準備怎麼辦?」
  基友又哼了一聲:「還能怎麼辦?」他頓了一下,緩緩地說,「——殺。」
  
  5
  盡管基友的語氣十分霸氣側漏,但也掩飾不了他是個中二的事實。
  我以為我們是搜索出那人的坐標,然後氣勢洶洶地殺過去,這樣不管殺沒殺到,都不會有人知道我們被極品坑了或是被極品坑了之後沒坑回去。
  
  基友他選擇了一種很高調的坑極品方式——很可能一不小心還把自己坑到——擺生死擂。
  
  「生死擂」是這款遊戲獨有的復仇方式,衹要向NPC交100兩官銀就可以參加,指定玩家應戰……嗯,官銀是需要人民幣買的。
  
  當然,被指定玩家可以拒絕擺擂玩家的邀請,拒絕之後,被指定玩家身上會出現一個減弱攻擊的BUFF,還會被系統當著全服的面嘲諷。

  我默默站在擂台邊,看著基友冷著臉交了錢,然後屏幕上無聲浮現出一行字:「『萬箭穿心』擺下生死擂指名『暗夜』應戰,拳腳無眼,生死由命,諸位拭目以待!」

  【世界】
  暗夜:擦!!!!
  萬箭穿心:應戰。
  暗夜:你誰啊。
  萬箭穿心:(微笑)今天和你打副本的那個人。

  暗夜沒說話了。

  十秒後,屏幕飄過一行字:「『暗夜』貪生怕死,不戰而退,拒絕了『萬箭穿心』的生死擂挑戰,真乃貽笑大方!」

  基友冷哼一聲,我猜他大概是想說「沒這麼容易放過你」。
  於是生死擂邀請刷屏了:「『萬箭穿心』擺下生死擂指名『暗夜』應戰,拳腳無眼,生死由命,諸位拭目以待!」
  「『萬箭穿心』擺下生死擂指名『暗夜』應戰,拳腳無眼,生死由命,諸位拭目以待!」
  「『萬箭穿心』擺下生死擂指名『暗夜』應戰,拳腳無眼,生死由命,諸位拭目以待!」
  「『萬箭穿心』擺下生死擂指名『暗夜』應戰,拳腳無眼,生死由命,諸位拭目以待!」

  【世界】
  暗夜:呵呵,土豪,老子不跟你玩,滾下線吃飯了,你慢慢刷吧。
  萬箭穿心:呵。

  雖然知道這時候花癡有點奇怪,但我還是想說基友你嘲諷得真是太到位了!
  一個「呵」字裡面的諷意簡直糊一臉啊。

  我默默地萌著。
  沒等我萌完,耳機被人硬生生拽了下來,基友沉著臉揉了一下我的頭,語氣很不好:「別玩了,出門吃飯。」

  6
  嗯……我跟基友住一塊兒。
  別問我為什麼跟他住一塊兒,我也想不通怎麼就跟他同居了這件事。

  ……別想歪,他是我房東,我衹是在他家租下了客房暫住而已。

  一路上,基友的表情很臭,特別臭,我努力把自己縮成一團藏進他的背影裡,以免被蓬勃的怒氣波及到。
  基友很快發現我沒跟他併排走,神色瞬間殘暴起來:「你走那麼慢幹嘛!」
  我:「看一看四週的風景。」
  基友:「……」
  我:「……」
  基友冰冷道:「不許看,走近點。」

  我遲疑地靠近。

  基友看出我的遲疑,冷笑道:「怎麼,不願意跟我出來吃飯?」
  我幽幽道:「你太凶了。」
  基友表情空白了一下:「什麼?」
  我立刻搖頭:「沒,沒什麼,我們去吃飯吧。」

  基友應該聽到了我剛纔說的話,我默默地想,因為這一頓飯,我們吃得非常沉默。

  7
  從那天之後,基友對我溫柔了很多。

  我有點感謝他聽取了我的意見,並積極改正,但同時我又祈禱他可以切回原來的畫風。

  因為……基友溫柔起來實在是太奇怪了!
  你能想像出一個人又溫柔又嘲諷地說話嗎?

  我不能。
  基友做到了。

  早上十點,我迷迷糊糊從床上爬起來,就看見基友正目光溫柔地凝視我,和顏悅色地說:「醒了?」
  看見他這副樣子,我覺得自己很可能還在夢中。
  基友見我不作聲,表情漸漸暴躁起來:「嗯?」

  我頓時一個激靈:「醒了醒了,你怎麼在我房間?」
  基友瞬間切回溫柔模式,柔聲說:「叫你吃早飯啊。」
  我:「……」
  我……我覺得他一定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或者說「即將」做。

  我一臉忐忑地跟他去吃早飯。

  基友輕柔地夾給我一個包子:「你最愛吃的鮮肉餡。」
  我受寵若驚地接住,咬了一口。

  ……醬肉的。
  我表情扭曲了。

  基友覺察到我的遊戲,側頭輕言細語地問:「不好吃嗎?」
  我不想揭穿基友認不出包子是鮮肉還是醬肉的事實,壓抑住反胃感,故作平靜地點了下頭:「好吃。」

  基友臉色一變。
  我:「……?」
  基友一臉殘暴地摔了筷子,冷冷地說:「說什麼我很凶都是藉口!你其實心裡很不想和我吃早飯對吧?」
  我:「……啊?」
  基友站起身,居高臨下地俯視我,眼裡閃爍著洞察一切的冷光:「阿姨說你平時吃醬肉包會反胃,我故意夾個醬肉包給你,你居然都能面不改色地吃下去——是不是心裡在想早點吃完早點解脫呢?」

  ……這兩者之間有什麼邏輯關聯嗎?
  我出神地想著,又咬了一口醬肉包。

  「還吃!」基友一把抄下我手裡的醬肉包,塞進自己的嘴裡,氣呼呼地上樓了,「看你吃個屁!」

  我看著空蕩蕩的手掌,沉痛地想,基友什麼都好……就是有點神邏輯。

  還有,我沒吃飽。

  8
  基友一早上都沒理我。
  我決定去給他道個歉……雖然我完全不知道該道什麼。

  ——對不起我最近開始吃醬肉包了,沒來得及告訴你?
  算了吧……萬一他聽後每天都給我買醬肉包怎麼辦。

  ——對不起你一點也不凶,我很想跟你吃早餐?
  ……太假,基友肯定不會相信,說不定還會被反嘲諷一頓。

  思來想去,我決定只說「對不起」三個字。

  上了遊戲,我在好友列表找到基友,正準備給他道歉,他突然發過來一條消息:「上了?報坐標。」
  我:「對不起。」

  那邊靜默了三秒:「不想報就算了,你玩吧,我下了。」
  我:「……」
  我眼睜睜看著他的名字灰了下去。

  ……他以為我跟他說「對不起」是不想報坐標?

  腦補真不是個好習慣,我等會必須告訴他,得改。

  9
  我腳步沉重地來到了基友的房間,準備敲門當面道歉。
  還沒等手握成拳敲到門板上,基友的門陡然開了。

  我和他猝不及防地面對面。

  基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我,表情從驚愕、驚喜轉到平靜,到最後化為一臉淡漠,語氣很冷地說:「什麼事?」
  我想了想說:「我是來……」
  基友眼神一變,像是腦補到了什麼,「砰」的一聲拉開門:「進來說。」

  我開始揣摩他剛在想什麼。

  基友見我一言不發,表情更冷:「你來到底想說什麼?」
  我記起自己的目的,忙不迭道:「我是來——」

  基友拉下臉:「行了,我知道了。」
  我:「……啊?」
  你知道什麼?我什麼都沒說啊……

  基友撇頭:「給你三天時間搬出去。」
  我:「!!」
  這是什麼奇怪的理解方式……我很像那種為了一個醬肉包就跟基友鬧決裂的人嗎!

  基友站起身,一直沒有看我,抬手把我推之門外:「事情說完了?滾吧。」
  我:「你……」

  「砰」的一聲,基友粗暴地關上了門。
  我一言不發地盯著門板,心裡第一次有了惱怒的情緒……

  10
  由於心情很不豫,我幹了一件十分極品的事。
  我上了基友……的遊戲號,開著他的角色跑到了月老廟,又開著我的角色跑到了那裡。

  是的,你們沒猜錯,我讓他的角色和我的角色結婚了。
  哼,讓你亂發脾氣,我解氣地想。

  然後整個下午,我都在等基友上遊戲發現他被已婚的表情。
  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第二天晚上,我的門響了。

  我為了掩飾心裡的幸災樂禍,面無表情地去開門,就看見基友神色很可怕地看著我。
  ……不,不就是讓你的遊戲角色有了個伴麼?至於用這麼可怕露/骨的眼神看人……嗎?

  基友開門見山地問:「是你幹的?」
  我忐忑地說:「……是。」

  基友表情空白了一下,彷彿被什麼東西狠狠砸中,陡然之間懵了,隔了半晌,臉上萬分飄忽地流露出一抹淡紅。
  我:「……」
  這走向好像和設想中的劇本不大一樣……

  好半天,基友壓抑住臉上的薄紅,冷嗤一聲:「我就知道。」
  我:你知道什麼……
  基友:「我就知道你喜歡我。」
  我:「…………」
  基友側身擠進了我的房間,沒有看我,語氣如同施捨地說:「不過……我也喜歡你。」
  我:「!!!」

  這劇本徹底崩了……
  被基友身手敏捷地撲在床上時,我恍惚地想。

  11
  我猜,你們一定很想知道那天之後我和基友發生了什麼事情。
  放心吧,我不會告訴你們的。

  不過有一點可以透露。
  基友成真的基友了……

  (完)

——————
_(:з」∠)_讓回帖砸死我吧
  1. 網遊
  2. | trackback:0
  3. | 留言:1
<<〖中秋〗 團圓 by 祁兮 | 首頁 | 最上 | 大神,求告白 by一朵葡萄>>


comment

真萌~
  1. 2014/05/26(Mon) 12:58:56 |
  2. URL |
  3. CC #-
  4. [ 編輯 ]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1063-67f6663f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