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你看起來好好笑 by 肥嘟嘟餃子妹 :: 2014/06/15(Sun)


文案
某天黑白無常去剪了頭髮
結果沒剪好。
導致笑死了人的故事。

內容標籤: 靈異神怪 天作之和 歡喜冤家
搜索關鍵字:主角:白無常,魏笑 ┃ 配角:黑無常,魚人,小判官,閻王 ┃ 其它:地獄日常



  第1章 一二三四五

  一

  地府對面新開了一家理髮店,小判官被髮廊裡面的金髮波霸小妞媚眼一拋,當即勾著好兄弟黑白無常的脖子就往裡面跑。

  小判官最先剪完頭髮,照著鏡子直臭美。小妞嗲聲嗲氣的在小判官耳邊吹氣,問他要不要辦月卡。小判官正流著口水點頭,就突然被隔空的一個耳光甩的暈了過去。

  大家抬眼一看,只見閻王冷著臉提著把大刀站在理髮店門口,神情很是可怖。於是,正在給黑白無常剪頭髮的小鬼,都被閻王的氣勢,嚇的抖了一抖。

  黑白無常的頭髮也就,剪毀了。

  二

  白無常今日不知第幾次照鏡子,直到底下的小鬼來催了,才不情不願的走出了房門。他問閻王,可不可以等頭髮長長一些之後再出任務。閻王的回答當然是冷酷無情的不。

  到了大門口,馬面和牛頭看到了白無常,紛紛樂的牛仰馬翻。

  白無常有點後悔沒有考慮跟班小鬼的建議,戴個帽子再出去。

  來到傳送點,輸了密碼後,白無常就被送到了某個車禍現場。

  一個中年人躺在血泊之中,有個婦人抱著個正在哭鬧不止的小女孩,默默垂淚。

  白無常嘆氣,但無奈命薄上顯示此坐標有人壽命將盡,於是他只得沉下心來,念起引魂咒語。才剛念了兩個字,就聽見人群中爆發出了響亮的笑聲。

  只見一個西裝革履的青年衝到了那中年人旁邊,指著漂浮在上空的白無常說道:「你看起來好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是笑的太久喘不過氣,還是笑的太急傷到了哪個內臟組織,年輕人突然倒了下來,暈了過去。

  白無常看著那個中年人忽然睜開了眼睛,有些虛弱的望向了自己妻女的方向,露出了一個笑容:「別擔心。」

  再看自己身邊,那個年輕人飄在自己左右,依舊笑得不能自已。

  白無常不禁開始想到,是不是應該偷偷的把孟婆的小花內衣,塞到小判官的枕頭底下去呢?

  三

  黑無常酷酷的站在河邊,看著一個少年在河裡面浮浮沉沉。終於在半個小時之後,他一個電話打去了小判官的辦公室,破口大罵道:「你說,你是不是又弄錯資料了。」

  小判官正在被罰跪搓衣板,哪有心思聽黑無常說話,於是糊弄了兩句就掛斷了電話。黑無常把手機丟到了河裡,恨恨的罵了一句:「真是該死!」

  少年游到了岸邊,雙手托腮笑眯眯的看著他:「我早告訴你了,我是魚人,壽命是不在你們地府的管轄範圍之內的。」

  話還沒說完,少年就被一陣電流給電暈了過去。

  說到黑無常的手機,在現世的名字,似乎是叫皮卡丘還是什麼的。

  黑無常望著身邊氣鼓鼓的少年,挑眉道:「現在能理解「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這句話了吧。」

  「都說了我是魚人,不是人啊!」

  有些人,不管把頭髮折騰成什麼樣,還是照樣帥。這東西,到底還是看臉啊!

  四

  「喂,xx購物節目是吧。嗯,就是你們上期買的那個生髮洗髮水,現在還有貨嗎?那個我很急,能不能快一點送貨上門。地址,嗯,你就寫地獄十二層吧。誒,不是開玩笑,別掛啊!」白無常被掐斷了電話,心中十分不快,想著一定要找個機會公報私仇。等那接線員下來了,直接就把她丟進拔舌地獄,嚇她個頭髮全掉光。

  然後他轉過臉來,正好對上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青年。青年一看到他,立即摀住肚子在地上笑的滾來滾去,哈哈哈這個聲音像針一般的刺在白無常弱小的心臟上面。

  魏笑從小是個笑點極低的兒童,到現在終於長成了笑點極低的青年。不管是微博上的段子,或者是電影裡的冷笑話,甚至是他室友的眉毛被剃掉了一邊,都能讓他笑的死去活來,不知停歇。

  認識的人都評價他,總有一天會笑死的。

  魏笑的人生,還真是一個一眼就看到結局的故事。

  五

  小判官夜裡才剛睡著,就被黑無常給砸碎了門進來。小判官嚇的忙丟掉了懷中抱著的充氣娃娃,裹著被單站了起來。只見黑無常手中拎著那個魚人少年,一臉你就快死了的表情看著自己。

  下一秒,小判官就被黑無常丟過來的魚人少年,給砸到了臉。

  「你最好給我說說清楚,為什麼他不能轉世?」

  小判官撓著腦袋,眼神飄忽,心虛說道:「大概他是魚人,不屬於我們這塊範圍管。」

  昨天重新翻看資料,小判官發現,那塊水域要被勾的魂,是個準備自殺的年輕女人。但由於自己的疏忽,給了黑無常錯誤的信息。那個年輕女人反倒被救起,而那片水域的守護者,不屬於地獄管轄範圍內的魚人一族,卻被黑無常給勾走了魂。

  想著這幾天都沒有停止疼過的屁股,小判官想這件事還是默默的,變成秘密就好。

  從理論上來講,保守秘密的都是死人。可是實際上,他身邊的這些死人,都沒有一點給他保守秘密的打算。

  於是小判官眼神一狠,雙手高舉。

  撲通一聲跪在了黑無常的面前,大聲呼喊:「好漢饒命啊!你要什麼我都答應你!別把這事給說給閻王聽啊!你要知道,他簡直不是人啊!」

  一旁的魚人少年皺了皺眉頭:「你們地府的人真是笨蛋,閻王本來就不是人啊!」

  作者有話要說:

  捉蟲寫番外【喵

  第2章 六七八

  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笑指著蹲在牆角的白無常笑道,「你們地府還要管勾螳螂的靈魂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無常十分不滿的反駁道:「你到底懂不懂什麼叫眾生平等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要望著我,你的頭髮還是好好笑啊!」

  等會兒回去要不要起草一個建議呢,再挖一個地獄十九層,專門懲罰那些愛笑的人。哈一下拿針刺一下他們的眼睛,嘿一下拿蠟滴在他們的鼻孔裡,hhh就抽他們皮鞭,2333的話就把他們放進榨汁機裡去。

  說罷,白無常又惡狠狠的瞪了魏笑一眼。

  又換來了一長串的哈哈哈。

  這人真是!可恨!怎麼還要一個月才能排到去投胎呢!

  七

  今早孟婆起床的時候,發現白無常正站在自己的窗口,頭上還罩著自己的小花內衣。她長手一撈把白無常給拽了進來,拿出幾塊甜餅乾擺在他面前,溫和的說道:「小白,你又被誰給欺負了?」

  白無常在很多很多年以前,也是一個普通的人類。死了之後,就變成了鬼。最開始他是孟婆的屬下,每天孟婆熬湯他端湯,遇上不肯乖乖忘卻前塵的,就變成孟婆抓人他撬開那人嘴灌湯。

  那時候,白無常長著一張秀氣的小臉,看上去就像某種乖巧的小動物。孟婆很喜歡他,總是做各種各樣的甜餅給他吃。那時候,小判官還是地府一霸。那時候,黑無常還在挑燈苦讀,準備地府公務員資格證考試。

  那時候,也有一個青年,如何也不肯喝孟婆湯。

  那人眼神空洞洞的看著白無常,問道:「你不記得我了嗎?」

  不理會對方的訝異,那人苦澀的笑道:「沒有關係,只要我記得你就好。」

  在那男人喝下孟婆湯投胎去的第二天,白無常就被轉了職。

  失敗了十幾次才拿到公務員資格證的黑無常,滿臉不高興的望著不知怎麼走了後門的白無常,在大殿裡面非得要閻王給自己一個好好的解釋。

  閻王目光沉沉,冷聲說道:「能放下,才有所得。有所得,未必也快樂。還有,你昨天有道題做錯了,監考老師沒改出來,你現在再敢在大殿上吵鬧,我就立馬把你的資格證給收回來。」

  小判官正是昨天那個改卷的老師,此時也面不改色,鼓起掌來:「祝賀你們,從今天起,就是地獄雙煞了!」

  八

  白無常的頭髮長回來了一些,但並不妨礙魏笑每天指著他哈哈哈。

  白無常也曾和顏悅色,試著與這歡樂多溝通。

  他說:「照理說我頭髮看起來也不奇怪了,你每天到底有什麼好笑的?哈哈哈,哈你個頭啊!」

  魏笑努力的止住了笑,也一臉誠懇的望向白無常。但正經面容撐不過五秒鍾,便又笑裂了開來。

  「對不起,哈哈哈,我也不想笑,哈哈哈,但是看到你的臉,哈哈哈,我就,哈哈哈,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忍不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無常無語凝噎,開始反思自己為何要與一個弱智溝通。

  然後就被青年人遞過來的冰激凌吸引住了目光。

  白無常舔著冰激凌,好奇地問道:「哪裡來的?」

  魏笑聳聳肩膀:「賣笑所得。」

  往生川上的守衛每天都望著怨靈從身邊走過,許多人由於職業道德,好久都沒有笑過了。於是閻王就把魏笑叫到往生川邊上,好好的笑了一場。

  守衛減壓,很開心。怨靈難得看到地獄也有笑著的人,也開心。

  於是,閻王就獎勵給魏笑一個冰激凌。

  陽間的東西被帶進地獄,要用不少法力來維護。

  所以即使是事實,也不能說是閻王小氣。

  白無常舔著冰激凌,被魏笑難得正經盯著自己的表情,弄得有些發毛,只好不情不願的開口說道:「喏,給你也吃一口吧。」

  作者有話要說:

  我有特別的湊字數技巧

  第3章 九十

  九

  「站在樓頂的人,你不要衝動,要好好的想一想,活下去是件多麼美好的事情!」有人拿著大喇叭在樓下喊,圍觀群眾紛紛抬著頭,觀察著那個跳樓者是什麼反應。

  魚人少年趁亂混進了群眾裡面,張開雙臂,以備隨時接住那個準備輕生的男子。

  黑無常站在人群外面,一臉頭疼的表情。

  所以說,要是你以為黑白無常只是索命的,那你就錯了。

  隨著科技的發展,地獄的進步,黑白無常不僅要能勾魂,還要會救人。

  大概是因為「最近橫死的人又變多了呢,地獄也不是個寬敞的地方啊,如今哪裡房價不貴,向地下擴展的工程也要有錢請工人才行啊,地獄的財政越發緊張了呢,唉,閻王家也沒有餘糧啊!」這林林總總的原因,閻王頒佈了一條自殺者拯救手冊。

  但凡陽壽未盡,自殺理由又不充分的人,萬萬不能讓他們自殺得逞。

  要知道,自殺者是要在地獄反省很多年的,還要配以專人折磨他們,算下來又是一筆讓人肉痛的開銷啊!

  白無常和魏笑坐在樓頂旁扯談。

  白無常說:「其實吧,我特別能理解他。」

  那男人今天帶著把菜刀去搶銀行,被銀行職員無情的嘲笑了不說,還沒撐過五分鐘,就被一旁的保安人員給制服了。

  白無常說:「今天早上收到他命數有變的消息後,我就一直跟著他。我看著他如風一般的進了銀行,堅毅的拿著菜刀,說著把錢都給我交出來。可是那櫃檯裡的人,非但沒有露出害怕的表情,反而一發不可收拾的笑了好久。他那樣一個漢子,自尊在那一刻都被「啊哈哈哈哈哈」給擊碎了。更別提,他這件事情,已經在微博上給輪了不知道多少哈哈哈了!」

  魏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無常無奈的甩下了袖子,罵道:「像你們這樣的人,就應該下地獄!」

  大概由於他袖子甩動的浮動太大,於是平地裡就起了一陣陰風。只聽那男人嗷的一聲慘叫,直直的從樓頂上墜落了下來。

  大家都還沒準備好,於是只好看著摔得血肉模糊的男人,魂魄漸漸出竅。

  十

  白無常和黑無常被關在房間裡面寫著檢討書,魚人和魏笑在房間外面打著小紙牌。小判官和閻王這幾天關係緩和了一些,兩人眉來眼去一陣後,正準備做一些羞羞的事情時,就聽見外面有小鬼大喊道:「不好了,不好了,有只上古凶靈混進來了!」

  眾人一齊趕到了孟婆橋那裡,就看見跳樓自殺的那男人揪著孟婆的領子,咆哮著要孟婆交出一千年前火災中喪生的少女的信息。

  饒是在地府被血腥之氣浸淫許多年的人,也有些受不了那凶靈身上所散發出的戾氣。孟婆痛苦的閉著眼睛,大概是喘不過氣來的緣由,一張老臉上佈滿了淚水。

  白無常一下子衝到了那凶靈的面前,說道:「你放開她,拿我做鬼質,我官位高,閻王也比較在乎我。」

  那男人似乎覺得有些驚訝,但還是攬過了白無常,把尖爪搭在了他的脖子旁邊,惡狠狠的說道:「我知道,你們有個專門藏機密檔案的地方,不快點帶我去的話,我就馬上讓這小鬼魂飛魄散。」

  小判官難得的正經嚴肅,他挺直小身板,甩開被閻王握著的手說道:「我知道在忘憂閣在何處,我來帶路。」

  千年之前,有個書生與官家小姐苦苦相戀。兩人私奔被抓了回來後,書生被當著小姐的面活活給剝皮而死,然後被埋到了城外亂葬崗的槐樹底下。書生的血腥氣吸引了大量野鬼,那些孤魂吃著他的身體後,凝結成了一個巨大的怨靈。而為了反抗父母指定的婚姻的官家小姐,在自己的房中引火自焚。等那怨靈趕到的時候,那小姐已經成為了一具燒焦的屍體。而屍體周圍,絲毫也尋不到靈魂的蹤跡。

  怨靈怨氣沖天,終於被一個高人封印。

  千年之後,由於城市規劃的緣故,不小心觸動了深埋地底的怨靈的封印。那怨靈自己無法衝進地獄,便俯身到一個凡人身上,隱去了自己的氣息,吸引鬼差將自己抓進了地獄。雖是怨靈,但此舉動,也耗盡了他身上所有的力量。

  怨靈的雙腳已經開始變得透明,大概不出半個小時,他就會灰飛煙滅了。

  只希望能看見她出生於一個平凡家庭,過的平安喜樂就好。

  小判官拿了兩個盒子出來,有些抱歉的說由於時間久遠,分不清究竟哪個才是哪個官家小姐的檔案了。他說自己去外面等著,讓怨靈自己慢慢看。小判官拉起白無常就要往外走,就被男人喝住罵道:「當我是傻的呢。」

  二十分鐘後,只見忘憂閣中有青煙飛出,白無常推開門走了出來,臉色有些發白。

  作者有話要說:

  設定bug很多,好難圓了。【哭

  第4章 十一十二

  十一

  今天是魏笑來地府的第三十三天,也是待在地府的最後一天。

  小判官趴到閻王的肩膀上,嘖嘖嘖嘖,說怎麼給這傻小子安排了個這麼好的命。

  白無常站在孟婆橋上,鬼飄鬼過,他熬湯遞湯,一如幾百年前一樣。

  孟婆由於之前的事,大病了一場。閻王覺得白無常比較有經驗,便叫他過來代幾天班。

  魏笑走到白無常身邊,從他手上接過了孟婆湯。

  白無常抬頭看他,卻發現那青年嘴巴抿得緊緊的,目光沉沉,也在低頭看著自己。

  白無常昨天又去那家理髮店剪了頭髮,在金髮妞一通道歉說要給他免單之後,白無常只提出了一個要求,就是讓她把自己的頭髮剪丑一點,最好比之前還要丑。

  在忘憂閣中,白無常看見了自己的前世。

  也看見了自己,遞給了前世的戀人一碗孟婆湯。

  那時的白無常早就沒有了人間的記憶,他只是嬉笑著望著被按壓在地上的男人說:「大老爺們兒,別被那些小情小愛被困住了。像我這樣多笑笑,心情也就開闊了。所以呢,我就祝願你下輩子變成一個特別愛笑的人吧。」

  白無常指了指自己的頭發問道:「不好笑嗎?」

  魏笑也表示不可思議:「不知道啊,我心裡很想笑,可面上就是笑不出來。」

  白無常瞪了他一眼,把孟婆湯遞給他,說道:「快點喝掉,這一個月都快被你煩死了!」

  魏笑拿過孟婆湯,正準備喝,又聽見白無常喊到等等。

  他放下碗,盯著那其實還沒自己高的少年看了一眼,頭髮就像狗啃過的一樣,但是卻很好看。

  他聽見那少年老氣橫秋的吩咐自己:「下一輩子,可要少笑一點。挺好的一副皮相,笑起來一點氣質都沒有了。

  他看著那少年想說什麼卻欲言又止,他看著那少年眼圈漸漸發紅,好像就要落下淚來。

  魏笑將白無常抱進懷裡,在他額頭上輕輕地印上了一個吻。

  就像很多年前一樣。

  魏家小公子摟過那唱戲的小個子,貼著他的耳朵說:「我只對你一個人笑。」

  十二

  那天,白無常問怨靈,後不後悔。

  怨靈說,不後悔。

  況且他已經見到了她。

  好幾百年前,孟婆還是一個年輕潑辣的漂亮姑娘。白無常好奇的問她是怎麼死的,孟婆愣了一下,隨即說道:「記不太清了,大概是被燒死的吧。」

  孟婆說,也許她的書生,還有一絲精元可以轉世為一顆草,下輩子說不定就能變成石頭,再下下個輩子也許能變成知了。

  反正自己一直可以在地府等他,一直一直,直到相見的那一天。

  她把甜餅乾放在白無常的旁邊,對他笑了一下。

  作者有話要說:

  快被自己矯情的文字弄哭了,抽你抽你!

  第5章 番外

  番外

  小判官這次倒霉大發了,他又弄錯了個凡人的陽壽。

  害得人家年紀輕輕就得了絕症,如今躺在醫院中奄奄一息,直等時辰一到,黑白無常就得去勾魂了。

  閻王拿著大刀,滿大殿的追著小判官跑,說今天不【bi】死你,我這閻王就送給你當了。

  小魚人坐在水桶裡面看書,就看見黑無常又一臉不開心的跑了進來,說剛剛上面通知下來地府公務員資格證要重考,自己也要開始無止盡的黑暗學習生涯了。

  小魚人對著他勾了勾手指,說道:「你們地府的人就是腦袋不太靈光,待我來給你渡一口魚人氣,保證你一秒鍾智商翻兩倍。」

  黑無常難得有些害羞,可還是湊近小魚人,被他勾著脖子,貼上了唇。他覺得小魚人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像比地府公務員資格證來的要重要些。

  白無常已經辦了金髮小妞家的會員卡,每次出任務前都會仔細修建自己的頭髮,努力做到一絲不苟,毫無笑點,以免再害到無辜凡人的性命。

  可今天,由於小判官突然鬼哭狼嚎的闖進了理髮店,金髮小妞被嚇了一跳,手又抖了一抖。

  病床上的青年看著頭髮古怪的鬼差,嘴角彎起一絲弧度。

  「你看起來好好笑。」

  -------------------------------------------

  【為了湊字數,在這裡寫一下攻受屬性】

  哈哈哈哈哈x可愛白無常

  學霸黑無常x聰明天然呆

  作者有話要說:

  這文其實是我頭髮剪毀了下的產物,當時準備寫個死神勾魂卻被無情嘲笑的小短文,結果寫長了不是那麼一點點。然後昨天又看到了這幅圖。

  第6章 番外的小番外1

  哈哈黨的地府一月游【上】

  第一天

  原來牛頭馬面真的是牛和馬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二天

  今天參觀剝皮地獄,發現就是先讓亡靈頭上蓋一塊香蕉皮,然後小鬼在把香蕉皮給拿下來!問了一下,說是這一批香蕉不夠甜,犯了重罪,在懲罰它們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三天

  今天陪這個小鬼差去出任務,結果他的頭髮把那個小姑娘給嚇的回了魂。後面回去找小判官質問,發現果然又是他弄錯了資料。然後我們就看見閻王怒氣沖沖的跑了過來,把小判官丟進了油鍋裡,說讓他感受一下被油強煎的滋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四天

  今天去血海里游泳,發現裡面有股番茄的味道。我問那個小鬼差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說那一條河的液體都是用番茄粉沖的,哪來那麼多血啊。還反問我,是不是至今都以為紅領巾是用鮮血染成的。難道不是的嗎?

  本來陷入了沉思的我,抬眼又看見了那個小鬼差的髮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五天

  今天被帶去參觀蒸籠地獄,發現那裡把守的小鬼自己在那裡做汗蒸,亡靈們就在一旁煽風點火,看起來很是辛苦。

  小鬼差到很晚的時候才回來,一沾到被子就睡了。

  睡著的樣子簡直讓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六天

  今天被帶去參觀銅柱地獄,和把守的小鬼們,以及小判官一起在銅柱上烤肉吃。後面回去之後,就聽人家說,小判官被做成烤全羊了,叫我們一起去吃。

  我把這件事告訴小白,他笑了半天。

  地府的人笑點真的是很奇怪啊!

  第七天

  今天被帶去參觀石磨地獄,和把守的小鬼,以及小判官,還有前幾天才來的小魚人一起磨了豆漿喝。在我們磨紅豆漿的時候,還有小鬼給我們拍照。說是要作為石墨地獄的宣傳照,警告人類不要糟踏五穀,否則就會得到這樣一個血肉模糊的下場。

  最後大家還一起拍了合影,我突然覺得小白站在我身邊就好了。

  他那頭髮一定能襯托的我更加英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八天

  今天又和小白一起去出任務了。他耐心的在勸服一個不相信自己死亡的老奶奶,和他一起回去,卻被老奶奶拚命的往門外趕,一邊趕還一邊罵:「看看你這頭髮,就知道你是賣安利的,還想誆我呢!滾滾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九天

  今天收到了小白的生髮洗髮水,我趁他不在家,就先用了,然後還不小心把洗髮水弄潑了。我怕回來挨罵,於是偷偷的把之前從石磨地獄帶回來的豆漿灌進了洗髮水瓶裡面。

  晚上回來洗完頭出來,小白還哼著小曲兒,看上去心情很好。

  我假裝沒看見他一直盯著電視,他卻突然湊到我面前對我說:「我還是第一次用凡間的洗髮水呢,怎麼感覺那麼像豆漿呢!」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白瞪了我一眼,認為和我說話簡直是對牛彈琴。

  第十天

  今天和小白一起去出任務。那隻狗狗的靈魂很捨不得它的主人,一直站在它主人的床前不肯走。主人是個十幾歲的少女,一邊摸著狗狗的照片一邊哭泣。從她自言自語裡面得知,那隻狗狗是很小的時候,外婆送她的生日禮物,整整陪伴了她十年。我聽到小白蹲下身子,吩咐那狗狗說:「我就在這裡等你,等到你願意跟我走吧。」

  直到少女哭的睡了過去,那狗狗才起身,滿懷眷戀的看了自己主人一眼。

  後來一次出任務,經過了少女家,就發現她抱著一隻才幾天大的小狗,臉上也掛著笑容。仔細看那小狗的額頭,上面有著和之前那隻狗狗一樣的星星胎記。

  小白說,那是它自己的選擇。

  第十一天

  晚上睡覺的時候,小白無意識把頭蹭了過來,我聞到一股豆漿味,覺得很香。

  第十二天

  今天和黑無常一起出任務,沒什麼好說的。

  第十三天

  小判官問我究竟是什麼來頭,為什麼能在地獄裡行走自如,還能陪鬼差一起出任務。

  我說:「因為我是男主啊!」

  小判官:「服!」

  第十四天

  聽說昨晚小判官和閻王打架了,閻王質問他怎麼敢如此放肆,沒想到小判官說:「因為我是男主的朋友啊!」

  然後,小判官就被打的連親媽也認不出來了。

  好像還聽到閻王還在他身後氣悶的嘀咕:「我和你可不是單純的朋友關係!」

  男主是我啊!醒醒好嗎!

  第十五天

  小白還沒有回來,似乎有那麼一點想他了。

  順便把洗髮水瓶裡面變質的豆漿,換成了新鮮的豆漿。

  作者有話要說:

  每天喜歡你,一點點,就會變得很喜歡你。

  第7章 番外的小番外2

  哈哈黨的地府一月游【下】

  第十六天

  閻王說今天日子好,要往生的亡靈很多,於是派我去幫孟婆忙。我站在孟婆旁邊,幫她攪動著那鍋裡的湯。並不是像在以前書裡讀到的那種,黑乎乎散發著藥香的濃稠汁液。而是聞起來很香的排骨玉米湯。

  我舀出一碗湯,孟婆就在上面撒點香菜蔥花一類的東西。也會碰上不要香菜的人,或是不要蔥花的人,又或是兩樣都不要,還不許放味精的人。

  此時孟婆就會說一句溫暖的心靈雞湯:「愛喝喝,不喝滾。」

  第十七天

  小白還沒回來。

  我去問小判官,他說小白幾天前出完任務後,就直接去其他國家的地獄參加交流學習會了,大概再過三天就會回來。

  小魚人在一旁很不經意的問道:「那黑無常呢,也和白無常一起回來嗎?」

  小判官突然露出了很苦惱的表情:「他是和討厭鬼一起出去給地獄拉讚助了,他一回來,討厭鬼就要回來了。」

  然後我就看見正站在小判官後面的閻王,目光瞬間冰冷了下來。

  第十八天

  小白離開的第一天,哈。小白離開的第二天,哈哈。小白離開的第三天,哈哈哈。小白離開的第四天,想他想他。小白離開的第五天,哈哈哈哈哈。小白離開的第六天,哈哈哈哈哈哈。小白離開的第七天,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十九天

  我發現有個長頭髮遮著臉的女鬼,已經在奈何橋上站了四天了。

  一般鬼魂下地獄後,犯了事的就去服刑反省,沒犯事的就被集結起來參觀一圈地獄後,發個宣傳手冊讓他們下次死記得還選這個地獄後,就把他們送去往生川去投胎了。

  宣傳手冊上寫的很清楚,有投胎資格的鬼魂在地獄只能滯留一個星期。若是超過一個星期,就會瞬間魂飛魄散。

  我是特例,就不用再解釋了。閻王都說過,叫我好好玩一個月再回去。

  我問孟婆,為什麼不勸她來喝湯。

  孟婆說:「且再等三天看看。」

  第二十天

  小白回來了,然後狠狠的胖揍了我一頓。

  他說:「可惡,你居然敢往我的洗髮水裡面灌豆漿!」

  第二十一天

  那女鬼已經有些虛弱了,但還是一直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我這幾天來,已經望著她,給她腦補了一大堆的淒美愛情故事。

  每次一看見她橋上那單薄的身影,我總感覺心有些淡淡的疼痛。

  可誰知她突然走了過來,對著我說:「給我一碗湯吧。」

  我說:「你不等了嗎?」

  女鬼疑惑:「等什麼?」

  我說:「你要等的人。」

  女鬼衝我翻了翻白眼,說道:「我在減肥啊,不吃肉的。我看今天好不容易熬了鹹菜冬瓜湯,我才來喝的。」

  我面無表情的把湯遞給她,狠下心決定不告訴她,這次的湯是用骨頭湯做底湯熬的。

  第二十二天

  小白一分鐘前還在記恨洗髮水的事情。

  在一分鐘後,從我手中結果冰激凌後,就又對我笑了。

  我問小白有沒有名字。

  他很苦惱的想了半天,說以前好像是有的,但後來大家都叫他白無常,他也就不記得自己叫什麼了。

  第二十三天

  今天和小白一起去視察寒冰地獄,然後發現裡面的看守全都是北極熊。

  小判官把熊爪搭在肩膀上要我們給他拍照,照片出來的時候他的頭就已經在北極熊的口中了。

  第二十四天

  今天和小白一起去出任務,這次要帶回來的魂是一個老爺爺。我們趕到醫院的時候,就看見老爺爺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手上還拿著一張古舊的黑白相片,在流著眼淚。上面的少女笑的很美,只是輪廓總覺得有些熟悉。

  晚上回去後,小白問我:「你還記得那個說我是賣安利的奶奶,一直在我們耳邊念叨的話嗎?」

  我仔細回想了一下說到:「是一直說她要去醫院嗎?」

  小白說:「當時只以為她是找藉口,把我趕出門。現在想起來,總覺得讓她帶著遺憾走了。」

  小白轉過身子,把被子拉了一點過去。

  我就順勢跟著被子一起被扯了過去,然後從背後抱住了他。

  我聞著他頭髮上的豆漿味,說道:「睡吧。」

  然後就被一腳踹下床去。

  第二十五天

  今天地府組織看電影。

  小判官拿了兩張票給我們,還對我們一再強調,是恐怖片啊恐怖片。

  我想起之前看的笑話,說的是鬼說人故事被嚇得半死的。

  於是我理所當然的以為,這肯定是和人相關的電影。

  結果那片名叫《一位不知名的好人冒險偷拍的天堂內幕》。

  看完電影後,眾鬼差都嚇的一頭冷汗,紛紛表示要一輩子效忠地府。

  小白全程一直呼呼大睡。

  但我看見他眼睫毛在微微顫動,似乎是在裝睡。

  第二十六天

  閻王今天問我,覺得地府怎麼樣。

  我說,很好啊!

  他便拉住我的袖子,語重心長的囑咐我道,叫我到了人間,要為地府好好做一番宣傳。

  我說,可是喝完孟婆湯不會有這一生的記憶了。

  閻王當晚就拉著孟婆去探討孟婆湯的改良方法去了。

  第二十七天

  今天好凶險,有只上古凶靈大鬧地府,還挾持了小白。

  小白都被嚇傻了,回來的時候一句話也不說,就一直靜靜的坐在那裡。

  一直到了晚上,他才開口說了一句話。

  他說:「你走吧。」

  第二十八天

  小判官說我快回人間了,作為在地府待的時間最長的一個人類鬼魂,他們高層決定讓我去參加一個地府豪華團五日游。

  其實我不想去,但是小判官說,在極寒與極熱的交匯處,有小白喜歡的東西。

  第二十九天

  小白現在在幹什麼?

  大概在認真地出任務吧。

  第三十天

  小白現在吃飯了沒?

  不過似乎鬼差不用吃飯。

  第三十一天

  到達極寒與極熱的交匯處,發現在那冰與火焰之上,漂浮著一個賣花的小姑娘。

  她說:「我們的花磨成粉口服後,可以促進頭髮快速生長哦。」

  第三十二天

  小白,小白,小白,長安,小白,小白,小白。

  不對,腦海中剛才好像混進了一個不一樣的名字啊!

  第三十三天

  我把花交給了小判官,讓他記得給小白。

  我最後迷迷糊糊的看著小白把藥灌進我嘴裡,在我耳邊說了一句:「我想起來了,我叫做白長安。」

  -------------------------------------------

  第二十二年又三十四天

  我哈哈哈又回來了!

  作者有話要說:

  早懂就設定二十天了_(:з」∠)_

  第8章 番外的小番外3

  冷麵閻王小判官

  一

  閻王視察工作的時候,正好抓著小判官在打瞌睡。閻王很生氣,第一萬七千二十六次開口要辭掉小判官。小判官搖頭晃腦的,很是不以為然。

  這話小判官每隔幾天就能聽一次,心裡清楚得很,閻王往往都是口頭上說說而已,不出一會兒又冷著張臉招自己進去一同看命簿了。

  可這一次,閻王卻把他的判官筆給搶了過去,神色淡漠的說道:「你徹底被炒了,滾吧!」

  小判官悻悻的收拾著衣服,滿腦子想的都是剛才閻王那無情無義的小模樣。

  我呸!誰稀罕!

  二

  要說在這地府中,小判官頂不喜歡的,就是閻王了。

  成天耷拉著個死人臉,好像別人都欠他錢一樣。明明也是個活了幾千年的老鬼怪了,還總是頂著張青年人的小臉蛋,迷惑別人。

  最最要命的是他,居然喜歡用暴力行為虐待自己的下屬。

  讓自己上刀山下油鍋,把自己丟進冰山扔入血海,對自己做出這些毫無人性的舉動就算了。最讓小判官無法忍受的是閻王他,可喜歡打自己屁股。

  這感覺,簡直是屈辱的難以形容。

  三

  事情要從幾天前說起。

  「那邊的女鬼給我跪好一些,別擺著一副癡心妄想的模樣看著閻王爺!」被黑無常點名批評的鬼魂小姐,一臉不滿的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小判官笑嘻嘻的放下了手中的筆,湊近閻王說道:「早就讓你留點鬍子了,非得弄個小白臉的模樣招蜂引蝶,嘖嘖嘖。「

  閻王懶得搭理他,哼了一聲道:「多嘴,做你的記錄吧。」

  小判官提起了筆,龍飛鳳舞的在裁決書上寫了有關女鬼的審查意見,就讓底下的鬼差押著女鬼上往生川去了。

  當天半夜裡,閻王就提著劍衝進了小判官的臥房,甚至還一腳踢壞了小判官前幾天才換的新門。

  向來對危險係數感知度極高的小判官迅速一個翻身,險險躲過了閻王正對著自己的床劈下來的一刀。

  望著自己床上的那道還在冒著煙的灰黑色痕跡,小判官的臉色也變了。他有些不可置信的望著閻王說道:「你瘋了?」

  閻王拿著斬魄刀,週身環繞著森森的寒氣,他眼神凌厲地瞪著小判官:「是你自己找死呢。」

  四

  「誰在那裡?」穿著黑衣服的青年轉過身,就看見一個不過四歲的小娃娃站在門邊上,用很是可憐的目光盯著自己的方向。

  「判官哥哥,上仙大人說我今日測試的成績不理想,今晚罰我不許吃飯。」那小娃娃嘟著張嘴,顯然就快要哭了出來。然後就被青年一把抱到了懷裡,還被那青年捏著小鼻子擰了一擰。

  「不許你吃飯,但沒不許你吃零食啊!等會兒晚上到哥哥這裡來,叫你吃的鼓出個小肚子。」青年朝著小娃娃擠眉弄眼,逗得他樂了起來。

  他吧唧一口親在青年的臉頰上,眯著眼睛笑道:「最喜歡判官哥哥了!」

  五

  小判官醉倒在溫柔鄉里,被人推醒的時候,腦袋還是無比的疼痛。

  「你居然還有心思來喝酒?」

  「是好兄弟,這件事上也不幫你說話!」

  「你知不知道你這次做的多過分?」

  小判官被黑白無常左右圍攻,頭腦越發的不清明起來。

  直到聽到白無常說了一句:「你再不回去的話,就見不到他了!」

  好似被當頭澆了一桶冰水,小判官一個激靈,推開黑白無常,往外跑了出去。

  然後就在閻王院子的鞦韆上,看到了那個戴著眼鏡,一本正經的看著書的青年。

  他不再是當年的肉包子模樣,看人的時候也端著一副不苟言笑的面容。

  就像現在,閻王看著一臉焦急向自己跑來的小判官,冷冷說道:「你昨天不是說,再也不要看見我了嗎?」

  黑白無常急匆匆的從後面跑了過來。

  黑無常沒輕沒重的在小判官頭上拍了一下:「還愣在這裡幹什麼?你在現世好不容易帶回來的那隻小鴨子掉進河裡了!還不快去救它!」

  白無常也張牙舞爪狐假虎威:「都怪你,我明明吩咐你,每天都要把籠子鎖好的!」

  閻王看著他們三人慌亂跑去湖邊的背影,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有一個人站在他面前說道:「見到了吧,那就走吧。」

  六

  平靜了幾千年的地府突然出了一件大事。

  說是閻王犯了大錯,要被帶上天庭重重發落了。

  幾天前由於資料收集失誤的緣故,鬼差誤勾了下凡歷劫的五仙女的魂。最糟糕的是,還把五仙女打入了畜生道,變成了一隻小白兔。

  當真是小白兔,白又白,兩隻耳朵豎起來的那一種。

  天帝看著正在啃著胡蘿蔔的寶貝閨女,氣的吹鬍子瞪眼睛,直念叨著要將那個玩忽職守的小混蛋給千刀萬剮。

  結果那個要千刀萬剮的人,卻是自己一手教導出來的小閻王。

  天帝只感覺頭痛萬分,但還是滿臉怒容的說道:「你可知道,我要罰你?」

  閻王跪在那裡,很乖順的點了點頭。

  「那就罰你,今天晚上不許吃晚飯!」

  小閻王有些訝異,抬起頭不可置信的望著天帝。

  後者卻依舊是鐵面無私的補充道:「另外,點心之類的,也不許吃!」

  七

  「判官哥哥,你怎麼在這裡跪著啊?」

  「嘿嘿,我樂意。」

  「上仙知道你讓我吃東西,罰你了嘛?」

  「嘿嘿,我樂意。」

  「判官哥哥!」

  「誒?」

  「我最喜歡你了!」

  八

  晚上的時候。

  地府開火鍋宴會,慶祝閻王爺平安無事的從天庭回來。小判官從黑白無常和眾小鬼手中接過百元大鈔,眼角盡顯得意之情。

  「早和你們說了閻王上面有人,你們還非得和我賭這一把,嘖嘖。」

  閻王很是清冷的坐在那裡,小判官給他夾牛肉,他也不動筷子。

  小判官推了一把他,說道:「吃啊!」

  閻王轉過臉很認真的看著他:「你以後能不能工作上多花點心思,要是再出問題困擾的可是我!」

  小判官嬉皮笑臉的岔開話題:「沒准你吃飯吃點心,卻沒說不準你吃肉啊!」

  閻王愣了一下,繼而瞪了小判官一眼,卻在低下頭夾肉的時候,笑了。

  九

  「你把黑白無常的頭髮給弄成那樣了!你還有臉出現在我面前?把我的板子拿過來,今天非得把你的屁股給打爛了!」

  「你居然把魚人的魂和普通凡人的魂給弄錯了!你這腦子裡到底裝的是些什麼!還不快過來受死!」

  「你你你!你叫我說你什麼好!我叫你工作不要再出紕漏!你又把個凡人的陽壽給寫錯了!我今天不打死你,我這閻王就送給你當了!」

  十

  根據上級領導指示,地府開展住民幸福指數調查。閻王隨意翻著那一沓匿名的調查表,一眼就認出了小判官的筆跡,與他吊兒郎當性格不同的事,他的字一筆一劃寫的很好看。他每個圈都畫在了一般滿意上,顯然是敷衍了事。只不過在意見欄裡,端端正正的寫了一行這樣的話。

  「我想幸福就是每天一回頭,那個人就站在你身後吧。」

  作者有話要說:

  之前明明改過結局的,結果突然又變成原來的樣子了,好可怕_(:з」∠)_

  順便小判官你考慮過背後靈宿主的感受沒?

  第9章 番外的小番外4

  #我妄想過想寫的類型#

  【人魚】

  小魚人和黑無常從此過上了,頭懸樑錐刺股,考不上公務員我就去死的幸福生活。

  【民國】

  不愛笑的小少爺愛上了不會哭的小戲子。

  卻無法在一起。

  作者有話要說:

  好喜歡民國文啊!只可惜小白文筆一輩子也駕馭不來!QAQ
  1. 靈異・神怪.擬人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有種放學後你別走 by 肥嘟嘟餃子妹 | 首頁 | 最上 | [劍三]轉死那只哈士奇 by 吃貨lee>>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1077-a241f327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