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給我一個機會勾搭到你 by 點漆 (網配大神vs淡定畫手) :: 2012/12/31(Mon)

溫馨短篇 攻受不明
這篇不貼文案~不然就劇透太多了

搜索關鍵字:主角:楊銘,許奕 ┃ 配角: ┃ 其它:



  1、

  許奕站在走廊上,沒有拿手機的手想要從口袋裡面摸出一根煙來抽,結果卻摸出了一根棒棒糖。他看著棒棒糖心裡有點無奈,不過,有的吃還真比沒有的好。

  他就坐在門口的樓梯上,嘴裡塞了根棒棒糖,抓著手機上網等著鎖匠來開門。

  一副典型的宅男樣。

  出門時候忘帶了鑰匙,剛打了電話給鎖匠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許奕揉揉自己的腦袋,打開了手機瀏覽器裡的書籤。

  是一個微博頁,他自己的,名字叫須臾xy,微博數[88] 關注[1] 粉絲[50]。

  他往下看自己關注的人的微博,剛發出來的,時間在10秒之前。

  兔紙不吃草:今天時間剛剛好,四年。是時候說再見了。不過為了回饋這些年一直陪伴我的你們[愛你]這條微博的第101條評論,我可以為他做一件事,anything[太陽]現在出門,回來時候看[愛你]

  許奕舔了一下嘴裡的棒棒糖,然後打開評論,這才轉眼間,就已經有八十多條評論了。

  許奕手指果斷飛速動了起來:給我一個機會勾搭到你!然後點擊評論並轉發。

  等到頁面打開了,許奕看著評論數目已經到了110條,心裡咯登一下,有木有搶到?

  他再一次點開了評論頁面,看了下最後的評論數目,一條一條往下數,這時候旁邊傳來了開門聲。

  許奕就坐在過道上,他不起來後面的人不能出來,許奕當然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往旁邊縮了縮,後面的人就跨了過來。

  「103……102……101……」許奕看到了101條評論,上面顯示著:「我:給我一個機會勾搭到你!」

  搶……到……了……

  許奕的腦袋裡面迴盪著這幾個字,這個時候開鎖匠也上來了,許奕站起身往走廊的窗外一瞥,正好就看到剛剛下去的人。

  好像住我對面吧……許奕茫然地想,不過還沒有說過一句話呢。

  「好了。」鎖匠搗鼓了一會說道。

  「哦。」許奕應了一聲,「進來拿錢。」

  屋子倒是挺乾淨的,房子不是很大,但是東西很多,許奕從桌子上抽了一張大鈔給他,鎖匠找了錢就走了。

  許奕坐在沙發上呆呆地想了一會,才想起來自己剛才是搶到了兔紙不吃草的lucky樓,他還說了給他個機會讓我勾搭到你。

  許奕用手摀住臉,好大的驚喜啊,兔紙不吃草應該會兌現吧。

  從口袋裡面拿出手機,手機還是停留在了最後的一個頁面上,他一點刷新,自己的那條評論無數次的被後面的人頂了上來。

  A:……擦竟然是你搶到了!你到底是有多幸運!

  B:親你真的不是雷達嗎,真的不是嗎

  C:我我我來球科普,為什麼大家都對這個人情緒這麼大?

  A:C姑娘,你不知道,兔紙大人唯二的兩次微博活動,都是→@須臾xy搶到的,上一次還是兔紙大人的禮物包裹啊嚶嚶!

  C:謝謝!不過這個……運氣實在是太好了……

  被她們說起包裹,許奕爬起來從抽屜裡面拿出了那個包裹袋子,他拆了之後就一直沒扔掉。雖然快遞單上面的字已經認不清了,也看不出兔紙不吃草的地址電話和名字,用的也是劣質的圓珠筆,但是看得清龍飛鳳舞的許奕兩個字。

  許奕自己還在快遞單上畫了幾個塗鴉,這樣才不會被來收拾的阿姨給扔了。

  許奕的職業是一個畫手,在家裡給雜誌給書本畫封面畫插圖,雖然不能讓自己多麼富,但是好歹是個自由職業,上班時間多少也由自己掌控。

  而網配圈,就是許奕以一個無意的姿勢闖了進去。

  那天許奕剛交了圖,心情舒爽,無聊去自己一個常去論壇的水貼逛了逛。

  就看到了一個帖子問有沒有聽劇的球同好。這帖子推薦了一部劇,叫做歌舞昇平,也安這個人許奕是知道的,也安的兩本書都是他畫的封面。

  交圖的時候也安很乾脆,也從來沒有讓他改過圖。滿意不滿意許奕是很清楚的,他一向都覺得自己第一張圖是最美的,可是總有那麼多人想讓他改來改去,雖然心裡不舒服,但他也從來配合僱主的要求。

  現在這個自己畫的封面的書出廣播劇了,雖然他還是沒理解廣播劇是個什麼東西,順著到了土豆的音頻。

  許奕是很耐心的,他把整部劇都聽完了。然後他看了一下配音的演員表,沈父是一個叫做兔紙不吃草的人配的。

  不知道為什麼,看完歌舞昇平之後,對於書裡各種性格的人許奕只欣賞沈父一個。年輕的時候勇敢直爽,中年時候豁達大氣。

  他把對於沈父的喜愛和也安說了之後,也安哈哈大笑:「沈爸爸的原型其實是我啊你暗戀的其實是我……」

  許奕自然是回覆了一個鄙視的表情。

  兔紙不吃草。他倒是把沈父演繹的像他自己一樣。許奕在帖子下面回覆道,然後想了想,去百度了一下他的其他作品,在磁盤上建了一個專門的文件夾,裡面放著他各種的錄音,生日劇,正劇,還包括著他給粉絲的福利,鬧鐘鈴,短信鈴等等各種。

  喜歡一個人就是挺莫名其妙的,有可能就因為他的一句話,一個動作,一個笑。

  有一次兔紙不吃草在微博上發了一個活動,說是中秋節家裡寄了太多的月餅給他,朋友們也沒有需要的,所以就踩樓層,踩到第222就送一盒過來。備註無污染純手工,兔紙媽媽愛心牌。

  為了這個活動,許奕去註冊了一個微博湊運氣,結果還真是巧,他還真給搶到了。

  收到月餅許奕就更加喜歡兔紙不吃草了,他拿著最後一層的快遞單對著燈看了半天,只能模糊地看出手機的幾個數字,叫什麼住哪裡根本就沒有痕跡。

  許奕就在自己名字邊加了幾個塗鴉,畫的就是Q版人物,這樣一看,倒是讓許奕有了股自己畫畫兔紙不吃草寫字的親密無間配合的錯覺。

  2、

  許奕這個時候才打開電腦,順手把吃完的棒棒糖棒子丟到了桌子上的紙制垃圾桶內。

  打開電腦的第一件事自然是上微博,繼續去回味一下自己的幸運指數了。

  點開兔紙不吃草的微博才發現,他又更新了一個出來。

  兔紙不吃草:忽然忘記了,晚上是可樂的生日,要去給她慶生~至於唱神馬歌,你們猜。

  是來自短信,估計是在出去的路上拔出手機搜的。

  許奕也是很好奇兔紙不吃草會唱什麼歌,他仔細想了一下,點開評論表,回覆:「小兔子乖乖,把門開開?」

  剛發出去沒多久,許奕就收到了一堆的@。

  他點開一看,就看到了以下。

  @我什麼都不說我只轉發:最右碉堡了//@=w=明滅不定:果斷跟著最右//@強擼灰飛煙滅:我跟著最幸運的一個!//@須臾xy:小兔子乖乖,把門開開?

  許奕默默地把這個窗口關了,然後點開自己最近不斷上漲的粉絲頁面,用鼠標一個一個刪除掉。

  楊銘回到家的時候已經過了晚餐時間,他隨手給自己泡了一碗方便麵,然後打開自己的電腦。

  他打開電腦之後的第一件事也是和許奕一樣,就是上微博看消息。不過他上的是自己的微博。

  右上角的黃色小標籤顯示他有很多條評論,他立即點開。而是找到了自己一條微博上,點開評論表,先看了一下首頁眾人的話,順著她們的話找到那個評論,接著兔紙不吃草的微博頁面上出現了一條新的微博。

  兔紙不吃草:給勾搭[愛你]有什麼要求可以私信我哦~如果你害羞的話也可以直接@我//@須臾xy:給我一個機會勾搭到你!

  許奕自己是很少發微博的,所以一定他的微博頁面上有了更新,大多數是轉發兔紙不吃草的。

  許奕看到了兔紙不吃草的更新,一時反而不知道怎麼回覆了,他在回覆框裡猶猶豫豫刪刪減減,最後打了上去:說到底還是希望你不要退出網配圈。

  回覆倒是來的很快:不行哦,我有自己的生活。

  許奕盯著他說的我有自己的生活看了很久,是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斷了網就打開PS開始給圖上色。

  上色時間持續了很久,許奕從圖裡面抬起頭來的時候已經是很晚了。他瞄了一眼右下角的時間,才發現今天兔紙不吃草說的可樂小兔的歌會已經開始很久了。

  他連忙登錄自己的YY,輸入在微博上廣告的YY頻道號一進去就是一陣的水流聲,他被拉到了歌會現場。

  許奕吃不準兔紙不吃草上線了沒有,想了一下他在搜索欄上打上了兔紙兩個字,出現了一溜的統一馬甲。這下許奕放心了,兔紙不吃草還沒有上。

  他慢慢悠悠地複製了一個統一馬甲,放到了自己的暱稱欄裡面,把最後兩個字改成了須臾。

  剛改完卡了一會,就看到了兔紙不吃草上麥了。

  上麥他不說話,而是直接開音樂伴奏。

  剛聽到前奏許奕就囧了,媽的這廝竟然在這種時候唱套馬桿!

  而且還改了歌詞,「吃草的兔紙你威武雄壯,飛馳的小兔像疾風一樣。」

  唱完之後主持人已經笑得說不出話來了:「你要不要這麼搞啊……」

  「……喂,正經一點。」兔紙不吃草說,「嗯,兔紙祝小兔生日快樂啊。劇組一下子就有了我們兩隻兔子,哎喲,還真是緣分哦。」

  「謝謝啊~」可樂小兔回覆道,「你剛才唱的歌真讓我驚喜啊……」

  「無驚不喜,無驚不喜。」兔紙不吃草說著,「其實我現在想借小兔的這個歌會給喜歡我的人說幾句話,小兔可以嗎?」

  「當然可以啦,我也是你的腦殘粉哦!」可樂小兔說著,關掉了麥。

  「嗯,謝謝小兔。」兔紙不吃草頓了一下,「我今天在微博活動的那個幸運的朋友有沒有在?我覺得你應該在。我不退出網配圈是不可能了,然後我想了一下,這樣吧,就是在這之前我跟你合作一個劇,你可以做任何的職位,你給我安排一個角色我就配。然後劇發了,我就退。這樣你看可以嗎?」

  麥上沒有人說話,公屏上面刷的卻是飛速的。

  A:不是吧,大人真的要走了啊~555

  B:看現在這樣=。=是不是也是和之前的某個前輩一樣棄網配轉向了網翻啊……

  C:咦,那個人不在麼?

  D:= = 喂不是吧,就這麼走人了啊,群裡那麼多姑娘這下全都沒了主了啊……

  ……

  楊銘一直看著公屏,也沒看到誰承認自己是微博上踩到了樓層的人。

  「呃,兔紙哥……」可樂小兔開口道,「是真的決定了?」

  「嗯。」兔紙不吃草應道,「小兔抱歉哈,說了這種比較不適合在生日說的話。」

  「哪裡會啊,你今天能來給我過生日我就很開心了。」

  「小兔生日快樂。來下一個嘉賓吧。」兔紙不吃草下了麥。

  說實話,楊銘自己心裡還是有點小失望的,他當然知道自己粉絲群裡面的姑娘們有的是真的把他看的很重要,只不過如果以後沒有精力也沒有時間了,這麼磨著就真的會難以收場。

  楊銘嘆了口氣,準備關YY睡覺的時候,右下角卻出現了一個私聊窗口。

  兔子愛吃草須臾:好

  楊銘笑了一下,順手把他加為好友。

  兔紙不吃草:嗯,給我你的QQ吧,你要是有劇本了就找我

  兔子愛吃草須臾:啊,哦 71532678

  兔紙不吃草:嗯許奕?我加了

  兔子愛吃草須臾:看到了。

  楊銘看著許奕的名字覺得有點眼熟,再看了一下微博上面眾人的留言,他才想到了。自己以前給許奕寄過月餅,而且很湊巧的,這個人的地址就住在自己對面。雖然有點驚喜聽劇的人就住在自己的對面,不過他一向不喜歡把網絡上的聯繫扯到現實中,所以他還是去了快遞公司,不過填的不是自己現在居住的地址,而是老家的。

  這樣就不容易被發現了。楊銘想。

  3、

  楊銘回到家的時候就看到了一個人站在了窗戶前面,低著頭不知道幹什麼。

  他放重了腳步聲,才看到那個人轉過頭來,原來是住在他對面的許奕。

  還真巧。楊銘想,昨天剛和他聊天今天就面對面了。

  許奕在窗檯上放著筆記本,開著文檔,他聽到楊銘的腳步聲就往旁邊移了移,方便楊銘開門。

  楊銘今天好像忽然來了興致:「你鑰匙又沒帶啊?」

  許奕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人家是在和他說話,點點頭:「嗯。」

  「鎖匠還沒來?」楊銘笑問。

  這下許奕是真的愣了:「我忘了打電話了……」

  說著連忙從口袋裡面拿出自己手機,正要打的時候被楊銘阻止了:「今天是星期天。」

  「……」許奕把手機放回口袋裡面,有些苦惱的撓撓頭,「那怎麼辦啊。」

  楊銘聳肩,打開門:「我也不知道。」

  許奕看著楊銘進了門,轉過頭看著自己的電腦有點不知道怎麼辦。

  沒過一會楊銘又開了門,看許奕還在有些奇怪:「你不去你朋友家住一晚嗎?」

  許奕的臉有點紅:「朋友都在外地。」

  「哦。」楊銘點頭,「你的意思是你沒地方去?」

  「嗯。」許奕也點頭。

  「那你等會,我去扔個垃圾。」楊銘說,「晚上你住我家好了。」

  「好謝謝啊……」許奕轉過身開始收拾自己的電腦,楊銘則是下樓扔垃圾。

  許奕進了楊銘家,他們兩家因為是對面,所以家裡的格式都是差不多的。

  但是許奕一進來,就有一種和自己家裡不一樣的感覺。

  「你知道的,這裡沒有客房。」楊銘站在旁邊說道。

  許奕馬上會意:「沒關係,我睡沙發就可以。」

  「嗯,廚房有泡麵,蛋和火腿都在冰箱裡面,餓了自己弄。」楊銘對著許奕說道,「我先回房間做事了,客廳隨便你坐,別弄太亂就可以。」

  「好謝謝。」

  許奕很感謝楊銘這樣的安排,他不喜歡別人共處在一個空間。

  他把電腦擺上了茶几上,開始繼續挑選好的劇本。

  昨晚上他仔細想了一下,他沒有做過什麼劇,肯定是要找別人幫忙的。可是他想自己挑選一部小說。

  也安:喲呵,你今天竟然上了,沒去你的小黑屋裡面畫畫啊?

  許奕:/鄙視成天不更新的人沒資格說我

  也安:我不更新是因為我很忙我很忙我很忙親愛的

  許奕:/鄙視

  許奕:你有沒什麼小說沒做成廣播劇的?

  也安:我總共就兩本,一本已經做了,另外一本沒有。幹嘛?

  許奕:我想做廣播劇啊……在選劇本

  也安:給誰配?

  許奕:就那個歌舞昇平裡面的沈爸爸

  也安:哦那就不適合他了,去找剪刀的種馬文吧

  許奕:真的不可以麼

  也安:我的不適合他

  許奕:哦

  也安:剪刀的授權我可以幫你去要哦~

  許奕:不用,我自己來

  也安:這麼認真麼

  許奕:必須的,昨天微博你沒看到麼

  也安:不上微博,天天有私信煩死了

  許奕:那我給你解釋,我昨天踩到了兔紙不吃草的樓層,我可以幫他做一部劇

  也安:= = 你幫他做劇了你有什麼好處,你就一畫畫的,你認識誰啊

  許奕:那我就畫畫麼,其他的人我再找別人幫忙啊

  也安:你不嫌累的慌啊

  許奕:不,快給我找一本好點的小說

  也安:好小說都被做爛了

  許奕:那怎麼辦

  也安:哥給你寫劇本,你要什麼題材的

  許奕:/鄙視你不靠譜,不要你

  也安就沒有再回覆。

  許奕有些奇怪,平時這麼開玩笑也安也沒有鬧情緒什麼的,今天怎麼就鬧起來了?

  許奕:???

  也安:剛才剪刀給我彈視頻窗口,顧著罵他去了……

  許奕:……你們不要這麼甜蜜

  也安:孽緣一場

  許奕:回正題啊,我要劇本啊!

  也安:說了哥給你寫,正好最近不想更新了

  許奕:……你什麼時候給我

  也安:明後天吧,腦袋裡面有個構思了

  許奕:不要太長,人物形象飽滿,劇情完整,懂不懂?

  也安:我儘量,親,請期待

  許奕這下才滿意的關了和也安聊天的窗口,他伸手從口袋裡面拿出煙,正要點燃的時候楊銘從房間出來看到了:「不准抽煙!」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許奕把打火機關了放到一邊,從兜裡拿出了一根棒棒糖放到嘴巴裡面:「吃棒棒糖總可以吧。」

  「一看你就知道你是宅男,不運動還抽煙,身體都被糟蹋了。」楊銘坐到了沙發上說道。

  「趁年輕多宅宅。」許奕含著棒棒糖說。

  「對了,你這麼宅,還沒有朋友。是做什麼的?」楊銘好奇。

  「我有朋友。」許奕很嚴肅,「只不過他們都在外地而已。我是畫畫的,在家裡畫插圖的那種。」

  「好吧,你的朋友在外地。」楊銘點頭,「你的職業是不是賺的挺多?」

  「還好吧。現在畫畫也和寫字的一樣了,人越來越多。出名就賺得多不出名就賺的少咯。」

  楊銘帶著笑意看他:「你還挺看得開。」

  許奕聳肩:「看不開也沒辦法啊,總要吃飯的麼。」

  「對了。」許奕拿出自己嘴裡的棒棒糖,「你叫什麼?」

  「楊銘,你呢。」

  「揚名立萬?」許奕笑。

  「不,是銘記的銘。」

  「我叫許奕。神采奕奕的那個奕。」

  「看你現在的樣子,還真是沒有你名字那麼美好。」楊銘用一根手指撐著自己下巴說道。

  「嗯?」許奕歪頭看。

  楊銘伸手揉揉他的頭:「一副無精打采的倒霉樣子。」

  「這應該是人之常情吧。」許奕避開楊銘伸過來的手,「換做你鑰匙忘記帶了跑別人家裡也一定會這樣的。」

  「對不起。」楊銘聳肩,「我出門前從來把自己好好檢查一番,就算是我真的倒霉鑰匙掉了,到你家裡我也是會很心安理得的。」

  「……不要用這麼鄙視的口氣和我說話!我要做正經事!」許奕頓了一會說。

  楊銘摸摸自己的鼻子,心想欺負自己小宅男粉絲的感覺還真是不錯。

  4、

  楊銘被許奕趕回了房間,楊銘看著外面還發著光的電腦,聳聳肩,自己關燈上床睡覺。

  第二天他起的很早,穿好衣服出房間的時候許奕沒有睡在沙發上,而是把電腦合上了直接趴在旁邊睡著了,電腦的電源還閃著光。

  看樣子應該是工作太累了,所以打算瞇一會,結果瞇了就再沒起來。

  楊銘好笑,進了廚房開始弄早餐。

  他對早餐是很講究的,他喜歡自己弄豆漿,然後做一種蛋糊來吃。

  楊銘看了看外面睡著的人,猶豫了一下,加大了份量。

  許奕睡醒的時候楊銘已經走了,許奕揉揉眼睛心想楊銘還真是放心,楊銘還留了張紙條壓在了本子下面。

  桌上有早餐,冷了拿去熱一下。

  許奕往桌子上看去,還真看到了吃的。

  也不講究熱不熱了,他從洗手間裡洗漱出來就直接開始吃了。

  吃飽喝足了,許奕看看時間,鎖匠貌似還沒有上班,楊銘如果是去上班估計也不會很早回來。

  那就再坐一會好了。許奕想著,打開了本子。

  右下角的企鵝圖標已經跳了很久了,許奕點開一看,是也安傳過來的文件。

  也安:完工

  許奕:這麼快?!

  沒有回覆,看來是也安已經下去睡覺了。

  文件接收的很快,是一個很小的文檔,許奕看了下篇幅,不很長,他估摸了下,一期應該就可以了。

  許奕挪了挪位置,點開文檔開始看下去。

  看完之後許奕感覺自己的頭髮都一根根豎起來了。

  許奕:你來人間一趟,你要看看太陽。這句話在結尾實在是太虐了……

  許奕:你這劇本應該寫成小說的啊!!!

  劇本情節很短,其實就是一個生活在黑暗裡面的殺手,愛上了一個女醫生的故事,最後女醫生因為殺手而死,只在自己的日記本上寫下了這句話。最後殺手站在陽光底下,念出了這句話然後自殺。

  劇情很狗血,但是狗血的劇情從也安的筆下寫出來,感覺立馬就不一樣了。

  許奕又將劇本從頭到尾看了一遍,沒看到什麼明顯的硬傷,他想了想,把劇本離線給了兔紙不吃草。

  說實話,許奕對於劇組人員還真是沒有什麼想法。

  如果全給兔紙不吃草去安排,顯得自己很沒有誠意。

  可是他自己又只是一直默默的粉著兔紙不吃草,還真是什麼人都不認識的呢。許奕有些苦惱。

  正在這時候,自己的企鵝傳來了一陣咳嗽聲,他點開一看。

  你好,也安說也許你需要我的幫助^^。

  暱稱是花開同賞,許奕心想也安真是太給力了,果斷點同意。

  很快企鵝就鬧了起來。

  花開同賞:策劃有人了嗎?

  許奕:木有,需要你的help

  花開同賞:好呀,不過我還是想要說一句

  花開同賞:你的RP實在太好了

  許奕:呵呵

  許奕:給你發個劇本

  花開同賞:嗯,主角的CV是兔紙不吃草?

  許奕:是的,我可以做美工畫海報

  花開同賞:哦……你的意思是你不參加配音?

  許奕:不參加

  花開同賞:好,我看一下劇本,找到合適的CV會和你說的

  許奕:thanx

  花開同賞看了劇本回來驚訝到了。

  花開同賞:這劇本竟然是也安寫的嗎?

  許奕:對啊

  花開同賞:你面子太大了

  許奕看不懂這幾個字後面的意思,他猶豫了一下,沒有回覆。

  閒下來了許奕才想起來還沒有打電話給鎖匠。

  他從口袋裡面摸出自己手機,剛接通那邊就笑了:「你又忘了帶鑰匙出門啊?今天夠早啊,不過我這邊還有一個人的事情呢,可能會晚點。」

  「哦。」許奕應了一聲,電話掛斷了。

  最後楊銘回來的時候看到許奕還坐在自己的沙發上,有點被嚇到:「你幹嘛不回家?」

  許奕愣了愣:「我打電話叫鎖匠他到現在還沒來。」

  楊銘扶額:「是不是你沒催他他就在家裡喝點小酒什麼的。這麼長時間都在別人家裡你還真待得住。」

  「為什麼待不住?」許奕問,「感覺你這邊和我家差不多啊畫畫還比家裡有效率……」

  「你在畫什麼?」楊銘忽然把頭伸到了電腦面前,「咦你這畫的不就是我麼。」

  「……別自戀。」許奕沉默了一會說道。

  「誰自戀了。」楊銘說,「你看看這臉型看這身材難道不是我麼。」

  「行了,你想要就直說麼,我畫完就送你。」許奕不耐煩推開楊銘。

  楊銘被推開也不生氣:「你說的啊,這圖還挺好看的,畫大點給我做桌面。」

  「知道了。」許奕頭也沒抬起來。

  「你現在回不了家,中午你要吃什麼?」楊銘忽然問道。

  許奕抬頭:「你不能給我做嗎?就像早上一樣……」

  「可以給你一包方便麵。」楊銘說。

  「吃那個腦袋會變傻的。」許奕很是認真。

  楊銘一笑:「那你就餓肚子唄。」

  許奕看著楊銘進了廚房也不出聲,低頭自顧自的塗。

  最後楊銘倒是捧了兩碗出來:「過來吃飯。」

  「我不吃方便麵。」許奕可有骨氣了。

  「不是方便麵。」楊銘一臉鄙視,「QQ面,算你走運冰箱裡面還有一包。」

  這下許奕要是再鬧彆扭還真是他自己不知好歹了,他磨磨蹭蹭地把電腦合上就坐到了飯桌前。

  先瞅了眼楊銘的方便麵,上面飄著一個黃燦燦的荷包蛋,再看看自己的,清湯白面木有蛋。

  楊銘看他的動作就知道他在想些什麼,略帶了些鄙視的情緒說道:「你的荷包蛋在下面。」

  許奕沒回答,筷子從碗底挖出了一個蛋出來。

  「你的手藝還挺好的。」許奕咬著蛋說,「荷包蛋做的還挺香。」

  「……專精而已。」楊銘沉默了一會說道,「你到底打算什麼時候回去?」

  「我家門打開了就回去。」許奕說,「不過我回去了之後還可以來你這邊吃飯嗎?」

  楊銘深呼吸:「你是打算被我包養嗎?」

  「不。」許奕說,「我自己會賺錢。」

  「哦,那不行。」楊銘說。

  「為什麼?」許奕問。

  「你又不是我的誰,我幹嘛給你做吃的?」

  5、

  許奕咬著麵條愣愣看著楊銘,然後說道:「你的意思是我如果是你的誰了你就給我做吃的嗎?」

  「你能是我的誰?」楊銘笑。

  「我是你的鄰居啊……」許奕說。

  「幸好你沒說你是我的奶茶。」楊銘開玩笑。

  「不要這麼沒品位。」許奕鄙視。

  「吃你的面去。」

  吃飽喝足兩個人各自上網,楊銘也很有興致的把電腦搬了出來,敲擊鍵盤的聲音絡繹不絕。

  楊銘上了企鵝,就看到了許奕傳過來的離線文件。

  他有些驚訝覺得許奕的辦事效率還挺高的麼,劇本這麼快就選好了。他抬起眼皮瞅瞅不知道幹嘛的許奕,點開劇本想看看是什麼小說改編的。

  結果一看根本沒有原作,而是直接在編劇後面署上名:也安。

  也安這倆字就是大手的象徵啊,擲地有聲妥妥的。

  楊銘覺得自己都不用看劇本就知道自己會好好配。

  最後一部劇竟然是會和也安的再次合作,感覺有種天上掉餡餅的感覺。

  兔紙不吃草:哦~速度很快嘛~

  許奕:啊你來了啊

  許奕:加群加群~

  兔紙不吃草:人都定了?

  楊銘這下是真的驚訝了,這才過去兩天不到,劇本好了連人員都好了?

  許奕:不是啊,策劃說先進群

  兔紙不吃草:哦嚇死我了

  兔紙不吃草:策劃是誰?

  許奕:花開同賞

  兔紙不吃草:……how old is she?

  許奕:我不知道

  兔紙不吃草:沒幽默細胞,我說怎麼老是她

  許奕:是她不好嗎,也安推薦的

  兔紙不吃草:也不是,她很厲害,就是我的劇有接近一半都是她策劃的,感覺太熟了反而不好調戲了呢~

  許奕:/鄙視

  兔紙不吃草:對了,你和也安很熟嗎/可憐

  許奕:還好吧……說過幾句話……

  兔紙不吃草:他平常說話是不是和文章裡的主角一樣?有點嚴肅還有點黑色幽默?

  許奕想了想,然後回覆道。

  許奕:不,其實他是個流氓

  兔紙不吃草:/驚恐你被他流氓過?

  許奕:沒有,透過現象看本質而已,他表面還是很衣冠禽獸的

  兔紙不吃草:→ →現在打死我我都不相信你們不熟

  許奕:打死

  兔紙不吃草的入群申請通過了。

  花開同賞:hi

  兔紙不吃草:你好

  花開同賞:別揣著明白當糊塗

  兔紙不吃草:美人好!

  花開同賞:劇本看過沒?

  兔紙不吃草:看了!

  花開同賞:很好。海報君,你的海報有靈感了嗎?

  許奕:有的有的

  花開同賞:很好

  花開同賞:對了,我覺得女主還是挺適合泉石交鳴這個妹子來配的,你們有意見不?

  許奕:我不認識這妹子,你問我幹嘛

  兔紙不吃草:是一段音再說

  花開同賞:你不看看這群裡幾個人,就三個!人不多自然全是官懂不懂~

  花開同賞:我可以找她試音,但是你們是想招人呢還是我們自己找?

  花開同賞:自己找我還是有點眉目的,招人就有點麻煩了。

  兔紙不吃草:你處理你處理

  花開同賞:喂,這是你的最後一部劇好不好,我想做的好點好不好,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兔紙不吃草:哈哈,這有啥。最後一部劇有什麼意義麼,江湖不見就不見了還弄那麼煽情做什麼,和以前一樣唄,挺好的

  花開同賞:不理你了,原班人馬吧,CV我去勾搭,好在人物不怎麼多

  接著便出現了一個接一個人的加入了群裡,進來第一句話都是打招呼。

  楊銘和這些人還是挺熟悉的,不一會就聊的不可開交。楊銘聊天的時候又看了一眼許奕,許奕的手放在鍵盤上,盯著屏幕不知道在想什麼。

  楊銘本來想催他叫鎖匠來開門,看他一副沉思的樣子又覺得算了,反正下午的時間還很長。

  傻傻家的蠢蠢:你拍一我拍一,晚上有個歌會滴

  蠢蠢家的傻傻:你別犯傻

  非月:是Clarify的歌會咩?

  傻傻家的蠢蠢:點頭

  兔紙不吃草:那個coser?

  蠢蠢家的傻傻:嗯,據說他想叫你去的0v0

  兔紙不吃草:叫我去?我和他又不熟,圈子完全不一樣去幹嘛

  非月:他是你的粉呀

  兔紙不吃草:漏,不是說他各種PS嗎……我怕我看到他就跟看到鬼似的,雖然見不著面

  非月:閉嘴!PS你妹!我看過他現場的QAQ,妝也是現場畫的,很好看的真的

  非月:黑黑們總是無孔不入無點不掐QAQ你懂的,所以我要守護我的clarify大人/害羞

  蠢蠢家的傻傻:別丟人了你!

  兔紙不吃草:我忽然想到……到底是從什麼時候網配網翻畫手寫手coser圈子都攪在了一起來個一鍋端的歌會的?

  非月:0 0 不知道

  傻傻家的蠢蠢:……你都是半隻腳踏出圈的人了,你還計較這個幹嘛

  兔紙不吃草:好奇一下,還真是有點不喜歡的感覺

  蠢蠢家的傻傻:大勢所趨,何必逆流而行呢

  傻傻家的蠢蠢:順之則昌,逆之則亡

  兔紙不吃草:= =+ 表達我的情緒而已!

  蠢蠢家的傻傻:那就允許你偶爾說一次真話吧

  許奕:0 0

  非月:咦新人?

  非月:求壓倒求調戲!

  兔紙不吃草:不可以,這是我的小粉絲,我罩著的!

  非月:凸凸凸凸凸,瞎了我狗眼

  許奕:摸摸

  非月:妹子你好萌哦,可以求壓倒嗎

  許奕:……我不是妹子啊……

  兔紙不吃草:撓牆!

  楊銘打完抬頭看了一眼許奕,臉色淡淡看不出情緒。

  非月:一時失手一時失手

  非月:既然不是妹子就留個兔紙好了,求攪基

  許奕:你不要這樣,女孩子要文雅矜持一點。

  蠢蠢家的傻傻:文雅!

  傻傻家的蠢蠢:矜持!

  蠢蠢家的傻傻:媽的這輩子都和這個叫非月的女人扯不上關係

  傻傻家的蠢蠢:她是粗魯的代名詞,她是奔放的代表!

  非月:你們兩個,閉上你們的嘴。

  楊銘臉上咧出一個大笑。

  兔紙不吃草:你們可以真的可以更歡脫一點

  許奕:哈哈

  楊銘又抬頭看許奕,發現他臉色依舊淡淡,看著群裡還在的哈哈兩個字,他心裡有點涼。

  既然網絡和現實戴的是兩張面具,那麼是不是也有可能,他所說的喜歡,也只是另一種形式的到不了現實的笑呢?

  6、

  楊銘起身去給自己倒了杯水,期間敲打鍵盤的聲音依舊沒有停下。

  楊銘出了廚房看著一直在電腦前的許奕說道:「鎖匠還沒來?」

  許奕愣了一愣,然後點頭:「沒來。」

  楊銘喝了一口水哦了一聲,就沒再說話。

  倒是許奕現在摸不清他的想法,偷偷把自己腦袋從電腦面前看著坐在那裡的楊銘。

  楊銘把水杯放到了一邊,群裡依舊很熱鬧。

  倒是自己企鵝上跳動著一個私聊。

  許奕:這些人都真熱情

  楊銘一笑:嗯

  許奕:你怎麼不去聊天呢

  兔紙不吃草:不想聊了

  許奕:哦

  兔紙不吃草:嗯

  楊銘把窗口給關了,許奕坐在不遠處看著屏幕上面的聊天記錄。

  應該每個人都有這種經歷吧,面對自己喜歡的人,反而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能說出來的只有我很喜歡你啊要加油啊,然後得到一句謝謝便開心的要死。

  即使人家對你冷淡,或者心情不開心的時候也不能明目張膽的問,如果他討厭別人問這個呢,你又是誰可以讓他對你傾訴呢。

  許奕默默把聊天記錄保存起來,就關了窗口盯著屏幕瞧。

  盯了一會,才發現所有的窗口已經被關了。

  他本來就不習慣和太多人聊天,群早早屏蔽了。企鵝上面的其他人除了兔紙不吃草之外其他人都是掛著閒事勿擾之類的牌子,當然就算是沒掛著許奕也不會找他們說話。

  許奕注意到,楊銘那邊也沒有鍵盤聲,就是不知道他在幹什麼。

  其實楊銘什麼也沒幹,只是在看小說而已。看小說時最不好被打擾,因為會忘記前面看的內容。

  所以這個時候的企鵝從來都是換上了自動回覆,時常在楊銘注意到企鵝的時候出現了這種狀況。

  XX:兔紙!

  兔紙不吃草:嗯

  XX:音好了嗎!

  兔紙不吃草:嗯

  XX:發我郵箱了嗎!

  兔紙不吃草:嗯

  XX:……尼瑪沒有啊!

  兔紙不吃草:嗯

  XX:……你別告訴我這是自動回覆

  兔紙不吃草:嗯

  XX:擦!寨見!

  然後這個時候楊銘就得慢悠悠回覆一條,不好意思剛才是自動回覆~

  這種自動回覆最是惹得別人天怒人怨了。

  楊銘看小說,許奕不知道幹什麼。一下子房間就冷清了下來。

  許奕忽然覺得有點不習慣,房間裡有著另外一個人卻無聲無息,這感覺真是詭異啊。

  忽然許奕手機響了。

  「喂。你好啊,我是鎖匠,早上我忽然有急事就沒過來了。現在你方便嗎?」

  「嗯。」

  「那我過去了啊。」

  「嗯,到了打電話給我就可以了。」

  「你要回家啦?」在許奕掛了電話之後楊銘說道。

  「是啊。」許奕應了一聲。

  「哎喲還真有點捨不得你,走好哦。」楊銘說道。

  「……」許奕沉默了一會,「我就住對面,還是可以經常過來的。」

  「你過來幹嘛?」楊銘一副驚恐狀。

  「吃飯啊。」許奕應得很是理所當然,「你QQ多少?」

  「做什麼……」

  「要把圖給你啊,不然你以為我很想和你聊天麼。」許奕鄙視。

  「哦哦……」楊銘應聲,「你等下,我企鵝很少用,我得找一下找一下找一下~」

  楊銘從自己的企鵝面板上的其他的我群組裡面找出一個看起來比較靠譜的比較像大號的QQ號,念了出來。

  「我加過去了。」許奕說。

  「嗯,看到了。」楊銘一邊應著,一邊火速登錄點了同意並添加。

  「我畫完就直接給你了。」許奕查看了下資料,然後驚訝,「你資料填的女?」

  「很奇怪嗎。」楊銘說。

  「你男的填女的幹嘛。」許奕不解。

  楊銘沉默一會:「……行事方便。」

  「你又不是臥底……」

  「你管我?」楊銘反問道。

  這下許奕不說話了,楊銘也不說話了,房間又安靜了下來。

  「你一個人在家裡都是吃什麼?」楊銘忽然問道。

  許奕愣了一下,然後道:「看心情啊,都不定的。麵包和麵條是吃最多的。」

  「自己下?」

  「是的,我不喜歡吃方便麵,太噁心了。」許奕說道,「問這個幹嘛?難道你是想改善一下我的伙食嗎?」

  「可是我更喜歡吃方便麵。」楊銘說。

  「你吃方便麵我吃其他面就可以了,反正都是你做,我不怕麻煩。」

  「臉皮真厚。」

  鎖匠已經到了,許奕出門去看著,東西還留在楊銘家裡。

  鎖匠看到了就笑道:「這次他終於肯放你進去啦,我還以為你們家鄰居很冷漠呢,平常看到你都不幫忙一下。」

  「不會啊,他人很好的。」許奕說。

  「那你以後鑰匙再沒帶不就可以去對面了?」鎖匠笑道,「好了。」

  「嗯,謝啦。」許奕付了錢就轉身回楊銘家把自己的東西都帶了出去。

  「拜拜~」楊銘在後面說。

  「再見。」許奕說道。

  回到了自己家許奕就感覺到另外一種氣息,桌子上還有一包沒拆開的麵包,許奕隨手從上面撕下一片吃,把電腦都放好,坐到了沙發底下就開始畫畫了。

  畫的是之前楊銘跟他要的那張,剩下的也不多,早些畫完然後待會可以過去蹭吃的。

  許奕看著桌子上冷冰冰的麵包,他心裡還是比較喜歡熱乎乎的食物。

  屏幕右下角開始跳動著也安的頭像,也安上線了。

  也安:我是不是很棒

  許奕:是的

  也安:有沒有以身相許的衝動

  許奕:沒有

  也安:真傷心

  許奕:你這是受到了刺激麼?

  也安:嗯?怎麼說?

  許奕:你不覺得你今天說話的語氣跟high完了的感覺一樣嗎

  也安:……你才剛high完

  許奕:你應該更銷魂

  也安:呸

  許奕:說正經的,你那劇本不改小說看看?

  也安:不,我只熱愛甩段子

  也安:而且我沒時間我沒精力,我真的好忙哦

  許奕:時間就像是海綿

  也安:我被搾乾了,一滴都不剩

  許奕:→ →不是我想歪

  也安:收起你那副總是YD得臉

  許奕:你自己總這樣還說我!我不理你了!

  也安:畫畫去哦?白白

  許奕:你太無情了

  也安:會有兔子替我愛你

  7、

  許奕:……

  許奕狠狠地把窗口關了,在心裡朝也安比了個凸。

  可是忽然心情就變得不好了,也沒有心思畫畫了。

  自己雖然在微博上說了什麼給我個機會勾搭到你啊,什麼QQ也加了,也呆在了一個劇組。甚至有時候可以看到他和親友的聊天。

  但是這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卻一天天加深了。

  就好像如果兔子本人站在了他的面前,也像是一個陌生人。和自己心目中期待的關係不一樣。

  他期待的關係應當是像和也安一樣的,隨性的,用著與眾不同的語氣的,有話就說沒話就晾但是窗口不會關掉的那種關係。

  這樣子,明明存在在好友裡面,沒有必要就不會說話的感覺……還真是討厭啊。倒不如開始那樣自己一個人默默萌著的時候。

  現在……就算有那麼多人羨慕他,有這種機會和兔子距離這麼近。但是這種事情,就是如人飲水。

  他始終還是貪心的。許奕伸出手摀住自己的額頭,想了半天想不出個所以然,最後他決定。

  頭一歪,就趴在了茶几上睡著了。

  許奕站在一個房間裡面,面對著一個牆壁按著按鈕。

  一瞬間自己跑到了另外一個房間,旁邊有個人跟著一直說著不對不對不對,要回去要回去。

  許奕一直按一直按一直按,卻總是按不到原來的那個房間。

  他很急,急的他醒了。

  許奕抬頭掃了一眼牆上的表,已經到了晚飯時間了。

  因為睡得有點久,他的頭暈乎乎的有點疼。他揉揉腦袋,回想到了剛才做的夢。

  莫名其妙的夢。許奕想著,起身去廚房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下鍋的。

  設想很美好,現實卻很悲劇。許奕望著自己空空如也的冰箱有點欲哭無淚,怎麼一天沒回來冰箱就變空了呢。

  許奕望望外面的天色,覺得現在出門實在不是他所願。

  所以他登登地出了門跑到了對面去,扣扣兩下門就被敲開了。

  「你幹嘛?」楊銘打開門問道。

  許奕眨眨眼睛:「不是說好了麼,一起來吃晚飯啊……」

  「我什麼時候答應你了?」楊銘感慨。

  「咦難道你不是默認了的嗎……」許奕說。

  「沒有,你錯覺了。」楊銘說。

  「……我剛才做噩夢了。」許奕忽然說道。

  「哦,跟我有關係?」楊銘反問。

  「有!」許奕挺胸,「噩夢裡面的那個壞人聲音就很像你的!」

  「別有事沒事賴我身上,離我遠點。」楊銘說著關上了門。

  許奕站在看著關上的門摸摸鼻子,不知道楊銘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意思。

  剛才他還有一點忘了說了,噩夢裡面的那個聲音同時也很像他一個喜歡的人的。不過既然忘了就算了吧,估計楊銘也不會喜歡他提到這個。

  許奕又在門口站了一會,樓上補習的孩子也回家了,看到他站著的樣子覺得有點奇怪:「在這邊面壁嗎?」

  許奕一笑,難得的開了玩笑:「不,我是在等投喂。」

  小朋友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回到了家中。

  許奕看著關的緊緊的門,覺得自己不如回家吧。

  忽然面前的門就打開了。

  「進來吧。」許奕當然是立馬進門。

  「剛才在燉蛋,趕著進來熄火順手就把門給關了。」楊銘解釋道。

  聽到瞭解釋許奕表示很是理解:「沒關係沒關係。」

  「隨便坐。」楊銘道。

  許奕點頭:「我知道我知道。」

  「別跟復讀機似的……」楊銘看了一眼許奕,「有沒有什麼忌口的?」

  「沒有。」許奕馬上說,「可是我比較不喜歡吃不健康的食物。」

  「比如?」楊銘挑眉問。

  「海鮮之類的。」許奕說,然後猶豫了一下,說道,「你確定你不是被外星人綁架了一次再回來嗎?」

  楊銘皺眉:「什麼意思?」

  「你忽然這麼關心我,我有點不習慣。」許奕再次猶豫了一下。

  「……」楊銘進廚房把火關了,端出了熱騰騰的蛋湯,「你還是閉嘴吧。」

  「那我就不能吃東西了。」許奕抗議。

  「我的意思是讓你別貧嘴,不然就給你下毒。」楊銘瞥了他一眼,「進去裝飯。」

  許奕走進廚房:「那個東西在哪?」

  「碗櫥裡面,找一下總是有的。」楊銘已經坐到了飯桌前。

  「哦。」許奕端著兩碗飯出來之後坐到了餐桌前,然後愣住了,「你是不是很恨我?」

  「你早該知道呀。」楊銘笑道,「其實只是湊巧,誰知道你不吃海鮮。」

  餐桌上三菜一湯,兩道菜是海鮮,剩下一道是炒菜。

  「吃青菜吧。」楊銘笑瞇瞇說道,「還有蛋湯,有益健康。」

  「……哼。」許奕只能發出這麼一個聲音。

  「以後注意啦,你今天人品比較不好而已。」楊銘說。

  許奕眼睛一下發亮:「以後也可以來嗎?」

  「……噢不,我的意思不是這個。」楊銘急忙否認。

  「不行不行,你其實已經有很隱晦的暗示我了,我一定要領會!」許奕興致勃勃的喝了一口湯,「我一定不辜負你的意思。」

  「可以了!閉嘴吃飯你!」楊銘把飯吞了下去對著許奕呵斥道。

  許奕很委屈,把筷子放到桌子上真的閉上了嘴。

  楊銘很是無力:「別鬧,張嘴吃飯不要說話。」

  許奕張開嘴吃了飯。

  看著許奕一直頻繁的扒白飯吃菜喝湯扒白飯吃菜喝湯扒白飯吃菜喝湯,自己則是悠閒地剝蝦皮,不由感慨果然人生就是有對比才幸福。

  吃完了飯許奕收拾碗筷,楊銘對他這種自覺性表示很滿意。

  兩個人都呆在廚房裡面,許奕洗碗,楊銘在旁邊洗水果。

  「你還挺會過日子的啊……」許奕說道,「晚飯之後還有水果。」

  楊銘啃著一個蘋果說道:「今天順便而已,買了點蘋果。」

  「不打算給我來一個麼?」許奕問道。

  「啊?」楊銘道,「你怎麼吃?」

  「切成小片,牙籤插一個給我吃。」許奕說道。

  「我切完你的碗都洗完了吧。」楊銘咬著蘋果。

  「我慢慢洗,你快點切就可以了。」

  「靠。合作無間嗎。」

  8、

  楊銘再拿了一個蘋果過來,先咬住了自己的蘋果然後騰出手來去洗許奕的蘋果。

  就在拿出水果刀想要切開的時候,許奕阻止了:「要削皮!」

  楊銘瞥了一眼水池,把水果刀放到了木板上,拿下嘴裡的蘋果:「我把皮弄完你手都要干啦,結果最後等到的是一個蘋果核。」

  「不要這麼誇張好麼……」許奕還是漱碗。

  楊銘沒說話,把蘋果再次咬住,拿起水果刀開始切蘋果。

  刷刷兩下,蘋果分成四塊。

  許奕驚訝:「你分這麼大讓我怎麼吃?」

  楊銘很淡定:「我一直都這麼分的啊,和切橙子一樣,方便快速安全清潔。」

  「……」許奕覺得自己該加快洗碗的速度了。

  楊銘把水果刀給放好,然後看看許奕滿是泡沫的手,用自己的手拿起一塊的蘋果遞到了許奕嘴邊。

  許奕有些疑惑地看楊銘。

  楊銘一挑眉:「不吃?」

  許奕張嘴咬了一口:「我只是奇怪你怎麼不用牙籤。」

  楊銘看著手機另外半截的蘋果,拿也不是放也不是,只後悔剛才怎麼沒切小點,讓許奕一口吞進去。

  好在許奕也勉強算善解人意,很快就把剩下半截給吞了,楊銘把手縮回來才開口:「其實我的手比牙籤乾淨。」

  「其實我不是介意這個。我介意的是等會蘋果氧化了會變的很噁心,我就不想吃了。」許奕說道。

  「塞也要塞下去。」楊銘咬了一樓蘋果,聲音清脆,「反正你碗快洗完咯。」

  說完,吃下最後一口蘋果,把蘋果核扔進了廚房的垃圾桶裡。

  許奕一個人默默加快了漱碗的動作,真慶幸剛才沒有真的特意放慢速度。

  把手洗乾淨之後許奕端著三塊蘋果的盤子到了客廳。

  楊銘卻沒有回房間,而是站在陽台看著外面。

  許奕有些奇怪,走了過去看看:「你幹嘛?」

  楊銘很是鄙視:「你是真的不知道吃完飯馬上坐還有肚子還有各種消化不良的情況發生嗎?」

  「哦我當然知道。」許奕馬上說,「只是我以為你有什麼小女兒情節爆發了需要一個人矯情地看著窗外呢。」

  「閉嘴。」楊銘從許奕手裡的盤子裡拿出了一塊蘋果就開始咬,「你什麼時候回去?」

  「隨時。」許奕回答。

  「那你現在怎麼不走?」楊銘驚訝。

  「其實我是有個很嚴肅的話題和你說的。」許奕吃下了最後一塊蘋果,從旁邊抽了一張紙巾擦乾淨手指,「嗯每天晚上我幫你洗碗怎麼樣?」

  「……你的話外音是什麼?」楊銘頓了頓說。

  許奕驚訝:「你聽不出來嗎?」

  「我只是不知道你怎麼會這麼直接的說出來……」楊銘帶著笑看了許奕一眼。

  「啊?不可以嗎?」許奕有些喪氣。

  楊銘抬手撫了撫下巴:「我沒空買菜。」

  「我有空,我買吧。」許奕說。

  楊銘繼續撫:「我有可能會加班,回來有點晚。」

  「我可以等你的。」許奕再次說。

  楊銘眨眨眼,撫著下巴的手放了下來:「這麼想來這邊吃嗎?」

  「找到一個會做飯的鄰居真的不容易。」許奕很誠懇,「而且你每天一個人吃飯不覺得很淒涼嗎。我人工陪聊包郵只收你一頓飯的錢。」

  「可以了,別亂耍寶了你。」楊銘笑,「買菜收拾洗碗都你幹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我很願意。」許奕說。

  楊銘點頭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很好。我要回房間了,你把盤子洗了就自覺回自己屋吧。關好門謝謝。」

  許奕點頭。

  楊銘放心回了房間,QQ早就跳了很久的留言。

  花開同賞:泉石交鳴這姑娘不錯,你聽聽

  楊銘點擊接收離線文件。

  接收文件的同時,楊銘的女號上收到了許奕發過來的消息。

  許奕:我還不知道你什麼時候下班呢……

  糖糖:……我下午都沒班,中午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許奕:你這個班好生奇怪,竟然下午不用去

  糖糖:我只是去划水而已

  許奕:那我幾點找你?

  糖糖:一點吧。

  許奕:好晚啊

  糖糖:自己買點麵包撐著,愛來不來)_(

  許奕:=_=我知道了

  糖糖:嗯~~

  正好文件接收完畢,音頻也就幾句台詞。

  楊銘聽了感覺還不錯,於是給花開同賞打了個OK。

  姑娘很快就入了群。

  非月:哇焦冥!

  泉石交鳴:嘿嘿。你好呀

  許奕:女主嗎

  花開同賞:是的

  泉石交鳴:你一定是那個RP好到爆的少年了吧XD

  許奕:=_=你……喜歡歐陽少恭?

  泉石交鳴:腦殘粉一隻。

  許奕:哦我記得我以前好像塗了個他的頭像,還沒給人用過。等等我給你找下

  泉石交鳴:你你你是美工大人?

  花開同賞:是的他是。腦殘粉親,開工了

  花開同賞:順便戳兔紙~

  兔紙不吃草:被戳出來了

  泉石交鳴:兔紙大人好!

  兔紙不吃草:摸,你好呀

  花開同賞:親可以開始了。龍套我們來跑,重要的是你們倆的音!

  泉石交鳴:QAQ我會努力的!

  兔紙不吃草:嗯~

  許奕:找到了[圖片]

  泉石交鳴:哇好萌的老闆啊TAT我可以把簽名塗掉當頭像嗎

  許奕:可以啊,隨便塗

  泉石交鳴:謝謝啊TAT

  兔紙不吃草:大午?!你是大午!

  許奕:=_=??

  兔紙不吃草:尼瑪給也安畫封面的,給XX雜誌畫海報和插畫的是你?!

  許奕:對啊是我

  兔紙不吃草: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TAT

  兔紙不吃草:跪

  求留不得海報簽繪……

  許奕:我可以直接給你寄=_=

  兔紙不吃草:不用的,等以後有機會見面了就可以給我了~

  泉石交鳴:默默舉手表示我也要

  非月:+1

  花開同賞:+2可以面基的感覺真是太好了

  楊銘摸下巴,一直不知道自己挺喜歡的一個畫手竟然就住自己對面,這感覺真是微妙啊。

  雖然許奕大午這個名字的知名度沒有那麼高,但是喜歡也安的人一定知道。

  也安出版的兩本書都是大午畫的封面,也安自己也是十分滿意,在後記上寫滿了感謝畫手大午。

  雖然不排除也安因為懶不想寫後記的原因,但如果畫手不給力也安寫滿的就應該是感謝讀者了。

  楊銘忽然間想到,許奕貌似還欠他一張圖。

  9、

  想到就去幹吧。

  楊銘打開自己的小號,點出了許奕的QQ窗口。

  糖糖:喂,我的圖好了沒?

  許奕:快好了,你要不要寫什麼字?

  糖糖:不用……

  許奕:好

  糖糖:簽上你名字

  許奕:嗯

  糖糖:哎喲我好期待哦

  許奕:= = 不要失望就好了

  糖糖:要是沒畫好我讓你不能吃晚飯!

  許奕:哦,那我儘量

  糖糖:快點哦!我去忙了

  許奕:嗯拜拜

  楊銘催完圖就把小號給下了,然後打開了放在桌面上很久了的劇本。

  決定按照花開同賞姑娘的要求,開始錄音!

  小時候楊銘也曾經幻想過,自己如果在某一天真的變成了殺手,是什麼樣子的。

  可是在小學時候他的眼睛近視之後,他就絕望了。因為他認為殺手是不可以近視的。

  雖然後來動了手術視力恢復了,但人也長大了不會再想這麼多的事情了。

  楊銘興致很高,按照自己心中對殺手的定義來配這個角色。

  到了一半的時候他就覺得不對勁了,真的揣摩下來,殺手說的話其實未必都是不近人情的啊!怎麼就一個勁的追求冷漠呢。

  殺手在多次的和女醫生的交往當中喜歡上了她,平時說話之間也會不經意地流露出一些溫情的句子來。

  某天殺手躺在診所的沙發上,女醫生閒來無事念海子的詩給他聽。

  當他聽到「你來人間一趟,你要看看太陽……」他睜開眼睛,轉頭看著坐在窗戶邊的女醫生。

  陽光一下子就傾瀉進來,照的她發出一種柔和的光暈。他的心忽然也就這麼柔軟了下來:「再念一遍這首詩。」

  女醫生轉過頭朝他一笑:「好,那我念我最喜歡的部分吧。你來人間一趟,你要看看太陽,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

  一下午的時間好像也就這麼快,可這個下午就再也回不去了。

  楊銘嘆了一口氣,默默把剛才錄下來的音頻全部刪掉。果真還是要全副武裝對待啊。

  配也安的劇就是這樣,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阿姆雷特。如果把雷特配成了雷點,就是自己自討苦吃了。

  楊銘被返工的次數也不是少的,有時候一句台詞不好就得回爐重造,後來習慣了楊銘每次都會自己先聽一遍,感覺不好的就自覺刪除了。

  這樣,就給了別人一種兔紙不吃草很負責任!質量也很高!的感覺,漸漸名氣就大了。

  其實網配不就圖個消遣麼,速度快質量好的自然就是個個捧著,誰真有什麼閒工夫等你個小粉紅幾百年出一個劇啊。

  不紅,還不就是怪你自己不勤奮麼。

  楊銘整理了下思緒,從頭開始錄一遍下來。

  錄完之後就注意到了花開同賞的私聊:焦冥妹子真給力……一下子就爆發了,她的音已經交給我了……

  兔紙不吃草:其實我也錄完了

  花開同賞:神馬?!難道這次主角都錄好了偏偏龍套都在拖嗎……尼瑪還有海報啊……

  兔紙不吃草:後期呢=-=

  花開同賞:傻傻會給力的,這部劇是來刷新紀錄的

  兔紙不吃草:哈哈~

  花開同賞:不過想一下,這部劇倒不如一直做不完,一做完你就要退圈了=-=

  兔紙不吃草:聯繫不斷就好~以後有什麼新劇可以叫我聽聽看哦!

  花開同賞:嗯嗯,會的

  花開同賞:不過,那個人到底勾搭到你沒有?

  兔紙不吃草:0=0 木有,他都沒有和我聊太多

  花開同賞:一定害羞了

  兔紙不吃草:我猜也是。

  花開同賞:所以你真是不善解人意,怎麼不去先開個口讓人家激動一下呢

  兔紙不吃草:我也害羞的/害羞

  花開同賞:呸,這樣吧,你幫我催催海報好嗎

  兔紙不吃草:我知道你的意圖了,你一定是自己不好意思催人家,所以叫我當槍手!

  花開同賞:你懂就好喏,拜託了你!

  楊銘知道花開同賞一定是跑了,想想自己也確實閒來無事,於是就讓兔紙戳了一下許奕。

  兔紙不吃草:可以畫海報了嗎?

  許奕:可以,不過我這邊還有一張給我朋友的圖要先塗完,會晚點

  兔紙不吃草:給女朋友的?/偷笑

  許奕:呵呵,算是吧

  楊銘一驚:什麼叫算是??!

  兔紙不吃草:啥意思?

  許奕:就是關係還沒正式確定,不過他現在肯給我做飯了,是個好兆頭

  臥槽……楊銘看著屏幕驚訝的說不出話來,許奕說的是他吧是他吧是他吧,不然給他做飯的還有另外一個人嗎!

  等等!算是女朋友是怎麼回事才是重點好嗎!他什麼時候即將成為許奕的女朋友了!!

  兔紙不吃草:哇,你不去告白嗎

  許奕:會的,要等等而已

  兔紙不吃草:她要是被人追走了怎麼辦

  許奕:不會的,我們倆是鄰居,人家做什麼我都清楚

  兔紙不吃草:你太變態了……一看你就是電視裡面那種拿著望遠鏡偷看別人的變態!

  許奕:我那個不嫌棄我就好啦

  兔紙不吃草:你怎麼知道,說不定人家正心裡一個勁兒地鄙視你呢

  許奕:你又怎麼知道?

  呸!我當然知道!楊銘看到這一句話立馬炸了,尼瑪你到底是怎樣啊,YY你鄰居是美女還是真的暗戀我啊!

  楊銘現在實在很想衝到隔壁抓住許奕的肩膀shi命搖,問清楚他到底想幹嘛。

  不過,現在如果衝了過去不就各種表現自己就是兔紙不吃草嗎!楊銘設想了一下,許奕也許會驚訝的說你就是兔紙不吃草?你怎麼不和我說啊,還套我的話。

  這簡直……就是把話鋒轉移到了自己身上啊。

  楊銘想了一想,上了另一個號。

  糖糖:帥哥

  許奕:?

  糖糖:你……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嗎?

  許奕:沒有啊

  ……草。楊銘看著會許奕回覆的這麼快,看樣子是很真實的。

  那難道,他以前的鄰居是個美女?把以前拉到現在真真假假說一下,反正在許奕認為的兔紙查不到。

  實在是憋屈。楊銘現在就是有氣沒處發,以後他媽的上網都別騙人!

  10、

  許奕:有什麼問題?

  糖糖:哦木有

  許奕:難道你是想給我介紹個男朋友?

  糖糖:我想把我妹妹嫁給你

  糖糖:/鄙視

  許奕:我要男朋友

  糖糖:/鄙視我歧視你哦

  許奕:我不歧視你

  糖糖:我哪裡需要你歧視!!

  許奕:那我也不需要你歧視啊,我喜歡男的和你有關係麼→_→

  糖糖:……我是怕你暗戀我

  許奕:暗戀你做的菜還差不多

  糖糖:明天的飯你自己解決吧!!

  許奕:你不要這麼幼稚啊……

  糖糖:寨見!

  楊銘把窗口給關了,深呼吸了兩下,忽然覺得不對勁,他為毛感覺如此怪異?

  自己對面住了個gay不是更好行事嗎!哪天喝醉了酒說不定還能去對面亂個性。

  糖糖已經下了,可是他還有兔子呢。

  楊銘點出另外一個兔子的QQ面板。

  兔紙不吃草:誒,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許奕:唔。0 0

  許奕:好像就是你送月餅的前段時間吧……網絡上聽到覺得挺好聽的,因為自己喜歡一個東西就有個熱情期,所以那段時間對你特別迷戀。

  許奕:後來收到你的月餅,覺得你人還是很好的,就這麼堅持下來了

  兔紙不吃草:這麼說你喜歡我其實不是很長時間了?

  許奕:是啊,你已經進圈這麼多年了,要是我一開始就喜歡你,我也不會到你即將離開了才和你搭上話啊

  兔紙不吃草:這麼想和我說話啊

  許奕:主要是想和你說一聲,喜歡你而已。

  兔紙不吃草:咦,那怎麼剛開始都沒有見你叫我呢?

  許奕:覺得很不習慣而已,你設想一下要是你自己的QQ裡面有一個其實很喜歡的人

  兔紙不吃草:哦……那我還真的不會戳。

  許奕:嗯是啊

  兔紙不吃草:那你現在怎麼和我說這些了呀?

  許奕:怕以後沒機會啦,劇已經開始搞起了,如果你真的退圈把這個號註銷了,我就再也接觸不到兔紙不吃草了。

  兔紙不吃草:哎喲,做什麼說的這麼悲情啊

  許奕:也不算,就是你突然這麼一走,感覺很不負責任似的

  兔紙不吃草:可是網配終究只是愛好而已。

  許奕:嗯,所以我也沒有要求你什麼要留下來啊之類的

  兔紙不吃草:摸摸,我就喜歡你這種明事理的孩子

  許奕:不過還是想說一句啊,我是真的很喜歡你。

  兔紙不吃草:對我的聲音?

  許奕:聲音只是第一印象吧,不過幸好你的聲音是我喜歡的類型,不然也許我們不會有交集

  許奕:其實就是後來閒了去聽你的歌會,覺得你人很好,月餅送來了是真的很好吃。

  兔紙不吃草:那是我媽做的

  許奕:你真有口福,我媽從來不下廚房,都是我爸做

  兔紙不吃草:你爸真賢惠,那你會做飯麼?

  許奕:不會。所以以後要找一個會做飯的人在一起

  兔紙不吃草:哈哈,那你洗碗嗎

  許奕:可以啊,如果順便的話,那個人可以在旁邊洗點水果吃

  兔紙不吃草:很溫情的畫面

  楊銘腦袋裡面設想了一下許奕所描繪的場景,忽然覺得有點點熟悉,做飯洗碗洗水果。

  ……草。一個字慢悠悠地從楊銘的眼睛上跳了下來。

  許奕:日子這樣就過得很幸福了

  兔紙不吃草:嗯呵呵

  楊銘打下這三個字的時候腦袋裡面卻想著另外一件事,每個呵呵的後面都藏著一個SB。

  要不要考慮搬家啊?楊銘咬著下唇想了想,又搖搖頭散開這個想法,要真的對面那個把自己當成假想戀人就揍他,他憑什麼走啊。

  許奕:咦,我可以問一下嗎

  兔紙不吃草:??

  許奕:你有喜歡的人了麼?

  楊銘咧嘴一笑。

  兔紙不吃草:有啊,就住我對面

  許奕:這麼巧,近水樓台?

  兔紙不吃草:是啊,這個人吧有點小迷糊,可是我就愛人這個迷糊勁啊,一拐就走了

  許奕:要真被你拐走了還住你對面?

  兔紙不吃草:你這就不知道了,這叫情趣,人每天都往我這兒跑呢,可勤快了,我就不給他開門

  許奕:他不生氣?

  兔紙不吃草:幹嘛要生氣?

  許奕:你不給他開門他幹嘛還天天去找你?

  兔紙不吃草:能為什麼,不就因為人喜歡我麼

  許奕:哦……其實你也就仗著那個人喜歡你。

  楊銘一愣,許奕的語氣讓他心裡忽然慢跳了半下,猶豫了下,還是回覆道。

  兔紙不吃草:恩是啊,也就仗著人喜歡我。

  許奕:他知道你喜歡他麼?

  兔紙不吃草:不知道的

  許奕:不和人家說說看?說不定她在等你呢

  兔紙不吃草:再說吧……不說這個了。

  許奕:哦。

  兔紙不吃草:你的海報有構思了嗎?

  許奕:有,不會太複雜。現代是我的長項,你放心吧

  兔紙不吃草:/可憐 我知道,我只是想問問你,你家裡還有上次你給那個阿楚姑娘畫的海報嗎……

  許奕:啊?我找找看……

  兔紙不吃草:/可憐 千萬要找到啊……我在淘寶上面沒搶到……

  許奕:其實……那張圖質量不是很高的,我那時候生病,顏色塗的有點重

  兔紙不吃草:我覺得很有感覺啊,貼我牆上每天看一看

  許奕:/擦汗不太好吧

  兔紙不吃草:那我珍藏也好,有沒有有沒有/可憐

  許奕:……有一張,不過被我弄得有點皺

  兔紙不吃草:沒關係,有一張是一張下次連著求不得一起給我可以麼/可憐

  許奕:可以的

  兔紙不吃草:太感謝啦><

  許奕:也沒有多少錢,自己印其實也很省的!

  兔紙不吃草:主要是怕侵權,你知道的,現在的人都很注重版權意識。

  許奕:好,那我到時候漫展給你吧

  兔紙不吃草:你要去哪個漫展?

  許奕:最近一個,也安也去

  兔紙不吃草:……0 0 求抱團,拿本本子一個個簽名……感覺真是太爽了。

  兔紙不吃草:不過我沒見過也安誒,他長得好不好看?

  許奕:好看,特別好看。所以不要和別人說哦,不然他會被圍觀然後我們倆就死了~

  兔紙不吃草:天哪,捧臉,我有種被雷劈了的感覺

  許奕:抱團而已,何必這麼激動

  兔紙不吃草:你不懂身為粉絲的心

  許奕:這麼說我也是你的粉絲啊,我是不是也要很緊張

  兔紙不吃草:性質怎麼一樣啊,你是貨真價實,我最多會說話而已

  11、

  許奕:不要這樣,你讓喜歡聽你說話的我情何以堪

  兔紙不吃草: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啊

  許奕:嗯這倒是=。=

  楊銘看著許奕回覆過來的,感覺接下去也沒有什麼可以聊得話題了。說了一聲就開CE錄音去了。

  他的劇的干音已經是差不多了,所以這個不是念劇本,而是算臨別之前給他的粉絲們的一個小禮包。

  裡面有一些生活必備的東西,比如短信鈴,鬧鈴,電話鈴……還有就是臨別之前的freetalk.

  就隨便說一點,煽情一點。

  楊銘說這些向來是不打草稿的,雖然中間會有點小結巴。

  「呃,玩網配這麼久了,感覺還是覺得很充盈的。謝謝各位小胡蘿蔔的愛,我一直都記得。怎麼說,這段日子應該不會持續下去,但是我覺得我應該不會忘記吧。可能某一天網配不存在了,說不定我就抱著我兒子說你爸以前玩過一個圈子,裡面有很萌的妹子還有少年們,各種可以被推倒。哈哈,不管怎麼說,還是很感謝吧,小胡蘿蔔們是這個圈子給我最大的溫暖。謝謝你們,我是兔紙哦。後會有期啦。」

  說完這段話,楊銘按下了結束鍵,眼眶卻有點熱熱的。

  說不捨得不是騙人的,畢竟這個圈子也佔據了他大學的大部分時間,每個劇都算是他的心血,從心頭上剜下來的。自己用心了自然就擔心別人的評價,壞的評價會一直延續到他的下一部作品當中去。

  這種心情,不是一時半會就可以說的清,也不是一時半會,這種情緒就可以馬上被消除乾淨的。

  楊銘覺得自己以後可能會偷偷去小粉紅,看看有什麼新的CV啊劇啊,自己的朋友們還好嗎,他的小胡蘿蔔們迷戀上了哪一種聲音,這些都會是讓他覺得割捨不下的。

  但是漸漸的,他會因為上班,會因為其他事情,然後減少了去的次數,然後漸漸不去,最後在某一個溫暖的午後,忽然想起自己劇中曾經糾結的一句台詞,打開熟悉的網站懷念一下。

  這都是以後了。

  楊銘所有的音頻已經準備好了,把這些音頻都放進一個文件夾裡,想了想,他又新建了一個文件夾,裡面放上自己用的頭像,還有群裡有趣的截圖。

  比如,一個姑娘問,兔紙不吃草,那是吃什麼呢?另一個姑娘就冒出來,吃胡蘿蔔呀,所以我們都是小蘿蔔頭w

  楊銘那個時候就在看著,可是沒有出去,只是把這段記錄截了保存下來。

  這都溫暖的回憶啊,楊銘嘴角掛著一絲笑容,看著屏幕上一張張滑過去的圖片。

  笑了笑,把東西都弄好。

  右鍵壓縮為:把兔紙給你們吃了。

  楊銘打算在劇的發佈同時把這個禮包送出去,就當做給大家的一個紀念。

  還有許奕,他那個可愛的小粉絲,雖然自己都覺得二次元三次元分清楚,可是真的有一個真人在自己面前還真的是忍不住那種欣喜的感情。

  雖然這麼相處幾天,對他瞭解還不夠深,但是他一定是個好孩子。說不定哪一天真的可以亂性到對面去。

  和他在一起的感覺,還真的是挺輕鬆的。楊銘一笑。

  想了想沒有其他的問題了,楊銘開始卸載錄音軟件,比較好用的他都下了一個備份,現在全部刪了是他怕過幾天忍不住又接了新劇。

  電腦一下子就變得空曠了起來,楊銘忽然想起來,在別人打遊戲的時候,他的日子好像就是接劇看劇本聊天錄音抱團YY,各種往復。

  可是難得,這種日子竟然不覺得無聊。

  果真,還是為了愛。

  打開微博,每天還是那麼多的評論,點開查看都是粉絲們給他道的早安和晚安。

  每一天早晨都和你說一聲快樂。這是楊銘放在微博說明那一欄的東西。

  雖然他自己從來都不是每天上微博說早安晚安快樂。

  楊銘點開隨手發了一個微博:[太陽][太陽][太陽]晚安親們

  回覆總是來得很快,全都是道晚安。

  既然有了這麼多的晚安,那就睡覺去了。=。=楊銘把電腦關了,放好在了書桌上,洗漱完畢上床睡覺一夜無眠。

  第二天,天朗氣清,惠風和暢。

  楊銘把自己收拾好,就準備出門,這個時候卻來了一個電話。

  「喂?」楊銘穿好鞋子。

  「小楊啊……」聽聲音是領導,「你把文件帶到XX路吧,談完了就可以回去了。」

  「哦好。」楊銘說道。

  談完了已經是一點多快兩點了,按照這裡的交通,到家要三點,楊銘忽然有點擔心,不知道對面那個吃了沒有?

  到家的時候楊銘就看到了坐在門口的人,有些無奈的笑了:「你怎麼坐在這裡啊?」

  許奕抬頭:「我鑰匙忘了帶了……」

  「你怎麼天天這樣啊,出來門怎麼扣上了?」楊銘笑,開了自己的門。

  許奕跟了進來:「我怎麼知道你不在家啊,我一敲門以為你在不給我開門呢,我就一直敲啊,等到覺得你真的不在的時候,我一回頭發現我家的門給關了。」

  「你真是……」楊銘接過許奕遞給他的菜,「不會給我打一個電話嗎?」

  「我打了你沒接。我還給你發了短信呢。」許奕頗有些得意揚揚。

  嗯?楊銘拿出自己的手機,發現未接電話上面確實有一個許奕,楊銘點開了信息,然後他的臉瞬間白了下來。

  「小兔子乖乖,把門開開。」——許奕。

  楊銘轉頭望了一眼坐在沙發前的許奕,眼神複雜,許奕可好似沒感覺,楊銘想了一下決定先去廚房做完飯,待會再和他慢慢談。

  吃飯的時候許奕一直說話,可是楊銘沒有理他,於是許奕也不說了。

  兩個人相顧無言,晚飯後許奕去洗碗,換了楊銘坐到了沙發前面。

  洗完了碗出來,許奕有些疑惑:「你怎麼了?」

  楊銘點出那條信息,放到了茶几上:「你這條短信是什麼意思?」

  許奕笑:「你看不出來嗎?」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楊銘皺緊了眉頭。

  許奕蹲下身子,抬頭看進楊銘的眼睛裡面:「我和你說了這麼多天的話,你以為我聽不出來你的聲音嗎?」

  楊銘有些恍然,本來以為他沒聽出來是因為網絡上的聲音和現實的不一樣,沒想到原來聽出來了。

  「那你這麼做,不就是和我說了你知道我是誰了?你不怕我趕你麼?」楊銘疑惑。

  「可是,你不是應該對我也有感覺嗎?」許奕更加疑惑。

  「你是哪裡來的感覺?」楊銘臉色一變。

  「昨天晚上我們的聊天啊,我試探你,你最後不是和我說了嗎?」許奕說道,「你不是也從一開始就知道是我了麼?」

  「我……」楊銘張張嘴,聲音有點小,「可是我那是開玩笑的啊,我不喜歡你啊……」

  聲音很小,許奕聽見足夠。

  只見許奕臉色一變:「你說真的?」

  楊銘點頭:「我本來是以為你不知道我是誰的……」

  「我偏偏知道。」許奕站起了身,轉身就出了門。

  「你不是沒帶鑰匙出來麼?」楊銘走到門口看見許奕打開了他家的門。

  「我那是騙你的,我就是想進去而已。」許奕聲音悶悶的,帶著一點鼻音。

  楊銘站在門口一時不知道說些什麼。

  許奕等了一會沒見楊銘說話,他也什麼都沒有說,碰的一下就關了門。

  楊銘被這個聲音震了一下,整個人都回神了。

  他轉身回了屋子,腦袋裡面轟隆隆的。

  本來以為自己掌握,卻沒想到別人掌握的比他更多,這下好像是玩過火了呢。楊銘揉腦袋。

  打開QQ花開同賞發了條消息過來。

  花開同賞:四點發劇。

  兔紙不吃草:收到。

  這個時候已經是三點五十了。

  進了劇組群,楊銘發現許奕也在。

  花開同賞:該感謝的是海報有木有!一個晚上整出了這麼美的,跟開了金手指似的

  非月:膜拜!好期待發劇=。=

  許奕:嘿嘿

  花開同賞:[圖片]我啥都編輯好了,只欠我一點了

  兔紙不吃草:倒計時

  兔紙不吃草:10

  許奕:9

  非月:8

  蠢蠢家的傻傻:7

  傻傻家的蠢蠢:6

  泉石交鳴:5

  花開同賞:4

  花開同賞:3

  兔紙不吃草:2

  許奕:1

  非月:發送!

  蠢蠢家的傻傻:普天同慶!

  傻傻家的蠢蠢:搶沙發!

  楊銘已經果斷點開了帖子,回覆感謝所有人!

  點開一開,發現自己竟然不是沙發。

  沙發的名字是許奕:我喜歡你。

  下面的各種帖子在一瞬間成為了擺設,楊銘就盯著我喜歡你四個字看。

  普通字號,默認黑色,配上許奕兩個字變得那麼不一樣。

  楊銘不知道自己心中忽然產生的悸動是怎麼回事,想要衝到對面去抱住他。

  一定是我自己瘋了。楊銘敲敲自己的腦袋。別想太多。

  他把做好的禮包上傳到了網盤,然後發到了微博上面。

  兔紙不吃草:[太陽][麥克風]最後一個微博了哦,大禮包送給你們。[地址]最後一部劇,人間[地址]。開心^^。

  這個時候快遞打電話叫他去收包裹,楊銘帶上鑰匙手機就出了門。

  等到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家門口又坐著人。

  「你?」楊銘有些猶豫地開口。

  許奕抬起頭,手裡拿著兩張海報,上面畫著一個Q版小人頭,旁邊寫上了大午。

  「我把你我答應給你的東西都給你了。」許奕說道,「可是你答應給我的卻沒有。」

  「哦?」楊銘說,「什麼東西?」

  「給我一個機會勾搭到你。」許奕一字一頓說道,「你還沒有給我個機會。」

  「機會不是一直都有嗎?」楊銘笑道。

  「那……」許奕道,「我們能將就過一段日子麼?」

  楊銘還沒說話,許奕接下去道:「是過日子,不是談戀愛。我去買菜你做飯然後我洗碗,你可以在旁邊洗水果吃。我可以進你的屋子,你也可以進我的屋子。你媽媽給你寄月餅吃不完我幫你吃,如果你想看我畫畫也可以。你要什麼我都給你畫,也可以都打印出來。沒關係的。」

  許奕抬起頭,盯著楊銘,眼裡閃亮亮的:「只要我們在一起,就都可以了。」

  「可是……」楊銘看著許奕,嘴角勾起一個笑,「我沒有像你那麼喜歡我一樣的喜歡你啊,我可能會跑的。」

  「你也可能不會跑。」許奕說,「其實你也喜歡我是不是?一點點就夠了,你肯跟我將就一下嗎?」

  「將就?」楊銘低聲反問,伸手把許奕拉了過來,伸手往他腰上一探,「身材還不錯,抱著挺舒服的。」

  許奕就瞪著眼睛給他抱著,不說話。

  楊銘忽然打開門把他推了進去,把許奕背靠著門壓著:「你說的那些生活,真的很符合我的想法。那不夠的一點喜歡,好像就因為這樣都滿了。不將就,就一起過日子吧。……誒別哭。」

  許奕眼裡閃著光,忽然把頭狠狠埋進了楊銘的肩膀上,楊銘感覺自己肩膀上的襯衫一下子濕了一片,伴隨著許奕帶著些微哽咽的聲音:「從你一搬來就喜歡你了……」

  「咦?怎麼回事?」楊銘好奇。

  許奕把頭抬起來,眼眶紅紅的:「昨天和你說在你月餅之前喜歡你都是騙你的。你一個月前搬來的時候我就在窗口看到你了……」

  許奕那天在窗口喝茶,旁邊支著畫板。

  樓下有只小野貓和一個人,人手裡拿著一杯熱牛奶,忽然他蹲下來給把杯裡的牛奶都倒給了小野貓。

  陽光照到他身上,許奕就感覺這些光都反射到了他的心裡。

  愛情就這麼突然,忽然一下子就充盈了整個心房。

  直到聽到對面的聲響,許奕才知道這個人是他鄰居。

  然後他的鑰匙開始丟了。

  每天坐在樓梯上等到楊銘的腳步上來的時候,許奕都有種錯覺自己是在等他回家。

  有一次偶爾機會被也安拉去聽了歌舞昇平的廣播劇,許奕聽了很多遍才敢確認兔紙就是對面的人。

  即使是一場沒有名字的暗戀,許奕也默默關注著。

  聽許奕說完楊銘有些無力:「如果是別人發生這種和我說我一定會以為你是變態。」

  「你才變態,這是鍾情的表現好不好!」許奕漲紅了臉。

  「多麼慶幸你沒有拿著望遠鏡偷看我。」楊銘笑。

  「我現在就能看幹嘛要拿望遠鏡。」許奕惱羞成怒,撲了上來。

  「別鬧別鬧,我要去熱菜。」楊銘說。

  「晚飯不吃了。」

  「閉嘴!」

  世界安靜了。

  就這樣過日子,嘗點小幸福。多少的喜歡,很重要?

  ——正文完——

題目:BL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9000個粉絲的距離 by 公子欠抽(CV大神攻x面癱淡定受) | 首頁 | 最上 | 圈養天然呆的正確方法 by 雨田君(溫油攻x天然呆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137-0a0ee9d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