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9000個粉絲的距離 by 公子欠抽(CV大神攻x面癱淡定受) :: 2012/12/31(Mon)

看過誰說CV不能拐以後再看這篇表示被深深的虐了一下~
不過還好結局是美好的 (似乎有BE版本, 當然沒看><


一句話文案:Z先生,等到我9000個粉絲的時候,我就對你表白,好不好?

ps:做論文時候偷閑上網,這才知道面癱竟然真的是一種病,所以就有了文章的靈感。想寫這麽一個得了面癱的小孩,用力喜歡一個人的故事。寫得不好,但自己寫得很認真,希望看文的大家不要太失望。


內容標簽:
搜索關鍵字:主角:魚丸粗面 ┃ 配角:Z先生 ┃ 其它:網配治愈溫馨



☆、上篇

  part1   
  
  魚丸粗面不是一道麵食,而是個人名,準確來說是丁曉北的網配ID。
  
  起這個名字不是因為丁曉北對那只有點賤賤的又有點小可愛的麥兜豬有什麼深情厚誼,而是因為Z先生髮在2008年的第一條微博,只有四個字:魚丸粗面。
  
  Z先生是網配圈的大神,紅得發紫一呼百應的那種程度。
  
  丁曉北是Z先生的小粉絲,還是網路上人稱nc死忠粉的類型。
  
  Z先生的劇,Z先生的翻唱,Z先生錄給朋友的生日祝福,一切Z先生發聲的音訊丁曉北電腦資料夾裡全有,還統統按時間類別排得整整齊齊。 
  
  但事實上,丁曉北不光是Z先生的粉絲,他自己本身也是原聲原味廣播劇團的一名CV。
  
  2010年出道,到2011新年伊始,丁曉北一共參與了5部廣播劇的配音,2個配角,3個龍套。
  
  2011年3月3日,Z先生微博粉絲人數9299,而丁曉北的微博,只有299個人關注。
  
  他們之間,整整9000粉絲的距離。
  
  丁曉北暗暗下決心,等自己也9000粉絲的時候,就去跟Z先生表白。說自己喜歡了他很久,很久。
  
  part2
  
  可能你會納悶,丁曉北明明嗓音條件不錯,為什麼入圈近兩年的時間卻還是沒有什麼拿得上檯面的作品。
  
  這個問題問10個導演,你會得到10個一模一樣的回答:戲感太差。
  
  不管劇裡需要的是可愛受元氣受話癆受還是苦情受,丁曉北交上去的試音詞永遠只有一種情緒,就是淡定。淡定的,好像只是對著電腦念了一遍臺詞,沒有半點情緒起伏。
  
  不管被pia多少次,依舊成效甚微。因此,越來越多的劇組將丁曉北劃成拒絕往來戶。
  
  你可能又會問了,原聲原味廣播劇社怎麼還留著丁曉北這顆頑石呢?答案很簡單,因為創立原聲原味廣播劇社的女生,是丁曉北的表姐,陳宜靜。
  
  你看,關係戶走後門的便利,在任何圈子都走得通。
  
  當然,關係戶歸關係戶,作為一社之長,陳宜靜也不敢砸了原聲原味的招牌,所以平時最多只能給丁曉北安排男三號以下的角色,最好臺詞不多,或者壓根不需要表現張力。
  
  這樣的角色可遇而不可求,丁曉北被聽眾發現的機會也自然是少之又少。
  
  丁曉北有些45°的憂傷,但他憂傷的原因並不是自己拙劣的戲感或者沒有一炮而紅的作品,他只是覺得以自己這樣一個月加5個粉絲的速度,大概至少得150年才能追上大神的腳步。
  
  150年。就算丁曉北早睡早起禁煙限酒日行五千里,大約也是活不到那個時候。
  
  part3
  
  狗屎運在2011年8月狠狠地,狠狠地砸到了丁曉北頭上。
  
  有一部人氣極旺的古風耽美小說要改編成廣播劇,cp配對是狠毒帝王攻vs冷情臣子受。
  
  攻音不負眾望落到了演技過人氣場十足的Z先生頭上,而受音尋覓良久卻始終沒有定下來。
  
  丁曉北咬了咬牙,私敲了表姐陳宜靜。
  
  丁叮噹當:姐,《逐夜》這部劇的策劃是不是你朋友?
  
  不愛大雄的小靜:是啊。怎麼了?
  
  丁叮噹當:你能不能幫我跟她說說,我想試試主役受的角色。
  
  不愛大雄的小靜:啊?你是說,你想配辰夜?!
  
  丁叮噹當:嗯。我想配。
  
  不愛大雄的小靜:唔,好吧,我幫你爭取爭取。不過老弟,能不能拿下來還得看你造化了(抱抱)。
  
  丁叮噹當:嗯。
  
  不知道陳宜靜是怎麼跟那位策劃妹子說的,但是第二天晚上那個妹子就加了丁曉北的好友,並且要丁曉北錄一份試音詞給她。
  
  丁曉北一秒鐘沒耽誤,立刻把自己好幾天前就反覆錄了無數遍的臺詞錄好發了過去,一來二去用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
  
  半個小時後,丁曉北被拉進《逐夜》的劇組群,一夜之間,魚躍龍門,成為這部未來大片的男主角。
  
  在劇組群為數不多的人頭裡,丁曉北幾乎是一眼就看見了那個叫做Z先生的qq名字。
  
  嗨,Z先生。
  
  丁曉北在心裡,默默地朝那個黑著的頭像打了聲招呼。
  
  part4
  
  雖然進了同一個劇組,但丁曉北和Z先生依然沒有任何交集。Z先生甚至沒有聽過這個ID叫做魚丸粗面的cv的名字,也不知道每天跟好幾百號瘋狂粉絲搶自己微博沙發的那個人就是丁曉北。
  
  但這些都不妨礙丁曉北錄音時候無比激動喜悅的好心情。錄音甚至打敗了吃飯睡覺,成為丁曉北人生愛好的第一名。
  
  但生活當然不會那麼一帆風順。
  
  雖然丁曉北的三句試音詞讓劇組驚豔了一把一鎚定音,但真正開始錄劇本,丁曉北拙劣的戲感就一點一點暴露了出來。
  
  小說裡的辰夜雖然冷清寡言,但並不是沒有情緒,事實上要表現出這樣一個人的情感變化更需要精湛的演技支援。這恰恰是丁曉北最最薄弱的環節。
  
  策劃妹子礙於和陳宜靜的交情還有種種原因,也不好一下子提出換人,只能通過一遍一遍地pia戲和返音來讓丁曉北的表現不至於太差。
  
  但兩個月後預告發佈,論壇裡眾人的支持頂貼裡,還是有很多人不約而同指出了辰夜這個cv的不合格。
  
  搞什麼啊這個受音,還我們清冷孤傲冰山美人夜!!!————1001樓
  
  樓上+10086。受音從哪兒找的啊,聲音倒是不錯,這戲感也太差了吧!!————1002樓
  
  竟然還有劇組讓魚丸粗面同學主役,太喜感了吧。難道不知道魚丸傻媽是著名的『戲感帝』麼?————1008樓
  
  好聲音配上爛戲感,也太違和了吧嗚嗚嗚。————1111樓
  
  ……
  
  丁曉北從頭到尾看下來,也沒啥大反應,只是啃完手裡的蘋果,披著一個馬甲在底下留了句:Z先生配得真好,Z先生加油,支持你。
  
  part5
  
  發劇的風波還未平息,第二天一早一個新帖子又讓論壇炸開了鍋。
  
  『觀隔壁貼有感,讓我們來八一八某位元潛規則上位的cv傻媽!』
  
  發帖人語言老到地把這個cv是怎樣通過關係加了某某社團,又是怎樣通過關係拿到某部人氣廣播劇主役的情形描述得身臨其境無比細緻,雖然沒指名沒道姓,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說的便是戲感奇差的丁曉北,也就是魚丸粗面。
  
  這個新發佈的帖子,不到半天的時間就翻了10多頁,高高掛在首頁頂部,一路飄紅。
  
  魚丸粗面這個幾乎很少被人提起和記住的名字,這下子算是徹底火了一把,被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
  
  圍觀群眾像是被丁曉北滅了九族,罵人的話層出不窮不帶重複,最後還紛紛表示要聯名抵制這種不正當的競爭,還網配圈一片淨土。
  
  不知道是心理素質太過強大還是怎麼,丁曉北爬完整棟樓只有一個感覺,他們的語文都學得真好,自己自愧不如。
  
  然後丁曉北就咕咚咕咚喝了好幾口水,然後滾去錄了第一期第一幕的幹音。
  
  錄完幹音後,丁曉北習慣性地刷微薄。
  
  十分鐘後,丁曉北看見Z先生髮的最新一條微博。
  
  是一條轉發微博,內容很簡單——抵制網配圈不正當競爭,人人有責。
  
  半個小時後,丁曉北私敲了策劃,主動提出把自己換掉,並緊接著退出了劇組群。
  
  一個小時後,丁曉北退出了原聲原味廣播劇社社團群,註銷了作為cv申請的,那個只有330個粉絲的微博。
  
  part6
  
  網配圈大神坐鎮,新人輩出,沒過多久大家就淡忘了當初那個叫做魚丸粗面的cv因為不正當競爭而狼狽退圈的情形。
  
  2012年1月1日,Z先生的微博粉絲超過10000,而魚丸粗面的微博粉絲已經永遠不可能超過330。
  
  他們之間,最最靠近的距離,也整整隔了9000個粉絲。
  
  丁曉北到不了9000粉絲的那天了,也沒辦法對那個人好好說一句,我喜歡你,Z先生。
  




☆、中篇

  part7
  
  陳宜靜心裡有個小小的秘密,但她答應不能對任何人提及。
  
  陳宜靜有個很可愛善良的弟弟,可是那麼不幸啊,這個弟弟得了一種奇怪的,有點棘手的疾病,叫做面癱。哦,不要誤會,這並不是我們開玩笑時常說的那個意思,它真的是一種病。學名叫做面神經麻痺,也稱做貝爾氏麻痺,是以面部表情肌群運動功能障礙為主要特徵的一種常見病。
    
  患病之後,弟弟連最基本的抬眉,鼓腮或者努嘴的動作都無法完成。最多的時候,便只剩下微微抿著嘴唇,面無表情的樣子。  
  
  舅媽帶著弟弟看了好多醫生,但總是不能取得多好的效果。
  
  19歲那年,弟弟喜歡上一個同校的學長,叫廖軒。
  
  據說那個男生眉目英挺,笑容溫柔。連說話的時候眼睛裡似乎都帶著淺淺笑意,很陽光的樣子。
  
  弟弟很喜歡他,很喜歡。特別特別特別喜歡。
  
  越是喜歡,越不敢靠近。
  
  他怕靠得太近自己就會忍不住用力把沒有知覺的面部肌肉往上提,試圖做出笑起來的表情。那樣肯定很難看,弟弟覺得。
  
  後來機緣巧合,弟弟聽到了這個學長配音的廣播劇,知道他不僅是CV大神,而且性向似乎也有些特殊。
  
  弟弟開始收藏他的每部劇,每首歌,每段音訊。並鼓起勇氣加入了配音圈子。
  
  弟弟偷偷跟她說,姐,我想過了,等到我也像他那樣有9000個粉絲的時候,我就跟他表白,你說好不好。
  
  9000個粉絲,不是虛榮也不是膚淺,陳宜靜知道,這是弟弟給自己編織的一個並不容易實現,但是卻捨不得放棄的美夢。
  
  可是現實總不能盡如人意。後來的故事也沒有幻想中的那麼美好。
  
  弟弟離開網配圈那天,ID叫做Z先生的學長廖軒剛剛轉發了一條抵制『魚丸粗面』這個cv的微博。
  
  9000個粉絲的距離,最後到底成了他們之間,最最靠近彼此的時候。
  
  那麼近,又,那麼遠。
  




☆、下篇

  part8
  
  如果人也分三六九等,那麼廖軒絕對處於金字塔的頂層。
  
  相貌好能力強,笑容得體,寬容大方。這是周圍人給廖軒的評價,無論男女。
  
  大一開始在學生會和社團活動嶄露頭角,到了第一學期末已經被全系絕大多數人所熟識。
  
  「哦,廖軒啊,就是那個大一新生吧,很帥很出色的那個。」
  
  或者——
  
  「啊啊啊今天我看見廖軒跟一個女生一塊並肩走,你們說他倆是不是那啥啊?哎,我的小心臟喲……」
  
  ……
  
  大二時候,學生會換屆,上一任會長指名廖軒接棒,但廖軒最終還是選擇了校愛心社外聯部部長職務,放棄了呼風喚雨的學生會長頭銜。
  
  比起在學生會,廖軒覺得趁著年輕做點善事好像意義更重要。喏,你看,廖軒真是個特別優秀特別有思想的好青年。
  
  不過人無完人,金無足赤,人前無比光鮮的廖軒心裡還是有一些不能說的秘密,不方便向別人透露。
  
  不是自慚形穢,可有些事,到底難以啟齒。
  
  廖軒天生就是個同性戀者。專業一點的英文表達,叫做homosexuality。
  
  part9
  
  大二伊始,新生軍訓,廖軒和愛心社各部部長頂著炎炎烈日在校園裡擺了個攤位——納新。
  
  也許是因為校園三大社團之一的名號,也或許是因為什麼別的原因,一個上午報名的人絡繹不絕,遠遠超出大家的預期。
  
  到了快中午收攤的時候,有個戴著軍訓迷彩帽的男生叼著個咬了一半的肉餡包子跑過來,跟正在謄抄名目的廖軒索要報名表。
  
  廖軒還沒來得及跟那個新生解釋一下內容,就看見他刷刷地在紙上寫下姓名性別聯繫方式,然後匆匆地跑遠了。
  
  後來廖軒才知道,那天中午12點宿舍檢查內務,而那個穿迷彩的迷糊男生出門前把衣服搭在了床上。
  
  兩天後,愛心社舉行面試。廖軒所在的外聯部人頭攢動好不熱鬧。
  
  快10點的時候,廖軒面前站了個男生。
  
  「我叫丁曉北,09級化學化工學院材料化學系。」
  
  廖軒愣了愣,然後抬頭笑笑:「你好。請坐。」
  
  「請問你為什麼想加入愛心社呢?」這是常規問題之一。
  
  「……嗯,我家裡養了四隻貓,不,其實有兩隻是我媽在路邊撿的。我挺喜歡小動物的。」男生面無表情,但說得又很認真,「我想獻愛心。」
  
  「那你有什麼特長呢?呵,當然這個不是必須的,我們只是想瞭解一下。」廖軒笑得很是溫和。
  
  丁曉北偏頭認真想了好一會兒,然後轉過臉來:「我會唱歌,算不?」
  
  「算啊,來兩句!」廖軒身邊的女生笑了笑看,插話道。
  
  丁曉北嚥了口唾沫,然後開始唱自己前兩天剛學會的『軍中綠花』。
  
  丁曉北面無表情不帶起伏地唱了十句歌詞,走調8句半,還有一句忘了詞兒。
  
  丁曉北唱完後,廖軒放下筆,抬頭道:「好的,你的聯繫方式是138xxxxxxxx吧?請回去等通知,如果有消息我們會跟你聯繫。」
  
  「謝謝。」丁曉北輕輕鞠了個躬,然後轉身離開。
  
  丁曉北走後,廖軒身邊的女生忍不住開口。
  
  「喂,你覺不覺得這個人,這裡有點問題啊?」女生指了指自己的頭,小聲說道。
  
  廖軒無奈笑笑:「別開這種玩笑,對人家多不好。」
  
  「嘿嘿開玩笑的開玩笑的,不過剛剛他唱歌的時候我差點沒忍住笑死,就這……也叫會唱歌?媽啊我的世界觀!」
  
  廖軒只是認真動筆寫著東西,也沒多說什麼。
  
  「喂,你不會打算也收了他吧?你們可是外聯部唉,到時候出去拉贊助,帶上這麼個,呃,淡定哥,不太好吧?」女生忍了忍,到底沒把太損人的形容詞說出口。
  
  廖軒停筆想了想,覺得對方說得似乎也確實有點道理,於是低下頭,頓了頓,還是在丁曉北的名字上畫了個小小的X號。
  
  part10
  
  一個周後。丁曉北宿舍的一個高個子男生李威收到愛心社錄取短信。
  
  在床頭縫肩章的丁曉北連忙拿過自己的手機看看,卻沒有任何動靜。
  
  十分鐘。
  
  二十分鐘。
  
  一個小時過去了。丁曉北的手機一動不動死機一樣。沒有短信,更沒有電話。
  
  丁曉北抬頭看著李威:「我可能寫錯手機號了。李威,等見面會的時候我跟你一起過去。」
  
  見面會那天陽光正好,丁曉北跟李威到了六區6111教室外,發現門口站著好多人在等。
  
  原來今天不止是外聯部,而是整個愛心社的見面活動。丁曉北看見有人抱著一大摞白色的印著愛心社社徽的T恤走進走出。
  
  宣傳部的人出來了,策劃部的人進去了。
  
  等策劃部的人出來後,丁曉北看見那個叫廖軒的學長站在門口,手裡拿著一個名冊,他說:「下面我點名字,點到名字的大家進來。」
  
  「蘇亮。」
  
  「到。」
  
  「陳嘉嘉」
  
  「到。」
  
  「李威。」
  
  「有!!」
  
  「……」
  
  「……」
  
  「……」
  
  丁曉北聽見名單很長,可是卻沒有聽見自己的名字。丁曉北想原來不是自己寫錯了號碼,而是真的沒被錄取。
  
  等所有人進去,他看見廖軒正好看見自己,那人愣了愣然後微微笑了笑:「你——」
  
  「哦,我是陪舍友過來的。」丁曉北往後靠了靠牆,面無表情地說道。
  
  「嗯,好的。」
  
  廖軒進屋,然後門被關上。
  
  丁曉北站在靠牆的一角,歪著頭往裡看。裡面很多人,還有自己的高個子舍友。廖軒站在前面,笑著說些什麼,下面此起彼響起掌聲。
  
  他真厲害,長得也好看。丁曉北一邊看著,一邊忍不住暗暗評價。
  
  part11
  
  廖軒再次見到丁曉北是在實驗課上。選這個課的,除了上個學期有事耽誤選課的廖軒和其他幾個人,剩下的全是一年級新生。
  
  本來廖軒是注意不到丁曉北的,可是臨下課前的幾分鐘,教室裡發生了一起不大不小的化學事故。有個迷糊的男生拿著盛混合試劑的燒杯往座位上走的時候冷不丁摔了一跤,那些正在反應中的液體滿滿地灑在了他衣服上,還有臉上。衣服只是燒了幾個洞,但男生的眉毛卻被燒掉了不小的一角。
  
  周圍開始有人小聲尖叫,也開始有不厚道的男生拍桌狂笑,但那個男生只是低頭看了一眼被燒壞的衣服,然後小心地收拾起碎了一地的燒杯,從頭到尾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廖軒記起來,那個臉上沒什麼表情的男孩,好像是叫做,丁曉北。
  
  好像是起了化學反應,廖軒開始注意起這個和自己一個實驗課的有點小特別的大一新生。
  
  怎麼說呢,人好像總是會容易對一些新鮮的事物,或者人產生好奇心。
  
  廖軒發現丁曉北的學號是0118,和自己的學號就差一個數字,0218。
  
  廖軒發現丁曉北每次來上課都坐在右邊靠窗戶的第三排,久了就好像固定了座位一樣。
  
  廖軒注意到丁曉北做實驗速度很慢,而且常常弄混遇堿變藍的是酚酞還是石蕊,一點都不像學化學的樣子。
  
  當然讓廖軒最最印象深刻的還是丁曉北臉上一年到頭都是那副淡定得沒有任何表情的模樣。
  
  想起之前孫亞亞給他起的外號『淡定哥』,廖軒忍不住輕輕地笑出聲來。
  
  part12
  
  大三下學期的時候,愛心社舉行為期一個多周的『校園陽光角』的社團活動。組織獻血,走訪福利院,環保環城行,還有環保知識競賽等專案都在其中。
  
  大三的學生馬不停蹄忙功課,大二的也已經過了當年熱血的勁頭,只有大一的一群孩子還摩拳擦掌躍躍欲試,期待這光榮而神聖的愛心使命。
  
  活動第一天,排隊獻血的時候,廖軒又看見了丁曉北的身影。他穿著一身白色的T恤,上面的和平鴿圖案讓廖軒想起愛心社那件印了紅色愛心的社服。
  
  丁曉北早早已經獻完血,站在太陽下面,給一個接一個獻血的學生遞牛奶,拿衣服。廖軒這才注意到,他脖子上掛著志願者的牌子。
  
  不知道怎麼回事,廖軒突然就想起很久之前有個男孩,面無表情,但是一臉認真地說著『我想獻愛心」的樣子。
  
  廖軒覺得有些難過,可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
  
  獻血活動結束後,廖軒終於忍不住走到彎腰收拾東西的丁曉北身旁。
  
  「嗨。」他笑著,這麼說道。
  
  「愛心社這個周在辦『校園陽光角』的活動,你願不願意,一起參加?」
  
  他看見丁曉北愣了愣,然後用力地點了點頭。
  
  part13
  
  社團活動忙得風生水起,但抽空配音的時候廖軒也毫不含糊。
  
  沒錯,廖軒是個中文配音員,當然不是正式的那種,但在所謂的網配圈裡,Z先生也算是個響噹噹的名號。
  
  演技好,聲音好,效率高,可塑性強。這是粉絲和各大劇組給Z先生,也就是廖軒的一致評價。
  
  從08年末入圈,廖軒已經大大小小接了不下30部廣播劇,主役18部,其他配角和龍套角色也可圈可點表現出色。
  
  2011年8月廖軒大四時,有一部人氣極旺的古風耽美小說要改編成廣播劇,cp配對是狠毒帝王攻vs冷情臣子受。
  
  攻音不負眾望落到了演技過人氣場十足的Z先生頭上,而受音,尋覓良久後落到了一個沒怎麼聽過的,叫做『魚丸粗面』的CV身上。
  
  預告做出來那天,廖軒躺在床上戴著耳機聽MP3慢慢播放。聽到一半就忍不住皺起眉頭。
  
  bgm很美,劇情很給力,後期無可挑剔,可是,辰夜的配音成了整部劇最大的敗筆。
  
  這個叫魚丸粗面的人聲音其實很清澈,似乎還有點說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但偏偏安插在劇裡格外違和,好像喉嚨裡梗了一根魚骨頭,吞不下去吐不出來。
  
  Z先生有些失望,覺得劇組有那麼一點,不對觀眾負責。
  
  part14
  
  結果第二天,論壇上一個叫做『觀隔壁貼有感,讓我們來八一八某位元潛規則上位的cv傻媽!』的帖子就讓Z先生瞭解了許多事情的緣由。  
  
  正義感十足的廖軒很氣憤,他覺得這個叫做魚丸粗面的男CV,不配做一個合格的CV,不光是因為演技,更因為人品。
  
  所以等微博上有朋友發了抵制網配圈不公平競爭的微博時候,廖軒也第一次,輪了這種帶上譴責意味的宣言微博。
  
  一個周後,愛心社換屆,一個短髮的女孩接棒廖軒,成為下一任愛心社外聯部部長。
  
  當天晚上,廖軒給原部門12個人群發了短信,請大家一起吃一頓愉快的散夥飯。
  
  同時,廖軒也給手機裡叫做丁曉北的男生發了條短信,邀請他一起參與到這場飯局,作為對他這麼久以來無條件給愛心社當外援的答謝。
  
  其實這是個藉口,廖軒知道。他就是想趁著這個機會請那個男孩吃頓飯,嗯,或許還可以進一步聯絡一下感情也說不定。
  
  當晚,所有人都到齊。獨獨缺了丁曉北。
  
  廖軒發出去的短信,只得到了一個『對不起學長,我有事回家了。祝你們玩得開心』的回覆。
  
  當天晚上,部裡的人又吃又喝,玩得很是盡興。廖軒被敬了一圈的酒,往宿舍走的路上已經開始燻燻欲醉。
  
  意識迷迷糊糊中,廖軒發現了一個有點小嚴重的問題。
  
  他好像,喜歡上了那個叫丁曉北的傢伙。
  
  那個唱歌走調,面無表情,認真說著『我想獻愛心』的有點傻氣又有點小可愛的男生。
  
作者有話要說:發現錯誤了,修一下。並沒有更新,掩面。




☆、完結篇(1)

  part15
  
  2011年10月16日,學校完成最後一批大四學生的遷徙。所有大四畢業生都被挪到經水路,去體驗老校區獨有的『懷舊』魅力。
  
  經水路11號,閔安路27號,兩個校區整整橫跨半個城市,就算坐公車也要一個小時零十五分鐘。
  
  搬走那天廖軒被幾個熱心的學弟學妹簇擁著往外走。走過籃球場時,廖軒一眼就看見穿著圓領條紋衫的丁曉北正遠遠地把籃球瞄準然後抬手投出。
  
  球在空中畫了個漂亮的弧度,然後筆直地,砸到了球框上。這是丁曉北第125次嘗試三分球,不多不少,他也恰好失敗了125次。
  
  丁曉北站著看了三秒鐘,然後回頭追著去撿彈回來的籃球。
  
  丁曉北自始至終沒有發現不遠處的廖軒,也就沒有看見那人抬了抬手後又悻悻放下的模樣。
  
  大三的課業越發緊張,丁曉北遊走浮沉在一堆元素符號和化學實驗裡,像一隻面無表情的脫水的魚。
  
  而作為畢業生裡優秀代表的廖軒,已經早早開始了畢業論文的科研工作,在圖書館裡快筆如飛。  
  
  從2011年末到2012年初,丁曉北和廖軒的交集變得越來越少,越來越少。
  
  可是好奇怪。廖軒發覺。
  
  距離沒有讓他漸漸淡忘,反倒一點一點,喚醒廖軒大腦各個板塊的思念因數。
  
  人群嬉笑聊天時,廖軒總會不小心想起另外一個人,長得明明挺招人喜歡但偏偏臉上從來沒有任何表情。
  
  三五成群出去K歌的時候,被拉著參與其中的廖軒也會忍不住在舒緩或激烈的背景音樂響起時後,突然想起有個男生唱著完全不在調上的軍中綠花,卻一副很投入的樣子。
  
  丁曉北。丁曉北。丁曉北。
  
  20多歲的大男孩廖軒有些臉頰發熱地想,這真是個好聽的名字。
  
  part16
  
  2012年3月。根據學校與美國一所高校的交流協議,學校將公派幾名學生前往進行為期兩個月的交換學習。
  
  作為畢業生裡的佼佼者,廖軒自然也在其中。
      
  臨走前一天下午,廖軒背著大大的書包,穿越了大半個城市回到原來的校區。
  
  在宿舍樓外等了幾分鐘,廖軒便看見丁曉北穿著人字拖啪塔啪塔走下樓來。
  
  嗨。廖軒笑著喊了一聲。果然看見丁曉北瞪直眼睛,很是意外的模樣。
  
  明明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但廖軒卻意外覺得男孩這個樣子很可愛,於是忍不住輕輕拍了拍對方的頭,笑得格外溫柔。
  
  最近怎麼樣?廖軒問道。
  
  ……唔,還不錯。丁曉北愣愣地這麼回答。
  
  廖軒覺得有點小低落,但他懂得怎麼將這種情緒恰到好處地掩藏在適度的笑容裡。
  
  聽說上個學期末你參加去貴州參加了東鄉行支教活動,怎麼樣,有什麼收穫嗎?
  
  丁曉北偏頭想了想,然後認真地回答:那裡的小孩很可愛很單純也很愛讀書。這次時間太短,以後有空了還要去很多次。
  
  嗯。廖軒點點頭。
  
  丁曉北看著廖軒,有些不明白他突然來是想做什麼。
  
  廖軒微微在心裡嘆了口氣,然後把身後大大的書包卸下來遞給丁曉北。
  
  這裡是我大三大四的一些專業課本,還有一些課外輔導材料,放我這裡也是浪費,就送給你吧。你挑一挑有用的,其他的賣了扔了都成。
  
  丁曉北還是看著廖軒,不說要也不說不要。
  
  廖軒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眼睛輕輕地從面前人的臉上瞥開。
  
  那個,我明天要出發去美國了。是到美國一所大學參加交換學習,大概兩個月回來吧。他說。
  
  我想著,一定要在走之前來找你一次。
  
  廖軒轉過頭來,定定看著丁曉北格外好看的眼睛:丁曉北,我喜歡你。
  
  我知道自己說得很突然,但可不可以請你在這兩個月的時間裡好好考慮一下,能不能和我在一起。
  
  part17
  
  去往機場的校車七點準時出發。早上六點四十五分,廖軒背著背包拿著行李走出宿舍門,卻無比驚訝地看見有人已經站在門口。
  
  初春的清早天氣很涼,廖軒看見男生穿著厚厚的棉外套,脖子上圍的一條淺灰色毛茸茸的長長圍巾蓋住半個臉頰,身後還背著一個大大的背包。
  
  丁曉北看見廖軒走出來,於是動了動有些凍僵的腿,走到對方面前。
  
  你怎麼過來了?來了怎麼不提前跟我說一聲?廖軒有點著急地開口。
  
  丁曉北也沒接話,只是默默地把書包卸下來,像廖軒之前遞給自己那樣,雙手捧著把它還給了原主。
  
  廖軒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聽見丁曉北說道。
  
  課本我留下了,這裡面有些小東西,我想了想,還是決定把他送給你。就算是,算是我送你的臨別禮物吧。
  
  哦,對了。還有這個——
  
  丁曉北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小的mp3播放機,連同耳機一起放到廖軒手心裡。
  
  他看著廖軒的眼睛,認真地說:這個給你。等你聽完了,再認真考慮一下是不是真的要和我在一起吧。
  
  廖軒小心翼翼地握住手裡的東西,然後狠狠地朝著丁曉北點了點頭。
  
  廖軒想給丁曉北一個大大的擁抱,但最終還是什麼也沒有做。
  




☆、完結篇(2)

  part18
  
  廖軒設想了無數種背包裡可能裝的東西,也許是一個精緻的木雕,也許是個漂亮的相框,又或許,是自己惦記了好久卻一直沒買到的一套書籍。
  
  廖軒想了那麼那麼種可能,卻沒有一個像眼前看到的東西這樣讓自己無比意外和震撼。
  
  四四方方的紙盒裡整整裝了滿滿一盒的明信片,還有一張被小心包在透明片夾裡的光碟。
  
  廖軒幾乎一眼就認出,第一張明信片上的圖片就是自己第一部廣播劇主役的海報背景。
  
  湖藍色的底色,繾綣相擁的清俊男子,那是廖軒,也就是Z先生出道的第一部也是最經典的一部長篇耽美廣播劇《青鸞》裡主角的人設。
  
  然後是第二張,第三張,第四張……
  
  厚厚的一疊,無一重複,涵蓋了Z先生從入圈至今所有參與過的廣播劇的海報圖。甚至有些劇碼廖軒自己都已經忘了自己曾經參與過,卻偏偏有個人用自己的方式替Z先生一一記得。
  
  原來他知道自己是Z先生。廖軒往後靠了靠椅背,忍不住想道。
  
  耳朵裡塞著的耳機,在一大片無聲空白後開始出現一個男生清澈的沒有什麼情緒的聲音。
  
  廖軒覺得心口跳得很快,自己也說不清緣由。
  
  Z先生。
  
  然後,他聽見男生這麼輕輕地喊了自己的名字。
  
  ———————————————————————————————————————
  
  Z先生,可能我叫你學長其實比較好,不過我還是想這麼叫你一次。本來是打算寫封信的,但想了想還是決定錄這樣一段音訊給你。
  
  我想在說別的話以前,再次跟你好好自我介紹一次。
  
  我叫丁曉北,21歲,是Z大化學化工學院材料化學系大三的學生。除了這些你已經知道的以外,我還有一個網路上用過的馬甲,叫做魚丸粗面。你還有印象嗎,關於這個名字。很久之前我曾經用這個名字混入網配圈,當了一段時間不怎麼合格的CV。我們唯一有交集的一次,就是在《逐夜》的預告裡,你配慕容湮,我配了辰夜。
  
  你已經想起來了吧,我就是那個因為走後門靠關係拿到角色而被大家討厭最後不負責任退圈的CV——魚丸粗面。
  
  對不起,Z先生。我喜歡你,但我想我可能用錯了方式。
  
  你會不會覺得我這個人很奇怪,明明你根本就不知道那個叫魚丸粗面的CV就是丁曉北,但我還是覺得無地自容,覺得沒臉見你。我覺得什麼等到我也9000個粉絲的時候就對你表白這種念頭,現在看看簡直膚淺得讓人瞧不起。  
  
  可是就算是這樣,我還是覺得很難過。所以我在想如果我告訴你一些事情,能不能換你對魚丸粗面這個人多一些理解而少那麼一點兒的討厭呢。
  
  一開始入圈確實是因為你,想靠你更近一點所以就拜託表姐也讓我加入社團,讓我有機會參與配劇。不過後來我自己也慢慢開始喜歡上配劇。我覺得用聲音去演繹自己沒經歷過的事是很奇妙很美好的一件事情。  
  
  不過你也聽到了,我根本不適合做一個CV。也難怪那麼多人覺得生氣,說我不要臉,說我走後門。
  
  其實我很努力想讓自己的聲音變得有感情一些,不過因為臉上的肌肉沒有感覺,所以怎麼都不能做出比較生動的表情來發出好聽的聲音。
  
  唔,不知道你聽沒聽過一種叫面神經麻痺的病。當然你沒聽過不要緊,因為在得病之前我也沒聽過。我是17歲時候突然得的,忘了是因為那年冬天太冷風太大還是有別的原因,總之後來臉就沒變得知覺了。我從小就特別害怕吃苦藥,還想吐,但為了治這個病我大概喝了整整一年的草藥,還做了很久的針灸。不過大概是我運氣比較差吧,折騰了那麼久也沒有多好的效果,除了沒發展到口歪眼斜,該沒知覺的地方還是老樣子。不過我現在已經不那麼著急了,慢慢來吧,醫學這麼發達,可能說不定哪天我就遇到了好醫生。
  
  我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很有博同情分的嫌疑吧。不過這些都是魚丸粗面想對Z先生說的話,不是丁曉北對廖軒的。
  
  我從大一下學期開始喜歡你,到現在也差不多兩年的時間。從來沒想過有一天你會跟我說你也喜歡我。因為我覺得我和你簡直是兩個世界的人,就是那種磚頭塊和鑽石之間的差別。所以聽見你說喜歡我的時候我很意外,我想如果我臉上有知覺的話你一定能看見我目瞪口呆張大嘴特別傻逼的樣子。可是我的臉沒感覺,我用力使勁兒往上提,肌肉還是一動不動。
  
  現在你已經知道我的情況啦,是個面癱,還曾經犯了很多錯誤。
  
  那麼我想問你,你還會喜歡丁曉北這個人嗎
  
作者有話要說:你們猜……完結了咩?=v=
小女子,告退。




☆、小小特典

  你站在臺上,我總在仰望,
  
  用偽裝粉飾堅強,
  
  我們之間,不算遠,不算長,
  
  9000個粉絲的距離,
  
  傻傻期望,同你一起飛揚。
  
  聲音的後面是偽裝,
  
  人心的掩藏是倔強,
  
  9000個粉絲的距離,
  
  唯獨不能用語言來話心傷,
  
  有些命運人無法抵抗,
  
  擦不乾淨蒙著灰塵的窗,
  
  微動的嘴角,滿目的徬徨,
  
  9000個粉絲的距離,
  
  原本年少輕狂,
  
  終不到地老天荒。
  
  9000個粉絲的距離,
  
  你站在前方,笑意飛揚。
  
  相隔卻走不過,
  
  人生本來夢一場。
作者有話要說:作詞美死了!!愛你那麼多=3=




☆、完結篇(3)

  part19
  
  兩個多周後,坐在教室最後一排的丁曉北收到一封飄洋過海的信件。終於挨到下課,丁曉北像百米衝刺的選手一樣飛奔回宿舍,然後心怦怦跳著趴在床上,小心翼翼地拆開淺藍色的信封。
  
  丁曉北以為自己會看見一封寫給他的信,可是裡面卻只有一封小小的尋人啟事。墨藍色的鋼筆字跡,一筆一劃,寫得很是認真。
  
  尋人啟事
  
  茲有一名小男孩,於2011年9月21日從網路走失,音訊全無。請大家不吝幫忙,廣而告之。下附他的詳細特徵:
  
  1.他叫魚丸粗面,男,21歲,2010年3月加入原聲原味廣播劇社,到失蹤之時一共參與了6部中文廣播劇的配音。 
  
  2.他曾用過的微博頭像是植物大戰殭屍裡那株大號堅果牆,有300多名粉絲,關注裡的第一個人叫做Z先生。
  
  3.他曾經是Z先生微博裡的常客,搶了307次微博的沙發,發了798條微博評論,轉發無數,不一一列舉。
  
  4.他收集過Z先生所有廣播劇的海報,並把它們一一做成明信片,按時間順序排列得整整齊齊。
  
  5.他聽過Z先生所有的廣播劇,並把Z先生唱過的所有歌曲刻成一張光碟,作為自己重要的收藏品。
  
  6.他偷偷得了一種叫面神經麻痺的疾病,不能大笑也不能大哭,終年都只能面無表情。
  
  7.他應該有柔軟的頭髮和乾淨的眼睛,喜歡小動物,更喜歡幫助別人。
  
  仁人君子如有遇見,請務必與失主聯繫,必有重謝。
  
  另外,如果這封信在輾轉多日以後有幸被他看到,那麼我想,給他講一個簡單的故事。故事關於一隻可愛的小兔子,我們姑且叫它小堅果。
  
  小堅果是只特別特別可愛的小兔子,很善良也很熱心,每天都喜歡幫助別人。它幫助鄰居家刺蝟阿姨背過果子,幫助隔壁花貓叔叔運過糧食,還幫助迷路的小燕子回到自己的小窩。
  
  大家都很喜歡小堅果,它自己也覺得很開心很快樂。
  
  有一天,小堅果遇到了一隻小灰兔。小堅果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那隻小灰兔,特別特別特別喜歡,所以單純的小堅果忍不住想把世上所有好東西都送給它喜歡的人。
  
  於是某天,小堅果偷了刺蝟阿姨家的一顆果子,抓了花貓叔叔家的一把糧食,還偷走了小燕子落下的一根漂亮羽毛,它把所有這些好東西都一起打包送給了小灰兔。
  
  可是拿到這些東西的小灰兔卻沒有感激小堅果,它反而指責小堅果不是個好兔子,並冷冷地趕走了小堅果。
  
  後來啊,大家都知道小堅果偷拿了東西,於是有很多小動物開始責備他,說它居心叵測,說它不是只善良的小兔子。
  
  小堅果很難過很難過,於是在一個冬天的黎明,小堅果偷偷地收拾行李離開了自己居住的大森林。
  
  再後來啊,時間漸漸流逝,大家漸漸忘了小堅果犯的錯,卻越來越想念那個可愛善良樂於助人的小堅果。大家終於承認,就算小堅果因為喜歡小灰兔而犯過錯,可它還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小兔子。
  
  於是大家齊齊開始在森林裡尋找小兔子,找了好久好久,終於有一天,有人找到了它,小堅果變瘦了也變黑了,但大家一眼就認出那就是他們的小堅果。
  
  大家告訴小兔子,它還是大家最最喜歡的小堅果,希望它能原諒那些一時衝動的指責,和大家一起回家。
  
  故事的結局我不知道,但我想,善良的小堅果一定已經原諒了大家,又跟大家快快樂樂地生活在了一起。
  
  ———————————————————————————————————————
    
  尋人啟事的下面,廖軒用藍色水筆寫了兩行字:
  
  怎麼樣,他看懂這個故事了嗎?
  
  還有我想對他說,關於他問我的那個問題,等我回來的時候我想親口告訴他。
  
  By:想念小堅果的Z先生
  
  2012年3月26日
  
  
作者有話要說:小兔子,呱呱叫=v=




☆、迷你小番外(與正文無關)

  魚丸粗面:唔,如果你將來當不了工程師,也可以考慮當幼師看看。
  
  Z先生:呃,嗯?
  
  魚丸粗面(微微撇開臉):幼稚園的小朋友都比較愛聽童話故事。
  
  Z先生(愣了一下,然後彎彎嘴角):那,你喜歡嗎?
  
  魚丸粗面(45°仰望天空):……
  
  很久很久很久以後——————
  
  「終於,王子和王子終於在城堡裡,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
  
  男人合起童話書,看見身邊的人已經閉著眼睛,陷入香甜的美夢。
  
  「晚安,明天見。」他輕輕地這麼說道。
  
作者有話要說:愛你們喲!>///<




☆、完結篇(4)

  part20
  
  四月底,校園裡的櫻花開滿道路兩旁。早晨去上課的時候,丁曉北總會見到有年輕的男孩女孩站在怒放的櫻花樹下拍照留念,笑得一臉燦爛。
  
  看見有好動的男生用力搖晃櫻花樹時,丁曉北就會邁開步子,低著腦袋『恰好』地從樹下經過。那些隨風飄落的花瓣砸在丁曉北身上,帶著瀰漫的淡淡香氣,像一場溫暖的盛大的擁抱。
  
  這種行為真幼稚,丁曉北默默在心裡自我吐槽,然後收緊後背的書包匆匆地大步走遠。
  
  五月初,有遠道而來的英倫田園歌手在校園裡搭起檯子彈著吉他哼唱。墨色的夜幕下,鼓點和著掌聲,霓虹襯著螢光,臺上連著台下成了一片生花的海洋。
  
  這樣的喧囂丁曉北並不習慣,可他還是站在人群裡,面無表情地認真聽了一個晚上。
  
  然後是五月十號,二十號,三十號。
  
  大概因為課業緊張的緣故,丁曉北覺得這個五月過得格外漫長。
  
  六月一號的傍晚,丁曉北躲在宿舍裡一邊吃泡麵,一邊看那部叫《麥兜故事》的電影。
  
  丁曉北,樓下有,咳,有人找你。舍友李威抱著個籃球站在門口,腦門兒都是汗,還有點兒氣喘吁吁。
  
  丁曉北轉過頭來,嘴裡還塞著最後一口麵條。愣了幾秒鐘後,他從椅子上騰地站起來,穿著拖鞋啪塔啪塔跑下樓去。
  
  丁曉北終於知道李威語頓的原因,當他看見宿舍樓外站了一隻,嗯,碩大無比的兔子的時候。
  
  那隻兔子抬起手臂,下一瞬間丁曉北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耳朵裡傳出的聲音,像極了丁曉北喜歡很多年的大神——Z先生。
  
  他聽見他說:
  
  嗨,小堅果,我來接你回家。
  
 —————————end——————
  
作者有話要說:  呼,總算是給了故事一個he的甜蜜結局。還是那句話,喜歡蛋蛋虐心感覺的孩紙們請一定無視掉它吧噗。甜到牙神馬的某抽概不承擔法律責任。
  
  關於魚丸粗面和Z先生的故事差不多就是這樣啦。後續如果作者抽風,可能會有一個兩個番外,也可能沒有。
  
  至於Z先生是不是回答了魚丸的問題,或是什麼時間什麼地點回答等,大家可以盡情腦補,YY無罪。



番外之我的北北
  在一起後的第N次治療,宣佈失敗。

  他盤著腿坐在床上,看見我進來,傻乎乎地用手往上推了推臉頰,語氣很是輕快的樣子:聽說這是市裡治療面癱最好的赤腳大夫,沒想到這麼年輕啊。

  下午的光線有些暗,他的臉上罩了一層薄薄的黃,跟襯衫上的那隻背著蘿蔔的兔子融合得恰到好處。

  哦,對了。我忘了說,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北北喜歡上了兔子這種生物。站著的坐著的趴著的躺著的,笑的哭的咧嘴的掀眉的,只要是兔子相關的東西,他的眼睛都會瞬間亮成1.5,然後想盡辦據為己有。

  你看,明明年齡越來越大,某些愛好卻越發退化成了孩子。

  有一天晚上,並坐著泡腳,我笑笑問他怎麼對兔子突然有了那麼大的執念,結果某人一邊繼續撲趿水,一邊抬頭望著天花板,頭也不回:就是喜歡,不行啊。

  我盯著他的側臉看,看著看著就笑出聲來。

  這個時候的北北是最可愛的,明明害羞得不行,臉上還是一副很無所謂的表情,其實耳朵根已經偷偷紅了而不自知。

  好想咬一口。

  如果我這麼對北北說,他一定會眼睛用力睜大死盯著我,像看街頭變態大叔一樣的表情。

  在一起之後才越來越發現,北北骨子裡是個很保守很靦腆的人。就連親吻的時候都能感覺到他死死閉著眼睛在打顫。

  所以我在想,這樣的北北在鼓起勇氣揭開傷疤給我看的時候,是用了多大的勇氣呢?

  到底多大,我試圖用什麼來比喻,卻始終找不到合適的詞語。

  不過我堅信,我的北北是全世界最勇敢的少年。比那顆站在最前面抵禦殭屍侵襲的大堅果,還要勇敢一百倍。

  我的北北。

  噓,不要告訴他,我有多喜歡這個稱呼。

  他一定會臉紅。


作者有話要說:
嘛,坑爹小番外,送給想念曉北的孩紙>///< 愛你們愛你們愛你們哦捂臉。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光音清透 by 三尺白綾/徽閑 (網配 校園 雙向暗戀) | 首頁 | 最上 | 給我一個機會勾搭到你 by 點漆 (網配大神vs淡定畫手)>>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138-b9d6cc2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