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有種你阿來玩我啊 by 飛蘋果 (腹黑攻x炸毛受) :: 2013/01/02(Wed)

小心助教的相關文

短篇
其實是正在碼的一個長篇的配角番外,手癢先寫出來了。
半校園,腹黑攻,炸毛受。
約美女未果,卻碰上個美男。
微博吐槽未果,卻杠上個腹黑。
於是只能被吃掉了。
很簡單的小故事,其實只算個開頭。。。也許萬一等手頭的長篇寫完了會想擴一擴。。。。
轉載隨意。

內容標簽: 歡喜冤家
搜索關鍵字:主角:沈立冰|楊風 ┃ 配角:言奕|顧南 ┃ 其它:大學|醫院|微博





1.

沈立冰突然樹立了一個目標。
長肌肉!

自從那天沈立冰約會回來,寢室裡的人突然發現內部食物儲存量大大的不夠了。原本可供全寢室兄弟六人兩週份量的方便麵和火腿腸正以超乎常理的速度減少,男生寢室桌子上並不多見的零食也是突然出現一大堆,正當大家打算嘗嘗鮮的時候又迅速的消失不見
  於是這周的例行聚餐上,當某人把第三盤肉類以迅猛龍的架勢幹掉的時候,五個兄弟一起停住了筷子
  “這是第幾個了?”袁山風咬着筷子尖說
  “應該是第五個吧……還是第六個?”方小貝很認真地思考了一下
  “這學期的第二個,這幾年的第八個!”侯皓非常肯定,筷子敲了敲碗邊發出清脆的響聲。
  “這次不是女的。”顧南停頓了片刻後,根據已知信息得出分析結論
  “咦?”眾兄弟驚詫了:“詳細點!”。



於是顧南很嚴謹地複述了一下上週沈立冰同學約美女未果,被某肌肉男強烈刺激卑微小心靈的事情經過,當然,去掉了嫉妒心爆棚的失戀男針對對方外表和身材的唾棄和詛咒。
 
  “也就是說,他約了傳說中的語嫣妹妹,結果到了電影院發現語嫣妹妹的位子上坐了一位陽光帥氣高大英俊擁有強健體魄的肌肉猛男?”侯皓一臉瞭然狀地總結了一下顧南的轉述。
  
  “請教!既然如此,為何不走減肥路線,反走暴食路線?”李恩很慎重小心的問一直低頭某吃的沈同學。
  
  “天一健身會所的教練說……”再一大片肉,“要長肌肉,要先增加蛋白質,要多吃肉!”再吞一口糖醋裡脊。
  “……”其餘五人默然。
  不知道那位英明的教練有沒有順便提到一下,光吃不練的話只會長膘不會長肌肉這個問題。
  這晚沈立冰同學吃飽喝足確定補充夠了蛋白質和熱量之後,心滿意足地打開電腦開始刷學校BBS。
四年不變的天藍色版面看多了有點膩味,校園網的管理員真是夠懶的啊。

沈同學一邊腹誹一邊打開今天的熱帖。

“驚聞護理學院語嫣妹妹名花落肥土,姦夫疑似高帥富!!!有圖亂入”
  
我擦!

  沈立冰亢奮了。
  準確的說應該是鬱悶加嫉妒加好奇了。
  
照片很清楚。長髮及腰的語嫣妹妹穿著護士服,從護理學院實驗樓出來,正在走向一輛紅色的寶馬X6。駕駛室一側的車門打開着,一高大背影男一手撐車門一手搭車頂,很閒適很貴族很有錢的站姿。

  騷包。

  雖然看不到臉,但是沈立冰斷定這就是那天坐他旁邊的男人。



因為那騷包的氣息一模一樣。

果斷關掉頁面,忽略樓下一排一排羡慕嫉妒恨的跟貼,沈立冰登錄微博開始看新聞。

他的微博關注裡大部分是新聞、熱點、旅行、美食之類的推廣賬戶,少數十幾個熱門草根,極少數網絡好友,沒有一個現實中的朋友。因為喜歡在微博上發些個人感悟,俗稱牢騷,如果有現實中認識的人,會讓他覺得像在操場上脫光了洗澡被全校師生圍觀一樣,淋浴,還不是泡澡……
 
輸完密碼登錄進去,右上角跳出來的數據讓沈立冰呆了一下
@我的微博 2238條
收到的評論 1204條

這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

以一個醫科大四宅男的號召力來說,平均每條微博的評論和轉發數保持在個位數是正常的,兩位數是超常的,三位數以上就一定是網站抽風了!



……
總有一天腐到你:喪心病狂的絶配!

天使愛菊花:非一般的偶然!神一樣的存在!

美麗美麗美麗麗:愛死你們了,請永遠地在一起吧

暈了也不醒:啊啊啊啊啊啊啊~

沒什麼比直男變彎更美好:壯男攻可愛受很搭呀!百搭呀!

風一樣的女紙:人肉啊人肉吧,這樣都行啊!

深深深呼吸:妞兒炮灰了,為神馬女人總是被炮灰!

......
......

翻了十幾頁評論之後,沈立冰終於弄明白了怎麼回事。

事情的源頭來自五天前他發的一條微博,就是看電影那天。

沈立冰是個不折不扣的微博控,隨時隨地都能即拍即發,不管有沒有人看,反正自己發得挺高興的。

於是那天一邊盯着不知所謂的大屏幕一邊用眼角餘光掃瞄旁邊男人英俊的側臉線條之後,沈立冰掏出手機發了這麼一條:

“鬱悶!本來以為是跟美女浪漫約會,順便一壘,說不定二壘,結果她的位子上居然坐了個肌肉男!比老子高比老子帥比老子有肌肉!蒼天啊!給條活路吧,這世界沒有可愛宅男的生存空間了麼!”(來自足跡分享/我在****影城)。

微博發出去五天,前幾天得到零星幾條同情和心有慼慼的慨嘆,今天突然就爆發了。

從@裡面跟過去,看到了這麼一條微博:

“今天妞兒給了張電影票,無聊跑來看了,果然愛情電影不適合一個人看。不過旁邊坐了個很好玩的小男生,一直在用奇怪的眼神瞪我,胖嘟嘟的臉配上圓圓的大眼睛像妞兒家的那只肥加菲一樣,還一樣貪吃哈哈,足足吃了兩大桶爆米花。”(來自足跡分享/我在****影城)
 
你才加菲!你全家都加菲!啊啊啊啊啊啊啊! 

沈立冰暴走了。

一時之間寢室裡書飛杯跳,刀叉橫行,眾兄弟一致決定出門避禍,紛紛轉戰到其他寢室看電視打遊戲去了。顧南抱起筆記本電腦拎了張凳子準備去走廊上呆一會兒。

沈立冰炸毛起來的殺傷力是非人類的。



“站住!顧南,過來幫我人肉這個人!”。

“我很忙,論文還沒弄完。

“那個筆記本裡那麼多資料,怎麼還沒弄完?不管!先幫我忙!”沈立冰把顧南拖回自己的電腦前坐下。

“這個筆記本裡有資料?在哪裡?”
  
“啊,我沒跟你說嗎?F盤下面有個新建文件夾,裡頭是這次譚老闆讓做的麻醉論文的資料,我copy了一份,我的都寫完了。”

“你copy了一份?這個筆記本不是你的嗎?”顧南點開F盤下面的那個文件夾,果然資料相當多,並且冷門,很難搞到的那種。

“誰告訴你是我的?”沈立冰莫名其妙地看他,啪一聲蓋上他的筆記本,“言助教的,上週他聽我說你電腦壞了,扔給我帶回來的,說讓你隨便用。論文明天弄也來得及,趕緊的,幫我把這個傢伙找出來。”顧南除了本專業是尖子,其他很多方面也有一手。
  
暫時壓下心中對言奕的憤懣,顧南不得不先幫室友兼死黨解決定位敵營的首要任務。
  
“看微博內容,應該對我們學校蠻熟悉的。學院設置、宿舍分佈之類都提到過。”
  
“那是,那傢伙女朋友是王**。”沈立冰用很刻意的無所謂語氣說。

“王**?”
 
“就是我上週送電影票約她又放我鴿子換她男朋友來氣我的那個護理學院二年級傳說中的語嫣妹妹!”

“哦。”顧南一如既往的一臉平靜,開始查IP地址。

“常用IP似乎……是校園網的地址……”

“校園……我擦!那傢伙是我們學校的?我們學校的!我擦!”沈立冰忍不住一連串的爆粗口。
 
“不過……不是同一個校區,這個地址應該是二校區那邊的。”顧南下了最終結論,也表示不能再查到更詳細的地址了。

二校區在城市的另一頭,地鐵20分鐘,自行車一個小時,原生態步行3個小時。

因為距離的原因,也因為沒有準確到縱橫坐標的打擊點位,沈立冰暫時放棄了殺上門單挑的想法,改為在微博上“友好”的交流。

於是他非常慎重地壓下了滿腔火氣斟酌了二十分鐘後在那個叫做“風楊”的賬號下留了一條評論。

“很好玩是吧?有種你丫來玩我啊!!!”

宿舍斷電時間到,果斷關機睡覺。



“站住!顧南,過來幫我人肉這個人!”。

“我很忙,論文還沒弄完。

“那個筆記本裡那麼多資料,怎麼還沒弄完?不管!先幫我忙!”沈立冰把顧南拖回自己的電腦前坐下。

“這個筆記本裡有資料?在哪裡?”
  
“啊,我沒跟你說嗎?F盤下面有個新建文件夾,裡頭是這次譚老闆讓做的麻醉論文的資料,我copy了一份,我的都寫完了。”

“你copy了一份?這個筆記本不是你的嗎?”顧南點開F盤下面的那個文件夾,果然資料相當多,並且冷門,很難搞到的那種。

“誰告訴你是我的?”沈立冰莫名其妙地看他,啪一聲蓋上他的筆記本,“言助教的,上週他聽我說你電腦壞了,扔給我帶回來的,說讓你隨便用。論文明天弄也來得及,趕緊的,幫我把這個傢伙找出來。”顧南除了本專業是尖子,其他很多方面也有一手。
  
暫時壓下心中對言奕的憤懣,顧南不得不先幫室友兼死黨解決定位敵營的首要任務。
  
“看微博內容,應該對我們學校蠻熟悉的。學院設置、宿舍分佈之類都提到過。”
  
“那是,那傢伙女朋友是王**。”沈立冰用很刻意的無所謂語氣說。

“王**?”
 
“就是我上週送電影票約她又放我鴿子換她男朋友來氣我的那個護理學院二年級傳說中的語嫣妹妹!”

“哦。”顧南一如既往的一臉平靜,開始查IP地址。

“常用IP似乎……是校園網的地址……”

“校園……我擦!那傢伙是我們學校的?我們學校的!我擦!”沈立冰忍不住一連串的爆粗口。
 
“不過……不是同一個校區,這個地址應該是二校區那邊的。”顧南下了最終結論,也表示不能再查到更詳細的地址了。

二校區在城市的另一頭,地鐵20分鐘,自行車一個小時,原生態步行3個小時。

因為距離的原因,也因為沒有準確到縱橫坐標的打擊點位,沈立冰暫時放棄了殺上門單挑的想法,改為在微博上“友好”的交流。

於是他非常慎重地壓下了滿腔火氣斟酌了二十分鐘後在那個叫做“風楊”的賬號下留了一條評論。

“很好玩是吧?有種你丫來玩我啊!!!”

宿舍斷電時間到,果斷關機睡覺。

風揚的微博。

第三天,沒有新內容。

第四天,沒有新內容。

第五天,沒有新內容。

第六天,群眾熱情稍微褪去了,改為懷疑小攻的屬性。

……

“直男被妞兒教育了咩?”

“其實是強受被自家強攻教育了吧,於是小加菲被炮灰了麼?

“我敢打賭肌肉男兄私下勾搭小加菲去了。”

“於是我們可以期待不久之後的曬甜蜜了麼?”

“都散了吧,網絡YY什麼的,都是浮雲啊!”

“悲催的單戀吶,可憐的小加菲每天跑這裡來情話綿綿,掬一把同情之淚。”

“靜靜潛伏,等待新戰況……”

……

……


沈小受的鬥志一直很昂揚,但是再怎麼昂揚的鬥志也會一而鼓,再而衰,三而竭。半個月後,學年實習期到了,強大的實習壓力,讓沈立冰也暫時顧不上每天在風揚的微博貼挑戰書了。
  
臨床醫學院學生的實習,意味着鮮血與手術刀齊飛,繃帶共肉末一色。沈立冰膽子一向不大,考進臨床專業是一個意外,能熬到第四年都沒有申請退學也是一個意外,如果不是有各項全能的死黨顧南罩着,還有個以權謀私的助教言奕幫着,他說不定早就被踢回老家賣紅薯養豬什麼的了。
  
雖然沈立冰經常念叨人家北大也出養豬人才,但既然已經熬過了七年的一大半,還是覺得咬牙堅持下去比較划得來。就好像買了電影票一定要看完一樣,沈立冰一向堅持絶不浪費,交了學費就一定要讀完不是麼!


實習第一天報導,帶他們小組的主治醫生正在手術中,沒有迎接訓話什麼的,直接就被叫進了手術室旁觀,四個小時後,出來沈立冰就吐了。

扒着洗手台吐得正猛,旁邊走過來一人,摘了手套開始洗手。

眼角只瞄到下半身,深藍色手術衣下面是米色的休閒褲,看面料很好的樣子,腳上是一雙舒適的普通到極點的黑布鞋。

沈立冰看了看自己今天早上特意擦亮的很少穿的皮鞋,有點醒悟。

幾個小時的手術站下來,沒有一雙舒適的鞋果然是不行的。

一隻修長的手遞過來一條咖啡色手帕,邊角有精緻的繡花,華麗的風格和藍白相間的醫院裝修形成詭異的落差。

“謝謝。”沈立冰就着水龍頭漱口,來回幾次才把喉嚨裡的酸澀味道沖淡了。一手接過手帕捏在手裡。

“活人的身體跟解剖室的標本是不一樣的。”聲音低沉華麗,慢條斯理的優雅。
  
“是啊,只是旁觀就已經受不了了,等我自己要主刀的那天可怎麼辦啊!我不活了,我為神馬要學這個專業啊!我的理想是當一名周遊世界的攝影師啊!都怪我那個悲催的神經質老媽!”出於宣洩後的放鬆心態,沈立冰忍不住在這個聞起來有絲淡淡蘋果香味的人身邊開始吐槽,吐槽痛苦的醫科學業和自己瘋狂的老媽,一邊吐槽一邊打濕了手帕擦臉。

“所以你媽媽做的菜很好吃?”嗯,蘋果味醫生很順利地接下沈同學跳躍的思維,並往自己想要的方向引導。

“是啊,所以說學校的食堂真是豬食啊!楊醫生,我是不是該叫你楊老師,您是帶我們組的吧?”沈立冰洗完臉抬頭,穿醫生服的高個子男人靠在洗手台邊,雙臂交叉抱在胸前,白色的大口罩遮住了一大半面孔,只露出一雙晶亮的眼睛,眼底閃着一種叫做算計的光芒。

“是的,不過你可以叫我楊哥,叫老師太生分了。”也不適合做壞事。

“你這一年的實習都是跟我,如果我們相處的好的話……我保證,你這五個學分會很好拿。”
  
“楊哥!你太夠意思了!”沈立冰果斷哈皮了,一巴掌拍在不鏽鋼洗手台上,震得自己手掌發麻。

“嗯,回到食物這個話題,我手藝很不錯,有機會可以嘗嘗。”

放餌。

“哎呀!擇日不如撞日,只要不吃食堂讓我吃什麼都行!楊哥你幾點下班?”

上鈎。


一個小時後。

“可以走了。”

“等一下我那幾個同學。”
  
“他們手頭還有病人,遲一點自己過來,我給了地址了。”明天早上太陽升起來以前,那幾個傢伙都別想休息,更別說來他家吃晚飯了。

“哎,楊哥,你怎麼下班了還不脫口罩?”

“路上灰大,回家再脫。”

“哎呀,我怎麼沒想到,早知道我也不脫了。”

一高一矮兩個背影走到停車場,上了一輛紅色X6。

“喲,看來醫生真是有錢途。”某加菲羡慕的語氣。

“上車吧,昨天買了三文魚,到家後最多半個小時就可以吃了。”早就從微博上摸清了某加菲喜好的某人緊了緊口罩的繫帶,落下中控鎖,發動車子。明天得把答應表妹的iphone4S買了,要不然妞兒翻起臉來是相當不好對付的。


愛吃魚,還不承認是喵屬性的麼!

一聽到魚眼睛就圓了,真是……好玩啊。


一個月後。

風楊:小加菲最近瘦了,拒不吃肉,手感越來越柴,有點擔心。
 
冰河世紀猛男:55555誰說的長肌肉要先吃肉的!誰說的!出來受死!啊啊啊啊啊!



2.

“冰冰,等下來我辦公室。”玉樹臨風的楊風醫生踏出電梯,對擦身而過卻對他視如不見的某人說。

沒聽到,沒聽到。我很忙,我很忙。

沈立冰一邊在腦子裡碎碎念,一邊使勁按電梯的關門鈕。

“哎呀,實習階段小考的題目我好像忘在抽屜裡了。可別被誰偷看了。”楊風醫生很是懊惱地小聲說。

“……我把報告交了就來。”


可惡的傢伙!就知道玩這一招!

他怎麼就那麼單蠢地相信這是位樂於助人心地善良的實習導師呢!

他怎麼就會乖乖地上了車,進了門,吃了某人的東西呢!

他怎麼就偏偏會被威脅利誘吃得死死的呢!

對了,還有那個稱呼!

冰冰!冰冰啊!

你說他沈立冰一正港男子漢,跟妖艷的范爺搭得上邊麼?跟純潔的蓮花有一點相像麼?

在那個爛人的帶領下,如今胸外科整層樓的醫生、護士、掃地的阿姨,包括四十六張病床上的病人,都喊他冰冰啊!

聽一次折壽一年啊有木有!


沈立冰像火車頭一樣衝下一樓交了東西,看電梯門口站了太多人,索性蹬蹬蹬爬了樓梯。四樓而已,對於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來說本是輕而易舉。

問題是,最近一個月多月吃出來的小肚子帶來點困擾。

小胖子冰冰同學憤恨地靠着樓梯扶手喘氣。

還是要怪那個爛人!還有那個死教練!什麼玩意兒!

他決定天天爬樓梯,外加一個小時游泳,就不信不能把這多出來的肉練沒了!

砰地一聲推開辦公室門,門扇從牆上彈回來,差點沒砸着冰冰同學的鼻梁。

坐到離那個人最遠的地方,沈立冰全身警戒地問:“什麼事?”

楊醫生輕飄飄地走過去關上門,再輕飄飄地走到冰冰同學坐著的沙發扶手上坐下。

是的,你沒有看錯!沙發扶手!

你說這是為人師表應該有的坐姿麼?這是受全院護士愛戴的胸外科主治醫師應該有的行為麼?

這人怎麼就喜歡調戲他呢?

沈立冰雖然反射弧有點長,可不笨。要說一個多月都沒看出來自己淪為了調戲對象,那他也忒單純了。

加上那個傢伙在微博裡老是發些曖昧的段子,逗得一眾腐女跟打了雞血一樣在下面YY地熱火朝天。

就快連同人文都有了啊喂!

只不過,他不確定楊風是純粹覺得逗着自己好玩兒,還是真有那方面的意思。

雖然他常常說些曖昧的話,還動不動就捏自己的臉,說話的時候總喜歡把距離拉到最小,除此以外,倒是沒有什麼特別讓人反感的舉動。


“前天的糖醋魚排好吃麼?”

“什麼……好,好吃。”沈立冰有點跟不上這妖人的思路。他的思維彷彿是三次元的,總能

在完全不搭調的時間,根本不對勁的地點,莫名其妙地銜接到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上去。
比如現在。

“我今天三點就能下班了,一起去買新鮮的龍蝦吧,我認識個海鮮批發市場的小老闆,能買到真正的好貨。”

“龍蝦?龍蝦!”貪吃的沈立冰同學瞬間眼睛溜圓了,對於自己抗拒不了美食這個缺點,他其實並不是很介意。

“我……我要複習!對,我要複習,要考試了!”

每到考試就會緊張到抓狂的沈同學拚命點頭。跟考試相比,考試就是那條龍,龍蝦就是那只蝦,完全不同物種。

“聽說實習導師都參加了這次的命題。”

“就是說你真的有考試題?不是蒙我的!”沈同學血液上頭,激動地抓住了某人的手臂。

某人當然不會拒絶送上門來的豆腐,拉過手掌捏住。

手指頭短短圓圓的呢,皮膚也不錯。不像自己拿手術刀時間長了,都長繭子了。

呦,看掌紋還是斷掌,可得小心別被呼到巴掌,聽說斷掌打人可疼了。

“你倒是把題目給我看看啊!我保證不洩露。實在不行,你透露幾個大題就行,我只求及格。”圓眼睛滿滿地全是渴望,完全沒有發現自己的手正被翻來覆去地捏啊捏。

“不急,下班先去買菜,晚上在我家,我幫你複習啊。”楊醫生嚴肅地拍了拍沈同學的肩膀,居高臨下地說:“相信我,有導師指導,你這次一定及格。”

“好……好吧。先說好,你要是又對我……對我動手動腳的,可別怪我不尊師重道。”

“就憑你這小胖身板?”高出沈同學一整個頭的楊風醫生笑了。

就是這種語氣!還加個“小”!還加個“胖”!

小爺為只是稍微那麼有點點肉而已!

你丫名詞前面不加形容詞會死啊!

又被揭了逆鱗的沈小胖同學怒氣衝衝地走了。

可惜三點一到,還是乖乖地等在了停車場,這種開後門的事,還是低調一點好,他甚至連口罩都沒摘,就怕被其他同學看到他又上了楊風的車。

同學甲路過:“哎,冰冰,今天楊醫生又給你喂食啊!”

同學乙好奇:“什麼典故?這誰呀?”

同學甲八婆上身:“喲你還不知道啊,我跟你說啊這位……balabala……”

沈立冰欲哭無淚。

“走了。”楊醫生從後面走過來,揉了揉他的頭。

“我,我突然想起來還有點事,你先走。我等下自己過來。”還是適當保持距離比較安全。

“要先去海鮮市場挑龍蝦啊。你不想去麼?自己挑哦,最肥美最新鮮的龍蝦哦。你想吃奶油焗的,還是麻辣干炒的?要不清蒸吧?”楊醫生按開了車門,坐上駕駛位,等着某人自己跳上來。

嗚嗚嗚可以都要麼!

於是當然最後沈立冰同學還是上了楊老師的車。


兩人一車去了海鮮市場,拎回來一隻一斤四兩重的大龍蝦,外加三隻雪白雪白的像拔蚌。楊風進了廚房裡放東西,沈立冰開了他的電腦下載海鮮食譜,一邊看一邊吞口水。

“怎麼?想學做菜啊?”楊風拎着圍裙從廚房走出來,“我換件衣服,你自己玩兒着,冰箱裡有芒果布丁自己去拿。”

如果說美食是對付沈立冰的殺傷性武器,那甜品就是他的死穴罩門。

偏偏楊風對這兩者的使用方法都掌握得爐火純青。

貪吃的沈同學正大勺大勺地挖着布丁往嘴裡塞,一抬頭差點沒噎死。
他!他!他!居然光着就出來了!

雖然也不是全光着,一條棉質的家居長褲,褲腰帶鬆鬆挽了個蝴蝶結,隨着某人的腳步晃啊晃的。某人光裸的胸肌和腹肌也晃啊晃的,晃花了小宅男沈立冰的眼。

“你你你......你幹什麼?”沈立冰呆滯了,一小顆芒果肉從嘴角掉了出來。

“做飯啊。怎麼你想來試試?”楊醫生把手裡的圍裙往脖子上一掛,轉身背對沈小同學,

“來,幫個忙。”

“你你你......怎麼能這麼穿圍裙?圍裙有這麼穿的麼!你暴露狂啊你!”沈立冰往後一躥,後背抵在了椅子扶手上。

“這樣又涼快又方便,你沒試過?”

他媽的小爺試過在大澡堂沖澡,試過在球場上跑嗨了脫上衣,試過大熱天只穿內褲睡覺,可沒試過裸穿圍裙啊!

這麼潮流尖端的搭配不是小爺的風格啊!

沈立冰瞪着眼前小麥色的皮膚,腰間一道凹線往下走,沒入深藍色的褲腰裡。十根修長的指頭捻着兩條細細的帶子停在半空。

“你自己不會系啊?”

“背後不方便啊,系出來的蝴蝶結不漂亮。”

我擦!

沈立冰同學恨恨地放下布丁,接過圍裙帶子三下五除二,搞定!

不僅漂亮,還結實。就不信三層死疙瘩你能解開。

楊醫生摸了摸後腰上的繩結,嘴角抽了抽轉過身來,彎腰逼近沈立冰的臉蛋,眼看著越靠越近,圍裙大大的前襟垂落下來,胸前風光一覽無餘。

肌肉啊還是肌肉,鼓鼓的有力的一眼看上去就很強健的肌肉,散發出成熟男性強烈的荷爾蒙。沈立冰這時候居然腦子跑偏地想到了孔雀,開屏啊什麼的,春晚那兩隻交尾的公孔雀,就是類似這樣招搖它們的尾巴的吧。

沈小同學抵在椅子上退無可退,一張臉不知道是羞紅的還是氣紅的,分外添了些顏色。

楊醫生慈愛地撫上沈小同學的嘴角:“冰冰你可真是孩子氣啊,看你吃得到處都是。”

手指從下唇擦過,捏起一小顆芒果肉。

轟~

這下沈小同學除了臉蛋以外,包括脖子都氣紅了。

“滾去做飯啊你!”沈同學已經完全不記得尊師重道四個字怎麼寫了。這一個月,楊風老師親手一步步抹殺了自己的形象,除了在醫院眾人面前給面子叫他一聲楊醫生,沈立冰背地裡都是用“爛人”、“妖人”、“混蛋”這一系列尊號來稱呼楊風先生。

於是楊醫生去做兼職廚師了,沈同學也放棄了食譜開始看書,考試之前他都是愛學習的好孩子。


一個小時後,抵擋不住香味的沈同學一步一步蹭進了廚房,楊風正從烤箱裡往外端烤盤。

“冰冰來,嘗嘗先。”筷子夾起一塊雪白的帶著奶油香甜氣息的龍蝦肉。

美味當前,沈立冰很沒骨氣地放棄抗議御用愛稱,啊嗚一口連筷子尖一起吞了進去。

好吃。

沈立冰閉着眼睛慢慢品味奶油的濃香和龍蝦肉的甘美,還有蘑菇與洋蔥的香味,真是太美好了。

嗯,嘴角似乎還有芝士,沈同學下意識地張唇欲舔,眼前一黑,唇上暖暖地覆了一層柔軟,不屬於自己的舌尖在唇角掃過,芝士被舔乾淨了。

沈立冰“咻”的瞪大了眼,於是大眼瞪大眼,距離不超過五釐米。

唇上被重重一壓,一隻手伸過來摀住了他的眼,腰上一緊,貼上了某條圍裙。

十秒鐘,掃過一遍雙唇,撬開牙齒,捲起無措的舌尖蹂躪一番,時間到,退出。

做了壞事的楊醫生乾脆俐落的退出一米遠,確保不會被斷掌招呼到,端了盛好的龍蝦盤子大步閃離了廚房。

留下了還在呆滯中的被吃了奶油芝士龍蝦味嫩豆腐的沈冰冰同學。

沈立冰夢遊一樣地從廚房飄到客廳,再飄到餐桌前坐下。

由於還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於是他很配合地接過碗筷,低頭扒飯。一直到白米飯扒下去半碗,沈同學才突然大夢初醒。

“你……是gay?”

“是啊。”楊廚師快樂的拎過冰鎮後的白葡萄酒,給自己倒上三分之一杯。夏天最適合用白酒配龍蝦了,白酒芳香彌鬱的果味搭配龍蝦溫醇冷冽的鮮甜,一口下去,閉上眼睛就是天堂。

“我也要喝。”沈立冰看著楊風一臉的陶醉,忍不住先放下心頭說不出道不明的情緒。

“你等下要複習。”

“可是你不是說要幫我複習嗎?”為什麼你能喝酒,我就不可以!

“因為我是老師,你是學生。”有一條真理叫做“Laoshi forever is dui de 。”

“你!你還敢說自己是老師!有你……這樣的老師嗎?你你……剛才對我幹了什麼?”沈同學一摔筷子,氣勢很足的質問。

“我親了你。不對,應該是吻了你,是濕吻哦。知道什麼叫濕吻嗎?”楊姓流氓夾了一塊白灼像拔蚌放到沈小同學碗裡,“試試這個,你平常口味太重了,偶爾也該試試清淡的。”

口味重?我口味重?明明你才是重口吧!

男人你都親的下去!

還濕吻!ONO!

沈小同學扒拉了半盤像拔蚌到碗裡,死命往嘴裡塞,企圖掩蓋掉剛才口腔裡那詭異的觸感。
然而根據百度百科,白灼像拔蚌的特色是——肉嫩而富有彈性。

於是沈小同學含了滿嘴,腮幫子蠕動,越嚼表情越奇怪了。

“怎樣?味道不錯吧?來,賞你喝一小口,感覺一下。”楊風把自己的杯子湊到他面前,餐燈暖黃的光線穿透清澈的玻璃杯,映出杯沿模糊的唇紋。

由於杯子位置剛好下嘴,沈立冰順勢喝下一大口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又他媽的間接接吻了!

“喜歡嗎?”

“喜歡你個頭!”沈立冰一把抓過酒瓶,撈個乾淨杯子,嘩啦啦倒了個全滿,一揚脖子灌了下去。

偽小資最討厭了,喝酒就喝酒,倒一丁點喝半個小時都沒見少是玩哪樣!小爺雖然酒量不好,可酒膽一向是包天的,男人喝酒那就得圖個豪邁。

“哎哎,那個……後勁很足哦。”楊風一不留神眼看著炸了毛的沈小同學接連喝掉兩個滿杯。

“說!你為什麼……啊?吻我?”沈立冰扒拉開半個桌子,把杯盤碗盞都推到一邊,不說清楚都別吃了!

“我喜歡你啊。”楊風微微嘆了口氣,還是太急了點。本想慢慢來的,誰料到剛才一見那粉嫩嫩的唇染上淡黃色的芝士醬,閉着眼睛一臉滿足的笑臉,一時衝動就啃了上去。

要等遲鈍的沈小同學自己醒悟,時間是漫長的,希望是渺茫的,於是今天乾脆就吃掉了吧。

做好了決定,正直的楊醫生決定開始循循善誘,教導這個不開竅的弟子。

“交過女朋友麼?”

“……關你屁事。”沈立冰追女孩子經歷豐富,可真正追到手的一個沒有。通常都是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約人而真正來了人的倒是有那麼一次,可是這一次就惹上眼前這麼個混蛋。

孽緣啊!沈小同學心底流淚,眼眶泛紅。

“看過A字頭片子麼?”

“……當然看看……看過!”

“有反應麼?”

“……關你屁事!”

“討厭我麼?說真話。”

“……雖然你很可惡,不過……也說不上討厭。”沈小同學臉蛋越來越紅,手裡還遙遙欲墜地提着酒瓶子。

“有沒有發現這段時間你跟我在一起的時間非常多?”除了每週兩天的醫院實習,沈立冰回學校上課的時候也會來他家吃晚飯,順便還會打包宵夜。

“要不是你丫的威脅小爺的學分……”

“我覺得你貪吃的因素要大一些。”

“好吧,你手藝確實不錯,不過那也不能抹殺你用實習成績要挾我的事實。”

“你仔細想想我真的逼過你麼?”

“怎麼沒有!你!你逼我上手術!明知道我最怕那場面,你居然讓我站在手術台最近的地方!上週那個心臟移植,你讓我捧着心臟站了兩個小時!”沈立冰越說越委屈,血淋淋的心臟啊,不是塑膠的不是豬啊羊啊什麼的,是從幾分鐘前還活生生的人身上摘下來的啊!”害得他後背全濕透了,接下來的一整天十根指頭都保持着彎曲狀。

“我那是對你偏心,你實習才一個月已經跟我上了十幾台大手術,你覺得普通本科生有這麼多機會麼?胸外科的實習名額有多緊俏你知道嗎?”楊風揉了揉眉心,有點後悔之前逗過頭了,急需挽回分數啊。

“說到這個,我當初明明申請的體檢科,為什麼會跑到這個悲催的胸外科?”

楊醫生撈過思考中的沈小同學手裡的瓶子,給兩人的杯子裡各自倒上半杯酒:“乖,龍蝦涼了可不好吃,我們邊吃邊說好不好?”

沈立冰憤憤地張口吞下送上嘴的蝦肉,再喝下遞到嘴邊的酒:“你說你一堂堂主治醫生,為什麼偏偏跟我這麼一個老實學生過不去。啊?你說你要身材有身材,要長相有長相,你還有錢有房有車,一群漂亮女護士天天圍着你轉,還有我們組那個誰,頭髮染的亂起八糟顏色那個女的,天天跟在你屁股後頭“楊老師啊楊醫生哎”叫得那麼親熱,你說你怎麼不去招她?你偏要來招我!”

楊風抿了口酒,湊近沈小同學嗅了嗅。

嗯,說話都帶酒氣了,是葡萄酒的果酸味還是真的有酸味呢。

“因為我不喜歡她,我喜歡你啊。”

“那我們組那個誰,叫羅偉的,不是很帥麼,你怎麼不去喜歡他?”沈立冰打了個小小的嗝,酒喝得太急了,話也說得急,於是就有了那麼點呼吸不暢的感覺。

“因為我不喜歡他,我喜歡你啊。”楊風無奈地笑了,揉了揉他的頭,決定換個方式。

“你膽兒可真小,被親一下就嚇成這樣。”

“什……什……什麼?嚇?小爺能被你嚇到?你龍蝦吃多了膽固醇飆高吧?”沈立冰一向經不得挑釁,一聽這話,酒氣上衝,哪還記得糾結什麼男人該不該吻男人的問題,一把攥住了楊醫生的圍裙領口。

圍裙脖子上那根帶子其實也是活結,被他這麼大力一拽,頓時散了,沈立冰抓着圍裙看著眼前的裸男再次陷入呆滯中。

……身材……真是該死的好啊……

這胸肌……這腹肌……這肱二頭肌……

楊醫生看著某人滿臉通紅,雙手在自己胸前無意識地摸來摸去,還繞着某個關鍵部位劃圈圈,於是渾身一熱,開始考慮把人就地撲倒正法的可行性。

“冰冰,來,我們去沙發上好麼?”刻意放低的聲線,營造出纏綿曖昧的氣氛。

“去沙發幹嘛?”正忙着化身小色狼的沈同學茫然問道。

“方便你報復我,親回來啊。”

“不用!小爺要報復你還需要找什麼地形!”沈小同學很乾脆地兩腿一分,躥到了楊醫生大腿上坐好,張嘴就啃了上去。

跟頭小狼似的,還真是在啃啊。

楊醫生無奈地伸手撈住了某人的臀,把正往下滑的小色狼往上託了托。嘴唇一定被咬出印子了,幸好明天不上班。

“哎,你倒是張嘴讓我進去啊,我也要濕吻。接吻技術真爛啊你!”沈小同學雙眼已經迷濛了,倒是記得一定要分毫不差地報復回去。

楊風聽得火起,一掌扣住沈立冰後腦勺,一手撈緊小腰,展開絶地反擊。

於是你來我往,唇舌糾纏,走馬換槍,大戰三百回合什麼的。

至於沈冰冰同學那天有沒有被徹底吃乾抹淨……

噓……趁他們忙,咱們還是去吃龍蝦吧。



3.H

楊風很氣悶,沈立冰很舒心。
楊風把人放進軟軟的被窩裡,在沈立冰紅透了的臉頰上擰了一記。猶豫了一下,只給他脫了鞋,無可奈何地給蓋上了被子。

冰冰同學這一覺睡到了半夜兩點,喉嚨幹得難受,於是爬起來打算下床喝水。
夜間斷電的學校寢室傷不起啊,大學四年,他已經練就了堪比盲俠,於黑夜之中穿梭無阻的本事。
關鍵的第一步是要從上鋪的梯子上爬下來。
第一個動作是把屁股轉向床邊,第二個動作抓欄杆。
咦?欄杆呢?
沈立冰摸啊摸,終於摸到一根有硬度的,可以握住借力的東西,於是蹭動膝蓋挪到床邊,小腿下探找梯子。
奇怪,梯子跑哪裡去了?
踩不到第一梯,那就果斷踩第二梯吧。沈立冰這麼想著,拽緊了借力的欄杆就打算往下再找找。
突然腰上一緊,整個身體騰空而起,重重摔在一堆東西上。
好硬!
他床上什麼時候多了這麼硬的一坨?
“有鬼啊啊啊啊!”
素來對鬼神敬仰無比的冰冰同學很沒有男子漢風度地失聲尖叫。
“閉嘴!”
鬼說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啪!床頭燈亮了。
鬼皺着一張英俊的臉,一臉崩潰地看著他。
“楊醫生你......為什麼會在我寢室裡?”
“錯,是你在我房間裡,這是我的床。”
“你......你的床?”
“對,我的床。你喝醉了,酒後亂性。”
“我喝醉了......還酒後亂性?”沈立冰已經只知道重複了,這是怎樣一種狀況?為什麼他會跟楊風躺在一張床上,關鍵是對方還光溜溜的。此時被子掀開了一大半,只剩一個角意思意思地搭在楊風先生的關鍵部位。
沈立冰看看自己完整的長褲和T恤,再看看對方漂亮的胸膛上幾點可疑的紅痕。
犯罪事實很明顯。
“對......對不起!我一喝醉就會亂來,上次把顧南褲子都扒了......對不起!對不起!”
楊醫生眉毛一跳。
扒褲子?誰?
“你還記得自己幹了些什麼嗎?”
“不會吧,我又不喜歡男人,不可能真把你怎麼了吧?”沈立冰吶吶地問,“再說你怎麼不知道反抗啊?你那麼多肌肉白長的啊?我撲你你不知道躲啊?你不知道把我打暈什麼的?”

要說冰冰同學少根筋吧,他腦子關鍵時候還是能靈光一閃的。這一找到了可疑點,就理直氣壯地質問上了。
“我不敢反抗。你一上來就捏着我的把柄,我動都不敢動。”楊風淡定地回答。
“什麼把柄?”
“就跟現在一樣。喏,你手裡那個。”楊風抬了抬下巴。
什麼?啊?啊!
沈立冰終於看清了自己一直攥在手裡不放的欄杆。
就這一會兒功夫,欄杆更粗了,頂端還冒出點晶亮的液體,在床頭燈光的照耀下閃閃生輝。
抖!
冰冰同學感覺不到自己的右手了,手指僵硬,緊緊箍在那根欄杆上。

“放,放開我......的手......”

“你自己不放開我也幫不上忙啊。我是受害人。”楊風一臉被傷害樣的搖頭。

“幫,幫我一下,手指動不了......”沈立冰好想哭,怎麼就動不了呢。只聽說驚嚇早瀉的,沒聽說有嚇到指僵的呀。

他一定是H醫大史上第一個死於羞愧的人。

“如果手指分不開的話,你可以試試上下滑動看看。”

“滑,滑動?”

我擦!你以為小爺我還是處啊?還上下滑動,那不就是個“擼”字。你要擼是吧?爺就給你擼一把,讓你丫爽的!

H醫大臨床醫學系四年級沈立冰同學終於找回了一個醫學生應有的理智和清晰的思維,並將臨床學子奉為真理的“穩,準,狠”三字經貫徹到手部動作中。

楊風悶哼一聲,視線從自己關鍵部位上的那隻手,轉移到惡狠狠的小臉。

清醒得還真快呀。

沈立冰同學懷着嫉惡如仇的心態,打算對長期以來坑蒙拐騙自己的人施以最惡毒的報復。

擼個管而已,雖然有點彆扭,可誰的管不是管,小爺平時自助的還少了?贊助你一把也不是不可以。

他計劃給丫擼到最high的時候突然停手,或者學那些AV、GV、小說什麼的堵住眼兒,給丫憋回去哈哈哈哈。

這邊的沈小同學正在為自己的計謀暗爽,那邊的楊大醫生已經開始雙眼發紅。

一個衣衫整齊歪着嘴角正奸笑,一個渾身光溜豎著寶貝正享受,這畫面,怎一個和諧了得!
沈立冰擼了上百下,手腕都酸了,也沒見楊風有高潮的跡象,反倒把自己弄得越來越熱。下面的小兄弟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悄悄抬了頭。

靠,老子不會真喜歡男人吧?

這麼一想,手下就慢了。算了,小爺不陪玩兒了。

正要抽身而退,忽然天翻地覆,視線就對上了雪白的房頂。

“玩兒夠了?該換我了。”楊風說完就壓了下來,沈立冰四肢被箝制得死死的,只有脖子能動。可還沒等他動,已經被堵住了嘴。

一點都不溫柔的吻。粗暴而狂熱,下唇被狠狠地咬住,輾轉啃噬。

相比起來還是之前那個龍蝦味的吻更舒服啊。沈立冰默默地想著,試探着掙扎了一下。
無果。

楊風已經被挑逗到了極限,這時候可顧不上溫柔憐惜了。男人骨子裡都有獸性,獸性之第一屬性就是發情。

楊風安分守己地躺了半邊床,執守君子抱懷不亂之禮,已經是硬了一晚上,沒想到小朋友手下技術過硬,那就別怪他沒禮貌了。

舌尖頂開了牙齒,躥進溫熱的口腔。沈立冰正考慮要不要上下牙一合,咬他個舌破血流。可轉眼就被勾住了舌頭,拖過來重重的吸吮。

酥麻的感覺立刻就從舌根躥上了背心,一溜煙滑過背脊,沈立冰立馬全身發麻。

這是怎......怎麼了?

T恤被撈到頭頂,沈立冰雙臂被拉到頭頂合在一處。楊風打結的手勢熟練之極,不愧是一流的外科醫生。

嘴唇滑到了耳後,舌尖走過的地方冰涼涼的,耳垂被含住了。沈立冰終於自由的嘴唇忍不住呻吟出聲。

“嗯......鬆開我......”

“好......這就鬆開。”

沈立冰褲腰一鬆,下半身暫時脫離了壓制,長褲連同內褲一起被遠遠扔了出去。

這下大家都光溜溜了。

肌膚緊貼的熱度幾乎相同,楊風看到精神抖擻的小冰冰滿意地笑了。

外科大神的手指靈活度不是一個渺小的大四學生可以望頂其背的。楊醫生不過隨意施展了幾招,小冰冰已經抗不住要繳械投降了。

“啊......你丫的放開我啊!”跟自己的手完全不一樣的觸感,陌生的禁忌的卻讓人熱血沸騰的快樂,讓沈立冰又羞又恨。

楊風游移的唇舌已經來到了他的胸口,繞着顫巍巍的小凸起畫圈,就是不去碰那個頂點。手下速度更快,角度更刁,掌心裡濡濕一片,全是冰冰同學不小心漏出的液體。

“你確定要我放開?”

“放......放......”

楊風手一鬆,沈立冰滿身繃緊的慾望突然無處着力,像突然從過山車的頂點墜下,心臟被慣性衝擊,幾乎要衝口而出。

“啊!不要!”沈立冰哽嚥著一把抓住楊風的手拉回自己身上。

楊風壞心地再次握上去卻不動,看著他扭來扭去欲哭無淚。“不要什麼?”

“你......***的乾脆點,別這麼吊著我!”沈立冰雙眼幾欲冒火。

好凶啊,又炸毛了。

楊風自己也難受,可他仍然猶豫了。逗他是一回事,真做到最後一步不知道冰冰能不能接受得了。

他知道他是喜歡自己的,可是冰冰對於同性的感情畢竟還是陌生的,這條路不好走,就這麼把他拖下水有點於心不忍。

兩軍交戰,最忌分心。楊風一時不查,被沈立冰一個翻身騎在了身上。

俯臥。

這是一個危險的姿勢。

無比危險。

作為一個總攻,楊大醫生腦子裡一秒鐘的猶豫都沒有,腰部一使勁,瞬間將人掀翻下來。

於是雪白雪白的臀直接趴在了眼前。

因為最近他養得好,臀肉隨着床墊的震動顫巍巍地動,立刻奪敵神智。楊風醫生僅存的理智綳斷了。

KY就在床頭櫃裡,擠了滿手,溫柔地探進。

枕頭裡傳出一聲悶哼,沈立冰不安地掙動,下半身在床單上摩擦,稍稍緩解了他全身上下不知所措的難受。

楊風在他背上落下零碎的吻,帶來一陣**。

“咬......咬我。”

枕頭裡傳出來一句壓抑的懇求。沈立冰只覺得身上空落落的,後背的輕觸太過輕柔,遠遠不能填滿他內心的渴求。

楊風腦子裡轟然一聲響,血流加速,一口啃上了光滑的背肌。手下也沒放鬆,試探着進入第二根手指。

啃噬繼續,擴張繼續。沈立冰感受着後背一點一點游移的噬咬,和下身鈍鈍的脹痛,從枕頭裡掙扎出頭來大口地喘氣,像快要淹死的魚。

幾分鐘過後......

“啊!痛痛痛痛痛!退出去!退出去!”

“乖,等一下就不痛了,我保證。”楊風粗喘着固定住身下人扭動的臀,堅定的推進。

被壓制得完全動彈不得的冰冰小朋友恨恨地一口咬住了枕頭。

該死!怎麼會這麼痛!誰來救他!


第三天,微博。

冰河世紀猛男:迅雷三十八個任務下載中,你大爺的!給小爺等着!!!

風楊:這個有必要存一下。//@我是喵星人:養貓防撓的十大要點,請密切關注你家貓咪的一舉一動!具體做法參考下圖。



- END -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我聽過你的歌 by 一枚叉具 (翻唱大神x房客粉) | 首頁 | 最上 | 快遞小哥與大狗 by 飛蘋果 (腹黑攻x呆萌快遞員受 短萌)>>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157-6130f6dd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