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網配之所謂愛 by 辰未 (短篇) :: 2013/01/07(Mon)

歡樂的小短篇網配文 (▫◕ˇ◡ˇ◕▫)

話說自從耽美爆笑廣播劇《金錢幫》一完結,其編劇立刻紅遍大江南北,霎時引起了一股編劇界的大躁動。
編劇甲:神馬?!原來編劇也是可以紅的!!
編劇乙: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 我會寫部能讓自己走紅的耽美喜劇!!如果非要在這次走紅上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無數編劇使出渾身解數競相模仿,各種無厘頭爆笑耽美喜劇猶如滾滾江水,一發不可收拾。
於是,就在這種耽美喜劇泛濫,而聽眾漸漸從仰天長笑,到面部抽搐,再到面無表情的快速進化的大時代下,一個擅長寫盜墓驚悚的耽美劇的編劇紅了。
本文就是他的故事。

內容標簽:情有獨鐘 都市情緣
搜索關鍵字:主角:藍大,歸零 ┃ 配角:加菲貓 ┃ 其它:



所謂親熱

  傳說,此編劇現實中是一個歷盡滄桑的盜墓高手,擁有明器無數,於是用自己的親身經歷編撰成各種劇本。人稱:大、殺、器……

  又有傳說,此編劇實乃一名貌美腐女,由於暗戀南派X叔多年終不得回應,於是因愛生恨,誓要腐化一切盜墓小說,目標是:沒、有、直、男……

  更有靈異傳說,此編劇其實是一只千年粽子……

  濱湖小區三單元四樓。深夜十二點……

  漆黑一片的房屋里,依稀可以看到臥室中有個閃爍的光源。而從臥室深處,時不時會傳來一陣斷斷續續的獰笑聲。那是一張白慘慘的臉,在電腦微弱的光照下更在沒有生氣。一雙瞪大的眼睛和嘴角上詭異的猙笑,分外悚然心驚……

  這就是傳說中以其原創的多本盜墓驚悚的耽美劇而紅極一時的大編劇……

  此編劇一切成迷,自詡為男,筆名歸零(昵稱零大),從來不出在劇本配音的現場,聯系方式只有唯一的一個QQ號……

  奇怪的是,此編劇的劇本廣播劇的主攻役皆為同一CV。大神lancas,昵稱藍大。

  (QQ私聊)。

  加菲貓:所以真相是……?。

  LANCAS:我們是戀人……

  加菲貓:(⊙o⊙)!!!我、我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了!

  LANCAS:是啊,你知道的太多了,怎麽辦?^_^。

  加菲貓:……藍大大,那我偷偷獻上一個零大想瞞著你的小秘密。抹汗。

  LANCAS:嗯?。

  加菲貓:零傻媽剛才跟我說……他要換馬甲寫一篇他攻你的耽美……高H加□的劇。

  LANCAS:加菲啊……

  加菲貓:哎哎,小的在……

  LANCAS:你果然是知道的太多了啊。^_^。

  加菲貓:……(嚶嚶嚶,好可怕)。

  點開QQ好友里,那個熟悉的變暗的圖標雙擊……

  LANCAS:喲,精神這麽好,十二點都還在呢……

  歸零正寫他把藍大XXOO寫得情緒激昂的時候,突然看到LANCAS頭像在QQ欄里跳動。頓時嚇得鼠標一滑,從板凳上跳起來,結果腰眼一酸,又歪倒在椅子上。歸零內心悲憤,又心虛地點開了QQ,發現自己是隱身狀態,決定不理那個害他腰酸屁股疼的罪魁禍首……

  LANCAS:不用隱身了,我知道你在……

  嘖嘖,你又不是透視眼,你知道我在才有鬼呢!

  LANCAS:看到我害羞得說不出話來了?我們都老夫老妻了……

  害羞你妹,誰是你老妻了啊餵!

  LANCAS:哦,那一定是腰疼的打不了字了吧?好可憐……

  歸零:我靠靠靠!!是誰壓著老子做了一下午啊!!是誰害老子腰酸背疼退抽筋、四肢酸痛肌無力啊!!你、你、你這。

  LANCAS:發情的野獸……

  歸零:對!你這發情的野獸!野獸!野獸!

  歸零悲憤地咬著手帕,為毛老子是受啊!你怎麽不是野“受”啊!老子都快成神受了!!我要反抗!我要奪權!

  LANCAS:寶貝,我不是要出差麽……

  歸零:這不是理由。(#‵′)凸。

  LANCAS:怎麽還不去休息?不是“腰酸背疼退抽筋、四肢酸痛肌無力”嗎?

  歸零: 額……導演催我,我要趕稿子……

  LANCAS:哦,剛才加菲貓和我聯系了……

  歸零:(⊙_⊙)!!她說了什麽?!!

  LANCAS:她說你現在很忙,專門為我寫篇新劇啊。^_^。

  歸零:啊哈哈……是、是啊……

  LANCAS:我聽了很感動。決定回去就欣賞,順便……

  歸零:……順便?。

  LANCAS:把你幻想的姿勢都給你實現一遍。^_^。

  歸零:嚶嚶嚶嚶嚶嚶。

  歸零:我馬上去刪!!

  LANCAS:不要被我發現哦……

  很長時間後,某天……

  加菲貓遠程控制歸零的電腦,幫他在亂糟糟的文件里找新劇本……

  加菲貓:咦?這是什麽?……哦嘿嘿嘿嘿。

  (劇組群)。

  加菲貓:姐妹們,我發現好東西啦!!零傻媽的首次H創作啊!!

  A君:啊啊!快發來看看!!

  B君:有點短哎,怎麽麽寫完??。

  C君:零大果然很青澀嘛,嘿嘿嘿……

  ……

  LANCAS:你們在看什麽?。

  A君:藍大!有零大新作哦!

  LANCAS:哦?發來看看。^_^。

  加菲貓:啊不!

  B君:我發好了啦……

  於是某不知情的小紅帽回家後,立刻被大灰狼吃幹抹盡……

  “啊…太…太快了…出去…啊…你好反常…”。

  “嗯呼。因為我讀了篇文章寫某人反攻要先【嘩——】再【嘩——】。”

  歸零顫顫抖抖擡起手,捂臉……

  這就是自作自【受】啊……


所謂開始

  不得不說歸零和藍大的戀愛史,真是一個充滿了各種18X的故事……

  他們的邂逅還是歸零上大二的一天下午。那時歸零在寢室老大的鼓動下,已迅速成長為一名風騷的網遊高手……

  在高級號為數不多的情況下,歸零第一次帶隊開拓遊戲里的終極副本。歸零像是打了幾升雞血一般,衝進副本的剎那就迅速衝到BOSS面前,把BOSS該說的話全部砍回了肚子。又是一場酣戰,歸零帶隊毫無意外地成功將BOSS斬於馬下……

  在BOSS倒下的那一瞬,歸零聽到了一個聲線略微低沈,但回響在耳機里十分性感的男聲,伴隨著BOSS倒下的系統音,發出了一聲瀕死的嘆息。有點疼痛,更多的是無奈……

  歸零被深深地刺激了。渾身血液迅速在下半身集合,白皙的臉蛋上滾燙滾燙地飄起兩團紅暈,心臟也開始以不規則方式做極限運動……

  成長二十年,第一次歸零感覺,我要戀愛了……

  你問為什麽零傻媽不介意對方是個男人?。

  因為歸零自從高中時期,在自家腐女姐姐的耽美廣播劇洗腦下,發現了自己對某些男CV的喜愛朝著微妙的方向發展時,就和姐姐坦白並在姐姐的支持下說服家中唯一的家長。媽媽。

  作為一個偉大是母親,零媽媽堅決貫徹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反對原則。然而好景不長,當零姐姐成功拐帶母親修行了一個月的耽美補習課後。堅硬的堡壘終於倒坍了……

  在歸零滿頭黑線地看著媽媽拍著他的肩膀說著,“極品受啊極品受……”的時候,他知道,他順利出櫃了……

  話又說回來,歸零同學的腦電波受到BOSS那聲哀嚎(?)的荼毒後,是日思夜想,輾轉反側,一天不殺那BOSS幾次就心癢難耐……

  終於,這純潔的孩子聽了寢室老大的一句歌,“該出手時就出手哇,嘿嘿嘿嘿依兒呀”。

  經過周密的百度一下,歸零知道這個和他神交已久的男CV叫做LANCAS。簡稱藍大。雖然和自己在同一城市,但這位仁兄可謂在中文廣播劇受耽美文化攻城略地時,開創了BG向廣播劇的收聽神話,當之無愧的男主氣場……

  歸零惆悵了。完全一帝王攻,為什麽只愛BG向啊……難怪原來高中聽劇不知道他呢……

  這次的打擊並沒有讓歸零放棄。也許一輩子就遇到這麽一個心動王子,怎麽能讓他就這樣溜走呢?。

  幸運的是,歸零看到一次關於藍大訪問的記錄中,發現藍大對於盜墓小說的喜愛非常執著。並且在盜墓小說不算特別多,質量高的更少的情況下,藍大不論BG向、耽美向的盜墓小說都會去閱讀。

  歸零頓時雙眼放光,滿懷戀愛的熱情,瀟瀟灑灑地寫起盜墓耽美劇本。萬事開頭難,歸零終於在黑夜中找到靈感,不過這可苦了寢室里的一干老小。因為每當他們起夜時,就會看到一張白慘慘的臉在電腦忽明忽暗的微光中,陰測測地笑著……

  為此,寢室老大還背著歸零偷偷地在他床單下面貼符紙,放桃木劍,順便跳大神什麽的。

  阿彌陀佛,惡靈退散,歸零施主,快快會來……


所謂戀愛

  三個月後,寢室老大終於發現歸零的作息回歸正常了,不禁感嘆還是菩薩靈妙啊。

  是的,那是歸零已經創作出了他的成名作《墓域》。雖然零姐姐腐齡深不可測,早已是某知名劇團的高層,瀏覽過劇本無數,但還是被弟弟的劇本難以置信地吸引了。她迅速為歸零安排了專屬導演,並親自依歸零的意思找藍大交涉……

  藍大看過劇本後,以要求編劇出續集為前提,答應主役攻君……

  這一舉動震驚了網配界,一時間猜測貼紛飛……

  “藍大大突然配耽美!從此BG是浮雲……”。

  “神秘編劇競讓蘭藍大破例!!是要挾?是誘拐?還是……愛?”。

  ……

  面對種種猜測,藍大依舊淡定,歸零依舊低調。認識後,歸零經常會私敲藍大,漸漸兩人的心慢慢貼近,有種不一樣的東西滋生著。可是誰都沒有說出來,在冒著粉紅色的泡泡里,每天用手機短信相互晚安……

  晚安,拼音是WAN AN,是【我愛你,愛你】的縮寫……

  Wo Ai Ni Ai Ni,所以WAN AN……

  直到新劇《墓域》播出後,收聽下載量成為冠軍,得到一致好評後。藍大給歸零發了條短信,【今天公司發了兩張電影票,能陪我去看嗎?】。

  歸零抱著手機傻樂呵了半天,揪住寢室老大,臉紅紅地給他看……

  寢室老大一臉不好意思地說:“這樣不好吧,雖然我知道你暗戀我,可、可是你這樣明目張膽地約我,人家會不好意思的啦討厭!>///<”。

  寢室小二和小四迅速回頭看著他們,一臉“你們居然有基情,嘖嘖”“你小子居然敢肖想老大,太有勇氣了”的玩味表情……

  “我靠(#‵′),老大,我問你這話什麽意思呢!”。

  “我靠(‵o′),原來不是給我的啊!傻小子,有美女約你,當然是對你有意思啦!”

  “那”歸零嘀嘀咕咕,“如果是男人呢……?”。

  “什麽?”。

  “沒什麽,我走啦!”。

  歸零在一寢室猥瑣的目送下離去。這麽快就要見光死了嗎?。

  那個男人意外的好看啊。兩人自然地看著電影是同時在心里這樣想。歸零時不時地偷偷瞄著藍大,但電影院太黑了,每次就湊近一點,再湊近一點才能看得清……

  最後藍大實在忍不住了,微微勾起了唇角,把那個還在不斷湊近的小貓勾搭懷里,捉住他柔軟的嘴唇,慢慢用舌頭頂弄他的牙齦。過了幾秒,楞住的歸零才手忙腳亂地推開藍大靠近的肩膀,還輕輕咬了下藍大惡作劇的舌尖……

  藍大一臉吃痛地捂著嘴俯下身去,歸零慌了,心想會不會是自己咬重了。趕緊也彎下腰,幫著藍大檢查有沒有受傷。藍大溫熱的呼吸盡數拂過他臉上細小的毛孔,歸零臉上滾燙,微微一縮,卻又被那雙寬大的臂膀圈住。這次,藍大把舌頭頂開了他的牙齒,卷起他顫抖的舌,給了他一個濕熱的吻。

  歸零唔嗚發不出聲音,身體扭著又推不開某色狼。都要被吻窒息了,才可憐兮兮地縮進自己的座位,完全像只鬥敗的貓……

  藍大輕笑著,完全沒有在反省嘛!

  也是那天,藍大送歸零回學校,走過一條正在修路的路段時,藍大忽然拉住了歸零的手:“小心水坑。”手拉著手,之後就在沒有放開……

  很久之後,當歸零搬去和藍大同居後,當藍大只配歸零的劇本後,當“藍粉”們和“歸零膏”們相親相愛後,歸零才後知後覺……

  “咦,你不是最先配BG劇麽?你是喜歡女孩子的吧!”。

  “誰讓一只小野貓半路抓走了我的呢。”。

  “喂喂,你那惋惜的表情是怎麽回事啊!!喜歡女孩子找別人去啊!”。

  “看來,我還是用行動來證明我有多愛你吧。”。

  “啊…混蛋……不…不要摸那里…啊”。

  歸零顫顫抖抖擡起手,捂臉……

  為什麽我不是【攻】啊……作者我要投訴你……


所謂老大

  寢室老大很傷感。每天傍晚端著小板凳坐在窗邊,嘴里哼著些傷春悲秋的酸腐詩,全身散發出某種名為閨怨的氣息……

  小三兒搬出寢室了,嗚。還是和男人跑了,嗚。而且、而且,他暗戀的不是我麽?!嗚嗚!!

  這種殺傷力極強的情緒迅速從寢室老大的怨婦臉上蔓延開來,直接影響了寢室小二和小四。

  “老大!KU LU SA YI!收起那張殘念的臉,笑一笑吧!!”

  “啊啊,笑還不如不笑呢!這虎式微笑也笑得太驚悚了吧!!”

  在小二和小四被逼得神誌不清、喪心病狂,準備找個月黑風高殺人夜,把寢室老大挖個坑埋了之前,寢室老大頓悟了……

  寢室老大猜想小三兒其實心中還是暗戀他的,只是由於他對男男愛還不了解,所以小三兒害怕表白後遭到他拒絕,才傷心欲絕地獨自跑到酒吧喝悶酒。誰知白白嫩嫩的小三兒竟毫無自覺地被一只大灰狼盯上後,吃乾抹盡,百般誘惑,還威脅小三兒如果不搬出寢室,就再也不允許小三兒與他相見。於是小三兒隱忍答應,只有在公共課的時候,偷偷摸摸地看看他……

  寢室老大越想越覺得事實的真相就是這樣,真是一個虐心虐身的故事啊。果然還是應該好好研究一下男男愛,然後於水深火熱之間救出小三兒!

  第二天,金融系的教授們都感覺到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那就是居然一天都沒有男生來上課?!!

  是的,所有男生都被嚇跑了……

  當一個一米八零的正常男性,淺棕色的皮膚上透著詭異地粉紅色,雙腳以內八踏著小碎步,手上還扭著個麻花般的小手拍,卻濃眉大眼,一臉惡狠狠看著你,大有你敢拒絕我,我就讓你從此不能人道的氣勢……

  “我做你男朋友,你說好不好!”

  “……”大爺你放過我吧!!嗚嗚,我上有一七十歲老母,下有一十七歲女友,人家不要和你很好很玻璃啊!!

  寢室老大被深深地傷害了,他即刻打電話給唯一能夠理解他(?)的小三兒,尋求安慰。小三兒別的不說,單說這餿主意,可是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

  他迅速在QQ上聯系加菲貓……

  歸零:喂導演,你那新接的耽美小言劇不是還缺一忠犬攻麽,我這有一人選。

  加菲貓:什麽貨色?(噌噌兩眼放金光)。

  歸零:我推薦的,你還有疑問?╭(╯^╰)╮

  加菲貓:是,女王陛下。抹汗……

  寢室老大此時還不知道,自己已經給自家小三兒賣了。等他如夢如幻、絞盡腦汁地配出了他出道的第一部耽美小言劇《情森森,愛蒙蒙》後,他才發現自己頂多算個腐男……

  寢室老大在小三兒,劇組和粉絲群的鼓勵下,又續接了幾部忠犬攻X女王受的劇。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是,寢室老大終於遇到了一個心愛的小蘿莉,喜愛程度甚至超過了小三兒。

  此蘿莉總會在寢室老大新劇發表帖中占據沙發,然後甜甜地喊著:“左大大的聲音好好聽呀!”或是“左哥哥,人家好想聽你唱歌啦~”或是“左哥哥好厲害喲!”,迅速萌翻了寢室老大純潔的處男心……

  寢室老大一天一天和小蘿莉熟悉起來,小蘿莉似乎好害羞好害羞,連語音的要求都委婉地拒絕了。這讓寢室老大更堅定了“走直的路,讓小三兒彎去吧”的信念……


所謂預謀

  (劇組群)。

  加菲貓:左邊傻媽!!左傻媽,你有在聽我們講話麽?。

  左邊:嘿嘿,不好意思。剛才在和小蘿莉私聊。(←披馬甲的寢室老大)

  加菲貓:傻媽!放開那個蘿莉!

  B君:傻媽!你太無情鳥啊!你沒有看到主役受君那寂寞的眼神兒麽!

  蘭特:呵呵,其實也沒關系……

  A君:哦不,特特大!您實在太聖母了!您腫麽能不在意呢!左傻媽出道的所有劇都是和你搭對手戲!!這麽有愛的緣分,左傻媽卻一意孤行地投向了那個偽蘿莉的懷抱!!

  左邊:難怪我聽每個劇都像是一個聲音啊……真有緣哎……

  蘭特:呵呵,是啊,而且我們好像還是一個城市的呢。我看了你的QQ資料。

  加菲貓:嗷嗷,你們見面吧見面吧!

  蘭特:可以嗎?。

  左邊:可以可以,真不好意思,還讓前輩主動約我。那讓我請你吃個飯吧。

  蘭特:呵呵,好啊……

  寢室老大坐在去往約定地點的公交上,想自己一大清早就醒了,梳梳洗洗的居磨蹭了兩個多小時,完全一改往常的宅男頹廢風。淡黃色的耐克T恤,略過膝蓋的淺色牛仔,還特別用小二的美白潔面乳洗了兩遍,惹得小二和小四都砸吧砸吧嘴:“老大,嘖嘖,你終於要去相親了麽?”

  就在寢室老大漫無邊際地胡思亂想時,眼角突然瞟到一個好高的美男!!真精致!

  彎彎的鳳眼掃過了車上的空位,鎖定在了寢室老大的旁邊。嘴角若隱若現一抹笑。

  美男要坐到我旁邊?寢室老大假裝鎮定地把屁股往里挪了挪……

  咦咦咦!!他、他手摸哪兒呢!!不要戳我大腿!!

  寢室老大又挪到了最角落里,吹眉毛瞪眼睛地警告這個披著美男外表的猥瑣男。

  喂喂!!笑什麽笑,就是你,不要迷戀哥,哥只是個傳說!(╰_╯)#。

  在奮力反抗幾回合後,寢室老大耷拉著頭,一臉被【嘩嘩】後的模樣提前一站下了車。頂著火辣辣的太陽,喘著粗氣跑到了約定的小餐廳。因為這邊的大學多,小餐廳里會有兩人間的情侶包廂,當寢室老大慶幸沒有遲到的拉開包廂門後——。

  (⊙口⊙)!!美男啊!!!不,陰魂不散的猥瑣男啊!!! 。

  “撲哧”蘭特實在覺得寢室老大的表情太逗了,“哈哈哈……”。

  “蘭、特?”寢室老大小心翼翼地問……

  “嗯。”蘭特一臉煞有急事地點點頭,“我早就看過你照片了。我在公車上給你打招呼,你怎麽就是不理我呢?”。

  “……”寢室老大抓狂了。有你這樣摸別人大腿又不說話來打招呼的嗎?!啊喂!

  寢室老大和蘭特以後用餐得非常愉快,除了臨別蘭特突然用胳膊勾住了寢室老大的脖子,在老大楞住的時候,迅速咬上老大的唇,來個艷情的法式熱吻……

  “味道不錯,”蘭特用個很小的聲音說,“晚上見哦。”。

  (QQ私聊)。

  左邊:小蘿莉,對不起,今天有個男人非禮我/(ㄒoㄒ)/~~!!!

  左邊:小蘿莉在嗎?別生氣,我只喜歡你。想要一輩子在一起的那種。

  小蘿莉:嚶嚶嚶,左大大,如果人家也是男孩子,你會嫌棄人家麽?。

  左邊:小蘿莉,你……是男生?。

  小蘿莉:嗚嗚,對不起,我實在太喜歡你了左哥哥。可是聽說你被男人非禮,我就,我……

  小蘿莉:左哥哥,我手機號139xxxxxxxx,想好了聯系我吧……

  寢室老大不明白,為什麽一下就天下大同了呢?從小三兒和男人跑了,到自己配耽美劇,到蘭特心驚肉跳的吻,和自己那麽喜歡的小蘿莉居然也是……

  那是第一次,寢室小二和小四看到老大喝著悶酒的樣子。安安靜靜的,仿佛又很多問題怎麽也想不通。直到他最後迷糊的時候,掏出手機打了電話後,就把憂心的小二小四統統趕走了,說是要等一個重要的人,做個一生的決定……

  有些事想通了就簡單了……

  老大覺得自己並不排斥同同性戀,其實男生女生真的無所謂,如果就算是隔著虛擬的網絡也能讓我如此喜歡你,還有什麽能阻礙我的感情呢?可是為什麽不一開始就告訴我呢。我知道你很多時候用著自己都受不了的撒嬌語氣,我知道你心里總有些奇怪的壞點子,並不像你裝的那麽賢良,我知道你花了這麽多的心思,也只是為了討我開心,我知道你真的喜歡我……

  寢室老大醉酒的意識最終停留在蘭特那張放大的笑臉上……

  “我來接你回家啦。”。

  ……

  等寢室老大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

  1.躺在一張陌生的大床上!
  2.渾身涼爽,沒有布料遮掩!
  3.右邊那塊人形凸起是神馬!
  4.腰酸背疼……那里有異物!!
  5.胸口有牙印!
  6.腦中浮現各種激烈片段的回憶!
  7.不要把隨意貼貼在我的【嘩嘩】上!!

  “唔,這麽早啊。”。

  小蘿莉……蘭特?!!難怪每次發帖都是他沙發!

  “看了隨意貼?”。

  上面寫著:我愛你很久了。


所謂蜜月

  歸零傻媽和藍大大同時失蹤了……

  只有加菲貓知道,他們正在蜜月旅行中……

  起因是歸零覺得自己的劇本缺少素材和靈感,於是在某大神的不懈鼓動和說服下,宅男同志終於答應一起去海邊度蜜月,順便去藍大大口中的某個神秘溶洞尋找思路……

  藍大大很窩心,特意選了一棟海邊旅館。白天伴著海浪進行有氧的床上運動,晚上就滿足地背著歸零顫抖的雙腿和癱軟的小身板兒愉快地看看海。藍大絲毫不介意某只啃齒動物憤怒地在自己肩膀上磨牙,反而看著歸零撅著小嘴抗議的樣子十分享受……

  “來這兩天了,老子就沒下過床!!(╰_╯)#”。

  “喂喂,你聽到我說話沒?我腰都要斷掉了,明天我要去逛沙灘!沙灘!!”

  “混蛋!大街上呢。”藍大大到廣場上坐下,把歸零撈到懷里,抱住……

  “呵,這麽容易就臉紅,臉皮真薄啊。”。

  “你當老子臉皮和你一樣是城墻做的啊,嗯哼。”歸零在藍大大的懷里扭動,紅著小臉哼哼唧唧的,“我明天要去沙灘,聽見沒!不然以後別上我的床。”。

  “好好好,”藍大大收緊了懷抱,寵溺地蹭蹭歸零的鼻梁,“真拿你沒辦法。”

  “那兩個女人怎麽總盯著我看?”。

  歸零捂住藍大大的嘴巴,向著那兩個奇怪的女人那里伸長了耳朵……

  “哇,好美型的兩只!!吶吶,藍外套的是受吧,還坐在攻身上呢,嘿嘿嘿……”

  “肯定的,一看就是受嘛,這姿勢,嘖嘖,太引人遐想了……”。

  遐想你妹(#‵′)靠!歸零大怒,沖著那兩女孩子大吼……

  “你才是受!你全家都是受!!”。

  藍大大淡定地扒下歸零捂在臉上的手,拍拍他炸毛的背……

  “媳婦兒,別激動,她們說的是胖瘦的瘦。”。

  “……”這是歸零……

  “……”這是兩個女生。果然還是受啊!

  第二天。沙灘……

  “不要拿這麽崇拜的眼光看著我喲,又不是沒看過我穿泳褲的樣子。”歸零得意地大秀身材。

  “這是懷疑的目光。^_^”藍大朝歸零勾勾手指……

  “你懷疑……我的游泳技術?”歸零屁顛屁顛地從海里跑回來……

  藍大大湊近歸零耳邊,神秘地說:“我懷疑【嘩嘩】使用過度,鬆了會進水。”

  “你去死吧!”歸零惡狠狠地給了藍大大一掌排山倒海,氣沖沖地丟下藍大去游泳了。

  沒多長時間,歸零就捂著屁股上了岸……

  尼瑪,好疼啊——。

  哎喲,傷口裂了裂了有木有!!

  “噗,這麽快?”。

  “哼哼。”懶得理你……

  “好啦,別生氣。給你做沙灘SPA。”。

  “嗯嗯?沙灘SPA是什麽?”歸零看著藍大大嘴角的微笑,莫名地冷顫了一下。

  “就是在沙灘上挖個坑,把身體埋進去,只留一個腦袋在外。”。

  “這有什麽好玩的啊。”。

  “會很舒服,沙子涼涼地貼著肌膚,也許還能感受到海浪拍打的溫度。”

  “唔……”猶豫了……

  “誰小時候沒玩過呢,都說好玩,才稱為沙灘SPA的嘛。”。

  歸零動搖地看了藍大一眼,點點頭。反正難得來一次,試試也好呀……

  藍大大早有準備地把歸零帶到了一個人少的地方,那有一個已經成型的坑。歸零就乖乖地躺了進去,把頭枕在帶來水枕上,愜意地接受藍大大的服務……

  不一會,歸零就整個埋進去了……

  “舒服?”藍大坐在歸零旁邊,笑瞇瞇的……

  “嗯嗯!挺好玩的。”。

  “試試動不動的了。”。

  “不能動了,你埋太深了。”。

  藍大一笑,“就是等這個時候了。”。

  藍大大迅速站起身,在某只小白兔迷茫的眼神下,又去海邊提了一桶沙。

  然後,在歸零胸部的地方,又堆了兩座對稱的“高山”,頂上各放了一顆海星。看著用沙堆砌的兩座豐滿高聳的豎立在自己不該有的地方的第二性征,歸零面無表情地看著藍大還滿意地拍拍他的傑作。好半天又找了半截樹杈給歸零畫了一個曲線的身姿,外加一條美人魚的尾巴。

  歸零3D的頭+沙堆的兩胸+畫出來的身子和魚尾巴=藍大的人造美人魚……

  “……”。

  “不要害羞嘛,來來,照張像兒,零零美人魚。”。

  “……”。

  “媳婦,你真好看,來笑一個。”。

  歸零痛苦扭臉,你這死變態,再也不和你【玩】了!!


所謂靈異

  自從蜜月回來,藍大便開始精神萎靡、時常發楞。歸零卻沒什麽變化……

  難道是去了那個神秘溶洞的原因?歸零覺得很有可能……

  就是在溶洞里時,藍大就總是用手摸著自己的後背,疑惑地說:“像是有什麽東西黏在背上了。”本來覺得只是溶洞里濕氣太大,沒什麽大礙,誰知這些天藍大的行為越來越奇怪,越來越反常。就連劇組群里的加菲貓和幾個小姑娘聽了藍大交的乾音後,都覺得毛骨肅然,分外恐怖。在藍大吐詞說句的時候,總像是有什麽人在麥克風上吹氣,陰嗖嗖的……

  歸零再神經大條也不得不覺得事情嚴重了。藍大大說不舒服請假在家,卻就是關著房門,一個碎碎地自言自語。他看歸零的眼神也開始冷淡了,完全沒有了以前的笑意和愛意,冰冰涼涼的掃視著家里,甚至有時候理都懶得理一下歸零……

  寢室老大聽說後,當即拍板:“這是髒東西附身啊,要找道士做做法。”然後被他們家某某小雞一樣拎起來,一臉委屈地被甩到房里躺去了……

  歸零想了想,還是先把不情不願的藍大帶到醫院里看了看,查不出來什麽原因。沒辦法,歸零打電話給他表哥,一個古董店的小老板,讓表哥過來給看看……

  話說歸零他表哥,年紀輕輕,擁有一家小古董店。店面不大,但還挺有名氣,都說有個開了天眼的老板,什麽明器給他表哥一摸,都能給鑒定出來。道上的人都想拉這小活神仙一起倒鬥,又忌諱表哥家的老太爺,也就是歸零的外公……

  這小表哥一見藍大那陰郁的臉,居然就開始眼冒金光,還激動地抱著藍大大的臉,狠狠地親了兩口。歸零抹汗,拉開手舞足蹈的表哥,拒絕看藍大非男人非禮後的扭曲表情。

  “表弟,不得了啊!你家這位可是難得的至剛至陽的人啊!”小表哥明顯很興奮。

  “所以呢?”歸零顯然並不太懂風水陰陽……

  “他的陽氣可吸引了一只老妖怪呢。”藍大大看表哥的眼神更冷了,仿佛立刻就會撲過來。

  “啊,那怎麽辦?”歸零慌了……

  “最好的辦法就是等他們合二為一,然後趁他力量衰弱的時候……”表哥笑瞇瞇地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眼睛一直盯著藍大……

  “……”/(ㄒoㄒ)/~。

  “當然,想要你們家那位完完整整地脫身是不可能的,我可以在這幾天給這因殘念留在世上千年的靈魂找個新鮮的‘容器’。抽離後,你們家那位估計會發燒幾天,那是陰陽不合的原因,不用擔心。”小表哥拍拍歸零的小臉,聳聳肩膀,輕鬆的樣子讓歸零很放心……

  “我不需要‘容器’。”一直在旁邊冷眼旁觀的藍大,不,是那個千年精怪說話了。

  “哦,”小表哥蹦過去,勾起了藍大下顎,“我以為你的靈力還不足以支撐你實體化吧。”

  “哼。”藍大繼續扭曲被非禮的高傲臉,一副要吃人的神情……

  “這個男人雖然是最好調和的容器,可是,我不能把我表弟愛人的身體給你。”表哥一本正經地透過藍大看著某處,“你大概再三天就能恢複了,你能答應我實體化析出他的身體嗎?”

  藍大想了想,點點頭,“我答應你。”。

  小表哥滿意地拉過歸零,“走,我們出去聚聚,好久沒看見你這小家夥了。”

  “去去去,我才不是小家夥。”歸零拉著小表哥的胳膊,“那個妖怪真的會自己出來嗎?”

  “沒問題的,”小表哥揉揉歸零毛茸茸的頭,“那老妖怪是個帝王命,說話能算數的。”

  “哦……”歸零似懂非懂地點點頭,還是有些擔憂……

  三天後。藍大病倒了……

  歸零看著藍大通紅高熱的臉,直跺腳,“怎麽還不出來!妖怪呢??”。

  “等等。”只見小表哥說話時,有個透明的水體從藍大身上抽離出來……

  “啊,”歸零狠狠吸了一口氣,“是…是美男子啊。”。

  小表哥笑嘻嘻地看著那個渾身滴水的長髮男子,看他平靜的眼眸戒備地盯著自己。

  “表哥,我要趕緊送他去醫院了,脫水太嚴重了。”歸零扶起藍大往醫院沖去,“回來的時候我不要再看到你們倆了!!”。

  “過河拆橋的家夥,”表哥伸出手,“跟我走吧。”。

  藍大大發燒嚴重地燒了四天整,第五天才開始退燒。歸零一直守在他身邊,寢室老大和蘭特也有時過來幫幫忙,讓歸零得空休息休息……

  藍大清醒後,看著歸零怏怏的小臉,執著他的手,用嘴型說著:。

  【我還能繼續愛你,真好。】。


所謂永遠

  藍大是大病初愈、尚且虛弱,但為了答謝親愛的粉們的關心還是決定先舉辦一場歌會。歌會的嘉賓不多,噱頭就是寢室老大兩口子的現場H和神秘歸零的初次獻聲……

  “所以,謝謝大家的關心。喂,你們其實大多是沖著H音和編劇桑來的吧!”藍大調笑地說。

  【哎喲,藍大大吃醋啦?啊哈哈……】。

  【藍大,我們的目標是:身體健康!!!!!!!!!!!!】。

  【藍大身體要緊,哦嘿嘿,H音也是有益身體健康的嘛。】。

  【藍大太有魅力了!歸零傻媽都願意獻聲啦!】。

  各種粉奮力打字中……

  “好的,那麽下面讓我們期待已久的神秘編劇給大家說說話吧!”加菲貓擔任主持重任。

  安——靜——。

  “歸零大人你的麥呢?”。

  安——靜——。

  歸零馬甲前的燈閃了閃,滅了,又閃了閃。藍大的燈也開始閃。只聽見很小的對話聲。

  “把你的麥克風的聲音關掉,該我講話了。”。

  “我關掉了。”。

  “你的燈也在閃!!”。

  “呵呵。”。

  “(#‵′)靠,笑毛啊,閉麥!不然別人都知道我們在一起了!!”。

  “知道了不好嗎?”委委屈屈的小媳婦音……

  “╭(╯^╰)╮哼哼,你敢告訴別人我是受我就【嘩——】你!!”。

  【嘶——】零粉倒吸一口氣,要不要這麽限制級啊,原來編劇大人是大神家的小受啊!

  “嘿嘿,媳婦兒,上次還沒有被【嘩——】夠嗎?還想【嘩——】一次?”

  【嘶——】藍粉抽氣,鬼畜加痞子,藍大果然各種萌啊!!

  “我靠(‵o′)凸,你還敢提上次!我不就是寫了篇反攻高H文嗎,你至於【嘩——】再【嘩——】,老子要被你整死了!!”。

  【哦嘿嘿——】各種粉都激動了,屏幕上碼字飛快……

  【歸零大人寫過H?!!求反攻文!!】。

  【同求同求,好期待!我郵箱:xxxx】。

  【我有資源,從我表姐電腦上偷來的!!】。

  【親,發我發我!!】。

  ……

  “咳咳,”權限禁止歸零和藍大限制級的私房話後,加菲貓站出來,“編劇大人目前有點私事,要不我們先進行下個環節?”。

  【嗷嗷,我們理解!】。

  【有那什麽嘛,沒有一兩個小時解決不了問題的。】。

  【嘿嘿,我們懂的懂的。】。

  加菲貓一臉黑線地看著屏幕,“先請左邊傻媽和蘭特大人來個首次現場秀吧。”

  安——靜——。

  加菲貓嘔出一口血,你們又在幹嘛?!!而此時,蘭特家……

  “該我們現場配音了,喂!你、你脫我褲子幹嘛?!”。

  “當時是,現場H啊!……唔,這褲子真難脫。”。

  “你別撕!我最後一條褲子了!!”嗚嗚,以後要光著出門了……

  “等等我要開麥了。”。

  “不對不對,現場H應該是我配攻!!你是受啊,該我攻你了!”。

  蘭特按著寢室老大光溜溜的身子,伸手按鼠標,“配音還是原計劃嘛,我只是創造點氣氛。”

  蘭特用手捂住寢室老大的嘴,圈住寢室老大的身體,“噓,我開始了。”

  “唔——”蘭特壓住寢室老大,對準了—捅。寢室老大迅速雙手蒙住嘴,悶哼著。

  蘭特邪笑著,用力頂到深處,看著寢室老大憋紅的臉,嘴里念著臺詞,“哎呀,哥哥,你別撕我衣服嘛!”。

  寢室老大敏感地抖抖分開的大腿,咬著牙背臺詞,“弟……唔,我、我喜歡你……”

  蘭特聽到臺詞滿意地挪出了一點,又引起了老大的一陣顫抖,“真的嗎,我也喜歡你。很久了。呼呼……”你的體內好柔軟,溫暖……

  臺詞不對!寢室老大的怒視被蘭特狠狠一撞,叫聲有點失控:“啊……嗯啊……”

  蘭特雙手擡起老大無力勾住他腰部的腿,快速地前後運動,樂滋滋地看著寢室老大辛苦地掩著口鼻控制氣息,並且捏著嗓子用華麗的高音,半真半假地叫:“啊……啊……恩恩,哥哥,我們H吧……啊,再快一點吧?”詢問似的看著寢室老大……

  寢室老大炸毛了,還快一點?老大拼著最後一點勁兒擡腰把麥克風關了。

  “你關了,我們就可以好好繼續了……”。

  “啊……你,你……恩啊,不要再快了。”。

  各種粉很激動,也很基動。狼嚎著……

  【好臉紅!!左邊傻媽好隱忍的聲音太忠犬攻了!!】。

  【蘭特大大妖孽的高聲線,太完美啦!!】。

  【為神馬我聽到了噗噗的水聲?我幻聽了嗎!!】。

  【哦耶,我錄了我錄了,發資源啦!】。

  他們的故事都還在繼續,王子和王子也能永永遠遠在一起……

  因為有愛,所以相守……

  幾天之後,歸零看著各種討論貼,討論自己會被藍大先【嘩——】再【嘩——】。

  於是某不知情的大灰狼回家後,小紅帽立刻撲上去……

  我咬死你,我咬死你!!

  還我清白——!!

題目:BL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網遊之神仙哥哥與神奇弟弟 by 辰未 (短篇) | 首頁 | 最上 | 捉個大盜做媳婦 by 穆小塵>>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197-2b1944c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