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網配]精分,精分 by 四六不著五 :: 2013/01/07(Mon)

一個想當受音CV的人,偏偏有著攻的聲音和氣場。
學會變聲後偽出受音做了CV,卻混得不得意。
終於被迫真聲上陣,然後被某渣攻看上。
被渣攻百般摧殘之後,最終精分成癖。

內容標簽:
搜索關鍵字:主角:陸琛,宋謙 ┃ 配角: ┃ 其它:網配,變聲



  “請問……宋學長在嗎?”
  ……
  “阿謙……我們,分手吧。”

  “學長,我喜歡你的聲音,讓我很有安全感。可是,你的人,讓我很沒有安全感。”

  “對不起,學長,我果然只是迷戀你的聲音。”

  ……

  “哈哈,宋小受你又失戀了,誰讓你的聲音和外表太不協調了呢。”

  ……

  “嘿嘿宋謙你聲音這麽成熟穩重沒想到人這麽可愛呀。”

  ……

  一縷陽光透過窗簾照進了屋內。床上淩亂的被褥中,我們的主角宋謙同學皺眉翻了幾個身,被子已經卷成了麻花。


  “親愛的,起床了,太陽要照PP了喲。……親愛的,起床……”

  手機中的起床鈴是某攻音CV錄的福利起床鈴。響過半分鐘後宋謙終於摸索到了手機按下,聲音嘎然而止。“靠啊,又夢到過去的倒黴事了。”

  過了一會兒宋謙就把夢境拋諸腦後。

  宋謙最後對著鏡子整理了下頭發,在自己的鏡象前自戀地感嘆:這是一個多麽完美的受啊。請註意:此時的感嘆完全是腦內進行,宋謙在家一般能不說話就不說話。

  其血淚史如下:

  青春期後宋謙跟著班上的大部隊一起變聲了,聲音低沈溫柔,顏卻沒有變成熟,還是娃娃臉瘦板板身材。往往家里來客人時,客人背著身聽到宋謙的聲音,宋謙到客人面前端茶倒水,客人楞是以為剛說話的是宋謙他哥。一經解釋客人和宋謙好不尷尬。

  上大學後宋謙被攛掇進了校廣播社。被宋學長的溫油聲音所吸引,前來求交往的妹紙不少,看到宋謙比她們更加嫩得出水的年輕容貌,大部分妹子望而卻步了。還有看了宋謙本貌後沒有放棄的妹子,但交往了不久卻依然以妹子主動提出分手告終,妹子們的分手理由基本類似:

  “對不起宋學長,你果然應該找個強大的攻君疼愛你啊。”

  然後妹子淚奔而去,好象她是被甩而不是甩人的一樣。

  此時的宋謙不明原因。多年反思後他發現也許是他身上的基佬氣場所致。

  宋謙本來無所謂彎或不彎,這麽接二連三的打擊下來,宋謙便對妹子沒了指望,終於徹底變成個基佬。

  還有工作後單位領導及同事聽了他聲音後驚詫:“咿小宋你是長這個樣子的啊好年輕聽你聲音還以為……哈哈,哈。”

  如此等等弄得宋謙好不憋屈。終於他在網配里找到了平衡點。其實宋謙是擅長偽音的,只是持久度不夠。所以宋謙試驗多次後,確定偽一個少年清亮音,此後找劇團試音,配幾個龍套或配角,間或也有人留言XX龍套好萌,或X配角感覺很入戲,和原著感覺很搭等等。外加進入社團後爆了個照,圍脖上的粉絲數也在穩步上升。

  宋謙決定等到自己有了一定的人氣和實力後,可以去GD一下F傻媽一起配個劇什麽的。親吻了一下手機,宋謙把耳機插[[[[入手機,開始了今天的聽劇熬公車的美好時光——手機里放滿了F大的劇和歌曲及念白什麽的。

  F大是宋謙的本命傻媽,華麗的攻音十分性感,雖不是變化系但演技十足,可帝王可溫柔可腐黑可猥瑣,等聽到F大低沈呢喃著情話時,宋謙腿都軟了,趕緊抓緊了公交上的把手。現在宋謙最大的願望就是以後能有個也是這樣性感聲音的人來疼愛自己,而不是讓自己用自己和外表強烈不符的攻聲去愛[[[[撫別人。

  待續。


第1章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宋謙同誌對著因為打開微博而幾乎卡死的電腦,內心中默默無語淚千行。

  本來他只是個透明,也許因為配的配角逐漸增多而稍稍有點兒知名度。微博回複始終只有那麽小貓兩三只,何德何能有了這麽多被@被掄至死(機)的時候?

  這都要從他一時手欠參加了F大神的新劇受的試音說起。他很用心的讀了原著,揣摩了人物性情,試了一遍又一遍音,最後找了一個自己比較滿意的郵件給了新劇的策劃。該策劃也很禮貌地回複了他,說是他試音已聽,很認真,但還是與原著角色不太搭,雲雲。

  宋謙其實也沒抱有太大希望,這話聽一遍就過,這回不行下次再努力唄。沒想到轉一天他就開始被掐。YS上一個帖子高高掛起,他之前爭角色沒爭過的事情被爆出來。原來那角色最終是F大的官配D小受拿到了。F大本來不叫F大,只是他某天借用別人電腦,輸入法不合用,就隨手用英文大寫寫了個簡稱F,是他網配ID的首個字母,他那圈的朋友紛紛覺得這簡稱霸氣,F大也覺得這樣方便,就改用這個了。同理,D小受原本也不叫D,只是他的聲音清新自然宛如鄰家弟弟,且其ID的首字母以D打頭,彼時他配了多部劇幾乎都是F大的主役,F大的受也大多是他,於是他基本就等同F大的官配,群里姑娘們便呼籲他響應F大,把ID改成字母D,之後粉絲們有叫他弟弟的,也有叫他D小受的。

  題外話就此揭過,回到那帖子的內容上。那帖子先是講了該新劇征CV的事情,然後有張D小受的微博截圖:“嚶嚶嚶,要被新人趕上來了呢。”下面是D小受截的某群的圖——“F:那CV的戲感很不錯,就是聲音感覺違和。”之後展示了她從某知情人事那里弄來的真相:該CV的聲音策劃聽了後也很猶豫,究竟要用新人還是用官配D小受,然後在群里廣泛聽取意見,F大神聽後說了那麽一句話,於是一錘定音,用D小受。然後樓主表示自己要來那錄音聽了聽,確實有一絲絲違和,而且總讓她想起D小受。

  看到這里宋謙回憶了一下,那陣子他確實聽了F大不少戲,D小受的精彩演繹他自然也記在心里。他一直希望自己的聲音是像D小受那樣的,於是這次試音也許或多或少受了影響,這樣,是不是更側面說明了D小受才是真正適合這個角色的呢?

  後面是一些D君老纏粉和FD的西皮粉的兇殘留言。大意是不自量力啊,刻意模仿畫虎不成反類犬啊之類的。偶爾也有幾個他的小粉及和他合作過的人來維護他,可惜都弱弱地淹沒在了兇殘留言大軍中。再後面他曾經爆過的照也被翻騰出來,於是小三啦狐貍精啦等等言語也紛紛出爐,更有對他相貌的評價,他已不忍去看。雖然他自認長相清秀體型勻稱不娘不C不肌肉男,但雞蛋里挑骨頭總能挑出點問題,再繼續看那帖子他會忍不住回爐重造去。於是關掉帖子置之不理,想著不去理會總有沈貼的一天。

  倒是那LZ帖子里的截圖,F大神說他的聲音違和很這一點他很在意。不愧是網配大神,耳朵果然很毒,他這聲音是偽出來的能不違和嘛。宋謙心中有一絲絲的失落感。。

  沒等他失落完,沒想到又過了一天之後,他連微博也沒法刷了。一大堆的@,大意都是和昨天看的回帖的內容一樣,宋謙看了幾個就不想再看,默默自嘲自己現在這樣算不算黑紅黑紅的。

  好容易召喚出任務管理期,從進程里兇狠地把IE整個關掉,宋謙甩甩頭,上企鵝。還好沒有義憤的粉絲跑來加他的Q,宋謙順利登入了Q而沒有被卡死。有幾個彈出的對話框是知道了事情經過安慰他的,宋謙心里還沒小感動了一把,立刻就被他群里的策劃姑娘給閃暈了。

  那姑娘發來的消息是滿屏幕的“怎木辦怎木辦”,宋謙敲過去問怎麽了。

  初夏:5555阿謙傻媽~

  阿謙:怎麽了虎摸小策劃

  初夏:咱們劇的攻音他他他……555錘地

  阿謙:?

  初夏:他失身了!!!!

  阿謙:!

  初夏:抱歉太激動打錯了,他失音了,說不出話,據說還有肺炎,得靜養,幾個月內都無法配音了,讓咱們換人

  阿謙:!那就換

  初夏:都這會了姐到哪找人。下個月初就是最後期限了,期限到了還不出劇作者要收回授權啊啊啊

  阿謙:……

  然後策劃姑娘沒音了,估計是找別人哭訴求安慰去了

  宋謙看著日歷已經中旬了,而且,就他這樣黑紅黑紅的狀態,是否有人願意接下這爛攤子跟他合作還是兩說。他主役的第一部劇啊。宋謙也內牛了,這真真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人倒黴了喝涼水都長肉

  宋謙敲著桌子,多方權衡利弊後,他沈重地敲了策劃的Q

  阿謙:初夏,那劇的攻音我找人幫你搞定,質量有保證。無論如何爺的第一部劇不能坑了。下周一給你幹音,你讓後期準備好

  後面初夏各種千恩萬謝,各種追問攻音是誰宋謙都看不到了,他下線看劇本渣幹音去了。關Q前他風中獨自感嘆:自己這臨危接劇的舉動真是帥爆了啊有木有


第2章

  到了下個月1號,新劇趕著DEADLINE頂著鍋蓋如期發布了。策劃初夏在發布貼中說明了由於原攻音嗓子壞了無法錄音,新劇又時間緊迫故而換了CV的事情。由於新攻音是個沒有聽過的名字,受又是最近被猛掛墻頭的CV阿謙,加上他們劇組的倉促出劇,看到帖子的圍觀者多是出於挑刺的心理而去聽了劇。

  於是回帖除了劇組成員的沙發板凳外,就是幾個不肯放過阿謙的黑們在各種抱怨:

  “哈哈哈,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如此倉促的後期。”後期躺著也中槍。

  “阿謙那造作的聲音,又在模仿我們D小受了吧。”

  “樓上+1,阿謙你放過我們D小受了吧。”

  “樓上+10086”

  “劇是好劇,可這選角色在不怎麽樣,阿謙實在不適合這部劇,聽起來不倫不類。”

  ……

  宋謙默默坐在電腦前撮牙花子,早知道這麽挨掐,當初不應該懶得起名而直接叫阿謙,現在挨罵都沒法把被罵的ID當成別人的,想想都牙疼。

  按下F5刷新,陡變突生。第一撥去聽劇的姑娘們這時也都回來了,被主役攻的聲音驚艷了的她們把受聲自動當成布景板忽略,紛紛在主帖留言發表對新聲音的看法。

  “原本CV毒君被換很失望,沒想到新換的攻音竟是一把好嗓子!聽著帶感!”劇組眾在下面齊齊舒了口氣,終於看到點兒正面的回複了。

  “系啊系啊,策劃傻媽哪里挖出來的人才,求新人簡歷,求新人接新劇。”

  “大家都在誇新人攻的聲音,都忽略了新人的戲感也很強啊,很貼合原著的感覺呢。”

  “大家沒發現新人的戲感很強嘛,一點也不像新人,求扒馬甲。”

  “給新人表白個”

  “求新人勾搭”

  …………

  對新聲音的稱贊大軍過去後,零星有幾個稱贊劇好的,雖不多,但好歹劇本、策劃、龍套等等都被誇了個遍,連之前被黑的宋謙和後期也被洗白,有姑娘表示他的音也沒那麽糟,後期在如此倉促情況下依然很有質量,雲雲,劇組眾人得到極大滿足。

  然後評論者的思路又回到了臨危接下重任的新人上。策劃壓力很大的回帖,表示新人是朋友找來的,目前還沒有直接勾搭,但已經要來了聯系方式,這麽個好苗子今後一定會多多配劇。然後,策劃姑娘拿著從CV阿謙那里弄來的企鵝號,嘿嘿傻樂。

  …………

  網民的側重關註點時有刷新,新聲音的活躍意外地使得大家不再關註阿謙那點破事兒——這也算曲線救國了。於是也就沒人發現阿謙越來越少出來蹦達,最近更是連群里都鮮少說話了——偶爾也就錄個路人甲的角色什麽的,或者幫忙調[[[教調[[[教新人。

  新聲音——現在有了正式的ID叫憶長安,正式加入了社團,又出了三五部劇,以其低沈迷人帶點痞氣的聲音迷倒無數NC粉和小受,兼且合作的受音本身也很優秀,彼此合作無間,一時粉絲無數,CP樓無數。

  宋謙現在已經能很淡定地對著電腦一邊夾核桃一邊吃核桃了。他已經能預感到自己將來勾搭上一個又一個小受的種馬生涯了。找個攻來疼愛自己一翻的夢想,似乎有遠了一步。最近要不要去健個身什麽的,要不自己這零點五的身型很難滿足如狼似虎的小受們的要求啊,大學時的悲劇要不要重演啊。

  興許是一路的黴運終於走到了頭,就可以開始時來運轉了。

  這天宋謙真的去了健身房,練出一身汗,從對他動手動腳的教練那兒逃了回來,上企鵝,就看到有人加他。那號碼宋謙以前那個號沒敢加,但號碼爛熟於新,顯然是查找好友時輸了好幾次號碼但沒膽子按確定的。尼瑪這位不是F大神嘛。被盜號了還是我搶他的受了?

  表面淡定地按下同意按扭,F傻媽還在線。簡單的問候之後,F直奔主題:“我有個新劇,強強商戰文,聽了你的劇感覺你很合適,想請你配主役受,你覺得怎樣。”

  這貨是F啊F啊F啊……

  主役受主役受主役受受受受……

  你覺得怎樣你覺得怎樣覺得怎樣得怎樣樣樣樣……

  很好太好了說不出的好……

  內心已經很淩亂的憶長安桑無比裝BILITY滴回答“好啊。”都忘了找F君要劇本也忘記問F君他是不是這劇的攻。當然了,攻得過億長安聲音的,且近期還在活躍的,數數也就F君了。

  還好F君沒有掉鏈子,把劇本傳了給他,然後禮貌地表示還有事,就下線了,不給憶長安反應過來後表達其仰慕之情的機會。

  當然憶長安筒子現在內心正猶如一群草泥馬狂奔而過:泥瑪有木有這麽耍人的,早知道他的本音這麽受歡迎還能和大神合作他至於繞了這麽個大圈子麽。這真是曲泥瑪蒂。

  從淩亂了的億長安這里再得不到什麽有用的信息,讓我們把視線轉到策劃姑娘初夏這里。

  這時初夏其實也沒好到哪里去,新劇《XXXX》的策劃蘇染——和F合作過多部劇了,是個有質量有口碑的神級策劃了——來找了她,跟她說了新劇的事,表達了希望兩社團合作的意願。初夏姑娘這激動啊,這簡直跟天上掉餡餅一樣不大真實。好在初夏仍有理智,在表示自己也很期待合作之後,問出自己的疑問:“憶長安傻媽從不配受啊,讓他配受,合適嗎?”

  蘇染:“合適,怎麽不合適,找個別的受來配還沒有這個氣場呢。”

  初夏:“……”

  蘇染:“其實,我、導演還有F大聽了很多音了,確實憶大大最合適了。而且啊,嘖嘖。”
 
  蘇染:“不多說,上圖:[Q Q截圖:恩,憶長安的聲線是最適合這個角色的。而且,想想一個攻最終被另一個攻壓制在身下輾轉承歡,發出呻[[吟什麽的,難道不覺得熱血沸騰嗎。]”

  初夏:“……鼻血ING。大神描述得好帶感。我好期待。”

  蘇染:“所以呀,要好好幫大神GD小受,聽說大神親自去GD了,不知道結果如何。”

  初夏:“咿咿咿,我問問去。”

  ————————————

  初夏:“憶傻媽!!”

  憶長安:“[挖鼻表情]咋?”

  初夏:“聽說……有人勾搭你配劇?”

  憶長安:“虎摸消息靈通的姑娘,恩,我接了。”

  初夏:“那部劇是、誒?你接了?這部劇你是受哎受哎。”

  憶長安:“恩,劇本看了眼,還蠻適合我的。你是怕我沒配過受吧,放心,咱家會努力的。”實際電腦後的宋謙兔斯基狀扭頭:受?咱配的多了,不出名而已。


第3章

  憶長安的試音發給了策劃,很快通過。蘇染聽了很滿意,順手就把試音發群共享里了。劇組里其他沒聽過憶長安的劇的人,本來對啟用新人有疑慮,聽了試音後都沒話說了,這真TM把他們心目中那角色給演活了啊。

  等憶長安進到劇組群里時,自然就受到了眾人的熱烈歡迎。倆社團的合作事宜正式提上日程,憶長安社團里幾個人也進了劇組社團打雜,假公濟私地,憶長安給他原來那馬甲也弄了個臺詞很少的小龍套而進了群,算是圓了他一直以來的夢吧。此為後話,不表。

  本來錄音是很順利的,除了蘇染以及憶長安自己都忽略了一點——憶長安他他,他不會錄H啊。

  其實做事慣於充分準備的憶長安桑,這次也充分地準備了。事先他參考了幾個國內的高H廣播劇,還有幾個日抓,按照上面的聲音自己也高亢地叫了幾嗓子,中間喘了幾喘,感覺上模仿得挺像,雖然自己聽了沒啥特別感覺,但想想也許是因為自己聽自己錄的緣故。於是他先傳給蘇染,讓蘇染先聽聽看。

  蘇染:“……………………………………”

  憶長安:“你直說吧親,我有準備。”

  蘇染:“太造作了。你是小倌嗎?”

  憶長安:“……”

  憶長安:“我重錄。”

  ------------------------

  繼續錄。

  蘇染:“這次偏柔弱了。”

  ……

  蘇染:“你嘶啞了--”

  ……

  蘇染:“感覺不對。”

  ……
  蘇染:“不行。”

  蘇染:“您再重新試試?”

  ……

  憶長安覺得自己自從用了這個馬甲後太一帆風順了,果斷地要出點什麽事。結果現在卡在他原本就不太重視的H音上了。以前的馬甲接的都是清水劇,現在攻音了貌似不用錄H音可他偏偏就被F大神引誘著接了部高H的受音。好象大神也沒有怎麽引誘,他就上趕著答應了,劃不來啊。

  新劇《XXXX》是商戰文,攻受同行是仇敵,維持著面上的和氣,彼此卻都看對方不順眼。平時遇到了都要拐著彎的互相冷嘲熱諷一翻,私下里一言不和更是常常打架。不經意的肢體碰撞下難免就有擦槍走火的時候,雄性荷爾蒙分泌旺盛,打著打著就蹭硬了,發現對方身體變化的兩人言語上挑逗對方,試圖在事業和性上都強過對方,其表現就是彼此都想推倒對方。原文中兩人很多推動劇情發展的談話都是在這樣“硬著”的情況下進行的,以至在H時也不忘吵架,所以要讓本劇拉燈是萬萬不能的。

  被PASS了這麽多回的音,憶長安自己也惱火了,逐漸生出“把這次錄音交了還不行還是換人吧,反正事先也沒放出風說是他主役”的念頭,把最後這次的音傳了過去。說實話他自己對這次的也不是很滿意,料定完美主義的策劃一定不會通過,所以在Q上已經開始斟酌著怎麽寫好把這次的角色推掉。

  蘇染:“還是不對。”

  蘇染:“先別錄了,有高人要給你場外制導唷~”

  憶長安:“啥?”

  蘇染:“YY房間號XXXXXXXX,高人在那里等你~”

  憶長安:“哦,去了。”

  -----------------------------------------

  還在納悶的憶長安進了房間,想是哪門子高人,就聽到了F君低沈的笑聲。特麽原來是這尊大神。話說大神你也沒配過受音啊難道是臨場經驗豐富?這麽想著憶長安還是乖乖和F君打了聲招呼。

  “我聽蘇染說你……卡在H上了?”空曠的房間里音箱中傳來的富有磁性的聲音顯得格外性感。

  “……唔。”憶長安的聲音有些沮喪,拖音多少有些丟臉的。

  “居然意外得羞澀,難道沒有過當0號的經驗嗎”F君的聲音依然帶著笑意,沒聽過F君現場歌會的偽腦纏粉憶長安不知道F君平時跟人說話是不是也總是帶笑。對F君涉及隱私的問題他有些惱怒和尷尬,但還是如實地回答了:“有、有過一次。”

  “哦?感覺如何?”F君的聲音在寂靜中猶如惡魔的低語。

  “……很,很糟糕……”酒醉時發生的,對方上完就跑,他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已經決定把那次記憶塵封了,現在卻又被迫翻出,很糟糕。

  “是嗎?……你臉紅了。當時其實是有爽到的吧。”不得不說F君全中,憶長安現在就在臉紅。F君的聲音似有魔力,讓他一下子回想起當時的感覺來,瞬間覺得菊花那處在隱隱作痛。“想不起來了嗎?還是不願回想?要不,我們來場語音H,引導你找找被[[[上的感覺吧。”

  “噫?……呀!去死去死去死,用不著完全用不著,勞資知道怎麽錄了用不著你來教。這就去幹音了你就刷洗幹凈耳朵等著吧。”

  憶長安飛速下線斷網,猶自不放心把網線也拔了出來,F君低沈的笑聲卻依然在耳邊停留,憶長安內牛滴發現自己硬了。

  那一次被憶長安認為很失敗的419,其實從第二天他疼痛的菊花、酸軟無力的雙腿、僵硬的腰身,還有遍布的吻痕來說,對方對他是滿意的。憶長安介意的是當天晚上他喝醉了,看不清對方長相,第二天他還沒醒對方就走了,NND就跟他被女票了對方沒付女票資就走一樣的感覺——郁悶。

  本來他已經刻意遺忘了,這次,又隱約想起做時的一些細節,比如緩緩逼來的雄性氣息,比如對方在他身體上烙下一個又一個的印記,又比如清涼的液體進入後[[[庭後很快有火熱的硬物狠狠貫入他的身體時的粘膩的怪異感覺,幾乎蓋住了疼痛的快感,還有肢體交纏時滲出的薄汗……對方的耳語,似乎也和今晚F的聲音重了合。

  憶長安甩甩頭,不能再想下去了,趁這種如酒醉般的狀態下,他開始錄音。這次不是只錄後半段的H部分,而是從最開始重新錄起,雙方從明槍暗諷偶爾互相挑逗再到肢體沖突時漸漸擦槍走火,攻受之間互相自覺或不自覺地勾引,不是H勝似H。現在他的感覺來了,錄的音聲音里也帶著天然的性感和侵略性。整個劇情一氣呵成地錄下來,及到最後那段攻受終於H,憶長安自然而然就叫了幾嗓子。

  錄完幹音憶長安覺得菊花更疼、黃瓜更硬了,他去浴室用五姑娘安撫了黃瓜君,沒管菊花。然後曬然地把音聽了一遍,內牛滴覺得這真不像平時的他,聽著聽著連他自己都想TM上了自己。看來果真得去找個人了,最近憋得太久居然都有想當1的暴虐沖動。

  最後憶長安重新聯網默默把幹音交了,就睡去了。

  第二天憶長安醒來上劇組群,遭到了群成員的全體轟炸:

  導演其穆:啊啊啊憶傻媽乃重錄的幹音太帶感了F君調教有方啊

  策劃蘇染:你你完美的再現了這文的受君啊怎麽辦F你快要被比下去

  後期某某某:一邊聽音一邊後期,鼻血留了一桌啊

  龍套司衍:F哥的眼光,絕了

  憶長安一邊應付一邊內牛,這這這有毛好誇的,不就是……H麽……,還有不要每次誇自己的時候都捎帶上F啊 。

  想誰誰來,於是憶長安接到了F君的私Q 。

  F:進步很大哦

  憶長安:…………謝謝啊--

  F:上次H的時候果斷有爽到吧

  憶長安:……

  F:昨晚沒有語音H真是遺憾,下次見面再來一發吧

  然後,沒有然後了,億長安屏幕一黑,低頭看去電源被他一生氣給踢掉了。——我去,爽沒爽到我會告訴你嗎。想了想憶長安還是沒有再開機,拿上錢包壓馬路去了,都沒發現一貫溫和的自己最近開始掀桌炸毛了。


第4章

  主題:現代耽美廣播劇《XXXX》第一期華麗出劇!!!

  …………

  主題:新CP出爐,F傻媽X憶長安傻媽--《XXXX》中好有CP感的一對呀

  主題:來排個F和憶的CP樓吧,強攻強受真真好萌

  主題:姐慣於萌FD的今日竟然萌起了FE(CV憶長安)捂臉

  主題:憶傻媽強受形象深入人心!F君總攻地位更加牢固!

  ……

  一時間新貼一堆一堆的,連和F相熟的CV也開玩笑似的紛紛在微博上寫上“恭賀F君總攻地位更加牢固”字樣。更絕的是不多的幾個憶長安攻過的受也在微博上寫“憶受,你還記得當年被你壓過的XXX嗎?”以解當初被壓之苦。

  憶長安在屏幕下看著,雖然早有準備這次會紅,卻沒想到這程度實在超出預期的很多了。被傳CP了,很有成就感啊——可是靠啊,那當初辛辛苦苦偽了個受音奮鬥了那麽久不就瞎忙活了麽,什麽叫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啊這就是。

  正混亂著,底下QQ響了,是策劃蘇染。

  蘇染:通知:鑒於本劇大獲成功,於是決定面基去也:地點初定於H市,去的孩紙到劇組群報名喲。

  打開劇組群,果然大家的話題都從新劇改討論這個了。估計策劃是怕群里刷太快有人不在的會看不到,所以又私敲了一遍。憶長安挺想去的,可是,誰讓這孩子之前那個馬甲早就爆過照了呢,看過的人不少,如果他不想整容的話……之前的事情憶長安猶有心理陰影,實在不想讓大家知道CV憶長安=CV阿謙,這樣大家會怎麽想呢?沒抱住大神的大腿就換個馬甲再抱一次?OH NO,被掛墻頭的滋味太難受了。

  憶長安心在滴血,默默地等面基時間確定後私敲蘇染表示最近工作很忙,無法外出。接著,又用“阿謙”的Q上了線,進群報名參加聚會。這個馬甲和大家平時交流不多,又是靠別人(憶長安)弄來的龍套角色,大家不會太註意他,他不用說太多的話,瞻仰瞻仰諸位大神,總還是足夠了。

  果然當天憶長安本名宋謙,沒有新馬甲的光環加身,眾人對其關註不高,只是對其樣貌表示驚艷,真人比照片更好看,然後宋謙便泯然於眾人,大家玩鬧他也玩鬧,大家跟大神表白求簽名他也跟大神表白求簽名。策劃蘇染禦姐身材氣勢如虹行事雷厲風行,導演其穆童顏巨[[[乳以後的男友有福了,美工XX聲音不錯光畫畫可惜了,龍套司衍和以後前途不可限量,後期某某某和他一樣也是個受……宋謙邊附和著眾人邊走神地給眾人一一評價,最後他的目光就放在F大神身上挪不開了。F本名陸琛,聲音美,看長相身材也是標準的美型強攻一枚,達到了聲音和外表在攻受度上的完全和諧統一。宋謙森森滴雞度和自卑了,看其穿著舉止談吐,這人也許還是個能把周圍男人瞬間比成矮矬窮的高帥富,這讓吊絲們怎麽活。

  這一晚大家都很HIGH,聚完後有部分人打算續攤,一部分人則打算回去了。宋謙趁機表示自己也要回家,禦姐蘇染問了宋謙家的方向,然後陸琛說自己順路,可以送他。宋謙緊張不已,忙說不用,還是被眾人合夥塞進了車。

  陸琛的車倒不是很貴,一二十萬可以搞定的那種,里面很幹凈舒適,沒有什麽多余的裝飾。宋謙上車後四處打量,倒比剛上車時放松了不少——這樣的陸琛,倒像是他這樣的小人物可以親近的了。

  太過放松的宋謙忘記說自己家具體地址了,其實他本想著陸琛把他捎到隨便哪個路口,他自己回去就好,沒留神車就進了小區,開他家樓下了。

  “到了。”

  “啥?……咦?啊,謝謝。”

  “不請我上去坐坐?”

  “哦,那上去坐坐?”已經開了車門一只腳蹋出車外,宋謙才反應過來,“不對啊,我沒說我住址你怎麽就……”

  回應他的是陸琛低沈的笑聲:“好無情,好歹我也曾登堂入室,咱們之間那麽美好的一夜,你怎麽說忘就忘。”說到“美好一夜”時,陸琛撫上宋謙的耳邊發絲,灼熱的目光盯著他看,似如獵豹瞄準了它的獵物。

  宋謙被這目光看得好大不自在,想了半天:“……靠啊原來你就是那天那個吃了就跑的家夥我有那麽不堪嗎。”

  “恩?那天早晨公司有急事所以半夜就走了,抱歉沒有給你清理,你自己把東西弄出來很困難吧。”說得本來有炸毛跡象的宋謙開始臉紅,陸琛趁機就把宋謙攬到懷里,含住耳廓大吃豆腐。

  “唔恩……”敏感點被突然襲擊的宋謙不自覺呻[[吟出聲,發覺不對立刻捂住嘴——他似乎忘記偽音了,而且用本音說了不止這一句話。腦內飛快地閃過多個念頭,思考可以以什麽借口讓耳朵很毒的陸琛不至懷疑到他。

  看到宋謙滴溜亂轉的眼珠子,陸琛就知道他在想什麽:“不用找借口了,我知道你就是憶長安。”

  宋謙立刻就震驚了,坐著不動等陸琛繼續說——他沒發現自己現在是坐在陸琛腿上的,臀縫正對著陸琛黃瓜的位置。

  “那天碰到你之前,就看過你的照片了,和你說了幾句話後,發現你劇里的聲音和現實里差別挺大的。而你那照片也不像是用別人的,我就上心了。你之前那個馬甲,是偽出來的受音吧。真聲明明很好聽,尤其是叫、床的時候。”

  等慌亂的宋謙發現陸琛對他的不軌舉動時,才驚覺自己的上衣已經被撩起,陸琛的手臂環在他的腰上,一只手正試圖解開他的褲子拉鏈,稍一動便感覺到身後有火熱的硬物隔著衣料在他臀附近蹭著。

  “那天我說了沒有語音H真是可惜,所以改天要來一發。那晚之後我一直很懷念你的味道,你呢,也憋了很久吧。”

  也許是陸琛在言語和動作下的雙重調逗起了作用,也許是心情驟然緊張之下更能刺激情[[[欲,這一刻宋謙只想回味那一晚的激情,被陸琛的家夥狠狠地插[[入。好在還有理智,沒有在車上就直接開幹,踉蹌著兩人摸進了宋謙屋里就急不可耐的開始了天雷勾地火,不一會兒宋謙就被陸琛頂弄得發出了讓陸琛很滿意的呻[[吟聲,任由陸琛予取予求了。

  --------------------------------------------------------------------------

  時間很快到了第二天清晨。宋謙是被身後的火爐給熱醒的,迷糊地挪了挪身體,隱約感覺有什麽東西從P股里滑出來。驟然間昨晚的回憶現於眼前——和心心念念的F君做了——F君是上次上了他就跑了的家夥——F君知道CV阿謙=CV憶長安了——他的馬甲被發現後他沒有善後卻和F君做上了——每一條都令他震驚不已。

  “啊啊啊啊——”

  “亂動亂叫什麽”

  很快原本被滑出來的海綿體變硬變粗,宋謙再度被身後的熱源攬進了懷,變硬的海綿體在他後面戳了幾下,很快就找準了位置,被填充了一夜的某穴還沒有合攏,里面充滿了陸琛的X液,於是海綿體很容易地捅[[[了進去。宋謙艱難地扭頭,發現某人其實還沒醒呢,眼還沒睜開,完全是順應本能來動作,宋謙爆了:“我告你強!!!奸!!!”

  可惜似乎是因為敏感的耳垂被含住,又也許是因為要害被拿捏,又也許是因為後背位似乎不太好抵抗,還可能是昨晚消耗的體力還沒補充回來,某小受的抵抗完全不具有威力,最後在某小受自己也情動之下開始享受,由被QJ變成了被和[[[奸。

  一陣兵慌馬亂之後二人終於起床,或者說盡興的陸琛起床了,然後看著動不了的宋謙良心大發把他抗到浴室搓洗。宋謙不能認清現實地碎碎念:“咱們這樣是不對的太快了一到家就上還沒給我反應時間做太多次了我要腎虧了對了還有上一次你吃了就跑太不負責任了啊……”

  “餵,你夠了啊!”

  “……這是正經的入室強[[[奸啊我要告你哦讓群里的大家圈子里的人都認清你的真面目……”

  “有關憶長安這個馬甲——”

  浴缸里猶如破布一樣憔悴的某小受立刻消音,委委屈屈地任陸琛擺弄。

  半晌宋謙壯士斷腕般擡頭對某攻說:“你會幫我保守秘密吧說吧什麽條件?”

  正對上陸琛充滿興味的目光。


第5章
  《XXXX》第二期正式發布,撒花~

  ………………

  跟貼:F傻媽和E傻媽聲音各種美,強強大愛!

  跟貼:誒,是我的錯覺嗎,感覺這一期F傻媽聲音好溫油,憶長安傻媽聲音各種誘

  跟貼:樓上,你不是一個人!這倆人好有默契!

  跟貼:是F攻調教得好啊,攤手。

  跟貼:默默表示樓上真相了。

  跟貼:一聽就是X生活和諧了的產物啊

  事實真相怎樣呢,請將鏡頭從網絡轉移到網下。

  “親愛的,我餓了。”

  “做飯去,要不外賣。”

  “我要吃你做的。馬甲……”

  “停!我去做!”

  “親愛的,咱們兒子該溜溜了。”

  “讓它自己去。”

  “可是,報紙上說與雙親經常交流會有助於兒童的健康成長。”

  “靠啊,一只狗崽而已。”

  “那……”

  “打住,我去,我跟你去還不行嗎。”

  “親愛的,我在網上買了最新的吡——,一會我們試試吧。”

  “菊花已死,勿擾。”

  “你菊花怎樣狀況我最清楚了。”

  “你種馬啊,怎麽不去捐精子。唔晤晤……我去,你爸當初怎麽沒把你射墻上。”
  “真射墻上了,怎麽讓你爽。”

  “幹!你個渣攻”

  “對,渣攻幹你”

  “唔……恩……放開……”

  ……

  以上,乃是截取了陸琛家幾個生活片段。當初陸琛入室強暴(大霧)後,以馬甲曝光為威脅,把宋謙強行打包回了自己家,開始了小兩口居家過日子(宋謙:那是單方面的奴役和壓迫)和養兒子(宋謙語:什麽兒子,他生的我生的?)的美好(宋謙:我呸)生活。

  被渣攻奴役到仿佛快變態了的宋謙決定報複社會,可憐的娃兒沒想出啥好的報社方法,分批註冊好了一系列企鵝微博郵箱等等之後,決定繼續其精分大業。這次的新馬甲是完全的兩個極端,一個是軟軟糯糯的小白受可愛受聲,一個是鬼畜帝王攻——夜夜笙歌的生活讓宋謙感覺腎虛又有些內分泌失調,壓抑的情緒急需宣泄的窗口。攻馬甲首次接了個短劇的配角,恰好對應的受CV是毒君,進了群劇組方知毒君感冒好後莫名滴沒有了攻君特有之王八氣,於是本著不浪費資源的原則,油菜花的策劃把毒君拉來配受了。宋謙心中冷笑:讓你感冒失聲害得勞資真聲上陣被扒馬甲又失身,這回壓得你丫攻不起來。

  配攻配地愈發得心應手了的宋謙,身心都開始向鬼畜化發展。這天,他收到策劃發來的《XXXX》第三期劇本,對著電腦陰惻惻地笑了,剛從浴室出來的陸琛撞見這一幕,頓時覺得滲得慌。宋謙扭過頭,屏幕上的光打在他臉上顯得慘白慘白:“第三期劇本傳過來了,萬眾矚目的反攻戲來了哦,而且,沒、拉、燈喲。哦哈哈哈哈。”

  宋謙閃身去了浴室,邊淋浴邊哼歌:“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一會又換成廣告語“今年過節不收禮啊,收禮只收反攻戲。”留下陸琛一個人僵硬,他還真沒有受過,到時會弄成什麽個糟糕的樣子啊。

  於是——

  “靠靠靠,沒當過受就連哼哼都不會哼啦。”

  “你還真給我哼哼上了。”

  “太假了太假了,來給爺壓一個你就會哼唧了。”

  宋小受你的溫文爾雅呢,都浮雲了麽腫木現在這樣……

  ……

  在陸琛逐漸地忍無可忍和宋謙不斷地雞蛋里挑骨頭(宋謙:他那是毛雞蛋)之下,兩人終於弄出了H音以及其他幹音。陸琛靠在門上,看著電腦前樂呵呵整理錄音的人,許久,說道:“餵,咱們也同居這麽多天,也磨合這麽久了,要不交往看看?”

  宋謙詫異地扭頭,盯著發聲的人看。陸琛表面吊兒郎當,諢不在意地好似上街買菜一樣隨意,但他緊繃的身體和握住的拳還是隱約能看出他的緊張。宋謙笑了:“好啊,不過,先讓我攻你一回試試吧。”

  陸琛更加僵硬了,但最終,除了騎乘位外從來沒有居於人下的F君表情扭曲地躺倒在了宋謙身下。拉燈獨享大餐完畢,宋謙用他那淳厚迷人的攻音對陸琛說道:“這麽說,你喜歡我?”

  “……”陸琛扭頭。剛剛被攻下的人這時略顯脆弱易碎。別扭的反應側面說明了問題的答案,宋謙高興地在陸琛脖子上落下一吻。

  “不用否認,我都看出來了。”

  “……”陸琛的臉沒紅,耳朵和脖子紅了。

  “不許再用馬甲的事威脅我。”

  “好。”

  “以後房事也要互有上下,不要總是把我當娘們。”

  “好。”

  “你有多喜歡我的話,我也會這麽多的喜歡你喲。”

  陸琛深沈地望進向宋謙眼中,自從一起生活後一直炸毛的宋謙這時格外認真,漆黑的眼眸在黑暗中閃閃發亮。陸琛摟著宋謙細碎地吻了起來,不久就翻身把宋謙壓住,開始了又一輪的被翻紅浪。

  “宋謙,我們,好好過日子吧。”

  第二天

  昨天晚上猴急的二人沒關電腦沒下Q,一早耳朵就被騰訊的消息提示音持續轟炸。
  蘇染(6:15:17):幹音收到,很神速,拇指一個

  蘇染(6:43:22):F攻,以後要稱你為F受了嗎?

  蘇染(6:44:01):F傻媽,你的受音好帶感,咱社團又多了個H能手,哦吼吼

  蘇染(6:50:05):經後期提醒,我發現,你和憶長安傻媽的H音是在一個音頻文件里的,你們倆是在一起了還是在一起了還是在一起了

  蘇染(6:50:51):F回話,這麽大的事,竟敢不知會老娘

  蘇染(6:51:11):真讓人蕩漾,求100問,求知道體位上下

  然後,就沒然後了,不堪其擾的陸琛起身把企鵝關掉了。接著,回到柔軟的大床,摟著宋謙,開始他的晨勃大業了

  以後的以後

  “親愛的,我和兒子都餓了。”

  “做飯去,要不外賣。”宋謙把註意力從屏幕前好歹分了一點給陸琛,用不善的目光看著他:你答應了不能再用馬甲的事威脅我了。

  “外面買的不衛生,而且我也不會做。”宋謙不善的目光對上陸琛無辜的表情和狗兒子賣萌的濕漉漉的眼眸,終於軟化,認命妥協地系上圍裙去廚房了。

  “親愛的,該溜兒子了。”

  “讓它自己去。”

  “可是,報紙上說……”陸琛開始了讀報時間,把報紙上的育兒心得一條條念給宋謙聽,大有你不和我下樓去我就念到天荒地老的架勢。

  “打住,我去,我跟你去還不行嗎。”

  “親愛的,我們做吧。”

  “我去,你不要整天一副精蟲上腦的樣子啊,少做一次會死啊”

  結果陸琛一本正經地說道:“沒辦法,我那麽愛你,看到你就硬了。你也可以上我啊。”

  被拖去臥室的宋謙內心已然不是用炸毛可以形容的了:“我了個去,這樣的日子和過去有區別嗎!”


  番外一

  陸琛和宋謙在一起了之後的第一個生日,因為出差的緣故,被迫要在外地度過。得知消息的陸琛很不情願,幾次想找領導推了這一趟差。宋謙幾句話制止了他。“乖,服從命令聽指揮。你不出差,我怎麽給你準備生日驚喜。”

  於是,陸琛乖了,蕩漾地踏上了旅途。夜里兩人煲電話粥的時候,幾次試探,宋謙都絕口不提驚喜的內容,仿佛事情沒發生過似的。這一切的一切,都讓陸琛十分期待。

  生日當天,宋謙默默傳給他一份壓縮包。陸琛解壓一看,有個MP3文件,大概,是傳說中的生日劇吧。美滋滋地把文件打開,一聽,黑線了。劇是肉劇,大意麽是他被各式各樣的人攻了。H音都是他自己的,一部分是之前《XXXX》第三期里的,一部分是當初他試驗H音時候錄壞了的(就是兩人都不太滿意的),這熊孩子一點沒浪費,都用這兒來了。宋謙,你行啊,找了那麽多人來攻我。鬼畜攻、帝王攻還有平凡攻溫柔攻也就算了,里面還有個奶聲奶氣的小屁孩攻,毛長齊了麽就攻。

  陸琛怒極反笑,又把音頻聽了一遍。這一聽發現問題了。那些聲音除了宋謙本音外,其余他都沒聽過,可又有種詭異的感覺。作為一個擅長變聲的CV的愛人,無數個夜晚配聽他愛人的變聲練習,對他愛人的各種變音多少還是能分辨出來的。

  他把新劇循環播放了數遍,終於能肯定地表示劇中的聲音們,除了他自己的那個外,其余的,貌似都是他親愛的偽的,包括那個粉嫩嫩的正太音和路過的WS大叔腔等等。

  千里之外的宋謙,想象著聽劇的陸琛的表情,陰惻惻地笑了:讓你丫老壓我。

  這邊的陸琛,同時也陰惻惻地笑了,他看著CAST,默默記下上面的幾個ID:早晚有一天,咱要一個一個地壓回來。

  哎呀,宋小受,你辛辛苦苦弄來的馬甲曝了呢。


  番外二

  李度躺在床上,病得難受,感覺自己似乎要死在屋子里了。

  忽然傳來鑰匙開門的聲音。李度詫異擡頭看,狄軒提著一大袋東西進了他屋子。

  “房東?我這季度房錢給你打卡里了呀。”嗓子壞了說話也說得艱難。

  “呵,聽人說你病了,我來看看你,別死在這里我也不知道。”然後,自顧自說話的男人轉身到廚房,開火,下面。留下李度在床上莫名其妙——他只給網配圈和單位說了他生病的事,狄軒怎麽知道的。

  有人照顧好得快。病中人易脆弱,這時來照顧他的狄軒顯得無比順眼。李度逐漸病好,對這位比他帥比他有錢比他更討女人喜歡的房東大人就沒有之前那麽排斥了。然後,在他好得差不多了的某一天晚上,狄軒晚上沒走,爬上了他的床,跟他表了白,然後把他給吃了。

  李度早晨醒來,心情很複雜:這樣一個各方面很優秀的人居然喜歡他,他很榮幸。但他以後就是同性戀了,而且他還是受方,這讓他情何以堪。

  愛妻號房東這時已經在廚房做早餐了。李度艱難地下床,準備跟群里的人打聲招呼,把之前的債清了。他發誓他不是故意偷看狄軒的聊天記錄的,可狄軒沒把聊天窗口關了,只是最小化了,李度一個沒註意就點到那對話框上,然後看到了讓他震驚的內容。

  F:吃了?

  D:吃了

  F:恭喜

  D:你也加緊把你那位吃了吧,勞資給你當官配當夠了

  F:恩,快了

  狄軒端盤子出來,就看到電腦前石化的李度。

  “吃飯了,親愛的。”

  “你你你是D小受?”

  “是的呀,毒君傻媽。”聲音稍許拔高了點,聽著和劇里的D受別無二致。

  “這這這世界上真的有聲音是受長相是攻的人呀。”

  “是啊是啊,沒準還有長相是受但聲音很攻的人呢。快吃飯吧。”

  李度應下,坐在餐桌前開始進食。據狄軒昨晚所說,他對自己一見鐘情,輾轉著讓自己租下他的房子,但一直沒有敢於行動,直到知道他生病了沒人照料,這便急急忙忙趕來照料,最後忍不住,跟自己表了白。揉揉酸痛的腰,李度感到些許淡淡的幸福,有人這麽樣地喜歡著自己,這感覺還不錯。雖然表白的人性別不對,上下不對,但就這樣地過下去,也很好。

  之後過了一段時間,李度終於好徹底了,回到了網配圈。然後,他悲劇地發現,他,攻不起來了。本著不能浪費的原則,策劃給他找來了一系列的劇,他配的都是里面的受。由此,CV毒君過上了戲里戲外都被人壓的悲催生活。


繼續番外

  F君的故事

  陸琛最近很無聊。

  無論是三次元,還是二次元,在眾人眼中都是完美的存在。日子太過舒心,於是,陸琛同學明媚憂傷地蛋疼了。

  某天他很悠閑地坐在電腦前,悠閑地在網上閑逛,也許嘴里還哼著不知名的小曲兒,某網配圈的好友來敲他了:“看美人喲。”

  傳過來的圖片倒真的是位美人,好友說是個新人半粉紅CV。之所以叫半粉紅是因為這廝正好處在透明和粉紅之間的尷尬地帶上。無聊中的陸琛把這半粉紅的劇都下下來聽了聽,敲了其友人的Q:“果然美人,長相是我的菜,戲感不錯,但似乎還欠點火候。”

  事情到這里本該結束了,陸琛從來就是把二次元和三次元嚴格分開的人。可當晚朋友聚會時,中午剛看過的照片里的人活生生出現在他面前了。

  陸琛的朋友都是一對兒一零,所以聚會的地方選在了某GAY吧,那一對兒剛捅破了彼此間那層窗戶紙,正是甜蜜的的時候,真真閃瞎了陸琛這個還在單身的娃的鈦合金狗眼。於是找了個借口陸琛就奔廁所而去了。某受此時正從隔間里出來,明顯是喝多了,暈暈忽忽風吹就倒的樣子,陸琛走過來時真就倒在了陸琛懷里,然後,睡著了。

  陸琛一看,嘿,猿份啊,這不中午那照片小受嘛,陸琛迅速在中午給小受的印象更新了幾個標簽:酒醉後老實入睡,無發酒瘋癖好。

  好容易從睡著的受嘴里套出他家地址,陸琛大發善心準備把受送回家。隨意地把受扔到車後排坐上,然後陸琛不淡定了:先是看到受的長褲拉鏈都沒提上來,露出里面的維尼小內褲,陸琛會心一笑。接著看到因襯衣不經意向上掀起而露出纖細的腰身,陸琛吞了口口水。轉移視線朝上看,睡著的受嘴微張,一小道口水順著嘴角流出,額頭有細微的汗,潔白的頸子下是小巧的鎖骨,宋謙剛才洗臉時不小心打濕了襯衫於是隱約透出了胸前淡粉色的兩粒小豆豆。陸琛僵硬地扭頭,但眼角余光已然瞥到受那完美的臀線和筆直的長腿,腦補這雙腿盤在自己身上什麽的,已然很熱了的陸琛決定順應心意,今天晚上順路加個餐。所以送受回家的路上,拐到一家情趣小店買了瓶KY什麽的陸琛表示毫無壓力。

  品嘗過夜宵後陸琛表示加餐非常美味,值得一再品嘗。值得一提的是受的聲音和他在劇里的很不一樣,雖然不是常規那種受音,或許可以被劃分為攻音,意外的好聽,而且叫床的聲音實在帶感。

  於是陸琛猜劇里的聲音是這孩子偽出來的受音,為此大感可惜:平時的聲線多好不配劇浪費了。正準備早起跟受討論下他的聲音問題,陸琛接到電話通知他正負責的工程出了問題BOSS讓他速回。於是陸琛和受的第一次之後陸琛拍拍屁股走人沒留下一絲雲彩。此後受醒過來發現自己被吃了霸王餐如何如何惱怒然後發現惱怒無用於是決定把這段回憶拋諸腦後的事情陸琛全然不知。

  忙碌起來的陸琛暫時也沒空去找受來第二餐或交流聲音問題。等閑下來的時候發現這受蹦達到了他面前,由於和他某個CP爭奪他新劇的受音,被掐得很厲害。平心而論受的實力是有的,只是他和D受的CP粉更兇殘。聽了受發來的試音發現他仍在偽受音,陸琛皺眉了,準備推波助瀾一把:“阿謙啊,我聽過他的劇,戲感是不錯的,只是有些不太自然啊。”正正戳中了某受的死穴。

  此後的受到了人生的低谷,陸琛冷眼旁觀,隱隱期待著什麽。直到受的新劇宣布換攻音,陌生的攻音憶長安橫空出世,陸琛聽到,平靜的笑了。

  至於之後費勁心機外加言語暗示讓策劃找來個強強文配劇並勾搭憶長安什麽的,陸琛表示一切毫無破綻。

  稍加言語引導,大家有了面基以慶祝第一期某劇大獲成功的想法,並順利決定在陸琛所在城市會面。確認了憶長安有事不能來,然後在參與人員名單中看到了阿謙這一名字後,F假惺惺地跟著眾人表達了對憶長安有事不能來的遺憾。然後蕩漾地準備會面的服裝去了。

  由於阿謙這一馬甲和眾人不太熟悉,受一直默默跟著眾人,表現並不出彩。一直暗自關註受的陸琛在看到受表示要離開後也表示自己要走:“正好我順路,捎你一程吧。”


作者有話要說:
於是到此完結。感覺自己寫的還是很像大綱文,又稍稍比大綱文具體一點。以後可能會修改也可能不修改。
哎,咱文筆不行,寫得真是各種渣。列位看官見諒哈

題目:BL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你好,大神! by 九日殿 (溫柔腹黑攻x天然呆萌受) | 首頁 | 最上 | 網遊之神仙哥哥與神奇弟弟 by 辰未 (短篇)>>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199-4e12341c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