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桃花塢 by 薄暮冰輪 (桃花仙人攻x酒魅受 萌短) :: 2013/01/07(Mon)

這大概是個會釀酒會賣萌的小酒魅靠著自己的釀酒技術拐到了愛喝酒的桃花仙人的故事。
不會很長,算是《酒魅》的姐妹篇吧,同樣是酒魅,只不過一個野生一個家養XD

同系列:酒魅(愛喝酒會賣萌的小酒魅的短篇故事)

內容標簽: 靈異神怪
搜索關鍵字:主角:曲釀,桃花仙人 ┃ 配角: ┃ 其它:酒魅



  桃花塢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
  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
  ——唐寅《桃花庵歌》

  一·桃花塢里有個桃花仙人

  桃花鎮以北十里便是桃花塢,從桃花塢坐船便可到達金陵。
  而桃花塢附近是偌大的一片桃花林,每當春季來臨,桃花林里便滿眼春色,遠遠望去一片深淺嫣紅。
  桃花塢的桃林深處有座桃花庵,用茅草堆起來的草屋在遠近的桃花陪襯下倒也有幾分悠然意境。
  桃花鎮里的人都知道,桃花庵里住了個愛喝酒桃花仙人,有一手好醫術,若是鎮子里的人得了什麽了不得的疾病,只需帶上幾壇好酒誠心求醫,便會有只通體雪白的大雕前來引路,帶著人前去尋找桃花庵里的桃花仙人治病。
  桃花仙人好酒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了,每年桃花盛開的時節總見他翩翩然來到桃花鎮,賣點曬乾的桃花做藥材,也賣點自己做的丹藥,興許是仙人種的草藥也不同凡響,做出來的藥丸才勉強供得起他的酒錢,兩袖清風的桃花仙人這才不愁沒酒喝。
  曲釀是年後才來桃花鎮的,至今不過兩個月,此地民風淳樸環境宜人,他這才從金陵搬了過來,帶著自己的釀酒手藝。
  曲釀是只酒魅,所謂酒魅,便是好酒埋於地下,年數多了也就生了精魅,但是小小酒魅實在是弱而無害,能飲善釀,除了天性嗜酒,實在是再好相處不過的妖精。
  也虧得酒魅天賦善釀,他的酒在鎮子是里出了名的好,每天都有熟客來這里買上兩杯過過癮,忘了帶錢也無事,桃花鎮民風淳樸,賒欠的帳頭一兩日便補上了。
  這天曲釀正忙著從地窖里搬酒,忽的聽到竹簾門旁的風鈴響了,然後有個清朗的聲音問道:“掌櫃何在?”
  那聲音忒得陌生,曲釀搬著一壇子梨花酒吭哧吭哧地從地窖里跑了出來:“這里這里!”
  日已近西,小酒鋪里暗暗的,客人也都回家吃飯去了,曲釀只看見一人堪堪立於櫃臺前,一襲白衣在昏黃的酒鋪里顯得那樣奪目,那人身量頗高,雖無表情,曲釀卻直個兒覺得那一雙桃花兒似的眼睛笑盈盈地看著他。
  那人可真好看。桃花鎮中竟然也有此般精彩人物?曲釀不由看傻了眼,癡楞楞地盯著人家瞧個不停。
  “梨花酒?”那人未語先笑,白凈端秀的臉上露出淺淺笑容,眼神忽轉,盯著曲釀懷里的酒壇子問道。
  “是、是的。”曲釀慌慌張張地將酒壇子放到了貨架上,手腳都不知道往哪兒放。
  被這麽個神仙似的人看著,他只覺得心慌,心尖沒來由的撲騰撲騰地跳著,火熱熱的,連擡頭看一眼都覺得有把火燒到了脖子根。
  那人略一點頭:“這酒倒是不錯。你是新來的?以前倒是不曾見過你。”
  “對,我剛從金陵來。原來這里的老板恰好要搬去臨鎮,我就盤下了這間鋪子賣酒。”曲釀小聲說道。
  “你叫什麽名字?”那人又問道。
  “曲釀。”
  那人笑了,笑得朗月風清,只見他白玉似的手指往酒鋪角落的大酒缸一指,蓋著的木板縫隙間溢出來的酒香就已經熏得人醉了:“這酒不錯,給我來兩壇,再來壇梨花酒。許久沒來沽酒,家中的備酒就快喝了個空,肚里的饞蟲都要作反啦。”
  曲釀不由笑了,樂呵呵地從地窖里搬了兩壇熏風酒和一壇梨花酒出來,用繩子系上,一並交給那人,那人從付了錢,提著美酒便欲離開。
  “客人等等。”這話一出口曲釀就楞住了,忐忑地看著回轉身來的客人,怔怔地不知說什麽好,最後牙一咬腳一跺,鼓起勇氣問道,“可否請教姓名?”
  客人微微一笑:“鎮上的人都管我叫桃花仙人。”
  &&&
  曲釀病了,相思病。
  聽說桃花仙人長於醫術,不知道他提著兩壇自己釀的桃花酒前去求醫能不能治好他的相思病。但是他怕從此被那桃花仙人嫌棄,再也不來他這里沽酒。
  夜里化作原型的酒魅蔫蔫地趴在窗臺上,瞅著頭頂一輪明月,尾巴有氣無力地掃來蕩去,一點修行的念頭都沒了。酒魅似貓,不熟悉妖精的凡人見到酒魅多半會認作貓崽子。
  酒魅想著只有一面之緣的桃花仙人,想得睡不著,只好對著月亮喵喵叫。這幾天在鎮上打聽桃花仙人的事跡,可惜他甚少來到鎮子上,來了多半也是賣藥和買酒,與鎮子上的居民交際甚少,但是醫術卻是出了名的好,又因為住在桃花塢的桃花林里,所以心懷感激的村民就管他叫桃花仙人,真名反而沒人知道。
  曲釀成精不久,生性又害羞,只能悶悶地每日照常沽酒,只是心里總惦記著個人的滋味……真難熬。
  桃花仙人什麽時候才會再來買酒啊?聽說他愛酒成癡,三壇小酒怎麽夠喝呢?
  如果他再來,他一定把自己珍藏的竹葉青賣給他,不,送給他喝。
  就在曲釀等桃花仙人等得望眼欲穿的時候,桃花仙人又來了,他還是穿著那身雪似的衣裳,施施然地在一個眾人歸家的傍晚走進了曲釀的小酒鋪。
  “曲掌櫃,上次的酒再各來兩壇。”桃花仙人將碎銀子放在櫃臺上,居高臨下地看著蹲在架子旁整理酒壇子的曲釀。
  “桃花仙人?”曲釀驚呼一聲,一下子站了起來,站得直挺挺地看著他。
  桃花仙人笑盈盈地看著他,明明是和氣又溫柔的笑意,卻看得小小酒魅紅了臉:“你盯著我瞧什麽?”
  曲釀囁嚅著說不出話來,末了用低得聽不見的聲音說:“你真好看。”
  桃花仙人笑了:“你這小家夥也真有趣。明明是只妖精,怎麽這般不小心?”
  “啊?”曲釀呆呆地看著桃花仙人,以為自己聽錯了。
  桃花仙人伸手,纖纖五指在他頭上一摸,帶著兩簇短毛的貓耳朵垂在曲釀的頭頂,被碰到的時候還精神地翹了起來。
  曲釀嚇得大叫一聲:“啊,你真是神仙?!”
  桃花仙人但笑不語,嚇得曲釀捂著偷跑出來的貓耳朵可憐兮兮地躲到了櫃臺下,撲哧一聲就變回了原形。
  “原來酒魅長這樣。跟只小貓崽子似的。”桃花仙人趴在櫃臺上往下看,縮在角落里的貓崽子喵咿喵咿地叫了兩聲,烏溜溜的眼睛瞅著桃花仙人,一臉討好之意。
  “過來。”桃花仙人伸手喚他,小酒魅怯生生地跳到了他手掌上,夾著尾巴不出聲。
  “知道怕了?”
  “喵咿。”酒魅蜷縮成一團不敢看他,十足的可憐樣。
  桃花仙人捧著酒魅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後摸了摸它的毛皮:“只消你沒有害人之心,我也不難為你。只是修行可不能落下了,不然被尋常人見著了只怕徒增是非。”
  小酒魅拼命點頭,杏仁般的貓眼眨了眨,一副乖巧模樣。
  桃花仙人微微一笑,一手托著貓崽,纖長蔥白的食指在酒魅濕漉漉的鼻尖輕輕一點:“欠我一份人情,記得拿好酒來還。”
  小酒魅瞅著鼻尖上那根修長好看的手指,不由伸出粉嫩的舌頭去舔,桃花仙人也不惱,只是輕笑出聲:“小東西還挺纏人。”
  桃花仙人可真溫柔啊,小酒魅的臉紅了。
  幸好被毛皮蓋住了,他慶幸地想。
  帶著曲釀準備的酒以及他珍藏的一壇竹葉青,桃花仙人心滿意足地離開了。
  直到桃花仙人的背影轉出了小酒鋪,曲釀才有氣無力地趴在櫃臺上。
  怎麽辦呢,他好像越來越喜歡桃花仙人了。


  二·山不就我,我來就山

  酒魅可不是種容易傷感的小妖,通常它們的憂郁會被泡死在美美的佳釀中,打著酒嗝酣睡過去,等酒醒之後什麽煩惱都被泡沒了。
  可是相思病是種根深蒂固的疾患,哪怕喝光了地窖里的美酒也治不好。
  曲釀很憂鬱。
  不知道他珍藏的竹葉青合不合桃花仙人的胃口,萬一他不喜歡……
  患得患失的心情讓曲釀很快沮喪了起來,趴在櫃臺上看客人們喝著酒談天說地,聊得都是些仙怪無稽之事,什麽臨鎮私塾那個假正經的酸秀才遇到妖媚狐精馬上風猝死了,哪家的井里跑出了個水井妖精,半夜幫主人家打水,每天都把兩個大水缸汲滿水,十足得勤快。每次這樣的話題最後都會拐到桃花仙人身上,鎮子上的人天性淳樸,都信他是個神仙,有猜他是在天界因為喝酒誤事被貶下界了,也有猜他是自己呆膩了偷偷溜下了凡間找好酒喝,更有猜測他下界辦事的時候遇到了個漂亮的凡間女子,住在桃花塢的桃花林里,兩人一見傾心,桃花仙人回天界報備自己欲與凡女成親,結果等他回到人間之時那女子已經病死了,他傷心之余便留在了桃花林里,幫鎮上的人治病悼念那個姑娘。
  曲釀聽得鼻子都皺了起來,桃花仙人看起來才不像是有什麽情傷的樣子呢。他這麽溫柔的人……這麽溫柔的,怎麽會遇到這麽可憐的事情呢。
  一定是大家瞎說的。
  中午的時候隔壁的私塾先生來向曲釀買酒,說是娘子最近身體不適,鎮上的大夫又查不出什麽病因,所以想找桃花仙人看看,就拜托曲釀賣兩壇珍藏的好酒給他,價錢好商量。
  曲釀歪著腦袋思考了半晌,乾脆地折價賣了,只要求跟他們夫婦一起去桃花塢,私塾先生立刻就答應了。
  下午曲釀早早就關了店門,高高興興地提著酒壇子跟著私塾夫婦一起往桃花塢走去。
  桃花塢離桃花鎮有十里地,走到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三人站在桃花林前等了一會兒,果然有一只白色的大雕飛了過來領三人前去桃花仙人的住所。也曾有人好奇誤入林子,結果轉悠了一整晚都出不去,最後還是桃花仙人的大白雕把他送出了林子,從此以後就沒人敢擅入了。
  跟著大白雕來到了桃花林的深處,那里有座茅草屋,建在一條小溪邊的空地上,在周圍一片桃花的襯托下顯得珊珊可愛,桃花仙人坐在溪邊的石頭上喝酒,看見三人不由站起身含笑問道:“兩位請隨我進屋,曲掌櫃就麻煩你在外面稍等了。”
  曲釀蔫蔫地點頭,畢竟治病的是位少婦,還是要避嫌的。
  等私塾先生扶著妻子千恩萬謝地出來的時候天已經黑透了,曲釀坐在桃花樹上哼著不知哪里聽來的小曲兒,抱著酒壇子饞得直想喝。
  “曲掌櫃,天晚該回去了。”私塾先生招呼他。
  曲釀撅著嘴老大不樂意地嘟噥:“再留一會兒吧,我還沒和桃花仙人說上話呢。”
  桃花仙人笑瞇瞇地看著他:“上次掌櫃送我一壇酒,我也要投桃報李。”
  私塾先生就帶著妻子一起離開了,曲釀美滋滋地看著樹下的桃花仙人,先把懷里的兩壇酒丟給了他:“都是竹葉青,上次那壇……”
  “我很喜歡。”桃花仙人說。
  曲釀的心情一下了上揚了起來,咧著嘴笑,就是不知道說什麽。
  “怎麽真跟貓兒似的,喜歡往樹上爬?下來吧。”桃花仙人伸出手去拉他,曲釀立刻化作原形,乖乖地跳到了他的手掌上,還討好地蹭他的手指。
  桃花仙人被他逗笑了,一手提著用繩子系上的酒壇子,一手托著貓崽子回屋去了。
  “小家夥,要不要陪我喝酒?自釀的桃花酒。”桃花仙人柔聲問道。
  小酒魅立刻饞了,乖乖地點頭,變回人形老老實實坐在桌子前等酒喝。
  桃花仙人取了酒來,一仙一妖對酌相飲,倒也其樂融融。
  曲釀雖然嗜酒成性,但是酒量卻不怎麽樣,喝了小半壇就暈乎乎地只知道傻笑了,桃花仙人問他什麽都是一問三不知。
  “耳朵又露出來了,又沒好好修行吧。”桃花仙人看到曲釀頭上的那兩只貓耳不由嘆了口氣。
  曲釀立刻捂住了耳朵嘟噥:“你看不見。”
  “是是是,我看不見。”桃花仙人說著搶走了酒魅面前的酒杯,作勢要喝掉。
  酒魅急了,立刻撲上去搶酒杯,壞心眼的桃花仙人輕輕一閃就躲開了,一整杯的桃花酒都下了他的肚子。小酒魅恨恨地看著他,視線從桃花仙人那雙好看的眼睛移到了他被清酒潤澤的唇上。
  唇瓣的顏色多像是小屋外的桃花啊,襯著上面還未乾的水跡,看起來像是清晨的露水。
  原本腦筋就不夠活絡的酒魅在酒精的荼毒下更加暈乎了,此刻只知道抓著桃花仙人的胳膊討酒喝,酒被搶了,老大不樂意的酒魅皺著眉頭哼唧了兩聲,鼻尖一聳一聳的,像只嗅到了腥味的貓兒,踮起腳就往桃花仙人的嘴唇上湊,還伸出嫩嫩的舌頭去舔上面的酒漬。
  桃花仙人楞住了,一時間任由這只貪嘴的貓兒調皮地在他的唇上舔來舔去。
  “玩夠了嗎?”桃花仙人按住了曲釀寒聲問道。
  酒魅烏黑的眼睛里閃過茫然的情緒,又仿佛因為喝不到美酒而委屈,桃花仙人有些起伏的心緒一下子被撫平了,他倒了一小杯桃花酒遞到酒魅嘴邊哄道:“想喝嗎?”
  曲釀乖乖地點頭。
  桃花仙人輕笑出聲,在酒魅可憐兮兮的眼神中就杯中的美酒一飲而盡,然後將覆底的杯子在他面前晃了晃,眼中戲謔的意味簡直要溢出來了。
  酒魅的臉一下子垮了,連腦袋上來不及藏回去的貓耳朵都耷拉了下來,末了又蹭上去想舔桃花仙人嘴上的酒液,卻被桃花仙人用手指點住了下唇:“小家夥,再舔上來我可就要生氣了。”
  小酒魅楞楞地伸出舌頭去舔他的手指,桃花仙人立刻將手收了回來,苦笑道:“喝醉了可一點都不聽話了。”
  醉醺醺的小東西喵咿地叫了一聲,腦袋上兩片毛茸茸的耳朵動來動去的。
  微醺的醉意中,曲釀只覺得桃花仙人那雙永遠帶著笑的眼睛里仿佛流動著什麽讓他移不開目光的東西,不管他怎麽依從本性地去淘氣都不會生出厭煩的情緒。
  那是溫柔啊。


  三·情動

  第二天早上醒來,曲釀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硬得硌人的床上,身上的被子散發著一股植物的清香味。
  他揉著還睜不開的眼睛迷迷糊糊地坐了起來,窗子敞開著,外面是一片芳菲的桃林,清晨的鳥鳴聲傳入他耳中,讓這個如夢似幻的世界一下子真實了起來。
  曲釀有些茫然,直到有人挑開竹簾走了進來,含笑看著他:“醒了?”
  晨光中的桃花仙人看起來有些不真實,曲釀一時還以為自己在做夢。
  “桃、桃花仙人?!”曲釀驚呼一聲,一下子從床上蹦了下來,直挺挺地站在床前。
  桃花仙人忍不住輕笑了起來,上前幫他將滑落到了手肘上的褻衣拉了回去:“我的里衣好像有點大,你的衣服晾在外面,昨晚倒翻了酒弄髒了。”
  曲釀的臉騰地一下紅了,一直從脖子根紅到了眼角,連白玉似的耳垂都像被窗外的桃花染紅了一般。他情不自禁想要擡起袖子聞聞衣服上的味道,可是又立刻覺得這種行徑十分可恥,這才勉強忍住了。
  “醒了一起用早食吧。”桃花仙人微微一點頭,挑起簾子就出去了。
  等曲釀暈乎乎地在小溪邊洗漱的時候,他終於找到了機會偷偷嗅了嗅身上的衣服的味道,皂角和花香混合的氣味很好聞,就像桃花仙人一樣。
  覺得此刻自己簡直幸福得可以暈過去的小酒魅忍不住傻笑了起來,心情前所未有的愉悅,簡直飄飄然地能飛起來了!
  早食是簡單的清粥,可是曲釀吃得很開心,一邊吃著一邊偷眼打量對面的桃花仙人,他只覺得桃花仙人哪怕是拿勺子的樣子都優雅得可以入畫。
  “你看著我做什麽?”忽的,桃花仙人擡起微垂的眉眼問道。
  曲釀原本就粉潤的臉色一下子又燒成一片,吱吱嗚嗚地說不出話來。
  一直到吃完兩人都沒再說過話,等到桃花仙人端著碗筷出了屋子,曲釀才沮喪地低下了頭。
  他一定是惹桃花仙人討厭了,誰會喜歡被人這麽直勾勾地盯著啊。
  更何況他還對桃花仙人有那樣的感情。
  他可是神仙啊,被一個不成氣候的小妖精喜歡……他一定會生氣的。
  原本明朗得一絲雲彩都沒有的心情一下子烏雲密布了,曲釀垂頭喪氣地走到屋外,蹲在桃花樹下,手上拿著折來的桃枝把玩。
  枝上的桃花開得正好,一股子水靈。
  漂亮的桃花看得曲釀心生怨氣,恨恨地將桃花一朵朵揪下來,又舍不得揉碎,只好一朵朵丟到溪水里,讓它順流而下,一直漂到他不知道的地方去。末了,他只能拿著一根光光的桃枝戳著草地上的泥土,孩子氣地捅來捅去。
  曲釀成精不久,心性單純,又沒受過什麽挫折,不知世事疾苦,憑著自己一手釀酒的好手藝倒是養得活自己。但是對於人情世故卻並不那麽懂,內心懵懂的情感到底是仰慕還是依戀,就連他自己也不懂。
  從沒有人對他格外好,他也不知道要怎麽對別人好,怎樣討一個人的歡心,怎樣讓一個人高興,他什麽都不懂。
  他討厭這樣無知又無力的自己。
  “小家夥,原來你在這里。”頭頂傳來清朗好聽的聲音,曲釀擡頭看著站在他面前的桃花仙人,垂下的嘴角還來不及折回去。
  “怎麽無精打采的呢?”桃花仙人撩起袍角蹲了下來,柔聲問他。
  曲釀不說話,只是拿著沒有花的桃枝在地上畫來畫去。
  “喏。”桃花仙人伸出暖玉似的手掌,攤開,里面赫然是一朵沾了水珠的桃花。
  曲釀迷惑地看著他。
  “我在溪邊看到好些桃花漂了下來,原來是你丟進去的。”桃花仙人微笑著說道。
  “對不起。”曲釀小聲道歉,神情更沮喪了。
  “道什麽歉啊,看著,我給你變個戲法。”桃花仙人拍了拍曲釀的腦袋,攤開的手掌又握了起來,等手掌再次展平的時候,他掌心的那朵桃花已經化為了一只振翅欲動的蝴蝶!
  蝴蝶扇動著桃粉色的翅膀,輕飄飄地從桃花仙人的手上飛了起來,曲釀的嘴巴一下子張大了,呆呆地看著這只漂亮的蝴蝶翩翩飛舞,最後停在了他頭頂那棵桃花樹的枝梢上,化為了一朵嬌艷欲滴的春桃。
  “好看嗎?”桃花仙人笑盈盈地問他。
  曲釀用力點頭,大聲回道:“好看!”
  桃花仙人的嘴角微微揚起,連眉眼都彎了起來:“現在高興了吧。”
  曲釀楞楞地點頭,卻覺得自己澀澀的眼睛忽然有點濕漉漉的。
  從沒有人為了他那點無關緊要的開心而做過什麽,從沒有人關心那些,更何況是這樣一個神仙。他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妖精,會釀點酒,除此之外別無所長。
  可是桃花仙人卻願意哄他開心,哪怕只是一個小小的戲法。
  “怎麽突然哭了?”桃花仙人手足無措地看著紅了眼圈的小酒魅,關切地問道。
  酒魅哇地一聲就哭了出來,抱著桃花仙人的腰哭得肝腸寸斷,嚇得林子里的小鳥兒都不敢叫了,只敢從樹梢間的縫隙里偷偷地打量著兩人。
  他哭了足有一炷香的功夫,這才從雷霆大雨轉成了霡霂淋淋,桃花仙人的衣襟都被他哭濕了,他用力吸著鼻子,從桃花仙人身上傳來的草木清香的味道安撫了他,還有桃花仙人拍著他背的手。
  他覺得自己丟臉極了。
  “我要給您釀很多很多的酒,是很好很好的酒。”曲釀的聲音里還帶著濃濃的鼻音。
  “好。”桃花仙人溫柔地應著。
  曲釀從桃花仙人的懷里擡起頭,眼角還是紅紅的,長長的睫毛上還掛著未乾的淚珠子,眨巴眨巴地就被扇到了地上。
  “那我可以來陪您喝酒嗎?”曲釀小心翼翼地問道,一雙還泛紅的眼睛里盈滿了濃濃的期待,那期待是這麽真切而急迫,真摯得讓人覺得拒絕他都是一種罪過。
  “可以。”桃花仙人說。
  小酒魅立刻笑了,才剛哭完的臉上露出的笑容像是夏日疾雨後的太陽,清新得讓人心頭都亮了起來。
  “那您可以親親我嗎?就一下……就一下!”曲釀帶著哀求的聲音有些可憐,可是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了,他真是太貪心了。貪心得他自己都開始討厭自己了。
  他已經得到很多很多了,可是他還是不滿足,貪得無厭的妖精怎麽可能會有人喜歡呢?更何況是神仙。
  可是桃花仙人真的很溫柔很溫柔地俯下身,在他哭得紅紅的眼角上輕柔地落下了一個吻,曲釀忍不住眨了眨眼睛,睫毛剛好掃過桃花仙人的唇,弄得他癢癢的,也弄得曲釀的心頭癢癢的,像是有根羽毛輕飄飄地掃過,卻又一下子就被大風給吹跑了。
  曲釀動了動嘴唇,有一瞬間他想問桃花仙人,為什麽要答應他貪得無厭的懇求呢?
  桃花仙人卻笑了起來,那笑容是哪朵桃花都比不上的好看。
  “因為你剛才的樣子,好似一拒絕就會哭出來。”桃花仙人輕聲說道,“可我還是喜歡看你笑著的樣子,好像什麽煩惱都沒有。”


  四·仙人,有妖怪!

  一年一度的花燈節就快到了,鎮子上的姑娘們都在做花燈,點上蠟燭寫上許願任其順流而下,也許心願就可以實現。小夥兒們也不甘落後,悄悄做著最出彩的花燈,希望喜歡的姑娘能撿到。
  每年這天,這條穿過鎮子的小河里總是漂滿了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花燈。
  曲釀自然也想做一個,但是他實在想不出怎麽樣讓桃花仙人從千萬只花燈中挑中他的那個。
  也許他該把半空的酒壇子直接丟進河里,說不定桃花仙人一眼就看到了。
  不過桃花仙人根本就不會去看什麽花燈吧,他可是神仙啊,怎麽會對凡人的節日感興趣呢。
  曲釀自嘲地笑了笑,最後還是早早關了店門抱著酒壇子跑去桃花塢了。
  這陣子他去桃花塢去得格外勤快,自從桃花仙人首肯了他隔三差五帶著美酒上門之後,他整天都高高興興的,釀酒都格外用心。
  他要給桃花仙人最好喝的酒。
  到達桃花塢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曲釀在大白雕的領路下找到了桃花仙人的茅草屋,桃花仙人正坐在桃花樹下看星星,聽到曲釀的腳步聲就擡起頭來,對他微笑:“你來了?”
  “找你喝酒。”曲釀寶貝似的捧著酒壇子遞給桃花仙人,桃花仙人打開泥封嗅了嗅:“梨花酒?”
  “嗯,就是梨花酒。”
  桃花仙人寬袖一拂,草地上出現了兩個淺淺的玉酒碗,在月光下看起來瑩潤剔透,他給曲釀到了一碗,又給自己滿上,放到唇邊輕輕一抿:“好酒。”
  曲釀立刻笑得眉眼彎彎,比他自己喝還開心。
  月亮逐漸往上爬,兩人喝得盡興,曲釀趁著醉意朦朦朧朧地問桃花仙人:“過幾天就是花燈節了,你會去看嗎?”
  桃花仙人啜著美酒撩起眼角瞥了面紅耳赤的小酒魅一眼:“怎麽?”
  曲釀低著頭小心翼翼地說道:“一年一次,也挺熱鬧的……”
  桃花仙人像是對他那點小心思了若指掌,卻又不直接回到,只是似笑非笑地啜著酒,急得小酒魅揪著自己的衣角不敢出聲。
  忽然,不遠處的桃花林傳來了大雕的叫聲,還有打鬥的聲音,一道黑影從林子里閃了出來,撲騰一下就摔在了曲釀面前。
  另一道黑影也竄了出來,在月光下泛著不祥紅光的爪子直直往地上的人抓去。
  “啊——!”曲釀驚叫了一聲,眼看地上的那人就要慘死在利爪下。
  桃花仙人的寬袖一振,頃刻間就將人影震飛出去,摔在了地上動彈不得。
  “好大的膽子,竟然擅闖我的地方。”桃花仙人收起了笑容冷冷道。
  曲釀蹲下來照看受創的那人,尚算明亮的月光下,他看到地上的那人的瞳孔是異於常人的細長,眼里散發出滲人的寒光,嚇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別怕,一只小蛇妖罷了,若是敢作亂,你叫大雕來啄了它便是。”桃花仙人柔聲安慰他,視線卻還停留在被他打飛的那人身上。
  那也是個妖精,不過是只狼妖。
  “這般重的煞氣,想必是造過不少殺孽。”桃花仙人居高臨下地看著那只狼妖,末了右手五指彈動,單手掐出幾個法訣來,狼妖痛吟一聲,化為原形蜷縮在地,夾緊尾巴不敢出氣。
  桃花仙人轉過身來,看著地上那只蛇妖,微微顰起眉,似乎在思量什麽。
  蛇妖害怕地往後縮了縮,宛若少女的臉上出現楚楚可憐的神情,又不敢出聲,只是絕望地看著曲釀。曲釀心生不忍,不由求情道:“她也犯過殺戒嗎?”
  桃花仙人秀眉微攏:“這倒是沒有。蛇妖大多性淫狡詐,但也不能一概而論,你走吧。”
  蛇女忙不叠地道謝,提起弄臟的裙裾忙不叠地跑了。
  “你留下,我缺個看門的,剛好給白雕做個伴。”桃花仙人微微一笑,手臂擡起,大白雕極通人性地落在他的手臂上,好奇地轉動脖子看著地上化為原形的狼妖。
  曲釀這才松了口氣,搖了搖酒壇子還有一點酒,於是給桃花仙人滿上,討好似的端到他面前。
  桃花仙人端起酒碗啜了幾口,又從袖子里摸出了個玉扳指塞到曲釀的手里:“這個送你,記得帶著別離身。”
  曲釀楞楞地看著玉扳指發呆,好一會兒才恍恍惚惚地回過神來:“送、送我?”
  那不敢相信的神情逗樂了桃花仙人,他不由笑道:“不要?那還我。”
  酒魅立刻急了,捂著扳指往後縮:“你說了送我的!”
  “好好好,送你,送你。”桃花仙人盈盈地笑著,安撫似的揉了揉他的頭髮。
  微涼的指尖擦過臉頰的時候,曲釀的臉已經滿是飛霞,還在心里慶幸天黑看不見,殊不知桃花仙人早已將他小心隱藏的情愫看得一清二楚。
  可是卻忍不住想要去縱容。
  曲釀握著掌心的扳指,捂得火熱,還偷偷往手指上套,可惜太大了點,他怕不小心掉了,打定主意回去找根繩子串起來掛在脖子上。
  這可是桃花仙人送他的東西,說什麽也不能丟。


  五·花燈節+番外

  五·花燈節
  這天曲釀照常開著自己的小酒鋪,幾個相熟的客人喝完酒笑呵呵向他道別,一一回家去了。
  天已經晚了,眼看著就要黑了,再一會兒花燈節就要開始了。
  不知道桃花仙人會不會來呢,曲釀有些郁郁地想著,說不定他早就忘記了。
  也是,凡人的節日有什麽意思,還不如在桃花林里看著月亮喝酒呢。
  強忍下那種迫切想要見到桃花仙人的沖動,曲釀心情低落地擦拭著剛洗完的酒盞。
  竹簾門上的風鈴輕輕響動了幾聲,曲釀擡頭看去,只見一個妙齡少女娉婷地立在那里,對他微笑:“曲掌櫃,還記得我嗎?”
  “啊,你是那個蛇……”曲釀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有些忐忑地瞅著蛇女。
  蛇女撲哧一聲笑了起來,用袖子掩住了自己的嘴:“公子可真有趣。”
  “姑娘找我有什麽事嗎?”曲釀小心翼翼地問道。
  蛇妖略一俯身,小腰風情萬種:“多謝那日公子為我求情,不然只怕小女……哎。”
  “不客氣,桃花仙人本來就不是是非不分的神仙,他人很好的。”曲釀擺擺手,不知為什麽這個妖精讓他覺得有種陰慘慘的感覺,明明是個長得極漂亮的女子。
  蛇女笑了:“那小女可否請公子再幫我一事。”
  “什麽?”
  “將你的本命酒賣予小女。”
  曲釀楞了,本命酒也就是化出酒魅的那壇酒,酒魅既已化形便無大用,若是有心愛之人多半與其共飲,但是對於其他妖精來說卻是難得的滋補良藥,甚至有益於修行。
  “這……恐怕不行。”曲釀咬咬牙回絕了。
  哪怕這輩子桃花仙人都不會喜歡他,他還是想留著本命酒與他共飲,哪怕桃花仙人永遠不知道那壇酒的意義。
  蛇女失落地垂下了眼角憂郁道:“小女被那狼妖所傷,現在傷重難愈,只怕徒惹其他妖精覬覦,公子當真不肯幫小女這忙?”
  “實在抱歉。”
  蛇妖嘆了口氣:“那好吧……”說著便轉身想要離去,還不等酒魅松口氣,她又盈盈地轉過身,幽幽一笑,“如此公子尚不動心,那小女只有得罪了。”
  話音剛落,蛇女的五指間閃出鋥亮的寒光,曲釀下意識地躲到了櫃臺下,只聽噌地一聲,身後的墻上已經頂入了幾根閃著青光的毒針。
  蛇女搖曳著蓮步緩緩走向櫃臺,纖長的手指在櫃臺上輕叩兩聲,臉上笑意更甚:“公子,小女再給你一次如實交代的機會,若是再錯過,可別怪小女子……”
  “別怪你什麽?”竹簾上的風鈴輕響,門簾被挑開,桃花仙人冰霜似的臉出現在兩人面前。
  “桃花仙人!”曲釀欣喜地從櫃臺下鉆了出來,手里還緊緊攥著那枚發光的扳指。
  桃花仙人見他安然無恙,似乎是松了口氣,轉而對神情緊張的蛇妖說道:“那日我見你雖心性詭詐,但卻未犯殺戒,本欲放你離開,豈知你如此執迷。”
  蛇女臉色煞白,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哭求桃花仙人饒命。
  桃花仙人拍了拍手掌,蛇女化為一條烏蛇蜷縮在地上,被桃花仙人收進了酒囊中。
  曲釀心神稍定,好奇地問道:“拿去釀酒嗎?”
  桃花仙人淡淡道:“拿去給那匹狼作伴。”
  曲釀又想問桃花仙人為什麽會突然趕到這里,可是摸著胸前那枚發著微光的扳指,他又好像明白了什麽。桃花仙人看起來似乎不太高興,一直翹起的嘴角垂落著,眼神看起來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冷淡。
  酒魅有點不安,還不等他開口,桃花仙人已經轉身離開了酒鋪。
  就這麽走了?曲釀想要叫住他,又不知道說什麽,只能沮喪地看著他離開。
  桃花仙人好像生氣了。
  曲釀苦著臉不知如何是好。
  門外已經傳來擊鼓的聲音了,熙熙攘攘的人聲越來越熱鬧,花燈節已經開始。
  曲釀從墻上取下桃子狀的花燈,拿在手里把玩著,卻遲遲不敢出去。
  桃花仙人說不定已經回他的桃花林去了,那就撿不到他的花燈了。酒魅拿手指戳了戳桃子狀的花燈,有些郁郁地想。
  要怎麽樣才能讓仙人高興起來呢……
  &&&
  桃花仙人走在桃花鎮的河邊,周圍的男男女女成群結隊地從他身邊走過,嬉笑著拿著竹竿去勾漂過來的花燈,點著蠟燭的花燈各不相同,在河面上靜靜地漂過,看起來美極了。
  桃花仙人佇立在僻靜的河段,看著從上遊順流而下的花燈,卻沒有興趣去撿一只。
  忽然,一只桃子形狀的花燈晃晃悠悠地漂了過來,桃花仙人不由笑了起來,他記得的,這個花燈掛在曲釀的酒鋪里。
  他蹲了下來,花燈向他漂來,緩緩的。桃花仙人撿起花燈,卻發現上面還系了根繩子,他好奇地將繩子也拉了起來,原來繩子上還栓了個半空的酒壇子。
  桃花仙人搖了搖酒壇,沒有酒水的聲音,他有些失望地打開上面的泥封,一只毛茸茸的腦袋卻鑽了出來,喵咿喵咿地叫了兩聲,像是在抱怨快憋壞了。
  “你……”桃花仙人遲疑地出聲。
  貓崽子吃力地從酒壇子里爬了出來,軟綿綿地伸出舌頭舔他的手,一臉地討好之意。
  仙人嘆了口氣,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腦袋:“你呀,一點戒心都沒有。”
  ——萬一,萬一不是他撿到花燈怎麽辦?
  ——萬一他沒及時趕到怎麽辦?
  ——萬一……他沒有把扳指給他怎麽辦?
  幸好這個世界上沒有萬一,只有命中註定的必然。
  酒魅化作人形跪坐的地上,擡起頭看著桃花仙人,眼神認真:“我有一壇本命酒,一直想送給您。”
  桃花仙人笑了起來,笑得比桃花更好看:“我收下了。”

  番外·
  酒魅搬家了,酒鋪照開,但是住所卻挪到了桃花塢的桃花林里。
  曲釀對現在的日子十分滿意,有花,有酒,有仙人。
  桃花仙人對現在的生活也十分滿意,有花,有酒,有妖精。
  桃子成熟的時候,桃花仙人摘了好些春桃拿去哄酒魅,樂得小家夥高高興興地將桃花仙人領進了酒窖里,還拉著仙人白玉似的手深情款款地說道:“投我以春桃,報之以佳釀,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桃花仙人笑而不語。
  可惜小酒魅很快笑不出來了,當他發現酒窖里的美酒少了大半,而他自己只能光溜溜地縮在被子里咬被角的時候,他終於意識到自己對桃花仙人的認識有著本質性的錯誤。
  ——他真是被白雕啄了眼睛才會覺得桃花仙人是個溫柔得能掐出水來的好人!
  那就是個貪杯又好色的混蛋!
  怨氣繚繞的曲釀終於穿好了衣裳推開草屋的小門,桃花仙人正坐在桃花樹下飲酒,聽到他的聲音不由擡起頭來對他笑,遙遙地舉著杯子問道:“小家夥,要陪我喝一杯嗎?”
  那棵被施了仙法不曾枯萎的桃花樹上輕飄飄地落下幾片花瓣,正好落在桃花仙人的杯盞中,桃花仙人咦了一聲,輕笑道:“落花亦有意,只惱貪杯人薄情。”
  曲釀頗為吃味,上前奪過酒盞將酒一飲而盡,末了指著花開滿枝的桃花樹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次次落花都只落進仙人的杯子里!”
  清風拂過,桃枝顫顫,仿佛是少女的輕笑聲。
  桃花仙人柔柔地笑了起來,用手指拭去曲釀嘴角的酒漬,打趣道:“好濃的醋味。”
  曲釀不答,衣擺一掀席地而坐,手上捧著桃花仙人的酒盞為自己滿上,微風送來林間氣息,還有桃花仙人衣上的草木馨香。
  曲釀悠悠然閉上眼睛,靠在桃花仙人的肩頭啜著薄酒,只覺得此生了無憾事。
  桃花仙人拿著折來的桃枝敲著空空的酒盞,朗聲而歌:“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花下眠;半醒半醉日複日,花落花開年複年……”
  END

  PS: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複日,花落花開年複年。
  ——唐寅《桃花庵歌》

  友人說:家養的酒魅和野生的酒魅的最大區別是:家養酒魅一般是酒窖少酒的兇手,野生酒魅一般是酒窖少酒的苦主……
  區別二:野生酒魅天賦技能:釀酒;家養酒魅天賦技能:偷酒
  區別三:家養酒魅:求包養,我會賣萌-v-!野生酒魅:讓我包養你,我會釀酒QAQ!
  ﹁_﹁,我果然愛這種無腦小白文
  PS:之前寫過另一篇《酒魅》,算是姐妹篇吧,某天一時興起就又寫了個關於酒魅的故事,我對這種萌系小妖精沒有抵抗力OTZ
  保佑考試順利QAQ

題目:BL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靈異・神怪.擬人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蒼穹之上 by 焦糖冬瓜 (腹黑深情攻x彆扭健氣受) | 首頁 | 最上 | 酒魅 by 薄暮冰輪 (王爺攻x酒魅受 萌短)>>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208-92fbea34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