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透明君 by 嬋異 (傲嬌女王攻x偶爾犯2的呆兔子受) :: 2013/01/10(Thu)

透明君是某大神的粉絲,做夢都想得到大神的關注,因為某件事,透明君抓住機會接近了某大神的緋聞男友,至於發展,更是始料未及的。

總之,命里注定的那個人,怎麽都跑不掉。
傲嬌女王攻X偶爾犯2的呆兔子受。
  
註:此受只在攻面前是兔子。

內容標簽:花季雨季 陰差陽錯
搜索關鍵字:主角:張偉,邵予 ┃ 配角: ┃ 其它:



  1)
  
  透明君本名當然不是這個,這是他網名,本名實在太普通——張偉。透明君的人生就像他名字一樣普通,長相普通身高普通成績普通體育也是普普通通的沒什麽特長,什麽都普通的結局就造就他這麽一個小透明。有個比較小眾的,他喜歡男人。
  
  透明君最近不透明了,有生以來第一次被關註,十分不好意思的說是罵名。
  
  此事件還有兩個關鍵人物,id為某大神的大神和id為珊瑚椒的專寫大神的文的同人的小粉紅。說是粉紅,某大神的讀者群幾乎都知道他的存在,珊瑚椒的文和大神的文總是那麽的契合那麽的相輔相成,雖說現在大神只出了三個長篇,但是大神的讀者群已經習慣了在大神的文開更幾章之後,跑去珊瑚椒那里看同人,然後兩篇一起追。
  
  那時候透明君還只是某大神的透明小粉絲一枚,珊瑚椒和某大神貌似很熟,兩人經常在微博上艾特來艾特去。透明君十分羨慕那些能得到大神關註的人,可是自己寫不來長評碼不出同人文畫不了同人畫,沒什麽可以吸引大神的,要是有朝一日能被大神艾特一下,這是多幸福的一件事,此時的透明君還在幸福的yy著,後來真的夢想成真,透明君都快哭了。
  
  這是一個由妹子引發的“血案”。
  
  珊瑚椒的文筆極好,對劇情的掌控力也很強,其筆下的同人文論質量而言甚至優於大神的,但是性格高傲,與之相比的大神是個脾氣很好的萌人物。
  
  在微博上,筒子們經常看到大神在自個微博召喚珊瑚椒,要不就去珊瑚椒微博撒嬌賣萌求關註,大多數珊瑚椒的反應都是冷淡的一兩個字,三個字以上都少有,最高記錄是某大神第一次在微博調戲珊瑚椒得到的光榮的七個字回複,“你給我圓潤的滾!”而且至今珊瑚椒都沒有關註某大神。
  
  於是,就有了純潔的小綿羊一樣的妹子發了一個帖子,無辜的問。
  
  【主題】弱弱的問,珊瑚椒有什麽好拽的
  
  內容:他不是靠著大神才有名嗎,怎麽微博上大神說話還愛理不理的,跟多有譜似的。
  
  樓下眾人有同表示不喜歡珊瑚椒的,還有教育樓主的。
  
  “lz你不懂,大神和珊瑚椒一對好基友,珊瑚椒就素一個傲嬌受。”
  
  樓主自個把自個的樓歪了,因為她也萌上了“神椒”的cp,神椒,神交,“深交”,多麽有愛的cp名。
  
  這樓雖然歪了但是樓里的氣氛很和諧,大家共同暢想著神椒美好的未來,直到珊瑚椒這個巨型傲嬌出現。
  
  珊瑚椒:別拿我和某大神比,比起來她就一同人。神椒?惡心死了。
  
  原本樓里還調戲珊瑚椒說他又傲嬌了,召喚某大神把他家“椒椒”領回去,但是隨著後續的進展,眾人發現珊瑚椒不是傲嬌,而是真“驕”。話語之間處處貶低大神說其情節幼稚漏洞堪比馬蜂窩為了搞基而搞基,自己的才是最完整最貼近主題的版本。
  
  此話一出,剛剛叛變的樓主又變回那個不待見珊瑚椒的樓主了。眾人讓珊瑚椒為他說的話道歉。珊瑚椒拒不道歉,和樓里的妹子掐了起來。
  
  最後結果是珊瑚椒跑回去寫原創,並且還把自己以前寫的某大神的同人文改了文章名,再運用word替換大法改了主角名,直接完成同人到原創的升華,並且振振有詞,“只是人物性格借鑒一下,這文跟那文沒關系。”
  
  珊瑚椒此舉無疑的激化了矛盾,把原本的路人都招來掐他,文被刷負分刷的血淋淋的。
  
  珊瑚椒淡定的在這種環境之下,開了新坑,自然招來刷負團的光顧。要說珊瑚椒神經真的十分堅韌,別人碰這事早退了,但是他堅持了,終於在刷負團的陪伴下,光榮的把初始積分給扣成了負數。
  
  透明君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出現的,十分奪目的打個正分。
  
  透明君:那個,這文挺好的。同人改原創是不對,但是和這篇文沒關系吧,大家不要這個樣子了。
  
  透明君純粹是覺得珊瑚椒很可憐,同時也很佩服他,明知道會被刷負還能堅持更文,他沒想到會有那麽嚴重的後果,如果給他一次重來的機會……透明君看看某人,還是不要重來了,現在也很好。
  
  刷負軍團的矛頭指向了透明君,那條評論下,飛速增長的評論把透明君看傻了。
  
  一開始掐他三觀掐他智商,後來扒出來他是大神的粉之後外加一條罪狀,叛徒!同時,被踢出了大神的讀者群,透明君欲哭無淚,想和眾姐妹道歉,但是看看珊瑚椒又覺得於心不忍。
  
  這時微博上收到珊瑚椒的私信,透明君看了之後差點一口血吐了出來。
  
  珊瑚椒:你傻啊。
  
  連問號都不是,直接的陳述句,透明君生平第一次想罵人,靠,我因為你都這樣了,你還罵我?
  
  透明君:你這人真是!我哪里傻了?為你說話還被你罵。
  
  珊瑚椒:可不是傻,你發之前應該想到會這樣吧,找存在感的吧。
  
  透明君:你才是找存在感的!你和大神怎麽了?
  
  其實,透明君也是萌“神椒”的一份子。
  
  珊瑚椒:怎麽這麽問?
  
  透明君:你和大神的感情很好,怎麽會突然這個樣子?
  
  珊瑚椒:要你管。
  
  透明君:你真傲嬌。
  
  珊瑚椒:……
  
  透明君:反正我現在已經被逐出大神陣營了,我以後就跟著你好不好?
  
  珊瑚椒:我要你幹嗎?
  
  透明君:餵,至少有我一個正分看著好看點吧。
  
  珊瑚椒:勉強收了。
  
  透明君:……
  
  透明君當時鍥而不舍的要勾搭上珊瑚椒是有原因的,珊瑚椒出事的時候,大神不在,倉促的把手里的坑填平之後跟大家請假一個月。透明君總覺得珊瑚椒是和大神吵架了才會這樣的,透明君想知道出什麽事,然後勸勸珊瑚椒別傲嬌了,趕緊從了大神吧,這樣神椒大業也就完成了,說到底還是“神椒”在作祟。
  
  就這樣,透明君成了珊瑚椒文下唯一的一個正分,而且為了珊瑚椒,一改平日回大神的那些單純的無意義的話,每次都是認真的看,然後認真想評價再打上去。
  
  努力是有回報的,珊瑚椒丟給他一個QQ號讓他加,透明君受寵若驚的加上了。
  
  原來珊瑚椒卡文了,看他的那些評價覺得他還是有腦子的,拽他來探討探討文路。
  
  最初,兩人的對話也就是圍繞著文,後來珊瑚椒大概發現他是個不錯的吐槽對象,開始跟他吐槽,透明君每次都特好脾氣的哄著,雖然他一直很想問珊瑚椒和大神怎麽啦,但是不敢問。
  
  大神歸來了!
  
  微博更新的第一條是,同誌們,我活著回來了。
  
  第二條就是關於珊瑚椒的。
  
  某大神:珊瑚椒的事我知道了,給大家惹麻煩了,我這就領回家。@珊瑚椒趕緊給爺回來。爺不就是最近忙了點,沒時間理你,你就上房揭瓦。
  
  第三條就是關於透明君的。
  
  某大神:@珊瑚椒親愛的,你不要我了?短短的一個月你就變心了,跟你文的那個@透明君是誰?你倆是不是有jq?
  
  透明君真的想哭了,珊瑚椒果然是和大神吵架了,大神回來了他倆要和好了,大神,我倆是清白的我倆沒jq,我是神椒的忠誠擁護者。
  
  可是,珊瑚椒第一條不搭理第二條沒動靜,偏偏第三條有反應了,並且還破紀錄的十三個字。
  
  珊瑚椒:@透明君是我家的誰給你權利掛墻頭了。
  
  透明君傻了,我不要當炮灰不要當三,大神你聽我解釋啊!!!!可惜心中的吶喊是沒人聽到的。
  
  某大神:我沒想到,我真的沒想到,短短的一個月你就移情別戀了,唉,算了,你幸福我就幸福了。
  
  透明君寬面條淚,不是啊,大神你聽我解釋,我倆真的沒什麽。透明君很想解釋,但是怕越描越黑。
  
  珊瑚椒:你速滾就最好了。
  
  看這情形透明君覺得自己不解釋不行了,給大神發私信。
  
  透明君:大神你好,我就是透明君,你聽我解釋,我和珊瑚椒沒什麽的,我知道他是你的,我可是神椒的忠誠擁護者。
  
  某大神回信了。
  
  某大神:神椒很多啊,可是只你有才會不離不棄的在他文下打正分。
  
  透明君按捺住想出去嚎兩嗓子的心情,大神回複他了呦。
  
  透明君:之前一直覺得珊瑚椒是和大神吵架了才這樣的,他那文被刷的負的很可憐,我才跑去支持他的。
  
  現在好了,珊瑚椒的文也不會被刷負了,大神回來了,祝你們一直幸福。^_^
  
  某大神:哈哈,謝謝。
  
  透明君:不謝不謝,大神快把珊瑚椒哄回來吧。
  
  某大神:恩,好,這就去。
  
  大神去哄沒多久,珊瑚椒的頭像在他QQ里晃動了,開場就是他和某大神私信的截圖。
  
  珊瑚椒:你說的?
  
  透明君:恩。
  
  珊瑚椒:你到真是愛她,把你的同情心收一邊去,我不需要。
  
  說完頭像就黑了。
  
  透明君傻了,這是怎麽回事啊?跑去珊瑚椒的專欄發現珊瑚椒新坑狀態改成暫停了。
  
  文章介紹:這文坑了。
  
  有沒有人給他解釋下是怎麽回事?
  
  透明君小心的去戳某大神,某大神十分不好意思的跟他道歉。
  
  某大神:不好意思,好像我沒哄好哄炸毛了,你的號他大概拉黑了。
  
  透明君雖然聽這個消息有點難受,但是當著大神的面他也不好說什麽。
  
  透明君:沒事,只要大神你們兩個好好的就好,我沒事。
  
  某大神:恩,我們會好好的,謝謝你啊。
  
  透明君:沒事,不謝的。
  
  珊瑚椒消失了。原本透明君以為珊瑚椒就算文不寫了還是會和大神停留在微博上打情罵俏,可是珊瑚椒不出現了。透明君有點傷心,不管怎麽說自己那時候在珊瑚椒身邊陪了那麽久,透明君覺得他倆也算朋友了,可是現在珊瑚椒連句話都沒有就消失了。
  
  大神對於珊瑚椒的事也閉口不提,妹子們問起來也只說他挺好的,我們也挺好的。
  
  透明君很想問珊瑚椒最近在做什麽,不敢問,怕大神多想,突然不那麽喜歡大神了,要說原因透明君說不出來,就是不喜歡了。
  
  “張偉,你怎麽又在發呆?東西弄好了沒?”
  
  透明君張偉驚醒了,連忙把手里的東西遞上去,“好,好了。”
  
  對方接過來,嫌棄的看他一眼。
  
  張偉縮縮頭,對方一直盯著他,張偉頭越埋越低,主席大人你盯著我看什麽啊。
  
  “一個大男人別整天縮頭縮腦的,看著就不招人待見。”主席大人拋下一句走了。
  
  張偉淚,我這不是被你罵慣了不敢擡頭了。
  
  大一剛來的時候張偉同誌懷著一顆純潔向上的心入了學生會,進去之後當打雜的,這沒什麽,可是關鍵在於他們的學生會主席。
  
  主席大人很耀眼,長得好成績好能力好甩自己幾十街,連名字都比自己有水準叫邵予。張偉同誌第一眼看到主席大人時很驚艷,完全是自己喜歡的型。後來,張偉同誌不止一次的反思自己到底哪里招惹主席大人了,才讓主席大人那麽不遺余力的埋汰自己,跑腿幹活不被罵就不錯,誇獎是絕無僅有的。思來想去也就是可能是初見面那次目光太紅果果,惹得主席大人不高興了,所以張偉現在在主席大人面前更不敢擡頭了。
  
  話說傲嬌……不是,珊瑚椒和主席大人的感覺好像,兩人在埋汰自己從語氣到慣常用語都極其相似。
  
  不知道珊瑚椒最近怎麽樣了,文還是沒更,微博也不上,大神也不肯說。透明君翻了以前的私信找到了珊瑚椒那個QQ號,準備重新加。心中默念,大神對不起,我真不是挖墻角,我真的沒企圖,我就是想和珊瑚椒當個朋友。
  
  驗證通過了,透明君手抖的都不會打字了。
  
  透明君:好久不見。
  
  珊瑚椒:你有事?
  
  透明君:那個,最近你沒有更文?
  
  珊瑚椒:那文棄了。
  
  透明君:你之前不是說都快寫好了,怎麽又棄了?
  
  珊瑚椒:不想寫了。真難為你了,捧著某大神的新文的還能有空想起我這個小透明。
  
  透明君:因為那文坑了。
  
  發完覺得這句不對,這樣說就像是因為是個坑才惦記的。
  
  透明君:不是,我很喜歡那篇文,坑了很遺憾。
  
  還是覺得不對。
  
  珊瑚椒發來一個文檔。
  
  珊瑚椒:沒有其他的事了吧。
  
  透明君:你剛不是說坑了嗎?
  
  珊瑚椒:怎麽那麽多廢話,拿到了就別來煩我。
  
  張偉心里有些悶,自己這是被嫌棄了?
  
  透明君:對不起。
  
  文檔已經接收完畢,打開時被上面作者名震的好半天說不出話,和主席大人一個名字!!!!
  
  透明君:邵予是你的名字?
  
  珊瑚椒:……忘了改這個了。
  
  怎麽那麽巧?同名同姓不說,連性格也那麽像,該不會是一個人吧!!!
  
  透明君現在的心情比那時候被大神掛墻頭還激動,大神……對了,大神……透明君想明白為什麽自己現在不喜歡大神了。
  
  透明君:你和大神最近怎麽樣?
  
  如果你倆不好,你可不可以喜歡我?我會對你好。
  
  珊瑚椒:很好。
  
  ……沒有挖墻角的機會了。
  
  透明君:我去看文了。

 
  2)
  
  邵予有些納悶,平日里見到自己要不竄的比兔子還快就不就是低著頭恨不能縮成團的張偉最近天天在自己身邊晃悠著,對自己的態度堪稱殷勤了,雖然依舊不敢看自己。
  
  據同誌們反應,張偉還開始打聽起了他私人的事情,最讓邵予奇怪的是,依同誌們所說,張偉跟別人相處的時候完全不是在自己面前的白兔樣,不僅能擡頭看對方說話也不打結。
  
  “我很可怕?”邵予挑挑眉問室友路航。
  
  路航翻了一個大白眼,“陛下,您多慮了,您一點都不可怕,您只是太高貴了,吾等不敢高攀你。”
  
  邵予一腳踹了過去。
  
  “張偉估計想追你?”
  
  “別亂說,我男的。”
  
  “廢話不是,張偉是gay啊,難不成你不知道?……算了,你直接當我沒問,尊貴的陛下才不會關心我們這些平民的事。”
  
  “路航,你再不閉嘴我回去就把你床板扔陽臺上去。”
  
  和路航談話之後,邵予給了張偉格外的關註,發現這小子大概真的對自己有點意思,於是,邵予直接找張偉攤牌了。
  
  要是擱普通人或許還會猶豫猶豫,因為對方也沒表白,沒辦法確定對方是否真的喜歡自己,但是邵予不一樣,邵陛下一直覺得自己完美無缺,別人喜歡自己那是多正常的一件事。
  
  張偉被邵予問傻了,臉騰得紅了,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邵予嫌棄的看他一眼,他最不待見就是張偉這個樣子,一個大男人扭捏的跟小姑娘似的。
  
  張偉也知道邵予不喜歡自己這樣,可是自己一看到邵予就緊張,自己也不想的。
  
  “到底是不是?”邵予有點不耐煩了。
  
  “恩,是。”張偉小小聲答。
  
  “你在下面?”
  
  “可…可以。”是非常可以,借他倆膽他也不敢壓邵予,就以前被邵予欺負狠的時候,做夢最多也就敢調戲調戲邵予而已。
  
  “那沒問題了,我答應你。”
  
  “啊?”
  
  “啊什麽,我說我答應了。”
  
  “你不是有戀人嗎?”
  
  “你哪來的虛假消息?”
  
  “沒……沒有。”你不是和大神是一對嗎?張偉不敢問,自己也跟同學打聽過,還花重金請路航吃飯,都沒探到一點關於大神的消息。還有一點,張偉不敢讓邵予知道自己是透明君,雖然不明白為什麽邵予會答應自己,但是如果邵予因為珊瑚椒和透明君的不愉快把自己給趕出局了,那多虧。
  
  和邵予確定戀愛關系之後,邵予每天給他餵食,不對,是一起吃飯,飯菜都是邵予負責,他只負責吃。晚上有時間就一起在學校漫步,偶爾邵予還會撫撫他的頭,如此相處一個星期後,張偉深深的覺得,邵予是拿自己當兔子養,餵食,遛彎,愛撫,多標準的寵物飼養法。可是,兔子也是吃肉的,為什麽自己都是白菜胡蘿蔔?我要吃肉!!!!
  
  張偉跟自家主人請辭,晚上有事不和主人吃飯了,主人十分爽快的批準,張偉歡脫的偷溜出學校吃肉去了。
  
  但是,正在他拿著剛剛烤好的香噴噴油滋滋的雞腿準備去吃水餃時,轉身看到自家飼主和飼主的朋友。張偉下意識的就把拿著雞腿的手背後面了。邵予的臉一瞬間黑了,路航笑彎了腰。
  
  張偉賠笑把雞腿上繳,“吶,剛烤好的,你吃嗎?”
  
  邵予臉更黑,路航已經直不起腰了。
  
  “你說的有事就是出來吃雞腿?你是怕我搶你的還是怎麽?”邵予無奈了,哭笑不得,一個雞腿至於嗎?
  
  張偉偷眼看看邵予,小小聲抱怨,“因為,你都不給我肉吃,總是白菜蘿蔔的。”
  
  剛剛能站起來的路航又蹲下去了。
  
  邵予回憶一下自己的作為,貌似好像大概自己真拿張偉當兔子養了。
  
  “走吧。”
  
  “去哪?”
  
  “你不想吃肉嗎?帶你去吃烤肉。”
  
  “恩!”張偉很開心的笑,他原本就想吃烤肉,但是自己一個人吃烤肉,一點都沒感覺。他也不敢找同學一起,背著飼主出來哪敢亂跑啊!
  
  “你啊,想吃肉,直說不就是了。”
  
  “嘿嘿。”張偉不好意思的笑。
  
  路航感受著瞬間粉紅的氣氛,自己這個燈泡真閃亮。
  
  張偉吃飽了,吃得心滿意足的,摸摸肚子。邵予好笑,遞給他一張餐巾紙。
  
  “擦嘴。”
  
  小白兔很乖的接過來擦擦嘴。
  
  “飽了嗎?”
  
  小白兔點頭。
  
  “我去付賬。”
  
  “我,我來,你坐著。”張偉說著慌忙站起來,動作太大差點撞翻桌子,邵予責怪的盯他一眼。
  
  “坐下。”
  
  張偉不敢有違,立刻坐下來,掏出錢包,估算了一下價錢,把錢遞給邵予。
  
  “收回去,養你是應該的,不聽話就把你丟了。”
  
  張偉猶豫猶豫,縮回手,回去給邵予買別的好了。
  
  路航默默的吃著最後一塊肉,自己被忽視的真徹底。
  
  趁著邵予去付賬的時候,路航逮著機會調戲小白兔。
  
  “邵予以前不給你吃肉啊?”
  
  “恩,總是餵我蘿蔔白菜。”張偉淡淡的回。
  
  路航很遺憾,張偉跟自己說話的時候完全就沒有剛才兔子的感覺了。
  
  飯後,邵予帶著小白兔遛彎,路航還想跟著探聽八卦但是邵予不讓跟。
  
  “我帶著我媳婦散步,有你什麽事?”
  
  路航只好遺憾的揮揮手告別。
  
  人家男女搭配的情侶都能牽著手或挽著手臂,親昵的一起走,他倆最多也就只能並肩走。溜到一個人少的地方,張偉瞅瞅四下無人註意,偷偷的伸出手,捏住邵予的衣角。
  
  張偉的小動作邵予都盡收眼底,還特地的停止走路慣有的擺臂,等著小白兔牽上來,哪想到這個有出息的就敢捏著自己的衣角!看著捏衣角都捏的特滿足的某兔子,邵予扶額,扯住小白兔的衣領在他額上親了一口,松開手走了。
  
  走了會沒見小白兔跟上來,轉過身向還傻呆呆的捂著額頭站在那的小白兔勾勾手,“過來。”
  
  小白兔立刻歡快跑過來了,邵予有種他在蹦跳的錯覺,內心嘆氣,你能怪我拿你當兔子養嗎?
  
  張偉回到宿舍一直笑得傻乎乎的,室友來問,就回個更傻的笑容,其他人也就不問了,讓他自個傻去。
  
  手機收到一條新短信。
  
  邵予:和我在一起真的舒服嗎?
  
  張偉:啊?怎麽這麽問?
  
  邵予:你在我面前總是縮手縮腳的,好像很害怕我,這樣在一起真的開心。
  
  張偉:我,我不是害怕你,我知道自己笨怕做不好讓你不開心。
  
  邵予:這不還是害怕,就比如吃肉這件事,你想吃肉直接告訴我不就好了。
  
  張偉:也不是一定要吃肉的。
  
  邵予:算了,分手吧。
  
  張偉傻了,這什麽情況,剛剛不還好好的?跳起來跑了。室友們怔了一下,看著門的方向,這娃估計今天忘吃藥了。
  
  邵予回宿舍想想自己和小兔子,想著想著就有點煩躁,小兔子還是不怎麽敢擡頭看自己,連吃肉都不敢和自己說,這哪像兩個人談戀愛啊?跟小白兔發短信更覺得煩,這麽害怕自己還跟自己在一起幹什麽?
  
  門突然開了,小白兔站在門口,眼睛紅紅的,“邵予,你不喜歡我哪里,我改,你別不要我。”
  
  小白兔炸毛了,不錯,敢直呼自己名字了,勾勾手,“門關上,過來。”
  
  張偉聽話的關門走過去,站到邵予面前,低著頭,像個做錯事的孩子。
  
  “我很可怕?”
  
  小白兔狠命搖頭,“不是,因為你之前總是罵我,我覺得我做什麽你都不喜歡。可是我還是很喜歡你,想表現好點,又不知道怎麽做。邵予,你說我都改,你別不要我。”
  
  “你知不知道我最討厭的就是你現在這個樣子?”
  
  “……”
  
  從剛才就被完美忽視的路航同學忍不住笑出了聲,被邵陛下瞪了一眼。
  
  路同學從床上跳下來,向著小白兔揮揮手,“來來來,哥哥給你說說知心話。”
  
  小白兔偷看一眼邵予,見邵予沒什麽反應,巴巴的跑過去了。
  
  路航領著小白兔上了陽臺,關了陽臺的門,倆人一起蹲陽臺邊角。
  
  “很喜歡邵予?”
  
  小白兔點頭。
  
  “知道邵予喜歡什麽樣的不?”
  
  小白兔再點頭。
  
  “他喜歡……咳,你知道啊,那你說他喜歡什麽樣的?”
  
  “喜歡很強大的,能和他平分秋色的。”比如大神。
  
  “拉倒吧,他都夠霸道了,再碰上這麽一個還不打起來。”
  
  “強大但在他面前很軟的?”
  
  路航用余光看他一眼,太不好玩了,小白兔你要不要轉變的這麽快啊?“算是,不喜歡太強的不聽話的,也不喜歡太聽話,很挑剔吧。”
  
  “額……”
  
  “邵予很喜歡你的。”
  
  “我覺得他比較罵我。”
  
  “哈哈,你不是一直奇怪為什麽開會的時候我們總推著你坐邵予身邊?”
  
  張偉點頭,這個現象持續很久了,只要開會,自己的位子一定是在邵予身邊,張偉咨詢前輩的時候,一個個都笑得高深莫測的就是不給他答案,張偉覺得吧,這群幸災樂禍的都十分愛看邵予批評自己。
  
  “那不有幾次你沒來,邵陛下開會都心不在焉的,問你好幾次呢?”
  
  “哎?這個我不知道。謝謝你告訴我。”
  
  “客氣什麽,都是朋友嘛……請我吃飯。”
  
  “噗,恩,好的。”
  
  “咱倆偷偷去不帶邵予。”路航陰笑。
  
  “額……”
  
  路航拍拍張偉的肩,“我跟你家陛下住對床,明白了?知道怎麽做了吧。”
  
  “我請你吃飯,地方隨你挑,不帶邵予。”張偉快速說。
  
  “不錯不錯,孺子可教。對了,我教你啊。”路航湊在張偉耳邊嘀咕了幾句。
  
  張偉皺皺眉,有些為難,“不好吧……”
  
  “相信我,沒錯的。”
  
  會談結束,路航和張偉進入屋內,邵陛下此時故作鎮定的看著電腦屏幕,等著自家小白兔過來請安。
  
  但聽小白兔說,“那我先回去了,路航謝謝你。邵予,我先走了,我回去反省一下再來找你。”
  
  然後……然後小白兔就走了,邵予轉過身陰沈沈的看著路航,路航幹咳一聲爬回床上,拿課本擋住臉,自我催眠,你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邵陛下拿著手機很想給小白兔打電話或者發個短信什麽的問他和路航說什麽,又覺得此等行為太掉身價,可是不問心里又十分不爽,看向路航的眼光更加陰森。
  
  路航幹脆一翻身背對他,不僅可以抵擋住邵予的視線還能不讓人察覺的給張偉發短信。
  
  路航:最新情況,計劃成功,切記,一定要等陛下給你打電話。
  
  張偉:恩,我知道了。
  
  路航:你可別沒出息的一會就投降了。
  
  張偉:這個你放心,我只要不看到邵予的話,還是很有出息的……算有吧。謝謝你這麽幫我。
  
  路航很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我不是在幫你,我只是想給邵予的人生增添點色彩,順便給我們宿舍的生活增加點樂趣,咳,當然,後面這句是重點。
  
  邵予思來想去最後還是沒打,要是現在就哄著,以後小白兔還不翻天。邵予過了一個並不怎麽痛快的晚上,這個小白兔太不聽話了,竟然連個晚安都沒發,害自己等了那麽久,他來給自己賠罪的時候一定要連這事也算上。
  


  3)
  
  第二天中午,小白兔在他們教室外等著,邵予走了過去,傲嬌的用下巴看小白兔。
  
  “找我有事?”
  
  小白兔聲音怯怯的,“那個,我找路航。”
  
  邵予的臉一瞬間黑了,小白兔打個哆嗦,腿有點軟。
  
  “找他幹什麽?”邵予的聲音頗有些咬牙切齒的味道。
  
  “我…我們,約好,一起…一起吃午飯。”小白兔說話已經徹底哆嗦了,路航你在里面磨蹭什麽呢,你再不出來我可全招了啊。
  
  “唉唉唉,你們放學真早,走吧,邵予今天就不和你一起吃飯了。”路航出現了。
  
  小白兔沖著邵予點點頭,和路航一起走。
  
  邵予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難看來形容的,揪著路航的衣領把他丟一邊,自己站到小白兔身邊的位子。“我找他有事,你自己去吃。”說完拽著小白兔就走。
  
  被拋棄的路同學看著被邵予拉著走路都踉蹌的小白兔,小白兔你自求多福,不知道會不會被大魔王吃掉,一會和同誌們開賭吧~
  
  “邵…邵予……”
  
  “閉嘴。”
  
  “那個……”
  
  “讓你閉嘴。”
  
  “我……”
  
  邵予停了,“你想說什麽?”敢說回去找路航,我把你丟下去。
  
  “就是我自己會走,你別拉著了,大家都往這邊看。”
  
  “他們想看讓他們看。”邵予說著再次伸出手,這次不是粗魯的拉手臂而是握住小白兔的手。看什麽看,小白兔是我家的。
  
  小白兔張偉紅了臉,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心想自己一定要好好感謝路航。
  
  邵予把他拉到一個沒人的地開審。
  
  “昨天路航和你說什麽了?”
  
  “沒說什麽?”
  
  “你倆為什麽一起吃飯?”
  
  “昨天約好的。”
  
  “你剛才不是說昨天沒說什麽?”
  
  “額,那我們就是約了一起吃飯。”
  
  “……幾個人?”
  
  “我們倆。”
  
  “張偉!”
  
  小白兔打個哆嗦。
  
  “你是我老婆,背著我和我兄弟兩個人吃飯,你不覺得這事太不厚道?”
  
  “可是你昨天不是說分手嗎?我現在就不是你老婆了。”
  
  “說你是你就是,不許和他單獨去吃飯聽到沒有。”
  
  “不分手了?”
  
  “怎麽那麽多廢話?”
  
  “我確定一下,是不是不分手了?”
  
  “……張偉,長出息了?”邵予睨他一眼。
  
  “嘿嘿,你不是說不喜歡我那個樣子。”
  
  邵予雙手環胸,藐視他。張偉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敢看邵予的眼睛。許久,張偉都快扛不住準備投降了,邵予嘆口氣,揉揉自家小白兔柔軟的頭發,語調溫柔,“恩,不分手了。”
  
  張偉笑得很甜,“我能抱抱你嗎?”
  
  邵予失笑,伸手把小白兔抱在懷里。其實昨天邵予煩躁的要分手的根本原因,他自己已經想明白了,他怕照顧不好小白兔,小白兔太乖了,有意見也不會提,自己以前還總是罵他。當然,這些邵予是不會讓小白兔知道的。
  
  “以後有什麽不滿的提出來。”
  
  “恩。邵予,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
  
  “什麽。”
  
  “我是透明君,就是追你文的那個。”終於說出來了,張偉松了一口氣,但是看到邵予的臉色,才覺得高興的太早了。“邵予……”
  
  “我現在不想看到你,回去吧。”邵予板著臉,看不透情緒。
  
  “邵予,我知道我比不上大神,我會對你很好很好的。”
  
  邵予嗤笑,“對我好?好勾搭大神嗎?”
  
  “當然不是,我……”
  
  “解釋什麽,你不就是為了你家破大神才支持我的,可憐我?真謝謝你可憐了。你家大神不是找你了嗎,很滿意吧。”回想起來小白兔突然獻殷勤是在自己把文檔發給他之後,那時候小白兔應該就知道自己是珊瑚椒了,艹,你丫一點都不小白兔。
  
  “不是,不是,邵予你聽我解釋好不好?”小白兔著急了,果然不應該當面說的,可是不當面說又覺得不夠真誠。
  
  “說吧,我聽著,我看你能編出什麽花來,我事先說明,死了那條心,我不會讓你見你所謂的大神的。”
  
  “不是……”張偉做了一個深呼吸,“我關註珊瑚椒的確是因為大神,後來你出事,我是真覺得你文寫得好,還很佩服你,那樣的情況也能堅持寫下去,就想支持你。我這麽說吧,就算那之後大神回來,你倆兩個真的決裂,我還是會站在你這邊的,大神那邊有好多人支持,你只有我。”
  
  “這還是同情。”
  
  “不是。”小白兔煩躁的抓抓頭發,不知道該怎麽去解釋,“那時候不知道珊瑚椒就是你,但是珊瑚椒感覺和你很像。大神回來之後,你就不理我了,文不更了,微博也找不到,我問大神大神也只說你你倆很好。我那時候發現自己喜歡珊瑚椒,心里想著如果大神沒有回來就好了,還是我們兩個人。我是不是很自私,明知道你和大神是一對還有這種想法?”
  
  “你喜歡的是珊瑚椒?”
  
  “不是,我喜歡你,見到你第一次就喜歡,所以才見你就緊張,不是因為你可怕……啊啊啊!!!”小白兔抓狂了,“你等我一會,讓我想想應該怎麽說。”
  
  “好。”邵予已經從剛才的激動中平複回來。
  
  透明君這個存在對邵予來說很特殊,在一片罵聲中唯一一個站在這邊的給予自己支持的,被喜歡的大神驅逐,還被自己埋汰卻依舊願意站在自己這邊。可以說,邵予從出生一來,這是第一個讓自己這麽感動人,雖然嘴巴依舊惡毒,但是心里已經把他當好朋友了。邵予想著,等這文完結,就告訴透明君所有的事,包括自己和大神的糾葛,心里還有個小小的期待,或許說不定可以有進一步的發展。
  
  某大神回來後,把那段截圖發了過來,嘲笑自己魅力不如她,邵予的玻璃心碎了一地,可算明白什麽叫真心換狗屎了,尼麻,想勾搭大神你早說,我可憐?你tm的更可憐,你知道我是誰不?艹。
  
  文停了,透明君的號拉黑了,珊瑚椒的微博不開了,和透明君的聯系全斷了。
  
  再次收到透明君的消息邵予還是有點小激動的不過很快就淡定了,邵予絕對不會承認他每天開著名為珊瑚椒的QQ小號就是為了等透明君再次出現。原本邵予還想著要是透明君好好道歉他就大人大量不跟他一般見識,但是這家夥關心文,關心大神,不關心他。邵予的玻璃心又碎了,只想趕緊把他打發了再也不想見到了。
  
  可是,尼麻,透明君真的又消失了,尼麻你把文要走了,不說聲謝謝,看完都不來說一聲嗎?
  
  和張偉的事,一大部分都是被透明君刺激的,張偉不錯,多聽話,什麽透明君見鬼去吧。等等,似乎什麽環節出了問題?
  
  邵予重新回想了一遍,張偉!和透明君不愉快的日子,只要看到張偉,說上幾句話,心情就會好很多,這就是前段時間學生會的各位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會的原因,還有明明就是和透明君賭氣找的張偉,和張偉在一起後卻常常把透明君這個人給忘了。剛才小白兔說自己很像珊瑚椒,自己當時也是覺得透明君很像張偉,該不會自己很早之前就喜歡張偉吧?!
  
  邵予怔怔的看著還在糾結語言的小白兔,“張偉。”
  
  “恩?”小白兔擡頭看他。
  
  “你一開始就喜歡我,網上認識珊瑚椒,因為和我很像就不由自主的喜歡上了,歸根到底你喜歡的還是我,你想表達的是這個吧。”
  
  小白兔點頭如搗蒜,感激涕零啊,“太對了,我就是想表達這個意思。”自己糾結了老半天,邵予一句話就說出來了,邵予,我更佩服你了。小白兔星星眼崇拜的看著邵予。
  
  邵予失笑,重新把小白兔摟懷里,不懷疑了,自己一直喜歡小白兔,真不容易繞了一個大圈子才在一起。
  
  “大神呢?你不喜歡她?你不是神椒黨嗎?”
  
  “我喜歡他的文,之前和你也沒有接觸,微博上你倆很有愛的,喜歡上珊瑚椒之後就不喜歡大神了,當然也不是神椒黨了。邵予……你和大神真的是一對嗎?”
  
  那時候都是他們自己yy的,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大神和珊瑚椒是一對,知道珊瑚椒是邵予之後張偉就想在邵予身邊待著,盡自己所能的對他好。沒想到邵予會答應和自己在一起。
  
  “我倆的關系我一會再告訴你,你喜歡她只是喜歡她的文?”
  
  “當然了,我倆現在是情敵。”
  
  邵予樂了,揉揉小白兔的腦袋,“我告訴你一件事吧。”
  
  “恩。”
  
  “嚴格意義上來說,我的才是正版,某大神的是同人。”
  
  張偉皺皺眉,“那個,邵予,我說句話你可能不樂意聽,你還是把那篇改回同人吧,你那樣做真的不好。”
  
  邵予在小白兔額上敲了一下,“我說是我就是我,某大神一開始不就說是根據朋友寫的改的文。”
  
  “額……”某大神是這樣說過,每次開篇都會說的,大神的朋友很神秘,從來不現身,所以大家一直挺懷疑這個人存在的真實性。
  
  “你們的某大神,是我妹。”
  
  “……”
  
  邵予高中閑暇時分有個業余愛好——碼字,電腦里存了不少,大多是坑,寫著玩的也沒想過貼出來。
  
  邵家妹子邵妤用邵予電腦時候偶然翻到了,看完之後激動的嚎著讓他平坑,此時的邵予已經沒心思寫文碼字,十分堅定的拒絕了。
  
  邵妤:哥,你就填一篇行不?你說你什麽尿姓,這感覺都快完了突然停了。你是不是特愛要射的時候突然軟了的感覺。
  
  邵予:一個女孩子怎麽說話的?不填,沒心思。
  
  邵妤:你不填我就自己胡編了~編的面目全非莫要怪我。
  
  邵予:你留著玩吧。
  
  於是邵妤就披了某大神的馬甲開始發文了,邵予的文走的都是正直向,有個曖昧女主,邵妤大刀闊斧的把女主的情節一刪減直接把男二扶上去當原配了,賊兮兮的發給她哥網址讓她哥去看,目的在與刺激她哥,期待著她哥能把那些坑給平了。
  
  邵予無聊的掃了幾章,開頭幾章,男一男二的曖昧還沒出來,看不出大變化,邵予也由著她隨便寫,後來有天太無聊了,再次跑去看時,文已經完結了,被兩主角熱辣的h給刺激的一口老血差點吐出來。
  
  邵予:出來!
  
  邵妤:哥哥好,哥哥有何指教,哥哥有沒有看文,妹子改的不錯吧。
  
  邵予:你改的那是什麽?
  
  邵妤:不服氣啊,不服氣改回去,啦啦啦,反正你那時候答應讓我拿去玩了,後悔晚了,我發現改著挺好玩的,我準備繼續改下去。
  
  邵予真去改了,他沒打了雞血似的撲去自個妹子專欄說她改自己文,而是走了迂回路線開同人,他要證明,正統一出,山寨退散。後來會發展成那個樣子,是邵予始料未及的,他覺得他媽最大的錯誤就是生了他之後,又生了一個邵妤。尼麻,怎麽看都是我的更符合主題,你們覺得她的好就算了,“神椒”是怎麽回事?
  
  對於這種情況另一個當事人邵妤,是非常歡脫的,因為他哥在寫所謂的同人的時候,間接的把坑給平了,而且吧,他哥的同人也從正常向開始跑到曖昧向了,後來直接跟著她走上bl這條道路了。
  
  這對於當初看原作十分怨念男一男二只有基情沒名分的邵妤來說是莫大的喜事。還有,神椒,這完全是意外收獲啊,能壓住平時拽天拽地全世界他最牛的邵予,雖然只是在妹子們的yy世界里,同樣感覺很爽,更別提邵予一聽到“神椒”倆字就傲嬌變炸毛。
  
  當初那妹子的帖子完全戳到了邵予的兩個痛處,自己這一原作被指成靠著同人出名就不計較了,完全無法忍受的是“神椒”,說自己受就算了,他家攻還不是個男人,於是,邵予徹底的炸毛了!
  
  小白兔張偉聽得囧囧有神的。邵予瞪他一眼,“不許笑。”
  
  張偉突然生出一種感覺,邵予以前是老虎,現在只是一只虎斑貓,張牙舞爪的還當自己是老虎。
  
  張偉撲過去,在邵予臉上親了一口,難怪邵予的妹妹喜歡逗邵予,邵予炸毛好可愛,怎麽辦?自己也想提提神椒惹他炸毛。
  
  邵予要是知道小白兔此時的想法絕對一巴掌拍死他。
  
  “那大神這一個月幹嘛了?”
  
  “高考,趕她複習去了。”
  
  “額,某大神這個id應該算是你們兩個人的吧。”
  
  “問你個問題。”
  
  “恩?”
  
  “我寫的真的比不上她改的。”
  
  張偉汗顏,“你倆不一樣,你的比較正統,她的比較有基情,各有千秋,各有千秋哈。”
  
  現在一對比兩人的文字,真的感覺某大神的才是同人了,難怪珊瑚椒當初同人改原創改的一點都不心虛。
  
  “你們這些膚淺的人,不就是一點肉,這就把你們給收買了!”邵予嗤之以鼻。
  
  “我喜歡吃肉,尤其大口大口吃肉,嘿嘿,嘿嘿~”
  
  邵予斜眼看著他,捏著小白兔的小巴,曖昧的一笑,“今晚給你肉吃,一會先給你買根香蕉好好練練。”
  
  可憐的小白兔被口水嗆到,咳了半天,那個不是吃肉好不好,那個是我送上門被你吃。
  
  邵予好心情的拍拍小白兔的背,“走吧,說了這麽久都餓了。”
  
  吃過午飯邵予真給他買了兩個香蕉讓他練習,張偉看著那兩根香蕉表情很糾結,邵予只覺得心情大好,真有領著小白兔逃課去開房間的心了。
  
  “好好練,晚上我驗收成果?”邵予一本正經的下達任務。
  
  小白兔頗有些怨憤的看他一眼,拉下香蕉皮,開始舔,粉嫩的舌伸出來輕輕的碰觸,在頂端打圈,無辜的帶著些哀怨的眼睛一直眨都不眨的看著邵予,張開口慢慢含了進去。
  
  場面有點□,邵予感覺到自己的某個部位有變硬的趨勢,扯扯僵硬的嘴角,“我還有事,先走了。”
  
  目送邵予離開,小白兔捶著凳子大笑,哼哼哼,我怎麽說也是在耽美界浸淫那麽多年的,跟我玩,你太嫩了。至於那根可憐的香蕉,被張偉嫌棄上面都是自己的口水,直接給扔了。
  
  晚上,邵予帶著他去賓館,張偉深深的明白了一句話,天作孽,猶可生,自作孽,不可活。
  
  邵陛下說他看著挺有經驗,讓他自己來,衣服自己脫當然也要伺候陛下寬衣,前戲自己做同時還要伺候好小陛下,尼瑪要不是自己一再重申自己絕對是個雛,張偉估計陛下今晚真要玩騎乘。
  
  如果早知道這情況,小白兔一定羞羞澀澀躺平任調戲。
  
  全文完

題目:BL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勾搭cv大手的正確方法 by 雨田君(腹黑大神攻x傲嬌炸毛受) | 首頁 | 最上 | 當世風流 by 羲瀾 (精分風騷直男攻x悶騷直男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240-2d5050f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