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耽美作者群裡的基情事件記錄 by 雨田君 (腹黑溫柔攻x天然呆小白受) :: 2013/01/10(Thu)

文名已經說明了一切……
小白,溫馨。
內容標簽:情有獨鐘 近水樓臺 鄉村愛情 天作之和

搜索關鍵字:主角:寶島,無赦 ┃ 配角: ┃ 其它:



  耽美作者群裡的基情事件記錄①

  電腦前的寶島扭捏了一陣,最後還是把申請入群的信息發送出去。

  雖然在發送申請入群的信息發出後的一瞬間,他就後悔了。

  寶島剛剛畢業不久,目前有一份比較穩定的工作。

  平日裡,他也會像當下許多年輕人一樣上上網,玩玩遊戲看看小說。

  看的小說多了,也不免手癢癢想要自己寫寫。

  所以基於這個心理,在大學第三年的時候,他開始踏上業餘寫手之路。

  而在正式開始寫文的一個月之後,他耐不住獨自寫文的寂寞,加入了一個寫手交流群。這個群很熱鬧,但是沒多久,寶島又嫌群太吵了,退了群。

  而後他又陸陸續續的加過幾個群,後來總是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離開了。

  再後來,臨近畢業了,有各種事務等著寶島繁忙,所以他的心也便慢慢淡了。

  直到偶爾某一天,工作結束之時,疲倦不已的寶島忽然又想起自己當初辛辛苦苦碼字,看到一條讀者的留言就興奮半天的那段日子。

  他發現自己不僅僅只是懷戀而已。

  彷彿忽然又有了青春時期那樣的衝動,他興高采烈的重新登上那個文學網站。

  屏幕顯示——密碼不正確。

  但是這並沒有澆熄他心頭的火,他立馬跑去又申請了一個號,認認真真的填寫完信息之後,登陸了網站。

  就這樣過了幾個星期。

  重新開始寫文的寶島看著自己小說慘淡的數據有些心灰意冷,但是他並沒有馬上打退堂鼓。他想了半天,決定要找幾個前輩學習學習經驗。

  他爬上網站的論壇,果不其然發現了幾個群招人的信息。

  他隨便選了一個,輸入群號申請加入。

  立刻,企鵝系統信息顯示

  一起來打飛機啊打飛機群管理員黃瓜大閨女需要驗證你的入群信息。

  他愣了愣,在空格里打下——你好,我是寫手,希望交流經驗!

  他想了想,又刪了,再打下——我是新人,希望能交流經驗!

  ……

  最後,扭捏了許久,寶島才鄭重的把入群申請發了出去。

  沒多久,企鵝系統的咳嗽提醒聲響了起來。

  一起來打飛機啊打飛機群管理員黃瓜大閨女通過了你的驗證請求。

  寶島鬆了一口氣,但是心跳不由得加快了。

  他猶豫的打開了群得聊天框,戰戰兢兢的準備打問好。

  但是卻被群一瞬間湧出來的信息嚇了一大跳。

  黃瓜大閨女:歡迎新人!

  呔!好一口利肛:揉新人咪咪~

  翹起你的嘟臀來:掐新人雙臀~

  皇上你羊水破了:擼新人黃瓜~

  蛋蛋的憂傷:我……我圍觀4P!

  黃瓜大閨女:你們這群GAY!小心嚇到新人啊!

  ……

  寶島愣了愣,GAY?難道……

  他想了想,小心翼翼的在輸入框裡打下,你們好,我是新人!

  黃瓜大閨女:……真是正直的新人啊!可惜我們群裡都是GAY!嚶嚶。

  呔!好一口利肛:貌似你才是那個傳染源哦~

  翹起你的嘟臀來:LS+1

  皇上你羊水破了:LSS+1

  蛋蛋的憂傷:LSSS+1

  寶島:那個,這是GAY群?這……不是寫手交流群嗎?

  黃瓜大閨女:……

  翹起你的嘟臀來::……

  呔!好一口利肛:……

  皇上你羊水破了:……

  蛋蛋的憂傷:……

  寶島茫然了,他想了想,決定跟大隊,保持隊形。

  於是——

  寶島:……

  黃瓜大閨女:……還真是純潔的新人啊!木事~人人都有LOLI時期麼~

  黃瓜大閨女:GAY呢,就是怪阿姨的拼音首字母縮寫~新人要記住啊~

  寶島認真的把怪阿姨在腦海裡拼了一遍,然後恍然大悟。

  寶島:我明白了!謝謝!

  黃瓜大閨女:……摸摸新人頭,真是個乖孩子啊~

  呔!好一口利肛:揉新人咪咪~

  翹起你的嘟臀來:掐新人雙臀~

  皇上你羊水破了:擼新人黃瓜~

  蛋蛋的憂傷:……我又遲了!摔!

  寶島看著群裡熱鬧的信息,感覺到心暖暖的。

  ……雖然那些人貌似在調戲他就是了

  也許,能在這個群呆久一點吧。

  看著屏幕上五顏六色的字體,他如是想。

  忽然,一行剛勁的黑色宋體出現在屏幕上。

  無赦:有新人?呵呵,歡迎啊。

  然後,群立馬炸開——

  黃瓜大閨女:無赦兄!

  呔!好一口利肛:無赦哥!

  翹起你的嘟臀來:無赦……妹子!

  無赦:……

  皇上你羊水破了:正好!無赦兄在群裡缺個媳婦……

  蛋蛋的憂傷:新人!上!

  寶島:……啊?喊我?

  呔!好一口利肛:無赦嫂!

  翹起你的嘟臀來:無赦嫂!

  皇上你羊水破了:你們結婚吧!

  蛋蛋的憂傷:洞房吧!

  無赦:……

  寶島:……啊?

  寶島有些茫然,對於話題的忽然轉換。

  為什麼突然把自己跟那個叫無赦的湊在一起了?

  而且還叫自己無赦嫂,可是自己明明是男的啊!

  呔!好一口利肛:球無赦嫂紅包!

  翹起你的嘟臀來:球無赦嫂喜糖!

  皇上你羊水破了:球無赦嫂洞房……圍觀!

  蛋蛋的憂傷:……球以上所有!

  寶島有些發急,以前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場面啊!

  他的手在鍵盤上滑來滑去,最後咬牙在群聊天框一字一頓的打下——

  寶島:……可是,我是男的啊。

  耽美作者群裡的基情事件記錄②

  寶島:……可是,我是男的啊!

  黃瓜大閨女:……

  呔!好一口利肛:……

  翹起你的嘟臀來:……

  皇上你羊水破了:……

  蛋蛋的憂傷:……

  呔!好一口利肛:男的?

  翹起你的嘟臀來:男的!

  皇上你羊水破了:……寫耽美?

  蛋蛋的憂傷:男的寫耽美?!

  寶島:額,是啊……

  寶島愣了愣,反應過來。

  這群裡的……都是女孩吧!難怪會這麼驚訝了。

  畢竟,迷戀耽美的,多半隻有女的吧!更何況是寫呢……

  黃瓜大閨女:你……非直麼?

  寶島:……大概吧。

  寶島的思緒不由得有些飄遠了,他想起從小到大,自己似乎從來沒對身邊的女孩子動過心,以前讀書的時候還好,父母親戚只是認為他一心學習反而認為他分得清輕重,但現在,父母似乎也有些著急了,總是有意無意的試探自己的口風。

  寶島不由得嘆了口氣,他並不想做不孝子,可是他也不想勉強自己找一個根本不愛的女人,維持一份根本不存在的感情,那樣的自己,太不負責任了。

  對於父母有意無意的試探,他只是含糊其辭,只說現在工作比較忙,等過幾年安定下來了再找女朋友,但是真實情況如何,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

  等寶島的意識重回體內的時候,群裡的人已經聊開其他話題了。

  鬆了一口氣,他有些慶幸群裡人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他看了看電腦右下角的時間,發現離平時上床睡覺的時間還早,於是決定去碼一會字。

  碼完字後,寶島鄭重的按下發文鍵。

  在等待第一個留言出現的時間裡,他的視線轉移到一旁聊得熱火朝天的群裡。

  他發現群裡最活躍的是呔!好一口利肛,翹起你的嘟臀來,皇上你羊水破了和蛋蛋的憂傷,以及群主黃瓜大閨女,其他人也就偶爾發一下言。

  屏幕上的字體五顏六色,就像是她們的個性一樣張揚。

  他不由得想起那個叫無赦的,似乎只有她的字體是黑色的……她的發言也很少,語氣也沒有她們那樣輕佻,感覺似乎是個沉穩的長輩。

  這樣的人,怎麼也不像會在這群裡呆得下去的人啊。

  這樣想著,他的鼠標不由自主的滑向一旁群成員欄裡點開無赦的資料。

  這個時候的寶島似乎還沒有意識到,這是他有史以來第一次對一個人感到好奇。

  【性別:男】

  寶島看著資料欄裡的性別欄目瞪口呆。

  原來無赦是男的!

  怪不得她……他的氣場和群裡的其他人不一樣!

  等等,這不是個耽美群嗎?

  難道這個無赦……居然和自己一樣?

  寶島一時有些接受無能。

  他看著屏幕裡不斷滾動的字條,發呆。

  無赦:昨天我辛苦寫的肉居然被讀者說連肉沫都算不上,傷心。

  看著屏幕上忽然出現的黑色宋體,不知道為什麼寶島心裡忽然有了些複雜的感覺。

  呔!好一口利肛:抓住無赦兄!

  翹起你的嘟臀來:壓倒無赦兄!

  皇上你羊水破了:調戲無赦兄!

  蛋蛋的憂傷:我……我又遲了掀桌!

  渾身大漢:內個……我是新人!無赦兄……是男的?!!

  寶島看著那個剛剛入群的新人問的問題,不由得有些緊張。

  雖然不知道哪裡來的緊張就是了……

  他知道有很多企鵝資料欄都不會填真實性別,但是如果是無赦的話……不知道為什麼寶島忽然有了些別樣的期待。

  雖然他也說不清楚,他到底在期待什麼。

  無赦:嗯,是啊。

  渾身大漢:男的……寫耽美?!!

  無赦:對。

  渾身大漢:那……那你出櫃了麼!

  無赦:嗯。

  寶島呆呆的看著無赦的回答,內心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大概,是羨慕吧。

  羨慕他的勇氣,與坦誠。

  渾身大漢:嗷嗷嗷嗷嗷嗷嗷!

  呔!好一口利肛:其實……

  翹起你的嘟臀來:我們群不止一個糯仔哦~

  皇上你羊水破了:新人,上!

  蛋蛋的憂傷:不……是已經半舊的新人。

  寶島:……啊?喊我?

  渾身大漢:你也是?!!

  寶島:額,我是男的。

  呔!好一口利肛:無赦你不是一個人!!!

  翹起你的嘟臀來: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無赦:= =

  渾身大漢:嗷嗷嗷嗷嗷……既然這樣!你們西皮吧!!!

  呔!好一口利肛:好主意!你們結婚吧!!!

  翹起你的嘟臀來:好主意!你們相愛吧!!!

  皇上你羊水破了:好主意!你們聯機吧!!!

  蛋蛋的憂傷:好主意!你們組隊教堂吧!!!

  寶島:……啊?

  寶島不知道她們為什麼又突然把他和無赦湊在一起了,他想,是不是她們的思維太跳躍了自己都有點跟不上了……

  但是,他不討厭這種感覺。

  他甚至有些期待的看著屏幕。

  好一會兒,屏幕上才出現無赦的黑色宋體。

  無赦:我已經名草有主了。

  耽美作者群裡的基情事件記錄③

  無赦:我已經名草有主了。

  寶島看著屏幕的字體,愣了愣。

  不過……這並不出奇吧。

  畢竟,像自己這樣一直弄不清自己的性向所以寧願逃避的人,應該不多吧。

  可是,他還是有一種淡淡的,失落的感覺。

  說不清是為什麼。

  群裡的人其他彷彿集體被GM禁言了一分鐘。

  過了好一會兒,她們才緩過來。

  黃瓜大閨女:……

  呔!好一口利肛:……

  翹起你的嘟臀來:……

  皇上你羊水破了:……

  蛋蛋的憂傷:……

  渾身大漢:……

  寶島決定要說些什麼打破這詭異的沉默。

  可是他悲哀的發現自己完全沒有什麼話題可以用來轉移眾人視線的。

  他的手指在鍵盤上每個鍵滑了一遍,最終還是一個字都沒有打出來。

  他該說什麼呢,他又有資格說什麼呢。

  自己不過是一個剛剛加群的新人,也許她們不過是在開玩笑而已,自己如果當真的去說些什麼,反而會被人當傻子的吧。

  但是就在寶島兀自糾結的時候,群裡的人已經迅速轉移了話題。

  寶島默默的鬆了一口氣,同時又覺得有一點憋屈。

  至始至終好像只有自己當了真,真像個傻子。

  寶島仔細的一字一字看完讀者留言後,認認真真的逐個回覆。

  留言雖然不多,但是寶島還是很高興。

  至少,這代表有人看過自己文並且認為這文值得自己留言。

  回覆完畢,寶島便無事可做了,他看了看屏幕右下方不斷閃爍的群圖標,點開了。

  一點開,他就被無數湧出的圖片嚇了一跳。

  他看了一下,發現是群裡姑娘在自爆照片。

  黃瓜大閨女是一個長相成熟的御姐,乾脆利落的短髮,身穿黑色職場套裝。

  呔!好一口利肛戴著一副粗框眼鏡,長相乖巧,一副學生模樣。

  翹起你的嘟臀來的打扮頗顯中性美,襯衫配長褲,照片中的背景是繁華的大馬路。

  皇上你羊水破了則是一個長得蠻可愛的小女生,這讓寶島森森的汗顏這霸氣外露的名字與長相的不合襯。

  接下來蛋蛋的憂傷和滿是大漢也各自爆了照片。

  在眾女發現一旁默默無語暗自旁觀的寶島,立馬將矛頭統一指向無辜的圍觀群眾寶島。

  於是在眾女嗷嗷的嚎叫下,寶島把自己的小電翻來倒去終於找到一張兩年前的舊照。

  在寶島經歷過激烈的思想鬥爭後,他忐忑著把照片發了出去。

  那是兩年前年尾時候的照片了。

  那時候正處於過年,平時不喜歡照相的寶島也被父上大人硬拉著拍了一張照片。

  照片的背景是寶島家的老平房。

  素瓦青簷,露草白磚。

  當時還是學生的寶島站在門前,朝著鏡頭露出生澀的笑。

  陽光溫柔的瀉下,為照片鍍上了一層薄薄的暖黃。

  群裡沸騰了。

  黃瓜大閨女:嗷嗷嗷~小受~

  呔!好一口利肛:嗷嗷嗷~一枚小受~

  翹起你的嘟臀來:嗷嗷嗷~一枚標準的小受~

  皇上你羊水破了:嗷嗷嗷~一枚標準的清新的小受~

  蛋蛋的憂傷:嗷嗷嗷~老婆!快出來看小受!!!

  滿身大漢:嗷嗷嗷~我第一次看到活的小受了……咦,我為毛要應樓上?

  ……

  寶島看著群裡眾人的狼嚎鬼叫,一時間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寫了這麼長一段時間的耽美小說他要是不知道小受是什麼意思,那他真的應該砍號重練了。

  他歪了歪腦袋,側著臉看向窗戶玻璃,反光的玻璃猶如鏡子一般映出寶島的臉。

  普通的眼睛,普通的鼻子,普通的嘴巴,怎麼看都和大街上兩條腿走路的男人差不多啊……為什麼會說他長得像小受呢?耽美小說裡面的小受不都是一個個長得特別漂亮,我見猶憐的嗎?身高原因?不可能啊,自己雖然不算高,但是一米七六也不至於很矮吧……

  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想著,嘴唇抿得緊緊的。

  群裡的人嚎叫連連的呼叫正在發呆的正主。

  呔!好一口利肛:嗷嗷嗷~寶島乃打醬油去了咩~

  翹起你的嘟臀來:嗷嗷嗷~寶島乃圍觀去了咩~

  皇上你羊水破了:嗷嗷嗷~寶島乃穿越了咩~

  蛋蛋的憂傷:嗷嗷嗷~寶島乃被跨省了咩~

  滿身大漢:嗷嗷嗷~寶島乃上廁所只有調味包咩~

  寶島森森的汗顏,他正準備打字,卻被屏幕上突然冒出來宋體嚇了一小跳。

  無赦:呵呵,長得蠻可愛帥氣的嘛。

  寶島敲著鍵盤的手指微微一顫。

  可愛……可愛?

  ……說自己嗎?

  寶島又糾結了,他用牙咬了咬唇,確認自己沒有青光眼白內障。

  他……在誇自己……可愛?

  過了幾秒終於反應過來的寶島,不由自主的紅了臉。

  雖然說話的人遙遙的隔著網路。

  但是屏幕之後的寶島,還是不爭氣的,連耳梢都染上了淡淡的薄紅。

  耽美作者群裡的基情事件記錄④

  無赦:呵呵,長得蠻可愛帥氣的嘛。

  寶島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會因為無赦的一句無心的話恍惚了一整天。

  然後事實上,他的確因為那句算不上讚美的讚美神遊了整個上午和下午。

  誇男人的話,一般都是用「英俊」之類的吧,但是無赦卻說他可愛……

  那麼這是什麼意思呢?

  算是,對自己蠻有好感的意思嗎?

  ……

  寶島咬了咬下唇,糾結著。

  糾結了一陣,他忽然發現自己現在滿腦子都是和無赦有關的事情,這個認知讓他感覺有點彆扭。

  他想了想,決定把這件這麼浪費腦細胞的事情交給全能全知的——論壇。

  他咬咬牙,在腦子裡門組織了一遍語言,開始摸著鍵盤打字。

  【樹洞】有點鬱悶。有一個人,因為他說一句話我糾結了一天,有點在意他對我的看法,腫麼辦?(>﹏<)

  沒多久,底下就出現了幾條回覆。

  一樓:暈,你是真天然還是假天然 ̄□ ̄|| ?明擺著你喜歡他啊!妞!

  ……

  二樓:妹子,甭糾結了,直接上吧!

  ……

  寶島抬頭看了看天花板,好吧自己的行為確實挺呆的。

  他想了想,繼續打:可是我倆隔著網絡,我連他的長相都不知道……

  繼續有新的回覆。

  四樓:隔著網絡算什麼啊!千里之外尚且能奪人貞操呢!

  ……

  五樓:哎呀妹子啊你還是放手吧網戀都是見光死啊,誰知道那人是不是猥瑣大叔呢!

  ……

  六樓:樓上的,你說你自己吧!要我說啊,樓主你試探試探他對你的感覺唄。

  ……

  七樓:妹子啊,糾結神馬啊,從了哥算了!

  寶島風中凌亂了一會,為什麼這麼多人喊他妹子呀,自己的語氣很女性化麼……

  他囧囧有神的回覆:別喊我妹子啊,那個,我是男的啊。╮( ̄▽ ̄")╭

  底下立馬神速度回覆。

  九樓:擦,基佬呀!浪費表情!(╯-_-)╯╧╧……

  ……

  十樓:嗷嗷嗷……我終於見到活的gay了!

  ……

  十一樓:樓主上啊,掰彎他唄!

  ……

  寶島認真的想了想,準備回覆帖子,但是屏幕卻一下子黑了。

  房間的燈也熄了,連帶著原本咯吱咯吱轉著的老式落地扇也罷工了。

  他愣了愣,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樓下卻忽然傳來帶著四川口音的洪亮男高音:「格老子的!!!又跳閘!!!還讓不讓人活了!!!」

  寶島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又跳閘了。

  他有些鬱悶,因為這已經是這個月的第三次。

  第一次他正在遊戲裡推boss,跳閘的結果是他成功的被boss推倒了。

  第二次他正在用電飯煲燒飯,半天沒來電,最後他只好含淚嚥下夾生的飯。

  第三次……又有什麼倒霉事要發生呢?寶島茫嘆了口氣。

  在電燈重新亮起的一瞬間,寶島忽然想起來。

  在斷電之前,他貌似在兢兢業業的碼字。

  碼完字之後,他屁顛屁顛的跑去論壇求助。

  跑到論壇求助前,他貌似沒有點保存。

  所以……

  寶島:啊啊啊啊腫麼辦我辛辛苦苦碼了倆小時的文說沒就沒了>_<

  寶島內牛滿面的群裡發了一條信息。

  黃瓜大閨女:腫麼了島子?

  寶島:我碼完字後忘保存了,然後忽然跳閘了……

  呔!好一口利肛:可憐的娃~腐摸~

  翹起你的嘟臀來:怪不得你忽然就掉線了

  皇上你羊水破了:還以為你下線和無赦幽會去了(~ ̄▽ ̄~)

  寶島:……啊?

  蛋蛋的憂傷:對啊,你倆都瞬間掉線了,還同一個時間,真是……

  滿身大漢:蛋蛋你不說我都還沒注意到 O口O!

  黃瓜大閨女:蛋蛋恭喜你真相了!

  呔!好一口利肛:神馬情況!!!

  翹起你的嘟臀來:你們倆……

  皇上你羊水破了:有奸~情啊有奸~情(~ ̄▽ ̄~)

  滿身大漢:有基~情啊有基~情(~ ̄▽ ̄~)

  寶島:O__O"……

  寶島無語了,同時他注意到無赦的頭像亮了。

  無赦:討論什麼呢,這麼熱鬧。

  寶島遲鈍的反應過來要解釋。

  寶島:沒有的事!!!

  黃瓜大閨女:寶島你害羞了咩!(~ ̄▽ ̄~)

  呔!好一口利肛:寶島你害羞了呀!(~ ̄▽ ̄~)

  翹起你的嘟臀來:寶島你害羞了嗎!(~ ̄▽ ̄~)

  皇上你羊水破了:寶島你害羞了啊!(~ ̄▽ ̄~)

  蛋蛋的憂傷:寶島你害羞了哇!(~ ̄▽ ̄~)

  滿身大漢:寶島你害羞了嗯!(~ ̄▽ ̄~)

  寶島連忙打字否認……

  他急得額頭都蒙上了一層薄薄的汗,字都打錯了好幾個。

  他咬咬嘴唇一一改完錯認真確認完後,按下回車鍵。

  寶島:我……我才沒有害羞呢!

  為了表示強調語氣,他惡狠狠的加上了一個表情。

  寶島:╭(╯^╰)╮

  耽美作者群裡的基情事件記錄⑤

  寶島的傲嬌行為免不得被眾狼女好生調戲了一番。

  他面紅耳赤的在群裡連番的狼嚎聲中,丟下一句「我去吃宵夜了」,棄甲而逃。

  從冰箱頂上拿起最後一包方便麵,寶島嘆了口氣,拆開包裝。

  ……差不多又要去超市補充糧食資源了。

  寶島小時候曾經在廚房裡被油濺到過手臂,導致現在他的手臂還留有一道淡淡的疤痕。這件事令他產生了不小的心理陰影,現在的他能不進廚房就儘量不進廚房。

  雖然寶島已經出來從家裡搬出來住了兩年多了,他也甚少進廚房親自下廚,於是乎造就了他幾乎以方便麵度日的情況。

  將燒開的水倒入盛放方便麵的碗,寶島扣上蓋子,思量著下去樓下的小超市買點啤酒喝喝。

  於是他揣上鑰匙和錢包,準備出門。

  打開鐵門的一瞬間,他看到一個男人從他身邊擦身而過。

  寶島愣了愣。

  他以前沒見過這個男人。

  這個男人卻從米白色的長風衣口袋裡掏出一串鑰匙打開了……

  誒,對面的門?

  寶島再次愣了愣,終於想起對面的空房從前幾天開始就在裝修了,搬家公司樓上樓下忙著搬運家具,原來又有新房客入住了。

  出於禮貌,他決定打個招呼,畢竟鄰里之間還是互相熟悉點好。

  「你好,嗯……我是你對面的,房客。」

  寶島有些怯生生的說,他伸手撓了撓自己腦袋上的毛茸茸的短髮,努力勾出一個友好的微笑。

  那個男人顯然有些意外,但是他很快反應了過來,朝著寶島點了點頭。

  「你是搬來的新房客嗎……以後我們就是鄰居了,那個,多多關照。」寶島莫名的緊張了,他咬咬下唇強迫自己說出客套的話,眼光卻一直往地板上瞟。

  對面的男人發出一聲很輕的笑,開口說:「嗯,多多關照。」

  他的嗓音很低沉,聲音溫潤如水。

  寶島雖然不是聲線控,卻也不由自主的有些燻燻然,頓生如沐春風的錯覺

  「那個,晚安。」寶島伸手撓了撓頭髮,好像沒什麼要說了,道了晚安準備下樓。

  在他跨下下樓的第一級樓梯時,那個男人卻忽然出聲了。

  「這麼晚了還出門嗎?」

  寶島愣了愣,隨後馬上回道:「對,對啊……我,出去買幾罐啤酒……」

  「這麼晚出去很不安全。」那個男人繼續說。

  「額,沒事的,我是個男人啊,有什麼關係。」寶島有些受寵若驚,但還是有些不滿那個男人把他看成手無縛雞之力的人,下意識鼓了鼓腮幫子……

  那個男人輕笑出聲,噙著笑意說:「刀槍匕首可不知道你是男人。」

  「……我……我才……沒有這麼弱,而且哪有這麼巧……」寶島語氣弱弱的反駁。

  他不明白,為什麼他一下子就被人擺到了弱勢的位置上,雖然自己沒有那些健美先生那麼誇張的肌肉……但還是有肌肉的……雖然不明顯。

  他有些鬱悶的伸手捏了捏自己臂彎上的肉,神情抑鬱。

  「……我剛剛買了幾罐,給你一罐?」那個男人溫和的問,卻是不容推脫的語氣,他說著從黑色無紡布購物袋裡拿出一罐啤酒遞給寶島。

  寶島看著眼前拿著啤酒的手,有些猶豫。

  那是一隻很漂亮的手,手指修長而白皙,骨節並不粗大,指甲修得整潔乾淨。

  「嗯?怕我下迷藥?」見寶島盯著自己的手出了神,男人有些好笑的問。

  「不……不是……那個,謝謝了。」寶島覺得自己再扭捏就太矯情了,他連忙伸手接過那啤酒,卻在觸碰到男人的手怔了一下。

  「晚安。」

  「……晚安。」

  等寶島回過神來,那個男人已經打開鐵門進去了。

  他還怔怔的站在原地,發著呆。

  重新回到電腦面前,寶島淺淺的啜著冰涼的啤酒,看著群裡的人聊得熱火朝天。

  他用一隻手在鍵盤摸索了一陣,終於拼出「我回來了」四個字。

  寶島:我回來了

  與此同時。

  無赦:我回來了

  黃瓜大閨女:……

  呔!好一口利肛:……

  翹起你的嘟臀來:……

  皇上你羊水破了:……

  蛋蛋的憂傷:……

  滿身大漢:雖然我很想保持隊形,但是我更想知道,這是個神馬事?

  黃瓜大閨女:還用問嗎孩紙,這當然是……有奸~情啊有奸~情(~ ̄▽ ̄~)

  呔!好一口利肛:有奸~情啊有奸~情(~ ̄▽ ̄~)

  翹起你的嘟臀來:有奸~情啊有奸~情(~ ̄▽ ̄~)

  皇上你羊水破了:有奸~情啊有奸~情(~ ̄▽ ̄~)

  蛋蛋的憂傷:有奸~情啊有奸~情(~ ̄▽ ̄~)

  滿身大漢:好吧……有奸~情啊有奸~情(~ ̄▽ ̄~)

  寶島:O__O"……

  無赦:= =

  黃瓜大閨女:你們結婚了咩?

  呔!好一口利肛:你們同居了咩?

  翹起你的嘟臀來:你們結合了咩?

  皇上你羊水破了:你們合體了咩?

  蛋蛋的憂傷:你們對接了咩?

  寶島:O__O"……

  無赦:……

  無赦:寶島,不用理她們

  黃瓜大閨女:居然這麼心疼媳婦,嘖

  呔!好一口利肛:狼狽為奸,嘖

  翹起你的嘟臀來:勾三搭四,嘖

  皇上你羊水破了:同流合污,嘖

  蛋蛋的憂傷:一丘之貉 ,嘖

  耽美作者群裡的基情事件記錄⑥

  第二天下午下班後,寶島在回家途中路過超市便進去買了兩箱方便麵。

  當他經過飲料區的時候順手拿了一罐啤酒。

  寶島不抽煙,也很少喝酒,他的住處也沒有什麼朋友來,所以他偶爾買罐啤酒,通常只買一罐。

  但是,今天……

  寶島拿著剛從冰櫃裡拿出來的啤酒,感覺到隔著鋁罐手掌肌膚下那冰涼的觸感,想了想,最後還是伸手從冰櫃裡又拿出一罐啤酒。

  付完錢後,寶島將買的東西放進印著蠟筆小新的購物袋,抱著兩箱海鮮味的袋裝方便麵上了樓。

  站在鄰居家的門前,寶島猶豫的拿著啤酒想著是不是要敲門。

  如果對方不在家怎麼辦呢?

  對方在家的話開了門該怎麼說呢?

  說昨天承蒙一罐啤酒之恩,今天來還情了?

  ……

  寶島咬咬牙,最後還是下定決心伸手握拳用掌背去敲門。

  才敲了一下,一個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有事嗎?」

  溫潤如水,和煦如風。

  寶島慌忙回頭,左胸處好像揣了一隻兔子在不斷跳啊跳……

  他一轉身,便看見男人站在樓梯轉角處,逆著光,正朝著他微笑。

  今天那個男人穿了一件寬鬆的白色襯衫,最上邊的三顆鈕子都沒有扣,露出了精緻的鎖骨。

  寶島怔了怔,忘了言語。

  那個男人見寶島沒有反應,不緊不慢的重複了一遍,「有事嗎?」

  寶島回過神來,連忙點了點頭,微紅著臉從購物袋裡拿出還是冰的啤酒,遞給眼前的人。

  「這個是……昨天晚上的……回禮。」

  生怕眼前的人拒絕,他連忙補充:「呃,這算是……禮……禮尚……」

  寶島恨死自己一緊張就開始磕巴的毛病了。

  眼前的男人從容接過啤酒,輕笑道:「禮尚往來。」

  寶島羞得連耳梢都紅了,他胡亂的點點頭,準備從口袋裡掏鑰匙開門。

  「怎麼買了這麼多方便麵?」那個男人似乎卻不打算放過他,反而語帶笑意的問。

  「呃……那個是,早餐,午餐,還有晚餐。」寶島頓時受寵若驚了。

  男人皺了皺眉,「平時就吃方便麵?」

  「嗯,是啊。」寶島抱著兩箱方便麵,點了點頭。

  「家裡沒其他人嗎?」

  「呃,我自己一個人住。」寶島低下頭。

  「那你自己怎麼不學做飯。」那個男人挑了挑眉。

  「以前……被油濺到過……有心理陰影……不敢進廚房……」寶島低下頭,指甲掐入包裝方便麵的紙箱裡。

  ……怎麼辦……會被他嘲笑吧……只不過是被油濺到過一次而已……他會認為自己是膽小鬼嗎?

  ……他會討厭自己嗎?

  「這樣啊,那來我家好了。」

  男人溫潤的聲音響起,猶如玉筷敲擊薄胎瓷器。

  令人無限沉淪。

  寶島愣了愣,半晌,伸手撓了撓頭。

  「這……不大好吧……」

  他低下頭,盯著地板看。

  「有什麼不好?」對面的男人反問。

  「我會……不好意思的。」

  寶島很小聲很小聲的說。

  對面的男人發出一聲微不可聞的輕笑聲。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說著,他從口袋裡掏出鑰匙,準備開門。

  寶島這才注意到他的手中提著幾袋子菜。

  注意到寶島的視線,男人用溫潤的聲音解釋:「剛才經過菜市場,隨便買了點菜。」

  寶島看著他的目光頓時變得崇敬了起來。

  「在我心目中會做菜的男人那都是……神啊!」

  那個男人有鑰匙開門的動作頓了一頓,隨即,淡淡的說:「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就算不會,也要學。」

  寶島愣了愣,下意識覺得那個男人的情況遠沒有他說的話那麼云淡風輕。

  自己一個人……嗎。

  門打開了,那個男人率先進去,從鞋櫃裡拿出兩雙拖鞋,遞了一雙給寶島。

  寶島連忙接過,換上,他抬起頭時,那個男人已經提著菜走進了廚房。

  寶島愣了愣,不知道該跟進廚房還是在客廳呆著。

  這時候,廚房裡傳來男人的聲音:「先在客廳坐一會,看下電視吧。」

  「嗯,好。」寶島連忙應允,坐了下來。

  他隨意掃視了一下房子的四周,看得出來那個男人是一個很有條不紊的人。

  房子收拾得一塵不染,東西擺放得一絲不苟,沒有一絲凌亂處。

  寶島正打量著,那個男人端著一杯水出來了。

  「喝水吧。」

  男人的聲音溫潤如水。

  寶島卻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眼前的男人,正穿著一件印著兩隻兔斯基的粉紅色圍裙。

  男人笑了笑,不在意的說:「買廚具時候送的,反正也懶得再去重新買。」

  「啊,不是,那個,其實很好看,呃,真的。」寶島接過水猛喝了兩口,掩飾自己的尷尬,結果一下子嗆到了。

  那個男人連忙伸手去拍寶島的背脊。

  寶島猛烈的咳著,臉漲得紅紅的。

  寶島終於順了氣,男人便重新走進廚房。

  「呃……其實,很可愛。」寶島攥著喝完水的紙杯子,低下頭小聲說。

  沒有人聽見。

  晚餐吃了馬鈴薯炒肉絲,番茄炒蛋和黃瓜炒肉片。

  雖然是很普通的家常小菜,但是對於寶島這個已經被方便麵連續荼毒了六個月的人來說,這簡直是上蒼的救贖。

  等到他濕潤著眼睛千恩萬謝並約定好下次在去吃飯回到家後,已經是晚上八點半了。

  洗了個澡後,寶島邊用大毛巾擦著頭髮邊打開電腦。

  寶島:大家晚上好。

  黃瓜大閨女:寶島晚上好~

  呔!好一口利肛:咦寶島腫麼今天這麼晚才上線?

  寶島:剛剛去鄰居家吃飯了。

  翹起你的嘟臀來:神馬鄰居?!男的還是女的?!

  寶島:額,住在我家對面,男的。

  皇上你羊水破了:男的?!三圍身高年齡長相(←這個是最重要的)!?

  寶島:額……

  蛋蛋的憂傷:長相是最重要的!長得還可以麼?!

  寶島:額,很可以……

  滿身大漢:=口=無赦君乃後院起火啦!!!

  無赦:……

  無赦:他做飯給你吃?

  寶島:嗯(⊙_⊙)

  無赦:……

  黃瓜大閨女:人~妻~攻~=口=

  呔!好一口利肛:人~妻~攻~=口=

  翹起你的嘟臀來:人~妻~攻~=口=

  皇上你羊水破了:人~妻~攻~=口=

  蛋蛋的憂傷:人~妻~攻~=口=

  滿身大漢:人~妻~攻~=口=

  耽美作者群裡的基情事件記錄⑦

  寶島蓋上方便麵盒子的蓋子,咬著叉子百無聊賴的刷論壇。

  逛了一會兒,沒找到什麼感興趣的話題,寶島就把注意力轉移到正聊得熱火朝天的群裡面。

  這群永遠精力旺盛的姑娘們談天論地東扯西扯從同性戀婚姻的合法化的必要性扯到自家的本命西皮然後不由分說的展開了激烈的攻受辯駁賽然後又莫名其妙的扯到利比亞的戰況然後又扯到天朝最近物價上漲得連她們沒蛋的人都蛋疼了……

  寶島茫然的看著,覺得自己的思考問題速度永遠跟不上她們的思維跳躍速度,只能苦惱的咬著叉子托著下巴看著不斷滾動的群聊天界面。

  終於,她們終於從基友與妹子的辯證關係扯到自己居住的城市的搞基擬人後,寶島終於等到發言的機會了。

  黃瓜大閨女:我是A市的,絕對總攻!

  呔!好一口利肛:B市,腹黑攻~喲~

  翹起你的嘟臀來:S市,誘受……

  皇上你羊水破了:魔都滅哈哈哈哈鬼畜攻滅哈哈哈

  蛋蛋的憂傷:D市,健氣攻【握拳!

  滿身大漢:……H市,YD受?

  寶島:……我也是H市誒

  滿身大漢:誒誒誒?

  寶島:好巧呢!

  滿身大漢:小寶島我們真是太有緣了!真是有緣千里來相會……

  無赦:我也是H市

  寶島:……啊!

  滿身大漢:誒誒誒誒誒誒?!

  黃瓜大閨女:我勒個去!這是神馬情況!

  呔!好一口利肛:嗷嗷嗷無赦你為了拉近和寶島的距離所以……

  翹起你的嘟臀來:其實你們已經同居了吧!

  皇上你羊水破了:愛卿們!朕……受到了驚嚇……

  蛋蛋的憂傷:我……神馬也不說……那個你們吃紅雞蛋了沒?

  寶島:啊?為什麼要吃紅雞蛋(O_O)。

  蛋蛋的憂傷:初夜之後要吃紅雞蛋!這是風俗!

  蛋蛋的憂傷:話說……你們不是初夜了吧……

  寶島:O__O"……

  寶島徹底的茫然了,現在到底是個神馬情況?

  黃瓜大閨女:話說,寶島今天很早回來了呢!

  呔!好一口利肛:對啊,沒去鄰居家蹭飯嗎?

  翹起你的嘟臀來:該不會怕無赦吃醋吧?!!

  皇上你羊水破了:木關係~我支持你們3P~

  蛋蛋的憂傷:一枝紅杏出牆來……

  寶島:O__O"……

  無赦:寶島還沒吃飯麼?

  寶島:在泡方便麵。

  無赦:吃方便麵沒營養,對身體不好。

  黃瓜大閨女:我一臉是血的看著你們……這詭異的溫馨的情節……

  呔!好一口利肛:我一臉是血的看著你們……你們兩個基佬賣基情啊……

  翹起你的嘟臀來:我一臉是血的看著你們……秀恩愛啊炫耀帝啊……

  皇上你羊水破了:我一臉是血的看著你們……各種羨慕嫉妒恨……

  蛋蛋的憂傷:我一臉是血的看著你們……話說無赦原來是人。妻麼

  滿身大漢:我一臉是血的看著你們……我噴你們一身shi……

  寶島兔斯基狀半眯著眼看著大屏幕。

  嘴裡面咬著的叉子發出輕微的喀吧喀吧聲。

  這時候,客廳卻忽然傳來了敲門聲。

  寶島一愣,嘴裡面的叉子隨之掉落。

  「啊……」寶島皺了皺眉,可是敲門聲卻不間斷。

  他猶豫的看著地板上叉子,最後還是小心翼翼的撿起來轉身走向客廳。

  寶島租住的這間房子是一房一廳,外加一個小小的陽台,可以用來曬衣服。

  雖然只有四十平米,還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

  寶島穿過客廳,打開了門。

  門外站著的,赫然就是自己的新鄰居。

  他今天穿著前幾天第一次見到他時候穿的米白色長風衣,愈發顯得整個人清瘦而修長。

  臉上帶著永遠溫和的微笑,男人保持著寶島沒開門時候的姿勢,半邊身子倚著門檻。

  寶島先是愣了愣,然後正想開口問是什麼事。

  眼前的男人已經微笑著開口:「要不要來我家吃飯?」

  聲音很低沉,隨意的語氣顯得有些慵懶。

  寶島伸手撓撓毛自己茸茸的短髮,說:「這樣感覺很麻煩你啊……」

  男人無所謂的笑笑:「有什麼麻煩的呢,加你一個人我也就是做平時的份量而已,你一個人也吃不了我多少米。」

  寶島低下頭,說:「可是總覺得我到你家白吃白喝什麼也不做,怪不好意思的。」

  男人摸了摸光滑的下巴,故作思考狀。

  「這樣啊,那你做些什麼等價代換好了。」

  寶島抬起頭,眼睛一亮,說:「那麼要做什麼呢?」

  「現在還沒想好,等想到了再告訴你。」

  「什麼啊,這樣好像有點不公平哦。」寶島癟了癟嘴。

  寶島心裡沒底,誰知道他會叫自己做什麼呢!

  如果是殺人搶劫放火……當時,眼前的男人看起來也不像壞人啊。

  男人看著寶島癟嘴,笑得更加溫和。

  「糖醋排骨……蒸水蛋……紅燒魚……」

  寶島的眼睛亮晶晶的看著飯桌上的菜,然後又亮晶晶的看著鄰居先生。

  鄰居先生依舊笑得一臉溫和,此時的他已經換上了休息的居家服。

  寬鬆的奶白色襯衫,卡其色的休閒褲,只是往沙發上隨意的一坐,卻分明的有種別樣的氣質。

  寶島一邊吃著,一邊偷偷的打量著對面的人。

  ……

  他在心裡默默的嘆了一口氣。

  對面的人就算是夾菜的姿勢也很優雅。

  他嚥下一口飯,眼神卻不由自主的瞟向對面的男人,心思早在千里之外。

  不知道,這個男人是不是在做其他事情也是一樣的這麼優雅,云淡風輕呢。

  連在自褻的時候,也是這樣……

  寶島忽然紅了臉。

  對面的男人卻忽然伸過手來,越過飯桌,手指在寶島的腮邊捻了一下。

  寶島愣了愣,卻看見男人白皙的指尖上粘了一顆米粒。

  他臉上的紅暈更深了,連忙低下頭去。

  假如可以具現化,此時寶島的頭上一定盛開了一朵又一朵蘑菇云。

  低下頭恨不得把腦袋藏在飯碗裡面的寶島沒有看見的是……

  對面的男人在寶島低下頭後,微笑著將粘著米粒的手指塞進嘴裡。

  然後,他意味深長的舔了舔指尖。

  耽美作者群裡的基情事件記錄⑧

  第二天,寶島屁顛屁顛的跑到鄰居先生家蹭飯。

  第三天,寶島繼續屁顛屁顛的跑到鄰居先生家蹭飯。

  第四天,寶島仍然屁顛屁顛的跑到鄰居先生家蹭飯。

  第五天,寶島依舊屁顛屁顛的跑到鄰居先生家蹭飯。

  第六天,寶島接著屁顛屁顛的跑到鄰居先生家蹭飯。

  ……

  轉眼,一個星期過去了。

  這天。

  剛剛從鄰居先生家蹭完飯回來的寶島,揉揉吃得飽飽的肚子,愜意的躺倒在自家的沙發上。

  嗯,下個星期有什麼打算呢?

  寶島啃著手裡剛剛臨走前鄰居先生遞給自己的飯後果,愜意的為下個星期的伙食作打算。

  那麼就……下個星期再接再厲的去鄰居先生家蹭飯吧!

  心裡面的小算盤打得啪啪響的寶島滿意的對自己的打算點了點頭。

  殊不知,此時的隔壁的鄰居先生,也正拿著菜譜在心裡打小算盤。

  嗯,下個星期換些新菜式,這樣才能拐到某個小饞鬼啊。

  兩個人同時,對著空氣微笑了起來。

  不同的是,一個天然,一個腹黑。

  。

  為自己偉大的打算感到興高采烈的寶島屁顛屁顛的跑到房間。

  他屁顛屁顛的跑到電腦面前。

  插上電源。

  按開機鍵。

  鏈接寬帶。

  企鵝上線。

  寶島剛剛上線,右下角的小企鵝立刻滴滴滴的響個不停。

  果然,是那個活躍得不得了的作者群。

  寶島幾乎每次上線,無論何時何地,總是看見那個群在活躍。

  寶島:各位~晚上好。

  然後,幾乎是同一時刻。

  無赦:大家晚上好。

  於是,內心芥末得猶如瘋長的野草的眾惡女頓時沸騰了。

  黃瓜大閨女:亮瞎了我的鍍金狗眼!

  呔!好一口利肛:亮瞎了我的鈦合金狗眼!

  翹起你的嘟臀來:亮瞎了我的硬化氪金眼!

  皇上你羊水破了:亮瞎了我的12k硬化氪金狗眼!

  蛋蛋的憂傷:亮瞎了我的24k硬化氪金狗眼

  滿身大漢:亮瞎了我的形狀記憶合金狗眼!

  黃瓜大閨女:……還是大漢你最高端啊

  滿身大漢:慚愧慚愧

  寶島:額,那個,好巧哦

  無赦:嗯

  黃瓜大閨女:嘖嘖【懷疑的目光】

  呔!好一口利肛:嘖嘖【懷疑的目光】

  翹起你的嘟臀來:嘖嘖【懷疑的目光】

  皇上你羊水破了:嘖嘖【懷疑的目光】

  蛋蛋的憂傷:嘖嘖【懷疑的目光】

  滿身大漢:嘖嘖【懷疑的目光】

  寶島:那個,真的只是巧合啊!

  黃瓜大閨女:嘖嘖【更加懷疑的目光】

  呔!好一口利肛:嘖嘖【更加懷疑的目光】

  翹起你的嘟臀來:嘖嘖【更加懷疑的目光】

  皇上你羊水破了:嘖嘖【更加懷疑的目光】

  蛋蛋的憂傷:嘖嘖【更加懷疑的目光】

  滿身大漢:嘖嘖【更加懷疑的目光】

  寶島氣弱,為什麼這些女人沒事就喜歡拿他們兩個開玩笑啊!

  她們有這麼無聊嗎!

  (插花:她們確實有這麼無聊……)

  寶島他自己倒是無所謂啦……但是無赦呢,他應該會生氣的吧?

  惴惴不安的寶島悄悄的敲開無赦的私聊。

  寶島:那個,你沒有生氣吧?

  寶島惴惴不安的看著屏幕,過了一會兒,對面才回話來。

  無赦:沒有。

  寶島:額,可是,你不會不高興嗎?被她們亂配對……

  無赦:沒有

  屏幕前的寶島愣了愣,對啊,無赦他,才不會為了這種無聊的事情生氣吧。

  意識到這一點,寶島忽然有點失落。

  無赦:我沒有生氣,還是……你生氣了?

  寶島愣了愣,反應過來,無赦以為自己因為她們的亂配對所以生氣了。

  寶島:沒沒有,但是你不是有男朋友了麼?你不會不高興麼?

  對面的人好久沒有反應,就在寶島以為對面的人已經不會回覆的時候。

  無赦:沒有

  寶島:額,可是你說你名草有主了嗎?

  無赦:騙她們的

  寶島:……啊?

  無赦:我只是不喜歡她們瞎湊合

  寶島:……啊?

  無赦:但是現在看來,其實這樣的設定一旦接受了,也挺可愛的嘛

  寶島:……啊?

  寶島呆掉了,這神一樣的進展是腫麼回事!

  無赦:呵呵

  無赦:明天還去鄰居家蹭飯嗎?

  寶島:……啊?

  無赦:嗯?

  。

  寶島下線了。

  當然下線之前他認真的回覆了無赦的問題。

  蹭飯這個是必須的。

  但是……

  寶島抬頭看著天花板,認真的思考為什麼無赦會知道自己這個星期都在鄰居家蹭飯呢?

  難道自己的形象在他眼裡就是一個吃貨?

  雖然……好像沒錯就是了。

  寶島看了看牆上掛著的鐘,想想看現在不早了,於是決定洗澡睡覺。

  收拾好衣物,寶島走進廁所,但是悲劇發生了。

  當他脫光衣服準備洗澡的時候,才發現淋浴頭壞了,不能用了。

  而另外一端。

  無赦看著寶島匆匆忙忙下線後,托著下巴盯著那個已經灰暗下去的兔斯基頭像好久。

  這個頭像,有點像自己那個圍裙上的圖案呢。

  無赦不由得微笑。

  可惜,自己剛剛這麼明顯的暗示,某人還是看不懂呢。

  此時,客廳的門卻突兀的被敲響了。

  於是,寶島抱著換洗的衣服毛巾,站在了對面的門前。

  他忐忑的敲響了門。

  門開了,顯然剛剛洗完澡沒多久的鄰居先生站在他面前。

  大一圈的白色T恤衫柔軟體貼的包裹著他的身體,因為領子稍大的緣故可以看得到鎖骨和一大片白嫩的肌膚。

  寶島走近了些還聞得到他身上的沐浴露清新。

  寶島不知怎麼的,忽然紅了臉。

  他迅速低下頭小聲說,「那個我家淋浴頭壞了,可以借你的廁所用用嗎?」

  頭上傳來輕笑聲。

  「當然可以。」

  寶島連忙抱著衣服鑽到廁所裡。

  看著寶島逃似的離開,依然站在原地的無赦抱起雙臂,嘴角勾起一個似笑非笑的弧度。

  關上廁所門。

  寶島重新把衣服脫掉,走到熱水器面前開淋浴頭。

  水流傾瀉而下。

  全身上下的不暢快好像都被沖走了。

  寶島舒服得想哼歌。

  但是,事實證明。

  禍不單行是永恆的真理。

  就在寶島淋浴淋得舒服的時候,眼前忽然一片漆黑。

  寶島嚇了一跳。

  樓下卻忽然傳來帶著四川口音的洪亮男高音:「格老子的!!!又跳閘!!!還讓不讓人活了!!!」

  可憐的寶島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又他母上的沒電了。

  耽美作者群裡的基情事件記錄⑨

  寶島在黑暗中呆愣了幾分鐘。

  但是電似乎一直沒有要來的樣子,浴室裡仍舊一片不見五指的漆黑。

  靜默了三秒,寶島終於內牛滿面了。

  不帶這樣耍人的……不帶這麼耍人的!

  黑暗中的寶島什麼也看不清,未知的恐懼讓他想立刻離開這間狹小封閉的空間。

  於是他循著記憶裡門口的方向向前摸去,但是因為黑暗而看不清前方的緣故,他一腳踩在了倒扣在地板上的洗臉盆,然後,失去平衡的向前跌去。

  。

  停電的前一刻,無赦正在客廳裡看晚間新聞。

  忽然眼前一黑,無赦隨即反應過來原來是跳閘停電了。

  幸好在客廳的電視櫃裡準備了蠟燭和電筒,也算是有備無患。

  正在他摸索著拉開電視櫃的抽屜時,他清晰的聽到了從浴室裡面傳來的一聲響亮的跌倒聲,然後是一聲哀嚎。

  無赦哭笑不得,立刻拿著手電筒向著浴室走去。

  寶島做了一個標準的失意體前屈動作。

  此時的他正趴在滑溜溜的浴室地板上哀嚎,屁股翹得老高。

  這正是無赦剛剛推門進來看到的情形。

  藉著電筒的光亮,無赦看到一臉欲哭無淚的寶島,感覺有些好笑。

  正趴著的寶島的眼眸都濕潤了,暴露在空氣的肌膚還帶著水珠,翹起的臀部很白,當然,其他部位也很白,但是臀部的位置最為顯眼,因為寶島此時的姿勢實在太像挑逗了。尤其是在圍觀者的還抱著別樣的心思的情況下。

  無赦只覺得喉頭一緊,然後,腹部下方開始有了微妙的反應。

  為了掩飾,他連忙嚥了口口水,開口詢問,「你還好吧?摔到哪裡了嗎?」

  聞言,寶島抬起頭看著無赦,嘴巴一癟,說:「一點都不好!膝蓋痛死了!」語氣裡面有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撒嬌意味。

  無赦聽後,輕笑道:「還能站起來嗎?」

  寶島瞪了一眼他,用雙臂支撐著就要起來。

  無赦退後一步正要讓位子讓寶島先出去,卻不料寶島膝蓋一痛,往前倒去,眼看又要摔個人仰馬翻,無赦連忙伸手去扶他。

  於是,寶島跌入了無赦的懷裡。

  意識到自己正未著寸縷的被別人抱著,寶島覺得自己的臉上的溫度可以蒸熟一個雞蛋了。

  他活了二十多年丟臉的總數程度疊加起來都沒有今天的大啊!

  寶島連忙掙紮著去推開還全然不知抱著他的人。

  抱著寶島的人愣了愣,但是還是放開抱著他的手。

  寶島一下子更加慌亂了,他掙扎的幅度愈大。

  抱著他的人終於忍耐不住了,開口說:「別動了。」

  寶島一愣,一時沒反應過來,但是掙扎的動作仍舊沒有停下來。

  那個人又重複了一遍,「別動了。」

  他的聲音有些低啞,彷彿在壓抑著什麼。

  寶島反應過來,好像明白了什麼,因為他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抵著他了。

  寶島的臉瞬間加溫,他不可能不懂那是什麼……

  寶島停下了掙扎的動作。

  抱著他的人依舊保持著擁抱的動作。

  兩個人,就在一片漆黑浴室裡,相對無言了幾分鐘。

  過了幾分鐘。

  寶島聽到那個抱著他的人開口說話了。

  「你怎麼不推開我?」

  他的聲音還是有點沙啞,但是已經逐漸趨於平常了。

  寶島張了張嘴,又頓了頓,最後有點委屈的說:「不是你讓我別動的嗎……」

  「呵……」那個人輕笑,「你怎麼這麼聽話啊。」

  寶島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人,無言以對。

  眼睛已經開始逐漸習慣黑暗,寶島已經依稀能看清楚眼前人的輪廓。

  線條流暢的下巴,弧度美好的唇形。

  此時那人的嘴唇正一張一合的說著什麼。

  寶島的腦袋有點混沌……

  似乎,黑暗反而能讓人格外看清楚呢。

  眼前的人,長得真好看啊。

  「……推開我……如果你不想要的話……」

  寶島朦朧的聽著,似懂非懂。

  「……現在可以推開我了……」

  寶島茫然的抬頭看著說話的人。

  「你現在最好推開我了……」

  無赦嘆了一口氣,忽然低下頭,覆上了寶島的唇。

  。

  黑暗,是一切曖昧滋生的溫床。

  同時,也是激情的催化劑。

  明明剛開始只是簡單的唇與唇之間的單純碰撞,但是越往後,卻演變成了舌與舌的糾纏。

  無赦帶著深入的意味在寶島的唇舌間掠奪,雙手剛剛開始還只是單純的擁抱,後來慢慢,略著些不明意味開始撫摸著寶島不著一縷的身體。

  寶島看著無赦的眼神迷離,似乎仍然在狀態之外。

  微惱的無赦懲罰性的在寶島的鎖骨上不輕不重的咬了一口,然後伸出舌頭舔了一下。

  寶島只覺得有什麼溫軟的東西從自己的鎖骨處滑過,覺得酥酥麻麻的。

  現在……是什麼情況……

  眼前男人的頭愈發向下,然後,輕輕的含住了寶島左邊的胸前的突起,同時一隻手撫上了寶島身上最脆弱的器官。

  寶島渾身一顫,完全清醒了。

  現在……現在……

  他慌亂的想推開眼前的男人,但是卻反而被別人抓住了自己的弱點。

  「唔……」

  寶島悶哼了一聲,無力的靠在浴室光潔的牆壁上。

  男人輕笑,手裡的動作愈發加快。

  結束的時候,寶島的眼角都不由自主的帶上了淚。

  從來沒有……被別人這樣侍候過……

  但是,說不上討厭。

  就在寶島茫然間,一隻搽了液體的手指探向了他的隱蔽處。

  寶島完全慌亂了,他扭動了一下想推出男人的懷抱,但是因為後面是牆壁而無可逃脫。

  「我……我後悔了,現在可以推開你嗎?」

  寶島咬了咬下唇。

  男人的手指停頓了幾秒,隨後,黑暗裡傳來一聲輕笑。

  「現在,來不及了。」

  ……現在……現在……

  到底是怎麼樣呢?

  被翻轉過來,寶島前面靠著牆壁,咬著嘴唇胡亂想著。

  ……和自己的鄰居,在浴室裡面……

  後面在做拓展的三根手指已經撤去,換上了別的東西。

  在被進入的瞬間,寶島眼角帶淚的想起,他和這位鄰居認識甚至還沒到一個月。

  但是不容許寶島更深入的思考,那個不屬於他體內的灼熱,已經迫不及待的把他拉入更加未知的神秘深淵。

  耽美作者群裡的基情事件記錄⑩

  第二天,寶島迷迷糊糊的聽到廚房裡傳來的聲音,醒了。

  寶島迷迷糊糊的坐了起來,卻發現後面那個隱蔽的部位傳來異樣的感覺,頓時所有的睡意都煙消云散。

  他瞪大了眼睛看著周圍的一切,陌生的房間,陌生的床。

  ……就連自己身上穿的衣服,都有著一股陌生的氣味。

  寶島就這樣怔怔然的呆坐在床上,直到房間的主人走進來喊他吃早餐。

  寶島怔怔的看著鄰居先生一臉神清氣爽的走進來,一如往常的溫和語氣。

  彷彿昨天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看著某人一如既往溫和的容顏,寶島卻知道有什麼東西再也不復往昔了。

  有些事情,過了就過了,再也回不去了。

  坐在飯桌前,寶島仍舊一臉表情呆滯的吃著鄰居先生做的雞蛋面。

  鄰居先生做的雞蛋面一如既往的好吃。

  鄰居先生一如既往的一邊吃著面一邊看著報紙的金融版。

  鄰居先生一如既往的吃得慢條斯理動作優雅。

  鄰居先生一如既往的……

  寶島整個吃麵的過程都在看著對面彷彿是吃麵模範的鄰居先生。

  但是鄰居先生卻始終沒有抬起頭看向他。

  一次都沒有。

  喝完最後一口湯,寶島忽然有些委屈的明白過來,眼前這個人對昨天的事情一字不提,他根本不想對此作出什麼解釋。

  但是寶島更為委屈的是,大概這是他最後一次來鄰居先生家蹭飯了吧。

  以後,大概不會再來了吧。

  上班的整個過程,寶島一直心不在焉。

  他一直在想,一直在想,這段時間來的一切。

  他和鄰居先生認識了這麼一段時間來發生的一切。

  ……就要這麼結束了嗎?

  他抬頭望天,卻發現頂上的天花板阻擋了他的視線。

  寶島嘆了一口氣。

  天氣開始轉涼了呢。

  下班了。

  寶島蔫蔫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平時的他一直是走得飛快的……邊走邊在想晚上鄰居先生做了什麼晚飯。

  寶島又嘆了一口氣。

  他悲哀的發現自己又想起某個人了。

  使勁的搖搖頭,他走進超市,準備重拾舊業……方便麵。

  自從開始在鄰居先生家蹭飯,家裡的存糧都被鄰居先生就打著方便麵不健康的名義收繳了。

  他還記得那個時候,鄰居先生溫和的笑著問他:「我和方便麵,你選一個。」

  彼時的他猶豫了片刻,還是縮開了他那隻扒拉著裝著方便麵的箱子,然後閃爍著淚光看著鄰居先生將整箱方便麵拖出門外。

  寶島連忙又搖搖頭,把溫和的笑著的鄰居先生甩出腦後。

  不遠處就是家了,寶島緩緩前行。

  一步一步,邁得艱難。

  終於到家了,寶島連忙掏出鑰匙打開家門,生怕鄰居先生忽然出現。

  砰的一聲關上家門。

  寶島有些慶幸,又有些失望。

  平時的鄰居先生,應該已經在廚房裡炒著菜,等著自己去蹭飯……

  鄰居先生……又是鄰居先生!寶島你真的魔障了!……寶島狠狠的咬了下自己的下唇以示懲罰。

  「嘶……好痛!」寶島連忙伸手去摸下唇。

  泡好方便麵,寶島咬著叉子打開企鵝。

  那個群依舊活躍的蹦跶著,寶島的出現一如既往的受到了眾人的熱烈歡迎。

  寶島一個一個的問了好,認真的態度又遭到了眾人的一致調戲。

  為了表示自己不是那麼心甘情願的接受調戲,寶島發了一個自以為惡狠狠的表情。

  寶島:╭(╯^╰)╮

  黃瓜大閨女:喲,寶島傲嬌了啊?

  呔!好一口利肛:的確是傲嬌了,鑑定完畢。

  翹起你的嘟臀來:寶島啊寶島,你這般傲嬌是為哪般?

  然後,又是滿屏幕的調戲,寶島無言以對,只好做休戰宣言。

  寶島:我今天不舒服,不和你們說了。

  皇上你羊水破了:咦,寶島你哪裡不舒服了?

  蛋蛋的憂傷:莫非是菊花?

  寶島:……

  滿身大漢:恭喜蛋蛋君真相了!!!

  然後,群裡眾女又是滿屏幕的叫囂著真相帝。

  寶島掀桌,真相帝個毛!!!

  ……雖然,貌似真的真相了。

  無赦:那裡不舒服嗎?

  就在寶島兀自鬱悶之時,無赦敲了他私聊。

  寶島:……額……嗯

  雖然寶島並不想把這種事情到處說,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面對無赦的時候,寶島本能的說了實話。

  他不想對無赦說謊話。

  無赦:少吃點刺激性食物。

  寶島:嗯……

  寶島忽然有點小感動,畢竟,還是有人真心關心他的……

  他低頭看了看桌上的方便麵,又猶豫了。

  無赦:我去找些資料,看看要注意些什麼。

  寶島;嗯,謝謝。

  雖然變相的承認了和別人發生了關係,但是寶島覺得,如果傾訴的人是無赦的話,就沒有關係了。

  寶島托著腮等著無赦的回覆。

  敲門聲卻在此時響起。

  打開門,寶島有些出乎意料的看到一個他以為已經不會出現的人。

  鄰居先生站在門外,笑得一臉溫和。

  就在寶島愣神間,鄰居先生把他一把拉進懷裡。

  「等等……你……」寶島瞪大著眼睛表示自己受到了驚嚇。

  鄰居先生只是溫和的笑了笑,問:「我怎麼了?」

  「你……不是打算始亂終棄了嗎?」寶島皺眉。

  「……」

  「要不然你怎麼早上一句話都不和我說……」寶島委屈。

  「我想先給點時間你消化一下。」鄰居先生憋屈。

  「……真的?」寶島狐疑。

  「你晚上沒有來蹭飯,我還怕你始亂終棄呢。」鄰居先生一本正經。

  「那我們現在算什麼……」寶島低下頭。

  「破鍋配破蓋。」鄰居先生微笑。

  寶島終於釋然。

  鄰居先生乘機在寶島的嘴上啃了一口。

  寶島羞澀。

  鄰居先生乘機把爪子伸入寶島衣服裡。

  寶島忸怩。

  「等等……我忘了我在等人回覆了,我先……」

  被啃得氣喘吁吁的寶島忽然想起重要事情來,一把推開了正在作亂的某人。

  「不用了……」啃人啃得氣喘吁吁的某人,連忙一把摁倒想要推開自己的寶島繼續啃……

  「唔……嗯……不行……哈……我要等無赦回覆……嗯啊……」

  「不用等他了。」鄰居先生說著,停下了動作,卻沒有起身。

  寶島疑惑的看著趴在他身上的人。

  鄰居先生卻邪魅一笑,說——

  「因為,我就是無赦。」

  「親愛的寶島。」

  —END—

題目:BL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腦殘粉神馬的最討厭了! by 雨田君 (腦殘粉深情學弟攻x宅男大手學長受) | 首頁 | 最上 | 勾搭cv大手的正確方法 by 雨田君(腹黑大神攻x傲嬌炸毛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247-12f4c5f3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