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沒看到你的留言我擼不出來 by 蒙面小番茄 ( 腹黑温柔大神攻x歡脫痴情粉丝受) :: 2013/01/14(Mon)

依然是擴寫俺的一個耽微梗↓


#耽微#他默默喜歡了大神好久,這天終於鼓起勇氣表白了,可留言很快就被刷了下去。為引起大神注意,他每天都在大神微博下刷很黃暴的留言,結果除了招來其他粉絲批評連大神的一個回複都沒有,他漸漸心灰意冷不再刷留言了。突然某天,他驚喜的發現自己被大神圈到了——小笨蛋快回來吧,沒看到你的留言我擼不出來!

內容標籤:情有獨鍾 悵然若失 天作之和
搜索關鍵字:主角:竇樂,袁也 │ 配角:羅湘,朱成,汪新 │ 其它:雙向暗戀



☆、1-3

  1、
  嗷!原野大人又出新文了!
  
  竇樂心中一陣歡呼,連忙順著原野大人在微博上留下的新文鏈接地址穿了過去。一口氣看完了前五章,一時心情激動難抑……
  
  竇樂從大一到現在,已經默默喜歡原野大人三年多了。
  
  原野大人的很多文中都能看出一些他本人對待生活的態度,以及理想的愛情觀的影子。
  
  起先也不過是單純的只喜歡他的文而已,直到後來關注了原野大人的微博,經常窺屏看他說著一些無關緊要的話,不知怎麼就上了心,忍不住隨著對方的話語想像電腦屏幕面前活生生的他又是怎樣的一個人呢。
  
  但也只是在心中想想而已,並未真的有去瞭解現實中的原野那種衝動,所以一直以來都只是默默關注著對方。直到今天,看了原野大人的新文之後,他就好像被文中主角們的際遇猛地戳到了心裡的某個小角落,一股莫名的心緒衝破了長久以來的抑制,慢慢滋長開來,再不受控制……
  
  竇樂刷新了一遍微博頁面,一晃眼忽然瞥見微博上又有浪友在歡呼勾搭上原野大人了。他的腦中好像有一道靈光一閃過,隨即眼神馬上又黯淡了下來……像他這樣的廢材,一不會寫長評,二不會畫畫,又有什麼手段能勾搭上原野大人呢?
  
  竇樂哀怨了,隨手點進原野大人的微博首頁例行窺屏。每條微博底下都有大堆粉絲們的各種評論,其中偶有一兩個得到原野大人回覆的,都叫他看得心中既羨慕又嫉妒。
  
  當年自己喜歡上原野大人的文的時候,對方還只是小透明一隻。看著他默默在專欄貼文的時候,心中還有點為他著急……小透明時的原野根本不懂得怎樣宣傳自己寫的文,不會巧言求收藏,也不會隨意求勾搭,只顧埋頭挖坑更文。就算現在,他也依然保持著自己的風格。
  
  眼看著原野微博上的粉絲數慢慢的從幾十增長到幾萬了,竇樂的心裡卻變得愈發惆悵了。有時忍不住想,若是當初他在原野大人專欄的文下打分的時候能多說上一句話,是不是早就勾搭上了呢?現在原野大人的粉絲那麼多,而自己不過是其中小小的一個,想要勾搭上他只會變得更加困難了吧。
  
  真是讓人……不甘心啊……
  
  竇樂輕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似乎想把腦海裡那些嫉妒又失落的酸氣泡想法給拍散。
  
  落手卻還是忍不住在原野大人最近更新的微博下,寫下了表白的話語。許是第一次對別人表白吧,雖然只是一個網絡中喜歡的作者,但竇樂還是覺得有點緊張,再三斟酌了那句話,又反覆默念了好幾遍後,才小心發送了出去。
  
  2、
  這幾天,見著竇樂的人都說他中邪了。
  
  可不是——在外面碰見他的時候,他一直盯著手機;在寢室裡見著他的時候,他又只顧抱著電腦發呆,連眼珠兒都不帶轉動的。
  
  問他怎麼了?他就回你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卻抿緊嘴巴什麼都不告訴你。
  
  大夥兒就此討論了一番,最後只當竇樂八成是喜歡上什麼人了。這樣一想,也就覺得他這不正常狀態其實也挺正常的。
  
  可寢室裡有一個人聽了其他室友這樣的猜測卻不大高興了——這人正是袁也。
  
  想他開學第一天報名的時候就一眼看上了竇樂,跟著就默默苦逼的暗戀了人家這麼些年,如今眼看著他喜歡上其他人,這能叫他放鬆高興得起來嗎?!
  
  望了對床死盯著電腦的竇樂一眼,袁也嘆了一口氣,心不在焉地開始刷起微博。照例先把收到的每一條評論都仔細看完了後,鬱悶的心情才總算被治癒了一點兒。
  
  他從高中就開始寫文了,只不過那時候忙著學業並沒太多時間能上網,倒是手稿留下不少。後來上了大學,就慢慢把那些文都搬到網上註冊的一個專欄裡堆著了,三年多下來竟也漸漸積累了不錯的人氣,其文筆才情倒也當得上粉絲們稱一聲「原野大人」。
  
  看著評論中又有好幾個粉絲表白說「我喜歡你」,袁也一時心情複雜,想著如果有一天,竇樂也能對他說出那幾個字,該有多好啊……
  
  那邊的竇樂同學也正黯然神傷,自從他上次「鄭重其事」給原野大人表白後,到現在也沒有收到任何回覆。生怕會錯過每一個信息,這兩天他可是時時刻刻都蹲守著微博的,但結果就是……沒有什麼結果了。
  
  雖然一開始也知道有那麼多的評論,原野大人不一定就能看到他的,他只想要把自己那種喜歡的心情說出來就好了,可心中難免還是有些傷心有些失望。
  
  長這麼大了,他還是第一次給別人表白,不過目前看來這表白十有八九是淹水底下了,而要表白的對象更可能壓根就沒看到。
  
  越想越糾結,竇樂整個兒犯二跟鑽牛角尖裡去了。忍不住伸手撓亂了頭髮,忽然,他想到了一個自損的方法……
  
  袁也看完評論後又轉了幾條有趣的微博,然後發了一條新微博說自己最近比較煩惱什麼的,正準備關了網頁更文去,卻發現很快就收到一條新的評論,於是點擊打開一看——
  
  【吃飯睡覺不許打豆豆】:寶貝,你的菊花熱情似火,緊夾著我的黃瓜,我在裡面來來回回,忽然一道白光閃過……啊!夢醒了!
  
  看完之後袁也皺了皺眉頭,心想,什麼人這麼幼稚無聊!不予理會,便直接關掉微博下線了。
  
  3、
  竇樂覺得最近袁也很不對勁,突然變得好像特別的……粘自己。雖然兩人大多數時候都是一起行動,但也不見得像現在這樣,自己走哪兒他就跟到哪兒啊。
  
  「袁也,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啊?說說吧,能幫的我一定幫忙!」竇樂放下手機抬起頭來,終於憋不住問出了口。
  
  「啊?什麼事?沒沒,我能有什麼事啊。」袁也忙收回緊盯著竇樂的目光,乾笑著打哈哈。心頭一陣發虛,難道是被他看出了什麼?
  
  「哦。」竇樂狐疑的看了袁也一眼,又繼續道:「那你沒事幹嘛老跟著我?」
  
  「咳咳……我哪有跟著你了?本來就同路的好吧!」袁也嗆得一口可樂差點從鼻子裡噴了出去。這不跟著吧?總是叫人放心不下;跟著吧?又會被對方懷疑。所以暗戀什麼的有時候真特麼苦逼啊!
  
  「你別激動啊。」竇樂輕拍了兩下袁也的背,隨即道:「我又沒說你暗戀我。」
  
  結果袁也還沒被某人手中的體溫撫摸得一陣心猿意馬,就又猛烈的咳嗽起來,不過這次他是被自己的口水嗆的,看來他最近得忌水才行啊。
  
  「你現在不是說了?」好不容易通氣了,袁也假裝鎮定,然後略帶試探意味的反問道。
  
  「唔。」竇樂埋頭又玩起了手機,隨口應了一聲。
  
  等了幾分鐘後也不見竇樂有後話,袁也剛才還激動跳躍的小心臟馬上就又變得焉焉的了。
  
  「走吧。」良久,竇樂才站起身來冒出這麼一句沒頭沒腦的話。
  
  「去哪?」問話間,袁也眼疾手快一把將埋頭玩手機的竇樂拉了回來,才避免了他與剛衝進小店內的一個人產生正面碰撞。
  
  「去找人。」竇樂任由袁也攀著自己肩膀,淡定的繼續朝門外走去。
  
  這不說了等於沒說嘛……袁也也沒再追問下去,反正跟著他走,到時候就知道了。
  
  還好竇樂知道偶爾要抬起頭來看一下路,不然照他那種埋頭走路的路線,早就不知道撞牆撞樹多少次了。當然,也得多虧了旁邊有個袁也,每到分岔路口的時候會提醒他一下。
  
  竇樂突然停住了腳步,袁也一看,這兒不是圖書館麼,怎麼不早說要到這兒來?那他倆剛才七繞八拐的逛了大半個校園是在幹什麼啊?!
  
  「飯後散散步,有助於消化。」竇樂好像看到了袁也眼中閃爍的小火苗,悄悄往旁邊挪了一小步,企圖為掩蓋自己走錯路的事實而解釋道。
  
  「……」好吧,想想反正是和竇樂一起,袁也也就覺得沒什麼好介意的了。
  
  「竇樂!」只見對面一個女生突然一邊高喊竇樂的名字,一邊跑了過來。
  
  
作者有話要說:JJ真抽,試了好久才把文發上來嗷/(ㄒoㄒ)/~~
後面邊寫邊修改,文已經構思好了,不會坑的~>3<



☆、4-6

  4、
  袁也見跑過來的是一個陌生的女生,瞬間腦補對方身份的無限可能,其中「竇樂的女朋友」刷地一下猛居高位。強烈的危機感爆棚,袁也下意識地往竇樂左側前方移了一小步。
  
  「喂!你不是說你十分鐘就能到嗎?!」那女生果斷無視袁也一米八三的高個子,直接跑到竇樂的右方狠狠瞪了他一眼,她都在這兒等了大半個小時了!
  
  袁也心中嘩啦啦淚流,那兩人果然是約好了的,他們之間肯定有奸亅情!早知道自己就不跟過來了,有誰會上趕著去給自己喜歡的人當電燈泡啊!
  
  「東西呢?」竇樂不答反問,一心只想著拿了東西就趕快閃人回寢室裡好好觀摩。
  
  「姐姐我等了你這麼久,你不請我吃一頓飯補償一下嗎?」言下之意就是你不請我吃飯,我就不給你那東西了。
  
  「……」竇樂微微皺眉,道:「下次吧。」
  
  袁也一邊在心裡罵竇樂是塊榆木疙瘩,連主動請女生吃飯都不懂,一邊又為他拒絕了那女生而暗自高興。不過,竇樂找那女生要什麼東西啊?
  
  「那好,這可是你說的。」女生說著從手提包裡掏出了一個U盤,「給你。」
  
  「謝了,拜拜。」竇樂伸手接過U盤就塞褲兜裡轉身往回走了。
  
  袁也見狀急忙跟上,心裡不覺有些忿忿起來:想他這麼大一個子,恁是被那兩人從頭到尾無視了個徹底啊!走之前又瞟了一眼那女生,怎麼覺得她看著自己的眼神還有嘴邊的笑都有點怪怪的?
  
  琢磨著他倆看起來也不像是一對啊,至少竇樂表現得太冷淡了。可是……
  
  竇樂你在臉紅個什麼勁啊?!
  
  「竇樂,剛才那人是誰啊?我怎麼沒見過?」袁也追上人後連忙打聽起來。
  
  「網友。」竇樂不假思索的回道。
  
  幸好不是女朋友……啊!該不會是……
  
  「網戀?」
  
  「網你妹啊!就一普通網友。」
  
  「哦,普通就好普通就好……」袁也被噎了一下,也覺得自己是不是想得太多了,便收口不再問下去了。
  
  此時竇樂的心思全撲在了那個U盤上,也就沒怎麼在意袁也怪異地重複著自己的話了。
  
  5、
  一回到寢室,竇樂就抱著自己的電腦爬床上去玩了。袁也偷瞄著竇樂把那U盤插在電腦上,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麼,就見他一會兒眉頭緊蹙,一會兒咧嘴傻笑,整張臉也變得紅撲撲的。
  
  難道是在看黃片子?袁也不禁猜測著。但是要看黃片子的話他們寢室裡的資源也很豐富啊,哥們幾個又不是沒在一起看過,幹嘛還去找一女生要呢?想破腦袋也沒猜出來竇樂究竟在看個啥,袁也只好收回目光無聊的刷起了微博。
  
  他點開新收到的評論,不意外的又看見了那傢伙的黃暴留言——
  
  【吃飯睡覺不許打豆豆】:寶貝,你下面的小嘴已經變得又濕又熱了啊,放鬆點,我要進去嘍……別急,我馬上就滿足你……靠!尿了!
  
  也不知道那朵奇葩怎麼想的,每次留言讓人看到最後都會有種突然陽痿的錯覺。袁也看著越來越多自己的粉絲在圍觀那傢伙,覺得有些好笑卻也懶得理睬。
  
  把鼠標箭頭在吃飯睡覺不許打豆豆的頭像上停留了一會兒,袁也順手點了一下,就進到對方的微博首頁了。
  
  當他正準備開始研究研究那個豆豆的微博時,下一秒卻被那博主的個人照片吸引住了目光。
  
  雖然是縮小了的一張照片,可他怎麼看照片上的人怎麼覺得眼熟,連忙點擊放大……
  
  竇樂!
  
  他沒看錯吧?!那張照片上的人居然是竇樂!再往下一看微博內容,確認是博主自曝無誤。
  
  那麼,吃飯睡覺不許打豆豆就是竇樂了?!天哪!真的是竇樂!
  
  袁也激動了,又馬上聯想到這些天竇樂給自己微博下寫的黃暴留言,明明之前還覺得很無聊的話,現在想來可真是火辣辣的蜜糖啊!
  
  「哈哈哈哈哈哈……」無意中發現了真相,袁也一個沒忍住不小心笑出了聲,心虛地朝竇樂看過去,恰好與對方的視線碰了個正著,隨即兩人又都各自馬上移開了視線,因此也就錯過彼此臉上奇怪的表情了。
  
  可是沒過幾秒,袁也的笑容就僵硬了,嘴角瞬間耷拉下來。他突然想到,竇樂喜歡的是那個身為寫手原野的他,那些黃暴留言調戲的也是原野,而不是他袁也啊!再回憶平時和竇樂一起相處的點滴,也不見得像被對方發現了自己就是那個原野啊。
  
  啊啊啊啊!不帶這樣的啊!剛剛才覺得自己暗戀有希望了,卻馬上又被自己的雙重身份搞得一團混亂。
  
  好吧,他吃醋了!還是吃自己的醋!蛋疼蛋碎蛋裂啊!還有比他更衰的人嗎?!
  
  「咚!」腦袋裡的思緒糾結成一團亂麻,袁也終於崩潰得一頭撞上了筆記本電腦。
  
  6、
  一夜春夢,竇樂早上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內褲已經濕了。
  
  都怪昨天晚上看的片子太勁爆了……下次請羅湘吃飯的時候再要幾部吧……
  
  羅湘就是昨天給他U盤的那女生,兩人是在校園貼吧裡認識的,因此偶然得知了羅湘是腐女。他看的也確實是黃片子,不過不是男女的,而是男男的,稱之為GV,代名詞叫鈣片。
  
  竇樂以前也只是偶爾在寢室裡和室友們一起看過一些AV,但並不怎麼感興趣,所以看到羅湘說她有「那種」片子時,就忍不住好奇地求資源了。
  
  恍恍惚惚在廁所裡換好內褲出來,一開門就看見一臉沒睡醒樣的袁也站在外面。早上剛起床,沒什麼精神的兩人也懶得互相打招呼,默默地你進我出。
  
  身後的門「啪」的一下關上了,竇樂的腦袋也好像同時被電擊了一下,昨晚朦朧的夢境似乎因觸發到某個熟悉的面容而慢慢變得清晰起來了……
  
  靠!他做的春夢裡的另一個主角不就是袁也嗎?!
  
  嗷嗚——
  
  竇樂一口氣爬上床把腦袋蒙進了被子裡,在心裡不斷說服自己,會和袁也演了一場春夢肯定是他倆每天膩在一起的時間太多了!
  
  袁也正在廁所裡用冷水沖臉,可腦袋裡的畫面怎麼都揮之不去。三次元裡,他和竇樂最親密也不過是偶爾勾勾肩搭搭背而已,可昨天發現竇樂就是給自己微薄寫黃暴留言的那人之後,不由就帶入了,止不住的浮想聯翩。
  
  結果昨夜不出所料又印證了那句俗話——「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況且還是竇樂寫的那些讓人哭笑不得的黃暴留言,不做春夢都好像對不起自己啊!
  
  兩個人就這樣表面看似平靜,實則內心各懷鬼胎的又過了一段日子……
  
  




☆、7-9

  7、
  這天傍晚,室友朱成突然衝回寢室,興高采烈的宣佈他們521寢室要和中文系的一女生寢室聯誼聚餐,讓哥們幾個快點收拾收拾,換好衣服就準備出門。
  
  「我不去。」竇樂想也不想就拒絕了,他這個月的荷包已經快癟了,再說聯誼這種不靠譜的事他根本就不感興趣。
  
  袁也一直豎著耳朵,聽見竇樂的話,他也就假裝自己是一塊金子默然不語。
  
  還是另一個室友汪新看到那朱成已經尷尬得變了臉色,才站出來打圓場,道:「誒,中文系的妹子啊——老朱不錯喲,這你都能勾搭上!嘿,一起去聚聚吧!袁也?」
  
  「……」袁也在心裡翻了個大白眼,嘴上「嗯哦唔啊」了一會兒沒個准信。
  
  「竇樂?去吧去吧,朱哥這不也是為了咱們寢室脫光著想嘛。再說都已經答應別人了,到時候那女生寢室全部到齊了,咱們不去多掛不住面子啊。」汪新一邊說著還一邊朝竇樂擠吧擠吧眼睛。
  
  竇樂看著汪新抽筋的眼睛一陣無語,想了一下,還是關電腦下床了。
  
  「我也去!」見竇樂決定要去了,袁也連忙狗腿跟上。廢話,他要不看緊了人,到時候竇樂怎麼被那些女生拐跑的他都不知道。
  
  四個人在約定的餐廳裡坐了約十幾分鐘左右,就聽一直望著門口的朱成招呼道:「嘿!這兒!」
  
  其他三個人齊刷刷朝門口看過去,就見三個女孩兒互挽著胳膊朝這邊走了過來。
  
  竇樂掃了一眼那幾個女生,愣了一秒,就又低頭玩起了手機。
  
  袁也也認出來了,三人中間穿著白色短袖套長裙的,不就是前不久他和竇樂在圖書館見到的那個女生嗎?!瞬間神經緊繃在心中提高了警惕,要早知道今天會被朱成拖來聯什麼誼的話,他就該先拖著竇樂去網吧打遊戲的。
  
  這幾人都是由朱成聯絡的,當然還是由他給雙方做了介紹。
  
  袁也這才知道了那個女生的名字叫羅湘。果然,她一走過來就坐到竇樂對面的位置上,自顧自的和他聊開了。
  
  本來應該還有一個女生,不過她家中突然有點事,今天的聚餐也是臨時提出的,就沒能過來。
  
  好在大家都是同一個學校的,雖然有幾個悶葫蘆,但羅湘和朱成還有汪新倒是挺健談的,氣氛也不至於太冷淡。
  
  竇樂看了看自己面前倒滿酒的杯子,又看了看對面幾個女生的鮮搾果汁,最後還是把要換果汁喝的話嚥了回去。
  
  8、
  菜上桌後,袁也等大家都開動了,這才夾起菜往嘴裡塞。一邊敷衍著應答自己對面那女生的話,一邊仔細偷聽旁邊竇樂和羅湘的對話,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十句中有八句他都聽不懂就是了。
  
  竇樂本來還在一小口一小口的抿著酒喝,誰知羅湘說著說著忽然就要和自己碰杯,還不知她什麼時候喝完了果汁換了一杯啤酒。
  
  「我說竇樂,為了咱倆這緣分,怎麼著也得乾一杯,是吧?」羅湘頗為豪爽道。
  
  「……」乾一杯?!他本來還想著意思意思一下就好的。可人一女生都這麼說了,竇樂想了想,覺得還是面子比較重要,於是和羅湘輕輕碰杯,一副捨身就義的悲壯模樣仰頭把杯子裡的酒喝光了。
  
  一旁的袁也聽見羅湘的那句話一陣泛酸,捏緊了杯子,在心裡詛咒道:你倆肯定是有緣相識無分在一起的!
  
  過了一會兒,袁也覺得自己化悲憤為食慾,差不多已經吃飽了,突然感到右肩一重,轉頭就見竇樂偏倒在自己身上,連忙伸手環住他的肩膀。
  
  這傢伙該不會是醉了吧?!剩下幾個人面面相覷,羅湘聳聳肩,她也不知道竇樂喝酒是一杯即倒啊。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袁也總覺得羅湘現在看著自己和竇樂笑得很……詭異?!
  
  袁也和其他兩個男生一起把竇樂扶上出租車,然後就藉口說要送竇樂回去,讓他們幾個繼續玩就先走了。
  
  車子只能開到校門口,袁也看著一時半會兒還醒不了的竇樂,只得認命把人背起來往寢室走去。好在竇樂的重量還在他的承受範圍之內,他一邊慢慢往前走,一邊在腦海裡勾勒自己用公主抱抱著竇樂的畫面,心想肯定沒問題,便一個人傻樂起來。
  
  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竇樂弄到床上,袁也累得氣喘吁吁,一個不穩就壓倒在了竇樂的身上。怕壓疼了那人,他連忙用兩手支撐起自己的身體,一低頭就看到了竇樂放大的臉。是喝了酒的緣故嗎?袁也越看眼前那人的嘴唇越覺得晶瑩飽滿,讓人忍不住想親上一口嘗嘗是什麼味道。
  
  像是著了魔一般,袁也慢慢低下頭,吻上了竇樂的唇。身下的人許是在夢中覺得嘴上有點不舒服,不覺張開嘴動了動,正好就給了袁也可趁之機,急忙將舌探入竇樂的口腔,挑起他的舌頭輕輕吮吸了一下……
  
  「嗯……」一聲輕微的呻吟自竇樂口中瀉出。
  
  袁也聽在耳中,雖然引得自己更加心癢難耐,卻還是不敢冒險怕把竇樂給吻醒了,只得不捨地抽身離開了。
  
  待室內一切終於都歸於黑暗了,竇樂忽然睜開了雙眼。他天生對酒精很敏感,酒量並不好,但是今晚喝得也不算多,所以其實早在下車袁也背他時他就有點醒了,不過也樂得有個人背著,他就繼續迷糊賴了一會兒。
  
  可是當唇上傳來濕熱的觸感時,竇樂一下就徹底清醒過來了。心裡很清楚是誰在吻自己,可不知為什麼就是不想拒絕,於是仍舊緊閉著雙眼,放任那人繼續深入,直到他離開……
  
  其實他裝睡裝得一點兒都不像,稍微仔細一看就會發現他的眼皮在抖動,心跳的速度也很快……大概是袁也當時太緊張了才沒有發現,竇樂輕輕舒出一口氣,卻緊接著感到被一塊大石頭壓在了心上,不覺又想起了上次做的那個春夢。袁也今晚只是吻了自己就再沒其他踰矩舉動了,可為什麼他竟然會覺得有點失落……
  
  9、
  竇樂也不知道自己昨晚什麼才時候睡著的,模模糊糊間還聽到了朱成和汪新回來時不小心弄出的聲響。可當第二天他醒來的時候,卻發現寢室裡只有他一個人了,就連袁也也不在,心裡頭隱隱約約有點不舒服。不習慣一個人呆在空蕩蕩的寢室裡,簡單收拾洗漱完,就出門去泡圖書館了。
  
  袁也提著兩杯豆漿和一袋包子回來,卻見寢室裡一個人影也沒有了。愣了一小會兒,便拉開一張椅子坐下,一個人解決完了兩份早餐。然後趴在桌子上看著自己的手機默默出神……
  
  一個未接來電和未收短信都沒有,人上哪兒去了?想了想,還是決定打個電話過去問問。
  
  無人接聽!
  
  袁也忽然想到……該不會是自己昨晚偷吻他被發現了吧?!所以竇樂現在是不願意見到自己嗎?!
  
  竇樂進圖書館前把手機調為了靜音,在圖書館裡坐了一早上,桌上攤開的書總共就翻了兩頁。身邊少了一個人,突然變得好安靜啊……恍然想起以前和那人一起來圖書館的時候,就算是小聲密語,他的耳邊也總是鬧哄哄的。
  
  在太過安靜的地方,此時肚子餓得發出咕咕叫的聲音就會顯得比較大了。竇樂闔上書,起身把它放回了原位。看了眼牆上的時鐘差不多快到中午了,掏出手機正準備給那人發條短信叫他一起吃飯,忽然被誰拍了一下肩膀,轉身就看見一個熟人。
  
  「嘿,竇樂!今天怎麼就你一個人啊?」羅湘似乎很愛笑,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
  
  「嗯。」竇樂在現實中不比網上放得開,不善與人交際,能淡淡地做出回應,就算很不錯了。
  
  「一起吃個飯吧,別忘了你還欠我一頓呢!」羅湘和竇樂在網上還算聊得來,也不介意他略顯冷淡的態度,依然保持著自然明朗的笑,讓人看了也不由覺得心情跟著變得好了起來。
  
  「好吧。」竇樂又把手機裝回了褲兜裡,袁也好像不怎麼喜歡羅湘,還是不叫他了吧。
  
  寢室裡的袁也等了老半天也沒等到竇樂回電話,整顆心隨著時間的流走一點一點沉下去。用手抹了一把臉,心想竇樂多半是知道他的心思了,而結果卻是選擇躲避自己,那他還能怎樣呢?
  
  保持安全距離吧……
  
  袁也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悔恨自己昨晚不該一時魯莽衝動。心微微的抽疼,卻又無可奈何。
  
☆、10-12

  10、
  竇樂也不知道怎麼就變成現在這樣的情況了——從那天以後,除了在同一個教室上課,他和袁也幾乎就只能在宿舍裡碰著面了。那晚袁也吻了他,不就是代表……喜歡自己的意思嗎?可為什麼他卻覺得袁也現在總是躲著自己呢?!
  
  竇樂想不明白卻也不知道怎麼開口去問,他向來比較被動,就連以前和袁也一起行動,也是對方提出的比較多,可最近他卻不來找自己了。竇樂感到有些茫茫然起來,腦袋裡一下子裝了好多事情,幾乎全都和袁也有關,可是袁也現在不理他了……
  
  竇樂一個人邊走邊無聊的用手機上網,但是眼神的焦距卻不在手機屏幕上。走著走著,忽然一頭撞上了路邊小販搭建的涼棚的鐵柱上。
  
  猝不及防的一撞疼得他「嘶嘶」抽涼氣,捂著額頭趕忙走回寢室,鼻子也撞到了,有些發酸,眼眶忍不住紅了起來。若是袁也和他在一起的話就肯定不會撞到了……忽然想起那人,竇樂頓時覺得好沮喪。
  
  不幸的是開門的時候他好巧不巧又撞上了一堵「人牆」,瞬間疼得他「哎喲」叫出了聲。待看清那「人牆」是誰之後,本來之前撞到的鼻子就有些發酸,這接連二重撞,眼眶裡的淚水一下就滾落了下來。真不是他想哭啊,換個人去試試撞一下腦門和鼻子他也會忍不住流眼淚的!
  
  竇樂急著爬回被窩準備自我療傷,卻突然被人一手掰開他捂著額頭的手並順勢拉住……
  
  「你怎麼……哭了?」
  
  袁也看著竇樂紅紅的雙眼,心一下子揪緊了。
  
  「我沒哭,就不小心撞到鼻子了給刺激的。」竇樂見跑不過,乾脆就直說了。
  
  袁也看著竇樂額頭上的一道紅印,又想起他走路的壞習慣,便也和心中猜想的不差,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以前有自己陪在他身邊還可以幫他看著點,可是現在……
  
  竇樂見那人聽了自己的話仍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便賭氣著使勁把自己的手從那人手裡抽了出來,飛快地跑進廁所裡把門甩上了。
  
  「……」竟是連碰也碰不得了麼?袁也怔了一下,隨即就轉身出門了。
  
  之後竇樂在床上趴了整整一下午,心情很糟糕,就連晚飯也懶得下樓去吃。忽然聽到有人開門的聲音,竇樂連忙看向門口。
  
  原來是汪新啊……說不清心裡那股失落感是怎麼回事,竇樂又懨懨的把頭偏向了裡面。
  
  「竇樂,竇樂!起來吃飯了!」汪新一邊把東西放在桌上,一邊叫道。
  
  「誒?!你怎麼知道我在寢室裡沒吃飯?」竇樂轉過頭詫異地問他。
  
  「路上碰見袁也了,他說的。你快點下來啊,再不吃,飯就冷了。」汪新忙著開啟電腦隨口答道。
  
  竇樂爬下床打開桌上的飯盒一看,是他最喜歡吃的番茄炒蛋飯,心中一暖,瞥眼瞧見旁邊有個小藥瓶子似的東西,拿起來朝汪新問道:「這個是什麼?」
  
  「啊?哦!對了,袁也說給你的,讓你別忘了擦藥。」汪新登入遊戲,這才想起袁也給他的交代來。
  
  「哦,那……袁也呢?」竇樂捏緊了手中的小瓶子,心中一時五味雜陳。
  
  「他好像去網吧打遊戲了吧。」
  
  「……」
  
  11、
  一晃又過去了一個禮拜,期間竇樂一直想對袁也說聲謝謝,可每次還不等他開口,那人就先找藉口溜了。
  
  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已經喜歡上袁也了,可那人現在擺明了是在躲他,難道就這樣一直拖下去不成?!
  
  竇樂一口悶氣憋在心裡,就連找個人訴說幫忙想個緩解兩人關係的辦法都不行,也不能告訴寢室裡其他兩個哥們,畢竟大部分人對同性戀的心理接受程度並不高……
  
  啊,對了!竇樂忽然想起了還有一個人可以對她說這件事情——羅湘!她應該對這方面比較瞭解吧,況且是網友,不會牽涉到太多現實中的人和事。想到就做,竇樂連忙給羅湘發短信約好了見面地點。
  
  眼看著對面就是小咖啡館了,竇樂剛邁出一步,忽然被誰用力一把又拉了回去,讓他意外地向後跌進一個懷抱裡。說時遲那時快,一輛車子剛好從他眼前飛馳而過。
  
  「操!不知道在學校裡開車要減速嗎!」袁也衝著那輛車子氣吼道。
  
  隨後扳過懷中的竇樂,讓他面向自己,終於忍不住罵道:「你他媽的走路就不能專心點?!」
  
  「……」竇樂低著腦袋不敢看那人現在生氣的樣子,袁也從來都沒這樣凶過他。忽然感到袁也緊握著自己雙臂的手好像在輕微的顫抖,竇樂怔愣了一下,想起剛剛驚險的一幕,這才感到後怕,若不是被袁也及時拉回來,他恐怕就被那輛車子撞飛了。袁也是真的……很擔心自己啊。
  
  他正要抬起頭向袁也道謝,卻聽頭頂上方來傳來了一聲嘆息。
  
  「呃,對不起啊,剛才是我……」袁也頓了頓,想著該怎麼措辭……
  
  他是真的被嚇到了,完全不敢想像如果當時自己慢了一步又會有怎樣的後果,所以一時氣昏頭才罵了竇樂,現在看他低垂著腦袋的樣子,忍不住有點心疼起來。
  
  其實竇樂之所以會養成走路不專心的壞習慣,有一半還得怪自己,那時總想著反正有他陪在身邊,幫忙看著前路,偶爾搭肩一起過街,又怎麼可能還會發生頭撞柱子和剛才的那種事呢……袁也抬起一隻手揉了揉竇樂的頭髮,正打算和他攤開了把事情明說清楚,忽然瞥見馬路對面有一個眼熟的女生在看著這邊……
  
  竇樂聽見那三個字,忽然抬起頭來,睜大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著袁也。
  
  袁也放開了竇樂僵硬地收回雙手,隨即找了個明顯是藉口的藉口,道:「哦,突然想起了我還有事,你們……慢慢玩,我先走了,拜拜!」
  
  「袁也!」竇樂慌忙叫住他,卻見那人跑得飛快,根本不理會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很快就消失在了竇樂的視野中。
  
  竇樂悶悶地轉過身,就看見了對面一臉正看好戲的羅湘。
  
  12、
  那兩人是在約會嗎?袁也不敢問竇樂,怕聽到他的回答會更難受。
  
  跑回寢室無事可做又總是忍不住去想他們現在在做什麼?已經發展到哪一步了?……
  
  為了轉移注意力袁也只好打開電腦上網,心不在焉的刷著微博,看了一下今天的評論,又沒有「吃飯睡覺不許打豆豆」的黃暴留言,不覺有點失望。
  
  忽然,他想到竇樂應該還不知道自己就是原野吧?!腦筋一轉,索性豁出去不要臉皮的圈了那個ID發了一條微博。
  
  ……
  
  今天是週六,家住本地的朱成和汪新都回家去了,整個寢室裡又只剩下竇樂和袁也兩個人。
  
  夜裡,竇樂躺在床上輾轉反側,腦海中不斷重播著白天發生的那一幕,袁也把他緊緊抱在懷中,那麼那麼的在乎他,擔心他……
  
  整顆心都好像寫滿了袁也的名字,竇樂實在睡不著,於是翻出手機登上了好久沒去的微博,正打算寫一條新微博,卻突然發現有很多條@提到他的提示。
  
  他的微博根本就沒什麼熟人互相關注,這麼久沒上了誰會圈他呢,好奇著點開一看——
  
  【原野】:小笨蛋快回來吧,沒看到你的留言我擼不出來!@吃飯睡覺不許打豆豆
  
  竇樂驚得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他沒眼花吧?!原野大人居然圈他的名字了!
  
  不過看清那條微博內容後,竇樂瞬間想起了自己之前給他寫的那些黃暴留言了,頓時臊得滿臉通紅,現在才後悔起當初自己怎麼就一時腦殘犯病而衝動寫了那些留言內容呢,真是無聊閒得狠了!
  
  怎麼說也是自己第一次被原野大人主動圈到了啊,竇樂還是認真回覆了過去。
  
  【吃飯睡覺不許打豆豆】回覆【原野】:原野大人,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會亂寫留言了。還有,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你也趕緊找個老婆吧,小心擼多傷身!
  
  竇樂以為原野大人肯定不會回覆自己了,卻馬上就收到一條新的評論。
  
  【原野】回覆【吃飯睡覺不許打豆豆】:你喜歡的人是誰?
  
  竇樂沒料到原野大人會突然問自己這個問題,但想著反正對方和自己在現實中又不認識,就算告訴他名字也不會怎樣吧。
  
  【吃飯睡覺不許打豆豆】回覆【原野】:袁也
  
  咦?!袁也……原野……竇樂這才後知後覺發現袁也竟和原野是同音的!估計會被原野大人誤會了吧,管他呢。
  
  忽然,竇樂感到床好像晃動了幾下,有什麼東西碰到了自己的小腿,接著就看見了莫名其妙出現在自己眼前的袁也,一雙眼睛好像在月夜裡變得明亮不已,竇樂著實被嚇了一跳,還沒叫出聲就被袁也一手輕輕摀住了嘴巴。
  
  「努摁嘛(你幹嘛)?!」竇樂驚恐得瞪大了雙眼,一時倒忘了伸手掰開袁也捂著自己嘴巴的手了,不過他潛意識裡也覺得袁也是不會做任何傷害他的事的。
  
  「你喜歡誰?」袁也激動得直接問道。
  
  「……」怎麼今晚的人都喜歡問他這個問題,竇樂皺了一下眉,忽然想到了什麼,很快又舒展開來,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袁也的手心……
  
  「喂!你舔我幹嘛?!」手心一癢,袁也倏地一下收回了那隻手。
  
  竇樂卻只是看著袁也不說話,趁袁也沒注意,悄悄從被子裡抽出兩隻手,忽然圈住了他的脖子,把腦袋按向自己,便主動吻了上去……
  
  「你說我喜歡誰?」一吻纏綿過後,竇樂笑著反問袁也。
  
  「……」袁也瞬間醒悟,一時興奮得說不出話來,於是撲倒竇樂又是一陣瘋狂的親吻。
  
  直到吻得兩人都快缺氧了才分開,他趴在竇樂的身邊,輕聲道:「竇樂,我……我喜歡你。」
  
  全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爛尾什麼的千萬別打臉嗷~後面番外會端上肉湯湯給大家喝的~(つ﹏?)

☆、番外1+番外2

  【番外一:黃暴留言的反噬】
  最近是一天比一天熱了,不到一會兒就滿身是汗。竇樂每晚都要衝個澡才會覺得涼快那麼一點兒,不過現在他打開淋浴的開關,卻發現噴頭並沒有噴出水來。
  
  「不會吧?!」大夏天的淋浴器壞了是會熱死人的好嗎?!竇樂鬱悶的穿好衣服又走了出去。
  
  「怎麼了?竇樂?」袁也看他這麼快就出來了,連忙問道。
  
  「淋浴器壞了。」不能洗澡,竇樂滿臉寫著不高興,不舒服,不爽!
  
  「啊?!壞了?!」袁也驚訝道,忽然又說:「誒,要不……我們去外面的小賓館洗澡吧?等明天再去給宿管老師報修淋浴器,怎樣?」
  
  「……」竇樂看了一眼袁也,總覺得有什麼地方很奇怪,但還是被想洗澡的慾望衝破了一切,便點點頭答應了。
  
  竇樂在小賓館的房間裡舒舒服服洗了個澡,然後就坐在房間裡唯一的一張床上看電視。剛才開房的時候,袁也要了一個單人標間,竇樂沒表示異議,反正房間裡開著中央空調,兩個人擠擠也不會太熱……吧?
  
  可是,一想到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他就覺得全身好像著了一把火似的。要不……等一會兒袁也出來了,他再去洗一遍澡?心中隱約也知道袁也帶他到這小賓館裡來,不單單是為了洗個澡吧……
  
  兩人都才二十多歲,又正處於熱戀期,有那個慾望就得解決,袁也每天看著喜歡的人就在眼前,雖然能偶爾吃點豆腐,可畢竟不及肉汁美味讓人滿足啊。
  
  浴室門終於打開了,竇樂本來正在無意識地翻著電視台節目,聽到門響的聲音,突然緊張得一下按到了關閉鍵,電視就不出聲了,整個房間瞬間安靜下來。
  
  竇樂只得傻傻的看著袁也下半身圍著一條浴巾向自己走過來,他想找個地方躲一下,卻又覺得臨場退縮實在顯得自己很弱啊。
  
  「豆豆。」袁也忽然出聲叫他的小名。
  
  「圓圓。」竇樂看著袁也逼近,悄悄往後挪了一點兒。
  
  「……」袁也可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有過那麼個名字,馬上又換了個稱呼,拖長音調叫道:「竇樂——」
  
  「袁也。」竇樂有點鬧不明白袁也到底在玩什麼花樣,只得愣愣的也跟著叫出他的名字。
  
  「……」袁也又被噎了一下,果然拿肉麻當情趣這種事一點兒也不適合套用在他和竇樂身上啊。
  
  袁也走到床邊一下撲到竇樂的身上,直接用自己的雙唇堵住了他的嘴。
  
  「唔唔……嗯……」袁也的舌在他的口腔裡一番亂攪,竇樂試著也用舌想把它推出去,卻正中袁也下懷,和他的舌糾纏在一起,讓它無處可躲。
  
  吻了一會兒,袁也暫時退了出來,輕輕用牙齒咬了咬竇樂的下唇後猛然吮吸了一下,惹得竇樂渾身一顫,他從來不知道,原來接吻也會這樣令人刺激不已。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是兩人的第一次,而雙方都有點緊張害羞怎麼著,接下來的整個前戲過程中除了竇樂偶爾瀉出口的呻吟和袁也略變得粗重的呼吸,就再沒聽到別的什麼聲音了……
  
  竇樂看見袁也從帶來的包裡拿出潤滑劑和安全套,心裡咯登一下,雖然早就猜到了袁也今天帶自己來小賓館是做什麼,卻沒料到他準備得這麼充分!
  
  當袁也進入的時候,竇樂疼得整張臉都皺了起來,卻咬緊牙抿著唇沒發出一點聲音,直到漸漸適應了體內那物,才稍稍放鬆了點。
  
  袁也一直觀察著竇樂的臉部變化,看他表情好像不那麼糾結了,才開始試著慢慢前後抽動起來……身體的那部分被緊致火熱的腸壁包裹著,來回摩擦帶來的快感讓他爽得簡直快上天了,簡而言之那就是欲仙欲死了吧。
  
  突然想起了什麼……袁也把竇樂的兩條腿分得更開了一點,然後俯身吻了吻竇樂的唇,壞壞的笑了,喚道:「寶貝——」
  
  竇樂聽見那聲稱呼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瞪了袁也一眼,等他接著說。
  
  袁也乾咳了一聲,然後繼續深情道:「你的菊花熱情似火,緊夾著我的黃瓜,我在裡面來來回回……」
  
  聽見第一句的時候,竇樂還默默鄙視著袁也,真是又爛又惡俗的形容比喻!可越聽到後面,他怎麼越覺得那句話有點熟悉呢……
  
  袁也?……原野?!忽地一下他睜大了雙眼,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那人。
  
  「你……」想了想,又試探般的問道:「原野大人?」
  
  「唔……我覺得你還是叫我老公比較好聽。」袁也終於忍不住大笑出聲。
  
  竇樂瞬間記起了之前曾給原野大人微博下寫的那些黃暴留言……現在他真是一百個悔不當初啊!
  
  「混蛋……啊嗯……你……」忽然被袁也戳到了體內的某個地方,刺激得他一陣顫慄,忍不住收縮了一下□,就聽身上的人倒吸了口氣,不再動作了。
  
  袁也忽然被夾了一下,差點就洩了出來,只得先停下來緩了緩。隨後又抬手輕輕拍了一下竇樂的屁股,讓他放鬆點。
  
  竇樂頓時羞憤得連整個身體的膚色都變得粉紅了。
  
  ……
  
  第二天,兩人睡到臨近中午才醒過來,於是退了房,順便在外面解決了午飯才回寢室。
  
  一進門,就聽見朱成一邊擦著濕髮一邊抱怨道:「不知道誰把自來水總閘關掉了,害我還以為淋浴器壞了噴不出水了!」
  
  竇樂偏頭看袁也,袁也偏頭看另一邊,裝傻道:「我也不知道啊。」
  
  朱成正覺得那兩人好像有點古怪來著,突然他的手機鈴音響了起來,看完短信後,他連忙套好T恤,像是炫耀一般晃了晃手機,笑道:「羅湘在下面等我呢,我先走了,拜拜!」
  
  「……」
  
  「……」
  
  End
  
  【番外二:甄嬛體】
  袁也最近愁眉不展,總是一臉慾求不滿的苦逼樣,自從第一次和竇樂做的時候自曝自己就是原野之後,竇樂就開始冷凍他了,這可怎麼是好……
  
  無奈苦悶無處訴,於是袁也只得上網發了一條微博——
  
  【原野】:近些日子,本攻心有鬱結不得解,想來定是慾火無處洩所致,真真叫人憋悶難耐傷身。方才見君沐浴而出,私心想著若是能與君共赴一番雲雨便是極好的,如若還能再度鴛鴦戲水,那可是最好不過了。@吃飯睡覺不許打豆豆
  
  竇樂看見那條微博一個沒忍住噴笑出聲……
  
  【吃飯睡覺不許打豆豆】回覆【原野】:說人話!
  
  【原野】回覆【吃飯睡覺不許打豆豆】:老婆,我們做吧!
  
  番外完。

題目:BL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我是過路的 by 狸貓麵包尾 (腹黑懸疑大神攻X呆萌寫手受 ) | 首頁 | 最上 | 混蛋,我喜歡你! by 狩沢C (忠犬攻x女王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267-25d72c5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