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聲聲不息 by 受凉 (網配 溫柔攻x乖巧受) :: 2013/01/14(Mon)

文案
這是一個默默暗戀的小透明學弟和網配粉紅學長的故事。

內容標籤:天作之合 情有獨鍾
搜索關鍵字:主角:陳汐,何言 ┃ 配角:經緯 ┃ 其它:網配



☆、你不知道

  陳汐剛打開電腦,登錄QQ,右下角的小企鵝就“嘀嘀嘀滴”的叫起來。
  經緯:
  學弟學弟!!!
  
  經緯:
  在嘛在嘛?
  
  期末去死去死:
  剛回來。怎麼了?
  
  經緯:
  求接新~~主役受君哦
  
  期末去死去死:
  不行誒
  
  經緯:
  學弟你怎麼能這麼無情的拒絶我呢
  捂胸口 BLX碎了一地
  
  期末去死去死:
  期末要複習沒空錄音呢
  學姐也不行
  
  經緯:
  薄言傻媽主役哦~~真的不接嘛不接嘛不接嘛
  
  期末去死去死:
  接!!!!!
  
  經緯:
  乖[摸摸頭](~ ̄▽ ̄)ノ
  果然還是薄言傻媽魅力大
  蹲牆角內牛
  
  期末去死去死:
  …………
  讀書去了
  學姐揮揮
  
  經緯:
  學弟加油o( ̄ヘ ̄o*)
  
  陳汐是Q大大三的學生,在網絡上是中文廣播劇圈子的一名CV。剛才跟他說話的經緯,是大陳汐兩級的學姐,同樣是廣播劇圈的,不過平時主要作的是策劃。而那位薄言傻媽同樣是Q大的,不過比陳汐和經緯都大,現在已經畢業一年,陳汐會接觸網配就是因為這位網配中的薄言傻媽,現實中的學長。
  當陳汐還是大一新生的時候,在校道旁看到校廣播電台的納新宣傳,抱著試一試的心報了名,筆試順利通過,可是在面試中被刷下來了。但是在面試時碰見了當時的擔任台長的何嚴,也就是現實中的薄言。
  也許是一種叫做氣場的東西,薄言坐在那邊就顯得比別人穩重沉靜得多,再加上低沉溫柔的聲音,第一次見面就陳汐就記住了這個特別的學長。
  也許是學校太小,碰到熟人太容易,也有可能是不自覺的注意,陳汐發現總是能在校園的各個角落聽到跟何嚴有關係的東西。
  每天的校園廣播裡播報新聞的男聲,直系學姐口中不時會提到的很厲害的學長,學校迎新晚會上穿著正裝的男主持,校報上貼出的某個比賽的第一名……
  都是他,都是他……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這個名字連着主人溫柔好聽的聲音就住進了陳汐的心裡。忘不了,卻沒有理由靠近。
  再後來何嚴畢業,找工作。
  電台的台長換了人,熟悉的校園廣播換了個女生播音,迎新晚會的男主持變成了一臉稚氣的其他人……
  就好像心裡缺了一塊,看到熟悉的東西都會有悵然若失的感覺。
  再後來從直系學姐經緯那裡聽說何嚴在網上的配音圈子裡當CV,便讓學姐帶著自己入了圈。
  把何嚴的劇一部部搜來聽,在劇貼下認真的留下長評;把何嚴的微博設置成特別關注,時不時就登陸看看有沒有更新;YY上薄言出現過幾次的房間,陳汐也已經掛了四位數的積分……
  可是無論在現實還是在網絡,那個人都不認識自己。
  不過沒事,總是會有機會的。
  
作者有話要說:開新坑了= =
網配背景,應該不長吧。




☆、有小攻的受君是不可以亂調戲的

  第二天陳汐再登陸QQ的時候就看見系統消息提示“您的好友經緯(123456789)邀請您加入群我們是和諧有愛的工作群(987654321)。”
  陳汐點了同意,群頭像就跳了起來。
  【策劃】經緯:
  歡迎學弟~
  
  期末去死去死:
  額= =
  學姐好大家好
  
  【美工】四歲:
  撒花歡迎新人( ̄▽ ̄)o∠※PAN!=.:*:’☆.:*:’★’:*
  
  【打醬油】遲遲:
  歡迎~
  
  【後期】星期八:
  喲~又一個騷年XD
  
  期末去死去死:
  額( ̄▽ ̄”)群名片是【職務】+暱稱嗎?
  
  【策劃】經緯:
  是的
  
  【CV】晨光:
  這樣?
  
  【策劃】經緯:
  嗯哼
  
  【後期】星期八:
  原來是受君啊 撲倒TX
  
  【策劃】經緯:
  八八,你趁着攻君不在隨便調戲小受的行為是不對的哦
  
  【後期】星期八:
  反正攻君不在嘛o(* ̄︶ ̄*)o
  ………
  
  陳汐把QQ聊天框最小化,登錄了微博。陳汐微博關注的人不多,除了學姐、何嚴就是幾個經常接觸的staff,陳汐在網配圈也只是配過幾個龍套發過幾首翻唱的小透明,所以也沒有多少粉絲。
  首頁上的第一條微博就是何嚴剛剛發的。
  薄言:下班了。
  5秒鐘前 來自android客戶端
  大概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發的吧。
  “週末快樂。”陳汐迅速的占了個沙發。
  過了會兒,刷新了下頁面,陳汐的評論被其他評論刷到了最後一頁,評論裡有不少是薄言在圈裡比較熟悉的朋友——
  喵嗚:終於熬到週末了~這週一起出來面基嘛?
  薄言回覆@喵嗚:好老地方?
  喵嗚回覆@薄言:晚上短信哦~
  
  QQ群裡的聊天還在繼續——
  ……
  【打醬油】遲遲:
  受君呢受君呢?
  
  【後期】星期八:
  呼喚受君乃家攻君粗線了
  
  【CV】薄言:
  ?
  
  【CV】晨光:
  ?
  
  【打醬油】遲遲:
  誒呀攻君受君你們同步了啊!!!心有靈犀啊有木有
  
  【後期】星期八:
  心有靈犀+1
  …………
  
  陳汐看到那個熟悉的ID,心中一顫,雖然早就加了何嚴的QQ,但是一直沒有勇氣和他聊天。要以什麼身份呢?不是同專業的學弟?面試被刷下來的同學?還是默默喜歡你的小透明?
  今天終於在一個群裡聊天,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策劃】經緯:
  言言傻媽,你什麼時候有空PIA戲啊~
  
  【CV】薄言:
  這兩週比較忙可能沒空
  
  【策劃】經緯:
  沒事沒事~剛好受君也要準備考試
  誒?受君呢?
  
  【CV】晨光:
  啊……在
  
  【CV】薄言:
  受君好XD
  
  【CV】晨光:
  傻媽好
  噗能不能不要叫我受君好囧
  
  【後期】星期八:
  哎喲受君害羞了
  
  【CV】薄言:
  叫晨光?嗯?
  
  【CV】晨光:
  好…………
  
  【CV】薄言:
  去做飯了下了揮
  
  【後期】星期八:
  傻媽揮揮~
  
  【CV】晨光:
  揮揮
  我也去吃飯了
  
  【打醬油】遲遲:
  攻君受君揮揮~
  我能不能腦補成攻君是去做飯給受君吃呢o(* ̄▽ ̄*)ゞ
  
  【後期】星期八:
  矮油人妻攻什麼的好萌
  
  【策劃】經緯:
  默默排
  …………
  
  雖然只是群裡開玩笑的調侃,還是讓陳汐在屏幕那頭紅了臉。一想到以後還要和學長對戲,心裡就緊張起來。
  記得第一次見到何嚴是在廣播電台的面試上。
  九月的Q市依舊高溫,太陽炙熱的照進用來面試的教室。
  “學長學姐好。”陳汐禮貌地問好,然後開始簡短的自我介紹,“我叫陳汐,是09企管專業的,我……”
  陳汐自我介紹的時候,坐在最中間的那個男生一直低着頭看手裡的東西,沒有說話,待陳汐說完,才抬起頭問道:“你對我們廣播電台的工作有什麼看法?”聲音低沉好聽,普通話標準,讓陳汐的心臟漏跳了一拍,隨後的回答也變得支支吾吾:“我……我覺得廣播電台是……是……”
  不出意外,表現的不夠好的陳汐被刷了下來。
  但是那個穿著簡單的白色短袖,聲音溫柔低沉的男生在他心裡留下了印跡。
  




☆、我不是故意要緊張的

  也許是薄言最近真的太忙,或者是經緯考試周的學弟,劇組的PIA音一直拖到兩週後。
  這天晚上,經緯在SK拉了桌。因為主要的戲份幾乎都是主役CV薄言和晨光的對手戲,所以這天對戲的只有薄言和晨光。
  “那我們就開始對戲咯,現在是第三幕。可以開始了麼?”經緯問到。
  “嗯。”
  “好。”自從登了SK,看到那個叫做“薄言”的賬號,陳汐就開始緊張。
  ……
  “行啊,李源你連我都敢唬弄了!”
  “嘶……班……班長,你……你別下那麼大力氣捏我臉行麼?”聽到何嚴的聲音穿過耳機傳來,讓陳汐的緊張情緒更加嚴重,一句台詞說得磕磕巴巴,彷彿又回到了幾年前那個教室,那場面試。
  經緯聽不下去了,說道:“誒,停停停~學弟你緊張什麼啊,受君是小白受可不是結巴受。”
  “嗯……對不起,我再試一遍吧。”
  “嗯。”
  ……
  “你就報個病號別去了,你這小身板的,XX那天寒地凍環境又差,你準熬不住。”
  “誰說的,我又不是病號,幹嘛不去。”
  “你丫不是一直沒時間麼,這回怎麼沒時間了!
  “這回,是沒時間當逃兵。”
  
  “誒……等下!再來一次吧,學弟你情緒不對。”
  ……
  
  晚上的pia戲進行的不怎麼順利,陳汐越是害怕配的不好,表現的越是緊張。不是台詞說得磕磕絆絆,就是情緒不對。薄言倒是沒說什麼,氣定神閒的陪着陳汐一遍又一遍的重複,沒有任何怨言。經緯大概是聽出了陳汐的不對勁,所以匆匆對了幾遍就讓陳汐和薄言各自先錄乾音,發給自己,看情況再返音。
  PIA戲結束後經緯忍不住在QQ上私敲了陳汐。
  經緯:
  學弟學弟你怎麼了!不就是第一次和學長對戲麼 別緊張啊
  
  期末再見:
  學姐對不起啊
  就是……好緊張就好像大一面試的時間一樣
  
  經緯:
  摸摸(~ ̄▽ ̄)ノ沒事沒事我們慢慢來嘛
  
  期末再見:
  好
  我儘快把乾音錄了給你
  不好意思〒▽〒
  
  經緯是陳汐的直系學姐,也在廣播電台工作,當時陳汐去面試的時候就對這個表現的很靦腆的學弟印象深刻。後來熟了之後發現學弟對什麼事情都很認真,除了在學校每學期都獲得獎學金,在網配圈裡,即使只是配一個龍套,他也會用不同語氣錄上好幾遍讓導演選擇。
  起初經緯還不知道陳汐對何嚴的感情,但是他總是時不時的問起跟何嚴有關的事,聽說何嚴在配廣播劇,便也讓自己帶著進了網配圈。陳汐做的這些真是讓人不懷疑不YY都不行。
  一次經緯開玩笑得問陳汐是不是喜歡學長啊,這麼關係他。
  沒想到陳汐回覆了個“是。”
  經緯起初還以為是陳汐是在開玩笑,但是追問下去才發現學弟是真的動了心。
  雖然經緯是個腐女,耽美小說看了無數,網配圈裡分分合合的CP也見了許多,但是這樣的事情第一次發生在自己身邊,一時還是接受不了。況且學弟暗戀的還是一個連他名字都不知道的學長。
  但是認識學弟這麼久,知道他對什麼事情都認認真真的,還真不忍心不幫他。
  所以,這次策劃的劇找陳汐和何嚴主役一方面因為他們的聲音很符合這個角色,另一方面也是想間接的幫助陳汐小學弟靠近學長。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第一個點了收藏的妹紙
=3=




☆、一點一點靠近你

  當陳汐再次坐在電腦前打開劇本和AA錄音,沒有了和學長對戲的緊張情緒,錄得就順利了許多。錄完乾音後,陳汐打包發給了經緯。
  發完乾音,陳汐無聊地刷着微博,看到薄言更新了微博,是一條轉發——
  薄言:猜對無獎哦//@桃豬豬:Q市黨JQ中~@薄言 @叉叉叉叉 @嗷嗚嗷嗚 @胖醜挫淚流滿面 @瓜子不是那個瓜子
  看著照片上的一隻隻手臂,還有作為背景的各種美食,陳汐心裡有點小小的失落。雖說和何嚴同在一個城市,同樣在網配圈,但是自己只是默默的小透明,甚至是學長叫不出名字,擦身而過都認不到的路人甲,這些聚會什麼的只有在微博圍觀轉發,暗暗羡慕的份。
  要什麼時候才能坐在學長對面,而不是只能通過網絡呢?
  
  陳汐還沉浸在失落中,這時,右下角的QQ頭像跳了起來。
  經緯:
  學弟學弟!
  
  低氣壓ing:
  嗯?
  
  經緯:
  摸頭(~ ̄▽ ̄)ノ腫麼了
  
  低氣壓ing:
  沒……
  
  經緯:
  話說聲韻社團納新了哦~
  
  低氣壓ing:
  誒?就是薄言傻媽的那個社團?
  
  經緯:
  對的!!學弟你去試試吧!
  
  低氣壓ing:
  額……我怕我不行誒
  
  經緯:
  沒事的親你可以的!
  
  低氣壓ing:
  那我去試試吧
  
  經緯:
  去吧去吧去吧~~~o( ̄ヘ ̄o*)我支持你哦
  
  陳汐點開了論壇上聲韻社團的納新貼,帖子裡寫着招募策劃、後期、導演、編劇等staff以及男女CV,陳汐按照帖子裡的要求錄了乾音發給到社團郵箱,很快就收到了回覆,說如果有結果了會發郵件通知YY現場試音。
  其實對是否能加入聲韻社團,陳汐並沒有抱太大希望。
  網配圈裡有那麼多好聽的聲音,戲感好的也有太多太多了。
  只是如果不試一試就連機會都沒有了。
  還是會希望離學長近一點的,對吧?
  
  過了一週,聲韻社團那邊依舊沒有回覆,陳汐覺得大概是沒有機會了。
  而陳汐和薄言配的那個劇倒是快發佈了,因為是全一期加上經緯的催促,所以進度還是挺快的。確定發劇的這天晚上,經緯早早的就在劇組群裡交代了大家去搶樓,因為離發劇的時間還早,所以大家都在劇組群裡閒聊瞎扯。
  【策劃】經緯:
  終於要發劇了~大家辛苦了=3= 謝謝各種被我PIA的八八,謝謝生病還在趕美工的嗷嗚,還有CV們~~~~
  
  【後期】星期八:
  =3=
  
  【打醬油】遲遲:
  娘子辛苦了╭(╯3╰)╮
  
  【CV】薄言:
  大家都辛苦了。
  
  【後期】星期八:
  嗷嗚~薄言傻媽
  
  【CV】晨光:
  薄言傻媽好
  
  ……
  陳汐倒了杯水回來就看到任務欄裡的小喇叭一閃一閃的跳着,“薄言(666999333)請求加你為好友附加信息:薄言”。
  陳汐心裡一激動,薄言居然請求加自己為好友,手一滑就點了忽略。
  按照薄言的QQ號再加回去居然是不允許任何人加自己為好友。陳汐真相剁了自己的爪子,居然一激動點錯了。
  晨光:
  學姐學姐!!!!啊!!!!
  
  經緯:
  學弟你怎麼了……
  
  晨光:
  剛才薄言傻媽加我為好友我手一滑點了忽略加不回去了〒▽〒腫麼辦腫麼辦
  
  經緯:
  噗!!順毛
  你發臨時會話給他說一下嘛
  
  晨光:
  我不要〒▽〒
  
  經緯:
  學長又不會吃了你你怕啥啊 囧
  
  晨光:
  好丟人了〒▽〒
  
  經緯:
  你不說我就去群裡說了ㄟ(▔,▔)ㄏ
  
  晨光:
  我還是自己去好了〒▽〒
  
  於是陳汐在群裡找到了薄言的頭像,點了發送臨時會話。
  晨光:
  傻媽我錯了〒▽〒
  
  薄言:
  嗯?
  
  晨光:
  剛剛看到加好友的消息 手一滑點了忽略傻媽我錯了〒▽〒
  
  薄言:
  加了
  
  於是薄言又發了一次添加好友的申請,這次陳汐看準了同意並添加對方為好友才點了確定。這時,薄言的消息又發了過來。
  
  薄言:
  我很可怕嗎?
  




☆、週末去面基哦

  這天是聲韻社團在現場考核的日期,因為是週末所以很多社員都來頻道圍觀。
  看著長長一串的黃馬紅馬,陳汐看了一遍房間下面的嘉賓名單,沒有看到那個熟悉的名字,又搜索了“薄言”,沒有搜到結果之後,終於長舒一口氣,還好何嚴沒有來,不然自己一定會緊張到不行。
  考核有一個環節是現場配劇,由一名社員和一名參加考核的CV現場配劇。
  陳汐抽到的是一個現代耽美劇本,配一個叫做阿四的迷糊小白受。
  “阿四:啊?你怎麼……你怎麼能親我呢?我們都是男的啊。”
  “阿四:我不能答應你。男人怎麼能和男人在一起。”
  ……
  “阿四:那好吧。我們……就在一起吧。”
  ……
  
  陳汐的聲音本來就是軟軟的,一直被經緯說是治癒系,所以這個呆呆小白受的角色特別適合他的聲線,公屏裡的“好萌啊!”“萌!”“求撲倒~”刷了一行又一行。
  不出意外,陳汐通過了現場考核,成為了聲韻社團的新成員。
  
  按照YY私聊發來的群號,陳汐加了聲韻的QQ群。
  晨光:
  大家好。
  
  扭扭:
  歡迎新人~~新人的聲音好萌啊 求表白
  
  嗷嗚餓了:
  撲倒新人
  
  我才不是社長:
  歡迎晨光加入聲韻大家庭哦
  
  薄言:
  歡迎新人
  
  晨光:
  額謝謝大家~大家好
  薄言傻媽好
  
  扭扭:
  我桑心了( >﹏<。)~新人你腫麼只跟小言言打招呼不理我們呢
  
  嗷嗚餓了:
  有JQ哦有JQ
  話說最近發的《我和班長二三事》就是晨光和薄言主役的吧XD
  嘿嘿[邪魅笑]
  
  薄言:
  嗷嗚,是你想太多了。
  
  嗷嗚:
  喲喲喲解釋就是掩飾什麼的我才不知道呢
  …………
  
  陳汐還在望着聊天窗口,不知道回覆什麼,這時薄言的私聊消息發了過來——
  薄言:
  今天表現的很好啊 一點都不緊張
  
  晨光:
  傻媽你怎麼知道的啊0.0 你不是不在嗎
  
  薄言:
  我一直都在啊
  啊 對了之前去別的頻道改了暱稱忘記改回來了
  
  晨光:
  !!!!!!!!!!!!啊!!!!!!
  
  薄言:
  摸頭
  
  聲韻的社團群很熱鬧,每晚都有人在群裡刷屏聊天,陳汐和薄言簡直是成了群裡默認的CP,剛開始陳汐還會否認一下,後來大家開玩笑說的多了,陳汐也就沒再否認了。薄言在群裡出現的不多,只是偶爾插上幾句話,雖說大家都開玩笑說陳汐是受君薄言是攻君CP,但是陳汐除了和他聊過幾次Q之外,就沒什麼聯繫。
  這天嗷嗚在群裡提議週末Q市的一起出來JQ。
  嗷嗚:
  聽說狀元街那邊有一家甜品店很不錯哦 週末一起去吃吧
  
  桃豬豬:
  好啊好啊
  
  灰飛:
  這次不要再拉著我們陪你們逛街了……
  
  嗷嗚:
  好啦好啦摸灰小受
  誒晨光在嘛?週末一起來吧一起來吧經緯也去哦
  
  晨光剛想回覆“週末有事,還是不去了吧”,就看到薄言的發送的聊天消息。
  薄言:
  週末面基?
  
  嗷嗚:
  哎呀小言言你出現了啊 剛想給你發短信呢
  週末面基你來麼?順便叫上你家晨光吧
  
  薄言:
  晨光也是Q市的?
  
  嗷嗚:
  對啊 經緯的學弟
  攻君你一點都不關心受君啊
  
  晨光:
  嗯
  ………………嗷嗚
  
  薄言:
  那也是我學弟啊
  那確定了地點給我說
  
  晨光打好的回覆還沒發出去,看到薄言週末也出來,心理代表去和不去的兩個小人開始拉扯。晨光一直不太喜歡這種場合,畢竟都只是網上的朋友,但是薄言要去啊……學長要去啊……到底去還是不去呢?
  這時經緯的消息連着抖動窗口一起發過來——
  經緯:
  學弟!!嗷嗚說你在的
  週末面基你去不去啊~~~你家薄言傻媽也去哦
  
  晨光:
  我知道= =
  
  經緯:
  那你去不去啊去不去
  
  晨光:
  不知道我怕我會緊張
  
  經緯:
  沒事沒事有學姐在嘛
  乖~就當你答應了哈
  
  晨光:
  哦……
  
  群裡面還在刷屏——
  嗷嗚:
  經緯說晨光也去
  
  桃豬豬:
  好~週未見
  
  於是,週末面基就這樣子定下來了。
  




☆、終於見面啦

  面基的地方定在一家很文藝的甜品店。
  當陳汐推開門,看到經緯正和兩個兩個女生坐在一起嘰嘰喳喳得聊天。看到陳汐推門進來,激動的快要衝上來:“學弟!好久沒見了啊!學姐我想死你了~”
  陳汐和旁邊的兩個女生滿頭黑線:“學姐你夠了……”
  “咳咳,我還是很淡定氣質的。”經緯坐正,指了指陳汐多身旁的女生說道,“這是晨光。”又對著晨光介紹身邊的兩個女生,圓圓臉捲髮的是喵嗚,瘦瘦高高的是桃豬豬。
  喵嗚看到陳汐瘦瘦白白的樣子,兩眼放光:“嗷,晨光你果然是總受啊!”
  桃豬豬也立馬附和:“被薄言撲倒無壓力。”
  經緯在一旁忍着笑,陳汐正滿頭黑線的糾結該用什麼表情,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你們來了啊。”
  是薄言!
  “薄言傻媽好。”桃豬豬和喵嗚說道,然後看著薄言和陳汐意味深長的笑着。
  “額……薄言傻媽好。”陳汐乖乖叫人。當年大一的時候經常看到何嚴,再後來何嚴畢業,算起來也有一年多沒有見過了。比起大學時候,現在的何嚴,穿著深色V領線衣配上休閒的牛仔褲,顯得更加穩重,但是眉眼間淺淺的笑意又多天了幾分柔和。
  “晨光?”何嚴問。
  “嗯。是。”
  “受君果然很……受。”何嚴邪魅一笑。
  嚶嚶嚶,陳汐默默淚流,學長你其實是腹黑吧。
  
  陸陸續續的人到齊了,都是些群裡經常聊的人。
  有御姐氣場其實是蘿莉音的叉叉,有跟聲音一樣傲嬌彆扭的灰飛,還有熱情的嗷嗚……等到點的東西都上齊了,按照慣例大家拍了一張各種手的照片發到微博上得瑟。
  陳汐看了眼正端着杯子喝水的何嚴。還記得上一次自己在微博上看到他們面基的照片,心裡還是滿滿的酸澀。可是今天居然能和他們和何嚴坐在一起聊天談笑,說各種趣事。
  
  似乎,離學長的世界又近了一步呢。
  
  吃飽喝足之後面基團轉戰KTV。一般玩網配的除了天生五音不全,唱歌都不會很難聽。
  喵嗚她們一直起鬨要陳汐和何嚴合唱。
  “求合唱!”
  “銅球~求薄言傻媽現場。”
  “喲喲喲,求~話說我還沒聽過學弟唱歌呢。”
  ……
  陳汐看了眼何嚴,某人不置可否的沒說什麼。
  薄言在圈子裡算是很低調的了,雖然唱歌很好聽,卻一直沒有開過歌會,僅有的幾次唱歌也只是參加社團團慶或是去別人的生日會上打醬油,但是僅有的幾次錄音被陳汐聽了又聽。如果今天能聽到現場一定美死了!可是要跟薄言合唱啊……
  “你想點什麼?”陳汐還在糾結的時候,突然聽到薄言的發問。
  “額……”
  “沒辦法,盛情難卻啊。”某人露出一副無奈的表情,但是陳汐看的出其實這都是裝出來的吧,一定是的!
  “那……好吧。”
  “要唱什麼?”何嚴問。
  “《琉璃月》?”
  “嗯。好。”
  
  “月影萬變,逃不出陰晴圓缺;暮蒼幽怨,埋不住一生絶戀……”
  何嚴的聲音溫柔,陳汐的聲音則是軟軟的,配在一起很是和諧好聽。
  一曲終了,桃豬豬捂着胸口擺出一副花痴樣:“啊~好萌啊!CP感有有木有。”
  “攻君受君唱歌好好聽啊。”遲遲也表現出一副陶醉樣。
  “攻受立見。”灰飛言簡意賅下了定論……
  “學弟唱歌原來這麼好聽啊。求再來一首。”經緯說。
  “那就唱《我的歌聲裡》吧。”
  “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你就這樣出現在我的世界裡,帶給我驚喜情不自已……”
  其實每一句唱的都是陳汐的心情。
  聽到原來只能透過耳機聽到的熟悉聲音,就在自己身旁。看到以前只能在台下仰望的身影,就拿着話筒站在自己身邊。陳汐的心裡很是激動,大學一年,網配圈兩年,自己都是默默的在身後仰望的那一個,終於有一天能夠站在何嚴的身邊,不管以後會怎麼樣,至少現在這樣就夠了。
  




☆、哪一個才是你

  陳汐回到宿舍打開電腦就看到經緯的私敲——
  經緯:
  喲喲喲,學弟唱歌好萌啊~今天玩得開心不XD
  
  心滿意足的晨光:
  嗯啊o(* ̄︶ ̄*)o
  
  經緯:
  嘿嘿
  我最近最近做的劇裡有李源和班長打醬油哦
  學弟什麼時候能錄啊
  
  心滿意足的晨光:
  台詞多麼?
  
  經緯:
  就幾句啦
  
  心滿意足的晨光:
  那好明天錄了給你
  
  經緯:
  學弟=3=
  你是勤勞的好小受!
  
  心滿意足的晨光:
  ………………
  
  第二天,陳汐把錄好的乾音發給經緯。
  經緯:
  收到啦~辛苦了
  
  晨光:
  沒事
  
  經緯:
  受君幫我去催一下你家攻君吧
  
  晨光:
  為什麼要我去你不是策劃麼
  
  經緯:
  因為他是你家攻君啊XD
  
  晨光:
  學姐……你知道不是的
  
  經緯:
  我知道啦
  學弟你還是要堅持下去麼?
  
  晨光:
  嗯……
  很奇怪吧?我自己也覺得很奇怪……
  學長大概覺得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吧,他認識的也是網配圈裡的那個叫做晨光的CV,而不是陳汐。但是我還是想堅持下去。
  
  經緯:
  摸摸頭
  學弟我知道的總是有機會的o( ̄ヘ ̄o*)[握拳!]
  
  晨光:
  嗯……
  我去幫你催乾音了
  
  經緯:
  嗯啊
  學弟我愛SHI你了!
  
  晨光:
  ………………
  
  陳汐找到好友列表裡薄言的頭像,滑鼠停留在薄言的頭像上,薄言的QQ簽名上寫着“即使路途再多曲折,我都背負。”。
  即使路途再多曲折,我都會走下去。
  晨光:
  傻媽在嘛?
  幫學姐來催乾音
  
  薄言:
  在。
  這就給你
  
  21:44:00
  成功接收文件
  薄言-班長.mp3
  打開文件打開所在文件夾
  
  晨光:
  收到啦謝謝傻媽
  薄言:
  不要叫我傻媽也叫我學長吧
  
  晨光:
  為……為什麼
  
  薄言:
  你不能直叫經緯學姐嘛
  我還是他學長
  
  晨光:
  我……我還是叫傻媽吧
  
  薄言:
  學弟你太任性了。
  是我沒有調教好麼
  
  “咳!”看到薄言發過來的消息,陳汐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雖然知道只是開玩笑,但是還是總覺得很彆扭,帶著那麼一點點的害羞。
  當年第一次見到何嚴,那個低着頭看資料的沉默主考官,還有之後在各種比賽節目中風生水起的優秀學生,或是網配圈低調的粉紅,似乎都無法和現在能夠在網上跟自己開玩笑的薄言聯繫在一起。也許是這麼多年一直處在默默仰望的位置,現在這種偶爾開玩笑的關係,真的讓陳汐覺得很不習慣,但是如果真的能這樣多好,如果我們真的在一起多好。
  陳汐把乾音發給經緯——
  晨光:
  學姐,乾音。
  
  經緯:
  辛苦了=3=
  
  晨光:
  學姐……我覺得薄言傻媽,不是,是何嚴學長似乎跟我想像的差好多
  反正就是很糾結啊啊啊啊啊
  
  經緯:
  誒?
  
  晨光:
  就原來覺得他就是高高在上的啊
  現在看到他跟我開玩笑什麼的很不習慣啊
  
  經緯:
  額…….你不會一直把學長想像成高嶺之花了吧囧
  其實學長人一直挺好聽親和的
  而且腹黑起來讓人很想揍他啊!
  
  晨光:
  不知道〒▽〒
  啊啊啊啊不行我自己去牆角畫圈圈了
  學姐揮揮
  
  經緯:
  咳去吧去吧
  揮揮
  




☆、薄言傻媽回母校

  第二天晚上陳汐一上線就看到一直在跳動的薄言頭像。
  薄言:
  學弟?
  
  薄言:
  下了?
  
  薄言:
  好吧,晚安。
  
  陳汐看了眼消息的發送時間,正是自己昨晚裝鴕鳥下線之後。
  好吧,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陳汐想了想還是在輸入框打了回覆——
  晨光:
  不好意思啊 昨晚QQ掉線了一直登不上今天才看到
  
  沒想到薄言居然在線,消息剛發出去就有了回覆——
  薄言:
  沒事
  我這週末會回Q大一趟,中午就在學校吃了,好久沒回去了都不知道有什麼好吃的了
  學弟要不要出來一起?
  
  晨光:
  啊?
  
  薄言:
  嗯?
  
  晨光:
  和學姐一起?
  
  薄言:
  經緯週末有約了
  
  晨光:
  哦……那好吧
  
  薄言:
  13960111111 我電話
  那就辛苦學弟了哦
  
  晨光:
  沒事……
  
  等到關了對話框某人慢半拍的腦迴路才反應過了,學長這是約自己一起吃飯?這是二人世界?算是約會麼?
  呸呸呸,可是,誰約會會選在毫無美感菜色不好人聲嘈雜的學校食堂。
  不過能和學長一起吃飯還是很讓人開心的。
  於是晨光心滿意足的抱著電腦錄音去了。
  
  星期六這天天氣很好,陽光溫暖,校道旁的樹葉和小草在陽光下似乎特別鮮嫩。還不時有一對對牽手走過的小情侶,嗯,真是很美好的一天。
  陳汐按照之前何嚴發來的短信,站在第四食堂樓下等他。
  終於看到熟悉的身影穿著格子襯衫牛仔褲走過來,溫柔一笑:“學弟。”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溫柔的叫自己學弟,還是讓陳汐亂了分寸,要說出口的話也變得支支吾吾:“學……學長好。”
  “乖,終於肯叫學長了。”
  陳汐的大腦只接收到曖昧的“乖”字,就自動當機了。這,這是被調戲了麼?
  看到呆萌呆萌的學弟很久沒有反應,某人又叫了一聲:“學弟?”
  “誒……我……我們去吃什麼?”處於當機狀態的大腦終於重新開始工作。
  “有什麼好吃的?”
  “瓦罐啊,砂鍋,還有麻辣燙……嗯,大骨湯……哦哦哦,還有新開的那家酸辣粉都很好吃啊。學長想吃什麼?”
  “隨你。”
  
  在多次詢問學長是否有不吃的菜是否不喜歡吃辣或者是要吃麵條還是米飯,都得到相同的“隨你“之後,陳汐帶著何嚴去吃了四餐的招牌美食——瓦罐。
  人妻的主動幫學長拿好筷子湯匙,又用自來水重新清洗一遍,把筷子湯匙遞給何嚴之後,陳汐終於坐好。
  “大家都說瓦罐挺好吃的,不知道學長吃的慣麼。”陳汐說。
  “沒事,我也是在食堂吃了四年的嘛。”何嚴嘴角一挑,“就算吃到蟲子都可以淡定的繼續吃。”
  “額。”
  於是,陳汐開始低頭解決餐盤裡的飯菜。
  何嚴看了看白色瓷盤裡的青菜,炒的有些發黃,因為放的久了,已經沒有了熱氣騰騰底溫度,排骨湯裡的玉米也不夠甜,算不上多好吃。但是看到坐在對面的認真吃飯的小朋友,腮幫子鼓鼓,偶爾舀一勺湯,或是夾一筷子飯送進嘴裡,安安靜靜,何嚴就覺得心情特別好,飯菜的賣相味道如何又有什麼關係呢。
  而低頭專心吃喝的陳汐不會知道,自己已經為今後在某人心中塑造一個“很好養活的賢慧省錢的人妻受”的形象打下了良好基礎。
  
  吃完午飯,陳汐又被學長以飯後消食兼順便看看學校的變化為藉口,拉著在校園裡逛了一圈。
  其實只是畢業一年而已嘛,又會有什麼大變化呢,最多也只是操場旁的樹長高了些,宿舍圍牆旁的炮仗花又開了,食堂門口的欄杆重新刷了漆之類的,藉口都是藉口罷了。不過,因為有學長陪着逛校園而滿心高興的陳汐不會去細想這些。
  
  最後,明明只是一個上午就能辦好的事情,何嚴硬是拖拖拉拉到夕陽都隱在遠處的山峰下時,才告別學弟搭車回家。
  在車上,何嚴打開微博客戶端,更新了微博。
  而剛回到宿舍打開電腦,準備更新微博的晨光也看到了首頁上的新一條微博——
  薄言:重遊母校,很開心的一天,謝謝學弟@晨光好少年相陪。
  1秒鐘前 來自Android客戶端
  
  




☆、不是單戀哦

  經緯:
  學弟~發劇了哦 就是那個你和學長打醬油的那個~
  評論有亮點哦
  
  晨光:
  恭喜哦 我去看看
  
  經緯:
  嗯哈
  
  陳汐點開經緯發來的地址,因為主役的CV都算是粉紅,所以發劇到現在沒多久回覆就翻了一頁。
  在眾多評論中,除了“恭喜齣劇!頂劇組!”“劇好萌啊。全一期大美。”“頂XX傻媽和YY傻媽!攻君受君聲音好萌!”之類的評論,其他的例如“難道只有我一個人覺得打醬油的班長和李源太搶戲了麼?”“太搶戲+1,CP感比《班長》原劇都強啊有木有!”“搶戲+10086”等等等關於陳汐和何嚴配的角色的評論也占了好多樓。
  咳……陳汐看到評論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經緯:
  學弟看完了嘛?
  我好想再策劃一個劇讓你們CP啊嗷嗷嗷嗷
  
  晨光:
  ………………
  不要
  
  經緯:
  哎呀呀不要傲嬌嘛
  你們上週不是還趁我不在偷偷見面私相授受夫唱婦隨了麼
  我好傷心啊啊啊啊〒▽〒
  
  晨光:
  學姐你不要亂用成語好不好= =
  只是學長回學校拿材料而已啦
  
  經緯:
  拿個材料要拿到傍晚麼要麼要麼
  拿個材料要拿到情人小道上去麼要麼要麼
  捂胸口好傷心啊
  
  晨光:
  ………………你腫麼知道的
  
  經緯:
  才不告訴你呢哼不理你了
  
  晨光:
  …………
  
  經緯:
  那我告訴你你配劇吧XD
  
  晨光:
  …………
  
  經緯:
  哎呀答應吧答應吧
  
  晨光:
  學長也不會同意吧
  
  經緯:
  受唱攻隨嘛他怎麼可能不答應呢
  於是學弟你是答應了哦=3=
  
  晨光:
  …………
  
  陳汐一直以為經緯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沒過幾天就丟了個微短劇的劇本過來,寫的是一個默默暗戀學校報紙文學版編輯學長的學弟,只能每期都把自己寫的情詩投給小編輯,但是每次都被小編輯以不符合徵文風格退回來,故事的結尾當然是經緯一貫的HE風格,其實學長編輯也一直喜歡着小學弟,把學弟投來的情詩和自己寫的“回禮”做成了一份報紙,當做表白禮物送給了學弟。
  經緯:
  速度快吧求表揚哦~
  
  晨光:
  …………
  怎麼又是受〒▽〒
  
  經緯:
  拍肩
  要不你跟學長商量一下你配攻他配受?
  
  晨光:
  算了= =
  
  經緯:
  噗
  學弟你現在有空麼?能不能上YY對戲?
  
  晨光:
  好
  
  對戲的YY頻道是一個剛建的頻道,只有一個加密的叫做“小黑屋”的子頻道,陳汐剛進頻道就被抱下了小房間。房間了裡只有經緯和薄言,薄言是紫馬,經緯是黃馬。
  剛進頻道就見證了自己的馬甲從白色變成了橙色,同時公頻上也出現了——
  通知:[晨光] 的權限被 [薄言] 從 [遊客(U)] 變成 [頻道總管理(VP)]。(22:07:54)
  “喲,學弟~”經緯的聲音從耳機裡傳來。
  “學弟。”薄言也跟陳汐打招呼。
  “學姐好,學長好。”陳汐開了麥說到。
  “那我們開始對戲咯。”經緯說。
  
  “對不起,您的稿件不符合校報徵文版的文章風格,歡迎下次來稿。”小編輯公式化的沒有情緒的聲音傳來。
  “哎……第十次被退稿了……”這是小學弟苦兮兮的內心獨白。
  …………
  “誒……誒……學長這……這是什麼?”呆呆的小學弟接過編輯學長遞來的報紙,看到上面都是自己被退稿的情詩,還有編輯學長寫的散文詩詞,疑惑的問道。
  “笨,這是屬於我們兩個人的報紙。”原來總是公式化說著退稿的編輯學長用溫柔的語氣說道。
  …………
  
  這次陳汐沒有再緊張,對戲的進度很快,沒到一個小時就結束了。
  經緯歡快的聲音傳來:“喲喲喲,大功告成~攻君受君辛苦啦。”
  “嗯,突然很想唱歌啊。”薄言的聲音帶著笑意。
  “哎呀學長難得這麼主動~求現場!”經緯說。
  薄言沒有拒絶,開了卡拉OK模式,說:“那就唱《直覺》吧。”
  
  “心是一個容器
  不停的累積關於你的點點滴滴雖然我總守口如瓶
  思念卻滿溢濺濕了我眼睛
  喔.....因為我太想念你所以才害怕
  ………………”
  薄言的聲音低沉,唱起來暗戀的歌顯得特別溫柔投入,陳汐在電腦那頭聽得也特別動情。
  “夜晚呼吸氣息裡
  都寫滿了我是多麼愛你想你的訊息……”
  一曲終,經緯在電腦那邊鼓掌:“好好聽好溫柔~~其實你是唱給受君聽得吧?”
  “咳。”薄言不置可否,而陳汐卻在電腦那頭紅了臉,如果真的是唱給自己聽的多好啊。
  
  陳汐下了YY躺在床上,腦子裡還在不斷迴響着薄言溫柔的歌聲。
  “想你想成了心事,等你等成了堅持。”
  學長你知道麼?
  




☆、學弟你圓滿了

  經緯本來希望薄言錄了《直覺》當做短劇ED的,沒想到被薄言果斷的拒絶了。
  經緯:
  學長學長為神馬〒▽〒
  
  薄言:
  就是不行
  
  經緯:
  難道你只願意唱給學弟聽麼〒▽〒
  學妹什麼的果然比不過學弟啊
  
  薄言:
  嗯
  
  經緯:
  哎喲喲這算是默認了麼嘿嘿
  
  薄言:
  嗯
  
  經緯:
  求喜糖啊!!!
  
  薄言:
  …………
  
  經緯:
  你們倆怎麼都喜歡發省略號啊〒▽〒
  難道要我自行腦補是同意還是不同意麼?
  
  薄言:
  那你腦補出了什麼?
  
  經緯:
  小的愚鈍猜不出啊
  
  薄言:
  果然愚鈍……
  
  經緯:
  是啦是啦〒▽〒
  我跟你才不像你跟受君一樣心有靈犀什麼的
  學長你對學弟是認真的麼
  
  薄言:
  我很像開玩笑?
  
  經緯:
  你忽悠起人來還是很可怕的〒▽〒
  還記得那年的愚人節麼親!
  
  薄言:
  好吧……你還記着呢
  是認真的。
  但是我不想逼他順其自然吧
  
  經緯:
  學長我支持你啊!深情溫柔攻啊!
  如果不介意我這個電燈泡,什麼時候把學弟叫出來一起玩吧XD
  
  薄言:
  好
  
  經緯:
  咳
  爭取早日抱得學弟歸哦XD
  
  薄言:
  謝謝
  到時候請你吃飯
  
  經緯:
  那可不可以求福利求晚安歌求起床鈴求短信音
  
  薄言:
  你要的也太多了吧
  
  經緯:
  我可以告訴你學弟生日啊最喜歡的CV啊什麼什麼的嘛╮( ̄▽ ̄”)╭
  
  薄言:
  …………我錄
  
  經緯:
  學弟生日是6月11日
  還有兩個月哦
  
  薄言:
  晚安歌就算了其他的晚上發你郵箱
  
  經緯:
  謝謝學長啦啦啦啦
  我催後期去了~
  
  其實經緯在電腦的那頭糾結的都要撓屏幕了——其實我想說的是學弟一直喜歡你啊!你還記得當年面試的小學弟麼!你們在一起吧不要再糾結了!
  可是表白這種事還是要當事人自己說才有意思嘛,所以經緯忍住沒說,但是再心理暗想,等你們在一起一定要狠狠壓榨他們一次。
  經緯偷笑完,對毫不知情的學弟發了一條消息——
  經緯:
  學弟~~週末有空麼
  聽說Q大學生街新開了一家烤魚店很棒哦
  
  晨光:
  誒?
  又是Q市網配面基麼
  
  經緯:
  不是不是~
  就你、我還有學長
  
  晨光:
  為什麼就我們幾個……
  
  經緯:
  因為想吃了忍不住了嘛╮( ̄▽ ̄”)╭
  CP她們最近都沒空要一起得等好久啊〒▽〒
  來嘛來嘛來嘛
  
  晨光:
  哦……好吧
  
  經緯:
  乖~
  
  這天晚上,經緯在床上卷着被子聽著學長打包過來的福利,幸福滿足的在床上翻滾。當媒人什麼的真是好啊。
  過去的這兩年,總是學弟默默付出努力,剛認識自己的時候,知道自己是電台的,總是忍不住旁敲側擊問一些關於學長的事,後來聽說了學長在網上混網配圈,便也讓自己帶著他一點點接觸網配,聽每一部學長配過的劇,寫長長的劇評,也許只是在學長的劇裡龍套也會很開心。以為學姐是聾的是瞎的是傻看不出猜不出麼!
  畢竟學弟努力了這麼久,也不能總是讓他單方面付出嘛,學弟的心思什麼的,也讓學長猜去吧。
  
作者有話要說:打滾賣萌咬被角打滾求評論




☆、一起去吃烤魚

  週六的時候經緯約了陳汐和何嚴在Q大門口見面。
  陳汐到的時候何嚴已經站在樹蔭下等着了,何嚴看到他走過來,彎起嘴角打招呼:“學弟。”
  “學長好……”陳汐在心裡腹誹,學長啊你要不要笑的這麼好看。
  經緯一直超過了約定的時間都沒有出現,陳汐打了兩個電話也不接,陳汐疑惑:學姐不是一直都很準時的麼?
  何嚴則站在一旁看著學弟困惑的按着號碼,瞭然一笑:學妹,謝謝你了啊,下次一定給你錄晚安歌。於是拍了拍學弟:“不等經緯了,說不定她有事呢。我們先去店裡吧。”
  “可是……這樣不好吧。”陳汐想再等等吧,說不定學姐馬上就來了。
  “沒事。我發條短信給她說。”何嚴摁了摁鍵盤發了條短信給經緯,陳汐看著學長髮完短信就跟着何嚴先往烤魚店走去。
  沒過幾秒,何嚴的手機震動了下,提示有一條新信息,發件人就是剛才電話還怎麼打也打不通的經緯:“不謝~~~”
  看到學長的手機有了新信息,陳汐問:“是學姐麼?”
  何嚴退出了短信界面,抬頭說:“沒。是10086催話費。”
  單純信任學長的陳汐當然不會知道,其實自己一直信任的學長又“善意”的欺騙了他,而且剛才何嚴給經緯發的短信內容既不是催她快點來也也不是告訴她他們先去烤魚店了,而是寫着——“謝謝學妹,回去給你錄晚安歌。”
  
  烤魚店的裝潢是中國風風格,陳汐和何嚴剛落座就有穿著紅色衣服的服務員上來點單。因為經緯還沒來,所以陳汐和何嚴只點了兩杯飲料。
  因為還沒到飯點,所以整個店裡只有陳汐和何嚴這一桌,只有柔和的背景音樂在播放著。雖然不是第一次單獨和學長吃飯,但是上次是在嘈雜的食堂,而這一次和學長面對面坐著陳汐還是難免緊張。
  “學弟為什麼會接觸網配?”看到坐在對面的學弟只顧着低頭吸飲料,何嚴決定還是自己先開口,不然還真是浪費了學妹製造的寶貴機會。
  “啊……這個……”陳汐本來就有些緊張的神經更是緊繃了起來,這要怎麼說啊……
  “嗯?”看到學弟支支吾吾的樣子,何嚴覺得這其中一定有什麼……
  “啊,就是……就是聽了學姐做的劇,覺得不錯就……就自己也想玩了。”咳,陳汐隨口編了個藉口,決定還是不要告訴學長的好,如果自己說是為了接近學長的世界才接觸的網配,學長會不會覺得自己是偷窺的變態,而疏遠自己……
  藏不住情緒的陳汐的表情變化統統被“狡詐”腹黑的學長收入眼底,咳,這個藉口編的也太不好了吧,回去一定要好好問問經緯,不過何嚴表面還裝出一副“原來是這樣啊”的明白表情。
  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裡,何嚴就通過“隨口”跟學弟聊天,問出了學弟的喜好平時的作息時間課表等等就差三圍數據的各種信息……
  時鐘滴滴答答的快要指向六點,來吃飯的人漸漸多了起來,可是經緯還沒有出現,陳汐不放心的說:“要不要再打個電話給學姐啊?”
  “嗯。好。”何嚴想著也差不多了吧,再不吃飯讓學弟餓着多不好。
  “喂?”這次經緯的電話接通了。
  “學姐你怎麼還沒來啊?看到短信了嘛?”
  “噢噢噢噢,我下午被導師叫去做苦力了,現在才放出來,不好意思啊。”經緯在電話那頭裝出我也很苦逼實在不好意思的樣子說道。
  “額,沒事,那我和學長在烤魚店你快點過來哦。”善良的學弟相信了學姐的話。
  …………
  看到學弟一副善良很好說話的樣子,何嚴突然很想問“學弟平時是不是找你接劇的你都答應人家了啊?”
  “誒?”聽到學長的問題陳汐很是疑惑啊,想了想還是回答,“差不多吧,好多策劃都說就差一個龍套了啊什麼的,不接多不好意思啊。”
  好吧……果然……聯想到學弟低調的沒有多少的齣劇數,何嚴瞭然的問:“是不是坑了很多?”
  “不知道額,就是好多都沒發吧。”
  何嚴深深覺得自己以後應當提醒學弟別什麼劇都接。
  …………
  經緯終於姍姍來遲,一直不好意思的說“真不好意思啊,讓你們等這麼久。”“下次我一定不會了真的!”“作為補償今天我買單吧。”。陳汐倒是覺得沒什麼關係,作為學長的何嚴也一副寬容大度“沒事沒事,我理解”的樣子。
  經緯咬了咬牙看向某人,心說:我還不是為了你犧牲自己啊學長!你得補償我補償我!
  
  一頓飯吃的很是開心,最後是何嚴買單,讓陳汐很是不好意思。
  晚上經緯打開電腦的時候看到了學長的私Q——
  薄言:
  學妹今天謝謝哦
  告訴我學弟是為什麼入圈的吧
  
  消息下面還附了一張截圖——“晚安歌 BY薄言.mp3”。
  經緯咬牙,學長你怎麼能這麼腹黑啊〒▽〒
  




☆、不再讓你一個人

  經緯思考了下覺得還是要跟學弟商量下對好口供,不然露出破綻被學长發現,自己這個沒有人愛沒有小攻庇護的會很悲劇吧。
  經緯:
  學弟!!!呼叫!!!
  啊啊啊啊啊啊
  
  晨光:
  啊?怎麼了?
  
  經緯:
  學長問我你怎麼入圈的〒▽〒
  我要怎麼回答啊
  
  晨光:
  學長今天也問我了= =
  我說因為聽了你做的劇覺得很好玩所以就想自己也來配
  
  經緯:
  好!那我也這樣說!
  
  晨光:
  嗯啊
  
  於是經緯打開對話框——
  經緯:
  因為我給他聽了我做的劇
  學弟覺得有意思就想自己配啦
  
  薄言:
  嗯?就這樣?
  
  經緯:
  對的!就這樣!
  
  薄言:
  嗯?
  
  經緯:
  ……就這樣啊
  
  薄言:
  嗯?
  
  經緯:
  ……學長
  
  薄言:
  嗯?
  
  經緯:
  學長你是自動回覆是吧= =
  
  薄言:
  你說呢?
  嗯?
  
  經緯:
  學長……我敗了〒▽〒
  
  薄言:
  說吧
  
  經緯:
  學長不要逼我啊〒▽〒
  
  薄言:
  說吧……
  
  經緯在屏幕前淚流滿面,學弟我對不起你啊!表白什麼難道吧應該要CP們自己開口麼!
  經緯:
  就……咳……
  就是學弟當年去廣播電檯面試,然後聽到你的聲音很喜歡,再然後知道你也混網配,就也開始配劇了。
  就這樣……學弟我對不起你〒▽〒
  
  薄言:
  乖。
  謝謝學妹
  我把晚安歌傳給你。
  
  21:30:50
  成功接收文件
  薄言-班長.mp3
  打開文件打開所在文件夾
  
  經緯:
  我對不起學弟〒▽〒
  嗚嗚嗚嗚嗚
  
  何嚴在電腦那頭不自覺彎起嘴角,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覺得第一次聽到學弟緊張的支支吾吾說話聲音就覺得有些熟悉。
  原來不是只有我一個人。
  
  任務欄的聊天框又亮了起來,經緯的消息又發了過來——
  經緯:
  學弟除了晨光還有一個ID叫做不如不見的
  學長可以去論壇搜一下他的發帖紀錄
  
  薄言:
  謝謝
  認真的
  
  經緯:
  = =
  認識學弟這麼久是個做什麼都很認真的好……好孩子
  所以學長要好好待他啊〒▽〒
  
  薄言:
  一定的。
  
  經緯:
  我去聽DEMO了
  
  薄言:
  好。
  
  何嚴在電腦前心滿意足的看著經緯的回覆,還以為那次Q市網配面基是和陳汐的第一次見面,沒想到在之前的那麼久時間裡,自己居然一直默默的被學弟喜歡着。
  除了知道學弟心意的幸福,一想到學弟默默喜歡自己這麼久,但是面基前自己卻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何嚴就覺得很心疼。
  何嚴在QQ好友列表裡新建了一個名為“最重要的人”的新分組,將原本在網配好友分組裡的陳汐拖了進去。
  薄言:
  學弟
  
  晨光:
  嗯?
  
  薄言:
  下週五我回學校 求招待哦
  
  晨光:
  啊?回來有事麼?
  
  薄言:
  對啊
  真不好意思又要麻煩學弟咯
  
  晨光:
  誒
  沒事沒事
  
  薄言:
  謝謝學弟
  那下周見咯
  
  晨光:
  好
  
  何嚴拿過手機發了條短信給現任校電台台長學弟:“下週五回學校順便回電台看看。”
  “好好好!隨時準備歡迎學長回來視察。”
  得到學弟狗腿的回覆,何嚴心滿意足的換上新的簽名:“不會再讓你一個人了。”
  其實作為畢業已經一年的學生何嚴哪有那麼多事要回學校去辦,其實只是去看學校看看學弟順便去電台轉一圈而已。
  所以,機會都是留給……咳,留給腹黑的會編藉口的人的。
  
作者有話要說:把之前幾百字的章節合併在一起了……一千多的字數還是很少吧〒▽〒
作業啊好多作業……




☆、錄節目去

  
  “學弟早啊。”週三早上,何嚴果然出現在陳汐面前。
  “學長……早。” ,陳汐總覺得微笑着的學長笑得……有點奸。
  “誒,學弟你陪我去一下電台吧。”
  “啊?”去電台幹啥?為什麼要我一起去啊……陳汐疑惑。
  “走吧~”何嚴沒有解釋就拉著疑惑的小學弟走向了去電台的方向。
  
  “嘿嘿,學長好……歡迎回來視察。”現任電台台長的學弟看到何嚴,滿臉堆笑的問好。
  “學弟好。”何嚴點頭,快一年沒回來,沒想到學弟當了台長還是這樣狗腿,不過聽說工作做得還是不錯的,至少還沒聽說,因為犯了什麼錯誤被老師叫去痛罵。
  “誒?這是……”現任台長學弟疑惑的打量着站在何嚴身後的陳汐。
  “我家學弟,跟你一屆的。”說完何嚴又裝過身跟陳汐介紹台長學弟,“這是是李枸圖,現在是電台的台長。”
  陳汐乖乖跟這個名字奇怪的台長問好。絲毫沒有注意到何嚴剛才介紹自己的時候說的是“我家學弟”。
  而李枸圖顯然發現了學長說的是“我家學弟”,這個稱呼也太奇怪了吧?而且帶來電台這算是回娘家什麼麼?不對啊……難道學長帶的不應該是學妹麼?
  “咳……”注意到台長學弟似乎神遊太虛了,何嚴清了清嗓子,“你上次不是打電話給我說要錄一個畢業生的節目麼?”
  “啊?”聽到學長叫自己,李枸圖終於回神,“是啊是啊……學長你今天終於有空了麼?”上次給學長打電話,學長說最近比較忙,所以以為沒希望了,沒想到今天學長居然親自上門來,真是太好了。
  “那……這個?”李枸圖指了指“學長家的學弟”。
  “他每學期都拿獎學金,應該符合你們那個優秀學生的標準吧?”
  何嚴記得台長學弟說過這個學習月的活動,要找幾名優秀畢業生以及在校的優秀學生來錄節目的,之前從經緯那裡聽說陳汐每學期都有拿專業獎學金就把人拉來了。
  “符合符合……太謝謝學長了!”因為一直找不到人,李枸圖正在發愁呢,哎,誰讓自己家沒有當年學長的人脈呢。沒想到學長就出現了。何嚴在他心中從工作認真優秀的前台長一下子上升到了雪中送炭的好學長。
  “學長……你帶我來是幹嘛啊?”一直在旁邊聽得迷迷糊糊的陳汐疑惑的問到,怎麼自己有種狼入虎口的感覺呢。
  “帶你來錄節目啊。”何嚴笑。
  “啊?為什麼是我?” 何嚴的笑容在陳汐眼裡怎麼看怎麼奸詐。
  “因為你剛好很符合標準,而且為了保證節目質量總不能找一個F、H不分,N、L不分的普通話不標準的人來錄吧?所以就你最合適咯”何嚴說的理所當然。
  陳汐默默淚流,怎麼感覺是被學長賣了呢。
  
  總之人來了節目總是要錄的,李枸圖已經激動的打電話招呼人來準備了,還熱情的讓學妹買了奶茶帶上來犒勞學長和“學長家的學弟”。
  “咳,那我們就開始咯?”李枸圖問到。
  “嗯。”
  “嗯,好。”
  ……
  “我想請問陳汐同學,對那些大一剛入學對大學學習還很迷茫的同學有什麼建議呢?”看起來不靠譜的李枸圖錄起節目來還是像模像樣的。
  “額……我覺得可以多參加一些社團活動,不僅可以認識不同專業的同學,也能鍛鍊自己的能力。”
  “那陳汐同學大一有沒有加什麼社團呢?”
  “嗯,加了青年志願者協會還有文學社。話說大一的時候還來面試過電台呢,不過表現的不好被刷下去了。”
  “誒?是嗎?那時候是何嚴學長面試的啊?!”
  “嗯……”
  聽到李枸圖提到何嚴,陳汐轉過頭看向何嚴,想到當年面試的情景,臉頰微微泛起紅暈,如果沒有當初面試,自己大概就不會認識學長,不會有之後的喜歡和追隨了吧。
  比起當年學長不認識的路人甲,現在這樣真的很好了。
  
  節目錄得還算順利,就是由陳汐和何嚴回答一些問題。
  錄完節目由李枸圖請客,拉上“雪中送炭”的學長和“學長的學弟”去了後山吃飯。
  吃完飯已經是晚上了,何嚴把陳汐送到宿舍樓下,看著學弟走進樓道。
  “學弟再見。今天謝謝啦。”
  “額……沒事沒事,不用謝。”聽到學長道謝,陳汐很不好意思。
  “嗯,早點睡。我走了。”
  “學長再見。”
  陳汐站在樓道口看著陳汐往宿舍區大門走去,何嚴走了幾步回過頭,看到學弟還站在樓道口,嘴角一彎,勾起一抹笑,學弟這樣站着的樣子還真像熄燈前在宿舍樓下依依不捨告別的小情侶啊。
  
  
作者有話要說:苦逼死了 邊寫邊看到噩耗 說什麼今天拍的照片不行 事先都沒有給我說要求啊(╯-_-)╯╧╧
明天再改 背英語去求安慰啊




☆、CP比劇重要

  “發劇咯,今晚發劇啦~~~~學弟記得去頂!”
  陳汐一上QQ就看到了經緯發的離線消息,從收藏夾裡找到了粉紅論壇的地址,首頁裡沒有看到自己配的哪個新劇,暗暗慶幸還好趕上了,可以搶個沙發前排什麼的。
  右下角小私群的群頭像也一直跳啊跳,陳汐點開了就看到了經緯、遲遲、星期八幾個最活躍的成員在刷屏。小私群就是當初《我和班長二三事》的劇組群,因為經緯做的幾部劇編劇導演幾乎都是熟悉的幾個士大夫和CV,所以劇組群就一直保留了下來,作為大家閒聊JQ的小私群。
  晨光不是文具:
  我回來了大家晚上好~
  還沒發劇吧?
  
  經緯:
  學弟回來了啊XD
  今天開心麼哈哈哈哈
  
  嗷嗚嗷嗚嗷嗚:
  晨光小受晚上好
  什麼情況?!
  
  經緯:
  咳……學弟要說麼?嗯哼?
  
  晨光不是文具:
  …………學姐
  
  薄言:
  要說什麼?嗯?
  
  嗷嗚嗷嗚嗷嗚:
  薄言傻媽好
  
  星期八:
  喲喲喲喲薄言傻媽
  
  經緯:
  學長我不說了〒▽〒
  
  遲遲從不遲到:
  ………………
  娘子你太沒骨氣了
  
  經緯:
  咳……我……我發劇去
  
  嗷嗚嗷嗚嗷嗚:
  搶沙發去~
  
  遲遲從不遲到:
  沙發是我的!
  
  晨光不是文具:
  搶沙發去!!
  …………
  
  陳汐把窗口切換到小粉紅論壇首頁,按F5一遍遍刷新,終於刷出了新劇的劇貼,迅速的點進去,打了段“搶沙發!!!終於發劇了!”按了提交,陳汐自以為這次應該能搶到了沙發,沒想到居然轉跳到輸入驗證碼的頁面,等到輸完驗證碼回覆成功,陳汐的回覆已經到了十樓之後。
  陳汐看了看一樓的ID……又是薄言!!!
  “代某人搶沙發。”
  只是簡短的一句話……某人?陳汐疑惑了,難道是說自己麼?
  
  晨光不是文具:
  我的沙發〒▽〒
  
  遲遲從不遲到:
  第五樓什麼的(╯-_-)╯╧╧
  
  星期八:
  咳我只是去湊個數
  悲催的移動網
  順便摸晨光
  
  薄言:
  沙發什麼的都是浮雲
  
  經緯:
  可是受君喜歡嘛╮( ̄▽ ̄”)╭
  攻君總是要幫忙的
  
  遲遲從不遲到:
  點頭
  
  星期八:
  攻君好貼心啊
  
  薄言:
  學弟
  以後搶沙發由我代勞吧嘿
  
  晨光:
  〒▽〒
  
  陳汐看了幾個網頁,刷了刷微博,又在YY上找了個頻道聽歌,等到一個多小時後再打開劇貼,除了定劇支持CV的回覆,大部分樓已經歪了……
  50樓:話說又是薄言X晨光啊,第三部了吧,摸下巴
  62樓:壓一根小黃瓜薄言傻媽說的某人是晨光傻媽
  65樓:壓一根小黃瓜薄言傻媽說的某人是晨光傻媽
  我壓一車菊花
  67樓:薄言X晨光感真是閃瞎眼啊,越來越有CP感了啊
  71樓:我要不要建個CP群呢要不要呢要不要呢!
  76樓:求CP群!求收留
  80樓:群建好了群號XXXXXXXX歡迎大家來玩哦
  82樓:加群去~~~
  …………
  咳,好幾個ID一看就是小私群裡披着馬甲來留言的。作為策劃的經緯在帖子翻了一頁之後淚流滿面哭訴“我發的是劇不是CP貼啊,淚流滿面〒▽〒”。
  陳汐搖搖頭,也只有這樣在劇裡,在二次元,才能這樣用玩笑掩蓋自己的真實感情吧。
  
  電腦那邊的薄言已經收到了蹲貼的經緯發來的CP群截圖。
  經緯:
  學長你要不要加啊XD
  
  薄言:
  嗯……我去找個小號
  
  經緯:
  嗯嗯~
  淚牛滿面我發的是劇貼啊!!!!!!!!
  CP是什麼我才不認識呢!!
  
  薄言:
  摸頭
  
  薄言找到了晨光的灰色頭像,剛剛還看到他在群裡哭訴沒有搶到沙發,估計現在正隱身一邊刷着劇貼,一邊在默默害羞呢。
  薄言點擊滑鼠右鍵,將對陳汐的權限設為“隱身對其可見”,然後心滿意足的發了條消息過去。
  薄言:
  學弟
  在麼?
  
  晨光:
  在…………
  
  薄言:
  看了劇貼麼?
  
  晨光:
  看了…………
  
  薄言:
  學弟是我的第一個CP啊 摸下巴
  
  晨光:
  額……
  
  薄言:
  所以學弟你就從了我吧XD
  
  晨光:
  學長你不要開玩笑啊〒▽〒
  
  薄言:
  好吧。
  學弟你會害羞的,是吧?嗯?
  
  晨光看到薄言發的消息,在電腦前紅了臉。
  雖然被大家說慣了,但是還是受不了學長開玩笑。
  
  何嚴看著學弟沒有再回覆,自己腦補了學弟在屏幕前臉紅的樣子。
  其實……我是認真的啊,學弟。
  右下角QQ的小喇叭圖案一閃一閃的,“薄光群管理員XX通過了您的加群申請”,薄光群就是剛剛在帖子裡貼的CP群。何嚴拿了一個幾乎沒用過的小號,加了進去。
  哎喲喂:
  呀呀呀有新人啊
  
  彩虹糖:
  歡迎新人
  
  赤道:
  哎呦新人求爆照啊
  
  北極光:
  嗯?
  
  哎喲喂:
  新人妹紙好有氣場啊〒▽〒
  
  赤道:
  ╮( ̄▽ ̄”)╭ 不說話
  ……
  披着“赤道”馬甲的經緯,在電腦前感覺到了冬天的寒冷,果然學長的氣場是強大的啊。
  
作者有話要說:週末去廈門了哇唬
廈大好美啊~~火紅的木棉花 騎着單車穿過芙蓉隧道什麼的真是好棒啊
咳 今天更新一半 明天繼續
不能懶o( ̄ヘ ̄o* )[握拳!]




☆、請叫我電燈泡君

  陳汐最近很忙,每天都是匆匆在小私群裡冒個泡,就見不到人影了。何嚴有幾次給他發短信也是隔了好久才回。
  按照Q大的慣例,大三下學期要準備入學三週年節目,幾乎每個同學都要參加,陳汐在班級節目裡扮演了新編孔雀東南飛的焦仲卿,最近都在忙着參加班級的綵排,又臨近期中考,課業上的壓力也重了起來,晚上回到宿舍忙着複習,所以每天都是登一下QQ就下了。
  何嚴也為該送學弟什麼生日禮物發愁。
  學弟不玩網遊,似乎也沒有什麼特別喜歡的東西……雖說是很好養活很人妻,但是還真不知道要送什麼給他。
  經緯看到學長為禮物糾結煩惱的樣子,笑着說只要是跟學長有關的學弟一定喜歡。
  可是,到底要送什麼呢?
  
  週日晚上就是入學三週年活動的開幕式了,開幕式在學校最大的禮堂舉行。經緯聽說學弟要在班級短劇裡扮演主角,早早的就發短信說當天一定要來圍觀,何嚴不知道是不是聽學姐說了,也發短信來說一定要來給學弟當後援團。
  “相信,剛才的一曲《忐忑》把在場同學都帶離了夢境吧。下面請欣賞由企管專業帶來的節目《新編孔雀東南飛》。”
  終於到了陳汐他們班,陳汐站在幕布後深吸了口氣,雖然之前排練了近百遍,但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活動,難免緊張。
  緩緩走進舞台,抬起頭,陳汐看到坐在第三排的經緯朝他比了個握拳加油的手勢,經緯旁邊的何嚴也朝他笑了笑。這次沒有看到學長的緊張,陳汐覺得之前緊張的情緒都慢慢平復,陳汐,你一定可以的!
  
  “啪啪啪啪啪……”
  隨着最後一個動作定格,台下響起了熱烈的掌聲,陳汐和其他演員鞠躬致謝,抬起頭,陳汐撞上何嚴的目光,帶著笑意。曾經也曾多次對上的學長的目光,但是那時候在台下的是自己,學長的目光也許只是在掃過台下其他人時,才有了停留在自己身上的一秒。
  這次,終於學長看向的只有自己一個。
  
  在後台卸了妝換完衣服,陳汐就看到經緯和何嚴走到後台。
  經緯一看到自己就樂呵呵的說:“學弟今天演的好棒啊,殉情那一段真虐。”
  “嗯,很棒。”何嚴笑着看向陳汐。
  “呵呵……”聽到誇獎,陳汐臉一紅。
  “誒~那我們等等去後山吃飯慶祝一下吧。好久沒去了啊~學長~~嗯?”經緯說著,看向了何嚴,之前某人可是說了要請我吃飯作報酬的。
  “好。”
  何嚴答應了陳汐自然沒有意見。
  
  週末的後山比平時熱鬧得多,經緯找了一個比較安靜的座位坐下。
  “哎呀,是你啊,好久沒看到你來了啊。”胖胖的老闆娘端着菜走過來,看到何嚴熱情的打招呼,因為之前電台的聚餐大多是在這裡,所以老闆娘對何嚴印象深刻。
  “嗯。已經畢業了呢。”何嚴回答。
  “呵呵……”老闆娘看著經緯,“這個是女朋友?”
  經緯連忙擺手否認:“不是不是不是……”
  老闆娘意味深長的呵呵笑,去招呼新客人的時候還不忘往這裡看幾眼,看的經緯心裡發毛,連忙跟陳汐解釋:“學弟你不要誤會啊,我和學長是清白的!你懂得懂得……”你們才是真CP啊,我只是個炮灰啊!學弟你千萬別誤會啊!不然我就罪惡深重了!
  “啊?”陳汐聽的雲裡霧裡,為什麼不要我誤會啊?
  “學弟你千萬千萬不要誤會啊!”經緯還在繼續……
  “不要理她,餓了吧?趕快喝點湯。”何嚴舀了勺湯給陳汐。
  “呵呵呵呵……吃飯吃飯……”經緯默默扒飯,學長你偏心啊。
  這餐飯自然是何嚴付的錢,經緯心滿意足吃撐的摸着渾圓的肚子,順便揉揉被學長各種溫柔舉動閃瞎的雙眼。
  把經緯送回女生宿舍區,何嚴陪着陳汐走在校道上,一對對小情侶在昏黃的路燈下散步,還有幾對站在路燈下緊緊抱著不分開。陳汐有點尷尬,拉著身旁氣定神閒的何嚴想趕快走,不過何嚴怎會答應。
  這麼好的氣氛啊,有那麼點小情侶的感覺。嗯,不過也快了。
  “學弟有喜歡的人麼?”何嚴裝作隨口一問。
  “額……有。”
  “哦?那是哪個學妹啊?”要是何嚴這明明知道學弟喜歡的就是自己,卻裝出一副好奇八卦的樣子被經緯看到,一定會被吐槽到死的。
  “就……額……” 其實我一直喜歡的就是你啊。
  “哎,既然學弟害羞就不要說了。”何嚴繼續裝大度。
  “嗯……”
  
  陳汐回到宿舍打開電腦,登陸好久沒有上的微博,就看到了經緯和何嚴的更新。
  經緯:請叫我電燈泡君〒▽〒
  何嚴:今晚月色真好。
  
作者有話要說:下午去看電影咯咯咯咯




☆、我要我們在一起

  生日這天十二點,陳汐的QQ一直跳啊跳,都是網配圈裡認識的一些朋友發過來的生日祝福,薄光CP群也發來了一首對唱歌曲,攻受明顯是按照薄言和晨光寫的,還找來聲音一攻一受的妹紙合唱。
  聲韻社團群和小私群合作配了個惡搞劇,笑的陳汐差點一口水噴在屏幕上。
  何嚴踩着12點整給陳汐發了祝福。
  薄言:
  學弟生日快樂
  
  晨光:
  謝謝學長~
  
  薄言:
  禮物
  00:02:01
  成功接收文件
  生日快樂.mp3
  打開文件打開所在文件夾
  
  晨光:
  謝謝學長~我這就去聽~
  
  陳汐點開了何嚴發來的錄音。
  “歡迎收聽本期電台,我是何嚴。”
  悠揚的伴奏配着逐漸變化的背景音,叮叮咚咚似乎是自行車的鈴聲,漸漸傳來的嘈雜人聲似乎是放學後的食堂,籃球落地的咚咚聲夾雜着幾聲歡呼幾聲女生的加油聲,似乎是在進行比賽的運動場……
  伴着背景音的是何嚴緩緩說著的:“也許我在操場遇見你,我在球場流着汗搶了幾次籃板,你拿着書目標是圖書館;也許我在校道遇見你,你聽著廣播裡我說著明天的天氣怎樣……”
  聽著何嚴的聲音配合著逐漸變換的背景音,一幕幕畫面在陳汐腦海裡回閃,曾經一次次碰見何嚴擦肩而過,看著他一個人拿着書路過,看著他和朋友笑着走過自己身邊……
  鋼琴聲漸漸弱了下來,只剩下何嚴的聲音還在繼續,一個個字詞那樣清晰,敲擊着耳膜——
  “陳汐,我喜歡你。”
  陳汐再電腦前驚訝地長大了嘴,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聽,又重新聽了一遍剛才那一段。何嚴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柔,帶著讓人心慌的魔力輕聲說——
  “陳汐,我喜歡你。”
  這時,剛才最小化的對話框亮了起來,陳汐顫抖着手點開。
  薄言:
  禮物還喜歡嗎?
  
  晨光:
  嗯……
  
  薄言:
  學弟我是認真的
  
  晨光:
  嗯……
  
  薄言:
  學弟
  
  晨光:
  嗯?
  
  薄言:
  我們在一起吧
  
  晨光:
  嗯……
  
  直到陳汐關了電腦躺在床上都覺得剛才發生的一切太不真實了。
  原來一直想著就這樣默默的在後面看著學長就好了,現在居然聽到學長表白說喜歡自己,自己也在震驚和不相信中答應了。着是真的麼?不是做夢麼?
  陳汐用力掐了一下手臂,傳來了真實的痛感告訴他不是在夢中。
  真的就這樣在一起了?
  
  這天傍晚小私群和聲韻社團裡幾個Q市的朋友一起約了給陳汐慶祝生日。
  Q市最近一直淅淅瀝瀝下着雨,陳汐找到約定的KTV,在門口收了傘,一抬眼就看到了剛剛踏進大廳的何嚴,手裡提着一個蛋糕,一抬頭也看見了自己。
  想到昨天的事臉一紅,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好,倒是何嚴氣定神閒的笑着說:“學弟。”
  “嗯。”陳汐的臉更紅了。
  看到學弟害羞的小媳婦樣,何嚴臉上的笑意更濃:“那我們進去吧。”
  “嗯。好。”
  
  推開包廂門,經緯和幾個女生先到了,經緯看到陳汐和何嚴走進來,一副瞭然的樣子,看著何嚴說:“喲喲喲,恭喜學長學弟哦。求喜糖求紅包~”
  “好。”身旁的某人面不改色的的應下了,伸手攬過學弟的肩膀。
  嗷嗚和桃豬豬也一副悟了的樣子說著“恭喜啊。”“哎喲,終於見到真人CP了。”什麼的,說的陳汐的臉更紅了。
  等到人都到齊了,大家圍着蛋糕齊聲唱《生日歌》,溫暖的燭光照在大家臉上,陳汐的眼神掃過這些熟悉的或者是只見過幾次面的臉,感到的鼻子有點酸,雖然一開始進入網配圈只是為了何嚴,但是能在其中認識這些人,真好。
  許了願吹了蠟燭,大家又起鬨着要壽星CP來一首合唱,還是那首《琉璃月》,不過這一次是拉著手唱完的,心裡的感覺也都不一樣了。
  “桃李花林又一載,黑髮白花盤傷哀
  再也不想把你手放開,夢醒月落你還不回來
  望穿桑田盼穿海,天地存證我的愛
  再也不會把你手放開,我要緊緊握住你給過的愛
  ……”
  
  從KTV出來,大家坐公交的坐公交,能同路走回去的也結伴一起走,何嚴執意要送陳汐回學校,最後只剩下明明和學弟同路卻尷尬的不想再當電燈泡的經緯。
  “呵呵呵呵呵……你們慢慢走回去吧,我自己去逛一逛先走啦,拜。”話音剛落,經緯就急急忙忙小跑着走開了。
  何嚴側過頭暼一眼身邊的人,撐開傘,說道:“走吧。”
  “嗯。”一把傘下容納兩個男人的確有點困難,所以陳汐和何嚴靠的很近,陳汐時不時還會撞上何嚴的彎着的手肘。陳汐有些尷尬的低頭看著地面,路旁店面的屋簷滴滴答答有水珠落下來,落在一汪積水上濺起幾滴水花。
  “學弟?”
  “嗯?”聽到何嚴叫自己,陳汐抬起眼看向何嚴。
  “這次不會再錯過你了。”說著伸手攬過身邊人的肩膀。
  陳汐的臉唰的就紅了,還好是晚上在街燈的照耀下看不清楚。
  “嗯。”
  這大概算是心想事成?或者更準確的說,是比預計結局的美滿太多。
  當初在台下望着台上人的自己不會想到那個人可以牽起自己的手。當初那個循環了N遍他的劇,認真寫在劇評的自己不會想到,他會跟自己說出喜歡。
  不過,不管以後會怎麼,大概都會隨他牽着自己的手,朝着好的更好的方向一起走下去吧。
  
作者有話要說:就這樣算是完結了吧。
寫了一個多月,謝謝你們有看有收藏,真的很開心,很謝謝你們哦~
攢RP求見習啊,這樣就能放假回家玩了o(* ̄︶ ̄*)o
晚安喲。
------------------------------------------
改了下……還是很倉促啊
慢慢修改吧〒▽〒

題目:BL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小兔兒乖乖 / 陸老師家的小白兔 by 扶風琉璃 (溫柔老師攻x呆萌兔妖受) | 首頁 | 最上 | 小宇宙的囧萌生活 by 朱曉苒 (成熟氣質攻x人妻乖巧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271-bc588553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