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正義鏢局 by 群芳 (腹黑美貌攻x二貨嘴硬受 萌短) :: 2013/01/14(Mon)

對話式萌短文
鏢鏢中靶什麼的我才不知道略 (*ノωノ)

城東有條繁華大街,街上林林總總商賈雲集,有布莊,當鋪,酒樓,茶社……
街的盡頭有兩家鏢局,街北一家,街南一家,一家正風鏢局,一家義雲鏢局,一家姓于,一家姓鄭。
兩家鏢局主人素來不和,可謂應了同行是冤家這句話。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兩家鏢局的少鏢頭從呱呱小兒長成俐落青年。

內容標籤:歡喜冤家 布衣生活 三教九流
搜索關鍵字:主角:於三彪,鄭天霸 ┃ 配角: ┃ 其它:鏢局,鏢和靶



  1
  正風鏢局。
  三兒,明天的鏢爹就不去了,你自己帶人出鏢吧,你長大了,爹不用再帶你了。
  上次你就說不去,結果不還是跟去了?
  爹不是不放心你嗎?雖說你辦事認真,可爹就你一個兒子,生怕你出事,心裡還是不踏實啊。
  不是還有兩個姐姐嗎?要不爹您努把力,再和娘生個弟弟出來?
  咳咳,三兒你又說笑了。
  那您明天到底去不去?
  不去……不去了。三兒你要小心,萬事和姜鏢頭商量啊。
  爹您真是囉嗦。讓娘多烙些餅準備些乾糧吧。
  好嘞。我去跟你娘一塊烙餅。那餅保準烙得香噴噴的。
  多撒芝麻別加糖。

  2
  義雲鏢局。
  天霸,明天你就要走鏢了,好生幹,別出岔子。
  知道了。
  送完鏢早些回家,別在外面貪玩。
  知道了!
  對門明天也走鏢,你可別輸給對門的小子,他要是活蹦亂跳的回來了,你卻缺胳膊少腿的,我的老臉都沒地兒擱去。
  知道了!
  蔡鏢頭經驗豐富,聽他的肯定沒錯。
  知道了!
  那個,咳,那個,注意安全。
  知道了,爹!

  3
  街頭,兩家準備出發。
  於三彪,這次你老子不跟著去了?
  關你事?
  當然關我事了!要說我的對手是個還得仰仗老罪的乳臭未乾的小子,丟的可是我的臉面!
  你是不是忘了你可比我小,要說乳臭未乾,怎麼也輪不上我。
  你!我哪裡比你小了?我只比你晚出生一個時辰而已。
  記得晚就好。
  於三彪,你聽著!要不是我爹希望我比你早出生,這樣好壓你家一頭,當年老跟我娘唸唸叨叨,影響敗壞了我娘的心情,我怎麼也得比你早出生的!
  你說的竟是些沒用的。
  你!看你長得細皮嫩肉的,哪裡像個鏢師的樣子?小心別叫人掠了去!
  承蒙你關心,你那副尊容旁人瞧都懶得瞧上一眼。
  我怎麼了?我好歹也是玉樹臨風!你!你長得對不起你那名字!你找個鏡子瞅瞅去,哪裡配得起個彪字?一看就是個文弱書生樣,打劫的不衝你下手向誰下手去?蔡鏢頭,別拉我,犯忌諱?不會,於三彪尖酸刻薄,牛鬼蛇神都得繞道……
  鄭天霸,我不和你逞口舌之快,等回來我們好好切磋一下。
  切磋就切磋!你以為我怕你!刀槍棍棒隨便
  你挑!我就不信我還打不過你這個雞崽樣兒?蔡鏢頭,你拉我做什麼?輸給他?哼!那是那年我沒吃飽沒力氣!

  4
  走鏢途中。
  於三彪,你們怎麼還是跟尾巴似的跟我們屁股後頭?
  這道又不是你家的。
  我們可是要北去滄州的,你們去哪兒?
  去京城。
  那我們還得順路好長一段時日呢。看,你就知道大樹底下好乘涼!
  滄州比京城近,到底是誰在順路,到底是誰在乘涼,世人一聽就明白。
  你!牙尖嘴利薄命相!有能耐我們現在就比試一番!蔡鏢頭,你怎麼又拉我?和氣生財?我見到他就和氣不起來!
  鄭天霸你讓一讓,你們的鏢車在前邊,你擋了我們的路了。

  5
  途中休息。
  喂,於三彪,你帶的餅給我嘗一塊。
  饞鬼。
  喂!好幾年沒吃過你娘烙的餅了,我嘗嘗不行啊?你用不用這樣啊!小氣鬼!
  給。
  嗯——味道還是那麼好。你娘烙的餅比以前烙的厚多了。
  你吃的那塊是我爹烙的。
  什麼?咳……你爹烙的也挺好吃,得了你娘的真傳。我記得小時候你給我帶東西吃,你爹就在後面追著罵你。你老子要是知道我吃了他親手烙的餅,他肯定得氣死!哈哈!
  好白菜都讓豬拱了!不給你吃了!拿來!
  你說於三彪你小時候也算人見人愛,怎麼越長大越討人厭了?我偏不把餅給你!我氣死你!

  6
  岔路口。
  於三彪,咱們就此別過,各走各的路了。貪便宜也是得有個頭的。沒了我們義雲鏢局的庇護,你們可得打點起精神來啊!哈哈!
  遇難時記得喊出我們正風鏢局的名號,這樣能救你一條小命。
  你!烏鴉嘴!你才會遇難呢!真想現在就跟你打一架!
  你還是留著體力跟劫道的打吧。你要是能留著小命回來,我就好生同你打一架。
  你!你的小命也好生留著吧!當然你要是沒命了,我連個紙都不會給你燒的。蔡鏢頭,你幹什麼?又是忌諱?明明是於三彪他先出言不遜的。我也有錯?我才沒錯呢!於三彪,你聽好了,記得留著命回來比試!
  同勉同勉。

  7
  義雲鏢局走鏢回來。
  天霸,幹的很好。這趟鏢走得不錯!對門的還沒回來呢,你比對門的小子有出息多了。老子我也算後繼有人了。
  爹,他們道遠好不好?
  道遠算個屁!去京城大道多,走路順暢,哪有你走的險?你就是比對門的強!
  也是。
  我一會兒去羞辱一下對門的老小子,孩子比我多有個鳥用?你一個頂他們家三個!
  對。
  他們家老二兩年前就嫁人了,這次回了娘家,你可不能再想她啊?
  誰想她了?說了好幾遍了,我才看不上他們家老二呢!
  好閨女多的是,你喜歡誰都不准喜歡他們家的!
  爹你煩不煩!我壓根就不喜歡她!
  不喜歡你小時候老偷偷去她家玩?而且她嫁了人你就不再去了。別以為我不知道。
  根本就不是!
  難不成你喜歡他們家老大?
  胡說八道!

  8
  義雲鏢局練武場。
  老小子愁眉苦臉的,保不準是走鏢出事了。
  什麼?哎喲!
  拿著槍呢,小心點,這麼大的人了還冒冒失失的。我看看,頭傷了沒有?
  爹,我沒事。你剛說什麼?
  對門的小子還沒回來,他爹拉著個臉皺著個眉,一副操心憂慮樣。嘿嘿!看了別提有解氣了!
  那他們家那趟鏢?
  誰知道?這時日了,走得順的話就該已經回來了。既然沒回來,搞不好就是出事了。
  他,他不會出事的!
  怎麼就不會出事了?這趟鏢他爹又沒跟著,興許別人不賣他這個毛孩子的帳呢。再興許,遇到厲害角色了呢。
  他不能出事!
  怎麼就不能了?
  我……我還等著跟他比武呢!我要一雪當年落敗之恥!

  9
  正風鏢局走鏢回來。
  三兒啊,你可算回來了。可嚇死為父的了。你娘昨日還做了噩夢呢,醒來之後一個勁地抹眼淚。
  我這不是好好地回來了嘛。
  到底怎麼回事?怎麼會回來的這麼晚呢?
  在京城又接了趟鏢。
  那你不寫封信回來,讓我跟你娘白白擔心。湊巧你二姐跟你二姐夫回家了。這倒好,你二姐跟你娘哭成一塊兒了。
  這次是護人回來的,正好到城北,反正順便於是就沒寫信。
  哎,不對。護個人回來你也該早回來了啊,如何耽誤
  這麼多天?
  是一家的夫人跟小姐到城北走親戚。女眷事多,不走夜路,不住小店,再加上那兩位一路上挑挑揀揀的,真是折騰人。

  10
  正風鏢局內院。
  二姐,你怎麼回家了?
  我帶小寶回來給爹娘看看。看,小寶在這兒躺著呢。
  小寶,叫舅舅。
  他還不會說話呢。三弟你出這趟鏢,真是讓人擔心啊。你還沒成親,連個孩子也沒留下來。我和娘商量過了,等你回來了,給你尋門好親事。
  我還早呢。
  不早了,你這個年紀,到了成家立業的時候了。
  不急。
  你是不急,爹和娘可是著急。哎,你手勁大,別捏疼了小寶。
  我沒用力。
  乖,小寶不哭哦,娘在這裡呢。不哭哦。

  11
  正風鏢局後院大樹下。
  哎呦,摔死我了。於三彪你居然拿飛鏢擲我?
  宵小之輩,藏在樹上意欲何為啊?
  哎呦,疼。我哪是藏,恰好你家樹上有窩鳥蛋罷了。我就是看看孵出鳥了沒有。
  鄭天霸你就扯吧。我家樹上有沒有鳥窩我還不知道?
  你家樹下的石頭真多。拉我一把,我右腳扭了。
  活該。
  你,你,那個,哈哈,是不是遇上劫道的了才晚回來了?我就說嘛。沒有我們義雲鏢局的庇佑,你這鏢走得就是不利啊。哈哈。
  你想多了。我只不過是順便又接了一趟鏢。
  那就好。不是,那個,沒想到你小子還行啊,我還以為你去陰曹地府打小鬼了呢!看來你這樣的,的確是牛鬼蛇神繞著走啊!哎?於三彪你還踢我,老子這只腳扭了你不知道啊?
  活該。
  我好心來看你死沒死,你還說我活該?我真是吃飽了撐的。喂,於三彪,你上樹幹什麼?樹上沒鳥蛋!
  我只是把樹枝上的飛鏢取下來。

  12
  正風鏢局後院石凳上。
  腳扭成這樣,我一會兒怎麼回去啊?走不到大門口就得被你爹打趴下了。
  站到石頭堆裡再扭一下,以毒攻毒也許就會好了。
  你能不能別這麼尖酸啊?我以前扭了胳膊扭了腳你都幫我揉的,怎麼現在你連個好臉子都不給我?一想到這個我就來氣。於三彪,你爹跟我爹不和,這我不說什麼,他們的事我管不著。可我哪兒得罪你了,每一次見面你就不依不饒的!你跟你爹一個樣,都沒有好
  德性!
  滾!
  看!你又給臉子!
  那你又有什麼好臉子了?鄭天霸你哪次不是陰陽怪氣的?你兩年都不來我家了,這次偷偷過來,肯定沒安什麼好心!
  我怎麼沒安好心了?我就是來看看你的。
  看我?笑話!我看你是賊心不死來看我二姐的吧?
  我才不是!
  我二姐孩子都一歲了,你還是死了這份心吧!
  孩子?她都有孩子了?
  看,不好受了吧!是你的,沒人稀罕跟你搶。不是你的,你就別痴心妄想了!
  
  13
  大門口處兩人相遇。
  喲,出門了啊,我還以為你個縮頭烏龜不敢出來了呢!
  誰是縮頭烏龜了?於三彪你把嘴放乾淨點!
  你這次出門是要幹什麼啊?怎麼著,又想又溜進我家?
  我呸!什麼叫偷溜?我進你家是看得起你家!
  嘁!腳好利索了?那天我爹揍你揍得還算舒服吧?
  我,我不跟老傢伙一般計較!要不然我身強力壯的,對付你爹那是輕而易舉!
  鄭天霸,前些日子你說的話還算數吧?
  什麼話?
  比武啊。
  當然算話。我早就等著這一天了。現在咱們就找個地方比試一番!看老子我怎麼把你打得落花流水滿地找牙!
  你確定你的腳好徹底了?我可不想占你便宜,最後弄個勝之不武,然後你再在輸贏上找理由。
  你放心,老子我好好的。別說我腳已經好了,就算沒好,贏你那也是小菜一碟。於三彪,去哪裡比試?地點你來定,老子全全奉陪,當然最好是寬敞亮堂的地方這樣才好大展拳腳。

  14
  後山的樹林一個空曠之處。
  你倒挺會選地兒,這兒人煙稀少,不至於整得興師動眾,就算你輸了也沒旁人來笑話你。
  這是為了給你留個面子。你總是對眾人誇下海口,我擔心你一會兒輸得太慘,無言以對。
  於三彪你可別把話說得太滿。對了,我記著這地方我們小時候常來,那邊那個木屋子,我還曾經從家裡拿來一床棉被擱那兒了。下雨了,我們就賴在那個屋子裡玩,雨停了才回家。嗯,還有一把彈弓和一把小刀是用來打鳥剖魚的。我好長時間沒過來了,虧你還記得這裡。你是不是常來?不知道現在這裡有人住了沒有?
  誰會常來這裡!行了,別攀交情了。說得再多也沒用,我不會手下留情的。
  誰稀罕你手下留情!於三彪,你儘管放馬過來吧!

  15
  鏗鏘之聲不絶於耳。
  你小子功夫不賴嘛!看老子怎麼收拾你!
  少廢話!
  哎呦!於三彪,你!你竟然刮破我衣服!我這可是新衣服!
  學藝不精你賴得了誰?
  哼!休怪我不講情面,小心了!我要和你大戰三百回合!
  接招吧!
  哎呦!你踩我鞋!無恥!等一下,我把鞋穿好。
  鄭天霸,你真多事!直接認輸吧!
  想得美!老子就算刀和你打個平手,槍你是萬萬不及我的。有膽量的你就和我比槍法!
  好,我要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於三彪,你個小人,你挑我腰帶?
  誰讓你躲閃不及了?

  16
  打道回府。
  你怎麼不說話?
  滾!
  男子漢大丈夫,輸了就輸了,你至於這個樣嗎?
  滾!
  哦,原來你是這麼一個沒有心胸沒有
  肚量的人。
  於三彪,你給我滾!輸了就輸了,老子沒什麼不敢承認的。倒是你,居然戲耍於我!你就這般看不起我?
  我哪裡戲耍你了?
  你,你……我說大戰三百回合,你偏要每次都在第三百招贏我,這不是逗弄於我嗎?我用得著你特意讓我嗎?你,你這樣看不起人,也不是好漢行徑!
  誰跟你似的一招一招數著打了?我哪知道贏你那招是第三百招?分明是你打著打著突然面紅耳赤急得要命有了破綻,我這才得了機會才贏了你的。
  真的?
  當然是真的!
  那……算了,老子要勤練功夫再找你一決雌雄!這就到家了,我回去了!
  真是個好糊弄的小心眼!早知道就不麻煩了,直接在兩百招之內解決了你!

  17
  正風鏢局門口。
  二姐,你怎麼在這兒?這是要出門?
  嗯,準備去買些東西。剛剛那個身影看著挺眼熟,是對門的天霸吧?
  沒錯,是他。
  這都幾年沒見到他了。看上去還跟個小孩子兒似的。看你倆這又背刀又扛槍的,又打架了?
  沒打架,就比試比試。
  誰贏了?
  當然是我!
  三弟就是厲害。你們倆小時候交情多好啊,現在也很好吧?
  誰跟他交情好了?那麼一個蠢蛋,就會吹牛還又懶又饞!
  嘖嘖!以往你倆賭氣的時候你就這麼說他,後來不還是照樣背著爹去找他玩?前幾天聽爹說他來咱家了,然後爹看他不順眼就打了一頓。不過爹說他也算有些可取之處,還知道敬老沒還手。
  他活該挨揍!爹應該揍得狠一點!
  行了,別跟他鬧了。天霸心眼又不壞還當你是好朋友。那年我出嫁時,他還捨不得你呢。
  啊?二姐你出嫁,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啊?
  你不知道啊?我出嫁前他來咱家玩,我說過幾年你們就該也成家了,說不定等我回來時你可能都已經娶了媳婦了。我一說這個,他眼眶就紅了,說你跟他一樣小,就算過個十年八年的再娶也不晚。他說這樣的孩子話,我就笑他,結果他都快哭了,說你要是娶媳婦就不能天天和他在一塊了。
  啊?還有這種事?我還以為……
  你以為什麼?
  啊?沒什麼!二姐你快去買東西吧。

  18
  義雲鏢局練武場。
  天霸,別練了!過來歇一會兒!
  爹,你別煩我。你要是閒得發慌有勁沒處使,左拐右彎就出了門你找於老頭拌嘴去!
  我才不屑找那老傢伙呢!你快過來!
  爹你到底要幹什麼?
  臭小子,把刀放下!老子跟你說話沒聽見啊?我跟你商量個事!
  好好,這就過來了。有什麼事?
  那個,天霸,你也不小了。是吧?
  那是。假以時日我就能獨擋一面!
  我不是說
  這個。我說你不小是指,你夠年紀成家了。
  什麼?成家?你跟我娘商量好了的?
  沒。我就剛想到這個。你個混孩子有這麼看老爹的嗎?我還就是剛想到的!
  爹你怎麼突然想起這個了?
  對門去了幾個人,是女客。我懷疑是媒婆去說媒的。隔著個門都聽見那老東西笑得嗓門亮得跟牛叫似的。十有八九是有人提親去了。你生得比人家晚,結婚你可得走在前頭!對了,我現在就找你娘說這個。不行,還是得先打聽一下,那邊要是找個種地的,咱就找個讀書的!那邊要是找個有一間鋪子的,咱就找個有兩間鋪子的!他們要是找個十六七的,咱們就找個十五六的!
  爹你太草率了!有你這樣把親生兒子的大事當唱大戲的嗎?你就是找個仙女我也不同意!說不同意就不同意!爹你要是再提這個,我就出門闖蕩不回家了!
  
19
  正風鏢局後院。
  鄭天霸,你怎麼又來了?想來跟我比武?
  不是。
  那你幹什麼來了?想見我二姐?
  不是!
  那你有話說話!別彆扭扭的你以為你是大姑娘?
  你才大姑娘呢!看你那麼高興,你他媽的成天都在想大姑娘吧?
  少拿你那彎彎心思來猜我了!你到底來幹什麼?
  我……前兩天來你家的女客,是怎麼回事?
  當然是……關你什麼事?
  是來說媒的吧?
  是不是的跟你有關係?
  你毛長齊了沒就想討媳婦?還有,你這個脾氣,動不動就耍嘴皮子欺負人,可別媳婦娶回家沒兩天就哭著喊著要回娘家!
  嗤!鹹吃蘿蔔淡操心!多管閒事!
  我哪兒是多管閒事了?再說你也不看看你是幹哪行的?保不準是什麼時候就會出事,你是要讓小媳婦守寡啊?心不能黑成這樣的!
  照你這麼說鏢師都得打光棍了?那你怎麼生出來的?豬圈裡頭抱出來的?還是鳥窩裡頭孵出來的?
  你才是豬!你才是鳥!本來就不少鏢師不成家的!你看蔡鏢頭還有你們鏢局裡的姜鏢頭不都沒成家嗎?
  他們是他們,我是我!我樂意怎麼著就怎麼著!鄭天霸你有本事就一輩子別成親!
  我不像你!我有覺悟!你黑心貪婪陰險狡詐睚眥必報,就算娶媳婦你也娶不著好媳婦!肯定不是歪瓜就是劣棗!不對,就算是歪瓜裂棗也是便宜了你,你這樣沒心沒肺的人應該去找個土坷垃過一輩子!
  你!看鏢!
  看你一惱羞成怒就會暗算人!我都替你以後的媳婦擔心,跟你吵架了不得被你打成篩子?喂!你袖子裡哪來的這麼多飛鏢?停!別扔了!你扔到我胳膊上了!你這是要打死我啊?你還扔?老子這就走還不行啊?怎麼還有?別扔了!

  20
  義雲鏢局一間狼藉的臥房。
  天霸,怎麼了?把門打開,該吃飯了。
  別管我,我不吃!
  臭小子鎖起門來發什麼瘋?你娘做好飯了,快出來洗手吃飯。
  別理我!走啊!
  你在裡面幹什麼?剛才砸了什麼?花瓶還是茶杯?臉盆你也砸?翻天了是吧?
  我說走啊!爹你煩不煩啊!哎?爹你怎麼進來了?
  哦,你把帳子撕了椅子摔了桌子踢了,我就不能趁個景踹個門了?
  你把門踹壞了我晚上怎麼睡覺啊?
  被子都扯爛了還想睡覺?睡大街去吧!說,耍什麼少爺脾氣呢?胳膊上怎麼出血了?
  那個,不小心碰的。哎,爹你別拽我!真是碰的!
  你當老子我眼花呢!這能是碰出來的?誰打你了?是不是對門的小兔崽子?敢欺負我寶貝兒子,我看他是皮癢癢了!受了氣就在家裡禍害,你個孬種!你不會打回去啊?走,現在就去找他算賬!
  算什麼帳啊?我技不如人還想讓我再丟一次臉啊?等我練好了我一定能打過他!
  那你悶在屋裡鬧什麼?吃飽了飯練武去!
  我生氣!為了歪瓜裂棗土坷垃他跟我動真格的!沒想到他真下的了手!我真想狠狠地咬死他!

  21
  正風鏢局馬廄。
  爹,你在這兒幹什麼?
  哦,是三兒啊,嚇我一跳。小點聲,別讓你娘聽見。
  爹你怎麼鬼鬼祟祟的?油袋裏裝的什麼啊?
  馬糞!
  啊?
  噓!小點聲。咱家門口的狗屎肯定是對門的壞心眼子放的,我給他放馬糞去!

  22
  正風鏢局水井。
  終於弄好了。你娘知道了肯定不讓我放。還是三兒你好,懂事又聽話。
  熏死了。爹你把手再洗一遍。
  行,那就再洗洗。
  我去那邊把鏟子放回去。
  姜鏢頭往西北邊出鏢去了,後天你上路可得小心啊。
  那條路來回都走過一遍了,不會有事的。
  兒子真是長大了,都有回頭客嘍!爹真替你高興!爹的身子骨是不如以前了,以後這鏢局可全靠你了。你把那母女倆送回京城後要早些回來。再有上次那種事千萬記著寫信回來。
  知道了。

  23
  街頭,正風鏢局準備出發。
  於三彪,你去哪兒?
  去哪兒跟你有關係?
  小家子氣!問都不讓問啊?姜鏢頭怎麼不在啊?
  數你管的寬!
  我好好跟你說話呢,你怎麼這樣?臭德性!
  反正我以後跟土坷垃過,我什麼樣的德性,關你屁事!
  你還記恨這茬吶?我讓你打出血窟窿了都沒記恨你。說你兩句而已,你至於嗎?前幾天出鏢的是姜鏢頭?
  嗯。你,胳膊怎麼樣了?
  沒事了。沒有姜鏢頭你行不行啊?你個小白臉會不會被人劫了啊?別說我沒提醒你,那臉不用一天洗三遍……
  沒事了趕緊滾!

  24
  後山的樹林,有人拿著長刀邊走邊劃拉草邊嘀咕。
  於三彪你說走就走,都不提前打招呼的!當然現在咱倆交情沒好到臨行送別什麼的,可我前日去找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要去出鏢?偏偏唬我來的是說媒的!哼,還以為你行情多好呢?不過如此嘛!不就接了個活嗎?你老子用得著美成那樣?
  不是上次比武我都要忘了這兒了。你說咱倆以前多好,一塊燒玉米烤紅薯。現在一見面你就鼻孔朝天把臉拉得驢一樣長!還是小時候的你好,又乖巧又招人疼。你要是能變回去多好!就算不能變回去,對我態度稍微好一點也行啊!你要是待我好一點兒,我自然會像以前一樣和和氣氣的。喲,木屋到了,我去看看裡面的被子在不在了。
  這都多久沒住人了?門都蛀蟲了!還以為最差也就是被子長毛了呢!原來被子都沒有了。不知道被什麼人偷走了。真缺德。一床破被子也偷!彈弓和小刀也不見了!
  不過被子放在這裡也沒人用,估計是乞丐什麼的把被子拿走了。算了,讓人用了也比長毛了強。
  哎?門上有字。看這深淺好像是最近才刻上去的。看看寫的是什麼。“鄭——天霸——是笨——蛋!”
  於三彪,你去死!你才是笨蛋!
  
  25
  正風鏢局北上途中有人跑馬攆上。
  鄭天霸,你,你怎麼會來?
  我怎麼就不能來了?這路又不是只你一人能走!
  你,去哪兒?
  去京城啊!我還見過京城的花花世界呢!聽說名滿江湖的張大俠在京城落腳,不少人慕名前去挑戰,我要去一仰英雄風采!
  哦,你爹知道?
  他哪會知道!你走之後第二天我就跑出來了,搞不好現在正吹鬍子瞪眼呢!你瞪我幹什麼?你別自作多情!我又不是專門來找你的!你們幾個人走得也太慢了,老子我稍微快馬加鞭一下就追上你們了。喏,想起來了,這個給你。
  飛鏢?
  是啊,這兩個飛鏢,是那天你心狠手辣扔我胳膊上的。我順便帶來給你。要是你遇上匪人手邊飛鏢不夠用結果沒了小命變成孤魂野鬼向我索命,那我豈不是要冤死?我可不想留你的這兩個燙手的禍害,還是給你吧。喂!你笑什麼?你再笑得這麼陰險就不給你了啊!
  我的就是我的,你拿去也沒用!
  嘁!你當我稀罕它們!這也算是物歸原主了。哎,你帶的水給我喝一點!老子嗓子都冒煙了!
  喝完水,還磨蹭著想幹什麼?你怎麼不快走啊?不是嫌我們走得慢嗎?
  催什麼催!我累了緩點喘口氣不行啊?那個,你那兒有吃的沒?我餓了!放心,我不白吃白喝!老子我會留下來幫襯你們的。

  26
  邯鄲城內。
  希望張大俠真的是從京城轉到了這兒。於三彪,你能跟我來找他,真是夠意思!
  好說。我也想見識一下張大俠。
  他人不好找就先別找了,看那邊那個吃的,我沒吃過,嘗嘗鮮去!快走啊!想什麼呢?別是捨不得京城的那個小姐了吧?捨不得就回去找她去啊!我看路上她對你也有些情意,雖然你是配不上她了,不過烈女怕纏郎,你死纏亂打也許事就成了!你不是讓你們鏢局的人傳話回去說晚回去幾天嗎?正好,到時候把新媳婦領回家去!喂!你又笑!你真想回京城找她啊?
  一半一半!
  於三彪,你說什麼呢?什麼一半一半?
  那個,咳,喝茶飲酒要一人一半,住店打尖要一人一半。至於你手裡剛拿的火燒,你還是自己掏錢吧。
  說得誰會貪你便宜似的!我可是帶足了盤纏從家裡出來的。

  27
  荒郊野外篝火明。
  鄭天霸,懶死你!添點柴火!
  添就添!還說我懶?你勤快也沒見你比我揀的多點!嗐,幾天了都沒找到張大俠,就這樣回去太遺憾了!
  那怎麼著,你找不到他就不回家了?
  當然要回的!只是沒找到人就跟白來了一樣!我發發牢騷還不行啊!
  你那也叫白來?這幾天你吃了個溜圓,也不怕把肚子吃壞了。今天你又亂七八糟地吃了不少。要不是你貪吃誤時,用得著大晚上呆這兒?看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
  不願意你就先走啊!誰又沒讓你陪著!哎呦,於三彪你個烏鴉嘴!掃把星!
  怎麼了?
  我肚子疼!
  活該!好好坐這兒,包裹裡有藥我給你拿過來。藥拿來了,張嘴。委屈什麼?活該!你怎麼不吃死!
  於三彪,我不光肚子疼,還冷。
  咦?你這是生病了?我這兒沒合適的藥了。我騎馬往前找找?
  不用!現在烏漆墨黑的你非迷路了不可。我扛一扛就好。哎!於三彪,你,你,你掀我衣服幹什麼?
  不是冷嗎?把烤熱的石頭卷你長衫裡抱著暖和一下。你這是什麼表情?你在怕什麼?鄭天霸,你別想太多了!
  我才沒!我,我以為你要脫我衣服無恥地給你自己穿!
  小心眼!

  28
  天亮了,有人醒來發現抱作一團,遲疑地低下頭。
  啊!啊!你……於三彪……你醒啦?
  嗯。
  你……什麼時候醒的?
  在你親我以前。
  啊?啊!啊——
  鄭天霸你跑什麼?回來!別跑了!注意腳底下!小心!
  哎呦!
  冤家!
  嘶,腿疼。你,你怎麼也咕嚕嚕地滾下來了?
  還好意思說!讓你小心你不聽!這麼大一個坡你長眼留著喘氣用的?
  我又沒讓你也跟著掉下來!只能怪你窮追不捨!你這純粹是自找的!
  行啦!別癟嘴了!好好好,都是我自找的,一點兒也不怪你!
  本來就是!
  鄭天霸,我問你,你為什麼親我?
  我沒親!我……我還沒問你呢!昨晚我明明自己睡的,誰讓你抱過來的?
  是你晚上怕冷主動湊上來的。我再問你一次,為什麼親我?
  都說了沒……唔……放手……不是……住嘴啊……
  最後問你一次!鄭天霸,你為什麼親我?
  剛剛明明……是你親過來的……你凶巴巴的幹什麼?說就說!我親你是因為喜歡你!老子他媽的喜歡你好幾年了!我就親了你一小下,你,剛剛親我那麼多下!你就算吃虧也賺回來了!
  嗯,是賺過來了。
  你……什麼意思?你不討厭這個?
  鄭天霸,你聽好了,我也喜歡你。
  啊?真的?
  真的!起來!回家去!我要把新媳婦領回家去!
  胡說!誰是媳婦還說不定呢!
  那你想現在就試一下?我不介意現在就把事辦了。
  滾!我腿還摔著呢!

  29
  後山木屋裡戰正酣。
  於三彪,等下次……換老子來!
  等你贏過我再說吧。看來你體力不錯啊!還有勁說話!
  當然!老子……龍精虎猛!換我來,保準……保準讓你……叫不出聲來……
  是嗎?那我可拭目以待。我的土坷垃。
  哼,刀槍輸給你……沒道理……肉搏戰也輸給你……完了?再來!
  好,這可是你說的!可別每次都說我欺負你!
  嗯——
  怎麼樣?你那兒算不算靶心?嗯?鏢鏢中靶的感覺如何?嗯?天霸?
  嗯……下次……老子……給你好看!
  天霸,咱倆的事,我爹已經同意了……你爹那邊……
  他……磨不過我……他……遲早……會……同意的……
  呵。過會兒給你看兩樣東西……地底下,我埋了一把小刀和彈弓。

  30
  做菜當然要放薑。
  蔡鏢頭,剛回來?
  是姜鏢頭啊!我就剛剛回來。如今鏢局合二為一了,兩家鏢局原來的主顧還都在,生意就是好。
  還好鏢局沒像你們於少鏢頭那樣提議叫風雲鏢局。我們少鏢頭起名叫正義鏢局聽上去好聽多了。
  什麼你們少鏢頭我們少鏢頭的?咱們現在不是一家嘛!
  哈哈!蔡鏢頭說得對!
  行了,姜大,邊上沒人了,不用裝模作樣了。
  那好。青山,好幾天沒見你,真是想死我了。今晚去你那兒還是我那兒?
  去你那兒吧,這一陣我在外面,你肯定沒好好吃飯。我去給你燒倆菜。
  好。跟你說啊,你是不知道昨天那兩個老頭打得多熱鬧!你說幾十年了還沒鬥夠嗎?別人不清楚我還不清楚?別人都當兩個少鏢頭搭伙做生意,我可是去年就瞧見他倆眉目傳情了。你說這倆兒子都湊成一團了,倆老頭還成天雞飛狗跳的,不嫌鬧騰啊?
  不歸你管的就別操心。想想今晚想吃什麼?
  青山,你做什麼我都愛吃。
  算你嘴甜。

  作者有話要說:鏢靶的故事告一段落了。
  正風鏢局和義雲鏢局終於合成正義鏢局了……
  不管是正義鏢局也好,還是風雲鏢局也罷,都是於家在前鄭家在後,所以,鄭小子,別怨念了……認了吧……
  至於鏢鏢中靶什麼的,咳咳咳~~~(~ o ~)~

題目:BL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古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畢業生陸同的故事 by 群芳(温柔腹黑學長攻X暗戀學长的呆學弟受) | 首頁 | 最上 | 小兔兒乖乖 / 陸老師家的小白兔 by 扶風琉璃 (溫柔老師攻x呆萌兔妖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273-02799303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