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我覺著他喜歡我 by 群芳 (老實温柔攻x傲嬌腹黑受) :: 2013/01/14(Mon)

郭安“我覺著他喜歡我!”
邵志峰(小聲地):“我才喜歡你...”
郭安“我覺著他喜歡我?”
邵志峰(大聲地):“我才喜歡你!”

內容標簽:歡喜冤家 情有獨鐘
搜索關鍵字:主角:邵志峰,郭安 ┃ 配角:王豐 ┃ 其它:鍋和勺




第一章

  “哎,邵志峰,我覺着那個人看上我了。”郭安拿胳膊肘碰了碰旁邊認真上課的舍友。
  
  “老實點兒,上課呢,別老捅我。”邵志峰別過臉來,“咦?你剛說什麼?”
  
  “我說那個人,我覺着他可能喜歡我。”郭安朝前伸了伸手指頭。
  
  “誰啊?”邵志峰努力向前看過去。
  
  “沒那麼遠,就在你左前方,穿白襯衣的那個。”
  
  “穿白襯衣的。啊?你沒看錯吧?”邵志峰吃驚地看向郭安,“那是個男的!”
  
  “男的怎麼了?你歧視同志啊?”
  
  “不是。那……那個,啥,你,你是?”和郭安同寢快三年了,邵志峰從來不知道有這樣的事,處於驚詫中的他來不及消化。
  
  “怎麼了?你真歧視啊?”郭安眼睛瞪圓了,明顯是發火的前兆。
  
  “沒……我,我沒想到。”邵志峰的聲音低了下來。
  
  “哼!”
  
  說實話,邵志峰現在心裡很彆扭。宿舍裡現在就自己和郭安沒有女朋友,兩個單身漢也習慣了一起吃飯上課打遊戲了。大一那一年,正是男女宿舍搞聯誼的大好時光,邵志峰還就在那何時候交了一個同鄉的女朋友,後來交往不到半年就分了。原因是女朋友說他不上心,邵志峰覺得自己搞不清楚小女生的那點心思,當然他也懶得去搞清楚。現在想起來,郭安在大學可從來沒交過女朋友,同鄉會也不參加,閒暇時也不羡慕別人約會,就會打打球,上上網,倒是從上大一起,就幾乎每個週末都出去,說有親戚在這邊,這大三了,儘管沒有以前那麼勤,週末的時候時不時地還是會出去。
  
  在邵志峰的認知裡,就沒有GAY這個概念。就連現在,也覺得那是不對的事情。可是郭安看起來挺正常的啊。邵志峰很不自在,平時兩個人一起進出甚至洗澡,從來不覺得什麼,可是現在,邵志峰覺得有些地方不一樣了。郭安的這件事,邵志峰自然不會向別人說,作為朋友,潛意識裡邵志峰不希望別人知道。
  
  沒過多長的時間,就兩天的光景,邵志峰發現郭安不理自己了,想同他說句話,他都離得遠遠的,邵志峰於是更不自在了。平常裡兩人關係很好,因為這樣一件事就生疏了,太不值當了,終於,邵志峰按捺不住,主動跟郭安搭話,“郭安,你怎麼不理我了?”
  
  “我多怪異啊。我和你又不是一路人。我不配做你朋友。你還不趕緊地離我遠點兒,哼,小心傳染!”郭安收拾好課本,準備獨自上課去。
  
  “你等等我。”邵志峰追了上去,拉住郭安,“等等,我沒那個意思。”
  
  “我算瞎了眼了。我是拿你當朋友,這才告訴你呢。沒想到你是這種人!哼,你還好意思先告狀,就你那不愛搭理人的眼神,那躲人的架勢,別以為我沒看出來!到底是誰不理誰了?”
  
  “我,我,不是的。”邵志峰急忙解釋。
  
  “就是。虧我把你當兄弟的。你就是看不起人了。”郭安兩手抱著書,氣勢很足。
  
  “對不起。”邵志峰有些理虧,自發地拿過郭安懷裡的書本,跟在郭安身後進了教室。
  
  “走開,別坐我旁邊,你忘了我是瘟疫啊?”
  
  “郭安,你別這樣說。”
  
  “哼!”


第二章

  好說歹說,邵志峰和郭安終於恢復了以往的交情,邵志峰心想連原先的那個女朋友我都沒這麼哄過,我一個大老爺們容易嗎。為了緩和兩個人的那點兒矛盾,錢包也縮水一大把,心裡忍不住嘀咕,死郭安,你宰得太狠了點吧。不過,兩個人和好了,邵志峰覺得這也算值。比起宿舍那四個有異性沒同性的傢伙來說,郭安實在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哥們兒,雖然這哥們跟其他人有點兒不一樣。
  
  “郭安,你是怎麼覺着那天那個人可能喜歡你的?啊?”邵志峰想起了引發朋友危機的導火索,開始忍不住好奇起來。
  
  “我有直覺。你這種粗人怎麼會懂?”郭安拿眼神瞥了瞥邵志峰,目光裡似乎有那麼一點輕蔑?
  
  邵志峰不舒服了,“去你的!快說,是什麼樣的直覺啊?”
  
  “說什麼呀?說了你也不明白。”
  
  “快點交代!”
  
  “偏不說!”
  
  “到底說不說?嗯?”邵志峰拽住郭安,郭安骨架小,細胳膊細腿,手腕輕易地就能一把包住。
  
  “哎呀!別使勁!我說還不行嗎。”郭安把手腕搶救回來,邊揉邊說,“其實就是上課的時候他看了我幾次,我趕打賭,那眼神絶對有問題。”
  
  “切!你那也太武斷了。”邵志峰挺直了腰,“上次看到那個人是上選修課的時候,明天還有那門課,那個人要是還來上課的話,我幫你看看。”
  
  “你行不行啊?”郭安很是懷疑。
  
  “你就看哥哥的好吧!”
  
  到了第二天晚上的選修課,邵志峰一進教室就開始不時地張望,“郭安,那個人在哪兒啊?這只是選修課,也不知道他會不會來啊?”
  
  “我哪兒知道,我連他長什麼樣子都不記得了,就記得一白襯衣了。”找好位子後,郭安就低頭忙着發短信。
  
  “嘿嘿。原來你不記得了啊!” 邵志峰樂了,歪過腦袋,“咦,你給誰發呢,還發個沒完?”
  
  “沒你的事兒,邊兒去!”郭安把湊過來的臉給推走。
  
  終於安靜了一會兒,老師也進了教室,打開投影儀開始講課。
  
  推走的那顆腦袋又湊了過來,“你看看,是不是那個兔崽子?”
  
  “啊?”
  
  “就那個,穿騷包粉襯衣的,剛看過來了。”
  
  “邵志峰,小點兒聲。你沒事兒吧,怎麼比我還激動?”郭安真想堵住那張嘴。
  
  “我能不激動嗎?NND,我發現那傢伙在看我!明顯的不懷好意!”
  
  邵志峰想站起來,被郭安拉住了,“你別拉我,他剛才真看我了!”
  
  “看了又怎麼樣,你還不讓人看啊?”郭安放下手機。
  
  粉襯衣又一次看了過來,在兩個人的身上轉悠一圈後,最後把目光定在了邵志峰身上。
  
  邵志峰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郭安,看到了吧。是上次那個人嗎?”
  
  “是。就是上次穿白襯衣的那個人。”郭安肯定地說,“我覺得他喜歡我。”
  
  “要真喜歡你,他會看我?”邵志峰一點兒也不贊同。
  
  “呵呵,估計他把你當假想敵了。”郭安低下頭,嘴角帶著笑。
  
  “你腦子有病吧?聯想那麼豐富!”
  
  “你說什麼?”郭安亮出了他的閃閃白牙。
  
  “沒,我就是怕你想多了。”
  
  “你又不是同志,你懂什麼?”
  
  “哥哥不是擔心你嗎?”
  
  “哼!”


第三章

  也許郭安真沒多想,上課的時候那個襯衣男就瞟過來幾眼,下課時那人直接衝到了二人身邊。
  
  “認識一下,我叫王豐。大四英語系的。”
  
  英語系那麼多美女,跑這來湊什麼熱乎勁。邵志峰擋在了郭安前面,攔住了了伸過來的手,“有什麼好認識的,我們要回去了。”說完,拉著郭安準備走。
  
  “哎,等一下,你們是大三的吧?”
  
  “怎麼樣?”
  
  “再有幾個月我就要畢業了,你們能不能幫我個忙?”
  
  郭安拉住執意前行的邵志峰,“你想讓我們幫你幹什麼?”
  
  “嘿嘿!我叫王豐。豐收的豐。”
  
  “我叫郭安。”
  
  “我選修課分值不夠,沒辦法才選了這門課的,可我又要準備找工作什麼的,以後可能不能來上課,能不能幫我上課答道?”
  
  “順便的事,沒問題。”
  
  “郭安,你太好了。一看你就是特實在的,我看得真準。”
  
  “呵呵。你太客氣了。”
  
  “那老師要是中間收個作業什麼的,你就通知我一下。你看行嗎?”
  
  “行啊。”
  
  “那我把手機號碼告訴你吧。”
  
  “你等我把手機拿出來。”
  
  “哎,銀色的啊,咱倆的是一個色系啊!我的號碼是,哎,把你手機給我,對,我來撥號。好了,我也記下你的了。咱邊走邊說吧。”
  
  “好,交作業時我會告訴你的。”
  
  “你們年級住的是北區7號公寓吧?”
  
  “是啊。”
  
  “我住在6號公寓,咱倆還能順一路呢。”
  
  ……
  
  看著漸走漸遠的兩個人,邵志峰真想吼一嗓子,難道沒人注意我嗎?沒人注意我落在後面了嗎?邵志峰衝著路邊的一個易拉罐一腳踹出去,擦裡擦啦的雜訊讓他更煩悶。這什麼世道啊,剛知道自己的朋友是個同志,哄好了之後,老天又安排出了一個人來上趕着追着,同志不要太多哦!我一正常向的,非要給我這麼多衝擊嗎?他們不怕我一下子接受不了嗎?還有這個郭安,看起來挺愛搭理他的,所以說,才見了兩次面,他們就互相有好感了?這同志的好感來得也太快了吧?我這鞍前馬後伺候三年的,怎麼也不見他有個好感?哎呀呀,真是煩死了!
  
  亂七八糟的地想了一通,邵志峰撓了撓頭,看著踹到草叢裡的易拉罐,恨恨地走了過去,NND,紅色的,跟粉色的也是一個色系吧,老子踩死你!
  
  出了氣之後,邵志峰意興闌珊地回到宿舍,一推開門就看到郭安正趴在床上擺弄手機,咧着嘴,一隻腿還一晃一晃地。
  
  把那只腿摁到床上,“小子,你傻樂什麼呢?”
  
  “呀,你怎麼才回來?”郭安抬起頭,坐起來。
  
  “大晚上的,哥就不能賞個月了?”
  
  “喲,你還知道賞月呢。那今晚的月亮是圓的還是彎的啊?”郭安看起來心情很好,忍不住打趣他。
  
  “沒看清,反正是扁的。”邵志峰彎下腰,“哎,你手機響了,誰啊?”
  
  “就剛剛那個大四的。”
  
  “我不看,有什麼好捂的!不是我說你,你是不是有點兒自作多情了,人家那是喜歡你嗎?明明是想讓你幫忙罷了。”
  
  “你知道什麼呀?那叫搭訕,懂不懂?”
  
  邵志峰急了,“怎麼不懂!我好歹還交過女朋友呢。有什麼不懂的!他就是看你好欺負,想占你便宜!”
  
  “怎麼說話呢,誰占誰便宜了?”郭安拉下臉。
  
  “別生氣別生氣,我是說他懶,想占你這個勤快好學的人的便宜。”
  
  “哼!”


第四章
  
  邵志峰心想你個襯衣男快畢業的人了,再折騰又能怎麼折騰。事實證明這人要是想折騰了,真是無孔不入。
  
  幾年也沒注意過這麼一號人物,現在倒好,去食堂吃個飯,竟然也能碰上,還死皮賴臉地要搭桌。雖然還有幾個月才滾蛋,但也不用到飯點時就乖乖地出現在食堂裡吧。
  
  “你們這是?” 王豐點着筷子發問。
  
  襯衣男今天穿的是藍襯衣,切,乾脆當個藍領得了。邵志峰繼續把香菇從郭安的餐盤裡挑到自己的餐盤裡,“哦,郭安不喜歡吃這個。”
  
  “是嗎?”王豐笑了,“看你挺熟練的嘛。”
  
  “那是,熟能生巧。他那麼挑嘴,不吃的東西一大堆,也不知道怎麼長大的。”邵志峰得意地想,再有好感又怎麼樣,能有我和他熟?把我鐵哥們搶走可不是一件容易活兒。
  
  “那你不介意啊?”王豐繼續發問。
  
  “這沒什麼呀,浪費多不好,反正我都習慣了。”
  
  “哦!這樣啊。”王豐吃了一口,“那香菇雞塊去了香菇,菜就不多了哎。來郭安,多吃點。”很是自來熟地把自己盤裡的粉蒸排骨給郭安夾了過去。
  
  郭安一直低着頭吃飯,沒有說話,看著盤子裡多出來的排骨,再看看王豐似笑非笑的神情,臉刷得就紅了。這點變化沒有逃過王豐的眼睛,不由得樂了“又挑食又害羞,郭安你還能再可愛點兒嗎?”
  
  調戲,調戲,這就是紅果果的調戲啊!邵志峰看在眼裡,氣得真想把筷子咬斷。
  
  沒滋沒味地吃了一頓飯,王豐說你們回宿舍嗎,回啊,那咱們一起回去吧。
  
  於是習慣了的兩人行,突然成了三人行,邵志峰理所當然地有些排斥多出來的這一個。
  
  週末,郭安說不去親戚家了,宿舍六個兄弟一起賴床,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下鋪有人的手機響了,好長時間沒人接聽,吵得人心煩意燥。
  
  “誰的?誰的?趕緊按了!”宿舍老大嚎了一下,又拱進了被窩。
  
  一會兒郭安接了電話,“哎,豐哥啊?……睡覺呢。……不用了。……真的不用啊。掛了。”掛完電話,郭安又睡了。邵志峰卻睡不着了,豐哥?還是鋒哥?這是誰啊?難不成是那個襯衣男?雖然總是自稱哥哥,郭安可從來沒叫過自己一聲峰哥……
  
  真的是睡不着了,邵志峰穿好衣服下了床,也沒洗漱就坐到桌前打開電腦。自從知道郭安是GAY,宿舍裡沒有其他人時,邵志峰就上網百度谷歌了一把,這事不用背着郭安來,郭安看到了,也只是瞥了瞥沒說什麼。有一次邵志峰還指着電腦上的圖片問郭安喜歡哪樣的,郭安說跟你喜歡美女一樣,我喜歡英俊瀟灑的。
  
  宿舍那四個有家室的,按照邵志峰的話來說,就是不知道檢點,在女朋友身邊呆着,手機裡是不敢存美女圖片了,電腦屏幕上卻是明目張膽的,就連屏幕保護程序也是美女的切換,枕頭下面還有雜誌類的。邵志峰對此不感冒,他寧願把NBA球星擺上去,激情洋溢的,那多帶勁。
  
  邵志峰上網點來點去,找到一個論壇註冊進去,心想我這是五講四美不黃不暴力。我跟他們不一樣,我跟郭安肯定也不一樣,我就是好奇,我就是看看。
  
  郭安睡眼朦朧地起了床,踏拉著拖鞋走過來,邵志峰心虛地趕緊地把電腦蓋上,砰的一聲,差點兒擠着手指頭。
  
  郭安深深地打了個哈欠,“你幹什麼呢?”
  
  “沒,沒幹什麼。”
  
  “沒幹什麼還遮遮掩掩的?”
  
  “我,我就是隨便瞅瞅。”
  
  “哼!”



第五章

  等大傢伙一個一個地起來了,就挨到了不早不晚的時間點上,早飯已經吃不上了,午飯又太早。那幹點什麼呢?沒二話,組團打遊戲吧。邵志峰早在趁着郭安去衛生間的間隙裡就匆匆關掉了那些頁面,這會兒六台電腦圍成一圈,再看著熟悉的遊戲頁面,邵志峰不禁有點兒恍惚,下手也不似以往那樣俐落。
  
  “靠!峰子你今天洗臉時是不是忘了洗眼啊?怎麼往我身上招呼啊?”
  “不好意思,連臉都沒洗呢。”
  “你個髒貨!靠!怎麼又砍我?”
  “看錯了。”
  “你怎麼不去死?”
  ……
  
  一會兒,老四女朋友來電話讓陪着逛街,老四戀戀不捨地看了眼電腦走了。一會兒老大不耐煩地接了電話說不去不去,掛了後電話又響,老大重新接起電話忿忿地也走了。
  
  這遊戲玩不成了!
  
  老三主動打電話約人去了,滿嘴的哈尼親愛的你起床了嗎你吃飯了嗎你想出去玩嗎。老五也打了電話約女朋友說咱們去1號教學樓吧上完自習去嘗嘗北街上新開的那家老鴨湯。
  
  整個宿舍剩了兩人大眼瞪小眼。不是單身的人真是罪過。沒過一會兒郭安接了電話眉開眼笑地也出了門。
  
  邵志峰百無聊賴,有心進那個論壇,又看到郭安的外套掛在床頭,老大打電話的時候說外面有點兒起風,他不會凍着吧,他還會回來的吧?不安地想了想,最後,還是進了遊戲大廳玩鬥地主去了。
  
  第一局還沒玩完,郭安就進來了,揚了揚手裡的袋子,“吃點兒吧。”
  
  邵志峰放下滑鼠,打開袋子,“是煎餅果子啊,你剛去買的?”
  
  “不是,有人給的。”郭安挨着左手邊坐了過來,“你坐過去一點兒,給我留個地兒。”
  
  “誰給的啊?”
  
  “要你管!”郭安咬了一口煎餅果子,又拍了拍邵志峰的肩膀,“你下家等着你出牌呢,快點兒!”
  
  “哦。”
  
  兩人邊吃邊玩鬥地主,邵志峰吃得快,差幾口就能解決掉了,突然想起來,“別人給的,能知道你不要香菜小蔥嗎?”
  
  “你看,我的沒有哦!”郭安得意地把煎餅果子放到邵志峰眼前,“我就說他喜歡我,你還不信。我就說了一次,他就記住我不吃這些了。”
  
  “原來是他啊。”邵志峰突然沒有了食慾。
  
  “他還說中午請我吃飯呢,我沒同意。”
  
  “那不挺好的,你怎麼不去啊?”
  
  “好什麼呀,我不能太熱情是不是?再說了,哪能留你獨守空房啊!我來陪着你嘛。快!出順子!”
  
  “這樣啊。”邵志峰悶悶不樂地咬下最後一口。
  
  “對了,樂華他們不是去喝老鴨湯了嗎?咱們中午也去吧。”
  
  “好。”
  
  “剛開張應該會打折的,你請客好不好?”
  
  “好。”
  
  “那我要留着肚子,剩下的你吃了吧。”
  
  “好。”
  
  邵志峰順勢地吃著送到了嘴邊的煎餅果子,果然沒有香菜和蔥的味道。
  
  這樣地緊挨着坐在一起,這樣地吃著對方遞來的東西,這樣身子稍微傾斜着方便對方把胳膊搭在肩膀上,這樣的一切都是那樣的習慣和自然,彷彿天生就該這樣。可是今後,他會親密地攬着別人嗎?他會撒嬌似的向別人提要求嗎?別人肯吃掉他吃剩的東西嗎?
  
  邵志峰愣愣地看著郭安,軟軟的頭髮,白白的膚色,黑亮的眼睛,細小的絨毛,粉嫩的嘴唇……邵志峰不由得伸出手。
  
  “喂!你幹什麼?”郭安轉過臉,看到邵志峰手裡沾着的一塊餅渣,不以為然地又看向電腦,想了想又一次轉過臉,仔細地打量起邵志峰。
  
  “你,你幹什麼?”本來靠得就近,這下幾乎是臉貼臉,邵志峰有些心慌。
  
  “眼屎!”郭安把頭向後一仰。
  
  “啊?”
  
  “邵志峰,你竟然到現在還沒有洗臉?”
  
  “我……”
  
  “髒死了!快去洗臉!”
  
  “我,我這就去。”
  
  “快點快點!”
  
  “哎,我知道了,別推我呀。”
  
  “哼!”


第六章
  
  那門選修課老師佈置了作業後,郭安就顛顛地打電話通知去了,邵志峰只來得及聽到一聲“豐哥”,郭安就走出了視線。看來電話裡的那一聲豐哥,還真是半道殺出來的王豐。
  
  晚上回宿舍的路上,郭安說你幫我寫那門作業吧。
  
  “又想犯懶啊。”邵志峰已經不止一次地給郭安寫作業了。
  
  “不是。我要給內個誰寫一份。”郭安理直氣壯。
  
  邵志峰又笑又氣,“憑什麼啊?”
  
  “他不是找工作嘛。沒時間。就交一份論文,我給他寫了得了。”郭安觀察着對方的臉色似乎不好,嘟了嘟嘴,“哎呀,我都跟他說好了!”
  
  “那麼愛充好人,那你的那份自己寫去。”
  
  “邵志峰你真小氣!你幫幫我嘛!”見邵志峰還是不同意,郭安繼續煩他“幫個忙吧。過兩天就要交了,今天上午的信號處理課留下的的任務我還沒完成呢,這麼多我寫不完啊。你功課好,會很快的……”
  
  “行了。我給你寫!”邵志峰頭疼,“你先上樓去吧,我在這兒待會兒。”
  
  “今天這麼冷,有什麼好待的?”
  
  “哥哥我想賞月!”
  
  郭安 “噗哧”一聲笑出來:“那行,你賞月吧。嗯,今天的是圓月,你好好賞,我先上去了。”
  
  不想回去,不想在郭安面前一直掩飾情緒。邵志峰走到小樹林裡找了張石凳子坐下,從樹杈間也能看得到月亮,真的是圓月,很亮。難受什麼呢,他要是不給別人寫,我不是照樣很樂意幫他嗎?就因為別人的緣故,我便不想幫忙了?郭安也有點兒喜歡那個人吧,我給哥們出點兒力不是很好嗎?郭安,他喜歡怎麼樣那就怎麼樣吧,只要他好好的……
  
  邵志峰迴去的時候,宿舍裡人已經齊了,老三招呼“老二,你怎麼才回來?你小媳婦都回來好一會了。”
  
  邵志峰一腳踹過去,“說過多少遍了,不準叫老二!還有,不准再叫郭安小媳婦!”
  
  “不叫就不叫嘛!你小媳婦都沒意見。哎,那誰,信號作業寫了沒?”
  
  “明天再寫,我困了,要睡覺。”邵志峰踢掉鞋子,爬到上鋪去,看了眼郭安,攤着信號課本正在苦思冥想。
  
  第二天起床,邵志峰就有些頭暈不得勁,撐着寫了信號作業,想起選修課的論文就胸悶,還是睡過午覺再弄吧。
  
  到了下午上課的時候,邵志峰被郭安叫醒了,這才發現自己發燒了,喉嚨也干。
  
  郭安見他面色潮紅,摸了摸額頭,有點兒發燙,“發燒了呀,我陪你去校醫院吧。”
  
  “不去,我躺會兒就好了,你上課去吧。”
  
  “那你好好躺着,我給你找藥。”郭安在抽屜裡翻了一會兒,興奮地說,“你上次給我買的退燒藥還在呢,幸好沒扔。那,給你。”
  
  邵志峰想起來,郭安上次發燒,死活不去校醫院,怕打針,自己便給他買了藥,他生了病脾氣也不好,伺候吃喝好幾天呢。可是,這都多長時間了,半年了吧?藥沒過期嗎?算了,應該也吃不死。
  
  “郭安,你倒是給我倒杯水啊。”邵志峰看著巴巴地盯着自己的郭安,似乎還在等待獎勵?
  
  “對呀,得多喝水。”郭安又去倒水。
  
  “行了,你趕緊上課吧,給我請個假。我再睡一覺。等你下課了,估計我就好了。”
  
  “那我走了。”
  
  郭安走後,邵志峰看著天花板,難以入睡。不知道過了多久,手機響了,是郭安發了一條短信。
  
  呵,短信裡講了個笑話,邵志峰看著短信,有點兒想笑,可是眼睛也發燒,燒得有點兒想出水。
  
  下了課,郭安急匆匆跑回來,邵志峰還是沒有退燒。
  
  郭安難得地給邵志峰買了回飯,還打了份稀飯。
  
  吃過晚飯,郭安也不去自習室了,就在宿舍裡學習。邵志峰趴在床頭看,郭安正在寫論文,前面頭髮揉得亂亂的。
  
  邵志峰下床時,看到郭安已經完成了一篇論文,在寫另一篇,這是擔心我耽誤事,所以他自己動手給那個人寫吧。
  
  晚上臨睡前,郭安還在忙。邵志峰吞了藥片,滿嘴的苦澀。
  
  等天再亮了的時候,邵志峰燒還是沒退下去。郭安一雙涼手毫不吝嗇地緊緊地貼在了額頭上,“呀,還燒呢。”
  
  “嗯。”也許病有些嚴重了,嗓子都冒煙了,邵志峰看著郭安,好大的黑眼圈,他昨晚忙到很晚了吧,看樣子都沒有休息好。
  
  “你趕緊好起來,好了得還債!”郭安戲謔地瞪着眼。
  
  “什麼?”邵志峰頭暈,跟不上思路。
  
  “我把你的那份論文也趕出來了?怎麼樣,感動了吧?”
  
  “啊?”
  
  “發個燒,你腦子都笨了!”郭安戳戳他的臉。
  
  “嘿,謝謝啊!”邵志峰張着嘴,卻是不由得笑了,“我是說,真是難得啊!”
  
  “你也能生病,那才叫難得!你今天要是還不好,就到校醫院去吧,讓大針頭來好好地疼惜你!”
  
  “還是不用了,我也不願意打針。”
  
  “難道你也怕疼?”
  
  “是啊。誰說皮糙肉厚就不能疼了?”
  
  “哼!”


第七章 ...
  
  發燒是件頂頂難受的事情,記得郭安發燒的時候還挺多愁善感的,一副委委屈屈的小模樣,還會閉着眼睛抓着自己的手眼淚汪汪的說想家,自己就嘲笑他是個沒出息的。輪到自己的時候才知道,這個時候真的是有那麼一點兒脆弱,想讓別人在意自己,想讓別人照顧自己,在真正得到照料的時候,又會那樣的感動。
  
  枕巾已經汗濕了,郭安把它抽下來說我給你洗了,然後從櫃子裡拿出自己的枕巾給邵志峰。後來又把手伸進被子裡摸了摸,讓邵志峰把床單被罩也換下來。想了想又順便摸了摸邵志峰後背說衣服也脫下來換了吧。
  
  邵志峰沒有替換的床上用品,於是郭安的床單被罩一股腦的都鋪了上去。郭安見盆子裡東西不少,便咚咚地跑下去扔到一樓的洗衣機裡。邵志峰光着上身拱到被子裡,還沒來得及感慨一番,郭安又跑上來掀開被子說洗衣機裡沒有裝滿你把褲子也脫了。
  
  這邊兒邵志峰掩着被子脫着睡褲,不好意思的說你幫我從我那櫃子裡找條軟和點兒的褲子。那邊兒宿舍老大說我這兒還有兩件衣服,要不郭安你也拿下去充個數吧。郭安撇了個白眼說考驗你家那口子心靈手巧的時候到了,我這兒機械操作的沒有人情味。邵志峰悶頭嗅着郭安給他新換的床單枕巾被罩,香香的,帶著郭安的味道。
  
  郭安抱著滿滿的盆子進來的時候,老三酸溜溜的,“我家親愛的對我都沒這麼賢慧,要不以後你當我小媳婦吧。”
  
  郭安走到陽台邊曬邊說“那你先生個病再說!”
  
  完事之後,郭安摸了摸邵志峰的額頭,“這都第二天了,怎麼還燒呢,身上難受嗎?用不用我給你擦擦?”
  
  老三哀嚎一聲“我都看不下去了!邵志峰他沒殘廢!郭安,你太過分了,怎麼能這樣?”
  
  “你懂什麼,這叫同學愛!同學愛!”說完,郭安亮晶晶地瞄着邵志峰。
  
  邵志峰覺着溫度噌的有點兒上升,“不用了。”
  
  小藥片沒有起到作用,郭安堅決地把邵志峰帶到了校醫院,然後幸災樂禍地準備看大夫往某人屁股上扎一針,結果只是掛了點滴,沒能如願。郭安嘟囔兩句就坐到椅子上,然後和邵志峰聊天。
  
  午後的陽光透過玻璃灑在身上,暖暖的,很舒服。邵志峰看著笑眯眯的郭安,心裡面是前所未有的滿足。
  
  燒終於退了下去,邵志峰收拾東西想去浴池洗個澡。郭安見狀說我也去。
  
  路上邵志峰張了幾次口,還是忍不住,“不是大部分同志不願意去公共浴池的嗎,你怎麼不介意的啊?”
  
  “我才不介意呢。”郭安眨着眼睛,“有那麼多帥哥可看。”
  
  “你,你……”你了半天,邵志峰也說不出什麼來。
  
  雖然不是第一次和郭安進浴池了,可是等郭安脫了衣服,看著眼前白花花的身子,邵志峰覺着有點喘。
  
  兩個人的籠頭是挨着的,邵志峰折着胳膊夠後背的時候,郭安說你發燒出了那麼多汗我給你搓搓。
  
  “邵志峰,你記得嗎?我生病那次,你還給我搓後背呢。”
  
  記得,你那皮真嫩,一搓,後背就一片紅。
  
  “我是不是手沒什麼勁兒啊,我再使點兒勁,疼了你說一聲啊。”
  
  力度很好。不疼,一點兒也不疼。
  
  “好了,你沖一下。”
  
  籠頭的水噴下來,霧氣騰騰中,郭安的臉蒸得紅紅的,很好看。
  
  郭安,我喜歡你。


第八章
  
  幾天裡,邵志峰的心裡都是暖暖的,說不出的熨貼,直到見到王豐,才想起來世上還存在這麼一號人物。那是在圖書館裡,兩人面對面地坐著查資料。郭安抬起身拿筆頭在邵志峰眼前晃了晃說我對你那麼好,過生日時你可得送我一個大禮,剛要問郭安想要什麼,王豐就從背後冒了出來。
  
  “郭安你什麼時候過生日啊?”王豐坐到郭安身旁,“你幫我寫了論文,我還沒感謝你呢。”
  
  郭安抿着嘴回了一句,“那麼客氣幹什麼,你怎麼來這兒了?”
  
  “書到用時方恨少,事非經過不知難。”
  
  郭安哈哈一笑推了他一下,好像很熟悉,邵志峰別過了臉不想看,不甘心地拿眼神掃過去的時候,又看到王豐貼到郭安耳邊說了一句什麼然後兩人笑成一團。
  
  太招搖了吧,這可是圖書館,難道非要讓人提醒才知道嗎。
  
  直到王豐走了,邵志峰才打起精神問郭安想要什麼,郭安說沒想起來,你看著辦吧。
  
  看著辦,那想想郭安喜歡什麼投其所好?郭安喜歡一款汽車模型,可是買不起啊。漂亮的新本子,當禮物有些寒磣吧?一件衣服,女孩子才幹這個呢。對了,張學友,郭安喜歡張學友的歌,要不送一張唱片吧。
  
  打定了主意,邵志峰趁郭安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地打開了郭安床頭的盒子,盒子裡整整齊齊,碼着兩摞CD。邵志峰翻了翻,找出張學友的,努力地記住了那些唱片的封皮的樣子,然後跑到音像店買了一張不一樣的。花銷沒有超出預算,邵志峰決定那天請郭安去吃麻辣香鍋。
  
  終於到了郭安的生日,上午還有課。四節課下來,郭安眨巴着眼睛說邵志峰你的表示呢。“下午沒課,這會兒哥哥領你去吃好吃的!不帶宿舍的那些傢伙!”
  
  回宿舍放書的時候,該死的王豐不知道怎麼又給碰上了。
  
  “郭安你今天生日啊,走吧,我請客。”
  
  郭安為難地看了看邵志峰,沖王豐說“不用了,我和他去吃。”
  
  “那真可惜。那先欠着,哪天合適了咱們再出去。”
  
  正說著,班裡幾個人和郭安打招呼,說你生日啊,那生日快樂哈。又過來幾個熟識的,把郭安拉到一邊說話。
  
  “邵志峰,你知道郭安和我的關係嗎?”王豐挑釁地看著邵志峰。
  
  邵志峰抱著懷裡兩個人的書本,淡淡地說“不知道。”
  
  “他還沒告訴你啊?等哪天我說說他。”說完,王豐得意地走了。
  
  嘁,得意什麼!他願意和我去吃飯,又不跟你走!
  
  點了一桌子吃的,邵志峰就忘了剛才的那點兒不愉快。
  
  “邵志峰,我想吃這個很長時間了。就是怕上火。”郭安美滋滋地叼起一片魚肉。
  
  “這家店說吃他家的不上火。”
  
  “那太好了!咦,這個鴨掌連骨頭都能嚼啊!”
  
  “你記得吃點兒菜”,邵志峰給他夾了一筷子,“這個藕片青筍你都能吃的。再喝點兒酸梅湯。”
  
  麻辣香鍋,麻,辣,鮮,香。郭安吃得很快活,邵志峰也高興,臉上能開出一朵花兒。
  
  吃完後兩人在沿途的大街上閒逛了一個鐘頭就回去了。邵志峰感覺這一切是那麼的美好,就像,就像約會一樣。
  
  “呀!誰送的?”郭安打開課本,驚喜的拿出夾在中間的CD。
  
  邵志峰還沒來得及回答,郭安就舉着CD蹦到跟前,“是你給我的嗎?還是王豐塞進去的?”
  
  看著郭安興奮的帶著期待的神情,邵志峰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快說呀!”郭安笑得眉毛都彎了起來。
  
  “他放進去的。”邵志峰聽到自己的聲音。
  
  郭安愣了一下,低下頭。抬起頭又是一副歡快的樣子,把CD拿到嘴邊親了一下就去試聽了。
  
  郭安,我喜歡你。我捨不得你失望。


第九章
  
  天氣慢慢地變暖了,身上的衣服逐漸減少,心情也很輕鬆。邵志峰很享受現在的生活,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和郭安在一起,一起上課,一起吃飯,一起打球,一起騎車去郊外遊玩,除了有時週末郭安會去親戚家。
  
  老五和女朋友時常泡在自習室學習,準備考研。在這個季節,學校裡不少的畢業生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邵志峰也去過招聘會看形勢,就業前景不是那麼樂觀,就算有差不多的,薪資待遇也不是讓人滿意。
  
  邵志峰問老五,“現在準備考研晚不晚?”
  
  老五喝了杯濃茶,“不晚,暑假的時候要注意集中訓練,報個輔導班什麼的挺好的。”
  
  又和家裡通了電話,邵志峰確定了要加入考研大軍的行伍。考不上再找工作唄。想起了天天不知愁滋味的郭安,又去問郭安考研嗎。
  
  “太累了,我不考。”郭安喀嚓咬下一口蘋果,“嗯?以前不是都說過了嗎?今天你怎麼問起這個了?”
  
  還是不考啊。“我想考了。”
  
  郭安低頭慢慢地嚼着,“那你想好了考哪兒嗎?會去別的地方嗎?”
  
  “就咱們學校。”
  
  郭安沒有再說什麼,邵志峰想問那你呢,你會去別的地方嗎,可屋子裡安靜地讓人不想說話,邵志峰嘆了口氣。
  
  喀嚓又一聲打破了沉寂,郭安滿不在乎地望着邵志峰,“那我也試着考考吧。反正閒着也是閒着。”
  
  “真的?”
  
  “那是!”
  
  “可是,為什麼?”邵志峰坐下來。
  
  “就當是陪考吧,主要是督促督促你!要萬一我也考上了呢,我們家可就能出個研究生了!”
  
  有了郭安的話,邵志峰突然就生出了無限的鬥志,看不清的未來彷彿也有了光亮。
  
  到了週六,郭安起床就走了。在沒有郭安的日子裡,邵志峰一般會縮在宿舍裡宅着。做了一套高數題,背了兩篇英語單詞,上網瀏覽網頁,還看了一場球賽。
  
  吃過晚飯後,邵志峰想起來中性筆用完了,去一趟超市吧。郭安用來集專業課難題的筆記本用的也差不多了。嘿,順道去給他買一個,給他挑個漂亮的,他肯定高興。
  
  剛從超市裡向外走,邵志峰就看到了從公交車裡出來的郭安,隨着出來的,還有一個人,是王豐。王豐一丅手攬着郭安,一丅手還提着一個塑料袋,兩個人密密實實地靠在一起進了學校大門。
  
  這是什麼狀況?他們已經這麼要好了?郭安是順道遇上那個人的,還是說是和那個人去約會了?所以,週末去親戚家,其實是騙人的?
  
  那,那以前呢?遇上王豐以前呢?郭安他以前有男朋友嗎?
  
  這些猜測讓邵志峰手腳冰涼,突然發現,自己對郭安的認識遠遠不夠。他不是當我好朋友的嗎?為什麼從不告訴我?
  
  回去的時候,郭安扔了一包泡椒雞爪給邵志峰。桌子上,赫然是那個塑料袋。
  
  “你老是去親戚家,那是什麼親戚啊?”
  
  郭安沒想到邵志峰會問,仔細地想了一下,“這個比較難說,所以我才沒和你說。我理理啊。她是我外婆的姐姐的女兒,就是我媽的表姐,我的表姨。她老公是我爺爺的表哥的兒子,就是我爸的表哥,我的表叔。不過這個表叔幾年前已經去世了,車禍。嗯,所以我這個親戚又是表姨又是表嬸。她喜歡我叫她姨媽。”
  
  這麼亂,難為郭安能理順。“那你和王豐這兩天見面了嗎?”
  
  郭安撕開一包豆腐乾,“我不和你在一起嗎,你還不知道?”
  
  郭安,我喜歡你。即使你沒有跟我說實話。


第十章
  
  初夏,下起了雨,滿地都是濕淋淋的。校園裡望過去,有的人打着傘急匆匆地走過,有的人悠哉游哉地邊走邊聊,有的小情侶喜歡打一把傘,看著親密無間。
  
  吃過晚飯,毛毛細雨下得是歇歇息息,邵志峰和郭安索性不打傘,夾起書本去了自習室。
  
  自習室裡擺了不少撐開的雨傘,有人收了濕傘直接放在桌子上了。地面上,桌子上,全是濕嗒嗒的,泛着一股潮氣。
  
  郭安做完一份英語閲讀理解,比對答案,發現錯了不少。
  
  “叮!”
  
  邵志峰聞聲看過去,郭安把筆甩在了桌子上,咕嚕咕嚕地又滾到了地上。這是煩了吧。
  
  “郭安,不學了,去書店逛逛吧,應該來新的參考書了。”
  
  “好呀!”
  
  老五和他女朋友也在這個自習室裡,兩人臨走前去招呼了一下,順便讓老五幫忙把拿來的書帶回宿捨去。
  
  “行。你們也幫我瞅瞅,要是有完形填空的專項訓練書,給我捎帶一本。”老五又從桌子上拿起一把傘,“天氣預告說今天有大雨,不知道過會兒會不會就下大了,你們拿一把。她也拿了一把,我們倆用一把就行。”
  
  出了門,天陰沉沉的,只有路燈發出淡淡的光暈,邵志峰看了看天上,不知道烏雲是不是攢成一大堆,雨要真下大了可就不好了。
  
  “別看了,今晚賞不成月了”,郭安把傘打開,“來,邵志峰,咱們也學學那一對對裝樣的,來個浪漫的雨中漫步。”
  
  藍格子雨傘撐開,郭安有樣學樣地挽着邵志峰的胳膊,自得其樂的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嘴角噙着笑。
  
  書店在學校外面,還有一段路要走。零星的雨絲刮到衣服上,一點兒也不冷。郭安皮膚的溫熱,通過兩人纏在一起的胳膊,一點點地滲透了進來,真暖和。街上人很少,二人世界般的安逸,讓邵志峰感謝這場雨來的真是時候。
  
  書店裡人很是稀少,書店老闆愜意地靠在椅背上喝着冒熱氣的奶茶讀着晚報。
  
  郭安結帳後走到窗戶跟前,雨傾斜着打在玻璃上再迅速地流下去。一道閃電打下來,那個瞬間窗外照得如同白晝,接着轟隆隆的雷聲也傳了過來。慢慢地,外面又恢復了黑暗與平靜。
  
  邵志峰挑好了書,放到櫃檯。書店老闆細心地拿了個袋子把書包住,又在外面額外套了個厚厚的袋子防止書被打濕。
  
  “走吧。”邵志峰到窗前叫住郭安,發現郭安正抱著胳膊。“冷嗎?”
  
  “有點兒。”
  
  “那等我一會兒,我給你買點兒熱的喝喝咱再走。”
  
  書店的隔壁就是一家奶茶店,相比之下人比書店的顧客要多出一些。店員製作的時候,邵志峰無聊地打量着店裡形形色色的人。要是郭安也進來了,他會說這裡有更裝樣的,瞧那些人喝着奶茶桌上擱個筆記本上着網,愣是在奶茶店裡喝出咖啡店的氣質來。
  
  視線轉到角落裡,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不想見到的人,雖然那只是一個背影,邵志峰也確定無疑,那是王豐,他的身邊依偎着一個女孩子,兩個人用的是一個吸管。
  
  他騙了郭安!這是邵志峰首先想到的。
  
  可是,怎麼辦?上前去質問他?還是先去告訴郭安?
  
  奶茶已經做好了,端在手裡,邵志峰卻感到了一股冷意,因為他看到,郭安不知何時站在了身邊。
  
  順着邵志峰躲閃的眼神,郭安看到了王豐,然後一動不動。
  
  “我們走吧。”郭安的聲音很低,帶著一絲顫抖。
  
  “我去教……”訓字還沒出口,就被郭安拿手堵住了,郭安的掌心很涼。
  
  “走吧。”郭安鬆了手,雙手摟緊胸前的袋子,彷彿要從那裡去汲取溫暖。
  
  郭安,我喜歡你。看到你這麼傷心,我也很難受。


第十一章

  邵志峰無聲地走到郭安身邊,為他打傘,走出奶茶店。
  
  “你要不要喝奶茶?”
  
  “不喝了。”
  
  邵志峰一手端着奶茶,已經沒有熱氣了,這樣的天氣裡,熱的東西總是涼得很快。雨水落在吸管上,想必也順着流到了奶茶裡,沒有看到垃圾箱,邵志峰鬆了手。奶茶掉在地上,流出來,慘白的,和地上髒污的雨水混在了一起。這一切看起來亂七八糟的,就像心情。想起那個背影,再看看失魂落魄的郭安,邵志峰覺着胸口很悶,有口氣呼嘯着想要找尋出口發洩。
  
  “郭安!他什麼意思?他怎麼敢這樣?你要是難受,我現在就回去打他一頓!”邵志峰停下來,按住郭安瘦弱的肩膀。
  
  “邵志峰,其實,有件事我瞞了你很長時間,早就想告訴你了。”
  
  “你想告訴我什麼?”
  
  “我,那個……我不知道怎麼說才好。剛才那個女的,我認識。”
  
  邵志峰手上用了力,按緊了郭安,“你什麼意思?你認識那個女的?”
  
  “是……”
  
  “那你早就知道王豐和那個女的談對象的事情?”
  
  “是。其實……”
  
  “郭安!你怎麼能由得王豐來糟踐你?”邵志峰吼起來,“他都這樣了,你還想和他好?”
  
  “不是的……”
  
  “什麼不是的?就算你是同性戀,我都沒有看不起你,你怎麼能看不起你自己!都是爹媽生的,誰也不比誰賤!”
  
  一輛汽車駛過來,急速的車輪甩起大片的水花砸到身上。“去死!”
  
  邵志峰衝著消失不見的汽車吼罵,轉過身看到郭安臉上淌着的淚水。
  
  “媽的!”邵志峰把傘送到郭安手裡,扭身衝進雨中。
  
  “邵志峰!”郭安在身後喊。邵志峰加快步伐,跑進奶茶店。王豐還在角落裡坐著,邵志峰衝過去一拳砸在了王豐臉上。
  
  “你丅他媽誰啊?”王豐還沒看清來人,又結實的挨了一下。
  
  邵志峰把人拽起來,拉扯着往外走,“王豐你個混蛋!今天我要給你好看!”
  
  “你幹什麼的?怎麼能打人呢?”那個女孩子去拉邵志峰,卻被邵志峰推到了一邊。
  
  出了門,雨水嘩啦地灑在了身上。“邵志峰,你個瘋子!我得罪你了嗎?”
  
  邵志峰把王豐推到拐角的輔路上,猛地揍出去一拳,“你TMD就是得罪我了!”王豐被打得倒在了地上,邵志峰彎下身兩隻手一塊打過去,“你欺負郭安!我喜歡他!你竟然敢欺負他!”
  
  郭安跑過來,看到邵志峰正坐在王豐身上揮拳頭。
  
  “邵志峰,你鬆手!”
  
  邵志峰看了一眼,“郭安,你 站在那兒,我幫你出氣!”
  
  “不是的。你別打了。”郭安扔下袋子和傘,費力地拉著邵志峰,“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暴怒的邵志峰聽不進去,又要繼續開打,郭安死死地抱住那憤怒的拳頭,邵志峰來不及收手,拳頭結結實實地打在了郭安的胸口。
  
  郭安悶哼了一聲。
  
  邵志峰站起來,“難道你還捨不得他挨打?”
  
  那個女孩子跑過來趕緊把王豐攙起來,“郭安,這是你的朋友嗎?他怎麼能亂打人?”
  
  “對不起,劉萍姐。”
  
  “你還叫她姐,你還對不起?”邵志峰忍不住又想打人。
  
  “你別打他,他身體不好。”
  
  邵志峰氣得渾身顫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你好好管管這只瘋狗。”王豐捂着肚子,嘴角流着血。
  
  “豐哥,對不起,讓劉萍姐帶你去醫院看看吧。對不起。對不起。”
  
  王豐吐了一口血唾沫,一瘸一拐地和劉萍走了。
  
  良久,剩下的兩個人都沒有出聲,耳邊刮過呼呼的風聲,突然地,一塊廣告牌掉了下來,在地上刺耳地滑了一段距離。
  
  “邵志……”
  
  “郭安!這就是他喜歡你?”
  
  “……”
  
  “他到底有沒有說過喜歡你?”
  
  “……沒有。”
  
  “他不喜歡你?你,你TMD地怎麼這麼賤 啊?”
  
  “對,我賤!”郭安哭了,“我就是賤。我喜歡一個人,所以我賤!”
  
  “喜歡一個人不是這樣的,不是應該犯賤的!”邵志峰扯着嗓子喊。
  
  “我就算是犯賤,那關你什麼事啊?”
  
  “關我什麼事?”
  
  “就是啊!關你什麼事啊?你憑什麼說我?”
  
  “憑什麼?憑我喜歡你!”
  
  ……
  
  “邵,邵志峰,你說什麼?”
  
  “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我喜歡你——”
  
  “哇——”郭安大聲地哭起來,就這樣,在無人的街上,在瓢潑的雨裡,郭安哭得一塌糊塗。邵志峰走近一步,把人緊緊地抱在懷裡。
  
  雨水是冰冷的,懷抱也是冰冷的,那流在脖子上胸口上的淚水卻是滾燙的。
  
  “郭安,我喜歡你。我是真的喜歡你。”
  

--------------------------------------------------------------------------------
作者有話要說:內個誰,內個邵志峰,一個不小心,他咆哮了……


第十二章

  郭安哭得很大聲,有誰能知道,他此刻的心情,有多麼的委屈,有多麼的羞愧,又有多麼的喜悅。
  
  他要哭,要盡情地宣洩。那個人對他好,連那個人自己都沒有察覺到那份關懷與體貼。感情滋生出來後他幾次退縮不敢拉那個人下水。他喜歡那個人,那個人卻無知無覺。他對那個人甩臉使性子,那個人又上趕着來討好他。那個人懂什麼,哥倆好的感情他壓根就不想要。笨笨拙拙地做了許多幼稚的事,幾次不死心的試探,那個人還是無動於衷。他怨,如果不喜歡,為什要給與他那麼多不應該的溫柔,溫柔地讓他捨不得就此放棄,貪唸得想要更多。
  
  當他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準備全盤托出時,當他以為這段感情不會得到回應時,當他悲哀地以為以後連朋友都做不成時,那個人說喜歡他,竟然開口說喜歡他。不是在幻想裡,也不是在夢裡,就活生生地站在眼前,抱著他,緊緊地抱著他,說喜歡,一遍又一遍。
  
  懷裡那個人轉而啜泣的時候,邵志峰憐惜地摸了摸他的後腦勺,“我們走吧。”
  
  “衣服濕了。”郭安還是趴在胸口,說話的聲音都是甕聲甕氣的。
  
  邵志峰扳開郭安,走了幾步去撿了地上的袋子和雨傘,回頭看到郭安,怔怔地站在那裡眼都不眨一下的看著自己。
  
  邵志峰又把人摟回懷裡,“書用袋子包的挺嚴實,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弄得濕透了。這個點浴池也關了門,不能回去洗個熱水澡了。咱們趕緊回去吧,雖然不能洗澡,回宿舍倒是能有乾衣服換,拿個水盆也能湊合擦擦。再呆一會兒咱倆都得生病打針了……”
  
  “你真囉唆。”
  
  “好像是有點兒哦。”
  
  “我冷。我想洗澡。”郭安把頭又向裡拱了拱。
  
  “那就得找個洗浴的地方或是小旅館之類的。可是沒有衣服換啊。那,那還是去旅館吧,住一晚上,把衣服洗洗,明天興許就幹了呢。”
  
  “那你帶的錢夠嗎?”
  
  “住一晚上,應該夠了。還好錢包裡有身丅份證。不過小旅館可能不看這個。”
  
  邵志峰摟着郭安打着傘,頂着風找附近的旅館。風吹起滴着水的衣服,真是冷。邵志峰囉囉嗦嗦着,絮叨着,想掩飾心底的那份緊張,他想問,我喜歡你,那你肯接受嗎。那份表白,彷彿耗盡了他的勇氣,他想問,可是他又擔心郭安的拒絶。
  
  找了一家小旅店,郭安進了屋就去洗澡了。邵志峰去拎了一壺熱水,買了一些感冒沖劑和幾個一次性紙杯,把袋子裡的新買的書拿出來,還好,只濕了一點兒。又給老大打了個電話,說晚上不回去了。
  
  郭安洗完澡出來,邵志峰正在鋪床。
  
  郭安一/絲/不/掛,身無寸縷,不對,那個身無寸縷的成語是用來形容人窮困的,不是指人沒穿衣裳……
  
  “那個,太冷了,你趕緊躺進來!”邵志峰抓起一塊浴巾就逃也似的跑到衛生間然後落上鎖。怎麼了,不就是光着嗎,又不是第一次看到,自己這個不自然的樣子讓郭安看見了,會不會誤會啊。邵志峰真想抽自己一下。
  
  洗完了澡,邵志峰撿起兩人的濕衣服洗起來。郭安的內褲比自己的小一丅碼。嗯,挺有彈性的。嗯,邵志峰又想抽自己了。
  
  洗完衣服,邵志峰繫著浴巾端着盆子目不斜視地繞過床去晾衣服。鞋子也濕了,沒找到刷子,就直接也吊起來晾着。
  
  收拾完了邵志峰磨磨蹭蹭地踱到床前,真希望郭安已經睡着了。
  
  屋裡的床挺大的。只有一張。
  
  郭安裹着被子躺在床上,看著邵志峰。
  
  邵志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想了想,冒出一句“我給你泡點感冒沖劑。”倒了熱水,沖了兩杯,自己再咕咚咕咚喝下一杯,端着剩下的一杯走過去遞給郭安。
  
  郭安坐起來,被子隨着滑了下去,端着紙杯喝了一口,“燙的。”
  
  “燙的,那就慢點兒喝。”邵志峰扭着頭,“別弄感冒了,你蓋好被子。”
  
  “喝完了,你也睡吧。”郭安把紙杯放到邵志峰手裡。
  
  關了燈上了床,邵志峰背對著郭安躺下來。一隻手慢慢地摸了過來,先是後背,再是脖子,前胸,小腹。
  
  “郭安!”邵志峰抓住那只意欲向下的手。
  
  “邵志峰,你真喜歡我嗎?”郭安把頭放到了邵志峰的頸窩,身子也貼了上來。
  
  “真的,喜歡。”
  
  郭安拉過邵志峰的一隻手,放到自己胸前的那粒突起上,“你摸摸,我是男的。我不是女孩子。”
  
  邵志峰手被拗着很難受,轉過身來用另一隻手圈住郭安,“我知道。”
  
  “那你不要後悔。”
  
  “我怎麼會後悔。我喜歡你。你把王豐忘了吧,試着來喜歡我。我會待你好的,一直待你好。來喜歡我,好不好?”
  
  “嗯。”郭安抽了抽鼻子。
  
  時間一分一分地過去,郭安疲倦地,得願所償地陷入了睡眠。
  
  看著熟睡的郭安,邵志峰摸着郭安的頭髮,偷偷地在他臉上印下一個吻,心想雨後就該是晴天了。
  
  郭安,我那麼喜歡你。我會等着,等着你也喜歡上我。
  

--------------------------------------------------------------------------------
作者有話要說:於是,蓋着棉被純聊天……你們兩個娃兒,你們是CJ滴……


第十三章

  回來後的第一天,邵志峰有一絲不高興,郭安買了桃子香蕉去看望王豐去了。郭安竟然知道那個混蛋的住址。邵志峰問他用不用也去看一下,郭安看起來比較為難,說他去了不好,那就算了,本來他也不想去。
  
  還好,沒耽誤多久,郭安下午三點多走的,傍晚就回來了,趕得及吃上食堂的第一勺土豆牛肉。
  
  在邵志峰看來,日子彷彿和以前一個樣,又彷彿不一樣,彷彿有了新的味道。
  
  還是和以前一樣,成天呆在一起,幹什麼都在一起。可是相視間,彷彿有了別人插不進去的微妙感覺。總是不自覺地想對郭安更好,想從他那兒看到更多的笑容。而看著笑吟吟的郭安,總是會產生對方眼裡心裡只有自己的錯覺。現在的日子,邵志峰覺着美好平和,這些感覺,讓邵志峰心飄忽忽的,軟軟的,柔柔的。
  
  有一次郭安被隔壁的拖過去打牌,牌風不好的邵志峰被人攆出來,回到自己宿舍無聊地躺在郭安的床鋪上。
  
  躺了一會兒,翻床頭裝CD的盒子,沒有看到他送的那盒張學友,只是看到一張外殼。看來是在隨身聽裡裝着呢。雖然郭安不知道那是他送的,但是他喜歡聽就好,這禮物就算沒白送。邵志峰從枕頭底下找到了郭安的隨身聽,打開聽了起來,他沒覺得張學友唱的有多好,也搞不明白為什郭安那麼稀罕,卻不得不承認張學友聲音很有特色,能讓人記得住。
  
  剛開始郭安收到這份禮物時很高興,聽著歌心情肯定也很好。那現在呢,郭安是用什麼心情來聽這些悲傷情歌的呢。聽了兩曲,邵志峰鬼使神差地取出CD,發現上面用馬克筆端端正正地寫了個“峰”。
  
  邵志峰驚地坐了起來。
  
  他知道!他知道!
  
  原來郭安知道這是誰送的!
  
  這個認知讓邵志峰心裡亂亂的,十分複雜。如果郭安是一開始就知道的,那他是怎麼知道的?是揣着興奮去問的王豐然後給知道的?還是那時候就察覺了自己的心意給知道的?如果是前者,那他是失落地寫上去的?如果是後者,那他為什麼悄無聲息地,為什麼要默默地?不管怎麼樣,他為什麼要把名字寫上去?收到禮物不是一定要寫名的啊!他為什麼不告訴我?是他怕自己難堪,還是怕我難堪?
  
  想來想去,一頭亂麻,邵志峰跑出去找郭安。郭安贏了牌,正樂着呢,冷不丁地被邵志峰拉住。
  
  “我有點兒事找郭安,你們先玩着,缺人的話另找別人去!”邵志峰拿掉郭安手裡的牌,不顧背後那些人的嚷嚷,拉著他回宿舍。
  
  “你到底有什麼事啊?”郭安說完就發現自己被牢牢地抵在了門上。“你怎麼啦?”
  
  邵志峰把一直拽在手裡的CD放到郭安眼前,然後發現郭安白白的臉上驀地染上一片紅暈,還緊緊地咬着下嘴唇,偏着頭,不肯正視。
  
  “噌!”好像有什麼裂開了。
  
  邵志峰發現噴出的呼吸都是熱的,“郭安。”他小心而艱難地喚出一聲。
  
  郭安眨了眨眼不應聲,眼睫毛忽閃忽閃地,撓得邵志峰心裡癢癢的。
  
  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了,邵志峰依稀聽到血液湧動的聲音。他扔了手裡礙事的東西,猛地吻了上去,他噬咬着對方的唇瓣,舔/弄着對方的唇角,那種觸感那麼美好,他不想停歇。感覺對方伸出舌尖輕輕地撩了一下自己的唇縫,邵志峰福至心靈地趁機啟開了對方的唇,鑽了進去,舌頭,口腔,牙齒,一一地舔過,再纏住舌頭吸吮。
  
  良久,邵志峰停下來,看著同樣氣息不穩的郭安。郭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把手掛在了邵志峰的脖子上,不光臉,連耳朵都是紅的,嘴唇更是紅紅的,額頭上也生了一層細汗。
  
  邵志峰拿手替他擦了擦汗,先前急於知道的答案,邵志峰現在不想弄明白了,管它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反正我喜歡郭安,郭安也對我有意,糾結那麼多幹什麼。
  
  “郭安,我喜歡你。我們好好地在一起吧。”


第十四章

  暑假來了,郭安和邵志峰報了一個考研輔導班。上課的地方不在本校,有點兒遠,早上坐車走,傍晚坐車回,來回折騰,睡不飽,吃不好,中午還沒地兒休息。邵志峰躊躇了兩天說郭安咱們要不租個近點兒的地方住下來吧。
  
  那當然好,郭安滿口答應,他早就想這樣了,就是不想第一個開口。
  
  兩人歡歡喜喜地收拾了東西租了一個小屋,租期一個月。
  
  這就算同居了吧,邵志峰想。
  
  同居了,真好,郭安想。
  
  從輔導班回來的路上,兩人去超市買菜,超市裡人多熱鬧,郭安不時地拿手碰觸,邵志峰握住,兩隻手悄悄地拉在一起。回到小屋,郭安趴在床上吃葡萄看電視,邵志峰站在廚房蒸飯炒菜。
  
  同居的第一天晚上,郭安八爪魚似的纏在邵志峰身上呼呼大睡,邵志峰數星星。
  
  同居的第二天晚上,郭安被從上到下親了個遍,下面也被撫弄着發洩出來,然後累得呼呼大睡,邵志峰沖澡洗床單數星星。
  
  同居的第三天晚上,郭安被從上到下,從前到後親了個遍,下面被撫弄着發洩出來,幫邵志峰也撫弄着發洩了一番,然後累得呼呼大睡,邵志峰繼續沖澡洗床單數星星。
  
  同居的第四天晚上,郭安趴在床在吃薯片看電視,邵志峰湯沒做完就關了火從後面撲了上去。美美地從上到下,從前到後,從裡到外吃了個夠。然後抱著郭安一起沖澡,抖了抖滿是薯片渣的薄被子,再換了床單後一起呼呼大睡。
  
  ……
  
  輔導班的課半個月就能上完,暑假還有四十多天才結束,租期又續了一個月。
  
  輔導班的課上完後,郭安說第二天是週末一早去親戚家一趟,結果晚上被翻來覆去換了好幾種姿勢地折騰了好幾遍。
  
  太陽升得老高時郭安才醒過來,忿忿地在邵志峰脖子上咬出血印,晚上整什麼嘛,那麼狠,真是莫名其妙,咬你,咬得你不好意思出門。
  
  大中午的時候,郭安出了門去了姨媽家。然後被王豐賊兮兮地拉去說悄悄話。王豐是郭安的表哥,兄弟嘛,不就是用來兩肋插刀的嘛,挨幾下揍沒什麼的。不過王豐也受了苦是真的。幾年前的車禍,王豐僥倖活下來了,就是身體有些弱,時常地在家修養,所以郭安來這裡上大學,雖說是同所學校,這幾年兩人也沒怎麼在學校碰面。
  
  王豐是知道郭安的性向的,也知道這個弟弟瞧上了邵志峰,便慫恿他出手,還一本正經地分析說那個邵志峰不愛泡妹子不看A丅片兒的,十有八丅九是個隱藏的GAY,真是不試白不試。
  
  現在王豐知道郭安和邵志峰算是修成正果了,便問郭安告訴邵志峰實情了沒有。

“沒有。”郭安現在還不想說,這樣挺好的呀,要是邵志峰知道自己算計他,不知道他會生氣得不再理自己了,還是會得意得尾巴翹上天去。這兩種都是郭安不想看到的。
  
  “那可苦了我啊!”王豐氣得捶郭安大腿,“他要是再打我怎麼辦?”
  
  “你都不在學校了,哪兒那麼容易碰得上!就算碰上了,你不會跑啊?再說了,邵志峰哪是那麼不講道理的人。”郭安撥開王豐的手,心想等等吧,等以後再告訴邵志峰吧,要是真留下個疙瘩也不好。
  
  王豐心有不甘,賊爪子又開始扒拉郭安的衣領子。
  
  “哎,幹什麼呢?”
  
  “讓我瞅瞅那個邵志峰的本事,有沒有在我弟弟身上留下來什麼東西。”
  
  “死一邊兒去!”郭安一邊躲閃着,一邊衝著門外喊,“姨媽,豐哥欺負我!”
  
  姨媽提着鏟子就奔過來,扭着王豐的耳朵“你怎麼老欺負小安?人家小安多乖的孩子,你再欺負他,把你耳朵擰成麻花!”
  
  “你能耐了,畢業前還鬧事打架,就你這身子骨,你說你能打得過誰?”



  “都上班的人了,一點兒也不長進!劉萍多好的姑娘啊,沒領證你還都把人往外拐了,還不講衛生,提着一兜臭襪子回家!也不怕姑娘嫌棄你!”
  
  “襪子那麼臭,是不是平常不洗腳啊?跟你說多少回了啊,夏天洗腳,暑熱可卻;秋天洗腳,肺潤腸濡。古人陸游都知道洗腳養生的道理,這才當得上壽星詩人……”
  
  “姨媽”郭安小聲地插了一句,“飯好像糊了。”
  
  “呀!”姨媽一聽,也顧不上教育王豐了,提着鏟子又奔去了廚房。
  
  郭安知道,這個姨媽特別喜歡自己,就是好嘮叨,打開了話匣子就沒完沒了。自打老公兒子出了事,姨媽就把精力放在了讓兒子養身體上,看上了養生的書。後來,就不知道怎麼迷上了陸游,說那是壽星,特會養生,此外又愛屋及烏地喜歡上了陸游的詩,把個詩背得滾瓜爛熟還愛活學現用。(1)
  
  王豐揉着耳朵,卻不敢再向郭安下手。
  
  姨媽說開飯了,趕緊過去吃飯。
  
  這次做的是海鮮,辣炒花蛤,油燜大蝦,椒鹽魷魚圈,蒜蓉扇貝。郭安和王豐坐在凳子上等着,能看到廚房裡姨媽還在忙,還剩一道湯沒做好。
  
  王豐靠過來,貼在耳邊問:“你和邵志峰,一定是他在上面吧?”
  
  郭安狡辯:“我們,那是互相的。”
  
  “切!”王豐看了一眼廚房,突然奸笑了起來。
  
  “你笑地怎麼那麼滲人啊?”郭安不解。
  
  王豐又靠過來,“郭安,你瞧我媽,那勺子揮得多銷魂。你和邵志峰,就是一個鍋,一個勺,那勺就在鍋裡攪來攪去,真和諧。”
  
  “你個流氓!”郭安看著廚房的情景,想起了昨晚上的一夜瘋狂,覺得腰軟腿也軟。
  
  姨媽端着做好的湯過來,鯽魚湯,做的很是時候,奶白色的。郭安的臉刷得就紅了,紅彤彤的好似桌上的蝦子。
  
  傍晚的時候,姨媽知道郭安考研在外面住,準備了一些吃的讓帶回去。
  
  郭安打開門,見到邵志峰正在床上盤着腿點着遙控換頻道,桌子上是還沒收拾的泡麵和啤酒。
  
  “我不在,你怎麼不好好吃飯啊?”郭安把一個個樂扣盒子打開,擺在桌上。又過去親昵地抱著邵志峰的脖子,“我姨媽做的,特好吃。還是溫的呢。你去吃點兒吧。”
  
  邵志峰看了看桌上的樂扣和家常菜,把人壓到床上,翻身覆了上去,一把掀開郭安的T恤衫,兩隻手就摸了上去。
  
  “叫聲好哥哥。”
  
  “哼,就不叫!”
  
  邵志峰把臉埋了下去,咬住一邊,另一邊也用手揪住開始搓捻,“叫一聲聽聽。”
  
  郭安忍耐不住,含混地喚了一聲,“好,嗚,好哥哥——”
  
  邵志峰快速地退下郭安的褲子,又稍微起了身把自己的也脫下,重新壓了上來。
  
  “飯要涼了。”郭安懇求。
  
  “不急着吃那個。”邵志峰將手向下探去。
  
  “可是,昨晚上……會,會疼的。”
  
  “我慢慢來,不會傷着你的。”
  
  郭安攀住邵志峰的上身,“好哥哥,那你輕點兒。”
  
  邵志峰緩慢地挺了進去。
  
  電視上不知是哪個頻道,裡面正在唱“You and Me Together”(2)
  
  You need me and I need you
  No, we will not break
  Never break
  But even if we bend
  
  Yeah it's you and me together
  I'm always on your side
  No one,no one,no one,can ever change it,
  Come on let em try
  Cause it's you and me together now
  ……
  
  END
  

--------------------------------------------------------------------------------
作者有話要說:(1)“書到用時方恨少,事非經過不知難。”——陸游(第八章圖書館事丅件)
(2)“You and Me Together”——Hannah Montana

鍋和勺,乃們不覺着這對組合非常地和諧嗎?嘿嘿!(*^__^*) ……
羞澀地捂臉……

題目:BL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校園
  2. | trackback:0
  3. | 留言:2
<<費提亞大陸上的龍系列 (三部) by 不能發芽的種子 | 首頁 | 最上 | 畢業生陸同的故事 by 群芳(温柔腹黑學長攻X暗戀學长的呆學弟受)>>


comment

QAQ漏章节了~
而且后半故事情节有点连接不到
跳得快呢
  1. 2013/02/17(Sun) 02:07:24 |
  2. URL |
  3. 蓮 #-
  4. [ 編輯 ]

Re: 沒有輸入標題

> QAQ漏章节了~
> 而且后半故事情节有点连接不到
> 跳得快呢

噢漏~真滴漏章節了 (つ﹏⊂)
已經把缺的部分補上
多謝蓮幫忙指出 (づ ̄ 3 ̄)づ
  1. 2013/02/17(Sun) 14:38:36 |
  2. URL |
  3. yoi #-
  4. [ 編輯 ]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275-1efb72e4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