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企鵝夫夫育兒記+冰上圓舞曲 by 蜜瓜堆起來的迷宮 (企鵝擬人) :: 2013/01/15(Tue)

超萌的企鵝擬人

1/15 作者又補了一篇孩子們的故事
開始懂得告白啦 小艾里克也快點開竅吧>///////<

企鵝夫夫育兒記
兩隻企鵝夫夫合作孵蛋的故事。
蛋……真的不是他們中的任何一隻生出來的……
搜索關鍵字:主角:艾德,克里 ┃ 配角:文森,安,奎妮 ┃ 其它:企鵝

冰上圓舞曲
小企鵝們的冰上故事。
搜索關鍵字:主角:艾里克,安德森 ┃ 配角:安,文森,艾德,克里 ┃ 其它:企鵝,動物,溫馨文

中暑
小企鵝艾裡克中暑了。
安德森!機會!這是機會!
搜索關鍵字:主角:艾里克,安德森 ┃ 配角:艾德,安,克里 ┃ 其它:企鵝,動物溫馨

作者的JJ網頁: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922462



企鵝夫夫育兒記

南極的冰面上熱鬧非常。
經過了漫長的冰上徒步遷徙和無比熱鬧的求偶季,現在正是企鵝們大量覓食和孵化幼鳥的好時候。
冰面上陽光普照,顯得明亮而富有生機。
這天,艾德從約翰那裡拿回來一顆蛋。
約翰的妻子是一隻了不起的雌企鵝,竟然一次產下三顆蛋。
約翰無論如何都無法將三枚珍貴的寶貝全部塞好,無奈之下只能放棄一個。
艾德小心翼翼地將小寶貝塞在自己的腹鰭下邊,一點一點地挪回克里身邊。
『看,親愛的。』艾德掀起一點點羽毛,獻寶一樣地露出淺青色的蛋殼來給克里看。
『嗯,知道了。』克里溫柔地靠過來,幫艾德放下羽毛,用喙理順。
克里的態度讓艾德失望。
『親愛的,我們有孩子了!』艾德瞪大了眼睛,不高興地拿嘴戳了戳克里。
『別瞎鬧。』克里在冰上“啪嗒”了一下腳蹼。
艾德便不敢出聲了。

艾德這幾天都老老實實地跟文森一起站在一個雪包後頭,肚子下邊各塞着一顆蛋。
文森和安是艾德兩夫夫的好朋友。
這個夏季,安順利的產下了一顆蛋。
按照規矩把蛋交給文森後,安便依依不捨地離開文森和孩子去海邊覓食。
艾德和文森都是第一次孵蛋,難免提心吊膽,怕自己一個不小心磕壞了孩子。
於是兩隻企鵝整天一動不動地站在一起,開始的時候還聊聊天,後來時日久了,連聊天的力氣也沒有了。
雄企鵝在孵化的季節能夠不進食地站立很久,但艾德還是感覺到了一些饑餓和空虛。
艾德輕輕地摸摸自己溫暖的肚皮,開始想念克里。
距離克里離開已經過去了三個星期,艾德回想著克里離去的背影,有些難過。
他們在一起已經兩年,兩年來,克里總是很溫柔,喜歡幫艾德梳理毛髮,時不時輕輕銜着艾德的喙,深情款款地注視着艾德。
然而這一切都讓艾德感到不安,因為克里總是很少說話,不怎麼發表意見。
艾德常常無法摸清克里的想法,這讓他焦躁、害怕。
如果時間回溯到兩年前,那時的克里英俊迷人,目光深邃,是這個企鵝群裡面最最帥氣,最受歡迎的雄企鵝。
在光滑的冰面上隨意走動的克里,總是能吸引不少雌性的目光。
如果那時的克里沒有選擇艾德,那麼現在他也會站在這裡,幸福地孵化着屬於他的孩子。
而艾德始終是一隻普普通通的雄企鵝,沒有像克里那樣閃耀的金紅色領結和優雅的行走姿態。
他叫聲平庸,毛色溫和,一點兒也不顯眼,從沒有哪只雌企鵝長久地把目光停留在他身上過。
如果沒有跟克里在一起,艾德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艾德自己也想像不出來。
艾德覺得現在的一切像是個脆弱的幻境,不知哪天,克里會突然驚醒,發現自己做了一個奇傻無比的怪夢,然後既然決然地離開,去開始新的生活。

時間就在艾德的胡思亂想中飛快的過去了。
有一天,安突然找了回來。
『你回來幹什麼?快回去捕食!』文森表情十分複雜,語氣也頗為嚴厲。
『親愛的,我很想念你和孩子。』
『我能照顧好孩子,你好好捕食,別瞎擔心!』文森語調比剛才緩和了一些,但還是板著臉。
安摸了摸已經吃得十分圓潤的身體。
『親愛的,我已經吃飽了,我這就跟孩子捕魚去。』
『嗯,快去吧。』文森低下頭,摸了摸肚皮。
『我跟孩子都很好,你放心吧。』
安歡快地轉身走了。
艾德小心地挪了挪步子靠向文森。
『文森,你怎麼了?』
『我沒事。』
『胡說,你以前絶不會這樣對安說話。』
『我可能是有些累了。』
『你得跟安道歉。』
『嗯,我明白。讓你擔心了,對不起,我不該這樣,我很想她,可是如果她不去努力捕食,等孩子孵出來了,拿什麼喂孩子呢?對不起,是我太緊張了。』
『沒事,放心吧,你們一定能養好這個孩子的。』

過了一會兒,艾德突然把腦袋埋得低低的,幾乎一頭紮進自己的羽毛裡。
『克里。』
艾德用幾乎聽不到的音量叫了一聲克里。
這一刻艾德突然覺得這個發音有些陌生,似乎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叫過這個名字了。
克里,我好想你。
艾德把腦袋死死地埋在胸口。
克里。
克里。
克里……

有過去了幾天,遠處開始傳來小企鵝的叫聲。
艾德微微地動動身子,彷彿聽到了來自蛋殼裡面的聲音。
是孩子!
是孩子要孵出來了嗎?
艾德欣喜若狂,可是隨之又有了新的擔憂。
許多剛出殻的小企鵝會因為沒有食物而痛苦地叫喚。
企鵝爸爸們只好拚命從早已空空如也的嗉囊裡找出一點兒東西來給小傢伙們填填肚子。
那也堅持不了多久,喂養小企鵝的食物只能來自於出去捕食的雌企鵝。
然而克里……
克里走後便沒有一丁點兒消息。
克里是雄企鵝,沒有經過生產,按理說體力充沛,幾個月裡面往返一兩次還是不成問題的。
可是克里卻一去不返,連安都回來探望過文森,克里卻再沒了影子。

克里,你是不是再也不會回來了。
艾德傷心地想。

肚皮底下的企鵝蛋時刻提醒着艾德,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
『加油,艾德,你是孩子的父親!』
艾德給自己鼓鼓勁,然後離開文森,去尋求幫助。
企鵝們總是一塊兒撫養孩子,所以艾德堅信,一定能找到一隻不用孵蛋的企鵝去幫忙帶一些食物回來。
要快些,孩子隨時有可能破殻而出。
艾德小步小步地挪動着,尋找着。
『喲,這不是艾德嗎?』一個熟悉的雌企鵝跳出來攔住了艾德。
艾德認出這是從小就認識的奎妮,非常高興。
『奎妮,好久不見!』
『嗯,怎麼艾德,你也孵蛋?你不是跟克里在一塊兒嗎?』奎妮瞥了撇艾德的肚皮,靠近瞧了瞧。
『啊,這是約翰養不了了給我的,就快要出殻了。』艾德有些得意。
『哦。』奎妮表情有些怪怪的,但艾德沒有注意到。
『奎妮,你今年用不用孵孩子?』艾德見奎妮無所事事的模樣,覺得孩子的食物有了着落。
『哼。』奎妮突然大力撞了艾德一下。
艾德餓了許久,身體瘦弱不少,被奎妮一撞,腳下滑了一下。
『奎妮你幹什麼!』艾德勉強穩住自己,緊張不已地夾緊了蛋。
『萬一摔着我的孩子可怎麼辦!』艾德氣憤極了,轉身就要走。
『等等!』奎妮敏捷地衝過來攔住艾德,『把蛋給我!』
『為什麼!?這是我的孩子!』艾德拚命護住蛋,左右閃躲着。
『我不管!把孩子給我,要麼扔了!』奎妮兇狠地啄着艾德,扯下他不少羽毛。
『奎妮快停下!你瘋了嗎?』艾德大叫起來,試圖引來一些幫助。
『我的孩子凍死了,你的也別想孵出來!』
奎妮瘋了。
艾德確信了這一點,更加慌亂起來,有幾隻雌企鵝衝過來試圖擊退奎妮。
但奎妮不管不顧地衝撞起來,誰都攔不下來。
艾德被嚇得不知所措,努力地向遠處挪動着。
『艾德!』奎妮紅着眼睛,甩脫一隻阻擋的雌企鵝向艾德猛衝過來。
艾德眼看躲不過,只好縮成一團死死地護住蛋。

『砰!』
一聲巨響在冰面上炸開,許多企鵝向聲源挪了過來。
冰面上霎時熱鬧了起來,企鵝們七嘴八舌地議論着什麼,艾德全都聽不清。
艾德緊張地睜開眼睛,眼前滿是淚水,什麼也看不清。
『艾德。』
誰在叫我?
誰?
『艾德,是我。』
淚水被溫柔地擦掉。
艾德眨了眨眼睛,發現自己正靠在一個溫暖熟悉的懷抱裡。
『克里?』
『嗯。』
『克里你回來了?』
『是的。』
『克里……』
『別怕,我回來了。』
『唔……』
『別哭,是我回來晚了,對不起。我帶了食物回來,你餓了吧?』
『唔,食物還是留給孩子……』
『沒事,我帶了很多。』
克里一遍遍地擦拭艾德的淚水,幫艾德梳理羽毛,處理被奎妮啄出的傷痕,柔聲安慰着剛剛驚慌失措的愛人。

圍觀的企鵝群緩緩散去,冰面上又恢復了平靜
艾德也終於平復了下來。
『奎妮呢?』
『剛才被我一翅膀扇走了。』

艾德想起奎妮,心情十分複雜。
『別想了。』克里似乎聽到了艾德腦袋裏的聲音,靠過來緊緊貼著艾德的身體。
『都是我的錯,我該早點回來的。』
『沒關係的,克里。』
『我去靠北的海裡捕魚了,那裡太遠,是我的錯。』
『真的沒關係,克里,你回來了。』
『嗯。』
『真是太好了。』

八月的時候,一隻稚嫩的小企鵝啄破蛋殼鑽了出來。
艾德高興地手舞足蹈,恨不得嚷嚷地全世界都知道他的孩子出生了。
克里拍拍艾德的腦袋讓他冷靜,然後低頭給孩子喂了些食物。
『親愛的,我們的孩子叫什麼好呢?』艾德把孩子塞回自己腹鰭下面,一臉興奮地問克里。
『你說呢?』
『嗯,我想了一個,叫艾里克,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嗯,就叫這個吧。』克里推了推艾德,把艾里克趕到了自己的腹鰭下面塞好。
『孩子我來帶,你去捕食。』
『哦。』

艾德很快便吃得圓鼓鼓的回來了,他一刻都不願意離開克里和艾里克。
克里拍了拍他的圓肚皮,似乎挺滿意。
小艾里克在兩位父親的呵護下漸漸長出了豐滿的羽翼,相信再過不久就能夠下海了。

這一天,艾德看著已經可以自由地在冰上玩耍的小艾里克,突然問道。
『克里,下一個冬天,你會離開我嗎?』
克里正忙着監視遠處的幾隻水鳥,防止它們襲擊小企鵝,聽到艾德的話,愣了一愣。
艾德不敢看克里,低着頭重複了一遍。
『我是說,下一個求偶季,你會不會不要我了?』
『我不明白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克里啪嗒了一下腳蹼,這是他不高興的時候的習慣動作。
通常只要這樣做,艾德就會乖乖閉嘴。

可是這次卻不一樣。
『克里,我是說真的。』
艾德傷心地低下了頭。
『克里,你跟我在一起,你總是生氣,一生氣就跺腳蹼,話也很少,總是我在說。你一定很煩我對不對?這次我沒有事先跟你商量好就把蛋帶回來了,你很生氣對不對?你走了那麼久,我知道,你一定是在猶豫要不要回來。我也想過了,如果你覺得跟我在一起很累很煩……』
艾德說話的聲音漸漸低了下去,他埋着頭,用幾乎誰也聽不到的聲音悄悄說道。
『你想走就走吧,你那麼帥,一定可以找到一隻很漂亮很漂亮的企鵝……』
克里非常響亮地啪嗒了一下腳蹼。
艾德身體抖了抖,乖乖閉嘴。
『傻瓜,噗。』
克里突然笑了,讓艾德不明所以。
『傻艾德,我連求偶舞都不會跳,你忘了?』

艾德怎麼可能會忘記呢。
那年熱鬧的求偶季,雄企鵝們紛紛圍繞在喜歡的雌企鵝周圍搖搖擺擺地跳求偶舞。
克里卻獨自站得遠遠的,一副不感興趣的樣子。
艾德暗戀克里已久,卻沒有上前搭訕的勇氣。
最後還是安看不過去,一翅膀把艾德劃拉到克里面前,丟下一句『這小子能教你跳求偶舞!』就跟文森跑遠了。
又害羞又緊張的艾德只好手足無措地在克里面前傻乎乎地站着。
直到克里緩緩退後了兩步,說道『跳吧。』
……

『於是你這個傻傢伙就在一隻雄企鵝面前跳了半天求偶舞。』克里笑着說道。
艾德忘記了剛才的難過,卻又因為害羞而無法把頭抬起來。
『然後發生了什麼呢艾德?』克里輕輕戳戳艾德的腦門。
艾德小小聲地說『然後……然後你這個壞蛋,就把我拖到了一個雪洞裡面……克里是個壞傢伙……』
『你明明很高興的。』克里輕輕將艾德的腦袋抬起來,深情款款地注視着艾德。
『每一個細節我都記得清清楚楚,那時候的你啊……』
『別……快別說了……』艾德眨巴着眼睛,不敢跟克里對視。
克里溫柔地貼緊艾德的身體。
『一大把年紀了,還這麼傻乎乎的。』
『我……』
『我愛你。』
『>///////////////////////<』

END



冰上圓舞曲

天氣已經漸漸變冷。
可是南極豐饒的海洋裡還有不少活蹦亂跳的魚蝦供企鵝們捕食。
『哈哈,瞧我的厲害!』
艾里克興奮地大吼,一個猛子扎進了蔚藍的海水中,激起一串浪花,在陽光下顯得格外閃耀。
安德森緊隨其後。
不多會兒,兩隻剛剛成年的雄企鵝便潛入了深深的海裡,大快朵頤。

『呼!』艾里克一躍上岸,心滿意足地甩了甩羽毛,轉頭去看隨後跳上來的安德森。
『怎麼樣?我游得快吧!』艾里克頗為驕傲地再次甩了甩自己油亮的羽毛。
安德森歪歪頭,不甘示弱地說:『我明明追上你了!』
『胡說!我在海裡怎麼沒有看到你呢?』艾里克不等安德森回答便挺着吃得圓鼓鼓地肚皮走了幾步,找了個高高的小雪堆幾步躍上去,眯着眼睛曬太陽。
安德森知道艾里克從小就驕傲不服輸,也不再多話,跳上雪堆去和艾里克站在一起。

安德森是安和文森的孩子,當初和小艾里克前後腳出殻,只比艾里克小了兩天。
他們從小一塊兒長大,成年後也沒有分開的意思。
安德森曬了一小會兒太陽,低頭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羽毛。
艾里克看到,又洋洋得意起來。
『唉,別弄啦,我知道你站在我身邊壓力很大,可是你再怎麼整理也不可能拚得過我的!』
艾里克昂首挺胸,炫耀着自己金色的漂亮圍脖,享受着安德森欣賞的目光。
『美吧?』
『嗯,艾里克真好看!』
安德森說完,覺得有些沒來由的羞澀,便換了個話題。
『艾里克,再過不久就是我們成年後的第一個求偶季了,你做準備了嗎?』
『我還需要準備?』艾里克擺擺腦袋,不以為然。
安德森幾乎被艾里克的金色圍脖晃花了眼。
『可是,至少要練一練求偶舞吧?』
安德森好心提醒着艾里克,雖然艾里克在企鵝群中不乏仰慕者,但是萬一因為求偶舞跳得不好而出了差錯,這個驕傲的發小搞不好會羞憤地跳海自盡。
『艾德和克里已經教你了吧?』
『那兩個老傢伙哪會教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每年一到這時節就一塊兒躲到雪洞裡去,一進去就好幾個小時,根本不管我。我站在外面喊,他們都不理我。艾德只管我吃得好不好,把我當未成年的小企鵝養。克里要麼不說話,一開口就校訓我。不就是求偶舞麼,有什麼大不了的,擺擺頭跺跺腳而已,我又不是沒見過!』
艾里克憤憤然地跺了跺腳蹼,跺得啪嗒響。

唔,好吧,隨他去。
安德森正想著,聽到了母親叫他的聲音,轉頭看到安帶著四個未換毛的小企鵝過來了。
『安德森,太好了,幼兒園人手不夠了,你先幫媽媽照顧一下兩個弟弟好不好?』
『沒問題!』
安德森接過其中兩隻小企鵝熟練地塞在自己的腹鰭底下,顯然已經不是第一次幫着帶孩子了。
艾里克很少近距離接觸小企鵝,有些興奮,靠過去蹭蹭小企鵝。
灰撲撲,軟綿綿的,真可愛,艾里克這麼想著,低頭去給他們梳毛。
『艾里克,你小心點,別傷了他們。』安德森聽到小企鵝被戳痛了的叫聲,急忙提醒發小。
『真麻煩,不玩兒了!』
艾里克站遠些,似乎有點兒不高興。
『艾里克別生氣,第一次碰孩子,難免下手重一些,』安慈祥地安慰着艾里克,低下頭去親親愛撫自己腹鰭下邊的兩隻小企鵝,『你看,這樣輕輕的,他們就不會覺得不舒服了。』
艾里克學着安的樣子湊近了些,碰了碰小企鵝。
『真有意思!』艾里克高興地扇了扇翅膀。
『嗯,可愛吧,你看,他們擠在一起取暖呢,跟你們小時候一模一樣。』安溫柔地看看艾里克又看看安德森。
『安嬸嬸,我們小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嗎?』艾里克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樣激動,乾脆非常沒有形象地趴在地上逗兩隻小企鵝。
『是呀,你們兩個小時候也是這樣的毛色,軟乎乎的,路也走不穩,猛跑兩步就東倒西歪不知道怎麼辦了,餓了就張大嘴討食吃,不給就瞎鬧,麻煩得一塌糊塗。我一隻雌企鵝加上那三隻雄企鵝,整天圍着你們兩個小壞蛋忙得焦頭爛額。』
安想起剛有了孩子的日子,眼裡閃爍着幸福的光芒,滔滔不絶起來。
那時候安和文森,艾德和克里都是第一次看孩子,真真手忙腳亂。
『說起來,你們兩個小傢伙那時候好得不得了,不管在哪裡都抱在一起,遠看像個大絨毛球似的。艾德想分開你們又怕弄傷了你們,急得直打轉。我就叫安森把你們一塊兒塞到肚皮底下暖着……』
『媽媽你快別說了。』
安德森怪不好意思的,扭頭不看安。
艾里克聽得津津有味,催着安往下講。
安擺擺頭。
『就這些啦,後來你們就一點一點長大了,學會了下海捕食,我們幾個也輕鬆了不少。現在都長得這麼大了,尤其是艾里克,羽毛真漂亮,你克里爸爸年輕的時候都沒有你帥!』
『真的!?』艾里克一聽到誇獎就抑制不住興奮,站起來原地轉了半個圈。
『是啊,過一陣子就是求偶季了,你們兩個年輕人這下就要各自成家啦,說不定過不了幾個月,就開始孵蛋了呢!』
安說著,遠遠地看到幾隻外出捕食的雌企鵝回來,大叫着跟她們打招呼。
『姐妹們快回來,幼兒園人手不足了!』
幾隻雌企鵝迅速地挪了過來,謝過安德森,又不約而同地對艾里克的外表誇讚個不停。
『艾里克,安嬸嬸還有事情,你跟安德森好好玩兒吧。』
安親昵地蹭蹭安德森的脖子:『乖兒子,記得多練習一下你爸爸教你的求偶舞,當年媽媽就是被那支舞騙昏了頭才會嫁給他的!絶對是求偶季致勝法寶!』
安德森尷尬地偏過頭:『媽媽快別說了,我都練熟啦,再說了,什麼叫被‘騙’了啊……』
『好啦好啦,開個玩笑而已,不要告訴爸爸喔。媽媽走了。』

安走後,艾里克陷入了少有的猶豫。
安森教給安德森的求偶舞……
求偶季致勝法寶……
求偶季……
致勝……
法寶……
好想學……
看一下應該就能學會吧?
大概吧?
怎麼辦……
好想學……

安德森見艾里克突然安靜了下來,眨了眨眼便猜出了發小的心思。
『艾里克?艾里克?別發呆了!』
艾里克被安德森撞了一下,回過神來。
『你幹嘛?!』
『呵呵,你想學我的求偶舞嗎?』
『安森只教給你了,又沒說要教我,我憑什麼學?』
『憑我們一起長大的呀,而且媽媽剛才也是特意說給你聽的。』
『安嬸嬸?』艾里克不解地看著安德森。
『是啊,媽媽很擔心你,說你兩個爸爸都不走尋常路,一個不會跳,一個跳得很糟糕……』
『你……你胡說!誰不會跳?誰很糟糕?』艾里克急得跳腳。
安德森急忙安撫:『你別激動,是說艾德和克里,不是說你!』
『哼!』
要不是他們還在雪洞裡不好打擾,我現在就去請他們教我跳,艾里克心裡這樣想著,總覺得有點兒底氣不足。
安德森拍拍翅膀:『我教你吧,我都練熟了,晚上我教你!』

知道發小害羞,安德森晚上特意帶著艾里克走到一塊稍遠的冰面上。
謹慎地確認周圍沒有其他企鵝後,安德森挪到距離艾里克三個企鵝身位的地方。
『艾里克,我先跳一遍給你看,當作示範。』
『嗯,好吧。』艾里克臉上故作平淡,其實內心非常期待看到傳說中的舞步。
安德森站定後迅速地回憶了一下舞步,然後繞着艾里克開始緩慢地轉圈,舞動翅膀。
這支舞裡面跺腳動作不多,也不怎麼複雜,以轉圈圈為主。
起初,艾里克覺得大失所望,真是聞名不如見面。
可是當安德森繞着艾里克轉過半個圓的時候,艾里克已經看得着迷了。
這支傳說中的求偶舞,不負它的名號,當真深情款款,優美無比。
安德森在月光下流暢地轉動着,羽毛上閃爍着星星點點的光芒。
幾個輕巧地跺腳後,安德森已經跳完了第一圈,準確地轉到了艾里克的面前。
緩緩地低頭……
抬頭……
然後開始第二圈……
第三圈……
三圈結束,當艾里克回神的時候,正看到安德森站在自己面前,輕輕銜着自己的喙,專注地注視着自己的眼睛。
安德森……
安德森的眼睛在發光。
感覺……怪怪的。
艾德被克里溫柔地銜着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嗎?
艾里克痴痴地想……

『啊啊啊!!!』反應過來的艾里克一翅膀扇向安德森。
安德森迅速後退了一步,躲過艾里克的攻擊。
『噓!會被人聽到!』安德森低聲提醒着艾里克,終於讓艾里克回神。
啊啊啊啊啊……
回過神的艾里克羞得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知道是不是夜色太濃,安德森看不清艾里克的表情,不確定他是生氣還是怎麼了。
因為我剛才銜了你的喙?
不至於生氣吧,我這不是要教你跳舞嗎?
這麼想著,安德森小心翼翼地走近。
『艾里克,你別生氣好不好?剛才那個是安森教的結束動作,我知道是太親密了一點……我跟你道歉好不好?』
『沒……沒事。』艾里克抖了抖羽毛,故作鎮定地抬起頭來。
安德森稍稍放下心。
『艾里克,我來教你吧。』
安德森和艾里克併排站着,讓艾里克跟着學他的動作。
『不難的,你看,翅膀這樣慢慢舉起來的時候轉半個圈。』
安德森有耐心地示範着。
艾里克心裡恨不得馬上鑽進海裡,學着安德森的動作,僵硬地舉起自己的翅膀。

『啪!』
『艾里克你沒事吧!』安德森看到艾里克無緣無故地滑倒,急忙挪過去看。
『沒事。』艾里克悶悶地趴在地上。
『沒事就好,可能是剛開始學,不好掌握平衡。』
『嗯。』艾里克低不可聞地應了一聲,身體更加僵硬了。
安德森擔心的用嘴碰了碰艾里克。
『艾里克,快起來吧?』
『不……』
『你怎麼了?』
『我不想學了……』
艾里克笨拙地爬起來,低着頭往回走。
安德森不解地跟在一邊,擔憂地看著發小。
『艾里克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受傷了?』
『沒有。』
『那怎麼了?』
『就是不想學了。』
艾里克低頭看著自己的腳蹼,鬱悶地幾乎要哭。
好丟臉。
總覺得好丟臉……
好想躲起來。
嗚嗚嗚。
好想馬上躲起來!

艾里克沒有學會求偶舞。
熱熱鬧鬧的求偶季,冰上充滿了拍翅膀和跺腳的聲響,成年的單身雄企鵝們圍着心儀的雌企鵝翩翩起舞。
艾德鬱悶地看到自家的小艾里克酷酷地站在遠處觀望着一切,一點兒加入的意思都沒有。

安德森擔憂地走到艾里克身邊。
『艾里克,你怎麼了?』
『哼。』
艾里克不說話,板著臉兀自站着。
偶爾有一兩隻雌企鵝大着膽子過來搭訕,也都被艾里克的冰山臉嚇退了。
安和艾德輪流勸導,也無濟於事。

艾德很着急,悄悄地跟克里抱怨。
『兒子怎麼跟你一樣,連求偶舞都不會跳,急死我啦!』
克里不屑地晃晃腦袋:『瞎說什麼呢?我跟那個傻小子可不一樣。』

最後,安德森小心翼翼地陪在艾里克身邊。
就這樣安安靜靜地度過了他們成年後的第一個求偶季。

他們還很年輕,有太多的不明白。

未來還長,日子總會越過越好。

END



中暑

  雖然有些不可思議但是艾里克中暑了。
  南極進入了夏季最熱的幾天,企鵝群結束了又一輪遷徙,大批量地聚集在這個比較靠北的海灘上休養生息。

  這裡的雪已經全部融化,露出了咖啡色的沙灘和許多黑灰的碎石塊。
  今年的企鵝群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壯大,寬闊的海灘上擠滿了大約四十萬隻大大小小的企鵝。
  也許正是由於這種大規模的聚集,導致海灘上的氣溫大大升高,達到了十七攝氏度。
  艾里克被一陣突如其來的暈眩擊倒在地,鬱悶地趴倒在海灘上。
  不爽,太不爽了。
  大家都在開心地聊天,艾里克卻只能獨自趴在一邊,傻兮兮地露出腳蹼來吹風。
  艾德擔憂地在艾里克身邊守了一會兒,便被克里叫走了。
  “不用管他,年輕人趴一會兒就好了。”
  克里是這麼說的。
  好無聊啊,艾里克暈乎乎地睜着眼睛瞪着不遠處的海水。
  安德森怎麼還不回來。
  臭安德森,就知道游泳,游泳有什麼意思,一路上還沒有游夠麼?
  真不講義氣,我都要難受死了……
  艾里克腹誹了一會兒,覺得有一塊兒小石頭硌着他的肚皮,怪不舒服的。
  他煩躁不已,試圖把那塊惱人的石子弄出來。
  彷彿是故意要跟艾里克作對似的,艾里克伸出翅膀,發現自己吃胖了不少,翅膀已經夠不到肚皮了。
  他艱難地拱起身子,想要低頭用喙去叼小石頭,哪知一低頭,暈眩感愈加強烈起來,他眼前一花,就刺溜趴倒了。

  唔,煩死了!
  艾里克張着嘴漫無目的地叫了幾嗓子,心裡好似壓着一股無名火,難以發洩。
  就在艾里克有氣無力地試圖翻個身離開那塊臭石頭時,安德森從海水中一躍而起,瀟灑地甩幹了海水向艾里克走來。

  “哼,你還知道回來。”艾里克啪嗒啪嗒拍打着翅膀,表達着不滿。
  安德森急忙彎下腰來:“你先別動,我剛才好像看到你很難受的樣子,是肚子不舒服?”
  “有個石頭,我難受!”艾里克懶洋洋地說著,“難受死了!”
  “好好好,我幫你弄掉。”安德森小心翼翼地將喙伸到艾里克肚皮下面仔細尋找着,然後叼住了一個小石頭片,弄出來丟在一邊。

  “好啦,已經拿掉了,”安德森輕輕梳理艾里克蹭亂了的羽毛,安撫暴躁的艾里克,“放鬆些,一會兒就不難受了,我媽媽說你這是中暑了。”

  “我知道……”艾里克的頭暈沒有緩解,連安德森幫他順毛都讓他覺得極度不適。
  “你這混蛋,不講義氣,就知道游泳!”艾里克不滿地扭了扭身子。
  “唉,你別亂動了,我哪裡不講義氣了,明明是你游了一小會兒就自顧自跑回岸上來的。”

  事實是,海灘因為這個超大的企鵝群而熱鬧非凡,艾里克覺得非常新鮮,便丟下安德森跑進企鵝堆裡湊熱鬧,摸摸這家的小企鵝,逗逗那家的小寶貝兒,還非要繞着一對兒還沒換毛的灰溜溜的雙胞胎轉圈跑,炫耀自己漂亮順滑的羽毛,結果猛跑兩圈之後,艾里克就毫無預兆地倒下了……
  艾里克自知理虧,不再抱怨安德森,見安德森還在認認真真地幫自己梳理羽毛,有點不好意思。
  “別動我,我頭暈,難受。”艾里克喃喃着閉上了眼睛。
  還是覺得好熱啊……
  風這麼小,吹着一點兒用處都沒有。
  我難受。
  安德森,我難受……
  安德森低下頭溫柔地蹭了蹭艾里克:“艾里克?艾里克?你說什麼?”
  “唔,我難受,”艾里克迷迷糊糊地說著,“熱,頭暈。”
  安德森手足無措,陽光直直地照射在海灘上。
  安德森也覺得熱乎乎的難以適應。
  他環顧四周,看到他們的海象鄰居正在一下一下地往身體上拋灑沙子。
  沙子濕軟,既降溫又防曬,海象鄰居們都十分享受的模樣。
  安德森觀察片刻,決定試一試……
  艾里克眯了一小會兒,頭暈還沒有減緩,安德森也不再跟他說話,讓他感到很不舒服。
  “安德森……”艾里克叫着。
  “我在呢,你別急,馬上就好。”安德森聽起來很累的樣子。
  艾里克疑惑着,睜開眼睛尋找安德森。
  “你,你攢那麼多沙子幹什麼?”艾里克茫然不解地看著正在努力用腳蹼把沙子堆成一堆的安德森。
  “你躺好別動,我幫你降溫!”安德森稍微歇歇,然後站起來,隔着沙堆面向艾里克。
  艾里克反應過來,慌忙大叫起來:“不行!絶對不行!你要氣死我嘛!我情願熱死也不要弄一身沙子!”

  安德森正要踹向沙堆的腳蹼勉強剎住車:“艾里克,我是為你好。”
  “絶!對!不!行!我寧可去死我也不要弄那麼髒!”
  “髒了可以洗啊艾里克……”安德森非常無奈。
  “不行,難看死了我才不要!”
  艾里克從小就是個自戀的傢伙。
  安德森只好妥協:“那好吧,我再想想別的辦法。”
  在艾里克瞪視的目光下踩扁了沙堆後,安德森把目光投向了波光粼粼的水面。
  “艾里克,你現在能動嗎?我們可以去水裡泡一泡,海水還是挺舒服的。”
  艾里克眼皮不抬,蔫蔫地回:“本來也許還能爬過去的,可是剛才被你氣了一通,一點兒力氣也沒有了。”

  那可怎麼辦?
  安德森眺望了一下正在較淺的泥潭裡踩水玩的小企鵝們和三三兩兩靠在一起慢吞吞聊天的大企鵝們,想了又想。

  有辦法了!
  “艾里克,我馬上回來。”安德森說完,不等艾里克回話便猛衝幾步一頭紮進海裡,流線型的身體在半空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線。

  艾里克埋頭不語,無精打采地等着。
  不一會兒,安德森便濕漉漉地跑了回來,不甩干羽毛就笨拙地踩到艾里克身上。
  “哎呀你幹什麼!”艾里克被同自己一樣圓滾滾身材的安德森一踩,不管不顧地大叫起來,“你又想了什麼餿主意!重死了快下去,我要被你壓扁了!”

  “別動,”安德森勉力維持住平衡然後穩穩地趴在艾里克身上,“給你降溫!”

  海水確實很舒服。
  當安德森涼颼颼的肚皮貼上艾里克被曬了小半天的後背的時候,艾里克忘記了掙扎,滿足地□了一下便閉上了眼睛。

  “艾里克,感覺還行嗎?”安德森趴好後將自己的腦袋緊緊地靠着艾里克的腦袋,小聲問他。
  “嗯……”艾里克舒服地應了一下便不說話了。
  安德森的身體涼涼的,還正好擋住了直射的陽光,這都讓艾里克十分享受。
  安德森看艾里克終於不再煩躁也不再說胡話,心裡安穩許多。

  剛剛結束的遷徙之旅並不順利,中途遇上的幾場可怕的暴風雪幾乎讓企鵝群全軍覆滅。
  面對席捲而來的狂風暴雪,他們只能全部擠在一起,用身體相互取暖。
  那個時候,艾里克總是自告奮勇地站在靠外圍的地方,保護着中間的小企鵝們。
  安德森會十分默契地挨着艾里克站好,在幾天幾夜不停歇的風雪中,他們就那樣堅定地相互依偎着,好幾次,幾乎要被凍在一起……

  “艾里克,我們還在一塊兒,真是太好了。”安德森從回憶中回神,親昵地戳了戳半夢半醒的艾里克,然後又迅速跑去海邊重新弄了一身涼水回來。

  “唔,安德森……”艾里克身上涼爽了許多,但頭暈還沒有好,仍然有氣無力的。
  “怎麼了,艾里克?”
  “謝謝你。”
  安德森笑了,再次溫和地啄了艾里克一下:“不用謝。”
  艾里克,你知不知道,看到你難受,我有多着急?
  “艾里克,”安德森將腦袋埋在艾里克後頸,極小聲地說,“我喜歡你。”

  艾里克睡得迷迷糊糊的,似乎聽到了什麼很重要的話,但是又輕得難以捕捉。
  他在說什麼?艾里克暈乎乎地想。
  唔,我好像聽到他說……
  “艾里克,這下遭了。”
  唉,遭了,什麼遭了?
  “我好像也有點兒頭暈……”
  “嗯,你說,什麼……”艾里克勉力睜開眼睛。
  安德森鬱悶地趴在艾里克背上,半閉着雙眼。

  一開始艾里克試圖把暈乎乎地安德森放到沙灘上,但是失敗了。
  他們只好沒精打采地保持着疊在一起的姿勢。
  艾里克恢復了一點兒力氣後,用力大叫了幾聲,引來艾德幫忙。
  艾德笨拙地拖着克里向他們跑,還沒走近便驚呼起來:“哎呀你們在幹什麼呢!”
  兩個病懨懨地傢伙勉強睜開眼睛,迷惑不解地望向艾德。
  “快分開啊哎呀丟死人了!這裡是海灘,現在是夏天呢!”
  安德森張了張嘴,發現自己發不出聲來了。
  艾德還在嚷嚷:“企鵝只有交配的時候才會像這樣子疊在一起的啊!”
  艾里克和艾德聽懂後都感到又尷尬又害羞,還有點兒難以言明的竊喜。
  但是因中暑而癱軟在地的他們現在實在是動不了了。
  艾德還在囉嗦着“季節不對啦”“好多企鵝在看你們呢”之類的話……
  唔,我們也很不好意思!
  艾德你這樣大聲叫喚,當然會有企鵝看我們!
  我們又不是真的在交配!
  唔,羞死人了……
  ……

  終於,安德森在艾德的施壓下,強迫自己鼓起一口氣,一下子從艾里克身上滑了下去,跌在艾里克身邊。

  艾德也終於在克里警告的目光下停止了吵嚷,但還是忍不住話頭,悄悄地跟克里說:“這可怎麼辦啊,這兩個傻孩子,這下整個海灘上的企鵝都要誤會他們了。”

  克里鎮定自若地檢查了安德森和艾里克的身體,確認無礙後,轉頭凝視着艾德:“誤會,什麼誤會?”
  然後克里便推着艾德離開了。

  “對不起,我爸爸艾德是個大嗓門……”這是艾里克恢復體力後對安德森說的第一句話。
  安德森着迷地梳理着艾里克脖子上的金紅色羽毛,沒有回答。

  END

題目:BL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靈異・神怪.擬人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桃花生死簿 by 偷眼霜禽 (温柔忠犬桃樹仙攻X温柔冰山鬼吏受) | 首頁 | 最上 | 九尾狐圈養日記 by 近視眼 (九尾狐萌攻x半獸人妻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277-912e087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