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童話 by 湯包/蜜瓜堆起來的迷宮 (動物擬人) :: 2013/03/12(Tue)

3/12 更新
緩慢的愛情 - 考拉(無尾熊)擬人 兩只都慢慢遲鈍遲鈍的XD"
紅燈籠 - 燕子擬人 很溫馨 不過最後算是幸福中帶著哀傷吧QQ


2/22 更新北極兔的故事「危機」

北極動物擬人
也是昨天貼的企鵝擬人作者寫的
都是小短篇 作者似乎還有再寫相關的文

”你知道的。北極熊只有找到母熊後才會去山上,我從來沒有上去過,我估計你也沒有。”
“去唄,一塊兒上去看看。”
這種變相的告白我們才不會懂呢 >///<

番外是伯恩回想小時候的暗戀北級兔的故事
伯恩似乎是很怕寂寞的北極熊呢
最後溫柔的蘭德出來治癒了大家的心(ღ˘⌣˘ღ)

【童话】系列
 企鵝夫夫育兒記/冰上圓舞曲/中暑
 冰原上的大腳印
 現實與理想的距離
 危機
 緩慢的愛情
 紅燈籠


冰原上的大腳印

文案
年輕的北極熊尋找伴侶的“艱難路程”
搜索關鍵字:主角:伯恩,蘭德 ┃ 配角: ┃ 其它:北極熊,動物短篇

  這裡是地球最北端,北極。
  渺無人煙的冰原上,一隻北極熊正在尋找伴侶。
  他叫伯恩,今年剛剛成年,在此之前,他從未有過伴侶。
  “親愛的,不要害怕,只要跟着鼻子走,總能找到伴兒。”年邁的母親曾經這樣告訴懵懂的孩子。
  伯恩其實一點兒也不明白母親的話。
  如今他孤獨地走在冰洋和高山之間,放眼望去,只有白茫茫的冰原和被雪堆厚厚覆蓋的岩石。
  伴侶?
  在哪裡?
  伯恩獨自漫無目的地隨意前進,雖不懼怕,但也沒有什麼希冀。

  走了幾天,咦,什麼味道?
  伯恩若有所思地停了下來。
  他疑惑不已,抬高了鼻子四下尋找着。
  這邊?還是那邊?
  啊,是這裡,找到了!
  伯恩情不自禁地扭動圓滾滾的身軀,在滑溜溜地冰面上打了兩個滾兒。
  我找到了,母親,我喜歡的味道!
  伯恩在心裡興奮地喊着。
  懷揣着前所未有地激動與熱情,伯恩腦袋貼地,以一種無比滑稽地姿態,循着那個美妙的味道扭捏地滑行了一陣子。

  他沉浸在一種難以言說的感覺中無法自拔。
  伯恩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此時此刻,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找到這只北極熊,必須馬上找到這只北極熊!
  功夫不負有心人,伯恩很快便找到了一串清晰的大腳印。
  這是北極熊的腳印!
  伯恩伸伸鼻子,貪婪地呼吸了一小會兒。
  然後他小心翼翼地將自己厚實的前爪輕輕放在了眼前的腳印上,一陣甜蜜湧上心頭。
  伯恩愈加激動,急忙加快了速度,踩着這一串長長地大腳印,追了上去……

  路程比伯恩預計的要長一些。
  當伯恩在遙遠的地平線上看到一個白色的緩慢挪動的身影時,時間已經過去了整整兩天。
  伯恩卯足全力向着那個柔軟厚實的白色身影跑去,近一點,在近一點!
  然而,當伯恩看清對方後,他選擇了緊急剎車。
  巨大的北極熊身軀在冰面上滑行了好一陣子才順利停下。
  伯恩站起身慌張地向後退了幾步。
  對方正停在原地,認真地打量着突然出現的同類。
  遭了遭了,伯恩緊張地吞了吞口水,怎麼是一隻公的?
  在冰原上,交配期的兩隻公熊見了面總免不了要打一架的。
  伯恩穩住心神,估計了一下對方的體型,似乎和自己差不多?
  即便如此,對方也是一隻成年公熊,就算體型相近,一旦打起來,伯恩占不到任何便宜。
  要不,跑?
  伯恩心裡七上八下,拿不定主意。
  過了片刻,對方似乎明白了些什麼,露出了瞭然的神情,和伯恩打了個招呼。
  “你好,我叫蘭德,你呢?”
  對方的友好態度讓伯恩措手不及。
  “呃,那個,我,我,我叫伯恩!”
  蘭德看出了伯恩的慌張,安慰道:“別怕,你是想找母熊對嗎,不好意思,你找錯了。”
  “嗯,對,對不起!”
  見蘭德似乎沒有攻擊的意思,伯恩放心了些,然後試探着問了一句:“要,要不要打一架?”
  話一出口,伯恩自己首先後悔了。
  原本還能全身而退,為什麼偏要說這樣的話挑釁人家?
  真是禍從口出……
  好在蘭德並沒有被激怒,只是迷惑地看了伯恩兩眼,歪頭想了想,說:“不用吧,這裡又沒有母熊可搶。”

  說完後,蘭德便悠哉地散着步離開了:“再見,伯恩,很高興見到你。”

  伯恩鬆了一口氣,又陷入了失落中。
  他低下頭在雪地上拱了拱鼻子,不是說跟着鼻子走能找到伴兒嗎?。
  伯恩跑了兩天,筋疲力盡,乾脆躺倒休息了一番。
  蘭德的味道還殘留在冰涼的空氣裡,使得伯恩更加難過。
  我的伴兒在哪裡呀?

  睡足了的伯恩重整旗鼓,看了看蘭德留下的大腳印,然後挑了個反方向走。
  鼻子呀鼻子,再幫我找一個吧,這次要母的。
  又過了好幾天,伯恩一無所獲。
  他不願意輕易放棄,總是在心裡默默想著母親的話,然後鼓勵自己繼續走下去。
  咦?好像聞到了什麼味道?
  久違的熟悉的幸福感覺再次襲來,伯恩高興不已,在原地蹦跳了好幾下。
  這個味道太棒了!
  伯恩把大腦袋埋在冰上四下嗅了嗅,確定了方位後歡快地跑了起來。
  伴侶!伴侶!伴侶!
  伯恩瘋跑了一陣子之後,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萬一,這次又見到蘭德可怎麼辦?
  伯恩想了想,沒有結論,管他呢,找到了再說,大不了打一架!
  伯恩甩甩腦袋,又循着味道跑了起來。
  和上次一樣,運氣很好的伯恩找到了一串長長的大腳印,直通向遙遠的地平線。
  這次的腳印略顯不清晰,但絲毫不妨礙伯恩把自己的肉爪子輕輕地放進去然後羞澀地把身子扭成一個胖麻花。

  他開始了漫長的追逐。
  然而,當他終於來到腳印的盡頭……
  “咦?怎麼又是你!”伯恩緊急剎車,巨大的身軀不可避免地急速滑行起來撞向面前的蘭德。
  蘭德輕輕一躍,巧妙地避過了伯恩。
  “唔,真巧,要打架嗎?”蘭德等到伯恩站定後問道。
  伯恩四下望瞭望,整個冰面上,除了他倆,再沒有其他北極熊的身影:“沒有母熊,打個什麼勁兒?”
  “嗯,也是,”蘭德溫柔地笑了笑,然後轉身走了,“再見伯恩,很高興再次見到你。”
  “我也很高興。”
  不對!
  伯恩說完後在心裡默默地抽了自己一熊掌。
  我不高興,我想找一隻母熊!

  這一回,伯恩很快振作了起來,然後繼續他的求偶旅行。
  可惜,天公不作美。
  “伯恩你好,又見面了。”蘭德擺擺頭跟正在急剎車的伯恩打了個招呼。
  “……對不起,蘭德。”
  ……
  “伯恩,不是說要找母熊嗎?”蘭德在雪地上搓搓爪子,盯着伯恩窘迫的臉。
  “唔,是的,我這就走……”
  ……
  “伯恩,你還沒找到母熊?”
  “嗯……”
  ……
  ……
  當伯恩第八次驚慌失措地急剎車時,蘭德好心地服了他一把。
  “可憐的伯恩,怎麼還沒有找到伴兒?” 蘭德眨眨眼睛,趴在地上懶洋洋地看著伯恩。
  “我也不明白,怎麼每次追上的都是你,” 伯恩鬱悶地扒了扒雪,他已經瘋跑了三天,實在是累得不行,索性也躺倒在冰上,“蘭德,你怎麼也沒找到伴兒。

  “唉,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每次正追着,總會半路上莫名其妙地遇到你。”
  伯恩聽後,頓時愣住了。
  過了好一會兒,他支支吾吾地說:“蘭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影響你追蹤母熊的!”
  “沒事,不怪你,”蘭德舒服地翻了個身,爬起來,抖抖雪,溫和地笑着,“總會有的。”
  “蘭德。”伯恩也跟着爬了起來,欲言又止。
  “嗯,有事?”
  “唔,蘭德,你去過山上嗎?”
  山上?
  蘭德抬頭看了看不遠處的小雪山:“沒有,你知道的。北極熊只有找到母熊後才會去山上,我從來沒有上去過,我估計你也沒有。”

  伯恩眼睛亮了亮,然後又不好意思起來:“蘭德,聽說上面可以看到很遠的地方。”
  蘭德聽了,溫柔地笑了。“嗯,沒錯,而且聽說從山頂看太陽更美。”
  伯恩望向只會出現半年,而且永遠只能掛在地平線上的太陽,充滿嚮往地說:“我好想上去看一看啊……”

  “去唄,”蘭德說完便向山上走去,“一塊兒上去看看。”
  唉,可以嗎?
  伯恩愣了兩秒,快步跟上蘭德。

  兩隻成年北極熊很快便爬上了山頂。
  “哇,好美!”伯恩驚呆了,這裡比他想像的要美一千倍。
  蘭德和他並肩站在山頂,感慨地響應着:“這沒想到是這樣的景色。”
  巨大的橘紅色太陽正掛在眼前,溫柔地照應着連綿起伏的冰川,冰原廣闊無邊,遠處的海水化成了一條淺藍色的長長的細線。

  有微風從山坡上吹過。
  伯恩偷偷望向蘭德,發現蘭德厚實的白色皮毛被披上了一層柔和的陽光,顯得更加溫柔。
  伯恩滿心溫暖地扭過頭,悄聲說:“蘭德,你看我們的影子。”
  蘭德聽了,緩緩轉過身來……

  雪坡上,兩道長長的影子,慢慢地交匯在一起。
  鼻尖相觸,目光交融,彷彿那一刻,便是永恆。

  The End




現實與理想的距離

文案
《冰原上的大腳印》番外,伯恩小時候偶然遇上了一種(在他看來)很萌的動物。
搜索關鍵字:主角:小北極熊,北極兔 ┃ 配角:熊媽媽,伯恩,蘭德 ┃ 其它:北極熊

  『哇哦……』一隻小北極熊小心翼翼地縮成一團躲在雪堆後面,露出了艷羡的表情,『好漂亮啊!』
  好多雪白雪白的小糰子零零散散地趴在不遠處,他們的絨毛看上去纖塵不染,在一陣忽然捲起的風裡微微顫動着。

  小北極熊看得心裡癢癢的。

  這只還在吃奶的小北極熊因為過於吵鬧而被熊媽媽留在這個地方面壁思過。
  『你自己乖乖呆在這兒好好反省,哪兒也不許去!』
  媽媽帶著兩個妹妹離開之前是這麼說的。
  小北極熊揉了揉吃得飽飽的肚子,懶洋洋地趴倒在鬆軟的雪地上,一下子壓出了一個的大雪坑。
  『媽媽好像很生氣,為什麼呢?』他鬱悶地想了想,但很快振作起來。
  『算啦。』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過不了半天媽媽就會回來的,媽媽才捨不得我呢。
  小北極熊這樣得意地想著,在雪地上蹭了蹭腦袋,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開始發呆。

  北極的夏季短暫而美好。
  陽光溫暖地照着小北極熊鼓鼓囊囊的肚皮,若不是附近傳來細微的聲響,他恐怕已經毫無防備地睡熟了。

  什麼聲音?他機敏地伸長了腦袋四下嗅了一嗅。
  雖然還未斷奶,但在這個廣袤的冰原上,除了成年的北極熊外,其他動物是無法對小北極熊構成威脅的。

  確認自己的安全後,小北極熊鬆了一口氣,好奇心一點點爬了上來。
  於是,他藉著一個天然的雪堆屏障,慢慢伸出腦袋。

  目光探出去,便再也收不回來了。
  一大群北極兔團團臥在冰面上休息,似乎並沒有注意到不遠處的小北極熊。
  小北極熊興奮不已,這是他第一次親眼見到北極兔。
  是兔子唉!
  媽媽常說,北極兔的皮毛是最潔白最柔軟最乾淨的,他們能把耳朵和四肢全部收到極為靠近身體的地方來減少熱量散發。

  他曾經對此不以為然,扭着自己圓滾滾的屁股問媽媽:『難道還能比我更漂亮嗎?』
  每到這時,媽媽總會溫柔地親親她的寶貝,然後告訴他:『其實咱們北極熊的毛比較粗硬一些。』
  『我才不信!』

  現在他信了。
  媽媽,他們看起來好白,好軟,好好摸。
  他們在午睡嗎?
  小北極熊謹慎地挪動了一下身體,湊得更近了。
  不知道他們發現了我,會不會願意跟我做個朋友,讓我摸摸他們的絨毛。
  理智迅速地跳出來反駁了他:人家一定會驚叫着逃走的,你別忘了你可是北極熊啊!
  唉,那……我就看看……
  他目不轉睛地盯着一隻看上去個頭最大的北極兔。
  這只北極兔半眯着雙眼,只留下兩道細細的紅色的微光,溫柔中又帶著一點神氣。
  小北極熊越看越痴迷,嘴角的口水都要掛下來了。
  這只特別好看,他傻傻地想。
  唔,要是能一塊兒玩兒就好了。

  『兔兔,能讓我摸摸你的絨毛嗎?』
  『可以抱抱你嗎?』
  『唔,就,就親一下行不行,就一小下下?』
  『你的身體好軟啊,靠着好舒服。』
  『唉,你不要走,我幫你捕食好不好?』
  『這塊肉給你好啦,我,我可以再親你一下嗎?』
  『哎呀好癢不要這樣舔我,啊哈哈哈哈,好癢啊!』
  哎呀別這樣嘛,小北極熊扭捏地把頭紮進了雪堆裡。

  默唸完這句話後,小北極熊感到自己的臉熱得快要把整個雪堆燒化了。
  心跳得好快,這是怎麼回事啊?

  小北極熊花了好一陣子才清醒過來,意識到剛剛的一切不過是自己的白日夢。
  夢裡的他和那只個頭最大的北極兔整天整天地待在一塊兒,他總是忍不住去蹭那又厚又軟的絨絨毛,兔兔會一動不動地滿足他的願望,然後回過頭來用粉色的小舌頭啪嗒啪嗒地舔他的大腦袋……
  夢境越是美好,清醒後的失落和空虛也愈加強烈。
  小北極熊無比傷感地坐在雪堆後邊望向那只北極兔。
  然後他十分驚恐地發現對方不知何時已經睜開了雙眼。
  紅色的眸子亮閃閃的,眼珠不錯地盯着這個雪堆後的窺視者。
  啊,被發現了,糟糕了!
  小北極熊心中一片慌亂,啊啊啊啊,別跑啊兔兔!

  一陣不必要的驚慌被對方淡定自若的神態壓制了下去。
  咦,他,他沒跑?
  小北極熊愣住了。
  他,他不跑,他還看我,難道他不怕我?
  就像出生後第一次看到傳說中的太陽從遙遠的地平線上跳出來一樣,小北極熊的心中充滿了希望!
  這簡直是奇蹟!
  他不怕我!
  說不定還願意跟我說話!
  不對,他一定願意跟我說話!

  小北極熊彷彿受到了那雙耀眼的紅眸的鼓勵,深吸一口氣,輕手輕腳地靠近兔子群。
  隨着他一步步的靠近,更多的北極兔發現了小北極熊。
  小北極熊感覺到了不少打量的目光,全部來自周圍的北極兔們。
  他高興地發現,他們似乎都沒有表現出害怕和恐慌,更沒有要跑的意思。
  『你……你好。』他站到靠近那只北極兔的地方,低下頭,輕輕地問好,想儘量顯得有禮貌些。

  對方沒有像想像中那樣友好地回禮,依舊一動不動地看著他。
  是我說得太輕了,他沒聽清嗎?
  小北極熊有些迷惑,但他不願意放棄。
  他貪婪地望着北極兔的絨毛,從近處看更加細軟厚實,好想摸一摸啊。

  他決定再試一試。
  『請問,我能摸摸你嗎?』他稍稍提高了音量,期待地望着面前的北極兔。
  北極兔的耳朵敏鋭地顫動了兩下。
  小北極熊在第一時間發現了這個細微的變化。
  他聽到了!
  他會說什麼呢?
  可以,不行,好的,隨便摸沒關係?
  然而,他滿還希冀地等待了片刻,北極兔還是沒有回答。
  唔,為什麼不理我呢,太冷了不願意說話嗎?現在明明是夏天呀!
  小北極熊感到非常尷尬。
  他想了又想,然後猶豫地伸出了自己肉嘟嘟的爪子,『我可以摸摸你嗎?』
  就在他抬起爪子的一瞬間,一陣疾風平地而起,小北極熊幾乎被無數飛掠而過的身影晃花了眼。
  所有兔子都在那短短的轉瞬間敏捷地站了起來,撒開強壯的四肢無比矯健而迅疾地向着同一個方向瘋狂地奔逃!

  『別跑!』小北極熊在短瞬的錯愕後一扭身便要追上去,邊跑邊喊,『你們誤會了,我只是想……』
  『你想什麼?!』他身後傳來另一個更有力的吼聲。
  ……

  不知何時回來的熊媽媽幾步便竄到小北極熊身邊然後一熊掌將兒子拍倒在地。
  『我走的時候是怎麼跟你說的?』媽媽氣勢洶洶,『你這是要往哪兒跑!』
  小北極熊被揍了一巴掌,委屈極了,眼睛裡全是淚花。
  熊媽媽看到他傷心的神色,急忙冷靜下來,語氣溫柔地問:『寶貝,你怎麼了?』
  小北極熊呆呆地望着北極兔們離開的方向。
  他第一次感覺如此難過。
  這種感覺對一隻小北極熊而言恐怕太過複雜,心裡好像缺了很大一塊,失落、傷感、痛苦都不足以概括。

  『媽媽,為什麼北極兔不理我?』他忍着淚仰起臉來問。
  『傻兒子,他們是兔子呀,兔子是聽不懂熊說話的。』熊媽媽無奈地告訴他。
  『唔,那他們……』
  『他們當然怕你啦,你是北極熊啊!』
  那一刻,小北極熊突然覺得,夏天的陽光似乎也不那麼溫暖了。

  『你沒事吧?』
  『沒事。』
  『可是你好像快要哭出來了,我親愛的伯恩。』
  『沒,沒有。』
  伯恩把頭埋得低低的。
  蘭德溫柔地靠過來,一下一下地為伯恩舔毛。
  『沒事了,都過去了。』蘭德靠近伯恩的耳朵,低聲安慰他,然後含住了那只有些涼涼的小耳朵。
  『唔,』一陣□爬遍了伯恩全身,『蘭德,別……』
  『別怎麼?』蘭德突然發力,一把將伯恩壓倒在地。
  『蘭德!』伯恩驚慌地叫出聲來,想要擺脫蘭德的壓制。
  『別動,親愛的。』
  蘭德使出全力摁緊了伯恩,然後迅速動作起來……
  『唔,蘭德別這樣,這裡是山頂……啊……別……唔……』
  北極熊本來就是在山頂上交配的啊,我的伯恩。

  END



危機

文案
北極兔動物文。
一個被誤解的英雄和他最愛的雄兔子之間的故事。
搜索關鍵字:主角:查理,安迪 ┃ 配角:北極熊,麗薩 ┃ 其它:

  北極兔一族首領查理,因為面對北極熊時沉著冷靜,臨危不懼,抓住機遇帶領全族逃出生天而一戰成名,順理成章地成為了族長。
  名聲帶來的不僅僅是眾多其他北極兔的敬仰,還有來自安迪的表白。
  查理時常情不自禁地回想起安迪來找他的那天,安迪,他暗戀多時,追求了很久的安迪,眼神明亮,體態優雅地站在他的面前,緊張而羞澀地轉動耳朵,無聲地說著:查理,我喜歡你。
  他激動得連爪子都在微微顫抖,心中湧動著一股強烈的衝動,恨不得繞著整個南極洲狂奔二十圈才能表達他無盡的喜悅!
  即便事情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個月,查理仍然禁不住反復回味著那一天。
  與此同時,安迪正在不遠處對著一大群小北極兔口沫橫飛,誇誇其談:“當時可別提多緊張了!那只兇狠的北極熊,目露凶光,眼神狠狠地盯住了查理,然後緩緩地走過來,每一步,都在冰面上踏出一個深深的大腳印!查理睜開他猩紅的雙眼,眼珠不錯地盯緊了北極熊。面對北極熊的步步緊逼,查理毫不退縮!他堅定不移地守護著周圍的同伴們。他集中全部精力,無聲地等待著,等待著,終於,機會來了!”
  安迪說到激動處,猛得抬起前腿,高高地站立起來,眼神淩厲地望向遠方。
  小北極兔們被他的表演深深吸引,發出了讚歎的呼聲。
  “然後呢,安迪哥哥?”一隻小北極兔好奇地問道。
  安迪滿懷深情地沉浸在他的表演中,沒有聽到小觀眾的提問。
  “哎呀,然後就在北極熊抬起前爪的那一刻,查理族長發現了一絲空隙,迅速發號施令,所有北極兔都在族長的指揮中拼命往一個方向跑走啦,一隻都沒有被抓到喔!”另一隻聽了很多遍故事的小北極兔得意地接了下去,然後對著安迪討好地搖搖耳朵,“安迪哥哥,我說得對吧!”
  “嗯,還行吧,”安迪恢復了趴臥在地上的造型,驕傲地抖了抖耳朵,“只是當時情況比你說得還要危急萬分,北極熊已經非常接近我們,千鈞一髮之際,如果不是查理果斷發出了正確的指令,後果不堪設想!”
  小白團兒們又是一陣驚呼,紛紛向正在走來的查理投去了崇拜的目光。

  “行啦,不早了,你們也都回家去吧。”查理溫和地拍拍小北極兔們的腦袋。
  小小孩兒們興奮地四散跑開,邊跑還邊喊著“族長摸了我的頭!”“族長好帥!”“族長聲音好好聽!”
  查理無奈地望著這群白團子滑稽的叫喊,回過頭來親昵地蹭了蹭他的安迪。
  “查理你真棒!”安迪歪頭靠著查理強壯的身體,一臉幸福。

  查理低頭舔了舔安迪又軟又小的耳朵,有些不合時宜的回憶冷不丁冒了出來。
  查理追求過安迪。
  那時查理剛剛成年,還沒有成為族長。
  他曾經每天殷勤地幫安迪挖洞,不厭其煩地帶著食物討好地放在安迪的面前。
  安迪,我能跟你說說話嗎?
  安迪,你喜歡苔蘚還是樹根?
  安迪卻常常面無表情地繞過查理,頭也不回地走開。
  查理沒有輕易放棄,他絞盡腦汁跟安迪搭話。
  安迪,聽說你很厲害。
  安迪,你想競爭新一任族長嗎?
  你去的話,一定行的!
  沒用,都沒用,不論查理說什麼,安迪都不為所動,很多時候,安迪連看都不看查理一眼。
  日復一日,面對接連不斷地漠視,查理默默地退開了。
  他喜歡安迪,每一秒都比上一秒更喜歡,可是不論他做什麼,都換不來安迪一句回應。
  算了,也只能算了,查理告訴自己。
  他以為,他會一直像那樣安靜地遠遠地看著安迪當上族長,娶一大堆老婆,然後兒女成群……

  然而,自從那件事後,一切都亂套了。
  查理想到那件事,心虛地抖了抖耳朵。
  發現近在咫尺的北極熊的時候,他的心臟都嚇得幾乎停跳了。
  通常北極熊不會以兔子為食,但是對方貪婪的眼神讓查理敏銳地感到了可怕的威脅。
  他死死地盯著對方,摒住了呼吸,拼命忍住逃跑的衝動。
  他真的很害怕!
  可是如果沒有好時機,一群北極兔根本跑不過一隻北極熊!
  巨大的體型差異帶來的是無法彌補的實力差距。
  不能出事,誰都不能有事!
  查理的爪子幾乎摳進了堅硬的冰面裡,他能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舌尖的顫抖。
  北極熊的低吼幾乎要把查理嚇暈。
  跑,馬上跑!
  查理在北極熊抬起爪子的瞬間注意到了北極熊眼中一閃而過的迷惑。
  有機會,大家趕快跑!
  查理帶著全族不要命的奔逃,直跑到後腿僵硬,上氣不接下氣,才終於確認安全。

  “查理,你好像在緊張?”安迪面對著查理,一下一下迅速地舔過查理的絨毛,“你在想事情?”
  “沒,沒事,”查理驚醒,咽了咽口水,“我沒想什麼。”
  查理心裡空空的,他儘量放鬆身體,溫柔地為安迪舔毛,恍恍惚惚間,他覺得一切像是在夢裡。
  “不能告訴安迪,絕對不能。”
  迷迷糊糊即將睡著的時候,查理沒頭沒腦地反復想著這句話,然後沉入了黑漆漆的夢境。

  “你騙我,你根本不是個英雄!”安迪怒氣衝衝地瞪著查理。
  心裡像被雪塊狠狠地砸中一樣,冷得刺骨。
  “安迪,你聽我解釋……”查理全身都在發抖。
  “騙子!”
  “族長是騙子!”
  “他才不是什麼族長!”
  “他不是族長,他是大騙子!”
  亂七八糟的喊聲從四面八方包圍了查理,一聲聲重重地敲打在查理身上。
  沒有安迪的聲音,安迪去哪兒了?
  查理暈頭轉向,瘋了似得拼命擠過團團圍住他的北極兔群。
  “安迪,安迪你在哪兒?”查理使出全部力氣大聲呼喊。
  “安迪!”
  世界突然安靜了下來,只剩下查理獨自待在一塊兒薄薄的浮冰上,搖搖晃晃,除了冰藍色的海水,再無其他。
  安迪,你在哪裡?!

  “安迪!”查理從噩夢中驚醒,一身冷汗。
  是夢,還好,是夢……
  查理驚魂未定,晃了晃腦袋,不行,得找到安迪。
  他暈乎乎地從窩裡爬出來,陽光明媚,冰面上很平靜,北極兔們細白的絨毛在冷風中輕輕顫抖。
  “嗨,查理,你醒了!”安迪蹦蹦跳跳地過來,看上去心情很好,“親愛的你終於醒了,你昨天晚上夢到什麼了,一直叫我名字?”
  安迪說完之後,覺得怪不好意思的,把頭埋在查理厚實的背上。
  “唔,醒來就忘了。”查理一動不動地讓安迪靠著,低垂著眼睛。
  “太可惜了,竟然忘了,”安迪換了個姿勢,扒著查理的耳朵蹭了蹭,悄聲告訴查理,“我跟你說呀,剛才麗薩又來打聽你,被我轟走啦,我跟她說,查理是我的,他天天晚上做夢都喊我名字呢!”
  查理成名後不少雌兔來示好,都被安迪擋了回去,但還是不斷有不明情況的雌兔找上門來。
  查理看著安迪又得意又神氣的表情,忍不住親了親安迪的眼睛。
  安迪似乎很滿意,又跟查理膩歪了一會兒才出發去找食物。

  平靜的一天很快就過去了,充足的食物使得兔群充滿生機。
  查理依然每晚都和安迪甜甜蜜蜜地相互舔毛舔到雙雙睡去。
  然而,夜晚不可抑制地變得可怕起來。
  夢中的查理無數次地被大大小小的兔子包圍,無數次地沖出重圍去找安迪,然後被莫名其妙地遺棄在一塊兒孤獨的浮冰上。
  有時候他會氣喘吁吁地追上安迪,看到安迪被兔群環繞,成為了新的族長。
  他想跟安迪說話,安迪卻像沒看到他似的,冷冷地走開……

  再一次驚醒後,查理做了一個決定。

  “安迪,我有話對你說。”查理耐心地等待安迪和小兔寶貝們說完了那個族長大戰北極熊的故事後,把安迪帶到了稍遠的一個小山坡上。
  安迪興奮地動了動耳朵,意思是:親愛的,快說吧。
  查理很不安,他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他覺得,他必須這麼做:“安迪,你來做族長吧,我會走的。”
  安迪詫異地瞪著查理,他還沒有從這句話中反應過來:“親愛的,你要做什麼?”
  “我,我的意思是,安迪你本來就是族長的候選,你更適合當族長,你看,你跟大家相處的那麼好……”查理有些語無倫次,他有點兒不清楚自己正在說些什麼,他的嘴好像不受控制了一樣,胡亂地不停地說著,“我也一直覺得你才是族長,我不配,我不會說話,我很無聊,他們崇拜我,但是我……”
  我一直在騙你。
  我說不出口。
  “查理,你別這樣。”安迪試圖靠近查理,查理下意識退開了。
  “不,總之,我會離開的。”
  查理像是結束了長篇演說一樣,口乾舌燥:“我明天就走。”
  安迪很焦急:“查理,你忘了嗎?你面對北極熊的時候都沒有退縮……”
  有東西在查理的腦袋中崩裂了,我要瘋了,查理無力地想著。
  “我當時怕得要死!”查理激動地站了起來,幾乎用全部的力氣吼出了這句話,然後,他像泄了氣的皮球,癱倒在地,幾乎要難過地哭出來,“我怕得要死,全身都在拼命地發抖,我沒用,我騙了你,我騙了大家,我……”
  查理說不下去了。
  一片死寂,安迪沉默不語,一動不動地盯著查理。
  不知道過了多久。
  “好了,安迪,我現在就走。”
  就在查理平復了情緒,冷冷地轉身準備離開時,安迪一個猛衝將查理頂翻在地。
  查理一骨碌爬了起來,勉強迎面躲過安迪的前爪。
  “安迪,別這樣!”
  安迪什麼也聽不見。
  安迪瘋狂地向查理猛衝,抬起前爪狠命地撓向查理。
  “安迪!”查理腳步淩亂地躲避著,臉上已經被揍了好幾下。
  安迪的攻擊絲毫沒有停下的趨勢,反而愈加激烈。
  他步步緊逼,前爪不顧章法地撓在查理的頭上,背上,張嘴撕扯查理的耳朵。
  查理試圖制止安迪,用身體壓制住不斷踢打的安迪。
  他們不可避免地扭打在一起。
  山坡距離兔群很遠,沒有其他兔子注意到這場異常激烈地打鬥。
  他們糾纏在一起,誰也不願意認輸,在地上亂七八糟地翻滾。
  最後,他們筋疲力盡,雙雙躺倒,一嘴血腥味兒,四周圍散落著帶著血絲的白毛。

  “你這個笨蛋!”安迪毫無形象地仰面躺著,破口大駡,“廢話,我當然知道你怕得要死,我他媽也怕得要死!我們是兔子啊!我們他媽的當然怕北極熊!人家隨便一爪子就能輕鬆拍死我們兩個!”
  查理鼻青臉腫,歪著頭去看安迪:“你……”
  安迪罵罵咧咧地打斷了查理的話:“我以前不理你,你記仇是不是,你報復我是不是?!”
  “不是,我沒有……”查理覺得自己好像不太清醒,話也說不利索。
  “你就是個傻子!你也不想想,我四肢健全,不聾不瞎,我用的著你給我挖洞嗎?還幫我找吃的?你傻啊!我又不是娘們兒,挖洞有什麼了不起的,我憑什麼看上一個會挖洞的?!我自己就會啊!”
  “你,”查理傷心地縮了縮腦袋,一身的傷,更疼了,“你果然不喜歡我。”
  “胡說,明明是你,你小心眼!你懷恨在心!你報復我!我以前不理你,你天天到我面前晃!我現在時時刻刻想著你,沒有你舔毛就睡不著,你倒拍拍屁股準備走了!”
  “安迪,不是這樣的,我愛你,可是……”
  “可是個屁!我說你了不起你就是了不起!別扯什麼配不上的廢話!”
  查理看到一個充滿希望的小白兔天使笑嘻嘻地從他眼前飛過,他抓了一把,小天使咻地消失不見了。
  查理眼前的暈眩漸漸停止:“那,安迪,你喜歡我嗎?”
  “廢話,我天天跟你待在一起,你說呢?”
  安迪艱難地翻了個身,試圖站起來,但是失敗了。
  查理咬著牙挪挪屁股,想要靠近安迪,被安迪瞪了一眼。
  “老實躺著!”
  “唔。”查理突然覺得好高興,心裡滿滿的,“我是個笨蛋。”查理感到自己突然想明白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強烈的興奮足以讓他忘記身上的疼痛。
  他試著扭扭腰,側過身躺著,面向安迪:“安迪,我愛你。”
  安迪怔了怔,僵硬地把頭扭到一邊,不說話。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別煩我!你不是要走嗎?快滾!”安迪氣呼呼地說。
  查理心滿意足地看著安迪:“我不走,我愛你。”
  安迪不說話,趴在地上眯著眼睛休息。
  周圍很安靜,風也停了下來,一切都變得無比緩慢,和夢裡的世界很像,不同的是,安迪和他在一起。
  他們傷痕累累地躺在一起說話。
  在一起就好。
  “安迪,原諒我好不好?”
  “安迪,我想給你舔一輩子毛。”
  安迪不耐煩的動動耳朵,低聲喃喃:“你嚇死我了。”
  那只小白兔天使不知道什麼時候冒了出來,嘻嘻哈哈地繞著查理打轉。
  查理裂開嘴笑了:“我錯了。”
  安迪終於休息夠了,一步一晃挪到查理身邊,一臉不樂意地低下頭輕輕舔舐查理的傷口:“哪兒有笑著認錯的。”
  “我愛你,每一秒都比上一秒更加愛你。”

  END



緩慢的愛情

文案
據說考拉非常遲鈍,捏一下要好久才會有反應。

內容標籤: 近水樓台
搜索關鍵字:主角:戴維,布里亞諾 ┃ 配角: ┃ 其它:考拉,動物溫馨

  澳大利亞熱乎乎的夏季,成片的桉樹林不僅為考拉提供賴以生存的食物,也是他們世代棲息的樂土。
  
  戴維是被驚醒的。
  遊客在這裡並不少見,但是這次的遊客顯然沒有遵守保護區針對攝影的規定。
  即使不睜眼,閃光燈對於考拉的影響也很大。
  戴維下意識地扭動脖子,抬起一隻爪子捂在眼睛上。
  那個討厭的傢伙竟然發出了新奇地叫喊:“喂,快看,這傢伙居然動了!”
  真煩。
  戴維在咔咔聲中不知所措,好在園區的管理員及時趕到,制止了魯莽的遊客。
  嘈雜聲漸漸遠去,但戴維的情緒並沒有因此而得以平復。最初的迷茫和驚恐散去後,戴維對著遊客離開的方向生氣地大吼。
  布里亞諾原本和戴維背對背趴在同一個樹杈的不同分支上,聽到戴維的怒吼,他很快醒了過來,半睜着眼睛,摸索、轉身,將戴維肥軟的身體摟進懷裡。
  戴維慢慢恢復了平靜,然後迷迷糊糊地靠着布里亞諾的胸膛再次睡着了。
  
  戴維像平常一樣在漆黑的夜裡醒來,發現自己正被布里亞諾結結實實地抱著,只好費了些力氣把布里亞諾的爪子從自己厚實的腰上掰開,然後爬向新鮮的玫瑰桉樹葉。
  布里亞諾也很快醒了,戴維順手往他嘴裡塞了幾片濕漉漉的桉樹葉。
  “今天白天的事情,謝謝你了。”
  “唔,不客氣。”
  簡短的對話後,他們各自低下頭,安靜而專注地咀嚼。
  戴維摘回來的桉樹葉清香多汁,布里亞諾心裡有一絲甜甜的滿足。
  吃飽後,兩隻成年考拉各自挑了喜歡的樹杈,圓鼓鼓的肚皮貼著樹幹,開始發呆。
  沉入黑甜的夢境之前,布里亞諾緩緩探身,用嘴巴碰了碰戴維的臉頰。
  
  第二天中午的時候戴維醒了一次,暑熱使他的腦袋暈乎乎的。
  半夢半醒間,戴維推了推身邊的布里亞諾。
  “怎麼了?”布里亞諾懶得睜眼,只把腦袋偏過來一些。
  戴維也重新閉上了眼睛:“我前兩天不是跟你說了,別親我嗎?。”
  “唔,是嘛。”
  “嗯,你這幾天又親了。”
  “哦——”布里亞諾慢吞吞地回話。
  “你……”戴維說道半截,被睏意擊倒,再次昏昏沉沉地睡死了。
  
  再次在夜間準時醒來的戴維覺得自己好像有什麼話要對布里亞諾說,他轉轉腦袋,看到布里亞諾不知何時爬到了稍高一些的樹杈上,正冷冷地看著不遠處。
  戴維順着布里亞諾的視線望去,看到一隻大約一歲多的小考拉在不遠處的樹上徘徊,瞪着圓溜溜的眼睛打量着他們這個考拉群。
  這樣的情形每年都有,成熟後的小考拉必須離開母親,尋找願意接納自己的考拉群體,他們會在附近小心地觀察,然後選擇申請加入或離開。
  布里亞諾和戴維都是他們這個考拉群中最強壯的成年考拉,自然擔負了篩選新晉成員的任務。
  在這件事上,布里亞諾似乎比戴維稱職一些。
  戴維簡單地活動了一下身體然後開始用餐,很快,布里亞諾也一點點地爬過來擠在戴維身邊,分食這一區域的鮮嫩食物。
  
  戴維這次吃得很快,因為他有話要說,而且必須在睡着之前說完。
  “布里亞諾。”戴維揉揉鼓脹的肚皮,眨巴眨巴眼睛。
  “嗯?”布里亞諾嘴裡塞得滿滿的,沒有轉頭看戴維。
  “我有話跟你說,你別心不在焉的。”戴維有點兒不高興。
  布里亞諾只好放棄進食,轉過身認真地面對戴維。
  戴維摘下兩片玫瑰桉樹葉塞進布里亞諾嘴裡:“我說你聽。”
  布里亞諾有節奏地咀嚼起來。
  
  “那個……”戴維好像有點兒忘記自己要說什麼。
  唉,都是布里亞諾的錯,戴維這麼想著,順手又往布里亞諾手上塞了幾片水分充足的新鮮葉子。
  布里亞諾嚥下一口:“那小子站在我們的家域樹上了。”
  “是嗎?”家域樹是被考拉群體標記過的桉樹,相當於一個族群的領地,怪不得剛才布里亞諾的神色那麼嚴厲。
  “哦,別太欺負人家了,我們當年不也犯過這種錯誤嗎?”
  “我可沒有。”
  “胡說,我們不是一起來的嗎?”戴維把準備塞給布里亞諾的一片桉樹送進了自己嘴裡。
  “可是踩過界的那個是你,我跟在你後邊呢。”布里亞諾好像吃飽了,換了個姿勢半躺在寬闊的樹枝上,“你是要說這件事嗎?”
  “好像不是,”戴維低頭想想,“這麼算來我們認識多久了?”
  “差不多兩年,行了該睡了,夏天要減少活動,保持水分。”
  “哦,好吧。”戴維伸出爪子抱緊樹幹,閉上眼睛。
  “抱緊了別摔下去。”布里亞諾探頭在戴維額頭上輕輕啄了一下。
  戴維似乎已經睡深了,嘟嘟囔囔地回話:“才不會呢,我都成年了。”
  
  清晨的時候,太陽還未完全升起,戴維剛剛做了一個好夢,滿足地醒過來,抬爪推推布里亞諾。
  “布里亞諾,我想起來了,你又親我。”
  “唔?”布里亞諾稀里糊塗地拍拍戴維的小肉爪子,“是嘛?”
  “是啊,”戴維湊近些,想讓布里亞諾聽得更清楚,“別那樣親我。”
  “怎樣?”
  “就……”
  “像這樣?”布里亞諾偏過頭,正好跟戴維碰了碰鼻頭。
  “唉,算了,等晚上再說吧,你還在做夢呢。”
  戴維在樹幹上蹭蹭,開始做第二個夢。
  
  傍晚太陽剛剛落山的時候,戴維提早醒了。
  昨天那只不懂事的小考拉已經順利加入了他們這個群體。
  布里亞諾剛剛完成了身為族長的重要工作,頗為得意地爬到戴維身邊,準備再來一個勝利之吻。
  可惜被戴維一縮脖子躲過去了。
  戴維笑嘻嘻地開始覓食:“這次沒親到!”
  布里亞諾似乎不怎麼高興,轉身挑了一個位置開始休息。
  戴維吃飽後樂顛顛地爬到布里亞諾身邊,安慰地蹭蹭這個新任族長,然後挨着對方軟綿綿肉墩墩的身體再次睡了過去。
  
  又一個陽光和煦的清晨,戴維迷迷糊糊地被布里亞諾吻醒。
  “喂,”戴維扭扭脖子,怎麼也睜不開眼睛。
  布里亞諾不客氣地摁着戴維的兩個爪子,從戴維鬆軟的頸窩一路親上去,纏綿地落在戴維胖乎乎的臉頰和圓圓的鼻頭上。
  戴維迷迷糊糊地被吃了一通豆腐,掙扎着嚷嚷要換棵樹去睡。
  布里亞諾抱緊戴維:“不准去,你快醒醒。我剛剛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必須馬上告訴你。”
  戴維哼哼着:“我困,我要睡着了。”
  “不行,你必須聽。”布里亞諾十分堅持。
  戴維被折騰着起來,一臉迷茫地看著布里亞諾:“你是不是終於決定聽我的,以後再也不隨便親我了,但是現在要一次親個夠本兒?”
  “當然不是,”布里亞諾堅定地搖頭,“我剛剛想通了為什麼會情不自禁地親親你。”
  “你……你說說看……”戴維覺得自己還是不夠清醒。
  “因為我喜歡你啊,”布里亞諾摟好戴維,身怕把這個竹馬嚇跑,“因為喜歡你,所以要做這種親密的事情。”
  
  戴維意料之外地搖了搖頭。
  布里亞諾嚇得不行,四爪並用地死死抱住戴維:“你幹嘛搖頭?!”
  戴維被布里亞諾按在懷裡,熱得更暈了,無力地回答:“我不明白啊……我熱……”
  布里亞諾這下鬆了一口氣,放開桎梏,讓戴維擺回最舒服的睡姿,然後就近摘了兩三片玫瑰桉樹葉喂給戴維:“不明白沒關係,慢慢來好了,我可以等你。”
  戴維嚼着樹葉,感覺到身上漸漸沒那麼燙了,於是放鬆地打起小呼嚕。
  布里亞諾溫柔地看著戴維沉靜的睡顏,心滿意足地窩在一邊,閉上了眼睛。
  
  很久很久以後的某一個深夜,戴維和布里亞諾背靠着背,愜意地咀嚼着他們最喜歡的汁水充足的玫瑰桉樹葉。自從加入了這個安靜舒適的考拉群,他們一直一直都像這樣親昵地待在一起,也許對於遲鈍的他們而言,愛情和生活,就是這樣。

The end



紅燈籠

文案
兩隻家燕的冬天。
搜索關鍵字:主角:藍色的家燕,黑色的家燕 ┃ 配角:小孩子 ┃ 其它:燕子,動物
  
  這一年的春節遇上了難得一見的暖冬,臘月裡還沒有下雪的跡象。
  葉子早已落光了,樹枝全都光禿禿的。
  “媽媽,樹上有兩個肥啾。”裹成球兒的小孩子指着窗外,奶聲奶氣地說。
  “那是燕子,咦,它們怎麼沒有去溫暖的南方過年啊?”媽媽溫柔的把半開的窗戶關好,“有風,小心着涼。”
  “我不冷,”小孩子扒在玻璃上好奇地看著外頭,“這裡不就在南方嗎?”
  “是啊,我們家也算南方,但是對燕子來說還是有很冷的呀。”母親耐心地解釋。
  “可是它們好肥!”小孩子稚嫩地喊。
  
  “喂,那小娃娃盯着我們不放呢,”其中一隻背羽偏藍的家燕偏過頭對身邊的同伴說,“他會不會一時興起跑出來捉我們啊?”
  穿純黑色燕尾服的同伴正把腦袋埋在自己白色的胸脯間取暖,聽到這話,微微抬頭:“其實去他們家屋裡暖暖身體也不錯。”
  “你不怕?”
  “不用怕,那家是好人。”
  “哦,那……要去嗎?”藍色的燕子猶豫着問。
  “算了,窗戶關了。”
  “哦。”
  
  寒風颯颯,兩隻家燕不禁挪動腳爪,更加緊密的擠挨到一處。
  藍色和黑色的背羽互相交織,幾乎要戳到對方身體裡去。
  “呵,那小孩兒說錯了,我們可不肥。”藍色的家燕忍不住說。
  “你怎麼還和奶娃娃計較?”
  “說說而已,”不自覺地嘆了一口氣,“唉,老啦,從前每年都從這裡飛過,從未想過會停下來。”
  “是嗎?”黑色的同伴偏過頭,呵出一小口白氣,“我倒是想過的。”
  “開什麼玩笑,怎麼可能?”藍色的家燕一臉不相信,若不是因為氣溫太低,他一定會忍不住抖摟着翅膀大聲笑出來。
  “真的,”黑色的同伴認真地解釋,“因為我記得你說過,這裡的紅燈籠很好看。如果可以,你想停下來仔細瞧瞧。”
  “是麼,我說的?我倒不記得。”
  “你明明每年都會說一遍。”
  這一帶的風俗,春節前後,家家戶戶都會在窗外掛兩個喜慶的大紅綢燈籠,從入冬到驚蟄,一片紅艷,襯得冬季荒蕪的大地也溫暖起來。藍色的家燕第一次跟着浩蕩的隊伍南遷的時候,就情不自禁地跟身邊的同伴讚歎過這裡的美景。
  
  “快十年了,”黑色的家燕陶醉地望着眼前白牆灰瓦的民居,“今年總算能陪你好好看看這地方。”
  藍色的燕子挪挪步子:“原來是這樣,我還在以為你飛不動了呢?”
  “唉,不解風情的傢伙。”
  “好嘛,算我錯了,我跟你道歉好不好?”
  黑色的家燕縮着脖子,儘可能把自己團成球來保存體溫,賭氣似的不去理會神經過粗的同伴。
  “喂,我都跟你道歉了,你怎麼這麼小心眼?”藍色的家燕擠擠同伴,“老夫老妻了,還這麼不禁逗。”
  “別瞎說,誰是你老婆?我看你簡直是老年痴呆了,不僅記憶力衰退,還雌雄不分。”
  “唔,嘴真毒,也就我能受得了你。”說完後,他安靜下來,滿足地挨着自己的愛侶。
  
  為了保存體力,他們連續好幾天都維持着同樣的姿態,偶爾低聲聊幾句,內容無非是:
  藍色的燕子:“哎呀,那小孩兒又在看我們了。”
  黑色的同伴:“隨他去吧,小孩子好奇而已。”
  “唔,這個燈籠近看好大,我去裡面飛一圈,空間應該足夠。”
  “別犯蠢了,這麼冷,飛到半路你就僵了,真是自不量力。”
  “你這是嫌我老嗎?”藍色的家燕用喙戳戳伴侶的腦袋。
  “我們倆同年,你連這個忘記啦?”黑色的同伴翻翻白眼,“果然。”
  “果然什麼?”
  “沒什麼……”
  
  時間看似走得很慢,實則快得讓人來不及反應。
  除夕夜總是格外熱鬧。
  鞭炮聲此起彼伏,好似永遠也停不下來,時而有煙花“啪”得一聲開在泛着幽暗紅光的夜空裡。家家戶戶都過團圓年,窗戶裡熱氣蒸騰,人影攢動,好不熱鬧。
  
  兩隻家燕依舊團成兩個絨球,擠在同一根枯樹枝上。
  “怕嗎?”藍色的燕子感到伴侶似乎在瑟瑟顫抖,有些擔心。
  “不怕,”黑色的燕子激動地抖摟了幾下羽毛,伸長脖子望向絢爛的天空,“很好看。”
  “其實,我一直想問,你是不是飛不動了?”藍色的家燕突然正經起來。
  黑色的伴侶扭過脖子,故作驚訝地回道:“咦,這個問題你不是早就問過了嗎?你果然糊塗了……”
  “大概有一點兒吧,”藍色的家燕緩慢地昂起頭,好似伸了一個悠長的懶腰,復又縮回球狀,“我也說不好。”
  他們不再說話,安安靜靜地靠在一處,於喧鬧之中,顯得格外寧謐。
  
  大年初一的凌晨,人們陸陸續續睡去,天地間似乎驟然間變冷了,有一個晶瑩的小冰晶落在兩隻家燕的頭頂。
  “喂,醒醒,”黑色的家燕用喙戳戳正在閉目養神的伴侶,“快看,是雪。”
  藍色的燕子懶懶地睜開雙眼:“啊,是雪?我從沒見過。”
  “我也沒是第一次看到,應該沒弄錯。”
  小冰晶漸漸變成了團團的白花,紛紛揚揚地飄來飄去,輕柔地沾在各處。世界一點一點地被銀白色的雪片包裹起來,天色逐漸明亮。
  
  “更好看了呢!”藍色的燕子扭了扭脖子。
  “什麼?”
  “紅燈籠。”
  “是啊……”
  雪中的紅燈籠,嬌艷而不刺眼,點綴得恰到好處,為白茫茫的大地平添了幾分嫵媚。
  
  藍色的家燕長舒一口氣,一臉幸福地靠在伴侶身上:“我真高興。”
  “嗯,我也是,”黑色的燕子轉頭默默注視着陪伴一生的愛侶,挪動凍僵的腳爪儘可能地靠近對方,“傻瓜,其實我們倆,早就都飛不動了啊……”
  
  “下雪咯!”被裹成小粽子模樣的小孩興奮地揮着小手跑到室外,眼睛圓溜溜亮晶晶地四下張望,“媽媽,那兩個肥啾飛走啦!”
  “哦?”母親踏着積雪走到樹下,悄悄捧起一團雪花,蓋在兩個已經徹底僵硬卻仍然緊緊依偎在一起的小身體上,抬手抹過酸澀的眼角,吸一口氣,轉身走向孩子,“是啊,它們去溫暖的南方過冬了。”

作者有話要說:
家燕的壽命大約就是10年,能夠和伴侶一起幸福地度過最後的時光,也算是某種意義上的HE吧……
  1. 靈異・神怪.擬人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你丫上癮了? 第二卷+番外 by 柴雞蛋 (富二代攻x堅韌受 強強互攻) | 首頁 | 最上 | 同學,請小點聲 by 冷先生 (腹黑吃貨圖書管理員攻x缺根筋學生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281-3483b7a3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