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公交情結 by 倦枕厭夜/坡蓮池 (悶騷攻x小白受 温馨短文) :: 2013/01/17(Thu)

文案
■暗戀。開奔馳的王子和坐公交的小子互相暗戀的故事。HE。
■悶騷攻,小白受。
■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那太巧了。

【暗戀要不得】

內容標籤: 都市情緣
搜索關鍵字:主角:彭峰,江曉輝 ┃ 配角: ┃ 其它:暗戀,公交車,暗戀要不得



1.
江曉輝上車早,下車晚,愛坐在最後一排。
江曉輝有一次在車上發呆,然後有雙黑皮鞋出現在視野裡,有個低沉的聲音問:“請問,裡面的位置有人嗎?”
這是江曉輝第一次看到彭峰,對方西裝革履,即使擠在公交車上,也彷彿在閒庭信步般淡定。
彭峰在江曉輝前一站下車了,是個科技園區,都是IT等高科技,國內500強的企業。
彭峰一看就是精英,不會出現在公交上的那種,於是江曉輝就在心裡想:估計以後在公交上看不到這人了。
結果江曉輝估計錯了。
某日,他又看到了彭峰。

彭峰上車的那一站人多,很擠。
江曉輝和車上的人就坐在上面優哉游哉地看熱鬧。
然後就看到了那個和他說過一句話的人。
江曉輝坐在車上一邊YY,一邊盡情地打量彭峰。
彭峰站在擁擠的人群最外圈,忽然抬頭,往車後看,視線和江曉輝相遇。
那一瞬間,江曉輝十分心虛,擔心會不會是自己的目光太過熱烈,太過明顯,讓對方察覺到了什麼,於是趕忙別開視線,裝出在看遠景的樣子。
後來江曉輝偷偷打量周圍的人,發現他們也在看下面的人,這才放下心,覺得自己剛才的表現應該不會很突兀。
然後,江曉輝默默記住那一站。

江曉輝發現,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總能碰到一個帥氣的年輕人——在他上下班坐的那趟公交車上。
那個年輕人正是某次和他問坐的彭峰。
彭峰常常站在他附近,抬眼就能看到的位置。
江曉輝竊喜,這個位置很方便他偷看。
大概是因為工作的地點接近,工作作息的時間相近,所以幾乎每天早晚上下班時他都可以看到對方。
江曉輝喜歡那個類型的男人,於是暗暗開始關注對方。
哦,對,忘說了——江曉輝是個同志,只喜歡男人。

彭峰上車比江曉輝晚,下車比江曉輝早。
於是江曉輝每天坐車都很開心,因為這樣他就可以盡情“偷窺”彭峰坐公交的全程,而不會錯過。
彭峰上車的地點是某個繁華地段,那個地段有錢人多,有錢買車的人多,當然,沒錢買車只好等公交的人也同樣很多。

江曉輝發現。
有時候彭峰會很積極地往裡上車。
有時候彭峰會慢悠悠不緊不慢地在車下先看看車裡面,似乎在評估現在擠進來劃不划算,然後才開始上車。
有時候人太多了,彭峰還那麼不慌不忙地,江曉輝都為彭峰緊張,擔心他上不來。
好在彭峰每次都能成功上壘。


有一次下班,江曉輝坐公交回家,到了彭峰要下車的地方了,發現彭峰還沒下車。
江曉輝心中一動(或者是腦子一抽?),想著反正有得是時間,就打算看看彭峰要坐到什麼哪裡才下車。
公交車開過一站又一站,到了江曉輝該下車的時候,彭峰還沒到目的地。
他不下車,江曉輝便也沉着氣不下。
結果等啊等,一直到了終點站,彭峰始終沒動……
車上這時已經只剩下彭峰和江曉輝,外加前面的司機大叔。
江曉輝茫然地從車上往外面看:“……”
終點站地方有點偏,他沒來過。
司機開始在前面吼:“終點站到了啊!都下車下車了!”
彭峰江曉輝一起默默起身。

離開車門後,一直在前面走的彭峰忽然轉頭,問江曉輝:“你家住得這麼偏啊。”
江曉輝驚訝,搖頭:“不是,我我剛才溜號了,坐過站了……啊,那個,你呢……”
江曉輝覺得彭峰的臉似乎黑了一下。
彭峰沉着聲說:“我等人。”
彭峰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讓人來接他。
江曉輝一邊在心裡回味着那人打電話的動作,想真有型啊,一邊磨磨蹭蹭重新上車投幣。
江曉輝又跑到了公交最後一排坐著。
和彭峰的位置大概是水平平行。
過了會兒,公交車開了,江曉輝回頭瞅了眼,彭峰還站在原地,孤零零的。
江曉輝頗想下車陪他,不過考慮到已經開車了,再跟司機師傅喊停非要挨罵,也就作罷。
而且他跟彭峰又不熟,莫名其妙下去陪個陌生人,對方會覺得他很奇怪的吧?
不過,啊,他和我主動說話了!江曉輝坐車時心想。雖然有點可惜,話說得不多,還都是廢話——別說要到對方的電話了,到現在呢,連名字都還不知道。
不過大概是托那幾句廢話的福,之後,彭峰和江曉輝倒是開始有了一點點交談。
起碼知道了彼此的名字。
然後有時候江曉輝旁邊的位置沒人了,彭峰會主動過去坐。
公交座位裡面的位置很窄。
江曉輝後來看到彭峰每次坐在裡面很憋屈,腿伸不開,彭峰再過來時他就主動往裡坐。
坐好後便抬頭沖彭峰笑一下。

江曉輝第一次這樣做的時候,彭峰表情呆了呆。
但很快又恢復正常,他彬彬有禮地對江曉輝微笑,友好而輕聲地說:“謝謝。”
雖然坐在裡面的位置,江曉輝也很不舒服,但一看到那笑容,一聽到那聲謝謝,他就覺得:真TM太值了。

2.
某日坐車,江曉輝給抱小孩的婦女讓座。
江曉輝站好時發現彭峰此時的位置恰好在他身後。
彭峰手扶着車壁,大半個身子和江曉輝挨着,就好像環抱著他。
上一站停的時間太長,公交開得有點急,加速,停車,左右轉。
江曉輝就東倒西歪。
有一次車往左轉,江曉輝不得不倒向右邊。
他不想壓到孩子,但慣性太大,手去支車壁已經來不及。
江曉輝着急。
一直默不做聲的彭峰這時忽然伸手摟住他,把他帶到懷裡。
一直到車平穩下來,彭峰也沒鬆開手。
就那麼始終輕輕環着。
結果那天彭峰沒在自己平時上班的那一站下車。
等到江曉輝提醒他的時候,彭峰冷着臉說要去別的地方辦事。
江曉輝被凍了一下,尷尬地不再多嘴。
他估計自己剛才站不穩還要靠彭峰在後面扶着,對方是嫌棄他太弱了,給人添麻煩了,所以才會冷下臉。

彭峰那一站下的人很多,地方寬鬆了,彭峰也沒法再抱江曉輝了。
後面正好空出來併排的兩個位置,兩人便又都坐在一起。
江曉輝還處於懊惱和自責狀態,沒敢看彭峰,也不敢主動聊天了。
直到下車的時候,江曉輝鼓足了勇氣,說:“……再見!”
彭峰神色平靜地衝他點點頭,不知道是不是江曉輝的錯覺,彭峰好像笑了。
有一天江曉輝加班,趕不上公交,只好打車。
出租車開過江曉輝平時等公交的站台時,他感覺好像看到了一個很像彭峰的人。
再回過頭去已經開遠了看不清了。

第二天彭峰上車,和往常一樣,江曉輝旁邊的位置空出來他就坐。
彭峰坐了一會兒,忽然問江曉輝:“你昨天怎麼沒坐公交車。”
彭峰肯主動和他說話,江曉輝受寵若驚,忙答道:“昨晚加班,末班車快沒了,我怕趕不上,就直接打車回家了。”
彭峰“哦”了一聲,又問江曉輝在哪裡上班,公司的情況怎麼樣,工作情況如何。
江曉輝喜歡彭峰低沉的聲音,特別優雅的感覺,讓和他聊天的人心情愉快。
雖然說得不多,但江曉輝很喜歡和這種彭峰交流。
因為對彭峰有好感,他也沒什麼戒心,對方問什麼就都說了。
彭峰問完話點點頭,若有所思地看向窗外。
江曉輝還沒聊夠,為了繼續聽彭峰說話,他隨口道:“對了,我昨天在出租車上看到公交站台那裡,有個人身形好像你唉……”
彭峰不接話:“……”
江曉輝只好自說自話,繼續道:“啊哈哈……不過你怎麼可能在我那一站上車呢,而且都那麼晚了,我肯定是看錯了……啊哈哈哈……”
彭峰還是不接話。
江曉輝尷尬了,笑容漸收。他忽然想到,彭峰可能並不是很喜歡和自己聊天,剛才那些大概也只是同座人的客套吧?自己興奮個什麼勁兒啊!
這麼想著,江曉輝沉默了下來。
過了好一會兒,彭峰忽然哼了一聲,道:“……我那時候早就下班了。”
彭峰說完就把扭向另一邊。
江曉輝心想,彭峰這是在回答我剛才的話嗎?
但他也就是在心裡想想。
江曉輝已經不敢再自作多情,亂接話了。

反倒是彭峰坐了一會兒大概是無聊了。
便又轉回頭看了江曉輝一眼,問他:“我看你平時上下班很規律,都是回家嗎?難道不用去陪女友?”
江曉輝道:“怎麼可能,我連女朋友都沒有……”
面對彭峰不信任的眼神,江曉輝好想把他整潔的西裝揪亂,對他咆哮:真的!陪個屁的女友!我根本沒法和女人談戀愛啊!
好在最後彭峰還是相信了,“嗯”了一聲。
彭峰之後的路上似乎挺高興的,一直找話題和江曉輝說。
江曉輝雖然不敢再主動提問,但有問必答,兩人也算詳談甚歡。

很快江曉輝到站要下車了,這次彭峰似乎又是要去辦事,一直沒動。
江曉輝很遺憾自己先下車,不捨地回頭看了眼,正好和彭峰的視線相遇。
彭峰嘴角微翹,揮了揮手。
“……”
江曉輝直到下車後臉還紅得很,腳步飛快地走向公司。

週五的時候下雨,公交站台人很少。
江曉輝等了好久沒等到公交。
這時候就算想打車也很難打到了。
正在江曉輝發愁怎麼回家的時候,一輛私家車停在他身邊,喇叭響了一聲,吸引到江曉輝的注意後,車窗搖下,彭峰出現在車裡,喊江曉輝上車。
江曉輝愣住。
眼看著自己苦等許久的公交進站,江曉輝看了看公交車,又看了看一直在催促他快上來的彭峰,毅然決然地投奔向彭峰。
剛上車,彭峰便遞地給江曉輝一塊毛巾讓他擦頭。
真體貼啊。江曉輝道謝,抱著毛巾東看看西看看,他挺驚訝:彭峰一直辛苦擠公交,沒想到也是有車一族,那車還是輛大奔。
江曉輝好奇地問彭峰:“彭峰,你怎麼不開車上班啊?”應該不是為了省油錢吧,那就太可愛了,哈哈哈……
彭峰已經很流利地接嘴——就好像他一直在等着江曉輝的問題——道:“這是朋友的車,他去喝酒吃飯,我就幫他開回家去。”
“哦哦!”江曉輝理解地點頭,“你真是好人。”
彭峰咳嗽了一聲沒說話。
江曉輝看著窗外,直到彭峰問他家住哪裡,他才發現馬上要到自己家的路口了。
雖然彭峰一路把他送到單元門口,但江曉輝還是覺得很遺憾——難得有個和對方單獨相處的機會,時間竟然這麼短。
江曉輝戀戀不捨地和彭峰揮手告別。
可惜了,彭峰要給別人送車,沒法邀請他上來坐坐。

江曉輝走上樓開門的時候,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彭峰幫同事把車開回家,應該是從公司出發吧?彭峰上班的地方在江曉輝公司前一站——那麼彭峰到底是怎麼開得車,竟然能繞到江曉輝等車的公交車站去?
江曉輝百思不得其解。

之後兩人還是默契地在公交車上相遇。
比較巧的是天氣不好或者江曉輝加班的時候,彭峰的同事都會去喝酒讓彭峰幫他把車開回去……

3.
江曉輝所在的公司效益越來越不好,年底的時候終於被另一家大公司收購。
公司裡的人都提心吊膽的,生怕新老闆上任三把火,來個大裁員,裁到自己頭上。
江曉輝那幾天也膽顫心驚,他在公司就是那種最不起眼的小職員,沒什麼特長也沒什麼突出表現,如果真要裁員,八成第一個從他下刀。
因為擔心失業問題,連每天看到彭峰都沒法讓他完全開心了。

月底公司來了新的總經理,正式接手公司的管理和人員的調配。
江曉輝和同事一起在辦公室迎接新上司。
結果江曉輝就看到他們部門平日裡凶神惡煞的主管態度滿臉阿諛諂媚地把一個高大俊朗的青年請了進來,主管邊走邊嘮嘮叨叨說著什麼。
青年眉頭微蹙,似乎有些不耐煩,但還是極有涵養地忍耐着。
他抬頭四處掃視,終於看到了站在人群邊緣的江曉輝。
視線定住。
“……”彭峰——江曉輝在心裡默念這個名字。
他在看到青年的那一刻便完全不會動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新老闆竟然就是每天上班下班和自己一起坐公交的人,就是那個自己一直傻兮兮暗戀的人……


見完新老闆,大家很快又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
江曉輝一上午都在低頭忙着——儘管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什麼。
周圍同事漸漸開始小聲談論新經理:說他年輕英俊;說他是總裁的三兒子,派下面來歷練,結果這人十分有手腕,一年不到就幫他老子增開了一家分公司;說他是老頭子最得寵的兒子,各家都搶着把千金往他懷裡塞;還說這人做事嚴謹,對待下屬十分嚴厲苛刻,但做得好的話,又獎勵豐厚。
……
周圍人爭相八卦着從各處打聽來的關於經理的小道消息。
彭峰在他們的口中不再是江曉輝熟悉的模樣,而是快成神了。
江曉輝知道他們做了些誇張誇大的處理,以前他也這樣和他們一起開着上司的玩笑,反正無傷大雅嘛,但他今天不想參與也不想聽了。
他很驚訝,自己心裡現在的感覺竟然是——覺得有點失望?
江曉輝笑了。
真好笑啊——他有什麼好失望的?他憑什麼失望?他有什麼資格失望?

那天剛一下班江曉輝就立刻離開公司,去坐公交車,這次公交車上沒有看到彭峰了。
接下來的幾天生活基本沒什麼變化。
江曉輝每天上車下車都會習慣性地在車廂內搜索一圈,可都沒有見到彭峰的身影。
不過這也沒什麼。
江曉輝正常上下班,漸漸忘記那段暗戀。
直到某天——
彭峰把江曉輝堵在茶水間,質問道:“江曉輝,你為什麼躲着我?你現在早上坐什麼來上班?為什麼我都看不到你?”
江曉輝茫然地看著彭峰,好半天才道:“我還是坐公交來啊……哦,大概是我最近醒得早,出門也早……”
彭峰沉默片刻,道:“我有事和你說,晚上你和我一起走。”
江曉輝“哦”了一聲,垂着頭,看上去沒什麼精神。
彭峰看著那兩片近在眼前的唇瓣,腦子忽然一熱,湊頭親了江曉輝一下,又覺得光親不過癮,含着下唇吸了一口,這才道:“我這幾天剛接手公司比較忙,沒法走太早,不過以後我還會陪你上下班的,你喜歡坐公交我們就坐公交,喜歡自己開車我們就開車回去。”
江曉輝震驚了,也沒注意到彭峰說的什麼,他關注點只在一件事上——
他拉住轉身要走的彭峰,結結巴巴地問:“你你你你你,你幹嘛親我?”
因為太緊張,他的手指都有些發抖。
彭峰見江曉輝表情侷促,他反倒平靜了,神色淡然道:“我喜歡你啊。”
江曉輝臉紅了,有些慌張:“……啊?”
“‘啊?是什麼意思?”彭峰沉着臉,冷冰冰地問,“我喜歡你不行嗎,你歧視同性戀是不是?”
江曉輝結結巴巴說:“不……我不歧視……那個同志……”
彭峰聞言,臉色稍微好了點,哼了一聲。
江曉輝看著他的臉色,小心道:“那個……其實我也喜歡你。”
彭峰:“……”
江曉輝感覺自己告白的那一瞬間,彭峰似乎表情僵了一下。
接着,他看到彭峰快速把頭轉向另一邊,而衣領上方,脖子和耳朵紅了一片。
彭峰生硬地拉起江曉輝的手,捏了捏,然後臉變得更紅,猛地推開門大步離開了。

江曉輝被留在原地,發愣,反覆回憶剛剛告白的片段。
他狠狠擰了自己一把:媽的,好疼啊!不是在做夢!
帶著形容不出來的複雜心情,江曉輝走出茶水間,一轉頭,便看到了站在走廊另一邊抽菸的彭峰。
彭峰一手抄兜,另一手夾着煙,微微仰頭,那側影,真是帥氣瀟灑無比。
江曉輝花痴帥哥中。
彭峰聽到動靜轉過頭。
兩人視線相遇。
彭峰抽菸的動作停下,手停在半空中,似乎在猶豫要不要過來。
江曉輝幫他做了決定——他主動走向彭峰。
“晚上見。”走到跟前時,江曉輝小聲地說。
彭峰面無表情。
江曉輝表現得鎮定其實內心十分波瀾起伏,就在彭峰沉默地這幾秒他便不停胡思亂想——怎麼,這人親完了想不認賬嗎?告白完了想反悔嗎?撩撥完了想不負責嗎?
彭峰沒有說話,但他忽然對江曉輝笑了一下,然後笑容越來越燦爛。
“……”江曉輝再也想不了別的了。
他着迷地看著眼前這個在他人口中被形容得近乎完美無缺的男人,好像第一次發現這人可以笑得如此稚氣簡單。


【完】

番外:才不告訴你

某日,盡情折騰了江曉輝一通後,彭峰忽然想起一件事。
於是他顛了顛枕着他的肩膀閉眼休息的江曉輝。
“嗯?”江曉輝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
“對了,你那天坐過站是在想什麼呢?”彭峰揉了揉他的腦袋問道。
“哪天啊?”江曉輝聲音懶洋洋地。
“就是有一次你一直坐到了終點站,我下車問你怎麼住得這麼偏,結果你說你下車前溜號了——喂,終點站離你家很遠吧,你怎麼會溜號那麼久?”
“……”江曉輝不說話,心想:因為我太傻了,竟然想要跟蹤你!
結果彭峰不知道腦補了什麼東西,見江曉輝不回答,他忽然沉下臉,滿是醋意地道:“說……你那時候聚精會神地,是在想哪個男人呢?”
江曉輝歪頭打量彭峰,見男人神色認真,不由暗暗感嘆:這人到底是有多不解風情啊,剛做完床上運動竟然就扒着男友翻以前的情賬。
彭峰被江曉輝盯得頗不自然,但還是努力板住臉,故作大度道:“好吧,其實我也不是很在意這種事……不是,我是說——但你以後還是要注意點,畢竟我才是你的男人,你……”
彭峰說不下去了。
因為江曉輝在那裡忍笑忍了半天,終於憋不住大聲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彭峰氣急敗壞道。
“我笑你太可愛了,”江曉輝揉了揉眼角,眼淚都要笑出來了,“你竟然在吃自己的醋!”
“……什麼?”
“我那時候就已經開始暗戀你了,就算溜號也滿腦子想著你,怎麼會想其他男人呢?其實我那天是好奇你怎麼沒在平常那一站下車,想看看你要去哪裡,才一直跟你坐到終點站的,”江曉輝想到那時自己的做法還有些不好意思,他笑容靦腆道,“對了,你那天說要等人,沒等太久吧?”
“……”彭峰抿着嘴看江曉輝。
江曉輝笑容漸漸僵住。
完了,彭峰這人十分驕傲,很好面子,自己剛剛不該笑話他——不是把他笑生氣了吧?
可是……真的很好笑啊。江曉輝委屈地想。
正在他糾結要不要主動和戀人道歉,哄哄對方,忽然,被子掀開。
彭峰擠到江曉輝腿間,很輕鬆便把江曉輝的兩條腿抬起,環到自己的腰上。
“唉?”江曉輝眼睛瞪大。
不等江曉輝準備好,彭峰便握著昂然挺立進入江曉輝的後庭中。
“等……等等……”正聊得好好的呢,這人怎麼不說一聲便忽然要做?
“……啊啊哈……慢點……啊啊……嗯啊……”江曉輝一邊叫床一邊在心裡叫苦不迭——他沒想到剛才已經做過三次了,彭峰現在竟然還這麼有精神!
大半夜的,你興奮個什麼勁兒啊!江曉輝在心裡咆哮。
彭峰悶頭在江曉輝身上耕耘。
嘿嘿咻咻,江曉輝很快便除了呻吟,想不起別的事。
彭峰一邊流汗抽插,一邊偷偷笑了一下。
原來江曉輝那麼早就喜歡上了自己啊。
兩個人都在偷偷暗戀對方。
彭峰才不會告訴江曉輝——那天他突發奇想,想看看自己暗戀的人住在哪裡,於是他一路陪那人坐到了終點站……

【番外完】

題目:BL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我是你的阿婆煮 by 畫眉郎 (歡脫呆萌UP主x低調高能字幕君) | 首頁 | 最上 | 一個車標引發的慘劇 by 長罪于此 (精英直男攻x呆逼二貨貓控萌受 賭石文)>>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288-895d1086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