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學車師傅幫幫忙 by 靜水邊(冷面暴躁强攻x懦弱小白受) :: 2013/01/26(Sat)

文案
最近糗百上很多學車的段子,很萌很囧,拿來擴展,小短篇,預計10章左右完結,姑娘們開心看。
懦弱小白受VS冷面暴躁強攻
內容標簽:
搜索關鍵字:主角:蕭守,肖貢 │ 配角: │ 其它:



1.
蕭守已經在烈日下烤了半個鐘頭了,他抹了把汗,臉頰蒸的通紅,左腳小心翼翼的慢慢松着離合器,結果快到臨頭的時候車子仍是不爭氣的轟的一下,熄火了……
身邊的人不耐煩的嘖了一聲,蕭守不敢轉頭,整個身子抖的跟鵪鶉似的,半晌才苦哈哈的囁嚅道:“肖師傅……”
肖貢面無表情的盯着他,冷冷道:“你是白痴麼?我說過多少遍了讓你離合器放慢點,你當是放屁麼?!”
蕭守被那瞬間拔高音量的放屁兩字嚇的差點迎風尿三丈,一個字都不敢回,抖着手重新發動車子。

肖貢板著臉降下車窗,對著等在一旁的另外4個學員抬了抬下巴:“你們走吧,明天早上7點集合,誰要遲到了就自己跑着來!”
其他學生喏喏應着四下都散了,唯獨只剩下蕭守,引擎居然打了半天火都沒打着,急的汗流浹背都快哭了。
肖貢終於看不下去了,劈手奪過車鑰匙發動車子,蕭守被他過大的動作嚇了一跳,下意識捂着腦袋縮成一團,肖貢冷哼一聲,命令道:“繼續倒樁,你要今天倒不進去就別想給我下這輛車子!”

在沒正式上車之前,蕭守就已經聽聞這所駕校裡最著名的冷麵閻王肖貢了,他曾經在理論考後每天晚上對著外婆家的觀音菩薩像拜三拜,上香又磕頭的保佑自己別碰到學車師傅肖貢,結果當第一次倒樁上車見師父的時候,蕭守的玻璃心直接碎成了粉渣渣,恨不得抱著路邊的消防栓哭着唱我不想我不想不想學車……
肖貢叼着煙,185的海拔酷的要死的站在學車邊上,他只穿了一件黑色的工字背心,露出曬成小麥色的線條優美的背部肌肉,長腿牛仔褲,光是那麼閒閒站着就給人很強的壓迫感,其實如果單看外表忽略表情的話,肖貢絶對是那種帥到爆的美男子
但只要是上過他課的學生都清楚,這位美男子的脾氣絶對是你無法想像的可怖,基本各個都是充滿期待的上車,然後慘白着臉下車……無一例外。

很不幸的,蕭守第一天就被肖貢開了小灶,從身到心都接受了對方無與倫比的蹂躪……
“你是有多蠢啊?!讓你看紅線不會看麼?!你是瞎得麼?目測!目測呢?!”
“反光鏡反光鏡!你不看反光鏡的啊?!”
“你方向盤能不能回的快一點!能不能?!”
蕭守實在太佩服如此中氣十足氣成丹田的話,對方居然能面無表情冷到極致的吼出來……這是要有多強的肺活量啊……

肖貢猛的踩下副駕駛的剎車,蕭守不防,碰的腦袋磕在了方向盤上,疼的鼻子都抽了,捂着額頭不敢作聲。
肖貢懶得跟他廢話:“滾下去!”
“哦……”蕭守想也沒想,直接開了門就想下車。
肖貢一口氣沒憋住,徹底爆發了:“你他媽給我掛了空擋再下去!想溜車嘛?!啊?!!”
蕭守:“……”

開小灶開到晚上8點,蕭守餓着肚子縮在副駕駛,偷偷瞄着肖貢面無表情的側臉,冷不防對方突然開口,淡漠道:“你家住哪?”
蕭守嚇了一跳,趕忙答:“那個我不回家……我想先去吃飯的,那個肖師父,你送我到市中心附近就行了……”
肖貢沒說話,一轉方向盤往市中心方向開了過去,等到了地方蕭守才敢鬆了口氣,飛快的下車關門,道別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看見肖貢也懶懶的從車上垮下來,甩上了車門鎖好。
蕭守的表情瞬間垮了下來,哼哼唧唧道:“肖師傅……你這是……?”
肖貢看了他一眼,冷哼道:“我難道不用吃晚飯的麼?”
蕭守立馬擺着手,狗腿道:“不不不,肖師傅你當然要吃晚飯,要吃好多好多的晚飯!”
肖貢:“……”

2.
因為不知道肖貢喜歡吃什麼,蕭守非常保守的選擇了牛肉拉麵,肖貢聽了後面無表情的嗯了一聲,也不知道到底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蕭守吃飯仍是一副兔子樣兒,恨不得整個人縮在椅子上,小口小口吸溜着麵條,他坐在裡面,吃麵過程中老看著肖貢手臂在自己面前伸來伸去,一會兒拿辣醬,一會兒拿醋,次數多了蕭守終於忍不住了,小心翼翼道:“肖師傅……你要拿什麼和我說吧,我幫你拿好了……”
肖貢看了他一眼,收回伸了一半的手淡淡道:“辣醬。”
蕭守勤快的把辣醬罐頭遞了過去。
肖貢吃了幾口面,又抬頭:“醋。”
蕭守伸手拿醋。
“還有胡椒麵。”肖貢將醋還給他的時候又補充道。
蕭守默默的看了他一眼,一鼓作氣將調料全部拿到了肖貢那邊,憨憨道:“肖師傅……全部給你啊,你慢慢加。”
肖貢:“……”

付賬的時候蕭守很想表現一下,可以肖貢完全沒有給他機會,連帶著把他的面錢一塊兒給付了,對方一身蠻力的將他擋在背後,毫不客氣道:“學生付什麼錢?車裡面呆着去!”
蕭守抱著背包,垂頭喪氣的坐在副駕駛,肖貢目不斜視的看著車送他回去,快到地方的時候突然發了話:“明天老時間來上課。”
蕭守倏的睜大眼,可憐兮兮的開始結巴:“可可可、可我,明、明天應該休休、休息的啊……”
正常上車本來就是一天隔一天,一想到第二天又要見到肖貢,蕭守就忍不住從裡到外森森的恐懼着……
肖貢顯然不會顧及到蕭守那脆弱的小心肝,面無表情的冷冷道:“你倒樁想不想過了?放暑假又不上課,你不來學車還能去幹嗎?”
蕭守沒敢回嘴,內心憤恨的想著我很忙的好不好!每個月有新番要追手辦要買ONE PIECE更新了銀他媽整天吐槽的很歡脫!這些美好的東西都讓他很忙的好不好!!明天都和好基友約好去參加同人展了啊啊啊啊啊!!!凌波麗女神還在等着我啊啊啊啊啊!!!
肖貢剛合上車窗的時候就聽見碰的一聲,蕭守整個人趴在了玻璃上,臉上的肉都被擠成了一坨無聲又猙獰的做着口型:“肖——師——傅——加——課——要——不——要——收——錢——的——啊啊啊啊……”
肖貢:“……”

第二天蕭守不負眾望的睡遲了……當他頂着個鳥窩頭跑到集合地點的時候本來以為學車肯定早走了,結果沒想到居然還在等他,只不過肖貢一張臉黑的跟過低似的,要多可怕有多可怕……
蕭守看了一眼後排擠滿的四個人,大家非常和平友愛的將副駕駛的座位留給了他……
肖貢狠狠的按了按喇叭,冷着臉怒吼道:“磨蹭什麼?!還不快上來!!”
蕭守可憐巴巴的看著他:“……肖師傅,我能坐車頂麼?要是實在不行,就後備箱好了……”
眾人:“…………”

幾個一塊兒學車的人當中,蕭守是學的最爛的,其他四個人倒樁的時候肖貢已經不會看了,都讓他們自由練習,只有蕭守,輪到他練倒樁的時候整個練車操場都能聽見副駕駛上肖貢震耳欲聾的咆哮聲。
越緊張越會出錯,蕭守抓緊了方向盤,手汗在上面捂了兩個深深的水印子。
“踩離合器!踩離合器!我沒讓你踩死!你緊張什麼?!”肖貢踩着副駕駛的剎車,手臂越過去扶着方向盤,聲音冷的都能結成冰了。
蕭守趕忙擦了擦手汗,吶吶道:“我、我沒緊張……”
肖貢嗤了一聲,不耐煩道:“沒緊張你握這麼緊幹嘛?手要放鬆你不明白麼,要不然你打死了怎麼回?!”

蕭守有些委屈,忍了半天嘀咕了一句:“誰叫你太凶了啊……”
“你說什麼?”肖貢危險的眯了眯眼,冷冷道:“大聲點!”
蕭守一個激靈,飛速答道:“肖師傅你風流倜儻英俊瀟灑嚴於律己寬以待人威武雄壯金槍不倒面對你我真是太緊張了!”
肖貢沉默了一會兒,突然面無表情的開口問道:“你上一句話說的什麼?”
蕭守愣了愣,想想不確定道:“我真是太緊張了?”
肖貢微微蹙了眉:“不對,還要上一句。”
蕭守為難了:“……肖師傅,沒有標點符號的是不算上一句的……”
肖貢:“……”

3.
等到蕭守終於可以自己一個人將車倒進樁位,並且不碰到桿子的時候,肖貢難得沒用吼的誇了一句:“還不錯。”
蕭守極其灑脫飛揚的從車子上下來,將車子讓給下一位學員,屁顛屁顛的從休息室拿了茶杯遞給肖貢:“肖師傅,喝茶。”
肖貢接過茶杯,臉上表情淡淡的:“今天怎麼這麼有心。”
蕭守想也沒想的答:“因為今天的肖師傅特別溫柔!”
肖貢:“……”

結果車上的學生方向盤稍微打慢了點就被肖貢吼了:“你他媽以為你在擰水龍頭嘛?!兩隻手都給我放上去!”

雖然不用再被肖貢開小灶,但是因為蕭守家離的最遠又和肖貢家離的最近,所以每次其他學生都走了就還剩他兩默默的一個開車一個看風景……
當然往往開着開着蕭守就會發現不對頭,他腦補着會被賣掉折斷手腳當乞丐整天托着小盆子在車站附近抖啊抖抖啊抖的畫面……戰戰兢兢的問道:“肖師傅……我們要去哪啊?”
肖貢淡淡道:“把你賣了。”
蕭守:“……”
肖貢:“開玩笑的,我們去吃飯。”
蕭守:“……拿賣了我的錢去吃麼QAQ”
肖貢:“……”

當第四次坐在牛肉麵店裡的時候蕭守終於覺得膈應了,他想著再喜歡牛肉拉麵也沒有這種吃法的,他已經連續4個晚上刷牛肉拉麵這個副本,刷的都快吐了……
肖貢自己點的是蓋澆飯,看到蕭守一臉憂鬱的盯着面前的麵碗終於意識到些什麼,不經意道:“你不喜歡吃牛肉拉麵麼?”
蕭守桑心的抬頭看他,弱弱道:“同一個副本刷多了會噁心的啊……何況我都畢業了說……”
肖貢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你可以把這個當做日常的。”
蕭守:“……”
肖貢撐着腦袋歪着頭看他,臉上的表情難得溫和了一些,他將自己面前的蓋澆飯和蕭守的換了一下,淡淡道:“你吃蓋澆飯吧。”
蕭守受寵若驚,半晌腦子才轉過彎來,結巴道:“真真、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要真覺得不好意思的話。”肖貢吸着麵條,補充了一句:“吃完飯就陪我去個地方。”

肖貢將車開到外灘邊的時候蕭守呆坐在副駕駛裡半天沒敢下來,這不能怪他,畢竟這月黑風高,荒郊野外,窮鄉僻壤(……)的,實在是太適合先姦後殺毀屍滅跡(……)了。
肖貢不耐煩的繞道他那一面開了門,命令道:“下來!”
蕭守顫顫巍巍着抓着門把手:“肖、肖師傅啊……我我我現在把你的蓋澆飯吐出來還來得及麼……”
肖貢扶額:“……不要逼我揍你啊!”

蕭守抱著包縮成一團坐在江邊上吸鼻涕,他很想儘量離肖貢遠點,但可惜只要他稍微動一動對方就一個眼刀飛了過來,赤裸裸的昭示着你要再敢往外去一點我就扔你到水裡去餵魚……
濕潤的江風吹起蕭守的劉海,他有些茫然的看著灑滿月光的江面,實在是不曉得來這裡是幹嘛的……
蕭守轉頭看了一眼肖貢,大着膽子問道:“我們這是……來吹風麼?”
肖貢:“……”
蕭守揣摩了一下對方表情,又問了一遍:“恩……看月亮?”
肖貢:“…………”
蕭守硬着頭皮,決定用個更加籠統的答案來概括下:“是來看海的吧!一定是的!”
他話音剛落,遠處便有煙花從江面上炸了開來,因為他們選的角度極好,這煙花就跟炸在眼前一樣,絢爛的無與倫比。

蕭守驚愕的張大了嘴,目光盯着半空中一秒都不捨得移開,身邊肖貢淡淡的開了口:“你個白痴,現在知道我為什麼要帶你來了吧。”
蕭守:“……”

4.
自從那晚後,蕭守覺得,除了魔教教主,學車師傅是這世界上他最無法理解的人之一……

蕭守小心翼翼的幾乎是用龜爬的速度完成了移庫,肖貢瞄了眼車窗外面,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不錯。”
蕭守還是很緊張,畢竟第二天就要考試了,他一想到要是考試的時候他還動不動就熄火,一定整個人都會斯巴達的!
肖貢看了看天色,將車前燈打開,示意蕭守下車:“先去吃飯。”
蕭守渾渾噩噩的換到了副駕座,等車子開出練車場的時候才從茫然中醒悟過來,可憐巴巴的對著肖貢道:“肖師傅……今天能不吃牛肉麵了麼?”
肖貢沒回答,他看了一眼對方,反向盤一轉開去了鬧市區。

晚飯吃的是餃子,蕭守看著肖貢將醋醬油和辣醬甚至還有麻油都全部混在一起調成了蘸醬,有些不確定的問道:“肖師傅……這麼吃不會咸麼?”
肖貢面無表情的嚼着水餃:“我口味比較重。”
蕭守恍然大悟,非常天真的加了後半句:“……所以脾氣不好麼?”
肖貢握著筷子的手頓了頓,斜了眼看他。
蕭守仍是渾然不覺,繼續道:“但是肖師傅你到了晚上就好溫柔呢,還帶我去看煙花。”
肖貢面色緩和了一些,低頭繼續吃餃子,還體貼的將蕭守愛吃的餡兒推到他那邊去。
蕭守嘆了口氣,半晌才嚴肅的下了結論:“所以肖師傅,你一定是精分了。”
肖貢:“……”

兩人吃完了飯一起去取車,經過一個大型電玩城的時候蕭守有些走神,他看著抓娃娃機裡的暴力熊半天沒捨得挪步子。
等到回神的時候肖貢正拿着一盒遊戲幣若無其事的站在他身邊:“你想要幾個?”他問着,將幣投進抓娃娃機裡,轉頭看著蕭守,後者激動的滿臉通紅,忍不住捂着臉驚喜道:“真的可以抓得到麼?!”
肖貢淡定的點了點頭:“教車的人,換擋都很厲害。”
蕭守:“……”人家那是搖桿好不好,跟換擋沒有半毛錢關係啊……

當然最後不論換擋和搖桿到底有沒有關係(……)肖貢都為蕭守抓到了他心心唸唸的暴力熊……而且抓了不止一個……要不是工作人員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盯着,肖貢大概能把箱子裡的暴力熊全部抓出……
抓完了娃娃還剩不少遊戲幣,蕭守抱著一堆暴力熊四下看了一眼,建議道:“肖師傅,你會不會打鼓啊,我們去打太鼓吧!”

於是兩個大男人坐在太鼓面前,聽著太鼓裡面幼稚到極點的配樂:一起來玩太鼓哦咚!選普通的咚!
蕭守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肖貢解釋道:“那啥,雖然畫面很幼稚,但是裡面的歌很好聽的!”
肖貢瞟了他一眼,靜靜道:“挺可愛的。”
蕭守自然沒多想可愛的意思,選了首難度中等的歌,躍躍欲試的打算露一手,結果等音樂想起的時候他才明白,什麼叫強中自有強中手……
蕭守半張着嘴看著肖貢把困難模式的所有歌挨個輪了一遍,打到最後打鼓棒還非常炫的在手裡耍了個花式……

打完最後一首歌,肖貢一身輕鬆氣都不喘的看著蕭守歪了歪腦袋:“還打麼?”
蕭守一臉崇拜的看著他,激動道:“肖師傅!你絶對是遊戲裡那種隱藏級別的終極大BOSS!”
肖貢微微挑了挑眉,沒說話。
蕭守:“或者是武俠小說裡傳說中的魔教教主!”
肖貢面無表情想了想,認真道:“最近教主很忙的。”
蕭守:“……”
肖貢指了指蕭守懷裡的暴力熊:“右護法你有我教鎮教之物庇佑,所以……”肖貢托着下巴,眼底有着淡淡的笑意,繾綣而溫柔:“所以……明天的倒樁考試一定沒有問題的。”

5.
蕭守非常鄭重的將一隻白色暴力熊放在副駕座上,然後雙手合十虔誠的拜了拜:“恩,保佑我倒樁一次過吧!”
肖貢對他這一系列動作視而不見,關了車門淡淡道:“不要緊張。”

10分鐘後蕭守從車上抱著熊屁顛屁顛的下來了,他看著主樓上大大的紅色合格兩個字激動的差點淚流滿面,肖貢不遠處抱著手臂看他跑來,滿意的點了點頭:“很好。”
蕭守有些害羞的抓了抓腦袋,突然一伸手將暴力熊塞到了對方懷裡,結巴道:“這、這這個送、送你!”
肖貢叼着煙,有些疑惑的看著他。
蕭守認真道:“因為它和你很像,雖然叫暴力熊,恩,但其實很溫柔……”
肖貢:“……”

於是暴力熊的教車師傅在第二天教坡道起步的時候徹底抓狂了。
蕭守顯然無法掌握離合器的控制力度,坡道起步的時候整輛車都是一聳一聳(……)的往前挪,肖貢忍了半天,終於受不了的一拍車門怒吼道:“你他媽在日車啊!”
蕭守嚇了一跳,等反應過來的時候臉都紅了,張口結舌了半天才哼唧道:“那個……沒有日、日啦,我是、是坐在上面的……”
肖貢冷冷的扯了扯嘴角:“騎乘位?原來你想被日麼?!”

蕭守抿着嘴沒敢再說話,他雖說不再像之前那般害怕肖貢,但總覺得對方很多事情上對他都比較奇怪(……),比如說,輪到他學的時候肖貢就會把其他學生都趕下車,單獨手把手的教他,晚上肯定會留下他一個人開小灶,然後帶他去吃飯,而且自從上次電玩城之後他兩的副業活動逐漸增多,甚至前天晚上肖貢和他還去了次花鳥市場,然後肖貢買了只雪白的荷蘭垂耳兔……

蕭守當時逗弄着兔子忍不住問了句:“你有想好叫它什麼嘛?”
肖貢看了他一眼,含糊道:“恩……蕭蕭。”
“小小啊,名字不錯呢。”蕭守將兔子舉高了,越看越可愛,忍不住湊近了和兔子碰了碰鼻子,肖貢皺了皺眉,拎着兔子耳朵從他懷裡提了出來,蕭守還想再抱一會兒,忍不住埋怨了一句:“真小氣……”
肖貢沒理他,將兔子放在肩膀上托着,蕭守從背後蹭上去,踮着腳不死心的跟兔子碰鼻子,結果小兔子好巧不巧,輕輕的打了個噴嚏。
蕭守樂的不行,一直念叨着可愛死啦可愛死啦,他沒注意到,背對著他的肖貢,微微紅了的耳廓。

蕭守慢慢松着離合器,他有些緊張的聽著馬達聲,自認為可以放開的時候很是果斷的收了腳,結果車子狠狠的往前衝了一下,然後不負眾望的再次熄火了……
肖貢黑着臉,怒極反笑道:“很好!日夠了終於射了是吧?!”
蕭守欲哭無淚,這算哪門子射啊,而且就算射了他也沒有一點高潮的感覺啊……
肖貢哼了一聲,冷冷道:“到副駕駛來,看我演示一遍!”
蕭守吶吶的應着,他猶豫了一會,也不知道是不是腦子突然抽了,居然從檔位那邊直接跨了過來,顯然他低估了自己和肖貢的體積,等到發現兩人都被卡在副駕駛的時候,已經成了尷尬的不上不下的造型……

肖貢冷眼看著兩人幾乎貼在一起的下半身,深深深深的吐了口氣,他猛地伸手握住蕭守的腰,聲音低沉的命令道:“不許動!”
其實肖貢就算不說這句蕭守他也不敢動了,因為他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居然,勃起了……

6.
肖貢扶着額,閉了閉眼忍耐道:“你趴我身上來,這樣才能空出地方開門!快點!”
蕭守別說真的趴了,他連動都不敢動,他的小弟弟現在激動的恨不得從他的牛仔褲裡跳出來……
肖貢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動了動腿命令道:“趴下來!”
“不要啦……”蕭守聲音裡都帶上了哭腔,實在是太丟臉了,他越急他的小弟弟就越亢奮,這到底是要鬧哪樣啊!

肖貢徹底失了耐心,手上一用力就將蕭守撥拉到了身上,對方的胯部直接撞到了自己的腹部,然後兩人都僵着不動了。
肖貢:“……”
蕭守:“……”
肖貢:“……你……”
蕭守:“我真的不是故意硬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硬可能是師傅你太帥了!”

肖貢的表情一時極為精采,糾結到最後只能咳了咳,裝作若無其事的一手抱住蕭守一手去拉車門,蕭守趴在他肩上小心翼翼的偷瞄了一眼對方專心致志的側臉,內心默默舒了口氣覺得對方實在是太體貼了……

等慢慢平靜下來的時候蕭守的小弟弟終於安分了,不過讓他彆扭的是車門居然開了半天沒開開,肖貢皺着眉,額上都覆了一層薄汗。
蕭守趴在對方身上忍不住動了動腰:“那個……肖師傅還要多久啊……”
肖貢吸了一口氣,隱忍道:“你給我閉嘴!快了!”
蕭守乖乖閉了嘴,過了一會兒紅着臉顫聲道:“肖師傅……你能不能快點……你的下面都頂着我屁股了……好難受的……”
肖貢:“……”這一刻肖貢萬分後悔剛沒脫了蕭守褲子打他屁股操他到哭!這傢伙一定是生來就為了磨他的!

6.5.
蕭守終於在小路考開考的前兩天熟練掌握了坡道起步,雖然每次都要磨很久但最起碼能保證不熄火了。
回去的路上蕭守躊躇了很久才拖拖拉拉的開了口:“肖師傅……那個,我給你的暴力熊,明天你能還給我麼……?”
肖貢臉黑了黑,凶巴巴道:“幹嘛?!”
蕭守有些不好意思:“恩……當護身符……上次樁考不就過了嘛。”
肖貢不屑的嗤了一聲:“你明天身邊要坐著考官,你打算把熊放哪?”
蕭守想了想,認真道:“恩……我能放考官腿上麼?”
肖貢:“……”

地中海考官低頭看了看自己腿上的暴力熊,一臉茫然的抬頭看向肖貢。
肖貢拍了拍他的肩:“我這學生比較笨,麻煩你了。”
蕭守非常謹慎的對著考官腿上的暴力熊拜了拜,然後一臉嚴肅的看著考官虔誠道:“大人,你一定要保佑我過啊!”
考官:“……”

蕭守拿着滿分的成績單從車上跳了下來,關門之前他還沒忘了從考官腿上把熊抱回來,摟着玩偶狠狠親了兩下。
肖貢靠着牆懶懶的抽着煙,看蕭守氣喘吁吁的跑到他面前,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對方發頂:“不錯,再練完大路考就能出師了。”說完,抬了抬下巴吩咐道:“暴力熊等你大路考完了再還我,免得到時候還要問我要。”
蕭守嘿嘿笑着抓了抓頭髮,突然低頭湊着肖貢耳邊小聲的問道:“吶肖師傅……大路難不難啊?”
肖貢斜眼瞅着他淡淡道:“不難,不過對你就不一定了。”
蕭守:“……?”
肖貢:“因為你實在是太小白了。”
蕭守:“……”

7.
練大路的其實就是在一個地方兜來兜去,教練在副駕駛指揮,讓你往右就往右,讓你往左就往左,讓你停你就得停。
蕭守很聽話,但可惜他每次掛檔都忍不住要去看檔位,一看檔位就會被肖貢罵:“說多少次不許看檔位?!之前讓你空擋練的都忘光了?!”
蕭守唯唯諾諾的應着,快到下一個路口的時候就聽見肖貢冷着聲音命令道:“右!”
蕭守乖乖掛檔打方向盤,肖貢撐着額繼續下命令:“右!”
蕭守:“……”
肖貢:“右!”
蕭守:“…………”
肖貢:“右!”
蕭守終於忍不住弱弱的嘀咕了一句:“……應該要切克鬧了……”
肖貢:“……”

夏天的氣候很是悶熱,快到中午的時候天就陰了下來,肖貢留着其他幾個學員在中午休息的小飯店裡打牌,單獨帶了蕭守開小灶,果然開到半路的時候下起了雨。
剛開始雨勢並不大,不過幾分鐘就不行了,雨水跟澆下來似的,瓢潑壯觀。
蕭守握著方向盤急的汗都下來了,肖貢在一旁懶懶的問道:“現在該怎麼辦?你理論考的東西都忘了?”
蕭守想了半天,不確定的問道:“恩……打雙閃靠邊停車?然後呢……然後怎麼辦啊?”
肖貢:“……你到底有多白痴啊?”
蕭守:“……?”
肖貢受不了的搖了搖頭,一臉鄙視抬了抬手。

他打開了雨刮器……

蕭守:“……”
肖貢嘆了口氣:“算了,雨太大了,你靠邊停車吧,別忘了打雙閃。”
蕭守哦了一聲,乖乖將車停到路邊,又過了好半天才哭喪着臉抬起頭來看著肖貢道:“肖師傅……雙閃在哪啊?”
肖貢:“……”


狹小的車內空間有些氣悶,蕭守呆了一會兒就忍不住開了車窗,結果雨大的出乎意料,剛把車窗降下來點他就被噴進來的雨水撒了滿臉。
蕭守啊噗啊噗的吐着嘴裡的雨水,抖了抖劉海,有雨水都濺到了他眼睛裡,看東西都是濕的……還來不及抬手去揉,就感覺有什麼東西溫潤的貼在了自己的眼皮兒上。
蕭守模糊不清的視野裡是肖貢放大版優雅又端正的下巴,有着短短的胡茬,對方伸出舌頭掃過他的睫毛,連着眼窩一起濡濕了一遍。

蕭守呆呆的仰着腦袋沒敢動,直到對方舔夠了,才嚇白了一張臉訥訥道:“肖師傅……你要吃我的眼珠子了麼……?”
肖貢原本還算得上溫和的神色剎那間有些猙獰:“……你簡直蠢死了!”
蕭守抖了抖,不死心的嘟囔道:“你舔的那麼用力……我以為你要把我眼珠子舔出來呢……”

肖貢氣的乾脆轉過腦袋不理他,蕭守擦着頭髮上的雨水,半天才聽見肖貢悶悶的道:“我才不想吃你的眼珠子。”
蕭守:“……?”
肖貢轉頭,盯着他,慢慢道:“我想吃你。”
蕭守默了,愣了一會兒問道:“這個吃……是啥意思?”
肖貢哼了一聲,耳朵有些紅:“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蕭守:“……”
肖貢:“……?”
蕭守抽了抽鼻子,抖着聲音道:“我、我一點都不好吃的……”
肖貢:“……”
蕭守:“如如、如果師傅你真的要、要吃我……請、請無論如何溫柔一點啊……”
肖貢:“…………”
蕭守:“那師傅……你喜歡清蒸還是涼拌呢TAT”
肖貢:“………………”

肖貢終於受不了的單手摀住了臉:“你在耍我麼?這絶對是在開玩笑好嘛?!”
蕭守一臉迷茫的看著他,剛準備張嘴說話就被對方猛的拖住領子扯了過去,嘟着嘴親的昏天暗地。
肖貢喘着氣咬牙切齒的吼道:“你是有多白痴才聽不出來這是告白啊?!”
蕭守:“……”


8.
蕭守自從那天告白後對於肖貢的態度變成了微妙的要躲不躲……在肖貢看他時候不看他,在肖貢不看他的時候又偷偷看他……
不過就憑蕭守那反映速度,就算把脖子扭斷了十有□□也能被肖貢當場抓牢。

兩人難得沒有開小灶,準時下了課,不過路上顯然氣氛非常糟糕。
肖貢雖然仍是同往常一樣冷着臉一言不發的開車,但坐在後排的學生明顯覺得肖師傅現在心情很不好,渾身冷的北風那個吹呀吹。
學生A戳了戳學生B,小聲道:“肖師傅怎麼了?”
學生B保持正襟危坐的姿勢,表情相當嚴肅:“應該是慾求不滿了。”
學生A:“……”
兩人很有默契的同時看向蕭守,後者無辜的眨了眨眼睛,於是三個人開始無聲的對口型。

學生A:“你惹了大魔王麼?”
蕭守很委屈:“我怎麼敢啊。”
學生B:“那快點安撫下。”
蕭守指了指自己鼻子,表情垮了下來:“我?會被打死的吧……”
學生A胸有成竹:“師傅不捨得的,放心吧!”
學生B:“沒錯,憑你絶對可以搞定他!”
蕭守:“……”
學生A:“順毛的任務就靠你了啊。”
學生B一臉深沉的拍了拍蕭守的肩膀:“為了我們大家的幸福。”
蕭守:“……”

肖貢面無表情的看著前方路況,等紅綠燈的時候突然感覺有人小心翼翼的戳了戳自己的肩膀,他轉過頭,就看見蕭守很是緊張的盯着他。
“肖師傅……”蕭守囁嚅了半天,哼哼唧唧道:“我能去你家看兔子麼?”
肖貢挑了挑眉,他掃了一眼後座的兩人,一個望天,一個看地。
蕭守戰戰兢兢的等着答案。
肖貢好半天才淡淡道:“可以啊。”
後座兩個人同時對蕭守伸出了大拇指。
蕭守:“……”
肖貢瞄了一眼後視鏡,頭也不回的突然道:“你們倆一起去麼?”
學生A連連擺手:“不了不了不了,我對兔毛過敏啦。”
學生B連連點頭:“就是就是就是,我最怕兔子了。”
蕭守:“……”為什麼他突然覺得,自己被賣了QAQ


肖貢住的是最普通的平房,三樓,樓梯比較老舊。
蕭守抱著包磨磨蹭蹭站在樓梯口,躊躇了半天沒敢抬腿,仰着頭鼓起勇氣道:“肖師傅……我還是回去吧。”
肖貢已經走了一半的樓梯,微微側過身子,陰影覆蓋了他半邊臉,看不清楚表情:“你怕什麼。”
蕭守可憐兮兮道:“沒有……不是怕啦……”
肖貢嗤了一聲:“就算我喜歡你,也不會馬上吃了你,你擔心什麼。”
蕭守一聽到我喜歡你就臉紅了,他還是有些猶豫。
肖貢嘆了口氣:“真的不上來?”
蕭守:“……”
肖貢:“小小很可愛的,現在都會打滾賣萌了。”
蕭守:“……”
肖貢:“你要是坐著它就會跳到你腿上來。”
蕭守:“…………”
肖貢惡劣的笑了笑:“你不想它麼。”

白白胖胖的小小蹲在蕭守的膝蓋上啃着胡蘿蔔,蕭守維持着咧嘴傻笑的表情摸着兔毛,半晌突然抬起頭來期待道:“你不是說它會打滾賣萌了麼?”
肖貢眯了眯眼,他叼着煙,拎着兔子的耳朵放到地上。
蕭守星星眼的看著兔子。
肖貢:“滾。”他戳着兔子的肚皮滾了一圈……
蕭守:“……”
肖貢繼續面無表情的將兔子前爪舉起來做了個捧臉的動作,淡淡道:“賣萌。”
蕭守:“……”
小小被蹂躪一番後蘿蔔也不啃了,陰鬱的蹲進窩裡將自己縮成了一團。

蕭守神色複雜的看了肖貢一會兒,掙扎了半晌忍不住開口道:“你為什麼要養它啊……”
肖貢想了想,認真的盯着蕭守道:“因為它很白。”
蕭守:“……”
肖貢:“而且膽子又小又乖巧。”
蕭守:“……”
肖貢撐着下巴,表情難得一見的溫柔:“和你一樣,很可愛。”
蕭守張了張嘴,然後再一次的,不爭氣的臉紅了


9.
大路考的時候天氣非常好,蕭守被安排到中間差不多的名次,學車在前面開,他跟其他待考的坐在後面一輛車裡跟着。
快輪到他的時候肖貢突然坐到了後排來。

蕭守有些緊張的抖了抖,小心翼翼的偷瞄對方。
肖貢冷着臉嗤了一聲:“還沒輪到你呢,怕什麼怕。”
蕭守垮着臉不出聲,跟奔喪似的,前面那倆就是靈車,他一會兒自己就要變骨灰送進去了……

兩人沉默着呆了一會兒,肖貢先忍不住了。
“你要不要借點運氣。”肖貢假裝不在意道。
蕭守滿臉的問號,想了半天才不確定的問:“……怎麼借?”
肖貢擼了擼頭髮,一副酷的要死的表情:“隨便啊,握個手,抱一抱什麼的,算是臨時抱個佛腳。”
蕭守恍然大悟,他低頭研究了好一陣,半晌才深吸一口氣真誠道:“肖師傅……你沒腳氣吧?”
肖貢:“……”

蕭守前一個學生跑向了學車考試,蕭守更緊張了,他深呼吸了好幾次都沒緩過勁來,哭喪着臉問肖貢:“肖師傅怎麼辦……我好緊張,我坐進去後應該先系安全帶還是先放手剎啊……?”
肖貢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先調整座椅。”
蕭守愣了三秒,趕忙開始默背:“調整座椅調整座椅調整座椅……”
“其實不用那麼麻煩。”肖貢突然靜靜道:“要是我是考官,你直接把座椅放下去躺上面就行了。”
蕭守的表情空白了整整半分鐘沒反應過來,直到肖貢放大版的俊臉湊到面前才眨了眨眼,可惜已經來不及了,他捂着被親過的嘴,滿臉通紅的燥得慌,好半天才結結巴巴道:“你你你不要這樣,太太太亂來了!”
肖貢不甚在意的舔了舔嘴唇:“還緊張麼?”
蕭守腦袋都晃不動了。
肖貢哼了一聲:“考不過就狠狠懲罰到你哭出來為止。”
蕭守弱弱的反駁了一句:“……那我要是考過了呢?”
肖貢挑了挑眉,意味深長的盯着他:“我會獎勵你到哭出來的。”
蕭守:“……”為什麼都要他哭出來啊QAQ

考官一臉稀奇的看著蕭守幾乎跟慢動作回放一般,念一句,做一個動作……
調整座位,系安全帶,放手剎,踩離合器,掛一檔,打左轉向燈,看兩邊反光鏡……
等他全部唸完,考官和他一起長長的舒了口氣。
蕭守緊張的盯着前方,左腳慢慢松着離合器:“不要熄火不要熄火不要熄火……”
考官:“……”
當然非常幸運的,考官讓蕭守開的就是一段直路,5分鍾不到,考官點了點頭:“靠邊停車。”
蕭守乖乖的打右轉向燈,幾乎是拖着緩緩往前滑行,然後極慢極慢的踩下剎車,松離合器掛空擋拉手剎,然後轉頭兩眼汪汪的盯着考官。
考官絲毫不受影響的低頭寫成績:“雖然動作慢了點,不過貴在謹小慎微。”
蕭守連連點頭。
考官:“掛五檔要果斷,虧你還是個男孩子,開的也太慢了。”
蕭守不好意思的扒了扒頭髮。
考官抬起頭,將卡片遞給他,清楚的80分差點閃瞎蕭守的狗眼:“恭喜啊。”

蕭守拿着卡片,差點感動的哭了,他興奮的從車上跳下來,跟在後面的車早就停在了路邊,肖貢靠着車門,看到他面無表情的挑了挑眉。
蕭守猛的衝到肖貢面前,那架勢恨不得將卡片拍在對方臉上,激動道:“肖師傅你看你看!我過了!我過了啊!!”
肖貢也不廢話,手臂一伸直接將人抱進了懷裡,再用力一托,蕭守便整個人正面被對方抱了起來,為了保持平衡,雙腿還繞着肖貢的腰。
蕭守有些緊張的撐着對方的肩膀,肖貢微微仰着下巴看他,心情很好的眯了眯眼睛:“恩,不錯,看來今晚要好好獎勵你了。”
蕭守:“……”
下章車震END捂臉……
№190 ☆☆☆一地梗於2012-07-08 01:00:51留言☆☆☆
 
10月色非常的美,海浪拍打在礁石上,沙礫摩挲着沙沙的響聲。
蕭守整個身子斜躺在後座上,他有些緊張的仰起脖子,看著壓在上面的肖貢。
“肖……肖師傅……”蕭守的手腕被自己的T恤幫在了一塊兒,他努力想要合攏雙腿可惜肖貢並不讓他如意,男人慢條斯理的將他的牛仔褲拉鏈緩緩拉了下來,一隻手伸進內褲裡不斷逗弄着。
蕭守憋的臉都紅了,他剛張嘴就被肖貢塞進了兩根指頭。

“含着。”肖貢命令道,他俯下身,隔着內褲輕舔着蕭守的小弟弟。
蕭守含着肖貢的手指,依依呀呀着也不知道是叫喚還是呻吟,津液順着嘴角流個不停,解惑在接近快要射精的一剎那肖貢突然停止了所有動作。
蕭守一臉迷茫的低頭看著對方,肖貢挑了挑眉,抽出了沾滿男生口水的手指,慢慢的放到了自己嘴裡。
因為畫面情色感過於濃重,刺激的蕭守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結果下一秒,蕭守的小弟弟就不受控制的直接高潮了……

肖貢離的太近,男生噴灑精液直接射了他滿臉上,蕭守啊的尖叫一聲,雙手死命摀住臉,不敢看他。
肖貢:“……”明明想要捂臉的是他吧……
蕭守抖得跟篩糠一樣:“對……對不起……”
肖貢一臉凶巴巴的湊到他面前,非常有氣勢的道:“舔乾淨!”
蕭守被嚇的直晃腦袋。
肖貢眯了眯眼:“那你也讓我射你臉上!”
蕭守瞄了一眼肖貢的下半身,乾巴巴道:“恩……那、那我把臉放下去?”
肖貢:“……”

當然不需要蕭守把臉放下去,肖貢毫不介意的頂着一臉白,惡狠狠的剝了對方的褲子。
蕭守對於完全暴露在外面的屁股非常沒有安全感,扭捏的想要躲開。
肖貢一巴掌拍了下去:“躲什麼躲!”天知道他老早就想這麼幹了!
蕭守真的不敢動了,他怕再被打,可憐巴巴的看著對方。
肖貢毫不留情的又拍了他屁股一巴掌:“知道為什麼打你麼?!”
蕭守很努力的思考了一會兒,結結巴巴道:“因、因為,我我我射你臉、臉上了……?”
肖貢哼了一聲,手指沾着精液慢慢伸進蕭守的後穴裡,輕輕按壓着。
蕭守有些僵硬,不適的動了動,結果又被打了一下屁股,屈辱的眼眶都紅了,斷斷續續的抽噎道:“不、不要打了啦……我、我給你擦臉嘛要不要……”
“……”肖貢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嘴裡嘀咕了一句:“白痴啊你。”他托起蕭守的臀部,示意對方的腿繞道自己腰上,有些安撫意味的將蕭守前額的劉海抄了上去。
肖貢:“可能會有些痛,忍一忍。”
蕭守:“?”

肖貢深吸一口氣,握著蕭守的腰,將肉棒對著穴口緩緩插了進去。
再進入到一半的時候蕭守疼的臉都白了,拚命縮着屁股想要逃,可惜被肖貢抓着,壓根逃不掉。
等到進入三分之二的時候蕭守徹底崩潰了……
大概是痛的實在是過了,不管死活的某人膽兒也肥了,紅着眼眶悲憤的控訴:“你騙人!恩……明明是痛的要死啊……”
肖貢也忍的很難受,他低頭親吻着對方的額頭眼睛和耳朵,下半身仍是毫不妥協的強硬的挺入。

蕭守痛的哼哼唧唧個不停:“我、我讓你射我臉上啊……不、不要再進……”來字還沒出來,肖貢已經一下頂到了最裡面……
蕭守:“……”
肖貢有些惡劣的抓着他的手指放在兩人結合的地方,舔弄着對方的耳垂低語道:“真是好孩子……已經全部進去了呢。”
蕭守滿臉通紅的縮回手,嚥了嚥口水弱弱道:“那、那我求、求你幫幫忙啊……就一直呆裡面不要動了啊……進進出出什麼的……太、太痛了QAQ……”
肖貢:“……”

————————————END!

小白什麼的,的確需要幫幫忙啊……終於END了!!辛苦追文的各位了,LZ渣的對不起乃們了……後面會上一個小番外,跟吹吹混搭,譚鼎和艾祈同志終於可以露臉打醬油了……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是打電話不是和你說話 by 靜水邊 (傲嬌攻x話嘮人妻受) | 首頁 | 最上 | 你的背好白好瘦 by 靜水邊 (冰山攻x呆萌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351-10d32c68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