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不要以為化了妝我就認不出你了 by 靜水邊 (腹黑温柔攻x健氣呆萌受) :: 2013/01/26(Sat)

文案
糗百上看來的一個梗,萌了擴展之
最近被幾個明星虐文虐的肝疼,決定自力更生,寫萌文拯救蒼生!



  1.
  梅曉曉剛回家就迫不及待的炫耀她剛敗的一整套美寶蓮彩妝。
  梅仁很淡定的翹着腿繼續刷他的馬桶(魔獸TBC時代最經典的副本之一太陽井……)
  梅曉曉噼裡啪啦說了一堆,突然停了下來,囧囧有神的盯着當哥哥的側臉。
  梅仁繼續無視她,專注又深情的凝望着團隊裡的血條。
  梅曉曉:“哥……”
  梅仁:“唔……”
  梅曉曉:“我給你畫個混血妝吧!”
  梅仁默默的扭臉,看著他妹妹期待的帶著美瞳的閃亮大眼,面癱的動了動眉毛:“……你只是想要試試剛買的彩妝效果吧?”
  梅曉曉肅然起敬:“哥你真是太瞭解我了!”
  梅仁嘴角抽了抽,回過頭繼續去跟血條相親相愛,懶得理他這個不着調的妹妹。
  梅曉曉自然不肯善罷甘休,她比梅仁小了4歲,家裡都寵的很,特別是梅仁,對她這個妹妹可以說是百依百順有求必應。
  不過15分鐘,梅仁便敗下陣來,任由梅曉曉在他這張老臉上隨意折騰發揚人體藝術的最高精神宗旨。
  梅曉曉化妝那絶對是個職業的,一口一個命令:“閉眼,睜開,閉眼,睜開!”
  梅仁刷着血條,一隻眼睛睜着,一隻眼睛一會兒閉一會兒睜忙得跟狗似的,畫完一隻眼睛就覺得不太對,眨了幾下都覺得像眼前遮了個黑幕,隨口問道:“你給我帶假睫毛了?”
  梅曉曉很認真的繞到他另一邊:“沒啊,哥你睫毛本來就長,我隨便塗塗睫毛膏就行了,夾都不用夾。”說完又加了個命令式:“閉眼!”
  梅仁認命的另一隻眼睛繼續做開關運動,等到快刷基爾加丹的時候梅曉曉終於直起了腰,梅仁剛舒一口氣就聽見自家妹妹道:“你張嘴,我再試試唇彩~”
  梅仁:“……”
  基爾加丹滅的比較慘烈,在不知道第幾次跑屍體的時候,梅曉曉終於徹底結束了,屁顛屁顛的捧着鏡子湊到梅仁面前,得意道:“看,混血妝美不美~”
  梅仁瞟了一眼,隨口道:“恩……含蓄版阿凡達……”
  梅曉曉懶得理她哥哥的吐槽,隨意整理了下化妝包,拿了換洗衣服進浴室:“我去洗澡,出來之前不許動自己的臉,要不然劈死你哦~”
  梅仁懶懶的應了一句,反正兩刷子一樣的眼睛看著看著也就習慣了,他打遊戲本就投入,時間久了也就不覺得眼前像遮着黑幕這麼彆扭,心想不愧是美寶蓮,這粉擦臉上就跟沒擦似的,果然是薄清透啊薄清透……
  梅曉曉一個澡洗了近一小時,邊擦着頭發出來的時候就看見她那“濃妝艷抹”的哥一副心急火燎的樣子穿鞋找鑰匙。
  梅曉曉舉着毛巾半天沒反應過來,梅仁穿好鞋看到她說了句:“剛子他們玩3 On 3被人砸了,我去幫忙你看家啊。”說完便甩了門直接跑了下去。
  梅曉曉愣了好一會兒突然尖叫一聲,跑到窗口大喊道:“媽呀,哥!!你就算臉沒擦好歹也把那件大的跟裙子一樣的T恤給換了啊啊啊啊啊啊!!!!”
  2.
  A大的籃球場一向是整個教育園區的聖地,技術好,美女多,所以附近好幾所大學的男生都愛來這裡玩鬥牛和群P……
  梅仁趕到的時候兩方已經徹底鬥了起來,發起者自然是隔壁囂張的要死的高富帥聚集所S大。
  對於打架方面A大明顯比較吃虧,光籃球梅仁那是絶對的有信心各種草泥馬的強姦S大那些個老母一百次啊一百次,但論打架人家S大就能反過來強姦他們老母一百次啊一百次……
  原因很簡單,S大有錢啊,能請外援啊,用一種特牛逼的說法就是:“你敢惹老子,老子找人砍死你!”
  梅仁那叫個憤怒無邊惡向膽邊生草泥馬各種集體翻滾死過來活過去的星星眼啊,直接瞅準一個在旁觀望明顯主謀樣長的最高的那貨,悄然無聲的摸到身前一腳踹了過去。
  好麼,轉頭一看居然還是個熟人。
  高富帥中的高富帥,各種高富帥+12593啊有木有!
  梅仁嘴角抽搐的看著自己的一隻腳踝被對方握在手裡,不怪他,實在是對方反應過於迅速,被踹的同時瞬間撈了個正着,導致他現在這尷尬的金雞獨立造型……
  郝恭的目光落在自己抓住的腳踝上,然後移到大腿,然後是T恤下襬,最後落在了對方臉上,盯了半天微微挑了挑眉角:“你是?”
  梅仁朝天翻了個大白眼,心想老子帥的讓人過目不忘,前兩天球場上還幹了你24個枴子,被人滿場美人美人的叫個不停,你居然還不知道老子是誰?!
  結果話還沒噴出來就看見對方突然一張放大版的俊臉。
  郝恭的鼻尖幾乎差點碰到了梅仁的鼻尖,後者渾身僵硬的往後仰,結果腳踝還握在對方手裡,千難萬險的方才保持住平衡,他剛要爆粗口就發現有什麼東西不太對勁。
  然後梅仁就看見了對方那墨黑的瞳孔中,倒影出的自己的臉。
  一張,含蓄版的,阿凡達,混血,美顏……
  阿凡達,混血,美顏……
  混血,美顏……
  美顏……
  顏……
  梅仁在一下秒果斷的將郝恭猛的推了開去,腳踝抽的過於用力鞋子都掉了一隻他都沒工夫理會,直接連滾帶爬的向着遠方的蒼茫大地飛速奔去,只留下一個過大T恤的凌亂背影,那個下襬這種飛揚各種飄……
  郝恭面無表情的拿着梅仁的鞋,轉身去拎自己帶來的包。
  有人很是猥瑣的湊了上去:“喲,恭少碰到喜事了嘛~”
  郝恭心情很好的勾着嘴角揚了揚手裡的鞋:“恩,遇到美人了。”
  對方看到鞋子的時候瞬間愣了愣:“……穿42碼運動鞋的?!”
  郝恭沒說話,他低頭掏出煙,扔給地上坐著的一夥兒人,自己銜了一跟,兩手插在口袋裏淡淡道:“辛苦各位,戲演完了,散場。”
  3.
  第二天梅仁是捂着半張臉進教室的。
  捂着半張臉找人,捂着半張臉坐下,一旁的剛子終於忍不住了:“美人你怎麼了?破相了?”
  梅仁默默的扭臉,要是真破相就好了……
  剛子被他那幽怨的小眼神兒電的一抖,岔開話題道:“你昨咋沒來呢,我們等你老半天了。”
  不提這個梗還好,一提梅仁就炸毛:“靠,你們不是說打架麼?結果咋樣啦?”
  “什麼打架?”剛子一臉迷茫:“剛開始是挺亂的,後來S大的恭少來了就好了啊,他一直在旁邊看我們打球呢。”
  梅仁:“……”
  剛子顯然很崇拜高富帥,雙眼亮晶晶道:“結束的時候恭少還說我們學校果然美女多呢,他當天就一見鍾情了一個,還拿了人家的鞋呢!”
  梅仁:“……”
  剛子突然苦惱的皺了皺眉,轉頭看著梅仁道:“不過話說回來了,美人啊,我們學校有42碼大腳的美女麼……?”
  梅仁的回答是,直接用雙手摀住了整張臉……
  大三的課業相對來說已經比較鬆了,下午沒課一大幫子男生自然都跑去球場玩一圈出身汗,因為之前發生的阿凡達(……)事件,梅仁對於操場有些微的出糗感,總有錯覺自己的臉比那操場還大個好幾番……
  剛子比他那是積極的多了,老遠就衝著操場那頭揮手吶喊:“恭少!恭少!”
  郝恭正低着頭系攜帶,聽到有人喊他微微抬起了頭。
  梅仁心想:高富帥就是不一樣,那斜仰45°角的姿勢都做的比普通人銷魂啊銷魂……
  郝恭站起來跟剛子打了個招呼,然後視線便落在了梅仁臉上。
  後者很淡定的繼續捂着半張臉。
  郝恭挑了挑眉,雙手閒閒的插在口袋裏沒說話。
  剛子納悶的夾在兩人中間,硬着頭皮傻笑了一下:“嘿嘿,咱們美人今天牙疼……恩,牙疼呵呵……”
  然後梅仁很給面子的哼唧了一聲……
  郝恭溫和的笑了笑:“沒事,我今天腿也不方便,陪着他坐在場外看你們打好了。”
  3.5
  梅仁渾身僵硬的坐在球場邊上,半邊臉都快捂出痱子來了,相比坐在他右邊的郝恭就要悠閒很多,長腿舒展着,兩隻手撐着地。
  就算不說話,梅仁也能明顯的感覺出來,郝恭的目光就沒從他臉上移開過。
  “我說……”郝恭慢條斯理的開口。
  梅仁內心的草泥馬們抖得跟篩糠一樣集體咆哮着:來了來了來了!!!終於來了!!!!
  郝恭淡淡道:“你的臉都捂出汗了。”
  梅仁迷茫的看著對方:“……?”
  郝恭顯然一副忍笑忍的辛苦的摸樣,湊近了梅仁細細打量一番,隨口問道:“梅仁你有親姐妹麼?”
  梅佇立馬警覺起來:“幹嘛?”
  郝恭笑的很平和:“哦,我昨天遇到個女孩子,跟你長的挺像的,隨便問問。”
  梅仁表面很鎮定,內心早就不知道奔到哪個次元去了,各種變態啊!人妖啊!混血啊!阿凡達啊!大三男生!WOW奶隊隊長!(……)都以粗體的2號華文新魏大字充斥了他整個大腦細胞……
  梅仁用僅存的最後一點小宇宙控制住自己掉頭就跑的衝動,森森道:“不要打我妹妹的注意!”
  郝恭聳了聳肩,意味不明的笑笑:“那你認識那個女孩麼?唔,跟你差不多高,長的有些混血,睫毛很長,恩……腳踝很細。”
  梅仁下意識縮了縮自己的腿,郝恭當做沒看見,繼續問道:“你有印象麼?”
  梅仁繼續捂着臉,含糊道:“恩……沒,有吧……”
  郝恭明顯很失望,頗為傷心的看著他:“真的沒有麼?”
  梅仁:“……”
  為什麼事先沒人告訴他高富帥除了炫富泡馬和刷卡這三好外還有賣萌這一擊必殺啊啊啊啊!!
  散場的時候郝恭突然喚了一聲:“梅仁。”
  梅仁很是謹慎的轉過小半張臉,斜眼看著對方。
  郝恭從包裡拿出一個鞋盒遞了過去:“昨天她踹我的時候鞋子掉了,我沒找到一樣牌子的,不過這個也不錯,你要是能找到她就替我送了行不?”
  梅仁內心各種糾結的接過鞋盒,打開一看嚇了一跳,這鞋的價格可比自己少了一隻的那雙高了不止N個檔次。
  “這太貴了……”梅仁將鞋盒推了回去。
  郝恭絲毫沒有伸手的意思,奇怪道:“又不給你的,你糾結什麼?”
  梅仁狠狠的被自己口水噎了噎,他明顯感覺到自己智商在對方面前實在太不夠用了……
  梅仁猶豫了半晌才硬着頭皮道:“那……那我試試……幫、幫你送給她……”
  郝恭勾了勾嘴角:“恩,我相信你的,麻煩了。”
  4.
  S大和A大的孽緣由來已久,可以說是神交之中的神交,各種交的沒完沒了,於是這也刺激了兩校之間一些列的活動,籃球賽,科技賽,聯誼邦交,數不勝數應有盡有。
  對於A大女生來說,S大簡直是各種高富帥的沃土,只要兩校之間有籃球比賽,必定場邊各種花枝招展。
  梅仁壓着腿做熱身運動,他套了個耐克的護額,露出光潔的額頭,剛起身就看見對面郝恭提着一瓶水走了過來。
  梅仁明顯感覺到身後的女生群發生不小的騷動,他下意識有些緊張的嚥了嚥口水。
  郝恭將水遞了過去:“喝麼?”
  大庭廣眾之下梅仁自然不好意思拒絶,剛喝了一口就聽見郝恭淡淡的問道:“鞋子喜歡麼?”
  “噗……”梅仁噴了自己一臉水。
  郝恭嘴角噙着淡定的微笑:“不好意思,忘了加主語了。”
  梅仁胡亂擦着下巴上的水內心各種安慰:沒事他沒認出我不要認出我不要認出我……
  郝恭又問了一遍:“那,鞋子喜歡麼?”
  梅仁表情很沉重的點了點頭,怎麼不喜歡,喜歡的都拿它當貢品一樣擺在家裡最好的鞋櫃的最上層,每天出門跟拜關公一樣的拜上一拜……
  男生之間的好處就是,一旦全身心投入到某種活動當中就很容易化干戈為玉帛,從相愛相殺瞬間切換為勾肩搭背好基友,一生一世不相離(……)
  這次A大和S大的籃球賽是混組,梅仁跟郝恭很幸運的被分到了一個隊伍裡面,不得不說,就算發生某些尷尬有出糗的事件也無法掩蓋郝恭絶對是個好基友的耀眼光環……
  梅仁當後衛從來沒有當的如此有成就感過,只要傳出去到郝恭手裡的,就沒有不進球的道理。
  這種感覺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微妙的類似於自己訓練的狗,每次扔飛盤出去都能完美的接住一樣……
  於是一場比賽接近尾聲的時候,梅仁看著郝恭的目光越發的柔軟……
  恩……就像看一隻哈士奇……
  4.5
  比賽結果自然是梅仁他們以超過20分的大比分輕鬆勝於對手。
  梅仁被隊友圍着摸腦袋,他好不容易扒開最後一隻,看到郝恭眼睛一亮衝了上去。
  郝恭正彎下腰準備換鞋,猛的覺得背上一沉,轉頭一看正對上梅仁笑的萬分燦爛的一張臉。
  對方整個雙腳離地,掛在他背上,沒心沒肺的打招呼:“嗨!”
  “……”郝恭沉默了數秒,伸出一隻手託了托對方的屁股,示意梅仁的兩隻手勾住他脖子:“當心,不要掉下去。”
  梅仁正處於興奮當機狀態,完全沒意識到這親密的近乎於背的姿勢……
  “你好厲害!”梅仁晃着腳真心的稱讚。
  郝恭沒說話,他雙手繞過梅仁的膝蓋,背的姿勢做的溫柔又自然,他甚至還原地轉了3、4圈,梅仁在他背上哈哈笑個不停。
  兩人正鬧的歡,突然被一旁伸過來的毛巾打斷了氣氛。
  梅仁這才發現自己這樣子實在是不尷不尬,掙扎着想要下來,不過背着他的人顯然沒有放手的意思,甚至還借力將他向上託了托。
  “恭少……”女生紅着臉又將毛巾遞前了幾分。
  郝恭冷淡的拒絶:“不用,謝謝。”
  女生委屈的看了一眼他背上的梅仁。
  梅仁想了想,安慰道:“恩……同學你可以把我當做一隻書包……”
  女生:“……”
  郝恭:“……”
  女生是捂着臉跑走的,郝恭抖着肩膀,梅仁雖然看不見他表情也知道這貨肯定在笑,沒好氣的捶了他一下。
  郝恭嚴肅的咳了咳:“恩,我要背着書包回家。”
  梅仁也被逗樂了,雖然不想承認,但剛剛郝恭拒絶女生表白的時候他心裡莫名其妙的居然有些接近驕傲的情緒無法抑制的膨脹開來。
  當然這種草泥馬般催吐的少女心情在一秒就被梅仁自己狠狠的戳破掉了。
  錯覺,一定是錯覺。
  梅仁正搖頭晃腦的安慰自己,就看見郝恭伸手從包裡拿出個東西遞給他。
  全套的海賊王手辦,喬巴的藍鼻子正對著梅仁的鼻尖兒。
  郝恭仍是一副淡淡的微笑的樣子:“你前幾天跟我說過她喜歡海賊王,我特意買的,你幫我送吧。”
  梅仁半張着嘴,完全不知道該擺什麼表情,就好比前一刻朦朦朧朧的驕傲心情還沒有平復瞬間便被澆上了一桶滾燙的豬油,居然狠狠的泛着酸味。
  他居然不知道怎麼的,居然微微的嫉妒起那個有着阿凡達臉的自己來。
  5.
  梅仁嚴肅的將一雙鞋和一套手辦擺在面前思考着。
  他覺得不能再這麼下去了,這簡直就是在變相的欺騙人家感情,那如果坦白呢?
  腦補着郝恭悲痛的向他咆哮:“你個變態!!你欺騙了我的心!!!”
  自己則痛哭流涕的抱著對方的大腿大聲着顫抖着:“沒有沒有沒有!!我對你是真心的!!!”
  然後背景音樂響起,你快回來……
  後面怎麼唱來着?梅仁晃了晃神,然後猛地反應過來腦袋碰的磕到了桌角上。
  梅曉曉剛做了布丁蛋糕準備給自家哥哥一個驚喜,看到梅仁那反應着實嚇了一跳:“你幹嘛呢?練鐵頭功啊?”
  梅仁保持着埋着腦袋的動作,有氣無力的擺了擺手。
  梅曉曉狐疑的將盤子放下,看到梅仁桌上的東西瞬間不淡定了,滿臉黑線道:“哥……你果然去當富婆的小白臉了麼?”
  梅仁迷茫的抬起臉,看到妹妹的目光犀利的直射桌上那兩樣價值不菲的東西,他有些尷尬的紅了臉,將盒子往自己懷裡攬了攬:“當然不是啦……朋友送的。”
  梅曉曉不信:“你有那麼大方的朋友麼……男的?”
  梅仁點了點頭,梅曉曉不肯罷休的還想再問,被當哥的硬推着肩膀的送出了門去。
  梅仁背靠着關起的房門嘆了口氣,看著桌上的兩樣東西,有些煩躁的扒了扒頭髮。
  自從球賽以後梅仁和郝恭的關係已經完全從乾燥季風氣候演變成了熱帶雨林氣候,就算不同學校的限制,也無法阻擋兩人之間強烈的氣流影響和融會貫通,甚至在一方有課一方沒課的情況下,沒課的那方會主動去有課的那方陪讀和旁聽。
  幾個固定的任課老師都已經熟敜到了可以準確叫出對方名字的地步,捎帶著連點名都會多點一個。
  梅仁認真的做着政史筆記,郝恭則在他的素描本上塗塗改改,過了一會兒他將畫好的本子擋在梅仁面前。
  梅仁一眼就看出是那天飛腳踹郝恭的自己,驚得半天沒說出話來,好一會兒才小聲的結巴道:“這、這個……”
  “唔。”郝恭笑眯眯的看著他:“像不像?”
  梅仁汗都憋出來了:“不、不……才不像我呢!”
  郝恭故作驚訝的看著他:“我又沒說像你。”
  “……”梅仁這一秒才深刻的體會到什麼叫挖坑自己跳,而且他挖的還不只是個普通的坑,簡直就是個馬里亞納海溝啊……
  郝恭研究般的看了看自己的畫,轉頭盯着梅仁的臉,慢條斯理道:“不過……你這麼一說倒真的是挺像的呢。”
  梅仁:“……”
  6.
  每年S大和A大都會有個聯合晚會,美其名曰是促進兩校之間的友好往來,其實內子裡正好有了可以互相競爭誰更有才的正當理由。
  比如A大今年除了正統的唱歌跳舞外還多了個舞台劇,內容居然是夜宴裡面周迅那段越人歌。
  對於美女巨多的A大來說,挑選越人歌裡的女演員可以說完全無壓力,甚至一度延伸到了海選,PK,等多項淘汰環節,力創精益求精,目標是找出奇葩中的霸王花(……)
  如此相比較之下,男演員就過於悲催了點,就連剛子這種勉強不會污染地球表面的長相都列入了珍惜重點保護推薦對象,更何況我們名副其實的梅仁同學。
  郝恭來的時候正巧看見梅仁在排練,也不知道從哪租的白色古代服裝,寬大的袖擺在每次梅仁舉手的時候都會滑落到他手肘上。
  看到郝恭的時候梅仁很興奮的揮着大袖子,然後提起寬大的衣服下襬朝他跑了過來。
  “你來啦!”梅仁一次性將袖子全部擼到肩膀上,搞得跟個穿了個大聳肩似的。
  郝恭打量他一番,微笑道:“不錯,你穿很好看。”
  梅仁被誇的有些不好意思,他轉而問郝恭道:“你呢,你表演什麼節目?”
  “我啊……”郝恭很愉快的微笑起來:“我表演冷笑話。”
  梅仁呆了呆,一時沒反應過來。
  郝恭興緻勃勃的繼續道:“比如說,知道怎麼讓麻雀閉嘴麼?”
  梅仁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心翼翼道:“……□□(麻閉)?”
  郝恭:“……”
  梅仁迷茫的看著他:“不對麼……?”
  郝恭淡定的撫了撫額:“我覺得,跟你這個答案相比,我的那個簡直弱爆了。”
  梅仁:“……”
  6.5
  於是等排練散了兩人一起去食堂,而郝恭的冷笑話成了路上新的討論話題。
  比如說郝恭會問梅仁:“知道紫微算命法是誰發明的麼?”
  梅仁不確定道:“夏雨荷?”
  郝恭玩味的看著他:“一般人都會猜紫薇格格,夏紫薇吧,你怎麼猜到她媽去了?”
  梅仁認真的解釋道:“紫薇是她媽夏雨荷生出來的啊。”
  郝恭:“……這有關係麼?”
  梅仁一臉無辜的看著他,郝恭和他對視了一會兒,妥協道:“好吧,她們確實有關係。”
  於是在郝恭妥協的一瞬間梅仁內心的草泥馬們集體欣慰的淚流滿面,他終於發現在冷笑話方面,他的智商第一次在郝恭的面前呈現了正值的快速增長趨勢……
  當然梅仁扭曲的腦迴路完全沒有意識到,對方妥協的關鍵點壓根跟他就不是一個平面次元的……
  整個晚飯期間梅仁的心情始終保持各種飛揚各種歡脫,內心無限腦補着在那蒼茫的馬勒戈壁,藍天白雲,綠草茵茵,他在前面跑,他的小草泥馬們在後頭追,他邊跑邊開心的笑:“來追我呀~來追我呀~”(……)
  “對了。”郝恭將骨頭湯推到他面前:“我生日快到了。”
  梅仁還在興奮頭上沒下來,腦部的畫面一下子從他一個人跑變成了他跟郝恭手拉著手一起跑(……)
  “你怎麼不早說呢?!”梅仁很激動:“啥時候?我看我還來得及準備不……話說你想要啥?”
  郝恭仍是一臉雲淡風輕的表情,只微微眯了眼一瞬不瞬的看著梅仁:“什麼都可以麼?”
  梅佇立馬頂天立地的拍胸脯保證:“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郝恭樂了,仔細想了會兒,認真道:“那我想讓一個人陪我過生日。”
  梅仁拍在胸口的手還沒來得及放下來,愣愣的半張着嘴。
  郝恭笑的溫和又真誠:“42碼運動鞋的美人,我想讓他陪我過這個生日。”
  7.
  梅仁乘梅曉曉不在的時候偷偷將那套金貴的美寶蓮彩妝運到了自己房裡,他盤腿坐在床上,面前擺着剛在路邊買的化妝鏡,膝蓋上還放了一本昕薇雜誌。
  梅仁深吸一口氣開始一一研究化妝品的說明書和用法,等到摸的差不多了又翻開雜誌學習化妝教程,結果才看了幾頁就已經一團混亂了。
  什麼甜美型啊,性感型啊,輕熟女風,小清新,打造小臉美人,暖色腮紅,冷色眼影,梅仁刷的翻過一頁內心各種暴躁咆哮,他學着化妝教程裡面執導的先瞭解自己五官臉型的優良缺點,湊近了鏡子開始觀察自己臉,恩……膚色是細膩的象牙白下巴有點尖,鼻子還是很挺的……眼窩還真深啊,雙眼皮也很明顯來着,梅仁換了個側面角度斜眼看了半天,心想老子的睫毛果然很長,要不拔下來量量……?
  拔下來量量……
  下來量量……
  來量量……
  量量……
  量……
  梅仁捂着臉內心默默的哭泣着……他深刻的覺得自己在這一秒徹底墮落到了另一個世界……
  當然無論怎麼墮落,這個瘋狂的世界還是要繼續發展下去的。
  在第N此差點因為睫毛刷而戳瞎自己一雙閃亮的狗眼之後,梅仁終於完成了最後一項刷睫毛這艱鉅又偉大的工程。
  梅仁很嚴肅的抱著手臂,端正着鏡子欣賞自己歷時4個小時辛勤勞動的成果。
  好吧,除了腮紅顏色打的重了點,眼線畫得稍稍有點偏之外,其他基本都在可接受範圍內的……
  梅仁又看了一會兒,最後終於忍不住頭皮發麻的渾身抖了抖,利索的伸手將鏡子正面朝內扣了下去……
  衣服方面,梅仁糾結了半天還是穿了那天那件大的跟裙子似的T恤,這還是梅曉曉首次淘寶購物失敗,用一個差評換來的戰利品……梅仁主要覺得它質地還算舒服,所以平時基本都當睡衣拿來穿……
  至於內衣麼……梅仁看著梅曉曉滿抽屜各種蕾絲蝴蝶結的C-cup BAR,痛苦的默默扭臉……
  梅仁是真的覺得自己還沒有勇氣可以嘗試進行到這一步,他寧可把那玩意兒蒙在臉上COS奧特曼也比戴在自己胸部上來的和藹可親點……
  最後梅仁將郝恭送的已經完全被自己當做貢品的鞋取了出來,匡威正版川久保玲的白色愛心款,大小正正好好很是舒適。
  梅仁蹲在地上心情複雜的繫著鞋帶,他是真的沒想到,有一天這鞋會如此正大光明的被自己穿在腳上。
  這樣的情景,他只有在夢裡,才能偷偷的,小心翼翼的,夢見過。
  8.
  郝恭看到梅仁的時候表情有那麼幾秒完全是空白的……恩,可以說遭受到了類似於夢想成真的現實版衝擊……
  雖然這個夢想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口味重了點……
  他在S大科技樓的天台上用600枚香燭擺了個大大的愛心,買的煙花都是過年才會放的那種最大的禮炮。
  放第一個的時候梅仁就被震撼住了,他和郝恭兩個人盤腿坐在愛心圍成的圈裡,仰着頭呆呆的看著流光溢彩的天空。
  郝恭看了眼兩個人幾乎靠在一起的膝蓋:“鞋子合腳麼?”
  梅仁這才回過神來,低頭看去才發現郝恭也穿的同一款式的,只不過顏色是黑的。
  郝恭得意的晃了晃腳:“情侶鞋。”
  梅仁臉紅了紅,他不敢說話,就使勁的點了點頭。
  他越是這樣,郝恭就越是想欺負他,將臉湊過去使壞道:“要喜歡的話你就親親我。”
  梅仁有些手足無措,他實在不知道正常女孩子會怎麼反應,只能硬着頭皮飛快的親了親郝恭的臉頰,反正少女漫畫一般都是這麼畫的……他已經完全忘了少年漫畫的套路,再不濟還有銀魂那樣的,至於那什麼BL漫畫……打住!這個梗我們不深入討論……
  兩人把蛋糕切了分着吃,因為邊看煙花邊吃東西的緣故,梅仁不知不覺的吃的一手一臉,妝花了都不知道,還在一根根吮着手指頭。
  郝恭看他吃完了還打了嗝,轉頭又一臉還有麼的表情看著自己。
  郝恭捂着心口,忍不住笑着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要不要這麼可愛啊……”
  梅仁沒聽清,剛想挨近一點便被對方突然按住了後腦勺。
  郝恭貼著他的唇,伸手遮住了他的眼睛。
  吻到一半的時候郝恭停了下來,他有些哭笑不得將人摟進懷裡,雙手在梅仁背上慢慢順着:“來,吸氣,呼氣……吸氣,呼氣……”
  梅仁下巴擱在郝恭肩上,缺氧缺的厲害兩隻耳朵都是嗡嗡的,而在漸漸清明的過程中,他似乎聽見了郝恭近乎溫柔的告白。
  “……我喜歡你。”
  9.
  第二天梅仁沒有去上政史課,他手機來顯上全是郝恭的未接來電,他看的難受直接關機眼不見為淨……
  一覺蒙頭睡到傍晚才懶洋洋的爬起來,梅仁拖着拖鞋挪到浴室裡,鏡子裡頭是哭腫的眼皮兒,梅仁靠近了觀察一番,心想眼窩深也是有壞處的,這腫起來簡直要人命啊……
  其實腫起來也好,腫起來就不是什麼混血阿凡達了……
  梅仁一想到郝恭喜歡的是混血臉的女孩子,眼睛又開始酸了……
  他這替身當的真是有藝術性的,連吃醋都吃自己的,還吃的這麼嗨,被告白的瞬間立馬貼上失戀標籤,真心各種蛋碎了一地膝蓋中了一箭啊……
  被郝恭告白後,梅仁連一秒都呆不下去,把人一推轉身就跑了,回來後抱著川久保玲的愛心鞋子哭的死去活來。
  後來冷靜下來梅仁覺得,與其結果被郝恭發現真相,罵他人妖變態,斷絶來往,還不如就失個小戀,養養傷,回頭繼續做好基友一輩子……
  梅仁整整躲了郝恭一個星期,一個星期後便是S大和A大的聯合晚會。
  這幾天實在是精神恍惚的厲害,表演那天梅仁還穿錯了鞋,一隻腳穿著普通的白色板鞋,另一隻腳居然穿了那天,因為踹了郝恭一腳,而少了一隻的那雙球鞋,因為都是白色,一整天梅仁都沒發現,直到換演出服的時候他才注意到。
  當時梅仁就恨不得找個地縫能鑽進去,要麼變個隱形人也可以,不過幸好那古代的衣服下襬夠長,基本能遮住腳面看不出破綻。
  夜宴舞台劇的指導老師便是政事課的女教授,她看著懨懨坐在後台的梅仁和藹可親的拍了拍他的腦袋:“你和郝恭吵架了麼?”
  梅仁抬頭看了她一眼,洩氣的抽了抽鼻子:“我失戀了。”
  女教授一時半會兒沒反應過來,因為按照她邏輯來說這兩句話壓根沒啥關係,想了想,秉着為人師表的道德心理她頗為小心的問道:“恩,對方拒絶你了?”
  梅仁搖了搖頭,過了會兒又點點頭。
  女教授一臉的黑線,她剛想說話就看見正在後台口四下張望的郝恭。
  梅仁正低着頭為自己的虐戀情深默哀着,突然感覺頭頂的光似乎被人擋了,下意識的抬頭,猛的對上郝恭笑的高深莫測的臉。
  梅仁怔愣了數秒,刷的抓起擺在一旁的青女面具,瞬間遮住了自己的臉。
  郝恭:“……”
  9.5
  郝恭嘆了口氣,他覺得最近快被自己嘆出的二氧化碳給搞窒息了。
  他看著握著面具,手還抖個不停的梅仁,淡淡道:“不要以為化了妝我就認不出你了。”
  梅仁在面具後面眨了眨眼睛。
  郝恭低頭看了一眼他腳上的鞋,然後慢慢的從包裡拿出梅仁丟的另一隻,蹲下身來輕輕握住梅仁的腳踝。
  “雖然看你吃自己醋的確是一件可愛又有趣的事情。”說完,郝恭迅速的低頭親了親梅仁的腳趾,然後淡定的為對方穿好了鞋。
  梅仁僵硬着不敢動,腳踝被人牢牢的抓着,雞皮疙瘩都慢慢豎了起來,他出神的看著郝恭的頭頂心,然後下一秒被對方突然抬起的臉嚇了一跳
  郝恭此刻的表情難得稱得上糾結:“我那天告白明明加了主語梅仁兩個字,你是真的沒有聽到呢,還是沒有聽到呢?”
  梅仁沒敢說話,他又在面具後面重複了一遍眨眼的動作,刻意忽略了我喜歡你那前面的六個點……
  兩人對視了一會兒,郝恭終於忍不住了,咬牙提高了音量:“答案呢?!”
  梅仁被嚇了一跳,他朝四周小心翼翼的看了一圈,然後輕輕彎下了腰。
  他隔着面具,親吻了郝恭。
  這是一個短的跟兔子尾巴一樣的END:
  A大的舞台劇夜宴在聯合晚會上一炮而紅。
  第二天,S大的相關校內BBS上就出現了各種關於此舞台劇的話題,其中一條標題名為【夜宴——真心稀罕穿球鞋的青女小哥,求交往求勾搭~】的帖子以超高人氣飄紅掛於榜首,LZ下面各種灌水和頂。
  梅仁被多角度拍攝的廣袖飄飄的照片,微仰頭半垂眸的側臉,還有特地被用紅圈標識出的球鞋……
  下面是各種美顏打滾好萌咆哮求合體,而讓人遺憾的是,各種妖孽的評論還沒發表夠,此貼便在置頂兩小時後被大紅衣殘忍的刪帖了。
  =======================預告刪除========================
  PS:此人已有主,請各位關愛生命,遠離美人。
  ————————————————————————————END
  題目就是赤裸裸的:H(前篇)
  梅仁將帽子又往下拉了拉,他圍着大圍巾坐在路邊的休息椅上,郝恭正在街對面排隊幫他買烤地瓜。
  正無聊的晃着腳,就發現面前突然擋了兩個人。
  其中一個個子高的,一頭的黃毛,笑的只看得見一口白牙:“嗨,美女,一個人嗎?”
  梅仁莫名其妙的看著對方,他今天一身從頭到腳都是郝恭給他置辦的,對於他這種壓根生出來就不存在審美藝術細胞的貨,穿什麼都是穿。
  梅仁歪着頭,他原本膚色就偏白,更何況到了冬天,白的頗有些晶瑩如玉的味道,深眼窩尖下巴還圍了大圍巾,更襯的五官眉目如畫精緻動人。
  郝恭手裡捧着地瓜,他看著遠處穿著米黃色英倫格子大衣的梅仁,領口和袖口還圍着巨大的白色狐狸毛,郝恭看到這衣服的第一眼就覺得適合梅仁,果然買回來給梅仁試了後覺得合適的不能再合適了,但就是因為太好看,所以惹得麻煩也不少,就比如說現在。
  梅仁一看到郝恭瞬間眼神兒都亮了,跳起來朝他跑過去,未了還不忘對呆站着原地的搭訕兩人組揮了揮手:“不好意思啊,我朋友來了。”
  郝恭瞟了一眼那兩人,轉頭將地瓜遞給梅仁,順便給他把圍巾圍圍好。
  搭訕兩人組顯然沒能嚥得下這口氣,黃頭髮的那個很是不爽的朝地上啐了口痰:“切,我當什麼呢,原來是個鴨子。”
  郝恭沉了臉,怒極反笑的森然道:“你有種再說一遍?活的不耐煩了麼。”他本身高富帥的氣場就擺在那兒,平時還比較低調基本疏離而不淡漠,特別是近來跟梅仁交往後,表情始終都呈現春暖花開的氣象,如今一下子冷到西伯利亞去,把對面兩人都給嚇住了。
  梅仁在一旁皺着眉,他想了半天都沒鬧明白啥意思,最後很是不屑又鄙夷的開了口:“什麼鴨子?我還雞呢,你兩眼神有毛病吧,先是把我當女人,後來又說什麼鴨不鴨的,我這麼明顯的一個大男人,你們眼睛瞎的看不見啊?”
  對方:“……”
  郝恭邊開車邊控制不住的抖着肩膀,梅仁一臉鬱悶的坐在副駕駛,斜眼看了他幾次終於忍不住了,咬牙道:“你能別笑了麼,我是真不明白好不好?!”
  郝恭帶著一臉溫和的笑意,寵溺的伸手一隻手揉了揉梅仁的腦袋:“好。”
  梅仁知道他是在哄自己玩呢,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繼續挖地瓜,吃了一半才想起來問道:“我們這是要去哪呢?”
  郝恭認真看著前方的路況,回了他三個字:“泡溫泉。”
  梅仁呆了呆,下意識重複了一遍:“泡溫泉?”
  郝恭點點頭,快要到紅燈了,他慢慢踩了離合器準備減速。
  梅仁有些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忍了半天還是沒忍住:“恩,也就是說,咱兩會脫光了在一個池子裡泡澡咯……?”
  “……”在紅燈前面郝恭成功的讓車熄火了……
  “我真高興,你居然想到了我都沒想到的重點。”郝恭笑的意味不明的看著梅仁慢慢紅透的臉頰,他重新發動了車子,乘着還沒綠燈的檔口吻了吻梅仁的耳垂:“既然你都這麼要求了,那我可是期待的不得了呢。”
  梅仁:“……”
  H(後篇)
  溫泉是在郝家山上的私宅裡,有不短的歷史了,從那斑駁的牆磚和藤蔓就能看出來,梅仁第一次來這種地方,恨不得圍着宅子溜一圈看看,他跟在郝恭身後進了門,四下張望一番居然安安靜靜的很。
  郝恭顯然知道他想什麼,淡淡道:“別找了,沒別人,就你和我。”
  梅仁:“……”
  晚飯郝恭給梅仁燒了蛋包飯,金黃色的蛋皮上畫了個大大的愛心。
  梅仁糾結了半天沒捨得動勺子,他轉頭看著郝恭可憐兮兮道:“不捨得吃啊!”
  郝恭不說話,要笑不笑的看著他。
  梅仁想了半天,腦門上叮的亮起一個燈,嘩的掏出愛瘋開始拍照……
  郝恭:“……”
  溫泉水是早就放好的,露天大池熱騰騰的煙霧繚繞,梅仁圍着毛巾醞釀了半天才慢慢蹭了出去。
  郝恭已經泡在了裡面眯着眼,好似睡着了一般。
  梅仁踮着腳小心翼翼的走着,儘量不發出聲音來,他走的跟隻貓似的,就差加兩隻耳朵順帶豎根尾巴了。
  結果剛繞到池子邊上,便被郝恭一把握住了腳踝。
  梅仁僵硬的慢慢低下頭,郝恭勾着嘴角,劉海濕嗒嗒的貼在眼皮上,凌亂又性感。
  “我說……”郝恭握著梅仁腳踝的手微微用力,對方沒法,為了保持平衡只得蹲下來撐着他的肩,郝恭另一隻手攬過梅仁的背,輕鬆的將人抱進了水裡。
  梅仁兩隻手緊緊的勾着郝恭的脖子,對方仍是沒有放開他腳踝的意思,調笑道:“這個……是不是就是不盈一握的感覺?”
  梅仁紅着臉,看著郝恭越靠越近的臉,閉上了眼。
  郝恭將毯子鋪在池邊的花崗石上,梅仁躺在上面身上還帶著水珠,他兩手捂着嘴,雙眼緊閉的臉上滿是紅暈。
  郝恭將他勃起的下體整個兒含進嘴裡,舌尖偶爾掃過鈴口,梅仁便抖着腿想要合攏,郝恭雙手抓着他的臀部給他深喉,做了一半又往下去舔着後面的囊袋,梅仁就算捂着嘴也控制不住呻吟聲斷斷續續的傳出來,越發的耳熱臉紅心跳。
  感覺身後的穴口被溫柔的做着擴張,郝恭試探着伸進一根手指打着旋兒,前端持續不斷的刺激着,精水順着股溝流了不少下來正好可以當潤滑,等到後面終於可以容納進三個指頭後,梅仁終於忍不住射了出來。
  他輕輕的尖叫了一聲,然後下一秒便被郝恭抱緊了池子裡。
  郝恭握著他梅仁的腰慢慢沉下來,他剛進了一半便不再動了,他吁了一口氣,捋了捋梅仁汗濕的額頭:“還好吧?”
  有溫泉水做着潤滑梅仁除了滿滿的酸脹感,幾乎不覺得有多痛,咬着嘴唇的點了點頭。
  郝恭不再說話,他拖着梅仁的臀部,試探着抽插了兩下,然後又停住不動了。
  梅仁一臉迷茫的看著他:“……?”
  郝恭閉了閉眼,咬牙道:“等你適應下。”
  梅仁愣愣的哦了一聲,過了幾秒又心不在焉道:“我還以為……你要射了呢……”
  郝恭:“……”
  為了證明自己不是“要射了”,郝恭在之後的表現完全可以用7個字來概括:堅挺持久又勇猛……
  再換了不知道第幾個姿勢,梅仁被抵着池邊抽插,體內的肉棒仍是沒有一點想要釋放的跡象。
  他終於忍不住斷斷續續的嗚咽起來:“我、我以為……嗚……你、你啊……終於要、要……射、射了呢……唔……”
  郝恭就着插在裡面的姿勢抱著梅仁坐到了池邊,換成了騎乘位,然後又一次狠狠的頂到了對方的最裡面,淡淡道:“親,那是你以為哦。”
  梅仁:“……”



親~知道為什麼卡麼,就是因為肉太多,太胖才會卡的哦~
PS:果然洗澡的時候比較容易醞釀H……我好邪惡……


  感謝辭:
  這篇真的是完結了,真的真的真的!
  好吧,這就是跟背很白一系列的萌梗,LZ今生最大的願望,就是把每一個LZ覺得萌的梗都寫成小萌文……當然這個願望很遠大很艱辛,不知道要寫到猴年馬月,不過LZ跪着也會寫完的握拳!!
  以後LZ寫萌梗都會有個類似固定的馬甲,方便妹紙們找,那就是我的馬甲裡一定會有梗這個字哦~其他特徵就是類似於題目取的比較白話(……)人名取的更是直白(……)其實LZ已經想好了一個很霸氣的筆名就叫:一地梗!哈哈哈,是不是很霸氣?!(……)
  好吧……以上廢話請無視……
  自己文寫完了自然要開始推文,這幾天文庫真是各種美人輩出,LZ各種追求,追求的呀都快渣了……但是我最愛的永遠都是長安十年姑娘,月亮代表我的心啊我的心啊我的心啊……妹紙們,強烈推薦地久天長,一定要去頂啊,各種萌各種美各種有愛,順便幫我勾搭下美人,我各種追求的都跪地上了有木有……
  花瓶,我背很白裡面就推過了,好文不解釋,雖然虐的我寫萌梗調劑但還是追的嗨啊。
  陪床難戒,此文強推!太讚了,LZ我默默蹲坑曠日之久,各種腥風血雨撲面而來,迎風長嘯毅力堅韌,山無棱天地合才敢與君絶啊!!!
  浩浩和鵬鵬,妹紙們,不要被這個又白又二的名字給欺騙了,我日喂,真心萌的老娘我狗血抖三抖肝顫的要噴淚啊!LZ細小君各種有才各種威武,為了配合浩浩和鵬鵬,LZ在面的ID就是梗梗!請大家支持!
  龍蛋,岔路口親的,丹秋妹紙們看了沒,看了的話就去看龍蛋吧,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龍蛋騎士,還有會耍2賣萌的蛋……
  一張毒舌貼引發的悲劇,此文LZ也是霸王着追到現在了,LZ文筆美,各種神展開,各種帶感,爆笑的捶桌啊有木有!
  隨便暗戀人是不對的,已完結,我只想說,LZ你寫的比我萌,就是因為看到你寫的我才又有動力寫萌梗的,太萌了真的,雖然我霸王的看完了你的文,但我愛你!
  小糖球,應該是道道嶺大人寫的吧(……曾經被姑娘們說LZ辨認馬甲能力太差所以加個吧……),如果是的話……大人,這麼萌的文你都這麼久不更,你是來報社的麼……
  最後點名表揚時間到了,姑娘們請睜開乃們閃亮的大眼!不要漏了哦~一次性點完哦~後來不補的哦~
  先是感謝所有的雙眼皮兒君、單眼皮兒君和一雙一單眼皮兒君,沒有你們這個世界真是太不完美了(……),=口.=、眉姑娘(真是太辛苦你了,我更文有時候太晚還看你搬真的各種過意不去,親一口,順便……乃扒我馬甲的速度簡直太快了,好歹讓我裝逼裝一會兒啊……)、大白。(親,我發現,我跳的坑都有乃的身影……)、好看、二白真像大白、stevenia、雪山(又見面了親~)、睡木(木睡哦親~)、糰子殿下(糰子殿下我也很萌你!)、呆萌呆萌(MUA~)、蕩漾的西瓜、土豪(能看到你真開心~)、布團(坐了我兩沙發的姑娘)、喲喲喲!、綠茶、慢慢慢(你怎麼從兩個慢變成三個慢了……)、- ,-(沒辦法列入單眼皮兒君隊伍里的單眼皮君……)、一顆神秘的荔枝(我一直記得企鵝上面告訴你我這個梗的時候你那震驚的表情……)、糾結(親,謝謝你喜歡哈哈)、>0<(每次看到你的ID都很歡喜~)、cangjiao(親,要不是,我到現在大概都發現不了BAR和BRA的區別……)、最愛踩你的小尾巴、快樂大本淫(……好ID!)、Fuji(MAU~)、Dior、LiuLiu(親~)、不想上了、jjyyjj、冒死求交往(加班辛苦了親……)、沙龍、腦肉、星星眼~~(MUA~)、功夫(矮油~LZ好開你的哦~)、陸離(姑娘來,抱一個!)、00?、asince、狸貓(mua~)、 la valse、sms、mark、羅衫、大好!!!、_。_(你也不再單眼皮兒的隊伍里了……)、憂鬱喵(MUA)、抹茶怪獸(嗯嘛!)、哦啦啦(MUA~)、牙牙、?、智障兒童歡樂多(親,我掃了一遍自己的文發現貌似都有你……)、碧六、岔路口(快更你的龍蛋吧……)、小唯(謝謝乃的支持~)、大神好萌(矮油,羞澀捧大臉)、hua(MUA~)、密碼錯誤、= 。=、夫綱不振、(陪着LZ熬夜的三位,辛苦了……)、H2oAu(謝謝親~)、jh、喜歡喜歡、手機黨、5樓的胖大海(寒武追來的妹紙……辛苦)、嚶嚶嚶嚶嚶、飛飛兒(射了……)、zhuzhu05(謝謝乃的喜歡~)、矮油、金手指全開、赫赫黃(木肉了……)、作者大大是大萌物
  好了結束,謝謝以上所有的妹紙,LZ對你們愛的不行了!!
  感謝霸王的妹紙們和貢獻點擊率的妹紙們!LZ無恥的許願,讓我點擊率過萬吧(……你做夢喂)
  LZ寫文過程中可能不太會和姑娘們互動,但是最後感謝辭肯定不會漏了所有姑娘的!
  LZ最榮幸的事情,就是能夠成為你們硬盤裡面的TXT,心情不好了拿出來調劑下,LZ負責賣萌耍二!

題目:BL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精怪 by 靜水邊 (不明屬性攻x淡定吐槽珠圓玉潤受) | 首頁 | 最上 | 雙重人格受被酒吧老闆攻OOXX by 靜水邊 (酒吧老板萌攻x双重人格妖孽冰山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354-c76a692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