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青梅不語 by keno (天然攻x腹黑受) :: 2013/01/28(Mon)

文案
靈感……最近YY上太多了。
這是一篇溫馨治癒文。

內容標籤:都市情緣 近水樓台
搜索關鍵字:主角:秦袂,肖羽 ┃ 配角: ┃ 其它:





一、
他一直很好奇,關於那個從不說話的ID。
這個YY頻道是論壇內部頻道,他是紅馬,那人是橙馬。(掃盲:馬甲的顏色決定權限。紫馬是頻道所有者,橙馬是全頻道管理,紅馬是子頻道管理。)
他在論壇是活躍分子,ID青梅似舊,沒有人不認識。
常來YY的幾個ID,也都是他熟識,平日插科打諢,關係要好。
只有這個名叫子不語的ID,無論何時他上來,這個ID都在,他們唱歌,他就刷花,他們聊天,他便沉默着,不過青梅莫名篤定,他肯定在聽。
子不語……青梅想了想,確定自己認識的人裡,沒有這個ID,看來是披的馬甲,或者是論壇的潛水族。不過既然是橙馬,想必應該是有點身份的人物,可能是論壇的老人。
青梅平日裡是個嬉鬧慣的人,說話妙語連珠,唱歌溫柔動聽,發帖才華橫溢,嬉笑怒罵皆成文章,因而積累了不少粉絲,但其實骨子裡,很有些清高和疏離。
所以就算他對這個子不語非常好奇,他也不會向別人打聽,或者私下去密他。
而且,青梅還有個很莫名的感覺,他覺得這個子不語,對自己非常關注。
這話說出來有些太自戀,所以青梅對誰也沒有提起過。

二、
又過了一個星期,那晚是週六。
K歌廳裡聚集了將近三百人,青梅在唱歌。
滿屏的鮮花,間或女生的熱情告白和求歌。
刷屏速度頗快,但是不知為何,他一眼就瞄到了子不語送的鮮花,還有一句“好想聽類似愛情0 0”
子不語用的是默認字體,個頭小到在字體字號都五彩繽紛公屏里根本可以忽略不計的地步,但是青梅就是看見了。
他心中一動,調出伴奏,笑道:“一首類似愛情,送給大家,對待感情,就是要下定離手,果斷帶走——祝每個人的愛情都能完滿。”

最近我和你
都有一樣的心情
那是一種類似愛情的東西
在同一天
發現愛在接近
那是愛
並不是也許
……

他唱着,心裡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萌發。
唱完後,他再一次在滿屏的鮮花和告白中,辨認出那渺小的“謝謝”二字,外加一個笑臉。
字很快就被刷過去了,但是他彷彿真的看到那麼一張笑臉,生動又鮮活。

三、
青梅覺得最近自己真是太2了。
一個完全不認識的ID,不認識的人,短短一個月時間,他就能自己YY到這地步,對對方的關注度飈飈地上漲,速度和股票下跌有一拼。
青梅還在讀研,上線時間不定,最近他每次上線,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子不語是不是在。
如果在,他就會鬆一口氣,然後繼續去口水房閒聊,或者去唱歌。
而不知是否巧合,子不語總是和他在一個房間。
這種莫名的關注讓他發現,子不語每天早上八點上線,中午十二點半會把馬甲改成“子不語--吃飯^ ^”,一個小時後回來,直到晚上六點,又是吃飯,七點回來,十點改成“子不語--洗澡0 0”,大約四十分鐘後回來,十二點左右下線。
從這麼規律的作息來看,子不語是個宅男。
青梅看著,總覺得對方馬甲後面帶的表情,非常可愛。
真的是太2了啊啊啊。
青梅捏了把自己的臉,猙獰一笑,對聽眾們說:“來,給你們唱個特別的歌。”
滿屏的口水和心心中,他淡然一笑:“最炫民族風哦。”
伴奏響起。
……
滿屏點點點,刷得飛快。
青梅覺得很爽。
他大聲唱道:“給我一隻雄鷹,一個威武的漢子,給我一根套馬桿,攥在他手上……”
屏幕裡刷出了一句話:噗,好啊0 0。
青梅聲音一抖,破音了。

四、
青梅覺得,作為工科生的自己,腦補能力實在強大過頭了。
自從那天彪悍地在上百人面前求完漢子,並且得到了回應(?)以後,他對子不語的腦補上升到了一個新的境界。
子不語,男——恩,這個必須有,因為青梅同志,是個同志。屬性宅,年齡二十至二十五左右,身高175左右,眼睛不大,戴銀絲眼鏡,鼻梁很挺,總是微笑,黑髮,髮質柔軟。
青梅想啊想,最後痛苦地抱住腦袋——丫真是、真是太2了!!!
青梅覺得自己這個狀態太不健康了,於是他決定,要麼去勾搭,要麼放棄。
他開始減少上YY的時間。
逛圍脖,刷論壇,圍觀基情,製造基情……
所有事情都輪了一遍以後,他盯着圖標發了三分鐘的呆,上線了。
雖然別人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還是一臉正直地目不斜視地直接進了閒聊房,眼角的餘光卻在一堆馬甲裡迅速掃了一眼。
沒有發現子不語。
壓下心裡微妙的失落感,青梅開始和房間裡的人打口水仗。
正在沒營養到極點的“你才2貨,你們全家都2貨!”“其實你是腦殘星人派來的臥底吧少年!”“你爛講,人家的菊花才木有被爆過!”之類的插科打諢以後,子不語進房間了。
從他一進來,青梅就盯着他馬甲看,今日與往日不同,馬甲後面跟了行簽名,寫着:好痛。= =。
他從毫無生命的兩個等號加空格里看出了對方的沮喪。
2貨青梅忍了這麼久,終於忍不住了,問:“子不語,你在麼?我看你一直都在,怎麼從不說話?”
眾人紛紛附和,恩恩是啊,怎麼不說話,我老早想問了云云。
沉默半天,子不語才在公屏裡打了一行字。
小小的字體,透着可憐意味:
我說不了話。
……
說不了話,為什麼說不了話?沒有麥麼?
有人這樣問。
——不是,是我自己的問題,說不了話。
一陣尷尬的沉默,眾人敏鋭地意識到什麼,默契地沒有再提,嘻嘻哈哈揭過此事不提。
青梅皺緊了眉頭。
因為自己的問題說不了話,是大家想的那個意思嗎?
如果真是那個意思,他這樣的情況,卻還一直掛在YY上,又是出於什麼心理?

五、
青梅深呼吸,去加子不語好友。
驗證很快通過了,對方還發來消息。
青梅點開。
子不語:0 。0
青梅似舊:^ ^
子不語:^ ^
青梅似舊:0 。0
子不語:/(ㄒoㄒ)/~~
青梅似舊:(⊙_⊙)?
子不語:好痛〒▽〒
青梅頓時心癢癢,總覺得175的黑髮青年在撒嬌,他下意識地坐直,湊近屏幕,像要鑽過去一樣。
青梅似舊:摸頭,哪裡痛?
子不語:恩……不告訴你0 0。
青梅似舊:……
子不語:我今天去醫院了。
青梅似舊:怎麼,生病了嗎?現在好點沒?
子不語:好痛〒▽〒
青梅似舊:哪裡痛……
子不語:恩……還是不告訴你0 0。
青梅似舊:……
青梅微笑起來,兩人的交流雖然透着一股傻氣,卻讓他覺得,他們就像久未謀面的老友。
青梅似舊:死孩子。
子不語:〒▽〒 你說誰。
青梅似舊:(¯『¯)對啊,我說誰呢~
子不語:凸!
青梅似舊:凹。
子不語:……
子不語:你好配合。
青梅似舊:你要求合體,我自然配合。
子不語:……
子不語:〒▽〒你好猥瑣。
青梅似舊:恩,恭喜,說明你又多認識我一點↖(^ω^)↗
子不語:……

六、
有男人可以調戲的日子,真是意外滋潤。
青梅明顯容光煥發起來,每天不和子不語沒營養幾句,他渾身不得勁。
與此同時,青梅還有一個心結。
子不語,真的不能說話嗎?
有好幾次,他都想說,語音吧,我唱歌給你聽。又怕傷到他。
糾結老半天。
這天,又是一個週末。
青梅又在沒營養。
青梅似舊:來嘛
子不語:不要!( `o′)凸
青梅似舊:就一次
子不語:不要!
青梅似舊:再喊不要,我強姦你哦(¯『¯)
子不語:……你太2了。
青梅似舊:……
青梅似舊:你管我2哦!過來,讓我mua一個,就一次。
子不語:……
青梅歡歡喜喜地在屏幕上打:=3333=mua!
子不語:mua
青梅看了看對話框的工具欄,心一橫,點了語音邀請。
心臟怦怦怦怦,跳得無比劇烈。
青梅嚥了下口水,發現子不語接受了。
他喘了幾口,覺得自己像剛跑完兩千米似的。
子不語沒有說話,但可以聽到清淺的呼吸聲。
青梅忽然有點感動,對方的形象終於在一瞬間鮮活起來,真實地感受到他的呼吸,讓青梅覺得其實兩人之間的距離並沒有遙不可及。
但是,他真的不能說話嗎?
青梅心情很複雜,他確定自己喜歡子不語,想要接近他,想要瞭解他的一切,他希望對方能夠向自己傾訴。
子不語:?怎麼不說話0 0
青梅回過神,拿過麥,調笑道:“恩,來,親一口。”說著來了個響亮的麥吻。
從那邊呼吸頻率的變化,青梅知道他笑了。
青梅知道自己最近總做一些很2很QY的事兒,有些臉紅,故意惡狠狠道:“笑什麼!強姦你哦!”
子不語:你聲音很好聽^ ^
青梅脫口問道:“你喜歡嗎?”
子不語:很喜歡^ ^
青梅笑起來,說:“恩,我也很喜歡。”
氣氛有些微妙,至少青梅這麼覺得。他從來沒懷疑過子不語的性別,篤定他是男人,同時,對方應是自己的同類。
子不語:我要去醫院了(+﹏+)
青梅問:“你又生病了?”
子不語:不是,是去複查,沒關係的。
青梅問:“哪個醫院?”
他已經知道子不語和自己在一個城市了。
子不語:市二院
青梅道:“那,你路上小心,我等你回來。”
子不語:好^ ^
子不語掛斷了通話。
青梅開始刷論壇。
過了十分鐘,早就魂飛天外的青梅拿起外套匆匆出門。

七、
市二院離青梅租的房子很遠,等他站在醫院門口,已經是一小時以後了。
而且,他悲哀地發現,自己的智商簡直是一夜回到解放前。
——他根本不知道子不語來複查哪個科。
青梅站在市二院門口,迎風流淚。
為了不白來一趟,他決定進去溜躂一圈。
醫院消毒水味刺激得他直揉鼻子。
逛到七樓,青梅覺得,不然還是回去吧,太2了。
他去等電梯。
對著電梯光可鑒人的門,他發現自己鼻頭髮紅。
青梅鬱悶地摸了摸,對著門做了個鬼臉。
旁邊有人“噗”地笑了一聲。
青梅臉紅了。
他偷偷打量了下另一個電梯門前的那個人,卻發現對方正面帶微笑地看著自己。
——太丟人了!太2了!
青梅捂臉。

八、
晚上,青梅又在騷擾子不語。
青梅似舊:……然後我忽然發現我根本不知道你去看哪一科/(ㄒoㄒ)/~~
子不語:噗
青梅似舊:嚶嚶嚶嚶/(ㄒoㄒ)/~~
子不語:哈哈哈哈
青梅似舊:……後來我進醫院逛了 一圈,然後在電梯門口被人嘲笑了!
青梅似舊:我對著電梯門做鬼臉,被他看見了……
青梅似舊:凸!偷看我!肯定是色狼!
子不語:……
子不語:恩,我也這麼覺得^ ^
青梅似舊:對了,你複查結果怎麼樣?
子不語:沒事了,過幾天就能好~
青梅似舊:哦……那太好了!
子不語:恩^ ^
青梅抽風半天,拉子不語去開了個上鎖小房間:走,唱鍋給你聽,慶祝你康復。

九、
這幾天青梅很忙,忙到吐血。
老闆去國外學術研討了,丟下一堆資料要愛徒整理。
愛徒每天都看得兩眼蚊香圈,一回住處倒頭就睡,堪比死豬。
折騰了整整五天,終於弄完了。
青梅簡直熱淚盈眶,五天了,他覺得自己很想那個人。
迫不及待地打開電腦,登陸YY。
子不語不在。
青梅的一腔熱血碰上冰天雪地。
現在是下午三點啊,怎麼會不在呢?早知道這樣,就不該溫水煮青蛙,應該一早就把什麼電話號碼家庭住址給問出來!
青梅悻悻地想,鍵盤噼裡啪啦按得像打算盤。
整整三天,子不語都沒有出現。
青梅覺得自己要抓狂了。
於是子不語終於上線的時候,離線信息咚咚咚不要命地刷了一長串,子不語一邊喝咖啡一邊看,好像看到了青年從擔憂到焦慮再到抓狂的表情。
他捧着杯子,嘴角綻出一個靜靜的微笑。
青梅似舊:!!!
青梅似舊:0 0
青梅似舊:/(ㄒoㄒ)/~~
青梅似舊:TAT我沒看錯吧你你你居然粗現了!
子不語:恩^ ^我回來了。
青梅深呼吸,手下一陣噼裡啪啦,想要發洩自己的不滿,可是,子不語比他搶先一步。
子不語:我開始上班了,好累〒▽〒
子不語:夜班什麼的最討厭了〒▽〒
子不語:不想上班〒▽〒
這好像是子不語第一次一口氣說這麼多句,抱怨又疑似撒嬌的語氣讓青梅內心一陣翻滾,他還沒來得及平復,更翻滾的來了。
子不語:我們見面吧0 0
!!
青梅揉了揉眼睛,握拳,屈肘,大喊一聲:yes!

十、
秦袂對著鏡子扯了扯臉皮。
告別單身,成敗在此一舉!
對於目前的情況,秦袂其實也有些迷茫,這就喜歡了,這就見面了?萬一子不語長得像哥斯拉怎麼辦?好吧,應該不會像哥斯拉,長相什麼的,只要順眼就行。
至於萬一子不語真的身有殘疾,關於這一點,秦袂也不是沒考慮過,只是自己一開始就對他太在意,無意中寄託了太多感情,想收回也來不及了。
不能說話沒有關係,反正語言不是唯一的交流方式。
秦袂有點小緊張,站在人民廣場上,小風吹起髮絲,他抬手理了理,放下手,眼前多了一個人。
大概是秦袂的小眼神太迷茫了,對方噗地笑了。
這個笑容勾起了秦袂的回憶:“……是你!電、電梯男?”
對面的青年微笑着,如玉溫良,他伸出手來:“肖羽。”
一把好聽又清亮的聲音。
秦袂凌亂了。

十一、
“所以,你只是因為喉嚨動了個小手術,才不能說話?”
“對呀~”
秦袂鬱悶地戳了戳碗裡的米飯。
子不語的真人和他的意淫,從外表上來說,很接近。肖羽178的個子,比秦袂矮一點點,面容清雅,鼻梁高挺,總是掛着微笑,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有點近視,會在上網的時候戴一副半框眼鏡,黑色短髮,髮質柔軟。
秦袂很滿意,橫看豎看都太登對了!
但從內裡上來說,就有那麼點出入了。
秦袂覺得,子不語給他的感覺是一個會撒嬌的,心思比較單純的天然系小青年。
可實際是,肖羽他……是個天然系腹黑。
“你是故意的。”秦袂夾起一塊香菇,眼睛卻盯着肖羽。
“恩?”
“你那時候在公屏上打的字——故意讓我們誤會的。”
“我哪有?”肖羽眨了眨眼,表情十分無辜。
“那你為什麼不解釋?”
“我哪知道你們誤會了?”
雖然肖羽說的是實情,可是秦袂看著他笑眯眯的模樣,莫名感覺還是自己被忽悠了。
“啊,香菇沒有了。”肖羽忽然感嘆一聲。
……
秦袂舉着空空的筷子,肖羽坐回椅子上,笑眯眯地看著他,舔了下嘴唇:“香菇真好吃。”
秦袂繼續鬱悶。
他發現,在這人面前,自己好像總是占不了上風。

十二、
其他事情占不占上風可以不計較,可是某些事情,是必須計較的。
兩人同居快一個月,目前還處於親親摸摸的較純潔戀愛階段,為了在可預見的未來一定會發生的某件事上占上風,秦袂研究了多種解決方案,多次確認萬無一失之後,終於迎來關鍵的一晚。
“好啊,你來吧。”
誰知道對方笑眯眯地完全配合。
……
太乾脆了。乾脆得讓秦袂覺得有些無力,就好像複習的時候做了很多微積分習題,到考試的時候卻發現考試內容是加減乘除——那個有勁兒沒處使的憋屈啊。
好吧,雖然過程和自己預計的有那麼點不同,不過好歹結局沒有出乎意料。
吻了吻身邊人的額頭,秦袂如是想。

十三、
秦袂的研究生生涯接近尾聲,最近忙着應付各種面試,早出晚歸,形容憔悴。
肖羽剛過實習期,新醫生走馬上任,又是在外科,也忙得四腳朝天。
但兩人約好,晚飯一定要在一起吃,如果肖羽要倒夜班,秦袂就會過去接他,在附近的小飯館吃個飯,送他去上班,自己再回家。
某個週末。
“你洗碗。”
“不,你洗。”
“還是你洗。”
“……你洗。”
……
“我今天面試了三家公司。”
“我幾天切了兩個人肚子。”
“……”
“……”
“你贏了。”秦袂抹了把臉,從沙發上站起來,準備去刷碗。
肖羽笑吟吟拉住他:“一頓不刷沒關係。”他的眼睛長得很好看,抬頭看過來,有些勾人。
……
秦袂覺得,吃完飯就劇烈運動,是一件很不健康的事,要杜絶。

十四、
那天肖羽倒夜班,秦袂按慣例去接他,卻在辦公室門外,聽到了他和另一個男人的交談。
“小羽,我們和好不行嗎?”
靠——秦袂要炸了要炸了,怎麼晚到兩分鐘就有挖牆腳的,肖羽你個小妖精——嗷!
“賀峰,當時是你自己做出的選擇。”
秦袂點頭:親愛的,直拳給力!
“我後悔了,再給我個機會吧小羽!”
“你太幼稚了。”肖羽乾脆地結束談話,“滾吧。”
秦袂推門進去:“親愛的,我來接你了!餓了吧,老公帶你去吃飯!”
賀峰猛地轉過頭來,二人對視,有電流噼啪作響。
肖羽似笑非笑:“老公?”
秦袂僵硬幹笑道:“呵呵呵,去吃飯,吃飯……”
“一起吧,我請客。”賀峰插話道,眼睛盯着肖羽。
秦袂拉著肖羽往外走:“拜拜了您,我老婆,不勞您惦記!”

在秦袂的強烈要求下,肖羽簡單地交待了他和那位炮灰賀先生的過去。
“……後來他要出國,就分了。”
秦袂酸溜溜道:“在一起兩年哦?”
肖羽淡淡一笑:“我們會有更多個兩年。”
秦袂心中溫暖,“嗯”了一聲,不再說話。
這樣的沉默並不讓人覺得尷尬,只要身邊的人和你分享足夠的默契。

十五、
“來說說,你喜歡我哪裡?”
那天做完後,秦袂突發奇想,問了個很QY的問題。
肖羽剛洗完澡,整個人水氣氤氳,他又是似笑非笑一眼瞥過來,卻看得秦袂喉嚨一緊。
“喜歡你哪裡?”肖羽抬手撓他下巴,聲音很低,相當曖昧,“你真不知道?”
秦袂眼睛直了:“不、不知……”
肖羽另一隻手直接摸上某處:“恩,大概是這裡。”
秦袂的CPU當機了。
……
一天晚上洗兩次澡的人傷不起。
事後昏昏沉沉睡去的前一秒,秦袂覺得,怎麼好像又被忽悠了……

“說!你喜歡我哪裡!”
肖羽停下打字,從眼鏡上方看著他。
戴眼鏡真好看啊——秦袂又走神了。不行,這次不能再被美色忽悠了……他堅定立場,毫不畏懼?地直視肖羽。
肖羽推了下眼鏡,反光一閃而逝:“恩……咱倆怎麼認識的?”
“啊?”秦袂疑道,“怎麼認識——?不是在YY麼……啊!難道不是——!”
肖羽笑而不語。
秦袂頓時好奇得要爆炸了:“真不是?怎麼會!我不記得……那,那我們怎麼認識的?”
秦袂不由自主開始腦補,難道曾經驚鴻一瞥,我自無心艷麗了眉目,他卻深陷情網不可自拔最後披上馬甲前來默默守護還好我心靈手巧(?)心花怒放(?)心有靈犀開竅了於是苦情小受最後守得雲開見月明HE了,哦也!
肖羽笑眯眯道:“我以前在論壇的ID,叫應如是。”
秦袂裂了。
應如是?應如是是誰?
好問題!
應如是是論壇元老,被譽為論壇第一公子,那叫一個驚才絶艷,在秦袂還是個小新人的時候,ID叫卿袂,整天跟着公子跑,如是公子每個帖子的沙發都是他,如是公子出現的每個地方都留下了他追蹤而至的痕跡,師父師父一路叫到天荒地老,用時下流行的話來說,卿袂是公子的頭號NC粉。還給公子告白了,那叫一個深情款款,該告白貼(貼名:少年當此,風華應如是。)至今還打着經典的標籤掛在論壇牆頭。
可是公子微微一笑,風華無雙,從此渺無人跡。
晴天霹靂!
卿袂桑心地蹲牆角畫了好幾天,換了件衣服叫青梅似舊,重整旗鼓,從此攻佔論壇半壁江山。
可惜江山在手,美人沒有。
如今,肖羽告訴他,他就是應如是……
秦袂心中有一萬匹***呼嘯着奔騰而過。
最後,他哆嗦着嘴唇道:“為什麼拋棄我……大家?”
肖羽歪着頭想了想:“因為我用的是自動登錄。”
“……所以?”
“系統重裝的時候把密碼忘了。”
“……”
這是哪門子理由?
肖羽:“恩,而且當時學習很忙,也擠不出時間泡罈子,就乾脆隱退了。”
“說起來,你不就是當時告白的那個卿袂麼,”肖羽別有深意地笑,“當時我就覺得你文筆不錯,孺子可教。”
……
秦袂內牛滿面:去你的天然系小青年,這麼大一腹黑,太坑爹了!

十六、
“肖羽,你是個老謀深算的大腹黑。”
“恩?我以為我這叫成人之美,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告白成功的,對吧徒弟?”
“……我們還是床上見真章吧。”
“來啊。”
他在燈下輕笑,和他交換了一個動情的濕/吻。

OVER

題目:BL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哥們,不要把菊花對著我 by 給我放開那受機 (低調大哥蝙蝠攻x二貨未婚飛鼠受 擬人 萌短) | 首頁 | 最上 | 愛情買賣 by 秦爭 (單純學弟受暗戀學長攻)>>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371-592202fa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