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愛情買賣 by 秦爭 (單純學弟受暗戀學長攻) :: 2013/01/28(Mon)

文案
簡潔的說,這是一個關於學長與學弟,關於暗戀,關於淘寶,關於校園,最後HE的短篇。

內容標籤: 情有獨鍾
搜索關鍵字:主角:李辛,曾繁星 ┃ 配角: ┃ 其它:淘寶



  01
  
  李辛回宿舍的時候路過銀行,懷揣著僥倖心理進去打了一下存摺,驚喜的發現,又有140塊的獎學金上賬。學校的獎學金制度比較離奇,講究的是細水長流,李辛大一冬天獲得了8000塊優秀學生幹部獎,學校不定期的向他存摺發放,截止目前研一下半學期,他已經收到了3937塊,按照這個速度不保守的估計,再讀個博士,這筆錢差不多就完全能拿到手了。

  
  有錢就是有底氣,刨除欠舍友28塊的飯錢,李辛惦記著自己的遊戲裡面人前風光無限的賬號堪堪該進入體驗模式了,最近手上錢過來過去,沒留下多少,用遊戲幣兌點卡太勉強,現在突然多了幾塊錢獎學金出來,趕緊上淘寶把點卡買了,錢當然是花哪兒哪兒好。

  
  時間是星期五下午四點半,李辛搜索之後,價格由低向高排列,相中幾家順眼的店,倒霉催的沒看見一個店主在線,翻到第二頁,終於有個價格還不錯的店主旺旺是亮的,趕緊喊一句。

  
  Zxcvbnm:店主好。
  
  對方沒有反應,旺旺顯示目前對方不在電腦旁。
  
  李辛鬱悶,花錢怎麼都這麼難,接著往下看,還有幾個價格還能接受的店,挨個喊過去,賣家像是約好了一樣沒有一個人吭聲。
  
  大約過了5,6分鐘。
  
  zengfanxing0912:你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你的?
  
  第一個喊的店主終於回覆了。
  
  Zxcvbnm:網易一卡通,我現在拍,你充。
  
  就像在沙漠中跋涉終於看見綠洲,李辛手指飛速敲打鍵盤。
  
  zengfanxing0912:好的。
  
  李辛這時才注意到這間店的信譽度並不高,買點卡有點類似賭博,買定離手,萬一遇到騙子也沒轍,只能自認倒霉,李辛著急著趕緊買,也就不墨跡了,迅速填好訂單。

  
  zengfanxing0912:lixin1234@163.com
  
  zengfanxing0912:是這個賬號嗎?300點的2張?
  
  Zxcvbnm:對的,稍等我還沒付款啊。==
  
  李辛看著電腦上網絡銀行跳轉中的頁面默默流汗,從沒見過這麼性急的賣家——比自己還急。
  
  zengfanxing0912:哦。
  
  zengfanxing0912:請注意查收。
  
  Zxcvbnm:發貨吧。
  
  李辛付完款,催促賣家,卻幾乎在同時收到了賣家給他的話。
  
  不,不是這樣的。
  
  李辛嘴角抽搐,他非常想耐心的向賣家解釋:應該是我付款後你把狀態改為賣家已發貨,然後我去點擊確認收貨等到錢到賬你再把點充到我的賬號上,只要保證五分鐘內充到,那就是好賣家。而不是像你這樣,看見支付寶提示我付款了就把點給我充了,萬一我是騙你的怎麼辦啊!

  
  Zxcvbnm:充上了。
  
  強烈忍著扶額的衝動,李辛耐心的等待賣家修改訂單狀態好付錢給他——買了好幾年點卡他發誓這種情況絕對是頭一遭出現。
  
  真好奇哪一方水土能養育出這麼一朵奇葩,李辛瞅了一眼賣家資料,居然是同城的!之前旺旺刷新出來賣家的頭像,李辛沒放在心上,現在再仔細去打量,是一個男孩子的全身照,圖太小看不清臉,只能隱約瞅出來的大概:一個皮膚很白的男生穿著T恤牛仔褲呆呆的手背後站好,標準的小學生姿勢啊。背景是一面肉色的牆的下半部分,牆上面鑲嵌著金光閃閃的大字,李辛對著這暴發戶的做派越看越眼熟,最後在勉強辨認出:燦爛,無疆四個個大字的時候頓悟了,這很明顯是教學中樓南邊的校歌牆嘛,看上去好像是校友啊。

  
  賣家名字叫曾繁星,挺好聽的,估計當初父母是冰心的書迷,李辛已經懶得吐槽他這種用實名換成拼音就當網名用的行為了。本著校友之間多多關照的美德,李辛給了他賣家滿滿的好評。

  
  zengfanxing0912:(飛吻表情)請記得幫我打個分。
  
  Zxcvbnm:我都評過了。還有什麼需要打分的嗎?
  
  zengfanxing0912:謝謝哦,我剛開的店,呵呵。
  
  Zxcvbnm:看出來了。慢慢來很快就能做熟了。
  
  李辛表面上很體貼的安慰了一下他,不過在內心深處還是默默嘆氣,你開店之前好歹找倆人打聽一下大概的操作流程嘛。
  
  李辛心底生出了指導一下這只小白賣家的衝動,但還是被想上遊戲的念頭壓倒,算了,回頭有時間再說吧。
  
  zengfanxing0912:謝謝你。︿_︿
  
  Zxcvbnm:嗯,以後我都來你家買。
  
  這不是一句客氣話,李辛雖然點卡有一半是靠遊戲幣支撐著,但累積起來還是一筆不小的開支,現在遇見一個看著挺順眼的賣家,李辛覺得以後買點卡都能省下不少心。

  
  zengfanxing0912:好啊。
  

  02
  
  沒過幾天,李辛專司擺攤的號也沒點兒了,看了眼還算富餘的倉庫,決定再次去拜訪一下那位淘寶賣家,順便看看他有沒有變熟練一點兒。
  
  Zxcvbnm:店主?
  
  zengfanxing0912:在。
  
  今天運氣不錯,賣家就在電腦旁邊守著呢。
  
  Zxcvbnm:我下好單了。
  
  zengfanxing0912:哦。
  
  不知道賣家跟誰學聰明了,這次好歹是記得先收了錢再充。
  
  zengfanxing0912:你賬號有問題。
  
  Zxcvbnm:什麼問題?
  
  zengfanxing0912:我充不上。
  
  李辛看見這句心裡咯噔一下,鑑於上次對這個賣家印象挺好,這回他沒多想,一次買了100塊錢的。眼看著賣家說賬號充不上,李辛覺得自己又遇見了騙子常見的伎倆,這賣家顯然更聰明,知道放長線釣大魚,要是第一次交易,李辛肯定不會放這麼大額,那即使被騙也沒幾塊錢。

  
  按捺下心底的憤怒,李辛登錄上服務中心,脾氣瞬間煙消雲散。
  
  Zxcvbnm:我這邊看充上了。
  
  zengfanxing0912:啊?那你等我再看看後台。
  
  Zxcvbnm:嗯。(流汗表情)
  
  三分鐘以後。
  
  zengfanxing0912:哦,是充上了。
  
  Zxcvbnm:後台延遲了吧。
  
  李辛覺得自己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順便思索,假如剛才自己回答:是啊,怎麼充不上,你再試一試。那麼這店主會不會照做。
  
  順便看了一眼這間店,信譽度明顯比上次自己來的時候提升了,買家留言幾乎都是「速度很快!」「好賣家!」「以後還來哦~」店主耐心的在每一條評論下面回覆「謝謝您。」認真得幾近虔誠。

  
  留言板倒是很好笑,稀稀落落的幾條,無非都是垃圾廣告,一個個危言聳聽勸店主買團隊刷店舖信譽度。店主也耐心的在每一條下面回覆:謝謝,我的店舖不用刷信譽。

  
  大約是剛才誤會了人家,李辛總覺得對那賣家有所虧欠。
  
  Zxcvbnm:店主。
  
  zengfanxing0912:啊?
  
  Zxcvbnm:店舖留言板可以設置,那種無聊的廣告可以不顯示出來的。
  
  zengfanxing0912:哦,好的。
  
  Zxcvbnm:店主,你是C城人?
  
  zengfanxing0912:是啊,我在資料寫了。
  
  Zxcvbnm:在工大讀書?
  
  zengfanxing0912:是啊……這個你在哪裡看見的?
  
  Zxcvbnm:頭像。
  
  zengfanxing0912:哦哦,我就那一張照片。
  
  其實你不用照片也不要緊,李辛已經習慣他的作風了。
  
  Zxcvbnm:跟我一個學校,你學什麼的?
  
  zengfanxing0912:固體力學。
  
  難怪了,理科讀太久人難免會有點兒呆。
  
  Zxcvbnm:小朋友快叫師兄^_^
  
  zengfanxing0912:你怎麼知道你比我大?
  
  Zxcvbnm:我們研究生院沒有固體力學這個專業。
  
  zengfanxing0912:師兄。
  
  李辛覺得這小學弟真的挺有意思,第一次見面就覺得很不錯,現在是越看越順眼,人與人直接交往有時候確實是有緣分的。
  
  Zxcvbnm:乖,師兄住在嘉園3—1105有空來玩兒。,
  
  嘉園是他們學校在校園西門外路對面蓋的三幢高層男生公寓,樓層從上往下依次住著博士生,碩士生,國家重點專業的本科生。之前有人戲言假如遭遇大地震,學歷越高的越是跑不出來。

  
  zengfanxing0912:好,我住在1—0402
  


  03
  
  其實李辛不是愛掛旺旺的人,他不愛掛任何聊天工具。可自從認識了曾繁星,李辛時常有意無意的掛上旺旺,順便逗小學弟兩句。兩個人很少會探討詩詞歌賦人生哲理,大多數時候都是李辛教育曾繁星哪門課該怎麼應付,那個教授一定要跟他堅持自己的立場哪個教授要順毛捋。

  
  曾繁星的網店逐步進入了發展期,經常都是回頭客,營業額逐漸向上攀登。小曾雄心勃勃的除了本身代賣的各種遊戲點卡又增加了U盤耳機鼠標小音箱之類的小件電腦配置。

  
  Zxcvbnm:小曾?人呢?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對方才有了回音。
  
  zengfanxing0912:來了,剛去郵局寄包裹。
  
  Zxcvbnm:不是跟你說了店裡東西你都發快遞,去什麼郵局。
  
  zengfanxing0912:呵呵,那個買家說快遞不划算,我想反正要去那邊吃飯就順便把包裹寄了。
  
  Zxcvbnm:包裹不保價回頭你看他訛你怎麼辦。
  
  zengfanxing0912:呵呵,應該不會吧。
  
  Zxcvbnm:算了算了,下個禮拜運動會你準備幹嘛?
  
  zengfanxing0912:看運動會啊。
  
  Zxcvbnm:都是大一大二的你去湊什麼熱鬧。==
  
  zengfanxing0912:不然也沒事幹,我宿舍的人都說去看。
  
  Zxcvbnm:服了,運動會三天我們幾個人約了去爬華山,你一起來不,人多熱鬧。
  
  zengfanxing0912:好。
  
  Zxcvbnm:手機號給我。
  
  zengfanxing0912:134XXXXXXXX
  
  李辛順手撥了號,確定響三聲才摁掉。
  
  Zxcvbnm:我的號,記下來了?我提前一天聯繫你。
  
  zengfanxing0912:好的。
  
  從C城到華山要坐近10個小時的火車,李辛約曾繁星早上四點半在宿舍門口等著,四點三十五,李辛勾搭著另外兩個同學到了校門口,看見一個穿著寬大運動服背著書包的男孩守在門口一動不動得傻站著。

  
  「小曾?」李辛上去確認。
  
  「師兄好。」
  
  男孩轉過來沖李辛點點頭,皮膚很白,在路燈下幽幽反射一層朦朧的螢光,雖然是四月,早上溫度還是很低,李辛看著曾繁星在晨風中微微打顫,嘆了口氣。

  
  「走吧」四個大男生勉強擠了擠坐上一輛出租車直奔火車站,票是提前買的始發車,有座位。上車的時候李辛很自然地摁著曾繁星在兩人座上坐下,把剩下兩個人扔到隔壁的三人位上跟別人擠去。

  
  李辛個子高骨架大,在他身邊曾繁星被反襯得像是個還未發育完全的孩子。
  
  「小曾你不是本地人吧?」李辛注意到曾繁星說話總會拖著綿長的鼻音,更符合南方人的習慣。
  
  「我祖籍是江蘇的,家住在C城。」曾繁星解釋。
  
  四個人一字排開的坐法也不方便打牌,李辛感覺到曾繁星總是垂著頭偷偷望自己這邊看,伸手往他腦袋上揉了一把:「困了就睡唄,看我幹嗎?」
  
  曾繁星尷尬得咬了一下下嘴唇:「那師兄我睡一會兒啊。」
  
  「睡吧睡吧。」李辛主動往外挪了挪給曾繁星留出更大的地盤「別操心,東西我給你看著。」
  
  曾繁星點點頭眼睛一閉靠著窗戶,撲棱幾下睫毛沒一會兒呼吸就變得平穩而悠長。李辛盯著他看了會兒,娘的,一個男孩兒長得這麼白嫩真是浪費。

  
  等正式到華山腳底下開始爬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身邊還有很多上了年齡的遊客,四個男孩買好手套竹竿,整理一下就開始往上爬,華山雖然險峻,但幾個人體力都不錯,憋著氣一路上去,到達北峰沒有一個人事先買好同心鎖去求姻緣的,四個人互相擠兌幾句就憋著氣繼續往上爬,最後提前到達了觀日點。凌晨過後山上溫度不高,不幸的是租軍大衣的竟然沒營業,李辛凍得在觀日台一跳一跳,剩下兩個同學也好不到哪裡去,反而是曾繁星這個江南人凍得不明顯。

  
  李辛結巴著問:「小曾你不冷麼?」
  
  曾繁星居然還笑了笑:「還好吧,我老家冬天沒有暖氣的,每年過年回去全家就生個爐子,我都習慣了。」
  
  好可惡。李辛明知道曾繁星不是在炫耀還是忍不住腹誹。
  
  哇哇亂叫得看完日出,大家也都暖和過來。曾繁星讓太陽曬得鼻尖兒還冒了汗,四個人沒有多做停留接著往最高峰爬,游了一圈兒南天門趕在中午之前下山。

  
  大約是放鬆了精神,下山的時候李辛覺得自己兩條腿發飄,走到一處轉彎的時候被露在地面的樹根絆了一下,李辛沒控制住身體整個人往前撲了幾步,突然感覺身後一股力氣扯著他,才在路邊勉強停下來。回頭看看曾繁星一臉慘白瞪大眼睛拉著他左臂,轉回來再低頭瞧李辛覺得頭有點兒暈,腳底下就是懸崖,剛要不是曾繁星扯住了自己估計他今天就交代在這兒了。

  
  往後面的路四個人都一個人緊貼一個人,走得小心翼翼。
  
  太陽下山之前四個人坐上了返程火車,到宿舍時候天才濛濛亮。幾個人都打著哈欠準備回宿舍蒙頭大睡,李辛喊住曾繁星:「小曾,睡醒了給我打電話,我請你吃頓好的,這次命都是你救回來的。」

  
  曾繁星跟他們三個不在同一幢宿舍樓,迷迷瞪瞪嗯了一聲,一個人往宿舍區深處走去。
  


  04
  
  李辛一直惦記著這事兒,可都過了兩天了,曾繁星也沒再來個電話。
  
  等不耐煩,李辛自己打過去,好半天才接通,劈頭就吼:「小曾,我眼巴巴等著請你吃頓飯就這麼難,你看不起我覺得我純粹跟你充客套是吧?」
  
  「師兄……」電話那頭尾音拉的長長的,聽上去有點兒委屈。
  
  「小曾,你在哪兒呢,怎麼了?」李辛也聽出來不對趕緊問。
  
  「我在宿舍……這兩天動不了啦。」曾繁星苦笑。
  
  李辛沒有多想,趕緊跑去一號樓看看,曾繁星宿舍門沒關,就他一個人在,正哀怨的靠在床頭翻看一本大眾軟件。
  
  「你這是坐月子呢?」李辛目瞪口呆。
  
  「師兄……」曾繁星又開始咬下嘴唇。
  
  曾繁星睡在下鋪,李辛很理所當然得脫掉外套走到他床邊坐下:「來,說說究竟怎麼了?」
  
  「那天從華山回來…睡一覺起來…身上就不能動彈…這兩天其實還好一點了。」曾繁星越說越小聲,越說頭越往雜誌裡面埋。
  
  「呃,你也太缺乏運動了吧。」這種情況絕對是李辛沒有想到的。
  
  曾繁星沒有回嘴,羞愧得耳朵尖都紅了。
  
  「行了行了。」李辛伸手上去在曾繁星腦袋上一通亂揉:「等你這次能動彈了每天跟我打籃球去,保證把你練得身體倍兒棒!」
  
  被揉腦袋的人奮力往床裡面一躲,實際上沒有挪騰出幾分位置,「我打球很笨的,會同手同腳。」
  
  「同手同腳也要來,不練你永遠都是同手同腳!」李辛擺出一副就這樣說定了的表情,曾繁星只能乖乖點頭。
  
  「那你吃飯上廁所都怎麼解決?」李辛想起來比較實際的問題。
  
  「吃飯我舍友下課會給我帶,上廁所…也是他們扶我去的。」
  
  「他們不在你就不上廁所?」李辛瞪眼。
  
  「我…都是等他們回來才喝水。」曾繁星解釋。
  
  笨死的,這傢伙一定是笨死的,李辛瞪著曾繁星乾燥得泛白的嘴唇沒來由的生氣了。
  
  曾繁星也不知道這個師兄究竟想要幹什麼,眨巴著眼睛愣愣的看著他。
  
  李辛利索的拿著杯子在飲水機兌了一杯溫水端過來:「喝了,等下我扶你。」
  
  曾繁星趕緊搖頭,頻率依然不快。
  
  「喝啊,怕啥,我的命都是你從華山上扯回來的,以後有啥事兒都可以找我,知道不?」
  
  「哦。」即使神色有點兒複雜,曾繁星好歹是答應了,接過杯子小口小口的喝。李辛慨嘆造物主的神奇,江南江北人差距還真大,不過擱在往常,李辛要是看見那個男人這麼做作的喝水肯定要罵他裝逼,現在覺得這動作曾繁星來做居然挺合適的。

  
  兩個人一時間都不說話,李辛是打定主意要伺候曾繁星上完廁所再走,估計是被他嚴厲的眼光壓迫得太緊張,過了一會兒曾繁星就喊他:「師兄,扶我起來。」

  
  李辛大手大腳的把曾繁星從床上拖起來,這小孩兒居然在被子下面是光溜溜的,白瓷一樣的皮膚摸起來滑滑的,腿間灰色的平腳褲在膚色的襯托下很顯眼。男生宿舍天熱裸奔都是常事兒,但李辛還是第一次把個赤裸的男孩抱個滿懷,挺新鮮的。

  
  嘉園的宿舍是那種兩個四人小套間,八個人合用一間客廳一個衛生間,想著曾繁星每天都要在眾目睽睽之下光著身子從裡屋一路展覽過來,李辛沒來由覺得不樂意。把他放在洗手間,李辛利索的轉身合上門:「完了叫我啊。」

  
  嘴上這麼說,聽見沖水聲李辛就推門進去了,曾繁星笨拙得才剛剛理好身上唯一的布片。
  
  「學長,你扶住我一邊的肩膀就可以了。」曾繁星蚊子哼哼一樣的建議。
  
  李辛「哦」了一聲,還是堅持用整條胳膊環著曾繁星,把他送回床上蓋好薄被,又把水杯塞給他「喝!」。
  
  曾繁星乖乖的接過去。
  
  「我去給你把飯買了?」李辛提議。
  
  「不用不用,我跟人說好了。」曾繁星眼睛亮亮的,「學長幫我開一下電腦吧,我最近都沒看淘寶店。」
  
  「好。」
  
  旺旺是自動登錄,都是幾條亂七八糟的廣告,網頁密碼是曾繁星名字的拼音,比id還少幾位。
  
  剛模仿曾繁星的口氣回覆了幾條買家的評論,就有生意上門。
  
  大白楊:店主好~(飛吻表情)
  
  zengfanxing0912:親好呀~親需要點兒什麼?
  
  李辛毫無負罪感的使者曾繁星的id回覆往常自己也很鄙視的問候語。
  
  大白楊:呵呵,店主你店裡8G的U盤還能再便宜嘛?
  
  zengfanxing0912:小本生意概不講價,對不起啊親~
  
  大白楊:那是現貨嗎?
  
  zengfanxing0912:是的。
  
  大白楊:哦,那我再看看吧。
  
  zengfanxing0912:好。
  
  大白楊:店主你家還賣QQ的會員哦。
  
  zengfanxing0912:是的,如果親有需要可以拍下來。
  
  大白楊:店主那你家還賣不賣電腦散熱板啊?
  
  zengfanxing0912:你等我看一下……
  
  李辛轉過頭問躺在床上的:「你那電腦散熱器是現貨?」
  
  李辛點頭:「我就在咱樓下電子市場拿的。」
  
  zengfanxing0912:親好,賣的。
  
  大白楊:店主你頭像的照片是你本人嘛?
  
  zengfanxing0912:是的。
  
  大白楊:呵呵,好可愛啊。
  
  zengfanxing0912:對不起親,這個不賣。
  
  大白楊:哦,那太可惜了。
  
  zengfanxing0912:(流汗表情)
  
  對方再沒說話,李辛自己沒實打實得開過網店,沒想到淘寶上的買家果然是豐富多彩的。當機立斷從電腦隨便找出一張線路板的圖片傳做頭像,他覺得自己有義務把這個傻乎乎的學弟看好。

  
  折騰完才轉過頭呵呵笑:「對不起啊生意黃了。」
  
  曾繁星眨眨眼:「沒事的,很正常。」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李辛感覺自己在這兒曾繁星好像渾身都不自在,驀地心尖一陣發緊:「我再伺候你上一回廁所然後我回去?」
  
  曾繁星沒想到他話題轉換得這麼快,趕緊拒絕了:「不用不用了。」
  
  「走唄,還有半個小時才下課等他們回來了你還不得憋死?」李辛毛手毛腳的上去就掀曾繁星的被子,沒想到被子下面的人下體竟然微微的隆起,曾繁星咬緊下唇不解釋,李辛不知道該怎麼化解這種尷尬,只好把被子又給他蓋回去,挺不自在的說:「那我先回去了。」說完邁開長腿就出門了,始終沒再回頭。

  

  05
  
  李辛一晚上沒睡好,剛進入淺眠眼前就浮現出曾繁星白花花的大腿窄瘦的腰,暗罵自己沒出息,皮膚白很罕見麼?學校皮膚白的人多了,以前自己就見過好幾個。順著這條思路迷迷糊糊往下想,李辛回憶起自己大三在校學生會幹副主席時候,手底下就有個皮膚白嫩的孩子,跑腿很勤快,再仔細回憶,那小孩居然長著一張曾繁星的臉。李辛猛的驚醒,背後居然出了汗,在黑夜裡睜大眼睛回憶卻越回憶越糟糕,大四自己組織畢業晚會總有個小孩在自己外圍繞著負責安置設備,搬研究生宿舍時候有個小孩勤快的給自己擦桌子掃地,繫上打籃球時候有個小孩一場不落的來加油,有次練習賽缺人小孩趕鴨子上架充個數又因為同手同腳被自己趕下去,這些孩子都有個共同點,都長了一張曾繁星的臉,自己發現的有這麼多,是不是還有沒發現的?

  
  有些事情不是忘記,只是想不起來了。
  
  李辛根本睡不著,他不傻,結合那天曾繁星的反應,這些行為他不難到一些心酸的秘密,那天曾繁星被自己從籃球場趕下去是怎麼樣的心情?曾繁星從來都是這樣圍繞著自己身邊,從來沒有堂堂正正的走到自己面前自我介紹,讓自己一直誤會他是那個同學手底下的熱心學弟,原來在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被一個男孩放在心上好幾年。

  
  李辛反覆考慮了一個晚上,第二天天剛亮時候撥通了曾繁星的電話,沒開機。
  
  克制住衝去他宿舍的衝動,李辛上網看看旺旺,卻是亮著的,不知道是昨天自己走了以後就沒有下限還是怎麼樣,李辛試探得喊了一聲。
  
  Zxcvbnm:小曾?
  
  zengfanxing0912:師兄。
  
  對方回的很快,李辛反而有點兒吃驚,猜測到他也是一夜沒睡有一點心疼。
  
  Zxcvbnm:怎麼不睡覺?
  
  zengfanxing0912:白天睡多了,晚上睡不著,師兄你有話直說吧。
  
  Zxcvbnm:小曾,我以前就見過你是不是?在學生會?
  
  zengfanxing0912:對。
  
  Zxcvbnm:還有籃球賽上?
  
  zengfanxing0912:師兄你知道的啊。
  
  Zxcvbnm:嗯,我才想起來的。
  
  zengfanxing0912:其實我第一次見師兄是在接新生的時候,當時我來遲了,宿舍被別的專業的人佔了,你堅持幫我疏通關係讓我和同學住在一起,我當時覺得你很厲害,很崇拜你。

  
  李辛根本不記得有這麼一回事兒,學校的傳統是大二負責接新生,每年那一週都累的脫一層皮,等到了大三因為是學生幹部,李辛必須在辦公室負責坐班接待,直到所有新生的情況都落實,來來往往那麼多人,李辛總是本著良心給所有人一個合理的安排,這是職責所在,沒想到會有這樣一個小孩傻乎乎的就上了心。

  
  zengfanxing0912:後來我在好多活動都見到你,聽見許多人談論你才知道你真的是一個非常優秀的人。
  
  zengfanxing0912:其實我還跟你上過同一節選修課,我坐在你後面。
  
  李辛不說話,看著旺旺上一條又一條發過來的信息。
  
  zengfanxing0912:可惜後來你都不愛在學校露臉,我就找不到你了。有天去老師家幫忙我無意聽到你跟你同學說打網絡遊戲的事情,後來就向那個師兄打聽,說我最近也想玩,他很爽快的告訴我你們所在的服務區還有遊戲裡面的名字,讓我註冊了去找他帶我,但我玩的太爛了升級又慢,給你幫不上任何忙,也就沒有機會和你說話。

  
  zengfanxing0912:等你在遊戲裡結婚又離婚,我就不玩了。
  
  zengfanxing0912:賣點卡是我開玩笑的想法,我想假如我賣得便宜一點你會不會找上我,後來覺得挺難的,因為店舖信譽低,一直挺不順的,後來那天你居然真的和我說話了。

  
  zengfanxing0912:你的手機號我都會背了,雖然從來沒有撥過,你那天把號碼給我很高興。
  
  zengfanxing0912:我昨晚看了一遍咱倆的聊天記錄,這一個月咱倆說的話比我之前認識你這三年加起來還要多,我覺得能這樣就很好了。

  
  zengfanxing0912:你之前問我要不要把導師介紹給我回頭考研究生繼續當你的師弟,我覺得不用了,我爸爸在深圳做生意要我畢業去給他幫忙,謝謝你。

  
  zengfanxing0912:在華山的事你不用太在意,即使我對你沒有那種想法我也一定會把你拉住的,謝謝你肯叫我出去玩,昨天讓你不愉快很對不起。

  
  李辛覺得在縱容這孩子自暴自棄的說下去那無非就是我跟你一刀兩斷永不相見之類的煽情話,趕緊打住吧。
  
  Zxcvbnm:小曾,之前的事咱先不說了,我就問你一句話,你想好了回答我。
  
  zengfanxing0912:你問。
  
  Zxcvbnm:店主,你本人賣不賣?
  
  李辛真的不是想要欺負孩子,曾繁星大段大段的表白看著他心裡挺舒坦的,等心里美夠了才神秘兮兮的發話,他之前沒有交過男朋友,但看著曾繁星可憐巴巴的圍著自己團團轉,無論是當做玩笑一笑置之或者是用一句:「滾開,死同性戀!」把這個孩子打發走,李辛都自覺是做不到的。

  
  大約是曾繁星有一種上當的感覺,沒有回答,李辛不著急,慢悠悠的等,等著這傻孩子繼續回歸到繞自己公轉的軌道上。
  
  門被咚咚的敲響,李辛走過去打開,剛才還在旺旺那頭的孩子喘著粗氣兒逼問他:「你最後那句說的真的?」
  
  李辛無辜的點點頭。
  
  「那我賣!」堅定地說完這句話,曾繁星靠著門框哼唧一聲。
  
  「咋了咋了?」嚇得李辛趕緊上去把他扶住。
  
  小孩半天才抬頭,臉紅紅的倆眼發亮:「我身體好像,還是不能動的。」


  06
  
  曾繁星的網店換了掌櫃。
  
  本來李辛提議既然自己這條大魚都上鉤了,那就乾脆把店關掉,空餘時間幹點啥事兒不好。曾繁星堅決反對,說是這個店一定要保留下來,等回頭兩個人真的怎麼樣了還有個念物。

  
  「喪氣。」李辛敲他腦袋。
  
  後來實在看不過眼曾繁星吸引古怪買家遭遇調戲的氣場,李辛本著師兄的威嚴逼迫他充分利用課餘時間好好學習天天向上,至於淘寶店嘛,當然由閒著沒事兒好吃好喝的研究生師兄親自接手。

  
  「店主,我覺得你現在變得比較凶誒。」這是本月第三次被買家這麼說,李辛哼哼,真不知道以前曾繁星是怎麼跟她們墨跡的,自己的家眷比較呆,一個沒看好就被人拐出銀河繫了。

  
  門被推開,皮膚白嫩的小男生閃進來,手上提著食堂的桶仔飯,小臉被大太陽烤的紅撲撲的。
  
  「給你,排骨的。」曾繁星把飯在桌子上面擺好摩拳擦掌,「下午你有課吧?那店我來看!」
  
  李辛冷笑,淘寶要是讓這種人賺了錢那才是傻瓜也能當老闆呢。
  
  「喂,你不要看不起我我也是賣出過很多東西的!」曾繁星鬱悶,他知道自己至今有時候買賣還是不得要領,經常和買家關注錯誤焦點閒聊一下午未必能賣掉一件東西。

  
  李辛讚許賞給他一塊排骨:「嗯,你這輩子賣一個大件就夠了,別的我來。」
  
  曾繁星臉紅了,埋頭吃飯,反正下午李辛上課了,開不開旺旺還不是自己說了算?
  
  「下午跟我上課去。」李辛吃掉最後一口飯擦擦嘴後突然提議。
  
  「啊?」曾繁星呆呆的。
  
  「走吧,下午上科學道德,反正你以後也要考研,提前去聽唄。」
  
  曾繁星內心掙扎一下,不見李辛再說話,趕緊抬頭看看,對方一本正經的瞅著自己,心臟忍不住跳快了幾記,自己的觀點堅持不到3秒鐘就叛變了:「好。」

  
  「行,快吃飯。」李辛高興了,在曾繁星發旋處輕輕吻了一下作為獎勵。
  
  至於那淘寶店,還是等大掌櫃下了科學道德課再營業吧。
  



【番外】

  李辛這個人,其實挺衣冠禽獸的。
  
  被告白了以後,李辛就認真的打算了一下兩個人的將來,通過網絡對同性情侶的性福生活進行了系統的學習,充分掌握了理論知識,然後就琢磨找個機會實踐一下。

  
  落花有衝動,流水沒感覺。
  
  曾繁星自從告白之後,又老神在在的該幹嘛幹嘛去了,連圍觀李辛打籃球都還站在人群最外圍的老位置,每次李辛在球場上往觀眾群看過去依舊是找不到他家曾小呆。

  
  倆人就在這種純情的交往模式中晃悠到了暑假。大三的曾繁星第一次沒有回家,而是留在學校等待分配實習,倒霉催的,實習的學生分成兩組,曾繁星所在的那一組拖延病附身,遲遲沒有動靜,相關部門永遠都是讓他們「再等兩天」。

  
  一個宿舍八個人另外七個都走了,就剩下曾繁星一個人蹲在宿舍時不時和隔壁的同學聯繫一番:審核文件什麼時候批下來啊,咱們這一組究竟還去不去之類的信息。

  
  李辛家在本地,基本都是住在學校偶爾往家跑一趟,他當年實習根本就是白天睡覺晚上呼朋喚友去黃河灘吃烤肉,現在看見曾繁星天天在學校一臉糾結的期待出發總覺得挺逗。

  
  禮拜六,李辛有個師兄回來學校參加講座,這位師兄在學校的時候經常和李辛勾搭著胡鬧,專業學得一塌糊塗,畢業以後家裡給弄到一個公司當技術組長,剛開始工作那大半年,沒少往導師這兒跑,每次都帶著棘手的工作難題拉著導師徹夜深談,往往是第二天導師休息了他再回公司去召集所有組員開會把前一天晚上導師教的東西複述一遍,慢慢的師兄回來的頻率越來越低,一年後外調去了分公司當總監。

  
  為了感謝李辛白天陪著一起聽講座,晚上師兄請李辛還有以前相熟的師弟們一起喝酒,李辛很自然的叫了曾小呆一塊兒去。學校後面的大排檔,幾個男人喝起酒來就沒數兒,喝著喝著,總監師兄又習慣性得像以前上學那樣隨手摸李辛的肚子:「這麼多年,你怎麼身材就是不走樣兒呢?」

  
  李辛自我感覺特別好,總監師兄從三年前就開始糾結腹肌問題,放下酒杯隨手摸回去:「我上次見你才有三個月大,現在看上去像五個月了。」
  
  「老啦。」倆人就互相摸著追憶起青春似水流年。
  
  周圍還坐了三個人,曾繁星都不太熟,李辛這邊氣氛正好,小曾也不插嘴,只好坐在那兒低著頭一口一口往肚子裡灌酒,先前帶來的一瓶茅台根本不夠分的,幾個人身邊已經排列了好幾個空啤酒瓶。

  
  李辛跟總監師兄嘀咕了半天,把曾繁星的實習問題落實了,雖然離得稍微遠了點兒,但不用天天在宿舍急得團團轉。等把話說完回頭準備告訴他的時候,李辛看見那孩子已經通紅著一張臉只會傻笑了。

  
  幾個人興奮的嚷嚷著要續攤,李辛搖一搖曾繁星,覺得這孩子是在撐不住了,打聲招呼要帶小曾回去,總監師兄意味深長笑著拉了李辛一把,從錢包裡摸出樣東西塞進他手裡,李辛低頭一看,靠,安全套,三枚一包,抬起頭剛準備罵人,就被總監師兄一把推開,眼睜睜看著幾個人揚手打車洗腳去了。

  
  往學校走是一段不近不遠的距離,李辛把總監師兄臨別的禮物揣進褲子口袋,扶著曾繁星慢慢往前走,小孩兒喝醉了不如平日老實,一個勁兒的拽李辛搭在胳膊上的外套——白天為了陪師兄聽講座李辛穿了一身西裝,現在上衣正在曾小呆的魔爪之下蹂躪中。

  
  胳膊垮著衣服本來就發酸,看見小曾這麼喜歡,李辛就乾脆把衣服披到小曾身上,小曾安靜得披著衣服,乖乖的跟著李辛繼續走。
  
  讓風吹了一路,等到了宿舍樓下,曾繁星竟然清醒了:「師兄,我自己能上去。」
  
  「我把你送到吧。」李辛怎麼看都不太放心。
  
  曾繁星難得的堅持:「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你快去跟他們匯合吧。」
  
  李辛哭笑不得,看來還是昏著的,他想讓自己跟誰匯哪門子合啊?
  
  「師兄我先上去了。」曾繁星揮揮手,搖搖晃晃往樓上走,晚上電梯都停了,幸虧四樓不算高,曾繁星摸著樓梯扶手慢慢往上爬。
  
  李辛看著曾繁星上去,挺擔心的,小孩今天晚上有點兒不自在他看出來了,這也怨他,不該把小孩往陌生環境里拉,可惜曾繁星不說,他也不能直接問,站在原地抽完一根煙,還是沒見曾繁星那屋子亮燈,李辛踩滅煙頭上了樓。

  
  走到0402,門大敞著,李辛想幸虧上來看了一眼,本來準備關了門就走,屋裡卻傳來一陣輕輕的低吟聲,怕是曾小呆胃疼,李辛隨手關上門趕緊進去看。

  
  裡屋的情形卻深深考驗著李辛的意志,剛那陣動靜不是曾繁星不舒服才發出來的,相反,他現在舒服得很。
  
  曾繁星回來應該是沒有洗漱,直接側躺在床上的,李辛那件外套倒是脫了下來,現在正被他捧在胸前,臉緩慢的在外套上摩擦著。小曾一隻手攥著外套,另一隻手卻伸向了自己的下體,伸進了寬鬆的短褲裡不規律的套弄著,下半身儼然已經支起了小帳篷。

  
  曾小呆正嗅著自己的氣味自瀆,李辛開始是驚訝,後來覺得好笑。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見他總是一臉天真純潔,抱抱親親都很少,並且都是李辛偶爾偷來的,曾繁星沒有不願意,但顯然不積極,李辛一直以為他不想呢,就克制著沒再進一步,現在看他的行為,顯然也是憋得厲害。

  
  屋子沒開燈,李辛眼睛逐漸適應了周圍的黑暗,死死的瞪著床上還在自我陶醉的人,眼睛閃出飢渴的光。曾繁星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把短褲拉下,下面那根的上端斷斷續續吐出透明的液體,站在李辛這個角度,恰好可以看見它反射出亮亮的光澤。

  
  曾繁星的手以更快的頻率套弄著下體,十個腳趾都緊繃著下壓向前伸,呻吟聲也由最先的鼻音增加到低低的呼喊,沒過多久,床上的人縱情的「哈」了一聲,下體吐出白色的液體,緊繃的身體也放鬆下來,翻身平躺在床上。

  
  李辛毫無心理障礙的勃起了。在此之前,他一直都懷疑自己和小曾性生活上能否和諧,畢竟自己是第一次與一個男孩子交往,這也是李辛從來沒有耍賴強迫小曾的理由,經過驗證,他對自己信心倍增,李辛左手放進口袋,緊緊攥了攥總監師兄剛才塞給他的安全套。

  
  通體舒暢的曾小呆呼吸逐漸變得輕緩,就在李辛以為他要睡著的時候,小曾突然睜開了眼坐起來,迷迷糊糊看了看周圍,注意到自己手裡面還緊攥著的外套,嘴巴嘟噥著:「啊,要洗乾淨明天還給師兄。」掙紮著站起來,就要往外面水房走,卻被掛在膝蓋處的褲子絆了一個趔趄。

  
  明明還醉著呢,李辛判斷,伸手把小曾抓過來,被抓的人愣愣的,反應半天才眯著眼睛沖李辛笑,然後嘴就被吻住了。
  
  曾小呆積極配合著李辛的吻,估計腦子裡還是場春夢。李辛把他就近摁在寫字檯上,三兩下剝掉了已經髒了的內褲,露出雪白的兩瓣臀。
  
  俯下身子去舔弄曾繁星的尾椎處,孩子哼哼著舒服得腿軟,李辛拉起他的右腿,蜷曲著放在桌面上,有了著力點,兩個人都輕鬆了些。
  
  曾繁星被壓在桌子上,兩瓣臀被掰開,後穴暴露在李辛的視線內,沒怎麼猶豫,李辛嘗試用一根手指去按壓後穴,乾澀的觸感使他皺眉,曾繁星也不舒服。想到小曾剛才的作為,李辛一手扶住他的腰,另一隻手很理所當然的把他髒掉的那隻手拉到後背來,藉著手上依舊滑膩的白濁,緩慢將一隻手指送進他的後穴中。

  
  小曾覺得不舒服,反抗得把手往外拔,被李辛擋住。
  
  「小呆,聽話。」李辛呼吸不穩,還儘量用溫和的語氣湊近身下的人耳邊安慰他,曾繁星被身後突然的呼吸弄得身體輕顫一下,手停止了動作任由李辛安排。

  
  李辛的手在交纏中很快也被弄髒了,他用盡最後的耐心把第三根手指送進去抽動幾下,「小呆,我讓我進去。」額頭上汗水順著鬢角往下流,李辛覺得自己的神經快被崩斷了。

  
  曾繁星回以輕輕的喘息,只在李辛抽出手指時微微抖了一下臀,李辛三兩下脫掉礙事的褲子,帶上安全套,扶著自己的下體緩慢在曾繁星大腿內側磨蹭了幾下,然後對準已經變柔軟的後穴,摩挲著,緩緩向裡送。

  
  剛一開始就感到了巨大的阻力,李辛咬牙淌汗,輕輕拍打小曾單薄的臀部:「小呆,放鬆一點,深呼吸。」身下的人乖乖照做,大約插入一半的長度,李辛緩緩開始抽插,身下的人突然不老實,抓住他扶在腰上的那隻手,在自己肚子上動了幾下:「摸摸我。」

  
  李辛一開始沒懂,手被帶動著動了幾下才明白,小呆晚上吃醋了,明明下半身還是勃起狀態,卻沒來由的心底湧出一股溫情,一邊緩慢得上下撫摸小曾的肚子一邊輕輕的哄他:「我以後都只摸你,好不好?」

  
  「嗯哼。」不知道是舒服還是答應,李辛感覺到後穴的阻力在逐漸變小,插入的深度不斷增加,直到根部完全被滾燙的身體包裹。
  
  李辛深吸一口氣,然後拔出來,再插入最深處,幾下之後,小曾終於度過了初期的不適,前端有再次抬頭的端倪,李辛卻已經忍不住狠狠的律動起來。李辛越動越快,曾繁星用鼻音軟軟的哼著,有幾次最敏感的一點被撞倒,惹得他本能的張嘴從嗓子深處尖叫出來,李辛在他的叫聲中更加興奮,就在小曾幾乎喘不過氣的叫喊聲中射了。

  
  等李辛喘勻了氣,才發現身下人的下體還沒有得到解放,忍不住覺得有些丟人,他覺得自己從來沒有射的這麼快過,小呆給他的感覺太棒了。換了個套子,李辛用手握住小曾淡褐色的那根,擼了幾下,用手指撓了幾下最前端的小口,惹得他哭喊。

  
  在小曾的喘息和呻吟中,李辛的下面又精神起來,做過一次的後穴變得鬆軟,使這次的插入變得很順利,曾小呆被前後的快感折磨得無所適從。

  
  李辛突然把手拿到距離小曾下體一拳的位置,小曾抗議:「摸啊,再摸我。」
  
  李辛低笑:「喜歡就自己動。」
  
  曾小呆嘟噥著腰上使力往李辛手上蹭,前面剛挨到李辛的手舒服了,後穴又和李辛斷了連接,一陣發空。
  
  扭腰表達自己的不滿,被李辛無視,曾小呆只好自己腰上用力,往前蹭幾下,再往後蹭幾下,卻總是感覺不對,難受得快要哭了。
  
  李辛折騰著他也是在折騰自己,雪白的身軀在自己身下扭動著尋求快感,李辛剛開始還能壞心得靜靜觀賞,越看越覺得心癢,半拉半抱得把小曾弄到床上讓他趴跪著,插入他後穴開始律動,手也沒閒著,揉搓著前端和兩顆肉球。

  
  曾繁星被這種服務弄得快要瘋掉,忘記了隱忍,忘記了恥辱,呻吟聲越來越大,間雜著抽泣:「師兄,重一點。」
  
  感覺到小曾的腹部逐漸繃緊,後穴收縮的幅度也越來越大,李辛雙腿的肌肉越發緊繃使勁,終於在身下人長長的一聲叫喊中,兩個人一起射了。
  
  李辛覺得運動會跑八千米也沒這麼辛苦,身下的曾繁星已經昏沉沉睡過去了,李辛扶著他躺平,拉開燈檢查一下,小曾的後穴雖然被摩擦得泛紅,卻沒有出血的跡象,長舒一口氣,李辛很自然的往床上擠了擠,手自然的扣住小曾的腰,把那柔軟的臀瓣貼在自己小腹上,也睡著了。

  
  第二天清晨,曾繁星先醒了過來,覺得渾身都疼,他昨晚上做了個特別真實的春夢,現在覺得整個人好像脫了水一樣,好不容才掙紮著起來,準備去找水喝,他還惦記著自己拿了師兄的衣服,昨晚好像沒洗,打算今天洗了再還給李辛。

  
  腳剛著地,就踩到一樣柔軟的東西,曾小呆嚇得:「呵」了一聲。
  
  仔細看過去,這不就是李辛麼,師兄昨晚上明明在樓下就跟自己分開了,怎麼會在自己床旁邊打地鋪?
  
  李辛打了個哈欠,頭髮翹得亂七八糟,絲毫沒有形象可言:「小呆,你醒了?」
  
  「嗯。」曾繁星沒跟他計較這個稱呼,雖然是第一次當面被李辛這麼叫,但總聽著耳熟。
  
  「小呆你看上去挺乖的,沒想到睡覺那麼鬧」李辛抱怨:「晚上沒睡一會兒,你就踢人,我死死巴著你,最後還是讓你給踢下來了。」
  
  曾小呆臉紅,忘了問李辛問什麼會跟他睡在一起:「那師兄你可以睡別的床啊。」
  
  「別的都是床板,和睡地上有什麼區別。」李辛解釋,他說的是實話,放假了大家自然都把鋪蓋收起來。說著就要往起坐,卻又停住了,「小呆,拉我一把。」

  
  「好。」小曾答應著把李辛從地上拉起來,看見他赤裸的身體,忍不住臉紅。師兄蓋的是一張床單,身下正壓著那件自己惦記著去洗乾淨的外套,已經皺得一塌糊塗。「師兄你還好吧?」

  
  「腰疼。」李辛齜牙咧嘴。
  
  曾小呆突然想起昨晚上的春夢,看看自己,再瞅瞅李辛,不會吧,昨晚,難道,自己,把師兄,給強暴了?
  
  李辛對著曾繁星,難得的覺得不好意思,輕聲問:「你感覺怎麼樣?」
  
  小曾呆呆得點頭:「我覺得挺好的,你還好嗎?」
  
  李辛覺得自己又一次沒有跟上曾繁星的邏輯。
  
  曾小呆還一本正經的說:「師兄你快上來再休息一會兒吧。」體貼的把自己枕頭拍鬆軟「師兄你好好休息,我保證下一次會輕一點。」說著還體貼的給李辛按摩腰部,其實曾繁星不是沒覺得自己腰疼,但他將這都歸結於缺乏運動。

  
  饒是李辛這個國家重點實驗室的研究生,也花了3分鐘才明白曾小呆誤會了什麼,想笑又不敢,只能把曾小呆拉住說:「那你陪我再躺一會兒。」心裡面盤算著以後的H以後再議。

  

題目:BL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校園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青梅不語 by keno (天然攻x腹黑受) | 首頁 | 最上 | 養虎為患 by 喜戲西席 (腹黑白虎精攻x懶散迷糊土地仙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374-6d207df0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