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你再惹我,我就炸毛了啊 by 丸小叶 (温柔腹黑攻x傲嬌炸毛受) :: 2013/01/29(Tue)

文案
這是一對冤家的故事= =
文案無能。。。

搜索關鍵字:主角:梧桐,潛二 ┃ 配角: ┃ 其它:



  Part1
  要說梧桐和潛二這倆人梁子結的啊,還真是莫名其妙。
  
  潛二對二人間的矛盾沒什麼特殊貢獻,一切的一切,全來自梧桐的腦補。誰讓潛二每次月榜下來,都只比梧桐高這麼一位,不多不少就壓着你,票數好死不死也就多了個十幾票。這是什麼,這是故意的呀,梧桐就是這樣想的。
  
  忘記說了,梧桐、潛二,還有一位夢溪怪談是X站的三位駐站作者。怪談SAMA盤踞各個排行榜榜首很久很久了,久到另外兩位剛來的時候,他已經是第一了,很多人一度以為X站是怪談的私站,這個暫且不說,我們再扯回那兩位。
  
  梧桐與潛二差不多是同時來到X站,同時開始寫作的,兩人文風截然不同,有着不同的讀者群體,卻有着差不多的人氣,這也導致了悲劇的發生。
  
  “擦擦擦!勞資怎麼又在他下面。”梧桐氣得要掀桌,雖然這話充滿着奇異。
  
  梧桐向自己讀者群裡發了一條“我嘞個去,勞資對月榜再次無力。”引來無數人圍觀。
  
  又忘了說,梧桐筒子的文風只能用裝B二字形容,明明生活裡就是一個暴躁的人,寫起文來無比氣質,無比文藝,活脫脫給人溫和佳公子的形象。當一個又一個滿懷憧憬的讀者跑去GD他時,有些東西注定是要幻滅的。
  
  甲:梧桐大人,別隨便爆粗口啊,注意形象(╯﹏╰)。
  乙:沒有超過潛二大人沒有關係的啦啦啦。
  潛二我恨你:我不介意沒有超過他,我介意每次他都在我上面一位,你說他是不是故意的啊啊啊!!!【指
  丙:這是傳說中的緣分吧~~~
  潛二我恨你:緣分你妹!
  丙:來吧來吧,我需要緣分,也需要妹子。
  潛二我恨你:我要去扎小人兒……
  甲:淡定啊淡定……
  
  梧桐越想越氣,乾脆回到專欄寫了句公告“今日有事,停更一天”,我出去溜躂還不行嗎?群眾們紛紛表示,梧桐每月總有一天不寫文,這個日子和例假一樣來的極為準時,大夥也見怪不怪了。
  
  梧桐一個人有些寂寥的在街上晃蕩,看看風景,看看人潮,舒緩一下心情。去沒有注意到身後有個人飛奔過來,“砰!”撞了。兩人跌坐在地上。
  
  梧桐還在感嘆今天果然衰極了,都是潛二,丫的我不整死你時,撞自己的人站起身來,拍拍土,作勢就要往前繼續跑。
  
  梧桐眼明手快起身抓住了他,大喝:“撞了人還想跑?”
  
  那人冷靜的說:“我有急事。”
  
  “有急事了不起啊,有急事撞人就能跑啦,什麼狗屁道理,道歉!”
  
  “你就不能好好說話?我真的有急事,趕着去開會。”
  
  “不管!道歉!”
  
  “對不起,我撞了你。”
  
  “恩,你走吧。”
  
  那人呆住:“怎麼像個小孩似的,這麼較真。”
  
  “你才小孩你全家小孩,不是要開會嗎?快滾啊!”
  
  “呵呵,你沒事吧。”
  
  “沒事沒事,要走快走。”
  
  見那人漸漸走遠,梧桐才開始叫疼,不是沒事,是很有事,手腕扭了還很嚴重。梧桐試着動了一下,鑽心刺骨,一輩子難忘啊。如果你問梧桐為什麼不讓那人賠償,梧桐一定會回答:他已經道過歉了啊,還有急事。
  




2

Part2 ...


  Part2
  回到家,梧桐表示很無奈,這下子是真的不用更新了,唉……打開專欄,慢慢用左手戳出了幾個字“手扭了,停更一段時間”。然後又打開讀者群戳出了同樣的幾字,癱倒在椅子上。
  
  甲:大人,你這是逃避更新啊。
  乙:去醫院了嗎?
  手疼:沒
  乙:應該去醫院看看的呀。
  手疼:不去!!!!
  丙:大人手要快點好哦,要是讓我們等上幾個月,白大褂會來抓你做實驗的喲~~~
  手疼:T T
  
  差不多一個星期的時間,梧桐的手才消腫,勉強可以活動開來。因此,更新是更了,可依舊短小着,讀者們哭着喊着,要梧桐的手快點好。
  
  而梧桐此時卻在竊喜,哈哈哈,我這次肯定不會在月榜前五了,哈哈哈,不用把某人頂在頭上了,哈哈哈哈……
  
  只可惜,事情總不會按照梧桐的預想發展。新一月的月榜出來時,梧桐內牛滿面,因為上面清清楚楚的寫着“第七位:潛二第八位:梧桐”。受傷了沒法掀桌的某人只好踹翻了垃圾桶,以示憤怒。
  
  這次是真無力了,梧桐默默咬着小手帕,在自己群裡發了個哭泣的表情。
  
  WWP:TUT
  WWP:我什麼時候才能脫離這種局面啊。
  甲:摸摸……
  乙:摸摸……
  丙:摸摸……
  WWP:摸你妹啊,摸一下一百萬!
  丙:我家妹子沒這麼貴。。。
  WWP:滾一邊去!
  甲:不過,你們倆這種情況真是奇異了啊。
  丙:潛二傻媽最近工作太忙了,偷懶沒更新。
  WWP:哦……
  WWP:你怎麼知道……
  WWP:你這個內奸!!!打死你!!!
  於是,在一群人的哄鬧之中結束了這次群聊……
  
  晚上,梧桐泡了個澡來放鬆自己,迷濛之間突然覺得自己不應該這種小事而頽廢下去,於是他爬出浴缸,在這如同例假的日子,更新了……
  
  這一更新不要緊,梧桐文思泉湧,連更了五章,章章豐潤飽滿。滿意的看著自己的作品,梧桐握緊了自己的小拳頭:勞資就不信拼耐力你能超過我,哈哈哈哈。
  
  梧桐這一更新,着實驚動了不少人,包括那位從一開始就沒說話的潛二大人。
  
  潛二:你今天發瘋啦,到這個時間還不睡。有什麼想寫的,不會明天再寫。
  
  梧桐已經忘了是什麼時候加了這個人,他沒看過潛二的文章,也不可能去主動GD他。看著屏幕上紫色的楷體大字,梧桐腦子裡只有兩個字:拉黑。正打算動手,卻又覺得沒什麼深仇大恨,還是算了。
  
  梧桐:我沒更啊,存草稿箱裡的,哈哈哈……
  潛二:那你現在怎麼在線?
  梧桐:呃……
  潛二:說謊都不會,傻瓜。明天還要工作呢,早點睡……
  梧桐:那你怎麼在?
  潛二:我旁觀,看你什麼時候發完瘋……
  梧桐:(#‵′)靠!你是有病啊還是有病啊還是有病啊……
  潛二:早點睡吧……我明天還要上班……
  梧桐:睡吧!睡吧!趕緊的!
  
  潛二的頭像灰了下去,梧桐鬼使神差的看了下他的簽名,臉一下子漲的通紅,上面寫的是:笨蛋,早點睡吧,我熬不住了……
  




3

Part3 ...


  Part3
  經此一役,兩人的關係倒是不那麼糟糕了,到最後,潛二甚至能逗逗梧桐,雖然梧桐在這種時刻依舊不改暴躁本色,說掀桌就掀桌,但態度還算是好了很多。
  
  恰巧兩人及其緣分的一同出書,兩位責編商量了一下,決定聯合起來開一個簽售會,畢竟吸引更多人才能賣出去更多書嘛。
  
  梧桐被這個消息嚇了一跳,簽售會不是沒開過,但是和潛二一同簽售,心裡總有些不太情願,他急急敲了怪談,希望能得到一點幫助。
  
  梧桐:大人快出現!!!
  夢裡:?
  梧桐:我要和潛二聯合簽售,你陪我去吧。
  夢裡:不
  梧桐:為什麼?
  夢裡:你們倆可是連同人文都有了的一對,我怎麼好意思去。
  梧桐:驚!
  
  作為常年在文圈混的人,梧桐也知道同人是什麼。只是就他和潛二這麼純粹的對手關係,能發展出什麼曖昧關係來,居然還有同人文,OMG。還有怪談這話,聽上去分明就像“你倆可是連孩子都有的一對男男,和你們一起出去,我情何以堪。”當然這些都是梧桐的腦補。
  
  夢裡:你不信?發文給你……
  
  於是,梧桐收到了內含20多篇文的一個文包,名叫“有愛潛桐同人”。有愛你妹啊有愛,有愛你自己同人去啊,擦!
  
  梧桐:陪我去吧,我怵他……
  夢裡:沒空。
  梧桐:擦!你一個專職作家,忙個毛啊。
  夢裡:沒辦法,家裡來了個笨蛋,我得喂他。
  
  看到“笨蛋” 這個詞,梧桐臉又紅了,草草說了再見,遁了。
  
  無聊之下,梧桐打開了那個文包,在電腦前,一邊吃晚飯,一邊看,後果可想而知。晚飯報廢了,鍵盤也報廢了,整個房間的情景觸目驚心。梧桐一邊打掃,一邊發瘋:潛二,你個大變態,勞資跟你沒完啊沒完。勞資要扎小人,勞資就戳你那個,讓你一輩子不舉。
  
  可這件事和潛二又有多大關係呢,真的是好冤啊。
  
  連續幾天,梧桐天天做夢,夢的內容各不相同。有時是潛二追他,然後壓倒,自己大叫“潛二,潛二,放手……”,對方不理,繼續壓;有時自己是個僕人,站在穿金戴銀的潛二身邊,然後被壓倒;有時潛二是吸血鬼,自己是普通人,咬脖子,咬着咬着壓倒了……情節都來自那些同人,梧桐看不清夢裡的潛二是什麼樣子,但他知道,那就是潛二。
  
  每個夢境都離不了“壓倒”,梧桐某一天站在鏡子前,發現自己的臉啊,大了一圈,他大吼道:“潛二,你去死吧!!!”
  




4

Part4 ...


  Part4
  臉大的梧桐很痛苦,因此也更加抗拒和潛二一同開簽售會。要是兩個人真的一起出現,不知道同人裡又會有怎樣驚心動魄的描寫、抒情和誇張。
  
  “啊啊啊啊,煩死了,兩個編輯沆瀣一氣,去死吧去死吧!!!”
  
  至於沆瀣一氣,是我最近學的新詞,不如大家猜猜是啥意思吧~~~
  
  於是,實在不願見到潛二的梧桐,想再去央求一下自己的編輯,同時也是自己所工作的雜誌社的同事。但是,這位姑娘太過霸氣,以致梧桐鼓足勇氣,也沒敢點上她那個滴血菜刀狀的頭像,只得作罷。
  
  簽售會就是明天了怎麼辦啊我TUT,明天千萬不要來啊。
  
  然而,明天不會因為梧桐不想讓它到來就不到來,所以它準時的到來了。
  
  梧桐揉了揉雞窩頭,繼續愁苦着,一晚上沒睡着覺,也不知道是受驚過度還是興奮過度。草草穿了件比較像樣的衣服就出門了。
  
  來到簽售場地,只看見一個長相可愛的女孩子在指揮工作人員把書搬到桌子上什麼的。看來是潛二的編輯吧。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家編輯,梧桐心裡更愁苦了。正想過去跟她打個招呼,突然一個人影略過自己,衝到了那女孩面前,伴隨着一聲長嘯:“西皮姑娘~~~”
  
  看著倆姑娘聊得風生水起,再定睛一瞧,梧桐倒抽一口冷氣:跑過去的不就是我家編輯嗎,哦漏,她明明是女王屬性的啊……編輯大人也是這才看見梧桐,淡淡的說了句“來的挺早”,繼續聊天去了。梧桐泛酸,原來是我不招人待見啊TUT,真作孽。
  
  潛二大人來的準時,就比開始時間早了兩分鐘。梧桐不敢看他,默默低頭玩手機。卻不料潛二徑直走到他身邊,坐了下來。
  
  “梧桐?”潛二的聲音挺好聽的,很成熟。
  
  “啊?”梧桐抬起頭,應了一句,又把頭低了下去。
  
  “是你?”潛二驚奇了。
  
  “怎麼了?”梧桐疑惑了。
  
  “我們見過……”
  
  梧桐盯着潛二的臉,足足半分鐘後,憋出一句:“我不記得了啊……”
  
  潛二作扶額狀:“那天我去開會,在街上撞了你。想起來了?”
  
  梧桐又想了一會兒,才說出一句話:“我擦,原來是那個混蛋啊!”那我不好意思什麼啊,TMD,明明是個撞了我,害我停更一週的人。哈,到底誰應該心虛啊!!!
  
  梧桐完全忘記了自己不好意思的理由,最初不想見潛二有點莫名其妙的,後來不敢見貌似應該是那幾篇同人的作用。
  
  “你還是這麼暴躁啊。”
  
  “誰暴躁個毛啊暴躁!再說我暴躁,我扎你小人!”扎你那裡扎你那裡,╭(╯^╰)╮。
  
  然後梧桐很不幸的又想起了某些不太健康的內容,臉成功漲得通紅,不說話了。
  
  潛二看著對面小孩兒莫名其妙的紅着臉,突然想起來什麼。
  
  “你上次停更一週,是因為被我撞了,把手扭了?”
  
  梧桐再次抬起頭,咬牙切齒:“是啊是啊,被讀者罵了一週,擦!”
  
  “那你現在手好了?”
  
  “哼,我是什麼人啊,恢復力多強~”梧桐活動了一下,想表現給潛二看,只聽“咔”一聲,梧桐臉色青了,“哦漏,疼疼疼疼疼……”
  
  “恢復力強?”
  
  “遇到你就沒好事,你個掃把星,扎你小人扎你小人……”TUT。
  
  “我看看。”
  
  “不給!”
  
  “給我看看。”
  
  “不給不給!”
  
  “別鬧了,讓我看看。”
  
  “哪涼快哪呆着去,滾滾滾滾滾!”
  
  “你這兒涼快啊,乖~給我看看。”
  
  兩個人拉拉扯扯這一段時間,不少讀者已經到了,不少人看到了這駭人聽聞的一幕,議論紛紛。腐女們聚在一起窸窸窣窣,奸笑連連;宅男們內牛滿面,連大神們都攪基了,我們也攪我們也攪TUT。氣氛一下子尷尬起來,主要是梧桐可尷尬可尷尬了。
  




5

Part5 ...


  Part5
  簽售會正式開始。
  
  梧桐簽名很慢,手腕疼,寫字一直飄着。來的大都是老讀者,很體諒梧桐,就沒有非讓他寫些什麼,但是梧桐很認真,每一本都簽上名字。潛二也有些擔心,時不時看過來,看到梧桐疼的額角流汗,心疼了。
  
  結束之後,會場上還留了幾個人收拾。潛二拍拍梧桐的肩,輕聲問:“怎麼樣?”
  
  本來就扭了,有長時間做相同的動作,自然是疼得不行,於是暴躁了:“擦擦擦,疼死了,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
  
  潛二更是心疼,揉着梧桐的頭,安撫道:“都是我都是我,我請你吃飯好不好?”
  
  梧桐抬起頭,眼睛紅紅的很是可憐,在潛二的安慰下,平靜了一點,說了一句:“疼。”
  
  潛二心都碎了。
  
  “我帶你去醫院看看吧。”
  
  “不去!”梧桐騰的一下站了起來。
  
  潛二笑了:“這麼大了還怕醫生啊?”
  
  “誰怕了!誰怕了!!”然後聲音弱了下去,“我就是,就是討厭醫院裡的苯酚味兒。”
  
  “苯酚?你知道的還挺多。那我請你吃飯?”
  
  “好!”
  
  於是,梧桐就這樣被潛二拐進了車裡。
  
  “你有車?那你那天怎麼跑着去開會?”
  
  “車拿去養護了,沒辦法啊。”
  
  “你不會乘地鐵哦~”
  
  “地鐵?你什麼時候帶我坐一次?”
  
  “擦!精英男,羡慕嫉妒恨。”梧桐一激動用手捶了下座位,再次鬼哭狼嚎。
  
  精英男回過身:“沒事吧。”
  
  “沒事沒事,開你的車。”
  
  隔了一會兒,梧桐問:“你為什麼叫潛二啊?”
  
  “因為我一直記不住潛是第二聲啊。”
  
  “噗,真有意思。”
  
  “你又為什麼叫梧桐?”
  
  “我本名就叫吳彤。口天吳,紅彤彤的彤。”
  
  ……………………
  
  兩人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直到梧桐睡着了。畢竟一夜沒睡,困極了,也不知為什麼,潛二讓他有一種特別的安全感,毫無戒備的就睡了。
  
  當梧桐醒來時,他後悔自己沒由來的信任潛二,TMD居然把自己帶到醫院來,哦漏。
  
  “你你你,把我帶到這兒來幹什麼?”
  
  “看手啊。”坦然。
  
  梧桐拽着潛二的衣服不願走:“我不去!”
  
  潛二拉住他的手,安撫道:“沒關係的,我陪着你。”
  
  “能不能不去啊……”眼淚汪汪,“我怕白大褂。”
  
  “不行,一定得看看。我告訴你,很多殘疾都是這樣開始的,然後越來越嚴重越來越嚴重,不得不截肢了呢。”這句話裡真沒有什麼可信成分。
  
  “真的?”
  
  居然信了=v=。
  
  潛二一臉嚴肅:“真的!”
  
  “那那那,我們快去吧。”
  
  當然,這件事被揭穿後,潛二還是承受了梧桐的魔音穿腦:截肢個P啊,明明沒有這樣的事,敢騙勞資,當勞資好欺負啊,詛咒你,詛咒你一輩子,嗯哼哼。
  




6

Part6 ...


  Part6
  看完了手的梧桐被潛二帶去美美的吃了一頓海鮮,還看了會夜景,之後,潛二才將梧桐送回家。
  
  “記得別拎重的東西,別再扭着了。”
  
  “知道了。再見~”
  
  “嗯,拜拜。”
  
  吃海鮮的時候,梧桐喝了點酒,所以現在臉紅的特別厲害。
  
  進屋,打開電腦,登陸扣扣,果然讀者群裡跟炸了鍋,在線者創歷史新高,都是在討論今天簽售的。
  
  海鮮好吃:你們今天都到了呀,我怎麼沒看到。
  丙:二位打情罵俏怎麼會看得到我們……
  乙:TUT又是一對基,這世界真是大同了。
  海鮮好吃:= =.
  甲:怎麼樣,發展到什麼地步了……
  海鮮好吃:瞎說什麼呀口胡,腦補過剩趕緊治啊!
  乙:你們倆吃海鮮去了?
  海鮮好吃:木有!木有!!木有!!!
  乙:別睜眼說瞎話了,我親眼看到你上了他的車。
  海鮮好吃:( ⊙ o ⊙)啊!
  甲:乙姑娘好樣的!
  丙:(大拇指)
  海鮮好吃:一起吃個飯而已啦╮(╯_╰)╭
  丙:你也不怕吃海鮮過敏。
  
  梧桐猛然覺得臉燙的過分了,不會真的過敏吧,跑到鏡子前看了一眼,這麼紅,漏漏漏,真過敏了,快吃一粒開X坦。
  
  梧桐再次坐在電腦桌前時,夢溪怪談和潛二的頭像一同跳動起來,本着對老前輩的尊重,梧桐選擇了夢溪。
  
  夢裡:簽售會快樂呀。
  梧桐:?
  夢裡:嗯,你倆的基攪得不錯。
  梧桐:???!!!
  夢裡:打情罵俏的視頻都被人剪了,貼在論壇上了。
  梧桐:不會吧……
  夢裡:愛信不信。
  
  梧桐自然是信的,怪談傻媽從來不說假話。
  
  潛二:www.xxxxxx.com/oooooo/ooxx/xxoo
  梧桐:什麼東西?
  潛二:手怎麼樣?
  梧桐:挺好的。
  潛二:去看看上面那個吧,做好心理準備啊。
  
  梧桐手賤點開,被基情閃瞎了眼,回來對潛二暴躁發怒。
  
  梧桐:神馬東西啊,我擦!
  潛二:別激動,我沒想到我們幾個小片段居然這麼有基情。
  梧桐:基情他妹啊基情!
  潛二:怎麼處置?
  梧桐:隔開脖子扔到鱷魚池!
  潛二:這是犯法的……
  梧桐:刪帖,把他押來道歉。
  潛二:好。
  
  於是,潛二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把帖子刪了,並讓那人在論壇上公開發帖致歉。
  
  梧桐很高興,潛二完全按照自己的話做,把發帖人的扣扣給了他。梧桐更高興的是,他成功的教育了那個發帖人,當然前提是,潛二已經把那人整得打哆嗦了。
  
  後來,梧桐問潛二是怎麼做到的,潛二說自己認識幾個技術帝。後來的後來,梧桐才知道,潛二是某網絡公司的頭,別說幾個技術帝,幾十個都不在話下。
  




7

Part7 ...


  Part7
  日子還是這麼過着,梧桐繼續認認真真寫雜誌社的稿子,認認真真更文。不同的是,潛二像是漸漸融入了他的生活。有時潛二會發來短信,關心一下梧桐的手,偶爾他們倆也會一起出去吃個飯,只不過沒敢再吃海鮮。
  
  某一天,梧桐也不知道哪根神經搭錯,想起來去看潛二的文章。哼哼哼,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寫得有多好。
  
  於是梧桐第一次打開了潛二的專欄,第一次看了潛二的文章。本着一種莫名其妙挑刺的心態,對潛二的文章大肆撻伐。
  
  哈哈哈,自造詞。哈哈哈,病句。哈哈哈,這是什麼呀,哈哈哈哈~~~
  
  梧桐突然想起一位姑娘曾提到的“嘟臀”一詞,更是笑得沒邊沒沿,毫無形象。一邊想著寫的也不怎麼樣嘛,一邊點開了下一章,所以說,這是一種神馬心態。
  
  一個下午,梧桐看完了潛二大概三分之一的文章,還是有些意猶未盡。其實,還是寫的不錯,雖然遣詞造句不太精細,但是論起劇情什麼的,就比自己強多了。
  
  梧桐還是一個很謙虛很上進的小人兒。
  
  在回去更自己文之前,梧桐給潛二留了個評,大致說的就是劇情風格很喜歡,要是其他地方再注意些就好了。然後就去寫自己的文了。
  
  正文思泉湧的時候,梧桐的扣扣滴滴滴滴的響了。
  
  “我嘞個去!誰啊,不知道勞資在寫文嗎?”
  
  點開一看,是潛二,火苗突然就熄滅了。
  
  潛二:在不在?
  梧桐:(微笑)
  潛二:這個笑讓我有點滲的慌……
  梧桐:你TMD有神馬事?
  潛二:嗯,乖~~~~
  梧桐:擦!我抽你啊!
  潛二:你在我的文下留言了?
  梧桐:你怎麼知道口牙?
  潛二:我就猜是你,行文風格上能看出來的。
  梧桐:說的好像你有多瞭解我的行文風格是的,切~~
  
  梧桐現在是不知道潛二有多瞭解他……嗯……啊……咳咳……的行文風格,不過不久之後還是會知道的……
  
  潛二因為這沒有幾句話的留言硬是要請梧桐吃頓飯。其實和某人吃飯,潛二傻媽是很高興的,而蹭飯的某人,當然也是很高興的。於是這天天氣晴朗,萬里無雲,潛二步行來接梧桐,兩人一起走在路上。
  
  梧桐走在潛二後面,突然很想牽潛二的手,梧桐呆了一下,然後默默攥緊了拳頭。潛二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嘀咕:要牽你就牽啊,笨蛋。
  
  笨蛋尷尬的沒話找話:“你今天怎麼沒開車啊……”
  
  “車拿去養護了……”其實是想和你在一起的時間長一點。
  
  “哦。”
  
  隔了一段,梧桐繼續沒話找話:“我這兩天把你的文看完了哦~”
  
  “我知道,看到你的留言了。”
  
  “我每次都換馬甲,你怎麼能認出來?”
  
  “當然看得出啊……你換馬甲該不會是考驗我對你的瞭解程度吧。”
  
  “滾啊!混蛋!”梧桐的臉呢,還是不可避免的紅了。
  
  這天,梧桐不知道發了什麼瘋,非要去吃剁椒魚頭,最後自然是辣的不輕,潛二倒是完全沒事。
  
  於是,潛二一邊給梧桐送飲料,一邊笑道:“誰叫你非吃這個的……”
  
  梧桐被辣得眼圈發紅:“要……嗷……你管啊……好辣,水……”
  
  兩名服務員在旁邊指指點點,腦袋湊在一起不知道說些什麼。
  




8

Part8 ...


  Part8
  吃了川菜的梧桐每天解決人生大事的時候都痛苦異常,而更讓他煩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要說梧桐今年二十六,大學畢業出來工作,也是好不容易買了現居的這套房子。現在由於要建高架,這一片的房子是必然要拆的。梧桐現在就算拿了拆遷補償款,也是沒辦法再買一套房子的,而租房子,梧桐也不願意,租房子多貴多不划算啊。
  
  人生是擰巴的,梧桐是糾結的。
  
  求包養:怎麼辦,怎麼辦,要沒地兒可住了怎麼辦啊TUT……
  丙:我們怎麼敢包養您啊,潛二大人會殺了我們的。
  求包養:滾滾滾滾滾!!!
  丙:就這態度,╭(╯^╰)╮
  甲:大人,你怎麼了?
  求包養:要拆遷,無家可歸了。
  乙:同表示不敢包養,大人您保重。
  
  梧桐繼續內牛滿面的刷網頁,希望能找到滿意的房子,突然扣扣又響了。
  
  潛二:聽說你要露宿街頭了?怎麼回事?
  梧桐:你怎麼知道?誰告訴你的?!
  潛二:丙啊……
  梧桐:靠,果然是內奸!
  潛二:她是我的編輯啊……
  梧桐:神馬?!就是那個很可愛的女生?
  潛二:很可愛?!
  梧桐:不是,一般般吧,哈哈哈……
  潛二:嗯,乖~那你現在有房子住了?
  梧桐:(寬頻淚)木有呀……
  潛二:要不,你來我家住?
  梧桐:你你你有什麼陰謀?我才不去!
  潛二:我不收你房租,免費住。
  梧桐:還真的有陰謀啊……我我我要住!
  
  於是,梧桐收拾收拾,就和潛二同居去了,嗯,不是,只是同住。反正,很快會同房,並且同床,所以也沒什麼關係。
  
  梧桐剛走進潛二家,就被驚呆了。明明從外面看就是普通公寓,裡面怎麼這麼大,這麼大,這麼大。
  
  潛二看著梧桐目瞪口呆,輕飄飄的說:“其實也沒多大啊~”
  
  “好嫉妒……”TUT
  
  “我帶你參觀一下?”
  
  “顯擺什麼的,最討厭了……”
  
  潛二笑着摸了摸梧桐的腦袋,把他帶進了臥室。臥室的裝修風格很清淡,很符合潛二的審美。梧桐把自己的東西放好,便和潛二一同吃午飯去了。
  
  午飯是早已準備好的,只可惜潛二家的廚房只是個擺設,這些菜自然是飯店裡送來的外賣。梧桐看到滿桌子的美味佳餚,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坐下吃吧,這裡面沒有辣的,也沒有海鮮。”
  
  “這種事你就忘記吧,不要再提了啊。”
  
  梧桐迫不及待的坐下,突然覺得自己怎麼能隨隨便便吃潛二家的菜。更何況,前不久梧桐看的同人裡曾有過菜裡下了春、藥,吃完之後OOXX的情節。梧桐拿着筷子,遲疑的看著這些菜,不敢亂吃。
  
  潛二像是看出了梧桐的心思,說:“我可沒下毒……”
  
  梧桐霎時臉漲得通紅。
  
  “要不我先吃給你看?”
  
  那有什麼用,要是春、藥的話,兩個人都中了,不是更利於OOXX。啊啊啊,我這都是在想些什麼呀!梧桐搖了搖腦袋,開始吃飯。
  
  “你就用飯店裡的菜打發我呀,我還以為是你自己做的呢。”
  
  “我可不會做飯,這麼多年了,都是外賣過活。”
  
  梧桐頓時同情心氾濫:“我以後做給你吃。”
  
  達到目的的某人心情愉悅的點點頭,給梧桐夾菜,含情默默的看著他吃。
  




9

Part9 ...


  Part9
  住了幾天,梧桐才發現潛二工作真的很忙,能者多勞不是沒有道理的。梧桐在家無非是寫寫文,趕趕稿,外帶做做飯,偶爾跑一趟雜誌社,清閒的不得了。而潛二就不一樣了,早出晚歸,往往他回來的時候,梧桐已經睡着了。飯菜只能是做好了擺在桌子上,讓潛二自己熱一熱吃。
  
  殊不知,梧桐的一些行為,比如在冰箱上貼要潛二好好吃飯的小紙條;比如有時會窩在沙發裡等潛二,卻不小心睡着;再比如特意更文到很晚,要和潛二一起吃飯……這些在潛二眼中,恰恰像是妻子在等待夜歸的丈夫。
  
  潛二很高興,但並不滿足,畢竟兩人還不是戀人關係。相處了這麼久,也差不多是時候坦白了。一邊吃著飯,潛二一邊默默盤算着。
  
  於是,這天正在刷網頁的梧桐被嚇到了。
  
  潛二:我想跟你說句話啊……
  梧桐:你說。
  潛二:其實我喜歡你很久了。
  
  梧桐不知所措的向自己的讀者們求助。
  
  嚇死我了:如果一個人突然對你說“我喜歡你很久了”,怎麼辦?
  乙:誰啊?
  甲:回他一句我也是……
  嚇死我了:?????
  丙:這只是XX網上一個線上活動呀,就是看看被告白的人有什麼反應……(邪笑)
  
  梧桐有點失落,原來只是個遊戲啊,拿這種事開玩笑,潛二真是太討厭了。於是,梧桐決定以牙還牙。
  
  梧桐:我也是呀~~~
  潛二:我沒在開玩笑……
  梧桐:我管你是不是開玩笑啊!切!
  
  潛二的頭像突然間灰了下去,梧桐更是失落的攤在椅子上。他覺得潛二好像是生氣了,可是更應該生氣的是自己吧。
  
  梧桐沒什麼精神的刷了一會兒網頁,回覆了幾條留言,繼續趴在電腦桌上不知所措,腦子裡一團漿糊。
  
  隔了一會兒,門鈴突然就響了,梧桐拖着灌了鉛的兩條腿,慢慢挪到了門口。一開門,潛二正氣喘吁吁的站在門外。梧桐還沒反應過來,就一把被潛二抓進懷裡,吻了起來。
  
  梧桐像一灘泥一樣掛在潛二身上,沒有拒絶也沒法回應,潛二也沒有給他任何思考的空間,吻到兩人都有些窒息了,潛二才慢慢放開梧桐。
  
  “我喜歡你……”
  
  “……”梧桐掛在潛二身上喘着氣,腦子依舊無法轉動。
  
  “我沒在開玩笑。”
  
  “可是,這不是XX網站上的一個遊戲嗎?”
  
  “什麼遊戲?”
  
  “丙姑娘說,這是一個向別人告白,然後看人反應的遊戲啊……”
  
  “丙?!”潛二突然咬牙切齒,“我靠,就是她教我這麼告白的啊!”
  
  “噗——你也有被人整的時候啊。”
  
  潛二圈緊了梧桐的腰,輕輕磨蹭着梧桐的耳後,太過親昵的動作讓梧桐有些緊張。
  
  “雖然我也喜歡你,但是太快了吧……”梧桐輕輕道。
  
  “什麼?”
  
  “太快了,我沒認識你多久,連你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
  
  “其實我們應該認識很久了,小笨蛋。我叫鄭凱,你可以叫我阿凱……”
  
  “阿凱?!”梧桐突然來了活力,在潛二懷裡蹦跳起來。
  
  (多謝之前有姑娘提醒我說不知道潛二啥時候看上梧桐的,其實我也不知道【毆……於是補出了下面一段,由於我太廢柴,這段還真是牽強極了。我是一個充滿BUG的人嚶嚶嚶……)
  
  也不怪梧桐這麼激動,阿凱對於梧桐的寫文生涯是極其重要的。梧桐還是小透明,不,是小真空的時候,阿凱就突然出現了他的文下。阿凱可以說是梧桐一直努力寫文的支撐,他每一章文都認真看過,寫下自己的評論,提出意見,給了梧桐莫大的激勵。直到現在,梧桐成為大手,阿凱還是一樣默默做着與之前一樣的工作,連梧桐的文粉們都知道:阿凱=沙發,阿凱=精采評論,阿凱=粉絲中的超級粉絲。
  
  “阿凱阿凱阿凱~~~~”轉圈圈。
  
  “怎麼高興成這樣?”哭笑不得。
  
  “阿凱~~”梧桐撲進了潛二懷裡,“再親一下~”
  
  於是再親了一下。
  
  “怎麼我是潛二的時候,你對我不冷不熱;我是阿凱,就投懷送抱了?”
  
  “誰說我對你不冷不熱啊……明明還是挺好的……”
  
  “不知道是誰每次月榜之後都要扎我小人~”
  
  “我又不是故意的……”對手指。
  
  “真喜歡我?”
  
  “喜歡!”
  
  “喜歡潛二還是喜歡阿凱?”
  
  “都喜歡!”梧桐收緊手臂抱住潛二的腰。
  




10

Part10 ...


  Part10
  (總算湊滿十章,完結章,撒花~~)
  
  其實,梧桐的文對於潛二也是很重要的。當時潛二剛剛留學大英帝國,周圍沒有親人沒有朋友,陌生的土地,陌生的語言,陌生的人,潛二感受到了從未有過寂寞。恰好以前的朋友向潛二介紹了X站的夢溪大神,只是,大神並沒有吸引到他,倒是身為小真空的梧桐抓住了潛二的視線。小孩子寫得很認真嘛,潛二當時是這樣想的。
  
  然後,梧桐慢慢寫,潛二慢慢跟,兩人建立了淡如水的君子之交,直到現在……
  
  梧桐:阿凱~~~
  潛二:怎麼了?
  梧桐:沒事,叫叫你~~
  潛二:……
  
  於是,眾人也在阿凱的留言下發現了這樣的作者回覆:
  ——作者:阿凱,扭動~~~
  ——阿凱:^_^
  
  ——作者:阿凱,翻滾~~~
  ——阿凱:囧rz
  
  ——作者:阿凱,抱住啃~~~
  ——阿凱:-_-|||
  
  潛二嚇着了,群眾們瘋了……我靠,我被自己寫的激出一身雞皮疙瘩……
  
  然而,這樣的和諧生活持續的並不久,因為潛二傳給了梧桐一個名為“有愛記錄”的加密壓縮包,看到“有愛”兩個字,梧桐感到壓力很大……
  
  梧桐還是很好奇的,他試了好幾個密碼:潛二的生日,自己的生日,潛二的名字,自己的名字,潛二和自己的名字疊在一起。這些都不對。
  
  “阿凱~~~密碼到底是什麼?”
  
  “你還沒悟出來啊……”潛二走了過來,站定在梧桐身後,“我的名字和你的名字。”
  
  “我試過了,不對啊……”
  
  “哦,你中間少了個X,是qianerXwutong。”
  
  梧桐懂了,梧桐黑線了。
  
  壓縮包解壓成功之後,出現的是很多張圖,那是每月的月榜,也就是那些潛二把梧桐名字壓在身下的圖,雖然只是名字而已。
  
  看到這些圖,梧桐還是慣性的怒了:“潛二!不要以為我這兩天對你好點兒,我就是人妻受了!勞資的本質是暴躁受啊!你這個混蛋,截這些圖做神馬!?”
  
  潛二無所謂的聳聳肩:“逗你啊~”
  
  “你再惹我,我就炸毛了啊!”
  
  “炸毛?”
  
  “哼,怕了吧~”
  
  說時遲那時快,窗外突然傳來一聲淒厲的貓叫:“喵啊~~~”
  
  “這就是炸毛?”憋笑中。
  
  好討厭的喵……o(>﹏<)o
  
  於是,梧桐奮起反抗,在潛二的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梧桐滿意的看著潛二脖子上的牙印,咧嘴笑了。
  
  潛二摸摸自己脖子上有些刺痛的地方,無奈:“梧桐啊……我明天要去上班的啊……”
  
  “那就別出去了,在家陪我~”
  
  “行啊~”說著潛二把梧桐壓倒在了床上。
  
  “你你你幹什麼呀!”
  
  “既然呆在家裡,就得做些有意義的事,怎麼能浪費這大好時光呢?”
  
  於是,梧桐只能成為潛二的盤中餐。
  
  (寫肉無能,小內八跑走……)
  
  一番雲雨過後,炸毛受窩在潛二懷裡,不好意思露出臉來。
  
  潛二撫着梧桐光潔的背部,調笑道:“要不再來一次吧,還沒夠。”
  
  “啊?!”梧桐很想暴躁,可惜沒有力氣,說起話來想撒嬌一般。
  
  “不想要的話,就要聽我的話。”
  
  “唔……好吧……”
  
  “來學個貓叫。”
  
  “喵嗚~”
  
  “老虎叫。”
  
  “嗷嗚~”
  
  “那是狼叫,不是老虎叫。”
  
  “哇唬!”
  
  “嗯,兔子叫。”
  
  “……”我靠,兔子怎麼叫。
  
  “那我們還是再來一次吧。”
  
  “你欺負人!”梧桐一怒之下想要坐起來和潛二吵架,哪知道就這樣扭了腰,“哦漏,疼疼疼疼疼~~~”
  
  “你怎麼哪都能扭到啊,乖乖躺好,睡覺吧。”
  
  潛二關了燈,在被窩裡抱緊了梧桐。四周很安靜,兩人只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你那時候到X站看文,為什麼不看怪談傻媽的文啊?”梧桐突然問。
  
  “不知道,可能我比較喜歡圈養一個小透明,然後看著他慢慢成長起來。”
  
  “小透明這麼多,為什麼會是我啊?”
  
  “你最可愛嘛~”
  
  梧桐再次把臉埋在潛二胸前,不出來了……
  
  所以說,圈養神馬的,還是很萌的呀,捂臉。
  
  ——END——
  

題目:BL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大神你放過我吧QAQ by 杯具菜 (腹黑潔癖偏執大神後期攻x金剛不壞玻璃心新人後期受) | 首頁 | 最上 | 網遊之被包養的人妖 by 小透明明明明明(只寵受的冷漠面癱攻x精分歡脫小弱誘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378-0d80d648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