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愛哭鬼 by 軒轅懸 (温柔攻x愛哭呆萌天才畫家受) :: 2013/01/29(Tue)

文案
智商78的愛哭少年林淮,唯一能讓他不掉淚的許萊,青梅竹馬,分隔多年。
愛哭鬼成為天才畫家,許萊家破做了小小廚師。
但是,情有獨鍾,相依相伴。緣分天注定哦。
溫馨小品,絶對親媽。

內容標籤:青梅竹馬 情有獨鍾 天作之合
搜索關鍵字:主角:林淮,許萊 ┃ 配角:小葉老師 ┃ 其它:



小葉真的有些哭笑不得。她班上的孩子又哭了,因為經常哭,大家都幾乎忘了他的名字,都叫他愛哭鬼。不過作為班導,還是知道他叫林淮。

林淮的父母是高知,父親是D大建築系的教授,留學法國,S城最引以為傲的建築——博物館就是他設計的。母親是D大醫學院的博士生導師,蜚聲國際的腦外科專家。

擁有這樣的父母,林淮應該是特別優秀。

確實,他很漂亮,皮膚白嫩嫩的,臉頰粉撲撲,長長軟軟的睫毛,烏黑的眸子,小巧的鼻梁,笑起來弧形非常好看的雙唇……比起一般十三歲野蠻頑劣的少年,實在可愛很多。

他剛到這個學校的時候,大家都很喜歡,無論老師和學生。

可是,才兩天,大家發現,他愛哭,非常愛哭。哭的頻率達到每天三到四次,甚至更多,每次哭得別人心肝都要裂掉,可是誰勸都沒用。

他只是不停地低泣。

想問他為什麼哭,他不說話,只是看著大顆大顆的眼淚從大眼睛裡沁出來,並沒很大的哭聲,只是有些哽咽,那麼委屈地掉淚。

小葉第一次看到,心都快碎了。

仔細想,什麼地方傷了孩子的心呢?

小朋友欺負了他?

某位老師沒注意口氣?

還是林淮在家裡受了委屈,父母工作忙沒有閒暇照顧他?

或是外間有人欺侮他?

……

畢竟,林淮的智商只有78。

比正常人低了一點,但是比阿甘高,阿甘的智商是75。

小葉還沒見過這樣的愛哭鬼,不過小朋友們仍都喜歡林淮,圍在他身邊笨拙地勸哄,連課都上不下去,教導主任也來了好多次,親自安慰,絲毫不見效果。

只能請林淮的父母來學校了。

小葉第一次見到林淮的父母,很是惴惴。

可是,再高級的知識分子,也只是父母,林淮的爸爸扔掉手中的設計,媽媽推掉了大型手術,奔到學校,摟住哭着的孩子,父親眼圈紅了,媽媽眼淚掉下來。

他們還沒等小葉解釋,便跟她有禮貌地握手——

“對不起,讓您多費心了。”

“對不起,他可能需要適應,您多擔待些。”

小葉做老師五年,教這樣的特殊孩子也有三年年,遇到這麼好說話的父母還是第一次。

父母來了,林淮哭聲小了,眼淚小顆小顆地沁出來,還吃著媽媽給他揭開糖紙的大白兔奶糖,粉色的嘴唇變得紅嫣嫣。

但是林爸爸和林媽媽工作那麼忙,呆了一會兒,仍是要離開。

一離開,林淮的哭聲立刻大了一級,眼淚更多地滑下來。

不是說男人是土做的,女人才是水做的嗎?

這樣的場面多了,小朋友似乎也習慣了,只是大家都開始叫他“愛哭鬼”。

小葉一籌莫展,回去和男朋友說起,男朋友笑說,十多歲的智障兒還在學校間轉來轉去,肯定是很難搞的麼,讓她彆著急,沒幾天還是會轉走。

小葉很難過,雖然是她的男朋友,卻也不想從他口中聽到“智障”兩個字。

不過,事情很快有了轉機。

那是一堂勞技課,小葉所在的學校將這些特殊的孩子,智商稍稍低的、語言閲讀有障礙的、自閉症、多動症的孩子,按照能力高低分成兩個班級,能力高的叫做資源班,能力稍弱的叫做特殊班。

當然林淮肯定是在特殊班的,不過在上勞技課的時候,特殊班和資源班的孩子會在同個教室上課。

林淮那天還沒哭過,全班的小朋友神經都綳得緊緊,想說那個愛哭鬼不知什麼時候又要哭了。

果然,老師關掉教室的燈,打開幻燈片,林淮窩在教室一角,殷殷哭起來。

教勞技的是個老先生,耐心很好,讓大家打開燈去勸哄。

當然,沒有效果。

一旁特殊班的孩子也在說:“老師,愛哭鬼就是愛哭,讓他哭好了。”

“老師,我們沒有欺負他,葉老師說——小朋友,我們還是上課。”這個孩子學小葉的口氣還非常像,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其他人也開始七嘴八舌,嘰嘰喳喳,更有些多動兒早從位置上走出來,隨意走動。

漂亮的男孩子執拗地哭着,誰也沒辦法,老先生苦笑着嘆口氣。

這個時候,資源班的一個個子比較高的男孩子大步走過來,別人似乎都有些怕他,紛紛避開讓他。

無論資源班還是特殊班,大家都知道,愛哭鬼要完蛋了。

這個看樣子就很厲害的男生叫許萊,非常霸道,對女生都非常凶!

林淮身邊的小胖女生拉著林淮說:“愛哭鬼別哭了,許萊來了!”

許萊真的過來了,老師搖着頭站到一邊,圍着林淮的全部學生都躲得遠遠的。

“喂!”許萊喝了一聲。

漂亮的男生還是哭。

許萊過去捧起他的臉。

林淮嘴扁得厲害,看了下離得很近敢捧他臉的男生,大顆大顆的眼淚滾下來,哭聲卻暫時沒了。

許萊濃眉大眼,臉部輪廓很深,樣貌很精神,嘴唇很厚,神情卻是有些霸道。

“別哭啦!”拿衣袖粗魯地給嬌滴滴的愛哭鬼擦眼淚。

擦了,眼淚掉下來,擦了,眼淚還是掉下來。

霸道的高個子男孩又大吼聲:“有完沒完啊!”

再擦,眼淚便沒掉下來。

林淮抽噎着說了句:“要用手絹擦眼淚,不然眼睛會紅紅,生病。”

“你是幼兒園小孩子嗎?女生才用手絹好不好!”

林淮從兜兜裡掏出塊雪白的手帕,遞給許萊。

許萊真的接過來,看了看,摸上去軟軟的,他拿了手絹又替林淮把剩下的淚漬全部擦掉。

接着再把手絹自然地收到自己口袋裏。

愛哭鬼不哭了,勞技課順利上完,而且,接下去的這一天,愛哭鬼再沒有哭。



愛哭鬼(軒轅懸) 正文 二
章節字數:643 更新時間:08-06-22 15:11
對許萊,多年後,小葉仍留有很深的印象。

霸道,粗魯,但從不罵粗話。

聰明,可是心不在焉。上課時安靜坐著,卻神遊物外,什麼都聽不進去,作業粗心大意,成績總不是很好。

其實多動兒總是不容易集中精神,不過隨着年齡增長,或許慢慢會變得和其他人一樣。

但是,許萊雖然身體壯壯,個頭比別人高,力氣比別人大,樣子比別人凶,他卻從不打架,相反對老師很尊重,從不忤逆。

在學校老師間,都傳說這個男孩的家族是混黑道的。

小葉見過他的父親,彪形大漢,神情猙獰,但是對老師格外地尊重,希望老師對孩子嚴厲,他堅信棍棒下出孝子,他更堅信他的孩子以後不會混黑道。

讓小葉最意外的是,許萊竟然就是愛哭鬼林淮的剋星。

只有許萊能夠讓林淮不哭。

到後來,小葉覺得這已經是林淮的習慣,撒嬌的方式。

在小葉教林淮的兩年中,只要他一扁嘴,眼淚沁出來,便是天神老爺過來也是照哭不誤,班長就會站起來到資源班叫許萊。

許萊一到,林淮便不哭了,眼淚被對方擦乾,小聲抽泣,有時候還會粲然一笑。

他的笑容實在太可愛,太迷人,讓大家都原諒他的無理哭泣。

不過林淮在小葉的學校只呆了兩年,便跟着父母移民了。

之後不久,許萊的家族被政府清剿,一夜之間,許家分崩離析,許萊也沒再來上學。

直到很久以後,小葉都要和學生講,混黑道一般都沒有好下場,講的時候她會看向許萊曾經坐過的位置,心裡莫名惆悵。



愛哭鬼(軒轅懸) 正文 三
章節字數:1287 更新時間:08-06-27 12:36
林淮十五歲的時候,在美國,被發現有畫畫的天分,父母欣喜若狂,不惜重金為他請最好的老師。

他畫的畫總是純粹和神秘,鮮艷之極的色塊層疊交融,炫目難忘,予人震撼。評論界已經用“中國阿甘,未來的畢卡索”這樣近乎誇張的詞句來稱讚。

不過林淮自己並不是非常明白這些,他只是覺得很愉快,自從開始畫畫,他不太哭了。

畫畫的林淮個子抽得很快,但是皮膚依舊白皙,睫毛依舊長長軟軟,見過他的女孩子難免欽慕,可惜,願意做智商78的美少年女朋友的卻幾乎沒有。

現在林淮二十歲了,他開始創作第一幅人物畫。

老師忍不住要問他:“小淮,想畫誰,要不要老師找模特?”

林淮明白什麼是模特,他微笑着搖頭。

他畫得很專注,不給任何人看他的畫。

過了幾個月,林媽媽忍不住問:“小淮,那張人物畫還不能給媽媽看嗎?”

兒子堅定地搖頭,嘴咧開,笑得很可愛。

林淮的畫室是鎖着的,鑰匙穿在紅繩上,掛在林淮的脖子上。這樣他可以放心離開畫室,不怕被人看見他那幅未完成的畫。

但其實,如果林爸爸、林媽媽要看還是太容易。不過父母很尊重兒子,即使是這樣的兒子,再好奇都沒去偷偷看過。

他們猜測是不是畫爸爸、媽媽呢?畢竟畫的時候沒有模特。

林淮二十一歲的時候,舉辦他的第一次畫展。

華人,智障,畫家,天才。

畫展空前的成功。

國內很多媒體都趕到美國去採訪林淮,淡淡笑着的林淮,那麼迷人和可愛。

畫展的最後一天,那幅一直被罩着布幕的神秘人物畫終於揭幕了。

藍天白雲,正中是黑髮少年,頭部畫得特別大,面目抽象模糊。只能看到眉毛很粗,嘴唇很厚,眼睛很亮,手裡似乎是拿了一塊白手絹。

色彩不是一貫的鮮艷純粹,看畫的人紛紛駐足,猜測各異。

被採訪問及的林淮會撓頭,然後問:“他是不是很厲害?”

採訪的記者並不指望得到正常的答案,敷衍回答:“嗯,看樣子好像很厲害,林先生,請問這幅畫中的人是誰呢?”

林淮笑,忘了媽媽事先教過的話,露出白生生的兩排牙,笑得眼睛眯眯的:“不能告訴你哦!”

記者訕訕。

林淮不願意售出這幅畫,把畫掛在自己臥室,正對著床,晚上會趴在床上朝着畫裡的人笑。

“呵呵,呵呵。”他開心地笑。

畫中是他的剋星,許萊。

林淮對那個很厲害的少年有很多好感。

其實,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少時那麼愛哭,大顆大顆的眼淚滑下,覺得眼睛裡熱熱的,很舒服的感覺。

只有那一次,淚眼朦朧中,濃眉大眼的少年,氣勢洶洶吼他,然後拿着衣袖很輕地給他擦眼淚。

突然,不想哭了,想要和這個人一起玩。

林淮是沒什麼朋友的。但是這個想一起玩的人竟然不在一個班級裡,自己又去不了那個資源班。

於是,林淮想,還是要哭,哭了,那個人會來陪自己玩。

林淮朝着畫裡的人笑,心裡也滑過這個念頭,六年了,許萊在哪裡呢,現在自己哭,也沒有用了。



愛哭鬼(軒轅懸) 正文 四
章節字數:2958 更新時間:08-06-28 14:04
許萊混得還行,當然跟他老爸的期望差得太遠。

出事後,家裡人還沒來得及逃出去,就都被抓了起來,判刑的判刑,槍斃的槍斃,他老爹還算好,判了二十年。

他念不起那個特殊學校,也十六歲了,就去了職校。

他關在監獄裡的父親雖然不能再揍他,父親的威嚴還在,交代他絶不能走上黑道,要好好唸書,做有出息的人。

其實就算許萊想,也沒人讓他這麼個從特殊學校出來的人去砍人賣搖×丸。

他去了職校,唸書是不成的了,正正經經開始學廚藝,容易分神的毛病漸漸好了很多,一開始還經常忘記放鹽,放醋的時候放醬油,切土豆切到手指頭,慢慢地,精神能夠集中,廚師等級也考出來了。

只是,廚師工作並不好找,這幾年,他便一直在學校食堂、小餐館、早飯店、大排檔之間轉來轉去,偶爾也會給別人承辦家宴,經驗倒是積累不少,但是大場面還沒見識過。

不過,他不交女朋友,不抽菸喝酒,錢倒是攢了一點兒,再加上家裡多少還留了些,他準備年後自己開一家飯館,做小老闆。

除了工作中認識的人,許萊也沒什麼朋友,家裡出事前,他性格霸道,又是黑社會背景,別人都怕他;家裡出事後,到了職校,他又被看作從特殊學校出來的傢伙,家裡都是蹲大牢、吃槍子兒的,同學多少有些避諱。

他本就不喜歡說話,現在更是悶鳥一個。

這天,他重新租了房子,是老街上五十年代的舊房子的閣樓,租金很便宜,屋子裡也算乾淨。他拿了廢舊報紙,糊到牆上,正在糊,一張少年可愛的臉出現在報紙上。

他認識,這人是愛哭鬼。

林淮。

林淮是智障,但是長得很好,許萊一直覺得林淮很像小時候養過的小兔子。

明明是個男孩兒,卻一直喜歡哭。

而且,雖然當時,十三四歲的自己經常被叫去哄勸哭鬧的林淮,別人並不敢說他什麼,可自己還是有些尷尬。

不過尷尬歸尷尬,他仍會去哄他。

他甚至還準備了好幾條白手絹,替他擦眼淚。

林淮看上去一點都不笨,每當哭完,擦掉淚水,還會朝他笑,笑容裡有滿意還有得意。

這時候,許萊又想揍他,又覺得有些開心。

不過兩個人不在一個班裡,不能一直看到這個小兔子。

許萊想到過去,嘴角牽起,再看報紙上赫然寫着:“中國的阿甘,未來的畢卡索”。

研究了半天,原來那個傢伙竟然成畫家了,還是美國的畫家!

都六年了,長得還是很好看,一點都沒變。

許萊心想,要是還像過去,家裡沒出事,他肯定要去美國看他的畫展。

可惜啊……

他把報紙上美美的少年剪下來,想來想去,放到了自己的皮夾裡。不過自己的皮夾太舊,許萊又衝到樓下小皮貨店裡買了十塊錢一隻的新皮夾,鄭重其事地將照片放好。

看著照片裡的人,許萊突然想到什麼,咧嘴笑起來。

林淮家裡寵他寵得厲害,放學也有人來接送,不過,他還是偷偷和林淮出去玩過一次。

林淮非常愛乾淨,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打掃衛生。

放學後,他可以一個人拿了掃帚、拖把給整層樓做衛生工作,做得還非常好。這也是大家喜歡這個愛哭鬼的原因。

那天,許萊被老師留下來訂正作業,很晚才被放回家,結果便看到林淮一個人辛苦拖地。

他很生氣,想說為什麼大家欺負這只小白兔。

誰知,林淮抬起汗津津的臉朝他笑,還問他:“乾不乾淨?”

許萊跑過去,甕聲甕氣:“難道他們都不掃地嗎?”

“我喜歡啊,媽媽說我掃地最乾淨啦!”

努力勞動的林淮一點不像愛哭鬼。

許萊幫忙一起勞動,結束後,背了書包去衛生間洗手。

“林淮我和你一起回家好不好。”

“司機叔叔會來接我。”

“今天這麼晚也沒來接你啊。”

“今天……”林淮舉起手,很認真地看錶,看了很久,許萊竟然沒有不耐心,也沒去幫他看錶,等着。

好一會兒,林淮終於讀出來:“嗯,現在是北京時間五點二十,司機叔叔六點半來接我,還有……一個小時多十分鐘,也就是……七十分鐘,我要去教室寫作業。”

許萊拿起他手腕,一看,果然是五點二十,他挑起眉毛:“你幹嘛不用電子錶,這種表你看起來會很累哦。”

林淮點點頭,又搖搖頭,認真答道:“我有一點點笨,但是媽媽說看這種表對我好,電子錶很爛,沒有這個好,這個是、是瑞、瑞……”抓頭的姿勢都很可愛。

“瑞士產的?”

“嗯!你好聰明,是瑞士。我一直記不得。”

當時許萊就覺得林淮父母比他老爹大方多了,給這麼個傻兒子戴瑞士表。

“許、萊,你很好。”林淮突然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

“一直給你擦眼淚所以好?”

“你很好。”林淮笑得眼眯眯。

許萊腦子一熱,建議一起出去玩。

林淮躊躇了很久,但是抵抗不了誘惑,就答應了,還一定要他記得六點半司機叔叔會來接他。

誰知剛要走,他又停下:“你等等我哦,許萊,我要尿尿。”

許萊哈哈笑,跟他一起尿尿。

許萊有點好奇,偷偷瞄過去,誰知林淮還很警覺,馬上側過身體,叫道:“許萊不許耍流氓,媽媽說不能看別人小雞雞。”

“誰看你啊!”許萊尷尬。

許萊整理好,洗完手,林淮還在那裡扣褲扣,好奇怪,這種時候還有誰用褲扣啊,都用拉鏈啊。

“怎麼不用拉鏈哦,是不是你媽媽說扣褲扣對你好?”

“褲扣不好,慢!會尿尿在身上。”林淮一邊仔細扣鈕子,一邊說,“你不要跟我說話哦,我會扣不好。”

“那為什麼不用拉鏈?”

“有一次,被拉鏈、拉鏈擠到,很痛哦!”

許萊“噗”地笑出來,結果林淮氣到了:“讓你不要跟我說話,褲扣扣不好了……”

還好廁所沒有別人,許萊幾步過去,替他把從裡到外的褲扣扣好。

是很麻煩。

“那萬一尿尿到身上怎麼辦?”

“不會!”林淮靠在許萊懷裡,看他給自己扣鈕子,“我每次有一點點急,就立刻報告老師,這樣不會弄到身上,從來沒有哦!”

扣完鈕子,許萊看著比自己低一頭多的男孩兒,心裡無端地有點熱。手不自禁地環住他,靠過去,聞他微微泛着褐色的細細髮絲,很香。

那種香味到很久以後都縈繞在他鼻端,很難很難忘記。

“許萊,你很好。”林淮又強調了一句。

“嗯。”環住林淮的手更緊。

“我們是朋友對不對?”

許萊捏了他粉嫩的臉頰一下,笑說:“我們不止是朋友,我們是兄弟!”

林淮喜笑顏開,連連點頭。

“嗯,兄弟!”

兩個小兄弟拉著手在學校附近亂逛。

許萊那天很開心,他握著的少年的手細嫩無比,少年的笑聲毫無保留,哪怕吃了一根赤豆棒冰,都開心得像撿到金元寶。

那天他們回去晚了十分鐘,不過,接林淮的司機也晚點了,誰都沒發現兩個人溜出去玩。

本來兩人約好,以後還要一起出去玩。只是之後不久,林淮就去了美國。

許萊看著皮夾裡的林淮,笑得仍舊粲然,他慢慢將皮夾合上,放到貼身口袋裏。



愛哭鬼(軒轅懸) 正文 五
章節字數:1562 更新時間:08-06-29 09:54
因為國內對林淮的關注越來越多,林淮的經紀人和他父母商量,讓林淮回國內發展兩年。林爸爸、林媽媽欣然同意。

不過因為他們的事業比較大,一時回不了國,林淮跟着經紀人先行回去。

還是S城,才離去六七年,變化大得都快認不出了。

林淮扒着車窗,看了半天,直到看到他爸爸設計的博物館,才確認已經回到了S城。

在國外呆久了,回來多半就要去吃夜排檔,S城的夜排檔小吃非常有名。

經紀人自己也想吃,便帶了很聽話的林淮一起上夜市。林淮是見什麼吃什麼,從夜市開場吃到十一點還沒吃夠。

“走了,小淮!”

林淮搖頭,他還沒吃到香辣魚丸呢!

如今他個子也很高了,腿長走得快,可憐他的經紀人大叔在後面緊趕慢趕。

終於,給他瞧到了,不遠處的魚丸排擋,他跑過去,咧嘴得意地笑,口中說:“一盒魚丸!”

其實以前在S城時,媽媽不許他吃排擋,但是爸爸總會偷偷帶他出來吃。

畢竟晚了,夜市人也少了,林淮坐到窄窄的長條桌邊,支着下巴等魚丸。

排檔那邊,炸了一晚上魚丸的青年總算歇下,讓端盤子的小弟整理器具,自己端了那盒魚丸給這晚上最後的客人。

客人的手很白細,手指很長,年歲也不小了竟然還支着下巴,像幼兒園小朋友。

青年走到他正面,把魚丸放到桌上,口中招呼:“請用。”

抬頭看,卻呆住。

林淮聞着噴香的魚丸味,口水都流出來,不過還是很有禮貌說:“謝——”說的時候看到了青年。

許萊。

林淮露出兩排白牙:“許萊!”伸出手就去扯住他的袖子,搖啊搖。

許萊低頭,不想讓別人看他的笑容。

他手在圍兜上擦了又擦,才去將林淮的手拉開。

“林淮,怎麼不在美國畫畫啊,別笑了,吃魚丸吧。”

“嗯!”林淮口裡答應着,左手還是緊緊牽着許萊的袖子,生怕他走掉。右手則拿起筷子夾魚丸,鼓鼓囊囊塞了一嘴巴,還要說話,“許萊……我、很想你,我……我現在、要回國內畫畫……我們可以一起玩。”

許萊朝一旁的經紀人大叔點了點頭,坐在林淮邊上。

“你還要不要吃,我給你再炸。”

林淮搖頭:“不,飽,下次炸給我吃,許萊你真好,你還會炸魚丸。”

許萊就笑,心想炸魚丸有什麼難的啊,你都是畫家了啊。上報紙的那種。

林淮特別開心,挺着吃得飽飽的小肚子,跟許萊說個沒完。

“我會畫畫了,很簡單,就是、就是……”他形容不出,就會撓頭。

“畫了很多很多畫,掛在房子裡,好多好多人看,還拍照。嗯……”林淮想了想,還是把自己畫許萊的事情忍住了,這是秘密哦!

“許萊,我告訴你,外國人皮膚可不好了,身上有味道哦!所以要用香水,很臭!”

“肯德基也不好吃,跟這裡不一樣。”

……

“我現在住在這裡,你要陪我玩……”

許萊一直聽著,攤子收了,他就陪着林淮,一邊走一邊聽他絮絮叨叨。

兩個人似乎沒有隔開七年那麼久。

還跟當初在學校一樣,手拉手,說笑。

只是許萊更有耐心了,多動症在他身上已然痊癒。

經紀人大叔在一旁若有所思。

他第一眼認出,許萊便是林淮掛在臥室床頭的畫中的神秘少年。

只是眉目間沒有那麼囂張和霸道,反倒多了很多平和,有着同年齡人沒有的滄桑。

他們看來是認識的。

怎麼認識的呢?

經紀人知道林淮讀的是特殊學校,可是那個小弟看模樣很正常啊。不會是同學……

一個穿著高雅的未來畢卡索,一個穿著圍兜滿身油煙味的炸魚丸的小弟。

站在一起,卻沒什麼突兀的感覺,相反,很舒服。



愛哭鬼(軒轅懸) 正文 六
章節字數:1595 更新時間:08-06-29 09:55
為了陪林淮,許萊辭掉了一份工,只打兩份。

其實兩個人也沒什麼事情做,只是一起去遊樂園,看電影,唱卡拉OK,逛街,吃路邊攤,甚至去拍了大頭照。

經紀人大叔起先還跟着,後來看許萊很穩妥的樣子也就讓他們單獨行動。

快夏天了,林淮白白的皮膚卻怎都曬不黑,只是人更精神,連許萊每天也甩脫了眉間的陰鬱。

雖然這些天花了不少錢,許萊一點不心疼。

這天,林淮說:“許萊,我要畫畫了。”

兩個人跑到畫具店,林淮挑了一些筆,看起來一副行家的模樣。

於是,許萊又開始陪林淮寫生。

看著專心畫畫的林淮,許萊不覺得無聊。

陽光照在林淮細膩的側臉上,許萊想到奶油冰淇淋。

林淮的畫很讓許萊吃驚,本來他以為林淮只是因為智障才特別受吹捧,但顯然他錯了。

第一眼看到那幅完成的畫,許萊被震住。

他不懂畫,不懂抽象派,不懂藝術。

可是鮮艷到無法形容的顏色,層層疊疊,似乎是火,似乎又是水。

他看了很久。

這是以前無法想像的,多動兒能夠這麼專心一志。

林淮很開心,手舞足蹈,他扯着許萊的手:“許萊,你喜歡嗎?喜歡,送給你。”

許萊低頭笑:“值很多錢吧?”

林淮更開心:“你真的喜歡,我以後畫的畫全部送給你,許萊!”

許萊抿住唇,當然不會要他所有的畫,可是聽了,卻覺得很開心,眼睛裡熱熱的。

他伸手一把林淮抱住。

林淮很奇怪,他彎下腰一定要看許萊的臉,許萊躲來躲去也沒用——

“許萊,你哭了!”林淮張大了嘴。

林淮手忙腳亂從兜兜裡拿出白手絹,替他擦眼淚。

許萊笑着把他的手拿開,再把他抱住。

緊緊緊緊地抱住。

其實,他很寂寞。

一直以來,都很寂寞。

林淮似乎覺察什麼,也緊緊抱住對方。

突然說:“許萊,我們是兄弟!”

許萊一僵,隔了一會兒,才低聲說:“嗯,我們是兄弟。”

但是,兄弟是這樣的麼?

想把對方抱住,想……

林淮突然又說:“許萊,我們不是兄弟。”

啊?

“我們比兄弟還兄弟!”

許萊的心好像被拉起又放下,哭笑不得,額頭抵住林淮的額頭。

林淮覺得好玩,額頭用力頂他,兩個人便在在湖邊的草地上玩鬧起來,互相撓對方的胳肢窩。

最後許萊把笑得喘不過氣的林淮壓在地上。

林淮笑得粲然。

許萊呆呆看著,驀地俯下頭,在那雙紅嫣嫣的唇上印下一吻。

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親完,許萊跳起來,不知所措。

林淮摸着自己嘴唇,看看許萊,卻又張開手臂:“還要!許萊。”

許萊一把將他拉起,沉着臉:“你懂什麼啊。”

“誰說不懂,這是親嘴,外國人都這樣。”

許萊聽了又有些沮喪,可是能期待這個小傻瓜說什麼呢?

“嗯……我還要。”林淮和許萊已經太熟,這時整個人巴在他身上,扭着腰,像小孩向大人討糖果一樣。“許萊,我還要親親嘛!”

許萊一陣煩躁,本就是年輕人,怎麼經得起他這麼在身上廝磨。

果然,捧起他的頭狠狠地親了下去。輾轉接吻,口水交融。

好久好久,兩個人才分開,許萊喘着粗氣,林淮兩頰紅紅。

林淮也不知怎麼,竟害羞起來,把頭埋到許萊的肩上,隔了一會兒,他又有點焦急,悄悄說:“我好像心臟病……”他把許萊的手按在自己胸口。

“怦怦!”“怦怦怦怦!”裡面的那顆心臟跳得異乎尋常地快。

“我喘不過氣……”

“許萊,我害怕……”

許萊再不讓他說話,又把他的嘴堵上。

這天,兩個人就這麼親來親去,很晚才回去。



愛哭鬼(軒轅懸) 正文 七
章節字數:1484 更新時間:08-06-29 09:58
結果那天回去,正巧林爸爸林媽媽提前趕回國。

在林家的門口,四個人碰個正着。

林淮興奮得不得了,跟爸爸媽媽介紹:“這是最最最最最最好的兄弟許萊哦!比兄弟還要好的那種哦!”

又跟許萊介紹:“這是我爸爸,這是我媽媽。”

許萊總覺得,林淮的父母有些不對勁,但他確實有些心虛,也不敢正眼看他們,只支支吾吾打了招呼,轉身就要走,還是林爸爸把他請進來。

林媽媽也顧不得整理行裝,坐下來就盯着寶貝兒子看。

“小淮,你的嘴怎麼啦?”兒子的嘴紅腫異常。

林淮有點臉紅,但是之前許萊有跟他說過,玩親親的事情是兩個人的秘密,他保證不對別人說的。

“啊……”不會撒謊的林淮咬住嘴唇不說話,臉上卻是抑制不住的甜笑。

林媽媽沈下臉色對著許萊就要說些什麼,被林爸爸攔住。

許萊窘迫尷尬,腦子裡一片混亂,他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就跟林淮接吻了,真的很想很想,甚至還想……

對方是什麼都不懂的傢伙啊。

總有欺騙對方的感覺,可是真的忍不住,尤其林淮興奮地要他再來的時候。

他慌慌忙忙站起來,跟三人告別,便要離開。

林淮嘴嘟起來,大叫一聲:“許萊!”

許萊在門口停下,無奈轉身看向他。

林淮大大咧嘴得意一笑,然後跳過去,在他臉上親了一口:“明天還要去畫畫哦!”興奮的臉色,哪是在說畫畫,分明是說,明天還要親親。

早把秘密這回事忘掉了。

許萊臉也紅起來,根本不敢抬眼看人,落荒而逃。

林家夫婦對望,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不過林淮太興奮,只顧着跟父母訴說,這些天過得如何開心,許萊會炸魚丸,許萊會做紅酒雞翅,許萊會做南瓜餅,許萊會做起司小餅,許萊會做薺菜雞絲粥,許萊會唱《霹靂英雄》,許萊會開車,許萊會這個,許萊會那個……

其實這些,林爸林媽在越洋電話裡都已經聽過一遍。

其實,會做這些的許萊不過是個廚師,還是個很普通的廚師,不過是個馬路上隨便拉就能拉來一堆的小青年。

但是在兒子嘴裡,這些不值一提的本事似乎把身為建築大師的父親、身為頂級醫生的母親都比下去了。

林媽媽非常鬱悶,自己的兒子滿嘴都是那個許萊,只是一開始問了她聲好,到現在都沒說過任何別的話。

夫婦倆也都還記得這麼個許萊,之前特殊學校的葉老師曾經提起過,有個同學可以讓兒子不再哭鬧,據說就是這個多動兒許萊。

他們也看清楚,兒子畫了幾個月,放在臥室裡最寶貝的畫就是畫的許萊。

自己的兒子能夠交到朋友是好事,可是,這個許萊家裡竟然是……

而且這個傢伙竟然、竟然……想到兒子紅腫的嘴唇,林媽媽怒不可遏——

這怎麼可以!

“小淮,明天開始不准和這個許萊見面!”

林淮愣愣呆在那邊。

林爸爸雖然也不太高興,但還是在背後輕輕拍了下妻子。

眼淚在林淮眼裡滾來滾去。

果然,兒子要哭。

這麼多年都沒怎麼哭的兒子要哭,林媽媽有點後悔。這孩子一哭起來,是沒完沒了,誰都攔不住。

再說,孩子生成這樣都是父母的錯……

誰知,林淮非但沒哭,還抹掉眼淚,恨恨地上樓了。

到了二樓,還大叫一聲:“媽媽壞!”然後“!”地關上了他臥室的門以示抗以。

林媽媽那點悔意頓時蒸發得一乾二淨,氣得太陽穴直跳。

“老林,你瞧瞧你兒子!”

林爸爸卻沒說話,看著二樓的方向,怔怔,若有所思。



愛哭鬼(軒轅懸) 正文 八
章節字數:1636 更新時間:08-06-29 09:59
第二天,林淮背了他的包包就要出門,他和許萊約好,九點在路口等。

林家夫婦早就把兒子寵慣了,也拿他沒什麼辦法,只好跟着他一起出去,結果等了一個多小時,也不見許萊的蹤影。

林淮不說話,拿出手機,打電話。

他不太會用手機,許萊教他很久才會一點點,許萊在手機裡只存了一個號碼,只要按那個鍵就可以。

林家夫婦看著兒子打手機,都有些驚訝,之前這個傻兒子死都不用手機,聽到手機響,還會扔掉!

但是顯然沒人接聽。

林淮張皇失措,林爸爸問他拿手機看看,他卻死死捏住怎都不願意。

打了好幾次,都沒有聲音。

林淮眼睛裡眼淚又轉來轉去。

終於,他把手機扔到地上,嗚嗚哭起來。

林媽媽忙把心肝抱到懷裡,心裡更是恨極了那個許萊,竟然還以退為進!

林爸爸撿起地上的手機,還好並沒摔壞,他打過去——卻是“機主已關機”。

兩夫婦好說歹說,勸哄了兒子先回家。

林淮回到家裡窩在沙發裡,殷殷低泣。

許萊,許萊。

莫名的難受。

只有哭,哭了許萊就會來。

他哭了好久,開始發脾氣,把客廳裡能摔的東西摔了個精光。

林家夫婦嘆着氣,也只能任他摔。一邊打電話給經紀人大叔,煩請他把那個許萊找過來。

可是也沒什麼音訊。問林淮,什麼也問不出來,只是不停地哭。

怎麼都二十一歲,都成畫家了,還這樣……唉,兩夫婦為了這個孩子,已經將一切能做的都做盡。

正是林家愁雲慘霧的時候,卻聽見門鈴,院外門口站着的正是許萊。

林媽媽想痛罵這個壞傢伙,卻發現許萊的頭上裹着紗布,腿也是一瘸一拐。

沒好氣地問:“受傷了?”

許萊點頭。

他今天衰到極點,昨晚上在他那張小鐵床上翻來覆去想了一個晚上,早晨剛睡着就被鬧鈴吵醒,要去見林淮了。

起床,剛出門,就被迎面的機車撞跌出去,摔了個七葷八素,等恍過神,機車車主已經逃跑,還是路人好心將他送到醫院。想給林淮打電話,手機卻沒電。

這會兒好不容易能夠爬起來,急急忙忙趕過來,在屋外就聽到愛哭鬼在哭。

唉。

他跨進門,屋裡一片狼藉。天哪!

他走到林淮身邊,拿了衣袖給他擦眼淚。

“喂,我來了,別哭了。”

林淮不哭了,自己拿了許萊的袖子擦淚,眼紅紅的更像兔子。

他抽泣着,一拳揍過去,正打在許萊的肚子上。

哎唷,許萊跌在地上,痛得直咧嘴。

愛哭鬼,力氣不小呢!

“許萊壞蛋!”林淮氣鼓鼓,頭扭到一邊。

林家夫婦見兒子把個傷員打在地上,地上還有砸碎的玻璃渣子,心裡卻又有些過意不去。

許萊從地上爬起來,坐到林淮身旁,低吼:“有完沒完啊!”

林淮回頭:“那個手機,爛!打不通!”

許萊也無從解釋起,那個手機可是花了他兩千塊買的新款,他自己現在還在用五年前的老機子呢!

“手機也摔爛了?”

林淮把那個摔過一次的手機從兜兜裡掏出來,打開翻蓋,屏幕上是他和許萊的大頭貼。

他沒真捨得摔,上面有許萊。

“這裡都是你摔的?”

林淮不說話,扭頭,被許萊又扭過來。

“你不是愛乾淨麼,我們掃掉好不好?”

“不要,你掃!”

“我受傷了。”

林淮眨眨眼睛,伸手碰碰許萊頭上的紗布:“沒有血!騙人!”

這時林媽媽忍不住說:“小淮,人家是受傷了。”

媽媽的話林淮還是信的,顯然有點慌了,問許萊:“真的痛?”敢情他以為對方是裝的。

林家夫婦和許萊都哭笑不得。

不過林淮心情倒又好起來,把袖子一挽開始大清掃。

怕他弄傷手,一瘸一拐的許萊和林爸林媽也搭手幫忙,卻給他趕跑了,說是嫌他們掃不乾淨!



愛哭鬼(軒轅懸) 正文 九
章節字數:675 更新時間:08-06-29 10:00
沙發上,林爸爸端了杯水給許萊。

許萊受寵若驚,接過來,喝了一口。

林爸爸看著忙着拖地的兒子,問許萊:“你跟他是同學,現在倒是好了。”

“嗯。”許萊知道說的是他的多動症。

“我這個傻兒子是不會好的。”

“他現在很好。”許萊接口。

林爸爸想問些別的,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青年的父母都作姦犯科,可是青年卻沒有淪落到黑道,每天打工掙錢,不抽菸不喝酒。他畢竟也是個特殊學校出來的小孩哪!

只是……只是他和林淮一樣,是個男孩子!

林爸正在躊躇的時候,許萊卻突然說:“伯父,我會照顧他一輩子。”

說完,頭卻很快地低下去,脖子都有點紅的樣子。

林爸心頭震動,卻又失笑,也還是個孩子啊。

林媽媽拿着托盤從廚房出來,聽得也很清楚。

“一輩子,你知道,照顧一個……”林媽媽眼圈有點紅。

許萊回過頭,很輕但很堅定,又說:“他很好。”

這時,林淮蹦蹦跳跳跑過來,展示他的勞動成果,大家都沒再說話。

林淮一定要讓許萊做菜給他吃。

許萊在廚房忙,林媽媽做下手。

“我是醫生,我不是不開通的。”林媽媽看著許萊利索地做菜,忍不住又開口。

許萊撈起鍋裡的雞翅,嘴裡說:“我不知道別的,我只想照顧他,和他在一起,很開心。”

林媽媽不再說話。

這頓飯,四個人一起吃,菜都很普通,但是大家都很盡興。

有很多事情,是需要用時間來證明的。

更需要有機會去證明。



愛哭鬼(軒轅懸) 正文 尾聲
章節字數:184 更新時間:08-06-29 10:01
小葉在很多年後又見到了愛哭鬼和小霸王。

兩個人一起過來探望老師。

愛哭鬼已經是很有名的畫家,小霸王變得不那麼囂張,正在經營一家餐館。

兩個人似乎感情很好的樣子。還一定要請她吃飯。

席間,小霸王將愛哭鬼照顧得很好,埋單付賬的時候,小葉清楚地看到,男人皮夾裡放著一張報紙上剪下來的圖片,是笑得粲然的愛哭鬼。

-全文完-

題目:BL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彈琴给猫聽 by 呦哈 (CV大神攻xYY電台主播小粉絲受) | 首頁 | 最上 | 大神與大神之間 by 映小映 (二逼大神攻x呆萌大神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381-40528bb1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