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不湊巧 by 東欄 (面癱悶騷老板攻x温和明星受) :: 2013/01/30(Wed)

文案
雞婆面癱攻趕走渣攻的故事。

內容標籤:歡喜冤家 都市情緣 娛樂圈
搜索關鍵字:主角:寧非 關紹 面癱君生日快樂=3= ┃ 配角: ┃ 其它:



  寧非從沒想過世界上會有這麼不湊巧的事。

  他飾演的《寧為小人》剛殺青,他所飾演的男二號是個集苦逼和傻`逼於一身的二`逼——自以為兩情相悅的未婚妻其實早就和男一號暗度陳倉,在這段過程中,他一直都被蒙在鼓裡,直到最後,男一號才牽着女一號的手在他的面前坦白順便要求他成全他們。

  導演給他的最後的一個畫面有些淒涼可笑,一個像模像樣的翩翩公子痴痴的又不甘心的望着一對狗男女遠去,就差沒把他擱在一堆黃樹葉裡放首苦情傷感歌曲來應個景。

  寧非抖着雞皮疙瘩把這麼戲演完,臉上的妝還沒卸,他趁着全劇組都在圍着男女主角轉悠的空當悄悄的躲到洗手間,順手給葉傾打個電話。

  電話嘟嘟了兩下,那頭就傳來了葉傾冷淡帶著磁性的聲音:“寧非?找我什麼事?”

  或許是隔着手機的緣故,雖然知道葉傾一向都比較孤傲冷淡,但是這一次他似乎格外的冷漠和不悅?寧非稍稍的愣了下,才說:“我們劇組殺青完了,你呢?還在拍《春城》麼?”

  和寧非這樣的二三線的小明星不同,葉傾比他出道早了快十年,正趕上好時光,好包裝,經過幾年的努力已經早早的躍入一線巨星的行列。

  可能因為同行相輕的緣故,況且他們的實力和地位差距頗大,就算身為男朋友,葉傾在他面前還是以自己是個前輩是個高高在上影帝自居。最開始的時候寧非是懷着孺慕之情和葉傾在一起的,那時候他一股腦的崇拜着這個人,骨子裡都是對他的滿滿的歡喜和熱情,所以對於對方若即若離的態度並不太在意,但是現在……

  寧非握緊了手機:“葉傾,你什麼時候有空?我們很久沒見面了……”

  葉傾在Z省拍戲,離他有十個小時的車程,如果對方要求相見,不管拍完戲之後多累,他也是會趕過去的。

  真是個賤`人。

  寧非有些自嘲的勾起嘴角。

  電話那頭的葉傾沉默了一陣,寧非只聽見空氣的撕拉聲,在他以為葉傾那邊信號不好電話已經掛斷的時候,那人忽然說道:“小寧,我們分手吧。”

  寧非只覺得腦子裡哄的一聲,忍不住問:“什麼?分……手?”

  “是的。”

  “為什麼?”此時的寧非臉上還帶著妝,就像是劇裡的苦逼男二號一樣,臉上帶著撕心裂肺的表情,如果導演看到他現在的樣子,想必剛才就不用NG那麼多遍。

  這一次葉傾到沒有逃避,而是絲毫不拖泥帶水的說道:“沒有為什麼,因為有了其他喜歡的人。”

  “你剛拍完戲,你也早點休息吧。”

  “分手這個決定,對你我都好。”

  葉傾一鼓作氣的說完,到最後的語氣越來越輕快。就像是甩了個沉重的包袱一樣。

  寧非維持這一個姿勢聽著,在葉傾就要掛掉電話的那一刻,他終於脫口而出剛剛NG了無數遍的台詞:“你們……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短暫的沉默之後,葉傾說道:“半年前,先就這樣吧,我要去化妝了,再見了。”

  寧非還在失神中,對方已經迫不及待的掛斷了電話。

  真是見鬼。

  在劇裡被帶了綠帽子就算了,怎麼出了戲還被人用一樣的手法給甩了?

  寧非自己都覺得好笑,好笑到他忍不住一腳踹開了洗手間的槅門——媽的,還是去大吃一頓放鬆心情算了!都被甩了還要毛個身材!

  當他猛地把門踢開的時候,卻發現門板撞到了一個堅實的肉`體。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朝着對方看去,對方英俊的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寧非卻覺得自己今天真是應該看個黃曆出門才對。

  他,他把廁所的門板踢到了太子爺關紹的臉上?!

  誰不知道大財閥關山最近正打算把旗下的產業傳給唯一的兒子關紹,寧非所在的叫做TS的造星公司只是人家眾多產業的一支,目前掛名在了關紹頭上,關紹是名符其實的太子,雖然他長得比較斯文英俊,完全沒有老爺子關山身上的匪氣,但是接觸他的人都說他的性格是完全的遺傳了關山。

  簡而言之,別看關紹長得一臉溫文,其實人家是個貨真價實的太子爺,脾氣也是同步太子爺應有的壞脾氣。

  寧非有些緊張的看著關紹,他這幾年演藝事業剛有些起色,他可不想因為把門板提到總裁的臉上這麼匪夷所思的理由而被雪藏。

  關紹盯着寧非看了許久,最後說道:“葉傾?”

  寧非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接下句,難道他剛和葉傾的談話都被關紹聽見了?他和葉傾的姦情(?)也被發現了?他忽然覺得自己的星途又慘淡裡的些。

  關紹挑了挑眉毛,他總是板着一張臉,臉上偶爾露出這樣的表情讓人猛地覺得有些小性`感,不過這大概是 因為寧非是個同性戀,所以才會忍不住小小的色迷心竅了下。

  “私事下次還是回去說,洗手間也是公共場合。”

  “哦哦,好,好的,我知道了。”

  寧非見他語氣溫和完全像是沒有生氣的樣子,暗想人在倒霉都到極點的時候運氣之神也會偶爾眷顧他一下的。

  他正打算溜之大吉,在他將要走出門口的時候,關紹忽然開口:“你出洗手間不打算洗手就走麼?”

  寧非連忙竄回去打開水龍頭,賠笑道:“不好意思關總,我頭一次看到您的真身一時緊張給忘記了。”

  關紹漂亮的眉頭皺了下。寧非眼尖的發現他手裡還夾着本英文讀物,忙說道:“那我先走了,不打擾您辦公了。”

  真人倒霉起來喝涼水都會塞牙縫,人家總裁偶爾有個閒情逸致審查一下公司順便在員工用的洗手間裡解決一下三急問題怎麼就被他碰到了呢?

  關紹卻說:“我不在洗手間裡辦公。”

  他踱步到寧非身邊,一臉嚴肅:“你是同性戀?”
————————————————————————————————
給心愛的面面的生日賀文,面面生日快樂=3=愛你! 雖然晚了快半個月,近日完結,握拳!!



寧非呆呆的洗着手,一時之間有些不知道怎麼回答他。

  關紹顯然沒有太多耐心:“我看過你拍的幾部戲,你的演技還算不錯,各方面的條件也還行,我不希望你因為私生活而擾亂了自己的工作秩序。”

  寧非不住的點頭。

  關紹看著不停地流淌着清水的水龍頭,臉色微微一沉:“我國是世界上最缺水的國家之一,你這樣開着水龍頭心裡不覺得愧疚麼?”

  寧非忙挪開手,關紹表情稍稍的有些滿意了,他打量了寧非片刻,然後說道:“葉傾在圈子的風評不太好。”

  寧非:“……?”關紹是在好心提醒他麼?

  關紹卻是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五指很有節奏的敲打着洗手池的桌面。

  這是在催人走吧?寧非很知趣的乖乖閃人。

  寧非不知道自己後來是怎麼度過那天的,先是莫名其妙的失戀,再是在廁所裡用門板砸到了大老闆的腦袋。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自己拍的電視劇終於殺青了,他也可以稍微休息一段時間。

  不過……寧非站在電影院裡的洗手間裡,看著旁邊認真洗手的關紹,認真的祈禱上蒼趕快把他的透明度調低,好讓關紹不要注意到他。

  他只是分手後黯然神傷給自己放個小假看個電影,怎麼就碰到關紹了呢?

  雖然他出門也稍稍做了點變裝,但是關紹又不是瞎子,他雖然沒有開口,但是眼睛珠子明顯朝着寧非那兒瞟了幾眼。他的眼神看似很不經意,卻讓寧非起了小小的雞皮疙瘩,整個人都彷彿被下了道定身咒,一動不動的站在那兒。

  關紹烘乾了手,才慢悠悠的開口於:“寧非?”

  寧非:“關總,又見面了。”

  關紹點點頭:“一個人?”

  寧非暗想這不是明擺着麼?他被甩關紹又不是不知道,還明知故問,他答道:“是啊,關總呢?”

  關紹:“嗯。”

  …………

  寧非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接下句,他發現自己面對關紹的時候總是這樣,一方面是因為對方是自己的老闆,另一方面比起葉傾那種略帶故作的冷淡,關紹明顯是天生一張面癱臉,起碼和他相處的這兩次裡,他沒有在關紹的臉上看到挑眉之外的表情。

  話說,就連他被廁所的門板撞到也沒表現的有多生氣,果然是生就是人上人的料子,這一份寵辱不驚得修煉成精多少年才能達到?

  或許是氣憤太過沉默,關紹開口道:“既然大家都是一個人,那乾脆一起看吧。”

  寧非很希望關紹的私生活能來的亂一點,這種秋高氣爽的日子關總不應該好好睡的大覺然後開部豪車帶著個美女去happy麼?

  站在櫃檯面前,寧非有些尷尬的拉低自己帽檐,生怕被櫃檯小姐看出點倪端,兩個大男人來看電影已經夠奇怪了,更別提另一個張臉孔最近還頻頻出現各大衛視黃金檔的電視節目上。

  關紹倒是很坦蕩,還體貼的問他想要看什麼。

  離得近了,寧非才注意到對方沒有像平時一樣穿著一絲不苟的西服,而是打扮的很隨意休閒,他並沒有帶眼鏡,劉海也放下來了,稍稍的遮住額頭,看上去像個剛從學校畢業的大學生一樣。

  寧非看的心裡直癢癢,他畢竟是個gay,和關紹這樣級別的美男面對面,難免有些心猿意馬。聽到關紹發問,這才反應過來,手指隨便點着屏幕上一部正在熱映的愛情片:“這個吧。”

  關紹沉思了片刻,側頭看他:“葉傾的《清塵》?”

  他不過隨便指了部電影……怎麼就是葉傾的?!寧非此刻很想找個洞鑽進去。





 就在寧非面紅耳赤想要解釋什麼的時候,關紹忽然一臉絶情的說道:“這可不行。”

  寧非:“……”他總覺得自己尷尬的時間有一千年那麼長,但是看關紹的反應那不過是一兩秒的事。

  寧非忍不住問道:“那我們看什麼?”

  關紹手指頭移向了剛剛上市的動畫片《無敵破壞王》。

  “葉傾那部戲我早看過了,演的很一般。難得休假就放鬆放鬆吧。”

  雖然葉傾已經不念舊情的和他分手了,但是寧非自己對葉傾的憧憬和崇敬依然在。一個是自己從少年時代開始崇拜的偶像,一個是自己公司的心上任的老總,他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是吃了什麼熊心虎膽,略帶沖味的開口:“葉傾的演技從來都是毋庸置疑的。”

  關紹正眼看了看他:“嗯?”

  他臉色不變,不過嗯了一聲,成功的讓寧非噤了聲,不止如此,他還很自覺狗腿的向櫃檯小姐訂了那部動畫片的兩張影票。

  在昏暗的電影院裡,寧非透過3D眼鏡悄悄的打量着關紹,這也怪不得他,誰讓他是基佬,好不容易碰到關紹這樣的帥哥,自然是要好好的一飽眼福的。

  如果關總不惜色相下海的話……人氣應該不比葉傾差到哪兒去吧?

  不過關紹這個人也太正經了,怎麼看個動畫片也露出這樣嚴肅認真的表情來?

  尤其是電影中的劇情突然開始戳人淚點,劇中的無敵破壞王忍痛毀掉小蘿莉的賽車,關紹臉色微微的一變。

  雖然他緊緊的皺着眉頭,抿着薄唇,但是眼角亮晶晶的淚滴還是出賣了他。

  寧非從小到大最值得驕傲的就是他5.3的視力,所以他理所當然的發現關紹居然在哭。

  “………………………………”寧非暗想自己要不要告訴對方他已經看到周圍也沒什麼人關總你也別憋着了。

  他想了又想,決定掏出一張心相印遞到關紹面前:“關總是不是有鼻炎?”

  關紹面不改色的接過紙巾擦乾淨眼淚:“沒有,不過這裡的冷氣打的不太足,我都流汗了。”

  “……………………”

  十一月的天氣要開個鎚子的空調喲!!

  寧非:“呵呵。”

  關紹斜瞥了他一眼,後者立馬閉嘴。
————————————————————————————
今天趕作業趕了一天!先發五百字,明天我去把《無敵破壞王》擼掉回來繼續,明天爭取寫到爆點!譬如渣攻出現,色老頭騷擾寧非什麼的……






 而後的時間裡,關紹和寧非都沒有說話。

  寧非本身不太喜歡看動畫片,既然都買了票他也只好老老實實的看完。等到電影散場之後寧舒注意到關紹的眼圈都紅了,他有些想不通,關紹一個快三十的大男人怎麼看個搞笑動畫還會哭?他的淚點也太低了吧?

  當然,寧非沒有那個熊心虎膽去問關紹,一來人家關紹再怎麼說也是他的頂頭上司,二來他和關紹也沒熟到那份上。

  電影結束的時候將近七點,正是晚飯的時間,寧非中午隨便吃了碗泡麵,原本打算看完電影之後大吃一頓的,但是不湊巧的碰到了關紹,兩個人一起看完一部電影就算了,關紹居然亦步亦趨的跟着他出了影院大門,兩個人推開門卻發現外面不知道什麼下起了瓢潑大雨。

  關紹一臉沉痛的看著天空:“……”

  寧非:“真不湊巧啊,居然還下雨。”

  關紹側頭看他:“寧非你開車過來了麼?”

  寧非:“沒有。”

  關紹很自然的從口袋裏拿出車鑰匙:“我送你回去吧。”

  車上。

  寧非看著窗外的雨滴,忽然鬼使神差的說:“關總。”

  關紹正在聚精會神的開車,聽到寧非開口,也不看他,只是應了聲,示意他說下去。

  “我是個同性戀。”

  “嗯。”

  “你……”寧非還沒說完,關紹突然一個急剎車,寧非立馬露出被嚇了一跳的表情。

  關紹略帶歉意的說道:“不好意思,剛剛黃燈跳紅燈,對了你剛說什麼了?”

  寧非本想說你不要刻意送他回去,你這樣做讓他這顆剛剛失戀的破碎的心有些無法釋懷,但是有些話,一旦氣氛稍稍的改變了就完全說不出口了。

  於是寧非說:“在下一個車站口那個小區就是我家了。”

  關紹的臉上似乎流露出一閃而過的失落:“嗯,我知道。”

  寧非:“……?!”

  關紹:“一直都忘記說了,我看了你所有的作品,我……大概算你半個粉絲吧。”

  寧非有些受寵若驚但是他也沒忘記忽略那個半個粉絲的說法:“為什麼是半個?”

  對方的臉上露出了點微微的羞赧:“說一個有點太正式。”

  

  客觀的來說,關紹長得非常的英俊。尤其是現在,車外下着雨,路邊的燈光透着雨水顯得格外的柔和,勾勒出關紹眉目,當真是有幾分眉目如畫的意思。

  兩個人距離太近,寧非都能看見他濃密漆黑的睫毛,他的目光澄澈如水,嘴角微抿,看的寧非差點就想親上去。

  當然,寧非肯定不敢這麼做,他只是訕訕一笑:“那我真是受寵若驚了。”

  關紹又恢復了面無表情的模樣:“這沒什麼,對於我們公司裡每一名藝人,我都有分析過,不過你的確很優秀。”

  寧非:“關總客氣了。”

  寧非:“我家到了。”

  “寧非,那個是葉傾麼?”關紹停下車,盯着車窗外好一會兒,忽然轉頭對著正在解開安全帶鈕子的寧非問道。

  寧非有些措不及防,自從他和葉傾分手之後,他們幾乎快一個月沒有聯繫過了,就當他已經痛下決心把葉傾忘記的時候葉傾居然自己突然出現在了他的家門口。

  葉傾沒有帶傘,他穿著一身簡單的衛衣牛仔褲,看上去年輕了不少。似乎之前的雨下的太大了點,葉傾整個人都淋濕了,他看到了寧非,眼睛忽然一亮:“小寧,你回來了。”

  寧非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眼前的這個男人在一個月前忽然莫名其妙和他說分手,現在又出現在這裡,臉上的表情和沒有分手之前沒有任何區別,彷彿那個電話只是寧非不經意做的一個夢一樣。

  葉傾低頭看著他不知所措的表情,心裡暗暗的把他和林家二少爺作了一番比較,寧非身材高瘦,臉蛋俊美,皮膚更是細膩白`皙,他真是腦子抽了才會甩了他。

  反正床伴多一個不多,少一個就真的少了,況且寧非各方面的條件又是那麼優秀,要不是當時寧非打電話來的時候林楓正好在自己旁邊,一臉把他捉姦在床一般氣急敗壞的看著他,他也不會鬼使神差的說分手。

  好不容易把林楓安頓好了,他終於抽出時間來到寧非家——卻發現寧非居然把鎖都換掉了,起初他有些惱怒,但是他靜下心來想想又覺得理所當然,寧非的性格外柔內剛,若是真的那麼軟弱可欺,他也不會這麼捨不得了。

  葉傾披着一身的雨水,有些可憐兮兮的看著寧非:“小寧,你之前去哪兒了?小寧,你的鎖怎麼換了?”

  寧非默不作聲的看著他,葉傾慢慢的走進他,淺色的眼睛緊緊的盯着他:“我以為小寧徹底討厭我了。”

  寧非微微的後退,面對葉傾,與其說是愛情,他更多的是崇敬和仰慕,葉傾的年紀雖然比他大不了多少,但是資歷卻老了很多,尤其是對方又在圈子裡摸爬打滾了這麼久,他的一個眼神都能讓寧非感到壓迫非常。

  一直都沉默的站在寧非身後的關紹突然走上前動作自然的攬住了寧非的肩膀:“不好意思葉先生,我不明白你在和我的男朋友說什麼。”

  寧非:“……?!!!”



……關紹這是在說什麼?寧非只覺得腦子裡先是嗡嗡作響而後卻是一片下雨的聲音,他的腦子大概是要當機了吧?

  他不由得轉頭望向關紹,關紹的表情非常的理所當然,顯然沒有覺得剛剛撒了個彌天大謊,彷彿他剛剛不過是說了句今天天氣不錯而已。

  葉傾微微一愣,他打量了關紹許久,道:“我說是誰,原來是關少爺。”他的語氣帶著點陰冷,望向寧非的眼神裡也多了分嘲諷和不捉痕跡的嫉恨:“怪不得小非連鎖都換了,哼,原來是攀上了關大少這根大樹啊。”

  他話裡透着點意有所指的猥瑣,寧非忍不住抿緊了雙唇,對於葉傾突然的發難,他心裡還是有些難過的,但是更多的疑問還是……關紹為什麼要那樣說?

  關紹掃視了一眼葉傾,他的眼神很冷,乍一看不帶任何感情,但是一旦對上卻能無端的從中讀出點鄙夷和冷漠來。寧非看著,心裡卻又想起關紹白天裡在電影院紅了眼圈的樣子。

  明明紅着眼圈,卻一臉的理所當然指責影院冷氣打的不足導致自己出汗……關紹還真是個大少爺。

  葉傾雖然浸淫在圈子裡多年,但是面對關紹還是有所顧忌的,他方才一呈口舌之快之後心裡便有些後悔了,不過關紹的表情卻很受用的樣子,葉傾心中妒火中燒:“關少爺不覺得寧非變心也太快了麼?我不過離開他一個月他就纏上了你,他是否太輕浮了點呢?”

  寧非臉色大變,究竟是誰當初甩了他,到如今居然還反咬他一口?

  原本對這個人還存有的一些情誼在這一瞬間完全的消散了。

  關紹卻是微微一笑。

  “葉先生不愧是影帝,你和小非的事我都是知道的,小非是怎樣的人還用不着你來告訴我。”

  寧非卻在心裡補充,關紹你[嗶-]也是個影帝啊!
————————————————————————
今天幫我媽媽花費了五小時買一件衣服,快死了,本來想下午碼完的!QAQ



 關紹又說:“寧非,我們上樓吧。”

  關紹這是什麼意思?寧非有些吃驚的抬起眼,關紹是打算去他家?!

  關紹站在路燈的陰影裡,面上的表情有些模糊,但是寧非總感覺他在笑……?

  那一頭葉傾聽在耳力,哼了一聲,狠狠的瞪了眼寧非:“好,好得很,我走,總成了吧。”

  直到葉傾走遠,寧非終於忍不住小聲的喚了句關紹。

  關紹微微側過頭:“嗯?”

  寧非衝他不好意思的笑笑:“剛,剛謝謝你了。”

  路邊的行人似乎一下子都被按下了靜音的按鈕,雨也忽然變小了,只是偶爾沿著屋簷一點點的滴落在地上。關紹卻一直都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

  寧非被他飽含情意的眼神注視盯得頭皮發麻,他忍不住硬着頭皮繼續說道:“其實不需要關總做出這樣的犧牲,我自己也能一個人擺平這件事。”

  “我和葉傾已經斷了,不過也要謝謝你,讓我徹底認清了這個人是一個怎樣的混蛋。”

  沉默了片刻,關紹終於開口:“不用謝。”

  寧非看著他此刻一副勞資是從不留名但是卻是家喻戶曉的活雷鋒的快來誇獎我這朵小紅領巾的表情,又覺得自己腦補太過強烈,明明人家關少爺依然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他而已!

  “關總,這次真的很感謝你,不過我也知道,同志這個標籤並不是誰都喜歡貼在身上的,你……總之謝謝你了。”

  關紹的心裡一片逆流成河,謝個毛子啊!他就是個基啊!為什麼這貨就從沒給過好好闡述自己是個基佬的機會?!

  心裡這樣的咆哮,關紹面上卻是極為的冷淡:“沒事,誰讓葉傾是WD的。”

  WD是TS的死對頭,他說似乎十分的在理,寧非也懶得去研究其中的小貓膩,聽著嘩啦嘩啦的雨水聲,寧非決定客氣一下。

  “對了,關總還沒吃晚飯吧?我家裡正好有點菜,要不然上來湊合一頓?”

  關紹點點頭:“好。”
——————————————
要斷網,淚奔!!!!!!推薦大家去看留幾手老師的微博,我就是看的太入迷而錯過了拼文…………………………………………………………………………………………




他點頭點的毫不猶豫,寧非都不忍心的表明自己只是意思意思而已自己家裡只剩泡麵而已,麻煩關大少您開車出這條件左轉到那個高級法國菜館好好消遣,當然……這些話他自然是開不了口的。

  於是關紹坐在寧非狹小的單人公寓的沙發裡,就着電視機裡的新聞聯播開始吃泡麵。

  寧非:“……不好意思啊關總,冰箱裡的菜好像不太新鮮。”

  關紹不同他幾乎是窩在沙發裡,他坐的姿勢十分的端正,吃相也是優雅的彷彿不是在吃麵而是什麼高級料理一樣:“沒關係,謝謝你把唯一的蛋給了我。”

  大少爺這麼溫文有禮,寧非頓時覺得老淚縱橫——他怎麼就好意思端出一碗康師傅紅燒牛肉麵招待人家呢?就算裡面加了個雞蛋那也是只是碗泡麵而已啊!

  關紹依然體貼的說著冷笑話:“泡麵這個東西,吃起來遠遠的沒有聞起來香。”

  寧非頓時覺得自己的玻璃心碎成渣子了,關紹忽然認真的從麵裡抬起頭:“不過你做的泡麵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泡麵了,什麼牌子的?我回去也要買點。”

  ……關紹連最普及康師傅的經典味道紅燒牛肉味都不知道,可想而知的是人家大少爺平時壓根就不碰這玩意吧?就算要碰也是高級的貨的吧?

  關紹又說:“咦,原來是康師傅的,怎麼我以前自己泡的時候就沒這麼好吃過呢?”

  寧非已經快要熱淚盈眶了,他不假思索的說:“大概是加個雞蛋比較好吃吧。”

  關紹聽罷忽然一本正經的把自己碗裡挑出半個來給了他:“你好像很喜歡吃蛋。”

  寧非:“……謝謝。”

  八九點的時候,關紹終於被一通電話弄走了,他一走,寧非就覺得鬆了一口氣。他走到陽台上,拉過窗簾,看著關紹的車徹底的開遠了,心裡忽然湧出一點說不出是高興還是惆悵的失落來。

  他靠在沙發裡,心不在焉的看著電視機裡播放的懷舊日劇,電視劇已經接近尾聲,開始放起了片尾曲《突如其來的愛情》,忽然一個人傻傻的笑了起來。



今天本來打算一鼓作氣寫完的……但是…………………………被捉住語音了QAQ
只能再發個1000字了。
——————————————————

關紹這幾天心情並不是太好。

  如果要說不太好,卻似乎沒有那麼糟糕。從小到大,他的人生似乎一向都是順風順水的,幾乎沒有走過什麼彎路,不過這只是幾乎,因為他人生最大的彎路就是他在於他本身就是個彎的。

  他第一次明確的確定自己的性向的時候要數他某天半夜睡不着覺打開電視,無聊的看近期熱播的古裝劇,電視裡的畫面正好轉到一個男配角因為騷擾女主角被男一號踢進了水池,他盯着男主角比電視機還長的驢臉,終於有了幾分睡意的時候,那個男配角忽然從水裡爬了出來,一臉陰狠的瞪着男女主角,他整個人濕淋淋的,漆黑的長髮緊緊的貼在額邊,烏黑的眼珠裡卻散發着奪人心魄的光彩。

  關紹覺得這個人長得有幾分眼熟,似乎在自己老爸的娛樂公司裡碰到過幾次,他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屏幕裡的臉孔,直到片尾曲裡放出了那個配角的名字,這才想起來這人叫做寧非。

  關紹在心裡把這個名字琢磨了一番,直到睡着了腦子裡還想著那一張蒼白英俊的臉。

  第二天關紹醒來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被畫了地圖的床單,終於認真的思考自己是否該去談個戀愛了。

  總而言之,這大概是就是關紹心情不好的根源。

  第一,他是個基佬。第二,他是個隱藏的很深的基佬。第三,他好像對那個在自己老爸公司底下的小明星寧非有那麼一點好感。

  這麼點好感就像是突然看到了塊合你口味的蛋糕,但是蛋糕可以不吃,飯菜卻是必須的,或許寧非對於他,也是可有可無的。況且……寧非可能是個直男。

  直到他那天看著寧非一個人偷偷摸摸的進了洗手間,聽著他幾乎是低聲下氣的給別的男人打電話,心裡的怒火一點點的燃燒起來了。

  他默不作聲的聽著對方講完話,可能是聽的有些入迷——導致他被廁所的門板撞到了腦袋,大概是從那一撞開始他的腦子就不太好了,不然為什麼他會一反常態的想要和寧非談一場戀愛?

  不過……他今天只是心血來潮和一位製片人來到這座酒店裡談生意,正巧碰到了《寧為小人》劇組裡的幾個演員結伴出來抽菸,間或的聽見“寧非這次跑不掉了。”“胡導早就看上他的屁股了。”這樣的字眼,他直覺得腦子裡一根神經開始發直發愣了,詢問了那幾個人房間號之後,一推門就看到一張讓他幾乎想要拆掉這棟酒店的畫面。

  寧非面色酡紅,一臉暈乎乎的靠在那個被稱作胡導的中年男人身上,胡導的手非常的不規矩的在寧非的身上摸來摸去,長滿了絡腮鬍子的下巴不停的在寧非的臉上蹭來蹭去。

寧非似乎他弄的非常的不舒服,白`皙的臉頰上滿是被鬍子蹭出來的紅痕,他小小的皺了下眉頭,但是又因為醉的說不出話來,只是在那兒傻傻的笑着。

  
關紹沒有進去,他一直站在門口,死死的盯着胡導的臉,如果胡導此刻沒有喝醉,怕是覺得自己臉已經被盯出了一個窟窿了。關紹注視着胡導在寧非的身上那些小動作,心裡反而冷靜了下來。

  他一直都是小心翼翼,忍着想要無線逼近對方的衝動去接近寧非,卻沒想到自己只是稍稍有個不注意,就讓外人給占了便宜。他本想如果真的和寧非在一塊兒了也要低調些,以免給彼此帶來麻煩,但是現在看來,似乎並不這麼能合他的意。先是那個自以為是的影帝葉傾,而後再是這個鬍子拉碴的老男人,那幾個小演員的話語裡的意思似乎這個胡導已經垂涎寧非很久了?

  關紹依然沒有太大的表情,他冷冷的瞅着胡導一臉油光滿面春風的扶着寧非對其他已經熟視無睹的人們笑道:“呵呵呵,小寧喝的有點醉,我先帶他去休息一下。”

  說罷他也不管其他人什麼樣的表情,扶着寧非走了出去,剛走到門口,就感到頭頂上黑壓壓的一片,他本想說哪個混蛋沒長眼擋他的路的時候一抬頭卻看見了關紹。

  “關總!”

  關紹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這不是胡導麼。”

  胡導聽出了關紹語句裡的不愉快,他也不知道自己哪兒得罪了這個人,有些疑惑,卻也不好意思表達出來,他道:“關總也來吃飯的麼?”

  關紹的眼神從他的臉上移到喝的爛醉的寧非身上:“我是來接人的。”

  胡導在圈子裡混跡多年,關紹一個眼神就讓他揣測出了些許貓膩:“關總這是……”

  關紹冷冷的看著他:“真是不湊巧,你要扶走的這個人就是我要接的那一個。”

  胡導覺得自己的天靈蓋上嗖的一冷,彷彿被千鈞神棒狠狠的敲了一通。就連手上的力氣也突然被抽光了一樣,他手一鬆,關紹就順勢把寧非攬在了懷裡,末了,還意猶未盡的看了胡導一眼:“對了,上次胡導你說的那部戲,我覺得還算不錯,找個日子我們好好商談一下。”

  “不過,胡導,常在湖邊走,哪能不濕鞋,以後這種事你還是少做點比較好。”

  

   胡導只覺得自己的鬍渣都被凍成冰渣子了。色`欲熏心的腦子也一下子清醒了,他忙點頭道:“是,是,我知道了。”

  關紹這個人,他是惹不得的,目送着這尊大佛走遠,胡導也終於鬆了一口氣,他卻不知道關紹懷裡的寧非卻是大氣也不敢出。

  寧非其實在胡導扶他走的時候腦子就開始有些清醒了,起初他是氣的渾身都開始發抖,而後他索性裝睡,打算在等他們倆出了門就給這個老不休一拳,寧非他雖然是個基佬沒錯,是個小演員也沒錯,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原則,再加上他是開始就是武替出生,從小就學習散打,對付這個油頭粉面的文藝導演還是沒太大問題的。

  卻想不到碰到了關紹。

  尼瑪還能更丟人更不湊巧點麼!




寧非一聲不響的靠在關紹的懷裡,腦子裡亂糟糟的一團,他也不敢睜眼,巴不得此刻找個地洞埋起來。

  關紹把他帶到了一間房間裡,動作非常小心的把他放倒在了床上。寧非暗想自己得找個好時機假裝喝醉了再睜眼好呢,還是坦白自己已經酒醒了好呢,還是乾脆繼續裝睡好呢,就在他躊躇不決天人交戰的時候,他卻猛然聽見了關門聲,心中頓時蒙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關紹關上了門?他這是要做什麼?

  寧非大腦當機了片刻,他又安慰自己:關紹應該是個憂鬱的正經的小清新並且富有童心的直男,他對自己仗義相救不過是因為他是TS公司的一員,他不能也不應該想歪什麼的。

  他這麼一想,心裡卻反而感到有些煩悶。他依然沒睜開眼,感覺到關紹似乎走到了床邊,俯下`身盯了他好久,就在他感到自己被盯的頭皮發麻升仙飛天的時候,唇上忽然傳來一點蜻蜓點水的觸感。

  如果不是他緊閉雙眼,心裡又高度緊張,他肯定是感受不到那個……輕的好比羽毛一樣的吻的。

  吻。

  吻?!

  寧非不由得睜開了眼睛,漆黑漂亮的雙眼裡映照着關紹微帶吃驚卻有些羞澀(?)的面孔。

  或許是這氣氛太好,寧非和關紹誰都沒有捨得開口,只是專注的盯着彼此眼中的倒影。

  良久,關紹整頓了表情,恢復了沒有表情的樣子:“你醒了。”

  寧非想自己現在是要露出個什麼表情對著他才能讓彼此不尷尬。

  關紹又開口:“我看你也累了,你先休息吧,房間的錢我已經付好了,我先走了。”

  寧非的嘴巴動了動,卻不知道自己是應該說謝謝呢還是開口挽留他,最後他只是微微的點點頭,而後又假裝沒有酒醒一樣的眯上了雙眼。

  關紹臨走之前飽含情意的看了他好幾眼,看的他身上的雞皮疙瘩都快生根發芽了這才帶上門走遠。

  寧非忽然覺得有一點可惜,具體哪兒可惜,他也說不上,耳邊忽然傳來了短信聲,寧非心不在焉的打開他,發現了一條沒有署名的信息。

  ——“雖然有些唐突,但是我想說,明天一起看電影吧。”

  寧非盯了那條信息許久,這才回覆道:“好。不過下次看電影的時候不要哭成那樣了,被別人看到有點丟人。:)”

  門外忽然傳來了一聽就知道是最原始根本就沒設置過的手機鈴聲,寧非一愣,立馬跳下床打開門。

  他看到關紹挺拔卻措不及防的背影,他本來靠着房門,但是因為寧非突然打開了門,整個人有些沒反應過來的向後一靠,而後又有些狼狽的的穩住身形——幸好沒在小寧面前甩個狗吃屎,要不然他的顏面何存!

  他轉頭看著寧非,寧非也望着他,片刻,寧非微微一笑:“沒想到你在門外,差點害你摔倒了,實在是不好意思。”

  關紹卻失神的盯着他的漂亮的因為醉酒而紅艷的雙唇:“我可以吻你麼?”

  寧非搖搖頭:“你剛剛吻過了。”

  被拆穿的關紹一瞬間有些尷尬,但是一向都拿沒有表情當表情的他依然板着個臉,絲毫不見氣餒:“那我明天可以吻你麼。”

  寧非反問:“你是同志麼。”

  關紹回答的斬釘截鐵:“我是個暗戀你很久的死基佬。”

  寧非:“……”

   關紹又道:“我剛剛表白了。”

  寧非點點頭:“我聽見了。”

  關紹一臉期待的看著他。

  寧非:“真是太湊巧了,我也有點喜歡你。”

  關紹把他拉進房間裡,兩隻手把他撐在牆角裡,臉逆着光,壓低了嗓子說道:“有點——?”

  寧非哭笑不得,他和關紹接觸了不過這麼幾次,難道要他說我愛你麼?

  關紹有道:“那真不湊巧,我很喜歡你。”

  ——END——

  ——無責任番外·微肉——

  寧非最近剛接演了個大導演新拍的動作電影的裡的男主角,心情有些不錯,唯一讓他有些不太爽朗的是在這部電影裡他要和葉傾演對手戲。

  寧非和葉傾分手快一年了,在這一年裡,因為他被大老闆“潛規則”(?)的緣故,事業線程穩定的直線上升的趨勢,前一陣子剛拿了個最佳男配角獎,現在就開始接新戲,他雖然心中很開心,但是一方面又懷疑是關紹在其中做了手腳,難免又有些心虛。

  關紹卻依然面無表情:“那是你應得的,如果我做手腳早在暗戀你的時候就潛上你了,你要相信自己。”

  他雖然這麼說,寧非心裡卻也是清楚的,他最近的事業之所以這麼風生水起,關紹是功不可沒的。

  在化妝間裡,葉傾忽然攔住了他:“小寧,我們復合吧。”

  寧非一臉問號的看著他,而後才明白他在說什麼,覺得有些可笑:“我們不是分手很久了麼。”

  葉傾盯着他的臉,若有所思:“小寧,你是不是戀愛了。”

  寧非不承認也不否認的笑笑。

  葉傾覺得內心深處湧出一股無名的怒火:“讓我猜猜你和誰在一起了,還是那個關紹?還是……王導?還是張製片人?”

  寧非冷冷的看著他:“你的腦子裡都是這些麼?我是那種隨隨便便就到處濫交的人麼。”

  葉傾一時之間啞口無言,他還想繼續說什麼,領子被人從背後一提,他又驚又怒的回頭,卻對上了關紹冷漠俊美的臉。

    寧非越過葉傾的身影,看著關紹,眉目彎彎:“關紹,你來了。”

   關紹將葉傾提至一邊:“嗯,正好我也下班了,索性一起接你回去。”

  說罷他看也不看葉傾一眼拉著寧非的手走出了化妝間。

  葉傾驚魂未定,寧非一臉的春風滿面,看的他心裡直癢癢。關紹為人低調,都快到而立之年了也不見什麼緋聞,沒想到他居然真的和關紹在一起了,如果他當初沒變心鬼使神差的說要和寧非分手,那麼擁有這麼美好的寧非的人會不會是他?

  車上。

  關紹始終都板著臉,寧非也有些累了,靠着座椅閉目養神的休息。

  關紹忽然腳踩剎車停在路邊,寧非被刺耳的剎車聲弄醒,他有些奇怪的看著關紹:“關紹?”

  關紹黑着臉,許久:“你沒說你要和葉傾一起演戲。”

  寧非啞然失笑:“你也沒問啊。”

  關紹側過身,認真的看著他:“我今天有點吃醋。”

  寧非:“得了吧,我又沒答應他,而且我早就和他沒什麼關聯了。”

  關紹哼了一聲:“我們快一個月沒做`愛了。”

  關紹先前出差了兩個星期,一回來寧非又忙着拍戲,兩個人的確有很長時間沒親熱了。

  寧非斜了他一眼,懶洋洋的一笑:“那你沒事停車幹什麼?這不是浪費時間麼。”

  關紹心中大喜過望,他早就想找個理由好好的愛一愛寧非,好不容易有個吃醋的藉口,他怎麼能不好好利用一番?看著寧非那帶著一點慵懶又帶著點勾`引的笑容,他立馬腳踩油門,火速趕到了家中。

  一進門,關紹就迫不及待為寧非脫了衣服,寧非看著他這幅火燒火燎的樣子,心裡有點兒好笑,他扯着關紹工作了一天都不帶一個褶子的領帶,親着關紹的下吧:“慢點,我又不會跑。”

  關紹臉皮厚比城牆拐角,面無表情一向都是他最堅固的防線,他啾啾啾的吻着寧非的嘴巴:“我不急,但是我弟弟比較急,大家要照顧弱小,不是麼。”

  寧非哭笑不得:“你確定你弟弟很幼小?”

  關紹一本正經的脫下寧非的褲子:“起碼心智上很幼小,不然它怎麼一看到你就感動的站了起來?”

  寧非若有所思:“你越來越會說黃段子了。”

  關紹正給他抹潤滑劑,覺得足夠時候了,他在俯下`身,親着寧非的耳朵:“我要帶著我的小弟弟去勇闖一番新天地了。”

  寧非:“……”

  關紹面無表情:“還真是個洞天福地…………”

  寧非忍不住狠狠的拉住領帶,把關紹向前一拽,惡狠狠的說:“廢話少說,要做就做!”

  關紹心中小內八泣,他冥思苦想了這麼久的助性小段子居然被娘子嫌棄!

  算了,做一個面無表情的思想齷齪的行動上的巨人才是他關紹的追求啊!

  溫存過後。

  寧非不記得關紹到底做了幾次,只覺得自己渾身都軟了,他躺在床上,一臉饜足,關紹看著,心中微動,他親着寧非的額頭:“寧非。”

  “嗯。”

  “等你這部戲拍完,我們就去瑞士註冊吧。”

  “行。”

  “關紹。”

  還沉靜在寧非居然這麼輕而易舉的答應他的快感(?)中的關紹偏過頭看著他家寧非。

  寧非微微勾唇:“我發現我很喜歡你。”

  關紹的反應時狠狠的蹂躪了寧非的雙唇一番,直到兩個人都開始喘氣關紹才鬆口,他道:“我更喜歡你。”

  寧非失笑,這都要比,但是他看著關紹認真卻充滿了柔情的眼神,張口道。

  ——“我知道。”

  ——————————————————————
小黑屋太好用了嚶嚶!今天終於完結了握拳!!!
  1. 娛樂圈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棄明投暗 by 錢婆婆 (溫柔腹黑攻x傲嬌受) | 首頁 | 最上 | 轉角 by 涼霧 (腹黑温柔攻x平凡淡漠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393-444df4f8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