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你怎麼忍心一直拒絕我 by 毛醬 (二貨忠犬攻x女王受) :: 2013/02/01(Fri)

跟仙人球那篇有點相關的..裡面的小萌受有出來串個場
不過這篇結局有點半開放的感覺
還好作者後來又補了個甜蜜的小結局

文案
我表白這麼多次,你怎麼忍心一直拒絶我

搜索關鍵字:主角:沈柯,蘇景行 ┃ 配角:沈航謙 ┃ 其它:



1.

蘇景行坐在思古湖畔的石凳上,心不在焉的望着一池微波蕩漾的湖水。

擦過耳際的風涼爽宜人,蘇景行摸了摸耳垂,突然就犯了煙癮,於是習慣性的去摸口袋,這才發現自己把外套扔在了話劇社排練室。

蘇景行低咒一聲,這沈柯怎麼還不來?昨天莫名其妙的約自己來這裡,說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可這都過了一刻鐘了,那傢伙還沒來,敢情他約自己出來就是為了放鴿子?

正想著,便看到沈柯遠遠小跑着往過趕,懷裡不知抱著什麼東西。

等在蘇景行面前站定,沈柯一疊聲道歉:“學長……對不住,有事耽擱了一下……所以來晚了……”聲音帶著微微的喘。

蘇景行這才看清他懷裡的東西,鼻子頓時皺了起來,道:“沒關係,你找我有什麼事?”

沈柯遲疑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慢騰騰的把手中大捧的滿天星遞了過去,緊張道:“滿天星的花語是真心喜歡,所以,其實,那個……嗯,學長,你考慮一下和我在一起成不?”

回應沈柯的,是蘇景行一個挨一個的噴嚏。

沈柯楞了一下,連忙低下頭看他,蘇景行鼻子皺得通紅,眼睛裡波光粼粼,好看的緊……哎哎不對,想什麼吶這是,沈柯穩了穩心神,問道:“學長,你怎麼了?”

蘇景行指了指沈柯手中的花,道:“拿……阿嚏……拿開!我阿嚏……過敏!”

沈柯趕忙把滿天星扔到遠遠的草地上,又從口袋裏摸出一包紙巾遞給蘇景行。

蘇景行抽了一張蓋在鼻子上,紙巾的香氣稍稍蓋過花香,男生頓時活過來一般,按着紙巾深吸了一口氣。

沈柯關切道:“學長,你沒事了吧?”

蘇景行冷笑一聲,道:“連我討厭什麼都不知道,還說真心喜歡?哦對了,你知道我喜歡男生麼就和我表白?”

沈柯撓了撓頭,乾笑道:“那個,沒做好調查工作,是我的錯,不過學長你不喜歡男生?是和我開玩笑了吧?哈哈……”

蘇景行冷眼看他,沈柯忙閉緊嘴,將剩下的兩個“哈”努力嚥了回去。

“既然沒什麼事情,那我回宿舍了。”蘇景行看了看時間,道,“對了,導演讓我和你說一聲,明天下午話劇公演記得早點到。”

沈柯“哦”了一聲,見蘇景行準備走,忙跟了上去,道:“學長,我送你回宿舍吧,那啥,買賣不成仁義在嘛。”

蘇景行本來繃著臉,聽到這裡忍不住笑了出來,道:“別亂用俗語,還大學生呢,說出去也不怕丟人。”

沈柯臉皮厚,就當蘇景行在誇獎自己,嘿嘿笑了幾聲。

一路上沈柯忍不住側頭去看蘇景行,男生比自己矮了一個頭,頭髮軟軟的,耳朵也軟軟的,就是臉上表情嚴峻了點,但還是很帥啊,又帥又軟,看得沈柯心裡癢癢的。

蘇景行目不斜視,說出的話卻把沈柯嚇了一跳:“學弟,收起你的痴漢臉。”

沈柯訕笑着收回視線,看到前面一大群人圍在一起,很是熱鬧。走近了才看到原來是有人在表白,男主角在地上擺了桃心蠟燭,襯着夜色散發出幽幽光芒,手裡捧着紅色玫瑰,一堆人叫嚷着“在一起在一起”,女主角站在中間羞澀的接過花。

沈柯:“……”麻痹這是在刺激老子這個剛失戀的人麼?話說回來,難道我也得像這樣表白才能成功?果然不應該聽張健的話,買你妹的小清新滿天星啊……

想到這裡,沈柯側過頭對蘇景行道:“學長,下次我也這麼……”

話未說完,就聽到蘇景行冷冷道:“你也怎樣?你要敢來這麼一出,我當場打斷你的狗腿。”

沈柯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道:“哈哈學長你想多了,傻×才會做這種完全沒創意的事情!”

蘇景行“嗯”了一聲,道:“我到了,那明天下午見,記得早點去。”

沈柯笑着和蘇景行揮揮手,道:“嗯,學長拜拜,明天見~”

用溫柔的眼神目送着蘇景行走進宿舍樓以後,沈柯一扭頭換了一張凶神惡煞的臉,惡狠狠的咬碎一口銀牙,馬勒戈壁的張健就一狗頭軍師,直男什麼的果然最不靠譜了!

--------------------------------
這應該是我寫過最粗長的開頭了TVT

2.

有了蘇景行的叮囑,沈柯第二天果然去的很早。

導演是大四的學長,總是記不住沈柯的名字,因為男生一米九幾的身高,便一直叫他“大個頭”。

沈柯笑着和導演打了個招呼,導演斜眼看他:“也就蘇景行能請動您這尊大神,我說大個頭,今天可勤快點,轉場比較多,俐落點把桌子椅子什麼的都下搬。”說著看了看時間,又道,“嗯,再過十五分鐘開始最後的排練。”

沈柯點點頭,四處看了看,問道:“王哥,蘇景行學長呢?”

導演擺擺手,道:“應該在陽台上抽菸了吧,你自己找找去。”

沈柯“哦”了一聲,四處溜躂了一圈,果然在陽台上看到了蘇景行。

蘇景行正倚着欄杆抽菸,白襯衫解開兩個鈕子露出精緻的鎖骨,黑色西裝褲包裹住翹臀長腿。

沈柯嚥了嚥口水,好容易才把目光從對方的臀`部移開,狀似淡定的走到蘇景行身側。

蘇景行看了他一眼,吐出一串煙霧,道:“不在裡面幫忙出來幹什麼?上趕子吸二手煙麼?”

沈柯不在意的撇撇嘴,道:“我又不介意,反正我們呼吸的不是同一層的空氣,不過學長,你戒煙好不好?”

蘇景行在欄杆上摁掉煙頭,扭過頭笑道:“你以為你是誰,憑什麼來管我?”說著撈起搭在一邊的戲服穿好,轉身進了公演廳。

沈柯嘆了口氣,靠在欄杆上吹了一秒鐘風,心道,馬勒戈壁的總有一天老子要成為你的誰!抽菸?抽一次做一次,看你還敢不敢抽!

不過現在也就是想想而已,成為蘇景行的男人之路任重而道遠。沈柯拍了拍臉頰,感覺爽了很多,這才慢吞吞的踱進室內。

一進去就聽到導演衝自己叫道:“大個頭,正缺人手,趕緊上!”

沈柯大窘,連忙跟着其他幾個男生把道具往台上搬。

最後一次排練,蘇景行依然表現的可圈可點。沈柯躲在檯子後面,着迷的看著蘇景行的表演。

這次的話劇中蘇景行扮演一個英俊多金的醫院院長,白大褂下面襯衫西褲,衣冠楚楚,面對刑警未婚妻時極盡溫柔與體貼,私底下卻打着“仁愛”的名號幹盡培植活體器官的勾當;面不改色的開槍打死背叛自己的醫生與病人,將女友綁架,卻又捨不得殺死她……總而言之,就一變態。

前一刻還在捂着肚子哭,下一秒就陰森森的笑了起來,蘇景行拿槍抵住自己的太陽穴,道:“我愛你,可是我不想坐牢……”

那小表情,把沈柯給心疼的,直想衝到台上把人摟在自己懷裡,溫言安慰。

沈柯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見到蘇景行時,情形就和現在差不多,蘇景行在台上歇斯底里,自己在下面翹起二郎腿眯着眼舒舒服服看他演。

原本只是被好友死纏爛打拉過來充觀眾,卻沒想到在這裡碰到了讓自己的心砰砰跳的男生。

雖然蘇景行演的是個變態。

對,當時那場戲,蘇景行演的是個精神分裂,一個人分裂了六個人,時而牛仔褲白襯衫青蔥大學生嗓音綿軟,時而西裝革履熱血偵探思維敏鋭,時而滿身是血變態殺人犯哆哆嗦嗦……

即使沈柯完全理解不了編劇超乎常人的思維和這部扯淡話劇的意義,但他不得不承認,男主角真是贊爆了,演什麼像什麼,更別說還有一張好看的臉和一級棒的身材。

從那以後,沈柯成為蘇景行的頭號粉絲,每場戲都到,後來甚至不顧好友的嘲笑,加入話劇社幹起了苦力。

沈柯想得有些入神,連謝幕了都沒注意,還是蘇景行走過來推了推他的肩膀,才把沈柯從回憶中拍醒。

沈柯不由自主的脫口而出:“學長,你總是能把變態演的這麼好。”

導演正好走到蘇景行身邊,聞言拿起劇本就往沈柯胸上敲:“大個頭,有你這麼誇人的麼?還有你在磨蹭什麼,趕緊上去收拾東西!”

沈柯慌慌張張的躲開導演的襲擊,不滿的道一聲“王哥每次都趁機非禮我”,趔趄着上台幫忙。

導演怒道:“非禮你大爺啊,也不看看你長了多高的個頭,我是想敲你的頭,問題是能敲到麼我!”

三個小時後公演結束,掌聲雷動,演出大成功。

蘇景行廣受好評人氣爆棚,沈柯也跟着樂呵,笑得一臉燦爛,做苦力也做得無比開心,等全打掃好以後回頭找蘇景行,卻看到蘇景行又趴在陽台的欄杆上抽菸。

沈柯站在門口看他。

蘇景行人本來就瘦,又穿的單薄,原本收拾整齊的劉海被風吹散,男生微微仰起頭,吐出一串煙霧,煙霧很快飄在風裡消失不見。

蘇景行茫然的看著漆黑夜色,慢慢扯出一個笑容。

沈柯煩躁的想道,蘇景行你他媽到底喜歡的是誰,老子真想把他揪出來揍一頓,他憑什麼讓老子心尖兒上的人露出這種表情啊操。

------------------------------
今天的份兒,我保證儘量日更QQQQAQQQQ


3.

公演結束之後,話劇社給大家放假小半個月。

沈柯失去了可以頻繁見到心上人的機會,痛苦不堪。正巧張健他老婆過生日,趁着免費的晚餐,沈柯把自己灌了個爛醉。

張健坐在一旁膽顫心驚:“我說沈柯,等等我們還要去KTV呢,你少喝點成不?”

張健他妹子道:“他心情不好就讓他喝唄,去了KTV躺着就成啊。”

張健愁眉苦臉道:“親愛的你真是沒感受過沈柯的酒品,爛的一比那啥,喝醉了只會點瓊瑤的歌,我聽得都快吐了。”

妹子大驚失色:“真的假的?哎那正好,我們宿舍的妹紙們去KTV都愛點瓊瑤阿姨的歌,讓他喝讓他喝,待會兒正好來個男女合唱!”

張健心裡操了一聲,無比惆悵苦逼的給沈柯倒滿酒,想想等等群魔亂舞的畫面就覺得蛋疼。

眾妹子原本還覺得沈柯人高馬大,看起來又正經嚴肅,不是個好相與的主兒。沒想到一進KTV,沈柯就點了一曲《你是風兒我是沙》,嗓音淒悽慘慘。

妹子們樂了,紛紛圍到沈柯身邊,一群人七倒八歪躺在沙發上,將還珠格格的神曲唱了個遍。

吼完一句“自從有了你,生命裡都是奇蹟“後,沈柯嗓子啞的厲害,又覺得胃裡噁心透頂,於是便站起來,道:“我去給你們買水。”

說完歪歪扭扭的走出房間,去廁所裡吐了一通之後人稍微清醒過來,卻越發難受起來,直到走出KTV走到外面的街上,被涼風吹了一遭,才覺得舒服許多。

晚上九點多,外面還是很熱鬧,燒烤攤子一個挨一個,嘈雜無比。

沈柯愣愣的看著說笑打鬧的人群,忍不住抽了抽鼻子,走到一個相對安靜的角落,給蘇景行打過去每日的例行晚安電話。

“學長……”沈柯的聲音帶著些醉意。

“你好你好。”線那頭傳來一個軟糯的聲音,“小……蘇景行他去洗澡了,讓我幫他接個電話,請問你找他有什麼事情?”

沈柯一驚,瞬間被這把嗓音擊的酒意全消,彷彿喝了雪碧似的透心涼。他按了按眉心,努力讓自己平靜再平靜:“嗯,我是他舍友,見他這麼晚還沒宿舍就打電話問問,你們在哪兒啊?”

對方“哦”了一聲,笑道:“我是他高中同學,來這邊玩兒的,蘇景行今晚和我在外面住,不用擔心哦。”

沈柯問:“在學校附近麼,還是去了市裡?”

對方道:“嗯……是在學校附近……我看看哦……就是湖畔樓亭。”

沈柯垂下眼睛,道:“我知道了,那你們好好睡……不,好好玩,拜拜。”

掛斷電話,沈柯恨得齜牙咧嘴,用額頭撞了兩次手機也不覺得疼,轉過身沉着一張臉買了二十串羊肉串,凶神惡煞的樣子把燒烤攤的老闆嚇了個半死,差點忘記收錢。

是情敵啊!沈柯用他手中這二十串羊肉串發誓,那個聲音軟到不行的傢伙一定是蘇景行長久以來的暗戀對象,自己最大的情敵。

沒想到他竟然千里迢迢跑來了C市找蘇景行。

沈柯想都沒想,一邊咬着肉串一邊伸手打了個車,等到停在湖畔樓亭的時候才茫然起來,自己這是來幹什麼?捉姦麼自己還沒有那名分,踢館麼怕被蘇景行給打死。

看著“湖畔樓亭”那詩意且裝13的招牌,沈柯默默的走進對面的麥當勞,坐在靠玻璃的地方對著高樓大廈嘆了口氣,心說,算了,還是製造偶遇吧。
-------------------
1W5以內完結吧。話說你們猜猜情敵是誰?


4.

沈柯一晚上沒睡,眼睛疼,肚子也撐得疼。

晨光熹微,沈柯拎着兩杯咖啡等在湖畔樓亭的門口,目不轉睛的盯着大門的方向,嚇得不遠處的兩個保安也目不轉睛的盯着他。

過了大概一個多鐘頭,蘇景行終於領着沈柯的情敵說說笑笑走了出來。

原本懨懨的沈柯頓時精神一振,調整了一下氣質迎上去,笑道:“哎呀,學長是你呀!真巧啊~”

蘇景行愣了一下,扭過頭看他的樣子,眼裡閃過一絲異色,卻道:“嗯,真巧,你這麼早來這邊做什麼?”

沈柯笑道:“我們學院組織了一個‘隨機送愛心早餐’活動,這不是我被分到這一片了麼,喏,咖啡,正好給學長一杯,咦,這位是?”

那男生也笑起來,露出一排整齊牙齒:“我是小景的高中同學,關係特好特好特好那種,這咖啡有我的一份嗎?”

沈柯把剩下一杯遞給他,道:“當然有,學長的同學就是我的同學,對了,我叫沈柯,沈從文的沈,柯南的柯,話說你們今天準備去哪裡玩?”

男生驚喜道:“真巧我也姓沈,沈航謙,航空航,謙虛謙。今天小景說帶我去逛逛校園什麼的,然後去仙人掌展覽館和花草市場!”

沈柯默了一下,最後那兩個地點是怎麼回事確定不是亂入的麼?

沈柯咬了咬牙,道:“仙人掌展覽館和花草市場啊!我也想去很久了……”

沈航謙眼睛一亮,道:“原來你也喜歡植物麼?太好了,那我們一起去吧~”

蘇景行呷了兩口咖啡,道:“非得站在人家門口拉家常麼?我們邊走邊說吧。”

沈柯雀躍無比,暗地裡比了個樹杈君,初戰告捷噢耶,成功插入成為閃亮燈泡。

一路上沈柯都狀似無意的走在蘇景行和沈航謙中間,笑眯眯的和沈航謙扯着什麼仙人掌月季水仙喇叭花。

中途沈航謙跑去拍一株造型奇特的大型仙人掌,留沈柯和蘇景行在原地。

蘇景行點了根菸,抬起頭看了他一眼道:“不錯,挺會演的啊,下次我向王哥推薦你做男主角好了。”

沈柯裝傻充愣:“呵呵,學長今晚我們去吃火鍋吧,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火鍋店。”

沈航謙拍植物歸來,聞言興奮道:“好啊好啊,C市的火鍋最棒了!”又皺眉看向蘇景行,“小景你怎麼又抽菸!”

蘇景行道:“好了好了我就抽一口。”說著把大半支菸都扔到垃圾桶裡。

沈航謙這才滿意的又笑起來,沈柯卻是在一旁又傷心又嫉妒,老子提一句“戒煙”就一副死人臉,這小子說一句“又抽菸”就趕緊掐滅,多麼明顯可悲的差別待遇。

接下來的幾天,沈柯都找各種理由和沈航謙蘇景行他們膩在一起,到最後,沈航謙和沈柯也成了好哥們,相互摟着肩膀大吐感情苦水。

沈柯裝作大驚小怪道:“原來你也是gay!”

沈航謙笑道:“怪不得我們這麼投緣,原來是gay gay相惜。”

沈柯心想,C市可是遍地都是gay,我得跟多少男人相惜啊?還不是因為你是我情敵,雖然也不是那麼討厭就對了。

蘇景行給沈航謙夾了塊魚肉,道:“別光顧着說,也多吃點,珍惜你在C市的最後一頓飯吧。”頓了頓,又問道,“對了,你和你學長怎麼樣了?”

沈航謙嘴裡咬着熱騰騰的魚肉,難得露出一副懊惱的神色:“能怎樣?他一直都對我這麼愛理不理的。”

沈柯喜上眉梢:“小航謙你有喜歡的人啦?”

沈航謙點點頭:“嗯,是我學長,他可是個真面癱。”

一直到臨上飛機,沈航謙都在絮絮叨叨着自己的追愛史,沈柯也十分善解人意的為他出謀劃策。

沈航謙抱著仙人掌和他倆揮手:“你們下次來S市找我玩哦~”

沈柯笑道:“嗯,好,下次我一定攜學長去找你。還有小航謙,你聽說我的沒錯,絶對可以順利搞定你男人的。”

蘇景行揉了揉沈航謙的腦袋,道:“路上小心,回了S市給我短信。”

沈航謙點點頭,笑得一臉燦然。
等送走沈航謙,沈柯和蘇景行結伴回學校。

蘇景行似乎心情不大好,一直抽菸,也不和沈柯講話。

沈柯原本因為知道沈航謙有了喜歡的人還挺開心的,現在瞧見蘇景行這模樣,心裡又不好受起來。

誰叫自己是真喜歡眼前這傢伙。

沈柯四下看了一眼,兩人現在走在回宿舍的一條小路上,兩側樹木參天,陽光透過枝椏斑斑點點的灑在石頭路上。

沈柯一咬牙,猛然把蘇景行推到鄰近的一棵樹上,低了大半顆頭下去,卻不敢去碰蘇景行的額頭和嘴唇,只能退而求其次舔了一下對方的鼻梁,道:“學長,我不比小航謙差,你就試着接受我成不成?”

蘇景行瞪着眼睛看他,半晌才道:“我腳好像崴了。”

沈柯:“哎?——”

---------------------------
是沈航謙,不過略有bug,不過就這樣啦~~我存稿比較多,看看今天或者能不能寫完,能寫完的話就一口氣全發啦,絶對溫馨無虐,過年前希望給大家個好心情~

5.

蘇景行的左腳跛了幾天,沈柯就跟着抓耳撓腮了幾天。

雖然買了一堆消腫藥過去,但是蘇景行完全不讓沈柯近身,那句絶情的“你一靠近我我就準沒好事”讓沈柯憂鬱了許久,罵起人來都沒力氣。

消沉懊喪間,C市開始淅淅瀝瀝的下起秋雨。

一場秋雨一場涼。

沈柯出神的看著已經穿起茶色短風衣的蘇景行,思索着如何將男生喂胖一點,摸起來手感也更好些。

導演怒道:“大個頭!我讓你看劇本,不是看蘇景行!”

蘇景行聞言抬起頭瞥了沈柯一眼,沈柯尷尬的咳嗽一聲,舉起劇本草草看了一眼,問道:“王哥,這次蘇學長又是演哪種類型的變態?”

導演怒氣更盛:“變態你大爺!我們這次籌備的是個都市懸疑搞笑劇,蘇景行演一個喜歡吃甜食的看起來很睿智實際上就一2B的偵探界偽權威教授。”

沈柯對這一串設定目瞪口呆。
導演道:“大家這幾天先熟悉一下劇本,週六開始排練,下午2點在這裡,不要遲到。”

眾人紛紛道好。

沈柯突然“咦”一聲,問道:“王哥你怎麼突然讓我看劇本?”苦力什麼時候也需要做“看劇本”這種高雅的工作了?

導演:“……”惡狠狠的用劇本拍了一下沈柯的胳膊,罵道,“剛剛開會你到底聽了什麼!這次你來跑老套,演蘇景行的保鏢兼助理!”

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情!

沈柯蹭到蘇景行身邊,喜笑顏開:“學長,初次演戲,請多多關照。”

蘇景行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只要你演戲的時候不要一直看著我就行了。”

沈柯淚流滿面,可以別這麼真相麼學長,太傷人了。

之後的幾天沈柯和蘇景行的親密值達到了MAX,但凡課餘時間都湊在一起。其實沈柯台詞並不多,但僅有的台詞全部都是和蘇景行的對話,所以他有充足的理由賴着蘇景行。

蘇景行台詞太多,沈柯便每次都給他買好熱牛奶潤嗓子;雖然蘇景行愛喝的是咖啡,但沈柯以“咖啡對身體不好”這個理由嚴詞拒絶。

蘇景行不悅道:“你不是在追我麼?順着我的心意能死?”

沈柯一本正經道:“喜歡你也不能什麼事都聽你的,那是溺愛。我順着你必須得是建立在你身體健康萬事如意的基礎上。”

蘇景行不再理他,轉過身和女主角對戲。

後來天氣越來越冷,沈柯也越來越誇張,竟然從宿舍抱了一條毯子過來,非讓要蘇景行一下場就披上。戲服實在太單薄,沈柯怕他着涼。

蘇景行實在哭笑不得,卻仍是一得空就往陽台上跑,因為在排練室抽菸會被導演罵慘。

所以即使沈柯百般照顧,蘇景行還是着了涼,開始還不嚴重,後來他沒忍住又跑到陽台上抽了兩次煙,回來接着演了兩場話劇,最後果然出了事情。

沈柯當時正在音響室幫忙,外頭忽然亂成一片,場務妹子慌慌張張的跑進來,道:“沈柯,學長從檯子上摔下去了!”

沈柯只覺得腦袋裏轟的一聲,整個人都懵了。
-----------------------------------------------
昨天一天只碼了900字!我懺悔!!今天也還沒開始碼!!TTTTATTTTT


6.

其實公演廳那個檯子並不高,平常摔下來也沒大礙。問題是蘇景行本來就病着,估計摔下去之前人已經迷糊了。

還好當時下面正好有個男生在蹲着檢查音響,蘇景行摔下來的時候他反應迅速的把人抱了個滿懷,自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沈柯被嚇了個半死,往醫務室跑的時候手都在抖,還好一推門看到蘇景行已經醒了過來,正抬起手讓醫生找血管扎針。沈柯這才像活過來一般,長長舒了口氣。

沈柯坐到床邊的椅子上,蒼白着臉問:“學長,你沒事吧?”

蘇景行虛弱的笑道:“我沒事,就是猛然間暈了一下。倒是你,怎麼臉色比我還差?”

沈柯道:“你嚇死我了。”

蘇景行道:“我也嚇死了,醫生差點把我的手紮成饅頭。”

給蘇景行扎針的是個實習護士,聞言紅了臉,不好意思道:“對不起啦,下次我會注意的。”又轉向沈柯,道,“你是他同學嗎?等等他打完點滴就可以回去了,你先跟我出去取藥吧,校園卡帶了嗎?”

沈柯點點頭,給蘇景行倒了杯熱水,便跟着護士出去了。等回來的時候,蘇景行已經睡着了。

醫務室的被單並不厚,沈柯把自己的外套也蓋到蘇景行身上,摸了摸他的額頭,心裡又生氣又心疼。

老子這輩子都沒對一個人這麼上心過,學長你就可勁兒折騰我吧。

接下來的日子,蘇景行只能安心躺在被窩裡養病。

C市冬天不大冷,沒空調的宿舍卻像個冰窖。蘇景行窩在被子裡蜷成一團,手腳仍是冰涼,考慮要不要去賓館住個幾天。

正想著,宿舍門突然哐噹一聲被撞開,沈柯跌跌撞撞的衝了進來。

蘇景行扭過頭看他,沈柯左手拎着電飯煲,右手提着幾個袋子,肩膀上扛着一張電熱毯和一床厚被子,胳膊上纏着插線板,氣喘吁吁道:“學長……你先起來…把電熱毯鋪上再睡……”

蘇景行道:“你喘口氣再說話。”

沈柯深呼吸再深呼吸,手裡卻沒閒下,把東西都放到桌子上以後,抽出電熱毯道:“學長你爬起來一下,我給你鋪電熱毯。”

蘇景行裹着被子坐在床頭,道:“你從哪裡拿的這麼多東西?”

沈柯俐落的鋪好電熱毯和床單,插好電調到 1檔,笑道:“電飯煲是我們宿舍的,電熱毯是我買的,質量很好,學長你就放心用吧。”

說著又去收拾桌上那堆東西,見蘇景行還愣在那裡,忙道:“哎哎,學長你趕緊躺下睡覺,我再給你蓋床厚被子,這樣你就不冷了。”

蘇景行乖乖躺好,眯着眼睛看沈柯忙活。男生的臉近在眼前,垂着眸子掖被腳的動作極盡溫柔。

蘇景行心裡一動,卻是緊緊閉住眼睛,不再去看沈柯。

沈柯拾掇好蘇景行這裡,又馬不停蹄的去擺弄電飯鍋,喜滋滋道:“學長,我晚上給你熬綠豆粥好不好?”

蘇景行感覺渾身都暖和起來,舒服的翻了個身,道:“隨便你,別把我毒死就好。”

沈柯道:“學長你放心,我熬的粥有味覺保證!”

蘇景行忍不住笑了起來,道:“那你做好了叫我,我睡一會兒。”

說完也不知道沈柯回答了什麼,只覺得眼皮很沉,迷迷糊糊了幾分鐘就睡了個過去。

沈柯陶醉的站在床邊看了半天蘇景行的睡顏,幸福的去熬粥了。
————————————————————
話說我想寫電熱毯/電飯煲很久了!!!

7.

蘇景行一覺醒來,宿舍裡香氣撲鼻。他舔了舔嘴唇,睡眼惺忪的坐起來去夠床頭的水杯。

沈柯忙撲過去,道:“學長渴嗎?我粥做好了,給你盛一碗?”

蘇景行揉了揉眼睛,有些困惑的看著沈柯,過了老半天才清醒過來,這時沈柯已經樂顛顛捧着盛好的粥坐到了床頭,準備喂蘇景行吃。

蘇景行抽了抽鼻子,道:“我手又沒斷,用得着你喂麼?”

沈柯頓時蔫了,垂頭喪氣的把碗遞過去。

蘇景行舀了一勺,看著顏色還不錯,送到嘴裡,嗯,沒想到竟然還挺好吃。

沈柯見蘇景行吃得香甜,又開心起來,笑得賊兮兮道:“學長,這碗是我一直用的哦,勺子也是,還有那個……呃……”

蘇景行冷不丁舀了一勺子粥塞到沈柯喋喋不休的嘴裡,道:“廢話真多,就不能讓我安靜會兒?”

沈柯狼狗一樣舔乾淨勺子,意猶未盡道:“學長喂的粥就是香。”說著湊到蘇景行跟前,得寸進尺道,“學長再喂我一口唄?”

蘇景行一巴掌拍到他臉上,道:“離我遠點。”

沈柯笑着坐回去,趴在椅背上專注的看著蘇景行。

蘇景行雖然一直低着頭喝粥,卻難以忽略沈柯灼熱的視線,忍不住嘆了口氣,道:“沈柯,你別對我這麼好。”

沈柯愣了一下,又笑了起來,道:“學長你要是和我好了我會對你更好,我們沈家爺們出了名的,愛妻淫魔什麼的。”

蘇景行失笑:“說了別亂用詞語,有你這麼形容自己的麼?”

沈柯可憐兮兮道:“所以說學長,你怎麼能忍心一直拒絶我?”

蘇景行抬起頭看他,一雙眼睛因為生病的關係有點紅,平日裡的冰冷氣息由此散去不少。

沈柯心一動,握住蘇景行的手道:“學長,和我……”

話未說完,門外突然傳來一個高亢的聲音:“聞着這味兒我就過來了,可真香!”同時宿舍門被推了開來,走進來一群人。

沈柯嚇了一跳,連忙鬆開蘇景行的手,轉過頭和领頭的那個男人大眼對小眼。

大叔道:“看什麼看?不知道今天宿舍用電檢查啊?聞見這味兒我就知道你們在用違禁電器!”說著四處查看了一番,嘖嘖道,“違禁電器用的還挺齊全,得,今天正好被我逮着了也沒辦法,全沒收!”

沈柯哭喪着臉和主任好說歹說,對方看到蘇景行是病人的面子上沒沒收電熱毯,只叮囑病好了一定要收起來。

送走主任和一群宿管,沈柯垂着頭回了屋,卻見蘇景行窩在被子裡,一抖一抖的。

沈柯疑惑的走過去,掀開被子。

蘇景行原本正摟着枕頭笑成一團,此刻見沈柯看他,慌忙收起笑容,卻因為太着急脆生生的打了一個嗝,頓時又尷尬又氣惱,紅暈爬滿耳朵脖頸。

沈柯哪裡見過他這種模樣,直愣愣的看了半晌,卻是再也忍不住了,俯下`身狠狠的吻了上去。

蘇景行瞪大了眼睛,這下子連臉頰都紅了起來。他伸手去推沈柯,或許是生病沒力氣,又或許是沈柯力氣太大,蘇景行推了幾下就放棄掙扎,轉而軟綿綿的勾住沈柯的脖子。

也不知過了多久,沈柯終於意猶未盡的舔了舔蘇景行的唇瓣,抵住對方的額頭低低喚道:“阿景……”

蘇景行一腳把他踹下了床。

----------------------------------------
今天的份兒結束!明天一定完結!結局卡了很久!終於讓我寫出來了~~滅哈哈哈

8.

經過蘇景行這次生病暈倒事件,沈柯終於無法繼續無視吸煙的危害性,轉而把“勸誡阿景戒煙”這件大事提上日程。

當然,因為即將到來的英語四級考加期末考試,沈柯驚奇的發現自己腦袋裏一片空白,終於不再每天纏着蘇景行,開始手忙腳亂的複習起來。

雖然不能親自督促,但沈柯還是想的別的辦法,那就是每天都發一條“戒煙小貼士”給蘇景行。

沈柯嘴裡叼了根棒棒糖,聚精會神的編輯着短信。

張健打水路過沈柯的座位,自覺的從他桌上拿了根棒棒糖,順便假惺惺的關心道:“沈柯,你和你家那口子怎麼樣啦?”

沈柯瞥了他一眼,心情愉悅道:“我們的關係當然是up了好幾個level。”還親過小嘴兒了呢。

張健惡寒道:“我靠你這麼二,人學長能受得了你麼?”

沈柯勃然大怒,剛要發火,手裡的手機就震動起來。

沈柯連忙低頭去看,見是蘇景行的短信,便樂呵呵的點開來,完全忘了要撲上去毆打張健這回事。

蘇景行:真是辛苦你了,抄百度百科抄得累嗎?

沈柯垂頭喪氣的回覆:重要的不是內容,是警示!還有心意!

蘇景行原本已經拿着煙盒走到了陽台上,看到沈柯這條短信忍俊不禁,笑過以後想了想,轉身回了寢室。

桌子上放著沈柯給自己買來的棒棒糖,蘇景行挑了個草莓味的含到嘴裡,然後把糖紙塞到煙盒裡。

期末考過後,迎來對沈柯來說更加慘絶人寰的寒假。

沈柯把蘇景行送到機場,淚眼汪汪道:“阿景,你可別忘了我啊。”

蘇景行哭笑不得:“我記性沒那麼差,收起你那副表情……哎你真是夠了,白長了這麼高個子麼?”

沈柯趁着給蘇景行系圍巾的當口,快速的咬了一口對方的耳垂,笑嘻嘻道:“長得高有很多好處啊,你看你能輕易咬到我耳朵嗎?”

蘇景行冷笑道:“我是輕易咬不到你的耳朵,不過我倒是能很輕易的踢斷你胯下那根東西,要不要試一試?”

沈柯僵了一下,嚴肅的轉移話題:“阿景,你回了家一定要多穿衣服少抽菸,不要和陌生男人說話,不要……”

蘇景行轉身就走。

沈柯:“……”

————————————
甜蜜蜜到這裡就結束了,我也不會刻意寫蘇景行答應沈柯神馬的,反正就這麼自然而然了……你們懂得XD……接下來就是完結章……明天完結!!我還要再改一改後面的~

9.

沈柯:吸煙對精`子的危害——吸煙對脊髓的神經中樞起抑製作用,使吸煙男人性`欲變弱,又由於吸煙能使血管收縮、痙攣,引起末梢血循環障礙。因此,吸煙是導致陽痿的最主要原因。

蘇景行言簡意賅的回覆:滾!

蘇彬彬爬到蘇景行身邊,朗聲問道:“哥,你在和誰發短信呢這麼開心?我未來的嫂子嗎?”

蘇景行瞥了他一眼,沒說話。

蘇彬彬眨了眨眼睛,笑道:“話說回來,哥,不知道我未來的嫂子是男生還是女生呀?”

蘇景行淡道:“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一旁正在給蘇父沏茶的王敏慧自己兒子受氣,實在忍不住了,冷嘲熱諷道:“怎麼?是變態還不讓別人說啊?有本事你別變態啊!”說著又去趕蘇彬彬,“彬彬,回你臥室學習去。”

蘇景行冷笑道:“別一口一個變態,變態的父親是什麼?老變態?那可是你的丈夫。”

一直緘默的蘇父怒道:“小景,怎麼和長輩說話呢!”

蘇景行毫不屈服道:“是她為老不尊。”

王敏慧氣極,礙着蘇父,又不太敢發作。

蘇父頓了一下,問道:“小景,你有女朋友了嗎?”

蘇景行笑了笑,道:“女朋友?爸,我喜歡男人,不管您讓我接受多少次治療,我這輩子都只喜歡男人。”

王敏慧冷笑道:“老蘇,你看你兒子,可真出息。喜歡男人,多光榮的事情呦!”

蘇景行道:“我和我爸說話,有你插嘴的份兒麼?”

“蘇景行!”蘇父猛拍了一下桌子,茶水四溢,“你媽有說錯嗎?喜歡男人很光榮嗎?我們這是為你好,你就不能也為了我們改一改這毛病?”

蘇景行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樣,眼角都笑出了淚:“我媽?她可不是我媽。還有,這本來就不是什麼毛病,我為什麼要改?”

蘇父氣得發抖,揚手把茶杯扔過去,蘇景行也沒躲,任由杯子砸到肩膀上,然後摔到地上,嘩啦一聲粉身碎骨。

蘇景行苦笑道:“爸,這就是您所謂的要和我改善關係嗎?”說著站起來,一邊去取外套一邊道,“我錯了,這個假期我也不應該回來的。”

然後推門而出。

T市也冷,蘇景行裹緊外套四處遊蕩,肩膀疼的厲害,刺骨的寒風卻好像能緩解這種疼痛的似的。

蘇景行嘆了口氣,在火車站停了下來。

沈柯,我想見你。

----------------------------------
這一章無與倫比的卡TTTTATTTT,其實就是蘇景行性格養成的原因吧OAO,還有我果然不會寫吵架什麼的……

10.

蘇景行含了根巧克力味的棒棒糖,緩緩的揉着肩膀。

甜和疼混在一起,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哥,不知道我未來的嫂子是男生還是女生呀?”蘇彬彬清脆的聲音迴響在耳畔,與多年前那道聲音漸漸重疊。

“哥哥,你剛剛為什麼要親沈哥哥啊?”蘇彬彬咬着筷子,天真無邪的問道。

“我才沒有胡說。”蘇彬彬撅起嘴,委屈道,“我親眼看到的,沈哥哥趴在書桌上睡覺,哥哥就親了他的額頭嘛!”

“哥哥,男孩子不是應該喜歡女孩子嗎?”蘇彬彬天真爛漫,當着一桌子大人的面,將蘇景行最深的秘密曝露出來。

繼母大驚失色道:“小景……你是同性戀嗎?”

父親暴怒:“我們蘇家從來沒出過你這種人!我和你說蘇景行,從今天開始一放學就回家,哪裡也不許去,我給你找醫生!”

心理醫生笑得溫柔:“沒關係哦,你還小,我們慢慢治療,不要有壓力。”

……

那是蘇景行永遠都不想回憶的過去。

他是對沈航謙有好感——年少時期朦朧而曖昧的情愫,而那場變故卻把這種情愫判了罪,他也為此受了罰。

身體和心理,壓抑的快要窒息了。也是那個時候開始抽菸,後來抽得越來越凶。

那之後蘇景行甚至覺得,自己這輩子可能都戒不掉煙了,就跟可能再也喜歡不上什麼人了一樣。

而沈柯的出現,真是一個意外。

蘇景行垂下頭,給沈柯發短信:你睡了嗎?

沈柯:沒有,在和我爸下棋。阿景怎麼還不睡?想我了?

蘇景行:嗯。

沈柯:!!!!你真的是我家阿景?沒被什麼奇怪的東西附身吧?急急如律令!

蘇景行忍不住笑道:別耍寶了。我睡了,晚安。

沈柯:晚安,夢到我哦。

蘇景行收起手機,靠着椅背看向窗外,火車不知路過了哪個城市,遠處燈火一片瀲灧。

巧克力的味道在嘴裡瀰漫開來,甜絲絲的,像是幸福的味道。

————————————————————————END————————
其實我本來不是想這麼完結的,但是寫着寫着覺得停在這裡最好了。
而且我也很討厭寫吵架衝突什麼的,所以點到即止……反正還是想寫一個溫馨的校園文,因為最美好的時光其實還是在校園,所以想將最美好的東西呈現出來。
也希望妹子們在蛇年心想事成,找到自己的另一半,甜甜蜜蜜XD
這文剛開始我寫的很爽,後來有點卡,但這基本上是我的最快速度了,從來沒有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結過一篇文,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默默支持~~


這是原來想的結尾,因為很萌摸頭這個梗,所以也放上來吧
*****************

蘇景行坐在長椅上,看著沈柯遠遠的朝自己跑過來。

沈柯平定了一下呼吸,道:“阿景,你怎麼突然回來了?”

蘇景行也站起來,只是看著他,不說話。

沈柯被蘇景行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撓撓頭道:“阿景?”

蘇景行搖搖頭,道:“你剪頭髮了。”
沈柯繼續撓着腦袋,道:“剃了個板寸,是不是挺傻?”

蘇景行道:“你彎下腰,讓我摸摸你的頭髮。”

沈柯聽話的低下頭。

蘇景行輕輕揉着他略微堅硬的短髮。

等蘇景行摸夠了,沈柯才直起腰,咳嗽了一聲,一本正經道:“阿景,鑒於你身無分文無家可歸,我決定把你撿回家。不過,要是跟我回了家,就要做我沈家的媳婦。所以,阿景,你願意嗎?”

蘇景行抬起頭看他,把手伸了過去。

沈柯喜出望外的牽住蘇景行的手,笑得快要看不見眼睛:“嘿嘿,我可是撿了個大寶貝回家呦!”

手心裡潮濕而又溫暖。

蘇景行也笑了起來,心道,沈柯,其實,你才是我的大寶貝呀。
  1. 校園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嬌羞胡蘿蔔》短篇合集 by 嬌羞胡蘿蔔 | 首頁 | 最上 | 雙向暗戀 by 嬌羞胡蘿蔔 (温柔體貼攻x遲鈍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400-8d13e424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