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籃球?紅線! by 長安馬遲遲 (陽光帥氣攻x遲鈍宅男受) :: 2013/02/04(Mon)

之前看小浴球就蠻喜歡這個作者了
這篇也是不錯看的甜短文 就是太短了點
不夠看阿( ̄ヘ ̄o#)
不過作者說還會有番外 (期待ing

文案
大約就是——
一個死宅某一日因為籃球看上了九年的哥們。
嗯嗯,就是這只死宅的故事。

內容標籤:青梅竹馬 都市情緣 情有獨鍾 天作之合
搜索關鍵字:主角:丁壬飛,肖盟 ┃ 配角:胖子,陳彤 ┃ 其它:暗戀,彎了



☆、01章

  “男人工作的時候最迷人。”這話是誰說的來着,丁壬飛咬着被子可憐巴巴地想,不,這話要改一改,男人運動的時候最迷人。
  運動?別想歪,這個運動是指打籃球。
  而我們的小丁丁之所以想到這句話,是因為他終於對一個男人動心了。
  丁壬飛有個初中認識的朋友,高中因為考上了不同學校而分開,但平時聯繫特別多,高三那年,此君每日全天電話監視壓榨着丁壬飛,美其名曰學習輔導,不過這最終也導致丁壬飛得以擦邊低空飛過重本大學錄取線。
  此君名曰肖盟。
  丁壬飛以前在高中,周圍朋友就說你小子不會遠距離談戀愛了吧,天天電話不斷,接個電話還笑啊笑的,一天不接就嘀咕一晚上,丁壬飛死不承認,哥們好嗎?好嗎?好嗎?
  切,不信!也沒人信!
  到了大學,肖盟和丁壬飛住進了同個宿舍,肖盟對丁壬飛的好全宿舍都看在眼裡,那可真是沒話說,在起床靠毅力、洗澡靠勇氣的冬天,尤其是氣溫一度低到零下20度的的天氣,肖盟每天一大早起床給丁壬飛買早餐,而且天天不帶重樣,今天是李家粥、王家餅,明天必定是換了張家的包子、趙家的豆腦,唯恐他吃膩。
  宿舍裡男人們紛紛開玩笑,“丁丁,你就從了盟主了吧。”丁壬飛瞪着眼睛“扯,夫人你大爺!”肖盟也不上來幫助,笑盈盈站一邊,看丁壬飛拿着抱枕追打那個喊着“盟主夫人”的胖子。
  好了,我們扯回來,丁壬飛這個名字嘛,聽起來挺健氣的,可是實際上本人卻是死宅一名。魔獸、CF、天龍、基三、天下、九陰輪着來,每天都要熬到兩眼發綠,讓肖盟黑着臉提着領子扔到床上去。
  因為時間被遊戲占的滿滿的,所以丁壬飛很少注意肖盟打籃球,只聽說自己這兄弟打得不錯,已經進校籃球隊了,這時哪個哥們喊他去看籃球賽,他肯定打個哈欠,心裡想著:肖盟這只188的怪獸要是還不進校隊,不白搭比自己比自己高那麼多了。記得自己高中時唯一一次去看籃球賽,當時感覺還不錯,還特地給肖盟打電話誇了那個前鋒,不過前鋒同學後來打球很髒還喜歡黑人,球賽看著看著也就沒了興趣,從此之後,丁壬飛對籃球敬而遠之。
  今天,是大二專業課的提前下課,丁壬飛繞路去買水,回來路上意外路過了籃球賽,聽著震山搖的“加油聲”,他一轉頭,哦,有肖盟!
  這是他第一次看肖盟打籃球,肖盟穿著白襯衫,這個白襯衫還是他倆一起買的呢,雖然他們倆逛街買東西總被宿舍人說是“壓馬路秀幸福”,啊呸!不對,偏題了,是白襯衫,穿著白襯衫的肖盟,運球、晃人、轉身、跳起、扣籃,一個2分球輕輕鬆鬆,用女生的話來說:帥爆了!
  許是人群裡誰喊了一句喊了一句好球,肖盟向這邊看了過來,丹鳳眼一揚,丁壬飛頓時有種被電到的感覺,怪不得女生都說肖盟是什麼王子,沒事放什麼電,他在心裡抱怨了一句。
  這時肖盟似乎不經意地又望過來了一眼,勾起嘴角沖球場這邊一笑,丁壬飛感覺自己的臉“騰”地一下紅了,冒着熱氣,他怎麼感覺肖盟是在對他笑的呢。
  於是,丁壬飛,丁丁同學,就這麼流連在這塊籃球場上,第一次忘記他們幫主讓他3點回去打幫戰的任務。
  中場休息,肖盟下了場,丁壬飛看著肖盟直接衝自己這走過來,“怎麼想起來過來看籃球?”肖盟笑着問,還看了一眼丁壬飛手裡的水,丁壬飛趕緊遞了過去,“盟……盟……”他緊張地口吃了,魂淡他明明想說盟主的,怎麼叫的這麼曖昧啊?
  說話間肖盟已經接過水,他額頭上的汗順着脖子向下流,丁壬飛仰着頭看他,陽光下汗滴順着脖子向下流,順過臉頰,滴進衣領、滑過鎖骨,然後消失在胸膛深處,真是性感。
  “怎麼了?”看到丁壬飛注視他的目光有點飄忽,肖盟皺皺眉,身體微傾過來,聲音就在丁壬飛耳邊。
  丁壬飛感覺他的嘴唇似乎就要碰到自己的耳垂了,他的臉一下子紅了個透,很快他也僵了,就算聲音再TMD性感,可是他也不該……有反應吧?
  他……硬了,他竟然硬了!
  還是對著認識九年的最好的哥們,還只是人家喝個水、說個話而已,他要不要這麼禽獸啊。
  “盟……盟主,我先走了,先走了。”隨口找了藉口,迅速地逃之夭夭,不行,這太不對勁了。
  回宿舍丁壬飛好好悶在被子裡思考了一下,先是他路過停下去看打籃球,然後是肖盟下場喝水,再是動作略曖昧,聲音略溫柔,於是他就——不!一定是宅男太久了,一定是很久沒和妹子說話了,對,一定是,老子不是基佬啊!!!老人不是常說,要出事早出事了嗎,所以這一定是錯覺,一定是!
  但是還是鼓不起勇氣去大方地找肖盟去打飯。蹉跎,蹉跎,一直磨蹭到夜幕降臨。
  “壬飛,你的晚飯!”肖盟君又那麼貼心地打來了晚飯,魂淡啊誰教你這麼人/妻了?丁丁碎碎念地從床上爬起來,沒骨氣地吃他的土豆牛肉蓋澆飯,又從土豆牛肉裡抬起頭來看肖盟。肖盟吃過了,正靠在下鋪的床上用電腦打些東西。
  話說肖盟這貨乍一看真的是極其的白馬王子啊,雖然從分開他就一直死不承認談過戀愛,可是看他長相和能力就知道,怎麼可能,說不定談戀愛時倒追他的人都不少。
  忽然有點頽廢,自己這種品行略端正、愛好十分奇葩、不愛運動不愛交流的人,怪不得尚單身。
  “怎麼了?”肖盟從電腦前抬起頭,“快吃,別涼了。”
  “沒事,你少管。”丁壬飛懶洋洋地把碗一推,跑過去癱在隔壁的臨床下鋪上懶得動。這個肖盟到底有沒有女朋友啊?怎麼還不承認,好糾結啊!
  “你吃著我的飯,還衝我來脾氣?”肖盟笑着起身要走過去收拾垃圾。
  “幹你毛事!臥槽!”趕緊強硬語氣,唯恐肖盟發現自己對他的異樣。
  “你小子。”肖盟無可奈何地丟下垃圾轉身。
  “別別別——”眼看肖盟又要走過來撓自己,丁丁嚇得一激靈,以往肖盟一旦這招出手,他立刻就投降,誰讓他八尺男兒偏偏像好多小姑娘一樣——怕癢。
  “說,怎麼了?心情不好?”肖盟拷問。
  我看上你了?死也不能說。
  肖盟的手像過電一樣,尤其在丁壬飛對肖盟動了一下午邪念後,情況明顯,那雙手寬大而溫暖,丁壬飛腰一軟,就被按在了牆角。
  作者有話要說:日更 短篇 卡在這裡真銷魂 不過沒H【攤手】


☆、02章

  【二】
  丁壬飛腰一軟,就被按在了牆角,趕緊偽了個聲:“大爺,饒命啊!”
  宿舍一號床的大老楊正在此時進得門來,“哎呦,盟主,又欺負你家小娘子呢。”老二胖子也跟着跑進來,“少兒不宜,少兒不宜。”大老楊勸慰道:“得了得了,丁丁,這個男人不錯的,從了他吧。”
  丁壬飛翻了個白眼,抽空罵胖子道:“你妹,哪裡不宜?”
  胖子在一旁嚴肅臉搖頭,“人獸丨交還不重口?世風日下啊!”
  丁壬飛被逼到牆角,哪裡顧得上揍胖子,只顧到處躲着肖盟的魔爪,可惜最後還是淪入了敵手,“哎哎……肖……哈哈……盟……我錯了……我錯了,你……哈哈……你放開我……”
  肖盟點到為止,看丁壬飛可憐兮兮地泛了淚光,退後站直,抱著雙臂,“錯哪了?”
  趕緊喘了幾口大氣,丁壬飛認錯態度極好,“我不該不收拾自己的垃圾,不應該語氣對你不尊重,我錯了我檢討,我十惡不赦,我太不是東西了。”
  “你啊。”肖盟忍不住笑出聲,十分無奈啊,那眼睛一彎,好一個一笑百“魅”生啊!
  直看得肖盟目不轉睛,被美色迷了個透心涼——
  心飛揚啊~
  第二天中午,此時宿舍除了丁壬飛似乎沒有任何活物,丁壬飛的個性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在那荒茫美麗馬丨勒戈壁,有一群草丨泥馬,他們活潑又聰明,他們調皮又靈敏……《草泥馬之歌》”
  “喂!壬飛,我是肖盟。”
  “……”
  “喂,醒醒,別睡了。”
  “好……困……”
  感覺到丁壬飛努力睜開了朦朧的雙眼,電話那頭的肖盟才繼續囑託。“壬飛,今天校院籃球賽,我中午可能趕不回來,你自己下樓去買豬頭的蓋澆飯,別怕走路,記得讓老闆少放辣椒,你這兩天上火。”
  “等……等等……”丁壬飛從昏睡中驚醒,“籃球賽???!!!”
  “嗯,今天下午。”
  “我要去,我要去……看!”
  那邊的肖盟有點驚訝,“好,那我給你提前找個位置,下午一點半,籃球館。”
  “嗯嗯,好的,你一定要好好打。”丁壬飛哼着小曲,想著又可以看到肖盟的英姿,開心不已。等等,不對不對,他對肖盟——明明是兄弟情誼啊。
  下午一點半,籃球場。
  丁壬飛一個人站在人群裡,所謂人山人海也不過如此了,果然還是宅最適合他,一個不小心,丁壬飛被一個人浪一下子打到了外圍。
  想找肖盟,可是連入後場的門都找不到,一摸口袋,忘拿手機了,實在是懶得走二十幾分鐘回宿舍,乾脆就這麼找了個遠點的空地站着,等着人群散去再和肖盟聯繫。
  不一會,籃球賽開始,球員一一上場,丁壬飛一眼就看見肖盟,在一群籃球隊員中他長得不算很高,但他僅僅往那一站,就顯得氣場十足,嘿嘿,丁壬飛傻笑,不愧是他的死黨。轉臉又看見肖盟的隊友嚴隆,這個名字偶爾聽到過一兩次,聽說和肖盟關係不錯,不過丁壬飛一直沒在意,沒想到這就是校院主席,嗯,勉強長得比肖盟低那麼一個檔次而已。
  肖盟往人群裡看了一眼,大約在找自己,不過人山實在是高,自己一米七幾的個頭顯得十分微不足道。
  比賽開始!
  肖盟一個假動作騙過了對方的6號,截下球向中場的嚴隆傳去,嚴隆一個勾手把球妥妥地拉到自己懷裡,快速推進,直殺籃下,對方球員未能夠及時回防,嚴隆上籃,輕鬆取得開門紅——2:0。
  之後對手進攻,控衛運球到禁區,傳球被嚴隆截斷。一搶得球權,快速推到前場傳給肖盟,肖盟一個漂亮的轉身跳投,球進了,再添兩分——4:0!
  啦啦隊忍不住發出一陣歡呼,肖盟和嚴隆相視一笑,默契十足,人群裡的丁壬飛心那麼“叮噔”了一下,有點不舒服,有種……自己被完全排離肖盟生活的感覺。
  之後的比賽,作為主力的肖盟和嚴隆配合默契,教練也不知是有意無意,休息時就將倆人一同換下,上場又都是同時換上倆人。
  中場休息,丁壬飛心情並沒因院校領先20分有什麼欣悅感,來之前他只想好好看肖盟打球,可是看到了怎麼感覺更難受了。肖盟坐在那裡,肖盟在和隊友聊天,肖盟在對著嚴隆笑……
  丁壬飛不想呆在這裡了。
  他轉身往外走,人很多,擠不出去,正好看到系裏的同學,“麻煩借個電話。”
  撥出那個一出了麻煩就會找的爛熟於心的號碼,“盟主。”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丁壬飛暗淡地放下手機,好像這是第一次自己打電話打不通,不過這好像也是第一次自己不是為了自己的事麻煩肖盟。忽然覺得自己……真的挺過分的。
  中場休息快結束了,丁壬飛站在觀眾席外圈,看著場下的肖盟,好像是嚴隆拿肖盟開玩笑說了什麼很好玩的東西,教練在一旁也裂開了嘴,隊員都哈哈大笑,肖盟無奈地伸出手——
  他要幹嘛?
  像平時摸自己頭那樣去碰嚴隆嗎?丁壬飛目不轉睛地看著,不要!不要!好像這樣就是背叛他們九年不同尋常的友誼一樣,丁壬飛特別矯情地在心裡拒絶。
  可是肖盟的手只是作勢抬了一下,實際是從後面拍了嚴隆,嚴隆閃得快,好像練了不止一次,只碰了邊,嚴隆得瑟地又說了兩句,連肖盟也笑了。
  丁壬飛把手機還了,擠了出去。跑回宿舍照例用被子矇住了頭。
  想這個九年的兄弟,想肖盟對自己的好,想著最近對肖盟的心思,想著昨晚做的關於肖盟的春夢,還有那個對著別人笑但自己會接受不了的肖盟。
  好吧好吧,我們的丁丁同學終於承認了,他對肖盟很依賴,他的確動了心,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


☆、03章

  【三】
  肖盟晚上回了宿舍時,丁壬飛已經呼呼大睡了,他完全忘掉自己沒給肖盟說自己去了的事情。當然肖盟也不需要丁壬飛對下午歡脫的放鴿子一個什麼解釋,你要跟丁壬飛較真,那恐怕早就氣死不知多少回了。
  所以——接下來的幾天,丁壬飛繼續默默、無聲地繼續觀察這個陪在他身邊很久的“兄弟”。
  “丁壬飛,你下來一趟。”在又一個丁壬飛慾求不滿而又鬱鬱寡歡的下午,學生會的陳彤來找他。眼一亮,妹子來找啊,老子的真桃花雖然沒來,但假桃花好歹是來了幾支啊?下一步就是——
  “蹬蹬蹬”的下樓,胖子在後面問他幹嘛去都沒來的及回答。
  等等,你問肖盟什麼反應,他坐在在桌子上的電腦前做學期末的策劃案,巋然不動。
  “陳彤啊,怎麼了?”下了樓,丁丁問。
  “丁壬飛,你說咱倆平時關係不錯吧?”陳彤笑得一臉奸詐。
  丁壬飛後悔了,忘了陳彤這丫頭並不是萌妹子,而是活脫脫的女王啊,期待桃花運?剛才到底有多不動腦子啊?“呃……不錯,怎麼了?”
  “我相信你,你肯定不會出賣我的對吧?小丁丁。”
  越來越毛骨悚然,“什麼事?我發誓,打死也不說。”
  “肖盟Q號多少啊?”陳彤嚴肅臉。
  “什……什麼意思?”丁壬飛有點緩不過勁來,好像有什麼信息量好大。
  陳彤的臉有點紅,“那啥……今年的期末論文是肖盟幫我找的資料……我私心想……這已經和他十分熟了,若是……”
  “說人話!”
  “老娘看上他了!”陳彤沒好氣地坦白了。
  丁壬飛傻了,“你……你怎麼看上肖盟了啊?”心裡有點不舒坦。
  陳彤可不是嬌滴滴小女生,根本不理會丁壬飛的問題,“別給我廢話,他Q號多少?”
  “忘了。”其實怎麼會忘呢,這號還是他幫肖盟申請的呢,好吧,他承認,是他死纏爛打主動讓肖盟收下的,以便平時能夠省下肖盟的電話費,用QQ聊天。
  陳彤撇撇嘴,“回去查了給我發過來。”又從包裡取出一個粉色的精品包裝袋,“這個……幫我送給肖盟。”
  一看標籤,似乎是國外定做的東西,這個敗金女,丁丁在心裡吐槽,偷偷地往袋子裡看,不會是情書吧?那麼多?
  不過……竟然是一個Q版的黑衣小人,咦?怎麼那麼像肖盟?肖盟的髮型,肖盟的眼睛,肖盟參加校院活動那套類似的西裝,還有那個傲嬌的表情,“女人,你……送這個幹嘛?”
  “定情啊~”陳彤說。
  丁壬飛想把東西給扔了,再拿把鎯頭狠狠萃了,跺上八腳,又有點捨不得【我沒看出這些動作哪裡捨不得】,喂,那是肖盟啊,他也想要一個,摟着睡覺,抱著YY。不過這個月零花錢好像被砸去玩網遊和買仙劍了。
  “這個——怎麼做的啊?多少錢?”丁壬飛不自在地問。
  “那個啊……是我表哥在國外幫我定做的,材料和水平中國估計找不到吧。”陳彤眼皮也不眨,“也就幾百吧,不貴。”
  幾百?丁壬飛又眼巴巴地看了那個小人幾眼,他真想先看倆鐘頭研究下再讓陳彤這丫頭趕緊帶著小人滾蛋,不要靠近他家肖盟一步。
  “陳彤,你是不是從來沒送過男生東西啊?”丁壬飛提着袋子,忽然抬頭鄭重地問道。
  “什麼意思?”陳彤有點回不過神。
  “我問你,要是哪天一個追你的人,送了你一個和你長得一模一樣的假娃娃,她還特欣慰,你怎麼想?”攔住陳彤的話,丁壬飛繼續說,“你肯定這男的是不是智障兒童歡樂多吧?自己的臉照鏡子想怎麼看怎麼看唄,送個假的算怎麼回事啊?”看到陳彤若有所思,似乎有點鬆動,丁壬飛再接再厲,“送女孩子也就算了,你看肖盟那麼一大男人,會喜歡這種娃娃?”
  陳彤低下頭,“丁壬飛!”
  丁壬飛趕緊哆嗦,我擦,不會讓她發現自己的心思了吧?
  但是陳彤卻一轉語氣,“你說的還真挺在理,額……不過我都給宿舍說了我送東西去了……又拿回去臉都丟完了。”
  丁壬飛鬆了一口氣,“我先幫你收着。”丁丁拍胸保證。
  恐怕是保證的語氣太過充足,連陳彤都看出他妄圖染指玩偶的心思,“喜歡這種嗎?逼真吧?喜歡就送你玩吧,看,這個眼睛還會動哦,今兒先謝謝了,我回去想想送什麼。”陳彤皺眉,又展開笑顏,“記得多在肖盟面前說我的好話哦小丁丁。”揮手,陳彤轉臉走回去了。
  揣着Q版的肖盟跑回宿舍,粉紅色的袋子引起大老楊、胖子的注意,“哎呦,我的小丁丁也情竇初開,收到女生定情信物了。”胖子捏着蘭花指又轉向肖盟,“盟主別打你的校院策劃了,夫人要出牆啊。”丁壬飛緊張的看著肖盟,肖盟不經意地看過來一眼,“什麼東西啊?”
  丁壬飛下意識地摟住人偶袋子,絶對——絶對不能讓肖盟知道這是女生本來打算送他的禮物,哼!“不告訴你們。”
  肖盟似乎沒再理會,只是低頭繼續在電腦上修修改改,丁壬飛有點小沮喪,怎麼不吃醋啊,看來追上肖盟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唉!路漫漫其修遠兮啊!
  之後的幾天,丁壬飛開始繼續追求之路,早起床、幫買早飯、幫帶東西、幫占位、幫自習,雖然肖盟摸着他頭說:“你三分鐘熱度到底是想求我辦什麼?”但丁壬飛一點都不喪氣,他這個人雖然其他方面都很不靠譜,但是他相信他對感情絶對很認真。
  這天下午,肖盟出去了,丁壬飛無精打采地躺在床上看書,是的,就是看書,為了不落後次次拿獎學金的肖盟太多。
  “哎,丁丁,我和老大去市中心吃火鍋,盟主去圖書館了,估計又是通宵,你一個人在宿舍呆着哈。”胖子屁顛屁顛地跑了,他倒也想出去,不過胖子說這次聯誼如果丁丁再出面搶女生母性的目光,就——殺了他。哼哼,誰稀罕妹子,我有我們家肖盟。
  不過——他們不在,也好。
  


☆、04章

  【四】
  不過——也好。丁丁三步兩步蹦下床找出那個粉紅袋子,喜滋滋地抱回床上,小肖盟,丁壬飛樂地拍拍肖盟的頭,點點肖盟的鼻子,晃晃肖盟的眼睛,肖盟那表情臭臭的,嘿嘿,讓你瞧不上我,讓你給我擺臉色,讓你不吃醋,丁壬飛玩的不亦樂乎。
  玩了一會兒,丁壬飛悄悄地把肖小盟摟進了懷裡,想起了肖盟,想到那天肖盟打籃球的英姿,想起他平時對自己的好。這才一個上午不見,好像就有種心情想快點看到他。
  想到肖盟,丁壬飛突然感覺耳邊有些發熱,肖盟這個魂淡,沒事兒不能好好說話,為什麼天天溫柔腔把人溺斃在裡面?為什麼總在耳邊吹熱風搞得自己耳朵尼瑪都紅了,可是這麼想著,丁壬飛的臉又不由自主的紅了,好像肖盟就在自己旁邊似的。臉上的溫度引燃了全身的溫度,丁壬飛不知怎麼就拉起了自己的上衣,拿着小肖盟的手輕輕的撫弄起自己胸前的乳丨尖。他輕輕靠在了床頭,另一隻手也漸漸伸進了褲子,不斷套丨弄起來,“嗯……啊……肖盟……嗯……”丁壬飛情不自禁地喊出了肖盟的名字“啊……唔……盟……”
  忽然,他全身一個顫慄。丁壬飛的身體一軟,手一鬆,小肖萌砸在了自己身上,丁壬飛這才反應過來,剛才做了什麼,他瞬間傻眼了,這是什麼情況,比起以往的春夢,他這是……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嗎?
  “砰砰砰!”有人敲門,是誰?這個點誰會來這兒?不過還好宿舍門讓丁壬飛提前給鎖了,否則現在……恐怕會把臉丟出太平洋。
  “壬飛,開門。”
  啊啊啊!怎麼會是肖盟,他不是晚上才回來嗎?現場……現場怎麼辦?屋裡只開了一扇小窗,小肖盟還僵硬地躺在床上,被子裡注定是一片狼藉,丁壬飛趕緊把小肖盟塞進袋子裡。
  “壬飛,你在幹嘛?怎麼把門從裡面插上了?”肖盟在門外忽然開口。
  “啊……等……等下。”還有褲子,穿上了手忙腳亂地去開門。
  肖盟提着給丁壬飛打的晚飯走了進來,“壬飛,你怎麼……”
  他的腳步頓在了宿舍中間,狼藉的床鋪,濃郁的麝香,除了傻子大約都可以猜出剛剛丁壬飛在宿舍裡做了什麼,肖盟調笑地轉過身,“壬飛,你怎麼——”
  話頓在嘴邊,因為肖盟一眼看到那個粉色的塑料袋,調笑變成了冷笑,“呵,原來是這樣啊。”
  “肖盟——肖盟。”丁壬飛看著肖盟的表情忽然莫名其妙地有點怕,“我收起來,馬上,你別生氣啊。”
  “那個女生是誰?”
  丁壬飛咬着嘴唇把袋子拉過來,不說,也不想說,“你不問不行嗎?”丁壬飛衝著肖盟喊,這人真是太討厭了,仗着自己喜歡他,不就是有女生送東西嗎?有什麼了不起,說出來讓你跟你的女神雙宿雙飛去啊,再也不理你了。
  還說沒談過戀愛,那幫陳彤找見鬼的資料啊,追人的招數這麼老還用,喜歡就直說啊,害自己老懷着點期待,越想越委屈,“你這人太討厭了,送個東西你至於嗎?”
  “不至於?”肖盟冷笑。
  “就是……”丁壬飛的話還沒說完,整個人已經被肖盟按在了他的床上,肖盟壓住他,居高臨下地看著自己,幹什麼?又要撓自己癢?“混蛋,你講不講理啊?放開我!”
  “你——喜歡她是吧?”
  誰啊?是陳彤?因為他看上了所以自己就要退出,所以他寧肯為了一個女人翻臉,不認九年的感情,“滾開,我喜歡誰是我的自由?”太特麼不是東西了,丁壬飛眼眶都紅了。掙扎中,他自己慌忙提上的褲子竟然尼瑪的開了,要不要這麼神展開啊?他還在維持尊嚴的時候他家褲子先投降了?
  “丁壬飛!”肖盟溫柔地喊他的名字。
  啊?一個愣神,自己的褲子就被肖盟給收歸了,肖盟他竟然——竟然一把握住了小小飛,丁壬飛的血液似乎一瞬間到達了某個點,他身邊的所有北京彷彿都消失了,只有那裡敏感起來,那只大手的摩擦使他整個人都飄了起來。肖盟的唇在丁壬飛的脖頸那裡流連,觸碰一下,再觸碰一下,像是對待稀世珍寶。
  “嗯……唔……肖盟……盟……”丁壬飛覺得自己在天堂繞了一圈,這個在自己身邊的人是肖盟啊,溫柔了九年的肖盟。
  射了,他……竟然在肖盟手裡射了。
  肖盟把頭埋在丁壬飛那裡,呼吸一下一下撩撥着丁丁,“怎麼辦?壬飛,怎麼辦?”
  丁壬飛的呼吸比肖盟要急促百倍,他壓根還沒緩過神來,“肖……盟……”軟軟膩膩的聲音,不是撒嬌,卻讓剛剛幫某人做完某項運動的肖盟又起了火。
  肖盟止住慾望,在丁壬飛耳邊問:“告訴我,那個女生……你喜歡她嗎?”肖盟魔鬼般的聲音引誘地問道,不時,細細碎碎的吻落了下來。
  “什……么女生?”
  “她送的什麼?”
  “不能看!”丁壬飛下意識阻攔,可是他剛剛消耗過度,自然沒有力氣,肖盟直接摸向了粉色袋子,丁壬飛拚命的伸手去擋,粉紅袋子順着床鋪滾啊滾,滾到了地上,黑頭髮的玩偶“dang”的一下和袋子分離了。
  完蛋了!丁壬飛想。
  肖盟的眼睛往地上掃去,正想毀了這罪惡的東西,卻愣在那裡,黑色的頭髮,那一眼就能看出的自己的臉,“這是——?你做的?”
  “不是我的,是陳彤送你,呃……被我騙過來的。”丁壬飛耷拉著腦袋,是啦是啦,你看他知道是女生送的有多高興,嘴巴都咧到後面去了。
  “那……”肖盟開口,引得丁壬飛忍不住抬起頭,可肖盟卻已經轉換成了一張很嚴肅的臉對著他,“你剛才在……想著我……那……什麼?”話沒說出來,但意思很明顯。
  臥槽,這讓他怎麼回答?只能沮喪地點頭,嗯嗯,都是因為你,行了吧?朋友……也許不能做了吧?九年……和肖盟……最好的肖盟……丁壬飛的眼眶更紅了。
  不過忽然——
  丁壬飛的嘴巴被某人咬了一下,咦,不對啊,這時候不該是暴跳如雷或者對是基佬的室友萬分嫌棄嗎?他抬起頭,卻被某人緊緊摟在了懷裡,“壬飛!壬飛!”好像叫不夠似的。
  肖盟一點也不願意鬆手。
  作者有話要說:H無能。卡在這裡某遲也很無奈。
  明天補回來 完結+番外 另外提前祝大家新年愉快!


☆、完結章

  【五】
  胖子最近很煩躁。因為宿舍裡開始瀰漫著一種叫做“全世界為什麼只有我不知道”的氛圍。
  為什麼丁壬飛那個睡神起得都比自己早了,最近一睜眼,他和肖盟都不見了蹤影?
  為什麼丁丁那種激發女性母愛目光的貨好像都找到女朋友了,天天很開心地回來說和那口子約會去了。
  為什麼丁壬飛天天頂着吻痕之類的玩意在自己面前晃來晃去,一說不要秀恩愛,他轉臉就去欺負盟主?
  為什麼再喊丁壬飛“盟主夫人”沒人來揍他了,不調戲小丁丁生活都變得不好玩了。
  為什麼每次自己說“丁丁快把媳婦帶回來”的時候,大老楊都用那種“胖子你個二貨你怎麼啥都不明白”的目光盯着自己。
  老子無奈了,不八卦不搬弄是非,怎麼就被人嫌棄了那?
  好吧腦子不夠用,還是不想了。
  這天拉著大老楊繼續出去聯誼,丟下一句:“丁丁,盟主,我去結束單身style!”就迅速拽着同盟下樓。
  “喂,胖子,你是真傻啊,還是真傻啊?別告訴我你真看不出來。”大老楊忍不住問。
  “廢話。”
  大老楊回過頭,默默送以同情的目光,“原來你是真傻。”快步往前走,唯恐其他人知道自己認識這個二貨。
  “我去!”胖子追在後面喋喋不休,“喂喂,老楊,你給講一下啊,你是不是見過丁丁的女朋友了?漂不漂亮?學習咋樣?能替他補考嗎?”
  “楊酪!林胖!”有個很嬌嫩的女聲在喊他們。
  胖子趕緊回頭,哪啊?哪有妹子喊我?笑什麼笑,大齡單身男青年,又不想湊合,可不是急着尋找萌妹子嗎?
  大老楊回過頭來一看,身後叫住胖子和自己的不就是那個……那個什麼學生會會花陳彤嗎?聽說學校拉贊助該妹子首當其衝啊。陳彤今天穿的也的確漂亮,長髮披肩、溫柔可人,這該是多少人的女神啊。
  不過女神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那個……肖盟在宿舍嗎?”
  “在啊。”胖子這個無大腦的直接回答了,“你找他啥事啊?我幫你喊他下來?”
  “我……”畢竟和胖子不是很熟,陳彤有點害羞,“我來給他說下次院校籃球賽的事兒。”
  籃球賽的事好像歸體育部長吧?胖子的腦子思考到這,忽然靈光一閃,什麼事非要挑個這麼悠閒的下午說啊?什麼事非得讓人家妹子頂着烈日來說啊?嘿嘿……有戲!這妹子必定看上肖盟無疑了。胖子發出嘿嘿的笑聲,“盟主啊,和丁丁一起在樓上窩着那。他倆前一陣都不說話,最近關係又莫名其妙的親……”
  “胖子!”大老楊唯恐不妙,出聲制止,“你話夠多的,陳彤人曬得要死,你還不上去喊盟主?”
  “哦,對。”胖子對女神笑笑,“等着,我給你喊人去。”拽着他那二兩肉哼哧哼哧地上樓了。
  陳彤捋了捋頭髮,站在原地,和大老楊無話,只好隨地找話題,“對了,剛才說丁丁和肖盟關係……”話一開頭,陳彤覺得自己的確無腦了,現在緊張地這種話題也問,“抱歉哈,我問多了。”
  “沒事。”大老楊頓了一下,覺得丁丁這貨現在天天面帶桃花很有可能暴露,不如提前給他學生會的朋友打個招呼,“就是盟主覺得丁丁談戀愛顧不上他。”
  陳彤明顯驚訝了一下,“啊?丁丁有女朋友了啊?”雖然我們看來,陳彤沒抓住重點,不過正常人陳彤心裡想的是,這個傢伙居然逃避請客,下次必須好好教訓他,。
  “嗯,有了。”大老楊點個頭,心想胖子你腿腳還能更快點嗎?怪不得你減不下肥,跑步鍛鍊速度比烏龜還慢。
  胖子跑下來了,他踉踉蹌蹌地連滾帶爬,直接撲向離他最近的大老楊懷裡,“大……大……大佬楊,丁丁丁丁……”
  “咋了?”大老楊的第一直覺,次奧,別是丁丁從窗戶恰好看到了陳彤來找盟主,覺得盟主背叛了他,背叛了他們的誓言,然後就決定揮刀自宮,呸,是自殺。出意外了?不對,尼瑪這是哪裡來的瑪麗蘇文情節?都怪胖子個混蛋亂給自己傳言情文。
  還沒等大老楊腦補完新鏡頭,盟主就下來了,看那正常的神情,果然丁丁啥事也沒出。待肖盟走近,扶了一把要被胖子壓塌的大老楊,低聲道:“他看到受刺激了,你先帶他去隔壁吧。”
  大老楊凌亂了,我擦,胖子你是不是直接推門進去的?你看到了什麼?擁抱接吻還是十八禁?委屈你了兄弟,一吃貨現在竟然思考這麼思密達的事情,怪不得你臉都抽搐了。“胖子,我……帶你回去。”轉頭告別,“陳彤,那我先帶他上去。”
  胖子穩定了一半的情緒,也跟陳彤說了“拜拜”。
  陳彤微笑,“嗯,好。”胖子看著女神,女神微笑多好看啊,她和肖盟站一塊也是郎才女貌,可惜啊,肖盟他不懂愛啊。
  上了樓,胖子死要回自己的宿舍,進門先掐向丁壬飛的脖子,“你倆怎麼搞到一起的,說!”
  丁壬飛的表情特別小受和無辜,看胖子被刺激的厲害,忙撲到胖子身上安撫他的情緒,“我們是兩情相悅的,皇上,你成全我們吧。”
  胖子無奈地搖頭啊搖頭,“你們竟然——都瞞着我,我又不是不看耽美,老子又不歧視同志。”沒聽說過一句話嗎,要把妹,先裝GAY嗎。
  “我們……不是故意的。”丁壬飛原地畫手指。“要知道我們……”
  胖子長舒了一口氣,“妹的剛才我以為我眼瞎了呢。”轉而繼續掐着丁壬飛的脖子,“賤人就是矯情,還瞞我,瞞我小半月了臥槽。”
  恰在這時肖盟推門回來了,一記眼刀掃向胖子,胖子一抖,抓緊鬆手。肖盟這才說道:“事處理完了,陳彤那兒說清了,這事胖子你多擔待。”
  胖子尚未張口,正宮娘娘就開始在一旁吃上小醋,“真說清了?”丁壬飛本着臉。
  “嗯。”肖盟走過來一把攬過丁壬飛坐下,“我說了,我有媳婦了,我喜歡他很久了……”
  “喂喂喂!”胖子打斷這感人肺腑的表白,“你倆到底什麼時候成的啊?沒看出來啊。”
  丁壬飛低下頭,思考了一下,“大約……是因為籃球吧?”
  籃球?
  不!
  是命中注定的紅線啊!
  作者有話要說:完結  我注定大半夜更文嗎 無奈
  1. 校園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可是我很溫柔 by 一枚叉具 (呆直傻缺虎妖攻x純良兔妖受) | 首頁 | 最上 | 猴年馬月 by 烏拉拉/0002 (面癱温柔攻x開朗二貨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417-865e0afc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