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你來我網 by 暮山紫 (腹黑攻x悶受) :: 2013/02/13(Wed)

還蠻喜歡透過網上追回舊愛這樣的橋段
唯一看了比較彆扭的地方就是造成他們一開始分手的理由似乎是太薄弱了
攻被砲灰的好無辜阿 其實一開始說清楚就不用繞這麼一大圈不是嗎
(那就沒篇文了不是嗎 (⊙_⊙)

文案
隔着屏幕,我們可以天南海北聊個火熱。你配着我的文,我聽著你的劇。其實愛情的種子早就已經播下。

內容標籤:都市情緣 天作之合 破鏡重圓
搜索關鍵字:主角:歐陽律齊世烜 ┃ 配角:莫沫 ┃ 其它:(⊙_⊙)



☆、漫天撒網

  我一上線,就看見有未讀私信N條的信息提示框,一一點開看了起來。
  少女心爺們身:律大大,扭動打滾求進群。我們建群好久了,裡面都是嚴格篩選過的死忠粉,大家都盼星星盼月亮的等着你來呢。知道你低調,但還是想求近距離接觸嘛~\(≧▽≦)/~,你就滿足滿足我們吧。群裡真的沒有洪水猛獸,都是愛着你的粉絲兒喲。刷群號:35876214等你來喲,律大大~~~~~
  這已經是這個月第五次收到這個ID的私信了,每一封都言語熱切、激烈,洋洋灑灑都是粉絲兒有多愛我,有多想近距離接觸我,這封和之前的相較之下算正常多了。我不禁苦笑,網絡上這種東西太虛幻了,我也曾經為了和偶像接觸加過幾個群,可過不了多久,群裡的人就來的來去的去更新換代好幾撥了。昨天還說著傻馬傻馬我最喜歡你了,今天可能眉峰一轉黑的最厲害的就是他。所以之前我幾度回絶姑娘好意,表示不願意加群。倒不是怕與人接觸,只是既然知道結局,又何必開始。可沒想到這姑娘這麼執著,諸葛亮那麼個人物也經不住三顧茅廬,何況我這麼個小透明,這麼多次拒絶不免就顯得矯情起來。
  我登陸了QQ,輸入了群號,顯示“律大大交流會”,填了驗證申請加入。剛提示群主少女心爺們身已通過您的加群請求,底下的QQ就響個不停,剛剛點開對話框,還來不及細看內容,小企鵝就咳咳咳傳來無數申請加好友的提示框。我扶扶黑框眼鏡,一時不知所措,有些後悔起來。粉絲群什麼的果然好可怕。
  處理完信息提示,才騰出來仔細看對話框,滿目各種顏色各種字體刷着啊啊啊啊啊,!!!!!!,律大大!!!是真人!!律大大我喜歡你!!!律大大你終於加群了!!!!。。。。。
  不知道該回什麼好,底下企鵝又彈出消息提示,您已成為本群管理員。群主少女心爺們身姑娘又私敲我說:律大大你怎麼不說話,是不是我們太熱情了,我讓他們冷靜一下,你來打個招呼吧。
  過了一會刷屏明顯少了,群名提示被改為“律大大官方粉絲兒群”。
  我小心翼翼打下一行字:你們好,我是律。謝謝大家喜歡我,無以為報。我不太習慣QQ聊天,抱歉。你們繼續聊你們的吧。
  我剛發送出去3秒,雖然沒有一開始的陣勢,但屏幕還是慢慢滾動起來。我有一絲眩暈,點開設置,選擇不接收群信息,關掉了窗口。
  我叫歐陽律,是個GAY。那時候看到很多同好在這個版塊發帖子說自己的感情經歷,也有了很多共鳴和感觸,後來在他們的鼓勵下,我也在論壇開了個帖子,發了我的故事。用了這個ID律。當時人肉成風,我雖然學的是編程,也想著儘量不過多暴露自己,故事裡的地點和時間都說的很模糊,就是堅持沒有更換馬甲,其實潛意識裡還是會想,他也許會看到,知道這個故事的主角就是曾經的他們。
  其實就是平平淡淡的一個感情經歷,只不過主角是兩個男人,和其他的帖子沒太多的不同。但不得而知,這個帖子很快就紅了,還被版主加了精。半年多了,帖子還在首頁飄着,每天都有很多的人點擊進來,在下面回帖,寫着各種留言,說著對我的好奇也好,支持也罷,更多的人表達着對我的盲目喜歡。其實我真的挺搞不懂的,一個文筆都沒有,感情也平淡無奇的悲劇了,而且根本也沒露過面的人,談何喜歡。我和論壇裡發帖的很多作者都因為交流而來往比較頻繁,大家對於各自的感情歸宿惆悵算盤着,放眼望去後面追着的都是女孩子,好像這就是所謂的“腐女”吧。
  帖子發出去後,也會有慣常的質疑真假,我並不是很在意這些,寫出來的故事,雖然發出來展示在眾人面前,但是只有自己知道,這裡面的心情多麼的沉重。因為我刻意的模糊了很多的真實信息,加上在一對GAY週年YY歌會上出聲祝福後,這種聲音就淡淡消失不見了。
  今天,管理姑娘少女心爺們身又來QQ上敲我,讓我進群看看大家。我硬着頭皮點開群,發了個表情。這一回,不知道是不是管理員打過招呼了,群裡的姑娘這次矜持多了。大家有一句沒一句的問着我的個人喜好,給我傳圖,傳歌,我才知道他們是在給我過生日。有那麼一瞬間我有一絲絲的感動,但更多湧上來的是愧疚,因為帖子裡寫的那個是假生日。現在面對著一份份的心意,我又怎麼好說出口,只能打着字一一致謝。
  管理員姑娘的14號大紅字突然間發出來顯得很突兀。
  “你們知道誰要進咱們群嗎!!!!亂世浮生啊!!”
  “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
  “亂世浮生傻馬也喜好看律大大的帖子啊”
  “是CV亂世浮生大大嗎?”
  “我好喜好他的聲音啊”
  突然間姑娘們全都被這個亂世浮生吸引了,刷着屏幕。我有些茫然,這是個什麼情況,這人是誰。
  底下的QQ已經提示,亂世浮生進入本群。
  
  
作者有話要說:在此開坑,是為了更好的填坑。。。。。



☆、粉絲群是邪物

  看著眼花繚亂的刷屏,我竟然有些吃味,他們不是口口聲聲說著最喜歡我麼?怎麼看見一個其他人就立刻顛顛顛的拋下我去了?這不是我的粉絲兒群麼?我煩躁的關掉了窗口。打開千千靜聽。
  QQ消息又一次響起。
  一個陌生頭像,顯示臨時會話,來自“律大大官方粉絲兒群”。
  “在麼”
  “嗯”
  “我是亂世浮生”
  “。。哦,你好”
  “不知道你聽過廣播劇沒有,就是把一些作品有聲化,我就是一個配這些的CV,就是玩配音的。我看見你在論壇發的親身經歷《那年時光》,很喜歡,想把它做成廣播劇,找你要獨家授權可以麼?”
  “呃,我對這些方面不太懂,想做的話你就隨便吧”
  “恩,雖然我是第一次自己做策劃,但還是以把這個作品做的完美為基本的,我來找你的目的一是要授權,二也是希望能和你多交流交流,我目前選了幾個人選,也想讓你來聽聽看這些角色是否合適。因為畢竟這是你自己的故事。我想和作者一起把它做到最好”
  “我不是很清楚這一塊。。。作者都是要參與的嗎?”
  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強勢的人,被他一說更加的沒有主見,好像我不去參與都說不過去。
  “作者有時間的話,當然都很願意來聽聽看了,這些作品就像他們的孩子一樣,換個新鮮造型家長都想鑒賞一下的嘛。我看你發帖子時候的時間,推測你應該不是很忙吧?這週六晚8點,YY頻道2457,我們進行現場試音,你是嘉賓考官來篩選下。”
  “。。。。。。。。。。。我都還沒說我答應了。。。。”
  “雖然你剛才沒有明確的答應,但你也沒直接拒絶。我想你應該是不反感,只是不太熟悉搖擺不定,要我看的話,這種活動你應該參加,不論你當初發帖子是什麼心態,總歸還是想讓別人知道的,現在有很多人喜歡你,想知道更多你的消息,你也適當做出一些回饋來才好。”
  “。。。。。。。。。。那我就呆一小會可以麼”
  “可以”
  我就是這樣一個人,不知道怎麼拒絶,很多時候我明明就不願意。下班之後儘管真的很宅,除了玩遊戲也沒什麼事可以做,但那也不代表我什麼都要去參與啊。
  來回來去想了半天,真的很想罵自己,竟然就這樣被一個第一次聊天的人牽着鼻子走。
  哦法克。
  週六,下了一天副本,莫名的心不在焉,總會時不時瞄一眼時鐘。對,我是要去那個YY頻道,不過不是因為之前答應了,而是嚥不下那口氣。那個什麼叫亂世浮生的,我一定要去給他一個下馬威瞧瞧。
  晚上8點,我跟工會裡的兄弟打了個招呼就退出遊戲頻道登入了YY2457,裡面人不是很多,我這個小白馬就顯得有點突兀,還時不時聽見有人在說,XXX來了嗎?XX來了嗎?跟點名一樣。我很快把名字改成了律,然後在公屏上打了個“大家好,我是律”。
  “哦,我們的嘉賓原文作者律到了,大家可以稍微準備幾分鐘,場控把房間鎖一下,我們五分鐘後開始。”一個很沉穩的聲音,不過還蠻好聽的,屬於越聽越有味道那種。我仔細看了看閃着綠燈的ID,什麼,居然是浮生不亂世。
  立刻還給我穿了身紅衣服。
  【悄悄話】浮生不亂世對你說:還挺準時。有麥可以說話麼?我一會抱你上麥。
  【悄悄話】你對浮生不亂世說:。。。。。。有
  【悄悄話】你對浮生不亂世說:可以不說話麼?
  【悄悄話】浮生不亂世對你說:不可以。
  “我們看到律大大被抱上麥了啊,律大大和大家打個招呼吧”
  心裡一萬頭草泥馬在狂奔,怎麼又被他占了上風。
  “你們好。。。我不太習慣這種方式,你們別管我了,趕緊開始吧”
  “我靠,律大大你自己來配吧,聲音好萌”一個妹子的聲音響起,緊接着又是一眾附和。
  “就是就是,而且你本來寫的就是自己的故事,現在我們攻音是浮生傻馬。受音當之無愧的你。”
  一時之間出來很多聲音,耳朵裡嗡嗡嗡的響個不停。剛剛想反駁的,就被這陣勢噎了回來。
  我閉了麥,敲了亂世浮生。
  【悄悄話】你對浮生不亂世說:你之前不是這樣說的啊,不是選了幾個人,讓我也聽聽看的嗎?怎麼扯上我了。。。。。
  【悄悄話】浮生不亂世對你說:沒想到你這麼合適。
  【悄悄話】你對浮生不亂世說:你別想再迷惑我了,這次我不會上當的。我不配,再這樣的話,我就走了。
  【悄悄話】浮生不亂世對你說:那你聽聽看再說吧。
  竟然這麼爽快的答應了?哼,我要是強勢起來也不是難事嘛。
  
  “好了好了,先別鬧了,律大大一會該嚇跑了。我們的選手按照之前說的順序一個個上麥。我會和你們每一個人配一段劇本裡的台詞,最終根據後期導演還有作者的意見選出最合適的人選。首先是1號請上麥”
  一個一個選手陸續上麥,演着我寫過的台詞,說實話亂世浮生配的真的很好,感情投入到位,不愧是大牌CV,完全把齊世烜擺在了我面前,有那麼一瞬間我竟然覺得時光再現了般。卻被“律”的聲音生生拉回現實。他們的聲音都很好聽,但是不對。真的是不對。不能說那是因為他們不是我,而是他們沒有理解人物,沒有理解真實的我,那個真實的律。
  【悄悄話】浮生不亂世對你說:你有什麼想法?
  【悄悄話】你對浮生不亂世說:。。。。。。。還有麼?
  【悄悄話】浮生不亂世對你說:沒了。
  【悄悄話】你對浮生不亂世說:。。。。。。。我覺得你很適合宣示那個角色。配的很好。但是。。。你們圈子很多人的吧,今天這些我覺得還是不太適合。。。。
  【悄悄話】浮生不亂世對你說:這些已經是我們篩選了很多次留下來的了,剛才的表現你也聽見了,我和後期導演也覺得他們不是文裡律的感覺。我之前跟你說過吧,我想把這部劇做到最好,現在男主角是這樣的情況,我也稍微喪氣了些。但是如果是你來配的話,我相信這部劇會是這圈子裡相當優秀的作品。
  【悄悄話】你對浮生不亂世說:。。。。。。。。。。。。。。。。。。。。。。。。。
  【悄悄話】浮生不亂世對你說:我覺得你不是一個逃避的人,這麼點挑戰是不會退縮的。我相信你。明天晚上還是這個時間,我會對你進行特訓。讓我們一起把這件事做好吧。
  【悄悄話】你對浮生不亂世說:我什麼時候又答應你了?!!!!!
  
作者有話要說:恩。有人看,我很高興。



☆、網開一面

  【悄悄話】浮生不亂世對你說:你真的忍心拒絶麼?明天晚上這個房間,我等你。
  【悄悄話】你對浮生不亂世說:。。。。。。。。。
  消息發送失敗,用戶浮生不亂世已退出該頻道。
  我擦我擦我擦擦擦。這什麼人啊,我還沒說完話,他就跑了。
  我打開QQ,找到那個黑着的頭像。
  “在嗎?”
  “你肯定在的,出來!”
  “我說了,我不參與配音”
  “在嗎?死出來”
  “。。。。。。。。。。。。”
  
  此刻,在另外一個群裡,大家正聊的熱火朝天。
  亂世浮生:作者大人基本搞定。
  路人甲:也不枉費我們一群人苦逼的醬油啊~~~~~
  路人乙:可憐的作者大人啊~\(≧▽≦)/~
  路人丙:我們是不是見證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後期醬油君:浮生傻馬腹黑不解釋!
  美工是弱受:+1!
  編劇是強攻:+2!
  宣傳君出沒:+3!
  路人甲:+4!
  路人乙:+5!
  路人丙:+6!
  ………..
  亂世浮生:+10086!
  路人丙:果然腹黑啊,自己都來排!
  編劇是強攻:可以預見未來的作者大人會被吃的骨頭都不剩啊T T
  路人甲:我好想替作者大人哭一哭啊!
  路人乙:〒_〒
  後期醬油君:~~o(>_<)o ~~
  宣傳君出沒://(ㄒoㄒ)//
  亂世浮生:行了行了,別裝了,我還不知道你們,不知道多想看JQ呢。事成之後請你們面基。
  在一眾的嗷嗷嗷嗷聲中,亂世浮生關掉了群聊對話框。看著屏幕下方一直跳動的某人頭像邪惡的笑了笑。
  “現在來了。哎,你要是不願意就算了,我不會勉強你的。剛才被他們拉出去數落了一通,都怪我沒有選好角色就開始拉大家進來前期準備,現在做不成了大家心裡都很難受,其實我比他們都難受。還把你拉進這蹚渾水,真的很抱歉,對不起。”
  “我現在去論壇發一個帖子,這個劇組就算是解散了。我會在帖子裡把這些事情一一說清楚的,都是我一個人的原因,造成了你的困擾,也耽誤了大家的時間。再次說聲抱歉,一開始還信誓旦旦的說要做一個完美的劇,結果卻是這樣。還有一直拖你進來,也讓你為難。”
  我看著他打了這麼多字,沒有之前的強硬,沒有之前的自信,就像是一個犯了錯受了委屈的孩子,認真的在道歉。我不太清楚他們的圈子做一個劇究竟意味着什麼,想著他之前的豪言壯語,想著剛才YY房間裡大家前來應招對戲,還有當初他發過來的劇本,用各種顏色各種字體區分人物,寫着詳細的人物性格分析,每一個場景用什麼音效什麼音樂。全部都是滿滿的認真,我想當初我寫下這個文的時候都沒有這麼用心吧。怎麼說呢,突然間就有那麼點感動。感動到忘記思考就敲下這行字。
  “要不。。我試試吧。。。”
  “你不用來安慰我,真的,沒關係的。我不想再讓你為難。”
  “你們做了那麼多,我確實應該也做些什麼。。。。”
  “真的不勉強你了。”
  “難道你真的就要放棄了?怎麼這麼不執著?!”
  “你也看見了,律這個角色沒有人適合,我也不想隨便找一個人來湊合做一個爛劇。不是我想放棄。”
  “你這個人怎麼回事啊,我都說了我去試試看,你扭捏什麼?!”
  “你真的願意嗎?不是在開玩笑?”
  “你讓我說多少遍啊,我想試試看”
  “不是因為安慰我?”
  “。。。。。。。。。。。。。”
  “那我去跟他們說一聲,正好,他們還在吵架呢,沒來得及散群”
  “。。。。。。。。”
  
  都過去兩小時了,我仍然盯着面前的QQ對話框,並沒有經過時間的洗禮感覺當時的衝動。耳朵裡一直循環着後期傳我的亂世浮生成名作。有點驚艷,有點震撼,有點熟悉。
  對話框裡還有我沒發出去的話:“其實我真的有點被你們感動,所以我會努力去試試。。。。”
  
作者有話要說:看的人還是幾乎沒有~不過寫東西是自己的事。



☆、露點什麼的不是很正常麼

  真的去嘗試新的領域,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無知加無能。大概還好,當初說的只是試試看。。。不過他們認真起來真是要命,那哪是我試試看就可以應付過去的。
  “律,重來一遍”
  “律傻馬,這個語氣要更彆扭一些”
  “律,這段台詞重音在前面”
  “律,語氣過於生硬了”
  “律,。。。。。。。”
  每個人都在糾正我,所有人都在指望我,我沒想過接下的這個差事竟然會有這麼的困難。一直以來我都把他們在做的事想的很簡單,一群聲音都很好聽的人,說著寫好的對話,加些音樂加些音效,合在一起就是他們說的廣播劇。我以為既然他們都說我是合適的人選,我把台詞說的流利一些,錄下來保存也就OK了。真的沒想到,作者本人配自己寫的自己的故事還要受到外人的指責。
  耳機裡還是他們“律。。。”“律。。。”“律。。。。”的叫個不停。我撓亂頭髮,煩躁地關掉YY,退出頻道。
  立刻,電腦右下角的QQ就跳了起來。不用看都知道是誰。
  “不高興了?”
  “沒有”
  “還嘴硬。沒有的話為什麼一聲不吭就走了?”
  “YY壞掉了”
  “還能不能想到別的好藉口?”
  “。。。。。。。。。。。”
  “從我剛一認識你就一直想問,你為什麼總露點?”
  “。。。。。。。。”
  “看,又露。”
  “沒什麼事的話,能讓我自己靜一靜麼”
  “我知道了。”“配音的事,你慢慢揣摩不用着急。關鍵就是一定要用心投入,你是律,但是你配的時候用的感情不是當時的律。要試着找到那時的感情。”“還有,早點休息。”
  我看著劇本,耳朵裡聽著亂世浮生錄好的部分,努力回想著那時我戀愛的心情。
  記憶裡的那個我,初嘗戀愛的甜果,有害羞,有擔心,有急切,有竊喜,一切的一切都圍繞着我的宣示,所有的情緒都因那個人的變化而變化。每天的語氣都帶著濃情蜜意,透着絲絲雀躍。
  我打開COOL EDIT,跟着宣示的干音,然後我回答。一句一句的錄下來,反覆聽。直到天光大亮,軟件裡滿滿的都是波形。
  一連好多天過去了,亂世浮生再也沒來找過我。我自己扮着自己,說話再說話,也能稍稍有點樣子。我總是時不時打開QQ,看著那個頭像,滑鼠放在上面,點開對話框,然後什麼也沒說就關掉。突然間一直聯繫着的人就這樣好幾天沒消息,我心裡真是有點不舒服。
  
  我打開YY,裝作漫不經心的進入他們的房間。沒有像我想的那樣,他們聊的火熱,再看見我的時候,突然安靜,尷尬的無所適從。而是非常自然而然的跟我打着招呼,帶著我進入話題。
  “律傻馬你來啦”
  “HI,律醬”
  “今天浮生大大加班不在呢~”
  “好可惜,錯過了”
  “他跟我們說,你這些天自己默默練習呢,怎麼樣了?”
  “多體貼的攻君啊,要珍惜啊”
  沒有人說起那天我的不辭而別,沒有人揪着我的多天消失,我突然間覺得鼻子有點酸酸的。
  “對不起”
  “誒,你說什麼呢~”
  “亞歷山大,攻君回來會說我們欺負你的!”
  “亞達,亞賣呆,我們才不要當炮灰”
  聽著她們嘻嘻哈哈開着玩笑,我也笑了。真是個奇怪的組織,不過是個很棒的組織。
  “趁他不在,你們聽聽我配吧,不知道有沒有你們要的那種感覺了”
  “哎呀,好怕老攻的樣子”
  “萌的哦~”
  “你們。。。。”
  “呆毛受什麼的最萌了”
  “腹黑攻X呆毛受的設定最美了”
  “誰允許你們在我不在的時候調戲我的人了?”
  突然間聽到他的聲音,嚇了我一跳,明明不時的看了好多次都沒有紫馬在房間裡的啊。
  “嗷嗷嗷,強勢攻出現了”
  “浮生大大你又批馬甲”
  “你們難道沒聽見重點麼?他的人哦!”
  “浮生大大宣告律醬所有權了”
  “我什麼時候成你的人了。。。。。。”他們這些人真是的,總是說著說著就亂點鴛鴦。
  “你本來就是我的人啊”
  “。。。。。。。。。。。”
  “如果現在在打字,你肯定又是一堆點吧”
  “。。。。。。。。。。。。”
  
  
作者有話要說:給大家拜個晚年啊=。=
今天會一口氣把這篇都更完。雖然沒什麼人看|||



☆、喜歡?喜歡。

  “我才沒有”
  “嗷嗷,好像犯錯的彆扭小媳婦”
  “彆扭小媳婦神馬的好萌”
  “咳咳,沒你們什麼事了,該幹嘛幹嘛去吧”
  “哎呀,小攻不高興了,攆人了,嚶嚶嚶嚶”
  “走啦走啦,我們不當電燈泡”
  “律醬拜拜,小心喲”
  “別被拐走了”
  “吃乾抹盡哦~”
  一房間的嬉鬧,瞬間就安靜了下來。我有點無所適從起來,不知道怎麼回事,儘管是和他單獨呆在一個虛擬的“房間”裡面,仍舊覺得很真實,滿滿的都是壓迫感。我緊張的手心裡都汗涔涔,生怕一會又被牽着鼻子走。
  “沒事的話,我也走了。。。。”
  “你跟着瞎湊什麼熱鬧”
  “我已經練習完了。。。。”
  “我才剛來,陪我聊聊”
  “那我們能換QQ聊麼?”
  “不行”
  “。。。。。。。。。。”
  “語音聊天也能露點,你可真行”
  “你哪隻眼睛看見我露點了!!”
  “我就能看見,要不你當面露給我看?”
  “無恥”
  “這樣就對了,跟我說話沒什麼可緊張的,放輕鬆。不也和其他人聊天一樣嘛”
  “。。。。。我緊張你也看得見啊”
  “我喜歡你啊,你的事情我當然都知道”
  臉有點發熱,心跳也咚咚咚的加快起來。
  和他開始配對手戲以來,他不再是之前問我要授權時候那番模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配宣示的緣故入了戲,經常說話帶著調笑,又處處露着溫柔體貼。對配音方面他總是很關照,在YY房間裡也顧着我的感受,時常護着我。在生活工作裡,他也總是傾聽我的抱怨牢騷,給我提出種種建議。我這個人就對這種溫柔體貼男沒有抵抗力,就像曾經的齊世烜。
  我會拿他跟齊世烜比較,比如誰性格更好,誰更溫柔,誰更吃香,我把能想到的一切都拿來比。但是最基本的信息我卻一無所知,比如他的長相,他的年齡,他的身高,甚至他的性向。
  他肯定不是喜歡我的吧。。。雖然嘴上總是無意有意的打趣調侃,大概也只是配合著他們說的麥麩。要不認識了這麼幾個月,他根本沒有對我表示出絲毫好奇,沒有問過基本信息,沒有提過照片,沒有要過電話。
  我煩躁的撓撓頭,最近想來想去都是他,我怎麼就對他好奇起來,我是傻子麼,先愛上的人就是輸。
  “怎麼了?突然間不說話,也沒聽見打字的聲音。”
  “哦”
  “哦什麼哦,跟我說話一點不專心”
  “我。。。。你。。。。”
  “幹嘛啊,突然間變的吞吞吐吐,雖然你本來就是一個彆扭的傢伙”
  “你為什麼從來都沒問過我的情況?”緊張的脫口而出,心跳的奇快,但是對於這個我真的很想知道。
  “這個啊,我不是說了麼,你的事情我都知道”
  “你怎麼會知道。。。。”
  “我找你要授權肯定先要瞭解你的基本信息啊,而且你文裡不也寫了。”
  “那些是虛構的。。。。”
  “哦~我說呢”
  “嗯?”
  “沒什麼。那你跟我說說你前男友吧。”
  “那些是真的。。。。”
  “你對他現在的感情”
  他沒有問別的,竟然直接就問了這個問題。曾經聽女同事說過,當一個男的跟你說起他前女友的時候,就表明他想追你。換成我現在的情況,我跟他說起我的前男友,不就說明我喜歡他麼?難道他是在試探我。。。。。。。果然是個奸詐狡猾的人!
  “還是很喜歡,一直忘不了他。。。。。”
  想通了之後,我果斷的回答,我才不會落入他的陷阱。雖然我說的其實都是真的。
  “當時發那個帖子,是想到以後自己老了,再回頭看自己的一生,萬一什麼都想不起來了,豈不是很可憐。另外如果都寫些痛苦不堪的記憶,那想起來只會讓老之將死的自己更加難受。所以我在帖子裡寫的都是曾經和他在一起甜蜜的時候,當然沒分手之前,一切都是美好的。”
  “為什麼會分手?”
  “那時候我們在外面租了間房子,日子過的挺不錯的。有一天他回來說,他媽媽給他介紹了個相親的女孩,出於關係面子,他得去見,不過肯定會當面拒絶。我也沒介意。之後家裡總會有很多的樓盤資料,他的已接和播出電話都是一個女孩的名字,很頻繁。再後來很偶然的,我在街上碰見他和一個穿著很職業的漂亮女孩愉快的交談。他那時候每天在幹什麼都沒有跟我說,後來我才想明白,他肯定是在買房和相親對象籌備結婚了。。。。。。。”
  “就這樣?”
  “恩。。。”
  “你都沒有問他?聽他解釋?”
  “都那麼明擺着了,我也沒必要去自討沒趣。。。。。然後我就搬出去了,給他發了分手信息,那時候他還裝着什麼都不清楚,還問我為什麼要分手,你說我能怎麼說,於是我就換了手機號碼。”
  “我真是服了你了”
  “我也挺佩服我自己的,都這樣了,還是很喜歡他,忘不了他,呵呵,很可憐吧”
  “如果現在在打字,我也想用你常用的一堆省略號了”
  
  
作者有話要說:=。=



☆、唱一首歌給你聽

  不知不覺就把那時候的心情都說了出來,文中幸福之外的苦澀。說給這個認識不過兩個月,我對他一無所知的男人。
  那個故事文裡除了年齡身高大學信息什麼是假的外,其他的其實都是真的,只不過是幸福的部分。
  每個人的愛情都有喜有悲,我的悲都集中在了分手。和他膩在一起的那兩年,漸漸和大家都疏遠起來,沒什麼朋友,生活裡只圍繞他,齊世烜。我這輩子大概只有分手的那次強勢了那一回,果斷的說了分手,拿着屬於自己的東西搬了出去。可之後的日子,用現在的流行詞彙來說,簡直弱爆了。。。。。。心裡難受,很難受,可是根本找不到一個朋友可以說說心裡話,每天就是行尸走肉的上班,宅在家裡馳騁遊戲暴力廝殺。因為我不知道除此之外還有什麼可以吸引我,轉移我的注意力。某天很巧合的看見了那個論壇的同志版塊,裡面充斥着很多跟我一樣的同類,他們用帖子講着自己的情感,無論是怎樣的結局,內心的壓抑在那一刻得到宣洩,原來我們的愛是這樣卑微。只要得到一點點,就會欣喜若狂,因為我們的愛情是那麼的來之不易。
  看著他們的情感故事,我也提筆寫下我的故事。在回憶裡那些甜蜜幸福的瞬間得到救贖。
  我跟亂世浮生說,我還是忘不了齊世烜,還是喜歡着齊世烜。因為在我下筆的那些日日夜夜,往日的一切幸福都被放大,在腦海裡越髮根深蒂固。我不知道還會有誰像他一樣對我那般溫柔,那般照顧,那般體貼,相反,那個分手的原因被我擠在記憶深處埋的很深很深。很多同志愛情的終結者都是家庭,他們抵抗,他們出櫃,可終究抵不過世俗流言。我想齊世烜應該已經和出色的女性結婚,生了可愛的孩子,我不可能會去怪他,因為那才是最好的結局。
  
  大家還是每天晚上在YY房間練習,對戲,由於我漸漸上手,更多時間裡變成了閒聊和歌會。
  亂世浮生不僅聲音好聽,唱歌也很棒。她們總是會點各種各樣的歌曲讓他唱,絶大多數的歌我都沒有聽過,說是他們圈子很流行的古風歌曲,確實也都很好聽。
  “律,你想聽什麼?”
  “律傻馬果然是特別的,還專門問你!”
  “打滾,妒忌了!”
  “醋了,浮生傻馬你偏心~~”
  “你們點的哪首我沒唱,連《絶世小受》我都唱了,還說我偏心,沒良心的東西。律,你點一首。”
  “我平時聽過的歌不太多,知道的很少。。。。”
  我這個人根本沒有音樂細胞,音樂課上我開口大家都得走掉了。。。。所以平時我也很少去聽歌,知道的確實很少很少,少到只記得一首,鄧麗君的《我只在乎你》,因為齊世烜給我唱過。
  他那人和我相反,音樂上很有天分,小時候學鋼琴,大了自學吉他、口琴,全都有模有樣,唱歌也是不在話下,只是大概是因為知道我不喜歡音樂,他從來沒有在我跟前過多的表現,也沒怎麼唱過歌,除了我生日上,他唱給我的《我只在乎你》。那是我最喜歡的歌,也是我唯一記得的歌,他專門唱給我聽的。
  他唱過之後,我去找了歌詞,也聽了聽原唱,鄧麗君的聲音溫婉可人,唱給她在乎的人。我的齊世烜磁性又具穿透力的嗓音,深情溫柔,唱給他在乎的我。
  “隨便說一首,我唱給你聽”
  “《我只在乎你》。。。。”
  “好老的歌”
  “哇,律大大你好壞啊,騙浮生傻馬表白”
  “浮生傻馬以前從來沒唱過呢”
  “。。。。。。。我只知道這一首歌”
  “恩,這首歌我會唱。下面我專門送給律《我只在乎你》,你們都閉下麥,安靜的聽著,想尖叫一會再說,別破壞氣氛。”
  
  
作者有話要說:=。=



☆、我聽過你的歌

  我也乖乖的關了麥,雙手環抱著腿,保持着蹲在椅子上的姿勢。
  音樂聲緩緩響起,他的聲音溫柔細膩的環繞耳邊。
  “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將會是在哪裡”
  “日子過的怎麼樣,人生是否要珍惜”
  “任時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願感染你的氣息”
  “人生幾何,能夠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所以我,求求你,別讓我離開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絲絲情意”
  
  這是我除了齊世烜外,第一次聽到男性唱這首歌。
  亂世浮生很會唱歌,他唱過很多種風格的歌,古風,搖滾,搞笑,用他的方式唱着他的味道。
  可這首歌與他以往不同,沒有華麗的技巧,不帶任何賣弄,就是用他的嗓子很有感情的唱着這首歌,讓我來形容,我只能想到一個詞,認真,非常的認真。
  音樂聲停了很久,他都沒有說話,其他人也沒有說話。
  姑娘們大概早都忍不住,拚命的在屏幕上打着字,獻着花。
  “內流滿面,太美了!”
  “太震驚了,忘記錄音了。。。。。。”
  “這歌要是唱給我聽的,我就嫁了!”
  “律大大好幸福!!!”
  “我錄了,循環聽一百遍!”
  “求群郵!”
  “好人群郵啊!”
  大家都沉浸在美好的歌聲的餘韻裡,沒人去打破這氣氛。
  【悄悄話】浮生不亂世對你說:送給你的歌,如何?
  【悄悄話】你對浮生不亂世說:很好聽,唱的很認真。
  【悄悄話】浮生不亂世對你說:笨蛋,用詞不當,那叫投入。
  【悄悄話】你對浮生不亂世說:。。。。。。。恩,沒想起來。
  【悄悄話】浮生不亂世對你說:等下,我把她們攆走,咱們還是換語音說。
  【悄悄話】你對浮生不亂世說:。。。。。。。。。。。
  “好了姑娘們,今天唱了這麼多,你們也夠滿足了,接下來,懂吧?”
  “還說不偏心,又攆我們了!”
  “律醬又要霸佔浮生傻馬了!”
  “你們胡說,明明是浮生傻馬又要獨占律大大了!”
  “嗷嗷,想像一樣就好美啊!”
  “我想看深情告白之後的午夜場啊!”
  “想看!”
  姑娘們還是聊的熱火朝天,突然耳邊傳來一聲叮咚聲。我已經被浮生亂世抱到了加鎖的小房間。
  “腐女真可怕,別管她們了”
  “嗯。。”
  單獨跟亂世浮生聊天,尤其還是語音聊天,我還是會覺得有些緊張,很不自在。儘管我們說話的次數已經十個手指數不清了。
  
  “看你YY資料裡還有仙劍奇俠傳的房間啊,你玩那個遊戲?”
  “是啊。。。”
  “這麼多遊戲公會,看來你每天真的很閒”
  “你才閒,沒事還去翻YY資料。而且IT技術男玩遊戲很正常的好吧”
  “因為我喜歡你啊”又是說著說著說出讓人不知所措的話。
  
  翻YY資料!我又想起他說的,你的一切我都知道,而且上次我還跟他說了那麼多感情問題。。。。可是對他,我還是一無所知!
  “對了,這太不公平了!我跟你說了那麼多,我的什麼你都知道,你的信息我都不清楚,不公平!”
  “我沒有不告訴你啊,只是你都沒問”
  我一口氣問了些亂七八糟的諸如身高體重三圍,然後問了我一直在意的問題。
  “你是GAY麼?”
  “你說呢?”
  “那看來是了。。。”
  “怎麼,終於對我有興趣了?”
  “才不是。。。。我跟你說了那麼多,不知道你的情況,不公平”“那你談過幾次戀愛?”
  “一次”
  “對方是怎樣的人?”
  “笨蛋,傻瓜,白痴”
  “。。。。。所以就分手了吧”
  “對,因為實在是太笨,太傻,太白痴”
  “你這是談了一場什麼戀愛啊,聽你說的,你根本就不喜歡他啊,貶的一文不值。”
  “我一直喜歡着他”
  “那他呢?”
  “他跟我提的分手”
  “哦。。。。真莫名其妙”
  “確實,我也那麼覺得”
  “好了我都問完了。。。。還以為你得有個怎樣風流的感情史呢。。。。。居然這麼平淡”
  “我哪裡給你塑造了風流的印象啊”
  “你每天說話沒個正經,你這不是還惦記着前男友呢,還總說喜歡我。。。。”
  “吃醋了呀”
  “才沒有。。。。少自作多情”“剛才那首歌,你唱的那麼認真,其實是唱給他聽的吧。。。。”
  “對。當然也是專門送給你的。歌名代表我的心聲啊。我只在乎你。”
  “又油嘴滑舌的,我才不可能當真,況且我也還喜歡我的齊世烜。”
  “是嘛,那要不我們試試?”
  
  
作者有話要說:=。=



☆、我只在乎你

  “好啊好啊,我們不早都是了麼,這個圈子裡是不是這樣叫麥麩,劇發了就會吸引人,更火吧”
  “我跟你說真的呢”
  “我也跟你說真的呢,我就配了這一部劇,而且我還是原作者,劇不火,那怎麼行”
  “好了好了,都這麼晚了,我明天還得上班呢,睡覺去了。”
  說完,沒等他回答,我就飛快的退出頻道,關掉YY,關掉QQ,關掉了電腦。
  可是腦子裡的思緒怎麼都關不掉,臉上一陣陣發熱,自從跟他熟識以後,就像是得了病一樣,臉總是會熱的發燙。我想著浮生亂世總是無意中的調笑,總是無意中說的喜歡,總是無意中表現出的愛憐。說實話,通過這幾個月來打字、YY語音的接觸,我對他還是有好感的。人們也常說只有去談一場新的戀愛才能從過去的陰影裡走出來。本來我也打算過和他試試看,但是我忘不掉他說的那句話“我一直喜歡着他”。這算什麼,現實裡忘不掉前男友,網絡上跟人隨便調情賣腐麼!
  我不知道他跟我說的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玩笑。但是很多時候,我已經有點害怕,我對他的感覺已經漸漸超過了齊世烜,我會去幻想,他會比齊世烜做的好,如果我和他在一起,我們會有一個幸福的結局。
  
  我的音終於全部交上去了,以後就都是後期的事了,心裡有點空落落的,倒不是覺得一件事情做完了的失落感,而是一想到配音完了,我和他就再也不會有交集。
  晚上不用再去和他們對戲,聽他們培訓,我又有大把的時間玩我喜歡的遊戲,我在遊戲裡一次次的下着副本,索然無味。和工會裡的傢伙組隊刷怪,打開YY,差點就去了那個已經有點習慣了的房間。那個我過了好多年打發時間的方式,竟然有些不能適應。
  
  我沒有主動去找亂世浮生,他也只是時有時無的在QQ上跟我說兩句話。
  比如,你開通個微博吧,到時候在上面發劇會@主創。
  比如,劇組海報畫好了。
  比如,片尾曲出來了,你聽一下。
  都是關於這些,那個讓我們交集在一起的廣播劇。我會裝作漫不經心的回他兩句,說著我在打遊戲。其實我很希望他能跟我說“別玩遊戲了,和我聊聊天吧”
  可是他沒有。他也只是淡淡的說“哦,那我不打擾你了,你玩吧,別太晚,早點休息。”
  已經有多久沒和他好好聊天了呢,有多久沒聽到他溫柔的聲音,有多久沒看他調笑着打着“因為我喜歡你啊”。
  果然是呢,一切都只是個玩笑,配合著發劇的炒作,而我竟然開始當真。幸好我是個聰明人,才沒有上當受騙,真是太好了呢。真是太好了。
  
  我點開千千靜聽,那裡面有一首歌,《我只在乎你》—亂世浮生。我那時候也去群郵裡下載了下來,聽了很多遍,雖然不知道他究竟是唱給誰聽。
  右鍵選擇打開源文件,刪除。
  既然覺得不太可能,我又怎麼會去讓自己越陷越深。
  
  
作者有話要說:=。=



☆、那年時光

  我看著亂世浮生傳過來的“那年時光.MP3”,拿着滑鼠的手滑動了半天都對不准,大概是心情雀躍有點激動,另外還夾雜着一些些的忐忑。第一次寫的故事,第一次的廣播劇,第一次的參與配音,一切都是第一次,新鮮,驚奇。之前在YY裡聽過一些練習時的花絮,只是很平常的我和宣示的對話,都讓我覺得恍如昨日戀愛般美好。這個添加着無數音樂音效的對話集合體又會給我帶來怎樣的驚喜和衝擊?
  大喘了一口氣,我拍拍自己發燙的臉,現在大概已經是熟透了的紅蘋果狀態,戴上耳機,雙擊。
  乾淨純粹的聲音,恰到好處的音效配着契合獨到的BGM,我像一個置身事外的傾聽者,看著律和宣示講述他們的故事,有幸福,有酸澀,有爭吵,有甜膩,那些聲音構成的畫面清晰的展現在我的腦海裡,就和走在街邊來來往往的正常情侶無異。那些逝去的青春年少,緩緩流過的時光,憧憬過的愛情造就如今滄桑,曾經的那些記憶重寫又如何去引人遐想?
  整個劇本都是依照我的原作基調,全一期完結,他們真的做的很用心,很精緻,我以為聽完之後我會陷入過去無法自拔,但其實不然,我心平氣和的聽完之後只留下滿足的釋懷。
  那真是我曾經愛情的真實畫面,他們詮釋的很棒。
  “!”
  “聽完了?”
  “嗯。挺好的。”
  “就這些?”
  “超級好。”
  “身為原作者你就不能用多點形容詞?”
  “很好聽。你們都配的很好。後期做的也超級好。嗯。”
  “。。。。。。I 服了 YOU”“不過你表現的不錯,我很滿意,雖然前期不怎麼樣。【一臉賤笑的兔斯基】”
  “我才不需要你誇。。。。。”
  “去看看發劇貼吧,反響不錯,大家對你的評價都很好。
  我點開發劇頁面,琳瑯滿目。沒想到連發劇都這麼細緻周到,海報、插曲、各種下載一應俱全。
  前面的樓全是“嗷嗷嗷,律大大本色演出”“律傻馬好萌”“亂世浮生又有新官配了”“律大大以後進軍CV圈吧”“真般配”“你們在一起吧”。。。。。。。。
  看著這些調笑,我無奈的搖搖頭,誰又會真的當真呢,都只是嘴上功夫說說罷了。
  後面開始有很多認真的回覆,大段大段的長評。說著CV的配音,說著劇本,說著後期,說著一些些小瑕疵,更多的是發自內心真誠的讚美。
  第一次的付出,收到這麼多的回報,總歸是很受用的。
  “怎麼樣,看完了吧”
  “恩”
  “作為一個第一次配音的新人來說,你表現的很棒”
  “謝謝。。。。”
  “幹嘛突然間變得這麼客氣,你看大家都說了,我們是官配,不過你這個始亂終棄的傢伙,都多久沒好好理我了,每天就是遊戲遊戲。”
  又開始了毫無預兆的調笑,可是我已經沒有心情再配合他了。
  “劇已經結束了。”
  “是呀,之後就是一些發劇過後的反響,劇組會做些簡單的回應”
  “說來說去又都是炒作”
  “也不算是吧,炒作那是娛樂圈的事兒,我們做劇就是自己高興麼,然後聽的人高興,有其他需要,也儘可能滿足。大家都是圖個樂呵。”
  “你高興嗎?”
  “當然,這是我和你共同做的一部劇,這麼成功,肯定高興啊”
  “可是我不高興”“別再跟我開玩笑了”
  
  
作者有話要說:=。=



☆、“面基”

  我點開QQ,已經好多天沒登陸過了。自從那天劇發佈之後,不知道為什麼我很怕上QQ,上YY,這個交叉點過了之後,兩者的交集就會越來越遠了吧,再說那天我說了莫名其妙的話,鬧的不太愉快,我怕我上去之後,再也等不到某人的消息。看著好友列表裡那個設置了隱身對其可見的人,他也正好在線,那個頭像發着閃閃的光,看的我一陣陣恍惚。突然那頭像就這樣意外的跳動起來。
  “劇組裡幾個姑娘都和咱倆是同城的,也算是當做慶功完結,打算組織一次聚會。”
  “見面?”
  “對,俗稱的面基”
  “。。。。。。。。。。。”
  “怎麼?你還害怕啊”
  “不是,我還沒見過網友呢。。。。。”
  “男的怕什麼,又不會少塊肉”
  “不是,我,我怕見面了尷尬,說不出話”
  “平常聊的不挺開心的嘛,你那是沒參加過,見面了你就知道了”
  “。。。。。劇不是已經完結了麼?大家還會保持聯繫?”
  “當然啦,你以為做完就分手啊”
  “。。。。。。。。。。。。”
  “想歪了吧?”
  “我沒有。。。”
  “她們有幾個就快考完試放假了,等定好時間,我通知你。”
  “。。。哦”
  很快,我就把這件事情忘得一乾二淨。因為我想我們兩就算見面了,也注定是不可能的。
  “聚會時間定好了,這週六晚上5點中山路的AGOGO405包廂”
  “??什麼”
  “劇組聚會,你不是忘了吧?”
  “。。。。。。還真忘了”
  “現在記着點,到時候再忘一群人得打死你”
  “嗯,知道了。。。。。”
  “對了,我們先交換個照片吧,有個心理準備,省得見面了受驚嚇”
  “恩,也是。。。。。”想想既然週六都要見面了,發個照片也無所謂吧。。。。。
  我在電腦裡找了半天,找到一張看起來還算精神的照片,發了出去。
  “果然,看起來就呆呆的”
  “。。。。。有你這麼說別人的嗎,你的呢?”
  “【一臉賤笑的兔斯基】←這個就是我”
  “靠,你個無賴”
  “給你留個懸念,到時候見”
  
  我緊張兮兮地推開包廂的門,立刻被眾人嘰嘰喳喳包圍起來。那句話怎麼說來着,幾個女人幾百隻鴨子。
  我掙脫着她們的圍觀,忍了忍還是說:“怎麼都是女的,亂世浮生呢?”
  “哇哦,小受一來就要找老公,你的浮生傻馬在那呢”
  隨着她們手指出去的弧線,我期待的張望,直到看見一張曾經魂牽夢繞的臉。劍眉星目,高挺鼻梁,性感的唇,那是齊世烜的臉。
  他衝我笑笑,拍了拍他旁邊的位置。
  我站在那裡一步都邁不動,腦子跟凍住了一樣失去了運轉能力。他的笑容像一道光刺的我睜不開眼,來之前我想,如果亂世浮生很醜,我就肯定不再喜歡他了,如果亂世浮生很帥,那我一定努力嘗試去追追看。我從來沒有想過,亂世浮生是齊世烜。
  “哇哦,小受看見老公都看呆了”
  “律傻馬你也太□裸了”
  “眼都看直了喲”
  莫沫說著“怎麼樣,嚇到了吧”一把把我推了過去。
  他伸手出來像是要接住我,我身子一歪故意倒進沙發裡。尷尬的整整頭髮坐直,感覺他一直偏着頭打量我,我看哪裡都不自在,只能盯着自己的鞋尖。
  “再看都要看出金子了”
  “不用你管”
  “我再不管你,你可怎麼辦啊,那麼白痴”
  一想到他早都知道是我,卻一直在戲弄我,我就惱羞成怒。
  我紅着眼對著他那臉賤表情大喊“你才是白痴,你這個混蛋”
  後面的話再也罵不出,那張溫潤的唇觸感鮮明,汲取着香甜。靈活的舌在我的口腔裡攪動,也把我的心攪成一團亂麻。耳邊女人們的尖叫聲一點點的變小,我的心跳聲越來越清晰。
  
  
作者有話要說:=,=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昨天受到的刺激太大,快天亮才睡着,這一睡就睡到了大中午了吧,也不知道幾點了。
  我拿過手機想看看時間,結果發現莫沫發來的短信。
  “上微博”
  我剛打開微博,就收到消息提示,@3478條,平時最多也就5,6百條,今天這是怎麼了。
  我點開一看
  亂世浮生:@心律不齊我愛你。你們律大大說,這條轉發超過2222條,他就答應和我復合。你們懂的!
  轉發(2608)|評論(2314)今天 00:00 來自新浪微博
  我不是泡沫我是莫沫:@心律不齊你個傲嬌彆扭受,也只有@亂世浮生這種腹黑忠犬攻才能降服你,真是太狗血了!你就趕快答應了吧!咱下一部劇本已經OK了,就你們兩本色出演,想聽的同學不可大意的輪起來~~~~~
  轉發(870)|評論(943)今天 04:04 來自新浪微博
  我臉一紅,也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大概兩種又都有。我打開QQ對話框,敲那個罪魁禍首。
  “我什麼時候說那種話了,轉發就和你復合”
  “【一臉賤笑的兔斯基】”
  “說話,我可沒說過”
  “你沒說過,能代表你沒想過?我就是替你說出來真心話,這種時候果然得老公出馬啊,誰讓媳婦害羞呢【扣鼻屎的悠嘻猴】”
  “你,你,你,別亂叫,誰是你媳婦。你還發到微博,現在這麼多人知道了,怎麼收場”
  “收場?這有什麼難辦的,你答應了這事就OK了【親親】”
  “。。。。。。。。。。。”
  一時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好不容易想忘掉以前的失敗愛情,嘗試一下這個看不清未來的網戀。結果這個看起來不錯我也動心了的亂世浮生竟然就是齊世烜,這種打擊真的是太大了。而且現在想想之前以為的失戀竟然都是誤會造成的,真想找塊豆腐撞死了。
  
  亂世浮生給您發送了一個窗口抖動。
  “喂喂,別真的生氣了吧?我不逗你了,快出來。本來你和我分手我都快氣死了,結果無意中看見了那個帖子,看著看著我就覺得那是你寫的,才發現裡面那麼多的誤會,真的想罵你白痴。不過呢,我可不能輕易原諒你說分手這件事,就想好好捉弄你一下。其實你早就在我撒下的網裡了,只是你完全沒自覺,我連動心思的樂趣都沒有了。”
  “你怎麼知道是我的?”
  “一開始看到帖子是被ID吸引了,和你分開以後對律這個字都變的敏感起來。我以為ID律只是隨便起的,就漫不經心看了看,後來覺得經歷很相似,就去查了下IP,你是隱藏的挺好的,IP一直都在換,不過大概還是心有靈犀,我就覺得可能是你,就以做劇的名義去加你QQ,之後的種種當然就完全確定了。雖然我儘量的壓低嗓子說話,不過你居然絲毫沒覺得熟悉,老公我好失望啊。”
  “你去死”
  “哎哎,怎麼又彆扭了。不過我知道了真相,知道了那些誤會之後,真的很高興。你竟然以為我和售樓小姐談戀愛,我那是想買個房,給我們安個家。笨蛋。我決定要和你在一起從來都不是因為打賭開玩笑,也不是裝樣子報復。也許當初的我對於感情很不成熟,對我們的關係還存在很多不確定性,但是現在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我愛你,歐陽律,雖然不能保證給你充足的物質生活,不能保證抵擋世俗的風言風語,但是我和你的事是一輩子的事,我齊世烜從今以後不會再放開你的手。”
  我盯着對話框,手按着鍵盤,一個字都打不出來。MD,腹黑男說情話怎麼那麼讓人感動,眼睛都進沙子了,我仰頭看了看書架上擺着的那張合照,距離太遠,看不太清楚,只微微看著兩個人,肩靠着肩,笑的比光還耀眼。
  
  我們的愛情不是小說,電視劇,我們的愛情是真實的生活,堆積出的柴米油鹽。只不過是一個人撒下大網佈下陷阱,另一個人正好掉落無可自拔。就是這麼順其自然,誰又能對誰保證明天的明天是什麼天,但我能對你承諾,你在我身邊,我們的生活總是晴天。
  
作者有話要說:好了,完結了。其實這篇寫的比較順手一些,還歡快一些。但是貌似沒那篇受歡迎。。。。。
原來大家喜歡被虐麼!
那好吧,這個反正寫完了,那個就開虐吧!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減少奮鬥二十年! by 才不是大白喵 (草根直男攻x毒舌女王受) | 首頁 | 最上 | 小小 by 紫漠青冢 (竹馬竹馬)>>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485-3da7d96e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