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先生請留步 by 造飛船 (腹黑乘務員攻x害羞遲鈍受) :: 2013/02/16(Sat)

文案
常出差的小業務員和列車員的故事。
內容標籤:

搜索關鍵字:主角:袁宇飛,陳瑾 ┃ 配角: ┃ 其它:



 “列車馬上就要出站,請送行的乘客離開車廂。”播音員的聲音在廣播裡重複了幾次之後,列車出站,乘務員開始帶著微笑開始給自己負責的車廂乘客發放礦泉水,“先生這是您的水。”一隻骨節分明的手遞過礦泉水,陳瑾有些走神,原本也就是小瓶裝的礦泉水被這個人握在手裡似乎也顯得格外的好看呢。
  
  “先生?”乘務員再次叫道。
  
  “啊?哦……”回過神來接過了水一邊道謝一邊抬起頭來,卻不料抬起頭他看見的那人讓自己再次一愣,還是他。穿著筆挺的乘務員制服,帶著溫和的微笑,英挺的眉眼,以及右胸銘牌上他的名字,袁宇飛。
  
  “這個是我的?”脫口而出的一句話陳瑾簡直想扇自己一嘴巴子,又不是第一次坐這趟列車問什麼啊?就算是搭話也不像自己這樣搭的啊……發現身邊的乘客嘴角開始上挑一副拼命忍笑的樣子不禁紅了臉。
  
  “是的,這是列車上提供的。先生你是第一次乘坐本次列車吧?我是這節車廂的乘務員,如果還需要什麼説明的可以叫我。”那人對他笑笑便拎著裝著礦泉水的袋子向前排走去繼續給其他乘客派發。
  
  原來他不記得我。陳瑾心裡有些發澀。不過也對,人家列車員負責一個車廂百來個乘客,一天各個網站上上下下多少個人,怎麼可能因為幾次同一個人坐他負責的車廂就會有印象?當然也不可能有人會和他陳瑾一樣因為暗戀這人一樣,主動要求去C市出差並且每次去都要求坐這趟列車。就算把每次自己的每一次往返車票小心翼翼的收在錢夾裡面以此來紀念又會怎樣呢?那個連自己長什麼樣都記不清楚的人又怎麼可能知道自己對他的心意?其實自己說起來都會覺得不可思議,也不知道為什麼從第一眼看到這個男人開始,就直覺的告訴自己,“就是他了。”
  
  自從那次負責去C市工廠監督的同事因為急性腸胃炎住院,被老闆叫去頂了同事的班去了一次C市之後,陳瑾便主動擔下了這個單子,那位住院的同事很是感激涕零的說:“小陳啊你可幫了我大忙啊!但是小陳啊你也要注意身體啊。”云云,可見工作量之巨大……因為需要時不時去工廠看樣品然後記錄統計,沒幾天就要去C市一次,來回折騰就已經格外麻煩了。
  
  不過只有天知道,其實陳瑾心裡面有多希望可以多跑幾次多坐幾次那趟列車。陳瑾萬分感謝上天,因為每次無論自己是去C市還是從C市回G市每次坐的都是袁宇飛負責的車廂,這說明他們兩個是多麼的有緣啊!!!儘管無數次用過這樣的話來激勵自己,但是仔細想想應該也只是湊巧罷了,拿什麼緣分說事。不過,每次坐車的時候可以看看他也是好的,就算之後有好幾天要忙覺得也不算什麼的了。只要想到那一個身影,就算是疲憊也消去了大半。
  
  “歡迎您再一次乘坐本次列車。”三個半小時其實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再看了一眼站在門邊向乘客們一一道別的袁宇飛之後陳瑾再一次踏上了C市的土地。
  
  ※
  
  兩天后,陳瑾帶著樣品和整理出來的資料坐上了回G市的列車。連著兩晚上的資料整理讓他眼下有了一圈黑暈,按照車票找到座位之後一屁股坐下,準備在回去的路上好好的睡一覺。閉眼前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車廂連接處,隨即又覺得自己好笑,怎麼還在信緣分什麼什麼的,又不是青春期看言情的小女生。不過下一刻陳瑾即刻睜大了眼睛,不由說了一句:“我靠不這個是吧?”在車廂的那一端,我們的乘務員袁宇飛站在門口似乎在和他的同事說著些什麼。
  
  陳瑾瞪大眼睛看著那個人,有個聲音告訴自己:“陳瑾你完了。”
  
  是的,老子完蛋了。陳瑾無視了身邊其他乘客異樣的目光抓了抓頭,我因為這個男人完全陷下去了……調好座椅把外衣隨隨便便的搭在身上蒙頭就睡,可是偏偏卻又睡不著了,腦海裡左一個袁宇飛右一個袁宇飛走來走去,最後實在暴躁了猛地睜開眼,不料映入眼簾的是站在自己座位旁邊的列車員同志,下意識的再次眨了眨眼睛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那人微微一笑說:“先生請出示一下您的車票。”
  
  丟死個人了!連忙坐直了身子從包裡掏出車票交給列車員同志,那人核對了座號之後把票遞了過來,陳瑾伸出手去接過來,慌亂中卻碰到了那人的手,一時間臉上飄起了兩片紅暈。臉都丟光了吧……不過應該也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吧……陳瑾這樣安慰自己,反正沒人知道。
  
  列車緩緩的開動,陳瑾看著列車員默默的發著呆。
  
  應該是最後一次這樣看著他了吧?今天以後,應該也沒什麼機會再去C市了,也沒什麼機會再坐這趟列車了,應該,也再沒有什麼機會再見到他了吧?想到自己帶上車的那些資料和樣品,儘管工作完成了是有些喜悅存在,但是,這樣的喜悅在之後可能再也見不到那人的事實面前覺得微不足道。
  
  去告訴他自己的名字和要電話號碼嗎?陳瑾被自己想法嚇了一跳。還是算了吧……這樣沖去要人電話會被認為是推銷什麼情趣用品或者是發小廣告的人吧……
  
  這樣想著竟睡了過去,直到列車準備進站回到G市,廣播裡不斷的重複著“列車開始減速,列車即將進站,請乘客們檢查好自己攜帶的物品準備下車。”抬眼瞥見了站在車廂另一頭的列車員,心裡暗暗的歎了一口氣,對自己說,就這樣結束了?完全就是沒有開端就直接結束的暗戀啊……是有那麼一些不好受啊……
  
  收拾好東西準備下車,“歡迎您再一次乘坐本次列車。”依依不捨的看了一眼站在車門邊的袁宇飛陳瑾還是下了車。
  
  以後,應該再也不會再見面了吧?陳瑾飛快的走向出站口,如果如果自己再主動一點的話應該可能是另一個結果了,不是嗎?在人群中停了下來,我應該倒回去和他要個聯繫方式嗎?陳瑾再一次糾結了……可是一個男的去要一個大男人的電話成什麼樣子啊!想了又想還是決定折回去。
  
  不過這個時候車站人流量那麼多,怎麼找啊!陳瑾欲哭無淚,早知道剛才就直接要了現在要怎麼找啊……茫茫人海找一個人……太困難了吧?但是還是轉過了身。
  
  誒?那個穿制服向自己走過來的那個人不就是袁宇飛嗎?那人看見了陳瑾似乎松了一口氣,便向他快步走來。等等?他是來找我的嗎?等等,他手上拿的那個東西是什麼啊……那個檔袋……好眼熟,下意識的看了背包,果不其然大開著口……
  
  於是這個時候無數個【丟死個人了】【丟死個人了】在腦內無限的迴圈……
  
  “先生,請留步。”遞過資料夾,“這是您的檔吧,剛剛包沒拉好,掉在車門邊了,叫了你半天你也沒聽見……”
  
  “真是……真是謝謝你了……”漲紅了臉向無比敬業的列車員道謝。
  
  “沒事,這是我們應該做的。”陳瑾聽著這話正覺得耳熟卻一時間也沒有多想什麼,現在重要的是那句“啊同志你能留個電話號碼給我嗎?”卻在對方另一句話之後生生的咽了下去:“好的,既然已經把東西送到你手裡了我就先回去了……”
  
  看著袁宇飛離開的背影,陳瑾幾乎要把手裡的檔袋攥破了……怎麼嘴那麼慢……還有,那個誰怎麼走得那麼快啊我還有話問你呢!
  
  ※
  
  於是,陳瑾同志哀傷的回到了住處。把文件樣品什麼的隨便一扔在床上擺成了大字,真是糟糕的一天啊。要不以後沒事去火車站買張站票什麼的?這樣會被當成可疑人員被保安拘留的吧?或者打電話去火車站查他的電話號碼什麼的?這樣要是被人知道了會被當成賣保險的果斷遮罩的吧?噢寫特怎麼那麼窩囊!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坐起來,算了,還是先在整理一下那些東西吧,明天就要交給老闆了,那玩意可是和過日子掛鉤的。
  
  整理的差不多之後,把今天以及之前的車票的都拿出來,八張車票,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粉色小小的一疊來回都是同一趟車的車票。也就是說,自己已經見那個人八次,G市和C市是三個半小時的路程,也就是自己實際上和這個男人最近距離的時間實際上也只有短短的二十八個小時。無奈就算只有這麼一天多一點的時間,自己卻真的就像小說那樣一見鍾情之後念念不忘。這個時候陳瑾有倒開始有些怪那些所謂的緣分了,怎麼會那麼碰巧的每次都在他車廂啊……
  
  一分鐘後,陳瑾很暴躁。
  
  三分鐘後,陳瑾依然很暴躁。
  
  五分鐘後,陳瑾暴躁的拿過了檔袋……那個時候怎麼就愣住了不問了啊啊啊啊啊!咦什麼東西掉出來了?
  
  資料夾裡掉出一個明顯不是自己的筆記本,上面那個XXX鐵路局的標誌陳瑾看得一清二楚,連忙從地上撿起來,下面寫著“袁宇飛”三個字還有排明顯是電話號碼的一行數字……
  
  這個……是工作筆記吧?這個……應該就是袁宇飛的本子了吧?那麼!這個……應該就是那誰誰的電話號碼了吧?
  
  陳瑾伸出左手摸出了手機,然後右手一個鍵一個鍵的按下了這個號碼,中間因為手抖按錯了好幾次,半晌之後終於按全了號碼。呼出,緩緩的放在耳邊……
  
  “喂,你好?”幾乎是立刻接了電話,那邊傳來了那人的聲音。陳瑾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不自然的心跳說:“請問是袁宇飛嗎?那個……我下午那個……”
  
  “哦,我知道,陳瑾先生是嗎?”
  
  “誒?”陳瑾愣了半天。
  
  “抱歉,我放我工作記錄進去的時候順便看到的。”那邊的聲音倒是一派輕鬆。
  
  “哦。”陳瑾回答道,完全沒有想到對方為什麼要把工作記錄放在他這裡。“那你什麼時候過來拿你的記錄呢?”
  
  “這個啊,”那邊低低的笑了起來。“我現在這裡馬上沒事了,我過一會去你那取吧……”
  
  “哦,好。”報了地址之後陳瑾還在有些暈乎乎的,誒,有他的聯繫方式了~~好高興~他還知道我名字,哈哈~~他說,他說把工作記錄放進去的時候順便看到的,哈哈哈。等等!是他自己放進去的?他是什麼的意思?他不會也?陳瑾連忙拍拍腦袋對自己說,是自己抽風想多了。好吧,現在也只有他自己會相信自己說的了。
  
  於是在響起了敲門聲。
  
  開門,是袁宇飛,連忙把筆記本遞給了他。
  
  “沒有什麼要對我說的嗎?”那人張口問道。
  
  “誒?”這個時候需要說什麼嗎?“哦,進來坐會吧……”側開了身子準備讓那人進來。
  
  袁宇飛看著一臉迷茫但是卻閃著興奮的臉,有些無奈,仔細想也知道了其中緣由,只好跟在陳瑾身後進了屋子。
  
  給袁宇飛倒了一杯水之後陳瑾再次進入了走神狀態。這個人,現在就在自己面前坐著呢,不像之前那樣面對著整個車廂的人單單面對的只有自己一個。單是這樣想著都覺得很興奮,不由露出了傻笑。
  
  “在想什麼呢?”那人突然發問。
  
  “在想你。”幾乎是順口答出,半天之後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連忙手忙腳亂的補充:“啊我是那個意思,在列車上的時候我們不是一百來個只有你一個嘛……現在只有我和你一對一的挺好的哈哈哈哈……不對不對也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你這個職業挺有意思的哈哈哈哈……”發現自己越解釋越不對勁,對方的表情也越來越不對勁只好乖乖的閉上嘴。“其實就是對你們這個職業有些興趣……好像很有意思的樣子……”
  
  “其實,也不算很有趣。”頓了一下,嘴角抬起露出笑容:“但是說到有趣的話,其實也有……但是,大多數很枯燥,你看我的工作記錄就知道了。”
  
  在袁宇飛的授意下陳瑾小同志終於翻開了那本工作記錄。
  
  ——
  
  【X月X日】G市—C市
  
  工作正常。
  
  【X月X日】C市—G市
  
  工作正常。
  
  ……
  
  【X月X日】G市—C市
  
  和X號車廂乘務員XXX對調工作,一切正常。
  
  ……
  
  【X月X日】C市—G市
  
  和X號車廂乘務員XXX對調工作,一切正常。
  
  ……
  
  【X月X日】G市—C市
  
  和X號車廂乘務員XXX對調工作,一切正常。
  
  ……
  
  【X月X日】C市—G市
  
  和X號車廂乘務員XXX對調工作,一切正常。
  
  ……
  
  【X月X日】G市—C市
  
  和X號車廂乘務員XXX對調工作,一切正常。
  
  ……
  
  【X月X日】C市—G市
  
  和X號車廂乘務員XXX對調工作,一切正常。
  
  ……
  
  “你們好像經常換班啊……”陳瑾抬起頭說出自己的結論。這一句話差點把袁宇飛一口氣噎抽過去,怎麼完全沒有領會其中的資訊……默默的扭過頭看向另一邊,其實後面還有東西啊……深深吸了一口氣說:“如果我說我想和你一對一的進行服務的話……”
  
  “誒?”陳瑾愣了一下,這個算什麼?“你這個是什麼意思?”
  
  “好吧,陳先生你可以理解為告白。”袁宇飛面色正常的說道,其實心裡卻在腹誹乘務班那堆出的什麼點子啊這是,會被人趕出去吧,但是這個時候是應該深情的望著對方才會有更多的成功率是吧?不過他明顯比想像中的要遲鈍很多啊,還要再說明白一些?“我想我喜歡你,陳先生。”既然你沒翻到那一頁的話,上面的內容我自己說出來也是一樣的吧。說完之後屏住呼吸等待對方給自己的回應,應該會把我趕出去吧,但是現在低著個頭不說話是個什麼意思啊……
  
  ※
  
  “那個……我其實也喜歡你……”支支吾吾。
  
  “嗯。”誒?
  
  “原本今天折回去是想要你電話的……”繼續支支吾吾。
  
  “想不到我倒去找你了?”再次露出笑容。
  
  “……”點頭。
  
  “看來還是我沉不住氣了,但是,以後我要是再麻煩檢票小張他們幫我留意你去哪個車廂再和他們換負責車廂列車長估計都要暴躁了吧……”伸手一把把陳瑾摟進懷裡,果然感覺很不錯,和想像中一樣。
  
  “誒?”每次都在他負責車廂不是什麼緣分,而是他自己換的班?
  
  “怎麼那麼看著我?你今天還是先好好休息吧,”眼裡滿是憐惜的看著因為忙碌瘦削下來的臉頰,比第一次見到他好像小了圈,沒事,以後自己好好養養應該就能回來。“下次出差直接跟我說我直接給你我車廂的票就好了,換班多麻煩……怎麼?還有什麼事嗎?”看著懷裡那人水汪汪的眼睛。
  
  “那個……我下個月應該不會再去C市出差了吧?”
  
  “……”
  
  ※
  
  第二天陳瑾紅光滿面的去了公司。
  
  “小陳啊,你回來了啊,這次工作做得不錯。哦對了,看你跑C市很順手嘛,我這裡還有一個Case這個是下個月的任務,那個,小陳你可要好好幹呀。”陳瑾看著老闆給的工作計畫,不禁額前流下一滴大汗,下個月又要跑C市了嗎?
  
  好吧……反正有人相伴,旅途也不會寂寞。


——完——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網配]六神君 by 鬼丑 (淡定溫柔攻x二B受) | 首頁 | 最上 | 早餐先生 by 短小君進行中 (人妻攻x遲鈍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501-a00da74b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