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躲在玻璃后的兔子 by 卷卡 (腹黑攻x害羞受 短篇) :: 2013/02/16(Sat)

玻璃上竟然能寫這麼多字 這果然是傳說中的金手指阿XDDDD

文案
小受為了看到暗戀的小攻去當了擦玻璃的工人,就這樣

搜索關鍵字:主角:楚楊,景知 ┃ 配角:木有 ┃ 其它:暗戀



第一章

  緩緩降到下一層樓,熟練的抹上洗滌劑,看泡沫漸漸覆蓋整個玻璃窗,再用拖把一道道擦去泡沫,擦去泡沫的地方的玻璃明亮透明,折射着好看的光。可這一切對楚楊來說都可以被忽略,重要的是玻璃窗後的那個人。
  躲在沒有擦去的泡沫後,手在玻璃窗上來回擺動做出正在工作的假象,透過旁邊乾淨的玻璃看向房間裡正在認真工作的人。
  辦公桌前的男人正低着頭看文件,手上時不時的寫寫畫畫,筆直的鼻梁上架着只有工作時才會戴上的無框眼鏡,男人偶爾抬起手推下眼睛,或者是將散落下的有點長的的碎髮向旁邊撥去。
  楚楊把眼睛收回來,揉揉發熱的臉,認真的男人,好帥。
  搖搖頭,不能再看了,再看又要耽誤工作了……快速把玻璃清洗乾淨,向下一層降去,卻還是忍不住在快到下一層的時候向屋內看去,不曾想男人竟正看向這個方向,與楚楊的目光相遇,對楚楊禮貌的笑了笑。
  楚楊一驚,趕忙滑動繩索下到下一層,剩下辦公室裡的男人一個人反省自己是不是笑的太熱情嚇到人了……
  -----------------我是楚楊害羞的分割線-------------
  中午回到租下的小公寓中,楚楊聞了聞身上,一股汗臭味,走到浴室裡打開花灑。
  浴室裡很快霧氣瀰漫,楚楊手扶上牆,低着頭,任水流在背上沖刷,臉紅紅的,也不知是水氣蒸的,還是因為別的什麼。
  他,對自己笑了,他笑的很好看。
  回想起前不久那個男人真實的看著自己,對自己笑着,便覺得全身發熱,楚楊微喘着氣將一隻手向下伸去,握住那因想起男人而精神奕奕的灼熱,氣息隨着手上的動作而變粗不穩,直到終於在忍不住喊出男人的名字而發洩出來。
  “景知……”這個名字在嘴邊來來回回了無數遍,每一次都讓自己心動又心酸,暗戀啊……
  望着手裡的白濁,剛剛發洩過得身體滿足了,心裡卻止不住的空虛,不夠,只是看到那個男人不夠,想要觸碰,想要親吻,想要他……
  將身上衝洗乾淨,擦乾,□着身體躺在床上,慢慢將身體蜷起。
  自己實在是太貪心了,明明想著只要每天能看見他就可以了,可是越來越不滿足於只是看著,再這樣下去,大概會控制不住自己而讓那個人厭惡自己的,畢竟,自己是個噁心的同性戀。。。更加蜷緊了身體。。
  雖然這樣辛苦的喜歡着,卻從不後悔與景知的相遇。
  與景知的相遇俗套的就像八點檔裡的情節。
  大學時鼓起勇氣向家裡出櫃,不出意料的被父母趕了出來,因為膽小所以從沒有真正接觸過同性戀這個圈子,一年前的一個晚上鼓起勇氣去了Gay吧,大概看起來很好欺負,不久就中招被下了藥,被兩個男人拖着要去開房,不斷掙扎,痠軟的身體一點力氣也沒有,絶望的想認命的時候,是那個男人出現救了自己,並把自己送到附近的的一個小旅館才離開,從此便再也忘不了那張臉。
  原以為再也遇不到那個男人,沒想到第二天因為要湊學費去找工作的時候就看到那個男人進了自己找工作的那家公司,原來找的是停車一類的工作,卻因為想看見那個男人而選擇了擦窗這個又苦又累有危險的工作,千辛萬苦的打聽關於那個男人的消息,知道那個男人叫景知,是公司的總經理,是個很溫柔的人,員工們都很喜歡他,而且他沒有女朋友公司裡也有很多姑娘在追他。
  知道的關於這個男人越多,便越喜歡的不可自拔,也更加的絶望,因為自己與他的距離太過遙遠,他事業有成,而自己大學還沒有畢業,他英俊溫柔,自己充其量算長的清秀,最重要的是,他們都是男人,而自己是不被人接受的同性戀。而且,他早忘了自己吧。。
  穿上衣服,長長的嘆了口氣,不要再想了,快去工作吧,不然下學期的學費還沒着落呢,因為擦窗戶的工資完全不夠繳學費,所以只能又找了一個晚上工作的咖啡店侍應生的工作,店裡生意很好,老闆人也很好,還會發獎金,就這樣生活費和學費勉強有了保障。
  ---------------------------------------------------------------
  “小楊你來啦!”
  “嗯,老闆生意怎麼樣?”
  “托你的福,快去換衣服吧,店裡挺忙的。”
  “嗯。”
  換好衣服,扶正領結,站在門邊,對進門的客人親切的微笑,說歡迎光臨。這樣的生活每天都在重複。。。
  風鈴聲響起,楚楊立刻揚起笑臉對進門的客人說“歡迎光。。。”臨字在嘴邊徘徊着,笑容也僵硬在臉上,是景知。。
  面前的男人疑惑的看向楚楊,隨即便笑起來,“啊,是你啊,你也在這工作麼?”
  楚楊終於回過神來,趕忙將頭深深低下,臉卻忍不住發熱“啊,景先生,歡迎光臨,我我我。。。在這家咖啡店上晚班!”
  景知看著楚楊頭頂的發旋,以及遮也遮不住的紅彤彤的耳尖,笑的意味深長“這樣啊,。。我們可真是有緣呢。”不出意外的看見對面的人將頭埋得更深,耳朵也愈發的紅艷,忍不住笑起來“服務員先生,你不帶我入座麼?”
  楚楊強迫自己抬起頭,佯裝鎮定的對景知彎彎腰,轉過身向店內走去,“景先生,這邊走”,待到景知入座,楚楊捧起菜單,請問景先生需要點什麼,禮貌的彎着腰,眼睛看向景知的方向,視線卻落在男人襯衫的第一顆紐扣上,景知看著楚楊的臉,“嗯,給我來兩杯咖啡,一杯黑咖啡,一杯拿鐵。”“是,請稍等”站起身,不做片刻停留逃也似的離開男人身邊。
  將訂單給了另一個人,擦了擦頭上的汗,楚楊深深的吐出一口氣,真是,好緊張,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著他,嗯,說不出的開心。。
  不過,他點了兩杯咖啡,還有什麼人沒來麼?楚楊站在櫃檯後心不在焉的擦杯子,眼睛卻控制不住的向男人的方向看去。過了沒一會,風鈴聲響起,進來的是一個打扮時髦,很漂亮的女人,楚楊心想,女人徑直走進咖啡廳內,好像在找什麼人,楚楊停下擦杯子的手,難道?看向景知的方向,果然,景知正在招手讓那個女人過去,女人的眼睛一亮,向景知的座位走去。景知體貼的為女人拉開座位,笑的依然很好看。
  楚楊低下頭繼續擦杯子,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了一會,楚楊依舊在擦杯子,一旁的服務生推推楚楊“楚楊,杯子都快被你擦破了,你怎麼了?”剛才心情好像還很好的說。。
  楚楊放下杯子,“嗯,沒什麼,你代看一下,我去趟洗手間。”“哦。。哦。。”
  用冷水洗了把臉,楚楊看向鏡子裡的自己,鏡子裡的那個人苦笑着,很難看,“不是早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嗎?不是說只要他幸福就可以嗎?那為什麼看見他真的有女朋友,卻又止不住的嫉妒。”楚楊抹了抹臉,嗤笑一聲,“真是醜惡的嘴臉。”
  接下來的時間裡,楚楊渾渾噩噩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老闆實在看不過去,便讓他提早下班,楚楊謝了一聲換好衣服推開門便走出了咖啡店。他得好好睡一覺。。
  “喂,你從剛才一直在看什麼啊?”女人伸手在景知眼前晃了晃,“有人在家嗎?”
  景知收回停留在門口處的目光,看向對面的女人,微勾起嘴角,“沒什麼,一隻兔子。”
  “哈?兔子?!”
  “不說這個,姐,找我什麼事?”對面的女人立刻轉移注意力,打開話匣子似的說了起來。。
  景知透過玻璃窗看向窗外,微笑,嗯,一隻躲在玻璃後面的兔子,以為誰都看不見它的膽小的兔子。

第二章

  一如既往的熟練的抹上洗滌劑,開始清洗窗戶,手停了下來,下一層,就是景知辦公室的窗子了,楚楊緊張的捏緊了手。一定要成功!
  下到景知辦公室的落地窗外,景知也正在認真工作,在窗戶上抹上洗滌劑,泡沫很快將落地窗塗滿,準備好了!楚楊嚥了一口口水,鼓起勇氣敲了敲玻璃,景知抬起頭,看向落地窗,被嚇了一跳,這個落地窗都是泡沫,已經看不見外面了,隨即又笑了起來,那個兔子,又想幹什麼了?隨即便看到泡沫上慢慢出現一行字。
  景先生,我喜歡你。
  楚楊緊張的在泡沫上寫着字,要快點,不然泡沫都滅了,景先生看見自己會寫不下去的。
  --我是個洗窗工,喜歡先生很長時間了
  --先生也許會覺得噁心,但我只是想告訴先生我的心情
  --我並不奢求先生能作出回應,只是讓你看見我的心意我就很開心
  --先生,希望你能幸福,雖然不能衷心的祝福你和另一個人幸福,但我只希望先生你幸福
  開始時的字跡還有些歪歪扭扭,到後來的字體越來越堅定,楚楊看著那一行行字出現又被泡沫覆蓋,最後寫上結束語便留着那一窗的泡沫,下降離開。從頭到尾沒有看見景知的表情,就讓自己任性一次,就這一次。
  --再見,景知
  -------------------------------------------------------------------
  縮進被裡,擦窗的工作已經辭掉了,咖啡廳請了三天假,這已經是第三天了,明天該去找工作了。
  景知他,不知道他怎麼樣了,應該被自己嚇到了吧,被一個男人告白。。。
  門鈴突然響了,楚楊不情願的從被子裡爬出來,拖着拖鞋去開門,卻在門打開的一瞬間瞪大了眼睛,迅速的關上門,大喊着你找錯人了!
  然後背靠着門大口大口的喘氣,他怎麼在這?!怎麼知道這是我家?!來幹什麼?!因為被噁心到所以來報復嗎?
  “開門,我找楚楊。”景知在門外哭笑不得,他有這麼可怕麼?
  楚楊戰戰兢兢的打開門,閉着眼睛對站在門外的景知深吸了一口氣便頓也不打的說:“景先生那天我太魯莽所以嚇到先生可能方式不對但我想不到別的辦法而且我是真心實意的喜歡景先生如果您被噁心到了可以打我出氣!”說完便緊抿着嘴唇,眼睛比的更緊,似乎在等待拳頭落下,許久不見動靜,楚南微微睜開一隻眼睛,卻發現門前已經不見了景知的身影,連忙睜開兩隻眼睛向外探去,誒?人呢?
  “沒話說了就過來坐。”身後突然傳來景知的聲音,楚楊一驚,連忙轉身,就看到景知正沉着臉坐在沙發上,第一次看到景知這樣陰沉着臉色,平時他總是笑着的。。。
  楚楊坐到景知對面的沙發上,雙腿緊緊併攏,頭低下,悶悶的說:“先生,對不起。”
  “你哪對不起我了?”
  “我不應該那麼唐突的,即使喜歡你也不應該告訴你的。”
  “錯!”
  “誒?”楚楊抬起頭看向景知,卻發現景知的表情是與嚴厲口氣相反的笑容,忍不住看著景知的笑臉挪不開眼。
  景知伸手摸摸楚楊的發頂,笑着說“你錯在沒有等我給你回覆,撩撥人以後便逃開,甚至辭去工作,咖啡店也不去,我等了你三天。”
  “誒?”這是怎麼了?景知在自己的對面?還摸着自己。。的頭髮?!等我?!
  景知看著楚楊一臉呆呆的表情,忍不住將楚楊擁進懷裡,楚楊全身僵硬的不敢動彈,“楚楊,我們在一起吧”
  “誒?!”到底是怎麼了?!“景景景。。。景先生?”
  景知終於笑出聲來“我說我想和你在一起,你明白嗎?你願意嗎?”
  “。。。。。我。。願意。”即使是說笑的,即使是假的我也願意!
  景知將楚楊摟的更緊,低聲在楚楊耳邊說著,“嗯,你願意,我很開心”
  “不過我昨天真的被嚇一跳,膽小的小白兔竟然主動告白,害我的計劃全部泡湯,不過告白之後就躲起來,還真是你的風格。”景知用下巴在楚楊的頭頂上揉了揉,
  “計劃?”
  “追你的計劃。”
  “誒?”楚楊推開景知,這是怎麼情況?!
  “你一直在喜歡我,我知道,你打聽我的消息,我也知道,躲在泡沫後面看我,我也知道。”
  “。。。。。”我還以為。。
  “你還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
  “。。。。。”
  我很早就發現你了,只是你不知道,從一開始你進酒吧我就發現你了,你太過乾淨,和酒吧格格不入,我看著你被下藥,被拖走,直到終於忍不住跟過去救下你,從看到你的第一眼起就是動心的。
  本以為就那樣不會再見,卻第三天就發現窗外那一雙偷看的眼睛,也從朋友那聽說有個洗窗工四處打聽我的消息,不是不開心的,可是在圈子裡呆久了,有些東西不敢再相信,就這樣假裝沒發現你,沒看穿你那低劣的偽裝,並卑鄙的享受着你的愛慕,同時也越來越控制不住喜歡的心情。
  故意帶姐姐去你打工的咖啡廳,是為了看你的反應,結果好像刺激到了你,然後就是一場難以置信的表白,還在我因此開心不已時,你卻逃走了,在咖啡廳等了三天,終於等不下去,親自來將你這隻兔子捉住,然後,留在身邊。。。
  -------------景知是個大灰狼的分割線---------------------------------
  “好了,我該走了,明天繼續工作吧,不過,不是洗窗戶而是做我的助手。”景知起身,不能呆太久啊,自己現在就是個柴火,一點就着啊,不能嚇到他。
  “哦。”楚楊起身,將景知送到門口,低着頭不知在想什麼。
  景知摸了摸楚楊的頭髮,轉身準備離開,楚楊卻突然拉住他的衣袖,景知不明所以的回身看向楚楊,楚楊捏緊了衣袖,突然抬起頭,將嘴唇牢牢地蓋在了景知的唇上,等景知反應過來的時候,楚楊已經站回原處,緊緊地看著自己的眼睛,臉紅着認真地說著
  “景先生,能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幸運,也很幸福,我一定會好好的喜歡你的!”
  景知蓋住眼睛,微微的苦笑,膽小的小白兔有時真是意外的大膽啊。然後突然將楚楊緊緊擁進懷裡,用沙啞的充滿□的嗓音在楚楊耳邊輕輕說著“楚楊,後天再去上班吧。”笨蛋,真正幸運的是我,能擁有這樣的你的我。。。
  “誒?!”
  關門,拉燈,你們懂得。。。。

番外——請盡情享用我

  楚楊最近很不安,景知已經連續十天沒有碰自己了,在公司的時候只是工作,不像以前那樣經常忙裡偷閒的騷擾一下自己,下班以後都留在公司,每天晚上都很晚才回來,回來的時候總是很累的樣子,雖然還是會給自己晚安吻,但是都沒有想要做的意思。
  不安的在網上的同志貼吧裡發了個匿名的帖子詢問一個男人十天都不再和自己做,愛是怎麼了,貼吧裡的回覆讓楚楊徹底慌了,都是些他膩了,不再喜歡你了,有別人之類的回答,想想最近景知冷淡的表現,越想越覺得這些回答是正確的。
  楚楊在剛開始和景知在一起的時候就想過萬一有一天景知對自己感到厭煩,自己就遠遠地離開他,偷偷地看著他,有和景知在一起的回憶就已經讓自己很滿足,可現在當真遇到這樣的事,卻是無論如何也不想離開他,想一直留在他身邊,無論用什麼方式都好。牽扯到景知的事,自己總是意外的執着。
  -----------------------------------------------------------------------------------
  景知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晚上十二點了,他掏出鑰匙打開門,放輕腳步,卻看到廚房的燈還開着,裡面傳來叮叮噹當的聲音,不禁納悶,往常這個時候楚揚應該已經睡了,怎麼今天?景知轉向廚房走去,到了門口正準備問楚楊怎麼還沒睡,就被眼前的美景驚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覺得渾身燥熱,熱量一股一股向下腹湧去,下,體硬的發疼。
  楚楊羞窘的拉拉裸,體圍裙的下襬,捧着煮好的面向景知走去,景知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只是直勾勾的看著楚楊向自己走來,楚楊被那灼熱的眼光看得臉愈發的紅艷,低下頭卻看到對面的男人的褲襠已經高高隆起,像受到鼓勵般,楚楊抬起頭,對對面的男人輕輕笑着,把面向男人面前一遞,
  “你回來啦,餓了嗎?是。。是先吃麵,還是。。還是。。先吃我。。啊!”磕磕巴巴的剛把從網上查到的增加夫夫間情趣的台詞說完就被對面終於忍不住的男人一把抱起放在了廚房的餐桌上,手上的面被男人端走放的遠遠地,楚楊撐起身體半坐在餐桌上,看著男人放下麵條轉身向自己走來,邊走邊扯開領帶,一顆一顆的解開襯衫的鈕子,男人壞心眼的特意放慢了動作,使解鈕子的模樣格外的煽情,楚楊嚥了一口口水,桌面涼涼的,身上除了一個圍裙什麼也沒有,可楚陽只覺得熱,十天沒做,他現在才發現自己是如此的渴望景知。
  男人終於走到面前,微微笑着,“我還真的餓了,都沒力氣了。既然這樣,你來喂飽我吧。”說完便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的看著楚楊,楚楊低下頭,跳下餐桌,跨坐到男人腿上,男人的灼熱硬硬的頂在楚楊的大腿根部,楚楊只覺得身體一陣發軟,吻上男人的唇,伸出舌尖輕輕的舔舐,男人沒做出任何動作,也沒有過多的表情,只是下,體愈發灼熱和堅硬,楚楊坐在男人腿上輕輕的擺動臀部,摩擦着男人的下,身,
  男人的呼吸變得粗重,楚楊收回舌尖轉而吸吮着男人的唇瓣,耳垂,男人的呼吸隨着楚楊的動作愈發的急促,卻仍是忍着不做出動作,楚楊看男人仍不動作,有些急躁的拉開男人的西裝褲的拉鏈,輕輕撫摸着男人早已勃,起的灼熱,男人悶哼一聲,楚楊從男人身上下來,半蹲在男人面前,拉下男人的黑色緊身內褲,早已忍耐不住的灼熱跳了出來,楚楊別過臉,好害羞。。
  即使是這樣男人也還是不做出動作,楚楊不禁憤憤的看了景知一眼,那眼睛紅紅的,水潤潤的,真真像極了一隻兔子,景知差點忍不住撲了上去,但為了更多的福利,景知攥緊了手。。不能,現在還不能。。
  楚楊閉上眼,慢慢靠近男人的下,身,一股腥膻味撲面而來,楚楊紅了臉,然後便鼓起勇氣一口含住男人的灼熱,學着以前景知給自己做的樣子,上下吞吐起來,時不時伸出舌尖輕舔柱頂,兩隻手愛撫着柱身和囊帶,也不忘抬眼看男人的表情,男人緊緊抓住椅子的扶手,控制自己不會因為太舒服而發洩出來,雖然楚楊的技術不算熟練,但是只是想到現在給自己這麼做的是楚楊就已經覺得快射了。
  終於忍不住俯下身抬起埋着頭閉着眼的楚楊的臉,急切的吻着,舌頭撬開楚楊的牙關,與楚楊的舌尖糾纏,楚楊的回應青澀而煽情,景知熱烈的舔舐楚楊口腔裡的每一個角落,來不及吞嚥的口水順着兩人的嘴角流下,糾纏良久終於分開,額頭抵着額頭,兩人都氣息不穩的看著對方,景知抱起楚楊放在桌上,楚楊的圍裙歪歪斜斜的掛在身上,楚楊拉拉衣擺看向景知,景知敞着襯衫,眼鏡不知被丟到哪裡去了,頭髮在剛才的糾纏下也被弄亂,眼神深深的看著自己,這樣的景知與以往即使是在□時也很溫柔的景知完全不同,現在的他充滿侵略性與野性,楚楊別開眼,這樣的景知,太性感了,身體裡一陣一陣的空虛,好想他快點進入。。。
  景知勾了勾嘴角,“我開動嘍,首先要清洗按摩……”
  脫下圍裙,吻上楚楊的耳垂,手指輕輕撥弄着楚楊胸前的乳,頭,那裡是楚楊的敏感帶,果不其然楚楊輕輕的哼起來,景知的吻漸漸向下,直到來到楚楊胸前,含着早已變硬的乳,頭,輕輕用舌尖舔舐吸吮,楚楊的身體隨着吸吮輕輕抖動,將景知的頭向下推了推,景知瞭然的輕笑一聲,繼續向下吻去,直到來到楚楊的□,景知突然停下,楚楊難耐的哼了一聲,睜開眼睛看向景知,卻看到景知正盯着自己的下,身不動作,突然覺得無比羞窘,下意識的想閉緊雙腿,誰知景知卻伸手掰着楚楊的腿,輕輕撫上楚楊精神奕奕的小兄弟,輕笑着道“這麼想讓我吃你啊?”
  楚楊抬起手遮住自己的臉不說話,景知低頭親了親楚楊的灼熱,含住頂端,舔去早已滲出的透明液體,楚楊抿緊唇,急促的呼着氣,卻終是敵不過景知這個老手的熟練技巧,在景知輕輕吸啜了一口後腰部一抖射在景知嘴裡,慌忙抬起身想叫景知吐出來,男人卻咕咚一聲嚥了下去,還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勾着嘴角看向楚楊,
  “還不夠哦~”
  楚楊臉紅,景知將手指深入楚楊身後,楚楊渾身一僵,隨即放鬆下來,景知驚訝的看向楚楊,楚楊緊緊閉着眼不看他,景知將手指抽出,俯身吻住楚楊,“乖孩子,已經自己開拓好了,這是獎勵。接下來,是放調料了”
  拿過一旁的橄欖油,在後,穴處均勻的抹上,楚楊張開嘴急促的喘着氣,
  “可以了,進…進來吧。”暗示性的將雙腿纏上景知的腰,景知的自製力終於在這樣挑逗的動作與話語下化為烏有,“接下來,就可以開吃了。”雙眼微微發紅的看著楚楊的臉,腫脹疼痛的慾望衝進楚楊的體內,楚楊和景知不約而同的長長嘆出一口氣。
  開始時還是有節奏的抽,插,隨着慾望的加深,腰部的動作也越來越快,楚楊能感覺到那股灼熱在自己的身體裡來回抽動,間或打着圈,滅頂的快感從脊椎蔓延到全身,
  “……哈……景知……景知……輕……點……”
  從自己的嘴裡發出的聲音軟而甜膩,身上不停動作的景知好像受到鼓勵般變本加厲的操弄楚楊的身體,俯下身含住楚楊的嘴唇,一隻手摸向兩人結合的地方,輕聲在楚楊耳邊說著,
  “小兔子今天這裡真是熱情呢。緊緊含着我不肯放……”
  楚楊抿起嘴,抬手纏上景知的脖子,抬起上身和和景知的上身緊緊貼在一起,“嗯……景知……我……我……愛你……”
  景知的動作停了下來,楚楊緊了緊纏繞的手,將臉埋在景知的頸窩處,景知張開嘴笑起來,身下更加激烈的動作,聽著耳邊急促的呼吸和刻意壓抑的□,微轉頭吻了吻楚楊的側臉,
  “我也愛你……”
  楚楊的身體一僵,隨即景知便覺得頸窩處一片濕潤,不禁將楚楊的身體更緊的擁進懷裡,“可愛的兔子。”
  不知道射了幾次,楚楊只迷迷糊糊的記得最後景知把自己帶到浴室清洗,自己好像摟着他不肯讓他離開,把自己所擔心的都說了出來,景知好像摟着自己說了什麼,剩下的全都記不清了。
  第二天起床,揉着痠痛的腰,景知不在身邊,楚楊揉了揉腦袋,昨晚景知說什麼來着?
  “醒了?那就把這牛奶給喝了吧。”
  楚楊看向站在門口的景知,後知後覺的害羞起來,慢慢慢慢的把身體蹭進被子裡。
  景知噗嗤笑出來,走過去把楚楊扒出來,給了他一個早安吻,
  “我愛你,小兔子。”
  楚楊抬起頭受到驚嚇似的的看著景知,景知摸摸楚楊亂亂的頭髮,
  “所以別多想了,我這幾天想把工作結束,然後帶你去國外結婚,所以忙的冷落了你,誰知道你想多了,不過,你總是給我驚喜啊…”
  “……”楚楊的腦海裡只剩下兩個字,結婚,結婚,結婚,結婚……
  景知拍拍楚楊的臉,“嘿!你昨晚可已經答應了,不能後悔的。”說完和楚楊十指緊扣在楚楊眼前晃了晃,楚楊呆滯的看著兩人無名指上的明顯是一對的戒指,突然拍了下頭,
  “想起來了!昨天晚上景知說的就是這個來着!”
  抬頭緊緊看著景知,然後突然抱住景知,“你是我的了?”
  景知回抱過去,“嗯。”
  “……太好了……”
  “嗯。”
  “對了,楚楊,忘了說了……”
  “嗯?”
  “昨晚,謝謝款待。”
  回答景知的是一隻熟透了的兔子……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逃出生天 by容子行行 (黑道痞子二攻x温潤小警察受) | 首頁 | 最上 | 幽靈CV by 燃笑城 (深情溫柔攻x炸毛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503-f78b21da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