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賢慶豆腐店 by 淡低強 (低調攻x明星受 溫馨) :: 2013/02/17(Sun)

喵喵~阿甲真速太口愛了
雖然你在這篇並不是主角 番外也不是主角
不過還是祝你跟眼鏡君也有個幸福的結局

文案
賢慶豆腐店的歡樂生活=。=
內容標籤: 情有獨鍾

搜索關鍵字:主角:阿甲 ┃ 配角:小宮,阿壽,金十四 ┃ 其它:



  工友甲和八卦雜誌不得不說的故事(一)
  我是一個普通的打工仔。在南國北市東城西街角的賢慶豆腐店打工。賢慶豆腐店一共有三個人,一個是老闆,一個是我,還有一個和我一樣是來自外鄉的打工仔,我們和我們的客人都習慣姓叫他小宮。
  “小宮,麻煩幫我擋十分鐘。”見老闆不在,我偷偷戳了戳小宮。他扭過一張苦大仇深的臉,還是默默點了點頭。
  啊~有這麼一個工友真是美好~
  每週五的下午三點半,我都會騎着豆腐店的公車去到兩條街以外的報刊亭賣上一本名叫“818”的雜誌。
  拿着存了一個禮拜的10塊錢換到了一本套着塑料包裝的嶄新的818,我深深吸了一口雜誌的油墨香。人世間最幸福的事莫過於此了吧~來不及打開看一眼,扭身上車飆回店裡。
  在小宮極盡BS的目光注視下,我嘿嘿一笑躲進櫃檯裡面。好吧好吧,隨你BS……一個男人愛看八卦雜誌有罪嗎?一個男人愛看明星小道消息有罪嗎?一個男人欣賞一個男明星有罪嗎?
  膜拜似的拆開818的塑料封套,雙手捧出散發着幽幽墨香的雜誌,用清潔濕巾擦了擦手,不自覺地嚥下一口彷彿是口水的液體,輕輕翻開818的扉頁。
  我今生唯一的偶像,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最閃耀的存在,我的男神——阿壽的大幅寫真照映入我的視線。
  那臉~那脖子……那鎖骨……那腰……那腿……呆呆盯着阿壽的照片足足有一個世紀那麼長,忽然,818被一隻無情的大手從我面前抽走。
  誰!是誰!!
  好吧,是小宮。
  看在他每週五幫我擋着翹班十分鐘的份上,就借他看十秒鐘好了。
  可是已經15秒了,為啥他還死死盯着阿壽那頁,而且眉頭越來越擰!
  喂喂!你擰自己的眉毛就好了,為啥連着我的818一起擰?!
  “啊啊啊啊啊我的阿壽都被你擰皺了!”淚眼汪汪一把搶過來,抱在懷裡慢慢撫平。
  “哦?你的阿壽?”小宮眉毛一挑,我小心臟噗噗通。小宮嘴角一挑,我小肝兒顫巍巍。
  “……好吧,大家的。”
  “不,是我的。”818又一次被罪惡的大手從我懷裡抽走。
  不要啊!那10塊錢我存了一個禮拜啊!TAT
  驚!!!
  這麼說來,小宮竟然也是阿壽的一個隱藏粉絲?
  偷偷瞥了眼小宮,很man很男人。原諒我找不到其他的詞語來形容他。因為除了這樣說我真不知道他和其他人的大區別在哪裡。可是,誰能想到他這樣的人竟然也喜歡阿壽。
  而且他剛剛說阿壽“是我的”而不是“大家的”。據我分析,他一定是一個獨占欲極強的粉絲。雖然阿壽並不缺少楊X娟式的男粉女粉,但小宮的話,怎麼都和那樣的形象沒有關係吧。
  蠕動到小宮身邊,看到他正在看關於阿壽的那篇“謎樣的戀人!!阿壽自爆對方不是圈內人”的報導。
  你看你看~小宮看到報導時的那副表情!讓我該怎麼形容。
  “喂!”我指着皺得跟豆皮似的的818,試着喚回小宮。“你也是他的粉絲?”
  他一愣,默默看我一眼,低下頭繼續用目光燒着那篇報導。“我愛他很久了。”
  木想到啊木想到~
  我承認,我的工友愛很欠缺。以至於我至今沒和小宮在下班後一起吃過飯喝過酒不知道小宮家住哪裡不知道傳說中他家那口子長什麼樣。但是他竟然是阿壽的粉絲,這一點卻是我真真沒想到的。
  不過現在知道了也不晚。這樣我們除了“同在賢慶豆腐店打工的外鄉人”之外又有了新的共同點。
  “小宮你看,阿壽他自爆有戀人了啊。”找話題找話題~發揚工友愛……“‘新片發佈會上,當我們的記者問到最近網上盛傳阿壽有了戀人,並請他講兩句時,阿壽靜了一會,回答道只能透露對方不是圈內人。與此同時,我們的攝影抓拍到了台下其經紀人抓頭髮發狂的照片(詳見右下圖)。由此,我們可以基本斷定傳言屬實。’……你說阿壽的戀人是什麼樣的人呢?他們是怎麼認識的呢?究竟什麼樣的人才能配得上我們的阿壽呢?”>///<
  “阿甲”= =
  “嗯?”>w<
  “你好吵……”= =
  “……”
  從得知我們同是“壽星”(參照“玉米”、“鋼絲”等詞orz)那天開始,我毫無負罪感地繼續每週五下午翹班出去買818。反正小宮也要看的,錢是我出的,他自然會義務給我打掩護。
  時光如豆漿滴溜溜地流~生命如磨盤吱呀呀地轉~
  那是風和日麗的一天,我正偷偷地把雜誌附贈的巨幅阿壽海報一點一點捲起來準備回家貼牆頭的時候,有人敲店門。
  EMS!!!
  嗷嗷嗷嗷嗷嗷我的壽星聯合會會員的資格證批准下來了!!
  幸福地揚着那張銀光燦燦的硬卡……轉圈到小宮面前顯擺……
  “小宮你看你看~我的會員卡是銀卡級別的哦!!全國只有100張金卡,1000張銀卡……專門為長期支持阿壽的粉絲們定製的呢!!”><
  右手食指中指夾着我的銀卡在小宮面前晃啊晃~可!他他他!他竟然不嫉妒!!
  “你看你看我的編號是818吶!多巧的編號啊!……對了,聽說壽星聯合會還給阿壽做了一張鑽石卡呢,編號是0號。意思是他是我們一切人的初始,有他才有我們的存在。還有還有……”
  忽然一張璀璨的硬卡被貼到我的臉上,一個碩大的“№1”閃耀着。
  “阿甲。”
  “……”=0=!!!
  “你好吵……”

  工友甲和八卦雜誌不得不說的故事(二)
  我一直懷疑,小宮那張№1的鑽石卡是他找三條街外的“辦證:151XXXXXXXX”自己搞來的。
  因為那個壽星聯合會女負責人說過只做了兩張鑽石卡,都給了阿壽。她的原話是“0號的那張是有非凡意義的,代表着初始,所以一定要給阿壽。1號那張對0號來說是有非凡意義的,給誰都不合適,所以一定要讓阿壽自己決定給誰。”
  偷偷斜視低頭給客人盛豆腐腦的小宮,我搖了搖頭。阿壽這麼PIKAPIKA的人怎麼會和他有交集呢!
  所以小宮一定是自己搞了一張偽卡用來yy的!
  沒錯!所以我BS他!>_<
  這幾天小宮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不要說我沒有工友愛,人家和家裡那口子好像鬧彆扭了。
  好像就是從他請我替他值夜班的時候開始的。
  ----回憶開始----
  那天快下班的時候,小宮難得開口請我幫忙。“阿甲,能替我值下明天晚上的夜班嗎?”
  我是好人~我願意發揚我的工友愛……雖然小宮自己做了假會員證我BS他但是我們同為壽星的情誼還是在的……
  “好啊~”
  “謝謝了。我家那口子明天過生日,我得早回家。”
  “沒事沒事~你去吧。不過你家那位竟然和阿壽同天!!啊!!你真幸福!!!”
  “……”
  “可是我一個人值夜班看店的話,寂寞喲……也不能上BBS和其他壽星一起給阿壽慶生了……”T T
  “……”
  “不過看在咱們是工友的份上,”我偷偷看了眼818封面上的巨幅宣傳,“我要後天發行的阿壽的限量初版精裝CD+DVD!”
  “成交,明天早晨給你帶來。”
  ----回憶結束----
  從為人民服務單肩背包裡掏出一個被紅色絨布包裹着的事物,慢慢打開,我yy了很久壓根只是隨便一說能抵我三個月工資的阿壽的限量初版精裝CD+DVD靜靜地躺在我掌中的紅絨布里。
  小宮他,竟然,真的,在發行的前一天的早晨,給我帶來了。
  他是怎麼搞到的……
  這件事成為了賢慶豆腐店本年度繼“小宮那口子的相貌”外最大的謎。
  但是小宮為啥會和他家那口子鬧彆扭呢?當我問及這件事的時候,他輕嘆一聲:“都是給你拿的那張碟惹的禍。那是我們家那位送我的。”
  !!!!所以!!!能奇蹟般在發行前一天搞到那張碟的是小宮家的那位!!!
  “小宮……”★w★
  “?”
  “讓我抱你老婆的大腿吧!!”★W★
  “……滾。”
  據我不完全的猜測,宮嫂(OH~請允許我這樣稱呼小宮家那位以表達我對其的仰慕之情……)一定是個十分之牛X的人物。能在發行前一天搞到初版限量碟,能給小宮搞到壽星鑽石卡的模板好讓他去151XXXXXXXX家辦證(後來在壽星聯合會的會刊《壽的旗幟》上看到了正版的鑽石卡尊容,發現小宮那張的仿真度竟然高達99.99%!!原來151XXXXXXXX家真的很強大=0=)。
  這麼牛X的宮嫂,竟然委身於小宮……我偷偷看了一眼給隔壁張奶奶切了一塊三毛錢的嫩豆腐的那人,嘆出一口哀怨氣~
  默默觀察兩天下來,發現事情好像真的有些大條了。
  證據就是在我去WC噓噓的路上,不小心聽到了小宮好像在大號的隔間裡打電話。
  “你讓我怎麼辦!東西已經送出去了,難道還能拿回來?”
  OH~NO~!!!我下意識地扯緊胸口的衣服。不要把碟拿回去!>A<
  “如果沒有阿甲替我那天夜班老闆真的會生氣的!你說你能養我,但是我真的不想被你養啊!”
  =0=宮嫂果然強大!竟然能養家!
  “你知道的,我沒法在大家面前喊出來,但是你不能否認我愛你的這個事實啊……你別掛!等等!”
  靜默了幾秒鐘,小宮黑着臉從隔間出來了。看著我愣了一下。
  我想拍拍他的肩膀,用工友愛溫暖下他被強勢老婆虐過心,無奈現在還保持着噓噓的動作,不方便伸手。

  工友甲和八卦雜誌不得不說的故事(三)
  從WC裡出來,看見小宮正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為人民服務單肩背包看。那伽馬射線一樣的目光彷彿在我的包包上燒出一個洞來。
  “……”淚眼汪汪看著他
  “……”繼續使勁盯
  “好啦好啦我都聽到了!我還給你就是啦!”TAAAAAAAAAT
  抱著我的為人民服務,掏出一個紅色的絨布包,打開後,是一層紅色的綢子,打開後,是一層紅色的手帕,打開後,是一層紅色的紗布(?),打開後沒事一層紅色的絲巾,打開後,是阿壽的那張碟。那張引起小宮家庭糾紛的碟,那張宮嫂送給小宮的碟。
  含情脈脈脈脈含情,看了碟封面上我的阿壽最後一眼。閉緊眼睛一把把碟塞進小宮懷裡。
  寂寞的我,獨自在賢慶豆腐店的西北角,舔舐心靈的傷口,悼念我的碟……
  喀吧——
  什麼聲音?是我的心破碎的聲音麼?原來心碎的可以這麼大聲……
  OH~NO~!!小宮他竟然掰碎了碟的殼子!!!
  “你可以侮辱我!但你不能掰了阿壽!”T皿T!!
  想搶過碟,但是小宮的手更快,從外殼的縫裡抽出一張好像寫了字的紙片。
  =0=
  我該想到的……宮嫂這麼牛X的人物,怎麼就只送一張碟那麼簡單呢?
  碎了的外殼和完好無損的碟還有歌詞本被直接扔到我懷裡。小宮看著那張好像寫了字的紙片慢慢地在嘴角扯出一個笑。
  肯定是宮嫂在紙上說了什麼甜言蜜語……看把他給得意的T T默默地收起懷裡的東西,卻看到小宮把紙片塞進口袋,帶著歉意地看著我。
  “抱歉,弄壞了送你的東西。作為補償,晚上帶你去個地方。”
  “我的阿壽……”TAT
  “我帶你去看阿壽。”
  “嗷!!!”
  小宮憋着一張想蕩漾卻不敢太蕩漾的臉轉身去後院泡黃豆,眼尖的我一下子看到了露出的紙片上的一行小字——從今天開始,你負責養我。
  雖然下面好像還有一行字被小宮的口袋擋住了,但我肯定這個字跡好像有點熟。
  在哪見過呢?
  是夜——
  “喂,小宮,這麼晚不回去你家那位會不會不開心?”
  “……”
  “小宮,你家那位究竟給你寫了什麼你這麼哈皮?”
  “……”
  “小宮咱們真的能見到阿壽嗎?你不會只是把我帶到地鐵來看他的巨幅廣告版吧?”
  “阿甲。”
  “嗯?”
  “你好吵……”
  “……”
  我知道阿壽很帥很美很有型很讓人蕩漾但當我和他的距離如此之近時我才發現,阿壽是個讓人想狠狠發卡的好人。
  木有錯~好人!
  絶對沒有架子的,為了粉絲和保鏢幹架的好人!
  一個偉大的偶像,不僅有傲人的外形,出眾的氣質,更有親民的風範。
  OH~阿壽!我的男神!
  事情是這樣的。
  當我和小宮到了目的地時才發現有眾多的男男女女圍在一起。
  =0=原來是有組織的!
  “姑娘~你也是壽星嗎?”
  隔壁妞兒白了我一眼:“銀卡888號。”
  切~比我編號還靠後~
  “同學你呢?”
  “金卡14號……”
  =0=“高層啊高層你好你好!”
  和高層同學相談甚歡的同時,不忘斜視小宮。
  哼!你的卡假的~估計你連會員都不是……
  忽然一陣媲美鬼片的尖叫狂起!
  阿壽!!!!阿壽!!!!!!活的!!!!!!!!活的!!!!!!!!!
  嗷嗷嗷嗷嗷嗷!!!!!!!!!!!!!!!
  一群女人蜂擁往前湧過去,被黑衣保鏢護住的阿壽溫柔地笑着向眾人揮手。
  嗷嗷嗷嗷嗷嗷他向我笑了!他向我這邊笑了!!!
  女人們狂吼着“好帥!!”“阿壽……!!!!!!!!”“我愛你!!”往前衝着。黑衣保鏢卻不能對女人們做什麼太過分的行為。
  忽然,耳邊響起了一句低沉的男人的吼聲。
  “阿壽!!我愛你!!!”
  瞬間,世界安靜了。
  木有錯,女人們安靜了,圍觀群眾也安靜了。阿壽定定地看著我們這邊,不,是看著我身後的那個叫小宮的男人。
  一秒鐘之後,女人的尖叫聲又一次衝破了天空。
  我和小宮還有周圍幾個人,包括金卡14號高層同學一起被擠着推到了阿壽的面前!
  OH~我要窒息了!!這麼近!!!!這麼近!!!!!
  保鏢們卻不能理解我們這群壽星的心情。不能隨便對女人們動手,對男人難道還那麼客氣麼?
  直到這時,我猜見識到死忠的壽星應該是怎樣的。
  小宮,我錯了。我不該BS你自己去151XXXXXXXX家辦證的,我不該偷偷把雜誌上阿壽的那頁撕下來私藏不給你看的,我不該一個人看阿壽LIVE的D版碟暗爽的。你是英雄!你是真正的猛士!
  擠在一群女人裡,頂着保鏢的壓力,他一步一個腳印,終於蹭到了阿壽的面前。我看到他在阿壽一尺的距離處對他說“我愛你”。雖然我離他並不很遠也沒聽到他的聲音,但是我肯定,因為他的口型。
  然後我看到阿壽光芒四射不可逼視的臉上揚起一抹淡淡的笑。
  我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身為一個壽星,小宮他這輩子,值了!
  他親口對阿壽說了“我愛你”。
  三個保鏢從女人堆裡爬出來,屹立在了阿壽和小宮之間。阿壽的眉頭好像動了一下。
  小宮的目光依舊如伽馬射線般透過保鏢直視着阿壽的臉。
  “閒雜人等退散退散!”
  不知哪個保鏢使勁推了小宮一把,後邊排隊表白的女人一下子往前衝,小宮不可避免的往後倒去。
  這時候,是我發揚工友愛的時候了!!
  一把扶住小宮:“小心~”
  錯覺嗎?不遠處,阿壽眉毛抽了一下。
  一秒鐘之後,一個黑衣保鏢踉蹌了幾步。
  阿壽的一條長腿還未落地,擰着好看的眉毛冷目:“我的人你也敢碰。”
  緊緊攥住小宮的肩膀:“阿壽真是好人……”
  “?”
  “他管自己的粉絲叫‘我的人’。”
  “……”
  “如果我能被他這麼叫上一次,死也值了……”TvT

  工友甲和八卦雜誌不得不說的故事(四)
  總之,那混亂的一晚,在迷迷糊糊中過去了。
  雖然那天小宮回家很晚,但是好像宮嫂並沒有不開心。
  證據就是,轉天早晨11點,小宮掩不住的一臉神清氣爽地遲到了。
  床頭吵架床尾合……現在的小兩口哦……╮(╯▽╰)╭
  在小宮家庭和睦之際,我們的賢慶豆腐店卻發生了重大事件!
  我們的老闆不再是老闆了!
  之前說過,賢慶豆腐店有三個人,分別是我,小宮,和老闆。
  三天前,有人花了一筆不大不小的錢盤下了豆腐店。
  但是花錢的大老闆卻沒有出現,所以現在,我們老闆還是我們在店的三個人裡官最大的。
  “喂,小宮,你說為什麼大老闆一直不出現呢?”
  “也許是不方便出來吧。”
  “那他盤這個店是為了什麼呢?賢慶雖然也不小,卻也不是名牌。”
  “也許大老闆是為了讓他家那口子名正言順的給他養家吧。”
  “……什麼意思?”
  “沒什麼,亂猜的。”
  日曆依舊如豆皮一般一層一層被剝下來,當我幾乎已經漸漸開始懷疑曾經和我的男神阿壽只相距一米不到的那個夜晚是個夢的時候,一見突發的事情針刺般戳着我的大腦神經。
  我堅信阿壽的為人,不會做出那種下流齷齪的事情的!
  互聯網上鋪天蓋地全是“紅星阿壽染指女粉絲”的搭配不雅照的報導,就連818,我最信任最愛的雜誌都大篇幅刊登了在女粉絲臉上打了馬賽克的照片。
  阿壽是誰!那是為了粉絲能和保鏢幹架的人!那是管自己粉絲叫“我的人”的人!那是能用集裝箱裝好人卡的人!
  攥着新一期的818,我忍不住全身顫抖。不是傷心,更是憤怒!
  什麼人造的謡!竟然這麼作踐我們的阿壽!(←這傢伙已經很自覺的把阿壽算作他和小宮兩人的了- -)
  你看,照片上的阿壽,那赤果的上身,那若隱若現的[嗶——]還有隱藏在女粉絲長髮下的[嗶——],還有那……
  “哦?818?新的?”一隻大手抽走我手中的雜誌。
  別!別看!
  來不及阻止,我看到小宮的目光漸漸清冽起來。
  OH~NO!!好可怕!!!
  以小宮這樣楊X娟式的粉絲,看到了這種東西,肯定會先自殺,然後殺了那女人的全家,然後再拐走阿壽,然後把阿壽先[嗶——]後[嗶——],然後再逃到天涯海角!!
  不要啊!!!那我豈不是再也得不到阿壽的消息了!!!!
  正在我天人交戰準備敲昏他然後燒燬雜誌(55555我存了一個禮拜的10塊錢TAT)之時,小宮先一步拈起雜誌丟進了垃圾桶。
  “假的,PS的。”
  小宮說是PS的那就是PS的。
  我自我催眠似的跟自己說。
  十分鐘後,我發現自己好像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
  因為我好像又不小心在噓噓時聽到了小宮和宮嫂打電話。
  “是PS的,我知道那不是你。”
  =0=!!!宮嫂和那不雅照有什麼關係嗎?!!!難道……?
  “雖然怎麼看都是你的臉,但是身體我不會認錯。”
  這……=///=
  “照片上那裡的顏色比你的深多了。”
  =//////////////=
  “還有,一年前我在你左胸下面留下的那個疤也沒有。”
  =////////////////////////////////=
  “放心,就算全世界都認為那是你,我也知道那不是你。”
  小宮乃真素個好老公T/////T……自家老婆出了這事還安慰別人……

  工友甲和八卦雜誌不得不說的故事(五)
  沒人知道不雅照事件是怎樣結束的,只是所有人都知道阿壽還是一如既往的紅。
  而我一如既往的飯他,小宮也一如既往的每週五幫我打掩護,然後在我回來後搶走我的818。
  在這段時間,我第不知道多少次參加了壽星聯合會的抽獎活動。
  也許是我這幾天沒有偷藏阿壽的海報,也沒有買新的D版碟,我竟然人品爆發的抽到了聯合會裡僅有的兩份雙人票之一份!
  那可是全國LVE巡演首發站啟動儀式的沒處買的票啊!
  我決定,發揚我的工友愛~將這份喜悅和我身邊唯一的一個壽星——小宮一起分享。
  我留下了1068號的票,我堅信,這麼吉利的數字會給我帶來好運。
  把1069號票遞給小宮的時候,他明顯的楞了一下。好像滿不在意地說了一聲謝謝,但是我知道,他其實是高興的。
  因為聽說好像宮嫂好像要出門很久,小宮要自己一個人獨守空房~
  就讓我們的男神阿壽來治癒這顆被老婆丟在家裡的男人的心吧!
  那天是我第一次去這麼大的演播廳。
  也是我第二次算是近距離的看我的偶像,我的男神。
  讓我最激動的是最後的抽獎環節。阿壽將從2000名現場觀眾中抽取一個幸運的壽星,親手送給他/她自己的簽名寫真。幸運的壽星還可以和阿壽說話,甚至握手。
  我緊緊攥住我的1068,默默禱告着……
  主持人:“下面請阿壽為我們抽取現場的幸運觀眾!”
  哦……!!阿壽的手伸進了那個箱子!!!
  “幸運號是——一、零、六……”
  八!八!!八!!!我的內心嘶吼着。
  “1069號!有請上台!!”
  身邊的小宮起身往舞台走去。他!他!他!他竟然一點都不興奮!!!
  咦?阿壽怎麼好像在盯着小宮走神?
  主持人:“恭喜你得到阿壽的簽名寫真。有什麼想對阿壽說的嗎?”
  在眾人的屏息中,小宮一直直視阿壽。
  他想了一會,一字一句清晰可聞:“有你陪伴,我度過了人生中最幸福的日子。請給我個機會,讓我以一個愛着你的一切的普通人的身份在這裡擁抱你。 ”
  啊啊啊啊啊阿壽竟然一反平時的那種帥氣和強大,有點呆地張開雙臂。
  原諒我用了呆這個字,因為這時的阿壽完全不是我平時印象中那樣的從容不迫。
  小宮兩步上前,伸出雙臂一把抱住阿壽。現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以及女人的尖叫。
  我好像看到了小宮在偷偷地微笑。
  三秒後,他鬆開了阿壽,轉身下台。

  工友甲和八卦雜誌不得不說的故事(六)
  於是,從這天開始,阿壽的全國LIVE巡演開始了。
  小宮也過起了沒有宮嫂獨守空房的日子。
  每天和小宮一起看娛樂新聞上阿壽的消息是唯一排遣寂寞的活動。
  日子繼續像豆腐腦的鹵子一般~黏黏糊糊的流過……
  我向我們的原老闆,現在我們的直接領導請了一個月的假,回家看看。
  家中的老媽媽……已是滿頭白髮……
  當我再次回到賢慶豆腐店的時候,卻發現,豆腐還是我的那個豆腐,豆腐店已經不是我的那個豆腐店了。
  門前的那一群群圍觀的群眾是什麼!
  門口那三個好像在哪裡見過的黑衣保鏢是什麼!
  還有!架在豆腐店門口的那兩架攝像機是什麼?
  那些疑似記者的紅坎肩黑坎肩是什麼?
  在我不在的這一個月發生了什麼!
  正在我的行李包被無聲無息被自己丟在地上的時候,一道閃亮的光彷彿穿透了層層包裹的人群直射到我的眼中。
  OH……!!!!!那是……!!!!!
  阿壽!!!!!!!!
  在賢慶豆腐店出現的阿壽!!!!!!!
  被保鏢們和一個疑似其BOSS的人圍着,阿壽看似無奈的撓撓頭。
  “我是在視察自家生意啊……”
  雖然聲音不大,但是我敢肯定,記者們都聽見了。
  因為就連我都聽見了。
  原來,當初盤下了豆腐店的大老闆是他。
  當我們打發走了所有人關好店門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我戳戳小宮~:“喂,原來大老闆是阿壽!”
  “嗯,是他。”
  “你說他為什麼會盤下咱們店呢?”
  “也許他是為了讓他家那口子名正言順的給他養家吧。 ”
  “他的那個不是圈裡人的戀人?”
  “……我隨便說的。”
  “啊!!!!!!!”
  “又、又怎麼了。”
  “所以其實咱們老闆是阿壽的……!”
  “……”
  “你那是什麼眼神?雖然咱們老闆禿了點兒肥了點兒但是還是很和藹的嘛!”
  “……”
  “你那個BS的眼神是給誰看的?我告訴你!就算我的阿壽喜歡的是男人我依舊愛他!!”
  “錯了,是我的。”

  ——END——

  番外 之 史上最醬油的受君
  很久的很久以後,某人把書拍在我肚皮上問我:“阿甲,為什麼在你的回憶錄《我和阿壽的男人不得不說的兩三事》裡阿壽的出場那麼少?”
  我吸溜着無糖豆漿,口齒不清:“雖然我真的發自肺腑的喜歡阿壽,但是因為你也喜歡他,所以我刪了他的戲份。”

  ——END——

  番外 之 工友甲和大房子不得不說的故事(一)
  看著賢慶豆腐店門口排起的長隊,身為唯三的員工之一,我異常欣慰。
  我的偶像,我的男神,一位真正的偶像。
  真的偶像,敢於直面圍觀的人群,敢於正視偷拍的鏡頭,這是怎樣的高調和張揚?然而事實又常常讓人跌眼鏡,以出人意表的行為來彰顯他的個性,僅使留下眾人的眼球和一地的碎眼鏡。
  沒錯,他高調,但他做事着調,他張揚,但他行為收斂。
  不信的話,就請往賢慶豆腐店裡看吧。
  身為大老闆的他一身隨意的裝束,掩不住的光輝。在圍觀群眾的注視下,在眾多媒體的長槍短炮前,在黑衣保鏢的一臉黑線中,笑容可掬地,賣豆腐。
  阿壽……你太帥了……
  吸溜……(←口水=。=)
  有一個充滿工友愛的同是壽星的同伴,有一個和藹慈祥的(前)老闆,還有我的偶像我的男神我此生的憧憬。賢慶,我真愛死你了。
  這一瞬間,看著阿壽在前台圍觀下買豆腐,看著(前)老闆在收銀台歡樂的數着粉紅色和淡綠色的鈔票(一塊的和舊版一塊的- -),看著小宮在牆角無聊地翻着剛從我這裡搶走的818……忽然有點想哭。
  雖然阿壽半個月才能來一天,雖然(前)老闆外形不是那麼美好,雖然小宮比我還過分每次在阿壽來了後就緊緊盯着他看不幹活了……
  但是。
  真希望我們四個人就這麼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正在我文藝着明媚而憂傷之時,我的阿壽感應電波biu~biu~biu~的激烈喊叫起來!!
  OH~!!!!他向我走來了!!!!
  怎麼辦怎麼辦!!!!我的臉色怎樣我的領子有沒有皺我的鞋子有沒有泥我的手乾不乾淨小宮你把818還給我我要找阿壽簽名啊嗷嗷嗷!!!
  沒錯,這麼長時間和阿壽呆在一個店裡我卻沒敢和他說一句話。那又怎樣!
  我本來就是一個矜持的理性粉絲麼……T T
  嗷嗷嗷嗷嗷他過來了!他真的過來了!!
  他一臉看不出情緒的樣子用聽不出情緒的聲音對小宮抬了一下下巴:“你,替我。”
  嗷嗷嗷嗷嗷嗷太帥鳥……!!!!!!!!>///0///<
  小宮把818塞回我懷裡,繫上印有大大店名縮寫字母LOGO的粉紅圍裙一言不發的去給麻將館的劉嬸兒切豆腐了。
  哎,如果說我是一直不敢和阿壽說話的話,那小宮就是一直不搭理阿壽說話。
  我決覺得阿壽應該記得小宮的,因為當初他說過小宮是“他的人”。
  所以小宮他一定是想起了自己曾經獲得過所有壽星都渴望的待遇而害羞了吧╮(╯▽╰)╭
  “你叫阿甲對吧?”面對阿壽還在萬惡地走神的時候,一張讓我窒息爆炸掉的臉出現在離我鼻子不到十公分的地方。
  撲通撲通——
  “……”^_^
  撲通撲通撲通——————
  “……”^_^
  轟——!!!!
  “你……沒事吧……”
  “啊啊沒事沒事阿壽你好我是賢慶豆腐店店員阿甲同時也是壽星聯合會銀卡818號會員我喜歡你好久了千真萬確我仰慕你已經好多年了今天能見到你真是我的榮幸啊我會一直支持你的啊你真的好帥好有型啊什麼時候我才能像你那麼受歡迎啊真是的我究竟在說什麼啊啊哈哈哈……”
  “額……我就是來跟你說一聲,剛剛接了個外賣電話,晚上9點,把5斤菠菜綠豆腐和5斤番茄紅豆腐送到這個地方。”
  修長好看的手指夾着一張紙片,上面寫着一個地址。
  “哦哦好的我一定不負重託!”立正站好,左手敬了一個少先隊禮。
  阿壽對我笑笑,OH……我死了!我死了!!!
  不過我剛剛真是太緊張了,竟然沒聽到外賣電話聲,讓阿壽親自接待,真是不應該啊不應該>_<

  番外 之 工友甲和大房子不得不說的故事(二)
  多年以後,當我第不知道多少次再次來到那個地址,那座大房子門前的時候,我總會第不知道多少次不由自主地噴出一口鼻血。
  我永遠記得那天,那個晚上,那個充滿着刺激飄灑着鼻血的晚9點……
  那是一幢我生平見過最美的大房子。原諒我不會修辭,因為我所見過最牛X的房子不過是對門“環球海鮮大酒樓”而已。
  左手5斤菠菜綠豆腐~右手5斤番茄紅豆腐~
  這可是阿壽第一次直接交給我的任務啊我一定要讓客戶給我好評>w<
  咦……外門沒鎖?
  肯定是知道送外賣的要來了吧~
  我穿過兩邊種着月季花的一段小路,走到大門前。
  “您好~賢慶豆腐店外賣……!”
  ……
  咋沒人理我……
  不會家裡沒人吧?那他們外門沒鎖豈不是很危險!
  把耳朵貼在大門上,隱約聽到有人含含糊糊地說話。
  “你進來……外賣……唔……快點~……”
  哦?我擰了下門把手,果然也是沒鎖。
  撇了撇嘴,這家人怎麼這麼懶,連門都讓人自己開=。=
  咦?好像有點難開啊。
  “……用力……”
  把腳頂在門的右下角,試了試。
  “對!……就是那!……嗯……用力啊!”
  我手上和腳上一起使勁。
  咔噠——
  門開了。
  那時候,那兩個人離我的雙眼只有三公尺。四分之一秒後,我的鼻血如滾沸的豆漿般蒸騰在空中。
  一秒鐘之後,伴着一聲好像很熟悉的壓抑着怒吼的“滾!”字,我淌着鼻血瞬移到了大門外。
  我下意識的想到,我果然是訓練有素的員工,能在這麼電光火石的一刻將兩袋一共10斤豆腐放在門裡再出來還不忘把大門帶上……
  我靠在大門上,忘記了喘氣。
  直到差點把自己憋死,才一口吐出來=。=
  沒錯的,雖然只有那麼一瞬間但我絶對沒有看錯。
  我的男神,我的偶像,我此生的憧憬,阿壽,伏在門廳的牆上,衣衫不整,雙目含春,褲子鬆鬆垮垮地委在地上,正被另一個同樣衣衫不整的男人緊緊地從身後貼著,這樣那樣那樣這樣還彷彿很是受用!
  沒錯肯定是這樣的!雖然我沒有這樣那樣那樣這樣過,但他們一定是在這樣那樣那樣這樣!!
  那一定是阿壽,因為他還微微笑地看了我和我手裡的豆腐一眼!
  OH……NO……!!!!!
  我好像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了!!!!!!!!!!
  周圍異常的安靜,只能隱隱約約聽到剛剛對我吼“滾!”的那個沒看到臉的男人(←這傢伙只顧着看阿壽了=。=)的低低的聲音。
  “……你是故意的……對吧……?”
  沒聽到阿壽的回答,只聽到幾聲低不可聞的呻吟。
  我決定了,這天晚上的事情將是我帶進棺材的秘密。
  我好像看到了阿壽和他那傳說中“不是圈內人”的戀人的不得了的場面。更重要的是,那位“不是圈內人”的戀人君,是個男人。
  而且,那聲音,怎麼那麼耳熟~可是就是想不起來了=。=
  第二天,阿壽果然沒來店裡。
  我很疑惑,為什麼阿壽自己要外賣然後把自家的地址給我讓我晚上給他送過去。他自己帶回去不就好了嘛~
  不過,這也許是阿壽看我是個非常忠實的粉絲,所以才會把自家的地址給我吧。
  還不小心被我看到了不得了的場面,讓我這個粉絲代表知道他的戀人和他現在很幸福。
  555555555……阿壽乃真滴素個好偶像TWT

  番外 之 工友甲和大房子不得不說的故事(三)
  一道陰影,不覺間籠罩住了蹲在賢慶店西南牆角發呆的我。
  我慢慢抬頭,忽然被一把揪住領子提了起來。
  “說!!”一聲怒吼,震得我耳膜生疼。
  這個時間正是群眾紛紛來買豆腐順便看阿壽是不是在店裡的黃金時間(你確定這個重要次序沒有搞反麼= =),(前)老闆“哎呀”一聲嚇到了一群阿嬸。小姑娘們尖叫着“打起來了打起來了!”紛紛往店外跑。“哪了哪了誰啊誰啊?”門口圍觀的群眾們一個個抻長了脖子往裡看,一個戴着無框眼鏡的學生樣的男生擠不過女人們跌倒在地,眼鏡飛到我們腳下,而他還在地上胡亂地摸索着。
  “咳咳……小、小宮,你讓我說什麼?”我掙扎兩下。
  小宮好像冷靜了些,把我放了下來。
  他一把把我按在牆上:“昨天晚上,你看見了吧?”
  =0=!!!
  他怎麼知道昨天晚上有事情發生了?!!
  看我愣神沒回答他,他那伽馬射線樣的眼光狠狠盯着我。然後放開了我,表情慢慢地變了。
  他、他、他、他竟然笑、笑、笑了!!!
  媽媽咪呀……好可怕TAT你還是狠狠盯我吧TAAAAAAAAAT
  “沒關係,就算你全都看見了,他,還是我的。”
  =0=!!!!!!!!
  雖然我不清楚小宮在說什麼但是我敢肯定他說了不得了的事情!
  充滿工友愛地拍了拍小宮的肩膀讓他不要那麼緊張。
  “你放心,我什麼都沒看見。”雖然不知道他說的是看到什麼啦但是我昨天晚上光顧着看阿壽的臉了其他的真的都沒看見=。=
  “真的沒看見?”^___,^
  “真的!”我狠狠點頭~就算是昨天晚上在阿壽的家裡,那一秒多的時間,我也只是看到“衣衫不整”的程度而已啊……所以你不要笑了好不好TAT
  “哦,那沒事了。”
  ……
  =0=!!他竟然就這麼轉身走了!
  整了整衣服,意外的看到竟然位警察筒子被擠在圍觀群眾中。
  額……不會這麼衰吧……
  剛想上前解釋我和小宮剛剛只是逗着玩其實只是工友之間工友愛的表現,一個學生樣的男生眯着眼睛搶先對警察說話了。
  “那個……您別緊張,不是鬥毆,他們只是感情好而已。”
  警察筒子的眼睛嚴肅的掃過來,我雞啄米似的死勁點頭點頭點頭。
  額……好暈……
  交代幾句之後,警察筒子在我的少先隊禮的送別下離開了。
  那個男生走到我身邊:“請問,你看到我眼鏡了嗎?”
  哦哦!素剛剛那個被擠飛了眼鏡的銀!
  我趕緊彎腰拾起了他的無框眼鏡,他接過來用衣角小心地擦拭着。
  “啊剛剛在警察那裡真是謝謝你了!”
  “不客氣……不過你和小宮為什麼會那樣啊?抱歉我不是有意打聽你們的私事。可是剛剛小宮從我身邊路過時怨夫似的自言自語說‘算你蒙上了,算定了這傢伙真的看不見……’是什麼意思啊?額……我不是八卦,就是有點好奇……你就當我沒說過吧。”
  “……那個……”
  “我是不是在哪見過你?”
  “哦?”他擦乾淨眼鏡戴上,抬起頭看著我。
  “啊!是你!”
  “一直沒打招呼啊,銀卡818號。我是金卡14號。”
  無框眼鏡在逆光下閃了一閃。

  ——END——

  番外 之 工友甲和№818不得不說的故事(一)
  本來我想講述的,是我和無框眼鏡的故事。但是,左思右想,我還是來講一講我和“818”,這個數字的故事吧。
  我和818的緣分,始於一份名叫《818》的雜誌。
  沒錯,就是那本我每週五要花存了一個禮拜的10塊錢翹班去買的那本八卦雜誌。
  我堅信着我和“818”這個數字是有着很深的緣分的。因為這個數字讓我第一次知道了我的偶像我的男神阿壽的存在,因為這個數字讓我知道了我身邊還有一個深度隱藏的同好壽星小宮。818同時也是我在壽星聯合會的會員編號,銀卡哦……我可是全國唯1000銀卡中的818號哦……在身為銀卡818號的時候,我還憑自己的人品爆發的抽到了一次近距離和阿壽接觸的機會呢!雖然最後的抽獎機會被我帶去的小宮得到了,但我始終堅信,那是他沾了我的光><
  “內個,高層同學。”我一PG坐到那個正在吸溜豆漿的眼鏡男生的對面。
  “?”○-○
  “我就想問一下,你是如何以這麼小的年齡成為唯一一個男性高層的?”☆w☆
  “我已經28了……”○_○b
  “……”=0=!!
  “這個,是我的買賣。”
  一本嶄新的818,被他用細長的手指輕輕戳着。
  那天,我親眼見證了一個斯文清純的學生是怎樣蛻變成一個熱愛職業的社會人的。
  金十四(OH~請允許我這樣稱呼他……因為在我看來,他的會員編號代表着無上的榮耀與光輝!)竟然是818的BOSS?!!!
  “不,我不是818的BOSS。”他指着818底頁的右下角落,食指點了點。
  你想留下最美的青春倩影嗎?你想留下愛情的浪漫足跡嗎?你想留下寶寶的成長經歷嗎?——青春飛揚寫真影樓,為你敞開一面留駐時光的門。
  廣告一則=。=
  “這個才是我的買賣。”○_○+
  “……”
  “我的兼職,”一張臨時出入證被拍在我面前。“是818駐賢慶豆腐店特聘記者。”
  “哦哦哦……!!!”=0=
  “所以江湖人稱我為——”○___,○+
  “哦哦哦哦哦……!!!!!!”
  “青·樓·名·記”○w○
  “那麼,名記,我想問一下,咱們壽星聯合會的其他高層都是些什麼人呢?”
  “這,不好意思無可奉告。”
  “那你是不是憑藉名記的身份而進入前15名金卡會員成為高層管理的呢?”
  “誰告訴你,前15名金卡都是高層的?”○_○+
  “?!”=0=
  “除了我留下了自己的幸運數字之外,其他的高層都是20號以後的金卡。”
  “?!!”=0=
  “0號和1號給了阿壽本人。”金十四抬起頭,無框眼鏡反出一道光,“剩下的小號金卡,全部賣給了闊太太和富小姐。”
  “是這樣的~”金十四用左手食指順着鼻梁向上推了一下眼鏡。
  “……那,名記……”用力嚥了一口噴了半口的豆漿,“你知不知道一號鑽石卡阿壽給了誰呢?”
  “呵呵~”
  我順着金十四的目光看過去,我的偶像我的男神阿壽正在銀台和(前)老闆還有小宮合帳。
  “我自然知道的,因為即使是阿壽本人,也是要在會員簿上登記的。不過——”
  他扭過頭來,用拇指抹去我剛剛噴了半口留在嘴角的豆漿。“你猜~”

  番外 之 工友甲和№818不得不說的故事(二)
  其實,生活還算是很平凡單調的。
  我不是說生活不美好,我的意思是,我發現了我的生活進入到了一種新的循環中。
  比如——
  “阿甲~早啊~”○u○
  “早啊,名記……”>w<
  這兩句話成為了每天早晨9點零3分的準點報時=。=
  “阿甲,你和小宮關係很好吧?”
  “那是……我們是最親密的壽星二人組!”
  “哦~?那你可不可以跟我說說,小宮他平時都喜歡買什麼蔬菜帶回家?”
  “嫩豆腐、老豆腐、番茄紅豆腐、菠菜綠豆腐。”
  “阿甲……豆腐不是蔬菜吧……”○_○|||
  “……”>_<
  還有時候——
  “阿甲,你和小宮關係很好吧?”
  “那是……我們是最親密的壽星二人組!”
  “哦~?那你可不可以跟我說說,小宮他平時怎樣形容他家那位?”
  “強大的BH的牛X的宇宙霹靂無敵第一偉大的宮嫂!”
  “阿甲……那是你的形容吧……”○_○|||
  “……”>_<
  或者有時候——
  “阿甲,你和小宮關係很好吧?”
  “那是……我們是最親密的壽星二人組!”
  “哦~?那你可不可以跟我說說,小宮週末都會出現在哪些場所喜歡去什麼地方約會?”
  “……內個……名記啊……”
  “嗯~?”○__,○
  “你不可以肖想小宮的!你當心強大的BH的牛X的宇宙霹靂無敵第一偉大的宮嫂殺你一戶口本手機電話簿QQMSN外加淘寶旺旺!!”>_<
  說實話我挺嫉妒小宮的。
  因為同為壽星,他可以擺出愛答不理的一副死樣子面對時不時主動找他搭話的阿壽。而我只能在工作上好好做,然後找機會和阿壽接觸。
  金十四就更可憐了,只能作為普通的顧客,每個月看上加一起不到8小時。
  “名記,你知道嗎?上回阿壽的全國LIVE巡演首站啟動儀式的聯合會抽獎,我抽到了雙人份呢。”
  “嗯,我知道。”
  “沒想到我一個喝涼水塞牙打噴嚏掉下巴吃糖餅燙後腦勺的人竟然能被抽中!是不是我要開始轉運了啊~”
  “是我選的。”
  “?!”=0=
  “雙人份的票獎的中獎號是我選的。”
  “嗷嗷嗷嗷嗷嗷……雖然上次的現場大獎沒被抽到可是名記我還是好愛你……!!!!!”
  “……咳咳……”他嗆了一口嫩豆花,真可憐,咳嗽的臉都紅了。“沒,沒什麼。……我是因為自己是818的特聘記者所以那麼選的而已。”
  “啊哈哈果然818是我的幸運數字”>0<
  轉圈……轉到阿壽麵前小宮身邊……雙手握住他的肩膀揉來揉去……
  “小宮小宮……上回那個1068和1069號的現場票是名記選的吶!他選了雜誌的名字結果沒想到是我中彩了~果然818和我有緣……”>w<
  “哦?”小宮的視線從阿壽身上收回,轉向我。“是嗎?可是我怎麼記得你們在那次之前已經見過面而且通報過編號了?”
  咦~?好像是真的哦~
  我回頭看向金十四,卻發現他忽然把頭埋在了碗裡淅瀝呼嚕地一點都不雅觀地吃起了豆花。
  蹦躂到金十四面前:“名記……謝謝!”
  “……沒、沒什麼……”
  “那你有沒有選自己的14號啊?”
  “沒有。”
  “為什麼?”
  “我以為會有被抽到的人聯繫我一起去的。”
  他把頭扭向了一邊。
  身後,小宮和阿壽好奇地看著我們兩個人這張桌子。
  逆光中金十四的臉被無框眼鏡擋住看不清表情。
  我雙手搭在他肩膀上,他楞了一下,轉過來直視我。
  “名記……”我嚥了一口口水,“你是不是,有點,喜歡我?”

  ——END——

  番外 之 那天晚上大門內
  “……你是故意的……對吧……?”
  “是啊,怎樣?……唔……”
  “為什麼要讓他到咱家來?”
  “……必、必須讓他知道,我是你男人。……哎喲~你輕點輕點!”
  “可是他看見了!”
  “看見什麼?”
  “……”
  “……嗯……呼……”
  “看見你……”
  “放心吧,如果是那傢伙的話,肯定看不見的~”
  後來,事實證明,“不小心”參觀的那個人真的沒看見=。=
  這傢伙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了某人的臉上。
  以至於,某人費勁心思想讓他體會領悟到的“那個男人是我的”這句話,白白落空了……
  因為他根本沒注意到“那個男人”是誰||||||||

  ——END——

  番外 之 工友甲和宮嫂不得不說的故事(一)
  你們知道的,從不久之前,我有了一個新的偶像。
  沒錯,在繼阿壽之後,我有了一個新的偶像。那偉大的,牛X的,無與倫比的,讓我不禁想對其膜拜的強大的存在。
  OH……宮嫂!請讓我做你的小弟吧!!!
  在我第不知道多少次向小宮表達了對他家那位的崇拜仰慕之情後的某一天,我終於瞭解到了,我的第二位偶像,是怎樣的一個BH無比的存在。
  那一天,天上的雲如同嫩豆腐一樣,白嘟嘟的堆成一片,被微微的風吹着,不斷變換着形狀。一會變成個B字形,一會變成個L字形……
  在賢慶換老闆半週年的時候,在阿壽的一句話下,集體休假了。
  阿壽給了我兩張當天晚上他的訪談節目的前排票,我興緻勃勃地找到小宮,請他一起去。
  “小宮,今晚阿壽的訪談節目的前排票!一起去吧一起去吧!”
  咔嗒——
  門一響,有人,不過沒進來。
  這誰呀……真是的,這麼大的“今日公休”的告示木有看見嗎?
  打開店門迎頭朗聲一句“今天賢慶放假歡迎改日再來~”,門口的人嚇了一跳。
  金十四杵在我面前,維持着耳朵貼在門上的姿勢。
  他直起身子,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其實我是來找你的。”
  “啥事?”
  “就是,今天晚上阿壽的訪談節目,壽星聯合會有十張票,我貪污了兩張,給你送過來。”他揚了揚手裡的兩張中場票。
  “哎~?可是阿壽送了我兩張了哦~”>w<炫耀地搖了搖兩張前排票……“我約了小宮一起去看來着~那個,你貪污的票還是趕緊還回去吧。被別人知道了多不好。”>_<
  “哦……好……”
  金十四掏出手機,撥了個號碼:“李夫人嗎?……對、對,是我。現在有兩張今天晚上阿壽的訪談節目的票,用5萬會員積分可以兌換,您感興趣嗎?……好的……好的,下午等您派人來取。”
  看著他掛了電話轉身要走,我隨口問:“名記~今天晚上你的位置在哪裡呀?”
  “我?我沒票的。”
  “為什麼?”=0=!!
  “內個,我以為有人會找我一起去的,結果他先有約了。”
  可憐地拍拍他的肩膀:“名記……你尊口年……”
  他順勢把頭擱在我手臂上蹭了蹭:“是啊,我真可憐。”
  “阿甲。”
  回頭看,是小宮。
  “你們倆去吧。”小宮雙手插着褲袋插着用下巴指着我手裡的兩張前排票。
  “你不去嗎?”金十四直視小宮。
  小宮咳嗽了一聲,把頭扭向一邊,從口袋掏出一張內場VIP票:“我家那位早晨給了我一張。”

  番外 之 工友甲和宮嫂不得不說的故事(二)
  宮嫂!!!
  強大的BH的牛X的宇宙霹靂無敵第一偉大的宮嫂!!!
  你是神!你是繼阿壽後在我心中永生的一位大神!!
  晚上,我和金十四一起到了演播室。小宮已經早早地在了。
  蠕動過去~戳戳……“小宮,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
  “雖然我覺得不太合適,但是我還是忍不住……”
  “說吧。”
  “我一直想問可是一直不敢問,可是不問我自己又憋着難受,問了的話又有些太內個了,我到底是問還是不問呢……”
  “……”
  “哎哎你別走啊……!”>_<
  “阿甲。”
  “到!”
  “你好吵……”
  “……”
  小宮起身向後台走去,工作人員攔他,聽他說了句不知什麼話就進去了。
  再次內牛滿面……這下不用問我也知道了。小宮,乃果真是用自家的老婆換來的和阿壽的親近機會吧T0T
  訪談節目,阿壽一如既往的讓人尖叫,主持人一如既往的讓人想死。
  主持:“聽說你最近盤下了一間不起眼的豆腐店,請問為什麼會這麼做呢?”
  阿壽拿眼角飛了一下VIP席,“因為一個人。”
  主持眼冒紅心:“是你的那位‘不是圈內人’的戀人嗎?”
  阿壽對主持揚起燦爛的笑。
  台下一片尖叫。
  主持:“能向我們大家透露一下,你的戀人是個怎樣的人嗎?”
  阿壽沉了一會,單手支頤,低垂的眼皮看不到他的目光。
  觀眾屏息。
  “他……”就在人們以為阿壽要說對不起不便透露的時候,熟悉的聲音響起。
  “他是個特別有責任心的人,是我見過最和善的人。雖然外形不出眾,但是無論在哪裡,即使有上萬人,我也能第一眼看到他。”
  主持:“那,阿壽,你願意談談你和你的戀人的事情嗎?”
  不知怎麼回事,平時在任何媒體面前都對此事避而不談的阿壽一反常態。“好啊。”
  “我們認識了很久,在我們都還沒有現在的事業前,我們就在一起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對對方有了好感,只記得有一天,早晨,在路邊,我對他說:‘昨天晚上我夢見你了。’他答道:‘昨天晚上我也夢見你了。’”
  “然後,我鼓起勇氣對他說:‘要不,我們在一起吧。’他只是笑了一下:‘好啊。’”
  “我們在一起完全是水到渠成的事情,連我們雙方的父母都沒有想到我們會一直走到今天。”
  “那時候,我們的事情是不被他們所接受和看好的。所以你們才能看到現在的我。”
  “其實我想糾正你們媒體的一個說法,他並不是我‘不是圈裡人’的戀人。”
  “他是,也將一直是,我此生唯一的愛人。”
  “其實今天他來到了現場,就在這300多人之中。”
  全場嘩然!
  阿壽慢慢站起來,把頭轉向舞台下的觀眾席。
  “寶貝兒,我愛你。……辛苦你了。”
  我傻。
  金十四傻。
  眾人皆傻。
  主持人最傻。
  良久,主持人快速道:“那……額……祝願我們的阿壽和他的愛人能夠幸福永遠的生活下去。感謝大家收看我們這一期的節目觀眾朋友們下周再見。”
  不經意地,我瞥到了身邊的金十四低下頭,鏡片反出一片光。抬頭看到,前排的小宮好像在抑制什麼似的,肩膀在不停的顫抖。
  周圍的人或驚訝,或歡呼,或落淚,久久才散去。
  我想找小宮一起回去,卻找不到他在哪。
  “一起走吧。”金十四對我說。
  我和金十四走在回賢慶的路上。一路無言。
  直到賢慶大門近在眼前,我才開口。
  “名記,阿壽很愛他的戀人。”
  “嗯,我知道的。”
  “你很瞭解阿壽,那你告訴我,他現在過得幸福嗎?”
  “他和他的愛人很幸福。”
  “所以,名記。”我雙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直視他的眼睛,“阿壽幸福,我們做壽星的就該滿足了對吧。”
  “……”
  “所以你不要難過了。”
  “……”
  “一會跟我一起去勸勸小宮,他可是一個楊X娟式的粉絲啊!剛剛看到他那個樣子,好像是哭了一樣。”
  “阿甲。”
  “嗯?”
  “不用擔心小宮。”金十四揉了揉我的頭:“他有強大的BH的牛X的宇宙霹靂無敵第一偉大的宮嫂啊。”

  番外 之 工友甲和宮嫂不得不說的故事(三)
  第二天一早,小宮睜着兩隻腫得不明顯的眼睛上班來了。
  真可憐,昨天晚上一定是狠狠哭過了吧。不知道是僅僅為阿壽而哭還是被宮嫂教訓的。
  午休時,我把小宮拉到後院。
  “小宮小宮~昨天晚上你哭了吧?”
  “你怎麼知道……”
  我翻翻眼~現場時就看到了。哎,為了自己的偶像,為了一個男人而哭。“宮嫂沒有把你怎麼樣吧?”
  “他能把我怎樣……”
  “額……你為了別人……宮嫂那麼BH……”
  “BH又怎樣?”小宮不在乎地撇了撇嘴,“我終歸是他男人啊。”
  “阿甲。”
  “嗯?”
  “你想聽聽我和他的故事嗎?”
  “要!”>0<!!
  小宮慢慢靠在牆上,眼睛不知道在看哪裡。
  “我們倆從小就認識,一起長大,一起爬樹,一起下河,一起偷土豆。”
  “也許我們相愛得太久了,十六歲時,我們理所當然的走到了一起。”
  “因為一些原因,我們雙方的父母都不看好我們倆的關係。我特別清楚的記得他媽媽說過,你們又不是城裡的有錢人,哪來的能耐搞這麼洋氣的東西。”
  “他一怒之下,逃了課帶了兩件衣服就離開了我們出生長大的地方。”
  “臨走前那個晚上,他把自己給了我。他讓我老老實實地在家等他,等他變成了有錢人之後帶著我去他媽媽面前磕頭。”
  “除了我,誰都不知道他去了哪裡。可是只兩年的時間,我就失去了他的消息。”
  “我輟了學,偷偷地到了他最後跟我聯繫的那個城市。就是這裡。”
  “我滿世界的打聽他。他長得那麼出色,只要他在這個城市,就總有人會見過他的。”
  “家裏邊一直來信讓我回去繼續讀書,可是,我放不下他。他一個人在這裡過得好不好?有沒有受欺負?……他有沒有忘了我……他究竟在哪……”
  “又找了一年多,就在我幾乎想忘了他回家相親娶個老婆安穩過日子的時候,我發現了他。”
  “在街頭的海報,在路邊的音像店,在電視的節目,在各種大小盛典,鋪天蓋地,全是他。”
  “一瞬間,我覺得世界顛倒了。我還是當年的那個我,而他已經不是當年的我都他了。”
  “沒錯,他出名了,他有錢了。他的身邊全是金光閃閃的俊男美女,他身上隨便一件衣服能頂我十幾年的工錢。如果真的有機會能再次站在他身邊,我完全就像一塊混在美食裡的臭豆腐一樣,會被所有人嫌棄的。”
  “其實我就打算這樣避而不見的,等賢慶簽的合同期滿了,就老老實實回家。”
  “但是,沒想到,那天晚上,快打烊的時候,他就這麼一個人到了這裡。”
  “那天是老闆實驗的番茄紅豆腐和菠菜綠豆腐免費發放試品嚐的日子,店門口擠了好多人,人們都沒有好好排隊,我就在人群中維持秩序。”
  “雖然很多人還算有素質排隊,可是還有使勁擠來擠去、擠進擠出的。”
  “有一個戴帽子的人直勾勾擠到我跟前,對著我的脖子就是一口,咬得我生疼。”
  “我還沒來得及喊疼,更沒來得及發火,就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
  “一雙好看的眼睛裡全是淚,直勾勾地盯着我。”

  番外 之 工友甲和宮嫂不得不說的故事(四)
  “那天晚上他死活不肯回去。也許是太久沒見了,很是動情,我甚至在他身上咬出了一個這輩子都不可能消失的痕跡。”
  “他問我,為什麼不在家等他。”
  “我卻跟他說,讓我回去吧,我們不要在一起了。”
  “他有他的事業,也有了他的新人生。再看我,一事無成。我跟他說了我的臭豆腐毀菜的理論,說明我們在一起是不合適的。”
  “他卻定定地看著我,跟我說,他就是覺得臭豆腐是世上最美味的東西,怎樣。”
  “我們終於在一起了,就在這個城市裡。雖然我們不能向世界宣佈,但是我們自己覺得幸福,就夠了。”
  “可是,昨天晚上,他說了。”
  “他對所有人說,他愛我。”
  “我知道這樣會不像個樣子,但我還是忍不住哭了。”
  “就算是全城找不到他時那種絶望也沒能讓我落淚。可是昨天晚上,我趴在他單薄的背上,哭了整整三個鐘頭。”
  “他嘲笑我沒出息,我也認了。”
  “他雖然很強勢,很BH,在我面前,永遠是那個漂亮好強的小男孩。”
  ……
  小宮的聲音停止了,我慢慢回味着他的話。
  等等!!!男孩?
  男孩!!!!!!!
  =0=!!!!!!
  我訝異地瞪着小宮。小宮面無表情地看著我。
  “奇怪嗎?”他問我,“阿壽就是我的愛人。”
  消化了足足三天,我才反應過來小宮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事實上,這件事對我的生活並沒有什麼影響。
  賢慶豆腐店依舊在每天早晨開門,金十四依舊在媒體早晨九點零三分報到,(前)老闆依舊每天歡樂的數着淡綠色和粉紅色的鈔票,小宮依舊每天忙碌着,阿壽依舊半個月來視察一次工作。
  唯一變化的,只有我了。
  我生命中的唯二的偶像,從兩個人合併成了一個人。
  不過這樣更方便崇拜,對吧?>w<
  宮嫂原來就是阿壽。
  怪不得我明明沒見過面卻沒來由地崇拜上了他。
  壽星的本能,真的很好很強大。

  ——END——

  番外 之 史上最白框白框的番外
  時間:某個月黑風高工口天的晚上。
  地點:在一座曾經在晚九點發生過鼻血蒸騰事件的大房子裡。
  人物:一宮姓男子,及,一名壽男子。
  事件:
  修長有力的手指划過光潔的肌膚,引起一陣不自覺的顫慄。
  “那……那邊也要……”他抑制不住地顫抖着,卻忍不住向愛人懷中靠去。男人微微一笑,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是這裡麼?”壞心眼地在胸前微微突起殷紅的口口上用指甲掻刮了一下,引起一聲低低的尖叫。
  “別、別這樣!”他掙扎着,想逃過愛人帶來的這熬人的折磨,引起男人的不滿。
  “剛剛,是誰苦苦哀求,讓我幫他弄出來的?”一把拉過想逃的人,壓在身下。“既然已經把口口弄出來了,不繼續怎麼行呢?”
  男人一反平時一貫無所謂的表情,邪邪地微笑着。“你看,你的口口已經這個樣子了,而我剛剛也幫你弄出了口口,如果不繼續,後半夜,你可別想睡了。”
  他美目含淚,無聲搖頭,卻抵不過男人溫柔的強勢。只能慢慢跨在男人的口口上,一點一點,坐下來。
  “呼……”男人長吁出一口氣。
  雖然已經對彼此甚是瞭解,但這樣的姿勢仍讓他感到有些害羞。“喂!”他掩飾似的叫了自己的愛人。“你的口口好像不行了,比起上次來口口多了。”
  “哦?是嗎?”危險的光從男人眼中閃過,他才意識到自己好像說了關係到男人口口的重要問題。
  “額!啊……疼!……”正在他走神之際,男人忽然有了行動。一根口口的口口毫無預兆地戳進了緊致的口口中。
  “你!你混蛋……唔……”彷彿感受到了他的痛,男人吻住了毫無防備的他,一隻手安撫地撫摸着他的裸背,一隻手在前面不停地動作着。
  “啊!……啊~!……嗚……”晶瑩的淚從頰邊滑下,但男人彷彿完全不在意。“乖,再等等,馬上就好……我也很難受的……”
  直到最後一滴口口流出來,男人才停止了運動。男人反覆地親吻着他胸前殷紅的口口。看著自己今晚留下的一點點零星的印記,微微揚起嘴角。“好了,現在終於可以睡覺了。”

  ===================

  白框白框掉的詞語是啥呢~?
  按順序:
  痘痘、膿水、痘痘、膿水、肚子、肚子、肉、面子、金屬、鈍針、痘痘、膿水、痘印
  好吧其實小宮和阿壽只是在晚上睡覺前先撓了個癢癢又挑了幾個痘痘而已╮(╯▽╰)╭
  抓起阿甲當盾牌四處逃竄……

  番外 之 小小宮和小阿壽(一)
  在北市東城西南方向二百公里的地方,有個民風淳樸,風景如畫的小縣城。
  在距縣城三十里地的鄉下,有個秤砣村。
  村東頭有一戶人家姓宮,宮家有個男娃娃,叫宮軍。
  村西頭有一戶人家姓肖,肖家有個男娃娃,叫肖壽。
  兩戶人家一東一西,本來無甚交集。直到有一天,兩個娃娃哭着各自回了家。
  兩家的家長問自家孩子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小宮拖着鼻涕對爸爸抹淚:“我剛剛在村子中央的曬豆場上看到了一個好漂亮的小朋友,我才過去親了一下他的臉,他就咬了我脖子一口……”
  小阿壽揉着小腫眼對媽媽擦鼻涕:“我剛剛在村子中央的曬豆場上被一個小哥哥親了,我想親回去可是卻不小心咬了他脖子一口,還沒道歉就把他嚇得哭跑了……”
  小小宮抬起頭看爸爸:“可是我真的很喜歡他,想和他做好朋友。”
  小阿壽抱住媽媽大腿:“我是不是不可愛了?要不為什麼他跑掉了?”
  春光燦爛,陽光明媚,縣裡召開表彰大會。
  秤砣村的大人們基本走空,小孩們基本留守。
  小阿壽偷偷摸到小小宮家門口,“咩嘎嘎”怪叫三聲。門縫偷偷開了一點,傳出怪怪的“哼呱呱”。接着,一顆腦袋露了出來,小阿壽揚起一張太陽花似的小臉。
  “你家沒人吧?”
  “沒有,他們都去縣裡了。”
  “咱們去老拐家地裡吧。”
  “好。”
  老拐是個瘸子,住在村子南邊的空地上的茅草屋裡。
  老拐光棍一根,靠種土豆為生。
  小小宮和小阿壽弓着腰,摸進了老拐家的地。歡快地,偷土豆。
  兩個娃娃一邊挖,一邊互相丟泥巴。
  滿是草香和泥土味兒的空氣中飄散着銀鈴般的笑聲。
  “誰家的小鬼?又來欺負人!”
  老拐拄着枴杖一晃一晃地從屋子裡出來。
  小阿壽戳戳小小宮:“喂,他出來了。”
  兩個小孩扭過兩張髒兮兮的小臉,壞壞地相視咧嘴一笑。
  “老拐老拐拐啊拐~左腳右腳踩呀踩~”
  然後,不管自己剛剛費勁巴拉挖出來的土豆,轉身就跑。
  被兒歌嘲笑的老拐只能默默嘆氣。
  “這些孩子啊……幫我挖出來還不順手給堆好了……”
  誰說過,山中的日子過得總是特別快。其實村中的日子也是一樣的。
  村東頭那個光着腳丫爬樹下河的毛小子慢慢長大了,變得挺拔結實起來。
  村西頭那個出壞點子薅羊毛偷土豆的毛小子慢慢長大了,變得修長帥氣起來。
  兩個男孩依舊一起在泥裡打滾,在草裡瞌睡,在太陽下游泳。
  秤砣村的其他小孩都會嫉妒地看著這兩個人。誰說的長大一定要娶媳婦才能過好日子?有這麼一個哥們不也很不錯麼。

  番外 之 小小宮和小阿壽(二)
  十六歲那一年的夏天,天很藍,雲很美。
  小小宮和小阿壽已經基本長成了小宮和阿壽。
  河邊永遠是孩子們的樂園。無論是大孩子還是小孩子,都喜歡把自己脫得只剩一條小褲頭,一頭紮進水裡,在悶熱的三伏天把自己浸到清涼和河裡消暑。
  小宮安安靜靜地仰躺在草壩子邊上,兩手交叉墊着腦袋,兩隻腳有一搭無一搭地在水裡晃來晃去。麥色的肌膚在盛夏的日頭下反出不甚耀眼的一片油光。
  前村的栓子偷偷摸過來,伸手在小宮的肚子上揉了一把。
  “喲~六塊腹肌哦~怎麼練的?”
  小宮瞥了他一眼:“多做俯臥撐。”
  話音還沒落,一片陰影擋住了栓子的視線。
  “拿開你的蹄子。”
  栓子翻翻眼,“又不是摸你。”轉身一個猛子扎進了河裡,游出了十幾米。
  剛要去追,“算了,壽壽。”
  阿壽扭頭,慢慢在他身邊躺下。陽光下兩具年輕青澀的半裸身體頭靠頭肩靠肩。
  “都是一起長大的,摸一下不會少塊肉。”小宮眯着眼睛,看不清天上雲彩的形狀。
  “哦?是嗎?”騰的一下坐起身來,阿壽直勾勾地盯着他。
  伏下身子,兩手撐在小宮頭邊:“那我也要。”
  小宮愣了一下,把頭偏過去,“隨你。”
  阿壽直勾勾盯着小宮的腹部,眼睛睜了又眯,眯了又睜,竟是一眨不眨。右手慢慢伸過去,指尖輕輕觸到了被河風吹得微涼的皮膚。
  小宮閃過了他的手,坐起身來,兩人的額頭不小心重重地磕在了一起。
  “別鬧了。”揉着額頭,小宮提了提褲頭,頭也不回地憋了口氣扎進河裡。
  草壩子上,阿壽扶着腦袋看著他的背影微微笑着,好看的眼睛裡反出河水粼粼的光。
  那天晚上,阿壽做了一個夢。
  夢裡,白天的小宮沒有那樣抽身走掉。緊接着,就像真的一樣,阿壽又記起了那只有一瞬間的指尖的觸感。然後,自己還……
  於是轉天早上五點,村西頭某家的廁所燈亮了,接着傳來了吭哧吭哧洗什麼東西的聲音。
  那天晚上,小宮也做了一個夢。
  夢裡,白天的自己沒有那樣抽身走掉。緊接着,阿壽的手伸了過來,然後是不斷放大的臉。然後,自己還……
  於是轉天早上五點,村東頭某家的廁所燈也亮了,接着傳來了吭哧吭哧洗什麼東西的聲音。
  雞鳴,天未破曉。
  在去村子中央的曬豆場的路邊,兩個修長的少年在微熙的晨光中影子被拉得很長。
  “喂……”終於,稍矮的那個打破了沉默。“昨天晚上我夢見你了。”
  “昨天晚上我也夢見你了。”另外那個聞言微微一笑,稍稍偏了偏頭。
  聞言,他愣了一下,扭過頭去看著不遠處開始有活動跡象的人們,“要不,我們在一起吧。”
  良久。
  初升的日頭在曬豆場的空地上投下融在一起的影子。
  “好啊。”
  ——END——
  1. 娛樂圈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我們CP吧 by 叫我阪田太太 (溫柔畫手攻x單純寫手受) | 首頁 | 最上 | 全息網遊之虛擬青樓 by 四喜湯圓 (冰山鬼畜帝王攻x外表正經內心YD受 3CP)>>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507-7ff0423c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