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此聲經年 by 公子風流 (腹黑攻x呆受 短篇) :: 2013/02/18(Mon)

某呆受被某腹黑賣給另一只腹黑的故事
攻:秦冷 受:白沐言



“我說哥們兒,我的新劇你準備坑到什麼時候?”
樓少晨躺在床上姿態瀟灑,一隻耳朵裡塞着耳麥,一邊眨眨眼看著正在粉絲群裡接受眾妹子們轟炸的白沐言。
白沐言乾笑兩聲,手指仍舊在鍵盤上飛舞,頭也不回的說“哪敢坑您的劇啊,干音我一會兒就去錄還不成麼…”
聞言,樓少晨挺身盤腿坐起來,單手撐着下巴,一雙桃花眼裡滿是笑意。“哥們兒,你說我這部劇的主役攻音要找誰呢?”言語間滿是調侃,而白沐言立刻扔下電腦轉身飛撲過來的舉動讓樓少晨眼中的笑意更甚?白沐言眨巴着眼睛,同他呆萌受音毫無違和感的可愛臉上帶著諂媚的笑容,“晨晨,原來你就找了主役受音和幾個龍套呀?”
樓少晨點頭,其實不然,主役攻音他早就找好了CV,是中抓圈中的一位大神,咱們白沐言筒子也是那位大神的死忠粉。而那個大神就叫一紙不離。樓少晨知道白沐言的心思,說是還沒找也不過是逗逗咱們的小白筒子罷了。
說到這兒就不得不介紹一下了,白沐言和樓少晨都是在中抓圈(網配圈)數一數二的大神,白沐言是出了名的呆萌受,上能偽出清冷禁慾音,下能偽出二貨誘受音。是圈子裡公認的總受。樓少晨則是混跡於中抓圈集策編導於一體的大神一枚,凡是他策劃出來的劇,不能說最紅,只有更紅。這一紙不離,那就是絶對完美0.8起跳的攻音大神了,中抓圈總攻之名,非他莫屬。所以這總攻總受相遇,其中必然就有點那個啥啥……是吧,你們懂的。

“怎麼了?”樓少晨一挑眉,又躺了回去。白沐言可憐兮兮的望着一副誘受樣卻一臉賤笑的樓少晨。
“你知道的!”
“我知道什麼?爺渴了,倒水去。”樓少晨翻了個身,聽著耳麥裡的聲音突然有點煩躁。白沐言卻立刻笑起來,兩蹦三跑的就屁顛屁顛的給樓少晨泡了杯烏龍茶來。
“哦!對了,我突然想起來前兩天有個大神錄了個干音給我,說是試音詞我得聽聽。”
“我靠!丫耍我呢吧?”這麼一來白沐言可不樂意了,丫這不是耍他呢麼……等等?
“一紙不離?”白沐言死死盯着樓少晨,卻問得小心翼翼。樓少晨也不心虛,大方的點點頭,“是啊,一紙大神發的試音,這不一忙差點忘……喂!!”話音未落就有一大呆萌撲上來把他摁在床上就是一陣亂親。掙扎未果,只能放話威脅“白沐言你這樣要是被一紙大神知道就不怕大神認為你不檢點?”
聽到這話白沐言哪還顧得上興奮,立刻坐了起來整理好略有些凌亂的衣服,然後一臉懊悔的看著樓少晨那張誘受臉委屈道“對啊,我可是個為大神守身如玉的死忠,我怎麼能親你這麼不檢點的人呢…”
此時的樓少晨絶對想一巴掌拍死面前這個滿臉委屈的混蛋!!尼瑪!到底是誰吃誰豆腐啊?到底是誰不檢點啊?!!!

“行啊你個小王八蛋,信不信爺第一個就把他一紙不離給換了?想配爺主役的人可多的是,特別是長安大神…你知道的。”樓少晨眯起眼看他,白沐言頓時沒了聲音,只剩一臉可憐兮兮的表情看著樓少晨。樓少晨勾起嘴角得意的哼哼兩聲,又聽試音去了。
白沐言朝他做了個鬼臉,悻怏怏的又滾回電腦前接受調戲了。
美工ヽ亂七七:煙幕大大>3<你怎麼消失了!!
後期ヽ糟八八:煙慕大大不會被抓走了吧?⊙﹏⊙
外宣ヽ烏龍茶:煙小受被外星攻抓走了?!
煙慕:你們才被外星攻抓去了!╭(╯ε╰)╮
後期ヽ糟八八:大大你肥來了【撲~
煙慕:PIA飛,不給撲~
醬油君ヽ路人甲:煙小受又傲嬌了╭(╯ε╰)╮
編劇ヽ掉節操:煙小受!!!!,煙大大,!!!求抱!!!
白沐言抽了抽嘴角…樓少晨這個混蛋的劇組就那麼幾個人…怎麼也能鬧騰出這麼多東西來。?咦……?樓少晨發話了?
老大ヽ樓少:全體報導
編劇ヽ掉節操:老大!( `o′)凸
美工ヽ亂七七:老大!( `o′)凸
後期ヽ糟八八:老大!( `o′)凸
外宣ヽ烏龍茶:老大!( `o′)凸
路人ヽ代號甲:老大!( `o′)凸
煙慕:老大~( `o′)凸+10086~免漫遊費喲~
樓少晨拿着手機的手一抖,手機從手上掉下來正中腦門兒,疼的他眼角直泛淚花兒。
“你個混蛋白沐言,拿個冰袋給我揉揉,疼”
白沐言不明所以的回頭,看到落在他腦袋邊上的手機,無奈的嘆口氣,認命的起身去冰箱拿了些冰塊裝在袋子裡用毛巾包好。真不知道這個樓少晨是怎麼活到現在的?玩兒個手機都能三天兩頭的把自己砸得青一塊紫一塊的。
兩人的從小玩到大的發小,現在又在同一所大學,於是就理所當然的一塊兒在外面租了個房子,方便他們經常在午夜歡脫什麼的。白沐言雖說是一副呆萌,但平時怎麼看都是他照顧樓少晨多一點。
白沐言拿着冰袋出來的時候樓少晨又拿着手機開刷了。

“幹什麼呢,腦子被砸了還不知悔過”白沐言一把將冰袋摁在樓少晨的腦袋上,雖是如此,下手確實不輕不重,力道正好。
樓少晨閉着眼,也不知在想著什麼,竟意外的沒有還嘴。白沐言雖然有些奇怪,但也識趣兒的不去問他,反正有些事,樓少晨想說的時候,自然就會是說了。知道袋子裡的冰塊都快化成水了,樓少晨才拿下耳麥放下手機淡淡開口“一紙不離叫秦冷,是T大化學系大三的學生,也就是咱們學校的東校區……”
“我靠!真的假的?一紙居然是咱們學長?!為毛那麼久了你才告訴我?都開學好幾個月了你個混蛋樓少晨!”樓少晨的話音尚未落全就遭到了白沐言的毒手,一把被白沐言摁倒在床。
樓少晨掙扎着推開白沐言坐起來,皺着眉說:“白沐言你夠了,告訴你那麼多你還掐我,恩?不想活了?”語調末尾上揚的氣息帶出淡淡的威脅之意,很明顯,再二的白沐言同學也是聽得出來的。白沐言立刻起身,也不看企鵝群裡瞎咋呼的妹子們,關了電腦拉起樓少晨就往外走。
“今兒天氣不錯呀,小的請爺吃飯去。”
樓少晨一路被白沐言拉著,兩人本就是不同風格的美少年,自然會引來不少人的注目,而這其中自然不乏那些愛好歡脫攪基的腐女。樓少晨將手從白沐言手中抽出,煩躁的解開襯衫的一顆鈕子。“晨晨,是不是有人拖你幹音了?”白沐言看他一臉煩躁,樓少晨最討厭的事無非兩件,一是有CV拖他的干音,二是有人和此聲經年掐架。
“不是。”
“那你怎麼了,大姨夫來了麼?”
“去你妹的姨夫,爺今兒要吃酸辣粉。”
此話一出,白沐言的臉色瞬間佈滿怪異,隨後又變得一臉嚴肅道:“晨晨?你是不是被強X了?多久的事兒了?連孩子都懷上了,是哪個混蛋干的?你告訴我我教訓他去?!你別自個兒悶在心裡呀……”
樓少晨瞥他一眼,拿出手機按了一串號碼……
“喂,樓少?”
“你在哪裡。”
“我?在學校門口的飯店吃飯呢。”
“恩,我去找你。”
掛斷電話之後樓少晨心情頗為不錯的勾起嘴角,他看著白沐言,白沐言被他看的略有些發毛,瑟縮着往後退了小半步“晨晨我開玩笑的……那個,咱吃飯去哈…”

樓少晨和白沐言住的地方離學校很近,拐過兩個彎,再過一個紅綠燈就是學校大門了。
“晨晨,為什麼要跑到學校來吃飯……”
“爺今兒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大神。”樓少晨邪氣的勾起嘴角,白沐言暗感不妙。樓少晨這貨每次一這麼笑準沒好事兒!不是別人要遭殃就是自己要遭殃!
樓少晨也不理他,自徑朝學校門口的一家重慶酸辣粉走去。白沐言跟在他身後,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秦冷小兒,還不速速給本王和本王的愛妃看座,恩?”樓少晨一走進店舖裡就冒出這麼一句話,嚇得白沐言差點躲到地縫裡大喊我不認識這貨!我不認識這貨!
不過...等等,剛才樓少晨喊的是什麼名字來着?秦秦秦...秦冷?!
“呵,樓少。”熟悉的聲線讓白沐言一怔,尼瑪,這一紙大神長得也太好看了吧?白襯衫牛仔褲,溫柔沉穩,簡直跟他的聲音一點也不違和。
“恩,介紹一下這是白沐言我發小,哥們兒,這是秦冷,你們家大神一紙不離。”
“你好,我是秦冷。”秦冷朝白沐言微笑,白沐言有些愣愣的點點頭,“恩,那個,我是白沐言...”
“噗...哈哈...小言你好可愛。”秦冷看著白沐言可愛的表情笑出聲兒來。前兩天樓少晨就跟他說要帶個他的死忠粉來見他,他原以為會是個女生,卻沒想到是個這麼可愛的男孩子。
“可愛你妹,你妹才可愛!”
白沐言下意識回嘴,他最討厭別人說他可愛,尼瑪,明明是個男生,可愛個毛線啊!
秦冷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一臉贊同地道:“嗯,確實。我也覺得我妹挺可愛的,不過你們一種類型的可愛。”
“你...我...”白沐言筒子很不爭氣的紅了臉,沒辦法,畢竟是自己喜歡的大神,被調侃了自然會害羞的嘛~
“秦冷,幫我看著他兩天。”說完,樓少晨就轉身跑出店舖。
“喂!有什麼事兒啊,這麼急...”白沐言對著樓少晨離去的背影嘟嘟喃喃。
“終身大事。”對面的秦冷嘴裡突然蹦出這四個字。白沐言瞪大了眼睛看著秦冷,突然就炸毛了——
“什麼情況?樓少晨有相好的了?有沒有搞錯?大神你開玩笑呢吧?我跟他一起長大他…他怎麼就沒跟我說過?!”
“這事兒還是等他回來你自個兒問他吧。”秦冷輕笑,樓少晨……

“對了,樓少說你很喜歡我配的劇?”秦冷手邊的菜單推到白沐言手邊。
“啊。謝謝,對啊,挺喜歡的。”白沐言低下頭翻看菜單,啊啊啊,不能讓大神看到自己居然臉紅了,太丟人了!可是!!大神啊你怎麼那麼體貼啊!!!此時的白沐言全然忘了他自己可也是中抓圈的大神一枚。
其實在白沐言剛才渣渣呼呼開口得時候秦冷就聽出來了,眼前這個可愛容易被人調戲的少年就是自己接的這部新劇的另一主役,則是網配圈子裡的一位大手,煙慕。只是沒想到,廣播劇裡各種腔調都能偽出來的總受大神,居然是這麼一副可愛呆萌讓人看著忍不住想蹂躪的模樣。
“嗯,想吃什麼?我請客。”
“額,大神你……”
“不要叫我什麼大神,叫我秦冷就好了。”
“哦…秦冷。”
“呵呵,真乖。”秦冷不自覺的伸手揉揉白沐言柔軟的頭髮,嚇得白沐言差點掉下凳子。**!大神對我笑啊!大神請我吃東西啊!大神恩准我叫他名字啊!大神摸我的腦袋啊!太幸福了吧!!!大神怎麼那麼溫柔啊?!!
“那個...秦冷你是怎麼認識晨晨的?”白沐言努力平復下激動的心情裝做一臉平靜的問。
“我認識他有三年了。”秦冷見白沐言完全忘了要吃飯這回事,就自作主張的給白沐言點了份牛肉酸辣粉,弄得白沐言好不容易要壓下去的激動又竄騰了出來。
“那麼久...為什麼他從來沒跟我說過...那個混蛋。”
“我們不經常聯繫,也就是在有新劇要我接的時候他才會找我。”
“哦,這樣啊...”
“恩。”
兩人無言,知道白沐言吃完了秦冷才再次開口:“吃飽了?去我那兒住兩天吧。”
“啊,啊?”白沐言歪着腦袋不明所以的看著秦冷。
“樓少剛才發了短信給我,他說他忘了把鑰匙留下了,他這兩天又不回來,所以只好委屈我收留你兩天了。”
“可是...這樣...”
“沒關係的。”
“哦。那就委屈你了。”
“噗哈哈。難怪樓少說你是個寶哈哈...”秦冷聽著那句那就委屈你了一個沒忍住又噴笑了,這孩子真好騙。
“恩?啊,秦冷你怎麼這樣!你欺負人啊...”白沐言突然反應過來自己都說了這什麼,既委屈又可憐的看著秦冷。
這是怎麼回事兒啊?為什麼一紙大神在網絡上那麼嚴肅的一個人...居然這麼喜歡有事沒事兒就拿別人打趣兒?這也太違和了吧?!

“行了,走吧,一會我還有場歌會呢。”秦冷站起來走出小店,白沐言連忙跟上。開玩笑,可以直接現場!近距離聽一紙不離唱歌哎!這種機會一般人怎麼可能有?
一路跟着秦冷來到他的住處,也是租在離學校不遠的地方,隔音效果之類的都很好,錄音什麼的也不會有很大的噪音。
秦冷是一個人住,房間不大。一室一廳卻也不顯小,兩個人住在一起的話反倒有種溫馨的感覺。
“坐吧。喝點什麼?”
“白開水~謝謝。”
秦冷無奈,勾起笑容給白沐言倒了一杯溫開水遞到他手上。白沐言笑意盈盈的接過水,這可是一紙傻媽給倒的水啊!
秦冷坐在地上打開電腦,上企鵝,上歪歪等動作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白沐言抱著那一杯白水屁顛屁顛的跑到秦冷身邊做下,看到秦冷進的頻道才想起來他自己也是這場歌會的嘉賓...
“秦冷...”白沐言可憐兮兮的喊了秦冷一聲。聽到白沐言略有些像撒嬌般軟糯的嗓音秦冷就不禁又放溫柔了幾分,揉着白沐言的頭發問道:“怎麼了?”
“我也是嘉賓...”白沐言也顧不上害羞了,仍是一臉可憐巴巴的表情。他從來沒有在歌會上出過一點狀況。
秦冷笑了笑“沒事兒,一會兒用裡面那台電腦上,自己開去。”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房間,白沐言揚起笑容樂滋滋地道了聲謝謝就歡快的跑進了房間。這自然不會是因為有了電腦,而是因為,他要去的是大神的房間!
“嘖嘖,真是乾淨。”白沐言嘆了一句便坐在椅子上開啟電腦。等他上好企鵝接受完妹子們的調戲再掛好歪歪時正好輪到一紙不離上麥。
“嗯,大家好。我是一紙不離。”溫和沉穩的聲線從耳麥裡流淌進白沐言耳中,白沐言慶幸自己上來的時間這麼巧。
“啊~歡迎我們的一紙傻媽~”
“謝謝。很高興今天能來參加這個LK廣播劇社的開頻歌會,然後祝我們LK廣播劇社越辦越紅火。”
“嗯,謝謝一紙傻媽。那現在就請一紙傻媽給我們唱兩首歌好嗎?”
“嗯”
“那好,一紙傻媽接好麥克,我下去咯。”
隨後響起的是一曲白沐言熟悉到不行的旋律。
這...這不是自己上星期才在葉子上發的歌麼?秦冷這麼快就學會了?白沐言拿下耳麥悄悄走到臥室門口坐下。這裡正好可以看到秦冷唱歌的樣子。
歌曲會結束的時候白沐言有跑回椅子上做好戴上耳麥,沒有看到他轉身時正好回頭並且笑的一臉狡狤秦冷。

“好的,我們一紙傻媽唱的真是美膩了有沒有~”
“謝謝大家。”
“不過今天這首歌的原唱煙慕傻罵也來了喲~”
“我知道”秦冷淡淡笑到,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間。
“來,請我們的場控妹子把我們的煙慕大大抱上麥。”
“hello,我是煙慕~”房間裡的白沐言開口打了招呼,突然怔住...等等,自己剛才對秦冷說了什麼?...我也是這場歌會的嘉賓?!而且秦冷一點反應都沒有,還讓自己到他的房間用電腦?!所以...
白沐言站起來跑到客廳,想也不想的就開口對秦冷說:“你已經知道我是煙慕了?!”
白沐言這麼一開口,頻道里立刻就炸開了,而秦冷先是點點頭,又一臉無奈的指指還來着麥的電腦。“小言,別鬧。”說罷抓着白沐言的手一把將人扯到自己懷中。
“尼瑪!!!我聽到了什麼?一紙傻媽和煙慕傻媽在一起!一紙傻媽叫煙慕傻媽小言?!”
白沐言張着嘴愣愣的看著電腦,又看看把自己攬在懷裡的秦冷沒有反應過來。
“恩。妹子們不要激動。我們家小言比較吃頓,所以我們繼續。”秦冷說話的時候目光確是留在白沐言身上的,他湊近白沐言在他臉上迅速琢了一口,眼中滿是寵溺的意味。
白沐言又是愣了有那麼二三十秒才突然反應過來“尼瑪!秦冷你丫吃我豆腐?!”
此時的白沐言完全忘了他們還開着麥這種東西。於是頻道里的妹子更加激動了。
紙煙果斷不畢業:我聽到了什麼?!夢想成真了?!
我是一隻貓:啊啊啊,煙慕大大萌死了!!!一紙大大要照顧好煙慕大大啊...
等等諸如此類的文字突然開始瘋狂的在公屏上猛刷起來。白沐言的臉紅的不好意思抬起頭,秦冷攬着白沐言的手又收緊了幾分。
“大家聽我說幾句話好嗎...”
“白沐言,我喜歡你。三年前認識樓少的時候我就認識你了。樓少說你喜歡我很久了,但是我不確定。直到今天,所以...小言,我喜歡你,接受我好嗎?”秦冷看著懷中臉紅得簡直可以滴血的白沐言說。聲聲溫柔至極,彷彿白沐言是他最心愛的寶貝。
等了許久也沒有等到白沐言的回應,久到秦冷都以為白沐言要拒絶他的時候,白沐言才發出了聲音。
“嗯...”雖然只是淡淡的音節,但秦冷聽得很清楚。伸手蓋下筆記本,抬起白沐言的頭,溫柔的吻落在白沐言唇上...

白沐言愣神片刻,又立即推開秦冷。站起身往後退了兩步。
"不對不對,...我們都不瞭解對方。"白沐言咬着下唇,面色緋紅。也不好意思去看秦冷笑意濃郁的眼睛,目光心虛的四處游離。
白沐言喜歡秦冷沒錯,不過白沐言對秦冷的印象僅僅在於網配圈裡大紅大紫的一紙不離,而不是現實生活中,自己的學長秦冷。相反,秦冷確是因為三年前,認識了樓少晨,又間接知道了白沐言,之後才去聽白沐言的劇的。
"我瞭解你就夠了。"秦冷也站起來,兩步站到白沐言面前。白沐言又後退兩步,
"不行不行,你爸媽會殺了我的"
秦冷哭笑不得。難道這孩子不知道自己曾經在微博上說過自己已經出櫃了麼?而且父母都妥協了。
"我爸媽要是知道他們的媳婦是你,一定會覺得很好的。"秦冷又走近兩步。不意外的...白沐言又後退了兩步。
"不好不好,我...唔...!!"白沐言話還沒說完就被秦冷用嘴堵上了,憤憤的把白沐言吻到無力反抗之後秦冷才放開白沐言
"哪兒那麼多廢話,老子說你是我媳婦兒你就是我媳婦兒,你就是不願意也得做老子媳婦兒!"
此番話說的白沐言是面紅耳赤,媳婦兒媳你妹!

"等會兒等會兒,你媳婦兒不是三書不見麼,情侶名兒都起的這麼漂亮...還一紙不離,三書不見..."白沐言吃味兒的瞪着秦冷,秦冷無言,什麼三書不見,什麼情侶名,...那可是他哥們兒..而且,三書不見可是有主了啊。
秦冷哭笑不得的伸手蹂躪白沐言的腦袋,白沐言不滿地皺眉,"三書不見可是有喜歡的人了。"
"什麼!原來你早就被他拋棄了?!"聽到秦冷的話後白沐言揮開秦冷的手再次向後退了兩步,此刻的秦冷看著白沐言臉上同情嫌棄的各種表情,天知道他有多麼想挖開這個白痴的腦袋看看裡面都是些什麼!
"小言,"秦冷克制住自己的情緒,唇角上揚起恰到好處的弧度。白沐言登時心虛了,...好吧,他承認他是故意的。"我想殺了你。"秦冷挑眉。聞言,白沐言轉身就跑,嘴裡還喊着英雄饒命。話雖如此,可白沐言怎麼可能跑得過秦冷,...於是,白沐言同學被秦冷成功的撲倒在沙發上了。
"還敢不敢了?恩?"
"不敢不敢,...饒了我吧。"白沐言被秦冷壓在身下,眨巴着眼睛一副可憐兮兮的誘人樣。秦冷的臉又逼近幾分,熱氣噴灑在白沐言臉上。"三書不見是我哥們兒,他喜歡的是你哥們兒。"
"我草,不會吧?!"他略有點兒不能消化,...也就是說,現在,樓少晨為了三書不見把自己賣了?
"沒錯,...寶貝兒你以後也不用回去了。"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2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by 暖未煙 (不苟言笑經理攻x宅男程序員受) | 首頁 | 最上 | 我讓你留字條 by _公子風流 (萌短)>>


comment

攻:秦冷
  1. 2013/02/18(Mon) 13:15:24 |
  2. URL |
  3. BONC #-
  4. [ 編輯 ]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攻:秦冷
喔喔 漏掉了
  1. 2013/02/18(Mon) 13:55:46 |
  2. URL |
  3. yoi #-
  4. [ 編輯 ]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518-188f920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