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不要隨便勾搭小“受” by 灰粒 (腹黑攻x呆萌受) :: 2013/02/18(Mon)

文案
事實證明,文案是不可以吃的……
此文是短篇,兩三章左右,寫簡介不就暴露劇情了麼哈哈

背景是最近作者君比較萌的網配~
請多多關注!鞠躬!

內容標籤:都市情緣 網配
搜索關鍵字:主角:林冕,黎讓 ┃ 配角:…… ┃ 其它:網配,短篇



☆、一

  一
  林冕投身於網配圈半年多,名氣卻不小,主配強受君。
  所以他還一直為自己略攻的聲線滿意不已。
  顏歆:非冕傻媽在嗎?
  非冕:嗯。
  顏歆:太好了……找你好久了(吐氣)
  非冕:有試音?
  顏歆:嗷嗷嗷還是非冕傻媽懂我們這群苦逼的策劃……
  非冕:汗,什麼劇?
  顏歆:嗯嗯,是個現代耽美短劇,學生年下攻X青年警察受哦(捂臉)
  顏歆:還有個好消息哦,我是來找非冕傻媽試攻君的音哦。
  非冕:欸?
  林冕有些驚訝,雖然他的聲音略攻,但只是略,最多算是個弱攻,平常找他來配的多半是受,而這回居然找他來配攻音!!
  林冕的內心幾乎都在雀躍了。
  非冕:今天不是四月一日吧?
  顏歆:噗……非冕傻媽你配小受配上癮了啊?雖然我一致跟導演大人說找你配受君比較合適,不過卻被權利否決了!
  非冕:導演姑娘?
  顏歆:是啊,不過,仔細想了想覺得非冕傻媽也挺合適的,在聽了受君的試音以後……覺得你倆挺合的,說不定會因此出現一對弱攻強受的CP……好萌!!(捂臉)
  非冕:汗,強受也是受啊(哼)
  非冕:劇本發我。
  顏歆:接!
  林冕看了劇本以後,很快錄好了干音。
  顏歆:非冕傻媽的速度果然快,╭(╯3╰)╮
  非冕:……
  非冕:配受君的是誰?
  顏歆:唔,是個沒見過的新人君,馬甲是讓。
  非冕:讓?的確沒見過啊。
  顏歆:但是聲音的確很不錯,預告明天就會發到中抓論壇上的,記得搶沙發~
  非冕:好。
  由於是微型劇,大概十幾分鐘左右,後期製作相比其他中長劇要快得多,所以在預告放出的一個星期後,正劇就出現在中抓論壇上了。
  林冕駕輕就熟地點了下載,隨後戴上耳機。
  之前他是沒有聽過受君主役的聲音的,現在也是好奇的要命。
  ……十五分鐘後……
  林冕敲開了顏歆的Q。
  非冕:讓的聲音很贊~\(≧▽≦)/~
  顏歆:是啊是啊!!
  顏歆:真是很厲害。
  非冕:嗯,小警察的弱氣拿捏得當,卻不是軟綿綿的那種,情緒也把握得很好,強勢的地方也恰到好處地彰顯了受的本質……特別是,最後叫的一段,很好很不錯(邪惡地笑)
  顏歆:嗷嗷嗷,非冕傻媽乃邪惡了!!我要去打小報告嚯嚯。
  剛剛跟顏歆聊完,劇組群也響了起來。
  妹子A:我剛剛看了策劃姑娘小歆給我的她和非冕傻媽的聊天記錄,非冕傻媽攻了!
  妹子B:不會吧,是偽攻了吧哈哈。
  非冕:……
  妹子C:非冕傻媽怎麼不去勾搭讓小受?
  非冕:沒Q號。
  妹子B:群裡有,直接去加嘛,乃作為攻君應該主動去勾搭啊!
  妹子A:是啊,非冕傻媽配受習慣了吧……唉,好不容易覺得能讓非冕傻媽討到老婆了,結果非冕傻媽還是適合嫁出去啊,嘿嘿!
  導演:坐看JQ。
  讓:……
  顏歆:兩隻都來了(撒花)
  非冕:你好。
  讓:嗯。
  這人表現出來的性格不像是個受啊……難道是太羞澀?林冕疑惑。
  他敲開讓的私Q。
  非冕:在?
  讓:嗯。
  非冕:聲音很不錯哦~
  讓:你也是。
  非冕:……期待下次合作。
  這人是對自己有意見麼?林冕禁不住想道,準備草草說一聲就下線,不料那邊繼續發來了消息。
  讓:對了,我這邊有個劇缺一個主役受,你要不要試試?覺得你的聲音挺合適的。
  非冕:……難道你配攻音?
  讓:不是,這是我一朋友的一個劇。
  非冕:哦……行啊,把劇本發來看看吧(笑)
  讓:好,我明天讓策劃敲你。
  非冕:嗯,那我先下了。
  讓:晚安。
  關掉電腦,接到新劇的非冕嘴角帶著笑意進入了夢鄉。
  “林冕,怎麼上班又睡着了?”總經理手中的文件捲起,往林冕頭上狠狠一敲。
  “哎喲。”林冕摸摸頭,打了個哈欠,“呃……經理,不好意思,最近幾天家裡有點事。”
  “家裡有事?敢不敢換個有新意的理由?”經理壓低聲音,“今天有個重要客戶來參觀,給我精神點!”
  剛剛用警告過林冕的惡狠口氣說完,語氣立馬來了個三百六十度大轉變,對著身後剛剛進門來的一個年輕男人點頭哈腰道:“請。”
  “嗯。”年輕男人冰冷得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緩緩傳出。
  欸?這聲音是不是有點熟……?
  林冕心中有點納悶。
  在經過林冕的辦公桌時,男人的腳步稍緩了下,“你叫什麼?”
  “林冕。”
  “行,你帶我參觀一下。”男人淡淡道。
  “呃……好。”林冕趕緊起身點點頭,發現男人比自己至少要高半個頭,微微仰臉才看清楚了男人的長相。
  五官稜角分明,眼眸深邃,雙唇薄削,是屬於英俊硬朗那種長相的。
  這人長得不錯!林冕心中暗暗驚艷了一把,要是能夠認識認識倒是不錯。
  林冕心中喜滋滋地想著,他喜歡男人,他從來都不否認這件事,只不過他已經獨身了二十五年了,從來都沒有遇到過一個適合自己的人,讓自己感到眼前一亮的人。
  不過現在……
  “帶路吧。”男人看著盯着自己遲遲未動的忍不住開口道。
  “呃……是!”林冕隨手拿起幾個文件夾以及幾張A4紙,慌忙夾了進去。
  下班時間一到,林冕伸了個懶腰,收拾好東西出了辦公樓。
  回到家後,林冕迅速打開電腦改了Q簽名。
  “滴滴滴……”
  剛上線就有人敲了過來。
  讓:在?
  非冕:嗯XD
  讓:今天心情很好?見到帥哥了?
  非冕:嘿嘿。你怎麼知道?
  讓:你簽名寫的。
  非冕:是啊,今天遇到了一個極品帥哥,是個來我們公司參觀的客戶,身材高大,面部線條及其俊朗,嘖嘖……
  讓:有照片嗎?
  非冕:要是客戶肯讓我留一張合影就好了o(︶︿︶)o
  讓:下次會有機會的。

  作者有話要說:新坑
  好吧應該不算,是短篇,就三兩章,很快完的,有興趣的孩子們來瞅兩眼就好~
  背景是網配~


☆、二

  二
  自從第一次勾搭讓小受的時候,非冕就跟他混的比較熟了,也經常開些無傷大雅的玩笑,彼此也比較瞭解,性向也是公開的。
  所以兩人聊這類話題也沒半分掩飾。
  次日上午十點左右,正當林冕準備打個滾繼續懶覺的時候,被電話鈴吵醒了。
  “喂?”林冕迷迷糊糊按下接聽鍵。
  “林冕,今天公司有事,要你加班。”電話那邊傳來熟悉的聲音。
  “經……經理?”林冕被嚇醒,慌忙坐起身來,“加班?”
  “嗯,陪一個客戶吃飯,對方說要你去。”
  “要我去?”林冕有點迷惑,“是哪個客戶?”
  “就是上次來我們公司讓你帶著參觀的H.M.集團的CEO,黎讓。”
  “噢噢……是他。”
  “行了,你趕快收拾收拾來吧,半個小時內要到。”
  “好,好。”林冕掛下電話,嘆了口氣,無奈地開始穿衣洗漱,收拾了下公文包,戴好黑框眼鏡出門去。
  “哈……”林冕大步邁入公司,在等電梯時打了個哈欠,電梯門開的時候,剛一抬頭就看到經理站在跟前,對他道:“小林啊,黎總在世紀大飯店419號包房定的位置,給,這是合同。”經理遞過去一沓厚厚的文件,“看起來黎總對你印象不錯,這合同簽不簽的成就看你了,好好幹!”
  “嗯!”林冕點點頭。
  ……419號包房,這數字聽起來真不好!
  林冕嘆了口氣,我招誰惹誰了,放個假還要被叫出來加班陪客戶!好吧……雖然要陪的是個美男。
  二十分鐘後,林冕在419號包房門前站定,思量片刻,便用手輕輕敲門。
  “咚咚。”
  “請進。”裡面傳出男人從容不迫的聲音。
  林冕推開門,包房裡一張大桌子,遠一些地方的巨大落地窗前站着一個身材頎長的年輕男子。
  “黎總……?”林冕試探般問道。
  “隨便坐吧。”
  “哦。”林冕在黎讓身後的一張椅子上坐下,“黎總您不坐?”
  聽到林冕有點畏懼的聲音,男人的嘴角勾了勾,隨即在林冕對面坐下。
  “你來點。”黎讓遞給林冕一份菜單。
  “呃……這不好吧,還是黎總點吧,我把合同拿出來。”林冕翻了翻自己的公文包,拿出一大沓文件來。
  黎讓隨意地翻了翻,然後拿起桌旁的電話道:“兩份海鮮焗飯,兩份黑森林,一杯黑咖啡一杯泡沫紅茶。”
  “呃……不好意思啊黎總,”林冕顫着聲音道,“我……我不能吃海鮮。”
  “抱歉。”黎讓低頭又拿起電話,嘴角禁不住帶上笑意,他認識的那個人也是不吃海鮮的……“不好意思,請把一份海鮮焗飯改成意式通心粉。”
  ……靠!小爺我也不吃通心粉的啊!這人難道認識我?怎麼專挑我不愛吃的?!
  林冕心中怒吼道,但是這種事情又不好意思再說出來,人家肯定會覺得自己麻煩,於是林冕只好憋着。
  看著林冕欲言又止的憋屈樣子,黎讓眼底的笑意更濃了……果然是他!
  通心粉上來後林冕咬着牙吃了幾口通心粉,猛灌紅茶,接着就只吃蛋糕了。
  “吃好了嗎?怎麼通心粉都沒動什麼?”
  “吃好了,我本來就不太餓,而且我更喜歡吃甜食,所以就吃了些蛋糕。”
  “嗯,把合同給我看看吧。”
  “好的,黎總要是覺得合同沒問題的話就在那裡簽個字吧。”林冕翻了幾頁,指着一個空白處說道。
  “好。”黎讓應聲,開始翻起手中的合同,漆黑的雙瞳認真而有神,彷彿有巨大的吸力,將林冕吸了進去。
  媽呀這男人真是好看!林冕心中咂舌道,而且他心中總是隱隱有種這男人很自己是同一類的感覺。
  不料自己的嘴總比想法要快,“黎總您是不是喜歡男人?”
  “……啊?”黎讓有點驚訝地抬起了頭,“剛剛看合同太專心了沒聽清楚。”
  林冕被自己這個問題嚇到了,滿臉通紅,緋色一直蔓延到脖子根。
  他慌忙搖搖頭,“不,不好意思……剛剛是我自言自語在,黎總不要介意。”
  “哦。”黎讓點點頭,臉上又恢復冷冷的表情,但是低頭的一瞬間卻隱隱看出喜悅來。

  作者有話要說:估計後面還有兩章。。
  七八千字左右吧應該


☆、三

  三
  簽完合同後黎讓主動提出要送林冕回家,本來林冕是覺得可以發展點什麼的,好歹可以問點私人信息,可惜……自從他問了那個問題之後,兩人之間的氣氛就變得很尷尬了。
  雖然,這種尷尬是他一廂情願的。
  “呃,前面那個路口停就可以。”
  “嗯。”黎讓穩穩地將車子停在林冕指的路口處。
  “謝謝黎總,再見。”
  “等等。”林冕剛剛推開車門卻被黎讓一把扯了回來。
  “呃……”林冕有點疑惑地扭頭看黎讓,“小心車。”
  果然門外一輛摩托急速駛過。
  “謝謝。”
  “呵,怎麼總是謝來謝去的。”黎讓輕聲笑出,“對了,你有沒有我的電話?”
  “有的。”林冕點點頭,“公司給了我您的名片。”
  “名片?那是我辦公的電話。”黎讓隨手從旁邊的收納盒裡拿出一本便簽,寫下一串數字撕下來遞給了林冕,“喏,這是我的私人電話。”
  “私……私人?”林冕吃驚道,“為什麼給我?”
  “看你蠻順眼的,交個朋友倒是不錯。”黎讓看林冕半天沒接紙便小心地折好塞進了林冕的上衣口袋裏,“好了,再見,路上小心。”
  “嗯,黎總再見。”
  看著林冕離去的身影的黎讓的嘴角微掀,直到那個背影消失在了視線裡才發動車子離開。
  林冕將合同送回公司以後就回了家。
  剛上Q就接到了讓的消息。
  讓:來得有點晚,今天你不是休息?
  非冕:嗯,今天公司臨時召喚我去陪一個客戶。
  讓:週末還要陪客戶?
  非冕:是啊TAT
  非冕:不過是那個帥哥客戶,其實今天過得還挺開心的……除了一點點小意外。
  讓:小意外?
  非冕:是啊,不提了不提了,你找我什麼事?
  讓:哦,上次跟你提的那個劇本,策劃姑娘發你了吧?
  非冕:嗯,我覺得不錯,試音錄好了,還沒交過去。
  讓:還沒交過去?額,記得快點交,難過策劃姑娘最近心情不好。
  非冕:你和策劃姑娘很熟嗎?
  讓:還行,這姑娘和上次我們合作的那個劇的導演是閨蜜來着,我跟導演姑娘是同事。
  非冕:噢噢這樣啊,對了,配攻音的是誰?
  讓:是大神哦!(星星眼)
  非冕:大神?哪位?
  讓:沉寒。
  非冕:嗷嗷嗷!是沉寒大神?!
  非冕:羞射了……(捂臉)我崇拜大神已久!
  讓:(汗)後天應該會拉現場的,記得去。
  非冕:(點頭)你在劇裡配什麼的?
  讓:最近嗓子不舒服,轉後期了。
  非冕:難怪,我覺得那個受君你更適合的呢。
  非冕:啊,也不能找你語音了。
  讓:語音幹啥?
  非冕:沒聽過你的聲音啊。
  讓:劇裡不是有麼。
  非冕:總覺得你的聲音在那個劇裡像是被故意弱化了欸。
  讓:(笑)你是覺得我更攻?
  非冕:(左哼哼)爺比你攻!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讓:哈哈,行啊有空比比唄。
  讓:對了,你是W市的?
  非冕:嗯,是的,怎麼了?
  讓:下週末應該有空吧?面基一個?就可以順便比比咱倆誰攻了!
  非冕:額……行吧,下週末應該沒事。
  讓:嗯,那我下週五再過來敲你,接下來幾天可能會比較忙,應該不會在線了(淚)
  讓:有八卦記得短信我!
  非冕:我好像沒有你的手機號啊。
  讓:哦,159XXXXXXX5。
  非冕:待會兒我給你發條短信。
  讓:嗯,那我先下線洗澡去咯~拜!
  非冕:嗯,拜。
  林冕關掉QQ後,調試好麥克風,清了清嗓子,開始給那個劇錄音。
  他現在的狀態非常好,迅速進入角色,第一幕很快就錄好了。
  不過由於是第一次和大神合作,他還是謹慎地重錄了一遍,直到滿意為止。
  有事做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就到了週六。
  今天是林冕和讓見面的日子,他們約在了一間咖啡廳,位置很容易找,就在市中心,最有名的是雪頂卡布奇諾。
  約好的時間是下午兩點半,林冕抬頭看看鐘,還有半個小時,他喊來服務生,要了一杯雪頂卡布奇諾,轉頭回來時卻看到了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
  是黎讓。
  他怎麼會在這裡?林冕不解。
  黎讓纖長的手指輕輕將門推開,在店內環顧了一圈,視線落到了林冕身上,嘴角帶著笑意朝他走來。
  “找到你了。”
  “啊?”
  “我可以坐嗎?”黎讓指了指林冕對面的位置。
  “呃……嗯。”林冕愣了愣,本來是想說那個位置已經有人了,卻又有點不好意思開口,現在只能希望他快點走讓晚一點來吧。
  “黎總有什麼事嗎?”林冕問道。
  “怎麼?不歡迎?”黎讓眯了眯眼,有幾分“你敢不歡迎我”的意思。
  “呃……不是啦。”林冕擺擺手。
  “不知道黎總今天怎麼這麼有空?”林冕道。
  “嗯,剛剛忙完,最近比較閒。”黎讓笑眯眯道,手中把玩着一隻手機。
  “哦。”林冕點點頭,此後二人再無話。
  “嗯……我先去下洗手間。”黎讓打破了這幾分鐘的沉默,將手機隨手扔在桌上,歉了歉身。
  黎讓剛剛離開不到一分鐘,桌上的電話就開始響起歡快的鈴聲。
  由於咖啡廳極安靜,這麼放任手機響的確不太好,林冕有些尷尬地搔了搔頭,硬着頭皮將黎讓的手機拿起。
  剛剛一按下接聽鍵,就聽到對方傳來一聲大吼:“黎讓你這個重色輕友的!去吊小受就忘了我們!哭!要不要這樣啊!人家冕小受的干音早都交了!你再看看你,都拖了多久啦?靠,敢不敢吱一聲啊?我這個導演都過來催音了!又不是讓你錄完第一期……你連個預告都沒搞完!好了……”那邊大喘幾口氣,“趕緊回姐姐一聲啊大神,難得接了我一次電話。”
  “大神?”林冕禁不住問出了口。
  “你還摔傻了?”電話那頭似乎出現了沉思,“沉寒大神?你咋了?”
  沉……沉寒!居然是沉寒大神!
  難怪第一次見面聽到聲音覺得很熟悉!
  林冕覺得有點不可置信。
  “你……你不是大神吧?”
  “……”
  “你是……不會吧,不會是非冕傻媽吧?”
  “……”
  “我是顏歆啊。”對方笑了笑,“你跟沉寒大神勾搭上了?正式JQ了沒啊。”
  “……”林冕只覺得自己腦袋有些混亂,匆匆掛上電話,一抬頭,也看到了迎面而來的身材修長的男人,林冕尷尬地扯了扯嘴角,“……有你電話。是顏歆打過來的。”
  “顏歆?肯定是來催干音的吧?”黎讓小聲嘀咕,孩子氣的一面和他的英挺面孔卻不顯得違和。
  “哦……”林冕皺了皺眉,最後還是下定決心,道:“黎總……您、您是沉寒大神?”語氣裡難掩喜悅。

  作者有話要說:還有一兩章o(≧v≦)o~~


☆、四

  四
  “……如果你指的是網配圈裡的,那就是我。”黎讓淡定的聲音響起時,林冕只覺得自己的心跳漏掉了一拍。
  黎讓嘴角微勾舒服地坐在了沙發上,“怎麼了麼?”
  “呃……沒什麼沒什麼,”林冕喝了口咖啡壓驚,“只是有些好奇,沒想到像黎總這麼正經的人也會……”
  “配音不正經嗎?”黎讓反問道,“反正我也有興趣……而且話說我在大學雖然學的是國際經濟與金融,但倒是參加過廣播劇的社團呢。”黎讓攪拌着桌上的咖啡,淡淡的奶色融進了深邃的咖啡色。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林冕想要辯解幾句卻發現自己詞窮了,他自己也玩網配,怎麼會覺得網配是個不正經的事呢,更何況他甚至覺得自己對待錄干音什麼的比對待工作要認真不少。
  “欸,對啦,”林冕像是想起什麼來似的,“黎總您認識顏歆?”
  “別總黎總黎總的叫,可以直接喊我的名字,然後,認識的,怎麼了?”
  “嘶……”林冕搖搖頭,“沒啥,我也恰好認識她。”
  呃等等!
  自己現在接的劇不就是跟他麼?
  今天我絶對是腦子犯抽了!!!
  林冕內心的咆哮對方自然聽不到,黎讓點了點頭,“第一次見到你就覺得你的氣質很接近非冕,所以就主動跟你說了句話,聽到你聲音後我已經完全確定了。你是圈裡的人然後你性格也很對我口味,所以就想要跟你交交朋友。”
  呃……朋友?
  “你應該不會介意吧?”黎讓的聲音聽起來非常誠懇,讓人難以懷疑。
  “不不不,怎麼會啊……”沉寒大神這樣的人居然主動提出來簡直讓林冕受寵若驚!
  “噗……”黎讓輕笑,微眯了眯眼,纖長的手指在林冕唇角輕輕一抹,“奶油。”
  黎讓是做的風輕雲淡無比自然,不過林冕的雙頰卻禁不住爬上了紅霞。
  “滴滴滴——”黎讓手機的鈴聲再次歡快響起。
  “喂,”黎讓接電話時面色不悅,英挺的眉毛微微皺起,“行,我馬上來。”
  掛斷電話後黎讓對林冕:“對不起啊,本來今天想要好好和你聊聊的,不過公司有點事,那我先走了,再見。”
  “嗯……公事比較重要嘛,拜拜。”林冕笑道,但是語氣顯出幾分遺憾。
  “嗯……啊對了,要不要一起照張相?”黎讓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你手機可以照相吧?難得出來見個面留個念吧。”
  “欸欸可以嗎?”林冕睜大了雙眼,裡面閃爍着星星,然後迅速掏出手機來,“我手機是八百萬象素的,照相神馬絶對沒問題!”
  “咳……”黎讓忍不住笑出聲了,連忙將手放在唇前想要掩飾一下。
  “咔嚓——”
  “照好了!”林冕有些激動。
  “唔,照的不錯。”黎讓評價,“改天傳給我吧,我的號劇組群裡面有。”
  “嗯嗯,大神拜拜~”林冕心滿意足地揮揮手。
  “再見,”黎讓道,“還有就是……上次那個問題的答案是……是的。”黎讓說完以後就推開門出去了。
  欸欸?
  問題?
  神馬問題?
  林冕聽到黎讓的話有點僵硬,我問過大神神馬話啊?
  啊喂說清楚再走啊!
  我一定會因為這件事情糾結好多天的嗚嗚……大神乃不能這麼樣啊……!!!
  林冕懷揣着一肚子疑問回到了家中,剛一打開電腦就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什麼。
  忘了什麼呢?
  ……
  讓!
  今天本來是去跟讓見面的!結果沉寒大神走了之後自己就很自然的也走掉了!
  我放他鴿子了!
  林冕有些無力地登上QQ,卻沒見到有讓的留言。他掏出手機來將數據線連上,把照片轉移到本地磁碟上,才翻開通訊錄準備給讓發條短信。
  剛剛打了幾個字就有一條短信進來——
  今天不好意思。
  欸?是讓發的。
  林冕有點不解,這意思……難道其實是自己被放鴿子了?!
  林冕迅速回覆過去——沒事(*︶*)
  短信發畢林冕就泡在論壇裡了,沒事回幾個帖子吐個嘈的,十分愜意,直到那個電話打來為止。
  “小冕,”電話裡的女聲有幾分無奈,也帶著壓制着的慍怒意味,“回家一趟吧。”
  “啊?”林冕不解,“家,家裡怎麼了嗎?”
  “家裡沒怎麼,”那聲音顯得有些不滿,“但是你怎麼了,不是說就在那裡工作不會有什麼嗎?不是說不會再亂來了嗎?”
  “媽,我沒有亂來。”說實話,林冕心中有些緊張,他沒有打算公然出櫃,但是在和男人親熱的時候被自己父母發現了又有什麼辦法呢?所以他只好跟那人分開,好吧雖然並不是很喜歡的人,只是從此之後父母就很是忌憚自己很男人在一起了,而為了兩人不傷心他也真的很少那麼做了……但是自己畢竟是生理需求和心理需求都很強烈的成年人了,在父母這種嚴密監管之下根本受不了,之後就就來到這邊工作了,不過為了是在跟父母再三保證不會找男人的情況下。
  “你自己出門前怎麼跟我們保證的?”
  “我……我,我沒有!”林冕理直氣壯道,他來這邊工作的時日別說是找男人了,連男人的手都沒牽過!好吧工作合作上的握手除外……
  “好,你說沒有,那今天下午和你見面的男人算怎麼回事?”母親聲音早已壓制不住怒氣,“不要告訴我你對人家沒什麼!看看你那點出息,一見到男人是什麼表情!還又摸又摟的!”
  “媽,我,我沒有……”林冕的聲音弱了下去,旋即突然想到了什麼道:“媽您來W市了?”
  “哼,本來覺得你在W市變好了,剛剛來看看你卻又撞見了你……!你……咳咳!”
  “媽,媽您沒事吧?”林冕的聲音慌張不已。
  “你還要我這個媽的話,就趕緊回X市!”
  “我……我……”林冕覺得自己幾乎都要哽嚥了。
  “好了別說了!你爸都已經氣暈了!趕緊給我把那邊的房子退掉回家!”母親狠狠地摔上電話。
  林冕卻早已無力地癱在了地上。

  作者有話要說:麼麼後面還有。。不知不覺寫這麼多了XD


☆、五

  五
  林冕在地上愣着發了一會呆,抬手抹抹眼睛,才終於坐起身子來。
  開始着手整理行李,向公司請了個長假,實在跟父母解釋不清楚再辭職也無所謂。
  抱著這種想法的林冕快速將兩套換洗衣物塞到行李箱裡面,錢包身份證什麼的都帶好了以後隨手撥出一個號碼:“喂,你好,請幫我訂一張最近的飛往X市的機票!”
  “嗯,一個小時後的那班?好的,謝謝。”
  走之前,慌忙不已的林冕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給讓發了一條短信——我要離開W市了。
  剛剛發出去手機就顯示電量低自動關機了。
  林冕現在趕着走也就沒多管了,拖着行李箱將門鎖好就奔向機場。
  順了順被風吹亂的劉海,露出了深色灰暗的雙眸,以往的靈氣全部變得陰霾一片。
  招手攔了輛的士,一路上都心神恍惚。
  自己也沒做什麼,現在連跟男人一起吃個飯都能引起各種懷疑了,林冕揉了揉有點脹痛的額頭,眼角帶著點點疲憊,夜色更襯托整個人的些許頽喪。
  大概三十分鐘的士就到了機場,付錢後從後備箱拿出行李箱就準備往候機室裡走。
  “呃——”半隻腳剛剛踏入大門就感覺到後脖子傳來一股巨大的拉力。
  “唔!”猝不及防被人拉住狠狠塞入一個懷抱,手裡的行李也鬆掉跌落在地上。
  “誰?”
  “誰準你走了?”一個好聽的磁性男聲略帶幾分嘶啞,在頭上響起。
  “是……是沉寒……大神?”帶著標誌性的聲音很快就被林冕認出來,試探性地問了一句。
  “……是。”男人用力揉了揉林冕的柔軟黑髮。
  “你怎麼來了?”林冕勉強從懷抱裡面抬起頭來。
  “你說要走,我能不來找你嗎。”男人的聲音充滿的幽怨。
  “……”林冕無語,但是仔細一想,自己什麼時候跟他說過自己要走?
  “等等!”林冕突然一把推開他,從口袋裏掏出錢包,然後抽出一張小心摺疊過的紙條,再將手機通訊錄翻了出來,仔細地對比了一遍以後,突然大叫,“讓?!”
  “嗯?”黎讓挑挑眉,“叫這麼親熱……”
  黎讓嘴角一挑,將林冕塞到身後的自己的車子裡去,自己也鑽到駕駛座上。
  “你別不正經,”林冕眉頭微蹙,“你是讓?”
  “嗯。”黎讓嘴角含笑。
  “你怎麼從來沒提過……”林冕扁扁嘴。
  “你也沒問呀,而且今天不是約了你在那裡見面麼,我還以為你知道我是讓啊……當時我還覺得你居然一點吃驚也沒有還真是厲害。”
  “呃……”林冕汗顏,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黎讓很快把車開到一個很僻靜的地方停好。
  “為什麼要走?”
  “我,我媽擔心我。”
  “實話。”
  我說的的確是實話啊……
  “我媽今天來看我,剛好看到我倆……你懂的,我媽她……”
  “你早就出櫃了?”
  “……嗯。”林冕點點頭。
  “呵,那我就放心了。”
  “放心?放心什麼?”林冕剛想繼續問下去,但是所有的問題卻被硬生生地堵了回去,“唔……”
  黎讓將林冕的後腦勺往自己的方向按,嘴唇猛地靠了過去。
  唇舌交纏之間,黎讓的喘息粗重起來,嘴裡含糊道:“林冕,我喜歡你。”
  “呃……我……”想要開口說什麼卻還是被濕漉漉激烈的回吻堵回去。
  “拒絶我不停。”黎讓的手往林冕的上衣下襬探去。
  “欸……”林冕作為一個資深的純gay,自然是明白黎讓想做什麼,連忙推開黎讓,無奈黎讓的力氣太大,自己根本不是對手。
  “我……我還沒準備好。”林冕滿臉通紅半天只憋出了這麼一句話。
  “噗……”黎讓失笑,“你還真是可愛。”
  鬆開被蹂躪的有些紅腫的雙唇,黎讓寵溺地揉了揉他的頭髮,“放心,我不會亂來的。”
  黎讓一邊說著正經的話,一隻手不老實地在林冕的大腿內側敏感地帶打着圈。
  “喂!”林冕被黎讓不要臉的動作驚得臉紅直到脖子根。
  “你生氣的樣子也蠻可愛的嘛。”
  “別鬧……”
  “能不能不走?”黎讓突然又提起這個問題來。
  “糟糕!”林冕一拍頭,“飛機該誤了……”
  “你還是要回去?”
  “嗯。”林冕點點頭,“我不能讓我爸媽太擔心。”
  “那,”黎讓撅撅嘴,“你放心我一個人在這邊嗎……別走了,他們又不能拿你怎麼樣。”
  要說黎讓做生意精明的要死,而現在完完全全就是一副小孩子的樣子。
  “我……”林冕張張嘴,他也不確定自己跟現在眼前這個男人到底算怎麼回事了。
  他一直暗戀着沉寒,對他的聲音簡直迷戀要死,對讓很有好感,而對黎讓……也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而現在這三個人重疊在了一個人身上。
  他覺得自己現在有點暈。
  “我陪你去。”黎讓道,沒有“吧”,是已經決定了的口吻。
  “……欸?”
  “我幫你訂明早的機票,我們一起去。”
  “可……可是……”
  “別可是了,”黎讓擺擺手,“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黎讓磁性的聲音在夜晚顯得極度曖昧。
  溫濕的氣息吐在林冕的耳畔,帶著挑逗的意味。
  “喂,這是在外面,你別亂來。”林冕按住黎讓蠢蠢欲動的手指,卻觸碰到他指尖傳來的極燙的溫度。
  黎讓根本不理會林冕,只是將自己的身子和他又拉近了些,很快解開林冕的皮帶,手指靈活地鑽入。
  “喂……”來不及叫喊就被黎讓一口含住雙唇,只能發出壓抑的呻吟來。
  “唔……哈啊……你別,別鬧……”
  黎讓鬆開嘴唇,將身下的火熱抵上林冕的大腿內側,想要把自己的身子擠進林冕的雙腿之間,“乖,這裡不會有人的……而且,我車的隔音效果很好哦。”
  “啊……”林冕感到自己的下腹也躥上了一股火苗。
  “你也有反應了哦……”黎讓笑道。
  “……”林冕只覺得自己在這一瞬間淪陷了,軟趴趴地靠在了男人的懷裡,貪婪的汲取着男人身上的溫柔氣息……
  “不管有什麼事,我都會陪着你的。”
  “嗯。”
  “所以,不要逃避,我會和你一起面對的。”
  “嗯。”
  “那,明天算不算是見家長了?”
  “欸?你要去見我爸媽?”
  “怎麼,你不願意?”男人咬住他的唇狠狠啃了一口。
  “呃不不不……”林冕慌忙道。
  “你居然敢有意見!”黎讓猛地一動。
  “啊……!”林冕受到體內的強烈衝擊,忍不住叫出聲來。
  “還敢不敢了?”
  “不……不敢了……”林冕求饒,神色慌亂,似乎想到了些什麼。
  “哼,做的時候不要想別的,要是你敢我就這樣死你!”說罷,黎讓將自己的火熱埋的更深,“唔,你好緊啊。”
  “……”
  -HAPPY END-
  作者有話要說:完結ing~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收下了! by 粉底太厚的Sandy (腹黑攻x遲鈍受) | 首頁 | 最上 | 這麼巧你也暗戀我 by 暖未煙 (雙向暗戀)>>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521-dac71d94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