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收下了! by 粉底太厚的Sandy (腹黑攻x遲鈍受) :: 2013/02/18(Mon)

這是一個扮豬吃老虎的故事 (* ̄︶ ̄)y
反白防劇透 (つ﹏⊂)
搜索關鍵字:主角:柯淵,顏樺 ┃ 配角:玉書姐,阿黃,小黑 ┃ 其它:



星巴克里的阿瑪尼先生

  他又出現了!
  顏樺坐在星巴克里面,坐在筆記本後面偷偷看那位走進店裡的阿瑪尼先生。
  從上上個月開始,每個週六顏樺都會出現在這裡,因為這位阿瑪尼先生也會如期而至。
  不知道他有沒有注意到我。
  顏樺偷偷的想。
  拿鐵。一定是拿鐵!
  顏樺也偷偷和阿瑪尼先生一樣點了一杯拿鐵。
  阿瑪尼先生已經來這裡有7次了,每次來的目的都是一樣的——相親!
  這位先生這次相親的對象是一位氣質極佳的小姐,正坐在阿瑪尼先生的對面恬淡的微笑着。
  “你好我是柯淵。”
  “柯先生你好,我是梁怡。”
  “你好。”
  “嗯……柯先生你比照片上看起來更好看呢。”
  這倒是實話,這位阿瑪尼先生長得的確是相當不錯的,不過這樣的男人怎麼會天天相親呢?而且……
  看手錶!
  “嗯?你剛才說什麼?”阿瑪尼先生不耐煩的問。
  梁小姐顯然有點尷尬,不過她暫時不想錯過這位優秀的先生,於是繼續恬淡的笑着說:“沒什麼,柯先生平時喜歡運動麼?”
  “還好。”
  “真的麼,我其實就是特別喜歡運動的人。平時網球和高爾夫都會打,高中時還是我們學校羽毛球校隊的呢。柯先生喜歡什麼運動呢?”
  該看手錶了吧?
  果然,阿瑪尼先生又看了看手錶。
  “哦,我不喜歡運動。”
  “啊?這樣啊……”梁小姐這下也詞窮了。
  阿瑪尼先生皺了皺眉頭,看了看梁小姐說:“張小姐還有什麼事麼?”
  哦!這招還是第一次見。
  顏樺偷偷樂着。
  看著梁小姐再也不能恬淡下去的臉,顏樺想,這位阿瑪尼先生要不是個Gay就是心有所屬了。這七次相親顏樺都偷偷看著,兩分鐘看一次表,故作沒有聽到,頻頻接電話,穿西裝配板鞋……阿瑪尼先生真是什麼伎倆都用遍了啊。
  “柯先生,我想我們沒什麼好說的了。我還有事先走了。”梁小姐拿起小拎包就走出了星巴克。
  阿瑪尼先生這才靠在沙發上,揉了揉太陽穴,然後摸出筆記本電腦。
  八分鐘!
  今天這可是歷史新記錄,以前至少都要有十分鐘的。
  顏樺默默的在電腦上又敲下這個時間。
  剛敲完就看見阿瑪尼先生一邊接着電話一邊離開了。

Gay吧裡的柯淵先生

  這裡是Eight。
  顏樺坐在人群中喝着酒。周圍坐滿十幾個和他差不多大的人,一邊喝酒一邊打牌。
  昏暗的燈光下顏樺的皮膚變成了紫色,手中的酒也是迷人的紫色。
  “花花,跳舞麼?”阿黃大聲的對著顏樺問道。
  顏樺搖搖頭,“不了,你們去吧!”
  於是阿黃帶著兩三個人去了中間人群密集的舞池。
  顏樺站起來,“我去上個廁所。”
  “去啊,你拉泡尿還和我彙報呢!”中間叼着煙的女人衝著顏樺叫嚷。
  顏樺無奈的笑了笑,搖搖擺擺的走到廁所。
  “嗯。我知道了。”
  一進廁所,顏樺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從小格里面傳出。廁所裡很安靜,只有一個男人的聲音格外清晰。
  “你不要管我,我知道。”
  顏樺一下就聽出來了,這是他觀察已久的阿瑪尼先生!顏樺這才想起,這周因為凱哥新店開業,顏樺要去撐場面,就沒有去星巴克了,這下才想起原來這麼久沒有看到阿瑪尼先生了。
  “別說了,今天倒霉透了,”阿瑪尼先生的聲音非常好聽,顏樺仔細聽著,“今天遇上這個女人居然潑我一臉水。以為自己拍電視劇呢我靠。”
  顏樺聽到這忍不住笑出聲音來。原來阿瑪尼先生也是會爆粗口的啊。
  “不說了,這周再來收拾你。先掛了。”
  顏樺立馬轉身裝作在洗手的樣子,阿瑪尼先生從小格里面出來,站在顏樺旁邊的水龍頭沖手,然後抬頭看著顏樺。
  顏樺被他看的有點發麻,尷尬的說了句:“你好……”
  阿瑪尼先生一挑眉,說:“那個女人倒是挺精明,找你來監視我。”
  顏樺一臉茫然。那女人?監視?我?
  “怎麼樣,我這兩個月表現挺好的吧,我可是乖乖接受你的安排了,是那些女人自己不識趣的。”阿瑪尼先生繼續挑眉藐視着顏樺。
  “額……我想你是誤會了……”顏樺有點無語。
  “哼,誤會?你居然連這裡也能跟過來,今天看到你我就知道了,肯定又是那女人安排的,沒想到你連我上廁所也要跟來,真是太聽話了,那女人出多少?我付你,你以後別跟着我了。”
  顏樺被他盛氣凌人的樣子弄得有點煩躁,不過自己雖然不是受人指使,但的確默默偷窺了他這麼久,也有點理虧,“先生我想你是真誤會了,我並不知道你所說的那女人是誰,也沒有受誰指使,我家就住在那家星巴克旁邊的小區,沒個星期六我都會去那裡坐一下午,在你沒有開始漫長的相親之前我就一直在那裡,今天我到這裡來也是因為我朋友約的,和你並沒有關係!”
  阿瑪尼先生皺了皺眉,說:“什麼朋友要約在這裡見面?”
  “這都是我的私事,我想你無權過問。”
  “你叫什麼名字?”
  “顏……你問這幹嘛?”顏樺非常不爽,這男人明明已經發現自己搞錯了,居然完全不道歉,還問這問那的,態度真惡劣,可惜了這一張臉長這麼人模人樣的。
  “你說你和你朋友來的?”
  “當然。你要是不信我還可以帶你去看看!”顏樺怒了。
  想不到男人又是一挑眉,玩味的勾着唇角說:“好啊,那你就帶我去看看啊。”
  顏樺看著這男人一笑就抿起來的嘴唇,不知怎麼的居然感到心跳加速,這真是見鬼了!!
  
  顏樺帶著阿瑪尼先生回到自己桌子上的時候,發現已經癱了一大堆了,剩下幾個還清醒着的還在拼着酒,阿黃旁邊坐著一個估計是從舞池裡牽出來的小帥哥,中間的玉書姐還在大力的灌酒給小黑。真是要多混亂有多混亂!
  “這就是你朋友?”男人問。
  顏樺有點尷尬,對著桌子邊的一群男人大聲嚷嚷:“起來了一群死鬼!這輩子是沒喝過酒麼?!”
  這下一群爛泥一般的人才清醒了幾個。
  小黑看著顏樺,笑着說:“喲,花花啊,去趟廁所也能牽這麼個帥哥回來?”
  玉書姐也笑了笑大聲說著:“花弟弟幾天不見功力見長啊。這小帥哥模樣還真俊呢!”
  “艷福不淺呢你小子!”阿黃也跟着搭腔。
  他們這麼一亂起鬨,顏樺的耳根子都紅了。這才急忙解釋:“不是!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什麼是不是的呢!快來小帥哥,和你玉書姐喝幾杯啊!”玉書姐對著阿瑪尼先生舉着酒杯。
  顏樺尷尬的看了看阿瑪尼先生,正準備拒絶,就聽見他說了句“好啊。”然後就坐在沙發上,拿起一杯酒就喝了起來,喝完還衝玉書姐笑了笑。
  “哎喲,真是個乖孩子,這麼好的小夥子跟着玉書姐多好呀,要不今天就別和花弟弟走了吧,跟着玉書姐多好啊!”玉書姐笑着打趣。
  “玉書姐這可不行呢,傑哥可是要生氣的!”阿黃調侃玉書姐道。
  顏樺站在一邊,無比的無語,這男人在搞什麼呢,話說自己為什麼真要帶他過來啊,他過來就過來,幹嘛一副和自己很熟的樣子,還坐下來喝酒了?
  “花花?”男人念出這個名字,調笑的看著顏樺。
  “這名字好吧!這可是我們小花花行走江湖專用代號呢!”
  顏樺無語了,花花這個名字是因為麻子口吃不清喊樺樺像花花才得來的,像個女人似的,居然被這男人知道了,看他嘲諷的表情顏樺就特別無語。
  “花花,過來。”男人拍了拍自己旁邊的空位,沖顏樺風情萬種的笑了笑。
  這一笑,顏樺又被迷得七葷八素的,也不知怎麼得了就真坐在男人旁邊了。
  “花花真乖。”男人摸了摸顏樺的腦袋。
  操!
  顏樺已經欲哭無淚了!自己怎麼就這麼不爭氣呢這麼不爭氣呢!這男人隨便笑笑自己就跟鬼上身似得這怎麼得了啊!
  “小帥哥你可得溫柔點對我們花花呢~我們花花經不起亂來哦。”阿黃對男人打趣道。
  男人但笑不語。
  玉書姐說:“今兒個姐看著你高興,大家隨便喝吧,反正這破店裡的酒倒是挺多的!”
  Eight是一家有名的Gay吧,出現在這裡的女人估計就玉書姐一個了,這裡是她開的店,她自己也樂於在一群男人中遊刃有餘。今天坐在這桌子上的有幾個都是玉書姐這裡的MB,不過一來二去,和顏樺阿黃小黑他們倒也算是朋友了。
  顏樺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奇怪的格局了。也跟着他們喝起酒來。
  過了一會兒,阿黃旁邊的小帥哥突然說是累了想回家,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沒有挽留,於是阿黃高高興興的牽着那人走了,走之前又被玉書姐一陣調侃。
  顏樺覺得這是個好辦法,今天本來是因為小扇要介紹他的男朋友給大家認識才聚了這麼多人的,不過小扇的男朋友很不識趣的有事來不了,大家就這麼胡亂喝酒搭訕,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了。並且現在他也是有點累了。於是站起身來說:“我也有累了,先回家了。”
  “喲,你小子也等不及了?”小黑笑笑,大家又都看著顏樺旁邊的阿瑪尼先生。
  顏樺對大家的起鬨感到十分無奈,因為這位阿瑪尼先生不僅和自己沒有半毛錢的關係,而且一看就是高不可攀的奢侈品男人,自己可沒有和阿瑪尼先生來一段的這種荒唐的想法。
  沒想到阿瑪尼先生也拿起外套站起身來說:“我送你回去。”
  “應該的應該的。”小黑又起鬨。
  “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猴急!”玉書姐怪笑一聲。
  顏樺顧不上臉紅就急忙穿上外套跑出去了。

家門口的煙葉木花

  走到門口,顏樺正準備攔出租車,就聽到阿瑪尼先生說:“你等等,我車在那邊。”
  “幹嘛啊你。”顏樺終於忍不住了,“你不是懷疑我是監視的人麼?你剛才在裡面是什麼意思啊?”
  阿瑪尼先生笑了笑說,“我誤會你了。”
  “那你也不用這樣吧?沒關係我沒有放在心上。”顏樺擺擺手,“你自己走吧,我要打車回家。”
  “你很可愛。”
  “哈?”
  “你的朋友們也很有趣。”
  “……哈?”顏樺已經徹底被他搞暈了。
  “走吧我陪你打車,我今天也喝了不少酒。”阿瑪尼先生說完就自顧自的攔下了一輛出租車,還紳士的把門打開讓顏樺先進去。
  “……幹嘛啊,我又不是女人。”顏樺小聲嘀咕。
  “當然,我不喜歡女人。”阿瑪尼先生淡淡的說。
  這句話的暗示意味已經很明顯了,雖然顏樺大概明白了阿瑪尼先生的意思,不過對於阿瑪尼先生的暗示還是裝作不知道。
  顏樺從高中開始就發現自己是個Gay,不過雖然是Gay,但是和常人心裡那些濫情、私生活混亂的Gay是不同的,顏樺只想找一個人,可以陪自己一輩子的那種。雖然知道這個想法在同性戀的世界裡是不太可能的,但是顏樺一直這樣想著。
  顏樺之前也有過一個男朋友,叫做夏玾,那個男人是顏樺認為可以走一輩子的人,但是後來這段戀情依舊是失敗了。
  像是阿瑪尼先生這樣的人,顏樺是從來不敢肖想的,雖然顏樺自己也算是個小資生活的人了,長得也不賴,可是在阿瑪尼先生這樣光芒萬丈的人面前還是會有一點那麼自卑,這是本性罷了。
  “到了,就是這裡。”顏樺下車之後發現某人也很自覺的跟着顏樺下了車。
  “額……柯先生,我到家了,謝謝你。”
  “嗯,走吧。”
  走吧?!這男人難道還真想和自己419呢!顏樺覺得,為了保住自己的小菊花,這男人今晚可來不得。
  “我家沒有打掃呢,亂糟糟的,柯先生要是有興趣的話,我改日一定收拾乾淨等候您大駕。”
  顏樺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絞盡腦汁說出了拒絶的方式。抬頭看男人,發現眼前早就空空如也。
  “你住哪棟樓啊。”聲音從後方傳來……
  顏樺看到那個自覺走向自己家門的英挺的背影,頓時明白什麼叫做欲哭無淚。
  “阿瑪尼……啊呸。柯先生,你等等。”顏樺再次大喊出口。
  “什麼阿瑪尼?”柯淵轉身看著顏樺。
  “不是……”
  “阿瑪尼先生?阿瑪尼先生相親第七次了,今天用了新伎倆。”柯淵含笑的說出這句話。
  顏樺頓時耳根子都紅了!
  這句話!是顏樺發到微博上的話!
  “嗯,阿瑪尼先生為什麼老是在相親呢?我猜他一定是個Gay。”柯淵繼續背。
  “別說了!”顏樺打斷!
  “好吧,那就不說了,煙葉木花先生……”柯淵繼續說。
  我靠,他居然還用微博?關鍵是自己的微博居然還被他發現了,煙葉木花是自己的網名,是根據彥頁木華取來的。這下可好了。
  “對不起!”顏樺大大的鞠躬,“柯先生我不知道你也有微博!”
  “嗯?”
  “啊不是!對不起,我不應該把你的事情發到網上去!”
  “然後呢?”
  然後?
  “我……我,我不應該給你取外號!”
  “然後呢?”
  還有然後?顏樺開始使勁想。
  “然後……我不應該偷偷觀察你!”
  “還有呢?”
  “我……我不應該,不應該……”喜歡上你。
  顏樺被自己的心聲嚇了一跳,為什麼突然會想到這個!真是見鬼了。
  柯淵走到顏樺面前,因為身高的關係他輕易的做到了藐視顏樺的角度……
  他笑了笑,說:“得罪我可是很可怕的哦。說,你想怎麼補償我?”
  補償?這人好手好腳好吃好穿還好看的,自己有什麼可以拿來補償他的呢!
  顏樺心一橫,閉上眼睛,烈士犧牲一般的表情吼了句:“要錢沒有!賤命一條!”
  說完便聽到柯淵一陣輕笑,然後就感覺到自己的雙唇被輕輕含住,背和後腦勺被兩條長長的手臂輕輕圍住。
  顏樺震驚的睜開雙眼,看到被放大的長睫毛和細膩的皮膚。正準備推開,柯淵卻把舌頭滑入顏樺的口中,輕輕掃過牙齒,和另一條小舌遊戲起來。
  柯淵技巧真是太高超,顏樺此等小白臉豈能抗衡!
  於是顏樺很無恥的像個女人一樣的癱在柯淵懷裡了。
  過了一會兒,等到顏樺覺得自己已經快要不能呼吸的時候,柯淵才放開顏樺,然後挑起顏樺的下巴,笑着說了一句:“收下了。”
  顏樺很無恥的被□成功……
  “你……你……我……”顏樺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在說什麼。
  柯淵揉了揉顏樺的頭髮,“今天很晚了,你上去吧,我也要回家了。”
  柯淵說完這話,顏樺心裡卻覺得空空的。
  似乎看出了顏樺的想法,柯淵輕笑着說:“小饞鬼,今天可不能,我們要慢慢來。”
  顏樺發現自己可恥的想法被發現,於是又臉紅的,氣急的抬頭:“誰說我想那什麼了!你快回去!以後再也別見面了!”
  說完就跑開了。
  慢慢來?
  柯淵想,話是說出來了,可是真要慢慢來,那可不行呢。

公司樓下的瑪莎拉蒂

  魂不守舍!
  非常的!
  顏樺坐在辦公室裡,看著屏幕上的自己的電腦屏幕。
  柯淵的背影柯淵的側面。
  全是自己在星巴克里面偷拍的,不過沒敢po到微博上,這些照片全部保存在一個文件夾裡,這兩天顏樺幾乎每分每秒都看著屏幕。
  “顏經理,這是上次那個Z公司的文件,你先看看。”助手走到顏樺辦公桌面前,放下一個文件。
  “嗯……”
  八卦的助手妹子其實這兩天都發現了自己經理的非常情況,這兩天隨時都是這麼魂不守舍六神無主的,根據助手妹子多年來的經驗告訴她:顏經理肯定是戀愛了!!
  這個消息經過八卦的助手妹子八卦的前台小姐八卦的掃地大媽一傳十十傳百的,早就紅遍了整個B公司,並且扭曲的版本已經成為“顏經理有個失散多年的妹妹前兩天終於找着了但是這個妹妹卻不是自己的妹妹只是長相相似而已,這是顏經理終於發現自己真心決定追這位山寨妹妹,但是發現山寨妹妹卻已經有了男友多次拒絶顏經理!”這樣了……多少妹子心碎流淚啊,自己心中完美的老公人選現在正面臨這樣一場虐心苦戀中。
  於是做為第一消息流出地的助手妹子說,“顏經理,我覺得吧,你也不要太難過了……”
  “嗯……啊?”顏樺抬頭。
  “感情的事情呢,不能勉強的……”助手妹子雙眉緊蹙,不忍的閉上了眼睛。
  “什麼?”顏樺一頭霧水。
  “現在這個社會最鄙視的就是小三了,顏經理你這麼好的條件,什麼人找不到呢。何必呢……”助手妹子繼續苦苦相勸。
  “不是。我什麼時候成小三了?”顏樺感到莫名其妙。
  “我懂得!雖然你是認識她在先,但是這個人並不是你妹妹啊。她有她自己的生活!”助手妹子繼續說,然後睜眼不忍的看了一眼面前這個眉清目秀卻孤家寡人的顏經理,一跺腳說了一句“要不你考慮考慮我也成!”然後就飛也似的跑出去了。
  顏樺一面驚訝她居然能踏着十寸恨天高還這麼靈活迅猛,一面對她說話的內容感到無比震驚。
  啥?小三?妹妹?
  幾天前自己明明是被一個陌生男子強吻了好吧?
  嗯……強吻……對!就是強吻!
  顏樺自欺欺人的想,沒有經過自己同意的,那就應該是強吻!
  雖然……雖然自己也是很享受的……
  想到柯淵,顏樺又是惱又是羞,恨不得把自己的腦袋埋到地底下去。
  突然,顏樺的電腦上出現一個系統對話框:
  “老看照片幹嘛,今天晚上一起吃飯。”
  納尼?這男人居然萬能能遠程監控自己電腦然後彈出系統對話框!?
  顏樺不敢確信的點下確定。
  正在震驚中,顏樺的手機響了。
  “喂……”
  “花花小朋友,我在你們公司樓下。”
  這個聲音真是太熟悉了,不過,“你。你是怎麼知道我的手機號的?你怎麼知道我在哪裡工作?還有我電腦上是怎麼回事?!”
  “電腦啊。你是說全是我照片的那個東西麼?”
  ……
  顏樺已經羞到咬緊下唇的地步了。
  “快點下來啦。”
  “不……不行!”顏樺一看電腦上的時間,5:49,還有11分鐘下班,“我還沒下班呢!”
  “下班啦!大家回家吃飯啦!”突然聽到助手妹子大聲咆哮道。
  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悶笑聲,顏樺突然想起來,這電腦的時間是要慢10分鐘左右。顏樺突然惡狠狠的看著某隻鬧騰的助手妹子。
  不過被注視的妹子可是一點自覺都沒有,她站在落地窗面又一次咆哮:“我靠!!!大家快來看!!樓下有輛瑪莎拉蒂!!”
  於是人群裡傳出“真的麼?”“我看看!”“瑪莎拉蒂有什麼啊又不是沒見過”“我擦好帥”等等,然後一群人圍到窗邊開始圍觀。
  “裡面的人出來了!!”助手妹子再次咆哮。
  “我擦也太帥了吧!”眾人驚呼。
  突然聽到同事小C說了句,“啊這個不是E公司的CEO柯淵麼?!”
  “啊真的是,我在雜誌上看到過。”
  聽到柯淵兩個字顏樺立馬從椅子上彈起來,看到窗下果然有輛車,旁邊站着一個熟悉的帥哥。
  “你,你居然真的在樓下?”顏樺問。
  “當然啦,你以為我騙你啊,快點下來,不然我上來找你了。”說著柯淵作勢要走。
  “不不不不。我下來!”顏樺立馬打住,“你先把車開到後面那條街。”
  “為什麼?”柯淵不解。
  “不管,你先開過去,我馬上下來。”
  “好吧。你可要快點。”於是柯淵掛上手機,回到車裡。
  顏樺嚇了一身冷汗出來,在不明真相的群眾還在圍觀的時候默默的從後面走了。
  
  上車之後顏樺皺着眉頭看著柯淵,怒道:“你以後別開這車來接我。”
  “哦。別扯着車就成?”柯淵邊笑邊說。
  顏樺這才意識到自己話中潛藏意思是:你可以可以來我公司樓下接我,只要別開這車就成。於是又解釋:“不是,我是說……”
  “好了,我知道了。”柯淵打斷。
  顏樺也不再辯解。
  柯淵打開音響,一段陌生優美的旋律就流瀉而出。
  “這是什麼語言?”顏樺發現自己完全聽不懂。
  “你猜。”
  “不猜!”顏樺把頭別到右邊。
  “德語。”柯淵說,“我爺爺是個德國人。”
  混血?哼,還沒看出來你這還是個國際物種交流成果嘛。
  顏樺這才轉過頭來仔細打量柯淵的五官,直挺的鼻子,微微凹陷的眼窩,果然是有些混血的味道在裡面。
  “還是真人好看些吧?”
  聽到這話顏樺又一次臉紅了,自己差點忘了這事兒。“你……你到底是怎麼監控我電腦的?”
  “不知道我是幹什麼的麼?”
  “不知道……”顏樺默默的回憶起來剛才辦公室裡的眾人提到他好像是E公司的CEO,“哦,原來是這樣!”顏樺想到E公司就是和電腦相關的公司,這才明白他能監控自己電腦是這個原因。
  顏樺立馬看著柯淵,說:“你以後不許監控我電腦了。”
  “好,”柯淵說,“我一向是給我情人留很多個人空間的。”
  聽到這話顏樺心裡有點不是滋味,過一會兒,他才開口,“你……有很多情人麼?”
  “現在只你一個。”
  “去,去你的,誰是你情人了!”
  柯淵突然把車停下來,手搭在方向盤上,鄭重其事的看著顏樺,“而且以後,也只你一個。”
  顏樺又一次不爭氣的臉紅了……
  顏樺不知道這話柯淵是不是和每一個他的情人都說過,也不敢相信這句看似誓言的話的可信度,只是現在的他,是真是很幸福。
  顏樺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和這樣高高在上的人有這種緣分,但是,他始終不明白,自己憑什麼能得到柯淵的青睞?

花田裡的告白

  又是星期六,以前一到星期六正是顏樺最開心的時候,他一定會跑到樓下的星巴克,坐等阿瑪尼先生的到來。
  但是現在麼……
  顏樺無奈的躺在床上,想到自己可能從很早以前看到柯淵就喜歡上他了,就覺得有點可怕,自己就這麼喜歡上了,自己還沒有察覺。想到今天柯淵又在星巴克和一位女性聊着天相親,自己心裡就覺得很不是滋味。
  這算什麼?吃醋麼?
  可是自己能站在什麼立場來吃醋呢?
  顏樺一直摸不透柯淵,他看起來是喜歡自己的,可是顏樺不明白他為什麼會喜歡上自己。這點空虛與恐懼,讓顏樺對這一段感情充滿了懷疑。
  正想著,手機就響了。
  “喂。”電話那頭的聲音真是再熟悉不過了。
  “什麼事?”
  “你快下來。”
  “幹嘛?今天不是星期六麼,你這時應該出現在星巴克里面。”
  “嗯,你下來就知道了。”男人聲音略微有點不爽。
  不情願的起身換了衣服,故意磨磨蹭蹭的下了樓,果然看見了那輛性感的瑪莎拉蒂。
  “上車。”
  不由分說的,柯淵把顏樺塞到車裡就飛馳出去。
  “柯淵你幹嘛,你要帶我去哪裡!”顏樺怒了。
  “去見我父母。”柯淵語出驚人。
  “什麼?!!”顏樺立馬大叫,“柯淵你停車!!你跟我說清楚!!我不會去見你父母的!快點停車!”
  柯淵依然開着車。
  雖然很想像電視劇裡面那樣亂搞一下方向盤。但是顏樺不爭氣的發現自己不敢拿自己生命開玩笑,於是只好在副駕駛上氣的跳腳。
  過一會兒,估計是被顏樺鬧煩了,柯淵才把車停在路邊。
  這裡已然是郊外了,四周全是黃澄澄的油菜花。
  顏樺努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緒,說:“你,你先給我說清楚。”
  “我不想再繼續相親了。”
  “靠!你他媽不想相親了你找我去見你父母?我是個男人好麼?退一萬步講就算我是個女人我和你才認識幾天啊,就要去見你父母了?你到底是怎麼想的。”顏樺咆哮。
  “幾天?我們認識已經三個月了。已經足夠了。”柯淵看著顏樺說。
  顏樺被柯淵眼裡的真誠打動,但是依然不能接受這麼唐突的安排,“我不要,和你在一起之前我就想清楚了,不管你是因為什麼要和我在一起,但是至少,我覺得和你在一起的時間還算是開心的,所以我會享受這段時間,但是我沒有想過你能和我一生一世。我只是你眾多情人中的一個,你現在覺得我不錯,那我們就在一起,過一段時間,你總會覺得我煩人,那我們就分開,誰也不怨誰。”
  柯淵沉默。
  顏樺也沉默。
  顏樺知道自己這些話是傷人的。但是總算把憋在心裡的話說出來了,顏樺也覺得無比的舒暢。
  “你真這麼想?”柯淵總算開口。
  顏樺不看他,也不說話。
  “你第一次偷看我相親時,我就注意到你了,那個時候你坐在星巴克的角落裡,你的樣子很可愛,你可能不會相信吧,我那時候就喜歡上你了。
  “於是我讓人去調查了一下你的信息,知道你的很多事情之後,我越發的覺得我喜歡你,相親是我姨媽安排的,女人一到這個年紀,每天就知道做這些,我其實是可以拒絶的,因為我的家裡人都知道我是同性戀,他們從我初中開始就知道了。
  “但是為什麼我卻依舊要每週都去星巴克呢?”
  柯淵深情的看著顏樺,“就是因為你。”
  他繼續說,“一開始,我本來想找個機會認識你。可後來,我發現你一個人偷偷樂着的樣子非常可愛,於是我就繼續偽裝沒有發現你,然後想了很多手段來逗你開心,然後一直關注你的微博,在上面時常發現有關我的事情,我會高興很久。”
  “但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同性戀,所以我不敢貿然去認識你,直到有一天在Eight看到你,我才發現你和我是一樣的,所以我決定不再等待,主動出擊。”
  顏樺聽到這些臉已經徹底紅透了,他支支吾吾的說:“你胡說……明明,明明那天在Eight見面時,你說我是那女人派來監視你的……”
  柯淵笑了笑,揉了揉顏樺的頭髮,說:“那是因為我看你尷尬的樣子太可愛了,所以忍不住想欺負一下你。沒想到還順便認識了一下你的朋友。”
  什麼?!
  顏樺怒視柯淵。
  只是這怒視的眼神加上紅撲撲的臉蛋怎麼看怎麼嬌嗔。
  “我說這些,是為了讓你知道,我對你,是認真的。”柯淵又正色,一會兒又苦笑,“我真不知道為什麼在你眼裡我是那種有很多情人的輕浮二世祖,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你這麼優秀,卻老是一副受欺負的樣子。”
  柯淵把臉支到顏樺面前,認真的說:“我說過,現在只你一人,以後也只你一人。”
  然後,趁顏樺還沉醉在這美好的情話時,又深吻了顏樺。
  顏樺總算明白這個男人對自己的真心,顏樺自己也明白,其實自己喜歡這個男人早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柯淵離開顏樺,笑着說,“現在,你願意去見我父母了麼?”
  顏樺躲閃柯淵直直的目光,說:“我……我今天沒有做好準備,你,你上次不是說了,我們要慢慢來的麼……”
  看到眼前這個可愛的男人,柯淵忍不住又偷吻了一下,然後說:“好,我們慢慢來。”
  然後掉轉車頭,準備回家做一些愛做的事。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我餓了 by 咲花 (冰山淡定攻x話嘮呆萌受) | 首頁 | 最上 | 不要隨便勾搭小“受” by 灰粒 (腹黑攻x呆萌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522-36ab8480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