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尼桑,我真的错了…… by 向南旅行家 (兄弟年上) :: 2013/02/14(Thu)

文案
溫馨提示:
此文三觀不正,攻受的屬性為兄弟,如有不適請點右上方紅色小叉,出門左轉
此文節操浮雲,字母神馬的大概有,如有興趣請蹲坑等待作者更新,目測不長
此文下限喂狗,黃暴才是它的本質,如有同好請耐心養肥切勿催更,萬內完結
~~~~~~~~~~~~~~~~~~~~~~~~~~~~~~~~~~~~~~~~~~~
偷看了哥哥手機的弟弟 無意中發現了裡面大量的小黃兔小黃文
為了引領弟弟走上正直(霧!)高尚(大霧!)的康莊大道
哥哥決定親自調那個什麼教弟弟
人手失手馬有失蹄 一不小心看錯了地點 滾上床也是有可能的

梗來自同娘子的一次深夜會談 自古黃暴出深夜 咳咳 你懂的……

搜索關鍵字:主角:王賢之,王逸之 ┃ 配角: ┃ 其它:兄弟



part1

  “葫蘆娃,葫蘆娃,一根藤上七個娃,小小樹藤,是我家,啦啦啦啦,叮噹當咚咚噹噹……”
  放在床頭櫃上的受機君突然震動起來,王逸之翻了個身,將枕頭對摺起來矇住了自己的耳朵,非常唯心主義地裝作聽不到被他那個無良哥哥設定成專有來電鈴聲的葫蘆娃的主題曲。
  在這個陽光明媚、微風和煦的大週末,會接你電話才是我手欠!給爺好生候着吧。
  等王逸之煩躁地換到第三個姿勢的時候,電話鈴聲終於停止了,王逸之嘴角勾出一抹得勝後的奸笑。
  可是,還沒等他睡多長時間……
  臥槽!這種“鬼壓床”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王逸之艱難地蹭了蹭,發現自己確實動彈不得,眼皮又沉重得就像是吊著兩輛重型卡車,要睜開也絶非易事。
  你妹的,都大清早了,你看不到那個白得跟那些只知道開遠光燈的司機那車前頭倆又騷包又晃眼的光球嗎?!這強度,就是我去太陽底下一站,都能立馬被曬成灰,正常點兒的鬼都回去睡覺了,哪來個這麼不正常的壓床的?!沒有壓夠你壓你基友去啊,你壓我幹什麼?!人鬼戀是沒有好結果的!!!實在是沒地兒玩,你去墓裡和粽子相親去也成,找到我頭上算是個嘛回事兒,聽爺爺一句勸,快起開!
  “想什麼呢?”
  “給爺起開!”王逸之下意識就回答。
  不對!特麼哪家的鬼會說話啊!王逸之被嚇得睜開了眼睛。
  壓在自己身上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比他早出來兩年零三個月的無良哥哥,這會兒他正拿着自己擱在床頭櫃的受機君,笑得一臉詭譎,大有“你不告訴我為什麼不接電話,我就把你就地正法”之勢。
  “我可以解釋……”王逸之陪着笑說道。
  王賢之只回了他一個字:“嗯?”
  “這是週末……”
  “所以?”
  “我想睡懶覺。”王逸之討好地蹭了蹭王賢之放在自己臉龐邊上的手,像是只和主人撒嬌的懶貓兒似的。
  原本想著一定會把自己被子一掀,衣服一套,拖也要把自己拖起來的王賢之,突然心情很好地揉了揉他的頭髮,在他耳邊說:“那允許你再睡一個小時,一會兒我來叫你。”
  直到王賢之哼着小曲兒離開他的房間,王逸之還有一種恍若夢境的感覺,他下意識地轉過頭看了看窗外——該不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吧……

part2

  對於王逸之這種“吃是本命,睡是牆頭”的人來說,哪怕是王賢之今天表現得再不正常,也絶對不可能讓他浪費接下來那繼續睡下去的一個小時。反正王賢之比他高,天塌了個高的人頂着。
  “起來了。”
  王逸之下意識擦了擦自己的唇角,以免又有口水流出來,然後翻了個身,無視自己耳邊的聲音。
  “再不起來,我掀你被子了。”
  王逸之伸手左右揮了揮,像是在趕蒼蠅,等側耳沒再聽到嗡嗡聲了,心滿意足地頭一歪又睡過去。
  前一秒還坐在客廳吃可樂雞翅的王逸之,突然就出現在了南極大陸,暴風雪颳得他眼睛都睜不開。只穿了件短T的他,根據現在自然環境和自身條件的科學合理的分析,得出會在半分鐘之內凍死的苦逼結論。但好在天無絶人之路,就像天涯沒有了鮮花好歹有芳草,成不了高帥富至少要泡上個高帥富一樣,此時王逸之身旁正好有只北極熊,也不管是不是符合現實物種分配定律,王逸之直接攬過來抱住,但是……
  特麼哪家的北極熊身上摸不出毛卻摸得出肋骨?!
  在會被北極熊吃掉的恐嚇以及發現新物種的驚喜中,王逸之終於睜開了眼睛。次奧!眼前那個放大版的看了二十多年的臉是怎麼回事?!
  “臥槽!你偷襲!!!”王逸之手腳比用地爬到了床的一角,遠遠地躲開王賢之,抖着手含淚遙指着側身支着頭的王賢之。
  “我好心來叫你起床,你一爪子直接把我勾到了懷裡,我免費當了你那麼長時間的抱枕沒要報酬你不誇獎我就算了,怎麼一醒來就翻臉不認人了把‘莫須有’的罪名全往我頭上扣?王逸之,我是這麼教你的?”
  王逸之當下臉一苦,別在我這裡裝好人啊,你不掀我被子我能夢到自己在南極大陸碰到北極熊麼?心裡這麼想,嘴上是斷然不敢這麼說的,於是他討好地笑了笑,說道:“尼桑,要不您先迴避迴避,我一會兒就到客廳報導?”
  “嗯?”
  嗯你妹啊!要不要爺我給你科普下青少年第二性特徵發育時會碰到什麼事情啊?!對!沒錯!就是小王逸之他立起來了,怎麼樣?!
  王逸之支支吾吾說了半天就是不說重點,王賢之一把拉過自己想說話還有沒有那個膽兒的萌得冒泡的弟弟,下巴蹭着他的頭頂,問道:“需要哥哥幫你嗎?”
  “需要你妹!”王逸之直接喊出來了。
  王賢之勾過唇角,看似遺憾地說了句:“我只有一個弟弟,但是不外借喲~”
  “誰要借你弟弟?!不對!你弟弟特麼就是我啊就是我!”在小王逸之抵住了大王賢之的時候,王逸之已經沒有了大腦這種東西。彆扭着想離王賢之遠一點兒,但是越掙脫小王逸之越是興奮。
  給勞資爭氣一點啊!不要那麼興奮啊!是不是沒有見過好看的男人啊!
  “都是男人嘛,我明白的。”
  “誰需要你明白了混蛋!”
  “膽子變大了嘛?”
  “嗚嗚嗚,尼桑,我錯了……”現在認錯,還能留個全屍。
  知道害羞的弟弟很萌,但是害羞到炸毛的弟弟就不可愛了。果然,養成的時間太短,就是摸不出主人的心思,還需調.教。
  這麼想著,王賢之一翻身就把自家弟弟壓在了身下,額頭抵住他的,眼睛也直勾勾看著身下的人。
  “哥……”王逸之軟着聲音,像是在求饒。
  晚了喲~我親愛的弟弟。
  王賢之的手伸進了已經憋得很難受的人的衣服裡,指尖輕輕划過鎖骨,胸口那一點,游移到小腹。
  “唔——”王逸之腰身往上送去,像是不想要對方的手離開。
  嘛,果然是誠實的弟弟最可愛~
  當王賢之用手描摹小王逸之的輪廓是,身下的人身體突然僵硬了,然後壓着聲音開始推搡他,王逸之說:“你先出去吧,你先出去!我保證一會兒就出來!”
  “嗯?”
  “你在這裡我要怎麼解決?!快出去!”
  王賢之輕笑一聲,從王逸之身上起來了。二話不說把已經落在地上的被子撿起來,密不透風地裹住了臉紅得和番茄沒兩樣的王逸之。
  “你要快點,不然我就來幫你了。”
  被子下面傳來沉悶的應好聲。王賢之走到門口才想起什麼似的,又加了句:“也別太快,我會以為你不行的~”
  回應他的是一個被直線丟過來的枕頭。

作者有話要說:
我在用這篇小短文挑戰自己的下限……

part3

  王逸之一邊借助着五指姑娘擼着小王逸之,一邊想著自家哥哥要是遇到這種情況會怎麼辦的場景,沒有一會兒就泄了出來。最後悶着聲音喊出了王賢之的名字的時候,王逸之像是被放在蒸籠裡的包子,滿臉通紅,就連噴出的呼吸過的空氣,都似乎變得比往日更加渾濁。
  一想到出門前王賢之那句“也別太快,我會以為你不行的。”王逸之就一頭包,這個時候就出去一定會被自家無良兄長笑吧,一定會的吧!
  不對!在擼的時候想自家兄長才不正常吧?!嗷嗷嗷,要是被他知道了會不會被殺掉燉湯喝?!王逸之抱著被子在床上滾來滾去,王賢之的形象從“初級惡魔”直接上升到了“終極BOSS”的高度,就連上天的神九都沒有那麼駭人的飆升速度。
  “王逸之,你再不出來,我就進來幫你了。”臥房的門被敲響了,王逸之一掀被子,衝過去開門,連鞋都沒穿。
  “好了,去刷牙洗臉,熬了些燕麥粥,還買了你最愛的湯包。”王賢之拍了拍王逸之的小屁屁,催促道。
  “嗷嗷嗷,哥,你最好了,愛死你了!”覺得自己光只是說太沒有誠意,王逸之小白兔完全沒有危險意識地直接一口啃上了尼桑的臉,樹袋熊一樣掛在了他身上。
  王賢之抱住這個從小看著長大的弟弟,非常欣慰的拍了拍他的頭,但只一轉念,這種完全沒有長大的心性,讓自己把他吃進肚子的日子無限往後延伸了,王賢之突然想要默默扶額。嘛,道阻且長。
  “去把鞋穿著,浴室裡地滑。”
  “好嘞~”
  歡歡喜喜吃過早飯,王賢之也到了出門打工的時間,就着吃飯那些問題囑咐了幾句,就出了門。開着電視,從第一個頻道換到最後一個,再從最後一個換回來,沒有一個想看的,關了電視有沒有事情可幹,乾脆窩在沙發裡盯着央九,看著科普紀錄片。手邊放著剛從冰箱裡拿出來的西瓜,
  “鞭打鞭打鞭打啊,鞭打鞭打你,鞭打鞭打鞭打啊,鞭打鞭打你……”
  正用勺子挖西瓜吃的王逸之,直接一口噴了出來,聽到這麼銷魂的手機鈴聲,他後腦勺那直徑為0.5毫米的小汗珠直接具現了。你妹,還好是在家裡,特麼梁驍下次再敢給他隨便換鈴聲,直接爆了他的菊!
  “喂,嘛事?”
  “每次和我說話,你就沒有好口氣,我欠你丫的啊。”那頭梁驍估摸着是剛起床,起床氣還沒有散盡就一電話撥過來了,不過一會兒自己就好了,還帶上笑了,“昨天找着好東西了,好兄弟不能一人獨享,你哥在家嗎?”
  “打工去了,你要……幹嘛?”
  “不要一副被調戲了的良家婦男模樣,我一會兒到你家裡來。”
  “喂喂喂,我可沒說自己同意了!”
  “管你呢。”
  “這可是我家!”
  “那你會把我關在門外頭不?”
  “不會……”王逸之洩氣地說。
  “那不就結了,給我半小時,絶對光鮮亮麗出現在你家門前。”
  “你丫要是再開着那騷包跑車出現在我家小區,我直接用掃帚攆你!一句話不多說”
  “知道知道,那你等着我啊。”明顯就是敷衍之詞,沒等王逸之多說,對方直接掛了電話。
  梁驍別的不好,但是守時這一點,就是連鐵面無私的王賢之,在王逸之刻意撒嬌下還能妥協一會兒,算不上完全就着排好了的行程表來。
  王逸之靠在門上,讓出了一條道讓梁驍進來,這小子很忌憚他家兄長,只要王賢之在家,他是絶對不會提出來這裡的。王逸之問過原因,梁驍給了“一山不容二虎”這樣一句莫名其妙的回答。
  “什麼風把你吹到我這兒來了?”關了門,王逸之赤着腳盤腿坐上了沙發。
  梁驍神秘一笑,從包裡拿出了一張碟片說道:“島國回來的,絶對好東西。”
  “你妹!這就是你說的好東西?!你自己看吧,我去臥室躺會兒,紙巾都有,你丫要是敢給我把沙發弄髒了,中餐直接拿你燉湯喝。”王逸之說著就要起身。
  梁驍哪能讓王逸之那麼輕輕鬆鬆地就走了,他扯了扯王逸之的手臂,說:“天朝可找不到這種,你真不看?”
  王逸之嚥了下唾沫,舉雙手投降了。乖乖坐回沙發,就在梁驍熟門熟路地準備吧碟片放進去的時候,王逸之拉住了他的手,說:“去我房裡吧。”
  梁驍想了想,直起身子點了下頭。
  讓王逸之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梁驍拿來的不再是已經看到審美疲勞的xxx老師或者是xxxx老師,而是……倆男的,王逸之聽著愈見粗重的呼吸聲,非常尷尬地調整了下自己的坐姿,企圖掩飾自己身體的變化。
  “需要我幫你嗎?”梁驍痞着一張臉,在這個分外敏.感的時候開了口。
  “誰需要你幫忙?!邊去邊去。”說著往另一邊挪了挪,只是咬着下唇的力度更大了。
  你妹啊,一男的你叫那麼大聲幹什麼!王逸之紅着臉發現自己的變化越來越明顯,又在剛剛已經拒絶了梁驍的示好,現在要是說自己去浴室一定會被他笑上一個月的!
  “憋着不好,我幫你吧。”梁驍又說,只是這一次王逸之沒有再答話,梁驍無奈一笑,從口袋中拿出手帕,疊成長條形攤在手中,“你要是接受不了,就把眼睛蒙上,當我是個黃花大閨女就成,我保證不笑話你。”
  王逸之思考再三,非常不明顯地點了點頭。
  梁驍正對面地抱著王逸之,讓他把頭枕在自己的頸窩裡,慢慢解開了他褲子的鈕子,王逸之明顯地掙扎了一下,梁驍在他耳畔輕聲說:“把我想成你最愛的人,我不會傷害你……”
  等王逸之漸漸放鬆下來,梁驍一隻手從他腋下穿過,從他的頸椎骨一路帶著情.色的意味撫摸到尾椎骨,而另一隻手則無比溫柔地愛撫着小王逸之,隨着梁蕭手中動作越來越快,王逸之開始吐出一個個破碎的音節,聲音由輕到重,熱氣有一口沒一口地全噴在了梁驍最敏感的頸側,讓他也飛快地起了反應。
  王逸之這會兒大腦已經不是很清楚,他伸出手環住了梁驍的脖子,動情處還將手插入了對方的頭髮裡,像是為了迎合王逸之的動作,梁驍的頭很明顯在王逸之的手中蹭了蹭。
  “啊~”在泄出來的那一刻,王逸之無意識地說了個名字。
  梁驍的身體突然變得僵直,然後又認命般地清潔了自己的手和王逸之,輕咳了一聲說:“借你浴室一用。”
  王逸之才從釋放的餘韻中回過神,他的臉一直紅到耳根,支支吾吾地說:“我我我,我可以幫你。”
  梁驍看著近在咫尺的嘴唇,還是忍住了沒有親下去,他笑着說:“別勉強了,我一會兒就回來。”順手解開了矇住對方眼睛的手帕,放進了口袋。
  王逸之的秘密被梁驍知道了。雖然對方不會說出去,但是……
  王逸之把一旁的被子拉了過來,把自己裹了進去。喉嚨堵得難受,鼻子也酸的要命。

part4

  王賢之下了班去超市採購回來,走到樓下的時候瞥了眼停在停車位的跑車,原本柔和的面部表情瞬間陰沉下去,他冷着一張臉上了五樓,愣是不帶喘氣,拿出鑰匙果斷開了門。
  王逸之聽到門口的動靜,全身的毛都炸了起來,他推搡着梁驍說道:“趕緊走趕緊走,老虎回來了。”
  梁驍笑着揉了揉王逸之的頭髮,從沙發上站起來,眼角的餘光正巧看見冷着臉的王賢之,於是俯下身給了王逸之深情一吻。
  “道別吻喲~”
  王逸之被嚇愣了,連推拒的動作都忘記了,這在王賢之眼裡看來就是紅果果的JQ啊!擺明了就是因為自家弟弟默許,才有了梁驍這種行為。說不定趁自己不在家,他們幹出了什麼更出格的事情!這麼想著,王賢之當下只差沒有在面部來一場大型暴風雪。
  “既然你哥哥回來了,那我就先回去啦,下次再來看你。”走到玄關的梁驍朝着王逸之就是一飛吻,王逸之只恨茶几太矮鑽不進去,他看著自己哥哥的毫無表情的面部表情,那種被捉姦的微妙心理越來越強烈。
  當八十平的房子只剩下王賢之王逸之兄弟兩人之後,氣氛顯然在往“沒有最詭異只有更詭異”的方向發展,王賢之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提着蔬菜去廚房忙開了,只是這一路上沒有與坐在沙發上等教育的王逸之發生任何互動。
  王逸之磨磨蹭蹭地挪到了廚房,扒在門框那裡用軟軟的聲音輕輕喊了聲:“哥哥?”
  王賢之沒有回答,就連擇菜的手都沒有頓一下,像是王逸之在他面前只是空氣。
  王逸之蹭到自己兄長的身後,撓他腰上的癢癢肉,與自己料想的不同,這一次自己的兄長並沒有把他禁錮在自己懷裡一陣揉捏,而是不動聲色地往邊上挪了一步。
  被……討厭了?因為和男人……王逸之苦笑了一聲,要是讓他知道自己在打手槍的時候YY的對象就是他的話,說不定會被直接趕出門。
  “葫蘆娃,葫蘆娃,一根藤上七個娃,小小樹藤,是我家,啦啦啦啦,叮噹當咚咚噹噹……”
  王逸之把目光轉到了王賢之褲子的口袋那裡,鈴聲持續響着,但是在洗菜的人根本沒有接電話的意識,王逸之舔了舔乾澀的嘴唇,用非常輕的聲音說:“哥,那個……電話在響。”
  “我知道。”終於說了回到家的第一句話。
  王逸之鬆了一口氣,於是用稍微輕鬆的語氣問:“要接嗎?”
  那邊又沒有音了,等了一會兒,電話鈴聲停了下來,兩人又同時沉默了。站在廚房只會是忙中添亂,於是,王逸之準備退出去,思考能讓兄長消氣的方法,同時也想看看情況,要不要今天就直接向他出櫃。只是這時,電話鈴聲又響了起來,連王賢之的動作都頓了一下,他抖了抖蔬菜上的水,還是沒有接的意思。站在一旁的王逸之試探性地問:“需要……我幫你嗎?”
  王賢之看了看王逸之,直到王逸之被看得不得不轉開視線,王賢之才輕應一聲:“嗯。”
  像是死刑被改判死緩一樣,王逸之興匆匆地從王賢之牛仔褲的口袋裏掏出了手機,遞到他面前讓他看來電顯示,但令他沒有想到的是,看了來電顯示的王賢之用還沾着水漬的手從他手中奪過手機,匆忙地按下接聽鍵,走出了廚房。
  他聽到自己哥哥用非常溫柔的聲音笑着說:“剛才有事兒呢。”
  “溫柔”是形容詞,“笑”是動詞,一個是靜止的弓,一個是動態的箭,兩者加在一起,直接把名為“痛苦”的情緒扎進了自己的心臟。
  王逸之覺得自己的指尖都泛着說不出的酸脹感,現在他的心裡只有一個想法:把手機搶過來,把手機搶過來,把手機搶過來!
  當王逸之意識到自己幹了什麼的時候,他已經在自己的房間裡,而手中拿的正是他哥哥的手機,另一端有一個男人的聲音,用不急不緩的音調反覆地詢問:“小賢,出什麼事情了嗎?說話啊,小賢。”
  王逸之拿起電話,放在自己的耳邊,對著那端的人說:“別打王賢之的主意,他,是我的!”說完也不管對方作何反應直接把電話掛斷了。

part5

  王逸之往床上一倒,盯着王賢之手機桌面的兩人合照,心裡憋悶的難受。就算知道對方可能只是哥哥的好友,甚至有可能只是同事,但是一想到王賢之的手有可能在工作的時候搭在對方的肩上,一想到自己哥哥會朝對方展露笑顏,就不可遏制的一股怒氣從心裡噴湧而出。
  算了,反正看樣子,他也接受不了和男人在一起,更何況這個男人還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弟弟。
  王逸之翻了個身,解開手機鎖,翻看著通話記錄和收件箱和發件箱,他突然坐了起來,他把所有的記錄從頭翻到尾沒有看到除了“弟弟”之外的任何人。
  完了完了完了,對著一個手機就想擼怎麼辦?!王逸之自暴自棄地把頭埋進被子裡,年輕人衝動一點可以理解啊,但是這麼衝動的話已經不是用“年輕”這樣的藉口可以解釋的啊焚蛋!即使這麼想著,他還是把手伸進了褲子裡。沒差了,反正梁驍幹出這種沒品的事情被哥哥撞見了。
  釋放之後的餘韻讓王逸之一陣手腳無力,門外傳來有規律的敲擊聲,他慌忙用紙巾收拾乾淨了自己,紅着眼眶給王賢之開門。密閉空間裡的味道因為房門大開,歡脫地往外湧,王賢之的臉色一瞬間沉了下去。如果說之前在客廳裡那一幕是梁驍故意做給他看的,那麼房間裡的味道就更能說明問題了,他往裡面看了一眼,被子凌亂地鋪在床上,很顯然是在上面進行過什麼動作。
  原本想著就這麼冷戰幾天讓王逸之知道不是每件事都能由着他肆意妄為的,看來,現在不親自教訓一下是不行了。
  王賢之推開王逸之,下手的力大了點兒,讓他後退了好幾步。關門落鎖,王賢之看著他手中的手機,沒有情緒地說:“手機給我。”
  “你又要給他打電話麼?”王逸之顯然是會錯了意,緊抓着手機把手背到了身後。
  手裡有大量“樓主一生平安”的圖文資料,要是被他看到的話……王賢之在生氣之餘在心裡默默扶了一把額。
  “你每次一接他電話就會躲起來,不管是什麼時候只要是他的電話你都會接,就算是凌晨四點打電話過來也這樣,他是誰啊,憑什麼啊。”王逸之越想越委屈,連着眼眶又紅上了一些。王賢之被他說得一愣一愣的,連下意識的生氣臉都沒有再擺出來。
  王逸之越想越氣,也不管自己的動作是不是會讓王賢之和自己斷絶兄弟關係,一下子撲上去啃王賢之的嘴。卻不想嘴唇磕在了對方的牙齒上,當下疼得就摀住了嘴。王賢之眼中帶著笑意,揉了揉他的頭髮。
  “吃醋了?”
  “歲特麼次粗,泥才次粗!”翻着嘴唇的王逸之的眼淚啪啪地往下落。
  “好好好,我吃醋,別哭別哭。”王賢之像是哄着小孩子一樣把他攬進自己的懷裡。
  王逸之緊緊地攥着王賢之的胸口的衣服,從小聲啜泣變成了放聲大哭,他從小就不怎麼鬧人,這麼一哭讓王賢之頭皮都發麻了,為了讓哭聲消弭,他低下頭含住了王逸之的嘴唇,用舌頭舔舐着還在流血的傷口,帶著鐵鏽味的鮮血從王逸之的唇上落進王賢之的口中。
  王逸之睜着大大的眼睛,一副心肌梗塞的模樣,但是身體比大腦誠實,他的手自動攀上了王賢之的脖子,王賢之有意將他向床上引,而王逸之這會多半是智商為負的,當他倒在床上,身上承受着來自自家兄長的重量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他感到非常的充實。
  這樣的感覺他明白。他用手矇住自己的眼睛,苦笑着說:“又是夢吧?我知道的,等我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就什麼都沒有了。”
  王賢之拿開王逸之的手,親着他的眼瞼,一路滑到唇角,用靈活的舌頭撬開他的牙齒,長驅直入,舔着他的牙關,他的舌苔,他的上顎。細密的破碎的呻.吟從王逸之微啟的唇中洩露出來,情動時不自覺地蹭着王逸之的下.身。
  王賢之啃舔着他的喉結,一隻手慢慢伸進他的衣服裡,在紅豆的頂端細細地摩擦,王逸之有了明顯的反應,王賢之輕笑了一聲,開始向另一個顫巍巍立起來的紅豆進軍。那種又痛又癢的感覺,從胸口游向尾椎骨,王逸之弓起了腰,像是再把自己往對方口裡送。
  已經有些忍不住的王賢之,湊上去深吻自己身下人的唇,一隻手向下面探去,解開了鈕子,拉下拉鏈,食指細細地描繪着小王逸之的輪廓,王逸之扭了扭身體,不出所料地讓小王逸之又漲大了一圈,頂端滲出的液體濡濕了綿軟的布料。他輕輕拉下最後一層裹羞布,握住了精神昂揚的小王逸之,上下其手,快慢有度,王逸之的呻.吟聲頃刻間大了起來。每一個動人的轉音都讓王賢之不自覺地吞嚥着口水。
  “哥……哈……哥哥~”王逸之睜開眼睛,帶著霧氣的迷濛眼神讓王賢之胸口一緊。等他發現這其實是王逸之無意識之舉,無奈地伏倒在他的身上,只是加快了手中的動作,順勢在他的鎖骨處狠狠地吮吸着,皮膚表層一會兒就充血了,小小的,紅色的草莓完成!
  王逸之沒一會兒就出來了,王賢之藉著這些液體向他身後探去,沒有人發覺過的秘處,一張一合的,像是在渴望着什麼。但是等王賢之真的滿足了它,身下的人的身體卻變得越來越僵硬。
  王賢之不想在這種對方不情願的情況下繼續下去,所以很快退了出來,抓着王逸之的手往下面探去,在他耳邊用低沉得不像他的聲音輕聲說:“那你也幫我,好不好?嗯?”
  王逸之迷迷糊糊地點頭,握住了發燙的小王賢之,擼動起來。兩人在悶熱沒有開空調的房間裡互相解決了生理問題,等恢復了意識,王逸之還是沒想明白,明明按照那種發展,應該是兩人吵得不可開支,為什麼到最後竟然變了一場互打手槍的神展開。
  但是,感覺還不錯~
  王逸之翻了個身,面對著王賢之,蹭了蹭對方的胸口,才饗足地睡了過去。

part6

  王逸之是被肚子餓醒的,搶來的手機還被他握在手中,但是身邊並沒有人,他看了眼房門,也是管得好好的。
  臥槽!這麼真實的場景也能只是一場夢境嗎?才坐起來的王逸之重重往後倒去,這樣下去不行啊,趕緊在“吃掉哥哥”和“被哥哥吃掉”中選一個吧!
  王逸之把手機拿到自己眼前,翻看起來,既然不能調戲哥哥,就調戲他的受機吧!對應“世界真奇妙”的下一句一定是“一翻嚇一跳”,這種“LZ一生平安”的超大資源包是怎麼回事?!所以說買蘋果四袋的妙用就在這裡嗎?!因為它的內存大!
  那麼紅果果的名字,讓王逸之看得小臉通紅,腦補出的場景直接讓他又挺立了……
  《哥哥,你把我【嗶——】得很好看》,《調.教弟弟的日日夜夜》,《吃掉弟弟》……這難道不是司馬昭之心了嗎?!這難道不是王賢之內心的真實寫照嗎?!這難道不是暗示自己“上吧,弟弟!”了嗎?!
  王逸之拍拍自己的臉,退出了名字為“定時補充能量”這一文件夾,轉而把目光投向了“溫故而知新”那個名字聽起來頗正直的文件夾。
  尼馬,認真你就輸了啊?!這種NC-17,NC-21甚至NC-25的大尺度小黃兔根本就是直接顛覆了王逸之對自家兄長“溫文儒雅”這一形象標籤的定論,尼馬,每一個“衣冠”之後必跟着“禽獸”,但是那種要從噗通噗通亂跳的小心臟裡溢出來的興奮和緊張是怎麼回事?!還有那股蛋蛋的欣慰又是怎麼回事?!是因為前途光明了嗎?!
  “逸之,起來吃飯……”推門而入完全沒有敲門意識的王賢之在開門先看到的就是自己弟弟嘴唇微張,呻.吟破碎的春宵美景,然後就是王逸之瞬間死機的呆愣表情。
  “怎麼?我中午沒有滿足你嗎?”王賢之倚着門框,抱臂看著在床上和五指兄弟親密接觸的王逸之,嘴角帶著笑,然後目光就轉到了王逸之手中拿的還亮着屏的手機,“看來,你都知道了?”
  王逸之:“……!!!”我知道什麼了?!我什麼不知道啊!這一切難道不是我的X夢和腦補嗎?!所以那種渾身乏力,四肢發軟是因為過度縱X嗎?!
  王賢之開始慢慢解鈕子,一步一步走向床邊,王逸之手腳並用往後退去,一直退到背部抵住了床頭,王賢之氣定神閒地拉出王逸之的一隻腳,把他拖了下來。
  “呵呵……”王逸之乾笑了兩聲。
  王賢之壓着王逸之讓他動彈不得,雙腿夾緊對方的,王逸之深諳這種欲說還休欲拒還迎之道,掙扎了幾次沒有掙脫開,正準備放棄,只聽見王賢之突然說:“都起反應了,你這個磨人的小妖精。”
  王逸之:“……”
  王賢之:“……”
  在這個時候冷場不好吧?!這麼小白的話你都說得出來你究竟看的是什麼小黃文啊尼桑?!特麼誰把他那麼有文化素養的尼桑生生教成了小白?!套麻袋打丫的!
  王賢之傾身而上,唇角帶笑地問道:“有什麼不對嗎?”
  “沒……沒有。”王逸之在遇到自己兄長時,原則什麼就等同於扯淡,能讓自家兄長心甘情願地吃掉他或者心甘情願地被他吃掉,就算是讓他承認泡菜國能夠征服宇宙,他都會昧着自己的良心點一下頭。
  “你在想什麼?”王賢之見身下的人眼神放空,在他胸口畫圈圈的同時,隨口問道。
  “泡菜國賽高!”
  王賢之:“……”
  王逸之:“……扯平了。”
  當這兩段沒有任何營養的對話結束之後,台言就變成了港劇,從“一起背對著夕陽奔跑”進化成了“再動,就受我一槍”。(哪裡不對!
  被王賢之折騰得床都下不來的王逸之,支着自己的腰,在心中暗罵。王賢之穿好衣服之後,抱起還果着身體的王逸之朝浴室走去。
  再來一發?王逸之腦海裡瞬間出現了十八禁場景,於是他誒嘿嘿了。王賢之開了花灑,讓弟弟自己身上清洗,當他的手伸進不久前想王賢之才出來的地方時,不出所料的手指被吸住了。
  “啊~”王逸之失聲喊了出來。
  “再來一發嗎?”
  “才不要!”王逸之紅着耳朵,把頭埋進了對方的頸窩。
  王賢之:“你偷看我的手機……”
  王逸之:“……就……就看了一下下。”
  王賢之:“你讓那個二世祖親你……”
  王逸之:“……我沒反應過來。”
  王賢之:“你還說我給你錄的鈴聲不好聽……”
  王逸之:“……我,等等!你錄的?!”
  王賢之:“對啊,要不要我唱給你聽?互擼娃,互擼娃,一干疼上七個晚,犯罪欲大,都不怕,啦啦啦啦!弟大大洞洞大大,互擼娃,弟大大洞洞大大,本領大!啦啦啦啦!互擼娃,互擼娃,本領大~”
  王逸之:“……總覺得歌詞哪裡不對。”
  王賢之:“以後就讓你知道,歌詞哪裡不對。”
  王逸之:“……QAQ”
  尼桑,我真的錯了……
  —————完—————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殭屍粉也有春天 by 向南旅行家 | 首頁 | 最上 | 我的學長不可能那麼腹黑 by 向南旅行家 (腹黑攻x炸毛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526-0fdc677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