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殭屍粉也有春天 by 向南旅行家 :: 2013/02/14(Thu)

文案
——殭屍粉神馬的很討厭的╮(╯-╰)╭ 
——那……會安慰人的殭屍粉嘞?
——啊(一聲),啊(三聲)?!
——是怎樣啊……
——嚶嚶嚶嚶,設定好帶感兒,我被萌哭了QAQ

搜索關鍵字:主角:桃子,齊舒揚 ┃ 配角: ┃ 其它:微博,殭屍粉

vol.1

  桃子沒有醬:你妹你妹你妹啊!手機被偷有木有!資料不見有木有!喝水嗆到有木有!走路摔跤有木有!這樣的日子怎麼過下去?!怎,麼,過,下,去!!!
  幾乎是在桃子發出這條微博的同一時間,就有了一條回覆。
  見到“你有1條新評論”的桃子順手就點開來看,但是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他真的很想眼淚掉下來。回覆如下:
  旗幟殭屍:微博粉絲高質量粉絲①千粉8元,微博評論,轉發,推廣,打造超高人氣的草根微博~公司網站www.jsf00.com,客服QQ:74①947④1223
  臥槽臥槽臥槽!這是怎麼回事?!喝水都塞牙縫了你還嫌我倒霉得不夠嗎?!這個時候不是好基友來安慰我就算了,特麼殭屍粉來橫插一杠算是怎麼回事兒?!
  我不是在玩植物大戰殭屍不是啊!!!即使你的名字是旗幟殭屍那個不能說明什麼問題!!!我才不需要有一大那什麼波殭屍來襲!!!更不需要又一大那什麼波殭屍來襲!!!小心我用豌豆射手噴你一臉豌豆!!!
  桃子咬着牙,硬是把那鍵盤當做鼓來敲,一字一血淚,一句一斷腸,真的是聞者傷心見者落淚。
  桃子沒有醬:LS自重啊焚蛋!你看我都倒霉成這樣了你好意思還來向我推銷購買殭屍粉的業務嗎!
  令桃子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殭屍粉似乎比他想像的要高級那麼……一點?好吧,是高級很多。畢竟人家又回覆了。
  旗幟殭屍:公司業務需要我也沒有辦法╮(╯-╰)╭,你不想購買的話我也不能白白送你。怎麼了,你很倒霉嗎?
  桃子沒有醬:誰特麼要你送了我殭屍粉了?!腦補自重啊焚蛋!!!再說,你回覆之前不看看微博內容嗎?!有沒有職業道德啊我說!
  旗幟殭屍:殭屍粉的職業道德就是留言不看博,你不用擔心自己隱私洩露的,放心。
  桃子沒有醬:這不是重點吧焚蛋!重點是我都倒霉成這個樣子了你還來雪上加霜,有沒有人性啊!
  旗幟殭屍:額,雖然我想說,殭屍粉這種東西是沒有人性的,但是……還是希望你能早日擺脫衰神,振作起來,雖然道路是曲折的,但是你要前途是光明的,那個……加油?
  被殭屍粉安慰了的桃子對著電腦屏幕,默默內牛,這種被萌到的趕腳是腫麼回事?!真的很想去哭一哭有木有!!!

vol.2

  桃子沒有醬:論文又被駁回又被駁回,你讓我改的地方我都有改你是還想怎麼樣!是不是要我直接抄襲你原來寫的論文你才會放我過!(咦?哪裡不對!(╯‵□′)╯︵┻━┻
  距離上一次因為霉神附體而被殭屍粉安慰已經過了好幾天,這段時間桃子因為整日忙着論文,甚至連上微博的時間都沒有,能擠出的僅有的一點時間全用來睡覺了。今天好不容易得了空,桃子一上微博就是發微博抱怨,整個首頁都瀰漫著一股“po主很衰,生人退散”的詭異氣息。
  旗幟殭屍:微博粉絲高質量粉絲①千粉8元,微博評論,轉發,推廣,打造超高人氣的草根微博~公司網站www.jsf00.com,客服QQ:74①947④1223
  桃子沒有醬:你妹……
  旗幟殭屍:今天你倒霉了嗎?
  桃子沒有醬:為什麼一碰到你我就沒有好事?!你快還我美好的小清新世界啊我說!
  旗幟殭屍:繩命,是剁麼的回晃;人生,是入刺的井猜。所以,窩們要山帶繩命,窩們要惹愛人生。
  桃子沒有醬:我能理解為……你這是在安慰我嗎?
  旗幟殭屍:我不是一直在安慰你嗎?
  桃子沒有醬:對不起,我還真的沒有看出來。
  旗幟殭屍:沒有關係,現在的小朋友反射弧都長,我能理解,你也不要自卑。
  桃子沒有醬:特麼誰在自卑?!我才沒有需要你理解啊焚蛋!!!
  旗幟殭屍:讓我要是允許你用豌豆射手噴我一臉豌豆你會不會高興點?
  桃子沒有醬:……才不會!!!QAQ
  比會安慰人的殭屍粉更高端的是不僅會安慰人還會賣萌的殭屍粉!!!微博什麼時候竟然出現了這樣逆天的殭屍粉?!這是不是渣浪在下的一盤很大的棋?!
  憤憤關了微博的桃子,對著文檔裡的論文一陣咬牙切齒,齊舒揚你別讓我逮着你?!看你一次打你一次,直到你不再在我論文裡挑刺!!!
  像是有心靈感應一般,沉寂多日的受機君在這時銷魂地震動了起來,桃子看了來電顯示一眼用無比沉痛的心情接起了電話。
  “喂……”
  就算是隔着電話,齊舒揚還是聽出了桃子咬着後槽牙的咔吱聲,大概是這幾天逗他逗得心情很舒暢,齊舒揚沒有把這點在往常足以被判為“大逆不道”的事情放在心上,只是對著電話說了句:“趕緊出來,今天我請你吃飯。”
  “又玩沒帶錢包那把戲?我說師父,你就饒了我吧,我不經玩的。”桃子已經在那邊開始求饒了。
  齊舒揚眉頭一挑,張口就說:“是不是論文你還……”
  “我來!我,一,定,來!”說到最後,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地往外蹦了,齊舒揚展了展眉,心情又好了一點兒。對待這熊孩子,你就不能手軟。
  “老地方見啊,八戒。”說著就掛了電話。
  八戒你妹啊!叫你一聲師父你還真以為自己就是唐三藏了啊,要不要臉啊要不要臉啊?!沒有導師的樣子還非得做上導師的位置,小心我畫圈圈詛咒你!

vol.3

  等桃子在齊舒揚口中的“老地方”等了半個多鐘頭,那人才來。桃子翻着白眼不敢吐槽,又給自己猛灌了一口茶水,憋下那股子悶氣。
  “來的挺早?”
  “您不是明眼看著了嗎?需要我時分秒地精確到小數點後兩位數再報給您嗎?”桃子把菜單遞過去,手托腮看著自己對面的禽獸那衣冠楚楚的模樣,還是在心裡嘆了一聲:妹的,我看上的男人,就是那麼有氣質!
  這就是所謂的“導師虐我千萬遍,我待導師如初戀”啊!
  “看什麼呢?”齊舒揚少有地被盯得不自在了,唇角一勾,問了一句。
  “不怕齊舒揚鬧,就怕齊舒揚笑”是桃子經過多年實踐總結出的經驗,所謂時間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經過這麼多年的時間的檢驗,桃子可以肯定確定以及一定地告訴你,這一真理不是胡謅。桃子立馬眼觀鼻鼻觀心,二話不說又開始灌茶水。
  “不要錢你就那麼下博灌水?想要拉動內需也不是你這麼拉法吧。”
  “潛水可恥,灌水無罪。師父這話還是當年我對你隱身不可見的時候你和我說的。”
  齊舒揚眉毛一挑,回道:“哦?有這回事兒?”
  桃子從善如流,忙搖頭道:“沒有沒有,就算是神九都上天了,你都沒有說過這話。”
  桃子看得出齊舒揚今天心情好,沒有和他計較,於是心安理得地在菜單上添了幾個貴點兒菜式,才把筆和紙遞過去,努努嘴說:“喏,我就點這些,其他的您看著辦。”
  齊舒揚看了看菜單上桃子點的菜——都是葷腥,他搖搖頭說:“不行,你腸胃受不了,去掉仨。”
  “我總共才點四個,你讓我去了仨,我吃什麼?!難不成吃你啊!”桃子白眼一翻,桌子一拍,竟是有了“破罐子破摔”之勢。
  齊舒揚也沒回話,只是挑着眉往桃子點的菜下面多加了倆素,再加了一湯,順手遞給了身邊走過的服務員。
  桃子見齊舒揚沒有和自己計較,膽子又大上了一些,他湊近了說:“師父,最近心情不錯?”
  “很明顯?”齊舒揚摸了摸自個兒的臉。
  桃子連連擺頭說:“不明顯不明顯,我們這不是師徒連心嘛。”
  齊舒揚聽完覺得有些好笑,但是一笑出來那桃子立馬就會裝回乖寶寶,於是他只是挑起了一邊的眉毛,半好奇半探尋地應上一聲:“哦?怎麼個連心法?”
  桃子諂媚地給齊舒揚到了杯茶,雙手捧着遞到人面前,等看著齊舒揚接下了抿了一口才繼續說道:“師傅您看,要不……就把我那論文給過了吧?”
  “給我個理由。”齊舒揚吹着茶上的熱氣,不甚在意地接了話。
  桃子一聽這話,眉毛都要揚天上去了。嘿,有戲!
  “我都改了那麼多遍了……”
  “駁回。”還不等桃子說完,齊舒揚俐落乾脆遞給了倆字兒,算是判了死刑了。
  “我真不覺得自己哪兒還寫的不……”
  “狡辯。”
  “要不你就和我說說我究竟……”
  “沒門兒。”
  桃子咬着後槽牙,在心裡告訴自己:冷靜,桃子,這人已經不是和你一級別的變態了,子曰得好——不在沉默中歇菜,就在沉默中變態。用變態對他,實在是以己之短攻人之長,又不是田忌賽馬,還能分個上中下場,你要一局就霸上場子,讓對方無路可走!
  “那個,師父……”
  “菜來了,吃飯吧。”齊舒揚還好心的幫桃子擦了擦他那雙筷子,才遞到他手上。
  “齊舒揚,我跟你說,我忍你很久了!你知不知道就是因為你,我在微博上都被一殭屍粉給安慰了,這就是我人生一大黑歷史!”桃子倒沒敢摔筷子,只是說話的聲音比起平時大了那麼一點兒,也就……一點兒。
  齊舒揚看了桃子好半天,看得他是如坐針氈,要是齊舒揚再多看幾秒,桃子一准抱著他大腿直接哭錯了。
  “那等你把論文給我發過去,我瞧著差不多了,就給你過了。”
  “啊。”桃子這會兒是齊舒揚說什麼他都的應着,但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整個人都斯巴達了,“啊?!”

vol.4

  等桃子把文檔裡的論文又看了一遍,覺着沒什麼錯了,就給齊舒揚給發了過去。等得了對方的首肯,說是過了,桃子興奮地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但是還是第一時間想到了在微博上對他說出了“雖然道路是曲折的,但是你要前途是光明的”的那個安慰賣萌傻傻分不清楚的殭屍粉旗幟殭屍了。
  桃子沒有醬:@旗幟殭屍_謝謝你啊,要不是因為你我論文還過不了,不過可惜了你只是一殭屍粉,不然我還是會請客吃個飯喝杯茶什麼的。
  不一會兒,微博那邊有回音了,不過卻不是旗幟殭屍的,是一平常聊得比較多的基友,這會兒正嘲笑桃子“寂寞空虛冷”,桃子沒好臉色的回了句“羡慕嫉妒恨”就關了評論界面,一遍又一遍地刷新着首頁,就等着平日裡那個連頭像都沒有的殭屍粉了。
  第一條回覆不是看得自己都能背出來的小廣告,這讓連這幾條微博都是旗幟殭屍占了沙發的桃子有些鬱卒,該出現的時候不出現,不該出現的時候盡瞎摻和,難怪這麼長時間也只能是個旗幟殭屍。想著,又刷新了一遍界面。
  旗幟殭屍:要吃飯的話,老地方見。茶就免了,看著你灌水那迅猛樣我都想替你上廁所了,還是別介。
  等刷得桃子食指中指都有些抽抽的時候,終於等來了旗幟殭屍的回覆,只是……這回覆怎麼看怎麼覺得語氣象是那個和他八字不合的導師齊舒揚一個德行。
  這麼一想……
  臥槽!這語氣這態度活生生就是——齊舒揚!這充滿了王八之氣的王霸之氣,除了齊舒揚全天朝都找不出第二個來。
  不對不對不對,他一研究生導師沒事兒裝個嘛殭屍粉,還專門來我微博裡放小廣告,吃飽了撐的?
  打着隨我吐槽的旗幟乾著安慰我的事兒,怎麼著都不像他這種抖S的人幹的出來的!這不是膈應的慌嗎?
  但是……一旦接受了這種“我愛的導師也愛着我”的設定,嚶嚶嚶嚶,桃子都要被帶感兒得哭了。
  旗幟殭屍:別沒聲兒了。你到底是請還是不請啊,給個準信兒,別讓我在這兒乾等着啊。
  桃子沒有醬:你不是殭屍粉嗎?!是殭屍粉您老就敬業一點兒啊倒是!!!安慰個嘛人?!賣萌個啥啊?!
  旗幟殭屍:一直都你在說我是殭屍粉,我沒說過啊╮(╯-╰)╭ 
  桃子沒有醬:那你還在我的微博下發小廣告!!!那你和我說什麼“公司業務”“你不想購買的話我也不能白白送你”這樣的話!!!
  旗幟殭屍:但是我重頭到尾都沒有說“我是殭屍粉”這樣的話,小朋友,被害妄想了吧?
  桃子沒有醬:你給我等着!!!別動!!!我現在就去找丫的!!!
  
  “齊舒揚,你個見利忘義處心積慮口是心非陰險狡詐惡貫滿盈綿裡藏針窮形極相的小人!”桃子一口氣蹦出了所有他暫時能想到的貶義成語。
  齊舒揚倒是跟個沒事兒人一眼,喝了口茶,看了桃子一樣,帶著讚賞的神色說:“不錯,成語背的挺多,就是意思知道的不清楚,回去把你剛剛說的成語的意思一個抄一百遍,對了,最後兩個字超一千遍。”
  “……”桃子憋了半天,紅着臉也只說出了個,“你妹!”
  “我妹的主意你就不要想了,有我盯着。”齊舒揚彎了彎唇角,眼睛微眯。
  “這麼逗我有意思嗎?!把我當傻子一樣耍很好玩是吧?!等我答辯完了咱們就分道揚鑣,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桃子一拍桌子,傾着身子怒視着眼前的齊舒揚。
  齊舒揚一勾桃子的脖子,直接湊上去吻了個正準。看得到吃不到的日子可苦了他了,這回都抓到手了,哪還有再鬆開的理兒?
  “我說齊舒揚……唔……”得,才剛說話又被堵着了。
  等桃子被吻得找不着東南西北的時候,齊舒揚才迫無無奈鬆了口。
  “你個吃人不吐骨頭的舊社會虎豹財狼!”被齊舒揚禁錮在懷裡的桃子紅着臉哽着聲音,一項一項數落着他的罪行,“明知道我喜歡你你還那麼折騰我,看著我一個人在那瞎糾結很有意思吧?!我那麼辛苦寫的論文你看都不看直接駁回,我差點兒就往你臉上吐唾沫星子了,要不是我素養好,當場拿着椅子就能往你頭上招呼,你知不知道!誰給你的權利那麼使喚我,冬天凌晨就讓我給你準備好早餐,夏天大半夜讓我接你回家,除了損我你沒說過我一句好,你就可勁地折騰着我吧!”
  齊舒揚見桃子是真來氣了,笑笑說:“不那麼折騰你,你能把我記得那麼牢?”
  “你這是強詞奪理!”
  “你寫的論文論點論據倫理都不足,我看都不用看就知道你是玩遊戲之餘給我趕出來的,我要是讓你過了,你能好意思?”
  “那……那你就不能態度好一點啊!”
  “你一到冬天就窩着不動,一個寒潮來就能讓你在床上躺半個月,從你的公寓到我的公寓這一段路上汽車少綠化帶多,權當是給你做晨練了,你倒是說自從給我帶早餐起,你感冒過幾次?”
  “可……可你也不能那麼不人道!”
  “大半夜的不睡覺,只知道渣遊戲,我特地從公寓打出租車去那麼遠的地方就是為了讓你能安生地在我身邊睡個好覺,你又不是小孩子了,每天不到三天不關電腦,這麼下去身體吃得消?”
  “我……”桃子見齊舒揚越說越有理,到是自己像個不識抬舉的愣頭青,惱羞成怒直接咬上了齊舒揚的嘴唇。
  咬死你個滿嘴大道理句句為我好的渣攻!
  “既然是你主動就別怪我了。”齊舒揚唇角一勾,笑了起來。
  “喂喂喂,你別以為這是包廂你就能亂來!!!”
  “齊舒揚,說的就你!手往哪兒放呢?!”
  “不能!!!不……不能碰那裡!!!”
  “齊舒揚你個渣攻!”
  ―完―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客服就是用來調戲的 by 向南旅行家 | 首頁 | 最上 | 尼桑,我真的错了…… by 向南旅行家 (兄弟年上)>>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527-71a04f4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