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咬指甲與強迫症 by 毛醬 (強迫症面癱學弟攻*愛咬指甲花痴學長受) :: 2013/02/16(Sat)

文案
有各種各樣強迫症的面癱學弟攻*愛咬指甲的花痴學長受
爛尾慎入T___________,T
鬱陽的故事,歡迎戳

搜索關鍵字:主角:聶維,陳澤奇 ┃ 配角: ┃ 其它:



  1.
  聶維正興致高昂的把桌子上那張小廣告紙疊成小飛機,大哈了一口氣準備把它飛出去的時候,身後有人輕輕的碰了碰他的肩膀。
  “有啥事?”聶維轉過頭去,看到一張面無表情的臉。
  我靠!這男的真特麼的帥!那張臉……怎麼說來著?人神共憤還是上帝的寵兒來著?管它呢,看他坐的這麼筆挺,屁股一定也很翹!……這樣想著,聶維一顆花癡的內心裡早已口水氾濫。
  人神共憤的帥哥懶懶看了聶維一眼,遞過去一張紙條。
  聶維舔了舔嘴唇,歡快的扔掉手中的飛機接過帥哥給的紙條,轉過身迫不及待的打開。
  哦哦哦為何此等帥哥會給我寫紙條?難道……難道是看到了我憂鬱的外表俊俏的面龐剛毅的身體曲線所以……所以芳心暗許了?
  聶維越想越覺得興奮,忍不住想要仰天長嘯之時看清了紙條上的內容。
  “同學:
  請不要咬指甲,不衛生。
  金融 陳澤奇 2011.12.2”
  聶維臉上的笑容僵住,然後深深吸進一口氣,將想要轉過身把紙條扔到陳澤奇身上並大吼一聲你是有病呢還是有病呢的欲`望壓制下去。
  媽的!老子剛剛一直在打、不折飛機什麼時候咬指甲來著?瞎了他的狗眼!折飛機前啃了那麼久他怎麼不說?非要現在說!況且,就算老子咬指甲,關他毛線事?
  聶維怒氣衝衝的扭過頭去,因為是上課,就算很生氣也只能壓著嗓子喊道:“喂!”
  陳澤奇抬了眼看他,一張英俊的臉上依舊沒有表情。
  哦這等尤物……聶維咽了咽口水,憤怒道:“我也不想咬指甲,可是我改不掉!”
  說完以後聶維真想一剪刀捅死自己,聶維你是個傻`逼嗎你果然沒救了你個死花癡你怎麼不去死!
  “沒關係。”陳澤奇微垂下眼,長長的睫毛讓聶維心中驚呼一聲直想撲上去揪幾根下來。
  他雙指輕叩了一下桌面,淡淡道:“我幫你改。”
  聶維:“……”可憐見的,長的這麼好看,原來腦子有問題。
  2.
  “聶維,最近那個小學弟怎麼天天跟著你,你搶了人家女朋友了?”專業課上,張建看到聶維雙臂前伸腦袋埋在桌子上,好奇道。
  他還算小學弟嗎?他算哪門子的小學弟?!人家小學弟都是紅通通軟綿綿的誰和他一樣兇神惡煞?!不,不是兇神惡煞,陳澤奇根本沒有表情!實在太可怕了嗚嗚嗚嗚!聶維無精打采的抬起頭,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盯著張建,一張嘴:“嗚嗚嗚嗚……”
  張建:“……你別嚇我!”
  聶維不願意理他,又盯著自己的雙手發呆。
  大拇指上的指甲長長了一點點,看起來圓潤光澤……怎麼辦,好想咬……不!不行,陳澤奇要是發現了肯定又不知道搞出什麼花樣來整我!
  有一次啃食指啃的入神,被剛走進教室的陳澤奇逮了個正著。男生好看的眼睛盯了聶維半天,最後略一彎腰拿走聶維的錢包,淡道:“既然這麼喜歡吃指甲,就別吃飯了。”
  這麼被陳澤奇餓了三四回,聶維一看到食指就想起那種腹內空空還要看著陳澤奇以一種優雅異常的姿勢吃飯的感覺,真是……太他妹的糟糕了!
  於是果斷換了個指頭來咬。
  小指的指甲是最軟綿綿的。
  聶維雙目放光,正想湊過去時,就看到陳澤奇推門走了進來。
  聶維連忙端正坐姿,雙手平攤在桌子上,抬起眼睛笑盈盈的看向陳澤奇。
  媽的!這是老子的宿舍!你怎麼隨隨便便就進來了?不知道敲門嗎?你小學老師沒教過你什麼是講文明懂禮貌嗎?!
  陳澤奇自顧自的從對面推了把椅子坐到聶維身側,又覺得熱,便把襯衫扣子解開兩個,微微露出點白花花的肉。
  聶維乾渴的舔了舔嘴唇,這種禁欲的美感讓他的小心肝撲通撲通直跳。
  “小指?”陳澤奇看向他攤在桌子上的手。
  聶維趕緊把雙手藏在身後,猛搖頭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也真的沒有打算咬自己的食指!”
  “哦。”陳澤奇點了點頭,從褲兜裡掏出一瓶不知道什麼東西放到桌子上,道,“伸手。”
  聶維警惕道:“這是什麼?”
  “指甲油。”陳澤奇仿佛不願意多說似的,又催促了一聲,加重了音量,“伸手。”
  “……”聶維喪著一張臉,只敢怒不敢言,“好學弟我能不能不塗這種娘們用的東西?”
  陳澤奇已經擰開了瓶蓋,也不和他廢話,直接伸手就抓了聶維的手過去,牢牢按住。然後低下頭來,極其認真的給聶維的小指刷好指甲油。
  聶維絕望的看著自己兩隻嫩白透亮的雙手被陳澤奇一一按住,只有小指和中指被塗上了鮮紅透亮的指甲油。
  這個人面獸心道貌岸然的衣冠禽獸!
  聶維無比的悲傷,只能給自己的四個指頭上裹滿ok繃。
  別人問起的時候,聶維總是淒淒慘慘一笑,一揮手淩亂道:“沒什麼,我只是對這個世界絕望了。”
  --------------------------------------------------------------------------------------------------------------
  陳澤奇採取的是逐個擊破法!聶維咬哪個指頭就專門對付哪個!呆會還有一更!
  3.
  聶維咬指甲這毛病,可能是打娘胎裡帶出來的;也可能是小時候沒喝人奶餓的來著;當然也有可能是缺鈣缺鋅缺銅缺鐵。
  聶維也想改,可是有心無力,改了十幾年,還是一看到指甲稍微長點就巴巴的湊過去啃幾口。爸媽見了就打他手背,可聶維一扭頭就忘了,特別是思考問題的時候,啃的更香。
  聶維原以為自己沒救了,真的。
  可是不知道是玉皇大帝還是上帝反正是兩個瞎了眼的糟心老頭子把陳澤奇送到了聶維跟前。
  聶維剛開始還被陳澤奇的美色所迷惑。
  美人不經意間一低頭,那長長的撲扇撲扇的睫毛,那優美的脖頸,那性`感的鎖骨,那若隱若現的胸前兩點,都讓聶維兩眼放光,心旌搖曳,口水橫流,當然沒敢流出來。
  但時間一長,陳澤奇的手段愈發兇狠致命,聶維就受不住了。
  “我真錯了,真的。”聶維抬起他那沒有神采的眼睛來,說道,“我單知道陳澤奇是個美人,美的讓人食指大動;卻不知道他是一個蛇蠍心腸的美人。我一碰到認識的學妹學弟們就打聽陳澤奇,我問他們,你們認識這個面癱嗎?他們都說,認識,金融系裡的出了名的冷面帥哥,告白的男生女生一打一打,都被他冷著臉拒絕了。和他稍微熟一點的,都說陳澤奇實在太嚴肅,穿著不說,從來一絲不苟,做事情也是,訓起人來絲毫不留情面。”
  說到這裡,聶維嗚咽著,也說不出成句的話來了。
  聶維苦苦思索了很久,終於在一節毛概課上頓悟。
  既然陳澤奇討厭和他告白的人,那我就和他告白!看不嚇他個半死!到時候他自然就躲我躲的遠遠的了!
  打定注意,聶維計畫在下次陳澤奇來自己宿舍時候正式實施。
  當天陳澤奇穿了一件藍色的連帽衫,淺色牛仔褲包裹一雙頎長的雙腿,好像剛剛洗過澡,頭髮還有些濕,雙臉潮紅,隔了一米聶維便聞見一股洗髮水的清香。
  聶維趕忙掐了掐自己的掌心,提醒切莫被美色迷惑,一定要堅定意志。
  “怎麼?”站定以後,陳澤奇隨意的拿過聶維搭在衣架上的毛巾,一邊擦頭髮一邊問道。
  聶維扯出一個笑來,往前疾走兩步,正好挨住陳澤奇的身體,聶維又笑了一聲,右手毫不猶豫的摸上陳澤奇的屁股。
  媽……媽的!果然好翹!
  “……”陳澤奇一動也不動,只是聲音冷了下來,問道,“你幹什麼?”
  “好學弟,我和你說個小秘密,你答應我,千萬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哦!”聶維努力讓自己軟綿綿一些,下巴擦著陳澤奇的後背,低聲道,“我,其實是個gay。”
  聶維都想好了,接下來在陳澤奇錯愕的時候自己就大聲哭訴,說自己是覺得小學弟特別親切特別友好才告訴他這個秘密一定不要告訴別人然後如何如何喜歡他巴拉巴拉巴拉,陳澤奇表面上肯定會答應自己然後之後見了自己肯定像耗子見了貓躲的遠遠的!
  這一切實在是太完美了!就在聶維心裡得意洋洋間,陳澤奇卻轉過身來,一把抓住聶維還摸著自己屁股的爪子,略低了低眼睛,卻依舊的沒有一絲表情。
  他冷冷道:“沒什麼,我也是個gay。”
  哦呵呵呵原來他也是個gay啊那我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哇哈哈哈……等等?!好像哪裡不對……什……什麼?!!
  聶維覺得自己的表情現在肯定蠢的就和隔壁阿毛養的那只小肥貓一樣。
  ---------------------------------------------------------------------------
  4.
  這兩天陳澤奇給聶維的十指塗上了厚厚一層不知道是黃連還是啥的液體,沒有顏色。
  聶維一開心,就咬了上去。
  結果把自己苦了個半死,喝了大半瓶的牛奶才緩了過來。
  於是聶維趁著陳澤奇不在偷偷的用小刀子刮自己的指甲,妄圖把那一層刮下來,結果被眼尖的要死的陳澤奇發現,又苦逼兮兮的抵在牆上倒立了半個鐘頭。
  最後,聶維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全抹在了陳澤奇的襯衫上:“好學弟,好gay,我不敢了!真的再也不敢了!”
  當然也明白了一個公理:和陳澤奇鬥,不要妄想活了,只會死的更快更慘更難看!
  自從陳澤奇一頭闖進聶維的生活以後,連帶著聶維整個宿舍的生活作風都好了起來。
  陳澤奇每天視察完聶維的手指頭以後,總會皺著眉給聶維整理書桌和床鋪,指使聶維去掃地拖地,臨走之前還會囑咐一句:“記得提醒你們宿舍的其他人收拾書桌,我明天過來看。”
  可憐聶維宿舍四個大二的老人,被一個大一的小崽子壓制的只敢怒不敢言,乖乖的收拾好宿舍等著陳澤奇來檢閱。
  宿管老師看到兩年來首次煥然一新的宿舍感動的淚流滿面,握住舍長的手激動的說道:“孩子們,你們辛苦了!”
  舍長痛苦的別過頭去,兩行清淚蜿蜒而下:“老師,沒什麼,為人民服務。”
  日子久了,聶維宿舍的那幾頭狼就趕著聶維去陳澤奇的宿舍,能呆多久算多久,就算永遠不回來也關係!
  “學弟,我們的維C奶就交給你了!請你緩慢而又嚴肅的幫他治療他的疾病,不驕不躁,不急不迫,重點是在你們的宿舍。”舍長鄭重的把聶維的爪子搭在陳澤奇肩膀上,語重心長道。
  “哦。”陳澤奇淡淡應了一聲,轉過身往外走。
  舍長興奮異常,把盆盆罐罐往聶維懷了一塞,然後一把把聶維推出門外,大手一揮,狠狠的閉上了門。
  聶維淚眼汪汪的跟在陳澤奇身後,媽的!宿舍裡那一群白眼狼!竟然把勞資的鑰匙都特麼的強行搜走!
  聶維一走進陳澤奇他們宿舍,立刻就被一群青春年少的小學弟們圍了起來。
  恐龍睡衣學弟含淚道:“學長,我們等的你好苦!”
  光膀子學弟狠狠拍了拍聶維的肩,道:“學長,不要客氣,這裡就是你家!”
  貓耳學弟拉住聶維的手,嬌滴滴道:“學長,學長你的手好滑……”
  聶維感受著這幾個小學弟們的熱情如火青春活力,那隱藏在睡衣下面或者乾脆裸露的肉`體,那觸摸著自己雙手的光滑皮膚,那包裹在牛仔褲的雙腿和翹臀,那……
  還沒那完,就聽到從身後傳來一個清冷的聲音。
  “王光,你的睡衣怎麼髒成這樣,今天之內洗好。”
  “白一鳴,這種天氣你光膀子,是想感冒嗎?”
  “郁陽,你怎麼又戴這種奇奇怪怪的東西。”
  三位小學弟互相一對視,劈裡啪啦心神一交匯,立刻馬上四散開去,迅速去洗睡衣,去穿衣服,去摘貓耳。
  聶維:“……”哦好苦逼的小學弟們嗚嗚嗚,可是原來還有人活的比我更慘哇哈哈哈!
  陳澤奇那裡真是乾淨整潔的不像樣子。
  聶維蹲在地上認真的盯著陳澤奇,陳澤奇正彎了腰,把聶維帶過來的盆盆罐罐放置在自己櫃子裡。
  哦哦!再低點再低點,牛仔褲快滑下來露出臀縫啊啊啊!……聶維心神澎湃的舔舔嘴唇,不由自主的含住了自己的大拇指。
  “呸呸呸呸呸!!!!”聶維眉毛眼睛擰在一起,“苦死老子了!”
  陳澤奇扭過頭來看他,一雙眼難得的上挑,竟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來:“活該。”
  聶維被嚇慘了!
  此刻他真想拿著喇叭對全世界宣佈:陳澤奇竟然有表情了啊啊啊啊啊啊他果然還是個凡人還沒有超脫阿彌陀佛!
  -----------------------------------------------------------------------------------------------------------------
  5.
  “你晚上和我睡。”陳澤奇一邊說著,一邊給剛出浴頭髮還濕噠噠的聶維遞過毛巾。
  聶維眼睛一亮,連連點頭。哇哈哈這樣就可以趁著陳澤奇睡著的時候大吃他的豆腐了!想摸哪裡就摸哪裡,光滑滑圓溜溜,這種日子要不要太美好!
  接著陳澤奇就去看書,聶維躺在床上玩電腦。
  將近十一點的時候,陳澤奇合住書,輕聲說了一句:“該睡覺了。”
  聶維打怪打的正開心,剛皺眉反問了一句這麼早,就看到白一鳴一把脫掉睡衣郁陽喵了一聲王光迅速鑽到杯子裡。
  聶維:“……”
  一張床,睡兩個大男生稍微有點擠,還好天氣不是那麼的熱。
  聶維深吸了一口從陳澤奇那來飄來的男人香,眼珠子骨碌骨碌轉了兩圈。
  最後他往陳澤奇那裡湊了湊,幽幽開口:“陳澤奇,我想咬指甲。”
  陳澤奇原本背對著他,聽了這話便翻了個身過來,皺眉道:“忍住。”
  聶維說:“忍不住。”
  陳澤奇不再搭理他,只是伸了手過來,將聶維的兩隻狗啃爪子牢牢握住。
  嘻嘻嘻嘻,聶維心裡狂喜,嘴上卻說:“真討厭,你的手這麼濕。”這麼柔,這麼軟,這麼好摸~
  “別說話,睡覺。”陳澤奇懶得回擊他。
  “恩,你安息吧~”聶維喜滋滋的,快睡吧快睡吧,你睡著了我才能行動啊!
  結果最後卻是聶維先睡了過去,腦袋牢牢抵住陳澤奇的下巴,砸吧了兩下嘴,輕聲嘟囔了一句。
  “學弟,你好軟~”
  腿毫不客氣的搭在了陳澤奇的腿上。
  因為陳澤奇的嚴密監督,聶維的指甲終於茁壯成長起來。
  其實指甲稍微長點還蠻好看的,聶維趴在桌子上盯著自己的十指發呆,這時宿舍門突然被推開。
  聶維抬頭看了一眼,是個女生,正在解外套扣子。
  聶維嚇了一跳,愣怔道:“同學,這裡是男生宿舍。”
  “哦。”女生應了一聲,扣子全部解開,脫掉外套搭在架子上。
  “……”聶維連忙捂住眼睛,“同學你真的走錯宿舍了這裡不是你們的閨房!”
  那女生這才看了聶維一眼,疑惑道:“你是誰?陳澤奇呢?”
  “陳澤奇有課。”聶維恍然大悟,原來是找陳澤奇的。
  “哦。好吧,又不在。”女生說完,卻不走,而是拿起笤帚把宿舍打掃了一遍,又把宿舍的桌子都擦了一遍,最後問了一句“我以前怎麼沒有見過你你是新來的嗎誰搬出去了”。
  聶維嘴巴呈O型,訥訥的回答道:“我是過來玩的。”
  那女生哦了一聲,這才穿上外套,走了。
  聶維:“……”
  哦草勞資真的沒有穿越這位真的不是田螺姑娘麼這個女生到底是誰啊啊啊啊!
  晚上王光第一個回來,看了一眼宿舍,問聶維:“學長,小雨來過?”
  聶維估計他說的就是下午那個女生,於是點頭:“好像是。”
  “好吧。”王光一攤手,“還好陳澤奇不在。”
  聶維疑惑:“她誰啊?”
  王光說:“都是陳澤奇,人家小雨坐他前面,不就是抖了幾下腿嘛,他就跟人家說,女孩子抖腿太難看,愣是每次上課都和人坐一起逼著小雨改這個壞毛病,改了大半個月,小雨不抖腿了,卻離不開陳澤奇了,於是兩人倒了個個兒,換成小雨纏著陳澤奇了。”
  聶維:“……”操!這個四處留情的混蛋!
  “哎,你說我咋就沒陳澤奇那種強迫症呢。”王光依舊在自顧自的喃喃,“還能勾搭妹子,多好~”
  好個屁,陳澤奇是個gay!妹子就算在他面前脫光衣服他都不會硬!不知道為什麼,聶維有點生氣。
  晚上回來,陳澤奇拿出一套剪指甲工具,準備給聶維修指甲。
  “渾蛋。”聶維不想理他。
  “怎麼?”陳澤奇雖然沒有表情,但是聶維知道他有點不開心了。
  “你為啥隨便勾搭人小女生,你又不喜歡女的。”聶維憤憤。
  “小雨來過了?”陳澤奇垂下眼睛,濃密的眼睫毛像一把小扇子一樣,“我和她說過了,她不聽。”
  “呵,你當初就不該招惹人家。”聶維冷眼看他。
  “忍不住。”陳澤奇抓過聶維的左手,改成輕握,開始專注的給他修指甲,表情溫柔,語氣平緩,“而且,我一開始就和她說過,我沒有別的意思。”
  “好吧好吧,你對你對。”聶維望天,任由陳澤奇操弄自己的指頭。
  過了小半會兒,聶維突然問了一句:“陳澤奇,你怎麼沒和我說過這句話?”
  陳澤奇正仔細對付他的小指,聞言反問:“什麼?”
  “沒什麼。”聶維扭過頭,快快的說道,“我腳趾甲也長了,你順便給我剪了吧。”
  陳澤奇狠狠一磨他的指頭,道:“想的美。”
  ------------------------------------------------------------------------------------------------------------------
  我又犯病了ORZ,又不想寫了,於是下章就完結= =
  6.
  過了沒幾日,舍長托人給聶維送過來一個皮箱,並附上傳單背面手書一份。
  “
  哎,維C奶,雖然我們都知道,作為你的好兄弟好哥們,最應該做的是同仇敵愾,和你一起打倒侵略者!但是……但是你懂得,這位學弟的氣場實在太強大了我們只能立正下蹲投降……於是,你為了我們做出的偉大犧牲,我們會時刻銘記!欽此~”
  聶維:“……”
  臥槽!這一群混蛋!虧自己和他們朝夕相處了兩年,為了一個小崽子就把勞資給賣了!
  正在憤憤時,陳澤奇宿舍的小崽子們都圍了過來。
  白一鳴一把拎過大皮箱:“學長我幫你放皮箱,你玩你的~”
  王光一邊興致勃勃的讀著手書一邊安慰聶維:“學長沒關係,我們不怕陳澤奇!”
  郁陽手拿一件蕾絲領粉色襯衫,笑意盈盈:“學長你看這件襯衫好看不?”
  聶維一顆被娘家人傷的千瘡百孔的心立刻被這群陽光少年們治癒,他雙目含淚,感動的一塌糊塗,這些小學弟們真是太惹人憐愛……
  白一鳴放好皮箱歸來:“學長住下來,我們就快活了。”
  王光開心的接住話茬:“是啊是啊,他天天盯著學長,就沒空管我們了!”
  郁陽拉過聶維的手,輕柔的撫摸著聶維的指甲,期盼道:“學長,要不要我幫你把指甲再咬斷?”
  聶維:“……”
  臥槽!這群狼心狗肺的小狼崽子們!
  星期六下午,聶維百無聊賴的雙臂雙腿大張躺在陳澤奇床上曬太陽。
  陳澤奇從外面回來,看了他一眼,道:“穿好運動服,我們去跑步。”
  聶維一根手指頭都懶得動:“跑啥步,沒看見我在曬太陽麼?”
  陳澤奇轉身從聶維箱子裡拿出一套運動服,揚手扔到聶維身上,不耐道:“不行,我一個禮拜都沒見你跑過幾次步。”
  “不去!”聶維埋在枕頭裡。
  陳澤奇抱臂看他,一張臉冷的幾乎快到結霜:“給你五分鐘。”
  “給我五百分鐘我都不去!”
  五分鐘後,聶維喪著一張臉跟在陳澤奇後面慢跑。
  “特麼的,逼良為娼的混蛋!”聶維小聲嘟囔著,恨恨的看著前面的男生。
  一米八的個頭了不起啊,擺個死人臉就以為勞資怕你?好吧雖然勞資承認你這個身高再配上那個個頭再加上那張面癱臉一生氣還是挺嚇人的……聶維一邊跑一邊想著,突然他覺得自己仿佛抓住了一個重要的點……
  等到一頭撞到陳澤奇肩膀上時,聶維才恍然大悟:“!!!我就說!我這麼怕他都是因為我比他矮一個半頭!!”
  “不要一邊跑步一邊胡思亂想。”陳澤奇沉聲道。
  聶維不由自主的就想去含自己的大拇指,被陳澤奇眼明手快的抓住。
  “話說,你是不是小時候天天晚上喝牛奶?”聶維嚴肅的問道。
  陳澤奇:“?”
  聶維:“我決定了!從今天開始我要每天睡覺前喝一袋牛奶!”
  陳澤奇:“……又犯病了?”
  聶維盯住被陳澤奇牢牢抓住的右手,威脅道:“你給不給我喝?不給我喝我就咬指頭!”
  陳澤奇:“……”
  於是從此以後陳澤奇宿舍裡總是奶香四溢。
  其他三個小崽子也饞了,搖著尾巴跟在陳澤奇身後,三雙眼睛閃閃發亮。
  陳澤奇正在把牛奶往杯子裡倒,完全無視他們的存在:“想喝?自己熱,我不管。”
  三個小崽子淚眼汪汪,頓覺自己失寵!但也沒辦法,只能自食其力。
  晚上有人過來借書,一進門問到一股奶香,皺眉問道:“你們宿舍養奶牛了?”
  穿著奶牛睡衣的郁陽聞言轉過身來,興奮的回答道:“哞!”
  那人:“……”
  此地不宜久留,拿過書撒丫子就跑。
  某天聶維不知道白天幹了什麼,晚上困得要死,才七點就喝了奶上了床,抱著被子呼呼大睡。
  陳澤奇上課回來以後把被子給他蓋好,開了電腦寫班級計畫書。
  十點多,宿舍三個小崽子一個去上廁所一個去洗澡另一個去刷牙,陳澤奇合上電腦,走過來推了推聶維:“起來刷牙洗臉然後再繼續睡。”
  聶維睡的正香,哪裡依他,不滿的揮手:“不刷不刷,勞資嘴裡可香了刷個毛線!”
  陳澤奇道:“不刷牙就睡覺對牙齒不好,快……”
  還沒說完,聶維就蹭的一下坐了起來,睡眼惺忪的湊過來吻住陳澤奇的嘴唇,大哈了一口氣,迷迷糊糊道:“你聞見了吧,香著呢!”說完就又倒頭大睡。
  陳澤奇難得的失了神,不由自主的舔了一圈嘴唇。
  唔,果然一股奶香,好聞的很。
  ---------------------------------------------------------------------------------------------------------------------
  8.
  喝牛奶的最終結果是聶維胖了一圈,不過聶維倒也不在意,吃飽了吃圓了才有精氣神打仗嘛!
  打啥仗?
  期末考唄。
  雞飛狗跳的度過考試周,迎來在學校的最後一天。
  冬天宿舍裡冷的要死,學校還小氣不給裝空調,聶維在校的第一個冬天冷的差點沒去撞牆。
  本來聶維都計畫好了,第二個冬天要買電熱毯,暖水袋,小毛毯裹在頭上,後來和陳澤奇住一起後發現,這些東西都用不著了!
  兩個大男生擠一起睡覺,別說,還挺暖和。
  所以休息天的時候陳澤奇要起床時,往往都會被聶維死命拉住,男生迷迷糊糊的靠到他的身上,把他當成人體取暖器。
  後來慢慢的,陳澤奇也就習慣了。
  放假前一晚,聶維洗的香噴噴的鑽到被窩裡。
  “小奇~”聶維叫了一聲。
  陳澤奇直起身子把檯燈關掉,然後也躺下來,應了一聲,道:“恩,睡吧。”
  聶維把兩隻冰冰涼的爪子按在陳澤奇胸前,嘿嘿笑了兩聲。
  陳澤奇捉住他的兩隻爪子,道:“別鬧,睡覺。”
  “別睡啊。”聶維湊過來,呼吸噴在陳澤奇的耳朵上,“明天就回家了,你就讓我多摸你一會兒。”
  “……”陳澤奇放開他的手,“別把口水流我床單上。”
  “矮油,那種丟人的事情我怎麼會做第……額…次呢。”聶維不滿,摸了兩把突然想到了什麼,又湊近了一些,聲音低低的說道,“那啥,不把口水流床單上,流點別的怎麼樣?”
  黑暗中聶維覺得陳澤奇剜了他一眼,不過他卻愈發興奮了,繼續不羞不臊的問道:“學長幫你擼一發好不?”
  陳澤奇沒說話,只是又重新抓住聶維的爪子,把他們按到聶維的小腹上,這才冷冷道:“好學長,您自己擼自己的吧!”
  切,沒情調。
  聶維撇了撇嘴,一條腿習慣性的搭到陳澤奇身上,末了一閉眼,很快就睡過去了。
  第二天,陳澤奇把他送到車站。
  一路上冷著臉囑咐了他很多,聶維不耐的揮揮手,看到他的樣子又想笑,認識的知道他這是在關心我,不知道的還以為在逼良為娼呢!
  “小奇,我回家啦,你放心吧,我絕對會管好自己的嘴不咬自己的指甲的。”聶維說著晃了晃自己現在指甲圓潤飽滿好看的十指,笑盈盈的和陳澤奇告別。
  “恩。”陳澤奇今天穿了件雙排扣格子大衣,緊身牛仔褲加黑靴,肩寬腰窄臀翹腿長,臉蛋好看的簡直可以入畫。
  聶維吞了口唾沫,又捨不得似的多看了兩眼,這才拿起自己的行李,走了。
  -----------------------------------------------------------------------------------------------------------------
  9.
  聶維爸媽見了聶維特別開心,特別是看到聶維那一手整齊的指甲時,眼淚都快掉了下來。
  “小維,你的手終於像個人手了~”聶維母親拉住兒子指如削蔥根的雙手,激動道。
  “……”聶維無語,媽媽我的手一直都是人手好嘛!
  不過也只有在回家以後聶維才覺得自己過得是人的生活,有暖氣,有家常菜,有父母關懷的日子,真的太美好了!
  雖然……
  聶維窩在沙發上給陳澤奇發短信。
  “好學弟~我的指甲又長了,可是不敢啃,也不想剪。”
  陳澤奇很快回復過來:“那你留著,等開學回來我給你剪。”
  “二了吧。”聶維快快的打字,“等開了學我就成梅超風了,好了不說了,我呆會去參加高中同學聚會,晚上回來給你打電話。”
  “好。”聶維看著這一個字,卻突然濃濃的笑了開來。
  吃完飯以後,聶維也不打算參加後續活動,和大家告了個別就準備回家。
  走出酒店沒幾步,聽到後面一個熟悉的聲音叫自己的名字。
  聶維頓了頓了,當做沒聽見一樣繼續往前走。
  “小維!”那人又喚了一聲,快步追平聶維,拉住聶維的袖子。
  “放手!”聶維恨恨道,“你怎麼在這?”
  “我們班就在隔壁聚會。”王武亮依舊拉著聶維的袖子,道,“小維,你還在生我的氣?”
  “……”聶維無奈,“童鞋,我去年就和你說過了吧,我們兩個沒有複合的可能!”
  “小維,我知道我錯了,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王武亮言辭懇切,就差雙目含淚了。
  “臥槽,當初分手的時候你說啥來著,不是受不了老子麼,受不了老子說髒話啊咬指甲啊,怎麼,這才過了多久,就又受得了了?”聶維倒豆子一樣劈裡啪啦的罵道,“得,你喜歡這麼折騰您隨意,我可不想奉陪,別過兩天人您又說受不了我是個男的了,我消受不起!”
  “再說了。”聶維深吸了一口氣,“老子現在有男盆友了!”說著就掏出手機,按了快捷一鍵,電話接通以後把手機往王武亮跟前一放,摁開免提,惡狠狠道:“你問他,聶維是他什麼人?”
  王武亮還沒說話,就聽到電話那頭一個淡漠的聲音緩緩卻又萬分鏗鏘有力道:“他是我的人。”
  “聽見了吧?老子名草有主了!煩請您以後見了我就像耗子見了貓一樣躲開!”聶維拍掉王虎亮拽著自己袖子的手,豪氣沖天的把手機塞回兜裡,瀟灑的走了。
  一直走到快回家那個十字路口,聶維才突然愣了一下。
  咦?陳澤奇剛剛說了什麼?
  聶維想了很久。
  等想通的時候,已經大年三十、不二十九了。
  聶維躺在沙發上看春晚,順便給陳澤奇發短信吐著小槽。
  等到快十二點的時候,聶維回了自己房間,撥通陳澤奇的電話。
  “小奇,你在幹嘛呢?”聶維問他。
  “……”陳澤奇回答,“和你打電話。”
  “好吧。”
  聶維突然想起來,在陳澤奇他們宿舍的時候,三個小崽子和他聊天。
  “學長,太佩服你了,自從和你在一起,陳澤奇都開始有表情了!”王光說。
  聶維愣了一下:“是嗎?”
  “是啊,他和你一塊,會皺眉,會不耐煩,還會露出嫌惡的表情。”白一鳴在一旁補充。
  聶維:“……”這些嫌棄的表情哪裡好了!還不如沒表情呢!
  郁陽斜了他們一眼,道:“學長你別聽他們的,人家上次還見小奇給學長熱奶時偷偷笑了呢,那是我這麼長時間以來第一次見他笑哎!”
  聶維頓時心花怒放,一個勁兒的想著陳澤奇笑起來是如何的美人樣,導致自己瞎想了一個晚上,翻來覆去愣是沒睡著。
  身側陳澤奇的呼吸均勻,聶維在黑暗中描摹著他的眉眼輪廓,突然就想,真好,如果這個人的表情都是屬於自己的,那該有多好!
  正想著,社區裡的鞭炮聲就劈裡啪啦響了起來。
  聶維把手機微微拿開,就著滿天滿地的鞭炮聲,輕聲說了一句:“陳澤奇,我喜歡你。”
  陳澤奇握著手機。
  同樣也是轟天震地的鞭炮聲在耳邊響起,陳澤奇低下頭,良久露出一個淺淡的微笑來。
  待這一輪鞭炮響過去,難得安靜。
  “嗯,我也是。”那幾個字沿著一根電話線緩緩的傳過來,在空氣中隨著鞭炮聲劈裡啪啦散了開去。
  那是聶維長這麼大聽過最冷的聲音,也是最暖的聲音。
  ------------------------------------------------------------------------------------------------------END
  謝謝大家!完結了!LZ終於還是坑爹了!灰常對不起!實在是……!!!ORZ!!!
  1. 校園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早餐先生 by 短小君進行中 (人妻攻x遲鈍受) | 首頁 | 最上 | 就喜歡你YD by 都是朕的受 (溫柔偽腹黑攻x表面YD內心無比羞澀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530-89649d3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