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我在和你表白你聽不到嗎 by 香蕉子 (左耳失聰冷面溫柔攻x單純主動受) :: 2013/02/20(Wed)

文案
我在和你表白你聽不到嗎

內容標籤: 天作之合 都市情緣
搜索關鍵字:主角:容靖之,祁崎 ┃ 配角: ┃ 其它:



  1
  又坐在那裏了,第二排最左邊,每次都是那裏。祁崎看著那個背影。
  會議室外面同事陸續離開,電梯到層“叮”地一聲混合著腳步聲人聲笑語讓他心裏更加煩躁。每個禮拜三次的實習生培訓每次都在磨光他的耐心,偏偏為了留在這家公司裏又不能請假,祁崎也只好每次都左顧右盼等待著下課。
  上禮拜他就注意到了那個背影,這裏的座位是先到先得,第一排幾個女孩子每次都帶著一大堆小吃來聊天吃飯等著上課,而祁崎寧可餓著等到八點下課再吃晚飯,因此每次提早到教室除了那幾個女生就是那個背影。
  總是特別認真的背影,乾淨的頭髮乾淨的劉海乾淨的眼鏡,那個男生整個人就是特別乾淨的感覺。這樣的人一定能通過實習吧,祁崎看著身邊窗子裏的自己穿著襯衫卻還是一副大學男生的樣子,黑框眼鏡運動手錶,感覺有些洩氣。
  還是努力度過兩個月的實習吧……歎了一口氣,祁崎認命地拿起筆。
  好不容易終於到了八點,祁崎看著窗外濃重的夜色摸著空空的肚子決定在公司樓下的小麵館解決生計問題。
  今天吃腰花面還是三鮮呢……看著桌上的菜單遲疑,對面的位子邊站了一個人他也沒發現。
  “可以坐你對面嗎?”
  “恩可以。”頭也沒抬地答應了,還是吃三鮮吧。
  “老闆一碗三鮮面。”對面的人坐下就熟門熟路地對櫃檯喊道。
  “我也是一碗三鮮!”放下菜單,祁崎這才抬頭看清對面的人“啊,你不是那個,第二排……”
  對方抬起眼隔著鏡片看了他一眼:“恩,我叫容靖之。你是祁崎吧。”
  “對啊,原來你也習慣下課再吃晚飯哦。”祁崎笑著回答。
  “我吃飯慢,怕遲到。”
  “……”實習生下班到上課半小時不夠你吃一碗面的嗎“這樣啊,我是因為怕吃太飽想睡覺呢。”
  對方沉默了一會兒“昨天因為睡覺被老師提醒的人不是叫祁崎嗎……”
  “……昨天比較……累。”說起這個祁崎就欲哭無淚,後排這麼多人睡覺他第一次撐不住居然就被提醒!明明是實習生了還被老師像高中生一樣教訓,祁崎恨不得地上有個洞。
  幸好這時候面上來了,兩人都餓了也不再聊天,開始大快朵頤。
  果然是吃得慢呢……祁崎今天還特地放慢了動作,連湯都喝得見底,容靖之卻還有小半碗沒吃完。臉好白啊,感覺不常運動呢,那麼高不打籃球真可惜……等反應過來祁崎已經對著容靖之發了五分鐘的呆了。
  “看我幹嘛?”被盯著的人果然注意到了
  “……”整理一下思緒“你睫毛,好軟的樣子。”結果好像還是說了傻話。
  “……”果然容靖之一貫波瀾不驚的臉上也露出了“你在說什麼”的神色“難道你想摸一下嗎。”
  “好。”祁崎答得比思想還快,手比思想更快已經伸到對方臉上。
  容靖之下意識地閉眼,感覺對方的手指在眼皮上劃過,打過籃球的男生的手指帶著一點硬度。觸碰到的一瞬間兩個人都有點發愣。
  祁崎的手一動不動,思維也幾乎凝固,感覺到容靖之睫毛微微顫動。就像在指尖飛舞的蝴蝶,一顫一顫讓他想用手握住。
  麵館熱氣蒸騰,祁崎突然感覺仿佛陷入一場夢境,對面容靖之的面容也變得不真切。
  麵館的玻璃門被推開,進來的客人帶來了一陣風吹散了霧氣,角落的兩個人同時驚醒,祁崎漲紅著臉飛速收回了手眼睛也不知道看哪里只好死命盯著面前的碗。
  容靖之也好不到哪里去,眼上的觸感還在讓他忍不住想伸手揉,看著對面人軟軟的發頂心裏更是躁動,索性也不說話冷著一張臉低頭吃面。
  祁崎平息了臉上的溫度忍不住偷偷抬頭看容靖之,看到對方抿著嘴角一言不發地扒著麵條感覺自己又做了一件蠢事,恨不得時光倒流寧可今天兩人沒有交集。
  面對面坐著思緒萬千的兩人就這麼沉默地結束了一起吃的第一頓飯。
  “你去哪里坐車啊?”走出熱氣騰騰的麵館祁崎在夏夜的微風中舒服得眯起眼。
  “我……騎自行車的。”
  “這樣啊……”
  “那,先拜拜了。”
  “恩,拜。”最後的那個笑真好看啊,祁崎站在麵館門口有些發愣。

  2
  第二天晚上上課的時候,祁崎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進門看到容靖之的位子空著就毫不猶豫過去坐下了。
  “……怎麼今天坐這裏了。” 容靖之進來後徑直走向自己的老位子卻看到被人占了有點吃驚。
  “就……突然想坐……坐我邊上吧。”祁崎笑得自己都有點心虛,還殷勤地為對方拉開了右邊的凳子。
  容靖之莫名其妙地看了看他,表情冷峻的落座便開始看起資料。
  “好認真啊……這麼多筆記……”就是……字醜了一點。祁崎看著資料上龍飛鳳舞的筆記有點無語,這個人幹練的外形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字……
  “恩?”明明這麼近了對方卻仿佛沒聽清一樣轉過頭來疑惑地看著祁崎。
  “……沒什麼啦你好好復習吧。”祁崎只以為自己打擾到他了,擺了擺手就坐回自己位子。
  可是果然還是很認真啊……和後面看起來的一摸一樣……祁崎托著下巴用餘光看著身邊人認真的側臉。
  太認真了吧這也,第三次低聲開玩笑被容靖之無視以後祁崎挫敗地趴在桌上。算了,看來上課的時候這人是不會理自己的。
  放了學又是一起吃晚飯再在公司門口分別。祁崎走在路上覺得自己心情好得想要飛起來,卻又不知道為什麼。

  3
  之後的日子兩人不約而同地保持了這樣的關係,上課時祁崎一個人偶爾自言自語吐槽容靖之永遠連側頭也沒有,下課了一起吃晚飯。
  一直這樣也挺好的,祁崎想,至少和容靖之在一起也不會有什麼職場勾心鬥角的事情吧。
  直到兩個禮拜後,祁崎才意識到這種悠閒的日子就要到頭了,兩個月實習快結束了。
  聽到前面女生討論這件事的時候他才反應過來自己還是實習生,只剩一個禮拜多了才想起來實習結束是要交實習生報告的。
  祁崎很著急,他吃飯也吃不好,愁眉苦臉地看著對面依舊吃得悠然的容靖之:“靖之你怎麼一點也不急?”
  “因為我早就搞定了報告。”不緊不慢地吃了一塊筍片。
  祁崎瞪大了眼睛:“什麼時候?!”
  “上個禮拜。”又戳了一顆貢丸。
  “……”這方面和外表果然很合“靖之你幫幫我好不好……”
  “恩?”放下了貢丸,容靖之終於認真看著祁崎。
  “就是……教教我怎麼寫。”換上哀求的表情。
  “自己寫,寫好了給你改。”
  “……你寫個大綱給我?”
  “自己寫。”
  “靖之……”雖然噁心了一點,但是為了實習報告別說撒嬌了賣藝都可以。
  “回家寫大綱,雙休日我教你寫。”
  “好!”討價還價成功,祁崎笑得眯起眼睛,“雙休日在哪寫?圖書館?”
  “來我家吧,圖書館不好講話。”面無表情地說完,容靖之終於把折磨了很久的貢丸吃進嘴裏。
  “……你,你家?!”
  “幹嘛?”奇怪的看了一眼對面的人。
  祁崎滿臉通紅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沒,沒事,你繼續吃吧。”
  星期五很快就到了,大綱卻才寫了一半,實習的最後兩周公司仿佛想榨幹實習生的最後一點用處,送資料拿東西到處跑,每天回家祁崎都累得快要散架。想
  到第二天就是雙休日了,祁崎看著電腦裏的大綱愁眉苦臉,決定今天晚上熬夜也要趕完。
  拿出了大學時候期末考臨時抱佛腳熬夜復習的功力,祁崎喝著濃茶飛快地打著字。一切都搞定的時候天邊已經隱約出現了光線,鳥鳴聲也由稀稀拉拉到了此起彼伏。揉了揉酸澀的眼睛,祁崎決定不睡了“乾脆出去散步吧,走到那傢伙家裏。”
  冷水拍在臉上帶走了大部分通宵的困倦,祁崎看著鏡子裏濃重的黑眼圈和蒼白的臉色深吸一口氣止住了快要出口的哈欠,戴上黑框眼鏡出了門。
  清晨的馬路上只有一大早出來遛鳥的大爺和成群結隊去買菜的大媽們,祁崎走在路邊還沒清掃完的落葉上胡思亂想。
  不知道容靖之的家是怎麼樣的呢……應該很乾淨吧,就像他外表那樣,冷冰冰的那種,就像電視劇裏那些大律師的家。不過這傢伙給自己的意外也挺多的,想到那天看到的字,祁崎差點就要笑出聲。說不定其實是個宅男,滿地的GAL遊戲沙發上堆滿衣服什麼的……
  胡思亂想地就已經走到了社區門口,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祁崎吃過早飯在樓下猶豫著要不要上去,卻突然被人從背後拍了一下。
  “怎麼這麼早就來了?”回過頭看到明顯是剛吃完早飯回來的容靖之,T恤中褲涼鞋,簡直就像剛從大學宿舍裏出來的男生,頭髮也沒有刻意打理,好像還帶著昨晚的壓痕,頸後不安分地翹起一撮。夏天清晨的陽光帶著一點暖意,祁崎幾乎看不清背光的容靖之的表情.
  看著祁崎傻傻地站著又有點發呆的趨勢了,容靖之皺著眉往樓道裏走“上去吧,站這兒幹嘛。”
  “……恩來了。”怎麼最近好像總是看著他發呆,疑問在心裏一閃而過,祁崎趕緊跟上去進了電梯。
  “剛畢業就住這麼大的公寓啊……”進門看到的是寬敞的客廳,祁崎不由自主想到了自己那間舊社區裏租來的小小的屋子,怎麼差距就這麼大呢。
  “恩……以前學長的房子,他出國了就租給我了,挺便宜的。”容靖之打開了一個房間門,“進來吧,早飯吃過了?”
  “恩,吃過了。”祁崎跟了進去,眼前的臥室不像他想的那樣堆滿衣服或者冷清得沒有人氣。單人床上的杯子松松的攤著,小小的書桌上隨意放著幾本書,幾件衣服搭在椅背上。容靖之走進去拉開了窗簾,陽光照得房間裏的一切都帶了點溫暖的感覺。
  “有點亂,沒怎麼收拾。”拿起那幾件衣服放到床上。
  “沒有沒有,挺乾淨的。”祁崎走到椅子上坐下,把U盤遞過去,“給
  ,大綱。”
  容靖之接過來並沒有去開電腦,而是盯著祁崎看了幾秒:“你今天怎麼黑眼圈這麼重,臉色也這麼差,熬夜了?”
  “恩…也還好啦。”祁崎笑著拿下眼鏡搓了搓眼睛,“這禮拜有點忙,要你幫忙總不能連大綱都不寫吧,先看看吧。”
  “那我先看,你要不要稍微睡會兒?”
  “我趴會兒就可以了,看完了叫我啊。”祁崎說完就在桌上趴下了。
  明明很困但是想到還在容靖之家裏祁崎就有點睡不著。萬一流口水了怎麼辦啊,那也太丟臉了……不過這傢伙的家還真是舒服啊,房間裏都有一股很好聞的味道……又好像什麼事情都會做的樣子,有時候又很可愛的感覺……如果是女孩子就好了就可以告白了吧……
  告白?祁崎被自己的胡思亂想嚇了一跳,雖然說大學時候有個室友就是Gay,祁崎也從來不歧視,但總覺得自己不可能。不過仔細想想,容靖之還真適合在一起啊……
  不行不能想這些……他是個男的啊,而且應該是個直男吧。祁崎在心裏默念了好幾遍,混亂的思想還是抵不過洶湧的睡意,心理鬥爭也沒個結果就睡著了。

  4
  感覺到被人從背後抱住並且企圖把自己從椅子上拖起來的時候祁崎還在睡夢中,離開凳子的時候他終於掙扎著睜開眼軟綿綿地靠在身後的人身上。
  “醒了?”靠得太近,聲音也聽起來格外黏膩,耳朵上傳來的熱氣讓祁崎更加沒力氣。
  “……”轉過頭看著近在咫尺容靖之的臉,祁崎腦子還很不清醒,“……恩……恩,我睡了……很久嗎?”
  容靖之不自然地向後退了點,想到身前人還不清醒的神智,又小心地把人放回凳子上:“也沒有,我怕你睡得不舒服,想把你扶到床上去。”
  祁崎看了看手錶:“不用啦……已經下午一點了啊!你還沒吃中飯吧?”
  “恩,我看你睡得挺香的就沒叫你,洗洗臉去吃吧。”
  “恩……”明明是來改報告的,結果居然在人家家裏睡了這麼久,祁崎有點愧疚,“對不起啊……”
  “恩?沒事啦。你大綱寫得挺好的。”容靖之倒是完全不在意,給祁崎指了廁所,“要用毛巾的話就用我的好了。”
  “好。”
  洗了把臉,祁崎摸著軟軟的毛巾又開始心跳加速,想起了睡前糾結的那個問題。果然還是要表白吧……不過還是慢慢來好了,先試探他是不是Gay。祁崎在心裏暗暗下了決心。
  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出了廁所,祁崎湊到正在翻冰箱
  的容靖之邊上。
  “炒飯行嗎?我也不太會做菜,再吃麵條的話你也該膩了吧。”容靖之看著冰箱裏的食材問。
  “恩行啊。”冰箱也好乾淨,娶回家一定很棒。
  “靖之啊……”祁崎趴在桌上看著正在做飯的容靖之。
  “……恩?你叫我了?”側身的人動作停頓了一下,不確定地回頭。
  “……對啊。”炒飯的聲音也沒這麼大吧,“我在網上看到國外有同性戀遊行誒。”
  認真地聽完這句話,容靖之才回過頭去一邊撥弄鍋鏟一邊回答:“恩。”
  “你覺得他們奇怪嗎?”
  “奇怪?不啊。”又向祁崎這邊側了側臉,祁崎突然有點心虛,幸好答案還是比較放心。
  舔了舔有點幹的嘴唇,祁崎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那……你會喜歡男的嗎?”緊張得心臟都要停止跳動,如果真的表白會不會窒息啊……
  “……”沉默了一下,祁崎心也被吊起來,“不一定吧。”
  “啊……”這算什麼答案……不過這也說明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還是有希望的,“這樣啊……”
  突然一陣尷尬的沉默,祁崎也有點沒底氣看向容靖之,而後者也完全回過頭去專心炒飯的樣子,祁崎偷瞄的餘光也只看到對方的左側臉。
  快想點什麼聊啊……這個問題是不是問得不合時宜怎麼突然就沉默了,祁崎有點不安於這種氣氛,絞盡腦汁想說點什麼來緩和。
  “炒飯……”雖然好像挺突兀的,“挺香的。”聲音小得跟蚊子一樣。
  而容靖之卻好像完全沒有聽到,還是一臉平靜地擺弄著鍋鏟,祁崎突然有點惱火,雖然上課也是這樣一個人講話,但是現在氣氛這麼尷尬還他不理自己!
  再說一句一定要引起他的注意“……”莫名其妙地祁崎開始有點賭氣,“……跟我在一起吧……”
  這次聲音比上次的大了一點,但也只是蚊子叫上升到了貓叫。祁崎說完這句話大腦就一片空白了,剛才在廁所裏那些算不上周詳的計畫好像全都跟流進下水管的水一樣從他的腦子裏流出去了。
  好像是不會窒息的,如果表白窒息什麼的也太挫了……果然是計畫趕不上變化啊……一片空白的卡帶之後,祁崎的腦子就像垃圾桶一樣又充滿了各種各樣亂七八糟的想法。
  定了定神,又看向容靖之,對方卻還是站在原地只是微微側頭,略長的劉海垂下來遮住了眼睛,看不清眼神,祁崎更加驚慌失措了。
  “……”這是……無聲的拒絕嗎?祁崎有點坐不住了想過
  去問明白,但是剛才表白時候鼓起的勇氣仿佛一瞬間全都泄光了,最後也只能無力地趴在桌上看著容靖之的側臉發呆。
  “吃吧,”終於做完了,容靖之盛了飯放在祁崎面前,大概是祁崎的目光太呆滯讓他有一點不自然,“……有事嗎?”
  “啊,沒,沒事。”看到對方態度這麼自然祁崎幾乎要懷疑剛才的表白只是自己臆想出來的,不過看著容靖之探究的眼神也沒有勇氣再重複一遍,只好和自己賭氣地拿起飯勺大口吃飯。容靖之看著對方突然間小孩子一樣的神情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繼續吧。”吃完了人生中最快的一頓炒飯以後,容靖之還是面無表情地走到電腦前,“要怎麼寫我都備註給你寫好了,你把它搞定就行了。”
  主要的問題果然還是報告……要是報告通過了以後一起工作有的是時間攻略,祁崎在心裏給自己握拳打了氣就埋頭奮鬥了起來,連容靖之在邊上看書時偶爾抬頭深不可測的目光都沒有注意。

  5
  “今天謝謝了,”祁崎穿好了鞋子站在門口笑著道別,“我先走啦,拜拜。”
  “恩,回家小心。”
  出了門以後祁崎維持得很好的笑容瞬間就垮了:“算了算了…來日方長……”小聲安慰著自己回了家。
  對方好像當成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但是自己怎麼可能完全不在乎。祁崎上班時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總往容靖之那裏看,又要裝出不經意的樣子。為了路過容靖之那個在飲水機邊的位子,祁崎幾乎把自己當成水牛來灌,喝完了又不停跑廁所。
  怎麼搞的跟暗戀小女生的初中生一樣啊!洗手的時候祁崎看著鏡子幾乎要被自己氣死,一個早上就用來喝水上廁所了,正事一點也沒幹成。
  最後兩天了,好好工作度過實習期吧,然後就想辦法坐擁美人吧,祁崎想著想著思緒就到了奇怪的地方,輕飄飄地笑著走回了座位。
  “祁崎你今天怎麼了……又是喝水又是笑得跟羊癲瘋似的……”隔壁的人終於忍不住了,祁崎這才收回了笑容努力專心工作。
  本以為最後兩天會很難熬,結果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過去了,祁崎看著手裏正式工的合同連自己該擺什麼表情都沒想好就迷迷糊糊地簽了。
  “祁崎,來幫忙整理下資料吧。”正想去找容靖之站起來的祁崎卻正好被出來找苦力的經理看到,也只好不情願地去了。
  “把每個人的資料都單獨整理出來,”經理指著一大堆檔,“實習沒通過的就不用了。”
  果然一寸照就是毀外表的利器啊……祁崎一邊整理資料一邊在心裏吐槽著大家的照片,看到容靖之照片的時候才終於從懶洋洋地姿態變成了精神抖擻。
  好嫩啊……應該是大學時候拍的吧,還是帶著眼鏡,比現在瘦一點白一點,不過還是面無表情啊……祁崎幾乎想偷偷把照片拿下來私藏了。
  “容靖之啊。”來查看進度的經理在祁崎身後突然出聲。
  “……經,經理。”祁崎正看得入迷卻被身後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
  “他跟你挺好的不是,每次下課都一起走。”
  “恩……對啊……”被這麼說祁崎突然有點羞澀。
  “高材生啊他,父母還都是醫生。”喝了口水經理隨口說著。
  “那他怎麼學金融了?”
  “你不知道嗎?”經理好像有點吃驚,“這麼說別人好像不太好,不過你們關係好也沒什麼吧……他左耳有點聽障,不能當外科醫生。”
  這個爆炸性的消息讓祁崎的腦子當機了一半,一邊整理資料一邊胡思亂想著。
  怪不得上課說話從來不理我……怪不得坐他左邊他表情有點奇怪……
  所以上次的表白是不是真的沒聽到而不是不想理自己?這麼一想祁崎幾天來的失落感又有點消退下去了。
  等磨磨蹭蹭地整理完資料已經下班半個小時了,祁崎走出資料室才想起自己沒告訴容靖之不用等他,跑回辦公室卻看到對方正玩著手機坐在位子上。
  “回來啦,那走吧。”看到祁崎沖進來容靖之倒是很淡定地站起來。
  祁崎已經給自己灌輸了“他不是不想理我的表白只是沒聽清”的觀念,又看到容靖之下了班也不走自覺地像小媳婦一樣等著他,他幾乎是興高采烈地拿了包跟容靖之一起下樓。

  6
  雖然說總是想著要找時間認真表白,但是自己也明白表白這事急不來,祁崎總是一個人東想西想結果到最後也沒表白地就告別了,這麼一拖就從秋風四起到了雪花紛紛的耶誕節。
  “祁崎,今天晚上去吃火鍋你來嗎?”鄰桌的人推了推又陷到自己腦補世界的祁崎。
  “啊,去啊。靖之去嗎?”
  “你去問問他吧。”
  在得到容靖之肯定的答復以後祁崎又開始傻笑著期待今晚的火鍋。
  雖然說是聖誕聚餐,但是有主的肯定都去約會了,導致聚餐的只有一群孤家寡人。走進火鍋店的一瞬間熱氣撲面而來,祁崎在路上被冷風吹得幾乎麻木的面部神經也恢復了知覺
  ,看到容靖之在窗邊的位子坐下他也搶在眾人前面坐到了對方右邊。
  窗外全都是一對對的情侶,女生撒嬌地把手塞到男生口袋裏,懷抱著玫瑰或者巨大的毛絨玩具,窗裏一群沒人要的就一瓶瓶地開啤酒企圖一醉方休,喊著不醉不歸祁崎也被灌得有點神志不清。
  又一次迷迷糊糊地乾杯坐下時祁崎已經滿臉通紅幾乎連筷子都拿不好了,左邊突然傳來一個溫潤的聲音:“先別喝了,吃點東西吧。”
  祁崎從來沒想到容靖之是那麼能喝的人,雖然是坐在最邊上的位子,但是容靖之被灌的酒也和祁崎差不多了,對比祁崎的狼狽,容靖之僅僅是臉頰微紅。祁崎轉頭迷迷糊糊地看著對方一向冷淡的臉色上一點緋紅幾乎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親上去的欲望。
  “看什麼呢,”容靖之也沒在乎祁崎愣愣的目光,逕自拿碗盛了點東西,“先吃點啊,難道還要我喂你啊?”
  祁崎聽到這句話想也沒想地就“啊”一聲張開了嘴。
  “……”容靖之夾著菜正準備往自己嘴裏送看到祁崎如此自然地反應僵住了。
  幾秒微妙的沉默過後祁崎才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蠢事想快點閉上嘴,容靖之卻直接把正要送進自己嘴裏的菜喂到了祁崎嘴裏,然後面癱地轉回頭重新夾菜:“幾歲了還要人喂啊。”
  祁崎默默咽下了嘴裏的香菇幾乎要為自己突然回歸幼兒的行為淚奔,也只能安慰自己幸好大家都沒有注意到這一切。
  又喝了幾口酒強迫自己忘記剛才的蠢事,祁崎轉頭強笑著問容靖之:“靖,靖之,原來你這麼能喝啊。”
  “也還好,我爸我爺爺都挺能喝的,遺傳吧。”容靖之說著又喝了一口,酒漬留在嘴唇上他自然地伸出舌頭舔了一下。
  祁崎懷疑自己已經被酒精徹底弄暈了,看著容靖之伸出一點的舌尖比剛才更控制不住自己地想要靠近,事實上他也的確靠近了。
  帶著酒香的氣息噴到右耳上,容靖之有點不習慣地想要避開,祁崎幾乎是下意識地拉住了他的手臂阻止了對方的遠離,看著對方睫毛閃了閃垂下了眼睛想要轉頭,祁崎一句“別轉過來”脫口而出。
  容靖之也真的沒有動,祁崎看著對方近在咫尺的右耳和被酒染紅的側臉突然有點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說什麼。
  “外科醫生也可以喝酒嗎?”沉默了半天祁崎莫名其妙地說出了這句話,容靖之也仿佛有點吃驚。
  “偶爾還是可以的……你怎麼會知道他們是醫生的?”
  “整理檔案的時候……看到過。”祁崎說完這句話,又靠近了一
  點,同事已經喝瘋了沒人注意到這個角落裏詭異的氣氛,“上次,在你家的時候,我說的話你大概……沒聽到吧。”
  “……”容靖之好像想說什麼,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
  “以後,讓我一直走在你右邊吧……”想過的那些表白一句也記不起來,看著對方的耳朵因為這近乎表白的話一點點紅起來祁崎就覺得滿足。
  “……跟我在一起吧。”第二次表白比起第一次好像完全一點長進也沒有,祁崎這麼想著但還是語氣堅定地說完了最後一句,然後只能閉上眼等著對方的回答。
  火鍋店的喧囂一瞬間好像都遠離了,看著玻璃上的霧氣映出外面聖誕樹閃爍的彩燈,祁崎感覺到了對方伸出手握住自己因為緊張而變得冰冷的手。

  7
  “那就把你左邊的位子空出來吧。”
  作者有話要說:算是第一個寫完的短篇?算上符號也有1W+了。其實是老物…大半年前寫的,只不過那時候陷在基三裏寫完了也沒有發【所以說基三毀一生_( :3」∠)_ 。現在看看實在是幼稚又神奇的東西。最近也寫不出什麼東西又正好翻到了就發出來吧w


☆、番外

  1
  這個冬天格外的冷,祁崎走進超市就不想出去了,推著購物車一邊和死黨打著電話一邊到處亂逛享受著空調。
  “……我跟你說啊,前兩天我姐姐家的孩子跟著我去逛超市,她居然指著安全套說要吃糖……”
  祁崎有一句每一句地答應著,正好逛到了安全套邊上就停下來看了看:“是挺像糖的。”
  “我都尷尬死了……”電話對面的友人說了什麼祁崎已經沒有在仔細聽了,他看著滿架子的安全套有點想入非非。
  隨口應了幾句匆匆掛了電話,祁崎猶豫著要不要拿一盒帶回去。現在基本上已經算是住到一起了,那這事也遲早會發生的,潤滑油也要買吧,讓靖之痛就不好了……這麼想著祁崎把安全套和潤滑油扔進購物車就推去結賬了。
  回家的一路上祁崎都心不在焉地想著怎麼把容靖之拐上床,一直到開門還在猶豫著要不要偷偷看片子學習下。
  果然還是要做好準備吧,這麼想著祁崎把東西拿出來藏到包裏,等學習過了再實踐。
  一進門就看到容靖之擦著頭髮在玩電腦,看到祁崎進來他放下了浴巾過來接過購物袋。洗過的黑發軟軟地貼在耳邊,祁崎又想到了路上自己腦補的那些畫面就有點熱血沸騰。
  “我,我先去洗澡了。”被自己的臆想弄得滿臉通紅,祁崎乾脆直接躲進了浴室,而客廳的容靖之看著發票難得地露出了一絲微笑。
  穿著寬鬆的睡衣坐在沙發上,手上玩著從大衣口袋裏找到的安全套,似笑非笑地半低著頭。
  祁崎從浴室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容靖之。
  “挺瞭解我的尺寸的啊。”說出一句意味不明地話,容靖之招了招手讓祁崎過去。
  祁崎渾然不覺地走過去坐在他邊上半晌才意識到那句話的意思,漲紅了臉分辯:“這是我用的!”
  “那我們……來實踐一下看看到底是誰用吧。”一隻手關了燈另一隻手不安分地從衣服下擺滑了進去。
  本來就吃得晚的晚飯被拖到了更晚,客廳的燈再亮起來的時候祁崎已經沒有力氣說話了,只能喘息著任由容靖之橫抱這進浴室。洗完了第二次澡祁崎軟軟地坐在床上享受著容靖之端進來的晚餐,一邊還自以為兇狠地瞪著一邊一臉滿足的容靖之。
  “別這麼看著我,我技術還是不錯的吧。”
  “……下次讓我在上面了,一人一次。”祁崎想到剛才的旖旎又不爭氣地紅了臉。
  “下次我會考慮的。”容靖之表情認真地說出了
  一點也不靠譜的回答。
  “你已經答應過了!別想耍賴。”恨恨吃了一大口飯,祁崎從臉紅到了脖子上。
  容靖之愣了一下才想起來是剛才對方被自己弄得滿臉淚痕時上氣不接下氣地提的要求。
  “當然,”溫柔地在祁崎腰後加了一個靠墊,“下次一定讓你在上面。”
  下次嘗試0上1下的體位也不錯,容靖之看著祁崎脖子上的吻痕默默在心里加了一句。

  2
  容靖之其實在兩人第一次在麵館相遇以前就注意到祁崎了。
  當然不是一見鍾情二見傾心這類劇情,他只是單純地在名冊上看到“祁崎”這個名字覺得很可愛而已。
  第一次留意到這個人是因為老師的上課批評,果然人如其名,睡覺時被叫起來頭髮還淩亂地粘在臉上,側臉上還有一點因為睡覺留下的紅痕,黑框眼鏡下的臉不好意思地慢慢變紅。
  簡直像小動物一樣,看著對方手足無措地站著容靖之微微笑了。
  直到那天在麵館相遇才真正有了交集,總是突然發呆的青年把手覆蓋到他眼睛上時他其實有一瞬間的驚慌,看到對方愣愣的表情容靖之覺得眼睛上被觸碰的地方好像著了火。
  難得的手足無措,容靖之的大腦還沒想好要怎麼反應對方已經收回了手,帶著明顯的慌亂和尷尬。其實自己也比對方好不到哪里去,不想表露驚慌他也只好冷著臉低頭吃面。
  那天晚上連高考前夜都沒有失眠的容靖之難得的失了眠。
  雖然說第一次見面有點詭異,但是和祁崎還是不可避免地熟絡了起來。
  第二天進教室看到對方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容靖之有點驚訝,但又不想把自己聽障的事告訴別人,也只好默認了這樣的位子。
  明明知道思維天馬行空的青年總是在自己左邊說著各種亂七八糟無關緊要的話,容靖之卻幾乎聽不見,開始幾次覺得有點內疚又實在沒辦法告訴對方“我左耳聽不見”,也只好沉默地用餘光看著祁崎一個人說著什麼,突然地發呆突然地笑。
  結果就成了這樣詭異的相處模式。
  其實這樣也不錯,容靖之看著青年趴在桌上的身影想著,果然是小動物一樣,總讓人想去摸一下逗一下。
  之後邀請對方來自己家的時候容靖之其實事後都有點吃驚自己怎麼會突然發出邀請,但看著祁崎吃驚又紅著臉的表情心裏意外的有點滿足。
  就連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突然想起對方小動物一樣的表情也莫名覺得有點開心,翻了個身嘴角
  上揚地入睡。
  第二天早上醒得比平時都早,雖然不想承認但容靖之知道自己一定是在緊張。在心裏默默嘲笑了一下自己像等著喜歡的人來約會一樣,他還是不安地把本來就整潔的家裏又整理了一番。
  被問到“對於GAY有什麼看法”的時候容靖之幾乎想要回答“我就是GAY啊你怎麼看我”,但還是控制住了自己不冷不熱地說了“不奇怪啊”。
  會不會是喜歡上他了,炒飯的時候容靖之無聲地問著自己。剛才看著青年伏在桌子上睡覺的背影心裏突然一陣滿足,陽光照在祁崎背上溫馨得理所當然,他幾乎有了一種已經和這個人在一起很久了的錯覺。
  吃飯的時候青年好像在生什麼氣,對自己探究的眼神也沒有回應,又不知道怎麼開口詢問。最後也只能看著青年走遠的背影心裏懊惱自己冷淡的個性。
  雖然那天有點尷尬,但祁崎過了兩天又好像一直很開心,就連發呆也會突然地笑出來,容靖之想到對方的笑顏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毛茸茸的小動物一樣可愛的感覺。
  不知道對方知道自己在心裏對他的定位以後又會怎麼想呢。
  每天不留痕跡地關注著青年的一舉一動,做事做得累了容靖之也會習慣性地回頭看看祁崎的身影。
  幾乎可以確定這就是喜歡了吧。
  結果一向從容的容靖之就這麼默默地暗戀上了一個小動物。
  最後被表白的時候還是有點慌張了,雖然從對方靠近開始就有感覺要發生什麼了。
  原來祁崎早就知道聽障的事情,怪不得最近都走在右邊,看著青年告白以後紅著的臉容靖之幾乎想把對方直接推倒,心裏也開始微微發熱。
  雖然迷糊了一點,但是走在這個人的左邊,好像是個不錯的選擇。
  十指相扣的瞬間,容靖之覺得耶誕節這個洋節日從來沒有這麼美麗過。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愛卿,朕失戀了 by 雲上椰子 (腹黑皇帝攻x忠心丞相受) | 首頁 | 最上 | 輔導員什麼的很是美好 by 毛醬 (腹黑輔導員攻x單純少年受 萌短)>>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537-888203e0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