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默默喜歡你 by 一杯聖代好珍貴 (溫柔寫手大神攻X小透明粉呆萌畫手受 溫馨治癒). :: 2012/12/17(Mon)

寫手大神與天然呆畫手
其實是無虐,因為大神很溫柔,雖然暗戀很苦逼
給自己一個紀念
內容標籤:情有獨鍾 都市情緣

搜索關鍵字:主角:許廷,肖嵐 ┃ 配角:小禾 ┃ 其它:暗戀,樓上樓下



1、1

  當許廷發現住樓上的肖先生是大手時,心情很複雜。
  
  大手在ZZ文學網的筆名叫風祈,人氣是一點點積起來的,從默默無名的小透明一步步依靠自己的努力攀上大神之位,許廷作為一名小粉絲,幸運地看著大神是怎樣煉成的。
  
  當風祈還是小透明時,發表的短篇就戳中了許廷的紅心,他經常在留言欄上歡脫,“大大!我很喜歡這篇,寫得好贊~\(≧▽≦)/~”“大大,你什麼時候更新啊,板凳都涼了╭(╯^╰)╮”“大大,我會一直支持你的(捧心)”諸如此類的……
  
  一開始風祈回他的留言是“不要叫我大大……我還是透明君= =”,但都被許廷無視了,在許廷眼中,風祈的文寫得很贊,就配叫作大大,不像某些寫手,寫的小說一般,人氣也不高,被叫幾聲“大大”就得意忘形。
  
  許廷喜歡他的謙虛與認真,後來,風祈的小說被不斷推,風祈這個名字逐漸被越來越多的讀者知道,他成了大神。而當初支持他的那個歡脫的小粉絲,自然很高興看見風祈的努力得到回報,雖然某次風祈在留言欄說“我只是喜歡寫文而已XDD”,但許廷覺得,如果一個作者努力碼字,把自己的故事寫出來,一定很希望擁有讀者去讀它,讓讀者感受自己真正想要表達的東西,即使讀者很少。
  
  風祈出名了,而許廷又是他的死忠粉,照理說這兩人早就該勾搭上了,可是,他們至今一句話都沒有說過。許廷生性比較害羞,骨子裡又有些淡漠,QQ萬年隱身黨,除非他想勾搭別人,或者別人勾搭他他樂意聊天,不然一切屏蔽。
  
  他雖然喜歡風祈,但還是有些放不開,每次留言都是換着名字留,風祈壓根不知道這些“玉米”“葉子”“視力5.0”“隨便起名字吧”“小小豆芽菜”等一系列網友都是同一個人。雖然自己喜歡的人不知道自己的存在,許廷還是選擇默默喜歡着,萌着風祈的每一篇小說,網絡與現實的距離太遙遠,他跨不過去。
  
  可是,許廷已經知道大神就是住在自己樓上的肖先生,一時有點懵,不知道怎麼辦。
  
  去勾搭?好害羞啊……想到自己是懷着“要把肖先生勾到手”這種無恥目的而去認識對方,當好基友,許廷就發傻。
  
  算了,只要肖先生還在這樓裡,我就還有機會。許廷默默握拳。



2、2

  許廷是一名畫手,當初選擇這個是為了不辜負自己的夢想,他接的最多的活是雜誌封面或插畫。
  
  許廷的畫風清新,色調溫暖,整體感覺比較夢幻。當初XX雜誌連載一篇長篇小說《Secret Garden》,許廷為其畫插畫,受到歡迎,按一個粉的話說,“溫馨的文搭配溫馨的插畫,真是太治癒了!”
  
  《Secret Garden》的作者是一個治癒型的妹子,叫小禾,小說完結後主動在Q上勾搭許廷,向他表達自己對時午綿綿不盡的喜愛。
  
  時午是許廷的筆名。
  
  許廷看著屏幕,想著以前還是個無名小畫手的時候,飽嘗心酸,工作不多,還經常被叫改畫,總之就是各種苦逼。現在有了點名氣,還有支持自己的粉絲,總算是對得住當年默默堅持的自己了。許廷滿足地笑了笑,繼續跟小禾妹子勾搭。
  
  這天晚上,許廷洗完澡,登上Q,立刻就有嘀嘀嘀的聲音響起。
  
  小禾:小時午,在嗎
  
  小禾:小時午你不在啊
  
  小禾:混蛋你怎麼可以不在!!!!!
  
  小禾:你要是隱着老娘不饒你
  
  小禾:你真的不在啊
  
  ……
  
  許廷無語地呆坐了一會,然後敲起鍵盤。
  
  ==================我是揭露軟妹子真面目的分割線======================
  
  前面說了,小禾是治癒型的妹子,許廷一直這麼堅信着,當然,這是在兩人未熟之前。勾搭後,聊天的次數多了,有時許廷在Q上隱着,小禾也能有法子把他逼出來,兩個人混熟了,許廷才發覺交友不慎。
  
  小禾外表很溫柔治癒,內裡很霸氣,而且經常套他的話,套得最多的是許廷的情史。
  
  在許廷再三表示自己的情史幾乎空白後,小禾妹子甩來一句話,“納尼?!你喜歡男人!”
  
  我好像沒說這句話吧……許廷有些頭疼,但當他想到風祈時,也就乖乖默認了。
  
  時午:嗯……風祈知道吧?大神級別的寫手,呵呵,我就喜歡他。
  
  起初小禾還不信,以為許廷是隨便敷衍他,誰都可以說我喜歡大神啊,大神誰不喜歡?但細想之下,依許廷的性格,也很有可能。
  
  小禾:可憐的孩紙!我為這無望的感情同情下。
  
  畢竟風祈與許廷的距離挺遠的,這段感情怎麼看怎麼不順,關鍵是風祈是不是GAY。
  
  小禾雖然霸氣外漏,但心底還是挺柔軟的,她覺得雖然跟許廷認識的時間不算長,但他這個人很好懂,兩人沒有見過面,但是在Q上聊天時,看著對方認真回答自己拋出的各種問題,還是覺得這孩子不錯的。
  
  兩個人以前都嘗過透明君的滋味,雖然苦,但樂在其中,畢竟能走自己選擇的道路,做自己愛做的事實在幸運而幸福。
  
  每個人都有自己執着的東西,誰的執念更深,路就更多,也更好選擇。
  
  但小禾是誰?不是一邊聽著許廷的苦逼暗戀故事一邊嚶嚶擦淚無能為力的柔軟妹子啊,她立刻拍鍵盤而起,為了這麼個惹人疼的孩子喲她還不信扶不起了。
  
  小禾:小時午,姐支持你!讓姐來為你的戀愛之路披荊斬棘吧!我們的目標是風祈大大的心!
  
  許廷對這種宣言選擇一笑置之的態度,並沒放在心上。
  
  但現在看來……貌似並不能這樣了……
  
  ======================我是揭露完畢的分割線=====================
  
  嘀嘀嘀的聲音再次傳來,打斷了許廷敲擊鍵盤的動作,他看了一眼屏幕,愣住了。
  
  小禾:小時午,你現在在嗎
  
  小禾:尼瑪!!!!!你死哪了
  
  小禾:我要跟風祈面基了!!!!!!!!!!!!!!!!



3、3

  小禾的Q群列表中有個寫手群,裡面的寫手們都很和善親切,並非都是大神級別,偶爾有幾個是堅持碼字努力奮進的小透明君XD。
  
  當初小禾就是看中了群裡的氛圍不錯,大家相親相愛的,雖然人數不多,但也其樂融融。在群裡,小禾是屬於那種作品不多,但部部精品的那種,而風祈擅長寫短篇,既高產又有質量。
  
  在知道許廷喜歡風祈之前,小禾實在對風祈不怎麼上心,一來他似乎是個潛水黨,極少冒泡,更不用說發言了。二來這人氣場太強,小禾看著他掛在群裡的號就亞歷山大,不敢勾搭(大誤
  
  小禾:前幾天群主說要搞個面基會,大多數都會去XD,我私敲了群主,她說風祈答應了。
  
  時午:呃……
  
  小禾:你想要風祈的玉照嗎?哇哈哈哈哈來求我吧來吧來吧 <( ̄︶ ̄)>~~
  
  時午:我知道他長什麼樣
  
  小禾:0 0!!!!!
  
  時午:嗯,他住我樓上
  
  小禾:!!!!!!!!!!!!!!!!!!!!!!!!!
  
  時午:……小禾?
  
  小禾:這是什麼猿糞……他知道你是他的粉嗎
  
  時午:不知道
  
  小禾:哦……他長啥樣
  
  時午:挺好看的……
  
  小禾:(一_一)
  
  時午:當我意識到他就是風祈時,我都不知道怎麼做了……我站着,手腳都不知道怎麼放,很緊張,也很害怕
  
  小禾:摸摸,為什麼害怕
  
  時午:你喜歡了很久的人,之前只能在網上認識他,支持他,鼓勵他,想像過他的樣子,聲音,一舉一動。有一天,他忽然就出現在你面前,一定會不知所措吧。我當時特心虛,特害怕被他討厭
  
  小禾:傻瓜。
  
  小禾:不過傻人有傻福,小時午的終身幸福請不要大意地交給我吧!\(^o^)/~
  
  時午:……
  
  時午:哦
  
  許廷微微笑了,他是個特別容易感動的人,此刻他覺得他暗戀風祈一點也不辛苦,看到小禾熱情鼓勵的文字,心底也漸漸明亮起來,讓他莫名生出一股自信。
  
  小禾:嗯,你等我的好消息吧,姐去趕稿了
  
  時午:加油
  
  關閉了聊天窗口,許廷瞄了眼時間,睏意漸漸湧上。在睡覺之前,還是得努力啊……這樣想著,許廷拉開抽屜,翻出幾張稿紙。
  
  認出肖先生就是風祈的那天晚上,許廷翻來覆去睡不着,腦中全是面帶笑意的肖先生,弄得他臉紅紅的,暗罵自己沒出息。
  
  無奈之下,他乾脆翻下床,找出紙和筆,上半身趴在桌上,任自己的感覺牽引着手指,手指帶動着筆,在白紙上畫出一條條線條。
  
  他決定了,他要將肖先生畫下來,等到自己有足夠的勇氣之後,再把畫送給他,順便附贈自己的表白。
  
  許廷畫得極認真,決定先打草稿,再慢慢描一遍。他的筆頭功夫不錯,作品的線條飽滿清楚。
  
  今晚,要處理肖先生的臉部線條。許廷盯着他的臉,微微笑了。



4、4

  第二天,許廷起了個大早,他不喜歡賴床。洗漱完畢後,他算算時間,覺得差不多了,就敲響了鄰居家的門。
  
  不一會兒,門就開了,李奶奶探出頭來,看見是許廷,立馬笑開了。
  
  “小廷啊,有事嗎?”
  
  李奶奶挺喜歡這孩子的,人乖巧又有禮貌,平時幫了她不少忙,熱心得很。
  
  “李奶奶,洋洋的自行車能不能借我?”
  
  “真不巧,他今兒要用,待會兒就要出門去了,說是去跟同學一起。”
  
  許廷擺擺手,“哦,沒事,那我再去問問。”
  
  “哎,小廷啊,”李奶奶看見他轉身要走,忙叫住他,“我知道樓上的肖先生有,要不,你去問問看?”
  
  “呃……”許廷立刻緊張起來,“不用了,我到別處去問問吧。”
  
  “小廷啊,雖然我跟肖先生不熟,但是鄰里之間不是應該熱心幫助麼,我看肖先生挺不錯的,性格溫和,要不我幫你去問問。”李奶奶說著就要上樓去。
  
  “哎哎哎,好吧,我去,”許廷攔住她,苦笑着說,“我自己去借就可以了。”
  
  許廷剛搬來那會,就充分領教了樓裡大叔大媽各種熱情,有時還應付不過來,不過,比起冷漠的鄰里關係,許廷更喜歡這樣。大家都住同一棟樓,相互照應,交個朋友,也挺好的。
  
  像許廷這樣的年輕人,大多時候有些顧忌,屬於慢熱的類型,但大叔大媽們可不管,你來了這樓裡,就是這樓裡的人,一定要混熟不可,老人們最害怕孤獨,他們特別喜歡許廷這樣,有時遇見了還能聊聊天,嘮嘮家常什麼的。
  
  “見了面怎麼說啊……”許廷慢吞吞地上樓,苦惱地嘆氣,“怎麼會變成這樣。”
  
  等他站在肖先生的大門前,台詞想得差不多了,希望不會結巴吧……
  
  許廷曲起手指,輕飄飄地敲了幾下門,發現沒什麼反應後,鼓起勇氣,用手掌拍門。
  
  “啪啪啪……”
  
  這麼大的聲音總算把肖嵐從沙發上叫起,趿拉著拖鞋去開門。
  
  許廷看見門開了,肖嵐站在面前,那雙漂亮的眼睛正盯着自己,台詞早就丟到哇爪國去了,說話也囁嚅起來,“呃,那個,肖先生,那個,我……我是來借自行車的。”許廷暗中抽自己嘴巴,怎麼又結巴了。
  
  更不妙的是,他發覺自己的臉滾燙,耳朵應該也紅了,快出汗了……臥槽!許廷忍不住爆了粗口,果然是跟小禾混久了……許廷分神地想,忍不住低下頭。
  
  哪裡有洞……我要跳下去。
  
  肖嵐似乎是看夠了,才回答他,“不用叫我肖先生,聽著很生分,叫肖嵐就可以了。不過,你不會是把我的名字忘了吧,許廷?”
  
  他記得我的名字記得我的名字記得我的名字記得我的名字……許廷抬起頭,看著肖先生溫和的笑容,慌亂的心意外平靜下來。
  
  在知道自己喜歡上風祈後,許廷便想像風祈在現實生活中的存在。嗯,溫和的眸子,還有一雙溫暖的大手,真希望可以被他揉揉頭髮。當許廷窩在家裡看一本好書時,會猜測風祈是否看過這本書,許廷在工作時,會希望風祈也知道有時午這麼一個畫手,並且喜歡他的畫作,許廷感冒時,想發信息給風祈告訴他多穿點衣服,別感冒了,順便告訴他自己感冒了求個愛撫。
  
  時間久了,許廷逐漸發現風祈在自己的想像中愈發真實,似乎風祈就在身邊,陪伴着他,讓他感受到戀人之間甜蜜的感覺。
  
  而現在,風祈大人的確是站在自己面前了啊,難道不應該把握住機會,跟風祈成為朋友,多瞭解他嗎……許廷恢復平日裡的斯文,不再傻冒,“不,我記得肖先生的名字。既然肖先生這樣說,那我就叫你肖嵐吧。”
  
  “嗯,”看著他鎮定下來,肖嵐稍稍側了一下身子,“我去給你拿鑰匙,你等我,我們一起下樓。”
  
  “啊,對了,”許廷看見肖嵐走到自己旁邊,不解地看著他,只見肖嵐指着門鈴說,“這裡是門鈴君,你以後來找我不用敲門了,直接按門鈴。”
  
  許廷呆了一下,發覺肖嵐看他的眼神似乎有變成“要不要給你解釋一下門鈴君”的趨向,白皙的臉立刻漲紅了,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我……我當然知道!只是,我剛才太急了,沒……沒看見而已。”
  
  肖嵐只是笑笑,就進屋了,留下許廷一個人默默撞牆。
  
  下樓時,許廷在心裡吐槽:啊這樓道怎麼變窄了啊我跟風祈靠得好近啊好窄……雖然還是會緊張,但整體表現不錯,沒有出糗,他暗暗鬆了一口氣。
  
  從談話中,許廷知道了肖嵐的一些事情,對他總算有了一些瞭解,不只有網絡一個ID那麼簡單了。
  
  “肖嵐,你看過《耶路撒冷之鴿》嗎?”忽然想起那天看過的一本好書,許廷開口問。
  
  “這個朋友推過,當時太忙,過後忘了。”
  
  雖然不能和風祈討論他的小說,但跟他聊聊其他的也不錯。許廷笑着說,“那你要去看,挺不錯的。”
  
  你愛的人在哪裡,哪裡就是家。許廷看見肖嵐點頭,忍不住在心裡小聲說,“我也想要個家啊。”



5、5

  小禾參加面基會那天,許廷一直開着QQ,然後登陸微博,處理完一堆私信評論各種@後,點開悄悄關注,穿去了風祈的微博。
  
  當初選擇悄悄關注的原因,許廷也忘了,就當自己腦抽,一直當透明粉算了,之後也懶得再改。風祈並不知道有個叫時午的畫手關注着他。
  
  風祈最新的微博是:要去面基了,各種緊張哈。
  
  1L:0 0這沙發好銷魂,可以求福利求照麼!(= ̄ω ̄=)
  
  2L:群裡的面基會?求照+1
  
  3L:大大別被吃乾抹淨了!保護好龍菊!!( ̄▽ ̄)"求照+2
  
  4L:合影~第一次前排,表示雞凍\(≧▽≦)/風大有木有虎軀一震龍菊一縮之感!!求照+3
  
  ……
  
  許廷看見下面隊形整齊,一律求照,不禁暗爽,心裡愈發滿足。
  
  把風祈的微博再細細翻一遍,吃了午飯後,許廷又拿出未完工的作品,把肖嵐的上身補完。姿勢什麼的他一早想好了,紙上的肖嵐抱著手肘,靠在窗戶旁,微笑着注視自己。
  
  光這樣看,就要迷死了。許廷撇過臉,嘿嘿笑了幾聲,再次面對著畫中的肖嵐時,卻又變成一副認真的模樣。現在可不能得意忘形,出點小差錯該怎麼辦……
  
  確定線條無毛邊,無斷線之後,許廷想著今晚就可以掃瞄進電腦裡了,又是一陣小興奮。
  
  不捨地把畫放在一邊,許廷開始工作。雖然他喜歡風祈,卻從未影響到工作。有人說,暗戀是一場偉大的犧牲,因為暗戀特苦逼,不能告訴他心意,只能默默隱忍。暗戀最好的結果是你喜歡的那個人恰好也喜歡你,最杯具的結果是你喜歡的那個人不喜歡你,而且不知道你的心意,這無疑是一場徒勞無功的犧牲。
  
  許廷把對風祈的暗戀默默藏在心裡,時不時翻出來瞧一瞧,鼓勵一下自己,對他來說,能為風祈的書畫封面是他一個小小的夢想。至少,這個小小的夢想鼓勵他從小透明一步步走到如今這個地位。
  
  雖然工作中會有些不如意,比如靈感遇到瓶頸,或者合作方一次次提出改畫什麼的,但都挺了下來。許廷摩挲着紙面,即使這是一場偉大的犧牲,也並不都是徒勞無功,至少我收到了你的鼓勵,使我一直走到現在。
  
  時間似乎過得特別快,許廷停下筆,伸了伸懶腰,半彎着腰蹭到了柔軟的床上,正要閉上眼睛,放在桌上的手機便響了。
  
  是短信。他不得不爬起來,慢吞吞地蹭到桌旁,拿起手機。
  
  “發件人:小禾
  
  小時午!你做好跟大神合作的準備了嗎!!!!!《不道流年暗偷換》是短篇合集,要出書,封面交給你了!!!!”
  
  許廷看了一遍,撇過臉冷笑一聲,再仔仔細細認認真真一字一句重複看了幾遍,確定這條短信真實存在而不是自己的幻覺,他感覺到自己的心漲得滿滿的。
  
  機會來得太快,把他撞個措手不及,許廷立刻抖着手回覆,“你現在在哪?”
  
  靜靜地坐在床沿,握著手機,許廷享受着這一份來之不易的安寧。這一刻,他等了那麼久。
  
  “發件人:小禾
  
  還在聚着呢,差不多散了。腫麼樣!雞凍咩!!!!還有求你別介麼淡定好吧為毛我比你還雞凍我雞凍神馬!!!!!!!”
  
  “謝謝你,小禾。”
  
  許廷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這句話是他唯一想說的,現在要他激動,他卻只有滿滿的感動。
  
  “發件人:小禾
  
  兄弟別介樣……好肉麻。撫摸,等我回去再聊哈。”
  
  許廷把手機放回桌上,回頭默默掃視了房間一圈,再看看床,剛才的倦意全消,他不禁感嘆大神的魅力,把他的疲倦全打跑了。⊙▽⊙



6、6

  許廷沒等到小禾,倒是等來喇叭的咳咳聲。點開,看見驗證信息框裡只寫着兩個字:風祈。
  
  許廷有種錯覺……霸氣之感撲面而來,他還沒來得及想大神是怎麼知道自己的Q號的,又怎麼會主動加自己為好友,就點了同意。
  
  不一會兒,大神就在召喚了,許廷抖着手打開窗口。
  
  祈_:在?
  
  時午:在……
  
  祈_:我是風祈,你好。
  
  時午:你好,風大。
  
  時午:風大找我,有啥事
  
  許廷眼巴巴地看著這段苦逼的對話,把下巴貼在桌上,嘆了口氣。他想熱情地撲倒風祈,耍一耍流氓,以緩解自己這些年的饑渴(?)。但是為了形象……好吧忍了,要矜持一點,現在還不熟,咳咳。
  
  祈_:嗯,小禾今天去面基的事你知道嗎?我也去了,聚會時小禾找我,說是可以為我的新書推薦一個畫手,叫時午。我看過你的畫,我很喜歡,所以……你願意嗎?
  
  我願意我願意我願意我非常願意!!!!
  
  許廷繼續抖着爪子敲鍵盤。
  
  時午:可以的,我很喜歡風大你的書。
  
  許廷想了想,還是乖乖把“的書”這倆字加上。雖然……不管是書還是人,他都喜歡得不行。
  
  祈_:呵呵,那麼,希望合作愉快咯。
  
  時午:嗯,我會努力的。
  
  雖然感覺到隔閡,但想到這只是雙方第一次聊天,許廷便釋然了。他忙去敲小禾,雖然她的頭像還是灰的。
  
  時午:小禾!謝謝你……
  
  小禾:嘻嘻
  
  時午:你在呢?怎麼隱着啊
  
  小禾:等你跟風祈聊完唄。怎麼樣,談妥了嗎
  
  時午:嗯。
  
  小禾:你好像很淡定啊……╭(╯^╰)╮
  
  時午:我這不在心裡雞凍麼,我現在內心是波濤洶湧了
  
  小禾:(→_→)
  
  時午:我要為風祈的書畫最好的封面還有插圖,然後書大熱哈哈
  
  小禾:喲,然後你們就可以搭CP了
  
  時午:我也想啊……
  
  這邊跟小禾聊着,風祈已經把短篇合集傳過來了。
  
  祈_:就是這些,如果你願意,我們還可以討論。
  
  時午:願意。
  
  祈_:嗯,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你最喜歡哪篇?
  
  許廷糾結了,他可以說他全都喜歡嗎,但……如果說是最喜歡的話。
  
  時午:還是那篇《不道流年暗偷換》
  
  祈_:可以說說嗎
  
  許廷猶豫了一下,還是堅定地敲着文字。
  
  時午:可能……是看到了自己吧,寫得好真實。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但還是有人選擇放棄。風祈你是覺得時光不復返留下遺憾很可惜吧,可是你有沒有遇到過難以說出口的事情呢,有些事一旦捅破,是不可能回去從前的,這樣的遺憾或許更可怕吧。所以,才會有一些人,回想起當初的選擇,會慶幸自己沒有說破,還讓一切得以完整。
  
  對方沉默了,遲遲沒有回覆,許廷有些心慌,但自己說的全是真心話,沒有半點虛假。在看《不道流年暗偷換》時,他就決定等到適當的機會再跟風祈表白,如果這樣的機會不會來,就把心意壓在心底,默默喜歡他。
  
  之後,會有一個人來吧,替代風祈在自己心裡的位置,跟他一起過日子。以後要是回憶起來,至少還是完整的。
  
  祈_:所以,如果你喜歡一個人,你不打算表白?
  
  呃……許廷撓撓頭,雖然他現在有些衝動,但還是理智占上風。
  
  時午:如果可以給我一個機會,我會向他表白。
  
  祈_:他?
  
  時午:咳咳,我男的女的都寫這個“他”
  
  祈_:哦
  
  祈_:謝謝你咯,我受益匪淺啊……
  
  時午:沒什麼,還要謝謝風大能寫好看的文>▽<
  
  祈_:撫摸,有什麼事敲我就可以了~
  
  時午:好
  
  許廷打開文包,想把全部短篇再看一遍,雖然自己的小電裡有,但他懶得翻了,而且文是風祈傳過來的。
  
  打開《不道流年暗偷換》,看著熟悉的劇情,許廷微微笑了。他第一次看這篇文,腦中就各種畫面,美極了。其中有一段是許廷最喜歡的,文中的主人公到庭院尋找師兄的身影,來到一棵樹下,抬頭時發現原來師兄在樹上睡覺,於是安靜地仰望着。
  
  這種安靜的愛情,許廷覺得很美。在腦海中立刻補出了畫面,也動手畫了下來,只是沒有給風祈看。那麼這次……
  
  許廷有些高興,對他來說,裡面的短篇都是他熟悉的,而他想要的,是讓自己的感情浸在畫中,讓畫面更美,讓讀者都能體會風祈想要表達的感情。



7、7

  兩個人開始了合作,有時候許廷拿不定主意,便會跑去敲風祈,經過討論一致決定後,風祈還會扯着他不放他走,再聊一些其它的話題。
  
  兩個人會互推一些書,現實中發生了什麼不順心的事情也會吐槽一番,風祈還會說一些自己新作的構思,偶爾傳一些未完成的稿子。
  
  在風祈的要求下,許廷把他的畫全部打包給了他,只除了那張肖嵐的畫。
  
  這天晚上。
  
  祈_:其它的都沒問題嗎?
  
  時午:嗯,畢竟我在看的時候就有在描繪場景了(笑
  
  祈_:摸下巴,說,你暗戀我多久了
  
  許廷心一跳,風祈不會是發現什麼了吧,不,不可能,說笑呢。
  
  時午:呃,從你寫文那時候起吧,就很喜歡你的文了
  
  祈_:桑心,只喜歡文,不喜歡我,怨念<( ̄﹌  ̄)>
  
  大神你是在賣麼!萌麼!許廷悲哀地發現自己對風祈的這種近乎撒嬌的行為完全招架不住。
  
  時午:我……我也喜歡你啊,真的
  
  心裡有些忐忑不安,這句話在許廷眼中簡直像一句空話,說難聽點,就是敷衍。許廷覺得,如果真心喜歡一個人,就要有行動,而時午卻連行動都沒有,怎麼能讓風祈相信呢。
  
  祈_:好吧,我放過你了。不早了,睡吧,安。
  
  時午:晚安……
  
  那一串省略號,許廷還有一些話想說。看著風祈暗下去的頭像,他下意識地抬起頭,看著天花板,嗯,肖先生要睡覺去了。
  
  風祈一定沒有把那些話當真,是的,自己拿不出什麼來告訴他自己是死忠粉。真的想把一切都告訴他,讓他相信那個傻瓜一樣的死忠粉一直都在。許廷覺得難過,他關了電腦,走到桌邊,看了一眼完成的草圖,再拿起肖嵐那張畫像,看了許久,越看越喜歡。
  
  許廷覺得自己很窩囊,現實中只懂得藏起來畫他的畫像,說幾句話就害羞極了,在網絡中也頂着時午的名字。難不成,真的要表白嗎?
  
  帶著猶豫,在入睡的前一秒,小許廷還在糾結表白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醒來,他呆呆地看著天花板,想起昨夜還沒想透呢,怎麼就睡了。剛睡醒,迷糊了一陣子,就爬下床去了。
  
  在樓道里遇上肖嵐,許廷主動向他打招呼,他回給許廷一個微笑,兩個人並肩走着。
  
  “這樓道怎麼還是那麼窄啊怎麼還沒到一樓啊靠得好近啊要不我走後邊可是我不想啊……”許廷糾結地想著,肖嵐叫了他幾聲,他才回過神來,一臉呆樣地看著對方。
  
  “你說,你怎麼有點呆呆的感覺……咳咳,對了,上次你推薦的書,我看了,很不錯,謝謝你。”
  
  是指《耶路撒冷之鴿》?許廷有種被肖嵐重視的感覺,精力完全集中在後半句,忽略了肖嵐的前半句。
  
  “呵,”他低笑了一聲,“也想有個家呢。”
  
  許廷鼓起勇氣,看了他一眼,肖嵐低着頭,看著腳下的樓梯,猜不出他的思緒。
  
  “這是……你的讀後感?”許廷試探着問。
  
  “但凡人人都渴望有個家吧,不至於那麼孤單。”肖嵐溫和地笑笑。
  
  許廷點點頭,想再說點什麼,卻哽在喉嚨,開不了口。這麼磨蹭着,就到了一樓。
  
  “上班去了,你呢?”
  
  “買早點呢。”
  
  肖嵐朝他揮揮手,走出大門,留下鬱悶的許廷。
  
  我想給你一個家。差點就要說出口了,許廷摸着唇,有些無奈。他希望有一個愛人,可以和他住在一起,早上起來親親他,如果他賴床,就去叫他起床,一起吃早餐。他做飯,他洗碗,他畫畫,他敲字,商量着晚上吃什麼。飯後一起散步,一起逛超市,晚上躺同一張床,一起蓋着被子睡。
  
  那個愛人是肖嵐,如果他也願意。



8、8

  日子依舊平淡地過着,當許廷的工作快完成時,他特意放慢了速度。這次合作結束後,倆人頂多是朋友,碰在一起就聊聊天,現實生活中是樓上樓下的關係,也沒有多熟。
  
  許廷做了壞事,有些心虛,無視風祈經常叨的那句“時午你快點啊我等不及要看了”,鬱悶地登陸上微博,照舊是一堆新粉絲湧進來。
  
  緣由是風祈的一條微博,深夜發的,“@時午,夜深了,別忙活了,快睡吧,不要累壞了~還有,雖然我很希望看見這些有愛的畫^ ^”
  
  許廷一口水噴出來,風大你難道不知道這樣很容易引人YY麼!咱們清清白白的啥事也沒啊!雖然感覺很溫暖,可是好張揚……可眾多粉就不幹了,風祈難得這樣說,要是開玩笑賣腐什麼的,選擇時午也一定有戲!於是群眾們在下面紛紛留言要風祈給個明白,是不是CP,就他一句話。
  
  無奈風祈什麼回應也沒有,粉絲又湧向時午,眨着星星眼大呼“時大你們是合體了嗎!”“這種森森的愛是哪來的哪來的!”
  
  許廷弱弱回應:@風祈,我和風大真的什麼也沒有,清清白白的,真的
  
  1L:為什麼感覺時大呆萌呆萌的?(>д<)
  
  2L:1樓真相,難不成是被風渣渣欺壓久了!時大你要反攻嗷
  
  3L:o(////▽/////)萌死我了,解釋就是掩飾,時大你看風渣多淡定啊,咱可以給個官配吧可以!吧!
  
  4L:哦漏,不一早就官配了麼!
  
  5L:你們……= =b不過真心覺得萌啊
  
  ……
  
  200L:咳咳,你們可以了吧……不過小時午要是願意,我們組CP吧!!
  
  風祈的這條留言,導致後面的樓噌噌地漲。許廷找到這條夾在中間的留言後,只是看著,事實上,他並沒有回應。
  
  自從風祈關注了他,他便把悄悄關注取消了,改成正式的關注。
  
  雖然他沒有作出回應,QQ的交流還是跟往常一樣,不會因為這個小插曲而變味。許廷忍着沒問他,風祈也沒有表態。
  
  畫總有完成的一天,許廷也不好意思再拖着不撒手,把畫作傳過去,他慢慢地打出一行字:風祈,如果你喜歡我的畫,以後,你要是再出書,可以找我合作嗎?
  
  對方很快回覆:摸頭,我很高興啊,嗯,可以啊。
  
  許廷把頭埋進胳膊裡,感覺到眼眶的濕熱,他選擇相信風祈並不是在敷衍,而是真心喜歡這次的合作。
  
  “嘀嘀嘀”響起,許廷抬起頭,看見右下角的貓咪頭像在閃動。
  
  小禾:畫完了嗎,什麼時候交?不能再拖了哦
  
  時午:剛傳給風祈,他敲你了?
  
  小禾:呃,是的,他問我你什麼時候可以完工
  
  時午:……
  
  小禾:桑心了?
  
  時午:……呃,有點
  
  小禾:= =b大力撫摸,沒事,正常啊,你也拖得挺久的了,我懂你的心思,不過這不還有下次麼。對了,跟你說件事,那天風祈來找我,問我時午是不是他的粉,對他的文很熟悉,我說是,時午喜歡你很久了,他笑着說真高興有這麼可愛的粉。
  
  時午:……
  
  小禾:他說,就《不道流年暗偷換》,他認為你說得很對,有些事還是不要說破得好,但,前提必須是HE的可能性很低很低,不然,是不應該默默放棄,因為這樣傷害了兩個人。
  
  小禾:如果有可能,為什麼不試試呢?
  
  時午:為什麼他不跟我說
  
  小禾:這個嘛,問他唄。喂,你還要當一輩子透明粉麼,多窩囊啊
  
  時午:連你也覺得我窩囊?
  
  小禾:你是覺得暗戀可恥還是怎的?被拒絶又怎麼樣,告訴你,老娘以前暗戀一個人,向他告白了三次,三次都被退貨了,現在想起來,老娘真特麼勇敢,我佩服我自己
  
  時午:……撫摸
  
  小禾: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現在的苦逼會變成以後的灑脫,時午,你還是過不了你那一關嗎?就算被風祈拒絶又怎樣,你們也只不過才剛認識,沒有那麼三年四年的交情你還怕尷尬嗎?大不了繼續做他的透明粉!
  
  時午:你這是鼓勵我去表白!
  
  小禾:白痴,現在才知道,我一直都支持你的。過幾天是風祈的生日,你看著辦吧。
  
  風祈的生日許廷當然知道,事實上他已經在準備禮物了。
  
  去年時,他參與了錄音,無非是表達自己的喜愛和獻上生日祝福什麼的,而今年,許廷並不打算這麼做。
  
  他要當面送出這份禮物。
  
  時午:我已經在準備禮物了
  
  小禾:別跟我說是錄音,我會鄙視死你的
  
  時午:不,我想親手給他
  
  小禾:小時午……我果然沒有看錯你,是男人就乾脆點,直接說風祈我愛你跟我走吧!
  
  時午:不不不,我覺得親手送給他已經夠費我勇氣了
  
  小禾:(笑眯眯)也好,加油喲!!!!!!!≧▽≦
  
  時午:嗯
  
  時午:謝謝
  
  許廷看了眼電腦旁的小日曆,上面有他畫的Q版風祈,他伸出手指戳了戳胖嘟嘟的臉,“敢拒絶我你就死定了。”



9、9

  今天是肖嵐的生日,下課期間他在辦公室裡玩微博,粉絲群的管理員@他,“@風祈,啦啦啦啦今晚一定要來群裡哦!!!大人我們都洗白白了等你捂臉!生日快樂老男人!”配上一張可愛的Q版賀圖。
  
  接着是各種@什麼的,認識的好友紛紛送禮物,他去了時午的微博,發現依舊只有寥寥幾條,最新的還是那條“我和風大真的什麼也沒有,清清白白的,真的”,老實說,當他看到這條微博時不禁笑出了聲,許廷那張困窘的臉浮現在眼前,讓他好想狠狠捏一把。
  
  他還是要調戲他,雖然他的確是想和時午組CP。
  
  生日禮物什麼的,他很期待啊,不過保持神秘感什麼的不是更好麼。某個老男人一臉惡趣味,課間活動快結束時,正直教師肖嵐模式自動切換,跟同事打了聲招呼後上課去了。據說,當天肖老師心情愉快,超常發揮,各種搞笑小段子隨手拈來,課堂氣氛異常活躍,下課鈴響起時同學們皆戀戀不捨,在群眾們各種“老師你終於要娶了麼!嫁娶什麼的無所謂啊!春天才是王道!!”“老師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吃喜糖啊”“還有喜酒啊”“老男紙你今天帥呆了有木有!愛情的滋潤啊!!”歡樂聲中,肖老師神秘一笑,揮揮手,不帶走一根小草。
  
  肖嵐登陸微博,時午還是靜悄悄的,沒有動靜。
  
  他路過許廷家時,看了看緊閉的大門,控制自己不去按鈴,拐過樓梯彎繼續上樓。
  
  回到家,飯在外面吃過了,同事邀請的。洗完澡後,肖嵐啟動電腦,看著還是黑色的屏幕映出自己的臉,有些懊惱地自言自語,“許廷,你在搞什麼鬼。”
  
  他隱身登陸QQ,沒有進粉絲群,找到了時午的頭像,嗯,他在線。
  
  祈_:在嗎?
  
  很快,對方便答覆:在。
  
  時午:到家了?
  
  祈_:嗯
  
  時午:有些晚……
  
  祈_:同事請吃飯呢
  
  時午:哦……你現在在家吧
  
  祈_:對
  
  時午:哦……你等我
  
  祈_:時午……
  
  祈_:時午?
  
  對方沒有答覆。
  
  祈_:時午,你在嗎
  
  肖嵐站起身,走到門口,這個笨蛋,忽然這麼有勇氣?
  
  門鈴響起來時,肖嵐打開門,許廷站在門口,手裡提着一個禮物袋,原本低着的頭迅速抬了起來,臉有些紅,一雙眼睛瞪着自己。
  
  呃……雖然跟自己想像的有些不同,但肖嵐還是很高興,他拍拍他的頭,笑着說,“許廷,你好啊。”
  
  許廷把禮物袋塞給他,然後結結巴巴地說,“那個,這……肖先生!我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我……有送禮物,生日快樂!”
  
  肖嵐還沒邀請他進來坐坐,許廷已經轉身衝下樓梯。
  
  “這……”肖嵐哭笑不得,轉身關上大門,把禮物袋放在桌上,從裡面取出一本薄薄的淡綠色硬皮的素描本,還有一張他的畫。
  
  畫上的肖嵐,靠在窗戶旁,抱著手肘,暖色調主打,襯得笑容溫柔和煦。不是精緻勾畫的華麗線條,也不是粗獷的風格,雖然線條簡單,看似是隨意的勾畫,卻在淡藍色的光線中顯得透明般,彷彿是不真實的存在。
  
  “把我畫得那麼帥啊……”某個不自知的人低聲喃喃,翻開了素描本。
  
  第一頁,是許廷的Q版頭像,依舊可愛得讓人想戳一戳,下面寫着一行字:透明粉/許廷&時午
  
  第二頁,是小許廷坐在電腦前敲字,網頁畫面是風祈某篇文的留言區。文字解說為:【我一直是你的死忠粉,今天我才可以告訴你。風祈,我關注你很久了,喜歡你很久了,我一直都有在你每篇文的留言區留言,只是每次我都用不同的名字。】
  
  第三頁,小許廷拿着一個麥克風,一臉緊張,旁邊有一個心心的符號。
  
  【生日時我參與了錄音,我的聲音夾雜在那麼多的祝福中,還是希望你可以聽見我的祝福,每年祝你生日快樂,祝你幸福。雖然在錄音前我想了很久,怎樣才可以引起你的注意,但還是放棄了XD,這不是我的性格。最重要的是,你一切都好。】
  
  第四頁,肖嵐坐在電腦前,刷着微博,旁邊是用簡單幾筆勾勒的小許廷,沒有上色。
  
  【我在微博上悄悄關注你,直到你關注了我,我才取消悄悄關注。作為一名透明粉,我想我真的稱職得讓人生氣吧。看你的文,我總習慣畫出我腦中呈現的場景,積累下來我都有很多了,這些我以為不可能送出的畫稿,在今天,請你給我回答。】
  
  ……
  
  每翻一頁,肖嵐的心就多一份感動,第6頁,場景是肖嵐家,小許廷站在肖嵐的電腦前,頁面是風祈的微博主頁,而肖嵐在廚房。
  
  【當我知道你就是風祈後,我簡直不知道怎麼辦。所以,原諒我那天匆忙離開,事實上,我完全沒有“風祈就住在我樓上!”的喜悅,我慌亂,不知道怎麼接近你才好,如果我們在不同的城市,那我就可以安心做一名透明粉,可是,我們那麼近,就是因為有了可能,才有了希望,我才這麼苦惱,變得貪心。】
  
  第7頁,兩個人並肩下樓,樓道顯得很窄,但小許廷臉上紅紅的,嘴角彎彎的。
  
  【可以靠你那麼近,我好緊張。當你說《耶路撒冷之鴿》很好看時,我真高興,因為你真的去看了,我有種受到重視的感覺,謝謝你。你說,希望有一個家,不會那麼孤單,那天,我沒有說出口的話是,我想給你這個家,一起溫暖,一起過日子。你說的話,還有效嗎?】
  
  第8頁,小許廷伸手扯着肖嵐的衣角,臉上是堅定認真的表情。
  
  【雖然我說我是你的粉,但是我什麼也拿不出來,我也知道,你不會相信。風祈,我是認真的,我從來沒有這麼認真地喜歡過一個人,等我發現喜歡上你後,你已經變成習慣。你跟小禾說,只有當兩個人HE的可能性很低很低,才能說放棄,如果我的真心可以讓我們的故事HE,你可不可以接受我。】
  
  素描本的最後一頁,只寫着:【如果你碰巧不喜歡我,我依然會在空閒的時候,唸唸你的名字,想想你的聲音,繼續當你的透明粉。】
  
  肖嵐合上本子,心裡軟得一塌糊塗。
  
  那天,兩人聊完《誰道流年暗偷換》後,肖嵐便去敲小禾,隨意問:時午是不是我的粉啊?我覺得他對我的文很熟悉
  
  對方好一會才回覆:風祈,我想告訴你,時午他很喜歡你,他一直是你的死忠粉。
  
  祈_:唔?
  
  小禾:我說的喜歡,不僅僅是讀者與作者之間的喜歡,你懂嗎?有一天他跟我說,風祈就住在他樓上,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不知道你認不認識住在你樓下的人,他就是時午。
  
  小禾:他傻乎乎的,碰到你的事情,就想當個透明,明明很喜歡,又說不出來,如果你瞭解他,如果你知道他這個透明粉是怎麼當的,你就知道了。風祈,今天我跟你說這些,是想拜託你,如果你不喜歡他,也要好好對待他。
  
  小禾:這個傢伙,就算告白失敗,也會自己難過,然後繼續當你的透明粉。所以,請好好對待他。
  
  那時時午說他是粉時,肖嵐的確是以為他是有些敷衍的。畢竟在他認識時午之前,他與時午從沒有過交集,微博上也不是關注的對象。
  
  現在知道了真相,肖嵐的心情很複雜,他不瞭解許廷,怎麼回應他的感情?但是,心裡卻有一絲高興,他喜歡時午的畫,而時午喜歡他。被人喜歡的感覺,第一次變得讓人高興。
  
  慢慢地,他主動找他聊天,扯一些日常的話題,為了自己更靠近他,多瞭解他。肖嵐不得不承認,許廷這個透明粉的確可以騙過他。在現實中,有時在小區遠遠地看見他,就停下來,默默地注視,直到走近了,便笑着打一聲招呼。偶爾兩個人並肩走着,你一句我一句,聊着各種話題。
  
  直到有一天,肖嵐在小區裡走着,忽然想怎麼沒有見到許廷,並且希望見到許廷的出現。在辦公室裡批改着作業,看見好笑的答案,會想起許廷呆呆的表情。登陸微博的時候,會希望時午多更一些微博,不要總是這麼沉默。然後,他發現,他似乎太過在意小透明粉了,他似乎喜歡上他了。
  
  肖嵐回到電腦前,快速地敲擊着鍵盤,然後起身出門。
  
  他等不及要去見他的小透明粉了。



10、10

  許廷灌下一肚子水後,慢慢鎮定下來。
  
  龜速挪到電腦前,點開粉絲群,肖嵐還沒有來,粉絲們等得快枯萎了。肖嵐應該在看禮物,許廷想著就雙頰發燙,一顆心又不安分開始躁動。他順手刷了微博,發現有人@他。
  
  “@時午,乖,我們在一起吧。”
  
  他發愣地看著屏幕,不知道群裡的粉絲們看見沒,QQ嘀嘀嘀的聲響他不想去理,只有這短短的一行字,讓他腦中空白。
  
  手機響了,許廷慢吞吞地點開短消息,“發件人:小禾
  
  小時午,請喝喜酒,請吃喜糖,如果迷茫,請看圍脖!”
  
  好不容易從震驚中醒來,門鈴就響了。他扔下手機,光着腳去開門。雖然什麼台詞也沒有準備,但他迫切想要見到肖嵐,無論是接受,還是拒絶。
  
  肖嵐見門開了,許廷瞪着雙眼看著自己,如果有耳朵,肯定還一抖一抖的。他擠進屋,把呆住的小透明粉抱在懷中,手摸摸他柔軟的頭髮。
  
  “許廷,我喜歡你,我們在一起吧。”
  
  “真的?”懷裡的人聲音有些悶悶的。
  
  “是,真的。”
  
  肖嵐現在只想摟緊他,懷中的溫暖讓他不想放手。



11、番外1

  能夠和肖嵐在一起,許廷真心感謝小禾,不然以他這種性格,當縮頭烏龜一輩子都有可能。
  
  某天倆人聊天。
  
  小禾:話說你除了送那張畫之外肯定還送了什麼吧
  
  時午:不能告訴你……
  
  小禾:喲,難道見不得人的【嗶——】
  
  時午:激將法也沒有用╮(╯_╰)╭
  
  小禾:小時午,你學壞了(顫
  
  時午:不過,是你給了我勇氣
  
  小禾:嗯?
  
  時午:你說,你告白被拒絶了三次,可是,你還是這麼灑脫。如果風祈拒絶我,那也算不了什麼。我起碼還是男人,總要比你強吧
  
  小禾:呃……
  
  小禾:好吧,既然你已經和風祈在一起了,我也不怕跟你說,老子天生麗質魅力無邊告白什麼的可沒做過喲,其實這是瞎編的,還不是讓你快點去表白
  
  時午:……
  
  時午:你!
  
  小禾:事實證明當初我這步棋走得真對,你這種外星屬性的烏龜想要看你主動一次是不可能的
  
  時午:……
  
  小禾:怎麼?
  
  時午:你欺騙了我的感情!!虧我這麼同情你
  
  小禾:哎,別別別,千萬別這麼說,你已經不是可以任我調戲的小時午了,咳咳,你已經是有家室的人了,讓別人看見了可不好,風祈知道了會踹我的
  
  時午:如果我被拒絶了呢
  
  小禾:不存在如果喲,不過,我會賠罪的啦,誰讓小時午這麼可愛,我總是猥瑣大叔附身
  
  時午:我要退貨!
  
  小禾:?啥
  
  時午:把你退了,當我交友不慎
  
  小禾:哎,可別
  
  ……
  
  許廷正得意着,沒有察覺到肖嵐已站在他身後,雙臂從他脖子兩側伸過,兩手撐在桌子上,把許廷圈在懷裡。
  
  “什麼事這麼開心?”
  
  肖嵐的聲音在上方響起,許廷微仰着頭,身子放鬆,靠在肖嵐的身上,笑道,“我要把小禾退貨。”
  
  “嗯……只要不把我退了就好。”
  
  “怎麼會呢。”
  
  所以說,許廷你這個見色忘友的傢伙……(?



12、番外2

  肖嵐的那條表白微博被輪了N次之後,他又把許廷送給他的畫傳上去,文字描述為:時大大送的禮物,畫的是我喲
  
  1L:黑線,時大大?老男人你是在賣!萌麼!畫超美,閃瞎眼!
  
  2L:還沒幾天呢,就秀恩愛了╮(╯_╰)╭時大你畫得很辛苦吧,光考慮美化的事情就頭疼
  
  3L:噗,話說表白微博驚到我了,現在又來……不過我喜歡\(^o^)/讓JQ來得更猛烈一些吧!
  
  4L:JQ——阿宅必備良品啊,時大的畫好贊,捧心!迫不及待看見你倆的愛情結晶了,期待書!
  
  5L:好溫馨呵呵,話說時大這麼羞射可以麼
  
  ……
  
  當然不可以……許廷看著那張畫,果然羞射了。他垂着頭,走到廚房,肖嵐在洗水果。
  
  “那畫怎麼被你傳上去了?”
  
  肖嵐端着果盤出來,摘了個葡萄喂進他嘴裡,“畫那麼美,只有我欣賞太可惜了,而且,這也是我們組CP的證據。”
  
  “那你乾脆把本子上的畫也傳上去得了。”嗯,葡萄挺甜的。
  
  “不行,”肖嵐乾脆地拒絶,“想都別想,你的暗戀心情只有我一個人才能知道。”
  
  “什麼暗戀心情啊……別胡說。”許廷沒骨氣地臉紅了,勇氣全被表白耗光了。不過,他還是挺好奇的,“肖嵐,你是不是被我的表白感動的,然後才以身相許來着?”
  
  肖嵐看著他發亮的雙眼,忍不住摸着他頭髮,輕輕吮吻他的下唇,看著他漲紅的臉。“嗯……”許廷哼一聲,感覺肖嵐的舌伸進來,細細舔弄。“別……唔,你快……嗯……”雖然不想承認真的很舒服,但許廷暈沉沉的腦子還在想著那個問題,一直都很想問問肖嵐的問題。直到把人親得發軟無力,肖嵐才放過他,揉弄着許廷的頭髮,低聲說,“不是的,我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開始關注你,時間長了,自然就喜歡上了。”
  
  “禮物很感人,我控制不住就向你表白了。”
  
  的確是這樣,小透明粉惹他心疼了,而且他也不打算再拖下去了。許廷似乎很滿意,哼哼了幾聲,然後從他懷裡起來,繼續趴電腦前了。
  
  確認正主之後,許廷被強迫在粉絲群裡改了名片,由原來的“透明君”改為“時午”,雖然“時午”撐不了多久了。
  
  管理員:時大大,在嗎
  
  A:0 0?
  
  B:等時大大冒泡
  
  C:話說還是時大大好,經常來群裡玩
  
  D:透明君就是時大,表示隱藏得果然極深!
  
  來群裡還不是被你們調戲欺負……許廷無奈地想。
  
  時午:在,有事嗎
  
  B:撲倒!!
  
  C:哎呀時大大好
  
  A:扯住B的腿,風大一定在旁邊吧!
  
  許廷看了眼正在看電視吃葡萄的肖嵐,回道:不在旁邊,在看電視呢
  
  R:……多溫馨的夫夫生活啊,各種羡慕
  
  管理員:去去,咳咳,時大你能改改群名片嗎
  
  時午:啊?改成啥?
  
  管理員:這樣
  
  大嫂:?
  
  大嫂:不要!!!
  
  B:噗
  
  A:噗
  
  D:噴
  
  E:噗
  
  C:這是……誰的主意啊
  
  管理員:時大,只有群裡的人才知道,我們不會外宣的,你放心吧
  
  許廷光着急着,沒有想到把群名片改回來,他扭頭,“肖嵐,群裡讓我改名,我不想改。”
  
  “哦,改成什麼?”慢悠悠地問。
  
  “呃……大,大……大嫂。”
  
  “噗……”肖嵐咳了一下,強忍住笑意說,“不是名副其實嗎?就這個吧。”
  
  “這樣不太好吧?”其實對於這些,許廷倒是沒有怎麼介意,大家沒有惡意,何必自己那麼認真,破壞興緻呢?
  
  “怎麼,難道你不想當這個大嫂?”
  
  “不……”許廷看著屏幕,妥協地嘆了口氣,“那好吧。”
  
  大嫂:那,大嫂就大嫂吧,你們開心就好
  
  管理員:哦漏,時大大你簡直是我們的光我們的守護神我們的國母你的愛的光輝……
  
  B:時大居然答應了……感動有木有?
  
  C:時大大軟軟的性格太好欺了,這樣可不行啊,攤手╮(╯_╰)╭
  
  F:大嫂你好(*^__^*)
  
  大嫂:……
  
  管理員一臉惡趣味,桀桀怪笑,哦,風大大,你說的果然沒錯,時大接受了,唉,好想戳一戳。這種乖巧溫和的性格最萌人了。



13、番外3

  關於肖嵐是怎樣認識許廷的
  
  肖嵐第一次聽到許廷的名字,是從樓裡的某個大媽口中。有一天肖嵐下班回家,在樓道口看見大媽提着菜還拎了個小桶裝的食用油正欲上樓,肖嵐忙走到她旁邊,伸手接過桶裝食用油,笑道,“大媽,還是我來幫你吧。”
  
  “哎,這不小嵐嘛,這段時間都沒見着你,謝謝你啊。”大媽立刻眉開眼笑,跟肖嵐一路扯家常。
  
  “說起來,樓上住着的也是個好孩子,叫許廷,你們都一樣,挺照顧人的。”大媽慢慢地上樓,拖着音說,“他啊,有時候遇見了,也會跟你一樣,幫忙提提東西,聊聊天,對人可好了。”
  
  “許廷?”肖嵐皺着眉頭,確定自己不認識他,“他就住我樓下?”
  
  “是啊,那次我弄了餃子,便上樓去送了他點,算謝謝吧,這鄰里間啊,還是多些照應會比較好。”
  
  肖嵐把大媽送她家門口,看見大媽掏鑰匙,就把桶裝油放地上,笑着對她揮手,“那,大媽我先回去了。”
  
  “哎,謝謝啊。”
  
  路過許廷家門口時,肖嵐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印象中確實沒見過住這家的人,不過聽起來,應該是個好孩子,人挺不錯的。
  
  改天再認識好了。肖嵐這樣想著,繼續上樓。
  
  沒過幾天,機會就來了。那天肖嵐下午沒班,正在刷着微博,聽見門鈴在響,放著微博頁面沒關,起身去開門。
  
  門口站着一個大約二十多歲的青年,長相斯文,穿著簡單的藍色T-恤,淺色牛仔褲,手裡拿着一疊紙,看見門開了,起初臉上有些慌亂,隨即便平靜下來。
  
  “那個,你好啊……”他吶吶地開口,“我叫許廷,住你樓下。我家電腦拿去修了,要明天才拿得回來,可是我現在急着用,樓下李奶奶和她孫子都不在家,所以……我來這裡問問。”
  
  “哦,”肖嵐摸摸鼻子,原來他就是許廷啊,看著挺招人喜歡的,“可以啊,你進來吧。”
  
  許廷再次道了聲謝謝,在客廳看見電腦就走上前,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他回過頭,伸手指了指電腦,“那,我用了……”
  
  “嗯,你用吧,我去弄些水果,不用客氣。”肖嵐點點頭,端起桌上的果盤,處理沙梨去了。
  
  等他出來後,許廷坐在電腦前待着,紙張散在桌上,似乎完工了。
  
  “用完了嗎?”肖嵐用牙籤叉了塊的沙梨,走到許廷身旁,放在他眼前。許廷愣了一下,再抬起頭看他,眼中閃過一絲看不清的情緒,不過他還是伸手接過,把沙梨放進嘴裡,便起身收拾起他帶來的東西。
  
  “呃,你可以不用這麼著急的,我這裡還有,你慢慢吃。”肖嵐擺着手,笑着說。
  
  “不,我不是……”吃著沙梨,許廷還是費力地回答,“我忽然想起有事,不好意思哈……哦,謝謝你,那我先走了,再見。”
  
  說完,許廷便匆忙離開,走到門口時,再次轉身對肖嵐說了聲“謝謝”就離開了。肖嵐鬱悶地看了眼桌上果盤裡放著的沙梨,想著許廷慌忙道別的樣子,“也許真的是有事吧……”他重新坐回電腦前,繼續看微博。
  
  總之,肖嵐對許廷的印象挺好的+﹏+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大大我們組CP吧 by 三時彌生 (COS相關,冷淡大神攻×二貨呆萌受) | 首頁 | 最上 | 把我翻過去啦魂淡 by 腐屍雪姬 (略壞心眼的溫柔主人攻x微炸毛呆萌烏龜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54-df8174a4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