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第二次初戀 by 鬼丑 (冷淡攻x忠犬受) :: 2013/02/21(Thu)

2/24 番外補完

文案
受君在十年後高中同學會上看到了落魄的初戀攻君,將醉酒的攻君拐到床上才發現原來攻君一直以來都喜歡自己。
cp:李全研x季文林(冷淡攻x忠犬受)
不要站錯cp喲。

內容標籤: 春風一度
搜索關鍵字:主角:李全研,季文林 ┃ 配角: ┃ 其它:



  第二次初戀

  十年後的高中聚會上。
  “來來來,班主任你喝一杯酒。”春風得意的張小明面紅耳赤的勸酒,聲音大到嘶啞,“以前覺得您太嚴厲,現在才知道,您都是為了我們好。”
  班主任笑的像是一朵花,幸福的嘆了一口氣,果然接過酒杯,說:“你們都這麼大了。”

  這杯酒徹底將人們的話匣子打開,吃過飯的這些人三三兩兩湊在一起聊天,男的在喝酒,女的拉家常,雖然看起來還是以前熟悉的那個集體,卻能明顯的感覺到聚會被分成了兩部分。
  事業順利、春風得意的人,扯着嗓子在勸酒或者說話,面上漲得通紅,絲毫不在意別人覺得他聲音過大——似乎這也成了什麼資本,可以名正言順的炫耀自己的幸福;還有一類人,大概是事業不夠順利,悄悄地躲在一個角落,悶頭吸煙,連呼吸都是苦澀的。

  季文林坐在原地不動,酒過三巡,覺得面上有些發熱,腦袋都暈了起來,便想閉上眼睛休息一下,突然聽到旁邊的女人在小聲的議論些什麼。
  “你看那個張小明,讀書的時候也沒什麼本事,怎麼現在就發達了呢?”
  “所以說事實不可預料,當初‘李全研’學習這麼好,考那麼一個大學,專業都讓人眼紅,該落魄照樣也落魄。實在是不公平。”
  “也不一定啊。”女人的聲音壓低,卻被季文林完全聽到了,“你看季文林,讀書的時候學習就好,現在也很厲害,聽說他年薪都到了五百萬……”

  季文林聽到‘李全研’這三個字的時候,瞬間就睜開了眼睛,左右一看,卻沒有看到那人的身影。對了,李全研的父親肝臟有毛病,他好像是在醫院陪着父親,今天晚上不來了。
  那兩個聊天的女人一看到季文林睜開了眼睛,也不覺得尷尬,反而自來熟的湊上前去聊天,季文林對她們不感興趣,卻還是耐着性子聊了兩句,隨後將主題引到李全研這邊,溫和的問:“說來說去,我才發現,李全研怎麼沒來這裡……”
  女人愣了一下。以前上學的時候,李全研就和季文林感情不好,大概是同行相互傾軋。他們兩個都是數學天才,輪流霸佔着班裡一二名的地位,是同學,也是競爭對手,彼此的競爭激烈到了一定地步,可能就會引發矛盾。高中的時候,整個班都知道季文林討厭李全研,現在為什麼着急問他的下落?想必是他現在發達了,想要取笑李全研一番?

  女人指着旁邊聚餐的一個門牌,說:“剛才李全研來到了這裡,還沒有吃飯,現在在裡面用餐,過會兒才能出來。”
  季文林感覺自己的心臟似乎都不會跳動了,全身僵了一下,然後面前擠出笑臉,對女人說:“謝謝你們,我去看看他。”說完站起身就向那個地方走去。
  季文林站起的一瞬間,感覺到血液又開始重新流淌。
  十年了,整整十年,十年沒有再見過李全研,他覺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在叫囂着想要再次看見這個男人,想念他,簡直快要瘋了。

  早在上高中之前,季文林就曾經見過李全研。他們兩個一起參加過一個數學競賽,當時李全研坐在季文林的旁邊,小孩兒一來到考場就坐下發呆,看著窗外風吹過樹葉,閉上眼睛,就像是睡着了一樣。季文林躡手躡腳的走到他身邊,坐下來,想,這個孩子可真白啊,睫毛這麼長,臉骨的輪廓也很明顯,難道是混血兒嗎?季文林剛想坐下來,就聽那孩子說:“同學,你坐錯位置了。”連眼睛都沒睜開。
  “什麼?”季文林愣了一下,四處看,覺得自己沒坐錯。
  男孩兒嘆了口氣,睜開眼睛,無奈的說:“我旁邊應該是沒有人的。你走錯考場了吧?”
  季文林一看,可不是,這裡是十三考場,他是十二考場的。
  “謝謝。”季文林連忙站起來,準備走出考場的一瞬間,竟然有一種強烈的欲.望,一種強烈的想要回頭看看的欲.望,於是情不自禁的轉過頭,就看到那男孩兒漫不經心的看著他的方向,緩緩地眨了一下眼睛。
  那一秒鐘,就好像是電影可以放慢速度,周圍奇異的消去了聲音,季文林只能看著那男孩兒輕描淡寫的睜開眼,聽到他眨眼瞬間發出的類似昆蟲張開翅膀的聲音——那天考試,一整天,他的腦子裡都只能回想那孩子淡無波瀾的眼眸。
  等到後來他們兩個大一點,竟然上了一所高中、分到了一個班。其實這點很能理解,全市最好的高中、高中裡的實驗班,季文林學習好,李全研學習也好,能分在一個班也是理所應當的。
  他們兩個原本也是感情很好,大概是惺惺相惜,經常湊在一起去買輔導書,高一那年暑假,季文林做了一個非常離奇的夢,從此之後就開始疏遠李全研。李全研本身就是淡漠的性子,沒有了季文林的主動接近,他們慢慢地就開始疏遠。再後來,班裡就傳出來了‘季文林和李全研吵翻了,他們兩個處於敵對狀態’的謡言。

  季文林苦笑了一下,怎麼可能呢。他之所以疏遠李全研,是因為高一那年,他做了一個荒誕淫.穢的夢,夢的主角,恰好就是李全研。
  李全研是他的初戀,而李全研又是一個男人,換句話說,他季文林很可能是個同性戀。當時太小,非常害怕這種事情,只能刻意的避開他,想著也許距離遠了他就不會再有什麼不好的想法了。
  可是十年過去,思念只是越來越重,根本就沒有一絲的緩解。

  季文林深深地吸了口氣,推開門的瞬間,手指都是顫抖的。
  李全研背對著他坐在餐桌的一角,聽到有人推門,向後看了看,只一瞬間,他們全都愣住了。

  李全研上衣穿著白色的羊毛衫,下.半.身看不大清楚,因為喝了不少酒,臉上有些發紅,更襯得皮膚白皙。看到季文林的瞬間怔了一下,隨後淡淡的笑了笑,轉過身去。旁邊的一個女孩兒拉著季文林說:“小季,坐這邊。”
  女孩兒名叫章恆,他們高中的班花,也是李全研曾經暗戀過的對象,季文林一看到她,當然心情不是很好,想了想,坐下來,然後目不轉睛的盯着李全研,想說話卻被章恆打斷了。

  “你說你們兩個原本感情這麼好,怎麼後來見面像是陌生人一樣呢?”章恆說道,“十年都過去了,有什麼隔閡都該放下了,現在是不是該和好了?”
  李全研笑了笑,頓了半晌,疏離的說:“不敢高攀。”

  季文林只覺得一陣酸澀,想說什麼,可是卻端起了酒杯,猛的喝了起來。
  章恆不再管季文林,只是和李全研說:“現在工作還沒穩定呢嗎?”
  “穩定,一直很穩定。”李全研淡淡的說,“但是升職無望,我準備辭職。”
  “為什麼呢?”
  “得罪了領導,沒辦法。”李全研說話的時候,臉上全都是被歲月打磨後的溫潤。
  季文林想,不對,不應該是這樣的,他印象中的李全研,應該是意氣風發不畏權貴,站在演講台或者什麼地方,只淡淡的一眼,就能讓場下所有人都折服的人。
  可是現在,卻被歲月磨成了這樣。
  季文林有些心酸,正準備說什麼,就聽章恆道:“你……罷了,等你……過幾天,我陪你一起去看你的父親。”
  季文林和李全研都驚愕的看了一眼她,季文林當下明白,當初並不是李全研單方面的暗戀章恆,原來章恆也對李全研有意思,一瞬間心裡什麼滋味都有,看到李全研溫潤的笑了笑,說:“太麻煩你了。你還是這麼善解人意,從高中到現在,一點都沒變。”
  章恆瞭然,曖昧的低下了頭,問:“我聽人家說你現在還沒結婚,不知道現在有沒有心儀的姑娘……”
  季文林再也忍不住,猛的站了起來,推門走了出去,關門的聲音震耳欲聾。
  他氣的渾身發抖,閉上眼睛胡思亂想,大約過了一個小時,起身上廁所回來,卻看到李全研坐在一個角落,皺着眉端,右手舉着香煙,也不吸,很是頽廢衰敗的樣子。

  應該是喝多了。季文林走到李全研的身邊,踹了踹他的腳,說:“讓開點。”
  李全研眯起眼睛看了看他,根本沒有動彈,那眼神充滿了挑釁、不屑……
  季文林伸手推了一下他,還沒碰到李全研,卻被李全研拉住了手腕,一把拽了起來。李全研把他壓在牆上,壓低聲音,說:“你到底想幹什麼?”
  李全研喝了不少,呼吸間都有酒精的味道,濃重的氣息噴在了季文林的脖頸裡,讓他幾乎立刻就能硬了,卻硬生生壓住了情.欲,季文林低聲問:“李全研,你是不是喜歡章恆?”
  李全研笑了笑,放開季文林的手,想要離開的時候季文林卻又把他拽了回來,說:“你回答我。”
  “喜不喜歡有什麼不同?沒有人會和我在一起生活。”李全研眯起眼睛,自嘲的說,“我知道你喜歡章恆,你去和她告白吧,我知道,你現在混得比我好。你……”李全研狠狠甩開他的手,說:“你比我強。”
  季文林不敢置信的看著李全研,想,這還是當初那個不可一世的數學鬼才嗎?那年站在領獎台上,輕蔑的說:“沒有人比我更愛數學,也沒有人比我更適合數學。”的男孩兒嗎?如果是,他怎麼會說出‘你比我強’這樣的話。
  人群漸漸的散去,沒喝酒的帶著喝酒的人回家。季文林在這家酒店開了一個房間,也不打算回去了,帶著李全研跌跌撞撞的走上去,讓李全研給他家人打電話,說明了今天晚上不回去,兩人一先一後洗完澡,躺在了不同的床上。氣氛非常尷尬。
  李全研喝得酒勁上來了,臉上熱的很,有些難受,只能開口轉移自己的注意力,說:“今年一看,男的似乎就咱們兩個沒結婚了。”
  “嗯。”季文林知道他看不見,卻還是點點頭。
  “你現在可是所有女生都想嫁的類型了。年少多金、相貌英俊……”李全研諷刺的笑了笑,“不像我,到了現在還沒找到穩定的工作。”
  “為什麼?”
  “和上司不和。”李全研說,“當然也有我自己的原因……我太自傲了。”
  季文林想否認,卻又怕傷害他的自尊,於是說:“為什麼不自己創業?”
  “試過了,但是不行。”李全研說,“我沒有人脈,社交方面完全不行。”
  季文林衝動地說:“你來我的公司,我——”

  李全研猛的說:“夠了!”
  室內一片安靜。
  李全研的呼吸有些急促:“你是在看不起我嗎?”
  季文林坐了起來,看著那個蜷縮在一起的男人,心臟跳得快要窒息了。
  季文林故作鎮靜的走到李全研的床邊,看到李全研警戒的坐起來,苦笑一聲,道:“我是‘所有女孩兒都想嫁’的類型……”停頓了很久:“那你呢?你想嗎?”

  季文林握住李全研的下.體,彎下腰,近似虔誠的吻他,看著李全研微微顫抖,內心苦澀,繼續追問:“你想嗎?”
  李全研想推開他,和他扭打在一起,卻又一起滾到了床上。李全研壓在季文林身上,說:“你不要戲弄我。”
  “我沒有戲弄你!”季文林聲音有些哽咽,“我、我喜歡你。從高中開始就喜歡你。”
  李全研愣了一下,剛要起身,卻被季文林摟住脖子,季文林那樣絶望的對他說:“就這一次。”
  “什麼?”
  季文林將他的頭拉下來,虔誠的吻了上去。

  李全研控制不好自己的力量,第二天起床的時候,看到了床上斑駁的血跡,那男人蜷縮在床上,蓋着頭,應該是在裝睡。
  “你……”李全研想找個話題,卻不知道說什麼。
  季文林苦笑了一下,裝作若無其事的說:“沒關係,你走吧。”
  他的腰很痛,隱蔽的地方更是沒有了知覺。昨晚是他第一次,卻只感覺到了痛。除了痛以外,似乎還有那麼一點的快.感,卻也被劇烈的疼痛掩蓋過去,覺得異常煎熬。
  李全研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將季文林從被子裡拽了起來,看到季文林隱忍卻驚恐的表情,嘆了口氣,說:“如果我不喜歡你……我是絶對不會和你做這種事情的。”
  “……”
  “高中的時候我以為你真的是討厭我。”李全研想了想說,“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討厭我,幾次想和你和好卻都被你拒絶了。我以為你喜歡章恆,就故意去追她,卻沒想到你竟然是喜歡我。”
  季文林愣住了,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
  李全研還是嘆氣,說:“昨晚是我第一次……是不是把你弄得很痛?也許下次,我……”
  季文林衝上去狠狠的摟住李全研的後頸,然後力道兇狠的和他接吻。

  這是他的,第二次初戀。


  番外

  “這麼大的事情,必須要和上司說一下。”
  “沒必要,他們不會同意。”李全研淡淡的說了一句,眼睛從來就沒有離開走勢圖,顯得很不以為然。
  “你這就是先斬後奏。”
  李全研點點頭,說:“完全正確。”
  和李全研對話的那個人顯得有些生氣,說道:“你怎麼這樣沒有團隊精神?你也太……出了事難道你負責嗎?”
  李全研皺眉,很不耐煩的說:“我的20%操盤風險保證金已經交出去了,你還想怎麼樣?”
  “你……”那人張了張口,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怎麼回事?”季文林向他們那邊方向看了看,摘下耳麥,呵斥說道:“工作時間請保持安靜。”
  “抱歉。”那人向季文林道歉,說,“可是李全研他……”
  季文林站了起來,來到他們的工作台旁邊,看著走勢圖,問:“這個趨勢線下軌怎麼回事?請把第一壓力和第一支撐——”
  “你先別打擾我。”李全研推了推眼鏡,有些不舒服的樣子,說,“再等一下。”
  季文林點點頭,道:“好。”轉身問那個同事,說:“到底怎麼了?”
  那個人是現在和李全研一起做項目的夥伴,一看到季文林,嘆了口氣,說:“他做什麼事情都不和我說……”
  季文林想了想,輕輕拍了一下李全研的肩膀,說:“給我看看你這一週的盈利記錄。”
  李全研揉了揉太陽穴,站起身,讓季文林坐在了盤面前。
  季文林隨意勾畫了一下,一看,上面赫然寫着‘本週盈率17%’,點了點頭,說:“還不錯。”
  想了想,也拍了一下那個同事的肩膀,說:“這個項目讓我和李全研一起做,你先忙別的吧。”
  “可是……”
  “沒關係,”季文林笑了笑,“出了事我來負責。”
  那人將想說的話嚥下去,默默的走了。

  李全研淡然的看了季文林一眼,又將視線放到了盤面上,專心看走勢,時不時記錄什麼,卻不和季文林說。季文林並不在意,而是轉身坐在自己的辦公桌上,不一會兒,辦公室又恢復了安靜。

  李全研在今年三月份正式來到了季文林的公司。季文林是這裡的首席操盤手,向上層推薦了這位操盤手,當時的李全研除了高學歷,並沒有什麼好的工作盈利記錄,可是在面試的那一天,對董事會一鞠躬,淡然的說:“短期內不保證盈利,能保證長期穩定盈利。”
  他雖然和同事關係不太好,但是卻很得董事賞識,這樣一個不擅長外交的人,卻被派遣到別的公司,充當公司的類似於‘形象大使’的人物。

  李全研長得就像是好學生,沉穩、冷靜、自信,代表公司的形象再合適不過,他的視力很好,經理卻讓他配了一副平光眼鏡,笑眯眯地對李全研說:“這樣看起來更有書生味兒嘛。”
  明明才工作六個月,卻似乎比他這個首席操盤手更有魄力。
  季文林發了一會兒呆,幡然醒悟後下意識的看著李全研那個方向,看他低着頭在記錄什麼,這個方向看不到他的臉,只能看到他的頭頂,還有柔軟的頭髮。
  季文林笑了笑,投身工作之中。

  那天晚上回到他們的家裡,一路上李全研都在打電話,看起來有些生氣,什麼話都沒有說,後來乾脆將手機掛了,閉上眼睛。
  季文林問:“怎麼了?今天還和別人吵起來了……”
  李全研嘆了口氣,說:“我想讓他們幫我融資四個億,他們拒絶了。”
  “……”季文林也不由的吃驚,他接手的最大交易額也不過將將上億,如果能給他這麼多資金才算是奇怪了呢,想了想,問,“你在你以前的公司,也是工作一週後提出這樣的要求嗎?”
  李全研睜開眼睛,嗯了一聲,翻開手機裡的走勢圖,抓緊一切時間的姿態。

  季文林嘆了口氣,終於明白這個男人為何在這一個星期瘦了整整十斤,本來就夠瘦的了,現在憔悴的都沒辦法看。
  季文林說:“加上我的操盤風險保證金,咱們兩個一起做這筆。”
  “你信我嗎?”李全研問。
  “嗯。”季文林將車開到車庫裡,笑了笑,說,“我當然信你。”
  李全研也淺淺的笑了一下,開玩笑道:“盈利不封頂,季先生,你可有的賺了。”
  “謝謝您了。”

  那天晚上季文林正在浴室洗澡,突然聽到浴室的門開了,轉頭一看,李全研好整以暇的站在門口,眯起眼睛,打量一般的看著季文林,嘴角似笑非笑。
  季文林從旁邊抽過來一條毛巾,將下.體遮住,也不知道為什麼有些慌張。
  李全研走了過來,帶著室外的冷氣,突然一下將季文林的浴巾扯下來。季文林問:“要做嗎?”
  李全研含糊的應了一聲,上下打量季文林的luo體。
  季文林和李全研的工作很繁忙,這種房事也沒太頻繁,大概保持四個星期一次的頻率,而在前幾天他們才剛剛做過。
  季文林抖了一下,說:“你等一下,我馬上洗完。”
  “就這樣吧,”李全研伸手將季文林拉過懷裡,自己走到浴室花灑下,瞬間就被淋的濕透,和他接吻,手也緩緩向下摸去。
  季文林深吸一口氣,隱忍的感受着李全研放在他乳/頭的手,不一會兒,那人彎腰,用嘴含了進去,吮吸的感覺讓季文林全身發抖,情不自禁的挺起腰,說不出一句話。
  進去的時候有些疼痛,李全研又用手塗上了不少潤滑劑,問,:“疼嗎?”
  “不……”季文林閉上眼睛,說,“你、你快點……”
  那一點點的疼痛過後,就是讓人目眩的快感,讓季文林忍不住的呻.吟,抱著這個工作上冷靜而沉着的男人,後面緊緊的咬住他,不一會兒就身寸了出來。


  李全研將濕透的衣服脫下來,和季文林一起洗澡,不一會兒就聽季文林調侃他,說:“李先生,這個月你的工資已經超過我了,請問我需不需要將工資卡還給你啊?”
  李全研吻了吻他的額頭,過了一會兒,將再次腫大的下.體又緩緩埋進他的身體裡,看著那人難得一見的驚慌的表情,說:“沒必要。”
  “你、你還來?”季文林輕輕推了一下他,說,“明天還要工作……”
  李全研細密的吻落到了他的喉結上,張口含住,感受那小小的物體劇烈的上下滑動,又吻他的鎖骨,喃喃的說:“謝謝你,信任我。”

  “你、你說什麼?”季文林的眼角通紅,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
  “沒什麼。”李全研道。


  番外2 豔福不淺

  季文林的手腕最近非常疼,像他這樣經常用電腦的人大部分都會覺得手腕不舒服。可是這次卻疼得非常厲害,拖了兩天都沒有好轉的跡象,到了第三天,手腕已經沒辦法轉動了,疼的連碰都不敢碰。
  李全研不動聲色的觀察到了季文林最近的異狀。他總是不敢用右手端東西,時不時還會揉一揉右手腕,皺眉。那天晚上李全研對他說:“你去請假,明天我陪你去醫院。”
  “不用了吧?”季文林很擔心的說,“工作暫時放不下來,而且以前也疼過,過兩天就好了。”
  李全研淡淡的看了季文林一眼。季文林再清楚他不過,那眼神的意思就是,你無論如何都要聽我的。
  季文林請了假,卻沒有幫李全研請下來。人事部的經理說:“明天那個特看重李全研的客戶要來,點明說要李全研招待呢。你一個人去醫院行不行?”
  “這……”季文林有些猶豫,剛想點頭,就看李全研搶過他的電話,對經理淡淡的說:“我要陪季文林去醫院,明天沒辦法去上班。”
  “一個手腕發炎而已,不至於去不了醫院吧?他一個人去不行嗎?”
  “他一個人去怎麼簽字怎麼取錢付帳?我一定要陪他。”
  “但是客戶……”
  李全研又說:“不給批假就算了,明天我是絕對不會去上班的,你就算我缺勤吧。”說完就把電話給掛了。
  季文林歎了口氣,總算明白為什麼李全研在以前的公司一直升職無望了。
  
  到了醫院仔細做了檢查,醫生冷冰冰地說:“腕管綜合症,回家用熱水敷一敷,工作時候把手腕抬高一點就行了。”然後給他開了點消炎藥,讓季文林和李全研回去了。
  季文林擔心李全研的那個客戶,就對他說:“趕緊回公司,說不定還能趕上。”
  李全研看了季文林一眼,歎了口氣,開車來到公司。
  來的時候卻覺得公司異常的喧鬧,沒有往日的平靜。季文林將公事包放到辦公室的辦公桌上,抬眼一看,經理拉著一位女孩兒,對他說:“小季,這是咱們公司新招聘的操盤手,以後由你帶著她。”
  “……”季文林皺了皺眉,張口道,“周曉雅?你怎麼……”
  女孩兒笑眯眯地說:“師兄,好久不見。”
  經理笑道:“你們兩個早就認識了啊?哎,那就更好了,曉雅你好好跟著小季學習啊,他小子可是很厲害的。”
  “我知道我知道。”女孩兒笑的溫婉,還有點不知名的意味,“師兄在我們學校就特別優秀。我相信他工作也會像他學習一樣。”
  經理愣了一下:“你們倆是同學啊?”
  “一個大學的,他比我大兩屆。”
  “大兩屆還能認識?”
  周曉雅笑了:“我以前可喜歡師兄了。不說了,快點工作吧。”
  
  她話說的輕描淡寫,但是卻更讓人在意。經理走的時候壞笑著上下打量季文林,出門還將辦公室的門給關上了。
  李全研在旁邊看走勢圖,連腦袋都沒抬一下,好像一點都不在意。季文林想,算了算了,管他們怎麼看呢,李全研不在乎就行了。
  周曉雅以前上大學的時候曾經很執著的追過季文林一段時間。但是當時季文林已經有女朋友了,後來只能放棄了。季文林心裡裝著李全研,對什麼女的都沒有興趣,交了幾個女朋友,後來都分手了,現在也就是勉強記著周曉雅的名字,剩下的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學金融的女生本來就少,公司裡總共有十一個操盤手,全是男的,周曉雅是第一個女孩兒,長得好看,人也大方,一來就得到了熱烈的歡迎。她趕上的時候很好,沒工作兩天就要到了公司的年會,工作不忙,閒暇的時間還可以和別的同事聊聊天,過完年就算實習期過,可以成為正式員工。
  周曉雅似乎很喜歡和別人聊天,有的時候工作時間就跑到別的辦公室,和一個公司的女孩兒聊天。儘管季文林的團隊以嚴謹著稱,但是馬上就要放假了,整個公司都有點鬆懈,對待團隊裡唯一的一個女孩兒也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周曉雅看著季文林從辦公室門口路過的身影,在他背後喊了句:“師兄,幹什麼去啊。”
  “泡咖啡,”季文林說,“你要不要接水?”
  “不了,師兄快去吧。”周曉雅若有所思的看著季文林挺拔的背影,漸漸地目光有些停滯。
  旁邊辦公室的女孩兒笑了笑,說:“季首席還沒結婚呢,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我考慮?”周曉雅笑著掩飾了眼底的複雜,“師兄條件那麼好,要他考慮別人吧?我倒是想,他看得上我嗎?”
  “女追男隔層紗,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還不懂?你們倆還是同行,這麼多共同語言,同行追同行最容易了。”
  周曉雅歎了口氣,半天,坦然的說:“是啊,我就是為了追他來的,不追到我就不嫁人了!”
  李全研低頭打字,儘早將這個年季的報告做好,年後就不用那麼麻煩了,平靜的似乎什麼都不知道。
  
  年會那天顯得異常熱鬧,各個部門都出了不少節目,季文林的團隊缺少才藝,後來就讓新人周曉雅上去了。女孩兒也不害羞,上來就說:“我給大家唱一首歌。”
  然後就開始拿著話筒唱,季文林和李全研坐在一起,從一開始就偷偷的牽住了李全研的手,整個人心跳都快一百八了,什麼聲音都聽不見,全部的心思都在自己的右手上,小心翼翼的一抬頭,就看見李全研嘴角若有若無的笑,季文林頓時大腦死機,感覺自己的臉都熱了。李全研摸著季文林的右手手腕,輕輕問:“還疼嗎?”
  “還好。”季文林低下頭,感覺到李全研略顯冰涼的手指輕輕畫在手腕上的弧線,呼吸都停滯了。
  李全研又笑了笑,在他手腕上寫了一個‘季’字,季文林沒有感覺的非常清楚,還以為李全研寫的是‘李’字,就覺得下腹一熱,想想他們兩個一個多星期都沒做那種事情了,幾乎想立刻回家,親吻李全研的唇,將他熱硬的東西含在嘴裡。
  季文林在那裡不純潔的想著什麼,突然看到經理不懷好意的轉過頭,一抬頭,就看到周曉雅在臺上唱著不知道什麼名字的情歌,眼神還曖昧的看著季文林的這個方向。
  李全研淡淡的笑:“季首席,豔福不淺啊。”
  “哪裡哪裡,有李先生一個就夠我消受的了。”季文林謙虛的說,“回去我就和她說清楚,我有你就夠了。”
  李全研還是笑,年會上溫暖的黃色燈光打在他的臉上,清秀的就仿佛回到了十年前,他們還都年輕的時候。
  年會結束後就是全體合影,第一排是公司的十一個男操盤手,新來的周曉雅姑娘站在最中間,周曉雅想了想,想走到季文林身邊站著,卻看到季文林笑的溫婉,站在另一個男人身邊,右手悄悄的拉住男人的左手。
  周曉雅愣了一下,喃喃地說:“……師兄?”
  季文林卻沒有聽到,只看李全研在他這邊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一眼,周曉雅就什麼都明白了。
  那種冰冷的佔有欲,執著、濃烈。
  李全研只看了一眼就轉過頭,微微彎下腰和季文林說話,不知道說了什麼,勾的季文林也彎起了嘴角,然後李全研直起腰,相機在那一刻閃動,將他們的笑容全都記錄下來,看起來是如此的幸福。
  
  年會結束後,李全研從辦公室拿來臉盆,接熱水,清洗毛巾,將熱的毛巾敷在季文林的手腕上,那樣細心的動作,好像已經做過了無數次。
  季文林歎了口氣,說:“明年也要努力工作啊。”
  “嗯。”李全研點點頭,將季文林拉到沒人的地方,吻了吻他的嘴角,說,“明年也要在一起。”
  “那是當然的。”季文林迎合,不滿意李全研那麼輕的力道,拽住他的頭將他拉下來,重重的吻了上去。
  李全研眼角的餘光看到了愣在原地的女孩兒,摟在季文林腰上的手臂更加用力,閉上眼睛,沉溺在和季文林的吻中。
  
  周曉雅的戀愛無疾而終,但是輸給那樣一個男人,似乎也不算是丟人。

作者有話要說:
腹黑的攻君……捏哈哈



  高中時候的事兒。軍訓二三事
  
  季文林所上的高中,以嚴厲著稱,對待即將要升入高一的新生們更是手段殘忍。新生的軍訓就是個例子。若干年以前,軍訓好像就是出去玩玩那麼簡單,可是到了季文林他們這一代,軍訓已經是鍛煉一個人意志品質的代名詞,需要極高的耐力才能堅持下來。
  季文林他們學校的軍訓更是讓人苦不堪言。連續十天的高強度訓練,對於他們這樣的沒吃過什麼苦的青少年來說實在是難以忍受。
  季文林是報好了必死的決心去那裡軍訓的。遠離家人的深山全封閉基地,一切都讓年少的季文林興奮不已。
  到了軍營第一天,換上了軍裝就放到操場上暴曬,到下午的時候季文林覺的眼睛都睜不開了,身上豆大的汗珠被吹幹,留下了小小的鹽粒子,一抖,大大小小的鹽粒就掉下來了。
  季文林旁邊站著的就是李全研。年輕的李全研和季文林差不多高,被編到了一個隊伍裡,白天被訓練的狠了,沒有空看旁邊的人,傍晚坐在一起吃飯,才發現這孩子就是以前和他一起參加數學競賽的人。
  季文林不知道李全研叫什麼,也沒好意思問,只看他面色蒼白,像是被曬得狠了,有些脫水,沉默著想了想,遞給他一個水壺,說:“喂,你喝吧。”
  李全研的水壺是保溫杯,裡面打的是熱水,看起來還沒涼,這半天一口都沒喝過。
  李全研猶豫的看了看季文林,想了想,接過來,淩空將水壺仰起,張開口接住,嘴唇半點都沒沾到水壺的瓶口上。
  季文林有些窘迫,心想,拜託我借給你喝水,你能不能不要表現的那麼嫌棄?
  李全研有禮貌的將水壺還給季文林,說:“謝謝你。”話說的陌生疏遠,而且客氣,好像一點都沒發現曾經見過季文林。
  季文林有些沮喪,心說他一點都不記得我了。也對,就那麼一面而已……
  
  那天晚上吃完飯,教官就帶著他們去洗澡。偌大的澡堂可以同時容納五十人,但是洗澡的花灑卻不夠,平均每一個花灑要兩個人一起用。季文林站在李全研旁邊,教官一看到他們倆,就說:“你們兩個,用一個水龍頭。”
  季文林:“……”水龍頭,媽呀,難道是涼水?
  季文林和李全研脫得赤/裸走進人聲鼎沸的澡堂。走到了教官指定的水管下,愣愣的一看,還真的是‘水龍頭’,一個水管子通著熱水,一個水管子通著涼水,攪在一起,就兌成了溫水。
  李全研有禮貌的說:“你先洗吧。”
  季文林有些尷尬,心說我先洗?你在這兒光著看我?那也太囧了,不行。季文林清了清嗓子,說:“要洗一塊兒洗。”
  李全研懵了:“怎麼一塊兒洗?”
  “來來來。”季文林招呼著,“你離我近一點。”伸手把李全研拽到了身邊,兩人一塊兒站在了水龍頭底下,說:“就這麼湊活洗洗吧。”
  水流很小,但是水勢很大,灑在人的脖子上砸的有些疼。季文林看李全研猶豫著向後退了一步,連忙把李全研拽了過來,說:“哎你走什麼走啊,快洗,一會兒還有別人要洗澡呢。”
  他們倆在烈日下站了一整天,雖然不是說皮膚立刻就被曬黑了,但是也被曬得發紅。李全研的皮膚很白,對比著就顯得更明顯,暴露在外面的地方都被曬得通紅。季文林想也不想,拿起沐浴液就往李全研後背上塗,說:“你這裡好像有點脫皮。”
  李全研整個人都僵硬了,半天才放鬆下來任由季文林塗沐浴液,沖乾淨後,淡淡的說:“我也幫你。”
  “嗯。”季文林轉過身來,露出少年的後背,只覺得他瘦的那麼可怕,肩胛骨突出,脊柱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李全研猶豫了一下,先往手上倒沐浴液,剛想塗上去,就聽教官喊:“你們兩個怎麼那麼慢!再給你五分鐘,快點!”
  李全研手一哆嗦,隨後沉了臉,飛快的摸到季文林的背,力道有些兇狠,有些敷衍的沖乾淨之後,說:“快洗頭。”
  “……”那樣的魄力壓的季文林無法反駁,倒上洗髮水揉了揉想沖乾淨的時候,就感覺腦袋和李全研的腦袋碰到了一起,忍不樁哎呦’了一聲。
  李全研閉著眼睛摸到了季文林的手臂,推讓說:“你先洗,快點。”
  “嗯。”季文林稀裡糊塗的沖洗乾淨,讓被洗髮水迷住了眼睛暫時看不見的李全研拉住自己的手,然後說:“你來吧。”
  李全研將頭放到水管下,水勢浩大,幾乎立刻就把李全研的頭髮沖乾淨了。李全研計算著時間抬起頭,又沖了沖臉。
  李全研仰起頭的瞬間,水流就順著他的臉流到脖頸上,男孩兒白皙的皮膚被水沖的通紅。季文林完全傻眼,雖說沒有見過洗澡的女孩兒,但是他就是覺得現在的李全研簡直就像是姑娘一樣漂亮。
  李全研甩了甩頭,將水龍頭關上,用手將臉上的水弄掉,拽著季文林就往外走,一邊走一邊嚴肅的說:“快點吧,沒時間了。”
  季文林被他拉的一個踉蹌,跌跌撞撞的向前走,一下子看到了少年白皙而瘦弱的後背,感覺臉一下子漲得通紅。結結巴巴的說:“你別拽著我,我、我能走。”
  李全研懷疑的看了他一眼,歎了口氣,放開了手。
  
  季文林即使沒想過日後他們兩個會變成戀人的關係,也覺得,李全研那一眼頗有深意。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烤箱和冰箱的情史 by 銀色徽章 (擬人) | 首頁 | 最上 | 一位大神的訪談 + 騙術差勁 by 開玩笑的>>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542-848b6d17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