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魚魚魚 by 狂塞金坷垃進樓主口 (保安隊長攻x賣魚檔的小哥受) :: 2013/02/22(Fri)

暗戀賣魚小哥的保安每天都去跟小哥買魚培養感情
然就就慢慢勾搭上了 不錯看不過結尾快了一點╮( ̄▽ ̄")╭

文案
CP:保安隊長攻x賣魚檔的小哥受 沒甚麼波折沒什麼虐,輕鬆都市生活小甜文。
計劃是短篇,希望能在1w字以內完結。

攻:嚴峰 受:凌覺



  1.

  嚴峰有些不耐煩的搓了搓凍僵了的手,皺着眉頭不動聲色的調整一下站姿,抬起頭看了看保安亭內的時鐘。

  “嘖!”換班時間已經過了近10分鐘了,接他班的小張那小子還沒有來。媽的,想要餓死老子嗎?這週六操練的時候一定讓你多跑幾圈!身為保安隊長的嚴峰憤憤的想。

  “嚴隊長!不好意思我遲到了!”小張擦着嘴冒冒失失的跑了過來,連聲道歉。

  “跑什麼,這樣沒有擔當的,住戶看到會覺得我們不靠譜的。”嚴峰厲聲責罵道。

  “是是是,下次不會了隊長。”小張連連點頭。

  “換班遲到了,幹什麼去了?”嚴峰食指敲敲桌面問。

  “哎,家裡小妹剛給我打電話,說在學校不夠錢用讓我給她匯一些。”小張撓撓頭,不好意思的說。

  “喔,就是之前聽你說的那個在我們G市讀大學的妹妹麼?也是,大城市花銷總是比較大的。”嚴峰迴憶了一下說。

  “就是就是,隊長好記性。我來這當保安不也是因為同城更好照顧照顧她。”

  “呵,原來你小子來G市是這麼回事啊。”

  “是是,出來打工賺錢嘛。咦,隊長你怎麼還不去吃飯?飯堂要沒菜了。”

  “你不提我都給忘了,還不是因為你這小子遲到了。今天不吃飯堂,去前面菜市場買菜做飯吃。”嚴峰說著整整衣服,準備離開。

  “嘻嘻,隊長我發現你最近都不吃飯堂,天天往路口那個菜市場跑,是看中了哪個賣菜妹嗎?”小張曖昧的調侃道。

  “去你的!還不快站直了!要給住戶留下良好的形象。”嚴峰交代了兩句,保安服也不換就出了小區朝門口的菜市場走去。

  嚴峰快步走去小區,一路和吃完午飯帶著家裡小狗在花園裡遛彎的老人們打招呼。抬起手看了看手錶,已經快下午兩點了,再不快點的話菜市場的小販就要睡午覺了。

  其實小張說的沒錯,嚴峰的確是看中了路口菜市場的誰,但是那可不是什麼賣菜小妹,而是靠樓梯的那家魚檔的賣魚小哥——凌覺。

  嚴峰以前從來都不相信有什麼一見鍾情,以前當兵的時候發現自己不同的性取向,發現自己比起女人柔軟的身體,更喜歡男人修長勻稱的身體。並不是要渾身肌肉的那種,嚴峰發現自己比較喜歡那些皮膚較白,但是身體修長健康的男孩。退伍了以後嚴峰來到了現在這個小區當了名保安,幹了幾年升到了保安隊長。工資漲了待遇也好了些,分到了一間獨立的單人房。

  嚴峰第一次見到凌覺是在今年夏天。那天嚴峰心血來潮想煮個魚湯喝,坐言起行到了路口的菜市場。那是正值下午四五點,附近小區的大媽們都是這個時間去菜市場買菜回家做飯了,市場裡十分忙碌。

  嚴峰來到靠近樓梯口的賣魚檔,在他前面還站着幾位中年大媽,其中還有認識的。嚴峰主動向前打了招呼:“李阿姨,你好,買菜啊?”

  “咦,嚴隊長?你怎麼會在這裡?”旁邊的大媽轉過頭驚訝的問。

  “忽然想喝魚湯。”嚴峰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哎,那正好。我剛想叫店家鮮宰一條草魚,我要魚腩你要魚尾好了。”大媽高興的說。

  “好的,謝謝李阿姨。”

  “不用,不用。反正都是要買的。”李阿姨一邊笑着一邊轉頭吩咐檔主:“哎,小哥給我挑一條好的啊!”

  “肯定肯定,給你挑一條最新鮮的。”嚴峰聽見一把年輕富有朝氣的聲音。

  循聲抬起頭,看到了剛從後面魚池裡抱出一條大草魚的凌覺。心臟忽然慢了半拍,然後又加速的跳的撲通撲通的,就這樣被愛神之箭射中了。

  那時這是夏天最熱的時候,菜市場裡面沒有空調。凌覺忙得不行,額角泛着汗水的反光,雙手帶著黑色的防水橡膠手套,光着膀子套了一件透明的塑料圍裙,一條短褲衩一雙黑雨鞋。雙手緊緊地把不斷掙扎的大魚抱在懷裡,笑着展示給李大媽看。

  “阿姨,你看這條行嗎?活蹦亂跳的夠新鮮嗎?”凌覺笑眯眯的對大媽和旁邊的嚴峰說。

  嚴峰的眼光不自覺的盯着凌覺胸前的兩點,覺得鼻子裡有些東西留出來了。

  “哎呀,嚴隊長你流鼻血了。哎,看著天氣燥熱得……”旁邊的大媽驚訝的說。

  2.

  自從那次一見鍾情以後,嚴峰就對魚檔的凌覺唸唸不忘,連續幾晚做夢都夢見凌覺那裸着上身抱著魚微笑的畫面,性`感得不得了。嚴峰日思夜想,每天都忍不住下班了到路口的菜市場逛逛,看看凌覺。來了那麼一個多月,和市場的小販也就混熟了。這麼天天見也讓嚴峰在凌覺面前混了個熟眼,加上嚴峰為了能和凌覺套近乎幾乎每天都來光顧買魚,在凌覺處理魚的時候他們就能聊上兩句。

  通過這麼一個月的相處,嚴峰知道凌覺的魚檔原來並不是他在經營而是他爸媽,今天年初的時候他爸因為常年的辛勞換上了嚴重的風濕病,便和他媽一起去大哥家養病了。鋪子才剛租好,現在再轉手也比較難,就只好叫小兒子回家來幫忙。

  於是小兒子凌覺就來賣魚了。

  嚴峰像往常一樣快步走上市場,下午兩點左右正式市場小販們的休息時間。小販們每天天未亮就起來準備拿貨開店,一直忙到中午1點多才可以吃飯,然後就在攤檔裡睡上一覺補充體力,下午一直要到七點多才能收攤回家。為了免得吵醒正打算入睡的凌覺,嚴峰還是趕在了午休之前來到凌覺魚檔前。

  “小老闆,來一斤魚滑。”嚴峰對著正打瞌睡準備睡覺的凌覺說道。

  “哎,嚴隊長你來了?昨天你和我說今天想吃魚滑,我特意留了點好的給你。見你這麼久都不來還以為你忘了。”凌覺清醒過來,站起來從後面拿出一袋已經處理好的魚滑。

  “怎麼會呢,有點事耽擱了。沒吵到你睡覺吧?”嚴峰擔心的問。

  “哎,沒有沒有。這天氣濕冷的狠,就算躺着睡也不舒服。”凌覺擺擺手表示沒關係。

  邊說邊把魚滑遞給嚴峰“這可是我用新鮮的鯪魚肉剁的,怕你處理不方便還幫你調好味了,回去就可以直接煮熟吃。”凌覺笑着對嚴峰說。

  “這麼忙還麻煩你這麼多。”嚴峰心裡甜蜜蜜的結果魚滑,注意到了凌覺的手。

  凌覺的手並不漂亮,經過那麼一年經常泡在水裡,沒經過怎麼保養在這冬天都已經凍得皸裂了。

  嚴峰一見了就心疼,手就不由自主地握著凌覺的手。關心的說:“這手怎麼都凍裂了!還要泡在涼水裡,很痛吧?”

  “嘻嘻,剛開始那麼幾天是有點兒痛,現在習慣了,泡在水裡反而沒有那麼疼。”凌覺不好意思紅着臉把手抽了回去。

  “不行,常常泡在水裡這手哪能好啊!不是有手套嗎,怎麼就不戴呢?”嚴峰着急的說。

  “我戴手套的話處理魚處理得不乾淨,來買菜的阿姨們回去還要再處理一遍,這多不好啊。”凌覺解釋說。

  “但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一直這麼皸裂的話手萬一發炎了怎麼辦。”嚴峰恨鐵不成鋼的說。

  “嗯嗯,我以後會注意的。”凌覺沒有上心的答應嚴峰。

  “…………”嚴峰看得出凌覺沒有上心,但也不好再說些什麼的。

  “對了,嚴隊長你還沒吃飯吧?都兩點了快回去做飯吃吧!這魚滑用來煎魚餅或者做肉丸煮湯都可以。”

  “嗯,那就不多說了,你也早點休息吧。”嚴峰心裡有着打算,也就此告別了凌覺回去了。

  可嚴峰離開市場以後並沒有回到保安大隊的廚房做午飯,而是特意繞道小區後面的便民超市,挑了一大罐百雀羚護手霜,打算等到明天去市場的時候送給凌覺用。他打算就算凌覺拒絶他也要硬塞給他,這樣的話他就會記得每天都會涂,有了手霜的滋潤皮膚也不會皸裂的這麼嚴重。嚴峰想著又挑了些日用品一同結賬回去做飯。

  3

  第二天下晚班的嚴峰早早就帶著買好的百雀羚上市場找凌覺。那時候正是早上七八點的,市場裡都是早睡早起的退休老人來買市場上最新鮮的菜,人也不是很多,大家都慢慢悠悠的,魚檔也比較閒。嚴峰也是看準了這一點才掐這點來的,為的就是能和凌覺說上幾句。

  值了大半夜的班的嚴峰頂着瞌睡來到了魚檔前,現在魚檔還沒有人來光顧,案桌上也沒放宰好的魚,估計是要等九點以後市場人開始多了才宰,好保持魚的新鮮。凌覺坐在案桌後面低着頭玩手機,沒注意到嚴峰的到來。

  “哎,小老闆。在看什麼這麼入神啊?”

  凌覺抬起頭,看見了嚴峰,給了他一個朝氣的笑臉。

  “新換了一台智能手機,我在玩切西瓜。”

  “是那個什麼水果忍者吧?我看隊裡的小弟經常拿着玩這個。”嚴峰開始套近乎。

  “其實也就是那手指划來划去而已,對了嚴隊長今天想吃什麼?”凌覺把手機塞回褲袋拍拍衣服站起來問嚴峰。

  “天氣冷了想打火鍋,但不知道買什麼火鍋料好。”

  “火鍋當然要下肥牛肉啊,賣速凍包子的陳阿姨的店子有。”凌覺沒有在意,抬手給嚴峰指路。

  “肥牛太膩了,最近想吃點別的。”為了繼續話題,嚴峰否決了以往火鍋最愛的肥牛肉。

  “那就下生魚片吧!最近店裡進了脆肉鯇,不同平時吃的那些鯇魚,這種鯇魚的肉是彈牙的,而且煮久了也不會碎,最近很好賣呢!”凌覺繼續給嚴峰推薦。

  “居然還有這種?呵呵,我以前都沒吃過呢。能給我一斤嘗嘗嗎?”嚴峰好奇的說。

  “當然!謝謝惠顧啊嚴隊長。不過你可能要等一等,要現場宰才有。”凌覺笑了起來,轉身拿起大魚網在水池裡面撈。

  “沒關係,你小心點。我下班了不急。”

  “嗯。”

  說著凌覺勺起一條大鯇魚。把離水後不斷掙扎的魚放到案桌上,放好漁網。抬頭對嚴峰誇道:“看,這魚多新鮮!”說完拿起宰魚的大菜刀,狠狠的拿刀背對著魚用力的拍下去。幾下就把活蹦亂跳的大魚拍暈了。

  凌覺放下刀,像往常一樣雙手抱起大鯇魚,傾身展示給案桌對面站着的嚴峰看。“怎麼樣?這條魚還可以吧?”

  “嗯,就這條吧。但是我不要這麼多,吃不完。”

  “好的,嚴隊長你打算和隊友一起打火鍋吧?真熱鬧。”凌覺說著拿起刮魚鱗用的刨,快速的將魚身上的鱗片颳走。

  “偶爾也要加餐改善一下伙食的。”嚴峰專注的看著凌覺處理活魚。

  “也是,天氣冷了最適合就是吃火鍋。這麼說著我也想吃了。”凌覺笑了笑,脫下膠手套拿起剪刀,剪開魚腹,開始宰魚。

  “怎麼又不戴手套,天氣又冷,手都皸裂成那樣了。”嚴峰皺着眉頭生氣的說,對凌覺這樣不珍惜自己的行為感到心痛。

  “帶了手套不好拿剪刀啊,不怕,很快就好了。”凌覺擺擺手,將魚腹中的內臟全部扯出。把裡面不能食用的魚膽丟掉,再把魚頭的腮除掉,一條活魚很快就處理好了。

  “好了,嚴隊長你想要多少。”將魚擺好在案桌上凌覺抬頭問嚴峰。

  “兩斤吧。”

  “好。”說完凌覺挑了魚肉最好吃的一段切給嚴峰。

  “給,一共X元。”凌覺將魚肉裝到袋子裡遞給嚴峰。

  “嗯。”嚴峰從褲兜裡拿出錢付了款,接過凌覺遞過來的魚肉。

  “謝謝惠顧,喜歡吃就多來光顧哦。”凌覺親切的對嚴峰笑了下。

  “嗯。”嚴峰把手伸到口袋裏,握緊因為緊張而被握到溫熱的百雀羚護手霜,做了一下心裡建設,鼓起勇氣拿出來遞給凌覺。

  “這個,給你的。塗了手就能好了。”嚴峰緊張的說。

  “啊?這是什麼?”凌覺被嚇了一跳,沒敢接。

  “護手霜,昨天去超市買東西的時候送的,我一個大老爺們不需要涂什麼護手霜,想起你都手皸裂的厲害,就順便帶過來送你了。”嚴峰結結巴巴地說謊解釋。

  “這怎麼好意思呢……還是送給你女朋友吧。”凌覺窘迫的說。

  “我沒有女朋友,想來想去也就你合適用。收着吧,反正我放著也是浪費。”嚴峰不放棄,繼續抬着手。

  “…………那好吧。”凌覺不好意思的低下頭接過護手霜,塞進口袋裏。

  “記得用。”嚴峰不放心的叮囑。

  “會的!謝謝你。”凌覺臉紅着說。

  “那就好,我走啦。”嚴峰也覺得送男人護手霜有點難為情,轉身想走。

  “等等!”凌覺叫住轉身準備離開的嚴峰。

  “怎麼了?”

  “這些,剛從那條魚裡面的魚鰾和魚子。魚鰾打火鍋的時候一起煮很好吃的,還有魚子,營養豐富,隔水蒸就能吃。當是答謝你送我的護手霜吧,嚴隊長。”凌覺拿了一個小袋子遞給嚴峰,真誠的和他說。

  “好,我回去煮來嘗嘗。”嚴峰也沒有拒絶,接過塑料袋揮揮手轉身走了。

  4

  凌覺看嚴峰的背影逐漸遠去,回過頭坐了下來。拿出嚴峰剛給的百雀羚出來摸了摸,臉紅紅的微笑了起來。

  其實凌覺早就注意到了嚴峰,畢竟他們第一次見面嚴峰就莫名其妙的流鼻血,之後幾乎每天他都會來自己的攤檔賣魚回去。這麼幾個月過去了,想不熟也難。加上聽其他過來買魚的大媽們叫他嚴隊長,稍微打聽一下就知道了嚴峰就在市場後面那個叫鑫富花園的高檔小區裡擔當保安隊長。

  凌覺也不是懵懵懂懂的小毛頭了,嚴峰每次到來那深情的注視,他還自以為隱藏的很好,殊不知向凌覺這種當市場小販的必須時刻留意着周圍,就算是在宰洗活魚的時候也要留意附近的人群,以免有些人順手牽羊,或是看到有其他顧客有興趣買魚的話能夠及時招呼。

  所以像嚴峰這樣身高一米八的壯小夥早就暴露了,凌覺對他可是印象深刻。也只有嚴峰才以為他倆還不熟。

  凌覺打開百雀羚聞了聞,一股熟悉的味道讓他心裡暖暖的,自從接替父母來魚檔工作,每天都忙得團團轉的,家裡人也不再身邊,嚴峰的這瓶百雀羚讓他有些寂寞的內心感受到了溫暖。賣魚的工作十分艱苦,每天一早起來到市場打掃乾淨鋪子準備工作,中午幾乎要忙到1點多才能吃得上午飯,而自己只有一個人,也沒有像其他市場裡的小販那樣用電飯鍋做飯,隨便將昨晚的剩飯放進保溫桶裡就是那麼一餐。吃飽了可以在靠在牆邊坐著打瞌睡,養精蓄鋭,因為下午的市場是最忙碌的時候。晚上要忙到快8點才到家,隨便做點什麼吃的,吃飽了洗個澡又是一天。

  夏天很快就過去了,凌覺好不容易才適應這樣忙碌的生活。可秋天來了以後對他也是一個重大的挑戰,讓他就得最痛苦的就是——冷。夏天把手泡在水裡抓魚那是很愜意的,宰魚累的一身汗的時候手放到水裡又涼又爽。可換成了冬天這就變成煎熬了,南方的市場裡可沒有暖氣,加上室內曬不到陽光,比室外還要更冷。宰魚不適合穿太多的衣服,操作起來不方便弄髒了也難洗。所以就算是冬天,凌覺穿的也不多。手還要泡到水裡抓魚洗魚,手都凍到沒有知覺了。

  這也只是一方面,冬天皮膚本來就比較乾燥,凌覺的手這樣濕了又幹,皮膚因為沒夠油脂就手皸裂了。雙手手背都是些細細微微的裂痕,又痛又癢十分難受。而且由於一直要把手泡在水裡,皸裂一直都不能好。嚴峰送的護手霜一下子就虜獲了凌覺的心。

  雖然凌覺明白嚴峰的心思,可是誰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這樣一個本來毫無交集的陌生人,因為這樣的一次相見就產生了在一起的想法實在是太不實際了。他不知道嚴峰是一個怎樣的人,同樣嚴峰也不知道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其實他根本不想在魚檔裡賣魚,這樣又苦又累的工作對於這樣懶惰的自己完全不適合,凌覺更喜歡做輕鬆的工作。

  不知道嚴峰是一個怎樣的人呢,凌覺心想。看他平時和來買菜的大爺大媽們十分熱情,聽說是個很負責人的人,那麼嚴峰的內心也會是這樣的成熟而溫柔的嗎?凌覺不確定的想。

  5

  星期六,嚴峰照往常一樣在小區的花園空地裡組織每週一次的操練。嚴峰領着自己隊裡的20名保安吆着號子踏步前進。快到春節了,為了能讓住戶過個安心的好年,身為保安隊長的嚴峰更是不能鬆懈,以身作則讓隊裡的保安們時刻警惕着,防火防盜樣樣做好。

  “好,下面每人給我繞着小區跑3圈。”嚴峰下達命令。

  “啊?平時都是跑兩圈的隊長!”保安們怨聲抗議。

  “年尾了要加強訓練,廢話這麼多。快給我跑,後倒數3個人給給我加跑一圈!”嚴峰裝凶的訓道。

  “是!”保安們齊聲說道。

  嚴峰在他們跑後不久也活動活動身體,準備跑幾圈。可他才剛跑出小區,就看到凌覺在路上跑,表情還很着急。嚴峰抬起手看看錶,9點半,正是市場最忙碌的時候,凌覺這麼會這個時候在這裡出現呢?

  嚴峰跑近凌覺,關心的問到:“小老闆?什麼事這麼急啊?今天不用賣魚嗎?”

  “嚴隊長,是你啊?”凌覺轉過頭,表情有點驚訝。

  “嗯,剛在帶隊操練經過看到了呢。”

  “這樣啊?不跟你說了我有急事!”凌覺回答了一句,又加快腳步向前跑去。

  “哎,小心車!”嚴峰加快速度跟上,拉著凌覺的衣服躲過迎面而來的自行車。

  “謝謝。”凌覺道謝完了又接着往前跑。

  “哎哎哎,你怎麼……什麼事那麼急啊?”

  “樓下的鄰居剛打電話通知我,說我租的那房子好像爆水管了,現在正在漏水,水都滲到樓下了。我得趕緊回去看看,萬一弄壞了房東的家電,不知道會不會讓我賠。”凌覺喘着氣說。

  “這麼嚴重?那你還是快點回去吧,對了,那店裡怎麼辦?”嚴峰關心的問。

  “先關門了,沒辦法。東西都還沒有收拾呢,叫旁邊賣冰鮮的王叔幫忙看著。”凌覺無奈的說。

  “這樣吧,反正我現在沒事。陪你回去看看,多個人好有照應。”嚴峰誠懇的說。

  “這怎麼好……”凌覺嚇得停下來擋在嚴峰面前,擺擺手阻止他。

  “都這麼熟了,有什麼關係呢。別擔心我不是壞人,我就在鑫富花園當保安的,我叫嚴峰,你隨便問問,小區裡的住戶都認識我。”

  “不,不是這個問題。嚴隊長你也很忙吧?這種事情我自己就能搞定了,你忙你的吧!”凌覺繼續推脫。

  “沒事沒事!操練都已經結束了,今天沒排我的班,反正閒着也是閒着。”嚴峰無所謂的聳聳肩。

  “那,麻煩你了。”凌覺紅着臉低下了頭。

  “哎,廢話少說,趕緊帶路。”嚴峰拍拍凌覺的背說。

  “嗯,好。”凌覺趕緊又跑了以來帶路。

  兩人跑了近10分鐘,凌覺領着嚴峰在一棟5層的老房子前停了下來,轉身對嚴峰說:“嚴隊長,到了。就是這裡。”

  “好,我們快點上去吧!”嚴峰抬起頭看了看接著說。

  “嗯!”凌覺一口氣衝上了三樓,打開靠裡面的一道舊木門。

  “就是這一間了,我因為早上要去市場租的房子。”凌覺一邊開門一邊對身後的嚴峰介紹說。

  “嗯。看樓道比較乾淨,環境應該還可以吧?”

  “嗯,附近住的多是獨居老人。啊!!!冰箱!!”凌覺打開門,看到屋內的慘狀驚叫出聲。說完連忙從了過去打算搶救泡水裡的冰箱。

  “等等!”後面的嚴峰拉住了凌覺。

  “怎麼了?冰箱要泡水了!”凌覺着急的說。

  “小心漏電,電閘在哪裡我先去關。”嚴峰嚴肅的說。

  “哦,原來如此,電閘在樓梯口,305那個。”凌覺不好意思的說。

  “行,我去關。你先別動。”嚴峰說完轉身下了樓。

  看著嚴峰的背影,凌覺莫名其妙的覺得自己忽然心跳加速起來。

  6

  廚房成為了重災區,水已經積到有腳背那麼深了。凌覺連忙跑過去查看,發現是廚房的水管爆了。他不知如何是好,急急忙忙的想把冰箱搬出廚房,可自己又不夠力氣險些滑到。

  “你別慌張,告訴我水閘在哪裡,先關水。”嚴峰在後面扶了一把凌覺說。

  “對哦,水閘要到樓下大門那裡關,我去吧。”凌覺說著站了起來甩甩水跑出門去。

  凌覺走後嚴峰輕笑着搖搖頭,沒想到凌覺居然還有這樣大驚失措的可愛的一面。立身將凌覺家中所有電器的插頭都拔下來,以防萬一。這是廚房不斷流出的水了停了,看了是凌覺已經把水閘給關好了。

  嚴峰把凌覺家的地拖把拿了出來,將客廳那些受災沒有那麼嚴重的地方先拖乾淨,至於廚房那種重災區則要先把水勺出來再清理。清理完以後還要叫工人來修水管。看了凌覺有得忙了,估計最快也要今晚才搞定。

  “嚴隊長,我關好了。”凌覺回到屋中對嚴峰說。

  “叫我嚴峰吧,別叫嚴隊長了。”嚴峰擦着汗對凌覺說。

  “這……好吧。嚴峰大哥,麻煩你了。”

  “沒事,沒事。”嚴峰擺擺手。

  “對了,我一直叫你小老闆小老闆的,都不知道你真名叫什麼。”嚴峰繼續說。

  “我叫凌覺,嚴隊長你就叫我阿覺吧。”凌覺笑着說。

  “是嚴峰,阿覺。”嚴峰糾正。

  “嗯……嚴峰大哥。”凌覺紅着臉說。

  “好了好了,快來幫我先把冰箱搬到客廳去。”嚴峰招手。

  “來了。”凌覺挽起衣袖前去幫忙。

  好不容易才把廚房收拾乾淨,嚴峰擦擦汗對凌覺說:“還要叫師傅來修,這裡我看著就好,你回市場吧,匆匆忙忙的回來肯定什麼都沒弄好。”

  “啊,這……”凌覺覺得這樣麻煩嚴峰很不好意思。

  “我認識一個經常來我們小區維修的師傅,他跟我很熟的。讓我找他就好了,你回市場忙吧。那些宰好的魚也要在今天賣掉。”嚴峰輕輕地把凌覺推出門外,示意他不用擔心。

  “那好吧嚴峰大哥,我先回市場了,會早點回來的。”凌覺回頭說。

  “嗯,你忙你的。”嚴峰點點頭,拿出手機拔打電話找師傅來修。

  凌覺回到市場也不早了,正是下午開始忙的時候,他沒再宰新的魚,把上午宰好的魚以較低的價格賣掉以後,收拾好自己的鋪面早早就買了些菜回家。

  凌覺回到家看到嚴峰正在為自己打掃屋子,讓他忽然有一種像回到家的感覺,使他心頭一熱。

  “嚴大哥,我回來了。”

  “哎,阿覺回來了?師傅剛走,你這房子的水管是因為老化了才會爆的,我讓師傅給你換了塑料的。”嚴峰抬起頭。

  “今天真的太麻煩你了嚴峰大哥,一共多少錢我還你。”凌覺把食材放到廚房掏錢包和嚴峰說。

  “不用了,那個師傅和我很熟,沒收多少。”

  “不!一定要還給你的!”凌覺很堅持。

  “哎,你真是的。”嚴峰見凌覺十分堅持,就隨便說了個大概的數給他。

  “對了,我剛給你試了一下,冰箱什麼的家電都沒壞,你也別擔心要賠錢了。”嚴峰接過錢對凌覺說。

  “有什麼事的話就到小區找我,報我的名字就行,先走啦。”嚴峰站起來準備離開。

  “等等,嚴大哥!一起吃過飯在走吧,我都買好菜了。”凌覺叫住嚴峰,表情有點忐忑而期待。

  “好吧,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嚴峰點點頭,又坐了回去。其實心裡爽得很。

  “要幫忙嗎?”嚴峰坐在沙發上看著在廚房忙碌的凌覺說。

  “不用不用,很快就能開飯了。”凌覺頭也不回的回答。

  嚴峰看著凌覺在廚房忙碌的背影,心中忽然萌生了“就這樣一直下去也不錯”的想法。

  7

  嚴峰已經有兩天沒有來市場買魚了,凌覺颳著魚鱗呆呆的算着。他回想起兩人最後一次見面時的情形,那也是很平常的一個下午,嚴峰像往常一樣下班以後來到自己的魚檔前買魚,自己也像往常一樣將一些魚鰾魚子等魚內臟偷偷塞給他,以答謝他之前為自己付了修水管的錢。

  一切都很正常,自己也沒說錯什麼話惹嚴峰生氣,那麼嚴峰為什麼整整兩天都沒有過來看自己呢?凌覺對此感到十分鬱悶,難道是自己理解錯了?其實嚴峰並不是對自己有意思,只是剛好想吃魚而已,是自己太自戀了;或是家裡出了什麼事讓他趕着回家不辭而別;還是說發生了什麼事,讓他來不了……凌覺越想越迷茫,越想越擔心。手下的魚都快被他刮破皮了他還不知道。

  “老闆,魚怎麼這麼久都還沒有好?”攤前的顧客不耐煩的催促道。

  “啊?哦,不好意思,馬上就好!”凌覺回過神,將差點就被他摧殘到不能賣出的魚弄乾淨裝進袋子裡交給顧客,神不守舍的收下了錢坐回到凳子上。

  凌覺坐在凳子上,看著攤前來來往往的顧客發着呆,忽然他看見了住在嚴峰他工作的那個小區的一位大媽,立刻站起身朝她叫了起來:“阿姨!阿姨!快過來!”

  那位大媽轉過身,看到凌覺在向自己招手。於是笑着搖搖頭說:“呵呵,小老闆今天不吃魚,已經買了雞了。”

  “不是的阿姨,是有些事情想問您!”凌覺搖搖頭解釋道。

  “啊?什麼事?”大媽顯然沒有料到凌覺叫自己的原因。

  “阿姨我記得您是住後面那個鑫富花園的對吧?你們那嚴隊長現在還在嗎?”凌覺小心的問。

  “嚴隊長?哪個嚴隊長?”大媽有些疑惑。

  “就是那個保安大隊的嚴隊長,嚴峰!”凌覺着急的說。

  “哦,那個嚴隊長。他可是個好人啊,前幾天多虧了他!”大媽恍然大悟。

  “多虧他什麼?!他怎麼樣了??”

  “多虧他才能把那最近在我們附近住宅小區盜竊的小偷給繩之於法了。我聽鄰居說,好像是前天晚上,嚴隊長剛好值夜班,在巡樓的時候剛好碰見小偷在行竊,於是就把那小偷捉個正着。那小偷還抵抗,大概是看當時只有隊長一個人,拿着水果刀就和隊長給對上了!呵,聽說還把隊長的手臂給劃傷了。後來民警來了把小偷給帶走了,當時打鬥現場還留下好大一灘血,聽著怪嚇人的!哎,年尾了就是不太平。小偷都想搞點錢回家,生活不容易啊!”

  凌覺聽到嚴峰被傷流了很多血整個人頓時就懵了,大媽後面說什麼都沒有聽清楚,急忙大聲問道:“阿姨!那他現在怎樣了?!”

  “還好,冬天衣服穿得比較多沒劃得很深,不過當時就是止不住血去醫院包紮好了回宿舍休息了。”大媽見凌覺十分激動,安慰的說道。

  “我……謝謝阿姨!這裡有些新鮮的魚鰾,您那回去吃吧,美容。”凌覺手腳麻利的將案桌上幾個新鮮的魚鰾塞進塑料袋裏給大媽。

  “呵呵,小夥子你人真好。看不出來你和嚴隊長的感情這麼好,這麼關心他。”大媽笑着接過袋子,調侃道。

  “嗯,嚴隊長幫了我很多!我也趕緊收攤去看看他。”凌覺笑着說。

  送走大媽後,凌覺見時候也不早了,乾脆也就沒再宰新的魚,留下魚最好的那部分,將其他之前的宰好魚賣了,收拾一下店舖就關門匆匆忙忙的提着魚肉走到後面小區找受傷的嚴峰。 '

  8

  凌覺提着鮮魚來到了小區門口,對著鐵門躊躇不前。由於是高檔小區,保安措施做得比較嚴密,住戶出入都要用門卡的,而沒有門卡的凌覺只能在門口外站着。不一會兒就有保安走過來詢問。

  “你是來幹嘛的?”保安上下打量着凌覺,由於前不久才出了盜竊案,所以保安都十分小心,不放過任何可疑的人。

  “呃,我是路口菜市場賣魚的,我找你們的嚴隊長,嚴峰。聽說他受傷了,我帶了點魚來看看他。”凌覺說。

  “隊長?你是他朋友的話怎麼不打他手機?”保安並沒有這麼容易就放行,繼續追問。

  “我……我和他還不是太熟……要不你給他打個電話吧!我叫凌覺。”凌覺急忙解釋。

  “……那好吧,你在這等一下。”保安看凌覺無害的樣子,決定相信他。於是拿出對講機說明情況。

  很快,保安瞭解好情況後就給凌覺放行,並對他說:“進去A棟上五樓,0507號房間就是嚴隊長的房間了。”

  “好的,麻煩你了!”凌覺點點頭,走進了大門。

  凌覺根據指示進了電梯,按了五樓。想這種小區裡面工作的保安,小區都會分其中一棟的底層給保安人員入住,一般都是管吃管住的。

  “叮”5樓到了,電梯門打開。凌覺抬起頭,從緩緩打開的電梯門外看到了在外面等候着的嚴峰。

  “嚴大哥!你怎麼出來了?”凌覺吃了一驚。

  “怕你不認路,正打算到樓下接你。結果你就上來了,還好沒有錯過。”嚴峰將凌覺帶進了自己小小的單間。

  “這!嚴大哥你受傷了就不要隨便走出來了,萬一傷口裂了怎麼辦。”凌覺緊張的向前想扶着嚴峰。

  “哎,又不是腿傷了,手臂被劃了一刀而已。”嚴峰擺擺手,沒有當一回事。

  “我本來想著咱們離得這麼近,又每天都能見面就沒留手機號碼給你。今天讓你為難了吧?138xxxxxxxxxxx,我手機號碼,快拿出手機記一下,以後有事沒事都常給我發短信。”嚴峰繼續說道。

  “嗯,好的。”凌覺自覺的拿出手機記下號碼,經過這次他也認識到了互通號碼的重要性了。

  “阿覺,你今天這麼早就收攤來看我沒問題吧?”嚴峰帶著凌覺進屋,讓他坐在床上轉身倒水時問道。

  雖然說因為升職當隊長有了小單間,但是空間同樣是非常的小。也就大概30平方左右大小,放下一張床、一套書桌、一個衣櫃,再另外隔開一個小小的廁所,沒有陽台沒有套間。但是比起其他雙人的宿舍卻好很多,起碼有更多私人的空間。房子裡沒有沙發,所以嚴峰只能讓凌覺坐到床上,自己拉過書桌的電腦椅與他面對面的坐著。

  “不會不會,嚴大哥你幫了我這麼多的忙,我早就應該來看你的。”凌覺一邊偷偷打量着房間一邊說。

  “呵呵,人來就好了。怎麼還帶東西來呢?”看到凌覺手中的塑料袋,嚴峰說道。

  “鋪子裡的魚,給你做魚湯補補身體,也就只有這些了。”

  “那好,可是哥這裡地方小只有電磁爐……”嚴峰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沒事沒事,電磁爐也可以煮。來爐子在那邊,我就自己動手好了。”不等嚴峰拒絶,凌覺就拿去爐子借了點水把早已準備好的湯料一同放入鍋中,然後開始煮了。

  “電磁爐也有電磁爐的好,不用看火。”凌覺邊弄邊說。

  很快,鍋中就沸騰了起來,魚湯的鮮味也瀰漫在嚴峰小小的房間裡。聞着香味的兩人肚子頓時就叫了起來,他們互相看了對方一眼,臉紅的低頭笑了出來。

  看時間差不多了,凌覺到櫃子了拿出碗和湯勺,準備勺魚湯喝。

  “阿覺,想不到你對做菜也有點研究。”看著凌覺的背影,嚴峰打趣的說。

  “呵呵,家裡就只有一個大哥。大哥學習成績好,所以家裡都讓他認真學習,而我對學習沒啥興趣,所以平時都是我給家裡人做飯的。”凌覺向嚴峰解釋道。

  “是嗎?我和你相反,我是家裡的老大,家裡的弟妹小時候都是我照顧的,現在也是出來賺錢供他們唸書,隨便也能幫補一下家裡。不過還好,他們都快畢業能自己找工作了,我這個大哥也沒那麼辛苦,開始可以攢老婆本了。”嚴峰舒了口氣感慨的說。

  “啊?嚴大哥你有……有女朋友啦?”聽到嚴峰說要攢老婆本,凌覺認為他已經有對象了,於是失落的問道。

  “沒有,但是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嚴峰說著眼神有意無意的直視着凌覺,像是想給他點暗示。

  “這樣啊,她一定是一個很好的人。”可惜凌覺沒有注意嚴峰的暗示,低着頭略帶羡慕的說。

  “是啊,認識了一段時間了。”嚴峰看著凌覺說。

  “啊,魚湯能喝了!”凌覺越聽越傷心,為了趕快結束這個話題於是站起來走到鍋前準備勺湯。

  “小心燙手!”嚴峰提醒道。

  “嗷!”可話都沒有說完,心不在焉的凌覺就燙到了手。他連忙將手含在口裡,又拿出來吹了吹來減輕痛楚。

  “快給我瞧瞧!”嚴峰緊張的站起身來將凌覺的手掰到自己面前認真端詳了起來。還好,只是有點紅了,並沒有破皮。嚴峰鬆了口氣,畢竟手是凌覺的幹活工具啊,又要經常泡水裡,萬一燙傷了就麻煩了。

  “沒事的沒事的。”凌覺迅速的將手抽了回來,臉又紅了。“來,喝魚湯吧。”轉身熟練的將魚湯盛進碗裡遞給嚴峰。

  “嗯,好鮮。”嚴峰聞了聞讚美道。

  “趁熱喝。”

  喝完魚湯後,凌覺自覺的將碗筷收到水槽裡洗乾淨放好,準備向嚴峰告辭。

  “嚴大哥,沒什麼事的話那我先走了。”凌覺收拾了一下對嚴峰說。

  “呃……阿覺,等等。”嚴峰叫住了凌覺。

  “嗯?”凌覺回頭,有點疑惑。

  “其實是這樣的……”嚴峰有點難為情。

  “?”

  “能幫我……洗洗澡嗎?”嚴峰撓撓頭,不好意思的說。

  “啊?”凌覺一時間沒弄明白。

  “哎,這手臂傷了以後醫生叫我不能碰水,我已經好幾天沒洗澡了。頭也癢死我了,我這

  洗漱的地方也小,只能淋浴,根本就沒法洗。可這麼幾天都不洗我快受不了了!阿覺,你有空幫我洗個頭和擦擦身嗎?”嚴峰期待的看著他。

  “這…………”明白過來的凌覺臉和脖子全紅了。

  “阿覺,拜託你。”

  “嗯……好吧。”權衡了一下,凌覺最終還是同意了嚴峰的請求。

  8

  凌覺提着鮮魚來到了小區門口,對著鐵門躊躇不前。由於是高檔小區,保安措施做得比較嚴密,住戶出入都要用門卡的,而沒有門卡的凌覺只能在門口外站着。不一會兒就有保安走過來詢問。

  “你是來幹嘛的?”保安上下打量着凌覺,由於前不久才出了盜竊案,所以保安都十分小心,不放過任何可疑的人。

  “呃,我是路口菜市場賣魚的,我找你們的嚴隊長,嚴峰。聽說他受傷了,我帶了點魚來看看他。”凌覺說。

  “隊長?你是他朋友的話怎麼不打他手機?”保安並沒有這麼容易就放行,繼續追問。

  “我……我和他還不是太熟……要不你給他打個電話吧!我叫凌覺。”凌覺急忙解釋。

  “……那好吧,你在這等一下。”保安看凌覺無害的樣子,決定相信他。於是拿出對講機說明情況。

  很快,保安瞭解好情況後就給凌覺放行,並對他說:“進去A棟上五樓,0507號房間就是嚴隊長的房間了。”

  “好的,麻煩你了!”凌覺點點頭,走進了大門。

  凌覺根據指示進了電梯,按了五樓。想這種小區裡面工作的保安,小區都會分其中一棟的底層給保安人員入住,一般都是管吃管住的。

  “叮”5樓到了,電梯門打開。凌覺抬起頭,從緩緩打開的電梯門外看到了在外面等候着的嚴峰。

  “嚴大哥!你怎麼出來了?”凌覺吃了一驚。

  “怕你不認路,正打算到樓下接你。結果你就上來了,還好沒有錯過。”嚴峰將凌覺帶進了自己小小的單間。

  “這!嚴大哥你受傷了就不要隨便走出來了,萬一傷口裂了怎麼辦。”凌覺緊張的向前想扶着嚴峰。

  “哎,又不是腿傷了,手臂被劃了一刀而已。”嚴峰擺擺手,沒有當一回事。

  “我本來想著咱們離得這麼近,又每天都能見面就沒留手機號碼給你。今天讓你為難了吧?138xxxxxxxxxxx,我手機號碼,快拿出手機記一下,以後有事沒事都常給我發短信。”嚴峰繼續說道。

  “嗯,好的。”凌覺自覺的拿出手機記下號碼,經過這次他也認識到了互通號碼的重要性了。

  “阿覺,你今天這麼早就收攤來看我沒問題吧?”嚴峰帶著凌覺進屋,讓他坐在床上轉身倒水時問道。

  雖然說因為升職當隊長有了小單間,但是空間同樣是非常的小。也就大概30平方左右大小,放下一張床、一套書桌、一個衣櫃,再另外隔開一個小小的廁所,沒有陽台沒有套間。但是比起其他雙人的宿舍卻好很多,起碼有更多私人的空間。房子裡沒有沙發,所以嚴峰只能讓凌覺坐到床上,自己拉過書桌的電腦椅與他面對面的坐著。

  “不會不會,嚴大哥你幫了我這麼多的忙,我早就應該來看你的。”凌覺一邊偷偷打量着房間一邊說。

  “呵呵,人來就好了。怎麼還帶東西來呢?”看到凌覺手中的塑料袋,嚴峰說道。

  “鋪子裡的魚,給你做魚湯補補身體,也就只有這些了。”

  “那好,可是哥這裡地方小只有電磁爐……”嚴峰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沒事沒事,電磁爐也可以煮。來爐子在那邊,我就自己動手好了。”不等嚴峰拒絶,凌覺就拿去爐子借了點水把早已準備好的湯料一同放入鍋中,然後開始煮了。

  “電磁爐也有電磁爐的好,不用看火。”凌覺邊弄邊說。

  *********************

  之前用的排版的網站上不去了,自己排版好痛苦!_(:3」∠)_

  9

  很快,鍋中就沸騰了起來,魚湯的鮮味也瀰漫在嚴峰小小的房間裡。聞着香味的兩人肚子頓時就叫了起來,他們互相看了對方一眼,臉紅的低頭笑了出來。

  看時間差不多了,凌覺到櫃子了拿出碗和湯勺,準備勺魚湯喝。

  “阿覺,想不到你對做菜也有點研究。”看著凌覺的背影,嚴峰打趣的說。

  “呵呵,家裡就只有一個大哥。大哥學習成績好,所以家裡都讓他認真學習,而我對學習沒啥興趣,所以平時都是我給家裡人做飯的。”凌覺向嚴峰解釋道。

  “是嗎?我和你相反,我是家裡的老大,家裡的弟妹小時候都是我照顧的,現在也是出來賺錢供他們唸書,隨便也能幫補一下家裡。不過還好,他們都快畢業能自己找工作了,我這個大哥也沒那麼辛苦,開始可以攢老婆本了。”嚴峰舒了口氣感慨的說。

  “啊?嚴大哥你有……有女朋友啦?”聽到嚴峰說要攢老婆本,凌覺認為他已經有對象了,於是失落的問道。

  “沒有,但是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嚴峰說著眼神有意無意的直視着凌覺,像是想給他點暗示。

  “這樣啊,她一定是一個很好的人。”可惜凌覺沒有注意嚴峰的暗示,低着頭略帶羡慕的說。

  “是啊,認識了一段時間了。”嚴峰看著凌覺說。

  “啊,魚湯能喝了!”凌覺越聽越傷心,為了趕快結束這個話題於是站起來走到鍋前準備勺湯。

  “小心燙手!”嚴峰提醒道。

  “嗷!”可話都沒有說完,心不在焉的凌覺就燙到了手。他連忙將手含在口裡,又拿出來吹了吹來減輕痛楚。

  “快給我瞧瞧!”嚴峰緊張的站起身來將凌覺的手掰到自己面前認真端詳了起來。還好,只是有點紅了,並沒有破皮。嚴峰鬆了口氣,畢竟手是凌覺的幹活工具啊,又要經常泡水裡,萬一燙傷了就麻煩了。

  “沒事的沒事的。”凌覺迅速的將手抽了回來,臉又紅了。“來,喝魚湯吧。”轉身熟練的將魚湯盛進碗裡遞給嚴峰。

  “嗯,好鮮。”嚴峰聞了聞讚美道。

  “趁熱喝。”

  喝完魚湯後,凌覺自覺的將碗筷收到水槽裡洗乾淨放好,準備向嚴峰告辭。

  “嚴大哥,沒什麼事的話那我先走了。”凌覺收拾了一下對嚴峰說。

  “呃……阿覺,等等。”嚴峰叫住了凌覺。

  “嗯?”凌覺回頭,有點疑惑。

  “其實是這樣的……”嚴峰有點難為情。

  “?”

  “能幫我……洗洗澡嗎?”嚴峰撓撓頭,不好意思的說。

  “啊?”凌覺一時間沒弄明白。

  “哎,這手臂傷了以後醫生叫我不能碰水,我已經好幾天沒洗澡了。頭也癢死我了,我這

  洗漱的地方也小,只能淋浴,根本就沒法洗。可這麼幾天都不洗我快受不了了!阿覺,你有空幫我洗個頭和擦擦身嗎?”嚴峰期待的看著他。

  “這…………”明白過來的凌覺臉和脖子全紅了。

  “阿覺,拜託你。”

  “嗯……好吧。”權衡了一下,凌覺最終還是同意了嚴峰的請求。

  *****************************

  一直在用的排版網站死掉了!!!可惡!!!

  誒嘿嘿 能不能多增點情節呢 就是攻調戲受受害羞然後攻手一攬把受抱懷裡的這種 【星星眼】

  № 42 ☆☆☆ 晴幻情終晴於 2013-01-25 21:26 留言☆☆☆

  木有害羞羞的,只有這種耍流氓……

  № 41 ☆☆☆ 785203712於 2013-01-25 16:43 留言☆☆☆

  下章讓小攻賣一下肉(體)

  10

  坐言起行,既然答應了嚴峰的請求,凌覺也不再拘束朝嚴峰問道:“那麼嚴大哥,你是要先洗頭還是先擦身。”

  “先洗頭吧,可能會弄濕衣服。”嚴峰說著把較厚的外套脫掉。

  “嗯,那好。嚴大哥你這頭髮也短,很快就能洗好。”凌覺贊同的說。

  “那就麻煩阿覺你了。”

  凌覺點了點頭,轉身到浴室用水盆接了熱水,拿着毛巾和洗髮液回到了廳了。嚴峰的浴室實在太小了,在裡面洗頭的話很不方便。

  “嚴大哥,你最好還是閉上眼睛吧,萬一泡沫流進眼睛裡難受。”凌覺提醒道。

  “嗯,頭就交給你了阿覺。”嚴峰聽話的閉上了雙眼。

  他感覺到了凌覺冰冷的手摸了摸他的頭,然後開始模仿髮廊給顧客洗頭那樣,將洗髮液擠到頭頂,再勺起一點點水弄濕頭髮開始打泡。

  “阿覺你的手好冷。”

  “啊,對不起嚴大哥!”凌覺聽了反射性的將手抽了回來。

  “沒事沒事,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想叫你多穿幾件衣服,大冬天的容易着涼。”感覺到凌覺的手抽走了,嚴峰解釋道。

  “衣服多了幹活不方便啊。嚴大哥,我剛泡了一下熱水,你看現在還冷嗎?”凌覺又將手放回去問。

  “暖和多了,但以後也得這麼暖才行。”嚴峰叮囑說。

  凌覺笑了笑,沒有回答,繼續給嚴峰洗頭。由於是冬天,室內也沒有暖氣,凌覺不敢洗太久,將泡沫都打出來了就能去沖水了。

  “嚴大哥,我們去沖水吧。”凌覺拍拍嚴峰的肩膀讓他站起來,領着他去浴室沖水。

  “水溫還合適嗎,嚴大哥?”凌覺拿去噴頭,讓嚴峰低着頭對著洗手池問道。

  “這樣就可以了。”嚴峰閉着眼說。

  浴室十分的小,兩個大男人一起擠進去根本沒有什麼多餘的空間,凌覺和嚴峰兩個人更是緊緊地靠在了一起,嚴峰的背貼著凌覺的胸,由於嚴峰比凌覺高些許,骨架又大,肩背又橫,凌覺在後面不得已只能墊着腳尖趴着。

  “嚴大哥,我很重吧?”趴在嚴峰背上的凌覺問道。

  “呵呵,阿覺,你哥我以前當兵的時候更重的東西都背過。”隔着水聲,嚴峰的聲音顯得有點模糊不清。

  “嗯,好了。”凌覺關上水,把乾毛巾蓋到嚴峰頭上擦了擦,還貼心的將臉上濺到的水給擦乾淨。

  “唔,謝謝。”被揉着頭髮的嚴峰舒服地說了一句。

  “下面我們坐床上擦身吧,嚴大哥你去把衣服脫了。”凌覺指揮嚴峰先行回到客廳,自己再準備一盆熱水端出去。

  把水端出客廳的凌覺正好看到嚴峰單手有點笨拙的脫衣服的一幕。雖然動作有點蠢,但是嚴峰健美的身材讓凌覺不由自主的羞紅了臉。

  為了掩飾尷尬,凌覺讚歎道:“嚴大哥,你身材真好。”

  “是嗎?以前當兵的時候練的,現在每天都有鍛鍊保持。”嚴峰打量一下自己的身材,又指了指角落裡放著的幾個灌滿水的大砲裝可樂瓶跟凌覺說。

  “真羡慕你。”

  “阿覺其實你的體型也不錯,很討人喜歡的那種。”回想起兩人第一次見面時凌覺那性`感得上半身,嚴峰堅定的說。

  “呵呵,是嗎?” 凌覺撓撓頭,將毛巾撈出來擰乾準備為嚴峰擦身。

  凌覺從上往下開始擦,先是肩膀再是胸膛,然後是小腹,最後是手。在擦手臂的時候凌覺

  忍不住關心的問嚴峰:“手還疼嗎?”

  “早不疼了,這點傷算得了什麼。”嚴峰有另外一隻手拍拍凌覺的背,安慰的回答。

  *****************************

  下章繼續耍流氓,然後就差不多完結了。樓主明天開始要去玩幾天,週四回來!!向大家請假!不過可能會手機更文,但是排版可能會很差_(:3」∠)_

  11

  擦完了上半身,凌覺把冷掉的毛巾放回盆子裡揉了揉,嚴峰也自覺的開始套回上衣。

  “脫褲子。”正當嚴峰以為凌覺已經為自己擦好身子的時候,凌覺忽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正在穿衣服的嚴峰大驚,嚇得連水盆都差點端掉了。

  “啊?阿阿阿……覺,你說什麼?”嚴峰結巴的說。

  凌覺擦了擦濺到臉上的水滴,開心的笑了出來。

  “嚴大哥,上半身洗好了當然就輪到下半身了。來,脫褲子讓我來給你洗腳。”

  “洗腳而已,用得着脫褲子嗎?”嚴峰為自己剛才的反應尷尬的大聲說道。

  “也對,那我把嚴大哥你的褲腳擼起來吧。”凌覺裝作明白的點點頭,正經的把嚴峰的褲腳擼到膝蓋上,順便偷瞄嚴峰的反應。

  此時嚴峰的臉全紅了,也沒有在看凌覺,眼神渙散不知道在想什麼。看到嚴峰的表現凌覺心裡一陣偷樂,看著嚴峰因為誤會意思而尷尬臉紅,對自己之前因為嚴峰的話臉紅的窘相也得到了心裡的平衡。

  調戲過嚴峰後凌覺就靜下心來認真的給嚴峰洗腳了。他把嚴峰的雙腳放到熱水盆子裡,自己跪坐到嚴峰面前,拿毛巾打濕嚴峰的小腿。

  “嚴大哥,你值班的時候每天都要站那麼久,很累吧?”想到嚴峰的職業,凌覺問道。

  “習慣就好,以前當兵的時候經常也要立正那麼好幾個小時。如果累了的話就用熱水泡泡腳。”嚴峰迴答。

  “嗯,那我現在幫你按按吧。”說著,凌覺把已經泡溫暖的手扶着嚴峰結實的小腿忽輕忽重的捏了起來。

  “哎,阿覺!這事我自己來就可以了。”小腿肚子被捏了,嚴峰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嚴大哥你平時這麼照顧我,現在讓我來慰勞慰勞你吧。”凌覺抬起頭,真誠的對嚴峰說。

  “…………”聽凌覺這麼說,嚴峰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同時他的內心也十分享受凌覺對他的服務。

  凌覺說完了又繼續低下頭,專心的給嚴峰洗腳。他拿起熱乎乎的毛巾,裹到嚴峰的小腿肚上進行熱敷,同時開始對腿肚揉`捏起來,讓一直緊繃著的肌肉放鬆下來。

  “第二天可能會有點酸,但是過了以後就會輕鬆許多。”凌覺對嚴峰說。

  “嗯。”嚴峰迴答,他現在雙眼看著跪坐在自己面前的凌覺,移不開目光。眼前的凌覺是如此的美好,讓他產生了占為己有的想法。

  同時,凌覺這樣跪坐在自己面前的姿勢又是那樣的性`感。嚴峰忍不住聯想起之前為了緩解欲`望看的那部GV,裡面有一個鏡頭就是攻光着下半身叉開腿坐到床上,而受則是跪在他兩腿之間,賣力的在給攻口`交。嚴峰的思想忍不住將自己和凌覺帶入到那個場景,受的姿勢和凌覺現在的姿勢重合。嚴峰看著凌覺就這樣乖巧的跪坐在自己的兩腿之間,專注而認真為自己捏腳,自己就不自覺的硬了起來。

  感覺到自己生理反應的嚴峰頓時更加緊張了,他連忙拉過床上的被子遮蓋一下凸起的胯下,屁股開始向後挪動。結結巴巴的對凌覺說:“阿覺……行,行了。你還是早點回家吧!”

  “不急,馬上就好。”凌覺抬起頭朝嚴峰說。

  “嚴大哥,你的臉這麼紅,是熱了吧?怎麼還蓋被子啊?”凌覺奇怪的看著嚴峰的舉動,伸手扯開了蓋在腿間的被子。

  嚴峰那像小帳篷一樣隆起的胯下就這樣近距離的展現在了凌覺的面前。

  嚴峰更加尷尬了,急急忙忙的朝凌覺解釋道:“啊!阿覺……不是你想的那樣的!哥,哥我就是……”

  凌覺並沒有露出厭惡的眼神,他看了嚴峰勃`起的胯下一會兒,然後慢慢站直了身子,靠近嚴峰身邊,雙手分別搭到肩膀的兩邊,壓低身子與嚴峰對視。

  凌覺直視嚴峰問道:“嚴大哥,你……你喜歡我嗎?”

  12

  “阿覺,你怎麼……”凌覺忽如其來的告白讓嚴峰不知所措。

  “嚴大哥,你喜歡我嗎?”凌覺不回答,繼續問。

  “我,我,我……”被凌覺說中心事的嚴峰結巴得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嚴大哥,我喜歡你。”凌覺鼓起勇氣說了出來,然後大膽的靠近嚴峰,輕輕地吻了一下嚴峰。

  嚴峰用行動代替了語言,不善於言辭的他用最直接的方式回應了凌覺。他抬起沒有受傷的那隻手,將凌覺緊緊地抱住,托住他的後腦加深了這一個吻。

  兩人一直吻到氣息不穩才捨得分開,嚴峰用手順了順凌覺的頭髮,認真的直視凌覺的雙眼回答道:“阿覺,哥是想和你過日子的。”

  嚴峰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他想讓這份感情長久下去。現在和凌覺說明自己的想法,對自己和對凌覺都好。畢竟兩個人在一起以後要面對的事情有許多,家人、社會、偏見……兩個人如果決定要一直在一起生活下去,那只有感情是不夠的。

  兩人認識才這麼短的時間,說不定某一天衝動的感情就消失了,又或者是頂不住現實的壓力而分開,這都不是嚴峰像經歷的事情。他想既然認定了這個人,就應該踏踏實實的在一起,安安穩穩的過好每一天,雖然有可能會有小吵小鬧,但卻不會分開。

  “阿覺,哥也很喜歡你。但是你現在還年輕,很多事情還是得慢慢想好了再決定。”嚴峰老實的對凌覺說,他不想凌覺以後感到後悔。

  “……那麼嚴大哥,你瞭解我是一個怎樣的人嗎?”

  “阿覺,我知道你是一個愛家的好孩子。”這就意味着要面對家庭的問題。

  “嗯,但是我也清楚我喜歡的是男人。我其實一點也不喜歡賣魚,每天早上要起來的很早,累的要死,基本沒有私人時間。可是我也知道我已經是一個成年人,我有責任為家庭分擔,但是嚴大哥你要知道,我喜歡你和我要對家裡負責這兩者是不衝突的。”凌覺認真的對嚴峰說。

  “可能,一開始他們也會接受不了這個事實。但是感情是我和你之間的事情,我是不會因為其他人的想法而改變對你的喜歡。我想,只要我們能夠安安穩穩的過好日子,他們看到了也會安心,逐漸就會接受我們。那麼嚴大哥,你又是怎麼想的呢?”凌覺反問嚴峰。

  “阿覺,你要知道。哥也只是個小小的保安隊長,現在連自己的房子都沒有。我知道你這市場的魚檔很快就要到期不再續租了,哥怕自己給不了你想要的生活。”嚴峰嘆了口氣說。

  “那麼嚴大哥你知道我夢想的生活是什麼嗎?我夢想的生活是自己在市場開一家小小的花鳥魚蟲店,賣一下金魚、鸚鵡和鮮花。平時不會太忙,偶爾兼買些日用品,賺的錢不用太多,剛剛夠過日子就可以了。嚴大哥你想要的生活又是什麼?是想要有很多錢?有車有房嗎?”

  “不是,哥的想法也很簡單。想要一間容得下自己和另一半的房子,一房一廳就好不用太大。交通工具只要一輛自行車就夠了,錢也不用太多,夠過小日子就好。其實阿覺,遇見你之後我就一直有想要定下來的想法。”

  “那麼,嚴大哥你知道我是這樣的人之後還想和我一起過嗎?”凌覺小心翼翼的說。

  “那還用問嗎,阿覺。”嚴峰笑了出聲,再次將凌覺摟進了懷裡。

  完

  ****************************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情人快遞 by 湯包 (高富帥攻x宅男寫手受) | 首頁 | 最上 | 蛇妖 by 君夫人(善良單純樵夫攻x絕美蛇妖誘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547-917d4e90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