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情人快遞 by 湯包 (高富帥攻x宅男寫手受) :: 2013/02/22(Fri)

我真滴是去看湯包那篇粉純潔粉純潔的北極童話才順變掃了這篇文滴
肉什麼的才沒有喜歡略 (*ノωノ)真滴.............←_←

文案
小受是寫手,沒有男友寂寞難耐,只能郵購道具安慰自己。
有一天他收到快遞對快遞員一見鍾情,特意讓店家分開幾次發貨,好製造見面的機會。
誰知接下來幾天都沒有看見意中人,原來小攻不是快遞員,而是跟小受住在同一社區的高帥富。
真正的快遞員是小攻弟弟,弟弟偷懶讓哥哥幫忙送貨給同一社區的小受。
其實小攻對小受也有意思,於是趁小受郵購連身鏡藉口幫忙走進小受家裡,看見小受床上的情趣睡衣。
於是,獸性大發,推倒小受XXOO,有情人總成眷屬咯~!!!

攻:付子蕭 受:季林



“他回過頭,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一步一步地穿過迷霧走向自己。他低下頭,試圖調整自己早已跳得亂七八糟的心跳……”
不對,怎麼都不對!
季林煩躁地靠在椅背上,反復讀著自己剛剛敲出來的一小段文字,越讀越覺得糟糕,簡直狗屁不通,然而放在刪除鍵上的手指卻猶豫再三,始終捨不得按下去,看看螢幕右下角,時間已經過了晚上七點。
被隨手扔在床上的手機突然震了起來,顯示一串號碼,季林一把抓過來接通:“怎麼回事啊說好六點之前送來的現在都幾點了你看看!”
對方似乎猶豫了一下,短暫的停頓讓季林更加不爽:“你現在到哪兒了?快說話!”
“季先生!不好意思你能不能到你們社區門口的保安室等我一下!我馬上就到!馬上到馬上到!”熟悉的快遞聲音傳來,季林氣哼哼地掛了電話,在睡衣外面隨便套了一件長羽絨服,然後踩著棉拖鞋踢踢踏踏地出門。
走出電梯間的時候季林打了個哆嗦,“凍死了!”他咬咬牙裹緊了衣服向保安室小跑過去。
保安室竟然沒人,冷冷清清的,季林縮進室內,還是凍得發抖。
“一個個都偷懶,就我倒楣……”
“季先生?”有人敲了敲保安室的門,徹底點燃了季林的怒火。
“你怎麼回事啊現在都幾點鐘了天氣這麼冷,”季林連珠炮一樣的指責在他抬頭的片刻突然啞火,“唉,你是……”
面前並不是季林熟悉的那個總是磨磨蹭蹭還一身大蒜味兒的快遞員。
“呃,我新來的,不好意思,送晚了。”對方一邊道歉,一邊輕輕地將一個小包裹塞給季林,“請簽收。”
“呃,哦。”季林隨便劃拉了幾筆,偷偷抬眼去看這個新來的快遞員,瞄到對方深邃的桃花眼和英挺的鼻樑,手抖了兩下。
“好了?”對方靠近了些,溫熱的氣息撓在季林冰涼的臉上,季林紅著臉縮了縮脖子,手還僵在那兒。
對方似乎沒注意季林的尷尬,輕輕地抽走快遞單,動作莫名的溫柔。
季林茫茫然地愣了一會兒,見對方一臉關切地看著自己,臉騰地熱起來,局促地說了句謝謝就轉身一溜小跑往家沖。

被留在保安室裡的“快遞員”付子蕭看著季林腳踩拖鞋跑得東倒西歪的背影和快遞單上意義不明的亂塗亂畫,玩味地笑笑,轉頭出了保安室。
坐進車裡後,付子蕭拿過手機,回撥了一個最新來電:“臭小子,你還要臉不要?工作也要我幫忙?”
“唉唉唉,大哥你別這樣,我這不是臨時有事麼!再說了,這個收件人剛好跟你住同一個社區,你順路嘛!”
“能有什麼事,不就是你那個小女朋友過生日麼,你以為我不知道?”
“大哥我錯了!我明天就去你們飯館兒幫忙洗碗!”
“我開的是意式西餐廳不是飯館兒也不用你小子來洗碗,今天這事情就算了,下不為例。有時間就帶女朋友回去給媽看看,讓她老人家高興高興。”
“是,大哥!”
“平常少吃點大蒜,把快遞包上熏得一股味兒!”
“好的大哥!”
付子蕭前年跟朋友合夥開了一家餐廳,最近人氣漸旺,賺了不少。
家裡邊除了爹媽還有付東這麼個不靠譜的弟弟,三天兩頭找付子蕭幫忙,現在連快遞工作都敢丟給付子蕭,讓他這個做大哥的徹底無語。
不過,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穫,付子蕭想起剛才那個害羞緊張的男人,從兜裡摸出那張薄薄的快遞單,打開車頂燈仔細辨認:“季……林……”
有機會再見吧,付子蕭這麼想著,發動車子,向地下車庫開去。

“啊啊啊啊啊啊……”季林撞上自家房門把羽絨服甩到床上然後在房間裡沒頭沒腦地轉了幾圈終於平復下心情,笑嘻嘻地把頭埋在被子裡,想著剛才那個高大英俊的快遞員,呵呵呵傻笑起來。
如果這時候有人進來,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把季林押送精神病院接受治療。
好不容易笑夠了,季林巴著椅子站起來,三兩下拆了快遞包裹,拿出裡面的東西。
當年季林的父母幫忙買下了這套小兩居,是打算給季林將來成家作婚房用的,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季林去年大學畢業,一時衝動跟家裡出櫃,提前搬過來住了。
“唔,還好箱子沒破,”季林紅著臉摸摸新買的跳蛋,看了一遍說明書,又不放心地反復檢查了門鎖和窗簾,確認安全後,他扒了睡衣,去浴室。
季林出櫃前已經和大學時代的男朋友分了手,由於他畢業後常年宅在家,主要靠寫網文和雜誌專欄的收入生活,不怎麼出門,交際圈小,所以至今單身,連個穩定的炮友都沒。
季林迅速地洗了個澡,拿過洗手臺上的潤滑劑擠了一點,半閉著眼睛,單手撐著牆壁,彎下腰開始熟練地做擴張。
“嗯……”季林準確地摸到了自己的敏感位置,用手反復按壓,情不自禁地發出了聲音,很快他不再滿足於此,顫抖地抽出手指後,季林裸身從浴室快速跑進臥室,趴跪在柔軟的大床上,抓過跳蛋一口氣塞進自己體內。
借著潤滑劑的作用,跳蛋順利的劃入深處,季林悶哼了一聲,拉著細線調整跳蛋的位置,然後打開了開關。
細微的震動抵在季林敏感的內壁,季林不滿足地扭扭腰,用手指將跳蛋準確推到前列腺的位置。
“啊!”敏感`部位受到持續刺激,快感一點點累積起來,變得難以承受,季林難耐地扭動,漸漸跪不住,向一邊歪倒,身體陷進棉質床褥裡。
季林下意識地張著嘴,胡亂地呻吟,一手握著自己的分身瘋狂地套弄,另一手情`色地揉`捏胸前兩點,直捏得發硬。
“唔,不夠,”心裡空虛得難受,季林喘著氣,艱難地抓過跳蛋開關,往上推了一個檔位。
“啊——”震動突然增加,季林在按摩中達到高`潮,一股前列腺液隨著他的驚呼噴出來,緊接著是大量白色的精`液。
抖著手關了跳蛋,季林在餘韻中閉上眼睛,想起快遞員溫柔地俯身抽走他的單子,溫熱的氣息噴在他的臉頰……

與此同時,付子蕭回到自己位於頂樓的獨居的新房,脫了外套,坐在沙發上,鬆開皮帶,伸手撫慰著半硬的分身,想像著季林紅著臉跨坐在身前,雙目含淚地扭著腰,無力地搖頭:“嗯……不要……”
付子蕭手臂箍住季林柔韌的腰肢,略略低頭舔弄季林早已紅腫的乳尖,一手伸進季林濕潤的後`穴,不懷好意地摳弄。
“唔,”季林難耐地仰頭。
“嗯?是這裡麼……”付子蕭將手指退出來,撐起季林被情`欲染得粉紅的身體,引導著季林將後`穴對準了付子蕭的性`器緩緩地坐下來。
“舒服麼?”付子蕭舔弄著季林不斷輕顫的脖頸,一點一點向上,舔過涼涼的耳垂,然後用舌尖挑`逗季林的耳廓,模仿著抽`插地動作,伸進季林的耳朵裡。
“唔,舒服……”季林承受著來自下`身的源源不斷地沖頂,淫`蕩地扭動腰部,滿室都是淫靡的水聲和讓人臉紅心跳地啪啪聲。
“啊……”隨著季林的驚呼,他們同時達到高`潮,季林的精`液一股一股地射在兩人身上,付子蕭則釋放在了季林體內……
付子蕭睜開雙眼,滿足地歎氣,靠在沙發上。
房間裡很安靜,他清楚地數著自己的喘息聲,在心裡默念著:季林,季林,季,林……

第二天清晨,季林早早地睜開了眼睛,從床上跳下來打開電腦,登錄淘寶。
“石頭你在嗎?”
“在的在的,季林你難得這麼早敲我。”
石頭是季林的大學同學,出櫃比季林還早一些,畢業後兼職開淘寶,和男友一起賣各類情趣用品。
“啊,我想再跟你買點東西……”季林想起昨夜,有點不好意思。
“哦,我還以為新寄去的跳蛋有問題呢。你想買什麼?”
“呃,這個,我先看看。”
“行,你看吧,挑好了告訴我,給你打折。”
石頭回了一句,隔了一會兒,又補了一條:“季林,實在不行,你就找個伴兒吧,這些東西只能增加情趣,不能代替情人的。”
季林想了想,不知該怎麼回復,只好敲了個“謝謝”。
季林在石頭的店裡挑了半天,選了一個跳蛋一支潤滑劑,然後猶豫一下,又挑了一盒套子,拜託季林全部分開發貨。
“什麼,分開發貨,那不是浪費錢嗎?”
“嗯,你別管了,快遞費我出,你隔一天給我發一樣過來,行不行?”
“行是行,沒什麼難的,我就想問問為什麼。”
“沒為什麼。”
“胡說,季林你給我老實交代,你要幹嘛!”
季林正要回,手機響了起來,顯示“石磊”,季林只好接起來:“喂,石頭。”
“你快說你要幹嘛!”季林一聽就知道,准是石頭的八卦之魂又熊熊燃燒起來了。
早知道不找他了,季林歎口氣,被石頭聽到了,又是一通問。
季林告饒也沒用,只好招了。
“這有什麼不能說的?這是好事呀!雖然這個辦法蠢了一點,但是你放心,為了你的性福!我連套子都給你拆開來,一天寄一個,保准你連續半個月天天收快遞!”
“喂喂,不用那麼誇張啊!”季林正要反對,石頭已經風風火火地掛掉了電話。

季林滿懷希冀地等,三天后,第一個快遞到了。
然而,拉開門,季林的臉就皺成了一團。
門口的快遞員一臉抱歉地站遠了些:“對不起啊,是大蒜味兒吧,我這兩天已經儘量少吃了……”
“沒,還行。”季林簽收了東西,道了謝。

又過了一天,門鈴準時響了起來,季林匆忙跑去開門,又是一臉失望:“咦?”
“呃,怎麼了,還有大蒜味兒?”門口的付東低頭嗅了嗅自己,不解地看著季林。
“沒,沒聞到。”季林簽收了東西,忍不住問,“那個,你們那個新來的快遞員呢?”
“新來的?”付東撓撓頭,“沒有啊,你確定是我們這家快遞公司?”
“確定啊,”季林有點兒著急,“就挺高的一個,上個星期……”
“哦!”付東恍然大悟,一拍腦門,“他不幹了!”
“哦,這樣啊……”季林失神地關上門,把快遞盒子丟在地上,鬱悶地坐到電腦前繼續寫文。

付子蕭正在餐廳陪著消防大隊作例行安全檢查,手機響了,他一看,“付東來電”,果斷按掉。
又過了幾分鐘,手機又響,還是付東。
“這臭小子又幹嘛?”付子蕭想了想,讓經理應付著,接通了電話。
“喂,哥!”
付子蕭一聽付東叫他哥眼皮就直跳:“有事快說,我這裡忙!”
“哦,放心吧哥,不是找你幫忙的,就有件事,跟你通個氣。”
“長話短說!”
“是,哥,那個上星期不是請你幫忙送過一個快遞嗎?就你們一個社區的,你記得不?”
季林?我當然記得,付子蕭想起那個白白淨淨一頭亂毛臉紅紅的收件人,態度緩和下來。
“記得,怎麼了?”
“哦,我這兩天又給他送過兩次快件,他問了一句‘你們那個新來的快遞去哪兒了’,我跟他說‘不幹了’,你倆不是一個社區的麼?要是不小心遇上了,你記得別穿幫!”
“他這兩天又收快件了?” 付子蕭深吸一口氣,醞釀了一個計畫。
“唉,他快遞特別多,好像平常不怎麼出門的。我估計你倆遇上的概率也不高。”
遇上的概率不高?不高怎麼行呢!?沒有機會就要創造機會!
“東子,哥跟你商量個事。”
“哥您說!兄弟願效犬馬之勞!上刀山下油鍋,全憑您一句話!”付東聽到付子蕭用溫和的語氣這麼客氣地跟他說話,頓時緊張了起來。
付子蕭已經可以想像出東子對他立正敬禮的樣子了:“沒那麼麻煩,下回要是再有季林的快遞,你就交給我,我幫你送。”
“唉?”付東顯然沒反應過來,“哥您說什麼呢?”
“別廢話,就這麼定了!” 付子蕭掛了電話,轉身回店裡。

第二天傍晚,付子蕭正在餐廳查看帳目,手機響了。
“喂?”
“哥,今天又有季林的快遞了,我想著你昨天說的話,就沒送他這份,等著給你呢!”
“嗯,很好,你給季林打個電話,告訴他你今天可能要晚一點才能送去。”
“Yes sir!對了,大哥!”
“還有事?”
“大哥我好像明白你要幹啥了!”
“心裡明白就行,閉嘴!”
“是!老大!”

季林的新書終於勉強寫完草稿,開始修改。
今天的快遞始終沒有來,季林對著電腦沒精打采地敲敲打打,總覺得渾身不適,乾脆關了文檔,從抽屜裡翻出新到的潤滑劑和跳蛋,去浴室簡單清理了一下,迫不及待地將一顆遙控跳蛋塞進了甬道。
“叮咚叮咚叮咚!”門鈴響得不是時候,季林嚇了一跳,手忙腳亂地套上睡褲,跑去開門。
門被一把拉開,帶起一陣風,還有一股男士香水的味道。
“這次真的沒有大蒜味!”季林笑嘻嘻地說完,然後瞪大眼睛愣在原地,“呃,怎麼是你……”
門外的付子蕭捏著一片薄薄的小包裹,笑得滿面春風。
“啊,”季林手足無措地指著那個小包裹,石頭這個八卦王,居然真的把套子拆開來單寄!這個包裹也未免太小了一點!慌亂之中,季林敏銳地感覺到後`穴裡的跳蛋滑動了一下,登時緊張地不敢亂動。
付子蕭看著季林紅透了的耳朵,恨不得一口叼在嘴裡,視線上上下下掃過面前這個可愛的傢伙:嗯,頭髮還是亂糟糟的,但很清爽,五官不算出眾,但是瞪大的眼睛顯得無辜又誘惑,寬大的居家條紋睡衣,已經洗得薄了,隱約可以看到胸前褐色的兩點……
付子蕭不動聲色地吞下口水,遞出包裹:“請簽收。”
季林僵硬地結果包裹,在單子上,隨便畫了幾筆遞回去。
“謝謝,”看著季林隨便簽出的快遞單,付子蕭笑了笑說,“之前的快遞員不幹了,以後都是我送包裹給你。”
“哦,那麻煩你了。”季林努力夾緊了跳蛋,心裡期盼著付子蕭快點離開。
付子蕭卻不讓他如意,指了指包裹:“你要不要打開確認一下有沒有損壞?”
“不不不……”季林急忙又擺手又搖頭。
“嗯?你確定?” 付子蕭靠在季林家的門框上,“那,我走了?”
“嗯。”季林點點頭,挪著步子準備關門。
“等等!”門即將關上的時候,付子蕭突然用手抵住,低頭對上季林的雙眼,“我叫付子蕭。”
“嗯!”
門“砰”地關上,付子蕭摸摸下巴,轉身回家。
門內的季林把包裹隨手一丟,跌跌撞撞地跑進臥室,跪在床邊剝下睡褲,抖著手將跳蛋取了出來。
前方不知何時已經起了反應,季林頭腦一片空白,機械地擼動了一會兒便射得到處都是。

那夜,季林在付子蕭的夢中穿著家常的棉質條紋睡衣,被付子蕭按在大床上揉弄地不斷呻吟求饒,扣子被一顆一顆地解開,松垮的睡褲被緩緩地褪下,整具白`皙的身體被迫打開,因為羞恥而顫動,張開的雙腿間露出隱秘的後`穴,被付子蕭的手指侵犯玩弄,然後……
夢在關鍵時刻醒來,付子蕭非常不爽地掀了被子走進浴室。
水霧之中付子蕭仿佛看見季林赤`裸著身體趴在牆上,扭動臀`部向他發出邀請……
清洗完浴室之後付子蕭覺得很累,躺回床上,空虛無比。

而此時此刻,季林正蹲在轉椅上刷淘寶。
因為昨晚付子蕭的出現太過突然,導致季林暈頭轉向地在家裡四處亂撞,失手打破了臥室的穿衣鏡。
選了幾家店,季林下意識地挑了與付子蕭所在的快遞公司合作的店家,買了一個大號全身鏡。
旺旺響起,是石頭。
“季林!戰況如何!”
“……你發錯了。”
“季林!我問真的!你跟那個送快遞的!”
“什麼都沒有啊。我連他是不是直男都不知道。”
“你怎麼這麼蠢啊!你就不會試試他嗎?!”
“怎麼試啊?”
“勾`引他啊!別說你不會!”
“我哪裡會……”

季林預感到石頭對於這件事的熱衷程度後,十分後悔把一切都告訴石頭。

然而,此時此刻,面對一個突然坐早班火車從隔壁城市專程跑來“傳授經驗”的石頭,季林覺得說什麼都太遲了。
“那,這個,等那快遞再來的時候穿上!”季林接過石頭拋給他的東西看了一眼,燙手似的丟在一邊。
“不穿!”
“一條內褲而已你羞澀個什麼勁!你知道這要多少錢嗎?我特意幫你買的,必須穿!”
“這也太……”季林往後退了幾步,靠在牆上。
“你聽我的沒錯!”石頭拉開季林的衣櫃挑挑揀揀,拿出一套睡衣,連同剛才被季林丟在一邊的內褲全部塞給季林,“去浴室換上!”
季林被關在浴室裡,對著鏡子糾結不已,石頭故意挑了一套最薄的睡衣,還有這條沒有包裹臀`部的內褲。
石頭在外頭等得不耐煩,捶著浴室門叫著:“讓你試試而已,這都不敢,就知道買東西,讓人家給你送過來,能有進展才怪了!你啊,你就跟跳蛋過一輩子吧你,forever alone!懂不懂?”
季林皺著眉頭把衣服揉成一團:“石頭,我真不想試。”
“不試拉倒,”石頭敲敲門,“出來!”
季林松了一口氣,抱著衣服出去,看到石頭從包裡掏出一堆東西扔在床上。
“這些是?”季林看到一個綠色的塑膠球滾到了地上,幫忙撿起來,發現球上帶著毛刺,還連著黑色的皮帶,是個情趣口枷,季林在石頭店裡看到過。
“石頭,你帶這個來幹什麼?”
“送你,要不要?”石頭沒好氣地回了一句。
季林坐到床邊翻了翻,除了口枷,還有手銬,很細的尼龍繩,黑色的假陽`具以及一些季林沒見過的情趣道具。
“送我?”
“對啊,全部送你了!沒事自己玩兒吧!我得回去了,就請了半天假。”
季林想要送石頭下樓,被拒絕了。
“我打車走。”石頭說完,麻利地穿上鞋,忍不住回身在季林腦門兒上彈了個爆栗:“聖誕快樂,祝你好運。”
聖誕?
大門關上,季林打開電腦登陸QQ,果然收到了幾個聖誕祝福。
哎,我都忘了,今天是平安夜……
季林甩甩頭。
窗外不知何時飄起了細細的小雪片,季林抓著手機隔著玻璃拍了幾張,對效果不太滿意,推開窗,一陣冷風灌進來,凍得他直哆嗦。
百無聊賴地丟開手機,季林跑去廚房給自己煮了一碗熱乎乎的番茄雞蛋面,出鍋前撕了一根脆皮腸丟進去泡熱,呼嚕呼嚕地吃著,抽抽鼻子,一顆淚珠顫巍巍地掛在鼻尖上,無聲地落進碗裡。
別哭,沒什麼可哭的。季林抹把臉,端起湯碗一口氣灌進嘴裡,舌頭發麻,喉嚨口熱`辣辣的。沒事,我沒事。
冰涼的自來水沖下來,季林低頭,安靜而仔細地洗一隻碗……
終於還是,洗不下去了。
壓抑地嗚咽聲漸漸超過了嘩嘩的水聲。
季林兩手神經質地摳著水槽邊,像個呼吸困難的病人,無力的張著嘴,眼淚簌簌掉進水池,敲碎了水面上映出的那張扭曲的臉。
寂寞像飛速生長的藤蔓,肆無忌憚地沿著季林的雙腿爬上來,霸道地佔有他的軀體,瘋狂地侵犯他,給他痛苦,使他顫抖,讓他絕望……

晚間營業剛剛開始的時候,付子蕭叮囑了值班經理幾句,匆匆離開。
私家車後座上安放著一個一人高的大包裹,棕色紙箱上寫著“易碎品,輕拿輕放”的字樣。
地上有些積雪,付子蕭耐著性子隨著緩慢的車流向家駛去,到達地下車庫的時候,情不自禁地笑出聲來。
哆哆嗦嗦巡邏路過的小保安看到一個熟悉的住戶抱著一個巨大型包裹一臉傻笑地走進電梯,不禁感歎:“平安夜都能樂得跟結婚入洞房一樣,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門鈴響起的時候季林嚇了一大跳,快遞?!
拉開門前季林努力地做了幾個深呼吸,讓自己看起來跟平常一樣。
“嗨,季林,你的包裹,今天這件特別大!” 付子蕭雙手扶著一個看上去挺重的包裹,看了眼季林,溫和地笑著說,“我幫你抬進去吧?”
“呃,不用了。”季林剛要拒絕,付子蕭已經踢掉皮鞋穿著襪子自顧自走進門來,“真的挺重的,而且好像是易碎品,是你網上買的東西?”
“哎,那,就放門口就好了!”季林有些著急,扶著包裹的一角按在牆邊,怕付子蕭再往裡走。
“哦,你拆開看看吧,要是有損壞,就別簽收了,” 付子蕭說著,幫忙撕開膠帶,“我幫你拆。樓道裡還挺冷的,你把門關一下好不好?”
季林不知所措地徘徊了一會兒,還是敵不過付子蕭溫柔的態度和好看的笑容,乖乖閃到一邊,合上大門,低頭把付子蕭隨意脫下的皮鞋擺好。
厚實柔軟的鞋面讓季林心裡咯噔一下,轉頭看向那個正劃開包裹的人,看得出價格不菲的深色圍巾和黑色大衣,還有大衣底下裁剪貼身的黑色西褲。
季林感覺到自己咚咚咚的心跳聲,咬了咬下唇,正巧付子蕭笑著轉頭過來:“是穿衣鏡,我幫你搬出來。”
“嗯,那個,你放著吧,我自己弄就好了。”季林大概瞟了一眼,一人多高的穿衣鏡,看上去沒有損壞,“單子給我,我簽收。”
付子蕭沒有回答,三兩下扒掉了鏡子外面的泡沫材料:“就放這裡嗎,你要不要過來照照,我覺得這鏡子好像有點失真。”
季林咬咬牙:“不用了,就這樣吧。”
“過來呀,”付子蕭突然伸手,將季林拽到鏡子前面,從背後扶著季林的肩膀,“你自己看看,真的有點失真。”
溫熱的手掌隔著單薄的睡衣牢牢握著季林的雙肩。
鏡子沒有失真,非常清楚地映出了英俊含笑的付子蕭和神色複雜的季林,付子蕭眯了眯眼睛,目光不動聲色地掃過季林不慎鬆開的衣襟下露出的一小塊皮膚。
“你放開我!”季林甩開付子蕭的手,終於按耐不住,“你根本不是什麼快遞員,你要幹什麼!?”
付子蕭推開半步,攤開兩手做出一副哭笑不得的樣子:“你別誤會,我是快遞,兼職的。”
“你胡說。”季林氣得仰起頭,瞪著付子蕭。
付子蕭看著季林的雙眼,愣了愣,沉默一會兒,低聲問:“你哭過?”
“呃,”季林被戳中,心虛地搖搖頭,“不關你的事,你走。”
“我不走,”付子蕭輕輕說著,鬆開捂得太熱的圍巾,甩到一邊,微微彎下腰來,看著季林發紅的雙眼,“出什麼事了?”
季林扭過頭,閃避著付子蕭探尋的視線。
付子蕭得不到回答,環視了一下空曠冷清的客廳,注意到半敞著門的臥室,下意識抬腿走了過去。
“喂,你……”季林伸手去拽付子蕭,已經遲了。
臥室門被付子蕭一腳踹開,床上散落的東西在一瞬間全部暴露在付子蕭面前。
付子蕭眼神暗了暗,反手拖著季林走了進去。

“你這個人怎麼回事!”季林臉漲得通紅,擰著胳膊試圖掙脫付子蕭的手。
付子蕭想了想,放開了季林,把自己的外套脫下,扔到桌上,隨即坐在床邊,拿起一個黑色的橡膠假陽`具仔細看。
“你別動這些!”季林伸手去搶,撲了個空,被付子蕭輕輕借力一推,按在床上。
“嗯……”季林悶哼一聲,下一秒,付子蕭整個人已經壓在身上,單手捏著季林地下巴。
“你怎麼有這麼多情趣用品,嗯?” 付子蕭壓制住季林的行動,喘著粗氣靠近季林的耳畔,“你就這麼欲求不滿?”
“不是。”季林急得整個人扭動起來,胡亂地蹭在付子蕭身上。
夢境和現實仿佛在此刻突然合為一體,付子蕭一口咬住季林地耳廓,牙齒的觸感嚇得季林不敢再動。
“唔,”一雙滾燙的大手霸道地伸進季林松垮的睡衣,沿著柔韌的腰際一路向上揉`捏,“不要……”季林試圖躲避,卻被更深地壓入床褥裡,敏感的耳廓被一條軟舌轉圈舔弄著,乳尖在被捏住的刹那硬了起來。
付子蕭盡力愛`撫,直到聽到季林無意識的呻吟,滿意地舔舔嘴唇,放開已經完全濕潤的耳朵,沿著季林頎長的脖子一路向下吻去。
睡衣扣子被一顆一顆咬開,季林顫抖的手插進付子蕭的發間,無力地哀求:“不,求你……”
“哼,”季林的求饒讓付子蕭難以言喻地興奮,一邊將季林硬硬的乳粒含進嘴裡,賣力地舔舐,一邊將雙手探進季林寬大的睡褲裡,隔著內褲情`色地撫弄兩瓣臀`部。
“嗯,”只是撫摸和舔吻,已經讓季林不可抑制地陷入了快感中,“嗯,不夠……”
付子蕭突然鬆開季林,抬起身來三兩下除掉自己的衣物,又將季林的睡褲和內褲同時扯掉,再度俯身下來,赤`裸的肌膚密實地貼合。
兩人不約而同地發出了滿足地歎息。
季林情不自禁地環住付子蕭,雙手在對方結實的脊背上游走。
付子蕭任由季林發情似的在自己身上蹭動,抬手在床上翻檢了一下,摸到一管潤滑劑和剛剛看過的假陽`具。
“嗯?”身上的熱源離開了,季林不適地扭腰,雙眼迷茫地望向付子蕭。
“你平常自己怎麼玩的?”付子蕭拉過季林的手,擠上一大坨潤滑劑,“弄給我看。”
季林聽話的翻身,趴跪在床上,將手指緩緩塞進自己的甬道。
付子蕭喘息著,看著這具充滿誘惑的身體,伸手撫慰著自己半硬的性`器,啞著嗓子命令:“腿張大一點,讓我看清楚。”
季林勉強將腿再打開一些,嗚咽著放進第二根手指。
“嗯,啊……”季林熟練地按壓著自己的前列腺,前方的分身漸漸變得硬`挺。
付子蕭看了,在假陽`具上抹些潤滑劑,然後捏著季林的手指強迫他抽出來。
“不!”後`穴的空虛讓季林激烈地扭腰擺胯。
“別急,”付子蕭按住季林已經紅潤的臀`部,將假陽`具緩緩塞入了泛著淫靡水光的小`穴。
“不夠,這個不行……”季林還在胡亂地叫嚷著,付子蕭一把將季林翻過身來,低頭從下至上吻過季林高高翹起的分身,然後一口含住。
“啊,”季林享受著性`器被包裹的舒適,不再哀求,整個人酥軟下來,懶懶地呻吟著。
付子蕭賣力地吞吐了幾下,覺得差不多了,扳著季林的腰改為側躺,將假陽`具一把抽出,在季林叫嚷的瞬間抬起季林一條腿,將自己早已按耐不住的性`器對準開合的穴`口一送到底,迅速抽`插起來。
“嗯啊!”季林興奮地大叫,隨著付子蕭的動作擺動著臀`部,拼命迎合著這份沒頂的快感。
付子蕭埋在季林地頸窩狠狠吮`吸,留下一個個深紫的印記。
姿勢漸漸由側臥變為趴臥,付子蕭捏著季林的下巴,側過頭,唇舌交纏。
季林被動地承受著付子蕭的濕吻,生澀地伸出舌來笨拙地回應。
付子蕭吮`吸著季林不斷抖動的舌尖,突然加快了抽`插速度,季林猛地一顫弓起背,扭過頭埋在被褥中悶哼著,後`穴收縮,白色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出。
“啊!”付子蕭也在同時發出一聲滿足地喘息,釋放在季林體內。

餘韻過後,付子蕭依依不捨地退出來,拉下季林遮著雙眼的手臂,溫柔地啄吻季林的眉眼:“不好意思了?”
季林猶豫地偷眼看了看付子蕭迷人的微笑,垂下眼皮點點頭。
“真可愛。”付子蕭一口嘬在季林泛著紅暈的臉頰上,意猶未盡地舔了舔,“洗澡?”
“嗯。”

“啊……”浴室裡水汽朦朧,季林被狠狠地壓在冰涼的牆壁上,失神地仰起頭,雙手吃力地攀住付子蕭的堅實的肩膀,雙腿環在付子蕭不斷聳動的腰際,腳趾痙攣般地蜷起。
“怎麼樣,喜歡嗎?” 付子蕭托住季林彈性十足的臀瓣,看著季林情動的表情,擺動腰部,一下一下頂入季林濕軟的甬道深處。
“唔,我,不行了,要,射了……”季林斷斷續續地發出幾個音節,付子蕭將他放在滑膩的浴缸裡,高高抬起季林的雙腿放到自己肩頭。
臀`部被迫離開浴缸,沒有支撐,季林慌張地甩頭。
腳心被付子蕭不懷好意地搔弄,季林扭著身子驚叫著求饒,“真的,不行了……”話音落下,精`液噴了出來,落在季林的胸前。
付子蕭退出來,迅速擼動幾下,射在季林腿間。
“嗯,不……”季林癱軟在浴缸裡,付子蕭拿過花灑在他胸前慢慢沖洗,然後把人抗回臥室。
天旋地轉間,季林覺得自己快要暈倒了。
終於再次倒回床上,季林放鬆身體,閉上了眼睛。

“喂,別睡。”付子蕭握著季林懶得動彈的手腕,挨個吻過季林蜷縮的手指,然後伸出舌尖在季林的手心畫圈。
“唔,”季林勉強掙開雙眼,哀求地看著付子蕭,“困。”
付子蕭被季林這幅軟綿綿的樣子打動,俯下`身來含住季林的嘴唇,輕輕吮`吸,然後將舌頭探進季林乖乖張開的口中,幾番纏綿,才意猶未盡退出來,抬起身來,沿著季林的眉眼,鼻尖,下巴,喉結,一寸寸啄吻下去,最後落在季林的肚臍上,輕輕舔了一圈。
季林下腹一陣酥癢,不禁皺起眉頭,小聲哼哼。
付子蕭心滿意足地摟著季林躺好,拉過被子給兩人蓋上。

一夜無夢,季林醒來的時候,看到付子蕭面對面摟著自己的腰,一手還落在自己的臀上,頓時紅透了臉。
付子蕭也醒來,睡眼惺忪地抱緊了季林,肆無忌憚地在季林的臀上揉`捏。
“嗯,別這樣……”季林貼近了付子蕭,害羞地張嘴含住付子蕭的乳尖。
付子蕭看他醒了,捏著季林的下巴親吻,然後抓過一條昨天在季林床上摸到的內褲塞給季林:“穿上。”
季林一看,正是昨天石頭給他的那條。
季林丟到一邊,撒嬌地靠在付子蕭的胸口:“不穿行不行?”
“不穿內褲對身體不好。”付子蕭揉揉季林偏長的頭髮。
“我是說,不穿這條!”季林瞪了瞪付子蕭。
“穿上看看,我喜歡。”
季林從付子蕭懷裡滑出去,背對著付子蕭:“我不喜歡。”
“那,你想個條件,我們交換,好不好?”付子蕭把內褲拿過來看了看,決定嘗試誘拐季林。
“唔,你先告訴我,你到底是做什麼的。”季林縮在被子裡,突然想起了重要的事情還沒問。
“嗯,你穿上,我什麼都告訴你。”
“不!”
“那算了,我走了,我們有緣再見吧……”付子蕭說著,掀開被子,拿過襯衫一本正經地開始穿。
季林翻身起來,被子滑落到腰際,露出一身淫靡的痕跡。
付子蕭咬咬牙,專心系扣子。
“你告訴我吧。”季林無辜地眨眨眼睛,伸手握住了付子蕭的手腕。
付子蕭咬緊牙關,撥開季林的手腕,把內褲丟到季林面前:“我數到三。”
“嗯……這……”季林為難地看了看那條性`感內褲和已經穿好了襯衣的付子蕭。
“一、二……”
“我……我穿還不行麼!”季林抓過內褲背過身去,慢吞吞地套上。
細細的帶子繞過臀瓣,前方松垮的布料輕輕兜住季林的分身,季林搓搓臉,扭頭去看付子蕭:“噥,穿好了。”
付子蕭憋著笑挪過身來,伸手勾了一下彈性十足的內褲帶,彈在季林臀瓣上。
季林臉更紅了,緊緊合攏雙腿,一動也不敢動。
付子蕭從背後摟過季林,一邊伸手撫摸季林白白的臀瓣,一邊湊到季林耳邊低聲說著:“我出櫃後離開家,跟朋友合夥開了一家西餐廳,現在一個人住這個社區F座37樓。”
一個吻,深情款款地落在季林耳畔。
“那天幫我那個愛吃大蒜的弟弟的忙,見到你。”
又一個吻,纏綿地映在季林肩頭。
“回去之後,總是夢到你。”
“嗯,”季林扭了扭腰,拉過臀上肆意佔便宜的那只手,“真的假的?”
“真的,”付子蕭拖著季林的腰,讓他坐在自己懷裡,已經勃`起的分身一下一下地蹭著季林裸露的臀縫,“每天都夢到你,各種姿勢,各種表情,反正最後都射得到處都是……”
“你……別說了……”季林感覺自己快要燒起來了,臀縫被硬邦邦頂住,讓他感到一種羞恥的快樂。
“我答應你的,我什麼都告訴你,”付子蕭在季林腿間欲求不滿地蹭動,伸手去揉季林的微微抬頭的性`器,“我喜歡你。”
“啊,我,我也是……”
有時候,簡單的幾個字,足以點燃一切。
最終季林被抱在付子蕭懷裡,再次濕潤的後`穴被付子蕭的分身填滿,布料松垮的內褲被高高撐起,然後在季林忘情地一次一次起起落洛間,徹底弄髒了。
後來,季林和付子蕭雙雙躺在床上,反反復複地親吻,怎麼都不夠。
後來的後來,付子蕭帶著行李進駐了季林家。石頭友情贈送的S`M道具和季林新買的穿衣鏡,都被他們好♂好♂利♂用♂過。
“我知道的只有這麼多了。”石頭無奈地攤開手,聳聳肩。
所以我們的故事大概也只能寫到這裡了。
謝謝觀賞。
THE END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這個大神不靠譜 by 冰糖小透明 (不靠譜的溫柔大神攻x炸毛編劇受) | 首頁 | 最上 | 魚魚魚 by 狂塞金坷垃進樓主口 (保安隊長攻x賣魚檔的小哥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549-604fabe1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