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我是一條翻肚子金魚 by 鹽鹵 (金魚擬人 兇殘變種白帽子x膽小純種紅帽子) :: 2013/02/23(Sat)

金魚的溫馨小故事
雖然有些地方有點小揪心
不過最後大白跟亞白是Happy Ending喔(ღ˘⌣˘ღ)

文案
我是一條魚。
他也是條魚。
我們有自己的生存方式。
我們是一群活在他和他的愛巢裡的金魚。
金魚的第一人稱,雷區請繞行。

內容標籤:近水樓臺 歡喜冤家 悵然若失
搜索關鍵字:主角:大白,亞白,紅,赤,大錦,小錦,小黑,金 ┃ 配角:尤米,泰朗 ┃ 其它:兇殘變種白帽子×膽小純種紅帽子


1.
  我是一條魚。
  我知道,我就快要死了。
  亞白距離我不到一魚身,正虎視眈眈的看著我。
  他的嘴一張一合的,像是嘲笑我此刻的虛弱無力,他的每一個擺尾,都使水流拍得我渾身生疼。
  
  2.
  我和紅是在一年前來到這個缸裡的。
  溫柔的男主人,從花鳥魚蟲市場把我們倆當做夫婦買了回來。
  不過其實,我和紅只是剛好被放在一個池子裡養了幾天而已。
  那個池子上面,插了個“5元/條”的牌子。
  
  3.
  來到這個家的第一天,我和紅都很恐懼。
  溫柔的男主人把我們放置在一個很大的塑膠盆裡。
  其實,水溫很舒服,空間也很大,很自由,比之前幾十個夥伴擠在一起要自在的多。
  只是,總有一個黃黃的高大動物在我們的頭頂上方轉來轉去,還會用黑色的鼻頭紮入水中,試圖接近我們。
  這真的很可怕。
  還好,壞脾氣的主人每次看到都會把那個黃黃的傢伙給趕走。
  
  4.
  真正進入玻璃大缸是在幾天之後。
  當時我和紅都很緊張,非常怕原來的傢伙們欺負我們倆。
  不過,我們錯了。
  缸裡雖然已經有6條魚,但是體型都比我們小多了。
  
  5.
  一開始我們互不相擾,只是靜靜的遊著。
  缸底青蛙形的魚穿是他們的領地,水草是我和紅的。
  過了幾天,一條全身通紅的傢伙湊了過來和我搭訕。
  “我叫赤,我們是珍珠鱗,你們是什麼。”
  赤很漂亮,全身泛著瑩潤的光澤,鱗片像珍珠一樣發出炫目美麗的光澤。
  “我叫大白,她叫紅,我們是紅帽子頭。”
  赤好像很高興,在水中翻滾了一圈,繞著我小聲的說。
  “我們幾個都很歡迎你們,你們能打過亞白嗎?”
  我搖搖頭,不知道他說的是誰。
  
  6.
  紅今天不舒服,腸胃不好,拉出來的shi是一整條長線。
  掛在屁股後面,不過她自己根本不在乎。
  我躲在水草裡打瞌睡,卻被光打醒。
  原來是壞脾氣主人抱著溫柔主人,他指著紅大笑。
  “快看,你買的破魚,飛機拉線兒了!”
  溫柔主人有些擔心的看看紅,還盯了盯我的屁股,這讓我很害羞,一猛子躲進水草。
  “這是吃多了,不消化,笨蛋,都讓你少喂點兒了。金魚大多是撐死的,別亂來。”
  “哦,行。”
  壞脾氣主人停止了笑容,撇了撇嘴,一個飛撲,從後面抱住溫柔主人,雙腿夾住他的腰。
  “它們都吃撐了,我還餓著呢!”
  溫柔主人笑了笑,托了托壞脾氣主人,一起離開了。
  
  7.
  赤和大錦又來找我聊天了,紅吃飽了,沉在缸底在打瞌睡。
  “為什麼亞白和你們那麼不像?”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瞭解,我已經摸清楚他們5條珍珠鱗和亞白關係並不好,但是亞白很凶,他們幾個打不過,所以試圖拉攏我和紅。
  “他是雜種!”大錦很不屑的甩甩尾,在燈光的照射下,他四色的鱗片像彩虹一樣美麗。
  “亞白是珍珠鱗和你們紅帽子的串種,不過不是太成功,你看他的帽子是白色的!”
  赤沒有大錦那樣刻薄,不過眉眼間也流露著輕蔑。
  
  8.
  小錦和小黑病了。
  溫柔主人說,他們的魚鰾壞了,所以身子再也正不了了。
  沒得治,所以,永遠的,只能歪著身子活著了。
  溫柔主人對壞脾氣主人說:“如果你討厭他們,我把他們放生河流吧。”
  “算了,就這麼養著吧,放生了或許死的更快。難看就難看吧,我認了。”
  突然,我覺得壞脾氣主人,也挺好的,雖然他常常忘記喂我們,或者是一口氣喂的太多,撐得我們上躥下跳,消化不良。
  
  9.
  亞白今天主動和我打招呼啦。
  他嘴尖尖的,肚子沒有珍珠鱗那麼圓,尾巴和我們紅帽子很像,卻是全身雪白,非常的迷人。
  “你的肉瘤真好看。”亞白說完,張著嘴湊了過來。
  雖然他身形比我和紅小好幾號,但是我很怕他咬破我頭頂的驕傲,嚇得我一轉身,竄入水草。
  遠遠的望著他,突然覺得很害羞。
  
  10.
  大錦死了。
  明明之前一晚,我和大錦還玩得很開心,他帶我遊進他們的領地。
  可惜我身體太大了,卡在魚穿裡出不來,還是壞脾氣主人看到以後用手把我解救出來的。
  不過那時候已經卡了有小半天了,我真的以為自己要死在那裡了。
  好怕好怕。
  可是,為什麼大錦會死呢?

11.
  亞白說想和我一起比賽,看誰能更持久。
  我同意了。
  先由他從缸底,朝過濾後的水流徑直向上衝刺。
  汩汩的水流砸入水面,激起一圈圈的水泡,僅是看著,我就覺得好疼。
  可是亞白說,這都是小意思。
  任由水柱砸在身上他也沒有躲開,我覺得他好厲害。
  不過壞脾氣主人來餵食了,這是分秒必爭的時刻。
  紅綠相間的增色魚食,很小粒,但是味道很好,我們都很愛吃。
  不過,好像忘了點什麼……
  
  12.
  壞脾氣的主人今天一直坐在客廳裡好久。
  開著魚缸的燈,晃得我都沒法睡覺,好困。
  溫柔主人下班後摟著壞脾氣主人聊天。
  “你說,是我看錯了嗎,為什麼我覺得這半年,這些魚都猛長個兒?”
  “你喂的太凶了唄。”
  “你看那個紅帽子,肚子特別大,是不是有仔兒了?”
  “是大的有點誇張啊,跟要爆了似的。”
  “你說,它要是下崽,是誰的?”
  “……小尤”
  “啊?”
  “我有沒說過你很白癡……?”
  “你大爺的!”
  “魚是體外受精好嗎,我拜託你了,少看倆鈣片,多看看書吧,這都小學知識。”
  “滾!”
  
  13.
  紅不舒服。
  一整天沒吃過東西了,病怏怏的棲在水草裡。
  我問她怎麼了。
  她搖搖頭,很傷心,說肚子疼,疼的要爆炸了。
  
  14.
  在一個清晨,紅被溫柔主人捧出了大缸。
  這是我們第一次分開。
  溫柔主人說紅是要產卵了。
  壞脾氣主人說紅未婚先孕,要當媽媽了。
  其實怎麼都好,我只希望紅趕緊回來。
  因為亞白總纏著我,好煩啊。
  
  15.
  紅和它幾百個沒能成型的小寶寶都死了。
  壞脾氣主人靠在溫柔主人懷裡,癟著嘴,紅了眼角。
  其實,我也想哭,但我沒有淚。
  溫柔主人說,紅是被憋死的。
  成年雌魚沒有雄魚追逐求愛,就無法順利產卵。
  亞白遊近我,輕輕的說:“不怪你,別難過。”
  我抬起頭看著他許久。
  “為什麼你不去追紅?”
  亞白用寬大柔韌的魚尾掃了我,轉身走了。
  
  16.
  日子一天天的過,我覺得很寂寞。
  紅死了,大錦死了,
  小錦和小黑歪歪著身子,不肯搭理人。
  才半年,缸裡變得很寂寞,
  赤和金整天在一起膩味著,追逐著,我看了很羡慕。
  望著亞白,我也想和他一起游泳,可是他不肯看我。
  好寂寞……
  
  17.
  溫柔主人又從花鳥魚蟲市場買了4尾金魚。
  望著他們正暢遊在,我和紅曾經待過的大盆裡。
  我覺得好期待!
  
  18.
  2條黃色的小水泡,1條墨龍睛,1條非常小的紅帽子。
  壞脾氣主人說,這些魚大小參差不齊,會死的。
  怎麼會呢!我會好好照顧他們的!
  真好,一下子大缸就變熱鬧了!
  
  19.
  我很怕。
  大家都很怕。
  龍睛和小紅帽躲進青蛙魚穿裡不肯出來,
  赤和金隱匿於另一側的水草裡。
  小錦和小黑一副死心的沉在缸底。
  現在的我才明白,大錦是怎麼死的!
  我好怕!
  
  20.
  水泡被壞脾氣主人撈了出來,埋在了花盆裡。
  他歎著氣對溫柔主人說:“泰哥,就這幾條吧,別再買新的魚了,我覺得很罪孽。”
  “好,咱們一起照顧好它們。”
  溫柔主人鼻酸的揉了揉壞脾氣主人的發頂。
  主人們以為水泡是禁不住篩檢程式吸力,才死在管道裡。
  其實,這全是謀殺!

21.
  亞白變的很大只,魚身長已經逼近了我。
  我浮出了水面,望著雪白的天花板發呆。
  亞白悄悄的湊了過來,用力嘬了一口我的魚腹。
  嚇得我在逃跑的時候撞到了缸壁,疼的我滿眼冒金星。
  他看著我疼的齜牙咧嘴好半天,才轉身離開。
  其實,我看到了,他在笑!
  
  22.
  赤和金戀愛了。
  我很詫異,他們都是雄魚為什麼會戀愛。
  不過金很美,渾身散發出美麗的光暈,赤也很美,鱗片像火焰一樣炫目。
  兩尾一起游泳,相互嬉戲,相互追逐,相互擺尾,相互吐泡泡,小聲的說著悄悄話。
  我很羡慕。
  不禁想起了紅,她雖然長的很凶,很貪吃,但是她應該是個好姑娘。
  抬起頭,我對上了,停我上方凝視我的亞白。
  
  23.
  我生病了。
  我和小錦小黑一樣,身子歪歪著。
  不過,我好像比他們更嚴重,我翻了肚皮。
  壞脾氣主人用手戳了戳我的肚皮,我想躲開,卻看見在我下方的亞白。
  他瞪著我,像是要說什麼,可當我努力遊過去的時候,他一扭身,遊走了。
  我知道,我再也追不上他了。
  
  24.
  溫柔主人拉著壞脾氣主人打量我。
  現在的我,一天大部分時間是翻著肚皮漂在水面上。
  我知道。
  我就要死了。
  亞白在我身邊繞來繞去,我知道,他想吃我的肉。
  “泰哥,這一對兒,這下子都要死絕了。”
  “可能也是魚鰾病了,還死不了呢,你要是怕把其他魚給污染了,把它撈出來吧。”
  “別別,它還活著……”
  “別太難過,明天我再買兩條回來。”
  壞脾氣主人搖了搖頭,隔著玻璃,一臉惋惜的看著我。
  “一缸魚,病了一大半,就這樣吧。”
  
  25.
  壞脾氣主人換了魚食。
  顆粒比以前大,蚯蚓味兒還是一樣濃香。
  新的魚食不像以前的會沉入水底,這種會浮在水面。
  真的是太好了,不然,我大概會先餓死。
  不知道為什麼,亞白現在很霸道。
  主人撒了魚食以後,他會盤踞在上層,不讓別的魚接近,
  用力甩著魚尾,把漂浮著的魚食往我這個小角落趕。
  嗯,新魚食,味道真好……
  
  26.
  亞白每天對我說,想在我死之前吃掉我。
  我好怕。
  可是我想,我大概逃不了。
  
  27.
  這一年,亞白長大了好多。
  銀白色的魚身,是大缸裡最閃亮的一尾。
  頭頂的肉瘤比以前大了很多,雪白,晶瑩,優雅。
  他那寬大完美的魚尾,漸漸染上了淡淡的紅色,像是拖著美麗的裙擺。
  他是優雅的王者,就連赤和金在他面前都顯得不值一提。
  而我,仍是一條翻著肚子垂死的金魚。
  
  28.
  亞白整日在我身邊轉來轉去。
  原來我還會奮力遊開,不過他會立刻追過來。
  我想,我在他心裡就是他的備糧吧。
  
  29.
  “亞白,在我死前,你能告訴我一件事嗎。”
  “什麼。”
  “你為什麼要殺大錦?”
  “他該死。”
  “……怎麼該死?”
  “你蠢,他要殺你。”
  “他為什麼要殺我。”
  “他恨我。”
  “那他為什麼要殺我。”
  “……”
  “喂,你去哪啊,回來回來!”
  
  30.
  “大白。”
  “幹,幹嘛。”
  “我不是故意殺他們倆的。”
  “誰?”
  “……水泡”
  “我們都看見是你把他們推進篩檢程式的!”
  “真不是,我是想救他們,只是吸力太強,我沒來及。”
  “真的?”
  “真的,不過,我是真的想吃你。”

31.
  今天溫柔主人被人打了。
  壞脾氣主人從一個會閃亮發光的黑色小匣子,知道我和小錦小黑生病的原因。
  原來長期水質不好,會讓我們生病。
  這種病,沒藥醫,像癌,沾上就不能根除,只能控制。
  所以壞脾氣主人把溫柔主人按在沙發上,狠狠爆錘了一頓。
  嗯,癌是什麼?
  
  32.
  赤說,他很幸福
  金說,有赤在他也幸福。
  我仰著漂浮在水面上,看著他們在下面游泳,
  我覺得不太幸福。
  尤其身邊還有一條時時刻刻想吃掉我的亞白。
  
  33.
  壞脾氣主人說,只要我不死就會好好養我。
  但是我覺得他可能是希望我早點死的。
  不然為什麼一天好幾次用那張大臉,貼在魚缸上嚇唬我?
  沒事還戳我的肚皮,最近還不給我吃飯。
  我想,這樣用不了多久,我就要死去了吧。
  看,亞白又來了,今天他嘬了我的魚鰓肉,疼的我打滾,他卻笑了。
  
  34.
  亞白說,我們可能要分開了。
  他繞著我一圈一圈不肯離開,連壞脾氣主人特地準備的,冷凍幹蚯蚓他都沒吃一口。
  不過我覺得這是好事,分開就不會每天被他咬了。
  我笑著說:“你捨不得我啊。”
  他沉默了一會,轉身離去前淡淡的說:“怕是再也見不到你了。”
  
  35.
  新魚缸很白,看不到外面。
  翻著肚皮,我只能看見白的刺目的缸底,和歪歪著身體的小錦小黑。
  水很新鮮,比原來的透明大缸清澈。
  溫度也很舒服,暖暖的,甩甩我的長尾巴,果然能遊得很暢快。
  不過在這裡,沒有飯吃。
  我會不會餓死?
  可是如果我死了,亞白不能吃到我,他會不會很生氣。
  
  36.
  壞脾氣主人終於喂我們吃飯了。
  小粒的蝦肉,裡面還有白白的東西。
  溫柔主人揉著壞脾氣主人的頭髮誇他,認真細緻善良溫柔。
  行了,別誇了,趕緊讓我吃吧!
  我都要餓死了!
  
  37.
  奇跡是讓魚開心的,不過我卻只覺得上天的不公平。
  小錦已經能夠不再歪歪著身子了,他靈活得像水裡的精靈。
  小黑沒他恢復的那麼好,但是一天大部分時間也都可以正著身體了。
  只有睡覺的時候還會歪歪的。
  而我,還翻著肚皮飄著。
  
  38.
  主人把小錦捧走了。
  小黑吐著泡泡,大聲的對他說:“等著我!”
  我突然覺得很想念亞白。
  雖然他總是想吃掉我,可除了他,我不知道還能對誰說一句等我。
  
  39.
  壞脾氣主人戳著我的白肚皮,輕輕的說:“傻小子,怎麼就你好不了呢。”
  我想回答他,
  我真的也希望能恢復原來的樣子,如果不能,好歹把我放回原來的大缸吧。
  我真的快要寂寞死了!
  就算亞白要吃我,我也想回到那個有點髒的大缸裡面去。
  
  40.
  溫柔主人才是真正的惡人。
  他今天趁壞脾氣主人不在,企圖將我撈出來埋在樓下樹坑裡面。
  任憑我拼命掙扎,還是被他撈了出來。
  還好,在樓梯上被回家的壞脾氣主人救了下來。
  回到那口白森森的青花瓷大缸,我抽搐了好久才緩過來。
  不知道為什麼,在離水狀態,腦子裡想的都是亞白。
  現在就算他吃我,我也不會有怨言的。

41.
  我已經餓了3天了,肚子都癟下去了。
  現在的我,一定不好吃吧。
  亞白沒吃上我的肉也不虧,如果他看到我現在的樣子,可能會很失望的。
  我想回大缸,現在青花瓷魚缸裡,只剩下我一條魚了。
  寂寞的快要瘋了。
  
  42.
  是餓的眼花嗎,我竟然看到了活食!
  鮮紅的水蚤,從天而降,滿滿的飄了一層。
  主人!你是看到了我一缸的淚水,才來拯救我的吧!
  活食的味道真的好獨特,
  長這麼大,只有在魚苗階段才吃到過這麼美味的東西。
  好懷念!
  如果亞白也來一起吃的話,我想他一定會再也不稀罕我的肉了。
  咦,為什麼突然覺得心裡悶悶的。
  
  43.
  壞脾氣主人又餓著我了。
  好餓啊!
  現在的我,每天除了翻著肚皮望著雪白的天花板,雪白的大缸。
  腦子裡想的就只有,吃什麼,什麼時候吃,還有就是亞白。
  我從不知道自己這麼渴望被亞白吃掉。
  想起了他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其實,我也怕,怕再也見不到他了!
  就算紅被帶走之前都沒有過這種感覺。
  主人,我想回去……
  
  44.
  溫柔主人自打上次對我謀殺未遂之後,就被勒令再也不許靠近我了。
  今天他抱著壞脾氣主人說,等開春兒了,或許我就能康復了。
  康復?我不敢奢望。
  不過我想起了小錦和小黑。
  他們一個完全恢復正常,另一個基本正常了。
  這都是壞脾氣主人細心呵護的結果。
  如果有一天,我還能恢復健康,我發誓,再也不會貪吃了。
  我一定會好好照顧新來的小紅帽子和墨龍睛。
  我一定會和赤、金、小錦、小黑搞好關係,
  然後就是,如果亞白還要吃掉我的話,我會分它一口肉。
  
  45.
  亞白曾經說過,他想等小紅帽成年產卵以後,生一堆他的寶寶。
  我想,亞白的寶寶一定很漂亮。
  也和亞白一樣,披著一身銀色的鎧甲,甩著優雅強韌的裙擺。
  如果大缸裡都是這樣的寶寶的話,那應該很壯觀,很美。
  胸口悶悶的,有點不太想看到這一幕。。
  
  46.
  每週只能吃一頓蝦肉和藥面面做的魚食,我覺得很餓。
  但是非常奇怪,我發現自己不再只能飄在水面上了。
  有的時候還能比較輕鬆的潛入水底,不再像以前似的憋的難受的要死了。
  壞脾氣主人說我很乖,身體在慢慢康復。
  也就是說,我很快就能回到大缸裡了吧。
  好開心,好期待!
  
  47.
  我很傷心。
  我希望是我看錯了。
  但是我知道,沒有。
  剛剛壞脾氣主人為我換水,把我放入了透明的魚缸裡。
  那是我每3天一次能放風的機會。
  我把臉貼近玻璃,朝向往中的大缸裡張望。
  可是……缸裡沒有了亞白的身影。
  亞白……
  
  48.
  亞白來了。
  他胖了好多。
  身體歪歪的,像個不倒翁。
  他的肚子圓的想要爆了,鱗片還有些翻起。
  看得魚很怕很怕。
  可是我卻高興的快要尖叫了。
  “亞白,我又見到你了!”
  
  49.
  “大白,你怎麼還是這幅要死不活的樣子。”
  “亞白亞白,你現在還想吃掉我嗎?”
  “不,我不想吃你了。”
  “我,我還是挺好吃的,你真的不吃嗎,這裡要很久才會餵食的。”
  “傻瓜,你不知道我是吃了多少東西,才能來到這裡的吧。”
  “嗯?什麼意思?”
  “大白,你真是傻子。”
  
  50.
  壞脾氣主人為我和亞白換了新家。
  和原先的玻璃大缸一樣的大。
  水溫很舒服,水質很新鮮,篩檢程式的水流比以前柔和很多。
  最重要的是,有好多好多的水草,比以前的更好看。
  不過沒有魚穿,只有沒有棱角的假山石。
  亞白說,如果以後他快要死了,讓我吃掉他,然後找小紅帽,生一堆寶寶。
  這樣,我就再也不會寂寞了,也不會想念他了。
  我告訴他,就算生出一千條很像他的魚寶寶,也不是亞白,所以我不要。
  亞白笑了。
  
  在新家,我們一起歪著身子游泳,一起擺尾,一起追逐,一起吹泡泡,我很快樂。
  亞白說,我們比赤和金更幸福。
  我想,他是對的。
  1. 靈異・神怪.擬人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熊大和森林的故事 by 墨水魷魚仔 (做飯帶小孩的溫柔幼師攻x做玩具熊的小呆設計師受) | 首頁 | 最上 | 別跑啦/青春至上 by 學卿 (腹黑攻x天然呆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558-aaff621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