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跨年之火車小奇遇 by 北端早安 (溫柔攻x迷糊呆萌受 爬錯床引發的因緣) :: 2013/02/24(Sun)

雖然說坐個火車就遇到真愛什麼的有點不太合實際
不過睡前萌短就不用在意那麼多了是不是
其實看完就想起小時候搭火車偶而會有帥氣大哥哥坐在對面
然後一路聊天一路腦補什麼的>///<
不過大哥哥都是到站就直接走人了Q口Q 我也要小奇遇阿嚶嚶嚶 (不要拍飛我我自己滾鳥

文案
火車上陰差陽錯的爬錯床,
這是命運作弄還是命中注定。

一個天真小迷糊遇上失戀的男人。
寒假之際,為各位帶來回家旅途的一點小樂子

內容標籤:都市情緣 情有獨鍾 陰差陽錯
搜索關鍵字:主角:蕭銘凡沈立秋 ┃ 配角:李默 ┃ 其它:寒假火車新年



☆、第 1 章

  1.
  “……我說小沈,你真的要帶著這麼多東西回家嗎?”同寢的李默看著沈立秋收拾着東西,無語的說道。
  這就是放個寒假啊,這小子倒騰了一天,於是今早起來就看到立在一旁的兩大個行李箱。要不要弄得像搬家啊= =。
  “不是啊……就,給我媽帶的禮物,三姑她小孫女上小學了得給她帶點東西啊,還有二嬸他侄子的哥哥下個月結婚了我也得帶點新婚禮物啊@%¥&%*”沈立秋撅着個屁股收拾自己的床鋪無比自然的說道。
  “……那請問您……是想怎麼把它們弄進火車= =。”想到開學時沈立秋的一大家子,李默同學就非常不想知道他到底給多少人帶東西需要塞滿兩大個行李箱。
  “不是有你嗎?”將最後一床被縟裝進帶子放到櫃子裡,沈立秋童鞋閃着無比無辜的眼神看著李默…………
  “放心啦~你只用幫我抬上火車就成了,我們多年情誼你不能不管我啊。”有求於人的時候沈立秋童鞋還是會偶爾撒個嬌賣個萌。雖然作為男生來說這樣未免太過女氣,但誰讓這孩子長得一副童真的娃娃臉,笑起來的時候眼睛閃閃的還帶著酒窩。
  好吧,李健童鞋戰敗,認命的幫着搬那兩個看起來像是拖屍體的大箱子。
  “所以我說你為毛就不知道打車啊!!!!!”頂着寒風蕭瑟,李健童鞋站在公交車站瑟瑟發抖,牙齒打顫,只差快咆哮了。
  “出租貴QAQ”弱弱的將手裡的奶茶遞過去,沈立秋委屈道。
  李默徹底無語了,到底是多三生有幸才會讓自己遇到這個極品啊-。-
  李默是純北京人,生在北京長在北京,考了大學也是選在了離自己家比較近的B大,大一新生要求住校這點無可厚非,從小獨生子女的李默同學還是蠻期待集體生活的,所以對於自己的室友也是很期待。
  當這個頭小身子小除了眼睛大得過分什麼都小的小子在一群七大姑八大姨的簇擁中擠進這個寢室的時候,李默同學不是沒有詫異。望着那一大家子忙忙碌碌的將帶來的幾大包東西分類整理鋪床。作為旁觀的李默同學站在自己的小地盤,儘量把自己縮小,再縮小,尼瑪快擠不下了有木有!
  在頭昏腦脹之中,這群吵吵鬧鬧的大姨大媽們終於走了,當然,走的時候還不忘拉著李默同學的爪子熱情的說道:“同學你好,你是我們家秋秋的室友吧哎呀這是何等的緣分才能相聚啊以後我們家秋秋就拜託你了他人有些迷糊儘量不要讓他一個人出去啊他不會花錢你要看著他啊他容易聽別人的話你要注意他不被騙啊%%&……*……*巴拉巴拉。”
  頭腦風暴之後李默同學已經找不着北了,等意識稍微清醒之後,就只看見這個果斷被瞬間塞的有些擁擠的寢室嚇到,而後在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中間,站着那個小胳膊小腿的小男生,笑的有些羞射道:“同學你好,我叫沈立秋。”
  彎彎的眼睛很亮,小小的嘴巴嘟起來很可愛,當然,這些改變不了沈小盆友是個小白的事兒。再之後的一年多里,李默同學完全知道當初拉著自己巴拉巴拉的了一堆的疑似這這小子媽咪的人說的話完全不是誇張。這小子……真的很白啊= =
  所以說,這輩子遇到沈立秋,李默同學覺得自己再也不期待神馬同寢友誼的集體生活了,這完全的老媽子啊QAQ!
  吃力的將兩箱行李提上公交,李默同學在心裡默默的抹了一把淚。
  “看吧都是你要坐公交誤了時間吧我現在都沒時間幫你把行李放好%¥&……*&”邊小跑出車廂李默同學邊嘮叨道。
  望着緩緩移動的火車,沈立秋無辜的笑着對窗外的李默揮手,等看不見人之後才有些迷茫的看著自己堆在一起的行李,犯了難。
  沈立秋買的是硬臥票,15座中床。望瞭望床底,再望瞭望頭頂的行李架,沈立秋淚奔,抬不上去啊,下面也因為行李箱太過壯實完全塞不進去。望着後面不耐煩的人群沈立秋把行李往裏邊送了送想讓人家先過去,可是卡着太多,沈立秋急的額頭冒虛汗啊。怎麼辦o(╥﹏╥)o
  費力的讓開道之後,沈立秋看了看坐在下鋪的兩個女生,看來是和自己一個床鋪的,難道讓人家幫自己嗎?
  看著嬌小的兩個女生,沈立秋還是拉著行李桿,迷茫的看著高高在上的行李架。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坐火車剛到家,昨晚漫漫長夜無心睡眠於是就腦補了一晚上,於是在火車上敲出的這個小段子,希望即將放假或者已經放假的妹紙漢紙們,在回家的旅途中有點小樂子。


☆、第 2 章

  2.
  傻站着不知多久,手裡的行李就被奪了過去,沈立秋感覺手裡一空,轉頭一看就看見一個高大的男生踩在梯子上,瞪了自己一下,不耐的說:“傻站着幹嘛啊,把行李遞給我。”
  這才從呆愣中醒悟,沈立秋笨拙的舉起箱子遞給男生。放好東西之後男生下來站在沈立秋身邊,拉了拉褶皺的衣角,淡淡的瞟了一眼沈立秋,而後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手撐着下巴,眼神輕輕的放在窗外,沒了動靜。
  而坐在下鋪的兩個女生開始竊竊私語,不時透出幾個詞“好帥”“強攻弱受”…………
  聽到這兒夏想才反應過來,臉立即紅了,彆扭的說了句“謝謝”也不知道人家聽見沒就背着自己的小背包爬到自己床上。神馬攻受啊……他還是聽得懂啊,就憑自己每天被自己班上那群女生捏來捏去的說道,就算不懂也該懂了。
  到了晚上六七點的時候,到處飄着方便麵的味道,沈立秋肚子也開始咕嚕叫了,在背包裡掏出一桶康師傅紅燒牛肉麵,笨拙的爬下床,那姿勢惹得附近坐在椅子上的人都笑了。沈立秋又漲紅了臉,這該死的上鋪,明明在寢室的時候李默就擔心所以讓自己住下鋪,從來沒爬過的人你怎麼能怪他呢。
  瞥見剛才幫他的那個男生還是淡淡的看著窗外,也沒有吃東西的趨向,這一下午推來推去的小車賣水果賣小吃買飯菜的不論吆喝的多起勁兒,也不見他給個眼神,心裡動了動,沈立秋還是忍住了上去問人家吃不吃的衝動,倒好配料自己去了熱水間。雖然帥哥幫了自己,可是自己這麼無端的上去問人家吃不吃太不禮貌了= =
  端着燙呼呼的桶面回來,沈立秋讓着來來往往的人,終於順利到達了自己的床鋪面前,見一行的位置都有人坐著,唯獨那個男生跟前還空着,沈立秋呆了呆,還是坐了過去。
  也不知道怎麼的,沈立秋心裡隱隱有些怕這個男生,也不是人家長得怎麼可怖,反倒是長得很帥氣,看剛才那兩個女生的反應就知道了。可是就是這氣場啊,讓靠近他的人感覺都是一股冷氣。難怪都沒人敢坐他對面了。
  英挺的鼻子飽滿的雙唇,眼角凌厲眼神明亮,一雙劍氣的眉,這麼好看的男生要是多笑笑該多好啊。
  將頭埋在熱氣騰騰的麵裡,沈立秋不時的抬起眼,在霧氣裡打量着對方。
  許是沈同學的目光太過熱烈,男生輕輕的皺了一下眉,放下了翹着的腳,而後站起來爬到了13座的中鋪。試問不管是誰,在那頻率幾秒一次的探視中,還能安然不覺呢。
  喔……原來帥哥是這床的啊。在心裡自言自語的沈同學似乎沒有意識到是自己行為導致人家爬上床去。
  解決完加了蛋加了腸的豐盛泡麵,沈立秋滿足的打了一個嗝,端着泡麵碗去扔了。
  回來的時候路過13座,抬眼看了看,發現帥哥靠在床鋪上,枕着左手,右手按着手機不知在看些什麼。沈立秋爬回自己的床鋪上,安心的拿出了自己的漫畫看起了勁兒。
  九點半的時候沈立秋掏出洗漱用品去了洗漱間收拾乾淨自己,沒有熱水好苦逼,好想洗澡!早知道就聽老媽的灰機回去了T T!在心裡咆哮的沈同學委屈的收拾好洗漱東西準備回床鋪了。
  抹了一把髮梢沾着的水珠,沈同學推開硬臥座的門,就發現已經熄燈,喂喂喂!!!怎麼熄燈了這才十點啊,沒有人告訴過我火車硬臥是十點關燈啊混蛋,第一次坐火車的沈同學完全亂了。還有,沒有人告訴過作者我有夜盲嗎o(╥﹏╥)o沈同學心裡哭泣。
  拉著旁邊的欄杆,沈同學一步一步,艱難的挪動。心裡數着自己的床鋪,感覺到了之後迅速的爬上去放好洗漱的東西,蓋上被子發誓再也不下去了。那爬床速度要是李默同學看見絶對不會相信,肯定大喊着這小子神馬時候這麼會爬了!!!!!
  縮在被子裡的沈同學掏出手機看小說,不知名的山寨手機,上網聊天這些功能倒很齊全,而最大的優點就是電池耐用待機很長。這是李默同學陪着買堅決要沈立秋買這款的理由,沒電的話,這小子丟了都不知道啊。
  滿足的看著小說,時間也就過了。貌似在十一二點的時候,自己下鋪的人上車了。沈同學聽著窸窸窣窣之後也就沒動靜,不久後就穿了了鼾聲。
  這就是火車QAQ,不食人間煙火的沈少爺心裡的後悔已經達到很大的程度了。有腳氣的大叔就算了,嗑瓜子不顧形象就算了,各色各樣的極品就算了,打鼾就算了……唉,忍吧。
  將自己的外套蓋在頭上,沈同學繼續看著小說……
  迷迷糊糊的眼睛裡那些小字都重合在一起了,眼皮重的抬也抬不起了,沈同學抱著手機就那樣睡了過去
  火車停停走走,不知過了多少個站,沈同學再次醒來是被尿憋醒的。睏意襲來,想要憋到天亮,可是看現在離天亮貌似還有很久,沈同學最後覺得膀胱都要爆了,還是認命的爬起來,摸索着廁所的道路。
  放了水之後明顯一身輕鬆。沈同學洗了手又摸索回去,迷糊中看見了在吸煙區的帥哥,沈同學舉着手含糊的說了句:“帥哥好。”然後又想幽魂似的飄着回去。閉着眼,數着自己的床鋪,爬上去,嗯,又可以睡覺了。火車上蠻適合睡覺的啊,搖搖晃晃的挺催眠的,不過自己的小熊包包在哪裡去了?閉着眼摸了一下,沒有摸到,應該是踢到床尾了,不管了明早再找吧,想著這裡,沈同學又滿足的睡了過去。


☆、第 3 章

  3.
  掐滅手中的煙,蕭銘凡望着窗外時不時閃過的燈光,一手插在褲兜裡,一手把玩着手裡的手機,似乎是被碰到了哪個鍵,屏幕亮起,屏幕上停留在一排字,短信是三天前髮的,而現在顯示的時間是2012/12/31 04:00
  “我們不合適。分開會更好吧。”
  蕭銘凡想不出對方分手的原因,卻也沒有追問,本就不是多言的人,再碰上對方是個什麼都憋在心裡的人,這樣的組合能在一起實屬不易,記得矛盾的最初是對方說自己不夠愛他,蕭銘凡卻不懂得他到底想要的是哪一種愛,累了也就散了,在對方發出這句話的時候,蕭銘凡沒有再去追問,也沒有回答,只是定了一張火車票,去哪裡無所謂,讓自己暫時輕鬆一下就可以。於是,此時此刻,蕭銘凡出現在了這輛火車上。
  想到自己這有些衝動的行為,蕭銘凡笑了一下,真是孩子氣的舉動啊,不過似乎很久沒有放鬆過了,這次就當是這麼久來給自己的假日吧,預想應該不會很差的旅行啊,除了剛開始那個迷糊的小男生。
  想到這裡蕭銘凡是真的笑了出來,那個男生真的是大學生了嗎?在列車員換取車票的時候蕭銘凡無意看了一下對方掏出來的學生證,有一時的吃驚。
  怎麼看都像個高中生的模樣,小胳膊小腿,聲音也很小,皮膚白白嫩嫩的倒像個小丫頭,圓鼓鼓的眼睛怎麼看怎麼都像某種小動物,還時不時喜歡嘟嘴,爬上鋪的時候笨拙的樣子真是逗人笑,吃東西的時候不會掩飾的就打量自己,這樣的孩子啊……
  腦子裡突然出現那人剛才路過吸煙區時候迷糊的樣子,真是……一看就沒睡醒啊。
  瞥見火車又到了一個站,似乎是要停留很久的樣子,將快沒電的手機塞回兜裡,蕭銘凡轉身回臥鋪區去了。
  剛爬上自己的床鋪時蕭銘凡就發現了不對勁,有人?
  身子就懸在空中,兩手撐在兩側,蕭銘凡第一想到的是自己爬錯床了?沒這麼衰吧?藉著微弱的燈光抬頭看了看頭腦上的床鋪牌,沒錯啊。那這是誰啊?!!
  眼神往下,蕭銘凡一眼就看出了蜷縮在一團的人就是剛才那小孩?這是什麼個情況???
  想到這人剛才迷迷糊糊的眼睛都沒睜全的模樣,心裡明白了幾份,敢情不是自己認錯,而是……
  有些尷尬,蕭銘凡此刻想到底該怎麼做?看小孩睡得挺香的,抱著自己的外套掛着淺淺的笑,蕭銘凡想著難道要自己去他的床睡嗎?不不,這樣太不禮貌了,那難道自己在下面坐一晚上?這樣很腦殘吧。
  思來想去,蕭銘凡還是決定叫醒這孩子,:“喂喂,你醒醒。”聲音有些小,是害怕吵醒別人。
  “嗯……別鬧。”輕輕的翻了一□,沈立秋不滿的嘟囔道。
  更加撐起自己的身子,讓這小孩翻身,背部已經頂到上鋪了,蕭銘凡痛苦的維持這個姿勢,硬臥的二鋪空間真的很小啊,自己一個人躺着都直不起腰,稍微抬一下就能撞到頭,這麼痛苦現在還要遷就這小孩啊尼瑪。
  “喂……同學你醒醒啊,你睡錯床了。”不甘心,繼續,蕭銘凡還用一隻手輕輕的拍着自己身下人的臉,觸手的皮膚倒真的很嫩滑啊。可是蕭銘凡現在可沒這麼多閒心想這些,因為身下人不耐的直接伸手摟住他的脖子。
  差點全身壓在他身上,蕭銘凡在最後一秒狼狽的用手撐起自己,忍不住有些惱怒,卻一抬頭,就看見小孩近在咫尺的臉龐,車窗外昏黃的燈光映射,打着小孩恬靜的臉上,白白嫩嫩的皮膚,小巧可人的鼻子,紅紅濕潤的小嘴,還有因閉上看不見的眼角,隱隱看出滿足的意味,彷彿抱著最寶貴的東西。
  小孩呼出的氣息打在自己的臉上,帶著淡淡的奶香味,是睡前喝了牛奶嗎?蕭銘凡一肚子的火神奇的消了,這小孩,以後會愈發的誘人啊。
  難得片刻之後才意識到自己的失神,尷尬的輕咳了一下,拉開彼此距離,騰出一隻手拉開環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向後退了退,得到更大的空間之後又開始輕輕喚着小孩,可是那小孩卻因夢中自己的大熊抱枕沒了而不安的扭動,絲毫不理會。
  “誒誒!”立刻用手穩住那人,蕭銘凡嚇得渾身冷汗,火車起步,剛才這小孩差點翻出欄杆摔了下去啊。還沒等得及蕭銘凡回神,小孩的手腳又纏了上來,穩穩的摟住他的背,將整個頭埋在他胸前,饜足般的呻吟了一下。
  “喂……”蕭銘凡此刻已經哭笑不得了,這熊孩子到底是誰家的啊o(╥﹏╥)o
  (作者曰:(lll¬ω¬),這熊孩子以後得是你家的……)
  打量了一下,蕭銘凡見小孩臉上遮不住的疲憊樣,大概也知道這孩子從來沒吃過苦,見他之前的種種舉動,大抵也是第一次坐火車吧,富貴人家的小孩啊,算了。讓他好好睡吧……
  艱苦的挪動了姿勢,蕭銘凡換自己在外,側過身子,將小孩完全摟在自己懷裡,認命吧。
  而沈立秋因為抱住了自己的大熊玩偶,高興的更是往那懷裡蹭了蹭,甜甜的睡了過去。
  可憐我們的蕭大神,本來就狹窄的床鋪,自己一個人躺着都嫌小,現在再加了這麼大坨生物,雖說男孩很瘦小,但是好歹是個一米七幾的男孩子!骨骼神馬的又不是很小!再加上自己一米八幾的寬大,擠在這半米的小床上!真的不是要人命嗎o(╥﹏╥)o!!
  望了眼睡得香甜的人,蕭大神還是只有,嘆了嘆氣。
  


☆、第 4 章

  4.
  時間2012年12月31日 6:00
  地點:搖晃在南方不知名小地方的火車10號車廂13臥中鋪
  人物:…………
  挪動了一下,蕭銘凡從淺眠中醒來,懷裡的小孩貌似在掙扎什麼,緊了緊懷抱,蕭大神發現自己全身貌似都僵硬了。棉被全用來包裹住小孩,自己半身露在外面,雖說這是空調火車,但是這寒冬臘月的自己晾了半個身子,說不冷那是唬誰啊。
  還好,現在渾身掛在床沿,背部更是被欄杆硌得生疼,根本沒有伸展空間的這樣待了兩個小時,渾身都跟冰塊似的僵硬了,所以也就感受不出什麼冷不冷了。這樣安慰着自己的蕭大神還是忍不住在心裡流了一把辛酸淚,尼瑪這就是所謂的美好的旅行嗎?擦擦擦!!!!!
  自己是腦子被驢踢了嗎為毛要如此詭異的摟住一個不認識的人大半夜,尼瑪就算自己喜歡男的也不是這麼饑不擇食的吧!!!!!再說就算要打野食誰會吃力不討好的在這干摟着不幹事啊尼瑪!!!!
  這樣想著,蕭某某心裡有些心猿意馬了,低頭看著懷裡睡得無害的小孩,蕭大神心裡想著,大爺辛苦了這麼大晚上,討點利息不過分吧……
  輕輕含住那豐滿圓潤的嘴唇,蕭銘凡心裡想,小孩果然喝了牛奶,甜甜的……伸出舌頭舔舐,慢慢的撬開那緊閉的雙唇,蕭銘凡突然覺得自己有些把持不住。香甜的味道襲來,是屬於孩子的奶香氣息。
  蕭大神用左手輕輕捏住小孩的下巴,迫使他張開了嘴,蕭同學滿意的勾了勾嘴角,而後不似剛才的小心翼翼,有些狠的用舌頭在對方的口腔裡攪動,勾起那條軟軟的小舌一起舞動……
  大約是覺得呼吸不夠了,沈立秋同學皺了皺眉,不舒服的哼哼了一聲,而又因嘴被堵住,只能從喉嚨低吟了一下,反倒是帶著些誘惑的曖昧。
  雖然很想再繼續下去,小孩的滋味讓人食髓知味欲罷不能。但蕭大神也知道自己的這個行為是不道德滴,狠狠的吮吸了一下對方的雙唇,蕭大神不捨的結束了這個香艷的濕吻,分開的時候兩人之間還牽出一絲銀絲,讓蕭銘凡下意識的舔了舔嘴唇,回味着剛才……
  在夢裡很是不安穩的沈同學表示自己是否鬼壓床了,不然怎麼分毫動彈不了啊。剛才還覺得呼吸困難神馬的,不會這麼倒霉吧第一次坐火車神馬的就遇到了鬼了QAQ!!!!
  不情不願的睜開了眼,暖暖的懷抱有力的雙臂和好聞的氣息,沈立秋第一次發現原來有比大熊寶寶更好的抱枕啊好想一直抱下去,不對。這是毛線情況,自己難道不該是在火車上等着回家嗎,那這是神馬玩意?……
  猛的抬起頭腦瓜子就磕上了什麼硬硬的東西,疼的我們沈同學哭腔都出來了,眼淚嘩嘩的在眼眶裡打轉,偏偏自己全身上下都被禁錮的嚴實,連想抬手揉揉頭都沒機會。
  淚眼汪汪的抬起頭,沈立秋就看見一張很是熟悉的臉皺着眉,下巴也有些紅紅的,看表情也是很疼啊。不過這帥哥是哪位??
  腦子裡轉啊轉,沈立秋才驚呼:“啊!!!!!!”,猛的被對方用手摀住嘴,只能無聲抗議!!
  無奈的看著這個眼睛瞪得老大的小孩,被摀住了嘴手腳都開始不老實的掙扎,蕭銘凡真怕自己被他給擠掉下去。雖說摔不死好歹這裡是中鋪啊!只能低沉下聲音說道:“我放開你你別叫了,然後我們好好分析一下現在的狀況!”
  看著對方眨巴着眼睛純良的點着頭,蕭銘凡才放開自己的手,可還沒離開,小孩又開始了:“喂!!!!!”
  再次無奈的堵上那人的嘴,蕭銘凡暗暗吼道:“你別再叫了!!再叫我就打你啊!”
  驚恐的瞪着眼睛,沈立秋已經認出了對方是昨天幫自己的帥哥,而對於帥哥威脅會打自己看起來不像是玩笑啊,帥哥很是健碩的光是感受着完全圈住自己的懷抱就能知道帥哥的身材極好肯定是常年鍛鍊的!那麼有力道這要是揍下來自己還能見到太陽嗎?
  淚奔的小孩想到這裡就更是委屈了,帥哥長的確實很帥沒錯,這麼高嶺之花的漢紙為毛要半夜爬自己的床啊,難道外表看起來的帥哥其實……是那種變態色魔啊QAQ!可是自己是男的啊帥哥不能這麼饑不擇食啊,難道是因為爬女生的床的話被抓嗎?可是自己怎麼看也不是帥哥該感興趣的啊,隔壁床的那個男生白白嫩嫩漂漂亮亮的帥哥怎麼不去找他啊為毛找我啊QAQ
  天馬行空的思維在最後帥哥放開了摀住嘴的手時,沈立秋同學怨婦到:“帥哥你為神馬爬我的床o(╥﹏╥)o”語氣裡的委屈讓人都不忍聽下去、
  沒曾想這句話招了了帥哥的炸毛:“拜託這是我的床好伐!!!!!”
  “阿勒?”呆呆的看著帥哥,沈立秋心想……完了完了,帥哥居然還把自己搬到他的床上這是要做毛??難道帥哥要OOXX人的時候還要在自己的地盤?
  作者有話要說:蟲子請抓,在火車上的餘韻還沒緩衝過來,腦子到現在還是昏昏沉沉的,所以更錯了神馬求指出-0-


☆、第 5 章

  一看這小孩的表情,蕭銘凡就知道對方在想些什麼了,忍住扶額咆哮的衝動,蕭銘凡儘量壓低嗓子以免吵醒其他人,恨恨道:“昨晚你都忘了嗎?擦,你自己睡迷糊了爬我的床啊,我怎麼叫你你都不理還死活得抱著我不放手!”
  “……呃?”隱隱約約……是有那麼回事兒?在夢裡總覺得有個聲音吵得自己煩躁,最後那個聲音沒了,自己也摟到了自己心愛的大熊…………
  “那誰……”有些激動的聲音,話沒說完就見對鋪的人停止了打鼾,並且翻了翻身面對著他倆這方向,隱約不滿的嘆了一聲,有種被吵醒的趨向,兩人屏住呼吸,大眼瞪着小眼……生怕一個過重的呼吸就會讓大叔醒來。
  沈立秋:QAQ這麼不雅觀要是被人看到會不會被逮去浸豬籠……
  蕭銘凡:這張嘴,又在眼前晃動……該死,又想起剛才的味道了,好想再吃一次……
  大叔的呼吸又沉重了,鼾聲也漸漸響起,沈立秋鬆了一口氣,轉眼就瞧見對方目不轉睛的盯着自己,不知怎麼的突然有些燥熱,尷尬的移開頭,沈同學不自在的說完剛才的話“誰讓你不叫醒我混蛋……”而後窸窸窣窣的往床尾爬去。
  蕭銘凡在微熙晨光中,看見了對方泛紅的耳朵,印着淡淡光彩,甚是可愛,看著對方爬回自己的窩,蕭銘凡轉頭看向微微露出一角的太陽,嘴角揚起一個好看的弧度,心想:這個旅途,也許真的會有什麼意外。而這個意外,自己似乎不會討厭。
  ----------------
  “起來了?”
  正低着頭從洗漱間回來,沈立秋就聽見這句話。猛的抬頭就看見帥哥坐在他的下鋪。沒有幻聽這是神馬情況!!!想到早上的一幕沈立秋又漲紅了臉,愣在原地不知是該往前走還是退後。
  小孩抱著卡通版的洗漱包站在過道上,發尾有兩撮不聽話的翹了起來,淺白色的手織毛衣襯得臉圓圓的,陽光正好,打在他的身上。看到這裡,蕭銘凡笑了……
  “小朋友……請讓讓。”身後傳來好聽的女聲,沈立秋轉過頭就看見乘務員拿着一個大的黑色塑料袋,看來是來收拾垃圾的。瞥見帥哥笑的正歡,沈同學臉上紅的發燙,小聲的回了句:“我不是小朋友QAQ”
  “噗!”見帥哥忍不住笑出來聲,連周圍的大叔大嬸們聽到這個之後都笑了,沈立秋同學臉上完全能煎雞蛋了。窘迫的往自己床上爬,也不去看帥哥的表情了,沈同學現在只想挖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
  墨跡了許久,沈立秋見帥哥坐在自己床舖位置前的椅子上還是不挪動,心裡不禁怨念了,你幹嘛一直坐在那兒啊我看到你就心煩啊你能不能走開啊我要下去泡麵啊混蛋那!
  當然,這一頓腹誹蕭銘凡自然是聽不到,也許他聽到了之後反而更加調戲小朋友也不一定。
  最後還是憋不住了,沈立秋在自己那裝的鼓鼓的小熊寶寶裡翻找,最後抓着康師傅排骨酸菜面慢慢的爬下床,在離帥哥一個位置的另外一張桌子上,做好準備工作。正準備撕開包裝紙的時候,沈立秋的手腕猛的一下被抓住,沈立秋嚇了一跳抬起頭就看見站在自己面前的帥哥。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聽到帥哥先說:
  “你就吃這個?算了,陪我去餐廳吧”
  說著也不顧對方的反對,拿起那盒還沒開封的方便麵扔回沈立秋的床鋪,然後又對著沈立秋對鋪的女生說道:“麻煩你幫忙看一下東西吧,我們去吃個飯。”
  得到女生紅着臉的肯定回答之後,蕭銘凡滿意的抓着某人走去餐廳那一節車廂。其間,沈小朋友完全沒有反抗能力,連反駁都忘了。被拉著的小爪接觸的肌膚傳來灼人的溫度,連帶心跳不自覺的加速,在擁擠的人群裡,前面的人開着道,這些,讓沈立秋覺得像是在夢裡。
  等沈同學神智都回覆原位之後,才發現已經被拉到餐廳坐好,笑容可掬的服務員笑的像朵花似的拿着菜單屁顛屁顛的去廚房。
  “喂,你這人怎麼這樣沒禮貌。”怒斥,雖然貌似效果不大。
  “嗯……”滿足的向後靠了靠,蕭銘凡伸展了一下四肢,說道:“果然在那邊被狹窄的空間壓抑久了,現在來到這裡覺得好寬闊啊。你說呢”
  “是啊,現在覺得這裡好寬……”所以這麼輕易就被帶走了話題到底是誰的錯= =
  “今天陽光真好。”繼續跑話題。
  “是啊,好久不見這樣燦爛的陽光了。”看向窗外,沈立秋笑着說。
  “是啊,北方就是太冷了,到處都是雪,弄得連太陽都陰沉了。”
  “北方出門真的就太恐怖了……”
  話題已經不受控制的偏離軌道很遠……直到上菜了,直到吃完,沈同學都沒有發現,自己要問的問題沒有問出,以及被親媽被李默念叨的不要吃陌生人的東西此等警告被忘得一乾二淨。
  除卻火車上的食物貴的嚇人,除卻味道實在不咋地,除卻女服務員時不時飄過來的曖昧眼神,這頓飯算得上是非常圓滿滴,沈立秋自然是覺得不用吃泡麵的感覺真好,而蕭大神心裡在想些神馬,我們就不知道了……
  作者有話要說:=-=這篇貌似要比另外一篇更的慢……所以說同時更兩篇我完全是在跟自己過不去


☆、第 6 章

  6.
  吃人嘴軟,午餐吃了人家這麼一頓天價的東西。沈同學心裡自是有些欠人情的感覺,別看沈同學某些地方很白目其實人家很懂禮貌,知道不能白吃別人的東西,雖然期間沈同學有跟帥哥商量過AA制,可是被帥哥甩過來的眼神給嚇到了,於是就默默的跟在帥哥後面回住的車廂去了。
  “你什麼時候下車?”回到車廂,蕭銘凡見到處都坐滿了,下鋪也都是在嗑瓜子打牌的人。皺了皺眉卻沒說什麼,反倒是問了這麼一句。
  “啊?哦,我晚上十點過到吧,如果不晚點的話。”顯然在神遊的沈同學還是很乖巧。
  “……”沉默了一下,蕭大神沒有回答。
  “你是學生吧,大幾?”向旁邊讓了讓,蕭大神看著不停過往的行人,下意識的拉住小孩向裡側。
  “嗯……大二了。”乖順的任由拉扯,沈同學是有問必答。
  “在北京讀?”
  “嗯……”
  “哪所學校?”
  “B大……”
  …………
  說了許久,見小孩站累了,有些靠着自己,蕭銘凡沒有再問,而是說:“你先爬上床去吧。”
  “……”有些疑惑,沈立秋倒是不問原因,而是照做了,然後頭朝着過道這邊,想看看帥哥要幹嘛。
  結果蕭銘凡什麼也沒幹,就是隨意換了個姿勢靠在車窗邊,兩臂隨意的抱在胸前。心裡一暖,沈同學大概猜到對方是怕自己累着。
  於是沈同學也主動問起了對方一些事,後來知道對方居然是自己的師兄,但其實大了自己好幾屆,現在已經工作了。
  也不在意什麼隱私,蕭銘凡都回答着,但到最後居然沒聲了,抬頭一看發現小孩已經靠着床邊睡了過去。
  心裡好笑,卻沒有打擾的意思,而是坐在剛才空出的椅子上,撐起手看著窗外,時而看看小孩露在外面的睡顏,輕輕的笑了,車廂裡是冗雜的人聲,參合著廣播裡不知名的音樂,一切都像場陳舊的電影。未着色彩,不經雕琢。
  哐當聲響的軌道,就像催眠曲一般,讓人睡了還想再睡,但是,睡了之後的渾身關節就會抗議,這就是報應啊-。-
  沈同學醒來的時候半響才緩過神來,在火車上睡覺真的會越睡越累啊,作者沒有騙人。
  揉了揉有些沉重的腦袋,沈同學抓起手機看了看時間,都下午六點過了,自己怎麼這麼能睡。
  貌似睡着之前,自己忘了什麼事??
  “醒了?”就在沈同學糾結之際,突然傳來了這麼一聲。
  “……”有些驚訝,沈立秋看到坐在不遠處的帥哥,或者說就在自己面前的人,呆住了。帥哥這是在這坐了一下午?
  “怎麼?還沒清醒啊?”見小孩呆住了,蕭銘凡低聲笑了出來。
  “啊?沒,沒,帥哥你怎麼還在這?”
  “我不在這我在哪兒?好了,下來吃晚飯唄。”
  “我……不想吃,頭有些沉。”揉了揉頭,沈立秋為難的說道。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見沈同學臉上是掩飾不住的疲憊,蕭銘凡皺了皺眉。
  坐火車的疲乏小孩是第一次自然更遭受不住,狹小的空間,嚷嚷不斷的人聲,來來往往的人流,這些倒還不是最主要的,就怕空氣流通不好,感冒發燒是常有的事。現在看來小孩的身體果然不行。
  抬手撫上小孩的額頭,蕭銘凡自言自語道:“別是發燒了吧?”
  “啊……”在某人濕熱的手掌撫上額頭的時候,小孩還是不自覺的臉紅了,臉紅髮燙的神馬的,偏偏某人還變本加厲的亂摸。
  “嗯……沒有發燒,就是有點燙,你把外套穿好,別感冒了。”皮膚滑滑的,真好。吃到豆腐的某人滿足了,昨晚沒摸夠本了啊。
  (顫抖……你這個大色狼!!!!我筆下怎麼會出現你這麼猥瑣的攻!!!!)
  “不想吃東西的話,那就挨一下吧,再等等就到你家了。回去讓父母給你做點好吃的。”放下手,蕭銘凡坐回位置上。
  “唔……帥哥你在哪兒下啊。”滾動了一下,沈同學找了一個舒適的趴姿,雙手疊在下巴,愜意的問道。
  “呵呵,我嘛……”笑了笑,某人倒是賣起了關子。
  “什麼0.0?”好奇神馬的……
  “我也不知道啊……”嘆了嘆氣,蕭銘凡是真沒說假話,這趟旅行,雖說是買了終點站的票,可他自己是真沒想過在哪兒下車,說起來旅行神馬的只是藉口啊,他壓根也沒想過自己到了一個地方,傻X似的舉着相機,這裡拍怕,那裡比出一個2B的耶~一口大白牙露在外邊。
  “嘁!”帥哥真是小氣,我都告訴他了,他還這樣藏着掖着,真是小氣小氣!!我又不對他做什麼。
  扭過頭,某小孩嘟着嘴巴,不再說話。自個兒生着悶氣。
  作者有話要說:=-=還有最後一章就完了,誰知道我會拖到神馬時候。


☆、第7章

  晚上十點過的時候,廣播裡就在播報着下一站就是沈立秋的家鄉了,沈同學抓着自己的小熊背包,默默的看著蕭銘凡幫自己拿下高架子上的行李。
  從梯子上跳下來,蕭銘凡拍了拍褶皺的衣服,看著這個難得安靜沉默的人,乖巧的將背包摟在胸前,微微低下的頭露出一截白皙的脖子,惹人憐愛。
  好笑的揉了揉那捲毛“怎麼這下倒安靜了?也不說點道謝道別的。就要分開了呀。”
  “帥哥……”完了完了,開個玩笑而已,這小孩怎麼淚眼模糊了。
  “誒誒,你別哭啊,我就是開個玩笑。”抬手也不是放手也不是,蕭銘凡最後從兜裡掏出紙巾遞過去,沒想到這小孩嫌棄的揮開,反倒是覺得委屈了。
  “帥哥,以後還能見到你嗎?”越說委屈,抽抽嗒嗒倒真有要哭的趨勢了。
  “呵呵,你啊……”沒有再接著說下去,蕭銘凡笑着摟過開哭的人。
  沒聽到預想的答案,沈同學抽搐了下鼻子,心裡不痛快,將鼻涕眼淚全抹在那人的衣服上,之後推開他,賭氣的拖着自己的東西往前走。可是寶貝啊,你兩大個行李箱呢= =
  見小孩笨拙的先將一個行李箱拖到車門,再拖另一個,蕭銘凡難得沒有上去幫忙,而是爬到自己的床上倒騰着,見帥哥這樣,沈立秋心裡更是委屈了,你個壞人,要不要這麼絶情,不就是中午吃了你一頓嘛!再說那是你非得要請的,又不是我要。連個道別都沒有,討厭死了o(╥﹏╥)o。我再也不要見到你!
  可是想想,以後再也見不着了,心裡的難過又加深了一層。索性就拖着第二個行李箱,氣鼓鼓的往前衝。再也不回頭去看那人,可是在拐角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看了一眼過道,沒有看到想見的人,淚水就突然想往下掉。
  將頭往圍巾裡縮了縮,蹭掉睫毛上粘住的淚珠,沈立秋嗡聲的對著幫自己將行李提下車的乘務員說了聲謝謝。
  乘務員立即母愛大發道:“小朋友要注意身體啊,感冒了可不是小事,有家人來接嗎?這麼多東西你怎麼拿啊?”
  練練點頭卻不見說話,心思卻早就飛到不知哪兒去了。見小朋友這樣,乘務員也不好再說什麼,也就轉身去幫其他人拿東西去了。
  沈同學低着頭不停的挪動自己的兩個大箱子,儘量不擋着別人的路,可是下車的人那麼多,擠來擠去,小孩都快被擠扁了。
  心裡的委屈哪還有時間顧忌,滿心思全是被擠壓到要吐的心情。
  一個扛着大包的大叔急衝沖的走過,走到小孩身邊時貌似不穩,就撞了小孩一下,沈同學還來不及反應,就被其中一個行李箱帶著要往車道那邊倒去,完了完了,希望不要摔死。
  閉上眼睛迎接倒地,想像中的疼痛沒有傳來,反倒是暖暖的懷抱和熟悉的氣息,沈同學睜開眼,就看到了那個熟悉的人。
  “帥……哥?”呆呆的,小孩已經不知道說什麼,腦子似乎不夠用啊……
  “呵呵,怎麼這副表情?不想看到我嗎?”反觀蕭銘凡,笑的一臉燦爛的觀賞懷裡人。
  “你……怎麼會在這?”還是沒有意識到兩個大男生在這公共場合摟摟抱抱意味着什麼的沈同學。
  “我怎麼不能在這兒了。”捏了捏握著拉桿的小手,冰涼冰涼,蕭大神雖不介意這樣一直抱下去,可是還是心疼小孩。將人扶正,然後摘下掛在小孩脖子上的手套,親手給他戴上,見人已經少了許多,然後捏了捏小孩的臉,笑着道:“別發呆了,趕緊走吧。”
  之後拖着兩大個行李箱往前走了去。
  沈同學見對方走了老遠,這才反應過來跟上,腦子裡卻還是雲裡霧裡。
  “好了,你在這裡看著這個行李,我先抬這個下去。”安頓小孩在過道的樓梯口站好,蕭大神才抬着一個行李先下去,然後又跑上來抬另一個,等都抬下去之後,發現小孩孩還是愣在原地,不禁好笑,大聲叫道:“還愣着幹什麼啊?”
  沈同學這才蹦躂蹦躂着下樓梯去,蕭大神見人走到身邊,拖着兩個行李順着人流往前走,不時的囑咐:“跟好,別丟了。”“走這邊點,別被擠到。”
  小孩這時已經反應過來了,帥哥確實下車了,帥哥還幫着自己拿行李了,帥哥也是在這裡下車嗎?不是做夢嗎?
  心裡想著,小孩卻是不自覺的問了出來,蹦蹦跳跳在帥哥身邊,穿的一身動物裝,頭上戴的帽子上的小球隨着動作一甩一甩的,還有小手也揮來揮去,整個一萌物啊。
  蕭大神心情好的聽著對方不停的問,小嘴沒有閒下來的樣子,眼睛彎彎的,看起來心情很好,不回答,臉上卻掛着笑意,沒有一絲不耐,反倒是滿臉的寵溺,要是讓以前的情人看到,估計得淚奔死去,從來,從來就沒見過這貨這副表情的前男友你桑不起。
  來來往往的是着急着歸家的人,沒有誰注意到走在邊緣的兩個人,與旁人的匆忙比起來,兩人倒像是在散步。這樣的畫面,很是美好。
  作者有話要說:=-=前不久我JJ一直登不上,所以欠着結局,今天才登上


☆、第 8 章

  男人不時的側身擋住靠牆的小孩,害怕他被人流擠到,卻毫不在意自己的手臂負荷,隨着小孩的步調時快時慢。
  而沈同學雖然嘴上已經說到了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大學生活。心裡卻是慢慢的着急了,步子也就慢了下來。
  走完這段路,就要分開了吧。看帥哥剛才的態度,自己想著要電話,假期約出來什麼的都是空想,自己能有的,也只是這一段路的時間了。
  小孩雖天然一點,但是不笨,在被擠倒,見到帥哥時,心裡就突然明白,那股愉悅,是因為喜歡。自己,喜歡上了這個人。可是從沒喜歡過人的小孩不知道怎麼表達這種心情,也知道這樣的感情不是正常的,心裡頓時複雜,剛才還很開心的樣子,現在卻漸漸沉默,沒了聲音。
  蕭銘凡側頭看了下安靜的人,笑而不語。小孩真是太好猜透了。一趟旅程,就撿到一個寶,這真是上天賜予的禮物啊。
  將行李抬上最後的樓梯,蕭銘凡看著門欄外等候的人,停在小孩面前,捏着小孩的下巴抬起那低聳着的腦袋,極其自然的就在那粉嫩的小嘴上輕啄了一口,笑笑的說道:“怎麼突然不開心了。”
  周圍都是相聚的親朋好友,每個人臉上都洋溢着重逢的喜悅,沒有誰注意到這個角落裡發生的事。(當然除了作者這個猥瑣的女淫-。-)
  沈同學的臉已經像個煮熟的蝦子一般紅,呆愣愣的只會吐出:“你……我……你……我們……”
  “呵呵,還是不懂嗎?那這樣呢?”說著,蕭某某又再次親上去,卻沒有之前那般淺嚐,狠狠的吸住小孩的唇,反覆舔舐,卻沒有伸進舌頭,只是吸住,最後在小孩都快沒氣的時候放開,笑的很是欠扁:“這樣還是不懂嗎?
  “我……我……“貪婪的呼吸着空氣,小孩已經說不出話了,呆呆的用手指撫上被吻過的唇,心跳卻不受控制的狂跳起來,這就是接吻的感覺……有些甜,有些狂烈,有些說不出的滋味,卻像在心頭開滿了花,繽紛亮麗。
  這個男人,真的,可以嗎?
  “不懂那我們再來一遍吧。“說著作勢又要湊上去,沈同學立馬推開對方,臉已經紅得不能再紅了。
  “呵呵,不逗你了。下次接吻要記得呼吸。”心情大好,小綿羊已經進來了,可沒那麼容易走掉啊。
  “還愣着幹嘛?再不出去我看你爸媽要等着急了。”蕭銘凡看了看在出站口着急探望的男女,第一眼就確定了那是小孩的父母,小孩長得和媽媽很像。典型的江南女子小巧怡人。也不知道小孩的父母剛才看見沒有,不過看見也好,省得以後像他們解釋,反正自己是下定決心要追小孩了,丈母娘老丈人這關早晚得過。
  就是不知道小孩對自己的心思是怎樣,是年少不懂事還是一時的興起,不過不管怎麼樣,自己已經下定了決心,小孩這輩子都別想逃出自己的掌心。
  心裡下定決心,臉上卻是掛着溫煦笑容,迎上看過來的夫婦:“伯父伯母你們好,我是立秋的朋友,這次來這邊玩,就順便一道了……”
  沈立秋,我算是下定決心了,這輩子非你不可,乖乖等着吧。
  ***********
  所以,這完全是一個呆萌和大灰狼的故事,貌似小孩從頭到尾最多的戲份就是呆了,而大色狼就那樣對人家上下其手神馬的,完全不靠譜啊不靠譜。
  我在想既然大色狼這麼猥瑣,要不要寫一個H的番外--,但是好像會被和諧的體無完膚啊o(╥﹏╥)o
  整個小短文,就是火車上的胡思亂想,這也是完全不靠譜滴,性格神馬的都是浮雲,總之就是一個失戀的男人在自我療傷的旅途中遇見一個天然萌物,對人家一親傾心二親定終生的事,反正小孩是天然呆,慢慢引導神馬的才是真絶色有木有。
  作者有話要說:新年快樂-0-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劍網三]從前我有一個情緣 by 莫奈花落 (短篇網遊) | 首頁 | 最上 | 熊大和森林的故事 by 墨水魷魚仔 (做飯帶小孩的溫柔幼師攻x做玩具熊的小呆設計師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562-04857c8d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