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上了龍床你還想跑?by 腦洞捲子 (腹黑面癱溫柔學長攻x呆萌炸毛寫手學弟受 萌短) :: 2013/02/25(Mon)

這篇好萌阿>///<
學長學弟藉著對劇本台詞大玩曖昧
結果對著對著就對出姦情了
其實學長早就已經暗戀學弟
學弟也借此明白自己是喜歡學長的
最後呢..當然就是在床上被吃掉囉o(*////▽////*)o

文案
腹黑面癱溫柔學長攻×呆萌炸毛寫手學弟受

陸宴,話劇社社長,社團頭牌(誤),面癱一隻,暗戀管曉,對方完全不知道,一直尋找機會把管曉騙上鈎。
管曉,話劇社新人,除了演戲的時候,都是呆萌小白一隻,用ID“學長控”在創作耽美向文章賺零花錢,想寫H但是一直不敢。對學長抱著複雜的心情。


  【正文】

  -1-

  管曉加入話劇社已經一個學期了。當初面試的時候糟糕的表現還在腦子裡飄來飄去,自己硬是把禮部大員演成了文弱書生,迷迷糊糊對著發問的社長說了一大堆不過腦子的話,但是最後竟然過了!不科學!

  其實管曉演技不差,高中的時候班裡參加學校話劇比賽他還拿了最佳演員。

  但是面試那天,一看到社長他就緊張了,連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就是因為社長氣場太強了!管小白只能這麼安慰自己。

  ◇

  下課之後管曉回到寢室,趁着其他三個人還沒回來,趕緊碼字!

  除了正常的大學生活,管曉還是某女性文學網的簽約寫手,寫得一手萌文,不少讀者關注他,用他的文來治癒被虐文戳痛的心。但是作為一個耽美寫手,管曉有個致命的缺點——他不敢寫H。

  俗話說“萌到深處自然肉”(並不是這樣),管曉作為一個健康男性,就算是同人男,也對男男H苦手。雖然請教過很多女性前輩,但是看起來還可以的限制級劇情自己就是不好意思寫。看著正文下面留言等肉的讀者,管曉表示壓力很大。每次跟編輯解釋對方都是一臉理解的表情,巨乳御姐的表情明明寫着“你還嫩”。

  管小白默默流下了麵條淚,更了文,為了讓自己心安一點還補了個番外,又是萌倒一片。

  但是光萌頂個鳥用啊!沒肉能留得住讀者嗎!

  管小白看了看時間,關機,穿上外套整理整理髮型去參加話劇社的例會。



  -2-

  這次例會的內容主要是確定六月份校慶晚會節目的安排,分配角色,然後社長開始寫劇本。

  劇情大概就是占山為王的山賊頭子被皇上招安,拜了兄弟,兩人一起鎮壓了起義統一全國然後盛世太平的濫俗劇情。

  “為什麼那麼俗啊!而且演出來難度很高好嗎!”副社長怒吼。

  “分管我們的學生會副主席就喜歡這樣的。”陸宴依舊是一張面癱臉。

  陸宴,話劇社社長,演技很強,不用化妝都能上台,身材好成績好能力好。管曉經常私下吐槽他是絶對的少女漫畫男主角。

  然後是定演員。

  皇上一角必然屬於陸宴,氣場太合了好嘛。

  “山賊大當家本來是貴族之後,母親是妾室在家備受排擠。母親死後,年輕氣盛的他離家出走占山為王、自立軍隊,卻從沒做過出格的事,劫的往往都是送給貪官的賄賂或者不義之財。”陸宴毫無起伏地說著設定。

  “這個角色……”陸宴掃視一圈,然後淡淡地說,“管曉,你來。”



  -3-

  “啥?!”

  管曉一臉受驚的表情看向陸宴,自己是新人啊,而且又沒有經驗什麼的,校慶這麼重要的舞台,讓一個面試成績那麼差的新人來演主角……

  陸宴依舊面癱,看了他一會兒,緩緩張口,說:“我看過你高中演的話劇,你有那個實力。”

  “但是……”管曉還是想推拒。

  “別廢話,我看上的人哪有不行的道理。”

  ◇

  管曉是飄着回到寢室的。

  然後直接撞在了門上。

  “……”

  “……”

  “又被社長嚇到了。”

  寢室裡的其他三個人已經見怪不怪了。

  管曉默默開機打算提前把更文碼出來,明天是滿課,可能沒時間寫,耽誤了更新編輯會直接殺到寢室來的……但是剛登上QQ,就看到了添加好友申請。

  《跟你對一下台詞什麼的,方便我寫劇本。》

  是社長!

  管小白一個激動關了QQ。

  腦子裡全是那句“我看上的人我看上的人我看上的人……”

  考慮了一下不理社長的後果,管小白重新登錄,同意,改備註,發起會話。

  【社長】好慢

  【學長控】我剛回到寢室好嘛!

  【社長】這樣啊,安全到了就好。

  管小白噎了一下,社長你不要總是跟一個同人男說這種讓人誤會的話好嘛!

  【學長控】台詞怎麼對?

  【社長】都快11點了你還不睡,台詞明天再說。都是你太慢了。

  打完這行字陸宴的頭像就黑了。

  管曉對著屏幕呆了好幾分鐘。次奧!陸宴你耍我玩呢是吧!!!



  -4-

  管曉上完一整天的課回到寢室就直接躺死了。

  昨天晚上因為面癱宴的各種表現睡不着,乾脆碼了三天的更文發給編輯。誰知道編輯都3點了還在刷GV,收到之後立刻誇他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真是個負責的作者。

  結果只睡了4個小時。

  渾渾噩噩聽了一天的課之後腦子很暈,管小白直接爬上床,快睡着的時候卻收到了短信。

  《快上QQ,台詞還沒對。》

  陸宴你就不能消停會兒啊啊啊啊啊!!!

  管曉慢慢滾下床,開機,狠狠戳了兩下企鵝。在發起會話之前,又狠狠右鍵改了陸宴的備註。

  【學長控】怎麼對,快點我要困死了。

  【腹黑宴】我說一句,你憑着對角色的感覺回答我就行了。

  【學長控】喂喂!這也太難了吧!(#`д´)ノ

  【腹黑宴】我相信你。

  管小白又不爭氣地臉紅了。

  【腹黑宴】尉遲,朕對你怎麼樣你知道的,我們不是敵人。

  【學長控】是嗎?難道你不是想利用我?

  【腹黑宴】[急切]為什麼你會這麼想?

  【學長控】[輕笑]哼!招安了我,你既少了一個隱患,又得了一員大將。承認吧陛下,你就只是在利用我不是嗎?

  【腹黑宴】不是的……

  【學長控】得了,陛下,我做山大王做得挺好的。我不觸犯你的底線,反到能側面幫助你,你何樂而不為?

  【腹黑宴】[嘆氣]尉遲,告訴朕,你的夢想是什麼?

  管曉看到這句,突然一根筋搭錯,想起了某個戴草帽身體可以扯來扯去的熱血貨……,本來就迷迷糊糊的,想都沒想就把字打了出去。

  【學長控】我爸爸是羅傑,我是將來要成為山賊王的男人麼……

  然後陸宴整整二十分鐘沒理他。

  就在管曉膽顫心驚得快崩潰的時候,嘀嘀嘀的聲音終於傳來。

  管曉如獲大赦看向屏幕。

  【腹黑宴】你都上了龍床還山賊王?

  【學長控】皇上不要這樣……

  【腹黑宴】美人在朕面前還羞澀什麼

  社長今天受刺激了!絶對的!

  這劇情太不正常了!

  管曉為了不被連累,直接關了電腦,再次爬上床。翻來覆去覺得不合適,又打開了手機QQ,戳開了對話。

  【學長控】我上床了啊……

  管曉真沒別的意思,確實很困,說一聲然後就睡吧,明天還有課。但是他完全沒想到這話在對方看來有多……曖昧……

  【腹黑宴】是朕想歪了還是你故意的

  【學長控】 ……我確實是上床了嘛…

  【腹黑宴】算了

  算了……

  就一個算了?就一個算了?!就一個算了!

  管曉的心裡突然升起了異常的不甘,不行!不能就這麼算了!

  【學長控】= = 嘛,勾引一下陛下,看看陛下何時沒節操……

  這是身為一個職業寫手的自覺!一定是這樣!

  【腹黑宴】朕節操拿在手上隨時可以扔掉。

  【學長控】人家是在床上嘛~皇上~

  【腹黑宴】要是朕不理會你,難不成你還一直勾引朕?

  啥啥啥?陸宴你想的美!讓我一直勾引你?!

  【學長控】不勾了!睡覺!

  【腹黑宴】美人真經不起調戲。

  【學長控】 ……因為我勾引你你竟然沒反應!

  開什麼玩笑!好歹是個靠寫BL賺零花錢的!

  【腹黑宴】那美人是希望朕瞬間喪失理智撲上去壓倒?

  【學長控】雅蠛蝶~

  【腹黑宴】[靠近耳邊]大聲點,朕就喜歡這樣~

  【學長控】咿呀~不要……好討厭…

  陸宴你個面癱腹黑悶騷!別看不起勞資!勞資今天陪你玩到底!

  管曉心中的千萬隻草泥馬怒了,它們堅定地昂着頭,喚醒了管曉所有有關於H的記憶,誓要跟腹黑社長鬥爭到底!

  【腹黑宴】乖,來翻個身

  【學長控】不…不要騎在人家身上……痛!

  【腹黑宴】背對我,把腰抬高

  喂!陸宴你特麼夠了沒!劇情這麼發展下去小爺我的處就沒了!

  【學長控】不要啊,我沒做過這事情……喂!你要幹嘛!輕點……

  【腹黑宴】放心,朕會讓你求朕用力的。

  用泥煤的力!還求你!求泥煤!

  【腹黑宴】要不要朕繼續?[捏臉]

  【學長控】喂…你在做什麼……不要!那個…那個進去了啊……

  【腹黑宴】[拍拍屁股]放鬆點,夾死朕了

  【學長控】怎麼……好舒服的感覺……唔…

  【腹黑宴】舒服點了?那朕開始動了

  【學長控】啊!你……嗯…喂夠了吧!唔嗯……別…別碰我了……[喘息]

  【腹黑宴】還嘴硬,朕真的停了你不會覺得不滿足嗎

  【學長控】嗯啊啊……真的夠了…再不放開我就……我就喊救命了啊…[緊緊抓住床單]

  【腹黑宴】美人你就算喊救命也沒人會管的,這裡可是朕的寢宮,再喊別人也只覺得是情趣。[手慢慢往前探]其實你很敏感的對吧

  【學長控】唔嗯……那裡是…別…別亂碰啊……[哭腔]

  【腹黑宴】或者,美人想自己來?[壞笑]

  還特麼自己來!陸宴你被人下藥了是不是啊!一定是被人下藥了對吧!勞資不陪你完了!(卷:再玩你就硬了)

  【腹黑宴】乖,來慢慢轉個身,嗯很好,腰再抬高點[俯身,吻]

  【腹黑宴】[舔嘴唇]真該給你面銅鏡讓你看看自己現在的樣子有多勾人

  玩上癮了是不是……自己YY去吧你!勞資睡覺!

  【學長控】社長…我真去睡了啊…

  【腹黑宴】噗,美人這麼快就堅持不住了?晚安。

  【學長控】 ……晚安

  終於結束了。

  管曉現在心裡滿滿都是“我被陸宴上了我被陸宴上了我被陸宴上了”的感覺。

  而且自己好像……還挺配合?而且自己好像……還是弱受?

  於是管小白又默默去翻了一遍聊天記錄……

  然後就直接翻身下床衝向廁所。



  -5-

  管曉翹課了。

  上午本來有一節古代語言學概論,是管曉的課表裡唯一一節和陸宴一起上的課。因為是選修,所以不同年級也能在一起上課。

  陸宴是中文系,選這門課很正常。但是管曉學的是城市軌道交通,當初選這門課,就只是因為選課那天在社團偶然聽到陸宴選了這個,結果自己進了選課系統就什麼都不記得了,腦子裡只有一個“古代語言學概論”……所以就選了……

  他一個工科的來學語言學!上課的人裡除了陸宴誰都不認識好嗎!

  所以上課的時候他一般都和陸宴坐在一起,陸宴每次都會很早到教室,幫他占一個座位。

  但是昨天晚上社長大人突然發神經他今天怎麼還能敢去上課啊!

  管曉不是不懂。

  為什麼把話劇社的活動看得比什麼都重要。

  為什麼每個星期都會期待去上古代語言學概論,即使那個老師講的他基本聽不進去。

  為什麼面試的時候他會那麼緊張。

  為什麼他寫的文裡每個攻都或者腹黑,或者面癱,或者……

  為什麼……

  他喜歡陸宴,他知道的。

  但是昨天晚上那樣,不過腦子就把那些話發了過去。

  “以後還有什麼臉見他啊!”管小白再次把腦袋埋進了被子裡。



  -6-

  編輯拿到管曉的更文之後愣了。

  被長文虐得死去活來,戳“學長控”的更新求治癒的讀者也愣了。

  管曉更了整整兩章甜到死的H。

  然後讀者們瘋了,歡慶着又一個小白被拖下水了,以後有甜肉吃了!

  然後編輯兩眼淚汪汪地給管曉發了稿費,完全是“兒子終於嫁出去了”的心情。

  ◇

  而管曉這兩天除了上課就是窩在寢室,極力避免和陸宴碰到。

  雖然平時也很少見面。

  說不清在害怕什麼,明明大大方方去見他,把那晚的事當個玩笑說一說就什麼事都沒了,以後兩個人還是社長和社員,陸宴還是會幫他占座,兩個人聊聊劇本,管曉認真把山賊演好,說不定和陸宴關係能更近一點。

  但是管曉就是沒辦法把那晚當成一個玩笑。

  說不定陸宴喜歡他的?

  就算知道不可能,還是忍不住幻想萬一是真的該有多好。

  就在腦內的草泥馬分成兩派,為了“陸宴喜不喜歡我”爭論不休的時候,社長群發了短信。

  《劇本完成,所有演員和工作人員今晚8點到社團活動室集合》

  好吧,總得見面。管曉抱著必死的決心,換上衣服,來到了活動室。

  但是只看到了陸宴一個人。

  “我來得太早了嗎?”

  陸宴抬頭看向他,眼神裡的說不清是什麼:“不,短信我只發給你一個人了。”



  -7-

  這什麼展開啊!

  這個點社團活動中心早沒人了!陸宴要是想把他拆了吃乾抹淨太容易了!

  他喊救命都只是情趣……啊不對,都沒人會管啊!

  陸宴一點點走近,管小白一臉受驚的樣子慢慢往牆角縮。

  “社長我錯了!QAQ”管曉腿都軟了,快被嚇哭了好嘛!陸宴一整張臉都是黑的啊!

  “錯哪了?”

  “我我我……”

  “為什麼這一個星期都躲着我?”

  “我我我不是故意……”

  “就那麼不想看到我?”

  “!”

  管曉僵住了。意識到的時候,陸宴雙手環着他的腰,整張臉埋在他的頸窩裡。

  兩個人保持這樣的姿勢不知道多久,久得管曉感覺自己都快睡着了。

  “管曉,我喜歡你。”

  什麼玩意兒!?

  什麼玩意兒什麼玩意兒什麼玩意兒!!??

  陸宴的聲音雖然很悶很輕,但是足夠管曉聽到。

  社長你說啥?!喜歡我?!沒毛病吧?!

  剛剛說了驚人之語的人慢慢抬起頭,直直看向對方的眼睛。那個溫柔的眼神讓管曉心跳停了一拍。

  原來面癱溫柔起來是這樣的。

  “那你呢?”陸宴湊近,呼吸全都吐在管曉臉上,癢癢的。

  被明明白白問出來了。

  怎麼辦?管曉甚至沒辦法否認。

  “正常人誰會陪你玩那麼沒節操的角色扮演啊……”

  然後陸宴笑了。

  鬆了一口氣,管曉還想再抱怨兩句,剛一張嘴話就被堵回去了。

  陸宴的舌頭趁着好時機直接長驅直入。

  艹艹艹!陸宴你不厚道啊!小爺的舌頭是你隨便玩的嗎!撬都不撬直接進來!信不信我咬你啊!唔……嘴唇好軟……

  社長明顯擅長持久戰。直到管曉腰軟了,腿麻了,呼吸跟不上了,陸宴才喘着氣把他放開。

  分開還沒半分鐘就又撲了上來。

  “喂!你還沒夠啊!”管曉嚇了一跳,使勁把人推開。

  “在美人面前,朕永遠都不夠。”

  “……”真上癮了是吧。

  “我還沒吃晚飯。”

  “……所以呢…”

  “陪我去吃。”

  “我能拒絶嗎……”

  “上了龍床你還想跑?”

  “……”

  於是第二天的更文,學長控寫了一章可細緻的KISS。

  (卷:其實教室play什麼的我好喜歡啊!(///▽///)但是寫的話好羞澀還是算了!)



  -尾聲-

  校慶晚會話劇社的表演火了。

  皇上平定了叛亂之後,把江山扔給兒子,拍拍屁股帶著山賊跑了。

  坑爹呢這是!

  就算坑也擋不住腐女們尖叫,觀眾喜歡就行了管他那麼多。

  “話劇社的表演真是貼近生活。”

  “向蛇年春晚致敬。”

  “緊跟中央的領導。”

  ◇

  “這算是出櫃了嗎……”

  “算。”

  “別那麼淡定行不行啊你!”

  “美人,為了慶祝演出成功我們找個地方滾床單吧。”

  “……”

  ——————————END——————————

  【番外】

  -1- #其實那天晚上面癱宴也很激動#

  陸宴那天晚上就是想乾脆各種明示暗示把人弄到手得了。

  哪知道這熊孩子那麼不開竅!

  【腹黑攻】尉遲,朕對你怎麼樣你知道的,我們不是敵人。

  【管小白】是嗎?難道你不是想利用我?

  【腹黑攻】[急切]為什麼你會這麼想?

  【管小白】[輕笑]哼!招安了我,你既少了一個隱患,又得了一員大將。承認吧陛下,你就只是在利用我不是嗎?

  【腹黑攻】不是的……

  【管小白】得了,陛下,我做山大王做得挺好的。我不觸犯你的底線,反到能側面幫助你,你何樂而不為?

  陸宴快抓狂了……跟想的完全不一樣!我不要正經的對台詞!我要人!

  【腹黑攻】[嘆氣]尉遲,告訴朕,你的夢想是什麼?

  【管小白】我爸爸是羅傑,我是將來要成為山賊王的男人麼……

  機會來了!怎麼辦怎麼辦是含蓄點還是直白點……

  【腹黑攻】你都上了龍床還山賊王?

  【管小白】皇上不要這樣……

  【腹黑攻】美人在朕面前還羞澀什麼

  【管小白】我上床了啊……

  管曉你是故意的!

  【腹黑攻】是朕想歪了還是你故意的

  【管小白】 ……我確實是上床了嘛…

  【腹黑攻】算了

  本攻這招叫欲擒故縱。

  【管小白】= = 嘛,勾引一下陛下,看看陛下何時沒節操……

  我就在你面前最沒節操。

  【腹黑攻】朕節操拿在手上隨時可以扔掉。

  【管小白】人家是在床上嘛~皇上~

  【腹黑攻】要是朕不理會你,難不成你還一直勾引朕?

  這話一說絶對炸毛,嗯,還得再順順。

  【管小白】不勾了!睡覺!

  【腹黑攻】美人真經不起調戲。

  【管小白】 ……因為我勾引你你竟然沒反應!

  我有反應了,你看不到而已。

  【腹黑攻】那美人是希望朕瞬間喪失理智撲上去壓倒?

  【管小白】雅蠛蝶~

  (卷:中間略去無節操聊天記錄若干…捂臉…)

  【管小白】社長…我真去睡了啊…

  【腹黑攻】噗,美人這麼快就堅持不住了?晚安。

  【管小白】 ……晚安

  室友要是看到陸宴現在的表情會被嚇死。

  一貫面癱的臉都扭曲了。

  陸宴快笑抽筋了。

  哈哈哈哈人是我的了人是我的了人是我的了!

  美滋滋地又翻了一遍聊天記錄,想像着管曉真被他壓在身下時的反應。

  激動了一夜把劇本寫完了。

  (↑ 外表面癱腹黑,偶爾會有犯二的時候,每天大尾巴狼一樣盤算着怎麼把人拐到手。←最愛這種反差萌!(///▽///)



  -2- #第一次滾床單,感覺過程似曾相識?#

  說到兩個人交往之後的事。

  陸宴的生日是6月8號,正好是校慶結束後的幾天。六月初,雙子座,管曉總算明白了為什麼他家皇上能又面癱腹黑又偶爾犯二還那麼…溫柔…

  人格分裂這是。

  陸宴沒有住寢室,而是在校外租了一個公寓,地方不大但是很乾淨,交往之後管曉經常來陸宴寢宮(…)過週末,晚上直接跟他睡一張床,純睡覺。

  每次睡覺管曉都會咬着被角默默心痛……

  一個發育正常的男青年,心上人就睡在他身後!把他整個人摟在懷裡!溫熱的呼吸全部吐在他耳後!

  結果是……

  純!睡!覺!

  這是對身體和心靈的雙重考驗T T。

  ◇

  6月8號這天又是週六。

  週五管曉下了課就跑去跟皇上請安,順便讓皇上翻他牌子。跟着皇上吃完午飯再一路跟回寢宮。

  晚飯是陸宴準備的,熬了管曉最喜歡的皮蛋瘦肉粥。

  其實管曉小時候最討厭皮蛋瘦肉粥,總覺得黑色的蛋蛋很詭異……但是陸宴做了一次喂給他之後他就每週都纏着要喝了……
  管曉連喝了四碗之後撐得不行,在沙發上躺屍。陸宴去洗碗,洗完之後沙發上的人還賴着不動。
  管曉還在滿足地摸着肚子,突然就感覺身體一輕被人圈進懷裡。
  然後陸宴柔軟的嘴唇就壓上來了,霸道強勢,一點都不溫柔!
  管小白很不滿,小爺我還沒消化完呢,信不信我吐你嘴裡!但是掙扎了兩下他就不動了,反正陸宴吻技很好他又不吃虧。
  陸宴的一個胳膊環在他的腰上,手輕輕掐着腰上的軟肉,另一隻手撫摸着他的後背,時不時還揉揉頭髮。
  管曉被順毛順得可舒服,微微弓着背,雙手情不自禁攀上陸宴,膝蓋蹭着對方的大腿。
  陸宴的吻一點點向下滑,在脖子側面停留了一會兒,又移向鎖骨。
  對著管曉的鎖骨又舔又咬,陸宴緩緩張口,聲音不知不覺帶上了沙啞:“你每個星期在我家蹭吃蹭喝,還不幹活?”
  管曉舒服得直哼哼,壓根沒聽進去他的話。

  “明天是我生日。”
  “嗯嗯…我知道…”
  “去約會吧。”
  “好…唔嗯……去哪?…”
  “你不是一直想去玩密室的?就那兒吧。”
  “好!”管曉趁着高興又湊近了陸宴一點。
  “嗯,那我去洗澡。晚上早點睡,不然又賴床。”說完陸宴就把他放回了沙發上,脫掉T恤裸着上身走進浴室。
  管曉傻了。
  等等等等!陸宴你鬧哪樣!小爺都硬了!你個渣攻舔完就跑了!那我呢!讓我自己擼嗎!
  管曉是帶著憤恨又慾求不滿的心情睡着的。
  ◇
  週六一大早,管曉就被拖出了被窩。
  兩個人連着預定了三場密室遊戲,雖然工作人員一直勸說“這個密室兩個人玩太困難了”,但陸宴就像沒聽到一樣進了房間,然後在四十分鐘後沐浴着眾人震驚的眼神拉著管曉的手開門走出來。
  如此重複三次。
  工作人員送走他們的時候毫不掩飾滿臉的黑線。
  晚飯是在陸宴常去的一家家庭餐廳,室內的佈置簡單但是很溫馨。店裡打工的一個妹子似乎跟陸宴很熟,從他們進門就湊了上來,一直在和陸宴熱絡地聊天。陸宴很禮貌地微笑着,一直沒管旁邊被冷落的愛妃。
  都說了二十多分鐘了!怎麼那麼多話要說!你還看她!再看再看!小爺把你狗眼摳出來再把你上了!然後當眾燒死你們!
  吃個晚飯都吃的那麼憋屈QAQ!
  ◇
  回到陸宴公寓,管曉一直悶不吭聲,早早洗了澡就滾上床了。
  陸宴在客廳抱著筆記本寫話劇社這個學期的工作總結。
  管小白很鬱悶。陸宴的表現感覺是完全對他一點性趣都沒有嘛!想來想去他打開手機QQ找編輯聊少男心事。
  【脫稿者死】對你沒性趣?!
  【學長控】對啊…小爺快要憋死了!小爺可是發育正常的男人!
  【脫稿者死】他不主動,你不知道自己獻上去嗎!誘受啊!
  小爺還沒饑渴到那個份兒上!
  管曉打算直接睡覺,等陸宴進房間的時候給他一個寂寞的背影,以示自己無言的控訴和不滿。
  但是一閉眼就是陸宴和那個軟妹笑着聊天的畫面……
  泥煤!小爺豁出去了!
  管曉心一狠,給陸宴發了一條短信。
  ◇
  《皇上~我上床了~》
  陸宴差點把手機甩出去。
  這什麼情況!自己還在這思考怎麼開始,然後一點點把人吃乾抹淨還不能顯得自己很想要太急色要保持淡定……
  結果收到這麼條短信。
  陸宴想了一下,把短信回了過去。
  《這算是誘惑朕?》

  管小白更不滿了……對!誘惑你呢!你特麼快一點小爺沒工夫等你!

  《皇上您說呢?[露出大腿]》

  看到這條短信大尾巴狼陸宴決定不忍了,直接調戲回去然後一夜七次!

  《[湊上前,含住耳根,輕笑]也不知道是誰,那夜還硬喊着不要。》

  《[解腰帶]怎麼?今天自己送上門來?》

  《[捏住下巴]小瞧朕是不是?呵,是不是想明早連床都下不了?》

  管曉認輸了……

  語言的力量是強大的。

  而且皇上的功力高他不止一點半點。

  等到不久之後,陸宴洗完澡走進臥室,身上還沒擦乾,髮絲末端滑下的水珠滴在地方上,關鍵是,他全身上下就在腰間鬆鬆地繫了一條浴巾。

  管小白開始為自己的屁股默哀了。

  然後他感覺到陸宴在他旁邊坐下,用似笑非笑的聲音喊了一句:“愛妃~”

  然後慢慢掀開被子看著他,還一臉不滿的樣子問了一句,說好的露大腿呢?

  滾你大爺的!還大腿!小爺的大腿是你想看就看的?!

  陸宴也沒再說什麼,自己坐在床上,把愛妃抱起來,讓跨坐在自己腿上,笑着看他。

  然後陸宴開始一邊吻他,一邊慢慢解他的褲子。

  管曉覺得屁股一涼,就有一隻很燙的大手覆上了他的分身,上下捋動着,力度不輕不重,快爽死了。

  陸宴又跟上次一樣,一邊吻着一邊向下,但沒有在鎖骨停留多久,而是再向下靠近乳首,接着用舌尖在乳暈上打着圈,時不時還輕輕吮吸兩下。

  管曉倒抽了一口涼氣。

  “還真的挺敏感。”

  “閉嘴……”還沒怎麼樣呢,管曉的聲音已經從惡狠狠變成了嬌嗔。

  從剛才開始,陸宴就一直專注於左邊的小豆豆,卻對右邊的視而不見,搞得管曉很慾求不滿,用膝蓋蹭着他的腰側催他快一點。

  “這麼快就忍不住了?”陸宴笑出了聲,沙啞的聲音比平時更加性感,“那擴張是我來,還是你自己來?”

  管曉狠狠瞪了他一眼,但這個眼神在對方眼裡完全是勾引。接着他拿起陸宴的右手,把他的中指舔得滿是濕滑的透明液體,然後拉著他的右手靠向自己的後穴。

  “啊……進…進去了……”

  陸宴長長的手指在他體內揉來揉去,找到了那一點之後更加肆無忌憚。說不定他明天真下不了床了。(卷:那過一會兒你會不會覺得自己活不成了…)

  看著面前的人,陸宴吞了口口水。管曉面色潮紅,一臉意亂情迷,嘴裡無意識的呻吟就沒停過,後穴吞吐着他的手指索要更多……

  “不要了……夠了…快一點……我…我忍不住了……”

  陸宴被這一句搞得腦子一熱,手指抽出來,扶着自己的分身直接捅了進去。管曉被這麼快的速度嚇到了,腿一軟直接讓他頂到了最深處。

  “唔……疼!”

  管曉疼得渾身一抽,手指死死拽住床單。陸宴心疼了,沒急着動,而是細細吻着管曉的唇,一點點安慰他。

  “好一點了嗎?”

  “嗯……你動吧,我沒事…”

  話還沒說完陸宴就開始狠狠抽插起來,藉著重力每一下都頂到很深的地方。管曉連呻吟的勁兒都沒有了,趴在他肩上隨便他搞,反正……感覺不壞……

  完事兒之後陸宴扛着他去洗澡,他軟在他懷裡看他幫自己仔細地清理下身。然後陸宴突然問,要不要幫你把裡面的東西弄出來?

  管曉心說不好,剛想跑就被抓了回來。

  於是又在浴室裡來了一次。

  順便扛回臥室的過程中,又按到在沙發上來了一次,大尾巴狼說這是上次沒做完的這次一起補了。

  魂淡!

  管曉直到週日下午才醒,剛醒就聞到皮蛋瘦肉粥的香味。

  餓了好長時間的管小白剛想撒着歡奔向食物,身子一動後腰就一陣疼,直接趴回了床上。

  “腰疼不疼,讓你亂動!”陸宴端着一碗粥走了進來,一口一口喂給他,一邊喂還一邊幫他揉腰。

  管曉很滿意,在陸宴的胸前蹭來蹭去以示獎勵。

  “你要是不想現在再來一次就別亂蹭。”

  “……”

  “對了我給你看個東西。”

  說著,陸宴從枕頭下面拿出一管潤滑劑。

  “艹!你什麼時候!為什麼我睡在這裡沒發現!話說你早就想好了是吧!不對有潤滑劑你還讓我用口水!”

  “是你自己要舔的我也沒說沒有潤滑劑。”

  “……”

  “愛妃,那個體位朕好喜歡啊。晚上我們再來一次吧。”

  “滾……小爺明天上午還有課……我沒飽呢再去給我盛一碗來。”

  陸宴決定先順順他家愛妃的毛,晚上嘛,反正就算說不要最後也會蹭上來的嘿嘿嘿……



  【NG集】

  -1-

  捲子:【管曉是飄着回到寢室的,然後直接撞在了門上。】

  管曉:……

  捲子:撞啊……

  管曉:[一臉不情願]……

  捲子:喂喂有點職業道德啊!給老娘撞!

  管曉:[輕輕在門上碰了一下]……

  捲子:你大爺的!我讓陸宴壓死你啊!

  陸宴:導演你夠了,壓他還用得着你?[抱住管曉]把我的人撞壞了你賠我一個!

  管曉:你也夠了!放開小爺!小爺撞個大的![狠狠撞門]

  捲子:[對陸宴]幹得漂亮!好兒子!

  -2-

  捲子:QQ聊完了吧?把記錄再翻一遍,然後管曉你翻身下床衝到廁所去,陸宴你做一個快笑死的表情,然後寫劇本。

  管曉:我到廁所忍一會兒,陸宴你寫快點……

  陸宴:[做出要笑死的表情]

  捲子:你那是去拍恐怖片的表情!不會笑是不是啊!

  陸宴:是你非得死守我面癱腹黑的屬性的。

  捲子:……好了這條算過了!給老娘寫劇本!

  陸宴:我能先去廁所嗎?

  捲子:為啥……

  陸宴:我剛剛看了一遍聊天記錄。

  捲子:看你那點出息……!

  -3-

  捲子:管曉你更H文吧。

  管曉:[奮力敲擊鍵盤]

  捲子:喂!夠了夠了!兩章就行了!

  管曉:[奮力敲擊鍵盤]

  捲子:我看你能寫多少……

  一個小時之後。

  捲子:[滿臉黑線]艹!200多K全是H?!

  管曉:嗯。

  捲子:陸宴來把你愛妃寫的H拿走!晚上捅死他!

  陸宴:好嘞~愛妃朕今晚就滿足你!

  -4-

  捲子:管曉,你一個星期都要躲着陸宴。

  管曉:好。

  三天之後。捲子給管曉打電話。

  捲子:艹!管曉來把你男人拖走!我受不了他了!他說抱不到你他就賴在我家我走了!尼瑪別叫了!鄰居都聽見了!!!

  管曉:……你讓他發短信吧…

  -5-

  捲子:【社長明顯擅長持久戰。直到管曉腰軟了,腿麻了,呼吸跟不上了,陸宴才喘着氣把他放開。分開還沒半分鐘就又撲了上來。】好了管曉把他推開!

  管曉:我推不動……

  陸宴:[繼續吻,手開始解開管曉的鈕子]

  捲子:艹!你特麼還真想教室play啊!我寫不出來!滾開別碰我兒子!

  -6-

  捲子:【說完陸宴就把他放回了沙發上,脫掉T恤裸着上身走進浴室。】好了,陸宴,放開管曉。

  陸宴:[繼續]……

  捲子:快放開……

  陸宴:[繼續]……

  捲子:給老娘放開!怒!

  陸宴:我也硬了,你給我出去我們解決完了再拍下一幕。

  捲子:我能圍觀嘛這體位我喜歡……

  -7-

  陸宴:[拉著管曉的手從密室走出來]

  捲子:喂!這才20分鐘!不科學!不合邏輯!

  陸宴:我都出來了就說明是可能的,事實勝於雄辯。

  捲子:我不管!你給老娘進去!你要是覺得沒事幹,你倆在密室來一發也行!

  -8-

  捲子:【店裡打工的一個妹子似乎跟陸宴很熟,從他們進門就湊了上來,一直在和陸宴熱絡地聊天。陸宴很禮貌地微笑着,一直沒管旁邊被冷落的愛妃。】喂!陸宴你別一直看管曉!看妹子!

  陸宴:對著妹子我又硬不起來,看了也沒用。

  妹子:[哭着跑走]

  捲子:你大爺的!我找個軟妹容易麼![追過去]

  -9-

  捲子:【陸宴差點把手機甩出去。】

  啪!

  捲子&陸宴&管曉:………………………………

  捲子:誰讓你真甩出去了!!??

  陸宴:這個應該算經費裡的,明天去給我買個新的,今天就到這了。

  捲子:誰是導演啊!啊?!

  -10-

  捲子:【說著,陸宴從枕頭下面拿出一管潤滑劑。】

  陸宴:[摸來摸去,摸不到,拿起枕頭]……

  捲子:沒有!?

  陸宴:哦對了,昨天晚上我們背着你又做了一次,我給用掉了。

  捲子:少來一次你能死嗎!都到最後了你就不能消停會兒!!!
  1. 校園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誰說炮灰沒人要QAQ by 包子醬 (溫柔腹黑攻x呆萌二貨受) | 首頁 | 最上 | 竹馬逐馬 by 九月的棉被 (宣傳君攻x書店老板cv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579-1a4e1f58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