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將軍的紅線 by 亭西 (腹黑溫柔將軍攻x木訥癡情彆扭神仙受) :: 2013/03/04(Mon)

文案
將軍的紅線似乎哪裡不對……
牽緣是個幫月老整理姻緣譜子的小仙兒。
被月老安排去看看將軍的紅線到底怎麼了。
結果!!!
牽緣把將軍的紅線給……剪了。

腹黑溫柔將軍攻X木訥癡情彆扭神仙受

內容標籤:情有獨鍾 天作之和 天之驕子
搜索關鍵字:主角:將軍;牽緣 ┃ 配角:月老;素衣公子;某個攻 ┃ 其它:古風;輕鬆;短篇;神仙



將軍的紅線

  皓月當空,夏夜寧靜。
  牽緣趴在樹幹上,甩起袖子遮住臉,打了個長長的哈欠。
  末了放下手,又無可奈何地望著不遠處的帳篷。
  帳篷裡是當朝的鎮國將軍,年輕有為,再算上這回勝仗,就又是一記功德。
  平定四方,百姓得以安寧。
  照理說,凡人功德至此,足以受仙賜福,家室美滿的。
  只是這將軍已是二十又七,卻不曾娶妻。
  將軍為人正直,處事沉穩,在戰場上也是鮮少流出情緒。
  在軍中也是平和近人,更別說對當朝天子的忠心……
  牽緣皺著眉頭,長歎一口氣。
  自己跟了這將軍已是三月有餘,卻絲毫不見將軍的紅線顯出影來,只是暗暗的,向京城的方向延去。
  
  紅線遲遲不亮,說明兩人還未執手。
  或是……姻緣有差。
  
  月老這回給自己安排的活兒可真是棘手。
  好在將軍仗已打完,明日回京。
  說不準回京之後就會與那有緣人相識相戀。
  牽緣點點頭,心情忽得變好。
  
  ……
  
  將軍回京了。
  百姓歡呼,天子迎接。
  將軍下馬,單膝跪地,一身的鎧甲被陽光鍍上了金邊。
  牽緣站在一旁的屋頂上嘖嘖點頭。
  這麼好的一個男人,怎麼就還未遇到有緣人呢。
  
  慶功宴在當晚。
  一場賀詞下來,剩下的時間便是眾人一波一波地給將軍灌酒。
  將軍不勝酒力,終是找了個空子躲了出來。
  牽緣就在後面跟著。
  終於,繞了兩三個彎兒,牽緣頓住了。
  
  將軍的紅線微微地亮了。
  
  但是這亮光很弱,稍稍閃了幾下,便又暗淡了下去。
  
  牽緣趕緊躲在一邊向院子裡看去——
  將軍輕笑著,而對面站著個素衣公子,身材修長,眉目清秀。
  而他的紅線,和將軍的接在一起。
  只是……
  牽緣眯起眼睛,仔細地打量著素衣公子的手腕。
  紅線雖纏在手腕上,但卻過於粗了些……
  不對。
  不是粗了,是另一根。
  那素衣公子的腕子上竟纏了兩根紅線?!
  另一根紅線似乎勒得更緊些,仿佛要融到肉裡一樣。
  只是那條紅線的線頭還垂在手邊,怕是沒和那位有緣人相見。
  
  牽緣忽然很擔心將軍。
  
  將軍接過素衣公子遞來的酒杯,一飲而盡。
  
  ……
  
  牽緣默默地走在街上,看著不遠處的將軍和素衣公子並肩而行,二人之間的紅線也是時而發光,時而暗淡
  。
  這已經是第十六日了。
  二人之間的紅線仍是這副樣子。
  而且那素衣公子根本對著將軍沒有半分愛慕之意,只是多許的好奇與尊敬罷了。
  
  日頭開始下滑,兩人分別了。
  將軍轉身回府,牽緣也吃完了一張糖餅,抹抹嘴跟著將軍走了。
  
  入夜的時候,牽緣隱了身子,坐在一旁望著將軍看書。
  突然,將軍的紅線顫了一下。
  是極不穩定的顫動,來自對方。
  
  牽緣趕緊念了個訣,延著紅線向對方飛去。
  
  還未進到那公子的臥房,便從裡面傳出了陣陣呻(嗶)吟。
  牽緣的腳步一頓,立在門前不知如何是好。
  終於還是咬了咬牙,穿了進去。
  
  燭火是亮著的,床帳是放下來的。
  帳子裡兩個交纏的人影分外綺麗。
  “聽說你最近和當朝將軍走得頗近。”
  是個低沉的,略帶著怒氣的聲音。
  “…你……你又亂……嗯嗯……亂想了……”
  “我亂想?”
  帳子裡突然傳出素衣公子的一聲痛吟,接著又是難耐的索求。
  “我不喜歡他……嗯你若是…若是不喜我這樣……那就多來陪我啊……”
  
  牽緣忽然感覺有東西哽在了喉嚨。
  很酸澀。
  帳子裡的絲絲紅光亮得耀眼。
  牽緣知道,那是素衣公子和這位不知名的男子的紅線。
  而和將軍的那根,暗淡無光,延到窗外。
  
  牽緣扶著桌子站起身來,張開手,一道金光閃過,掌上托了把剪刀。
  走上前去,對著那根沒有光亮的紅線,一刀剪下。
  那條紅線立即斷在地上,倏地消失了。
  
  牽緣走回到府中,見到將軍早已睡下。
  好一張英氣的面容。
  牽緣坐在床邊,把將軍的手抬了起來。
  那條紅線已經消失了。
  牽緣還未來得及歎氣,卻感到一雙目光襲來。
  將軍醒了。
  目光銳利,直刺牽緣。
  牽緣嚇得手一抖,鬆開將軍就向後一退,遁了。
  
  ……
  
  牽緣回了天庭。
  慌慌忙忙找到了月老,牽緣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說了一遍。
  月老慢慢地點點頭,掐指算著。
  牽緣本是想要問的,但月老只是揚手化出了一本姻緣譜子,讓牽緣整理譜子去了。
  
  ……
  
  牽緣是個小仙兒,不能隨便下凡。
  日復一日。
  終於有一天,天庭有人來告,又有凡人成仙了。
  這回還是個武將。
  牽緣站在月老身側,不可思議地看著大殿中央正受天帝加恩的人。
  將軍。
  將軍成仙了。
  牽緣莫名地很感動,捂著眼睛靜靜地流著淚。
  
  ……
  
  天上的日子其實很清閒。
  牽緣每日對好姻緣譜,剩下的時間就偷偷地去看看將軍。
  將軍的生活依舊很規律。
  外出作戰,對弈品酒,看書談天。
  牽緣觀察到,將軍手腕上空空如也。
  這回,是真的斷了姻緣吧。
  ……
  
  牽緣伏在桌子上,望著院中躺椅裡的將軍的睡顏。
  “你到底跟了我多久?”
  牽緣一哆嗦。
  這是……夢話吧?
  牽緣沒吱聲,屏息聽著。
  “小仙兒,我在問你話。”
  將軍的雙眼緩緩睜開,偏過頭瞅著牽緣。
  牽緣一個激靈,欲要逃走,卻被將軍攥住了手腕。
  “在凡間的時候,我就覺著有人暗中瞧著我。”將軍手上輕輕用力,將牽緣帶了過來,“是你吧。”
  “……”
  “斷了我那根無光的紅線的,也是你?”
  “……是。”牽緣硬著頭皮答道。
  凡人成仙之後,月老都會將他們塵世姻緣理一遍,過往給他們看一番。將軍既然知道了,那也不足為奇。
  “月老說,會有命定之人替我斬斷前世遺留下來的瓜葛。”將軍的聲音溫柔沉穩,“這個命定之人,可是你?”
  “什麼?!”
  牽緣差點兒跳起來,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又道——
  “你你你……我我……你我……”
  舌頭差點兒打結,牽緣一用力,抽回手就跑了。
  
  ……
  
  天上的日子還真是很清閒啊。
  將軍支著頭,滿眼笑意地看著對面紅著臉整理姻緣譜的人。
  “一會兒我帶你去凡間遊玩可好?”
  “……”牽緣內心掙扎了一會兒,還是點了頭。
  誰讓自己是個小仙兒,不能隨便下凡。
  
  將軍二十又七,尚未娶妻。
  有一條紅線,還被自己給剪了。
  將軍如今成仙,仍是平定四方的武將。
  將軍在自己身側,沒有被那情劫所擾。
  按理說,神仙沒有紅線,除非前身姻緣輾轉千年,方可帶入天庭。
  雖大多神仙沒有紅線,卻是有命定的伴侶。
  當然,有些神仙心無所戀,伴侶即是空談。
  
  牽緣低頭瞅著自己與將軍相牽的手,不自覺地笑了。
  然後又趕快咳了幾聲掩飾過去。
  東轉轉西逛逛,夜晚的小鎮也是熱鬧非凡。
  牽緣頭一回喝到凡間的酒,烈得很,卻又很舒暢。
  牽緣看著將軍欣賞歌舞時的側臉。
  一股熱情漲了上來。
  探上前就是重重一親。
  然後就一軟,睡著了。
  
  將軍抱著睡得甚熟的少年,踏著雲向天上升去。
  俯首輕吻。
  滿眼的寵溺。
  
  你可曾知道,我在你下凡之前,已有了成仙的徵兆。
  仙人入夢,憶起前塵。
  我在沙場的時候,便知道了你。
  我自知有情劫,本想親自了斷,卻是你為我剪斷了無光的紅線。
  那日我假裝小憩,終於找到了機會向你說出姻緣。
  你我仙壽,剩下這無盡的時光,我與你相守。
  
  ————完結————

作者有話要說:
突然很萌這個梗兒……
打了好久啊……
求評論呦親!!!

一個比正文還長的番外

  牽緣趴在觀塵鏡前面,望着人來人往的凡間街市滿心嚮往。
  自己只是個小仙兒,不能隨便下凡。
  平時只要將軍在,就會帶著自己下凡轉轉,游遊山,玩玩水。
  可惜最近將軍有些忙,有一陣子沒來找自己了。
  好寂寞。
  牽緣吸了一口長長的氣,又緩緩地吐了出來。
  “牽緣,牽緣。”
  月老一手拿着姻緣譜一手向牽緣招呼。
  牽緣連忙跑過去。
  “你準備一下,下凡去瞧瞧這個人的姻緣是怎麼回事兒。”月老撩了撩袖子,抬手一指,“這個人是當朝的王爺,身上一定會有龍氣,你要小心,別傷了自己。”
  皇族身上會有龍族的庇佑。龍氣強大鋒鋭,仙妖擅自侵犯必將被其所傷。
  牽緣點點頭,心中暗喜。
  ——太好了終於可以下凡了!!
  
  ……
  
  等到牽緣落在院子裡的時候,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分明是夜晚,卻是一番明亮天地。
  奢靡富麗,飛檐向天。
  綵燈高掛,歌舞昇平。
  自己身邊時不時擦過一兩個人。
  不過……這都是些公子哥兒摟着些穿著華麗的……嫵媚男子。
  不是皇宮的樣子啊……
  牽緣張開手,掌心升起了一抹淡粉色的光,繼而延伸成線,向二樓的一個雅間繞去。
  牽緣尋着光向雅間走去。
  越是靠近,越能感覺到絲絲龍氣鑽進自己的身體,隨即而來的壓迫感讓自己有些難受。
  到了雅間門口,牽緣念了個訣,隱身穿了進去。
  繞過冷屏,只見一個身着素麵軟緞的男人背對著自己,墨黑柔順的長髮如流水一般,他的手腕輕輕搭在桌沿,腕上空空如也。
  不過……雖然空空如也,但那手腕處彷彿有淡淡的金色的光。
  想必這就是王爺。
  牽緣剛想湊近,一股強大的龍氣就向自己襲來。他趕快後退了幾步,順順胸口平復一下不適感。
  神仙是不能對著凡人用仙力的,更何況這還是被龍族庇佑的皇族。
  師父竟然讓自己來瞧這麼難以接近的人,好難……
  正欲哭無淚,房門“吱”地一聲被推開,進來了一名眉目如畫的精緻男子。
  牽緣看得一愣。
  這男子着艷紅色的偏襟華衣,稍稍敞開的領口襯着他肌膚的白皙。
  只見王爺回過頭來,果真是一副華貴英氣的容貌。
  牽緣站在一旁,突然發現紅衣男子的手腕上有紅光閃動,接着就飛出一根艷麗的紅線,向着王爺飛去。
  王爺也是眼神溫柔,嘴角含笑。
  有戲!
  牽緣正要高興,卻見那紅線剛飛到離王爺還有兩三步的距離,就被王爺周身的龍氣給彈了回來。
  龍氣……竟然也能斷紅線?!
  從沒這說頭啊……
  牽緣滿頭霧水,卻也無可奈何,又穿出了屋子。
  屋外還是繁華如晝。
  這裡不是皇宮,那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牽緣一邊走一邊張望。
  唉……好想將軍啊。
  走到轉彎處的另一個雅間,就聽到裡面嗯嗯啊啊的,還有啪啪啪的。
  將軍什麼時候能來找自己呢……
  沿著二樓的長廊向着樓梯走去。
  路過的每一間基本都會傳出來這樣嗯嗯啊啊啪啪啪的聲音。
  牽緣終於注意到了這些聲音,他想了想,還是繼續往下走。
  一樓的樓梯旁邊有個濃妝艷抹的中年女人,手裡拿着兩三包方子在和對面的小廝囑咐什麼——
  “把這春[hx]藥給小月下了,就不信他還不接客。”
  小廝接過藥。
  女人胸有成竹地哼了一聲:“吃了這藥就迷迷糊糊了,管他性子多烈。第二天醒了不就好了……事情全成了。”
  牽緣在一旁聽得津津有味。
  原來如此,給凡人吃了這個東西就會讓他迷迷糊糊。
  如果王爺迷迷糊糊的話,周身的龍氣也會相應減弱的,到時候自己就可以輕而易舉地接近他了!
  好方法!
  不過……這個藥真的會萬無一失嗎?
  牽緣旋身隱去。
  
  ……
  牽緣風風火火地去找了陽生,陽生是凡人修而成仙,他應該會懂得這樣的事情。
  “生生!生生!”
  “小牽緣啊,什麼事兒?”
  “春[hx]藥安全嗎?”
  “噗嗤……”陽生被一口水嗆得翻白眼,“咳咳咳……咳你怎麼咳咳咳問咳……問這個咳咳……”
  “吃了春[hx]藥下去會對身體不好嗎?”
  “咳……”陽生抹抹眼淚,“不……不會的,第、第二天就會好了……就是……就是如果吃了不給解的話,會很難受的,需要……嗯……”陽生咬咬牙,“需要有個人在身旁光溜溜地陪一晚上,第二天就完好如初。”
  “啊……”牽緣思索一陣,這藥甚是奇怪,解藥性的方法竟然是讓人光溜溜地陪一晚上。
  牽緣點點頭:“我明白了!!”
  給王爺吃了春[hx]藥之後,自己先去看看王爺的手腕,然後讓那個紅衣男子去陪王爺一晚,姻緣就能成了!
  
  說時遲那時快,牽緣火速下了凡,昂首挺胸地進了藥鋪買了一包最貴的春[hx]藥揣在懷裡,再昂首挺胸地踏着步子尋着手心的光走進了那個逢月樓。
  日頭已落,樓裡又是春光艷艷。
  牽緣換了一身小廝的衣服,像模像樣地混入了院子,正當要上樓的時候,卻銀光一閃,一身玄色錦衣,廣袖寬袍的俊朗男人站在自己面前。
  “牽緣。”
  牽緣頭都不用抬,就直接撲在了男人懷裡。
  “將軍!”
  將軍摟着牽緣一個縱身,就踏着樹幹落在了二樓的屋瓦上。
  “我好想你。”將軍親親牽緣的額頭。
  “我也想你……”牽緣小聲地回答,末了不好意思地咳嗽了一聲。
  “我聽說你下凡辦事,就追來了,事情還沒忙完?”
  “還沒……不過很快就會成功了!”牽緣掏出懷中的紙包晃了晃,“現在是最關鍵的一步了!”
  將軍接過牽緣手中的紙包,捏了捏:“這裡面是……?”
  “春[hx]藥!”牽緣滿臉驕傲。
  “……”將軍的臉像被雷劈了一樣黑。
  “這是我的秘密法寶,只要給王爺吃了這個,他就會乖乖地迷迷糊糊地任我看他的手腕了哈哈哈哈哈……啊!將軍你幹嘛打我屁股!!!”
  將軍緊緊地抿着唇,抬手又是啪啪兩下。
  “你這是羊入虎口。”
  牽緣淚眼汪汪地望着將軍,將軍心軟,又揉了揉牽緣的小翹臀。
  “哪個王爺?揮一下手不就定住了?”將軍說罷就要起身,“我先去,你隨後來。”
  “等等!!!”牽緣抱住將軍,“不行,神仙不能亂對凡人動用仙力這點你是知道的啊……況且皇族都是有龍族庇佑的,更不能用仙力的!!”
  將軍長嘆一口氣,他可不願意把牽緣交到別人面前。
  這點沒的談。
  兩人對視了一會兒,又雙雙坐下。
  “我來吧。”將軍說道,“等我把王爺迷暈了,你再進來,查到原因咱們就走。”
  “……”牽緣滿心的感謝溢於言表。
  將軍心裡直嘆氣。
  牽緣本身就是由天而生,從未沾染凡塵,一身的純淨,凡世間這些紛繁錯雜他看了也有許多,明白得也有些許,只是這旁門的人[hx]欲與歡[hx]事,他絲毫不懂。
  也因如此,自己與牽緣……從未行過夫妻之事。
  看著牽緣滿是期待的眼神,將軍也不得不這麼做。
  這是牽緣自認為很不錯的法子,如果被自己很執意地否決,牽緣會很傷心的吧。
  他可捨不得他的寶貝兒傷心。
  不過……
  迷暈凡人怎麼能用春[hx]藥呢。
  將軍不禁輕笑出聲,搖搖頭。
  也不知道他又是打哪兒聽到的一言半語,會錯了意。
  還好自己來得及時,要不然小牽緣要是有個……
  自己指不定會做出什麼逆天的事兒來。
  將軍一邊想著,一邊把春[hx]藥揣起來,又飛身去了藥鋪買了迷[hx]藥。
  回來後由着牽緣帶自己認得了那個王爺。
  王爺正在大堂欣賞歌舞。
  牽緣在屋瓦上吃著金絲糖,悠哉悠哉地等着。
  將軍不能亂用仙力,只得回身去了王爺的雅間,裡面無人。
  拿出迷[hx]藥,將軍掀開酒壺蓋,灑了半包進去,晃勻。
  正當將軍打算叫牽緣下來的時候,忽的感覺不對。
  將軍抽劍一擋,是一記冷箭。
  倏地從門口衝進十來個侍衛,把將軍圍了起來。
  “你是何人?”為首的侍衛質問道。
  將軍真是感覺自己當年在凡間的英偉形象垮塌了一半。
  “……”
  “大膽賊人,我在問你話!”
  “……”不能用仙力,不能擅自與這些侍衛打鬥。
  千萬不能惹出大事。
  將軍收起手中的劍,“方才在下走錯了房間,若有打擾,望請海量。”
  侍衛們瞅着將軍一副貴氣公子的樣子,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
  “慢着。”
  門口走進了一襲紅衣的美麗男子,眼波流轉,瞥了下酒壺,再直視將軍時已是笑意盈盈。紅衣男子抱臂而立,“喝了那壺酒,公子再走也不遲。”
  “……”將軍眼露寒光。
  紅衣男子也不急,就那麼站着。
  將軍眼神一變,索性大方一笑,道:“好。”
  仰頭長飲,一壺酒被將軍喝了半多。
  放下酒壺,將軍的嘴角有酒痕延至襟口之內,讓紅衣男子看得入了神。
  小牽緣,這兒計劃有點兒行不通。
  將軍打了個揖,擦過紅衣男子的肩膀走出了屋。
  
  “將軍!將軍!”牽緣撲來,“怎麼樣?”
  “……”
  “將軍?”
  “……那藥,被我吃了。”將軍有些難為情。
  “啊!?”牽緣呆住。
  將軍扛起牽緣,往山中飛去,尋了個在月光下泛着粼粼波光的小湖,將牽緣放在一邊,自己撫了撫額頭。
  有點兒迷糊。
  將軍脫了外衣,踏入湖裡,慢慢調息。
  心靜則神靜,目空則境空。
  將軍調着息,愈發地覺得順暢了。
  就在將軍打算起身穿衣的時候——
  “噗通——嘩啦嘩啦——”
  將軍睜眼一看,差點兒沒跌進湖裡。
  牽緣竟然未着寸縷地跳入湖裡朝着自己靠近。
  將軍僵在原地。
  牽緣慢慢蹭到自己身邊。
  將軍嚥了嚥口水。
  牽緣抱住了將軍。
  “我都知道的,吃了春[hx]藥會很難受,不過我會一晚上都這樣陪着將軍的。”
  將軍已經感覺自己的男性[hx]特徵凸顯無疑。
  牽緣還在自己身上蹭啊蹭。
  將軍氣息紊亂。
  其實,牽緣啊,我沒吃春[hx]藥,吃的只是迷[hx]藥罷了而且迷[hx]藥已經被我解完了。
  不過將軍不打算告訴牽緣了。
  管他的呢,嬌妻既然這麼主動,還不要的話,沒這規矩。
  將軍大手一托,牽緣被抬上了岸,隨即就是將軍滾燙的吻。
  來吧小寶貝兒。
  [hx] [hx] [hx] [hx] [hx] [hx] [hx] [hx] [hx]
  
  ……
  
  吃乾抹淨之後,將軍心滿意足。
  牽緣躺在身邊面色潮紅,隨着將軍時不時地下[hx]流動作哼哼幾聲。
  “你是說只要能看到王爺的手腕就行。”
  “嗯。”牽緣點點頭,“我初次見他,瞧見他的腕上有金光,如果他的手腕內側有龍形紋印,就證明我的想法是對的……”
  將軍應了聲,已計劃好。
  
  第二天,將軍又成了斯文公子,裝模作樣找王爺練了手。
  手腕內側果真有龍形紋印。
  將軍回來告訴了牽緣。
  牽緣一拍手:“果然是個印證!”
  將軍表示疑問。
  “那是龍族才能下的紋印,前提是雙方緣至六世,至死不渝。那王爺定是與龍族中的人有覊絆,所以一直等着對方。我先前瞧見他的龍氣很不尋常,強得很,而手腕上的金光也顯得清楚,應該是快與那位有緣的龍族相遇了。”
  將軍聽牽緣興奮地說著,伸手摟過愛人,溫柔地吻住了他的臉。
  六世也好,覊絆也罷。
  在我的眼裡一直都只有和你的日子。
  
  山遙水闊,白雲緩緩。
  一條修長銀龍鑽入凡間。
  
  ——————番外=3=小結——————
  1. 靈異・神怪.擬人
  2. | trackback:0
  3. | 留言:2
<<溫柔刀 by domoto1987 (溫柔攻x落魄狠毒妖孽受) | 首頁 | 最上 | 我又初戀了 by 崇煜 (腹黑學長攻x外表呆萌内心咆哮學弟受)>>


comment

有個比正文還長的番外噢
  1. 2014/03/23(Sun) 12:05:08 |
  2. URL |
  3. 螺妹子 #-
  4. [ 編輯 ]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有個比正文還長的番外噢
這個也來補上了 >3<
  1. 2014/03/23(Sun) 14:30:40 |
  2. URL |
  3. yoi #-
  4. [ 編輯 ]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583-5303581f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