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我又初戀了 by 崇煜 (腹黑學長攻x外表呆萌内心咆哮學弟受) :: 2013/03/03(Sun)

小甜文一枚 (* ̄︶ ̄)y 狗狗GJ
幫自己找了個受 也順便幫主人找了個好攻XD

文案
葉曉空:“怎麼辦,我該如何追到陳季呢?到底該怎麼做呢?”
艾利克斯:“汪!”
葉曉空:“你幫我?”
艾利克斯:“汪!”
葉曉空:“恩,既然這樣,我一定會幫你追到阿黃的~”
艾利克斯:“汪汪~~O(∩_∩)O”

內容標籤:花季雨季 歡喜冤家
搜索關鍵字:主角:葉曉空,陳季┃配角:艾利克斯,阿黃┃其它:到底該如何養狗啊?╮(╯▽╰)╭



☆、Action 1

  葉曉空在自家小區內見到陳季的時候其實內心很想吐血,他默默吐槽了好一會兒,心想還是轉身走了算了,陳季現在的形象實在是與校園中被瘋傳的金融系大校草相去甚遠。雖然葉曉空同志對陳大帥哥肖想已久,但現在著實不是一個搭訕的好時機,因為陳季現在正在滿草地追一隻撒了歡的小博美,形象什麼的果真是已經被拋到了隔壁瑪麗家大街上了。

  在內心暗暗握了握拳,既然碰巧知道了是住在一個小區,咱就不怕時間不夠,來日方長,總是能找著機會堵一下帥哥的。葉曉空作為一個新時代好gay,對自己的未來是充滿著信心啊!

  想畢,曉空就拉了拉手上的繩子,輕聲道:“艾利克斯,我們回家啦!”

  但令葉曉空措手不及的是,他母親大人寵到天上的那頭阿拉斯加雪橇犬艾利克斯突然就從地上爬了起來像箭一般衝了出去,目標就是那只在草地上還在撒了蹄子胡亂蹦躂的小博美啊!!

  葉曉空跟著艾利克斯奔跑的同時,不禁內心在流淚咆哮:“你個二貨你跑啥跑啊?!你這一跑老子的幸福都跟著飛了啊!!你發情發得也看看時間地點啊!!改天我一定要上報太后給她物色一隻金毛把你那東宮大太監的地位搶走啊!!!你還我初戀啊!!!”

  小博美今天終於成功地掙脫了主人的繩子,在草地上躲避著主人的追捕,正當他開心地後腳刨著草時,突然覺得後面一股巨強的氣場靠近,還來不及他轉頭,他的屁股就被一個涼涼的東西碰了……全身僵硬的小博美轉頭就看到一頭威風凜凜的雪橇犬正埋頭在他股間猛力地嗅著,嚇得他瞬間四肢抽搐全身顫抖,這後面那貨一口就可以把他叼起來解決了完事啊!寬面海帶淚的小博美恨不得自己叼著繩子交到主人手裡去啊,這出門就遇到採草大盜啊,真是狗年不利。

  葉曉空跑到的時候差點提起一腳就踹飛艾利克斯這只死狗,這貨完全處於發情期啊,也不管兩狗的身量差距,正□地嗅著小博美的尾部,還不時跨上小博美的背部做幾下聳動的猥瑣動作。如果不是礙著半個主人在場,八成他會直接將小博美按在地上就地法辦了,真是無良色狗一隻啊!

  葉曉空立刻上前一把牽住了艾利克斯的繩子,將其拉到一個安全範圍內,而從剛才開始就站在一旁沒動過的陳季也上前牽開了小博美。

  葉曉空看了看陳季,人家大帥哥正若有所思地盯著艾利克斯猛瞧,這下可把他給嚇到了吧,不會是要開口教訓我吧!

  “呵呵,你家是博美啊?”曉空同志決定開口轉移話題,引開大帥哥思路。

  陳季這才抬眼瞧了下葉曉空,微微點了下頭算是作答,然後又繼續低下頭去盯著艾利克斯。

  “額……我家這只是阿拉斯加。”繼續沒話找話,帥哥,你到底要幹嘛啊?你要幹嘛你說啊,你這樣子盯著他看我也不知道你要幹嘛啊!你不說你要幹嘛我怎麼知道你要幹嘛啊!

  “你家的是公的。”這可不是一個反問句,這是個陳述句。

  葉曉空摸不著頭腦地答應了一聲,他家太后將艾利克斯抱回家的時候可是嚴重申明過了,這可是一隻雄糾糾氣昂昂的公狗,絶對純種,絶對氣場,太后還特地警告過葉曉空和他爸,出去遛的時候可千萬當自家兒子來遛,免得給他人糟蹋去了。

  陳季終於將視線從狗身上挪到葉曉空身上,然後說了句讓葉曉空晴天霹靂的話:“我家的也是公的。”

  “……”葉曉空現在只想回家把艾利克斯煮了嘎巴嘎巴吃了!!

  作者有話要說:應該是短篇吧,反正不會太長的……

☆、Action 2

  “小空,你怎麼了?”葉爸從廚房把飯菜都端到桌上,看了一眼趴在沙發上挺屍的自家兒子,難不成是今天太累了,可今天是週日啊,都不上課,這寶貝兒子一直睡到中午十二點過才起床,下午也一直在房間裡抱著個電腦看電影打遊戲,根本就沒進行過體力活動啊,難不成是傍晚的時候下去遛艾利克斯體力消耗過大?這也不可能啊,小空平常也遛啊,回來的時候都是活蹦亂跳的,今天這是怎麼了?

  葉曉空抽了抽腳,表示心情鬱結得不到舒解。

  最後葉母看不過去了,從飯桌上起來對著葉曉空的屁屁就一巴掌,吼道:“給我起來滾去吃飯!年輕人一天到晚軟骨病象個什麼樣子?!還不給我起來!”

  葉曉空揉了揉屁股,一臉鬱悶地“喳”了聲,爬起來到餐桌邊撿了塊糖醋小排就丟進嘴裡,邊吃邊嘟囔:“都是艾利克斯,今天丟死人了!”

  “艾利克斯怎麼了?人家好端端的怎麼惹你了?”葉母對寶貝狗疙瘩簡直是寵到了天上,天天給艾利克斯吃的那都是從葉曉空嘴裡搶下來的肉啊,每週還必定一頓KFC外賣大餐啊,每個月還必定去一次寵物生活館啊!養狗養成這種境地,葉母也算是功成名就了。

  “他發情了。”

  “發情么正常的歪,現在4月份,正是狗狗發情的好時期~”葉母撿了幾塊排骨丟到葉曉空飯碗裡,示意他趕快吃。

  葉曉空低頭看了看碗裡那幾塊簡直算得上是皮包骨的排骨,心中淚流不止:“可是他發情的對象也是一隻公狗啊……”

  葉母的筷子頓了頓,道:“恩,如今連寶貝都開始知道要找好基友了,不錯不錯。”

  半夜,葉曉空躺在床上聽著艾利克斯在陽台不時地對月低呼,心中說不惆悵是假的,又想到白天陳季在說完那句話後就抱著小博美離開的背影,不禁更加難過。

  葉曉空可以說是個無師自通的同性戀,他在上初中那會兒可也是交過女朋友的,小女朋友是那時班上可愛的小蘿莉,剛好他那時也是個小正太,兩人湊一塊簡直可以去日劇裡轉一圈。但是,雖然兩人相處得也是非常符合青春期情侶相處模式的,但總覺得缺少了點什麼,葉曉空覺得他沒有激情,對著小女朋友他老是提不起興趣,反正女孩叫著他幹啥他就幹啥唄,也不怎麼上心。後來中考,兩人順理成章分手,到高中後,重點學校學業緊,他也就沒心思想著這事。可直到上了大學,他才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原來他就是那國際流行的同性戀,還好這是一個全民攪基的時代,葉曉空覺著這事沒什麼,他看得很開。

  但是後來這就是個大事了,因為葉曉空看上了全校的寶貝寵兒陳季,這位金融系的大才子簡直走到哪都是吃香的,有才有貌,外加品格節操那都是一流杠杠的,絶對是全校女生爭相收入囊中的好男人一枚。

  葉曉空第一次真正見到陳季是在大一下學期,那時他選修了一門全校公選課寵物學,這也完全是應家裡母親大人的要求前來多多觀摩學習,以便日後能將艾利克斯照顧成宇宙第一狗。寵物學這課吧,開課的是一個女老師,姿態平平,但好在這課內容都是圍繞寵物的,所以選修的人還挺多,可其中百分之九十都是女生,剩下的百分之十男生八成也是衝著這課結課高分的目的來的,像葉曉空這種來聽課的男生極少。葉曉空每次都做最後一排,因為男生幾乎佔據著整個階梯教室的倒數兩排,他也不好意思往前去趕著坐女生堆裡,只要聽得到老師講話可以撿著重點記筆記就好。

  那時陳季就坐在葉曉空前一排,葉曉空的目光剛好能看到人家白白的後脖子,他只要一抬腳就可以踹到陳季的屁股,總之,葉曉空從來沒想過能與這個全校風雲人物這麼近過,他們兩個不是一個學院的,雖然是同級,但像他這種低調到底連個社團活動都不怎麼參加的與陳季根本不會有什麼交集。所以,當陳季坐到葉曉空前面的時候,葉曉空還是挺歡樂的,至少咱也能一起上個課不是麼?

  陳季上課不是非常認真,偶爾抬眼掃一下PPT然後記個筆記,手邊永遠是一些專業書籍或者複印材料。現在想來,八成也是為了養狗才去選修的那門課吧,果真帥哥也是有不為人知的一面的。

☆、Action 3

  “曉空!交給你啦!”死黨張唯學著三國殺中的小喬翹一下屁股然後往葉曉空桌上丟了一大疊資料。

  葉曉空看著桌上憑空而下的一疊社團活動資料呆了半晌,然後果斷掀桌而起:“交你妹啊!尼瑪看勞資不是地包天就欺負勞資是嗎?!還有,四月份的麻煩不要做這種讓人誤會的動作啊行不行?!你是真的很想和艾利克斯配種啊是不是?!!”

  小喬張唯撅著屁股等到一大串咆哮吐槽,速度小碎步前行開始順毛:“乖!我的好弟弟,哥哥我這不是有要事在身嘛~幫了哥哥的忙,以後定不會虧待弟弟!”說完便開始連連後退,一直退到班級門口張唯還在笑眯眯地衝葉曉空揮手。

  “滾走!有異性沒人性的混蛋!記得明天中午給我打包滿記的榴蓮班戟!不然當場戳死你!!”葉曉空化身成噴火龍繼續咆哮,其實他和張唯真的不是故意成為死黨的,葉曉空身架長得在男生中屬於嬌小型,而張唯卻是學校的體育特招生,身材高大膚色黝黑,走到哪都有一定的回頭率,和葉曉空在一起實在是不怎麼搭。但是誰讓學校的法語系就一共只有五個男生呢,一個是女生們的好聊友好閨蜜,一個神出鬼沒神龍見首不見尾,還有一個整天學習兼職教室圖書館公司三頭跑,實在是有心搭訕也沒人理睬啊,可憐見的葉曉空同志於是只能勾搭張唯同學作死黨,在終於有了個朋友的前提下卻得承受這個朋友三天兩頭為女友獻慇勤而推給其的一大堆爛事,果真伴侶才是最可靠的,好基友神馬的都是浮雲啊……

  葉曉空一邊往紅十字社團的辦公室走,心理默默吐槽張唯的無良行為,這位仁兄憑藉一副扯皮的口才進了全校前幾的社團,在大二的時候還由幹事升到了部長,如今都到大三下了,這貨竟然還霸佔著部長的職位,有事的時候全部交給手下,要給社團主席交材料的時候卻每次衝在前面邀功,臉皮簡直可以去捏新疆大餅了,又厚又硬!

  雖然心裡對張唯是一百個不滿,但是我們曉空同志還是儘量放低姿態,換了一副討巧的臉敲門進去後便開口說道:“您好!我是來替張唯交活動材料的,他今天家裡有點事所以沒法過來了,真是抱歉,這是材料,請您過……目……”葉曉空抬頭後就看到陳季一臉若有所思地看著自己,“你!你怎麼會在這?”

  這不能怪葉曉空會感到驚奇,想他暗戀人家陳大帥哥將近兩年,沒有接觸那至少也有做小小的功課啊,雖然可能功課做得不太足,但至少他能肯定陳季絶對不會是這個社團的主席,不然的話他寧願冒著被小喬張唯彈死的危險也會把那些資料啃啃吃了的啊!他穿著個那麼潦倒的T恤他跑心上人面前來顯擺個屁啊!?他終於知道為嘛草泥馬老是狂奔過人們的心中,果真是因為狗血無處不在啊……

  “幫人代看一下。”陳季聳了聳肩,從葉曉空手中把資料拿過來,看也不看就隨意地擱在了一旁的書堆上。

  “哦。”葉曉空低頭看著陳季黑色襯衫的衣角,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些什麼,雖然每次都對自己說一定要把陳季追到手,但實際情況是,他根本就沒有勇氣開口跟陳季閒扯,而陳季連他姓啥叫什麼都不知道,他們倆的距離,從一開始就那麼大。

  兩人相對無言很久,葉曉空盯著那黑色衣角都快盯出花來了,果真在心上人面前,所有腦力活動都會化為烏有啊!

  “我們走吧。”還是陳季先開口打破了沉默。

  “啊?!”葉曉空驚愕地抬頭,臥槽他沒聽錯吧?剛才那句話的主語貌似是“我們”吧,那也就是說陳大帥哥剛才是在邀請自己一起回家嗎?葉曉空覺得自己被從天而降的驚喜砸得暈暈乎乎的,兩腿都開始發軟了。

  陳季從容地將辦公桌上的東西整理好,將搭在椅背上的外套穿上,走到門口才發現葉曉空竟然還定在原地沒有動,無奈道:“今天我要去給阿黃買點東西,反正順路,一起走吧?”

  “阿黃?”葉曉空僵硬地轉身,表情糾結地盯著陳季看了半晌。

  “哦,就那天被你家阿拉斯加欺負的那只博美。”陳季表情一派坦然。

  又一個晴天霹靂打下來,把葉曉空雷得外焦裡嫩。尼瑪陳季你知道你是啥身份嗎?你不是應該既優雅又完美,開口不是“Ti Amo”就是“Je T’aime”嗎?我擦咧我還以為你家那只肯定會有一個驚天不凡的名字,起碼英文名也應該是“Daniel”啊!現在你給那貨起名叫“阿黃”?!帥哥你腦回溝到底是怎麼長的會起這麼一個接地氣的名字啊?!

  作者有話要說:其實已經寫完了,但還想碼個小小的番外,兩人給狗狗洗澡什麼的真心好萌啊!主要是下午我給我家兩隻洗澡洗得都神經衰弱了……OTZ

☆、Action 4

  小區離學校很近,而且兩人打算順道去次寵物店,所以也就沒費時間在校門口等公車了,索性就溜躂著走回去。

  “你家的阿拉斯加叫什麼?”陳季走路的樣子很隨意,雙手插兜顯得有點懶洋洋的,但是又不會讓人覺得沒有精神氣。

  “艾利克斯。”葉曉空左右望瞭望,發現大帥哥人氣果真是爆棚,他們還沒走多遠,路過的大多都是學校的學生,因此時不時經常有人朝他們這張望,葉曉空頓時尷尬了,搞得像偷情的這種趕腳到底是要鬧哪樣啊?!

  陳季抿嘴笑了笑,道:“挺配的,很威風。”

  “你家的叫啥啊?”問完才發現這問題早就有答案了,葉曉空寬面海帶淚地悻悻道,“哦,對,叫阿黃,挺……那個挺田園的。”

  陳季好笑地看著身旁低頭絞著衣角的男孩,頓時覺得心情非常好,他怎麼會不認識葉曉空呢,這個上公選課老是搶他後面位子的男孩子,節日的時候老是託人給他送東西的天然呆,校園BBS上只要是關於他的帖子都會努力搶沙發的單純小孩……不管是怎樣,一個人在你的生活中出現的次數多了,留下的痕跡也多了,而所有發生的事情都是有跡可循的,只是看你要不要循而已。很顯然,陳季還是小小地循了一把的……

  “葉曉空,你還挺可愛的。”

  葉曉空同學茫然地抬起頭來,看著陳季的笑容頓時就覺得血氣全往臉頰上湧,不知所措地僵在了原地,心跳得彷彿要飛出胸膛般激烈,他突然覺得,也許,他可以努力地往陳季的世界裡擠一擠。

  “歡迎光臨!”推開門的時候櫃檯後的服務員便笑著向顧客打招呼,“兩位要選些什麼呢?”

  葉曉空轉頭到處看了看,這家寵物商店不大,有個樓梯向上便是寵物醫院,往裡走還有幫寵物洗澡美容的操作間,看來是聯合經營,現在搞寵物這行業的,都不會單單開個商店完事,最好就是客人拉著寵物進來,然後一條龍服務後才能出門。

  “你要買什麼?”葉曉空隨意拿起根玩具骨頭看了看,轉頭問陳季。

  陳季蹲在一排狗糧前似乎很苦惱:“上次買回家的狗糧阿黃好像不怎麼喜歡,我想是不是要換一種。”

  “什麼?你給他吃狗糧?!我家艾利克斯從來不吃的。”葉曉空彷彿聽到了一句天大的笑話般反應有點激烈。

  他剛說完,陳季和服務員就一臉僵硬地看著葉曉空,服務員更是橫眉倒豎地開始責問葉曉空:“你家什麼狗?狗狗就應該吃狗糧啊,不然他們吃什麼?”

  葉曉空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又突然覺得這不是什麼大問題,頓時理直氣壯了:“我們吃啥狗狗就吃啥啊!”

  “狗狗的胃和我們的胃不一樣,而且他們對鹽的攝取量只是人類的六分之一,對很多我們吃的食物都不好消化的,你怎麼能那樣養狗啊!?”服務員小妹義正言辭,彷彿葉曉空犯下了嚴重的錯誤,“狗糧是專門為狗狗設計的,他們吃了才能更健康更有力。”

  尼瑪的我家艾利克斯從小就是用肉養大的,怎麼可能去吃狗糧?!給他一盆進口狗糧他都能放個屁給你啊!!什麼消化不好,我看那臭狗現在健壯得不行,主人一不在擺擺尾巴都能飛上天啊!現在還學會了攪基,想到這個問題葉曉空內牛滿面,所以果真是因為人類食物吃多了所以才會攪基的嗎?!

  “額……呵呵,我知道了。”葉曉空無言以對,只能支吾著混過去。

  “給我拿一包這個吧。”陳季無語地用手指了指一包狗糧,打斷了葉曉空和服務小妹的爭執。

  聽到有生意做服務小妹立刻換上笑臉,從櫃子裡拖了包狗糧出來就往服務台走,一邊走嘴巴還不停地說著:“帥哥你選得挺好,這種德國進口狗糧是我們店銷售冠軍啊,很多老主顧都來我們這買的,裡面口味挺多的,下次你來可以換換。好了,一共160!”

  葉曉空麻木地看著陳季掏錢付賬,他想起了上次幫老媽買的那包大米,心肝都開始打顫了,現在果真是狗比人精貴啊!160元就那麼一包,能吃多久啊,特麼還是進口貨,還好陳季家是個小博美,胃口應該不會太大。想到經常在家一碗大白飯就著塊肉吃得津津有味的艾利克斯,雖然好養了點,但至少吃得還是挺快樂的,從來不知狗糧滋味的狗就是好狗哪!!

  “你不買什麼?”陳季看著貌似有點走神的葉曉空,笑著問道。

  葉曉空搖了搖頭,他被打擊到了,現在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陳季樂了,抬手就摸了摸葉曉空的頭髮,“你家狗不吃狗糧,就不許我家阿黃吃嗎?”

  被摸過的地方似乎連髮絲都能感受到對方手的溫度,短暫的停留便能引誘出深深的眷戀,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再不能挽回。

  葉曉空呆愣了一下便紅透了臉,輕嚀了聲“回家了”便踉蹌著跑出寵物商店,陳季轉身跟上,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才慢慢笑出來。

  作者有話要說:剛從醫院回來,累死我了……真心希望弟弟能好起來TT

☆、Action 5

  “哎大哥你都重複幾遍了,再記不住我就見鬼了!行行好快掛吧!”葉曉空一手抱著幾本書一手拿著手機往圖書館走,他這上輩子是得罪誰了,好好的一個週末沒課沒活動的竟然要幫張唯那個死人送書,丫在圖書館陪女朋友自個兒爽著連書都不帶竟然要兄弟幫他送過去,靠下次一定要好好坑他一頓!

  一邊急匆匆走著葉曉空一邊在心裡把張唯罵得狗血淋頭,本來還打算今天上午帶艾利克斯去河邊公園兜兜呢,現在要推遲到下午了,然後下午的午睡活動看來就要被迫取消了。

  葉曉空其實沒有看清楚前面那人到底是不是陳季,他就已經本能反應地往一旁的大柱子後躲了過去。他偷偷探出頭來瞧了一眼,才發現果真是陳季,身旁還走著一個身材高挑的女生,波浪捲髮一直垂到腰處,成熟而充滿韻味,兩人從台階下向圖書館走去,似乎在商討著什麼,而周圍的學生都已經快被他們倆閃瞎了眼(= =)。從古至今,俊男配美女,果真是真理。

  葉曉空偷偷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原來心痛就是這種感覺,酸酸的,悶悶的,彷彿是從內在破土而出般不受自己理智的控制。陳季沒有女朋友,但是追他的女生很多,這點葉曉空一直都知道,只是前兩次的會面卻讓他以為自己也是有平等機會競爭的。葉曉空自嘲地揉了揉眼皮,轉身進入圖書館就找了個櫃子把張唯的書都塞了進去,發了個短信把櫃子號碼告訴他讓他自己下來取。

  他覺得自己現在想做的就是抱著艾利克斯滾在床上,順順他的毛,揉揉他的耳朵,跟他拍拍爪子,因為至少,艾利克斯會舔自己,會朝自己撒嬌,會將肚皮露出來讓他撫摸,會全心全意地依賴著自己,愛著自己。

  下午葉曉空還是照原計劃將艾利克斯拉到了河濱公園,春日的風很和煦,吹在人身上都能泛出懶來。艾利克斯一路乖乖地側行在葉曉空身邊,一副雄糾糾氣昂昂的模樣帥氣得簡直讓人想去拔他幾根毛(?),路過的遊人都對這一人一狗行了很長時間的注目禮,不少路人甚至都起了自己也要去買條大型犬的心!但等人少一點到了僻靜的河邊,艾利克斯立刻伸出舌頭狠狠地范二地呼吸著,尼瑪他是條雪橇犬啊,理應奔跑在那茫茫雪原的雪橇犬啊,半夜睡在外面用雪當被子蓋都木有問題的雪橇犬啊!這個人類的城市竟然春天就十多度了啊,這讓他夏天怎麼過啊,簡直要變身成烤狗啊!!愚蠢的人類真是太吐艷了,幹嘛要把他弄到這麼一個熱烘烘的地方來?!

  葉曉空兩眼放空地盯著眼前的水面發呆,也不管身邊的破狗是熱是冷,他現在滿腦子還是早上陳季和那女生完美和諧的畫面,自己到底是有多喜歡他啊竟然到現在還在糾結!

  神志不清的某人正想狠狠地拽著某狗進行下長跑運動,卻突然被某狗反向拉著往旁邊衝刺而去!待他看清原因,自己家那只破狗就已經開始圍著小博美跳拉丁舞了,葉曉空內牛滿面,真是不想見什麼就來什麼。

  “呵呵,你來遛阿黃啊?”葉曉空笑了笑,但覺得自己其實沒真笑出來,不知看在陳季眼裡是個什麼模樣。

  陳季皺了皺眉,走過來將阿黃的繩子交到葉曉空手裡,再從曉空手裡接過艾利克斯的繩子。

  “?”葉曉空滿頭霧水。

  “看你不高興的就差哭出來了。”陳季沒好氣地瞥了他一眼,“走吧,那邊有個亭子,過去走走。”

  說完也不等葉曉空答應就遛著艾利克斯走了,葉曉空低頭看了看窩在腳邊的小博美,小博美看著自家主人完全不理睬自己,瞬間就化作馬屁精抱著葉曉空的腿蹭啊跳的求安慰。

  “……”

  “早上你在圖書館?”陳季將艾利克斯的繩子繫在亭子的欄杆上,拍了拍他的頭示意他安靜待會兒。

  艾利克斯:“汪!!”

  “……我去給朋友送點東西。”葉曉空低頭瞅了瞅自己的鞋尖輕聲回答。

  “我叫你呢,個小沒良心的跑得倒是快。”陳季又將小博美抱到艾利克斯一旁的椅子上。

  艾利克斯:“汪O(∩_∩)O~~”

  阿黃:“嗷!!!!!!!( ⊙ o ⊙)”

  “我……我沒聽見。”

  “那個只是我同學,所以別吃醋了。”

  葉曉空猛地抬起頭來,陳季似笑非笑的表情讓他瞬間滿臉通紅:“誰、誰說我吃醋了?不,不對,我幹嘛要吃醋?”

  “恩,怎麼說呢,”陳季抬頭摸摸自己的下巴作思考狀,“有個小笨蛋以為自己藏的很好,每次節日都給我送東西,還老是寫些浪漫的法語句子害得我回去還要勞累地找人翻譯成中文。你說他就不能直接用中文告訴我麼?”

  “我才不笨呢!”葉曉空憋了半天才吼出這麼一句沒有營養的話,他緊緊地抓著自己的手心,心跳得要飛出來。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能有這麼激動的一刻,就像他從來沒想過陳季有天會回頭發現他的感情一樣。

  “恩,你不笨,是我太笨了,應該早點跟你說的。”說著陳季拽過葉曉空,將他壓在柱子上輕輕吻了下。

  “現、現在也不晚!”葉曉空看著眼前俊朗的容顏,瞬間覺得心情像肥皂泡般飄上了雲端,他不僅等到了陳季,還等到了他的愛情。

  陳季好笑地看著面前臉色紅潤的男生,忍不住低下頭去含住了他的嘴唇……

  艾利克斯(齜牙咧嘴):“嘿嘿,主人們終於在一起了,你還等什麼?快點從了本大爺吧!”

  阿黃(瑟瑟發抖):“才、才不要!”

  艾利克斯(眯眼陰險狀):“哼,難不成想本大爺用強的?”

  阿黃(全身抽搐):“你個狗流氓!!!”

  艾利克斯(傲嬌狀):“本大爺帥的很!絶對威風!絶對霸氣!以後出門隔壁那只蠢貨哈士奇敢再對你叫一聲我絶對咬扁他!!”

  阿黃(頓時星星眼):“真、真的嗎?”

  艾利克斯:“寶貝~我一向說話算話的。”

  阿黃:“那……那好吧~”

  作者有話要說:話說下面準備寫個長篇,但是照我碼字的速度,哎……

☆、Action Accident

  “乖,給你洗白白啦~等下就會一身輕鬆啦!”葉曉空拿著淋浴噴頭仔細地沖刷著艾利克斯的長毛,嘴裡還不斷地叨唸著。

  陳季靠在門口好笑地看著葉曉空慌亂地抓撓艾利克斯的大尾巴,覺得胸中充斥著無法言語的滿足感。眼前的男孩滿臉朝氣,頭髮上沾著白色的泡沫,笑容艷艷彷彿攝影師鏡頭下珍貴的寶藏,陳季對於自己的決定感到相當滿意,這樣的珍寶還是自己來收藏得比較好(= =)。

  “你傻站著幹什麼?過來幫我一下!”葉曉空其實不怎麼幫艾利克斯洗澡,主要是因為阿拉斯加犬體型實在是過於龐大,他一個人洗每次都會弄得滿身濕淋淋狼狽不堪,因此通常情況下每兩週他都會選個好天氣帶艾利克斯去寵物店享受一番特殊待遇。

  陳季想了想,還是決定聽話得上前去幫忙,不過到底是幫忙還是搗蛋,就不得而知了。

  “幫我抓著他的兩隻前腿,按住他的頭,不然又要甩毛了。”葉曉空將手裡的沐浴露揉開往艾利克斯的屁股上抹去。

  陳季聽話地照做,低頭看著艾利克斯泛著盈盈光彩的眼睛,笑道:“我從來就不給阿黃洗澡。”

  “……”葉曉空動作頓了頓,過了半晌才出聲,“那他得多髒。”

  “……我媽給他洗的,不過基本上都是去寵物店洗。”

  “切,大男子主義,其實給狗狗洗澡還是挺好玩的。”葉曉空繼續搓搓搓揉揉揉,直把艾利克斯洗得全身毛都要炸起來了。

  陳季轉頭打量了他半晌,才緩緩道:“看出來了。”說完竟然伸手摸了摸葉曉空的臉蛋。

  “你幹什麼?”臉上滑膩膩的觸感一下子就讓葉曉空慌了神,他用手背立刻抹了抹,將泡沫都抹乾淨,才低下頭繼續工作。不過還沒等他的手觸摸到艾利克斯的前爪,他就被一股大力拉了起來。

  “突然想親你了。”陳季笑了笑,便壓向了葉曉空的嘴唇,伸出舌頭輕輕舔了舔便輕而易舉地撬開了對方的唇齒,勾住對方的舌頭慢慢吮吸。葉曉空剛開始還有輕微的躲閃,但他本不是矯情的人,兩人既然已經表明感情,便會自然而然產生對對方身體的渴望。他抬手勾住陳季的脖子,慢慢回吻,另一隻手也開始在對方身上逡巡。

  “呵,你摸哪裡去了?”陳季一把抓住葉曉空作亂的手,低聲問道。

  葉曉空臉紅了紅,但沒有抽回爪子,而是順手又在陳季的臀部揉了揉:“哼,早晚有一天我會知道滋味的。”

  陳季挑了挑眉:“你知道?不是應該是我嗎?不過也對,早晚你都會知道我技術的。”

  “……”

  不待葉曉空想出反駁的話語,兩人之間的曖昧便被一串水珠打破。

  艾利克斯氣憤地狠狠地甩了甩身上濕漉漉的毛髮,終於將兩人的注意力重新拉回自己身上,這才好整以暇地在浴缸裡翻了個身,將肚皮朝天,兩腿還儘量地伸伸直。

  “他幹什麼?”陳季不解。

  葉曉空滿頭黑線,更加堅定了要將艾利克斯煮了吃了的打算:“他是想讓我幫他洗下體。”

  “……”陳季木了,這到底是怎樣的一隻狗啊?!!

  END

作者有話要說:

好了,就這樣完結了~不過都木有評論來著……
  1. 校園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將軍的紅線 by 亭西 (腹黑溫柔將軍攻x木訥癡情彆扭神仙受) | 首頁 | 最上 | 映画 by 明月奴 (健氣畫家攻x淡然上司受 溫馨)>>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602-9af89a8f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