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你抓錯人了 by 鬼丑 (軍人靦腆攻x開朗傲嬌受) :: 2013/02/21(Thu)

文案
我說你抓錯人了你還不信……
cp:季琛x路易(軍人靦腆攻x開朗傲嬌受)
寵攻文~

內容標籤: 年下
搜索關鍵字:主角:季琛,路易 ┃ 配角: ┃ 其它:軍文



  第一章

  那天的生意非常冷淡,上午半天都沒有賣出去一份炸薯條。
  路易嘆了口氣,擦了擦被炸薯條濺出來的油燙的紅腫的手背,抹上了燙傷膏,想了想,還是嘆了口氣。
  他雖然頂着個像是法國波旁王朝國王一樣的名字,但是卻是一個十足的屌絲,沒車沒房沒女友,有大學文憑怎麼樣?照樣連炸薯條都賣不出去,這他媽的可怎麼活啊……
  路易再次嘆了口氣,覺得自己就像是個小老頭一樣失敗,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油炸食品,想了想,將機械關了,準備回家,看看有沒有什麼公司招人。於是走出了門,雖然沒有賣出去薯條,但是今天天氣可真好啊,呼吸到周圍新鮮的空氣,路易忍不住閉上眼睛,剛準備讚歎一下的時候,眼前突然一黑。
  什麼什麼?難道是有雲遮住了陽光嗎?路易疑惑的睜開了眼睛,一切就都像是電影慢放一樣,接下來的經歷讓他下半輩子都沒辦法忘記。
  有一個人身穿黑衣,臉上帶著頭盔,看不清楚面容,身材高瘦,穿著防彈衣,像是電影裡的特工一樣,一下子向他這個方向撲過來。
  路易驚恐的想向後退一步,那人的動作卻比他更快,一下子把他撲倒在地,磕的路易後腦勺非常痛,一瞬間頭暈目眩,就感覺一個人騎在他的身上,緊緊地握住他的手腕,呵斥道:“別動!”
  路易整個人都懵了,心想我這是怎麼了?我沒幹什麼違法犯罪的事兒啊!
  路易張開口喊:“你幹什麼?!”然後身體扭動,瘋狂的掙扎。
  那人的力量非常大,旁邊還有幾個人撲了過來幫助他,很快路易就被制止住,被莫名其妙的戴上了一個只有在電視上看到的那種很搞笑的黑色面罩,現在,他什麼都看不見,眼前是一片漆黑。路易被人粗魯的拽了起來,一陣頭暈目眩,張了張嘴,但是那種面罩非常的緊,使得他說的話都變得模糊不清。他哆嗦着說:“有……還有沒有人啊……抓錯人了……”
  那個第一個撲上來的人給路易戴上了手銬,一把握住路易的手臂,將他推到車裡。路易感覺自己似乎是躺在了車子的後座上,還在拚命說:“你們抓錯人了。”
  那人從後面壓住了路易,雙手用力將他提起來,讓他坐在座位上,然後冷冷的對他說:“我們懷疑你有走私軍火、電信詐騙罪,請配合我們的工作。”

  路易一下子就急了,張口吼:“走私軍火?走私炸薯條油嗎?我沒有!我手機話費每個月不超過十元錢誰給我打電話啊!我是無辜的!你放開我!!”一邊說一邊瘋狂的扭動,腰都扭疼了,好不容易直起身,卻被那人立刻拽住了手臂,強硬的壓在座椅上。
  那人冷冷的說:“如果你再企圖逃離,我們不介意對你實行武力壓制。”
  路易深吸一口氣。那面罩太緊了,幾乎讓他無法呼吸。路易靜靜地感受着這種快要窒息的感覺,感覺馬上就要崩潰了的時候,那人突然將他的面罩摘下來。路易只覺得眼睛都快要睜不開了。勉強睜開眼睛,現在放鬆下來,覺得臉都快變形了。
  路易向四周看看,就看到那個第一個把自己撲到在地上的軍人打扮的男人,張口哀求的說:“你們真的抓錯人了,我是無辜的……”
  說著說著,害怕的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他看到旁邊的男人身上有槍,他這輩子除了在電視上都還沒見過槍呢,一瞬間嚇得口不擇言,道:“我要回家……”
  那人也被路易的眼淚嚇了一下,凶凶的說:“哭什麼哭,到了法庭上有讓你說話的地方。”
  “你冤枉我……”路易猛的開始掙扎,幾乎要從座位上站起來,“你這個瘋子!我就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你憑什麼抓我!!”
  路易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害怕,就好像是被抓住就再也沒有出去的可能了一樣。
  男人一看路易掙扎的樣子,動作快、準、狠的把路易按到在地,就像是剛才在薯條店門口一樣,整個人騎在路易的身上,把路易反剪在後面的手壓的快要斷了一樣。路易覺得手鑽心一樣的疼,眼淚‘刷’的一下子就流下來了。
  男人似乎看管了這樣的場景, “嘖”了一聲,但是臉上表情沒有改變,繼續說:“如果你強烈抵抗的話,我方有權用各種手段禁止你的行為。”
  “各種手段……”路易傻子一樣的重複男人的話,任命了一樣,將頭一別,不再說話。
  男人感覺他有些沉默,於是從他的身上起來,不再管他,任由路易躺在地上,像是一具死屍一樣頽廢。路易想要裝的冷靜起來,但是手指哆哆嗦嗦的。
  過了不知道多久,車子停了下來,男人立刻又給路易戴上了那個黑色的面罩,架着路易走下了車子。路易看不見前方的路,根本邁不開步子,可男人不管不顧一個勁的向前衝,好幾次路易都快摔到了,不由得掙扎起來。
  “你要幹什麼?”男人的聲音波瀾不驚,但是透着威脅的氣息。
  “慢……慢點……”
  男人放慢了步子,路易和他走了大概一分鐘,就停下來,將他的面罩摘下,路易看了看周圍,發現這裡非常陌生,大概是法院或者什麼地方吧,沒想到他這樣一生中幹過最差勁的事情也只不過是小學的時候欺負過一個女孩雖然後來也被欺負回來了的人,竟然也會被接受這樣無情的審判。
  大約在兩個月以前,他和一個人租了一家薯條店,在那裡買起薯條,租金可是相當的便宜,簡直就是白菜價,可是地理位置不太好,一天下來也沒什麼人路過,做的都是賠本的買賣,沒想到居然遇到了這種事情。
  路易迷茫的看了看四周,結果一下子就看到了租給他薯條店的老闆,同樣被銬住了手。一下子明白了什麼,掙扎道:“我不認識他!他就是讓我租他家店我才租的,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們抓錯人了……”
  那家老闆點點頭,說:“不是他。”
  路易心花怒放,剛想說什麼,旁邊抓路易過來的像是特種兵的男人一下子制止住路易的行動,對他老闆說:“你仔細看看,進出那家店的就只有他一個,不是他嗎?”
  路易吼:“說了不是我你想怎麼樣?”
  “不是他。”老闆搖搖頭,說,“那家店後面還有一個門,他應該是從那裡進去的。”
  男人將路易拽到了別的地方,問其他人:“他該怎麼辦?”
  另一個人指着路易說:“在這裡觀察一晚上,小季你看著他。”
  男人點了點頭,粗魯的拽着路易,將他帶到了一個觀察室,說:“你在這裡好好待着。”說完轉身就走了。路易被他推得一個踉蹌,心裡一涼,吼:“我要回家!”
  “嗯。”男人敷衍的點點頭,並沒有回頭,轉身不知道去了哪裡。
  路易心都涼了,坐下來就想哭,心說那個老闆都說了不是我了他為什麼還要關着我難道……
  路易還在瞎想,就看男人端着兩個一次性飯盒,兩瓶礦泉水過來了。
  路易:“……”

  男人問:“你叫什麼?”
  路易懶得搭理他。
  男人自顧自的說:“我叫季琛,今天是對不住了。可是這是我們的工作,希望你能原諒。”
  路易一下子就開始爆粗口:“你丫一下子就把我撲倒了我痛死了!!手都快壓斷了!!我和你說你抓錯人了你怎麼不信啊!!他媽的!!”
  季琛點點頭,說:“被抓進來的人都說我們抓錯了。我一開始不信你。”
  路易沒好氣的看了看那個飯盒,問:“你是拿過來給我吃的嗎?”
  “嗯,”季琛點點頭。
  “那還不快點幫我把手銬解開!”
  “……”
  季琛手腳非常俐落,脾氣溫和的說:“對不起,實在是非常抱歉。”
  “哼。”路易將礦泉水拿過來,準備喝一口,卻發現那個瓶子怎麼都擰不開,感覺自己的手像是塊兒豆腐一樣沒有力氣,驚愕的說:“完了,你把我手弄殘了,我再也沒辦法炸薯條了,我殘廢了……”
  “不會吧?”季琛伸手把腦袋上的頭盔摘下來,說,“你讓我看看。”

  路易隨眼一瞥那個男人,就覺得心臟一縮,猛的把手抽回來,說:“沒事沒事,你幫我把水擰開就行了。太長時間沒過血麻了而已。”
  季琛有些奇怪,伸手將他的礦泉水擰開,遞給他,說:“對不起。”
  “……”我勒個去你丫剛才怎麼沒現在這麼溫柔我怎麼一說話你丫挺的就是‘我要武力制裁’現在我一說話你就‘對不起’我擦……
  路易嘆了口氣,喝了口水,埋頭吃飯。
  季琛看了眼路易,覺得他好像沒有在生氣,就放心了,也吃了起來。
  路易一邊嚼一邊說:“我叫路易,就是波旁王朝的那個皇帝,同字。”
  “什麼波旁王朝?”
  “就是法國的那個= =”
  “嗯?”
  “……就是路,馬路的路,簡單的那個易。”
  “嗯。”
  “……”
  結果沒把他關到晚上,下午四點多的時候就把他放回家了。季琛陪着他把他送回去,一路上,雖然還是來的時候的車,兩人之間的氛圍卻顯得好多了。路易嘆了口氣:“沒想到我這樣的良民也會被抓進去。”
  季琛有些靦腆的說:“真對不起。”
  “沒事沒事。”路易假裝大度,“我只不過是受了一點點驚嚇罷了。”
  季琛說:“你都哭了……”
  路易大怒:“誰哭了!一定不是我。”
  季琛笑道:“對,肯定不是你,我記錯了。”
  路易被季琛那個笑容弄得臉紅心跳,過了一會,說:“你是這裡的人嗎?”
  “嗯。”
  “你看你把我嚇得快死了,你得請我吃飯。”
  季琛愣了一下,明顯沒想到一個原本劍拔弩張的人會轉頭要他請他吃飯,隨即說:“好,你把手機號碼給我,我去找你。”
  路易別彆扭扭的給了,半天又說:“我家在xx小區,你來找我唄。”
  “恩。”季琛點點頭,顯得非常乖巧。路易想,要不是還記得剛才季琛撲倒他的那兇狠的力道,估計就覺得這季琛就是個小綿羊,忍不住嘆了口氣。

  作者沒有親身經歷,完全瞎掰,隨便看看得了,莫要當真~


  第二章
  路易是個同性戀,但是沒喜歡過什麼人,只是覺得對女的不感興趣,大概就是個同性戀了。自從遇到了季琛,他算是完全確認自己就是個同性戀了。有正常人對著一個同性的笑容覺得心跳加速嗎?路易不打算和季琛怎麼樣,他懶得和人交往,更不想輕易付諸愛戀,只是覺得季琛人長得好,脾氣也好,就想當個朋友,完全沒想過要把他掰彎什麼的。
  那天給了季琛自己的電話也是一時衝動,過了兩天季琛也沒過來,多少有點死心,結果週六的時候,就感覺自家小區底下有人在喊:“路易~~”
  一開窗戶一看,幾乎嚇得從樓上跳下來。季琛一身便服的站在底下,歡快的對著他笑。
  路易隨便套了一件衣服,狂奔到樓下,問:“你怎麼來了?”
  “請你吃飯啊。”季琛笑,“太好了,我還以為你家沒人呢。”
  “你等等我換件衣服。”路易看了看自己腳上的拖鞋,說,“跟我上樓等一下,一會兒咱們再去。”
  “嗯。”季琛點點頭,跟了上去。
  路易給季琛泡了杯茶,然後躲到廁所換衣服,換上比較輕便的旅遊鞋,心裡想的是‘一會兒他請我吃飯我請他去遊樂園玩’,越想越覺得心花怒放,突然愣了一下,暗罵自己‘他是直男可別把他掰彎了’。
  季琛在外面喊:“路易,你在幹什麼?”
  “好了好了。”路易走出來,然後把家門鎖上,和季琛來到附近的一家飯店,毫不客氣的點了不少菜。
  季琛笑的羞澀,說:“沒想到你飯量還挺好。”
  路易說:“我是怕你吃不飽好不好啊。”季琛人長得高,估計快要一米九了,飯量估計不小。
  季琛更羞澀了,點點頭沒說話。

  路易有點輕微的話嘮,自言自語都能說得很痛快,這會兒有人陪着他更是一直在說,半點沒有冷場。過了一會兒,季琛也放鬆下來,路易疑惑的問:“你抓我那天顯得挺凶的啊,沒想到現在一看竟然是這麼靦腆的人?”
  季琛愣了一下,問:“我凶嗎?”
  “哼。”路易比劃了一下,“我就這樣,你就這樣,一下子把我撲倒在地,我就覺得後腦勺快要碎了,簡直像是個豹子一樣,快、準、狠!尼瑪啊回去一看後背都紫了。”
  “你……”季琛想了想,說,“對不起。”
  “算了算了。”路易搖搖頭,“我忘了,全都忘了。”
  “謝謝。”季琛說,“對了,你明天還得回去一趟,錄、錄口供。”
  “哦。”路易看到季琛赧然的表情,完全搞不懂這個人為什麼會緊張成這樣。
  明明那天抓他的時候,表情冷淡、兇狠。

  路易藉口他請他吃飯所以要回報,拉著季琛到旁邊的遊樂園玩了半天,大夏天的去做激流勇進,弄了一身的水。第一次的坡度比較小,濺出來的水花也沒有很大,路易一看那個要更高的水坡就嚇得渾身發抖,喊着:“我後悔啦!我要下車!!”季琛哭笑不得的看著路易,走過一個山洞的時候,眼神暗了暗,突然拽住路易的後頸,下一秒路易就覺得嘴唇被誰碰到了,整個人都愣在原地,剛才還在嗷嗷亂叫,卻突然安靜下來。
  那觸感一瞬而過,而路易卻覺得心臟好像快要蹦出來了,就算那個激流勇進的車來到了第二個坡,他都沒有心思去喊去叫去害怕了。
  哎呦媽呀,剛才那個季琛是不是親了我一口?

  從機器上下來後,季琛就低着頭猛的向前走,根本不等路易。路易在後面喊:“哎你等等我。”
  季琛卻走得越來越快,他本身就是軍人,體力比路易好,走起來比路易跑這還快,路易好不容易追上他,一把將他拉到沒人的地方,問:“季琛,你是什麼意思?”
  “……”季琛不看他。
  路易試探的問:“你是……把我當成別人了嗎?”他聽說軍人很多都是彎的,不知道是不是把他當成自己的男友了。
  季琛結結巴巴的說:“我一下子糊塗了。”
  路易咬了咬牙,說:“和你明說了吧,我是個彎的,但是一直沒有男朋友,如果你覺得咱們倆合適,咱們就在一起試試?”
  “你你你……”季琛說,“你怎麼這麼隨意……”
  路易怒:“不是你先親的我嗎?”
  “……”
  路易試探的問:“你是直的?”
  “什麼叫直的?”
  “= =你是不是同性戀啊?”
  季琛努力將聲音裡的猶豫去掉,斬釘截鐵的說:“不是。”
  “哦……”路易有些失望,又覺得自己自作多情,於是轉過頭說,“那算了,反正我早就知道……”感情這樣的事情沒什麼順利可言。

  季琛把他送到家裡,然後對他說:“對不起。”
  路易嘆了口氣,道:“沒關係。讓你知道我不好的事情了,你就忘了好了。”
  季琛沉默了一下,說:“軍隊裡這樣的人不少。”
  我擦你丫先主動親的我現在還安慰我這算什麼事啊……
  路易卻沒辦法說的像心裡想的一樣豪放,還是嘆氣,過了一會走到了樓上,從窗戶上偷偷看,就見季琛還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他——為什麼要親啊他。

  第三章

  路易乘車到了附近的那家法院錄口供。旁邊的大叔路易在第一天就見過了,這會兒笑眯眯的在旁邊看他。等到一切工作做完後,突然對他說:“小夥子,你看沒看到小季啊。”
  小季指的是季琛?
  路易沮喪的搖搖頭。
  “哎?”大叔反問“昨天呢?昨天也沒看到?”
  “……”路易點點頭,“他昨天和我一起吃飯去了。”
  “哦。”大叔笑了笑,很曖昧的,讓路易覺得有些窘迫。“小季這孩子有點死心眼,你多主動主動啊。”
  “什麼?”路易不明所以,“他不說他不是……”
  大叔說:“我覺得你是一個聰明的孩子。我從小看著小季長大,他什麼心思我都明白,他就是一時間沒辦法接受自己突然改變性向,你多堅持堅持,肯定能成功。”
  路易說:“他什麼心思?你怎麼明白?”後來一想,哎呦媽呀,真他媽的。昨天明明是季琛主動親的路易,現在卻讓路易主動追他,這叫什麼事兒啊。
  大叔笑了笑,說:“他以前天天去你那兒買薯條,你不知道嗎?”
  路易愣了,完全沒有印象。
  “他從來不吃垃圾食品,後來吃的胃疼,去了好幾天醫院。”
  “這……”
  “後來以為你犯了事了,臉拉得那個長啊……”
  “= =”
  “他早就應該對你有意思了,你沒感覺嗎?”
  路易嘆了口氣,說:“謝謝大叔,我明白了,您早點安息吧。”
  大叔愣了一下,罵道:“臭小子你才安息呢。”

  薯條店關了之後,周圍新開了一家買粥的小店舖,完全沒有人氣,但是每天早上都能有一個人固定的坐在粥鋪前喝粥,風雨無阻。
  路易看著面前帶著口罩、帽子還有墨鏡的男人,心想怪不得一直不知道呢,我要是能認得出來就怪了。
  嘆了口氣,路易將粥端到了那人面前,說:“您的粥好了。”說完就坐在那人對面等着他摘下口罩。
  那人猶豫了半天,不打算把口罩摘下,反而站起身準備要走。
  路易嘆了口氣,拽着那人的手,將他的口罩摘下,一看,果然是季琛。
  季琛的表情精采的很,反手擒拿住路易就要逃跑。路易平時沒怎麼鍛鍊,一下子就被季琛拽住了,臉上一紅,突然說:“季琛你彆扭個什麼勁兒!說喜歡我這麼不好意思嗎?”
  季琛的手一抖,反駁道:“我不喜歡你……”
  “不喜歡我你丫天天在這裡喝什麼粥!”路易一甩手將他甩出去,“老子不給你做!趕明我找個公司上班,不讓你找到我。”
  “你……”季琛的臉通紅,不知道該說什麼。
  路易眯起眼睛,半天,說:“你要喝粥嗎?”
  “嗯。”乖乖點頭。
  “嗯什麼嗯。”路易凶他,自己也有點臉紅,“你要是和我住在一起,我就天天給你喝粥。”
  “……好。”
  路易複雜的看了他一眼,“你喜歡我嗎?”
  “……我不知道。”
  “想吃我炸的薯條嗎?”
  “呃……”
  “想吃我做飯嗎?”
  “嗯。”
  路易笑的很肯定:“你丫就是喜歡我嘛。”
  季琛慌張的看了看周圍,半晌,任命一樣的點了點頭。
  路易笑了起來,將粥鋪的招牌收起來,一把推給季琛,說:“幫我抱回家。”
  “我……一會兒還要去工作。”
  路易露出了非常沮喪的表情,不過很快就鎮定了,笑着說:“那你先去忙,晚上咱們一起吃飯。”
  “晚上要值班。”
  路易惱羞成怒:“你丫到底什麼意思?”
  季琛嘆了口氣,過了一會兒走到路易身邊,輕輕地拽了拽他的手。

  路易覺得自己胸口血液奔騰,一口血就要吐出來了,一衝動,湊到他身邊,說:“我管你有沒有工作,今天晚上和我滾床單去。”
  “……”季琛愣在原地,看著歡快的跑遠的路易,拿出手機,和隊長請假,“對,今天晚上我要請假……啊?有事?有重要的事……”

  END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蛇妖 by 君夫人(善良單純樵夫攻x絕美蛇妖誘受) | 首頁 | 最上 | 棉被先生與被單先生 by 半月晨光 (擬人)>>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603-3b0ac7f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